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如诗远方/林明辉(瑞典)

我很幸运,可以在如诗的瑞典生活。在一个系统成熟、公平、透明的国家生活就是那么的爽。有的顶多也就是一些无病呻吟,或精神上不满的控诉。

我对瑞典的理解就是在没有犯法和侵犯到其他人的前提下,你要怎么样活或活成什么样都由你自己决定。所以我本身也养成了我行我素的习惯,好多人看不惯我,也只好让他们不开心去吧!

北欧风景美如画,除去不看秋天的冷、雨、风和暗,到处都可以打卡拍照,随时拍出一个秋天红叶的景色!冬天如果抛开铲雪的痛苦外,景色也非常的美。春天肯定百花齐放,景色十分漂亮。夏天就更加不需要说明了吧?

瑞典是一个税率非常高的国家。虽然要缴交这么高的税,但人民都享受着国家的免费医疗、免费教育等等的福利。当然,那些非常高收入的人就不认同了。

在瑞典唯一的缺点就是乡愁。每每思乡病发时,就飞回去我的故乡马来西亚。虽然这里没有瑞典那么的公平、透明、保障,但它是我的根——有着我儿时的记忆,年轻时的同学朋友,还有我的家人。

  • 摄影:林明辉(瑞典)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燃烧的木乃伊/李光柱(中国)https://xuewenji-my.net/2021/10/02/

燃烧的木乃伊/李光柱(中国)

最近忽然觉得身边的世界很安静。虽然近处夜夜笙歌,远处连绵战火,但却无比安静。没有某个人在讲话。当你想要听清一些什么的时候,听到的只是嗡嗡声,仿佛一台坏掉的音箱。曾经的80一代教会了人们如何表达意见,原来说话可以如此犀利,但80后却整个死掉了。最近韩寒在他的文章里讲述他的义工生涯。是不是所有曾经的斗士都变成慈悲的菩萨?历史难道就是一台生产木乃伊的机器。一些人死掉了,追随者们凭着学来的一招半式摇身一变成了骗子、流氓。

本雅明说,越早希望,希望所经历的时间就越久,当希望达成,它的内容就越多。流星坠入无限,象征着无限希望的积累和满足。但希望的代价是失望。这个世界究竟是靠什么在驱动?虽然活了这么久,也见过许多世面,但越来越难以置信那些东西竟然能够驱动这个世界。有一种违反了力学定律的无工质发动机,被太空旅行家寄予厚望,但最后证明它所产生的动力只是来自地磁场。你可以想象那些曾经百思不得其解的科学家在发现真相之后是多么哭笑不得。

中了毒的电脑,中了毒的世界。毒王诞生了。在此之前,你不会想到原来毒也可以让人功力大增。有人认为希特勒把犹太人投入焚尸炉是为了给战争机器发电,就像蒸汽火车一样。这种错觉情有可原。因为确实存在这种可能。据说木乃伊刚被挖出来的时候,因为数量太多,真的被拿来烧火。历史存在各种不可能的可能。

高晓松被打倒了。很多人是从他那里听到了诗和远方。正如他的倒掉,应该很多人一样,今天听到“诗和远方”,大脑一片空白。不是空白于诗和远方的失落,而是空白于自我的失落。一个人总会与曾经作为人的时刻告别。并且他将清楚记得他是在什么时刻不再是人。前天有人问我你那儿好不好玩,我不知该如何回答。我只知道如果一直不出门,身体会出问题;而出门只是为了计算今天走了多少步。所以我不知道我所在的地方好不好玩。而我也惊讶于还有人飞到另一个地方是为了好玩。但此人向来如此。

棋子,被安排一个位置,它没有诗,也没有远方。革命者被分了对错,就没有了革命者。

  • 电脑绘图:陈保伶(马来西亚)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诗与远方——追求/徐嘉亮(马来西亚)

诗与远方——追求/徐嘉亮(马来西亚)

写了八年的稿子,小弟第一次被嘉惠兄推上打头阵。一口答应下来后,才看看这个月的主题,顿时倒抽了口凉气……糟糕,我完全不明白这“诗与远方”为何物?上网查查,原来这是出自高晓松的名句“这个世界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看来所谓的“苟且”,无非是现实中的单调枯燥生活,柴米油盐的压力,而“诗和远方”,则是高母告诉他兄妹俩所应该追求的理想生活。

一提起理想生活,似乎这美好的一切都只在大家的梦中出现。事实真的是如此吗?其实不然。想起九年前的某个晚上,嘉惠兄忽然向我邀稿,说要办《学文集》,以便提升马来西亚人的人文水平。不久后,《学文集》的第一期就面世了,而且一直延续到今天。事情很难办到吗?说穿了,这取决于两个字——“主动”!许多人很向往理想中的生活,但却鲜少主动出击;成天都在守株待兔,等待天上掉下一个大馅饼来。让我在此举个例子,某些拥有硕士文凭的讲师很想进修博士课程,可是却常用高工作量、照顾孩子、维持生活所需、缺乏经济来源等藉口;把所谓的博士梦想一再拖延,甚至打入冷宫。要达到理想生活,除了主动,我们还得拥有全盘的计划。为了让自己清楚如何安排,我们可以用一个倒序的方法。比如一个大学毕业生想要在十年后考获博士文凭,那么第九年,他必须在准备博士毕业论文以及至少三份国际文献(本地研究大学对于博士生的毕业要求)。第八年,他应该在特定的研究上取得有实际贡献的成果。第六年,他应该掌握了研究所需的操作器材的技术。第五年,他必须能够做出一份研究提案,成功获取所需的研究基金以及得到一位“明师”。(切记,明师必须是你研究范围的翘楚,而且肯分享及懂得如何指导你的博士导师。千万别找上典当你的前途的名师。)第四年,他必须已经获取硕士文凭和出版了至少两份国际文献。第三年,他已经获得研究的成果。第二年,他必须修完了硕士文凭所需的课程学分。第一年,他必须开始修读硕士班。那么,今年,也就是现在,这位毕业生必须能筹获足够的硕士班生活费、学费,甚至是研究经费,以及一位硕士导师(当然也得是一名‘明师’)。这么一倒算,请问这位学生还有任何犹豫的时间吗?如果不主动把握,机会只会是与他擦身而过。当然,接下来的就剩下“坚持”两字。坚持,代表了变通式地应对一切难题,但却又不改变理想的基本原则。我们总不能用钱去买一个博士学位吧?

藉此机会,小弟分享一个真实的例子。小弟有一位同学,中六毕业后,想当一名悬壶济世的医生。只可惜,成绩虽然远高于录取资格,但碍于国家的种族政策,连本地大学的门槛也望不着。一心想当医生的他,毅然用了两年的时间筹读私立大学的学费及生活费。在那段时间,他一天做五份工作。一大清早,他出门派报纸。接着,他到华小去当临教,下午则教补习。傍晚时分,他会到报馆去夹万字开彩单(把开彩单夹进晚报里)。半夜时分,他就到电子游戏中心看守场所。这样的一个星期七天,二十四小时的开动,挨了两年,他筹获约六万元,再加上和高等教育基金借来的十万元,以及抵押老屋给银行所贷的另十万元,才得以入学。没想到,这才是困难的开始……第二学年上半年,高等教育基金延迟过账给私立大学,结果未准时交学费的学生将会被取消学籍。在他绞尽脑汁地借来大部分学费,以及希望他能帮自己圆一个医生梦的同学们(在我们立志当医生的一群中,就只有他圆梦),杯水车薪式的帮助下,总算度过了难关。谁知,在他就读第三年的某一天,家里的经济支柱——父亲因中风而倒下了。无良的保险公司却要等到他父亲最严重的情况出现后,才会依据条款作出赔偿。在做了两个多月与保险公司的争战后,他们只获得了原有赔偿的四分之一。真不知道这位同学是如何挨到毕业的那一天……好消息是今天的他早已成家立业,成为家乡小有名气的医生。

同样的,马来西亚想要完成真正的先进国梦想,我们就得“主动”地摒弃种族主义,宗教极端,贪污腐败的陋习。在最近首相提呈的第12大马计划里,政府将拟定“股权安全网框架”,规定土著拥有的公司和股票只能出售给土著财团、公司和个人,以提高土著股权的可持续性和其群体的社会经济水平。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马上表示 这项按照旧有方式执行的“土著股权安全网”,只能惠及朋党,制造一小部分的土著富豪,并不能真正帮助穷困的马来人。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也不满政府在土著股权比例上不关注外籍人士占例(45.5%),反之向非土著股权占例开刀,对所有马来西亚人们不公平。其实,早在2006年,马来亚大学的学者法兹拉阿都沙末透过分析吉隆坡股票交易所过去10年的上市公司之土著股权变化,指出土著企业股权在1997年就已达至33.7%,早已超越30%的目标(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58945)。此外,为了提升土著的学术成绩,不惜拉低课程的水准,这可真是得了面子,失了里子。看官们,如果您翻一翻华小的二年级数学课本,里头的“质量”和“重量”也搞得学生们昏头转向,是否会气得吐血呢?再来为了巩固政权,讨大部分选民的欢心,选择了还未有效地控制新冠疫情的情况下,开放经济,与病毒共存!小弟觉得此番举动是与病毒共“存亡”:病毒存活,我们亡!!!(https://www.sinchew.com.my/20210929/3321276/)各位,一个美好的马来西亚被无良的政客搞得千疮百孔,您甘心吗?

讲了如何追求理想,让我们也回顾一下,何谓理想?为了理想而舍弃的一切,是否值得呢?许多未经涉世的年轻人,都以驾名贵车,住别墅洋房,用高档名贵物品,与名媛政客交往为理想生活。请容我再讲一个小故事,还望各位能从中借鉴,看看这一切的牺牲是否值得?约二十年前,小弟随着顾问团到一家以印度为基地的食品添加剂生产公司工作。午餐时分,老板叫了满满一桌的名贵海鲜宴;自己却吃一小片(约半个手掌大)的蒸石斑鱼配一小碗白粥。我多嘴问这是为何?老板感慨地告诉我们,打自年轻,日挨夜熬;结果在事业有成的不久后,身边的伙伴好友却因心脏病爆发走了。平日里,他俩吃的,穿的,用的,都一样。于是,他赶紧到医院做个全身检查。哦!心脏动脉竟然塞了三条半,唯有做搭桥手术续命。虽然家财万贯 (他家生产过百种的食品添加剂,单单是其中一种乳化剂,就让公司年净赚7千万美金),但失去了健康和知心伙伴,是否值得呢?用餐的最后,他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们:“一个人只要是健康,平安,吃一碗白饭配青菜豆腐,也是香的。”

看官们,您的“诗与远方”还在吗?但愿各位的生活:有梦最美,希望相随!(虽然陈水扁的人格并不值得称颂,但这一句话还是美的。)

9月30日贴文二之二:你不会想和爱因斯坦当室友/周嘉惠(马来西亚)

以前在美国爱荷华州上大学,听学长说工科生有门必修的《现代物理》课很难应付;把关教授年轻时参加过曼哈顿计划,大考就考原子弹的制作原理,而且考卷就只有一道题,会就会,不会就下学期再见。学长是“和平爱好者”,上过两次这门课,两次都不过关,后来到另一间大学修了这门课,再透过学分转移才得以毕业。

我个人也十分热爱和平,无意挑战原子弹,于是就着手找资料看看有什么适合的大学可以在夏季去修《现代物理》课。最后选择的是亚利桑那州立大学(Arizona State University),因为一来那里夏季有开《现代物理》课,二来那间大学在夏季外国学生只需支付本地学生的学费。只要不是野鸡大学,美国大学都互相承认其他大学的转移学分,十分方便。

ASU的《现代物理》不是那种专门“当人”的当铺课,完全不存在肃杀之气。执教的汉森(注)教授和蔼可亲,课上重点介绍了许多现代物理学家和他们的贡献,作业就好像上幼儿园似的把人名和贡献用线连起来,真是太愉快的一门课。课的内容如今已忘得七七八八,但还记得有一次在课上讲解《相对论》时,汉森教授突然岔开内容八卦了一下:“爱因斯坦虽然在学界是巨人,但你不会想和他当室友。”为什么?“他是一个会把吃完的罐头丢进马桶的生活白痴。”

这么劲爆的八卦,说实在还真的比《相对论》有趣得多。往后每逢有机会读到爱因斯坦的故事,都会特别注意有没有提到他怎么处理空罐头的讯息,可惜至今还没有读到。我不认为教授会发神经造爱因斯坦的谣,大概就是一则物理学圈子里流传的轶闻吧?作为一个圈外人,一直很为得知这个内幕消息暗爽。

人往往有多面性。伟大如爱因斯坦,如果招他当室友,三不五时就在马桶内发现空罐头,能不吐血?能不骂他是猪队友?可是,他是爱因斯坦噢!由此可见,猪队友不猪队友的问题,事实上不能因为无法合作就判断这个人应该打入十八层地狱,只不过自己运气不好恰恰碰上他的死穴而已;很多时候,他甚至根本不是故意扯后腿的。如此一想,是不是气也消了一些?这世界本来就这样,凡事想开一点,于人于己都不是坏事。

注:为了写这篇文章,特地上网查汉森(Roland Clements Hanson)教授的名字拼音,不料却无意中得知教授已在2009年8月28日因骨癌过世,享年75岁。汉森教授早年在密西根工艺大学获得学士学位,后来我在同一间大学修了硕士。

  • 爱因斯坦和汉森教授的照片摘自网络。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多事的猪队友/山三(马来西亚)

9月30日贴文二之一:多事的猪队友/山三(马来西亚)

电视剧或电影中,总会有这么一段情节:当男女主人公即将冰释前嫌,或牵手成功,突然其中一方的好友或家人被骗/被要挟/被追债/突然生病……反正一堆破事,一个烂摊子,逼得男女主人公必须马上去处理,因而错过了良辰时机,导致主人公两人的误会加深。

可能大家会有一个疑问:男女主干嘛去理会他们呀,先处理自己的事才是正事嘛!此言差矣,猪队友的出现除了丰富剧情,当然也凸显了男女主与猪队友的“革命情感”。他/她与猪队友肯定曾经有过艰辛与共的日子,或是难以割舍的关系(如父女、兄弟),所以一旦猪队友碰上麻烦,必将两肋插刀,挺身而出!

还有一种情况:正当胜利在望,猪队友的角色一般就是拉远目标距离,拖慢队伍的节奏,最后结局估计大家也猜得着。正如网络流行的一句话:“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只怕猪一般的队友”就数这般情况最叫人抓狂吧!那是不是踢掉猪队友就万事大吉?那也未必,猪队友虽然办事不利,但总会有其存在价值吧?比如:猪队友个性乐观,大咧咧的,平时是队里的“调剂品”;或是猪队友爱打抱不平,深得人心,只是鲁莽冲动了些……

现实中,被称“猪队友”就不是件好事,而他惹的祸或麻烦事却总要我们其他队友帮忙摊平“补锅”。看在他平日尚有一丝丝的贡献,大家唯有容忍他一时的失误。换言之,“猪队友”就像生活中的一些小插曲,有时的确让整个队伍出糗了,有时却会取得出乎意料的结果,简直就是令人又爱又恨的一个角色!

  • 摄影:Lynne Oliver(澳洲)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像屈原这样的队友/周嘉惠(马来西亚)

像屈原这样的队友/周嘉惠(马来西亚)

根据《史记》的说法,屈原本来是很受楚怀王器重的大臣。这个人博闻强记,对付内政外交事项都很行,加上和楚王同姓,还可以扯上一点远亲关系,总之深得信任。

能干的人一定会做事,但不一定懂得做人。在鸡群之中努力踮脚的一只鹤,除了彰显自己不合时宜的高,也同时突出了鸡群不得体的矮。鸡群肯定要心理不平衡。人要是心理不平衡,小则酸言酸语,大则谗言陷害,这样的反应你可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说它不应该,但实际上却很合乎人性。

试想象学生时代如果几位同学和爱因斯坦同组做科学作业,恐怕大家心理都不会太舒服吧?在老板面前,你的特出表现只会让全场人相形之下都像猪头,那是要犯众怒的。为了自保,大家必然努力把你塑造、捏造成一个真正的猪头。如果老板又不是那么的英明,三人可以成虎,自然也可以成猪;众口一词都说你是猪,你百口莫辩啊!

从屈原最后投江自尽的结局来推断,他的个性有其看不开的一面,没弄明白“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道理,能干归能干,终究“非明智之士”(班固的评价)。楚国人民因为屈原的死为后世搞出了吃粽子的传统,说明他在当时民间还有一定的人气。不过我大胆假设,和他一起在朝中任职的上官大夫之流,只怕从头到尾都不见得会那么怀念这位三闾大夫。

如果换着是自己在屈原的位置,我会曲腿配合队友的高度吗?还是继续当个“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不合群猪队友?这是可以在闲时玩味的游戏,但人生不是穿越剧,玩味也要适可而止呢!

  • 屈原像摘自《维基百科》,明朝王圻的作品。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嫦娥奔月新编/何奚(马来西亚)

嫦娥奔月新编/何奚(马来西亚)

嫦娥奔月的故事其实有很多版本。各版本之间的共同点是:一、嫦娥和后羿是夫妻关系。二、后羿得到一颗仙药。三、嫦娥吃了仙药。四、嫦娥去了月亮长住。

在不违背基本共识的情况下,现在来编一个新版本。

长生不老的仙药是后羿向神仙讨来的,神仙为什么送这么大礼不得而知;反正都开口讨了,后羿为什么不多讨一颗仙药给妻子嫦娥,神话故事也没交代。总之,现在家里多了一颗长生不老药,一个很自然的问题是:该谁吃呢?

后羿要不脸皮薄,要不优柔寡断,没拿到药就当场独吞变神仙。当断不断的结果,就是仙药带回家里当祖宗般供着。怎么办好呢?假如一人一半,会不会两个人都成了半仙,下半辈子只能沦落到去夜市帮人算命?这好像又有点跟神仙制作仙药的初衷不符吧?

正当后羿还在那里三心二意,心大心小,盘算着各种可能的利弊。嫦娥倒是下了决心,偷偷在后羿的食物中直接下了蒙汗药加泻药。按江湖规矩,一般下三滥也不至于使出这么恶毒的手段。试想想,要昏倒也不是,要跑厕所也不是,你到底是想受害者怎么办?

看着后羿古怪的神情,嫦娥哈哈大笑,把仙药一口吞下。“再会了,笨蛋神射手!老娘成了神仙,以后还怕找不到小鲜肉来逗我开心吗?”嫦娥越想越开心,越想越飘飘然。咦?不对!是药效发挥作用,真的飘起来了。“升仙啦!老娘变神仙啦!”只见嫦娥像颗氢气球般越飞越高,还左手收在胸前,右手伸直,扮咸蛋超人Ultraman扶摇直上青天。后羿气不过这叛徒,拉弓一箭就射到院子的柳树下,可怜一代神射手毕竟不敌蒙汗药加泻药的威力,只好叹一口大气,悻悻然去检查裤子。

冒牌Ultraman在抵达月亮后,决定稍作歇息。作为第一位登陆月球的人类,嫦娥还是感觉很得意的,在一块大石上刻下“嫦娥到此一游”留念。不过这地方实在没什么看头,就一堆石头,别说小鲜肉,鬼影都不见一个。好吧!再去其他地方看看。

嗯……,这该怎么起飞呢?嫦娥在月亮上跳来跳去也不见飞起来,幸好刚才没把仙药的包装纸丢掉,或许上面附有飞行说明书。嫦娥从口袋掏出揉成一团的包装纸,打开仔细看看有没有说明书。“去!”飞行说明书没见到,倒是很清楚看到一行产品的有效日期,这玩意过期了!

至此,我们知道神仙为什么那么大方送仙药给后羿了。估计过期产品飞行能力打折,到月亮后就再也飞不动。除了飞行能力,过期产品极可能也没能够发挥原本设计好的长生不老效果,可能这就是阿姆斯壮他们没见到嫦娥的原因。至于“嫦娥到此一游”的遗迹呢?不知道,现在还是个谜!

  • 图片摘自《维基百科》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猪的队友要吃猪/驴子(马来西亚)

猪的队友要吃猪/驴子(马来西亚)

Jpeg

  上个星期,看完了一本关于猪的儿童文学小说--《流浪猪》。由于平日生活忙碌,所以只能在临睡前抽一小时来阅读。这本儿童小说的故事情节铺陈得精彩,加上作者金曾豪生动细腻地描述猪的习性,令即使已是中年人的我,依然看得津津有味。虽然儿童小说主要是写给少儿看,然而成人看儿童小说,自然会有另一番想法。

  故事从集市里一只等买主的小猪崽开始。城里来的年轻小伙子马林在农村住下,逛集市时买了小猪崽当宠物做伴,并为她(这是一只小母猪)取名“别克”。小别克在马林的农舍里住得安全无虞,日子过得快活逍遥。

  别克的命运转折点始于几年后马林要离开乡村到边疆入伍当兵,无法再照顾她。作为一头即将成年的家猪,别克要不成为繁殖猪,要不就成为被拉去宰杀的肉猪。饲养繁殖猪的费用高,村里没有人负担得起,马林惟有忍痛将别克卖给了屠宰场。

  别克来到屠宰场,目睹一头头的猪被拉去屠宰。聪明的她找到机会逃出了屠宰场,连夜赶回马林的农舍,以为可以再见到主人,岂知马林早已离去,农舍内住着的是残忍的屠夫。别克惊险万分地逃往山林,从此成为了一头流浪猪,还与一头雄野猪“结婚”,生下了七只小猪。至于故事的结局,令我很是揪心,就不说了。

  阅读故事完毕,我不禁感慨人类对待动物的方式还挺无情的。尽管马林把别克照顾得很好,让她“一觉醒来有东西吃”,让她有足够的活动空间,不能说他不疼别克,但他最终还是将别克送往屠宰场。就好比将一个养育了几年的孩子,总有感情吧,有一天却说再也养不起他了,“逼不得已”将他送给其他人,也不管他的遭遇会如何。

  我该说猪笨吗?人饲养猪,本来就是为了猪肉,怎可能白白养一头猪呢?就好比,大多数人生养孩子都是抱有一种养儿防老、传宗接代(像繁殖猪)的心态,怎可能白白养一个孩子?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呢?

  再说说别克对主人的情感吧。别克即使被送往了屠宰场,她依然相信着马林不会遗弃她,逃回农舍去找主人。她甚至抱着幻想,以为主人会为她准备了食物,迎接她的回归。这一点让我觉得很可悲,猪对人类的“信任”始终抵不过人类对猪的残忍。

  我想起脸书(Facebook)创建人扎克伯格曾为自己设下一个挑战目标,就是只吃自己亲自宰杀的动物,如鸡、羊和猪。从这个挑战中,他领悟到,要吃肉,就要有动物被牺牲。所以他抱着感恩之心去烹调自己亲手宰杀的动物,尔后他基本上变成了素食者。

除非是素食者或者宗教因素,大部分华人都吃猪肉。我承认,即使阅读了《流浪猪》,我依然无法抗拒餐桌上猪肉的美味。有一次,我与外甥观看饮食节目,电视里有一个人在吃虫,外甥说:“好恶心!难道他不能去吃鸡肉、猪肉吗?”我回答他:“就是没有鸡肉、猪肉吃,才吃虫啊!”我很想知道,如果他看过一头猪、一只鸡是如何被宰杀的话,他会不会也觉得恶心,那时不知道他宁愿吃虫还是吃猪肉?

  • 摄影:驴子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太多猪队友/林明辉(瑞典)

太多猪队友/林明辉(瑞典)

“无”是人民对马来西亚政府的观感,无奈、无知、无能、无计、无用,大家尽管往后加吧,应该还有很多。

先说大热门疫情,人民都在怪政府什么什么,在野党也乘机不知道是该叫打落水狗,还是狗咬狗骨。控诉当政的抗疫不当,人民也跟着叫。哇!好热闹!

其实我对马来西亚政府是反感,但我这次也同情那刚刚被推翻的政府。因为我觉得它本来就是无能的政府,人民和在野党一直说它无能,那它不是很无奈吗?除了“我不是!我不是!”你叫他们还能怎么样回答呢?

抗疫?这个名词对一个连公共卫生都搞不成样,不会搞的政府,要怎么样承担这么艰难的工作呢?对吗?今天在一国之都的吉隆坡大街上还可以见到米奇到处跑,你们的要求是不是太过了呢?

所以呀我说这次政府被倒得挺冤,封城人们呱呱叫,这个不行那样不行,然后人人都有一千个理由出门,什么是封城,什么是行动管理他们都不理了!如果政府不封,又说政府无能!

当一个团队的猪队友太多,新上任的政府我看也不会做得好到哪里去!

  • 摄影:林明辉(瑞典)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偶尔也想做只猪/陈保伶(马来西亚)

偶尔也想做只猪/陈保伶(马来西亚)

智者多忧愚者无所虑,这一句用在企业界打工一族的身上是不会错的。在上司脑中的排行榜里,急着要完成的重要任务绝不会落到猪的责任里。要耕田当然是找头老老实实又勤劳的牛,猪的责任是负责吃和睡。上司开会时需要点子或解决方案当然是找聪明狡猾的老狐狸,猪除了吃和睡,对它提出问题也有辱自己的眼光。有重要的活动需策划和出席时,随身相伴的当然是找一匹骏马,灵活得来又不失大气。猪,还是留在猪栏里做回自己。

那么猪到底有什么贡献? 为何公司还有耐心容一头看来没贡献的猪?这或许只有两种解释。一,这头猪养太久了,宰杀了可能还需赔上一笔钱。二,再不就是如果身边没有了猪怎么可能显示上司的英明?说到这里,所有的猪应该都会安然欢喜,心想这次可以安心混到退休了。没错,猪可以继续选择吃泔水,永远没有权力吃美味的食物。猪可以继续睡在猪栏,没有机会出去看世界。猪可以抱怨但没有发表的权利。

当猪和其他队友一起干活工作时,它又开始高兴了!狐狸会抢着给意见,骏马会不蹉跎时间去争取机会,而老牛会谨慎地老老实实完成每个步骤。猪,还是负责吃和睡,这次还睡的特别甜,笑得特别开心。醒来时已夕阳西下,是时候回家了。

狐狸、牛和马这时还在拼命,月儿弯了,自己还在卖命。心里顿时感觉累了,怎么又是这个结局?怎么又是猪可以拍拍屁股先回猪栏了?大伙儿聚在一起抱怨,对猪的眼光羡慕不已。彼此都忘了自己享有的美食,专有的待遇和荣誉。埋怨为什么别人可以享福而我不行?

想做只猪或许只是瞬间的年头,真的来临时,你会服吗?电脑绘图: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猪队友

上一篇文章链接:猪队友很笨吗?/客家妹(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