《新青年》/李光柱(中国)


【故地重游】
这里的人真好。好到让我觉得我不配待在这里。就拿眼前这一碗面来说吧。地地道道的油泼面,菜油跟辣子的分量刚刚好。老板娘身着青花纹短旗袍在我眼前清理客人的碗碟,我不敢看。也只有这里的女人还能在这样的年纪保有这样嫩白的肌肤。这里的男人质朴坚韧,少言寡语,却一定要让自己的婆姨勾魂惹火。仿佛男人是炭,女人就该是火。这里的男人女人就这样生活着。来之前朋友说你决定去一个地方总应该有些由头。有一种失恋的人在失恋之后会反复重复失恋之前两人一起做过的事情。故地重游也许只是为了获得一点新的感受,让陈旧记忆再没有挽留的理由。

【火车车厢】
几年之前,高速铁路刚刚开通的时候,车厢干净整洁,乘坐高铁的国人也都彬彬有礼,互不侵犯。再看现在,各自解放了的乘客各行其是、大呼小叫。放在以前,绿皮车的座位是两两相对,几个人共享一个小桌子,目光交汇,素不相识的人们可以随意交谈。而现在高铁的座位一律向前,每人一个小桌板,彼此认识的人就在那里肆无忌惮地八卦、说坏话,不认识的人们就很少搭话。手机是最佳旅伴,而大呼小叫就成了相互折磨。飞机上会好很多,关掉手机,固然座位同样是一律向前,相互交谈仍不可能,但一个个呆若木鸡,倒也清静可爱。以前的车厢是一个乡村,最古老的乡村;现在的车厢是一个城市,最年轻的城市。

【新青年】
昨晚从外地赶夜车回来。在小区门口,路边一位青年冲上来把我拦住,问我附近哪家旅馆物美价廉。他身后有两个25寸的旅行箱。我胸前挂着双肩包,身后拖着20寸的旅行箱。这一定让他以为我是同病相怜的旅客。我打开手机地图热情的帮助他,这让他感到温暖。这让他产生心理幻觉。他热情地与我攀谈。他是一个刚出校园的学生,当他得知我的哲学专业背景之后,便视我为哲学家。这就是帮助一个只身在外的年轻人的后果。他为当代年轻人的精神文明担忧,向我请教年轻人该如何走自己的路。我告诉他年轻一代比上一代有着更高的道德水准,没有经历过苦难让你们成为了更好的人,不要羡慕和依赖上一代人,不要脱离自己的同代人。我告诉他没有人会心情不好的时候还帮助别人。他说他喜欢哲学,但没有精力去阅读,遇到我是他的幸运。他说我为他的思想注入了一股清流。他说他有他的坚持。他说你这样的人就应当教书育人,将最好的文化传承下去。他说他对国际政治很感兴趣,关心战火中的各国人民。他说他喜欢日本,认为日本人在文化的各个方面都有独到的见解。他说他讨厌韩国人,韩国人总是剽窃中国的文化。我说年轻人要懂得分辨媒体内容的真假。他还谈到了一带一路。他还问我佛教、道教。我告诉他佛不是神,佛教是无神论的宗教。我告诉他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我告诉他三德是正直、刚克、柔克。我告诉他道家负责抚慰人类受伤的心灵。他说我应该担负起传承人类文化的重任。我告诉他哲人王应该统治全世界。我告诉他苏格拉底死前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去死你们去活,到底哪一个更好只有神知道。我告诉他西安女孩仅次于北京女孩。他说他以前是学美术的,他觉得女孩的美不是长得好看而是让人觉得舒服。他说他是学生会的,要入党就得上党课,拿结业证,做公益,改造思想。我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我说人必须自我改造,我说马克思是超现代的哲学家。我说,我得想想。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就是喜欢这些新东西!》/不是那个无名(马来西亚)


“喜新”最容易让人联想到成语“喜新厌旧”,然后再转向联想到另一则成语“始乱终弃”。这种联想的直接后果就是没人敢承认自己“喜新”,免得不吃鱼倒惹得一身腥,这个负心汉可当得太冤枉!

如果不是那么心虚,这世界上当然有许多新东西是值得我们喜欢的。譬如每年出的新茶,除了普洱茶,所有茶都是越新鲜越好喝!越嫩的芽越好喝!咖啡的情况也大致如此,“尝鲜期”流行之前的情形已经记不清了,但如今咖啡粉、咖啡豆都有注明尝鲜期,意思自然就是请趁新鲜用吧!不知道有人喜欢喝陈年咖啡的吗?反正我孤陋寡闻没听说过。这种类型的“喜新厌旧”跟“始乱终弃”完全扯不上关系。

葡萄酒和啤酒刚好具有相反的品尝标准,葡萄酒越陈越好,啤酒则越新鲜越顺喉。如果有人反其道而行,偏偏喜好刚酿的葡萄酒或尘封的啤酒,我们尊重他选择的权利之余,难道就不怀疑他喜好的品味,乃至智商?不过,品味和智商都跟始乱终弃没关系。

赏花一般也是赏含苞欲放的,赏残花败柳当属特殊嗜好。欣赏新知识开启的一道新的大门,至少也不应该会妨碍我们对固有知识的追求。譬如新儒家和先秦儒家是大异其趣的,但新儒家可不是负心汉。再举一例,一个人对热恋中的新情人牵肠挂肚,可绝对要比对分手已久的旧情人念念不忘正常得多!

这里例子虽然举得不多,但应该已经足以说明,喜新并不是什么不道德的事,大方承认无妨。须知负心汉固然多是喜新厌旧,但喜新厌旧的不见得都是负心汉呀!对吗?

摄影:林明辉(瑞典)

《新的、好的、有意义的》/何奚(马来西亚)


人人都知道,新的事物未必就是好的,更不见得就是有意义的。

好和意义的定义因人而异,但还是存在着某些共同线索。在个人层面来说,“好”的事物起码要能够满足我们身体、心理或精神上的需求。譬如运动可以强身健体,所以是好的。听古典音乐能够陶冶性情,所以也是好的,且慢!对不喜欢古典音乐的人来说,那可不是陶冶性情,反而成了不折不扣的精神虐待。事物是好或不好,其共同线索为对身心灵的满足,而不是指个别的活动。同时也因为每个人的需求不一样,强迫别人接受自己认为非常好十分妙的事物,至少在华人的观念里算不上是什么善事。子曰:“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才比较符合我们可以接受的行事方式。

好的生活,是不是就等于是有意义的生活呢?不见得。很多人吃饱穿好睡得香,过着猪一般的日子,但意义何在?再说一次,意义也是因人而异的,我们首先不需要对别人的意义指指点点。忘了是尼采、卡缪还是其他什么人说过,想想你今早决定不去自杀的原因吧!那就是你生存的意义了。

对任何人来说,一个好的生活和一个有意义的生活不论是一回事还是两回事都好,日子一久总是免不了要犯腻。在这个时候,如果有什么新的事物出现,就是生活最好的调剂,好比吃炸薯条来一点番茄酱,吃水饺加一点醋,没有固然不会死,但增添了这小小的调剂,难道生活不是更美好吗?

因此,新的事物固然未必就是好的,更不见得就是有意义的,但大多数人还是喜欢新的事物。好的生活、有意义的生活,甚至不愉快的生活、颓废的生活,如果还是要继续,新的事物可以适时让生活显得不那么无趣,新的生活可以重新洗牌,开创新的可能,当然,包括好的生活、有意义的生活。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慢速喜新》/耳东风(马来西亚)


我有惰性,不喜接受新事物。我的手提电话,通常没用到不能用了,都不想换。记得当时打工的时候,公司通常两、三年换一次电话给职员,虽然款式不算最新,不过我还是觉得罪过:旧的尚未坏,为啥换新的?到了自己成为自雇人士,换得更慢了,有时还要老婆看不过眼,逼着才去换,结果12年换了3款,最近这款好像已是4年前的事。同样的,一部车通常我没驾个十二到十五年,也不想换。还有,以前的电视十年换一次,近来约是5年,不是我进步了,是时代变了,电视机的寿命很少超过5年。不过,换的时候,人家最新的是55寸时,我找40寸;人家流行最新的65寸,4K,或者弧形镜面时,我还在酌量要不要买45寸。不说产品,就是自己平时,也是数十年如一日,剪的一样发型;穿的一样衣着鞋子,除了近两年多戴了一副眼镜,不是潮流,是老花了。

因此,我觉得,我不是不接受新事物,只是我接受的速度比普通人慢,人家一个月就全盘接受和进化的,我大约要一年。我脑筋平时对新事物转得非常慢,谈不上什么喜新之类,到知道那是新东西时,可能它已经是旧产品了。也因为知道自己永远追不上产品的日新月异,我活得比较自在,不跟着时髦后面走。

此外,还有一件东西是老婆常埋怨的,就是家里藏了太多陈年公司报告,甚至报纸,已经要放到走路也不方便的地步了。可是这报告每年还是有很多寄来。看着这堆书籍,没用时像垃圾,有用时又像黄金,我也不知道如何处理。每想及此,真希望自己有喜新的心理,把所有旧的年报一鼓脑儿全部再循环去。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李名冠(马来西亚)


新与旧,本来就是相对的概念,因时因人而异,这里暂且不愿赘论。然而,我们可爱的新生代,往往但图所谓的“自我”与“新意”,喜凭“罗之一目”无限上纲。岂知,鱼鸟之成擒,虽得之“罗之一目”,但我们切切不能仅凭“一目之罗”,进而自以为是,颠倒是非,自我膨胀,积非成是,让人感慨“一蟹不如一蟹”!多目方为罗,若众“罗罗”仅一目,非但误人误己,贻害匪浅啊!(注:罗,网也。目,孔也。)

当代所谓“偶像派”、“实力派”,兴许誉为“学院派”,为表现而表现,为哗众而争鸣,半桶水震得价响,反而自爆其短,徒增怨怼!

我常劝说小盆友:书读得多,不如读得精、废话不如箴言、与其广泛的读闲书,不如专习经典,力求有系统的学习!新一代,或嗤之以鼻,或自以为是,或早已浸染荼毒甚深,或无可救药,长此以往,荒谬的以管窥豹,盲目拥抱所谓的没落苍白价值,岂不越活越纠结,进而精神分裂,反认他乡是故乡?!

南宋蒋捷词《一剪梅·舟过吴江》云:“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给人一种时不我予的悲怆。然而,换个思维角度,今日之红绿,且莫过度欢腾而自我膨胀,来年呵,又是另一番新红新绿,“前浪(肯定)死在沙滩上”!

汤显祖的“理、势、情”之说,究其实,最重要的还是“情”,要不,他为何自诩“为情作使”?新一代一直不明白上一辈的家国情怀,盲目地拥抱“爸爸”的价值观,岂料,其父早已自顾不暇,荒诞百出,何能照顾猴孙们?

蒋捷此词后半阙的题意,其实就在“归家洗客袍”:回家去吧,回归原始情怀,请认清并拥抱初衷!只惜,我们的教育,在所谓的求新、迎合、低下身段怕孩子受累、不断以噱头替代“愿坐冷板凳”的艰苦学习精神,教育出真正愚蠢、自大而数典忘祖的新一代!

少了民族情怀,欠缺家国大我,用实证科学的否证法来对待人文世界的思维,看似有学问却连基本的逻辑谬误都不懂,“小学而大遗”,吾未见其明也!

仔细玩味,蒋捷此词上半阙才是真正的境界:“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是的,风飘雨萧、云情雨况之际,一杯浊酒,笑谈天下事!呵呵呵呵呵!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听说读书会:今晚读《黑皮肤,白面具》 10/6/2017

《听说读书会》今晚十点(马来西亚时间)开始读法侬Fanon的《黑皮肤,白面具》,有兴趣参与的读者请联络:xuewenji.my@gmail.com。

原著以法文书写,我们读的是英文版,中文版作为参考。这是一本关于后殖民主义的专著。到时候我们以skype聚在一起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