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吗?》/彭怡云(台湾)


因大陆与台湾两地惯用的社群平台及通讯软体不同,以致2012年旅居杭州时,常感自己进入与外界隔绝的桃花源。在没有亲友的环境里展开新生活,内在总渴望在忙碌后的片刻寻得熟悉的声音,却总在呼喊后,传来陌生的回音。彷佛日本导演岩井俊二于1995年所完成电影《情书》(Love Letter)的高潮处,女主角渡边博子(中山美穗饰)站在未婚夫藤井树发生意外的山附近,虽有好多想说的话,可是只喊出“你好吗?、我很好!”(お元気ですか,私は元気です)

喊出“你好吗?、我很好!”时的博子,其实一点都不好吧?!电影开头,她因无法敞开心胸接受他人(秋叶)的爱,而来到已故未婚夫的故乡。寄出的信,其实是写给在天国的藤井树,却意外收到同名同姓的女性回覆。她,藤井树,不但是博子未婚夫的同班同学,更是未婚夫的初恋情人,此连结拉开与自己所不认识未婚夫的生命故事序幕。

随著科技的进步,21世纪的我们迅速拉近远在不同空间的彼此,可在真实生活里,其实依旧走在各自的真空环境。不管是,情侣、夫妻、亲子或朋友等等,总在脸书/Line/Wechat等虚拟空间,获知彼此的点点滴滴,甚至渴望通过声音或画面来缩短对彼此的陌生感。然,看得越多、听得越多,并没有改善短暂的穿越后的孤寂,因内心会感觉到自己并不真明白对方的心意,甚至对方也未必真正熟悉我在不同城市、不同环境的生命轨迹。

虚拟空间营造了另一个不再真实的自我,而我们也日渐习惯这样的真实,无法打破自己的假面,坦然地表达自己的脆弱。不管是生理帶來的疼痛,亦或者是失恋后、争执后、工作后的心理惆怅,总在进入虚拟世界后,宛如注入一股活泉甘霖,然离开后,却未必能填满肉体对真实情感的需求。循环的结果,让现代人营造了时空缩短后的错觉:对远在他方的亲友更加熟悉,反倒是对生活在一起的亲友陌生。可,坐在电脑前我,书写至此,莫名地想问,阅读著文字的您/你/你,一切都好吗?……

摄影:林明辉(瑞典)

Advertisements

《另一种人生》/徐嘉亮(马来西亚)


A = 笔者; B = 亲戚或朋友

A: 阿仪,吃饭咯。
B: 慢着…… 先别动。让我先拍张照,上传至脸书。
A: 哦!以前吃饭,让长辈先吃;如今,让手提先吃。

X X X X

B: 嘉亮,为什么你还用石器时代的诺基亚?难道你没有脸书,没有Whatsapp?我们要怎样联络你呢?
A: 首先,我这台手机有一个“特异功能”,越跌,收到的讯息越清楚。第二,我有一张脸,还有许多书,就是没有一本叫脸书。要联络我,可不容易,给我拨个电话,或传送个短讯就行啦!

X X X X

B: Kah Leong, 买一台智能手机啦。你要和我们做生意,一定要加入我们的群组,与我们多多交流嘛!现在一台智能手机很便宜,如果你负担不起,我买给你咯。
A: 哦…… 谢谢,谢谢。如果我们做成生意伙伴,我一定马上买。(心想:我的生命如此短暂,把时间消耗在群组中的‘是是非非’,真的是负担不起。)

X X X X

B: Dr. Chee, 我们刚开了一个Whatsapp群组,请你也加入,以便我们可以讨论工作上的事情。
A: 哦,我的手机并不smart。有什么事,请通过电邮让我知道。如果紧急,务必给我拨个电话。谢谢。

X X X X

B: 阿亮,现在人手至少一台智能手机,你没有,工作上没有问题吗?
A: 妈,虽然智能手机能给我带来生活上的一点便利,可是它却会夺走了我许多宝贵的清静时间与空间。
B: 时间都是由你控制的啊!
A: 妈,人在“网络”,身不由己啊!打个例子,您媳妇儿常给我送照片,我能不看吗?我能不回吗?上司将工作上的任务,全天候传送,我看了后,能置之不理吗?

X X X X

各位看官们,您说呢?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错觉》/何奚(马来西亚)


社交媒体善于制造幻觉,除了让我们误以为自己好像相交满天下,还让原本有一定交情的朋友,由于一种仿佛天天相见的错觉,而早抛弃了天天思念的想法。等哪天心血来潮认真算一下,发现原来上一次碰面竟已是十年前、十五年前,甚至更久,虽然大家都住在同一个城市里。

人的一生能有几个十年?霎那间南柯梦醒,感觉却是多么的虚幻、多么的懊悔,懊悔连朋友之间思念的情分都没做到,更别说像电影《时光倒流七十年》(Somewhere in Time)里男女主角那种撕心裂肺的思念了。社交媒体无意间创造的薄情,纯粹是网络的错吗?还是自己在忙忙碌碌、浑浑噩噩的生活中迷失所造成的呢?

网络中各种社交平台,如今几乎都能做到即时传达讯息。“天涯若比邻”已不仅仅是一句话,而是实际存在于我们生活之中的现实。这有什么不好吗?如果快熟面文化真的那么完美,就不会有那么多反制的倡议了,譬如慢食是对速食的反制,放慢节拍的慢活是对迫不及待的压力的反制,等等。老实说,那么急急忙忙的,倒是要赶去哪里?现代人缺乏等待的训练,耐性几近于零,却又以为那才是效率的表征。这么简单化来诠释事情,真的不好!

社交网络原是一种人畜无害的发明,后来问题出在太多人把假意当真心,久而久之还把别人的真心当矫情。简单的说,现代生活的真实写照之一无非就是,是非黑白怎么好像总是乱成一团?

生活在错觉之中,就像在柏拉图比喻的洞穴里看影子跳舞。自己想想吧,有意思吗?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虽没网络,反而纯真》/廖天才(马来西亚)


到巴南内陆去,现在就走!

带团去一个叫弄班雅(Long Banga)的内陆村落。要去内陆拜访,不能带太多人,为了方便交通上的安排,住宿和食物的准备也要灵活变动和安置,最理想的人数保留在10到15人。

砂州许多偏僻的村落,即便要写信来传达信息给他们都不行,因为内陆地区连邮差服务的提供都没有。

车子从砂州第二大城市美里徐徐开离,我向团员说:“车子离开城市大约50公里之后,你的手机就逐渐难与外界取得联系。60公里之后,就要与世隔绝,要爱人道别离,现在还来得及。”

晓行夜宿,颠簸路上折腾两天,13个小时的行程,两辆4轮驱动车在森林里到木山路奔驰狂走,我们终于抵达这个接近加里曼丹边界的沙本(Saban)族村。这个族群的名称,即便是砂州人也是很少听过,它的人口在砂州只有区区的千多人,而弄班雅就占了将近半数。

屋主阿伊早已烧好鲜嫩的山猪肉,桌面也摆放刚采集的金黄香蕉。饥肠辘辘的团员,还没来得及仔细观看由河里搬运,阿伊亲手打造砌成的“石头屋”,也来不及欣赏浓郁内陆民族风情装饰的大厅,大伙儿已被招呼品尝香喷喷的山猪肉。

阿伊太太笑着看大家吃山猪肉的模样,又冲进厨房,说:“还有”。大家边吃边和这两位主人家聊起来,从村落历史聊到个人的背景,从山峦聊到森林动物,话题很多,气氛融洽。

这里没有网络,团员在整个拜访的过程中,可以集中精神互相交流,彼此很快就从陌生变熟。大家用很多时间与屋主、村民谈天说地,看村民自设的小摊子如何卖土产。摊子主人摆了土产,标示价钱,吊了一个小铁罐,就不知跑去那儿了。买的人将土产取去,把钱放进小铁罐,即可。

阿伊之后带大家逛村子,慢慢的走,与这里的村民聊天。一个离开城镇如此遥远的村落,村民日常生活作息是如何的?民生问题通常有哪些?村民的教育与经济状况等,都是大家有兴趣了解的。村民都很乐意与大家分享,有问必答,不,多数时候是问一句,答很多。没有网络手机的干扰,村民有的是时间与精力,可以跟你聊个痛快。

阿伊的手机旧款得可以放去博物院,但是他懂得现在人正在用社交网络这回事,盖因他的孩子在城市工作多年了,也是低头族成员之一。

社交是重要的,而村落人的社交是不用文字的,语言才是他们最本源的沟通方式。也许平日生活没太多繁重的事要处理,时间多得是,造就内陆人好谈的天性,碰见人就谈,遇到来自远方的朋友,更是可以谈到三更半夜而不觉累。

我能够想象不久的将来,电讯公司在这里建个通讯塔,村民除了可以透过手机与外界接轨,更能利用网络的社交媒体的方便,与任何角落的亲朋戚友联系。

资讯化的到来对村落人未必全然是好事,也许要付上很高的代价。习惯了用手机,上网、流连社交媒体,生活习惯和语言习惯都有可能逐渐被改变。若是有一天你见到内陆人也如同你我那样,成天双眼注视手机,做事不太专注、对人变得冷漠、心不在焉,内陆的世界,就不精彩了。

这样的世界,也就不必去看了。

摄影:廖天才(马来西亚)

《社交网络奇思异想》/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越来越……】
有了网络,世界小了。全世界的物质都可以收集到你的手掌,供你观看,全世界的精神文化都可以会合到你的眼底,供你欣赏。

有了网络,方便极了。买东西不用迈出家门一步,还有人会送上门来。看朋友、跟朋友聊天,打开视频即可。你整天可以躺在床上,坐在椅子上,打开家门就有人送上吃的、穿的,插上插头就能看到全世界的美画,听到全世界的美曲。人活到这个时代,算是活出极致了。

然而,不知是不是井底之蛙?是不是在杞人忧天?先不说别的,就拿人的社交生活来说……

数一数手机上的微信群,虽然没有做过科学统计,但是一般人的微信群绝对不下于10个。同事群(跳槽以前的、以后的、第三个、第四个……),同学群(小学的、初中的、高中的、大学的),现在还出现儿子女儿在校所在班的班级群,老邻居群、驴友群、艺术团队群(歌队、舞队)、不可或缺的亲友群(婆家的、娘家的),还有闺密群,不少了吧,还有呢……

在网络上社交圈越来越广阔,认识不认识的人越来越多,然而你没觉得,人的感情外露形式越来越封闭,越来越孤独了吗?你始终面对着的是一款手机的屏幕,你的表情多数时间是呆板的。即使看到一个笑话,忍禁不住,但是很快就止住了,因为没有旁人的感染,你的笑声智慧戛然而止,是短暂的。

拜年在手机上,送礼物,请快递小哥,没有面对面的抱拳作揖、鞠躬弯腰,面对面的眼神交流、肢体交流会变得越来越难求,成为一种越来越奢侈的行为举动。从而肢体语言和脸部表情语言的功能会越来越弱化。于是宅男宅女会越来越多,会有更多的人不愿出门,不愿见人。然后呢?闭关自守,自闭的人会越来越多,在形体上和精神上,可能剩下的只是被长方形的屏幕围困的茕茕孑立的自己,而人的面对面的社交功能会渐行渐弱。

将来随着机器人的普及,人的部分生存功能将被逐渐剥夺,人的主动性将越来越削弱以致退化。所以,人类社会回被机器人代替吗?但愿是庸人自扰。

【老人的微信内容——老人生活的新压力】
自从给老爹添加了微信,他的朋友多了去了,我们父子俩的交流也比以前紧密多了,以致我在家几乎没了自己的业余时间,全花在教他学微信上了。

但是一年后,他只学会了转发链接。别人的微信,他只会看,不会回。写字板上写字,因为手指头粗大,颤抖着,写出来的字,汉字行列内老是找不到,因为笔画不规范,形成不了汉字。好不容易形成一个字,又忘记去哪里找,教了他好几遍就是记不住。他干脆放弃了与人用汉字交流的功能,把全身心的力气、精力、时间都放在链接的点入、转发上。

开始,微信上热门转发有关老人如何把精力、时间、钱财要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掌心,不要再被儿女骗去,所谓养老术的链接。这类链接,什么“老人七个重要”、“养老三大条件”、“七个老字歌”等等,让老人和儿女成了敌对面,把老人原来对儿女无私奉献的爱,演化成了恨,好像刚刚认识到自己以前一心一意对儿女无微不至的关怀,原来是被剥削、被欺骗。于是在家里对儿女刮目相看,面对儿女多了无数唉声叹气,累了就怨天尤人,一家三代之间出现了不和谐的噪音,硬硬地把儿女推到不孝之列。其实,中国优良传统文化在40、50、60年代的老人身上可谓根深蒂固,有多少老人会把自己的儿女当贼一样防着。写这种微信链接的人实在有失天良。我老爹差点上了当,要把我推出门外。

有一天吃饭的时候,老爹说,活了那么大,反倒连饭也不会吃了。原来微信上今天一个链接说老人要以素为主,预防三高;明天一个链接又说,老人营养不足,免疫力衰退,要多吃猪肉,多吃鸡蛋。我劝老爹,你以前怎么吃就怎么吃,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他不高兴了:你不想我长寿?我吓死了,谁能背负这么大的罪名?连忙对老爹说:你看,自从微信上说生姜、大蒜是防癌治癌的食物,现在生姜大蒜涨了多少价?最近又有莴笋怎么好、怎么好,莴笋又涨价了。前段时间,微信上说三七粉如何、如何好,于是不管适不适合自己的体质,许多老人都吃三七粉,接着有人流鼻血了,有人便秘了。我的意思,微信上的信息要有选择,不能全照着做。不然真的连饭也不会吃了。你说对不对?

我真不明白,老人手机上关于养老、养生的微信链接是哪些人在制造?我叔叔婶婶、姑姑舅舅、七姑八婆们碰在一起,经常会谈起这些问题。自从有了这些微信社交,我觉得反而增加了老人们生活的压力,对生活的恐惧型。

虽然接受什么信息是每个老人自己的选择,但是老就老了,该享享清福了,反而被这样那样的信息弄得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何来清福?

有点后悔教会了老爹看微信,还不如让他种种花儿养养鱼呢?

摄影:林明辉(瑞典)

《回顾2017,展望2018》

近大半年以来,真是多事之秋。“多事之秋”通常指坏事,但实际上就是“多事”,包括好事坏事私事公事都一直不断;这也很正常,生活本来就这样,问题是这些额外的事情让我有点忙不过来了。上大学之后,几乎就没有早过凌晨一点休息的。后来日子越过越忙,忙到不知所以,唯有在夜深人静时分,才能重新找回一丁点属于自己的空间。近来的“多事”毫无疑问已经侵犯了这最后的领地,这也是这大半年来经常无法按时完成《回顾展望》的原因,本来还很耿耿于怀,后来发现实在不能不看开一点。望读者见谅。

2018年是《学文集》的第五年了,很不简单。忘了有没有提过,曾经有人告知,类似的网站在我国不是没有人尝试过,但能够撑过一年的则绝无仅有,就我们这一家!这也意味着现在我们每多撑一天,都是在写下一个历史新纪录。无聊时想想这回事,顿然觉得满怀的雄心壮志。

我们的点击率一直在缓缓增加,但2017中段FB突然决定大幅削减粉丝的触及率,打乱了我们成长的步伐。我曾提议读者转去官网(http://xuewenji-my.net)看文章,这是当时想到的应对方法。后来有高人指点,即使不想转码头,还是有办法的,先找到FB的《学文集》专页,点开following,再点see first,设置完成!以后就比较容易看到我们的文章了。现在就行动吧!不然转个身又忘了。

我们的精选集三定名为《应犹在》,很快就会面世。虽然从一开始就没想过靠《学文集》牟利,但也无法一直亏下去,希望读者们多多支持!到时候可以去附近华文书店查询,也可以直接联络我们网购(xuewenji.my@gmail.com)。无它,志在推广而已。

过了今晚午夜十二点之后,我就再也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自称四十“多一点”了。孔子的人生经验我是很推崇的,但我也对古希腊下过一点功夫,颇受古希腊精神的感召;“知天命”不是不对,不过那不等于“认命”,更不等于乖乖把自己晾在角落,专心等死神到来。不要误解孔子了,他老人家自己到六十岁都没认命,不信去翻翻书。

我们继续精彩!大家加油!(周嘉惠)

《网友,真的是朋友吗?》/何春萍(马来西亚)


玩面子书,也有八九年了。

面子书最成功的地方,是让人觉得自己有很多(虚拟)朋友。

如果有人按赞或是留言,就觉得自己备受关注,是对方很注意的朋友,心中有受到重视的感觉,强烈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感、认同感与重要性。

自我感觉良好,像是吃了一颗迷幻药,以为自己在天堂,心情很快乐,这样的世界好棒。

面子书,越玩越假了。

以前会认真看待朋友和留言,渐渐的,开始觉得在面子书发文,根本不需要太认真,就是爽爽去按赞,得空就去留言,无聊就发几张图片或文字。

玩玩就好。

我看身边很多高手,都把面子书当做一条人脉或生意来经营,高手很少在这种平台去经营友情或亲情。

有些人是真的在面子书联络感情,我会为他们难过,因为他们花太多时间在面子书联络感情。如果在真实生活中活得很好,何必靠面子书得到认同感及打发时间?

我的面子书网友,80%没见过面,很多网友都是加爽,甚至也混了几个敌人也说不定,偏偏大家会被共同朋友所误导。

“原来你也认识他……”

“不,我不认识他。”

“不认识的你加他好友?”

“我加爽的!这个是面子书,大多数都是不认识的!面子书的网友,不一定是我的朋友!”

明明知道面子书很假,为什么还会相信面子书?

现在,照常玩面子书。不过心态真的是玩玩而已,玩的意思是不在面子书透露我的隐私。所以,我的面子书没有家人照和朋友照,连自拍或人照都很少。

最常在面子书锻炼文字的速度和精简,抒发很多我对人生的思考、看法以及意见。

经常告诉自己,不要把一个人的面子书当做他的全部。真的要了解一个人,是需要时间和事情的经历,决对不是用想出来或推理出来的。认识一个人,你以为你真的那么容易就知道一个人的个性与心理吗?

摄影:Nick Wu(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