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仇敌/甘思明(马来西亚)

如果问我哪一部著作对于“爱”这个概念讲得最多最透,拥有最多关于“爱”的格言的典籍,我首推《圣经》这本书。

此书不但对“爱”这回事给予定义,同时提供了一系列的例子,把“爱”的概念具体地,图像化地表达出来。读完后读者不可能说他还不懂“爱”为何物,要怎样做去表达爱意。既然讲的是《圣经》里的“爱”,就不得不回到原文读一读《圣经》里林林种种有关“爱”的格言。

首先得说明《圣经》里的爱含义很广,不止情爱而已。对于信徒来说,《圣经》里对爱的定义与阐述不但是格言,还是真理。

“神就是爱”(God is love)是基督徒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也正是为了爱世人,神甚至差遣祂唯一的儿子耶稣降临到这个充满罪恶的世界,钉死在十字架上,为世人赎罪……(原文请看《约翰福音》第3章第16节,任何版本),这也是基督徒在传“福音”(传教)时的金句。

上面说的是神对人的爱,而人与人之间的爱又是怎样的?《圣经》是这样写的: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此话记录在《新约·哥林多前书》第13章第4-7节)

大叔我是个凡夫俗子,肯定做不到,不过我想能真正做到的也没几个。这还不够,最为经典的当数《马太福音》中的“论爱仇敌”,原文如下:“你们又听见这样的教训说:‘爱你的朋友,恨你的仇敌。’但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的仇敌,并且为那些迫害你们的人祷告……”(此话记录在《新约·马太福音》第5章第43-44节)

无疑的,上述经文把“爱”推到了峰顶。一个人若连敌人都能爱,还有什么不可能?只不过“爱仇敌”并不是中国人的哲学,中华人似乎更倾向于“有仇报仇,有恩报恩”的思想。

许久前曾经看到这么一段新闻:某人被枪杀身亡,在追思礼上突然听到有人大声说:“让我们为凶手祷告!”我不知道讲这句话的人是谁,但相当肯定不会是死者的家人。“爱仇敌”这回事说容易,当事情发生在他人身上,说“爱仇敌”并不难。可是当受害人是自己或自己家人时,爱仇敌?你在开玩笑吗Are you joking?

其实历史已经证明一个事实,就是基督教国家如英国、美国、加拿大、澳洲等国家在其行为上也从未爱过她们的仇敌,家人硬要说她们是爱仇敌的国家,那:

——英国用鸦片去爱中国

——美国用枪炮去爱印第安人

——加拿大用种族与文化灭绝去爱原住民

——澳洲士兵用子弹去爱阿富汗平民

这些并非一般战场上的厮杀,而是不对等的屠杀。

最近在加拿大闹得沸沸扬扬的加拿大教会学校发现原住民儿童的“乱葬岗”事件就是最新的证据,而且“那也许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我想他们真正需要学习并记住的一句话就是孔子所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能做到这点,将天下太平。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老二金句:世界上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周嘉惠(马来西亚)https://xuewenji-my.net/2021/07/27/

老二金句:世界上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周嘉惠(马来西亚)

一起晒衣服的时候,老二近来经常会提些很哲学性的问题,譬如:“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死后我到哪里去?”之类,搞得我神经紧张。不是回答不了,重点在于这像是二年级学生的问题吗?也许纯粹只是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但也不一定就是如此,反正这小孩我是越来越吃不准了。

不久前我教老大做作业,她独自趴在地上看小说,突然听见她没来由地哭了起来,而且是痛哭!好不容易劝停后,问她到底在哭什么?她说,自己刚看完的书《倩达的秘密》太感动人了!我一直很怀疑她是不是真的看得懂姐姐那些两百来页厚的小说,这下倒是不用再怀疑了。她为了参加学校的英语讲故事比赛,正在努力练习着《蚂蚁和蚱蜢》,不过表现得实在像块木头。于是趁机建议她如果在蚱蜢饿死的那一段也来场痛哭,应该可以得不少分;她摇头表示哭不出来,因为《蚂蚁和蚱蜢》没有“深度”!各位观众,这就叫着理性与感性兼具了。

除了问奇怪的问题,老二还经常口出金句,让人惊叹。好比说,她老气横秋地告诉在为数学题奋战的爸爸和姐姐:“世界上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世界上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这句话经得起检验吗?目前这世界面临最大的问题肯定是新冠病毒引发的疫情莫属。如果把问题范围缩小,马来西亚的疫情在失控之前,难道是个解决不了的问题吗?我国政府自始至终一直都在使用同一个招数来应对疫情,在疫情越来越糟糕之际还是坚持抱着一曲走天涯的态度择“善”固执。政客当然不一定都是天才,却也很难让人信服这票人全是酒囊饭桶到了极点的蠢材,按逻辑来看,虽然不是完全不可能,但即使在马来西亚这几率也是非常非常低的。用同一个招数却希望得到不同的结果,除了是已经疯狂的可能,另一个可能不是问题解决不了,而是不想解决问题。变种病毒虽然猖獗,但也不是每个国家都搞得那么民不聊生的,这个借口其实很烂。

老二对疫情所知不多,只是平时听老爸碎碎念,知道有这么一回事而已。她的金句并非针对疫情而发,但放在我国目前的语境下去检验,似乎也颇能说明些什么。坦白说,这孩子假以时日真有可能会成为我的偶像。

周家老二,了不起!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你的良心去了哪儿?/陈保伶(马来西亚)

你的良心去了哪儿?/陈保伶(马来西亚)

自从今年4月起的行动管制令开始,我国新冠确诊病例只有天天创新高却没有下降的痕迹。政府一方面说一切都在控制中,另一方面又说有充足的疫苗,可是人民在4月到6月期间怨声四起,疫苗预约千金难求!什么前门关,后门开的政策令人百思不解,每天街上和上班的人流量并没有明显的减少。尤其是在雪州和吉隆坡,放工时间车水马龙一样是家常便饭。

直至今天,确诊病例单日已逼近2万,比起还未封城时多出几乎6倍。人民陪上了性命、时间和金钱,这个笑话不是老百姓开得起的。每一次宣布管制令的程序都不清不楚,好像第一次处理冠病,每隔两三天又有新程序。如果奥运有U-turn项目比赛,冠军非你莫属。

医疗系统已崩溃,医护前线人员已经疲惫不堪,医护人员开始叫罢工,待遇条件还未善妥。确诊病人无房接纳、病人睡在地上、一个氧气瓶6个病人使用、尸体隔天处理,你可以不闻不问,厉害!

冠病评估中心每天早上5点半就开始排队,上千人挤在一个小小的中心排队,肚子饿也不能离开。已经是确诊发着烧,还要经历这地狱般的过程,快的话半天可以回家,慢的话等10个小时也不出奇。新确诊病人和康复病人全挤在这个中心,简直是草菅人命!到底是谁建议用这个80年代的系统?

而你却风流快活,土耳其风景漂亮吗?榴莲好吃吗?叫你stay home,你却home stay!嗯,最近还跳舞开派对吗?不过你也给了我们不少娱乐,你的笑话让我感到起码我还有一点点的智慧。从温水、500个国家到催情的苍蝇,我的确长知识了。我还从你身上学到如何偷懒耍赖不做工,直接告诉上司自己严重肚泻就行了!

我真的五体投地你脸皮的厚度,我恐怕一生也学不到一成。到底是那个厚脸皮阻挡了你脑子的功能,还是你天生就是一个自私鬼?他莱斯顿说得对:“自私是人类万恶之源”!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学海无涯/杨晓红(台湾)

学海无涯/杨晓红(台湾)

原以为包三餐、包家事、做戚风蛋糕和面包,就可以算得上称职的妈妈。谁知防疫暑假,才艺班和补习班,都改为线上授课。而线上学习效果不佳,个人只好承揽了补习的业务,也顺便补救老大差强人意的五年级课业。

为了能够教学顺畅,身为“老师”应先备课,随即而来的4-5+6+7-8+9+……31-32+33=?天哪!还有请比较对偶、排比;譬喻修辞、转化修辞;借喻、借代之差异,Err……。花了一些时间来找规律,研究应用题的逻辑。重新学习国学文法,不但要懂意思,还要弄淸楚吕蒙刮目相看、项羽四面楚歌、班超投笔从戎、苏秦悬梁刺股之相关当事人……。

书到用时问谷哥,小学程度并没有想象中是一片蛋糕。杏林杏坛不能傻傻分不请;巾帼须眉性别有差;金乌婵娟系星际天体;杜康造美酒,朱门布衣门不当户不对。如果古稀不够老,还有更老的耄耋、期颐之年……。

温故知新,借此重新开机让头脑转一转,把以前看不懂的公式厘清。阅读国学经典能够陶冶性情,偶尔还可以请历史大咖出来压压场,也挺有趣的。这个投资很值得,日后还有老二老三轮番上阵。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自卑是一场误会/李黎(中国)

自卑是一场误会/李黎(中国)

前几天约了两年未见的朋友吃饭,这位朋友是在工作中很少遇见的能静下心聊聊书籍和最近感悟的人。聊到最近一段时间阅读的书籍,他向我推荐了阿德勒心理学相关的《被讨厌的勇气》、《幸福的勇气》这两本书,是日本的两位研究阿德勒心理学的哲学家所著。

书还没看,但决定要看,因为我对阿德勒心理学感兴趣。曾经看过他的《自卑与超越》这本书,这本书的理念很大程度上治愈了我。这个治愈的过程是渐进的,不是顿悟的。相信有过同样心理的人,会能感受到,从自卑的、钻牛角尖的一端走向平和、接受现状的另一端,是很难的事情,会经过很多次反复。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夜里想了千条路,早上起来走原路。无数次的反复,我逐渐从自卑、自怜、自弃的心理状态走出来(心理有复杂性,只在部分时候,沮丧的时候会有类似的心情,其他时候是自信的。这很容易导致情绪的大起大伏)。

前几天朋友见面,他说我变化挺大,最大的感受是,我从容了,平和了。他这样说,我也是很开心的,因为这就是我追求的结果。

阿德勒心理学对我最大的帮助在于让我明白,自卑是一场误会。我们常说的一句话是性格决定命运,另一句话是性格养成于童年时期,所以童年时期的社会经验决定了成年后的行为。当我们在童年时得到否定的、消极的信息时,很容易产生自卑心理,这种自卑心理在成年后仍然困扰着我们,并在长期的心理内耗中,无法自拔。但阿德勒开导了我们,他认为,当我们正确认识到了自卑,并试图克服它,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通过克服掉一个个的小困难,形成良好的正向循环,摆脱自卑的陷阱。

同时,他认为童年时期的自卑,是一个偶然事件的结果,大部分来自于认知的差异,儿童时期个体认知的能力不足,当遇到超出认知、或者并不匹配的社会经验时,很容易形成错误的自我认知和解决方法。这件事的形成过程有一定的偶然性,所以,我们受此影响的自卑情绪,也是偶然导致的结果,是一场误会,并不代表我们个人真的能力不够。虽然这个说法稍有片面,但确实能让我们释然。

另外一个观点是客体分离。还有一种自卑的原因来自于过度关注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并不断地向外界寻求认同感和表扬,当没有获得时就会对自己产生怀疑。但事实上过度敏感的情绪,也往往把别人的反馈当成误会。在客体分离理论里,阿德勒主张只关注自己的客体,不关注别人的客体。比如,我要做的事情,这个事情是我的客体,需要倾注心力去做。但这件事是否做得好,别人如何看待我,这就不是我的事情了,这是别人的客体,不由我来关注。这就把自己从寻求外界认同的陷阱里抽离出来。

等我读完上面的这两本书,希望能重温阿德勒心理学,带来更多的理性思考。

摄影:宝棋(马来西亚)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命里无时莫强求/刘明星(马来西亚)

命里无时莫强求/刘明星(马来西亚)

在出现了雅虎的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开始了在小框框里考虑关键词输入问题了。当年在吉隆坡英国文化协会图书馆和计算机下棋时虽说深蓝,战胜卡斯帕罗夫的机器,还未出世,这算赢灵感的方程式已经是猜想中哪年发生的事情。

本来作为军事用的联网技术历史不知在普罗大众的眼皮底下有几成的显露,但半导体记忆与算法的与时俱进,与互联网搭上后,这文本搜索的游戏就日渐进入我的日常了。如今坐困方圆十公里,4G的行动网络服务没太在用,但家里宽带网络与电视的结合也早是平常。

歌词“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是许氏的杰弟弟《浪子心声》出现的,那时港曲还在从小调过渡到流行音乐的阶段,他的《双星情歌》、《铁塔凌云》等也是街知巷闻,叫人朗朗上口的旋律。

问题来了,这两句命里的词,是许的创作吗?带着这样的问题,在小框框键入一句。先是出现《增广贤文》,前面还有“竹篱茅舍风光好,道院僧堂终不如”的句子。这竹篱茅舍,道院僧堂的,甚是高雅。

且慢,也有说是出自《金瓶梅》十四回的。那里的前面两句是“富贵自是福来投,利名还有利名忧”。这浮云白日,似乎更加贴合凡夫俗子的审美。究竟是《增广》引用了《金》还是相反呢?

或许,靠调查哪本先出版刊印也未必能够证实,更加不能说《增》和《金》是同一作者所为。这其中的版本问题,几百年既然没签名认证,存疑也无可奈何。但两句话既然一模一样,那么说出自同一个人应该没毛病。

不难想象,也有人把这两句话前面加个“佛说”的,这是哪门哪派的菩萨就不好说了。反正这话里的宿命论清清楚楚,佛耶道耶,也不损它与耳里的共鸣。

它算不算格言呢?格格不入的格和风格不同的格哪个格子更贴近而不圆孔方锥?大概作者无名也不损一句俗语有智慧闪光的。

命,令也。也别老是只困在用命运多舛来套牢,也能从令名来个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来画符。勅!这天刑不能解,也就是天命。

至于说,我命由我不由天,那也是强求不来的。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只祈求上帝能让我与祂同在/徐嘉亮(马来西亚)

只祈求上帝能让我与祂同在/徐嘉亮(马来西亚)

在美国的南北战争初期,由于南方军财雄势大,兵强马壮,因此林肯总统领导的北方军队节节败退。林肯的下属知道他信仰上帝,便建议他祷告,求上帝站在他们这一边。林肯竟然回答说:“不!”正当大家吓了一跳,他接着说:“我不敢祷告上帝站在我们这一边,而我只祷告上帝让我们站在祂那一边!”这一句话,道出了真正的基督信仰,因为上帝就是真理;站在上帝那边就是站在了真理的一边,就会胜过邪恶的势力。

今天,让我们看看马来西亚新冠疫情肆虐的惨况:国内回教党不停地催促回教徒向上苍祈祷,各大基督教会也展开了24小时连续地“全球40天祷告”,甚至为了配合哈芝节会礼,马六甲的7所清真寺的祈祷人数,将从最多250人增加至500人,那么为何疫情却不停地攀新高而不得解决呢?(更离谱的是在最近的‘挂白旗互助运动’得到不少人共鸣及转发当儿,伊斯兰党中委聂阿都却认为,目前正值上苍考验,不应该教人民通过挂白旗求助的方式,向考验认输,而是应该举起双手向上苍祈祷。正如前卫生副部长李文材医生所说的,这些住在‘天堂’的神人应该不用吃,时时刻刻举起双手向上苍祈祷就行,那么省下的粮食可以救济更多有需要的‘普通地球人’。)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马来西亚人没有与真理同在!在圣经里的《利未记》13章45—56节记载:“身上有长大麻风病的,他的衣服要撕裂,也要蓬头散发,蒙着上唇,喊叫说:不洁净了,不洁净了!灾病在他身上的日子,他便是不洁净。他既是不洁净,就要独居营外。”在当时那个年代如果得了这种病就会被隔离到营外远离人群居住的地方,独自在那里受病痛的折磨,一直到死。这里清清楚楚地阐明,要阻断病毒的传染链接,唯一的方法就是大量地检测,完全隔离确诊者,以及加速地替所有的人民接种疫苗。这三部曲,此时的马来西亚只是勉强在疫苗接种的速度上达标,扪心自问,疫情在无症状确诊者能到处“留毒”的情况下,疫情确诊率不会上升才怪!不是吗?(各位,昨日大马的新冠病毒测试阳性率是有史以来的最高,10.74%。在减少检测率,自欺欺人,或是另有目的的情况下,这个数字不会是最高,因为更高的一定在后头等着上台。)

或许大家会把手指头指向无能的后门政府,但试问没有“奇葩”的人民,会有这么失败的政府吗?别忘记,这些所谓的高官都是马来西亚人民选出来的代议士哦!看看劳勿无地契榴梿芭风波:在一万五千棵20年树龄的榴莲树,一夜之间被森林局夷为平地,农民数十年心血毁于一旦之时,马来人和华人却有着两极的反应。为什么会这样?这就是马来西亚教育的成功之处;多年的愚民教育政策,好让对国家发展毫无贡献的政客容易操弄草民的情绪来巩固自身的政治地位!大马教育从来不教孩子如何思考,正视问题,以及解决问题的方法。那么,它教什么?如何应考的教育,甚至是必须跟着所谓的标准答案作答,才能得分。如果教育课程“太难”(其实是大部分的老师不会教,或是大部分孩子考出来的成绩‘不漂亮’,那就是‘难’了),那么就删减咯……让我在此打个比方,1999年以前的中六理科生必须修读化学、物理、数学和生物(打算修读医学系或是生物学有关的)或是高级数学(工程系);现今的则是大学医科生不需知道物理,工程系的准大学生则完全没有高级数学的基础。为什么?大马缺乏物理老师,所以索性把高级数学班关掉,让高级数学老师来教物理。根据城市传说,近几年来的大马教育文凭内的高级数学试卷及格分数只需要10%。因此,每当SPM成绩放榜时,马来西亚都会出现数不尽的全科A高材生,真是“可喜可贺”!去年,我国在面对新冠疫情肆虐的情况下(谁知如今更糟?!),许多学生都是停课,也停学。谁知,在上个月放榜的SPM成绩,全国平均积分达到4.80分,竟然是过去五年来表现最好的一次!这成绩一出,全世界有哪一个国家能与之争锋?!这不但表现了我国的教育部长领导有方,也证明了马来西亚的唯一定律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从“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就永远没有错!”晋升到“多读多错,少读少错;不读才能得高分!”。

各位看官,很可惜的是外面的世界并不是早年某种族大学在沙亚南校园内所竖立的口号牌一样:“You must THINK yourself is the CHAMPION among YOURSELVES”。为了不让我们的下一代落后于世界各国的水平太远,以至于连尘土都望不到,小弟在此抛砖引玉,希望各位能把以下的真理植入您的下一代的脑海中。我相信每个人都想成功,那么成功之道是什么呢?第一,我们必须知道“问题”的存在,同时必须拥有闻过则喜的好习惯。接着,我们必须知道“正确的目标和方向”。然后,我们必须掌握“正确的方法和工具”,一步一脚印的走向成功。切记,不停地重复错误的方法,只会巩固错误,让我们积重难返。最后,我们必须拥有“正确的心态”来看待一切事物和功过得失,那就是“一切都会过去的”。就因为这句“一切都会过去的”,小弟认为运用个人的努力及智慧来造福人群,而不计较个人的得失,才是来到这世界走一趟的上上法则。

生在马来西亚,如今也身在马来西亚;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了!正所谓“天道酬勤”,小弟深信只要每个大马人“歇尽所能”,马来西亚一定能“明天会更好”!各位,加油吧!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人不知而不愠/何奚(马来西亚)

人不知而不愠/何奚(马来西亚)

其实,我并不了解为什么我们需要别人知道自己?特别是很多时候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特长,那到底是希望人家知道自己的什么呢?

小时候,曾经听见长辈在电话上向对方提到一位姓郑的人,为了说清楚是哪个姓,长辈于是说:“郑成功的郑。”电话挂了之后,我问为何这么说?答案是:“有谁不认识郑成功?”好吧!那是很古早的年代,换着今天,我必会反问:“有谁认识郑成功?”不过这是题外话。重点是,当时幼小的心中暗暗期许:“大丈夫当如是也!”

直到今天也不曾忘记当年的自我期许。摸着良心自问,一直以来做人也还算得上没太偷懒,可是却在岁月中不知不觉丢失了对“一举成名天下知”的认同感。

做人做事无外乎对得起天地良心,天知地知自己知就够了,别人知道不知道不重要。这样的想法可能有点违反一般人性,否则孔子为什么会说“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不单不生气,其实我是不在乎。

写文章很多时候是用笔名发表,文章好坏看内容,跟名字有什么关系?或许因为我从来没打算靠写作维生,所以也不想去累积名气。此外,社交媒体的账号不放头像这件事,有人觉得很奇怪:“不放头像人家怎么记得你是谁?”我的态度是,记得也好,不记得就罢,随缘吧!何必强求?以至于,始终无法理解所谓刷存在感的行为,这种动作和“多余”该如何区分?就不怕惹人厌烦吗?

一位朋友学问很好,为人也算正派,他在社交媒体上很活跃,一天转发几十个帖;一开始很认真去读,但很快就发现他顶多看个标题就随手转发,内容根本没看过!我如果继续关注那未免就显得太笨了吧?有人或许会说,在网络世界中,认真你就输了。又不是比赛怎么会关输赢的事呢?我只是不想浪费时间去衬托别人的存在感而已。

我不是孤僻的怪人,好朋友有的是,而且数量足够。我只是做着自己觉得该去做的事,不在意别人知抑或不知。那么,按孔子的标准,我算是个君子吗?其实算不算都无所谓,在今天即使当真有了这个头衔,你认为买干捞面会便宜五毛钱吗?

结论就是,人家知不知都好,我一样活得好好的。生活中有一片让自己翱翔的天空就够了,虚名与我何有哉!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生命脆弱时/周嘉惠(马来西亚)

生命脆弱时/周嘉惠(马来西亚)

海明威是生平第一位认识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老人与海》自然是第一本读的诺贝尔文学奖得奖作品。《老人与海》一共读过三遍,其中两遍还是在老师指导下读的。犹记有一回书读完后分组讨论,同学Simon很困惑又很认真地问:“那老人到底在抓什么鱼啊?”每每忆起这一幕往事,不得不承认Simon同学还真是让人印象深刻。

《老人与海》的其中一句名句是“一个人可以被摧毁,但不能被打败”(A man can be destroyed but not defeated)。典型的海明威风格,阳刚味十足,man到不行。我常常想,应该怎么看待海明威后来吞枪自杀这件事——他是被打败了?还是被摧毁了?至今没有答案。

无论如何,这句话曾经无数次在低潮时为我提供力量,不能被打败,继续抗争!即使已经走到弹尽粮绝的窘境,还可以丢几块石头作垂死挣扎呀!说不定下一分钟就时来运转了呢?以前沈观仰老师曾经指我是“无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好像也没说错。但不轻易言败的信念,毫无疑问来自“一个人可以被摧毁,但不能被打败”。

全世界从2020年初就陆续被疫情困住,刚开始马来西亚抗疫有过辉煌的时刻,可惜后来越抗越糟糕,如今就剩下打疫苗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为了抗疫,我们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名堂各异的种种行动管制,今年六月又开始全面封锁;这一封锁已经一个半月过去,而解禁的日子遥遥无期,确诊的人数蒸蒸日上。许多人已经在过去一年耗尽了积蓄,如今不能去工作的、失业的人们已经活不下去,自杀案件比起往年飙高许多。于是有心人倡议生活面对困难的人,在家门外举起白旗,让还有能力的邻居尽量帮忙。

然而,那些举白旗的人,一群被生活压力打败的人,没做到“可以被摧毁,不可以被打败”,是不是意味着有点那个呢?我想,没有哪个,其实完全没有什么值得去指指点点的,他们只是单纯的运气不济而已。被生活压力打败的人,如果没有人从旁拉一把,很容易就会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举白旗运动,在我看来,实是功德一件。

一句格言,可以作为我们平时行为举止的自我要求,但并不适合拿去衡量其他人。或许,我们目前状况还过得去,站着说话腰不疼,假如有朝一日自己也陷入无计可施、进退维谷的绝境,还会坚持自己宁可被摧毁,绝不言败吗?不到那一刻,也许永远都不知道答案。

很多事情不是表面上看那么简单,这一点其实我很清楚,所以始终无法斩钉截铁地断言海明威的自杀,究竟是他被打败了?还是被摧毁了?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说话的艺术/周丽雯(澳洲)

说话的艺术/周丽雯(澳洲)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妈就常给我们灌输个概念——“话多不如话少,话少不如话好”。应该是这个缘故,我们家两兄妹都属于“慢热型”,通常跟刚认识的人,话尤其少。认识久了,聊开了,当然就另当别论!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说话是门艺术。传达消息发生误解是经常的事。不单语调、用词,甚至是眼神,面部表情都会让我们表达出不一样的讯息,甚至恰恰相反的意思!记得念书的时候,有位同学跟我说,中文超难学的。“好”跟“不”视乎是反义词,但是连起来用就完全不一样了,突然变成“非常”的意思了!好不教人头痛,哈哈!

后来我在网上看到一些英文,也有类似的情况,比如Seed can go either way. If you seed the lawn you add seeds, but if you seed a tomato you remove them. (翻译:seed可以是‘用种子’的意思,比如你要种草皮那你得用种子;seed也可以是‘去籽’的意思,比如你要去掉番茄种子,那你得去籽)这英文也不是盏省油的灯!

最近一二十年来,随着科技进步,手机的普遍,用短讯、电邮几乎代替了面对面的对话。说话这门艺术就更难掌握了。面对面交流都未必能搞懂对方,经过手机、网络,我们期待的讯息并没有降低,反而要求更快、更简短、更易明。反正就是大家都变懒了。这话真的很难让人喜欢了,尤其年轻一代的,不常嫌我们这些“成熟”一辈的,太啰嗦烦人了吗?

说话除了长度、精准度,很多时候我觉得,要恰当表达意思(而且达到一定效果!),那就还得加上铺排在开口之前的开场白(有时那开场白是几天甚至几个星期前就铺垫的)。当然看官您可以说我这是城府深,但我这不也可以说是用心良苦吗?哈哈!尤其是对比较大型的话题,比较有影响力的情况,小到如你我向公司要求加薪升级,大到如国家选举,不都是经过深思熟虑,计划了老半天的吗?您恐怕不会贸贸然就冲进老板办公室,一开口就要求加薪吧!选举的口号、演讲词更是经过专人负责计划半年一年才推出的(编按:有些国家的政治人物开口完全不经过大脑,那也是有的)。再如我们夫妻之间的沟通,不也是一大学问吗?老婆问你这新买的衣服合适她吗?你说你该答“小了一点,不太合适”,还是说“这衣服把妳的气质承托出来,如果换大一号就更大气了”?您说,这说话是不是门学问?!

摄影:周丽雯(澳洲)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持平常心,做平常事/奉化.山人(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