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治疗不是必要服务?/郑嘉诚(新加坡)


此篇文字写于2020年4月14日,希望7月时一切已渐渐好转。

在4月的时候,一直在烦恼“温暖”怎么写,写家庭温暖,8月就没有东西写了。温暖,也只想到身体感觉到的温暖,和人情冷暖。刚好,女友提起现在新加坡在实行阻断措施(Circuit Breaker)期间,头发店是必要服务(Essential Services),可是心理治疗却不是,只剩热线的帮助,然而很多病情是无法单靠视讯或热线解决的。而越来越多报道也在关注,社交隔离对于个人和前线医护人员等的影响,毕竟少了家人、爱人和朋友带来的温暖,人的世界就不完整。

我们当然了解政府想要保护群众的苦心。可是,我们两个都是心理学的毕业生,比起其他人对心理治疗的重要性会有更多的理解和体会,因此觉得稍有不平与担心。毕竟剪头发虽然很重要,可是面对心理疾病对病人本身和其家人的压力,难道就不比剪头发重要吗?

其实,更感惊讶的其实是因为这件事竟然发生在新加坡,当然我相信很多国家,不管是先进国或落后国也是如此。只能说心理学爬到和医生一样的高度还有段距离。然而,我们不是政府,尤其在某些特定国家,除了稍微发发声,能做的也不多。

不管是严重或轻微的精神病患,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是很难帮助他们的,毕竟心理治疗里有很多不同的理论、手段和方法,而且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们遇过的各种事情的组合和次序,都和别人不同。

此外,身边住在一起的家人、伴侣、孩子或室友即使有相关知识或专业,也无法进行真正的帮助,因为违反了心理治疗里不可和病人有双重或多重关系的准则。

但是,如果只是因为隔离或在前线工作造成的压力,我们还是能给予适度的关心与陪伴。短期的隔离对人类的心理影响有多大还没有很充足的研究,目前看到只有2006年北京的和2004年多伦多的研究显示居民在SARs隔离之后有些出现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和抑郁的症状(那期间还没有Whatsapp)。但是长期的社交隔离却会造成更多的心脏病、抑郁症、痴呆,甚至是多了29%的几率死亡。为什么社交能减缓这些事情的发生?可能是因为社交帮我们减缓压力,即使是知道我们有人能依靠这个事实,我们都会觉得放松多了。

尤其是一些老人家或已经有社会性焦虑、抑郁症、平常已感孤立、滥用药物,或是有某些健康问题的人,更可能会有某种程度上的心理影响。

解决方法呢?虽然现代科技像是Skype或Whatsapp不能完全取代人与人在现实中的接触与交流,因为少了身体语言、表情和姿态,但是至少交流和聆听能有帮助。

根据彭博社报道,其实他们最担心的是医护人员,因为在病人承受极大的压力之下,有些会宣泄于医护人员,同样面对这些精神压力的医生护士会变得没有效率,糟糕的判断或甚至在最需要他们的时候,选择走开。

希望不管在世界任何角落,若有人是在医院前线为人类作战,打一场没有硝烟,还看不到尽头的战争,但已经经历许多病人死亡,或像在某些国家,因为资源不足需要决定要优先照顾谁,比如意大利米兰的医生说他们不能照顾超过65岁以上的病人,因为不够呼吸器,等于间接地判了许多老人的“死刑”。这些医生都需要有心理咨询的帮助。

根据心理学报告,很多过去的大型灾害像是SARs、大海啸和地震等事件,激发了人与人,甚至是陌生人与陌生人之间的互助。在此时此刻彼此稍微用点心,就能给予身边人更多温暖,度过这次瘟疫带来的“寒冬”。我们一起坚持努力,终将战胜瘟疫。

7月10日更新:
理发之后,心理咨询已经列为“必要服务”了,现在新加坡进入开放的第二阶段,大部分的行业都已经重开。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主题:温暖

上一篇文章链接:在熙阳下/刘明星(马来西亚)

就说几句话

“听说读书会”即将在八月开始读“四书”之一的《大学》。《大学》是儒家思想的入门书,我们将采取细读的方式来读,这次需要用到三本参考书,即1)中华书局出版,朱熹编,《四书章句集注》,2)上海三联书店出版,《毓老师说大学》,3)中华书局出版,王力编,《王力古汉语字典》。

如果住在吉隆坡附近地区,以上参考书我们可以代购,只付书钱和运费,不另收费。如果住在其他地区,我们也可以告知链接自行购买,请电邮联系:xuewenji.my@gmail.com。

采购参考书需要时间,估计现在下单购买,到手差不多时间正好。我们现在开放订购参考书,截止日期就定在7月14号。

读书会将使用skype连线的方式进行,马来西亚时间星期六晚上十点一刻开始。有兴趣参加的朋友,请及早报名。谢谢!

中国传统经典博大精深,如果不曾接触,希望能够加入读书会,和我们一起去认识。(周嘉惠)

在熙阳下/刘明星(马来西亚)


打开編輯软件之际,去划了划手机主页,今天的最高温是下午三点,卅摄氏度;现在十二点则是廿八,刚好适合午睡片刻。

这样的气温下谈论“温暖”,是不是恰到好处呢?翻古书找答案应该是无济于事的,冰点到沸点一百刻度1742年才由瑞典人安德斯·摄尔修斯提出,而且当时是和后来的通用刻度倒反,从1744年反转后直到1954年才由十届国际计量大会命名为摄氏度。在此之间,1724年德国科学家华伦海特提出的华氏度(Fahrenheit,°F)是较为通行的标准。这当然不能说古人不懂得测量温度,只不过要凭古书里的各种客观条件指出是相当于今天的多少度,恐怕精准度相当有限。

于是,相对来说,就容易有过去的温度不绝对的错觉。

查资料,2019年5月20日才重新以波兹曼常数定义绝对零度(0K),如果今年高校物理考题要求定义不知道用之前的水的三相点还是不是可以给分?当然知情识趣的老师们要嘛早就会规避这种考题,再不然也会有皆大欢喜的方案,断不会如此冷冰冰地就推翻了科学精神。

说那些硬科学相信也是于风华雪月悲春伤秋而言相当无趣的,不如说说切身感受。比如习惯了一个地方的气候,一下子转变是难以适应的吧?

不好说呢。比如太空站要如何保持太空人的生活条件得以满足,是远远超过单取温度为考虑对象的。当然,知道肉体能够承受的最高温的限度还是有必要的。这当然也超出了所谓温暖的限度了。名副其实的热死人。

好吧,大煞风景了一顿,还是和风细雨吧。午睡乍醒的幸福满满,对赶时间找吃的上班族是很奢侈的吧?也不一定,懂得调节的人总会有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度量。

那是热天里的空调冷气,还是冷天里的空调热气,就很难放在露天的环境下说了。愿天下人都有适当的气候,再不济也要有能抵抗稍微偏离宜人气候的体格。

这样说,是冷漠还是温暖?由你决定吧。反正,我觉得去查现在的温度,其实也改变不了切身的感官反应。

摄影:Nick Wu(台湾)

主题:温暖

上一篇文章链接:不一定是温暖/何奚(马来西亚)

不一定是真温暖/何奚(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华人圈很喜欢用“温水煮青蛙”这个比喻来形容那些对灾难逐渐靠近无感的人。我们不是青蛙,难以了解青蛙被温水慢慢煮熟的乐趣。大家都洗过热水澡,那感觉确实不坏,不过我们是恒温动物,青蛙是冷血动物,看来两者对水温变化的反应还是不太一样,即使是钟情温泉的古罗马人、今日本人,也不为温水而亡。

我们只能猜想,温水给青蛙提供的温暖感觉是很舒服的。青蛙没去多想的是,温水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还是人家提供的?人家为什么平白无故要为自己提供这种温暖?

从报上读到过无数次有人被爱情骗子把毕生积蓄骗光的报道,被骗者男女老少都有。一般相信受骗者肯定都是心灵空虚,骗子趁虚而入,真心或假意地嘘寒问暖一番,就足以让寂寞的人误以为重新找到人生温暖,然后心甘情愿把积蓄奉上以报知心。受骗者和青蛙一样,没去多想温暖怎么会无缘无故突然从天上掉下来?或者就算去想了却抱着侥幸心理,以为自己终于遇上真命天子?

总觉得这种故事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教训,就是肾脏在平时的保健很重要。如果肾脏健康,随时随地都可以撒泡尿照照,鉴定一下自己的面相比较像是要走运了,还是比较像是要倒霉了?自给自足即庄子主张的“无依无靠”,找不到镜子就不看自己的面相,那不是对自己不利吗?所以,我们做人不要依赖镜子来做自我检查,自己制造镜子不也很好吗?

想当年吴王夫差获得越国送来一位绝世美女间谍西施,一心以为自己中大奖,结局和现代的爱情骗局没什么两样,老本被骗光,甚至连老命也丢了。由此可见,做人可真的不能太过一厢情愿啊!

广东人有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句话显示的是看透人性的人生智慧。对人太好,如果不是另有居心,其实不是好事。同样的,别人对自己太好也需要警惕。这样考虑好了,遇上太好的事,不妨就问问自己:凭什么?

青蛙如果问了凭什么有这么舒服的温水等着自己泡澡?它可能不会死。寂寞的人如果自问凭什么突然有人找我谈恋爱?积蓄可能还是自己的。吴王夫差如果也自问了凭什么西施来到吴国,而不是留在越国?起码他还能留下老命跟勾践继续拼命。

温暖是舒服的感受,但不要就此昏了头。温暖可能只是假象,不一定就是真温暖。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服务的温度/山三(马来西亚)

服务的温度/山三(马来西亚)


自从为家中才八岁及才五岁报了几项中国网课后,现在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评价课程及老师,每上完一节线上直播课(三十至六十分钟)后即鼓励家长做的评价,或提出意见,以改善下一节课的教学素质。为方便家长,每一项都有一至五颗星星让家长点选,一颗星是非常不满意,三颗星是满意,五颗则是非常满意。

最近出了个对辅导老师(相当于班主任的意思,处理学生课前课后的事务)的评价,其中一项是“服务温度”,这词儿特别有意思。此话怎么说呢?一般上,人与人接触,我们可以从他的外型装扮、肢体语言、应对方式、反应快慢等来判断此人的服务是热情的、暖心的、冷漠的、亦或是敷衍了事的。换言之,服务温度高就表示很积极、非常周到;反之,服务温度低就是冷漠、令人不满意之意。

至于线上的“服务温度”,少了面对面的接触(顶多是语音通话),那该评些什么呢?举个例子:我提出疑问给辅导老师(以文字输入方式),他能否及时回复,还是隔了半天才回复?要知道网络世界讲求的就是速度,所谓“及时回复”就是在一小时内,若能一拼解决问题就更好了!他的反应快,表示他重视我的问题,也让人感觉他的积极性、想尽快解决我的问题。若问题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那之后他会不会主动说出进度,亦或是干等着,这都要列在评价范围内。除此之外,信息传播的准确性及适时提醒也很重要,如:学生做练习得分数机制、暑假短期课程详情、上课时间调整、课程即将涨价等。

总而言之,服务温度冷热因人而异,过激也不好,最重要恰到好处、让人感觉温暖舒服,而非机械式的招待动作,或冷冰冰的(文字)对话。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不仅仅是温暖/李黎(中国)

不仅仅是温暖/李黎(中国)


在30多度高温的夏天,写以“温暖”为主题的文章,更加汗流浃背。

进入七月份,就没有一天是舒适的。杭州在六月中旬就告别了舒适,进入梅雨季节,每天都是潮湿黏腻,空气里都是闷闷的,家里空气净化器屏幕上一直显示76%-82%的湿度,滋生着细菌和烦躁的气氛。

不过我已经回老家了,老家在零度等温线和800mm等降水量线上,处在湿润区和半湿润区的交界,一年四季分明,夏季虽然热,但没有杭州那么闷和潮湿。听起来很不错,但仍然每天都是出汗,热乎乎的,真想一天冲三次澡。

所以这会看见“温暖”这两个字,真的很燥热啊,就像是突然盖了条大棉被。大概在南半球的小伙伴们此时此刻才喜欢这两个字。

能让我稍微憧憬的就是,以后有机会了能在夏天去昆明生活,白云之南的高原,夏天的温度是15-25度,入目所及都是鲜花和大大的芦荟,岂不是美滋滋。顺便幻想一下,冬天去海南生活,暖烘烘,晒晒太阳,踩踩沙滩海浪仙人掌。这才是一年四季如春,温暖她妈给温暖开门,温暖到家了。

窗外万家灯火亮着,依旧能听到小区里孩童的欢笑声,在晚上9点钟,小风吹进窗子,蚊子在腿边冷不丁咬你一口,孩子在屋里睡着,爸妈在楼下散步,灶上热着排骨汤,这也算是夏天炽热下的温暖吧。

摄影:李黎(中国)

上一篇文章链接:温暖/耳东风(马来西亚)

温暖/耳东风(马来西亚)


本期写温暖,温暖不是三温暖。

所以温暖的定义是一、温,二、暖。不是三温暖。

温和暖,都是中性文字,换句话说,走中庸路线,深受大众喜欢。

过度,则为热。清早起来,太阳还不太热的时候,懒洋洋地躺在床上,享受温温的日光浴,是一大享受也。待得日头渐热,就不得不起床,不然也被那热汗薰得忍不住了。

过少,则为寒。少年时,有回和友人在公园相遇,一阵畅谈,不觉天色已晚。可是,身体倒还真听话,夜色如水,本来凉快得很,但是四周乌黑,感觉上冷意不断袭来,一看竟已凌晨,深怕抵不住寒意,生起病来麻烦家人,所以快快道别,回家沐浴更衣,躲进暖暖的被窝,做个好梦。

在下性格有些冷,不善交际。但是做起朋友来,友人倒是觉得我话题滔滔不绝,是个热心男子汉。我倒希望孩子不要像我,外表让人退避三舍,输在起跑点。希望儿女们不热不冷,做个暖男/女,让大家如沐春风,见到都喜欢。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37℃的温暖/周嘉惠(马来西亚)

37℃的温暖/周嘉惠(马来西亚)


过去有一种流行说法,人的正常体温是37℃,所以一旦碰上一个37℃的人时,就会感觉特别温暖、特别舒服。这是一种很温馨的想法,虽然我从来就没有相信过。原因也不复杂,37℃既然是正常体温,绝大数人照道理说都应该拥有这个体温,那整体社会氛围岂非一片祥和?可是,现实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啊!

原来,那是源于一位德国医生温德利希(Carl Wunderlich)在1851年收集了25000名病人的腋下体温,这才拍板确定37℃为人的正常体温。来到2020年,因为新冠病毒的关系,目前到处都在测体温,你不难发现,现代人体温普遍下降,其实如今37℃的人还真的不多。根据网上消息,现代人正常体温应该是36.6℃。

人们是不是因为体温下降而变得冷感了呢?两者之间有这样的因果关系吗?不知道。但我们知道一般现代人普遍少对公共事务展示热情,如果偶尔露出一些热忱,通常还会被冠上“热血”的称号。而“热血”和多管闲事的“鸡婆”意思非常接近,导致难以决定它究竟是褒义词还是贬义词?

日本文学奖直木赏得奖作者连城三纪彦曾经在作品《红唇》中引用一句歌词:“生命苦短,恋爱吧!少女,趁着青丝尚未变色,趁着热情尚未消退。”多年来,我一直用“热血”代替“热情”在记着歌词的最后部分。无他,我只是在提醒自己要趁热血还没有完全冷却之前,尽可能去多做一些该做的事而已。

于我,还没有结冰的热血代表着温度,相反的一面则是冷漠。两者相比,我个人还是比较倾向选择有温度。我自认顶多只是个有温度的人,却常被当成一个像是发着高烧的热血青年。其实,我既不热血,也非青年,或许确是保养得当,更可能只是纯粹误会一场。

37℃的温暖,仅仅是普遍体温下降衬托出来的假象吧?我常这么想。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这样的母亲好温暖/林明辉(瑞典)

这样的母亲好温暖/林明辉(瑞典)


那天在超市看到一个小男孩独自一个人,马上就觉得他和母亲或家人走散了。大概4,5岁的他没有哭没有急,人就站定而小小的头颅四处转动寻找家人。

把情况告诉超市工作的一个小妹,那小妹马上蹲在小男孩身边安慰他。也没有带着小男孩到处找娘,就在原地打电话到服务处广播找人,然后继续和小男孩东扯西拉地说话聊天。

不久就看到一位年轻妈妈推着一部婴儿车,急急忙忙赶来,然后抱着小男孩一直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是妈妈的错,妈妈不应该丢下你不理,而是妈妈……。

想想如果是我孩子走丢了,我会这样和孩子说吗?如果是你呢?我们会为4,5岁的孩子道歉和解释吗?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何为温暖?/米奇(马来西亚)

我看的书/伍家良(马来西亚)

dav


夏日炎炎,难得静下心来收拾书橱,却正好翻到了思果老师的几本著作。今天且谈谈老师的《翻译研究》这本书。

思果,本名蔡濯堂(1918年6月10日-2004年6月8日),散文家,也是翻译家。曾任香港《读者文摘》中文版编辑,并在中文大学翻译中心任研究员,教授高级翻译课程。老师主张译文一定要像中文,译文保留了原文之原义与风格之馀,还得是纯粹精妙的中文,流畅通达,宛如一篇创作。

本书罗列了各种英文中译的毛病,西化中文“畸形欧化的种种病态”(余光中语,详见<变通的艺术——思果著《翻译研究》读后)的例子比比皆是。这些毛病,其实不只是促成了无数的劣译,还影响、甚至破坏了中文的生态。

所谓“纯净的中文”,固然难以界定。诚如思果老师所言:“我改今天的中文用的是二三十年前的中文。所以别人很可以批评我不彻底,不合理,过于守旧。因为到了二三十年后,今天的中文极可能就是标准的中文。”(详见《中国的中文》一文)可是,“毛病总是毛病”,热爱中文的人总不忍心看着欧化中文到处张牙舞爪。

“‘进行’了三个月‘高度’的关心”,“让我跟你们‘分享’一个‘悲惨性’很强的故事”;这些“中文”,该怎么办呢?虽然有些人认为,文字是进化的,该当不断地注入新的元素;可是中文本来就有的“表达意思的方法、字眼、句法”,为何弃而不用呢?当然,青菜萝卜,各有所好,勉强不来。

喜欢翻译的朋友,不妨多看看这本书;关心中文、喜爱创作的朋友,也不妨参阅思果老师的心得。

书名:《翻译研究》
作者:思果
出版社:大地出版社(台湾)
出版年份:2009年(十四版四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