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考试∙聘员工〉/练鱼(马来西亚)


小明不是一个考试控,考试拿满分的经验屈指可数……真的用一个手掌去屈指也屈指不完那种。
囫囵吞枣绝对不是他的强项,他无法如同其他同学般,能把课本内容背得滚瓜烂熟、倒背如流,甚至连标点符号摆放的位置也分毫不差。

考试对小明来讲,绝对是一件大事。如果是期末考或期中考那些老早订下日期的考试,他会提前准备,夜以继日,不眠不休地花比别人多几倍的时间来应付考试。虽然考得还是差强人意,但至少还是低空飞过的及格,不会太难看。

随堂考绝对是小明的软肋,有次中文课,老师突然叫同学准备纸跟笔,把前两天教的《木兰辞》默写出来。小明的脑袋一片空白,只记得前两段好像是,“鸡鸡叽叽叫,木兰练腹肌”,其余全然没有任何印象。考卷发回来时,上面写了三个字,“来见我!”。在教职员办公室内被骂个狗血淋头,要他每天早上在教职员办公室门口罚站,直到把《木兰辞》背出来为止。

他那么一站,就站了快两个星期。倒不是他真的把《木兰辞》背出来了,而是校长嫌他阻碍交通,把他打发回教室。

对于一些需要理解的科目,小明应付得绝对游刃有余。譬如数学课,当小明搞清楚为什么2 x 9 = 18 时,其余的,就可以举一反三。他最喜欢老师叫人上黑板解数学题,他都会高高地举起双手,眼神充满期待,希望老师能点他上去做习题。

数学课是小明屈指可数,拿过满分的课目。

高中分班时,小明毫不犹豫地选了理科,因为数学、化学、物理等理科课目都是他的强项。可惜理科还有生物课,背生物名词、背骨头位置等,简直要了他的小命。

要不是生物课和语文课把平均分数拉低,小明在班上的成绩应该会是名列前茅。

一毕业,小明便认真选了一份他自己认为有前途的行业,踏踏实实地打了几年工,累积足够的经验和一些省吃省用留下的小小资本后,便创业去。

刚开始聘请员工,小明都会以会考成绩或是学校成绩为主要参考资料。后来发现,其实好成绩,并不是评估一个人的能力和教养的唯一因素。勤奋、踏实、有礼貌其实也很重要,最好是IQ和EQ同时具备。

于是,小明便自己设计了一些IQ考题,让应聘员工面试前解题。如果12题全错的,基本上小明是完全不会考虑聘请。答对五题以上的,会shortlist 来面试。

小明现在才终于了解到,原来考试还是有用的。因为当大家在同一个起跑点上时,考试是唯一不看关系、不看宗教、不看肤色,且最不偏心的一种评估未来员工的能力的标准。

虽然最后也不一定会请到合适的员工,但小明仍然觉得那是最公平的筛选方式,即使那只是他自己设计的IQ考试。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小学生的小小心机》/宝棋(马来西亚)


我是老师们培养出来的考试生。我不知道国校生的“军训”有没有华校生那么严苛,我和我的同学都是从小测验、听写,默写、小考和大考的环境里长大的。这些“考试”对学生来说是噩梦,但现在回顾过去倒让我记起了些趣事。

我记得小二时,老师实施了听写赏罚政策:听写拿蛋的要请拿满分的小朋友吃苹果。某天我就是其中一个拿鸭蛋的小朋友。所幸妈妈不是怪兽家长,拿了蛋也只不过被念了几句,还被取笑。

还是小孩子的我应该是很爱面子,不甘妈妈取笑,以为放假一个星期后她老人家不会记得,我便假意地说要带苹果去学校吃。我当时太天真了,越是那么自动自发做那么乖的事肯定有蹊跷。一言惊醒梦中人,拿鸭蛋送苹果的孩子又被妈妈取笑了。

听写其实是小菜一盘,大班的孩子除了听写还升级到默写小文章的程度,也就是当老师说开始的时候,你就得把收在脑袋里那指定的文章写出来。试想想哪天你忘了有默写这件事,你可完蛋了。

后来大班生的我们胆生毛,忘了练习听写默写不要紧,只要够胆冒险作弊就行了。那时候我们盛行用其他语言的书建围墙,像投票站的那种设定,以免隔壁的同学“不小心”瞄到你的答案。围墙挡住老师的视线,墙后的你偷瞄抽屉里的答案。老师一靠近,抽屉里的书推里面一点,若无其事。这招万试万灵,很少会被抓包。对了,自己要有自知之明,作弊不要那么贪心,10题对个7题就好,不然老师会起疑。

当然作弊是不可取的,学校非常严正看待这件事。听说考试作弊不但会被处罚、见家长、见校长,甚至被开除。我虽然顽皮也不敢大考的时候作弊。

记得有次考华语,其中五题是填充汉语拼音。汉语拼音我最拿手,一定拿满分。试卷做完了,东张西望。望到右边的男同学向我使眼色要那五题的答案。不帮的话他会不跟我好,帮他又怕被抓包。想了想决定“帮”,不过我把c变成ch, j变成q,s变成x。若被老师逮到应该不会被处罚,至于友谊就等拿成绩的时候才算。

终于派成绩了,朋友拿了蛋,我拿了满分。朋友看了我的成绩斜眼地说:“你好嘢!”

和小学同学失联了几年后又重聚,大家谈过去、现在和未来。这个小插曲,他还记得。哈哈!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考试分数给谁看?〉/牧芳萱(台湾)


从小到大考试不断,考试与我们的成长与人生,真的是息息相关。

尤其在世界各地的华人,从幼儿园开始,应该就经历过考试了。孩子连说话都还说不清楚,父母就让孩子将ABCD背得滚瓜烂熟,为的不就是,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点。到了小学、中学,因为升学主义深植人心,父母也多是以孩子考试分数的高低,来评量这个孩子考得好,以后有出息;那个孩子考得差,以后就没出息。所以搞成小孩们也非常重视自己的分数了。

我没有说考试不好,考试确实能在这么多人中,看出谁有认真、谁有复习?以及谁没有认真、谁没有复习?我倒是比较想了解的,是那些考不好的原因,是有听没有懂?自身理解能力不好?自己偷懒摸鱼?没时间?还是老师教法需要加强?父母们是不是应该从这点下手,去帮助暸解孩子们的困难,而不是一味的要求分数,没达到预定的标准就打人骂人?

总之,考试是在测验学习成果,但是,考试的成绩,有时并不等于学习成果,因为也许是自己运气好,都猜对了;也许读到的都有考到;也许是自己粗心大意……。所以啊,分数只是个“大概”的指针。实际上你拿的分数合不合理,是要问问自己的,分数是要给自己看的。

摄影:Nick Wu(台湾)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便只顾风雨兼程〉/李黎(中国)


在小一些的时候,每次的考试大过天。因为考试成绩会决定很多事情,比如父母给你的零花钱,父母的表扬,以及你未来的人生。考试决定未来的人生,这个说法挺绝对的,毕竟从小父母和老师教育的核心观念,就是十年寒窗苦读日,一朝金榜题名时,台上三分钟,台后十年功。一次考试可以代表了你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的努力。很多人举全家之力,要过高考这个独木桥,只能胜出不能失败。一个考试决定未来的命运,虽然说法挺绝对,但对很多人来说的确如此。

高考刚刚过去没多久,马上又要中招考试,我弟弟也会在这场考试里选择他未来的路。是去重点高中,三年后考一流名校;还是去普通高中,三年后去普通大学;还是就此完成九年义务教育,踏上学技术、养家糊口之路。我们也很关注,也很为他担心,因为的确一次考试能决定这些。

但对于我来说,经历过无数次考试之后,逐渐看淡了考试。因为在有了这些考试所打下的基础(主要是教育和文凭),我有了更多的选择空间和试错空间。或者说,未来的人生中没有了像高考这样的唯一的通关必走之路。

在这样的时候,就要摒弃考试思维了。之前在Ted上看过一个视频,大意是每个人的航道、成功时间、成功的方向都不同,有些人可能20岁就创办了一家很知名的企业,有些人40岁之前都在无所事事,到了50岁才做了很优秀的事情;有些人赚了很多钱,他很成功,有些人看起来不务正业,但在奇技淫巧上很擅长,也是一种成功。评价标准多了,就不在需要胜败分明的考试思维。

而相反应该取而代之的是灰度思维。灰度是指不饱和的黑色,是白色与黑色之间的颜色。其实换句话说,在大人的世界里,没有非黑即白的绝对逻辑,而是站在灰色里,对黑和白都保持冷静和克制。

灰度思维就是给自己定一个模糊的、大致的目标,不需要完全明确,世界变化太快了,在制定目标时,你也有可能并不全然了解终点站是怎么一回事。所以有了这个大致的目标,然后往这个方向走就对了,不在乎每一次的小考试,不在乎考错了,失败了,继续往这个大概的方向走即可。哪怕有一天发现这个目标好像有一些问题,那就及时调整大目标,然后继续走。

在这个过程中,实现目标,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为了目标付出了很多时间和心力,那么在中间的一次次小考试中,都是自然而然考过去,不需要特别在意和焦虑。有时候这么从容地去参与这一次次的考试,结果反而比急吼吼地更好。

最后用中学时候喜欢过的诗人汪国真的一句话作为结尾:既然目标是地平线,便只顾风雨兼程。地平线是不确定的,模糊的,但又是一直存在的,别想那么多,往前走就对了。

摄影:李嘉永(台湾)

〈放猫出去遛遛〉/周嘉惠(马来西亚)


说来忏愧,虽然内心里其实并不真的那么忏愧,我生平第一次考试就作弊了。

话说那是发生在一年级的事,忘了考什么科目。老师让大家把课本收进书包,我按照吩咐收了。然后翻开考卷,第一道题就是要我们为国旗上色。我知道国旗有红、白、蓝、黄四种颜色,但那第一条横条是红还是白呢?实在记不清楚。(小学时甚至记不清眼睛哪部分黑,哪部分白?有次美术作业就这样不小心交上一张妖怪图。)想起买校鞋时赠送的那张记录上课时间表的卡,上面不是明明画着一面国旗吗?事不宜迟,当下打开铅笔盒照着样本上色,结果老师也没发现。

那时候真的不知道什么是考试。老师说把书收起来,我收了;老师说不可以偷看同学的考卷,我没看。完全是一等良民的样子。老师从头到尾没说不可以参考时间表卡片上的图,所以自己也不感觉参考了有什么不妥。感觉不妥是很多年以后良心发现的结果。

七岁了还不知道什么是考试?不是骗你,在那个年代真的不知道。当时住在新加坡,上的幼儿园从来没考过试,每天去学校就是去玩,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放学后继续跟邻居的孩子玩,从来不知道功课是何物。

回想起来,那段醉生梦死的童年其实还蛮开心的。我们玩躲迷藏可以躲到几条街以外,有时候需要自己投降游戏才能继续。没事就和同伴一起去抓蜗牛玩,或者翻开石板看蟑螂四处逃窜。用现代眼光来看的话,那简直就是在过着毫无意义的日子。但是我个人始终有一种根深蒂固的看法,童年为什么要那么有意义呢?

现在的一年级学生大概没有人不知道什么是考试了吧?我甚至还听说过幼儿园学生去补习的,当然不是他们本身觉得有此需要,而是家长为了让他们以后更顺利地无缝衔接小学课程。而且,所有补习等活动,都是以考试为前提的。

不觉得这样的童年太可怜了吗?这一些孩子以后回忆起自己的童年,他们会作何感想呢?他们会认为幼儿园就开始补习是件幸福的事吗?他们会为自己知道什么是考试而骄傲吗?或许他们会更倾向我的看法,补什么习啊?还不如把猫带出去遛遛!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满分又怎样?〉/陈保伶(马来西亚)


读书最悲哀莫过于粤语说的“读死书”,读书是为了考试,考试是为了拿满分。现代的父母为了孩子能考满分就拼命加补习班再补习。什么?这个学期只考了80分?我要见校长!再不我去家教协会投诉!渐渐孩子读书也因考试而读书……方程式的节奏,比机器人更可怕。

孩子终于获得辉煌成就大专毕业,父母引以为傲。应征面试时摆出的文凭和成绩单比雇主还厉害,你不请我,难道你要请一些比我成绩还烂的人吗?雇主不问学术,问问人生目标。大专生拍拍胸口信心十足说凭这张文凭,他能在五年里升级当经理。雇主笑笑问道如何达成,大专生睁大眼睛再问雇主,不是说了我有这张文凭吗?雇主还想测探大专生一些问题,大专生直接说他喜欢挑战性的工作,不喜欢文件处理,也不喜欢太多的应酬,最好是能掌管谈判,决定政策之类的事物。雇主再睁大眼睛还在挣扎如何提出下一个问题,这时大专生已不耐烦的说,我母亲已在楼下久等,你还有什么问题想问吗?

呆呆的读书,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考死试,死考试,考试死!人生并非方程式啊!究竟是现代父母出了问题?还是教育制度出了问题?考试成绩竟然是生死评测!

我遇过一位跨国企业总理告诉我她的女儿考试很烂,但她却一点也不担心。每次女儿学期的成绩都差点不及格,她依然放松自如,重要的是女儿懂得处事待人,一点也不马虎。脑子转得快,但就是不喜欢受限制。她告诉我她自己曾经也重考才能大学毕业!

她不明白的问题是:满分又怎样?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非一般月考〉/吴颖慈(新加坡)


人生中大大小小的经历,何尝不是一场接一场的考试?我的人生当然也跟大部分人一样,有大考、小考、期中考、期末考……在众多的考试当中,我最在乎的莫过于“月考”!这个月考连续十次,历时十个月,是生命与生命共同成长的血肉记忆!

当清晰的第二条线渐渐在眼前浮现,我便注定了要参加这个每月一次的考试。腹中孕育小生命的喜悦,是我此生最美好的经历,殊不知那接下来的考试,竟让人度日如年。在确认怀孕之后,第一次月考主要检查胚胎是否在正确的位置着床,如果被判断为宫外孕,必须马上手术终止怀孕,否则会导致大出血危及生命,是孕早期造成孕妇死亡的主要原因。顺利通过后,医生通常会叮咛几句,开一些维他命,然后确定下一次考试日期。

怀孕七周之后,荧幕上就会开始出现一个闪烁的亮点,那是宝宝刚成形的心脏,一闪一闪的充满了生命力,一瞬间就把我融化了!即使到了现在,只要闭上眼睛,我仍能看见那小亮点仿佛在对我说话。如果第二次月考没有发现小亮点,孕期也就宣告结束。

到了第三个月,除了更仔细的超声波检查,确认宝宝外形的发育情况,妈妈还要进行抽血检验。主要是唐氏综合症筛选、先天性疾病、唇腭裂等的确认。等报告结果的日子非常漫长,虽然从没想过要放弃,却也担心自己没有能力照顾有缺陷的小孩。肚子还没隆起,却已开始忧虑。

为人母的愿望其实很卑微,从没想过要生下王子公主,或是总统候选人,更没有想过要生出伟大的发明家或登陆火星的太空人。每一次抚摸着肚皮,我只希望他是个五官端正、四肢健全、正常健康的宝宝。我知道,对于很多父母来说,这是多么奢侈的愿望,我也能想象,在小小的荧幕里发现宝宝与生俱来的缺陷,是多么痛苦与难以承受的结果。

第四次月考,是我最期待的一次,因为到了这个周数,宝宝性别就要揭晓了!我并不传统,也不相信养儿防老,但生个儿子的想法却很强烈。也许只是单纯的希望孩子将来不要像妈妈一样,承受许多只有女人才需要承受的痛苦!

妊娠20周是一个重要的大考,这时候宝宝的脏器已经发育完全,透过仔细的超声波检查,可以确定各个重要器官是否功能异常。看到这里,你应该也能发现,每一次的产检,其实很有可能就是一次生离死别。即使怀抱着忐忑的心情,只要能透过荧幕确定宝宝一切安好,对于每一个月的产检还是充满了期待!

好不容易进入孕晚期,宝宝相对稳定,但是妈妈的风险却提高了!尿液常规检查,是为了及早发现妊娠高血压和妊娠糖尿病,前者死亡风险高,后者会造成巨婴症。孕32周,胎位不正、脐带绕颈、阴道细菌感染,都直接影响分娩方式。这个时候,不管是控制宝宝的体重还是自己的体重,都让人惶恐不安。即使到了第九个月,依然要面对羊水不足、胎盘钙化等的风险。这一次又一次的考试,都需要强大的决心和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才能一次又一次的安全过关。

虽然我不是个一百分的妈妈,但作为一名孕妇还算及格。能用我的身体孕育出一个独立的生命,是我目前为止做过最值得骄傲的事!

摄影:李嘉永(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