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妙的谎言》/耿艺维(马来西亚)


孩提时代,父母工作忙,我就一直寄住在祖母家。那时我经常问祖母:“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妈妈什么时候回来?”若是祖母给我解释说父母工作忙,得等一阵子才能回来,我必是嚎啕大哭。无可奈何的祖母只好说:“爸爸妈妈晚上就回来了。”那时,听到这句话的我就如同看见父母已经回家了一般,停止了哭泣。

贝多芬说过“无论谁只要说一句谎话,他就失去了纯洁的心”。其实不然,我们怎能武断地说,一个老人在无可奈何之下与自己的孙儿说了谎,而说她没有一颗纯洁善良的心呢?我们无法判断。

当然“谎言是根浮木,早晚会被冲向海岸”。晚上没见到父母的我,最后必是嚎啕大哭。然而,我们可以说这是丑陋邪恶的谎言吗?或许不能。

我个人认为,谎言也分好坏。当你为了个人利益,或为了伤害他人所说出的假话,那就是我们所谓的骗话;而当你为了安慰他人,或者为了帮助他人而说出的谎话,这就是我们所谓的善意谎言。

我之前看过一则新闻,有一位心理学家做了一个“谎言之下的印证”实验。试验中,当局随即选出了十个大学生,对他们进行智力测验,并对其中五个人说,经过测验后,证实他们是天才。之后这十个大学生被送回学校继续学习。学期末,专家看了一下每个人的成绩单,被告知是天才的大学生成绩都名列前茅,进步飞快;而没有被告知的学生学习成绩依旧没变。

那五位被告知是天才的大学生真的是天才吗?并不是。其实他们接受的测验只不过是一些简单的身体检查罢了。一切,都是一个谎言。但是为什么那五位大学生的成绩进步飞快呢?这是因为,从心理上来说,或许他们相信了这个谎言,从而改变了心态。以此而言,谎言并不是坏东西。

老子云:“信言不美,美言不信。”这世上有太多太多的“美妙”的谎言,若是善意的谎言,我们又何乐而不为呢?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别让苏东坡骗了!》/周嘉惠(马来西亚)


三年级的华文课本收录了苏东坡的《庐山观瀑图》: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我问女儿怎么理解这首诗?老师还没教,不会!又不是问老师怎么理解,你自己怎么理解?女儿只好被迫“解签”似的来分析: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山,不知道庐山长怎么样子?只知道自己就在庐山里。

这大概算得上是标准答案了,相信老师的解说也会差不多如此。中国有许多壮丽的名山大川,有时候“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认不出“庐山真面目”也很自然吧?

可是,苏东坡真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吗?诗的前半部“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正就是他看到的庐山吗?难道他还在《庐山观瀑图》里描述华山、嵩山、峨嵋山噢?女儿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差点就被骗了!

看过苏东坡写的《寒食帖》书法作品吗?当时他被皇帝贬到黄州,第三次过寒食节时写下《寒食帖》,在书法界里有“天下第三行书”的雅号(第一是王羲之的〈兰亭集序〉,第二是颜真卿的〈祭侄文稿〉)。《寒食帖》叙述了他个人被贬的孤独心情;贬官和流放边疆差不了多远,黄州自然不是一个太高明的地方。如果当年有记者追问苏东坡:“心情如何?”除了描述一下既冷清又孤独的生活,聪明如东坡居士,难道他还敢公开发皇帝的牢骚?皮痒找修理吗?

《寒食帖》文字上没表示什么不满,可是仔细看看苏东坡写的字,即使不懂书法,也一定看得出起头是相对工整的,然后字越后面写得越乱。这说明什么?苏东坡一边写,一边在想,是谁把我丢到这里受苦受难的?虽然《寒食帖》从头到尾不带一个脏字,但居士满肚子气却是显而易见的。

苏东坡的作品不能只看表面,否则很容易就错失这类他留下的密码了。

附图:《寒食帖》,摘自《百度百科》。

《超越画饼和画皮》/林高树(马来西亚)


大多数时候,生活总是让人感觉很无奈,大家都在指望着诗和远方。政客于是把诗和远方包装成一块饼,而政治家则除了画饼,也很努力尝试去把饼做出来给大家吃。

要区分政治家和政客不是那么简单,至少那不是一、两天就可以办到的事。读过《聊斋》的人都知道妖精画皮的故事,平时大家都西装笔挺、人模人样的,普通老百姓其实不具备条件去看穿哪件西装原来只是画的。不论是自己骗自己也好,或大家骗大家也罢,这情景实际上就是世界的真实写照。

本来就这样继续下去也就算了,不料我国前首相决心豁出去,理直气壮问大家:“有什么好羞耻的?”如果真心诚意的不要脸,你真的可以达到前所未有的境界,让人再也分不清楚究竟你是不要脸,或者不要脸就是你。

这是继敦马哈迪以九十三岁的破纪录高龄再次拜相以来,我国又一道让全世界目瞪口呆的奇景。

真是无言以对啊!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谎言的颜色》/耳东风(马来西亚)


如果谎言有颜色,我们希望是什么颜色?

大家说,善意的谎言是白色的,英文叫“White Lies”。那么,恶意的呢?无奈的呢?搞笑的呢?别说这些谎言通通没有颜色,连善意的谎言我们也看不到什么白色。说骗话的人,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得到好处,也就是以白色来换得个心安罢了。

什么是善意的谎言?大前提是说的人没有存心从中得到好处,同时,希望被骗的人不知道真相比较好。事实上,有时候难得糊涂,或者人家的一番好意必须心领。还好,我们人类没有在说谎时,皮肤随着谎言的种类而变色。

年轻人表白,心仪的姑娘偏偏对他没有感觉,于是假借要专心学业为借口推了他,总比直接说明:你不是我心中的那个白马王子婉转得多,谁知道,多年以后,这个被拒绝的小子原来才是真命天子?

病情绝望了,深怕病人自己接受不了,于是婉转地告诉家人,他喜欢吃什么,去什么地方,能力所及,就让他吃/去吧,反正时日无多了。这比直接说:无药可救了,救下去也是浪费医药费那么不近人情吧?

还有很多很多,原来白色谎言和“婉转“有许多共通之处。

除了善意的谎言,世上许多谎言是为了从被骗者得到好处,比如说金钱游戏、电话诈骗等,也有一些是推搪或因为自己守不住承诺,如一马骗局、希盟宣言跳票等,受骗者的创伤程度因人而异。

最不了解一些为骗人而骗人,自己也解释不到为什么。这让我想起古龙先生在其作品《绝代双骄》里,十大恶人之一的“损人不利己”,是位让人称绝的角色:害人为乐,不一定利己,所以他名字叫——白开心。

摄影:李嘉永(台湾)

《谎言》/灵家腩孩(马来西亚)


谎言无处不在,就好像空气一样。

谎言有分善意的、恶意的、心怀不轨的、心虚的,但是它却一直存在着。

谎言的范围很广,可以用在职场上、商业上、爱情上、网络上、友情上,我相信世界上没有人敢说自己从来没有被骗过吧?呵呵。

在社会上,商场上就充满着无数谎言,竞争对手会在外面以谎言来打击你,打击你的客户,毁坏你的名声;职场上,有些同事为了博取升职或老板的好感会以谎言来诬赖你,非常可怕。

爱情上,无数单纯的女生会被爱情骗子欺骗感情,一些渣男甚至会欺骗女生的金钱,浪费女孩的青春,有些已经有女朋友或妻子的男人也会一脚踏两船,享齐人之福,可恶也。

至于现在最流行的,就是网络诈骗案,你通过面子书或微信下单买东西,付了钱后,很多网络骗子就会把你拉黑,让你永远找他不着,你可以拿他怎样?

外面的金钱游戏公司、传销组织,我不敢说全部,但诈骗集团真是不少。尤其是金钱游戏公司,叫你投资一笔钱,以丰厚的利润回酬引诱你,可能刚开始时会给你一些甜头,但是多一阵子就会以种种借口来拖延发回酬的时间,最后公司就会连夜关门大吉,等到受害者上门时才看见公司已经人去楼空,多年存下来的血汗钱化为乌有,真是欲哭无泪!但是,讽刺的是在马来西亚还是很多人上当。

在这个信息发达、网络消息灵通的时代,如果遇见一些看起来很容易赚钱的公司或计划,最好自己调查一下,上网寻找有关公司的数据再来定夺。

而最难查的,就是人为的谎言了,所谓人心难测,要知道一个人有没有骗你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人心,才是最可怕的。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声诺哄》/刘明星(马来西亚)


马来文里其中一独特的文学形式——班顿(pantun),有四句式的,也有两句式的,其共同点是上半阙的起头主要是起着顺从后半阙韵脚的“影体”(pembayang)。影(bayang)在马来文还有另一层想象的意思,比如动词membayangkan就一般作为想象用,这和闽南话的“有影无”或客家话的“冇影冇迹”有没有什么关系并不好说,反正就是用皮影戏的映照来考虑也未尝不可。

班顿有许多是无从稽考起源的,这与其丰富的口头文学传统脱不了关系。比如这两句:
Siakap senohong ikan gelama berduri,
Cakap bohong lama-lama mencuri.

其中siakap, senohong 及gelama是三种带刺(berduri)鱼类(ikan)。Siakap俗称石甲鱼,也就是金目鲈,英文或称为barramundi或sea bass,这里是和说(cakap)押韵的。Senohong俗称午鱼,与马友鱼同为马鲅科,也叫做印度马鲅,Indian threadfin,题目的声诺哄就是笔者生造的音译,可以看到是和谎话(bohong)押韵。至于gelama 俗称白姑鱼或牛那妈,英文是croaker,和日久(lama-lama)押韵。带刺(berduri)和偷窃(mencuri)押韵,顺道一提,果王榴莲(durian)也与刺相关。

这首班顿很明显是在描述用嘴巴说谎会升级到用计谋手法去偷窃,起首用了三种鱼作为“影体”来押韵,影体一般上是和要表达的意思关系不大,但也有例外。民间流行“卖班顿”(jual pantun),一般宴席都可能听到一些即兴的应酬班顿。这首班顿是民间较为常听到的劝谕诗。可是,哄哄骗骗,最终倒不一定是偷东西,而说不定更加是偷心呢!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选择》/陈保伶(马来西亚)


美国历史上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幼年时期砍倒了家里的一棵樱桃树,向父亲承认错误,并得到了原谅,这个故事在我七岁时留下深深的印象。当时一直就认为勇于认错,勇于面对现实,不扭曲就是圆满结局。但是华盛顿的故事并没有告诉我们如果他把真象隐瞒,或许他会有更愉快的结局。没有情景分析的故事,非诚实也!不是吗?华盛顿一生好像只有那么一次的认错,那也是当时他还幼小。

我们都是在没有情景分析教导下成长的,只有一面的灌输。长大后才渐渐地发现事实并非如此单纯,今时今日一随便认错,后果惨重。为了在现实生活,谎言也渐渐变得一种无从选择的解决方案。若你只一面的诚实对待一切,但身边围绕的尽是圆滑的谎言,最终受伤害的是自己。

有人告诉我,人这一辈子,要经得起谎言,受得了敷衍,忍得住欺骗,忘得了诺言。但同时也讽刺得很,如果感情世界也是如此,那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活着难道就是为了撒谎?若面对着自己深爱的人还要绞尽脑汁处处算计,那这情形只有两种解释:一、你本身不够爱对方;二、你已患严重的习惯性撒谎症,早点求医吧!

为了工作和在社会求生,偶尔一些敷衍和奉承是免不了。但感情世界里有谁能够容忍谎言的存在?一旦有了谎言,接着就是敷衍,再接着就是背叛。难道一开始一段感情就是为了背叛?那又何必?人的一生,牵手可能是很漫长的事,分手却可能是一瞬间的事。

如果谎言是一种伤害,请选择沉默。如果在乎就真诚,如果相爱就珍惜。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