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职场上的你/陈保伶(马来西亚)

人的一生摆脱不了苟且,除非你一出世就拥有心明眼亮的心,或者你拥有一世不了解人类的思维。人生和苟且就是长久的纠缠,听起来很消极。

在职场上,往往会出现一些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同事;除了积极讨好上司之外,再不然就是刁难其他同事来证明自己的聪明。遇到这种同事而不幸被他贬低时,在这千万不愿意的情况下,你还是会努力去改善、去寻找生存的空间。就算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你还是会对着电脑积极回复电邮,因为你不想这些事干扰了明天的记录。然而,这些付出间接地影响了生活,影响了你维持亲子和家人关系的时间。

某个部门或同事得了上司的赞赏,你顿时又感到不安,也许也感到自己被遗弃了。带着极度消极和落寞心情回家,桌上的菜肴无法引起你的注意力,孩子的欢呼声可能已成为耳里的吵杂声,很烦嘢! 可以静一静吗?我工作了整天,你们可以体谅和让我冷静吗?你整天在家都无所事事,可以上进点吗?

听说高层要对组织结构做一些改善,糟了!x君将会是我的新上司吗?之前和他有很多误会和摩擦,那么我接下来的日子不是很惨吗?什么?迟我加入队伍的林某将会升职带领那个部门?糟!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处理往后的日子?

潇洒说摆脱人生的苟且何不容易?但困在其中还与五斗米纠结时,你又会做出什么的抉择?

重点不在眼前的苟且,也不在诗和远方/周嘉惠(马来西亚)

《学文集》草创期曾经每个月都有一篇《回顾与展望》,谈谈当月以及来月的主题。这个做法由来有自,可以追溯到中学时代李运松老师的华文课。李老师当时每年的第一篇作文题目必是《回顾与展望》,我连续写了两年。在匆匆忙忙的生活中,适时停下脚步,总结过去,展望未来,我一直认为是个很好的习惯。后来因为忙不过来,这个传统没有在《学文集》延续下去,心里是有点惋惜的。

“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第一次听到高晓松的这名句还是出自浙江大学的导师之口,可见它曾经引起许多人的共鸣。这名句和“回顾与展望”的路数不同。前者把个人感受放在“现在——未来”的天平上称重,后者则是在分析、计划“过去——未来”。没错高晓松的名句的确能够激发人的浪漫情怀,但我天生就不是个纯粹的感性动物,效果不一样。

当年爱死了鹿桥写的《人子》,书中那句“他不愿完全地变成一个理智的人,因为他舍不得整个放弃幻想”,那可真是说到心坎里去了。自己“收集”的两张工科文凭,两张文科文凭,也很好地说明了个人一直试图平衡理智和理想的努力。做人就该在理性与感性之间走出一个中庸之道,可不是吗?

都说计划赶不上变化,然而,面对未来即使没有带上一整套画好的蓝图,心中起码得有一个大致的方向,日子才不至于过得以“离谱”告终。假如人生无法完全抹杀“离谱”结局的可能性,这个几率也必须被压得最低。电影、小说提供了许许多多任何人都不会希望经历的可能结局,完全可以引以为鉴。日子怎么能够过得太随心所欲,只顾浪漫,不顾现实呢?反过来说,只顾现实,不具任何情怀的生活,又值得我们去过吗?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日子该怎么过呢?

美国里根总统的卸任演讲当年我在电视现场直播中完整听完。他说了很多,但是多年来一直在脑中回荡的只有临结束的一句:“All in all, not bad, not bad at all.”(总的来说,还不错,真的不错。)

对我来说,生命不只是眼前的苟且,也不是诗和远方,而是当你来到曲终人散的时刻,在剔除所有芝麻绿豆小事之后,还能够总结出一句:All in all, not bad, not bad at all。这才是重点。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趋光的心/何奚(马来西亚)

趋光的心/何奚(马来西亚)

满足于现状的人很容易被戴上“不思进取”的帽子,而不满现实的人彷佛除了更符合社会标准,同时也占据社会多数。

为什么?

安于现状不见得就等同不思进取,只不过在谋求进取的过程中有更多更周全的考虑而已。好比一个儿童对现状很满意,那就说明他不会成长吗?不是的,从容的步伐和匆忙的步伐,区别只在情绪的波动、心跳的速度,后者只关注目的,前者还在过程中细细品尝其中的酸甜苦辣。而且,不论采取什么样的步伐,时间都一样自然而然地推动成长。

现实可以很不堪,但也不一定就只能很不堪。除了取决于心态,也看你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来应对。俗话说:“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一般人在日常生活中面对的难堪,十之八九无关原则,纯属意气之争。有位朋友开车技术不行,停个车搞得满头大汗也无法成功,被堵在后面的司机忍不住跑前来质问:“你到底会不会开车?”答案是:“不好意思啊!不会。”结果人家还帮忙把车停好,这算不算是化干戈为玉帛?勉强能算吧?

我的意思是,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老是抱着受害者心态看待世界,那就不至于感觉眼前生活过得太苟且了。当然,如果你处于一种伦理的选择之中,像吴三桂那般必须在汉奸和卖国贼之间二选一,或者被迫在忠和孝之间做一个选择,那又另当别论。伦理的选择不能用苟且来形容,因为结局只能是悲剧,没有其他出路。

那么,为什么大家还是在汲汲渴望着各自的“诗和远方”?我想,这是人性中一种天生的趋光性。现在不怎么样,希望以后变好;现在好,希望他日更好。一颗趋光的心并不说明人心不足,追求美好没什么不对。生活的过程固然重要,但也必须先有美好明确的目的地,然后才有过程可言啊!

如果用平常心对待,生活很多时候并没有那么“苟且”。假设环境实在过于不友善,想办法换个环境吧!“山不转路转,境不转心转”,总有出路。过好每天的日常,记挂着更美好的未来,现实并没那么让人难受。

  •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一切在心中/棋子(马来西亚)

一切在心中/棋子(马来西亚)

我老婆说我不喜欢爬高高楼梯,所以选了三楼的双间。风景不错,可以看到咱们老家的方向。

这几个月我身体不舒服,肌肉骨头不好使,整个人消瘦很多,走步路也得要拐杖撑着。去年这个时候,我还可以自己骑着铁马到街上去,上下楼梯都不是问题。这就是人家常说的“人很化学”,不烟不酒,早睡早起,还勤做运动,身体里的细胞组织还是会说坏就坏,轮不到你去控制。

一个月前,儿子带我去看医生,医生建议入院做更深入的检查。我这一住就二十多天,等一连串的报告,等排期做更详细的检查,等出院的日子……。抗疫期间,医院不允许探访逗留。老婆孩子来见,有时只能在房外通过窗口来看我。

等的日子很漫长,我开始不记事也觉得周围的事情很陌生,也没办法自理。一看到孩子就说想回家,可是身体状况真的不乐观。孩子也很无助,想让我好过点,也想接我回家,但医院有一切我需要的设施,回家并不是一个选择。

当初谁都没想到身体的变化可以如此迅速,我睡过去了,有很多话没来得及说也没交代下来。儿子自责亲手把爸爸立着送进去躺着接出来。孩子呀,这怎能怪你呢?就医之事,何错之有?我的身体是一天比一天虚弱,我的日子是一天比一天难过。每个人总会走到尽头的。

过了大半辈子,经过多少岁月,风风雨雨,一切已经过去了。我见证了时代的改变,也看着

孩子长大。他们已成家立室还有了下一代,我也算享受了儿孙福。一家人整整齐齐,孩子们同心和气,子孙乖巧,我没什么放不下的。

走到这里,一切皆空。或许,我的诗和远方就在此时此地。

“爸,安心上路。家里有我看着。”

知道了,一切在心中。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张雷(中国)

人是心怀梦想的动物。小猫小狗在睡梦中也会蹬蹬腿或微微颤抖,也许它们会梦见自己的远方,但他们并不会表达。我们无从得知动物有否梦想,只能说人是明确的具有梦想且能表达梦想的动物。我们小时候心智尚未健全,还不懂得思虑未来,每天的好吃的和好玩具就会让我们很开心,这些东西就是实实在在的我们小时候的“诗和远方”;随着年龄渐长,我们的“诗和远方”越来越扩大、升华,成长环境、所受教育各异的人自然也就有了不同的梦想。已故老学者何兆武先生回忆当时西南联大的生活时曾说,当时为什么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能有那么大的学术成绩,大家的学习和研究能如此有干劲,就是因为大家都怀着一个念头,即等抗战胜利了中国就变好了,是这个念头牵着大家一路向前走,不管多坎坷。还有句俗语:没有吃不了的苦,只有享不了的福。在逆境中,“诗和远方”是我们前进的第一动力,这是人之所以为“人”的一个特点。

然而对这个未达之地的执念过头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动物不见得有啥梦想,不过动物的一大优势是:活在当下。它们不会对未来思虑过多,只要眼前有吃的住的就会很开心——这就是“现实”的重要意义。心智尚未健全的小孩同样如此。为什么小孩那么有活力,正因为相比大人,小孩反倒是最“现实”的人!他们和动物差不多,看到好吃的好玩的就会全身心投入享受,不会思虑太多,甚至在大脑发育尚未完全的年龄还会有“万物皆属于我”的错觉。而随着小孩渐渐长大,他们的“诗和远方”也渐渐生长起来、体系化起来了。他们渐渐明白了为了明天的幸福就要忍受今天的痛苦。梦想的开始同样也是苦心经营、处心积虑的开始。如果对梦想的执念过重,而又无法与环境和行动调和,那么无尽的思虑和苦恼就会袭来。很多抑郁症患者正是病在无法调和梦想和现实。

处理好梦想与现实、欲望与行动、执念与环境的关系,真是一个又大又难的课题。心怀远方,活在当下,说着容易做着何其难。思想让人走出了和动物不一样的文明之路,也同样是这个思想让人承受着动物无需承受的痛苦。尤其在这个后疫情时代,种种不确定性时刻会袭击到我们每一个个体的头上,我们不知道今天的平静生活会被明天突如其来的什么东西所打破,越想越烦的时候,胡吃傻睡的境界反倒成了“诗和远方”了。真羡慕动物和小孩那种“只活在当下”的彻底性。写到这里想起网上最近的一句话: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说得挺好的!如果“诗和远方”不再让你心旷神怡,反倒让你在现实环境里感到痛苦,思虑过重,那么为何不放弃之?只不过放弃一个你坚持了很久很久的梦想,同样说着容易做着难罢了。有梦不易,无梦更难,放弃一个梦难上加难。总之,这个世上没有现成的路,我们都是在深一脚浅一脚的蹚出一条路,那就无论遭遇什么也别想太多,先这么走下去吧。

  •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临床实验/刘明星(马来西亚)

临床实验/刘明星(马来西亚)

这题目显然是与本月主题唱对台的。

倒不是说诗与远方不值得期待,或者不宜向往。只不过是在那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夸张修辞,带有一些精神麻醉的感觉,暂时不想在还能实现什么的时候就急切地去奔向远方而已。

坊间传闻的九十八葩的莲花清瘟胶囊仍然在传闻下继续行销,用各种不同的方式在陷入瘟疫中时起着一些安慰作用。与此同时,还有一种名字取得很西药并十分便宜的杀虫药,似乎更大面积地受到青睐——伊维菌素。据说印度北方邦凭它取得巨大的成果,甚至邻国印度尼西亚也有类似印度的做法。对于远方的事,我抱观望态度,不敢轻易相信。

至于那些号称新研发,但价格严重超标,以后缀-avir取名,且已经临床实验证明有效超过一半的新型药物,普罗大众大概有一种负担不来的慨叹。穷人请自求多福的意思吧。

也有一群人在质疑已经大力推广的疫苗是不是一场铺天盖地的骗局。至少我在脸书的友人之中就不断可以看到某程度的表态,而且因为在对付“假讯息”的语境下,是冒着被脸书管理判处禁言乃至被封的风险,躲开人工智能审查机制下发表的。

短短的两三段,就冒出了传统中药、改良中药胶囊、细菌提炼出来的西药、加速研发的新药物、新疫苗,这新疫苗又能粗略分成:信使核糖核酸疫苗、腺病毒疫苗、灭活病毒疫苗几类,各不相同的抗疫方案。这还未包括相信自然免疫系统,命运安排等等的其他因素。

毫无悬念,都是与流行的新冠19相关的态度。

现代医学以科学自居。科学就涉及验证。但验证的方法又五花八门,肯定令外行人目不暇给。题目挑出的临床实验研究是有既定流程的,如何布置实验,如何建立对照组,研究对象数量等等。然后还有综合种种实验报告的后分析(meta-analysis)的可信程度。在赶鸭子上架的急躁下,救急方法很多是未能获得足够证据的临时判断。我们实在有必要好好思考。

所谓的临床,也就是给染疫的群众进行检查。不在病榻上,又临什么床呢?写出来都觉得有点残酷,临床就是把病当成一场试验,用实证数据来计算有效与否。

这数字不会骗人,但读数据的人却是会自欺欺人的。抱着这样的质疑态度,固然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是,对于九十八九十九百分比的数字,千万不要以为是信心的保证。这新冠病毒的感染,致命率就并不简单。号称九十八葩有效的,要看好这有效性是如何定义的。如果吃了不死就是有效,那不吃也不死呢?

诗化科学好像不可能,这柏拉图老早在他的代表作《理想国》第十卷写出有点诗和哲学唱对台的意味。这次,我们又如何在期盼未来发展下,看待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呢?

  • 摄影:Nick Wu(台湾)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我的诗和远方/宫天闹(马来西亚)

我的诗和远方/宫天闹(马来西亚)

诗和远方,代表着理想生活。我相信每个人都会想过以后要过怎样的生活。或许有些人想要每天不用上班的生活,也有些人只是想要吃得饱的生活。说真的,有好多年,我已经忘了我想要的理想生活是怎样的了。或许这样子说吧,现实把我逼得不去想诗和远方了。总觉得,想那么多干嘛呢,面对现实比较重要。

直到我得了一场大病,我开始觉得我的人生不应该如此这般的过完。我把工作辞了,虽然有人认为我不应该这样做。很老实说,其实当时我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只是知道我不要在那样的工作环境里上班了。但,我觉得辞职就是很大的开始,开始走,就一定会走出我的诗和远方。我找到了一份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的工作,我很喜欢,虽然挑战很大。接下来,我也找到了我人生的另外一半,一个跟我非常合拍的另一半。看吧各位,当我走出了那个曾经圈住我的框框,我开始感觉到了我的理想生活越来越靠近了。再努力吧,诗和远方就在不远处了。

诗和远方,出自高晓松作词,许巍演唱的歌曲《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为了些这篇文章,我特地去找这首歌来听。很喜欢歌词里重复最多的一大段词:“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你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 为找那片海不顾一切”。最后,也用以上的那段歌词和大家共勉之,祝愿大家,努力生活,找到自己的那片海。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周丽雯(澳洲)

很多时候都会在身边看到这类的金句:“人生不能就停留现状,要有理想、抱负、目标”。可是这不是正说明了——我们身边就是充满了苟且、满满的草率吗?不然干嘛那么多这些提醒呢?

每每到周五,我听到最多的就是:“周末有什么打算?”碰到长周末,那就会被问:“有什么计划?”好像人生不能随便浪费掉这段难得的时间。不是一个礼拜就有一次周末的吗?虽然长周末不常有,但也是几乎一两个月有一次啊。会不会是大家就是对目前生活实在不满,所以来一个周末,就得狠狠的、不一样的活一活?

一天二十四小时,想把要做的事都做完,是不大可能的。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挑些重要的来完成。至于哪些是重要的,这选择就很哲学了。健康应该算最重要的,没了健康,其他都别谈了。接下来呢,该是钱呢?还是爱情、亲情、友情?还有事业、娱乐、消遣、嗜好呢?我们身在群居生活里,不能不花一些时间跟亲朋好友聊个天,聚个餐,即使被肺炎关在家里,也得上网聊个天,关心一下身边的人。这聊天不能只是问声好就紧接着说再见吧?随便聊一聊就不小心花个半小时。那我该如何让我的日子过得比较“不苟且”呢?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被柴米油盐的事太费心思,我们大可以在这些地方省些时间,花在比较有意思点的地方。记得几年前,有个同事,当时是个单身的男工程师,他每年的年假都存起来,用在无国界工程。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专业工程设计,只是大量的体力活,譬如帮忙些落后村庄房子加盖房间,或者在水灾后帮忙清理灾民家的淤泥。

可是我就觉得这小子好难得,生活过得好充实!当然他平时下班是不是打打游戏就混一天我不知道,单看他这年假,我就五体投地!

也不是一定做善事才算的上是生活得不苟且,我有个女朋友,她结婚生了四个小孩,最大的十一岁,最小的还不到两岁,却还能抽空来学画画!虽然是网上课程,可是她学得非常开心,听说常常画到半夜一两点!这也是我很羡慕的,这坚持、毅力、决心,都不可小看了!我只有一个小孩,快八岁了,平时套句朋友说的就是“放养”型的(free range style——就是‘走地’型,或不管不顾型)。一般喂饱了就大致上算“达标”,周末带去球场踢踢球,学学游泳,上些中文课,就感觉大有成就了。可是我省下的时间,没学成什么嗜好,也没做成什么善举,好像就在滑滑脸书、看看“脱口秀”中不见了,连上一本正经书是什么时候看的都不记得了。看起来,我眼前的苟且,还真明显!可是现在已经九点多了,该上床睡觉了,明天还得上班。这周末已经决定去采草莓,那只好从下个周末开始计划,应该来找个嗜好呢?还是参加个义工团体?先睡饱,明天起来好好计划计划一下!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匈奴未灭/周嘉惠(马来西亚)

匈奴未灭/周嘉惠(马来西亚)

如果以应试的角度来看,我这个人从来都不算太认真的学生,这或许是因为生性“淡泊名利”之故,也可能是环境使然。为了应付当时的五年级检定考试,小学校方让我们考试班做了一份模拟考卷,也算聊表心意吧!初三考官方的SRP和独中的统一考试,却连一份模拟考卷都没做过,考卷长什么样子还得等到打开考卷当下才揭晓。如此蛮干,当年流行的说法叫“考天才”,但我一直不以为然,什么考天才,这世界哪来这么多天才?

话虽如此,上初中时有一段时间突然发奋图强,努力读书。记得有一天老妈问晚上想吃什么?当时的回答,至今仍然觉得十分铿锵有力:“匈奴未灭,不谈吃的!”汉朝大将霍去病的名言“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被我如此借用,现在回想起来都还有点感动到自己。

这“匈奴未灭”的思维方式,其实这么多年了一直都不曾消散。

生活并不总是那么美好,现实甚至充斥着很多鸡肋似的骨感时刻,那可怎么办好呢?暂时“苟且”应付,放眼未来有“诗和远方”的指望,当然也是一条出路。但是就我个人而言,这“诗和远方”的美好想象无疑是令人向往的浪漫情怀,可是不嫌它过于虚无缥缈吗?无味无臭的,完全把握不住啊!再说,这“苟且”只是一下子的事?还是需要抱着长期抗战般的坚韧心态?经年累月的忍辱负重生活方式可太累人了!

“匈奴未灭”的潜台词是以打败敌人为最终目标。做人做事有目标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应该还是尽力解决当下的问题吧?打倒强大的敌人,不可能是三招两式的事情。千丝万绪中,需要按自己的能力理出问题的轻重,合理安排解决各种问题的先后顺序,权衡各种可能需要付出的代价,当然还有其他很多需要考虑的,包括透过“诗和远方”来获得的心理慰藉,等等。现实生活是多维度的,该做的、需要做的事很多,不能单靠一招,任何一招。

没错,“诗和远方”的想象只是我们应对生活的一个小小处方,只能解决一小部分心理问题,还有很多很多急需考虑的对策。单凭“诗和远方”为指望的理想生活,只怕到头来得继续苟且下去吧?考天才的结果,十之八九不会见到有天才横空出世。

“匈奴未灭”,废话少说,just do it!当你认真起来对待生活,可能会发现自己还不错,生活其实也不是那么坏。

  • 摄影:Lynne Oliver(澳洲)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诗和远方/耳东风(马来西亚)

诗和远方/耳东风(马来西亚)

自从世上有了谷哥哥,我们就多了一位和蔼可亲,博学多才的兄长。虽然谷歌所搜寻出来的不一定全对,但是总比一无所知好。从某个字,某些项目,某件事或某个年代,谷歌为我们从暗黑的世界带来一线曙光,之后如何寻找出路,开拓视野,则看各人的造化了。

刚刚正在为一则信息感到很烦。话说我最近一直有教补习,教的是我得心应手的数学。刚好网上有份应征,其中一个要求是写一篇关于某个数学定律,另一个则是要求我写一篇关于一个客人和餐馆待应的对话。

诠释数学定律是件相当容易的事情,写篇对话也不难。没想到过了两天,该网站寄来拒绝聘请我的回复,原因是“Plagiarism”。各位知道什么是“Plagiarism”吗?

“抄袭”!这是我在谷歌找到的答案。

这下我火可大了。须知文人最憎别人说自己抄袭!要我诠释一个中学的数学定律,而且要用自己的语言写出来,本来就是强人所难,我可还用了一个小时,用自己的语言将定律和用途写出来,这是自己的真心制作,怎么可以说我抄袭?我可没说这是我的发明,但也没有从课文或网络中“Copy and Paste”呀!

再说到餐厅的对话。那也是我自己想象出来的对话,虽说是凭空想象,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但确实是自己的创意写作,我想不通到底哪里犯了抄袭的弊病?

我当下写了封回邮,强烈地反映自己的不满。事后想来,这个“莫须有“的罪名压下来,还真是无处喊冤。先说数学定律,这个定律,早已写入教科书,不管我们怎样原汁原味,总离不开相同的数学解释,相同的例子(可况我是教数学的,当然会用上耳熟能详的例子)。再说餐厅对话,本来就是招待、菜单、介绍等情节,就算我文字再新奇,剧情定了这么走,就这么走。要说我抄袭吗,当然心有不甘,但是招聘者的先入为主,又抱着生杀大权,我如何能够申辩?

打个比方,“诗和远方”,这四个字,谁没用过?高晓松只是把它联合起来,就变成创自高先生了。但是,如果换成一个没有看过高晓松诗歌的中学生,写作文时用上这四个字,到底是不是抄袭?老师没教过他什么是“诗”,什么是“远方”吗?为什么他不能(或不应该)一时兴起,写出“诗和远方”呢(坦白来说,这之前,我确实不知道‘诗和远方’的出处。)?

之后我收到聘方另一封回函,语气稍微软些,告知拒绝聘请的原因其实还有ABCDE等,总而言之,拒绝聘请原意不改。其实,收到时我也已经气消了,反正自己的数学和文学造诣并非造假,“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哗!这样写也能构成‘抄袭’!),不识货者说我抄袭,知我者当珍惜我的才华。

发了一股牢骚,说回来,“诗和远方”,刚开始时我想要写的是,我少年学诗不成,要跨足海外不就。如今年过半百,诗,始终在我前方,而远方(海外),也在我的前方,依然还是我追寻的目标(以下省略五百字)。

  • 摄影:Nick Wu(台湾)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活在如诗远方/林明辉(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