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八月,展望九月》

哲学果然考功力!我们经历了战战兢兢的一个月,现在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

经过一个月众作者的东拉西扯,在这之前未曾接触过哲学的读者们恐怕也不见得就掌握了这门学问。别灰心,这完全是正常现象。想当年参加沈观仰先生的哲学课,可能自己的学习态度不够认真,我也是在两、三年后才开始有点“感觉”的。但是,在这种“感觉”终于来临,刹那的豁然开朗滋味,让人深感耐心等待是值得的。

无论如何,哲学就是“爱智慧”,那是最基本也是最根本的认识,必须牢记。除此之外,如果至今依然觉得懵懵懂懂,不要紧,只要有恒心继续摸索,终有守得云开见明月的一天。当然,期间如果能够找到高人指点,或与同道中人一起摸索,都是很有帮助的。

8月22日提及的《很哲学 狠幽默》,决定赠送给我们的长期作者潘慧仪,在过去的一个月中我们针对一些相关课题进行过多次讨论。希望这本书能够提供一座通往哲学之路的桥梁。

9月的主题“艺术”是许多人经常挂在口中的一个名词,不过相信一个月后大家对“艺术”会有更深一层的领悟。

《学文集》也将在9月28日开办我们的第一门课《古希腊文学与哲学入门》,由本人主讲,详情请查看Facebook中网页的Event。总的来说,《学文集》至今仍然只是个默默耕耘的组织,认识我们的人十分有限。故在此呼吁爱护我们的读者,劳驾为这门课做点宣传,希望到时候能够成功招到我们“卑微”的目标人数:20人。在此先谢了!(周嘉惠)

Advertisements

《如何从课堂中学哲学?》/徐嘉亮

310814A Clement
每当提起哲学,多数人都会对它敬而远之,甚至觉得它与我们的生活毫无关系。常听人说:“学哲学有何用?能挣钱吗?”古希腊的哲学家泰勒斯曾经示范如何用哲学来赚大钱。话说泰勒斯曾经被人质疑能否赚钱养活自己。他二话不说,接下了挑战。当晚的夏夜,他夜观星象后,赶紧向众人集资,把当地所有榨取葡萄汁的机器租借回去。结果,当年的秋收,葡萄盛产,正当众人要榨取葡萄汁酿酒时,才发觉机器全在泰勒斯租回来的仓库内。哈!泰勒斯理所当然地挣了一大笔钱。

或许以上故事的真实性值得怀疑,但它反映了哲学的价值。根据词语的原意,古希腊人称哲学(Philosophy)为“爱智慧”。维基百科则指出哲学是以理性论证为基础,对普遍而基本的问题作出系统性的研究。我则认为胡适先生在《中国哲学史大纲》中的解释最为恰当。他称:“凡研究人生切要的问题,从根本上着想,要寻一个根本的解决:这种学问叫做哲学。”其实,今天最终的教育阶段就是培养哲学家。怎么说呢?各门学科的最高学历架构是博士,英文称之为“Doctor of Philosophy”,这岂不是殊途同归?

看官们可能会对以上的说法感到惊讶,我们的课本都没教授哲学啊?!让小弟向各位举例子,大家就明白了。首先,我得声明:“真正的哲学是对人生经验做全面的反省,以便能每天都进步,走向真、善、美的人生。”

第一个例子(物理学):以下的车子向右边行驶,请指出汽车阻力的方向。
310814B
相信许多人都会选择A或B,认为阻力必定是逆向汽车行驶。其实汽车面对空气及地面磨擦的阻力,因为空气的阻力远远地小于地面磨擦的阻力,所以我们不把它纳入考虑因素。人类通过学习与观察,改变了轮胎的转动方向,让地面磨擦的阻力推动车子前进。因此,真正的答案是C。人生许多时候都面临着困境,只要我们转换信念,挫折只会是踏向成功的垫脚石。曾有记者访问爱迪生:“您如何从千余次的失败中站起来,成功发明电灯泡呢?”他的答案,值得我们铭记于心中:“我从未失败,我只是从中知道了千余次不能做出电灯泡的方法!”

第二个例子(生物学):植物如何从泥土中吸取矿物质?

由于泥土中的矿物质浓度比根部细胞内的相对少,因此细胞使用主动运输(Active Transport)来吸取矿物成分。各位,主动运输是需要通过腹苷三磷酸(ATP adenosine triphosphate)来释放能量进行。这岂不是和“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的道理一样吗?怎么现今的学生却常幻想不劳而获呢?

第三个例子(食品科学):要做出酥脆的印度煎饼,我们应该选择什么面粉呢?

一般上,大家认为高筋面粉远远比中筋面粉(普通面粉)及低筋面粉来得好,因为它最贵。高筋面粉能做出口感十足的面包,也能让您的意大利面条在口中弹跳。可是,如果您用它来做印度煎饼,我担保这煎饼的韧性准能把您的假牙给扯出来。要做出酥脆的印度煎饼,就必须选用低筋面粉。这世上并没有万灵丹,每样东西都有其优缺点,重要的是您是否让它发挥长处了呢?管理一间公司,不也是应该物尽其用,人尽其才吗?教育的正确理念,更是应该因材施教,而不是一窝蜂地去培养所谓的“高级”(高薪?)职业人员或是栽培“全才”。哈!我们总不能够希望跑得快的兔子,也能爬树,游泳,甚至飞翔吧?

在课堂里,我们吸取的资料,叫着知识。学习了,我们把它应用在生活上,这称之为经验。学习的当中,您是否有任何感悟及启发呢?这一切都是人生的哲学,生活的智慧!但愿我们不再死读书,读死书,而导致读书死……

(摄影:Clement)

《法哲学与人生》/甘思明

300814B Clement
我念的不是哲学,所以对哲学这门学问认识不深。但对其中一支哲学倒是知道一些,那就是“法哲学”。在此,我就谈谈法哲学与人生。

哲学英文为Philosophy,法哲学则称为Philosophy of Law或简称Jurisprudence。法哲学注重的是法的概念(concept),简单的一句“法为何物?”就足以让法哲学家们穷其一生的精力去忙个不亦乐乎。这种追求往往叫人从具体的世界进入另一个相对的抽象世界。

法哲学巨人不胜枚举:边沁(Bentham)、罗尔斯(Rawls)、密尔(Mill)、奥斯汀(Austin)、凯尔森(Kelsen)、诺齐克(Nozick)、菲尼斯(Finnis)、哈特(Hart)、德沃金(Dworkin)…还有许多。其中不少都有自己的一套法哲学体系,自成一家。但是事实上几乎每位法哲学家的学说都存在其不足之处。

举个例子:那些强调“法是完整”的学说选择了不看或者看不见法的不足之处。当今法律的不足,大概也无须专家来告诉我们,却偏偏有法学家“看”不到这一点。同样的,读读法官们的判词(支持其判决的理由),在其堂堂皇皇的法理背后,是否选择了“看到”些什么,又“看不到”些什么?

法哲学给了法官们智慧,但是光有智慧并不足够,塑造一个近乎完美的哲人还有个性、胆量、坦诚、胸襟、良知、勇气等等。纯粹的知识与哲理并无法塑造出一个完美的人。许多的错误与不公也在哲理的包装与粉饰下荼毒了众生。

哲学无疑刺激了人类的大脑,只不过人格的塑造与智慧的拥有并没有太大的直接关系;不食人间烟火的哲学是不踏实的,换句话说,远离现实生活的哲学只是空谈。哲学家在踏到地上的狗屎时也一样会怒吼:“Shit!”而应该不会说:“道就在狗粪里”吧?拥有智慧和活出智慧是两回事。

我想哲学最难的地方之一就是把抽象的哲理和现实生命溶合,而哲学的至高境界应该是口中不谈哲学,而其生命却把个人哲学活生生地呈现出来,这才是真正“活”的哲学。而在现实生活中,不要过于相信(崇拜?)哲学家所宣扬的那一套,也许他本身也不完全相信自己的理论,更别说把理论活在生命里。

(摄影:Clement)

《出游的哲学》/李 丽(寄自中国)

300814A 淡水
在我的强烈邀请下,朋友最终不情愿地答应了我的周末出游计划,目的地是浙江大学的之江校区。之江校区建于上世纪初,坐落在半山腰上,背对南屏山面朝钱塘江,红墙隐映在青翠的山里,远远能听到钟声回荡,极其曼妙又无限闲适,正合我的美好周末之意。

我们目的地相同,但在具体出游路线上产生分歧。他希望从玉泉骑行到之江,途径西湖、虎跑,中间不做停留;我希望先乘公交车到灵隐寺,然后步行出发,爬过法喜寺,路过龙井村,在避暑胜地九溪十八涧小憩片刻后走到之江。

他认为我的路线过于浪费时间,既然目的是去度一个舒适的周末,那么就应该快速地到达;而我认为他的路线过于功利,出游享受的是路途上的体悟,一点一滴即是收获,过程即是目的,形式也是内容。

最终只好搬出“折衷主义”,放弃骑行,放弃爬山,选择既节约时间又能够充分感悟自然的路线。

这就是我们惯常在出游时遇到的问题:

一是,我们为什么要在上班学习劳累之余去花费力气出游?
二是,出游是为了目的?还是为了过程?

出游,可以是一种体验,一种自我学习的方式。去灵隐寺,我就会详细地了解它的历史、建筑文化、所宣扬的佛法,同时也会与曾经参观过的北京八大处佛教文化公园相对比,它们同是佛寺,但却有不同的理念、文化,乃至迥异的建筑风格。

出游,也是释放自己,放松心情,亲近自然,了解人文的过程。西湖在申遗时,有个芬兰的专家不相信西湖能申遗:“西湖这么漂亮我承认,但是不一定能成为世界遗产。”因为这样的湖泊在他的国家比比皆是,而西湖之美绝不仅仅是湖泊绿地,更重要的是人文内核。所以我总会时常出游到西湖,她总是美的,有着无限的想象。

这是最被认可的出游的意义。

而进一步的,我认为,出游,其实是寻找让自己的心变得更加纯净的旅行。我们生而自由,我们期待率性而为!

我们可以像尼采一样,把自己想象成自己的神,是超人,可以像查拉斯图拉一般传经布道,沉浸在对人生、痛苦、欢乐、期许的深邃体悟中;也可以想象着避世独居,在梭罗的瓦尔登湖畔静静地看天光、飞鸟、夜色,和茫茫中安静的人生。突然就想起黄秋生在《太阳照常升起》中,吊儿郎当地弹着吉他,反复吟唱:“美丽的梭罗河,我为你歌唱!”那时他看着天空,嘴角弯起,沉醉又向往。

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又不被允许率性而为,世俗生活能够把理想和现实划出清晰的楚河汉界,所以不得不用出游来寻找率性。尝试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遇见陌生的人,住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抛弃之前所有的束缚,如同婴儿般,重新接触这个陌生的世界。

而且我们固执的认为只有陌生的、自然的、和现实无关的内容,才能最真实的表述内心的感受。虽然,常常也会苦闷地感慨记忆真是一件奇怪的东西,使我们忘记出游细节的枝枝叶叶,却始终记得当时的情绪。

所以整个网络上铺天盖地而来的就是“给自己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大家都在期待用短暂的自由来表达自己内心的率性。虽然这么一种率性,恐怕远远不够彻底。
 
因此,我们认为率性代表的不是特立独行,而是一种生活态度。用心态上的率性来点燃现实的不自由,心有所期待,总算是有光亮。这就是我所以为的出游的哲学。

所以第二个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不管出游路上是怎么一种方式,最终走向的总是率性而为。

(摄影:淡水河边)

《我在吉隆坡与海德格尔“相遇”—-简记大马的哲学风潮》/黄能世

290814 摄于2002年中华大会堂
我在吉隆坡与海德格尔“相遇”是2004年的事情。当时我国民间学者沈观仰先生正在“猫头鹰之家”开办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导读课。“猫头鹰之家”可说是马来西亚第一个以哲学为内容而开办的社团,成员大约有15位。其中大部分都从2001年开始就跟随沈观仰先生所领导的哲学班。

哲学班是由“新希望工作室”于2001年八月在吉隆坡的雪华堂开始。当时出席哲学班的人数大约有100位,可说是在大马这一哲学沙漠的地方兴起一股哲学风潮。这一年沈先生开办了“西方古代和现代哲学史”。当时上课的情形异常活跃和热闹,同学们都勇于发问和讨论,与沈先生产生了许多有趣的对话,令课堂增加了许多趣味。课堂中有许多不同身份的参与者,有大专生、艺术家、社会工作者、律师、教育工作者、退休人士和没有任何学历背景但对追求智慧充满热忱的人士。

2002年九月,哲学班由于场地的问题不得已必须停办。我们搬迁到当时已经关闭的吉隆坡艺术学院二楼上课,学生的人数也由100多位降到20位左右。减少的原因除了搬迁引起交通不便的原因之外,另一个因素就是课程的难度已经随着进度的需要而逐渐加深。我们由对哲学史的内容进入到单一哲学家文本的阅读和探讨。这一时期的文本阅读有柏拉图的《理想国》和亚理士多德的《尼各马可伦理学》。阅读的方式是学员们各自准备呈现一个章节,然后由沈先生协助导读。

半年后也是由于场地的关系,我们再次搬迁。这一次我们搬迁了两个地方,一个在大将书局,而另一个就在陈氏书院。在这两个地方,我们上了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笛卡尔的《第一哲学沉思集》、维特根斯坦的《逻辑哲学论》以及基尔凯郭尔的《非此即彼》。后来这两个地方也由于租金问题而被逼撤离,最后才搬迁到“猫头鹰之家”这一聚会的地点。

“猫头鹰之家”是一个店面,属于周嘉惠同学的产业。周嘉惠也就是从2001年开始直到“猫头鹰之家”的成立都一直参与哲学班的同学之一。成立“猫头鹰之家”是经过一班一路以来都参与哲学班的同学所发起的想法,为的是希望能够拥有一个属于自己活动和上课的地点,不需要再面临被逼搬迁的命运,而周嘉惠愿意让出他的产业让我们使用。2004年“猫头鹰之家”正式成立,而成立的方式是以“商业公司”的形式向政府注册。“猫头鹰”这一命名是取自古希腊神话故事里,智慧女神雅典娜的神圣动物为代表的象征,它意表着我们对智慧的追求。愿意作为注册会员的人有周嘉惠、廖天才、刘明星、谢国权和我。周嘉惠被推荐为第一届的主席。

成立了“猫头鹰之家”后,我们展开了一系列的哲学活动和课程,如在吉胆岛举办第一次的哲学营,并请来我国著名的环保学者黄孟祚先生为我们讲解环保哲学。接着开办了英美和欧洲大陆哲学课,包括有罗素的《摹状词》、雅斯贝斯的《生存哲学》、蒯因的《论何物存在》及《经验论的两个教条》文本阅读。方式依然是由个别学生带领,再由沈先生从旁指导。这时期的固定学员大约有15名左右。

2004年尾算是上完了涉猎欧美的哲学概况之后,沈先生提议我们要决定在一位主流经典的哲学家如黑格尔、康德和海德格尔等人的理论里停留,以作一深入与长期的研读。当时有人提议康德,但沈先生选择首先进入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就这样,我在吉隆坡这一哲学沙漠的土地上遇到了对我来说是哲学“泉源”的海德格尔,并从此迷上了海德格尔。

2005年一整年,我们都在上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我对当时沈先生在准备这一堂课付出的心力,心中有万分的敬意和感激。他那一叠又一叠厚重的笔记就是他对我们付出的见证和爱心,直到现在我还小心翼翼的保存着他的笔记。后来我自己真正的去读海德格尔的时候,方才知道要作那一叠厚厚的笔记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除了在《存在与时间》课上的付出,更甚的是他从2001年开始一路走来,就不离不弃的带领我们度过和一起体验哲学的日子所给予的陪伴和教导。相信这种属于民办性质的课程,在大马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办到。只有以充满了哲学的爱和修养的人才能这样无私的付出和坚持,说沈先生是马来西亚的苏格拉底也当之无愧。

沈先生在课堂上是越说越起劲,因为他读出了海德格尔书中的味道,但相对于我们来说却是越来越吃力。上完了《存在与时间》第一篇,《准备性的此在基础分析》后,大家都已经精疲力尽,但这一堂课总算让我们窥见了哲学的殿堂原来是那么的浩瀚深邃。透视了这一点,我们学会谦虚地重新出发,把过去的无知清除和洗涤,回到苏格拉底在追求智慧和知识的正确态度上。

就这样,我在吉隆坡与海德格尔“相遇”。从这一相遇开始,阅读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就成为了我每日的习惯。虽然读它已经有多年了,但我相信我还会持续下去。因为人的问题正要从他全新开始,能够品尝到海德格尔的思想,对我来说,确是美事。以下是整个哲学课程发展的过程中所有我记得参与的学生名字:黄志忠、王燕琴、袁添德、陈金凤、李志强、萧桂婵、林少雄、杨富皓、尤传威、黄志德、卢伟强、郭明丰医生、曾敏凯、蔡富文、庞毓汉、毕婕君、饶兆颖、陈昌秋、何乃龄、何宇恒、张忠民、吴杰丰、卢伟强、廖天才、谢国权、刘明星、周嘉惠。

在猫头鹰之家结束后,小部分学员们继续留下进行对海德格尔的探索,地点则转移至旧巴生路以读书会的方式进行。沈观仰先生也由于年纪的关系,暂停了对哲学班的授课。此后的时期,有幸的大马继续获得来自新加坡的哲学学者Tony薛承兴继续在陈氏书院提供哲学课程,部分源自于猫头鹰之家的学员继续参与课程。

在诸多参与过哲学班的学员,在经过哲学的洗礼和训练后都在各自的发展上获得良好的成绩。如以卡夕为笔名的黄志忠和周嘉惠在台湾和中国各自完成了他们的哲学硕士和博士,如今继沈观仰和Tony之后开设哲学课程以延续大马哲学的风潮。廖天才成为活跃社会工作者,关注东马原住民的发展问题。饶兆颖则成为关注和捍卫人权课题的著名律师。何宇恒成为大马著名导演。而我则完成南京大学的硕士学位,出版专著,专究大马美术发展。

以上美好的成果和经历无不是得益于在哲学班受过的训练和经验。上述哲学风潮所带来的影响和结果虽然并非是在大马学术界发生,但其所产生的影响和结果却是学术性的。因此近年来陆续看到哲学课程依然在民间举办并且有继承者延续这股哲学风潮,确实令人欣慰。由此希望能够写下这篇文章以对大马哲学的发展留下些微的文字印记,以勉励和促进大马人民的精神文化。

《“人是什么?”的哲学问题》/黄能世

290814A Clement
如果要问我喜欢哪一位哲学家,我会说是德国的马丁·海德格尔。我喜欢他是因为他对人的存在问题提出了新的看法。对海德格尔来说,过去传统对人是什么的定义是依据两个指导为线索。第一是希腊的定义。第二是神学的定义。第一个指导线索把人定义为理性的动物,而第二个指导线索把人定义为是按照神的样式而被造的存在者。

对于两种包含人类学传统的指导线索,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里指出其问题:“它们表明:在谈到‘人’这种存在者的本质规定的时候,始终遗忘了这种存在者的存在问题;人们毋宁是把这种存在理解为不言而喻的,其意义等于其它受造物的现成存在。”

海德格尔提出的批判是,当我们规定人之所以为人是什么的时候,我们不是从人的存在本身来进行本质规定。我们始终遗忘了自己的“存在问题”。我们以为我们不言而喻的就明白了自身的存在,其实我们从来没有明白过何谓自身的存在;并且把自身的存在相等于其它受造物的现成存在的存在意义。因此海德格尔重提存在的问题,特别是有关人这种此在的存在问题。

那何谓人?何谓人的存在?以至于我们能从自身的存在来进行对自己的本质规定,以寻获何谓我们存在的意义?对海德格尔来说,更关键的问题是:如何“赢得并确保通达此在的主导方式”是什么?也就是说,如果从传统的希腊逻各斯和神学造人的指导线索对何谓人的解说行不通。那这一能通达人的存在的可能性何在?如果对人的解说只有从人自身的存在才可能,那这一通达自身存在的主导方式是什么?

对于这一重要的问题,海德格尔提出:“毋宁说,我们所选择那样一种通达此在和解释此在的方式必须是这种存在者能够在其本身从其本身显示出来。也就是说,这类方式应当像此在首先与通常所是的那样显示这个存在者,应当在此在的平均的日常状态中显示这个存在者…..从此在的日常状态的基本建构着眼,我们就可以循序渐进,着手准备性地端出这种存在者的存在来。”

因此简单来说,要把人说清楚,或者用海德格尔的话来说,要把人通达清楚,这一通达方式本身就必须必然是用如人天然所是的那样的存在方式来说或通达人本身,才能正确的解释人是什么这一问题。而这一如人天然所是的存在方式也就是海德格尔所说的“此在(人)的平均的日常状态”。何谓此在的平均的日常状态?它就是我们在世的存在和生活于其中的世界本身。

为什么海德格尔会提出从“日常状态”来解释人的问题?其意义何在?这当中包含深刻的哲学问题。自古以来,不论是过去的传统哲学、神学或宗教,都把在世的世界,即人存在的世界看为是感性,变幻不定的世界。这个世界是个生成流变和有限的世界,因此它是相对于超越的世界,即精神或理念世界。精神和理念世界是永恒不变和无限的世界。

因此过去,人的世界是被否定、遮蔽和掩盖的。因为我们在世的世界在永恒的光照底下,是短暂和无意义的。因此这也就正如海德格尔所言的,我们遗忘了我们的存在,并且不言而喻的把它等于其它受造物的现成存在的意义,比如是受造于永恒世界的理念世界或神学世界的现成存在意义。但我们的存在并非是现成的存在,我们的存在是生存论存在论上的存在。因此海德格尔的整个哲学思想就是对这一存在的问题,即何谓生存论存在论上的问题展开和延伸。

当然要了解海德格尔哲学前一时期的生存论思想就必须回到他的文本的阅读本身。然而海德格尔对人的新的诠释和看法确实影响了现当代哲学对人的定义的脉络和思潮,使人的定义重新赋予了新的意义。这就是何以我会喜欢海德格尔的原因。他让我重新的看待自己“是什么”的问题。

(摄影:Clement)

《从哲学中学投资》/隐冰山(寄自台湾)

280814 Clement
哲学与投资,乍听之下似乎是两个毫无相关的名词。其实正确的哲学思想与最佳的投资策略就像佛家所说的因与果一般,关系非常的密切。此刻如果能够激起您一点小小的好奇心,就让我们一起来揭开两者之间的神秘面纱吧!

说到哲学,我们不得不谈起希腊的哲学之父苏格拉底,他是哲学大师柏拉图的老师,而后才有亚里士多德的出现,师承两位大师的精华,将希腊的哲学思想进一步发扬光大。就如同孟子继承着孔子的思想,将其发扬光大后,成为春秋战国时代,甚至昰后代子孙行为准则的孔孟学说。撇开一般人觉得艰涩难懂的大师对谈与哲学定义,其实苏格拉底花了很多时间在街头巷尾与市井小民和贩夫走卒们不断的对谈,希望从与人访谈当中,了解社会各个不同阶层的想法,进而发现人、事、物的真理。如果要说市调机构的开山始祖,一定非苏格拉底不可。巧合的昰,一个好的投资大师,正需要具备如此追根究柢的精神,从真理当中找出好的投资决策,淬炼出最佳的投资哲学。

美国多位投资大师都曾在其著作或访问中不只一次的提到哲学思考对他们做出正确投资判断的重要性。例如当众人为网络泡沫疯狂,高价买进一堆毫无营收与获利的公司时,您必须依靠哲学性的思考,本着”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独立判断,尽快出脱手中”本梦比”过高的股票,转进保守稳健的投资。相反的,当次级房贷风暴肆虐全球,雷曼兄弟投资银行倒闭之际,您必须抱着”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的气魄,思考出美国政府为避免金融风暴失控,必将出手相救的结论,大胆投资买进,创造倍数获利。由此可知,谁说好的投资决策,不需要正确的哲学思维呢?

在运动田径场上,东方人不得不承认,西方人因为体型上的优势,往往表现的出类拔萃,让东方人较难有出头天。这也是为什么当一代巨星李小龙将”东亚病夫”的牌子一脚踢破时,可以说是一脚踢出了民族自信心,让大家拍手称快。我们虽无法在体型上取得优势,但在智力与思考能力上,我们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能在学校教育中多增加哲学与逻辑性的思考,不再只是强调贝多芬(背多分)式的教育,相信很快就会在全球的投资界中,出现举足轻重、名扬海外,让西方世界也佩服的投资大师与精神领袖。

(摄影:Cl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