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流行小故事/宫天闹(马来西亚)


打架鱼篇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在我四或五年级的时候,曾经流行过养打架鱼。朋友们之间会把自己的打架鱼放进一个盆里打斗,就只有两位朋友,一人一只。打架鱼非常凶猛,还没打架之前,它们的鳃会打开来,气势也就跟着上来了,然后就会开始打架。打输的那一只,以后就不太敢打架了。当然现在回想起,也觉得好像有点残忍。

郭富城篇
在我六年级的时候,郭富城非常的红。坐在我隔壁的那位女同学,基本上每一天都会跟我说郭富城如何如何,也每一天在唱郭富城的歌,所以我被逼对郭富城开始有点熟悉。当时去理发也会剪成郭富城头,也就是冬菇头。我还记得当年中秋节,我们学校有主办灯笼制作比赛,我跟几位同学,当然包括那位女同学,竟然制作了一个郭富城人形的灯笼,还拿到名次,第几名已经忘了。

X X X X X

我发现好像年龄越大时,我对流行的敏感度也大大降低了。如果要说我发现最近流行什么的话,那应该是从昨天开始在我的面子书被洗版的个人AVATAR。几乎大家都为自己做一个跟自己很像的AVATAR。我有点懒得去跟,所以我没做。我想这应该是我老了,没有很想去跟大家做同样的事情吧。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未来新时尚?/林高树(马来西亚)

未来新时尚?/#林高树(马来西亚)


小时候脑筋不好,常常忘这忘那,老妈骂:“吃饭会不会忘记?”吃饭倒不至于忘记,因为吃饭时间一到,老妈就会喊“饭煮好了!”我们兄妹很快就会发现,其实饭真是煮好了,但其他的一切还没有。觉悟到只是空欢喜一场之后,接着我们就要开演苦情戏,要不模仿粤语残片的对白:“有饭吃咯!”,或者忘了是《星星知我心》还是《苦心莲》的:“哦!白米饭!”当然表情必须是万分惊喜的。

后来脑袋发奋图强,记忆力变得非常强大,譬如我可以重复半年前别人说过的一句无关痛痒的话。可是,如今“忘记吃饭”这件事反而经常发生。仔细想了想,觉得主要原因有两个:首先,我不是那种认定少吃一顿饭就会死掉的人。其次,工作的关系经常会路过人烟稀少的地方,想吃也没东西可吃。我不像孔子专吃切得方方正正的肉那么龟毛,但最近由于年纪渐大的缘故,吃东西还是有点讲究的。在该吃东西的时候却没有适合的食物,头脑会自动选择调整到“遗忘”模式。我认为事情的经过就这么一回事。

这让我联想起四十年前巴生地区的名医“头疯林”。林医生医术高明,但就是习惯性的口不择言。当时病人喜欢请教林医生依自己的病情是否需要戒口?医生会回答:“什么都可以吃,只有一样东西不可以吃。”病人必然追问:“什么不可以吃?”医生坦然相告:“屎不可以吃。”头疯林,果真名不虚传!

偶尔担心少吃一顿会不会把自己饿成血糖低?因为感觉上手脚都软了,但这很可能只是幻觉,毕竟都是靠自己亲自把车开到那种鸟不生蛋狗不拉屎的地方,而且过去预先囤积了不少战备能量,估计即使绝食两星期也饿不死,少吃区区一顿午餐应该没那么严重。营养师朋友建议我不妨吃些种子类的食物,除了瓜子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是适合人类吃的种子类食物。

要我把车停在树荫下慢慢嗑瓜子,可实在没那个闲情。不过,一边开车一边吃瓜子行吗?在这方面,坦白说我确实有过人之处。想当年在国外自驾旅行期间,曾经为了不妨碍赶路同时为了提神的目的,表演过双手不离方向盘吃鸭掌的绝技,而且吐出来的骨头一干二净,毫不含糊。多伦多唐人街鸿发饭店(现改名为新鸿发美食轩)卖的鸭掌确实美味呀!同车的朋友看得目瞪口呆,钦佩得当场向我要了签名!

话说回来,吃瓜子难度要比吃鸭掌来得高。首先瓜子在本质上不属于吃一颗两颗就拉倒的食物,少说也得吃它十颗二十颗吧?否则还不如不吃。那就无法要求双手不离方向盘了,比较取巧的办法是一手握紧方向盘,另一手偶尔抽空往嘴送瓜子。瓜子有壳怎么办?这非常考技术,牙齿必须轻轻把瓜子壳咬开,然后凭感觉靠舌头把瓜子仁分离出来吃掉。万一瓜子壳碎成四分五裂的就难以成事了,必须放弃任务。吃完后,拇指和食指把瓜子壳拿下,换上食指和中指夹的新瓜子,动作一气呵成,前后用不了三秒。

边开车边吃东西很常见,但吃的是鸭掌、瓜子就不同了,隐隐然已经上升到艺术的境界。有时候会有从旁超车而过的司机瞪我一眼,哼!妒忌啊?如果前面有警察,看看警察叔叔是抓你玩手机,还是抓我吃瓜子!虽然艺术总是曲高和寡,但民以食为天,我的绝技成为未来新时尚的可能性应该还是存在的吧?

照片说明:1. 最前方的就是鸿发饭店。2. 鸿发卖的卤鸭掌。
照片摘自网络。

上一篇文章链接:四轮驱动车/廖天才(马来西亚)

四轮驱动车/廖天才(马来西亚)


第一次到砂州的外地人,若稍微留意街上跑动的车辆,你也许会发现及疑惑,怎么马路上有着这许多的四轮驱动车?难不成驾四轮驱动车是砂州人的特别爱好?难道四轮驱动车比较便宜?还是,四轮驱动车比较能显示身份?在砂州,什么时候驾四轮驱动车成为了一种时尚、潮流?

四轮驱动在砂州售价多少?猜想最便宜的都要马币十万。购买这类车的人,主要是来自长屋或内陆的村民。无论是伊班、比达友、加央、肯雅、加拉必、伦巴旺,甚至本南等族群,若要买车,四轮驱动车似乎是最主要的选择与考量。

这是否能证明了住在郊区的村民,消费能力不差?一点也不。砂州人的工资比西马的少,货品价格倒是比西马高,经济能力比西马人差,砂州还是其中一个经济最落后的州。选择购买四轮驱动车,其实是逼不得已,因为这等于要长期喂养银行,瘦了自己。许多人单是每个月的供车款就接近一千马币,并以九年最长期限去偿还。可以想象,许多在城市工作的郊外居民,不少人还在城市买下房子,这样一来,供屋供车加上生活费,沉重负担可想而知。

为何要买四轮驱动车?因为郊外居民回乡的路,是凹凸不平极为难走的黄泥路,或是属于伐木公司所开辟的木山路。这些路,旱季的时候会掀起滚滚黄尘,雨季的时候,路面很滑,破烂不堪,甚为危险,小车不适合上路。

另外一个考量是,可以时而购买家庭日常用品搬运回去村落。大件的家具如床褥、衣橱、沙发等物品,也能运载。

丰收节和圣诞节是砂州最重要的节日。城市会变得静悄悄,一些酒店及餐馆甚至因找不到替代工人而必须暂时休业几天。回村的黄泥路上,却另有一番风景;车辆排着队行驶在黄泥路上,轰隆隆旋起漫天尘埃,司机的视线也被遮盖,不得不把车子停歇一下,让前面的车辆离开远一点。若是遇到雨季,有些路段因太多车辆辗过变得又烂又滑,司机必须发挥最好的驾驶技术,才能越过。

若泥路烂到某个程度,司机们就要发挥互助精神;越过了烂泥的车,必须协助把卡在泥沼里的车,用绳索或钢索把它拉过来。此时,后面的车龙,也许已经有半公里那么长了。这种情况,回程的时间往往延长几个小时。

刚被推翻的希盟政府的工程部长,其实是来自极为偏僻的北砂巴卡拉兰(Ba’kalalan)。还未做部长前,伦巴旺族的他曾感叹地说:“我家乡的黄泥路,破洞之多之大,连水牛都可以躺在路中洗澡”。

还以为广大的乡下民众会因为面对严重的民生问题而心生怒火。心有不满必化为行动,有效的反击就是大选时投反对票。实际情况却不然。每届州选或全国大选,执政党依然得到郊区强大的支持。为何如此?我也感到匪夷所思。

同一个国家,住西马的人也许很难想象,或很难相信砂州城市以外的广阔的内陆地区,去村落的道路普遍是凄惨一片的。

摄影:廖天才(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不要做物欲的奴隶/李黎(中国)

孩子的潮流/山三(马来西亚)


我自认绝非潮妈,但偶尔或无意中亦会追随潮流,只要能力范围内,增添一些“谈资”,让自我感觉良好其实也不错的!对自己如此,对孩子也一样。

先说才八岁,小男生们的潮流多数来自于英雄大侠动画片,如Avengers、蜘蛛侠、奥特曼、变形金刚等。而这些“永不过时”的潮流也延伸出许多周边产品,我会迎合他的喜好,为他购置蜘蛛侠的睡衣、书包、帽子、有咸蛋超人的贴纸书……有一阵子,他喜欢“植物大战僵尸”这玩意儿,我在淘宝时“顺带”淘了一款僵尸人物的乐高,这就让他乐上了好久!

至于才五岁,上学后最先留意的就是朋友的发饰,有时,她会说甲同学戴了粉色皇冠的发箍,乙同学的发夹是独角兽(晶片)图样、丙同学用了什么式样的绳子绑了三个辫子……爱美是人的天性,好吧!我这当妈的仔细聆听并蒐集她的需求所在后,大致上掌握了现下小女生流行的是什么,所以挑些公主样式的裙子、《冰雪奇缘》的贴纸书、独角兽的发箍、还让她自己选了独角兽造型的生日蛋糕等。

与此同时,我们不一定是跟风那一伙,我们也可以是带动潮流的那一位。记得有一年生日,外子朋友送了才八岁一套《七龙珠》漫画,他难得很专心地追完整套书,然后很兴奋地复述书中的人物背景、有什么超能力、使用超能力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听他说得那么起劲,连带我和才五岁也跟着看这套漫画。待他向家中每一成员说了一遍后(那已经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他还拎着袋书说要借给邻居看,令你不得不佩服他的带动能力!

潮流嘛,可以是大众化喜好的表示,也可以是小众“独特”偏好,最重要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朋友圈/亲友团里聊一块儿去!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知时务/刘明星(马来西亚)

知时务/刘明星(马来西亚)


“无趾曰:吾唯不知务而轻用吾身”~《庄子·德充符》

以上这半句话抄自《庄子》内篇中有关孔子故事的其中一篇,我手上的《庄子纂笺》钱穆先生在章末评注:“此章浅薄不类。”意思大概是说撰写者太过乱来,怎么可以把至圣先师的地位弄作比无耻(谐音)还要不如呢?

我想,钱先生也不必太在意庄子开的玩笑,一般人都知道要认识正派的孔门故事,就应该要看《论语》的。庄子笔下的众多人物,是凭他理解的人格想象而来,寓言重言,要是都从类不类看未免失之偏颇。我们的时代是张飞打岳飞的,用不敬来责难浅薄,也不见得厚重。其实虽然庄子塑造的孔仲尼形象有时候不那么高大上,在其他篇章是对儒家褒义相加的。

按照字面看,鲁国的兀者,也就是受了某种刖刑(也就是断肢)而没了脚趾的人。叔山无趾行动不便也来找孔子“务全之”,当然不是找孔子装义肢而是整全道德,至少是精神可嘉的吧?我们当然不能知道真实的孔子会不会对前来求知的受刑人问类似“还来得及吗?”的话,而无趾不接受孔子后来的道歉而执意离开是不是太小家子气,这一章借老聃的问题来替仲尼解套,得到无趾的“天刑之,安可解?”的以问题回答问题,说的是无趾对孔子的期望太高了。后期的皇帝们封的至圣名号,不也一一的把孔子摆得太高吗?

回过来说“识时务者在俊杰”对比无趾的“不知务”似乎差了个时间的概念,但意思应该是通的。无疑,我们现在用潮流来比喻时尚,是用了流水一去不回的相似,可是天地运转,这复古的时装不也总在循环吗?潮起潮落,不是很正常的吗?

用Trending、对商品推动重商的资本附加价值来大做广告,在看重生产总值的时代,看起来在生物钟另起流行度广的传染病下,又会有一轮新的秩序需要建立了。这保持社交距离的新律令不知会持续多长时间。商品交换模式和虚拟货币乃至大数据,都是潮流。

要做个时代的弄潮儿,也不是标新立异逆水行舟就了不起。顺应潮流,跟随时代精神,与时并进,也不会是错误的。我想无耻地说“天命所归”,我们都是被各种刑罚捆绑得不得不过好每一刻来善终的。倔强地违反时事,不但外形可能有所损坏,连内在的精神道德也可能不保。那才真的不识时务。

那要不要跟随潮流呢?看着办吧!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大爱电影/郑嘉诚(新加坡)

大爱电影/郑嘉诚(新加坡)


潮流和我总有格格不入之感,因为觉得所谓的流行,也是各公司为了促进大家消费,而不断通过各种管道灌输大家消费主义的意识形态,让大家觉得通过买东西可以变得不一样,忘了建构内在价值和气质,毕竟皮囊会变老,内化的智慧和气质会像陈年佳酿愈久愈香。钱也有很多其他更值得花掉的管道,像是投资、教育、慈善或环保。

当然这也不会是不打扮的借口,毕竟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妆容得体也还是基本的社交礼仪,我相信根据每个人的气质选择适当的衣着就行了,像是我如果穿太Swag或潮就会完全崩坏掉,简单的T-shirt或是衬衫就是标准和舒服的打扮了,当然也要通过女友的批准。

然而,让我会追潮流的唯一一样事情,应该就是电影了,每逢有什么电影即将上映,Youtube里演算法就会像洪水开闸般地不断推送、置顶那些电影预告和解析。而我也很配合演算法,陷入一部又一部的电影介绍和解析。毕竟,我爱看的电影除了种类很广之外,时间跨度也很广,久至像是1930年的《西线无战事》,因为能在时间洪流中留下被人们一再提起铭记的,多是经典。

可是,这么久的戏,陪我看的人大部分都会放弃或睡着,为了不要虐待身边人,尤其是很贴心还愿意陪我看80或90年代电影的女友,当然是要赶上潮流、看看新电影,因为有些新电影,在未来回首时,会庆幸我们赶上在电影院里观赏属于这个时代经典,像是诺兰的电影。个人觉得诺兰导演过的《黑暗骑士》三部曲中的有小丑的第二部 The Dark Knight,已经是殿堂级的存在,其中小丑的演绎,前无古人,后也恐怕无来者。

这里也顺便大推诺兰的新电影,号称是“电影院救世主”的《天能》(Tenet)。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对开销是很谨慎的人,但是好电影一定要买票支持,而且这部电影,在家里看的观影体验肯定大扣分,因为那种不能倒带回去思考,一气呵成地看完,才是这部电影最好的展开方式。不能因为这个疫情,让电影院产业没落,电影院里观影的体验是能把人抽离,全情进入导演和演员建立的世界,走出戏院,就犹如从催眠中清醒了过来。

或许,对电影潮流的追逐,对我这个老灵魂算是最年轻的事情了吧!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棒棒卡风潮/周嘉惠(马来西亚)https://xuewenji-my.net/2020/09/09/

棒棒卡风潮/周嘉惠(马来西亚)


不清楚现在小孩的功利习性是天生的,还是后天被培养而成的?如果能够归纳出一个结论,或可以成为性善或性恶的佐证。让我想这么多的原因,源于孩子学校的棒棒卡制度。棒棒卡的目的是奖励表现良好的学生,老师可以因为听写满分、代表班级比赛得奖等等原因颁发棒棒卡,学生收集的棒棒卡可以到贩卖部去换奖品,譬如一张棒棒卡可换一支铅笔,五十张可换精美铅笔盒一个之类。棒棒卡只在颁发当年有效,不得逐年累积。

棒棒卡是否起到鼓励学生们“争做雷锋”的作用还有待商榷,但毫无疑问棒棒卡在每个学生心目中都有一席之地。

老二是个糊涂虫,不管事前怎么给她复习,在学校的听写她总是有本事这里少写一画,那里多一个字母,再不然就是该出头的地方不出头,不该出头的地方却猛出头。为了协助驱赶她脑袋里的糊涂虫,最近隆重推出“爸爸卡”,在学校任何语文的听写得满分就可以回家领一张爸爸卡。老二大喜,连续在国文和华文听写中成功拿满分,英文听写则把pizza写成piza,与爸爸卡擦身而过。

糊涂归糊涂,老二并不傻。她早就查询过了,爸爸卡可以兑换什么奖品?这个倒还没想好,先收集再说,奖励容后再议,反正包君满意。老大恰好有一个满分听写,顺手也领了一张爸爸卡。这个人生平无大志,只求换一碗ABC冰凉快一下就满意了;她七岁时喝过半碗ABC冰,念念不忘至今。我们家并不流行吃零食、甜品,老大甚至从小不吃巧克力,少见吧?两岁生日时买了个巧克力蛋糕给她,她很开心地切蛋糕分给大家,还连说“你们吃!你们吃!”,自己却一口也不吃。

后来,老二要求我帮忙洗水壶,事后她决定发行自己画上星星的精美“恺恺卡”作为回报,并且煽动姐姐也跟进。看来这家伙近期的志向就是打算收集各种奖励卡。妈咪可不来这一套,几年前就落实以画星星奖励良好行为的方案,而她们从小辛辛苦苦收集了大半张纸密密麻麻的星星,却从来只问耕耘,不问收获,就纯收集,真是好骗!正中吝啬成性的妈咪下怀,啊!不!应该说节俭成性才对。

学校老师也不是吃饱撑着,一星期只给一次听写,三科语文的听写就算全部满分,顶多一星期只能收集到三张爸爸卡,太少了!老二灵机一动,随即推出个性配套,讲一个笑话换一张爸爸卡!

这个配套本身就够搞笑了。来!奖一张爸爸卡!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我们的潮流都会变成过去/陈保伶(马来西亚)

我们的潮流都会变成过去/#陈保伶(马来西亚)


以前哥哥的同学和朋友都喜欢留鸭尾头发型,发尾烫出外翘,穿上当年红透80年代的招牌萝卜裤,上宽下窄,整体就像个锥子。出街时还不忘带上一副类似雷朋飞行员太阳眼镜,十几岁的黄毛小子一群走上街,情况像明星登台。姐姐喜欢羊毛烫的发型,出街是一定把发蜡涂得厚厚,远看头发是发亮光泽的,摸下去是硬硬的。

接下来是二哥,喜欢留着两边厚浓的发,可以五五分界发型,亦可以三七分界,形状像蘑菇。这个发型只适合年轻小伙子,秃头安哥千万别来这发型。二哥和朋友都有着自己深爱的丹宁(denim
)外套和裤子,不贴身,浅蓝色。就算大热天出门,也坚持把心爱的丹宁外套穿上,哪怕生热痱或中暑。当时我留着一头短发却喜欢戴发箍,一身邻家女孩的打扮,自我感觉超良好(真的是自我感觉而已)。

接下来,索性留了一头披肩长发,几十年从此不曾再换发型了,因为卷烫的头发真的比较难打理,什么喷发胶、喷发雾、水油喷雾,麻烦死了!早期还会跟潮流把长发染了颜色,什么日系韩系颜色,棕色、灰色、啡色等,每三个月就把颜色更改。偶尔到发型店做些定期护理和修剪,用一些最新和最贵的护发产品来放纵一会儿,一做就几个小时。现在一色走天涯,黑色为主。因为除了黑色能完美的遮掩白发,其他潮流的颜色也爱莫能助。近年反而变得更懒,连发型店也不去了,修剪头发都是在一些快速理发店,一次20零吉,15分钟完成。省了2个小时的理发时间,也省了几百零吉,可以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多好!

穿得整齐,打扮得干净现在对我而言反而是比较重要。每个年代都有它的独特、它的疯狂。偶尔追一追潮流也无害,只要不超越自己经济能力,适当的年纪追适当的潮流无妨,总之自我感觉良好之外,也要懂得负上社会责任就好(不要令别人呕吐就行)。其实我们每个都曾与潮流并肩,但任何潮流都会变成过去和经典,没什么可贬低或嘲笑的。零零后的年轻人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流行话是:我都喜欢经典,比如听周杰伦经典歌曲。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潮流岁月/#耳东风(马来西亚)

潮流岁月/耳东风(马来西亚)


潮流一直在变,旧的一去不复返,只能回味。

我们小时候,生活的小地方电视机还不大流行,收音机和唱机大行其道。没有很多娱乐的我们,唯有通过听电台的一些节目,或(刚好有机会)从电视的节目中了解到一些“最新”的潮流走向,别奢望有什么网络、谷歌让你搜寻,“网络”这个字眼,还没有出现在我们的字典里。

既然没什么电视节目,先说说歌乐节目吧。那时最兴奋人心的是香港劲歌金曲,每次劲歌金曲宣布时,电视播放的往往是上一届劲歌金曲,不然就是延时或延期转播,听说那时版权费太贵,电视台付不起之故。要快,租录像带吧,不过,也要有放映机和电视才行。

至于美国歌乐,第一个让我有印象的是格兰美(GRAMMY)音乐颁奖典礼,印象尤其深刻的是那年麦克杰逊的Thriller大方异彩的一年,两首Beat It和Billy Jean红到大街小巷都在播放,比新年歌还红。有时候有幸在电视上看到他的MTV,更是惊为天人,竟有这么厉害跳舞的人!

这就是美国潮流。可是之后的格兰美似乎没有麦克杰逊那年那么出色了,电视好像也不播了。而香港劲歌金曲由谭咏麟和张国荣垄断一阵之后,四大天王崛起,想想看十首金曲中至少4-6首已经有“主”,再加上天后如梅艳芳或叶倩文等,新手要冒出头的机会相当困难。不像台湾,许多歌星/歌手涌现,但是,音乐颁奖典礼或仪式就是引不起大马注意,当时我觉得,也许大马广东人多,广东话流行之故吧。

从中学到大学,我收集了不少港台歌星的唱带,就靠这些歌曲伴我度过每晚读书的时间。后来工作了,少去逛街买带,发现这些唱带也慢慢绝迹,听众纷纷转去CD了,我的收藏也变成了珍藏古玩。CD兴旺的时代,因为有了辆车,我也少听歌买带,大多数只是扭开收音机,随那电台怎么播,我就随意而听了。

那个时代,大概也是日剧最流行的时候了吧。再下来,就是韩剧的时代了。对了,香港剧集在大马还是很流行,50年不变,只是由录像带或电视延播变成了现在的Astro同步播放或网络免费追看。免费电视台的播放依然是隔了一年的戏剧,没有Astro的人,看起来依然那么吸引,虽然时间上比一些人慢了一年,估计潮流不会在一年间突然消失。

和日剧不同的是,韩剧一开始时是华文配音,之后才慢慢流行成韩语配(中文)字幕(网络上的情形不一样,大多数是韩语原音+中文/英文字幕),而日剧在我印象执政一向是日语原音播放的。由于孩子喜欢K-POP(韩国歌乐),连带的我有时也听听看看。

这个时候,有了网络,要欣赏许多歌曲或MTV,已经非常容易。个人发现韩风果然和港台或美国风不大一样。韩国很流行团队,不像港台美,大多数是靠个人魅力而红。在韩国,红遍全球的往往是一个5-20人的歌团(如 Super Junior,EXO,Big Bang,BTS等),而在其他国家,5-6个人的团队已经是最多的了。不过,韩国的歌星替换频率非常快,所以不会出现像香港那种歌星独霸奖项许多年的情形。

话虽如此,领导潮流的毕竟还是美国,作为全球经济中心,其他国家想要超越它,并不是那么容易。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平淡,开心就好!/林明辉(瑞典)

平淡,开心就好!/林明辉(瑞典)


我对潮流这个东西来说应该是免疫的。完全没有感觉,衣服,一切随心所欲。而发型就交了给我那廉价理发店的老板,那是轮到他随心所欲。

瑞典衣服价钱太贵了。真的要跟着潮流和季节性去买去换,不但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对其他很多人也有困难。可以穿就穿,可以用就用这个思维已经牢牢地刻在骨子内了!

我的工作其实也要一直去跟潮流,而我不喜欢去跟、去抄人家。也许是比较保守或自傲,还是觉得自己这套传统经典的方法可以继续下去。事实证明也是行的。

我认为,认认真真的用心,甚至我们经常开玩笑的说炒饭也要用爱心去炒!把食物和爱心装慢慢的一盒,客人肯定会感觉到和满意的!

也希望我老家的同行们用心,爱心去把马来西亚的美食发扬光大!看看新加坡,虽然把我们的东西当脸皮,但人家也弄到几个什么小贩非遗产什么什么的记录。连海南鸡饭肉骨茶也是新加坡的!再不争气,这样下去连猫山王也是他们的!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潮流兴/野子(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