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里的赶路人》/李明逐(中国)


有位从德国留学回来的朋友,曾经感慨,中国人和德国人最大的区别不是长相,而是神采。走在大街上的德国人,都是从容的、可以说是悠闲的,尤其是眼神,明亮淡定,没有那么急吼吼的感觉。而中国的大街上,每个人,形色匆忙,皱着眉头,蹙者眉毛,心事重重,步子很大,一转眼就飘远了。

我辩解说,这可能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区别。发达国家各处都比较成熟,尤其是社会保障体系,不用特别为生活担心,社会结构也成熟,没有那种急吼吼的追赶的感觉。而我们是发展中国家,只能用速度来解决落后的问题,整个大环境是这样,年轻人不想着快点赚钱,估计生活都是问题。

他反驳,这只是其中之一的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些年轻人太着急了,什么都想着快速,快速成长、快速赚钱、快速成功,失去了从容淡定的本心。

我认同他这点。

我们都是都市里的赶路人。

而赶路都是有目的地的,最快达到目的地,才是赶路人的诉求。

有时候我会思考生活的意义,竟然惊讶地发现,这是个很简单的问题,仅仅只是活着。活着的意义就更简单了,有些人仅仅是为了吃喝,当美食家;有些人是为了体验爱,把一生的时间花费在爱身上,爱人、为人而付出,比如当父母;有些人是为了寻求刺激,到处去寻找好玩的东西;而有些人是为了体验,在追求的过程中体验生活的感觉,就是不在乎结果,只在乎曾经拥有。

所以赶路人的目的地就很显而易见了,以上的意义就是赶路人的目的地。而都市的赶路人尤其匆忙,原因也很明显了,就是为了实现上述意义,需要能量,路途越坎坷,就需要更密集的能量,所以为了到达目的地,路上的脚程就会更快些。

当然也有些赶路人是田园派的,可以一路悠哉游哉,比陶渊明也不遑多让,因为到达目的地所需的能量不多,或者积蓄的能量足够多,不需要再赚取。如果用能量豆来计算,可能都市的赶路人每天赶路10小时以上,需要10颗能量豆,田园赶路人只需要5颗就可以了。

无可厚非,都市的赶路人都是希望能提早进入田园派的,轻松的生活自然更妙。不说了,为了进入田园派,也要加紧赶路了。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匆匆》/严晓蓉(中国)


记得小学时候,有一篇课文是朱自清的《匆匆》,“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小时晨读按老师的要求朗读课文,三十几个孩子齐声,声音洪亮得犹如在唱一首快乐的歌,其间可能因为某个同学搞怪捣乱,大家又笑成一片。彼时年龄太小,确乎是不明白的,在我们眼里,燕子去了便意味着夏蝉的到来;桃花谢了,随伴着桃子的清新与甜美,在课文与朗读间,缀满了游戏的欢欣。对这篇文的印象,便也附加了很多天真的快乐想望。

时间真如流水从指间滑落无痕,转眼人已中年。近来因为女儿语文成绩不佳的缘故,每日要抽出时间来陪着她阅读。有一日翻出一本散文集,随手翻到一篇,撞上来的便是《匆匆》。现在读这篇文,字里行间的那种属于成年人的惆怅与无奈,读来无论如何都感觉有些悲凉。但想到孩子也正如我当年般的年纪,再加上文字清浅,便让孩子读后与我一起讨论一下对这文章的感受,顺便通过这文章让孩子了解一下朱自清。

小妞接过书,看了几分钟后,想了想,然后抬眼说:“妈妈,这文章我读了,我觉得有点悲伤。”“为什么悲伤呢?”“因为你看哦,他说,‘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太阳他有脚啊,轻轻悄悄地挪移了;我也茫茫然跟着旋转。于是——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默默时,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我觉察他去的匆匆了,伸出手遮挽时,他又从遮挽着的手边过去……’,妈妈,每天我也是这样的,早上起来,我去上学,时间从上课和写作业里过去;放学我回家,时间也从写作业里过去,除了在上体育课的时候太阳可以晒在我身上,其它的时候都在写作业里过去,时间过得太快了,我没办法。妈妈你很忙,工作忙,还要辅导我作业忙,可是每天晚上我都很想你。”这时我看着她,小眼睛里已经有点红红的,小小的泪花在里面打转转,便不由得安慰她说:“不会啊,你看妈妈基本每天晚上都和你在一起啊?怎么会想妈妈呢?”“不是的。因为和妈妈在一起的时间,都是在讲作业,妈妈很多时间在生气。我觉得每天是跟妈妈在一起,又不是和妈妈在一起。可是就像这文章里说的那样,时间不停地溜走。我要不停地做作业,妈妈很快就老了,我没时间和不讲作业的妈妈在一起。我不要时间过得那么快,所以我总是想妈妈。”说到这里,小妞干脆大声哭出来了。我不由得怔了,将她搂在怀里,她小小的身子哭得抽抽得,很伤心,我却一下子茫然得不知所以。

是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太匆忙了!属于孩子的欢欣,那种从一片绿叶、一个桃子、一个蝉壳中得来的快乐不知什么时候起,都消失无迹了。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被某种力量绑架,匆忙得忘了到底为何出发。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三藏的愿望》/练鱼(马来西亚)


你说,会爱我一生一世。
我听了很高兴,可是却忘了问,
你爱我,到底是在这一生?还是下一世?

*****

电梯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擦得明亮的落地玻璃窗,东方明珠塔就在正前方的窗外。枣红色的绒毛窗帘从天花板下垂到地毯,地毯厚达20mm,用尼龙66织成,颜色是最难染的宝蓝色,配以浅色的几何条纹点缀,整幅地毯,一眼望去,没有一丝杂色。
“欢迎光临!”服务员们先来个整齐的45度鞠躬,“先生,您有订位吗?”
老孙摸了摸鼻子说,“俺是来找朱孟夫的。”
“找朱先生吗?这边请。”便领着老孙往转角处的一间小房间去。
餐厅很大,但只有零零落落的两桌客人。一桌西装笔挺的白领在高谈阔论;靠窗处的另一桌,是富太太带着小贝比和保姆、佣人在吃午餐。
房间门打开,只见朱孟夫独自一人在低头划手机,其身材圆润、鼻梁上架了副黑框眼镜,浓密乌黑的头发,往后梳得服服帖帖。
朱先生抬头见老孙进来,便招了招手,待服务员出去,一个箭步跳上来给老孙一个热情的熊抱,
“大师兄!”

*****

“师父回中土后,可有任何打算?”
“为师回大唐宣佛,普渡众生,至终老圆寂。”
“既然经书已得,为何师父不欲与徒儿般,位列仙班呀?“
“为师仍有业在身,心愿未了,放不下。”
“笨秃驴!哪会有什么业不业,心愿不心愿的问题解决不了!老孙这就和如来说去,要他老人家帮忙!”说完,吹个口哨,唤来筋斗云,“师父等俺,俺去去就来!”
“别、别,悟空!为师经已告知佛祖,欲走一次轮回,重返人世。”

*****

“蛤?!走轮回?重返人世?”老猪抓了抓他那把浓密的头发,“师父铁定是疯了。”
“可是,不对呀大师兄!”老猪继续抓他那把乌黑的头发,说,“离师父圆寂已经一千多年,”老猪拿出双手双脚数算术,“嗯,正确一点,已一千三百多年了!现在才回到人间?”
“俺也不确定。不过既然大个子如来要咱们来这儿等,应该是不会有错的……”
突然,悟空向八戒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并做了一个“有妖精”的口形;另一手迅速的按着如意金箍棒。
敲门声在五秒后响起。“哪位?”悟空问。
房门径自打开,刚才在大厅和小贝比吃饭的富太太探个头进来,说,“是我啦。”
悟空与八戒对相望了一下。
八戒悄悄伸手往背后抓住他的九齿钉耙,悟空握紧他的金箍棒。
“你一定是八戒。”富太太说,“那,你肯定就是悟空!”

*****

地府酷热异常,三藏在长长的奈何桥队伍中排队,等过桥、等喝孟婆汤。
“三藏大师吗?” 牛头马面迎面走来,问道。三藏恭恭敬敬的回了个是。“请大师随我们往这儿走。”一行人徒步走到一个渡口。牛头说,“大师请游到对岸,往灯光处去。灯光尽头,就是一个轮回口。”
三藏遥望对岸,漆黑一片,只有点点星火在远处闪烁,“不知两位施主可否告知,游到对岸,需时多久?”
“回大师,游过忘川,费时一千年。”

*****

“一千年?” 八戒说时目瞪口呆。
“对,然后再花了三百多年找他。我出现时,他远远就看到我,说我们似曾相识。”富太太说时一臉甜蜜。八戒瞄一下悟空,悟空翻了个白眼,左手挖耳朵,另一只手在弹指甲。
“师父,你老人家会老吗?”八戒问,“我意思是说,你老人家已经是三百多岁的老妖精了,到时令夫婿、令千金相续老去死去,你还活着,这、这……”
“再见他后,我不再 immortal,我会老死,然后再轮回。”
“蛤?!再一个一千年?”
富太太摇摇手说,“不,不,下次的轮回,我会过奈何桥,喝下孟婆汤,忘却一切,如此这般,最多五年就可有一个轮回。”
“所以”悟空举手打岔,“请问师父,当时,他在何处?”
“他是太子李建成的护卫,玄武门兵变当天战死。”

*****

“他战死消息传来;我迅速的逃离长安,藏于嵩山。后来听说,只要集齐五部佛祖经书,就能实现一个愿望。毅然削发为尼,西去取经。”
“可是,送你出长安的,是李世民呀!”
富太太苦笑了一下,“接下来的事情,你们都参与了。在漫长的取经路上,觉得复仇不能改变什么。在翻译经书的过程中,理解到,世界和平真的很重要的。”
“那,师父见到如来了吗?”
“佛祖答应我,接下来的每个轮回,我都能和他相遇。一起经历生老病死、痛苦与失落。”

*****

道别时,师徒三人相互拥抱了一下,约好下次何时再见面。还和小贝比、保姆、佣人groupfie 了一张,八戒说,会带去给悟净看。

*****

“悟净呢?”
“玉帝见师弟把师父的小龙马养的白白胖胖嘀,所以升他的官,现在师弟官拜弼马温,不需再卷帘啦。”
“听说师兄也曾经在那儿呆过呢!”
“套一句现代用语,他请不到假,上头不批,所以无法来参加今天的聚会。”

*****

刚刚八戒猪头猪脑地走进来时,我就觉得这人长得很像八戒。待得悟空猴里猴气地经过,我说怎么会这么巧?正在犹豫要不要和你们相认,你的筋斗云在窗外哒哒哒的敲着玻璃,向我挥手打招呼呢!

*****

所以,你老早就知道师父是女的?
蛤?!这么多年,你可曾见过师父站着尿尿呀?!

摄影:李嘉永(台湾)

《愿望成真》/刘明星(马来西亚)


因为班长提起老师逝世四周年要有某种纪念的形式,我提议来一次“为了〈会饮〉的会饮”,用一个月的时间阅读苏格拉底两位年轻朋友柏拉图和色诺芬以他为主角而创作的《会饮》(Symposium),藉此怀念哲学老师沈观仰那为了“给路喝一杯”(one for the road)的微醺谈话。

本来的计划是围绕在这据说是两个美妙的剧本里一些相关话题来展开讨论,但班长提议开始谈谈《会饮》时,还有几个小时就要乘搭飞机去马尼拉的工程师和临时决定出席的青年导演在一旁开始了他们关于电子阅读器,关于纸质书的排版,关于推理小说的硬汉派,关于俄罗斯古典演奏的匪夷所思下展开。《会饮》的题目显然已经隐退了。

这当然是哲学老师长久的概叹,我们都没好好的读书;就算读了书,也不能好好地凭书里的精神展开讨论。确实,无论柏拉图还是色诺芬,他们作为出色的作者笔下的苏格拉底生活的年代已经过去了两千五百年,何必去读他们呢?

我在临出门赴会时用四十分钟浏览了甘阳写给彭刚译施特劳斯《自然权利与历史》的引言,该书引了施特劳斯的一段话:“苏格拉底从蒂欧提玛那里得知爱欲的秘密时似乎还太年轻。”能够有这种阅读《会饮》的体会,恐怕不是一个月就能从柏拉图那里得出的印象。

色诺芬和柏拉图的剧本虽然都以某次会饮作为年轻苏格拉底的发表处(照推算苏当时也五十岁了吧?),两人描写的场景却并不相同。色诺芬的苏格拉底是路上偶然被拉去应酬庆祝在运动会得奖的才俊;而柏拉图的苏格拉底却是在悲剧作家得奖第二天悉心打扮拉了个同伴去赴会的。

他们的会饮都提出了关于爱欲的谈话。

于是,盼望、希望、欲望、奢望、绝望各种愿望的变体理所当然的在谈话中串场。

而我们这次筹划一个月的会饮,也不免对于物质和精神的渴望有所涉及。“你几时要换新车?”“我倒希望可以驾回那旧车。”等等。

知道哲学老师晚年是丧失了阅读能力的,他看得到书上的字,但是字和字却串联不到意义出来。对于喜欢阅读的人,这算不算最大的折磨?

四年过去了,沈先生的一些话还是历历在望的。比如说他殷切地期待死亡。

苏格拉底后来被雅典的民主处死了;沈先生在睡梦中遽然离世。

如果你的愿望是死亡的话,那么愿望成真的几率是近乎百分之百的。当然,你应该等待死亡的到来,而不是急急忙忙的去寻找死亡的所在。

这次的会饮算不算成功?这次的愿望有没有成真?答案很明显吧?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生之欲》/江扬(中国)

sdr


《生之欲》是黑泽明摄于50年代的一部影片的名字,探讨的是得了绝症的病人应该如何度过自己余下的时光。主人公面临的问题在几十年后的今天仍然毫不过时——这不仅是由于人类永远有着难以战胜的病魔,得绝症的人群从不鲜见——更是因为,只要我们迟早都得面对死亡,我们就都是得了绝症的病人。没有人可以免于回答,如何度过余生这个无时不刻都得追问的问题。只不过我们每个人剩下的时间不等,对于人生的期待值也因此各不相同。对于几个月、几年、十数年的人生规划自然不同,时间越长,人生的野心就可以更大一点。

然而,计划的困难在于,没有谁能准确判断这个剩下的时间到底有多少。即便是大致的判断也常常出错。暂且不论意外事故造成的计划中断——每一个昨天离去的人都曾保有对于今天的计划,每一个今早离去的人也都曾对今晚有所期待——即便是能被基本准确预测只剩几个月寿命的绝症,也没有人知道具体还剩多久。对于只有几个月的短期计划来说,多几天少几天都会造成迥然不同的结果。但没有哪个上帝来对此负责。于是后人只能哀叹出师未捷身先死,壮志未酬,英雄气短。《生之欲》影片中主人公最后的决定非常主旋律——他耗尽了最后一点余热来为人民服务。这也是无论生活在哪个社会的我们都耳濡目染的人生愿望——最大程度地服务于社会,才是实现人生的最大价值。但作者没有挑明的是,主人公恰恰好还有足够的时间来完成他的小目标,而实际生活中并非每个人都能如此幸运。

于是,我们只能践行“活在当下”的哲学。If you live each day as if it was your last, someday you’ll most certainly be right.这话初看似乎很有道理,却也很难实现。比如每天奔波找食的劳苦大众们,如果大家被告知明天就是生命的最后一天,恐怕没有多少人还会继续上班,继续完成手头的工作。哪怕是只剩几个月的寿命,也有不少人都会马上辞职去享受生活。只有那些预期还能多活几年的人们,才能勉强忍受眼前的辛劳与枯燥,以换取日后的些许轻松。换言之,大多数人不是不想活在当下,而只是负担不起当下的生活。

因此,走投无路的我们还要紧迫地把每一天都看成最后一天么?换个角度想,我们把它看成死而复生的第一天如何?每一个醒来的清晨都是赚来的一天,因为你的诸多同类在昨晚已经死去再也没有醒来,而你也完全可能是他们中的一员。既然苟全性命于乱世,那么就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以我们熟悉的当代为例,走过80年代的人们见证了计算机的普及,活过90年代的人们享受了互联网的便利,而撑过21世纪头一个十年的人们则实现了前所未有的智能手机生活。只要活着,你就已经得到了足够多,你就已经实现了许多前人无法企及的愿望。你还要怎么不知足?这不是为了“知足者常乐”,因为快乐本身就是一种奢侈,我们需要的只是知足。这也不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好死不如赖活着”的犬儒,因为他们没有节制,放浪形骸。这其实是从“有所待”到“无所待”,直至无所依凭而游于无穷的逍遥游。

摄影:黄艺畅(中国)

《一个土生土长的大马人愿望》/徐嘉亮(马来西亚)


致我国的希盟领袖:

自从509大选后,身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大马人民,引颈长盼地期待新上任的希盟政府能够让国家焕然一新。半年过去了,虽然新上任的部长们常把“国政做了逾六十年,给我们多点时间”挂在嘴边,或是常把矛头指向前政府,大家也慢慢地认清了事实。无可否认,希盟还是做了数项值得人民称许的改革。但是,许多新领袖也说了“不知所谓”的言论。首先,九十三岁回锅的首相就率先表明了竞选宣言只是指引,不是圣经!他老人家那套“扶弱政策没必要停下来,我们必须扶助马来人,让他们富有起来”依然风行天下。他还重申数百万华人移民是因为能找到更好的工作,况且他也欢迎他们出走。再来的就是不务正业的教育部长,放着教育改革的大业不干,倒是忙着黑鞋、鞋袜,及当上国际伊斯兰大学(IIUM)主席(注:在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公开劝告下,教育部长马智礼确认将会在11月尾辞去国际伊斯兰大学主席一职。)另一个经典人物则是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西维尔。一个认为马来西亚的自来水可以安全直接饮用,却给卫生部副部长打脸的高级小丑。他还表示使用山埃采金不会影响空气素质,也不会影响周边(居民)的健康。最近,被认为年轻有为的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也随着种族主义高举的巫统及伊斯兰党起舞,坚决表明将会拒绝《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因为这项公约涉嫌抵触联邦宪法第153条例,即侵犯马来人特权。这一切都证明了什么?当年所提的大马口号,Malaysia BOLEH;还是Bo Liao???是否我们太蠢,蠢得去相信所谓的“一个大马的新希望”;还是我们对希盟政府抱着太大的奢想!?

对于生于斯,长于斯,也将会死于斯的我们来说,马来西亚是个得天独厚的美丽国家,只可惜大部分领导人都是些自私自利,缺乏远见的不入流人物!为何我这么说?且听我一一道来。

教育是一个国家的资本。在我国已独立了五十四年的今天,一视同仁的公平政策从未出现在我国的华小与淡小。当国小生嫌课室内的空调太冷时,华小的上上下下却愁着未能缴交电费而被断电的困境;当国小烦着如何处理多余的新桌椅,华小却得到处筹款或办十大义演来维持学校的硬体设备;当国小教师过剩时,华小的临教课题依然上演!或许我们会问:“为何中东的中学生可进入本地大学,偏偏土生土长的独中生却望门兴叹呢?”当我们争辩着预科班生与中六生的不公平之处时,可否有领袖曾深入地探讨大学生的素质呢?根据《2019年经济展望报告》指出,土著大学生在毕业后,很难找到工作,失业率甚至还高于与他们同龄,但没有接受高等教育的同胞。当中的原因竟然是他们所拥有的技能,无法符合市场所需!这难道不是扶助政策所带来的后遗症吗?

在发展经济方面,首相依然延用他那一套,“继续落实土著持30%股权目标,并扩大土著参与经济的评估标准至金融及非金融资产”。此外,在群众的反对声下,他一意孤行地要推行“第三国产车”,甚至要再建“弯桥”。停止了中资几项大型基建计划后,中国“十。一”黄金周到来我国的中国旅客锐减30-35%!我国的旅游部采取了什么相应的措施吗?在美中贸易战已开打的时刻,我国如何确保能安全过度呢?胡乱投资,毫无目标的国家政策,比贪污腐败更快地让马来西亚经济崩溃!

在《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课题中,首相署部长(国家团结及社会和谐)瓦达姆迪在国会遭巫统及伊党国会议员怒斥“种族主义”及“滚回印度”?!财政部长林冠英则变成了太极高手,表示了ICERD的课题,一切交给首相处理。马哈迪首相大人却认为签ICERD须达修宪门槛,所以这“几乎不可能”。这一切,都让我们看在眼里,寒了心底。

各位“高高在上”的领袖,要得到我们手中的一票,并不需要喊什么响亮的口号,也不须高调问政,更不必整天耍嘴皮子,打“口水战”!我们要的只是八个字:“公平,公义,透明,廉洁”。正如温家宝总理的一番话:“要做大事,不要做大官!一个人不管从事任何职业,只要他一生为人民做好事,人民就会永远纪念他。一个人的职务再高,如果不为人民办事,他终究会被人民唾弃。”这简单不变的道理,你们晓得了吗?

一个不愿看见马来亚半岛快变“全倒”的爱国者 谨上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关于进行“人格教育”的迫切愿望》/王樟松(中国)


获美国“总统国家艺术奖”、“全美最佳教师奖”而被誉为“美国最牛的小学教师”雷夫·艾斯里斯曾在杭州崇文实验学校上了一堂公开课并现身说法。雷夫认为“品格远比学习成绩重要,正直得体远比考试得高分重要。塑造人格才是教育终极的追求,也该是教师职业的真正含义。”

中国近代著名教育家蔡元培先生指出:“教育者,养成人格之事业也。”当年就任北京大学校长时,蔡先生就把“健全人格”作为学校的教育目的。他认为“健全人格”教育事关国家兴亡,并把它提高到爱国的高度:“盖国民而无完全人格,欲国家之隆盛,非但不可得,且有衰亡之虑焉。造成健全人格,使国家隆盛而不衰亡,真所谓爱国矣。”

近代首著《中国哲学史》的北京大学教授冯友兰先生认为:“一个人的‘气象’,昔日可称之为‘气概’、‘风度’、‘气度’,以现在话来说,就是‘人格’、‘人格美’。”他还用“价值”来诠释“人格”:“一个人,与其在客观方面底成就之外,其一举一动、声容笑貌,亦可表现一种价值,此种表现是其人格的表现。”

当今人格教育的欠缺迫切需要引起我们每个人的重视。诚如蔡元培先生指出:学校的人格教育关乎国家隆盛衰亡。当今不少的社会弊病已经在向人们敲起警钟。作为一个生在旧社会,长在新中国的教师,深感自己的责任重大。在几十年的教育教学教研中,越来越迫切地心生一个愿望——从幼儿开始,在家庭、在学校都必须设置“人格教育”。尤其是学校,“人格教育”应重于知识教育。

纵观上下几千年的传统教育文化,根据现在社会现状的实际需要,个人认为“人格教育”应有“人格八守”。“守”为“操守”之义,即指由心而生,并平素所执行、坚持的志行品德。他们的具体内容为:
孝:孝敬双亲、感恩父母。言顺不逆,赡养终老。
仁:爱国家、爱人民、爱集体、爱自然。
义:仗义勇为、仗义助人、仗义扶弱。
善:礼仪待人、与人为善,设身处地,热心公益。
智:善动脑、善创举;终身学习、终身发展。
信:言必真实、行必守信,信守诺言,遵循规矩。
廉:公私分明,不贪小利;节俭养廉、廉洁奉公。
恕:不计较,不怨恼,宽以待人,严以律己。

这“八守”以“三纲五常”中的“五常”“仁、义、礼、智、信”为核心素材,遵从毛主席“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扬弃”思想审视,凡精华则存之扬之,若糟粕则摈之弃之。其建构包括“扬、弃、增”三个方面。

(一) 扬
传统“五常”中的“仁、义、礼、智、信”在现代社会仍有强劲的正能量,更有迫切的需要,是传统文化中的精华,当存之、扬之。

如“智”,即“智慧”。以文化论,中国固然算文明古国,但是根据当今世界国力的竞争关键在创新能力的竞争,故“智”的内涵纳入“创新、发展”以制传统的“守旧”之弊。需要进一步指出的“智”不是单纯的考试得高分,因为“智慧”含有品德成分,没有道德的“智”是狭隘的,不少见成绩卓然的中学生大学身,甚至博士生,接受不了一句批评或其他一点不顺心的原因就跳楼自杀。没有道德的“智慧”甚至是邪恶的,如某校的高一学生,论成绩是班里名列前茅,然而竟忍心弑母。这样学到的“智”又有何用?

(二)弃
传统“五常德”中的“礼”,单从字面上理解是尊重人,讲礼貌的意思,是每个人都应该具有的礼仪。但是在“五常德”中它的本质,是为了维护封建统治阶级的封建等级制度及其等级封建伦理,轮贵贱,侵害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与当今时代精神格格不入,乃是封建文化糟粕,应该去之、弃之,二赋予崭新的内容。

(三)增
时代在前进,社会在变化。根据现实的需要,除“孝、仁、义、智”以为,还需增加中华传统美德中的“孝、善、信、廉、恕”。孝顺、善良、诚信、廉洁、宽恕都是人的素质所在。

孝是人性之根本,“百善孝为先”,感恩天地,感恩父母是人的根本,所以排列为“八守”之首。常听到有人为了发泄自己心中不快,为了报复就肆无忌惮地杀戮无辜,心中没有丝毫善性;常听到有商人为了多赚一点钱,明目张胆地在蔬菜、水果上抛洒有毒的药水;一批一批的腐败分子,无论是本来就贪,还是进了官场才贪,都因为没有节俭之心、廉洁之行。最后增加“恕”,因为恕道是家庭、单位、社会和谐团结的根本。对个人来说,一个善于宽恕、包容的人,心旷人和,于己于人,只利无害

所有大大小小、上上下下的教育机构都应该明确,教学生做人,做一个怎么样的人的“人格教育”是当代教育不容回避和轻视的问题,是当代教育既是教育的启蒙目标,也是教育的终极追求。教育应该把人格的培养和发展壮大贯穿整个教育过程的始终。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