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业/韦媄嫙(马来西亚)

ozedf_vivid


说起来,在我过去的大半生涯里还真有过不少的副业。就从我十三岁的第一份副业说起吧!当时碰上一年一度的年尾学校假期,机缘巧合下二姐辗转介绍我去了一家当时规模算蛮大的百货公司的运动装部门做兼职销售员。记得在我上早班的某一天遇上有趣的一件事: 有一天早到了百货公司,我就坐在百货公司前的巴士车站内等公司开业,当时同样在车站内等候巴士的一位老奶奶就看我年纪还小,竟然叫我回家,不要乱在这里溜达。可见当时我的外型应该是非常的嫩小单纯吧!

第二份副业就是中学毕业后,在去台湾留学前的空档时间,想打份工赚些钱来补贴进修英文,就这样跑去了当服装销售员。这回不一样的是去了高档的百货公司,酬劳比几年前的高很多,而且也不再有路人甲叫我回家不要到处溜达了。

直到台湾留学,同样以学生身份兼职了好几分的工读,有餐厅招待员、图书管理员,还有暑假去工厂当制造工人、留学中心当书记等等。

留学回来后,开始真正全职做保险代理员。但在这“全职”代理员开始的那几年,还同时在网上拓展销售事业。直到结婚生子,除了当“全职”的保险代理员,也同时兼起了家庭主妇的副业。如今遇上新冠肺炎疫情的关系,更不知不觉中成为孩子的家庭老师,每天不但要料理家务,还要定时监督孩子上网课、做功课。在孩子课余时间,自己也得上网课听讲座学习迎合新趋势的网络工作时代。

所以我说啊,“副业”这两个字眼在我这大半生以来都不曾缺席过,经常徘徊在我左右呢!

摄影:黄艺畅(中国)

前一日文章链接:业余者精神/紫色水晶狗(马来西亚)

业余者精神/紫色水晶狗(马来西亚)


提到“副业”通常给人一种业余,或者不专业的印象。然而,这种印象不尽然是对的,业余者更不代表就一定是不好的。

许多刻板印象都起源于“专业”。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大家对理工生和文科生的印象。仿佛理工生天生只会数理,做任何事都一板一眼,文科生则必定擅长写文章,生性浪漫,而且会区分chi和ci的发音。但是大家从生活经验中应该早都认识到其实刻板印象往往和现实不符,就不知为何刻板印象还是偏偏一直保有生存空间?

譬如《学文集》主编在工科、文科的文凭各拿了两张,你又该怎么归类这种人?不容易吧?从小就有一种观念,人一时一地的行为不应该作为将其永久归类的基础,三岁定八十的说法我是无法苟同的。我相信人只要活着,将来就有各种可能。所以,分类有时候本来就不必要。

业余者不为专业训练所束缚,更不受传统教条所绑架,相关知识当然还是很重要,但自学总是可行的。实际上,专业者也无法担保其专业知识能够长期保鲜,譬如我国现任卫生部长是医生,但他老兄就曾经在电视上闹出喝热水杀新冠病毒的笑话。万一哪天生病,而身边只有这位专业者和一台电脑,你会去求助于如此专业者?还是宁可直接问Google意见?

业余者可贵之处在于其发自内心的精神、热情、良知,如果再加上一定的相关知识,难道表现会输给专业者?真的不见得啊!业余者追求的不仅仅是满足客户要求,而是经常挑战教条;不问大家怎么做,而是追问为什么要那样做?

试问在离校多年后,你记得的是那永远一板一眼、字正腔圆的专业老师?还是那经常不按牌理出牌,却也始终完成任务的临时教师?

业余者精神是否完全不可取?答案应该很明显。

摄影:Nick Wu(台湾)

前一日文章链接:https://xuewenji-my.net/2020/05/22/%e5%89%af%e4%b8%9a%e4%bd%95%e5%85%b6%e5%a4%9a-%e5%b0%8f%e7%8c%aa%ef%bc%88%e9%a9%ac%e6%9d%a5%e8%a5%bf%e4%ba%9a%ef%bc%89/

副业何其多/小猪(马来西亚)


在某位亲戚的丧礼,碰见一位不常见面的亲戚A。A问起我的父母亲怎样啦?身体好吗?好一番嘘寒问暖。聊开来,A向我拿我的电话号码。我不以为然,就把我的号码给他了。反正那么久才会见一次面的关系,谁又会真的在丧礼后,特地约见面呢?

隔了一个星期,A果真传短讯给我,问我最近怎样啦?各位,通常收到这种讯息,稍微有点社会经验的,第一个反应自然是暗暗问自己,你要卖我直销呢,还是卖保险?不管怎样,基于亲戚关系,而且他还是我的长辈,我只有礼貌的回应。然后他就问我,最近在吃什么保健品呢? 他最近在研究着营养学,吃着某牌子的保健品,打算要参加一个“营养食疗讲座”,问我要不要一起参加? 我这人没什么厉害,最厉害的是拒绝别人。所以,我拒绝了。之后他还偶尔传短讯来,邀我参加各式各样的讲座会,但是我都没有再回应了。

不久,他又传短讯来。不过这次不是卖传销啦,而是农历新年要到了,要买肉干年饼之类的,都可以找他!我又再一次发挥我所长,不回应(等于拒绝咯)。接着,再次收到他的短讯,这次是卖汽车保险!而且摆明反正都要跟别人买,为什么不跟他买呢?我做人有始有终,一概不回应。

这个年头,日子难过,很多人都有副业。像以上我的亲戚,有正职再加上几个副业的,我相信为数不少。只要你有本事,你要身兼多职,没有人可以管你。我就有朋友,是保险从业员,也兼职介绍写遗嘱,然后也卖水机,再插上一脚卖房子……,每一行好像都有一点成绩(收入),但是单单靠一行,可没办法维持生计。这很像俗语说的“周身刀,没把利”(全身都是刀,但是没有一把是尖锐的)。我的想法是,不管是正职还是副业,也都应该“专业”。可谁又可以做到“专业”于诸多行业呢?

我依然坚持,把生意交给专业的人。身兼多职的人,我是不卖帐的。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前一日文章链接:拣垃圾为副业的渔夫/廖天才(马来西亚)

拣垃圾为副业的渔夫/廖天才(马来西亚)


很久以前第一次去吉胆岛,吓死人了。这个旅客络绎不绝的渔村,村民长久来培养了一个习惯,就是随手将不要的任何物品都往窗户丢出去。

吉胆岛的屋子,都是建在海岸边的高脚屋。海水涨潮时,从屋子往下看,海水一片。当退潮时,再往屋下一看,不能溶解的垃圾堆积一片。我当时曾询问旅馆的老板,村民怎么不将垃圾丢进垃圾桶?老板笑笑,反问说:“需要这么麻烦吗?”

这儿是一个离岛,没有大面积的陆地可以让人们丢弃固体垃圾。固体垃圾需要用船载去对岸港口处理,真要如此做着实不简单。

过后,吉胆岛出现一位捡垃圾的的渔夫。

据说这位捡垃圾的渔夫,平日捕鱼若捞起塑胶废物,也会随手仍回大海。但时日久了,这位渔夫觉得不对;把塑料垃圾再仍回大海,这个垃圾最终还是“储存”在海中,没有消失掉。想想每次退潮后储存海中的这些塑料垃圾就堆积在岸边,于是他转换了一个想法。以后捞到任何的塑料垃圾,不再扔回大海,而是把它载回去,收集、储存,达到一个数量,就载去垃圾处理中心。再之后,他下定决心,要把退潮时堆积岸边的塑料垃圾,逐一的拣上来,把它集到一个租来的小仓库。

拣了一阵,他进一步的去制作笼子,在渔村的各个角落放置笼子,方便村民把塑料垃圾丢进去。

刚开始,习惯了把塑料的垃圾丢入大海的村民,对笼子视若无睹,反而对这个渔夫的行为视为一种怪异、他成了村民茶余饭后嘲笑的对象。这渔夫的父母亲也难免成为被嘲笑的对象。

“捡垃圾对环境的保护极为重要、是件应该做的事。但是,捡垃圾却累得父母亲被村人嘲笑,就难为了养育自己的人”,他心里忐忑。

思前想后,他做了一个折中办法:这里的村子有八条桥,捡垃圾的时候,选比较远的桥去拣。这样,附近的邻居们就不会见到有个熟悉的“愚夫”在做可笑的事。

捕鱼是件幸苦的工作,捡垃圾同样辛苦。这位渔夫就是在捕鱼之后或没有捕鱼的日子,不断的拣。

有一个慈善团体见他如此能耐,也加进来,给予他多方面的协助。在人力和物力得到了加强后,拣垃圾的渔夫有了一个具规模的资源回收中心。今天,吉胆岛资源回收中心每个月所回收的可循环垃圾超过一千公斤。这些循环废物载到巴生,可以卖钱,而所有的收入,都归慈善基金。

现在,这个渔村的岸边,与多年前处处垃圾、脏兮兮的样子有明显的区别。偶尔会有外地团体或志愿团到来吉胆岛帮忙捡垃圾,这里的两间小学也不时进行环保的教育工作,老师带领学生将塑胶废物制作成可以美化环境的艺术作品。村民也开始有了环境保护和美化的意识,不再随意将任何垃圾都往海里抛。

最近他还买了一艘小船,以运载比较远地方的垃圾回到资源回收中心。多年的努力,渔夫有了亮丽的成绩,吉胆岛垃圾减少了许多,村民环保意识逐渐抬头,以前对他的嘲笑,现在更换为敬意。他的父母再也不需闪避村民投来奇异的眼神,还以孩子大无畏精神引以为傲。

工业社会驱使大众追求“我有什么”更甚追求“我是什么”的当儿,这位渔夫勇于探索自己要走的路,承受与欣赏一路的风霜与风景。

你若去吉胆岛你找蔡什么汶,可能有人不懂你指的是谁。你若说哪位搞环保,把吉胆岛渔村弄得清洁美观的,那村民肯定会指引你去你所要找的人。若有机会接近他,他会滔滔分享他对人生哲学的看法。

摄影:廖天才(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我不适合的副业/呈花纹的云彩(马来西亚)

我不适合的副业/呈花纹的云彩(马来西亚)


副业于我而言,更偏向于正业时间外用以充实自我,完好自己的兼职。像嘉诚先前提及的斜杠青年,利用空闲时间接触并发展自己有兴趣的事务,从而让人生获得自由的主权。(文章链接:https://www.facebook.com/xuewenji.my/posts/2919772281438140)

早些年电子商务平台崛起,在社交平台上(尤其脸书和Instagram)几乎不出五、六条实时动态就能刷到朋友们推荐自家产品、“入米”多少、广招队友加入团队。一时间,成了不少人的兼职,或副业。身边就有不少的亲戚朋友打开这门副业,并极力尝试说服自己加入他们的生意模式。打着的名号不乏产品效果极好、赚钱、团队组织提供学习与协助等等。倘若当真产品好、赚外快、能够学习新事物倒也无妨,只是看那无处可寻,抑或不知名的产品原材料,四处流通的“成交照”,还真让人却步。当中最无法让我忍受的,可以说是亲戚借“财富自由”的理由来游说我加入当时起步中的电子商务平台。看我好似兴致缺缺,亲戚竟然打出亲情牌和恫吓的手段,以母亲的经济和生活处境做出恐吓,说我难道不想让妈妈过上好日子吗?不想在短时间内获得财务自由再也不用朝九晚六工作吗?这样的说法,真心只会让人对这门兼职更加反感呢。(工作向来不是问题根本,有问题的是营销手法和产品本身)

持有此看法者大概对自己的工作不是毫无兴趣,就是缺乏热忱的吧。像以上说的一步登天的美事,自己也不是没妄想过。倒是谁不想轻松过日子,不为米饭不为生活愁?只是再度细想,要是遇上无法给予精神上满足并使之成长的工作,薪资又无法承接日常开销,那工作本身的意义是什么呢?既要日复一日地消耗至少8小时于工作环境里,又终日劳碌,困顿不已。我以为成为这样的职场困兽是个转换职场,抑或寻找新职业的信号。由此看来,副业在这样的状态下,对有心开拓的人来说又是更加需要慎选的了。否则,一昧为了赚更多钱而出卖自己的灵魂和光阴,好像只会流失更多的灵魂和光阴。

个人对于选择副业只有几项原则,写在这里也算是对自己的提醒,困惑时的当头棒喝。

一、无损于人和荷包。毕竟伤天害理的事,父母从小就教导不可为,但也要能赚点钱,不然就不符合“副业”的其一目的。
二、提升能力、累积经验。能使自己学习新技能,并以此累积相关行业的经验。
三、未来能够延续和扩展。

或许以上的想法是很自负的,毕竟逼与无奈、无从选择的大有人在。

摄影:呈花纹的云彩(马来西亚)

上一期文章:求生/杨晓红(台湾)

求生/杨晓红(台湾)


大学时期,每次缴完学费之后,钱就会少了一大块,心里随着特别紧张。这时候,就要找工读机会,未雨绸缪以筹备下一次的学费和生活费。

平时就要和学长姐保持良好关系,这样就可以得到一些校内的工读机会。校内工读机会僧多粥少,大部分都被学长姐占据了。只剩下一些零碎的工读时段,或吃重无聊的工作,才有机会排班。

冷门没人想值班的时间,有一大早8点去整理图书馆的藏书,或晚上8点打烊前一小时,整理厚重的论文合订本藏书。从宿舍到图书馆往返约半小时多的山坡路,去赚那一小时工钱。现在回想起来的确不符合成本效益,但当时确实很需要这些工作机会。

尤其是晚上图书馆关门前的那一个小时,很少人愿意值班。通常这时段,图书馆中英学术论文馆藏部没什么人,很安静,但藏书被研究生翻查论文时弄得有点混乱。所以需要工读生一本一本去排好上架,其实不难,只是那些合订本非常的重,有耗体力且孤单。

图书馆夜间部的主任,他的办公位置在大门口旁,我值班时都要跟他签到和打招呼,他很少和我讲话。他也不是请我的老板。请我的老板是白天上班的另一位馆藏部主任,我和老板几乎很少见面。

一个学期工作下来的有一天,夜间部的主任突然跟我讲起话来了。他说:你都很准时来签到呀!他抱怨说有些工读生常常迟到,有些还不来上班也不通知。原来呀是我的老板请夜间部主任盯我们这些夜间工读生,看看我们会不会主动准时来上班。

大学时期,做了很多工作,甚至有一个三个月的暑假疯狂打工,赚了十万台币,让该学年的生活费吃下定心丸。常常反问自己到底是来求学还是工作?本末倒置了?

结果是的,为了工作和生活,几乎不参加同学的课后要花费的任何活动,久而久之和同学们的互动也变得非常的陌生。就这样草草结束了四年大学生活,现在回想起大学生活的印象,就是挣钱和普通的大学成绩……。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求职信/宝棋(马来西亚)


念中学的时候我就开始做兼职了,机缘下在一间补习中心做小班的英文,数学和美术老师。其实那时也不是真的缺钱用,只是我妈认识补习中心的管理人刚好想找人代班,这份兼职就这样做了好几年一直到我高中毕业。

上了大学,假期的时候都忙活动;入社会大学,能准时放工回家吃晚餐都是奢侈的,周末的时间何等珍贵。庆幸所挣的钱还够消费和储蓄,我才能享受周末的清闲。

最近工作仍然忙碌,但兼职这想法频频出现在我脑里。不是我想要攒多点收入,而是觉得想兼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为梦想踏出第一步。

我想从事非学术性教育,想在人文这一块献一份力。希望更多人或新一代能在忙碌和现实的生活里多注意、正视和解决有关人文的问题。

人家说做事要专心,有人为了梦想而辞去工作创业去了。而我这梦不能保我三餐温饱,也不能供我随意消费,唯有以兼职的方式去做。怎么做呢?惭愧,我想了几年,有好几个方案都放在一旁积尘,等待天时地利人和。

最近新冠病毒带来了许多新现象,看到越来越多人开始走上网“工作”了。他们不怕镜头,不怕面对群众的勇气其实有鼓励到我。既然是这样,我就从我熟睡在尘埃里的其中一个方案拿出来试试好了。

记得版主当初和我分享创立《学文集》的初衷时,我不禁佩服那份坚持和信念。这对我来说在人文进步里是做出努力了。

版主,既然你这个月出了这个题,我突发奇想,不如你让我兼个差,帮你把《学文集》里颇有意思的文章用视频简介诉说一遍?这样可以让不爱读文章的人也能有这个缘分用看或听来接触《学文集》的养分?

上一期“梦想”这课题已触动我的神经了,当中有句话说“梦想没有行动便是幻想”。加上今天读了篇文章有句话也很有意思“you build it, they will come”。

要不要试做三期看看效果如何?

摄影:宝棋(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