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说几句话

昨天(6/3/2021)的文章是作者奉化山人在介绍家乡奉化大堰村。我并不认识作者,是《学文集》长期作者刘姥姥的孙女儿热心拉来的文章。

由于外公外婆都是浙江奉化人,去年根据记忆写了一篇关于外公外婆的父亲的短文《一点家史》(链接:按这里)。把文章翻出来就转发给老师(刘姥姥的孙女儿实际上是我在浙江大学时的老师),老师又转发给作者。可能资料缺乏,也可能是找的路不对,过去我尝试去挖掘多一点关于两位外曾祖父的资料,都无功而返。不料作者奉化山人过去在找资料时却曾经听闻两位外曾祖父,甚至还去看过林家和何家的故居!

这实在是很有趣的事情,也是经营《学文集》的一份意外收获!疫情过后,非得到杭州一趟去听听这位作者所知道的外曾祖父的故事。也许,哪天再为家史写一篇续集。

附:来稿衔接不上,加上自己身体不适,明天暂停。多多包涵!

故乡·揽胜/奉化·山人(中国)

大堰村一景

闲来无聊,看传统诗词消遣,看到黄庭坚的《水调歌头》“瑶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溪上桃花无数,树上有黄黄鹂······”时,猛然想起了故乡奉化大堰,建国前叫连山乡。那儿是四明山和天姥山东麓交汇处,四明山东麓有个小峡谷叫石大门,峡水下注的流域叫柏坑,故命名为柏溪;天姥山东麓有座镇亭山,水势急湍,山高水长,叫镇亭溪。两溪在大堰合流,统称大堰溪,大堰溪全长十公里,在南溪口与来自新昌的剡水合并,统称南溪。这是一条我们连山乡人的生命线,也是我童年时代的梦幻线,直到如今两鬓如霜,大多梦里还是置身在群山深处,在不同的方位中寻寻觅觅,虽没看到过传说中的瑶草之类,但在一碧千顷,翠烟缭绕,繁花似锦,鸟鸣谷应的春天里,是一点也不比黄词所记的武陵溪逊色的。

柏坑

带着浓重好奇往下再看:“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霓······”不由拍案叫绝,急于知道后面的景色是否比我的故乡迷人,谁知他笔峰一转,居然怕“红露湿人衣”而止步不前,坐到玉石上,倚着玉枕,拂着水珠,引白螺环喝个烂醉,在明月陪伴下折了回去!

我揣模了半天,似乎悟出一点儿奥妙:旅游有“乘兴而去,兴尽而返”的潜规则,想必黄大家一看到瑶草、桃花,听到黄鹂啼唱,便算尽兴了,怕碰上俗不可耐的“朱唇丹脸”憋屈扫兴,故见好就收。也许他压根没见过什么,只是借题发挥宣泄一下心中傀儡而已。

大堰村一景

说实在的,武陵源到底有多少看点,谁也说不清道不明,倒是我的故乡很值得一探究竟。不过探胜猎奇最好是悠哉游哉,循序渐进,屏除杂念,博采广纳,才会达到不虚此行之效果。比如要深切体味我的“桃花源”有多大魅力,须从她最后流入奉化江的那个出口开始。

我故乡的桃花源全长约三十公里,其中十公里是一个壶状的峡谷,文人们称它为冰壶,两头小,中间大,颇像一只漏水的壶,夏天走过廿里横山,寒气袭人,暑热全消。

壶底出水口叫广渡,广则广矣,但要过渡,绝对无法坐船坐轿。从古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宽约六十米的渡口上始终没有过桥或竹排之类交通设施,水面上只露出一长溜不规则但大体平稳的大石蹬,供行人过溪。溪水一般不会漫过石蹬,人行其上,如跳伦巴。除了青壮好汉,尤其在雨天或水流漫过石头的时间段,一般人也不敢过渡,老弱妇孺更无法望其中流。我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水浅石绽,跌下水也只没过脚髁,于是壮着胆子走过一回,听着水声风声鸟声,看着兰黄赤白交叠变幻的彩锦倒影,不时有石斑鱼在细石间出没,小螺丝悠闲地在石蹬上游移,一缕甜醇的滋味从脚心渗入肺腑,不由得心旷神怡,飘然欲仙,仿佛是谪仙李太白梦中所见的情景在现实中再现!

广渡西端有一深潭,名白龙潭。传说横山上有羊精常常在晚间出没,唱着:“嘟嘟石门开,杭州有信来,啥人同我会会······”。白龙潭内住着一条小白龙,不堪羊精骚扰,变成一条竹筷长短的小蛇,请求一位过路货郎挑到更清净的石井龙潭潜修去了。

广渡两端有狮子山和白象山对峙,人称“狮象守门”,风水大好。由此往西南步行八里许,有一巨石矗立溪边,岩石上镌刻着一首古风长咏,把冰壶两岸的风光尽揽入篇内,故名曰诗岩,诗人仿佛是从头到尾飞越冰壶的,其中有“大小万竹望不见,上下楼岩过若飞”等名句。(大万竹、小万竹在横山西端,上楼岩、下楼岩在横山东端)。传说诗岩下有个深潭,潭内住有仙姑,她曾发愿说,要是有人能一口气读完长诗,就嫁给他。许多书生秀才都无法一睹仙姑芳容,只有一位和尚达到要求,仙姑出水一看是光头,便骂了一声“贼秃!”沉回水底,再没有露过脸。至于诗岩,有老人言之凿凿云上个世纪50年代还完好无损,可惜,我于60年代初就读县中,徒步往返过无数遍,只看到“冰壶”口被黄泥乱石填充成大坝,诗岩始终无缘谋面,想必做水库时被化成大坝基石,与水库底下的仙姑长相廝守了吧。

过诗岩再行八里,便是冰壶口了,口外有两条溪水交汇。由西南向东北的水流是大堰溪,由西北向东南的水流叫南溪。南溪发源于新昌雪窦,即与蒋氏故居所在地剡溪同出一源。它们的分界线在距离宁波西南五十公里的剡界岭,雪窦之水行到界岭折成两支,一支与剡溪合流自西向东出北溪到江口汇入县江,另一支由西向南流经万竹南溪入县溪,故旧时称北边的剡溪出口为北溪口,南边的雪溪出口为南溪口。

如果把南溪比作初涉江湖的莽小子,那么,大堰溪便是个纯情清丽的山里姑娘。溪两岸,是姑娘精心缝制的嫁衣。三夏无风而凉,四季花果竞香,五谷随心点缀,菜蔬着意成行。看不尽山青水碧,数不完林葱竹翠。

大堰溪遇上南溪之后,那交劲功夫真叫汹涌澎湃,两溪磨合阶段,把“冰壶”口外的那些大坵小谷荡涤得斑剥陆离,两水纠纠缠缠,一泻五里,在一座耸如照壁的悬涯前突然扭头,折了180度,兜兜转转地进入曲颈大肚的“冰壶”后,才融为一体,载歌载舞二十里,流入县江。两水相撞扭头的崖壁叫“响水岩”,那音响之大,用宋代诗人曾巩赞誉雪窦千丈岩瀑布的诗句“四季雷声六月寒”形容最为恰当。

转过南溪口西行,真真可谓柳暗花明又一村:一个蕞尔平原展现眼前!平原约百余顷,西端有一条宽约2米的堰渠把一部分溪水揽入田间小水沟,大堰溪温顺地歇着平原北沿的房屋山委蛇而下,把小平原滋润得花团锦簇,恍如镶在崇山峻岭间的一颗珠宝。这条堰渠修于宋元年间,山里人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水利工程,故叫那堰为大堰,堰渠所在地原名连山村,后因水渠奇大而改称大堰村。如今,千禧以来,大堰已经发展成集四乡八都人口,辖四明天姥两山东麓域区的大堰镇了,是奉化境内小有名气的生态旅游胜地,来自宁波上海的旅客熙来攘往,络绎不绝。这是现代意义上的桃花源,民风淳朴,尚义好客,进退有度,诚以待人。风景四季如画,山水不调自香。特别在春季,除了满地油菜花茶花桃花李花,还有漫山遍野的杜鹃花!所谓秀色可餐,非杜鹃花莫属。若是黄大家再世,我想明白地告诉他,这里就是白云深处,这儿的花红确实会濡湿人衣,但不会沾污您的清白,人生难得闲适,莫忌飞短流长。

桃花

附图摘自网络。

主题:渐入佳境

上一篇文章链接:写稿/双木林(马来西亚)

写稿/双木林(马来西亚)

写稿,最痛苦的就是第一个字,到底要写什么题材呢?要怎样铺陈?下一段该怎么接上来?最开心的一定是最后一个字——句号,因为已经写完了,当然开心。

念书时,老师叫我们写作文,而且还有限定字数,那时老师在前面教书躲在后面放牛的我,写作文时总是一边写一边算字数,还没达老师的要求,就连忙加上一些“好、的、了”硬凑字数,但求有功课交就好了。

唉……这世间就是这样,你越不喜欢的东西就越黏着你,甩也甩不掉。像我,不爱读书写作的人,为了三餐,现在每天都在文字堆里打转。阅读、校对、修改……阅读、校对、修改,没完没了的,从没戴眼镜到现在老花眼,还是没摆脱文字的纠缠,那就既来之则安之吧!摆脱不了就接受它咯!

不懂从何时起,我加入了《学文集》,从当初不会写,硬着头皮交了第一篇,那时还担心会不会给老师banned稿,嘿……没想到过关了。接着第二篇,第三篇……虽然我知道自己文笔没有很好,内容没有很突出,但是我知道至少还有你在看着我的文章,当看到还有一两个like的时候,对我来说那是一种鼓励。

正所谓万事起头难,写稿也一样,只要你起了一个头,后面的就不是问题了,进入状况之后,写稿就当作写笔记,而一篇稿带给人的感觉是高兴、悲伤、正能量、负面,都掌控在我的笔下;偶尔兴致到的时候,一个月就不止一篇稿了。

或许你也可以尝试写一些稿,当你像我一样渐入佳境,便会找到写稿的乐趣。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主题:渐入佳境

上一篇文章链接:明天会更好/林明辉(瑞典)

明天会更好/林明辉(瑞典)

过去这一年日子里的生活、事业、工作等事情也不需要我再说到底有多糟糕了。这一首80年代的歌《明天会更好》,在这些日子里一直在我脑海里,拿来安慰着朋友、同行和家人等。

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就一直被逼着相信政府、专家的建议提示安排。这里也不说哪国做的对,哪国做的错,只有苦中作乐地把马来西亚的部长们的奇葩抗疫言论当笑话看。

突然觉得很无奈无助,这才发觉以前曾经有过的无奈无助的感觉不过是一些无病呻吟。以前的埋怨都不过是工作上生活上的一些小阻碍,都是自己可以控制解决的,和现在的情况完全是两码事。

现在就只能相信老祖宗说的物极必反,也唯有往正能量方向去看和想:明天会更好。除此之外我们真的都要学习新的生活方式,和人保持距离,不必要就不去去人多的地方,保持个人、环境卫生,自己感冒发烧就不要出门了。

至于疫苗到底能不能控制病毒?由于那疯子总统下台了,目前也没有哪个先进国敢夸下海口说疫苗是百分百的有效。但愿就像今月的主题所说,我们的生活会慢慢的渐入佳境吧!

摄影:林明辉(瑞典)

主题:渐入佳境

上一篇文章链接:心有所喜,渐入佳境/李黎(中国)

心有所喜,渐入佳境/李黎(中国)

过去几年,在工作中接触到一群小伙伴,他们坚持每日写作,或是记录生活和细碎的小欢喜,或是读书偶得写下感想,或是围绕一系列主题持续创作。他们都是值得佩服的人,因为能坚持。实话讲,写作一途,真没有捷径,唯手熟尔。当然勤于练习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思想迭代、知识积累、经验积累,都是练习写作的重要因素。

今年群里的小伙伴们,又开始了新的征途。打算以牛犇为群口号,在元宵节之后,重启新的一年写作马拉松。坚持写作365天,这不仅仅是对自己勤于思考的督促,更是对意志的磨练。因为我们都知道,坚持做一件事,有多难。大部分人,可能除了坚持吃饭睡觉洗漱之外,没有什么长年累月能坚持下去的习惯。

有一个说法是21天培养一个习惯。但据我所知,习惯这个东西几乎是一停止,就拿不起来了。像是有出水口的水池,每天往里面注入新的水,它就会持续的有水,一天停下来,它的水就流干了。所以365天的坚持真的很难。因为对于我这种懈怠的人来说,中间停止一天,第二天就懒散了。惭愧,去年的写作马拉松活动坚持50天,因为生孩子中断了。这次又报名了,先不说对于写作技巧和知识积累的期待,第一步能坚持下去,就是突破。

今年的写作马拉松,可能会从自我发现、提升、总结上进行。因为希望2021年能调整好生活和工作的节奏,让自己更从容开心一些,从自我的感知方面,渐入佳境吧。

摄影:牧芳萱(台湾)

主题:渐入佳境

上一篇文章链接:你真的想渐入佳境吗?/郑嘉诚(新加坡)

你真的想渐入佳境吗?/郑嘉诚(新加坡)

很多人一直倡导天天向上,从小课本上也写着“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这类正面的谚语,好似大家就是要正面、积极的发展,可是不少人忘了其实我们人类生而不同,有些人因为从小家庭背景关系,天生会比别人更负面。

前些日子读到一些资料,大致是关于为什么有些人会在成功面前退缩,觉得自己不配,或是长期负面悲观。不确定大家是否有这样的经历,自己或身边人明明在某些情况下能取得进步可是却选择裹足不前,打个比方,可能拿到了工作面试的机会,却不好好准备。

其实这可能是因为“成功恐惧”的心理,一般上这样的小孩在严厉的家庭氛围中成长,常常因为开心地玩而挨骂,被父母认为不认真学习,然后和别家孩子比较,接着受到惩罚。也可能是,觉得某样事情做得不错,可是受到冷落或责骂,觉得你还是做得不够好,因此从小就会开始建立只要太舒服,就会受到惩罚的心理,并且经由常年累月的重复,形成稳定的思维和习惯,觉得不值得开心。

此外,我们从小就会和父母有很强的联结,每位孩子从小就是需要父母的保护与关爱,是小孩的基本需求。但是,有些人从小就遭遇大量的拒绝、伤害或是心理上受创,这些孩子会经历很焦虑和恐惧的阶段,但是他们没有能力改变外部环境,于是他们尝试达到心理平衡,他们会尽量忽略父母虐待的事实,同时发展出让心理平衡的防御机制,认为自己就是不值得被爱、坏蛋或是有缺陷的。而这样创造出来的形象,就会一路带到长大,变成他们身份认同的基础。

这类人即使受到各种的鼓励去改变,也会不情愿“就范”,因为这种心理防御机制,是曾经他们在最脆弱的小时候,保护他们心理的重要工程。任何改变,都是在直击他最基础和原始的心理防御机制。

为了克服,我们可以咨询专家,让专家帮助你认清产生这些心理的原因和过去,要认清过去的生活不能重来,而我们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未来。不要被过去限制,我们现在的生活是我们可以自己决定的,我们完全拥有选择,当我们自己相信自己值得更好的时候,就会更有勇气做出好的决定,并且赋予行动,迎接美好的生活,让人生渐入佳境。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渐入佳境

上一篇文章链接:渐入佳境/耳东风(马来西亚)

渐入佳境/耳东风(马来西亚)

今年2021年开头第一个主题是“突围”,之后是“渐入佳境”,四月是“计划”,三个月的题目可以连接起来,作为某个人处于危机,如何反危为安的故事。也许这是大家在2021年伊始所希望看到/做到的吧?2月已过,我们在冠病包围之下还没有突围,也无法感受到“渐入佳境”,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乐观的想法总比悲观的想法好。也是(华人)新年新希望吧,我希望自己、身边的亲友、读者,还有大家都好事渐入佳境,坏事告别身边。

其实,如果要突围,是应该有个计划,然后执行,然后才看看是不是渐入佳境。不过,许多活得一天是一天,不晓得明天自己还是不是存在的人,什么计划、突围,对他们来说,根本无济于事。活着,他们认为是最重要的,这完全符合马斯洛的人类需求层次理论里最低的基本要求“生理需要”。连安全需要对他们来说都是奢侈的,“渐入佳境”,等安顿好自己的衣食以后才打算吧。

那么,马斯洛是怎么讲的?满足了生理需要以后是安全需要,然后是社会需要,尊重需要,最高层次是自我实现。如果一个人要渐入佳境,可以将以上需要作为个人进步的标准,一步一步实现。当我们生活渐渐稳定,三餐温饱,我吗开始需要保障自己的身体和资产安全,然后,想要满足自己的感情需要(友爱/社区和爱情/归属)。再下来,是希望自己有稳定的社会地位,能力得到大家的认可。最后,是将自己的能力发挥的最高境界,实现个人理想和抱负,得到人生最大的快乐。

人最迫切的需求是激励人们行动和进步的主要原因和动力。但是,当每个需求得到满足以后,它的激烈作用就会降低,因此更高层次的需要将取而代之,成为下一个推动力。所以,当我们可以渐入佳境时,相信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刻,因为当我们已经成功以后,快乐或者满足的感觉会相对减少(但这不是说成功以后我们就不快乐,虽然有些人的确有这种想法)。这一点,可以从我们在进行工作时和完成工作后、追求伴侣时和结婚以后、正在减肥时和减肥以后的心情体现出来。

如果要活得开心,那么,切记“吃饭只吃七分饱”,做事探讨如何做到更好,永远维持“渐入佳境”(明天会更好)的积极心态。

摄影:Clement Poh(马来西亚)

主题:渐入佳境

上一篇文章链接:突围/Xiaomei JIA(中国)

2月28号贴文二之二:突围/Xiaomei JIA(中国)

疫情已经围困住人类一年多了。作为命运共同体,很少有国家幸免。从封城到封国,人类不得不切断日益频繁的交往流动,回到隔离的状态。有人认为这是大自然对人类的索取滥用的一种报复,至少,动物把人类关进了动物园,这是何等真实的一副画面!

人们被疫情困住了,然而困住人类的岂止是疫情。从小到大,人们要面对各种各样的挑战,身体的、物质的、情感关系的、心灵的重压和束缚,犹如生活在迷宫中。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人一出生,就进到一个个迷宫:家庭、学校、社会、婚姻,以至于有些人受不了活着,觉得死亡才是解脱。

那么迷宫的出口究竟在哪里?人类如何突围?

爱因斯坦说:“问题不能在它产生的层面上得到解决”,这需要我们跳脱出来,看清真相。想想看,天上的鸟和水里的鱼,并不需要护照和签证,就可以自由来往于不同的领空和海域。困住人们的界限,本来就是人类自己创造出来的。大自然没有围墙和迷宫。

倘若有一个热气球,可以载着人类飞上天去,俯瞰地上的人类,也许可以看到,困住人类的是熊熊燃烧的欲望,它正裹挟着人类,让人类不断地向大自然索取,浑然不知对自然的伤害反过来正在伤害自身。是贪欲,是分离隔阂,创造了迷宫的一道道围墙,让我们迷失了自己,也被牢牢困住了。

当人类看清自己正在作茧自缚,被名利财色牢牢捆绑动弹不得,那么也许就能看到突围的路径,就在人的意识中。放得下外在的有形,放得下物质的羁绊,放得下恩恩怨怨,放得下对错是非。心不为物役,灵魂不为心动。这难道不是人的一生,终究要寻求的解脱吗?这样的自由境界,是心无所碍的佛的境界。

在疫情面前,有人深感被困,有人在家隔离却心身自在。或享受与家人的亲密,或通过互联网更紧密地连接着世界。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地球正启动自身的升级模式,让人类更新意识,跃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从空中去看原来所处的围城,是牢牢抓住旧意识不放,还是跃升至新的自由疆域,选择权在我们手中。

摄影:Nick Wu(台湾)

主题:突围

上一篇文章链接:名利之境不宜突围/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2月28日贴文二之一:名利之境不宜突围/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大千世界,万物竞争。在解决了生存问题以后,尤其是人类,就开始追名逐利,开始被名利所包围,而且这个包围圈层层扩大,代代相传,越来越复杂,越来越顽固。古人也好、今人也好,要突围名利这个包围圈真的有点不容易。

一个电视剧《跃龙门》,写的是康熙五十年(1711年),康熙皇帝竟然亲自审理拖了两年尚未结果的江南科举舞弊案的历史事实。这件舞弊案小自县令官,大到两江总督、朝廷中堂大人,官官相连、层层施压,皆逃不出金钱、美女、地位的诱惑,结果让不少有钱、有地位,但没才华、没学问的富家子弟顶替了应录取的平民考生。因为有银子进账、有官阶晋升,甚至有美女贡奉,有的则是亲友裙带的后门,考官们就不惜使出贩卖试题、调换考生试卷、甚至在试卷上修改考生名字等等手段舞弊。据文献记载,康熙皇帝还算头脑清醒,认为此案一定有问题,连续派出两次钦差大臣去江南审理,不果。康熙坚持重新审理,钦点他信得过并曾赐名“天下第一清官”的江南巡抚张伯行审案,还亲自督审。最终案情大白于天下。其中,涉案一二十个大小官员,只有巡抚张伯行是个廉政清官,其他官员或多或少、或深或浅都染指了舞弊,受到了砍头、流放、蹲监等惩罚。但是三百年来,科场舞弊案消失了吗?没有。直至当下,只是规模大小、性质轻重之分。名利诱惑难拒啊!

例如高校的职称晋升,可谓科场提拔人才的扩展手段。谁说高校是清水衙门?谁说知识分子是清高一族?每年到了职称评定时,总能在校园里看到几齣人生悲喜剧的上演:

H教授在晋升教授职称上迟了一步,为此生了一场大病。没想到在申请博导资格上又落后了半步。真的不甘心,于是拖着病体,打起精神,再补上不足的研究、实验数据与论文。补报的材料终于完成了,H教授病倒了,又睡在了病床上。病情加重了,那副肝脏长年太累,已经没有了再造精血的回天之力。H教授心跳停止了。两天以后,批准为博导资格的通知书到了……命换来的啊,太昂贵了,对他却又毫无价值了!

某系科H讲师和J讲师同一年申请晋升副教授,但是名额只有一个。两人看上去关系不错,互相帮助拿申请表格,提醒递交所需的各种文件。到了提交表格那一天,H讲师因为有课,J讲师就代他把申请表格的全部文件交到职称办公室。当天下午,H讲师就被职称办宣布取消晋升职称申请资格两年的决定。因为他的论文有抄袭嫌疑。原来J讲师在送申请表格的路上,翻看了H讲师申请的全部材料,发现了他的抄袭问题。抄袭固然应受到惩罚,但是这暗中给对方釜底抽薪的一击,也是一种颇为缺德的举动。H讲师得到了副教授的头衔后立刻就移民,为他国服务去了。高校有关机构怎么就没有晋升职称后必须在原单位服务几年,以报培养之恩的规定呢?

高校的教授职称有不少名额被行政干部所得。管理干部不是也有副处、正处吗?但就是“教授”这个头衔名声好听、有学问。于是有不少原来是教师身份的干部,在教师系列评不上教授,就另辟蹊径到干部系列申请,再加上有人吹喇叭、抬桥子,近水楼台先得月,当了干部再申请教授,容易多了。于是每年都有些沽名钓誉的处级干部,同时得到了教授职称,双赢!

职称的晋升看重教师的论文和著作的出版,轻视课堂教学成果,为了职称,不少教师把主要精力放到了写论文、写书上,课堂教学的本职工作上所下的功夫就打了折扣。曾有一度高校的教学质量成了一个较大的问题,引起了有关机构的重视。

当然,高校中也有看透名利地位的人。试想,全国能有几本特级刊物、核心刊物?想在这些刊物上发表文章,没有熟悉的人,连门而都摸不着。评高级职称,每年都是僧多粥少。几乎每个参与申请职称晋升的教师,在评审前找本单位的领导,找评委小组这个评委、那个评委,带着尴尬的笑容去做“有事有人、无事无人”的事情,去求人投一票,很烦恼,又很累。想穿了,不就是多了两千多元工资吗?为二千多元而折腰,不值!与不少有名无实的教授为伍,不屑!然而这种“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与世无争、淡泊名利的教师在高校真的不多。所以年年职称评定时,就有一批申请职称的教师纠结一个季度,甚至更长时间。实在是很折磨人的。

精神境界如此、上层建筑如此,物质基础的经济市场也是如此。就拿眼下应有尽有、五花八门的日常饮食。为了盈利,不少食材商家丢弃道德,用上现代化学技术,让蔬菜瓜果个头越来越大、口味越来越甜,蔬果上市已经不分季节,不再自然,一年四季都吃得到。饭店酒家经营商则利用当代生物技术,极尽炊金馔玉、炮凤烹龙的才领,脍炙出山珍野味、玉盘珍馐,然而却普遍地、大规模地产生了食品安全问题,引起病毒流行,让普通老百姓避不胜避,自觉不自觉地对自己的健康进行自我伤害、慢性自杀。这一切全拜那些贪名爱利的商家所赐,他们还大言不惭地说:“自己家人绝对不吃泡过药水的蔬果”。为了一点蜗名蝇利,不惜伤害大众的健康、生命。食品安全问题已经影响到民族、甚至人类的生存。

名利就像人类的影子,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名利存在。为了邀名射利,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有人不惜泯灭人性中的纯朴、善良,把自己变得奸诈、卑微。

怎样?让更多的人冲破名利之境,不为虚名薄利而活、而奉献?

摄影:Nick Wu(台湾)

主题:突围

上一篇文章链接:诸葛亮突围!/周嘉惠(马来西亚)

诸葛亮突围!/周嘉惠(马来西亚)

在一个围城,总是城外的人想打进去,城内的人想打出来,这是大学者钱钟书说的名言。而一座城之所以被围,必然是对峙的双方军马人数悬殊,只好借助城墙的保护再坚持一阵,看看是否有机会时来运转?

历史上其中一个最著名的突围故事来自《三国演义》第九十五回《马谡拒谏失街亭武侯弹琴退仲达》。话说当时马谡失守街亭,坏了诸葛亮的北伐大业,只好收拾残局准备退回老家。诸葛亮才安排好撤退计划,忽然有十余次飞马来报:“司马懿引大军十五万,望西城蜂拥而来!”诸葛亮所在的西城此时只有一班文官,外加两千五百名军士,怎么跟十五万魏军对抗?

等司马懿来到城前,却只见诸葛亮坐在城楼之上,笑容可掬,焚香操琴。左有一童子,手捧宝剑;右有一童子,手执尘尾。城门内外有二十几名普通百姓低头洒扫,旁若无人。司马懿见了疑心大起,马上命令后军作前军,前军作后军,望北山路撤退而去。

那位后来大家都很了解他心理的司马昭问老爸:“莫非诸葛亮无军,故作此态?父亲何故便退兵?”司马懿回答说:“亮平生谨慎,不会弄险。今打开城门,必有埋伏。我兵若进,中其计也。汝辈焉知?宜速退。”

这就是有名的“空城计”故事。全世界都嘲笑说司马懿这人疑心重,结果白白中了诸葛亮的空城计。

假如玩过电脑游戏《三国志》,你该知道诸葛亮智商100分,司马懿99分,全场排第二。司马懿的疑心再大,他的智商也不可能允许他这么轻易就中了空城计。换着顶多就70分智商的我领军的话,反正这么老远都来了,就算真的怕有埋伏,那么先让大军退一段距离,然后再派五千一万的军马前去试试水深,不就破了空城计吗?连我也会的手段,司马懿不会?说不过去!

事实是怎么一回事呢?这里提供一个说法,有没有道理请自己琢磨。“曹操对司马懿始终不放心,造成司马懿四十八岁就被解职还乡,三年后,因诸葛孔明北出祁山伐魏,取陈仓、夺散关,魏国震恐,魏主曹睿因魏兵屡败,无将可用,乃命司马懿为大都督,率兵十万出长安,于渭水之南下寨,抗拒蜀军。‘司马懿之得以再掌兵权,乃是因为有诸葛孔明’。对于这一点,司马懿是心知肚明,孔明先生亦是了然于心,以致被逼到墙角时,只好点拨司马懿一下。司马懿当下顿悟:若是消灭了诸葛亮,那可是拆了自己的舞台,自己哪里还有戏唱?西城之役,他和司马懿两人对看可能都没有一盏热茶的工夫,更未曾有一言半言的交谈,就达成协议了。”

这一段文字抄自严定暹老师的书《格局决定结局》。这个解释既不贬低两位同样都是聪明绝顶的高人诸葛亮和司马懿,而且思路合情合理,没有丝毫牵强。

诸葛亮成功突围,不在试探司马懿的智商,而是尊重他的智商,知道自己只要提醒一下对方,绝对一点就通。今天宰了我诸葛亮不难,可是没了我,明天你司马懿就得回老家焚香弹琴!高手过招,胜负就在双方心领神会之中,并不需要打得眼青鼻肿的啊!

诸葛亮,高明!司马懿,高明!作为诸葛亮和司马懿的知音,严定暹老师,高明!

附图摘自《维基百科》。

主题:突围

上一篇文章链接:我国的大专教育突围了吗?/徐嘉亮(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