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暴富的非常幸运儿/山三(马来西亚)

五年前的一个星期五,我像往常那样先搭618号公交车去地铁站,然后搭地铁经五个站,再走五分钟路程上班。记得那天我负责处理的文件出了点问题,被上司训了一顿,心中正感到怄火。午休时间,独自到楼下的一个杂饭档吃饭,吃着饭时,接到了方芳的电话,说我走好运了,中了超级大彩!

直到我看见银行账号里出现的八位数进账,我才确确实实地相信,自己就是中了奖金上亿的那位非常幸运儿!而这消息也神速地传遍大江南北,说我一名私人公司普通书记,一夜之间暴富,也一夜圈粉数百万!通过猛涨的粉丝,开始有人找我拍广告、品牌代言,甚至有人要我的签名,说可以沾点好运!我简直是乐坏了,可以预见的是:流量会给我带来额外收益,那我现在干嘛还傻愣愣地去上班?所以,接下来我要做的事就是呈辞,炒老板的鱿鱼!

之后,我决定去环游世界——去爬万里长城、赏樱花、大堡礁浮潜、看北极光、坐豪华邮轮旅行……为了撑流量,我买了一套摄影器材,并学着拍视频、写点游记见闻之类的东西,奈何墨水有限,写的内容似乎不太吸引人,没有溅出什么火花。至于广告商、各家品牌也随流量而去,不续约了!就这样,两年下来,不知不觉中,我才发现我的奖金所剩无几,而且还刷卡刷了几十万!我只得匆匆结束旅程,灰溜溜地回老家避难。

我这一趟呀,犹如从天堂落回凡间,在尽情放纵欢乐的日子中,我逐渐忘了自己,忘了现实的柴米油盐,忘了克勤克俭,结果倒欠了一屁股的债。怎么还?只能奢望再次中奖了!

编按:每个人都有一个中超级大奖的梦,但是这种梦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做的。

摄影:林明辉(瑞典)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章链接:让你忍无可忍的书/周嘉惠(马来西亚)

让你忍无可忍的书/周嘉惠(马来西亚)

在FB关注的一个群前几天转发了一个帖,内容如下:“你与一个人初次约会,结果一坐下来,那个人对你说了他最喜欢的一部书的书名。你听完之后立刻离开了。请问那本书是什么?”

在现实中我没干过这样的事,也没碰过这样的人。面对一个没那么熟悉的人,书籍怎会是最好的破冰手段?我有点怀疑。无论如何,这不妨碍我们去回想,是不是真有这样一本书或一位作者足以让你倒尽胃口的?如果有兴趣分享,不妨留言。纯粹个人的读书品味,无需顾忌。

书买多了,难免会错手买到些烂货。我倒不会单纯以不合自己胃口作为判断一本书烂,还是不烂的标准,狗屁书和烂书我分得很清楚。对我个人而言,判断烂书和烂人的标准一致:三观不正。我总觉得,上天让自己买到这样一本烂书,应该是有深意的。思来想去,天意只有一个:不能让它继续危害人间。

就这样,买来的烂书都不时被我择个黄道吉日一把火烧掉。我不会把祸害转送他人,也不会丢去环保站,一定要亲手彻底毁灭它。多年以后,在电影《魔戒》看到主角佛罗多把那枚戒子丢进火山口时,颇有吾道不孤之慨叹。

我都烧过些什么书?烧的时候会不会有犯罪感?坦白说,烂书烧了也就完了,还管它什么书名、什么作者干嘛?我又没办超度法事的计划。至于说有没有犯罪感?坦白说,没有。我总觉得自己是在为民除害,应该有谁颁个好市民奖才对。

很多年前,当我还是孤家寡人的时候,曾经有热心人士想要帮忙拉红线,对方是我没见过,但妹妹稍微有点认识的一位小姐。我生性随和、博爱,向来都觉得只要是个活人、是个女人,就不妨认识认识。不过,老妹不赞成:“我哥?她看《姐妹》的噢!”

或许,我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随和、博爱。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章链接:固定刑/刘明星(马来西亚)

固定刑/刘明星(马来西亚)

如题。我们如何收放自如?

我猜在一般中文读者里,马上从题目联想到回教法的,了了无几。回教一词在某些人看来不合时宜,应该用伊斯兰教取代。这名称本来就是容易挑起敏感神经,谨慎一点处理总不会差的。

为什么用回教称呼不合适呢?从字面理解,这二字词是偏正结构,可以说前者是形容后者的,也就是回族人的宗教。那么,回族的名称又从何而来?我猜是回鹘或回纥,属于音译词,也就现在多用维吾尔称呼的那个名称。

回人信回教,这句子没毛病。回人信伊斯兰教,也同样意思。和马来人信伊斯兰教比较,句式一致。确实,和马来人信马来教,是能平行比较的。然而,说马来人信回教的话,就可能会误入范围了。个中原因细思之下,未必说不明白,虽然简单地说是张冠李戴又并不尽然。总之,如马来教或回教,其意涵不必相同,用原文音译名伊斯兰无疑少一层曲折。

那么,如果回教法的名称不妥,用伊斯兰教法就可以了吧?用上上一段的思路,我的答案还是未必。这其中千丝万缕的细微差别我就不再喋喋不休了。反正,固定刑一词在马来西亚报章,乃至社会大众,惯用伊刑法称呼。而早前还有抽取了其中偷窃判截肢的内容而用断肢法的。

在泛马伊党的大力宣传下,似乎施行几个出乎本有法令下范围的刑罚就是彰显真主的法力,然而名为固定刑的法律即使已在州议会通过了,而且鞭刑也公开展示过,断肢毕竟不曾。这大概不是因为怕有悖宪法而不敢妄动,更多的是考虑到后果未必有助选票。

之所以用固定刑来翻译这本义为界限的词,是因为前人固定了相应刑罚,比如通奸石刑,叛教死刑。与之对称的名为酌定刑,这是人为的添加,后起于天刑。

人类何以惯常以为自己能够替天行道是个值得玩味的事情。刑罚当然是遏制放纵行为的有效手段,否则早已在人人升神不会犯罪的天堂里废除已久了。

不犯贱是须在有自省能力下的克制行为,不然的话,人人都有把个人欲望无限推展,那就不免天下大乱了。

写到这里,我们这种能思考的生物好像会在互相行善的大同社会里永续生存,但物质的固定实际上已决定了我们的精神要在有所依附之下妥协。否则,独与天地精神独往来,岂不快哉!何必管理这副吃喝拉撒的臭皮囊呢?

摄影:Nick Wu(台湾)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章链接:最值得的一次放纵/小黄猪(马来西亚)

最值得的一次放纵/小黄猪(马来西亚)

林伯伯不烟不酒,对生活相当克制。饮食方面多菜少油少肉。生活作息方面,则是早睡早起,喜欢运动,所以身体很壮,已经六十七岁,但看上去却只象五十岁。唯一的嗜好是钓鱼。

前阵子林伯伯总是觉得头痛。吃了好几次Panadol还是无效,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去看医生。医生说,林伯伯的似乎不是普通的头痛,建议他到专科医院做个检查。

林伯伯听取医生的建议,到了专科医院做检查。几天后报告出来,医生说林伯伯得了前列腺癌,而且已经进入骨髓,只剩八个月命。

林伯伯本是精神奕奕地和太太一起来拿报告,还打算之后去吃个美味的午餐。这晴天霹雳的坏消息顿时打坏了林伯伯的心情,甚至连走路也需要太太扶着。

回家途中林伯伯已经没办法驾车,由太太代劳。午餐也不吃了,林伯伯心里一直想为何癌症找上自己,毕竟自己的生活作息都很健康。更何况被医生告知自己只能活多八个月,似乎已直接判了自己死刑。

无论是遗传还是其它外在因素也改变不了报告结果,林伯伯开始接受治疗的日子。庆幸他不曾自暴自弃,为了可以让自己和家人多生活久一些,他的生活甚至比以前更克制。饮食更小心,而且更努力运动让自己有能力去对抗癌症。据他太太说,当他遇到自己喜欢吃的榴莲,也只是闻闻就好。做太太和儿女的看到此景,心里还真不舒服。

几个月的治疗过去,林伯伯身体越来越弱。为了不让病情恶化下去(或多活一段时间),医生已经把他的睾丸切了,再后来也不知什么原因,牙齿也被拔完。林伯伯除了受癌症之苦,还要受手术之苦,当然最煎熬的是离开的日子似乎越来越近了。

太太看到此景,突然把心一横豁了出去,买了林伯伯平时爱吃的榴莲,让他好好放纵和享受一番。林伯伯吃得津津有味,毕竟为了治疗,他已经很久没碰榴莲了,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两天后,林伯伯离开了。太太摸着他冷冰冰脸哭着说,幸好你吃了榴莲才走。

我看到此景,心里安慰,这可是最值得的一次放纵吧?

摄影:周丽雯(澳洲)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章链接:眼睛/驴子(马来西亚)

眼睛/驴子(马来西亚)

  她就读预备班那一年正式与眼镜结缘。

  她本来就不算太专心上课的学生,所以喜欢坐在课室后靠窗的座位,让她容易放空发白日梦。后来她发现看老师写在黑板上的字很模糊,去了检验视力,才发现自己近视了。

  偏偏她不那么喜欢戴眼镜。不看黑板时,她就摘下眼镜。就连骑脚车上学或回家,也不戴眼镜。回家路上会经过一个斜坡,有一次就因为没看见一个大坑洞,骑脚车冲下斜坡时撞进了坑洞,让她摔了一大跤,左手肘和膝盖上20几年后仍留着当年受伤痊愈的疤痕。

* * * *

  她不希望近视加深。如果近视度数加深,她就得换副眼镜。那可不便宜啊。

  她的近视不算太深,多年来维持在200度左右。当时她的工作不需要经常使用电脑,用的是最基本打电话功能的诺基亚手机。

  后来,她转换了工作,朝九晚五都得对着电脑荧幕。平时阅读可以不靠眼镜,但对着电脑荧幕时,她不得不戴上眼镜。办公室里的冷气大得寒气逼人,她敲打着电脑键盘的手指冰冷得快打不出字。她逃离办公室到楼梯间透透气,从寒冷的室内即刻到闷热的楼梯间,她的眼镜片顿时蒙上一层雾。

  办公室内干冷的空气,加上长时间对着电脑,她的近视度数不知不觉上升到近400度。

  她这才注重眼睛的保养:眼睛太干涩时滴眼药水、提醒自己随时眨眨眼睛、做一些眼部运动、减少追剧、多看远处绿色植物等等。

* * * *

  

  基于工作需求,她开始使用智能手机。由于智能手机十分方便,她闲来无事便取出手机滑一滑。不到三年,她发现眼睛越来越容易疲倦,看近在眼前的东西时也会“视而不见”。

  她知道自己已到了老花的岁数,特地网购了一个放大镜来看文件上的数据。

* * * *

  近视让她感到生活上有诸多不便之处。她羡慕没有患上近视的人。

  她不希望孩子们年纪小小便与眼镜扯上关系,所以,她极力限制孩子们看电视、使用电脑和玩手机的时间。她知道这些电子产品对孩子的视力是极大的伤害,然而,孩子们才不理这些,他们这个年龄只想要快乐,他们会因为观看卡通、玩手机的时间减少而哭闹起来。

  她并不愿意成为冷酷的家长,她折衷要求他们在屋前玩滑板,或者在屋内阅读课外书。

  新冠疫情期间,因为行管令的关系,孩子们哪都不能去,更别说出门上学,只好在家上网课。孩子们并不排斥上网课,因为大多网课既能让他们生动学习,还设计了好玩有趣的游戏让他们玩。

  孩子们数小时近距离对着电脑、Ipad和手机荧幕,上了一堂又一堂的网课,不时听他们传出快乐的学习笑声。

她深感无奈,她不能因为自己的执著而剥夺了孩子们使用电子产品学习的权利,只是不知道这个久久不见终结的疫情,会让多少孩子提早成为了近视小孩。

摄影:驴子(马来西亚)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章链接:小明的故事/宫天闹(马来西亚)

小明的故事/宫天闹(马来西亚)

小明是公司的销售经理,由于常常要应酬,抽烟喝酒样样精通。吃饭常常也不定时,爱吃炸鸡薯条,因为好下酒。三十岁不到,身体已经向横发展。叫他运动,永远没时间,口头禅是:吃了这一餐,明天才开始减肥。

最近他做了个身体检查,毫无意外得了三高。医生下指令,再不瘦下来,明年可能见不到他了。他于是开始担心,因为孩子还小,老婆没工作,自己不在了怎么办?于是,他下定决心要开始减肥。

至于减肥的方式呢,非常极端,每天不吃淡水化合物,所有的食物都是水煮的,不喝有糖饮料,只喝开水,所有吃的喝的都淡而无味。果不其然,一个月瘦了10公斤。

瘦下来后,他当然非常开心啦。也慢慢开始放松自己,奖励自己,吃了块炸鸡,天啊,这世上怎么有那么美味食物!第二天,他还是好想念炸鸡的味道,心想再吃一个吧,一个应该无所谓的,应该是之前吃太淡了,才会那么想念。第三天,他下定决心今天真的不可以再吃一些不健康的食物了。有个同事下班前,告诉小明今天是他的生日,要请所有同事去吃火锅庆祝。生日耶,小明想怎么可以那么不给面子,而且是去海X捞,吃了今天再打算吧。第四天,既然都放纵三天了,就直接放纵一个礼拜吧,下个星期再开始减,反正要减一个月也可以瘦10公斤。

下星期,再下星期,当然也没开始减。一个月后,体重回升得非常快,已经接近减肥前了。他还是觉得没关系,上次可以减那么多,下次开始时也一定可以。可是,再也没有下次了,两个星期后,胸口突然一痛,就这样移民去天堂了。

摄影:Nick Wu(台湾)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章链接:谁理你?/野子(马来西亚)

谁理你?/野子(马来西亚)

这是一个没有标准的时代,凡事只要你高兴就行,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没人理你。

不过,新冠病毒的横空出世把地球带入一个崭新时空。世界仿佛瞬间改变了,如今处处有标准,时刻有规定,好像穿越回到中世纪。

出门不戴口罩,罚款。到任何场所没有扫描签到、量体温,罚款。没有保持一米社交距离,罚款。封锁期间跨州、跨县,罚款。封锁期间没有得到批准偷偷工作,罚款。

总之,任何犯规一律罚款,而且数额绝对令工薪阶层对心痛的感觉有深切体会。政府深知罚款乃是国人的罩门,能够起到狠踢脐下三寸之功效,却带有一丝文明的神韵,十分高招。为什么不判坐牢?监狱满座。为什么不打鞭?嗯……,其实可以考虑。

有机会到路上随便望一望,轻易可以发现不少人到今时今日口罩还是只戴个意思,口罩也许拉到下巴,也许露出人中。现在不许群聚,夜店一律关闭,可是三不五时就有人被发现,要不租民宿开party,要不到商场家族团聚,要不躲在办公室庆祝生日,要不夜店开着后门做生意。

他们偷偷摸摸、鬼鬼祟祟游走于法律边缘,这些行为只说明一件事,无非怕罚款而已。至于如今疫情严重到医院ICU爆满、停尸间装不下尸体、每天几千人确诊,好汉们羽扇纶巾,视若无睹。变种病毒四处为虐,可英雄好汉的态度貌似并不在乎死全家,万事只要不被罚款就行了。

疫情之下,多数人自危,少数人却宁可挑战运气,也不愿意随着地球迈入新常态。不过,现在已经不是你爱怎么样就怎样的时代了,只要犯规就等着被举报吧!其实谁也不想理你,可是为了自家安危着想,又怎么能够假装看不见呢?

如果既不想遵从新常态,又不想被罚款,还是有很多不会危害人间的事情可以做的;譬如不妨试试传说中的“食屎屙饭”绝活,看看谁理你?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章链接:放纵或克制都需要有个度/棋子(马来西亚)

放纵或克制都需要有个度/棋子(马来西亚)

我天生性格老硬的。妈说我小时候调皮,喂我饭不吃,她一气之下就把饭倒了。我幼儿院没上就犟,不给我饭,我不会自己拿吗?于是自己拿了凳子,拿个碟爬上去打开饭煲盖自己盛饭。

你不给,我自己争取。就算得不到,我努力过,我甘心。我这股犟劲是生在骨里,从小到大都不轻易放弃,也不服输。这里的输不是人与人之间的较劲,而是不能让自己输在任何一点上而停止奋斗。这次考试成绩不好,没事!反省自己,多努力一把下一次一定可以考好。就算我真的彻底失败没下次能证明自己可以突破的机会,我会遗憾但没关系,换战场!别以为我会在这点跌倒了爬不起来,没有任何一场“人生”事能定义我。赢了就满足一下,输了没关系,因为输了就有新目标可努力奋斗。

人生漫长需要不时反省自己,虚心学习。不骄傲,不傲慢,要懂人情事故和怎么成为更好的人。这条路有个必要条件,那就是克制。克制自己的懒、贪、虚荣心等等。我自满,对自己要求也很高。对于成功或失败,我自认自己心态调整得好,应付自如。

种种的克制不累吗?累!尤其是过了度。

我相信我的犟和过度的克制是引发我忧郁症的其中一个原因。我忽略自己的感受,一味觉得自己心理强大就能战胜一切。觉得只要努力就无愧于心,就算再苦,熬过了都会比现在的自己优秀。我真的很能吃苦,对自己可以很苛刻。

我自认的心理强大终于在我承认自己有病的那一刻崩溃了。我没想象中的强大,我输给自己了,这个病我没办法以自己的力量去克服。我是怀疑自己患上忧郁症超过半年的时间才去正视这个问题。我一直觉得自己没病,觉得我种种行为和感受是因为懒和气馁。我不能放纵自己,我可以克制自己种种的郁闷和挑战。

终于在意识到自己努力了那么久还是无能为力,忧郁的情绪影响了我的生活和效率是事实,要摆脱我得要认输。我打破那道自以为很坚韧的墙,承认自己柔弱无力。还是那个犟劲,想通了自己患上忧郁症又怎样?这次输了又怎样?病好了还是个好汉,病没治好想赢都难!

忧郁症,没走过这条路的人可能不能理解。但我很感激这段经历,至少现在我学会聆听自己的精神需求,适量地放纵自己抒发情绪。以我那么倔强的性格,其实很难舒心地放纵自己。时时都有犯罪感和不安,这么一凉,我会不会把事情搞砸了?

搞砸了又怎么样?面对呗。只要知道自己面对什么,可以承担结果就好。总而言之,克制和放纵都需要个度,别坏了自己。最重要是身心健康,要是病了垮了,组织是不会可怜你的。你的人生它不负责,只有自己才能主宰快乐。你如果也和我一样那么倔强,不要对自己太苛刻。物极必反,到头来你所追求的可能不是最重要的,而所做的牺牲可能不是最有意义的。

停一停,想想什么才更重要。

摄影:棋子(马来西亚)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章链接:我的体重我负责/吴颖慈(新加坡)

我看的书/驴子(马来西亚)

我看过1987年香港电影《监狱风云》,看过2017年韩剧《机智牢房生活》,但还没看过讲述马来西亚监狱的电视节目。

正好网购到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的著作《加影自由刑》(Kajang Diary: A Prison Retreat),自述他于2017年9月29日被判入狱,监禁30天的牢狱日常生活。他在狱中写字、画画、阅读、记录每一餐的菜单、用吃剩的面包捏成迷你雕塑作品;有时候他与囚犯、狱卒和狱官闲聊,从他们的口中了解他们的家庭、背景、想法,以及观察加影监狱的实况。

他在加影监狱一个月,日子不长,他悠闲自在地度过。加上狱官和狱卒知道他是政治人物,不敢亏待他。他也不愿为难他们,因为他知道狱卒的工作繁重,管理监狱实际上很困难。狱官、狱卒都是低阶的公务员,政府并没有给他们良好的待遇。

30天之后,他出狱了,他在书中最后一章写道“你可以把我关进牢房、限制我公开发表言论,但不能阻止我心里诅咒贪污腐败滥权的行为。”

阅读这本书当下,思及疫情下的我们,其实与在牢房里生活多少有共同点。不过我们可是VIP级的囚犯,除了移动上比较受限,我们依然有许多选择权,选择吃什么,选择做什么,选择如何生活。我们只被要求遵守朝夕令改的SOP,做好#kitajagakita的本份。

在国盟政府模棱两可要抗疫又要救经济的决策下,最后会形成怎样的局面?姑且不谈,让时间说明一切。

书名:《加影自由刑》
作者:蔡添强
译者:李红莲
出版社:大将出版社(马来西亚)
出版年份:2018年5月初版

我的体重我负责/吴颖慈(新加坡)

当岁月走过,划过痕迹不单单只是脸上的细纹,还有不受控制疯狂飙升的体重。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体重器上的数字,经常是跟朋友聊天的主题,除了工作家庭,我們也非常关注自己的“成长”!现代人对身材的要求简直到了苛刻的地步,不止重量有根据身高比例制定的标准范围,还有量身定制的理想体重,最后还失去理智的追求模特儿标准!很多女孩为了追求极致,对自己过份要求,反而失去了更多,像我们这种不必靠身材脸蛋吃饭的一般人,大概碰到标准范围的边缘,就要备齐三牲五果六斋,焚香祭拜,感激上天垂怜。(标准体重范围指的是BMI值正常范围,可自行上网搜寻免费计算器。)

中年发福若是怪罪那随着年龄逐年下降的基础代谢,未免有点太过荒谬!举例来说,一个正常体重的成年人,每天的基础代谢大概1500大卡(基础代谢因人而异,与性别年龄肌肉量等有关,这里只取平均值),根据研究报告指出,人的基础代谢在中年以后,会以每十年下降5%至10%的速度降低,换算成卡路里大概就150卡,相等于半碗白米饭的热量,再平均分配到十年当中,其实就只有那区区一口白饭而已。把中年以后迅速成长的腰围、臀围让一口白饭来负责,难道不是欲加之罪吗?

根据个人观察多年发现,导致中年肥胖的不是新陈代谢,而是经济独立和选择自由。小时候的饮食大都受到主要照顾者的限制,食物选择要父母买单,自然就失去许多自由。青少年阶段也是要看着皮包里的零用钱吃饭,钱花光了,嘴巴自然就停下来。相对于中年人的经济独立,想吃什么买什么、想吃多少买多少、下午茶点心宵夜完全不受时间限制,半夜起来突然想吃泡面也不必经过任何人的同意,君请看深夜吃播视频大受欢迎就略懂一二。经济独立和不受拘束才是中年以后致胖的真正原因,这时,克制还是放纵,从外形上一眼就看得出来。你说:哎呦!做工那么辛苦、压力山大,慰劳一下自己不可以咩?可以!但不是餐餐犒赏、天天大餐。

友人家里的长辈,嘴上嚷着减肥不吃午餐,但才一转头,就嗑了半个邻居送过来的满月蛋糕!蛋糕糖分高热量高却没有饱足感,没一会儿感觉肚子空空,又塞了七八片梳打饼,满心以为没吃饭没吃肉没碰到动物脂肪,应该要看到瘦身成效,殊不知蛋糕饼干的热量,照样送去肝脏制造成脂肪储存在身体各处。吃多少不是重点,吃什么才最重要!一份一百卡的蔬菜水果和一份一百卡的蛋糕饼干,热量一样,但份量和里头的营养价值却大不同。有一段时间,我曾经巨细靡遗的记录放进嘴巴的每一口食物,那长长的清单与食物内容让我目瞪口呆,原来我自以为的吃一点点,其实是个无垠黑洞!如果我们总是吃多了、吃错了,那就不要扯着新陈代谢那只代罪羔羊,找理由推脱、找借口放纵,然后继续恣意妄为、肆无忌惮的过日子。

最近对孔老夫子的七十从心所欲有了另一番体悟。人要是活到了七十岁,还能想吃就吃、想睡就睡、想动就动,那才叫从心所欲啊!要是现在不开始严以律己,将来恐怕就会身不由己了!看着公园里那些坐在轮椅上行动不便的老年人,就会深深明白,现在的节制是为了追求以后更多的放纵!

摄影:Lin Yun Yun(台湾)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章链接:大道至简,贵在坚持/徐嘉亮(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