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朋狗友即景》/宫天闹(马来西亚)

dav


“死仔包,又跟你那班猪朋狗友去河边玩,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那里很危险的,不要再去了,再去,下次就给你藤条焖猪肉!”
“知道了,妈。”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喝茶喝茶,一天到晚只知道跟你那班猪朋狗友去喝茶,读书不见你这样勤力,下次再这样晚回家,我把门给锁了,看你要睡哪里?!”
“知道了,爸。以后不敢了。”

“宝贝,你说过今天要陪我的,我衣服都换好了,你临时却说没办法陪。你那班猪朋狗友都比我重要,他们一说有事,你就马上过去。”
“对不起,宝贝。他们真的有急事,要不然不会叫我叫到那么急。我过去一下看看,很快就回来。”

“老公,你明天还要上班,怎么喝到那么晚才回来?你那班猪朋狗友都不用上班的吗?可以喝酒喝到这样晚。”
“老婆,不用担心啦,我明早可以起身的。阿强的老婆有了,今晚开心,就喝得比较晚了。”

“爸,那么早起,又去跟你那班猪朋狗友去吃肉骨茶啊?不要吃那么多肉啦,对身体不好。”
“唉,现在这班老朋友,可以见,就多点见,我们这般年纪了,还不知道可以再见几次。下个月你的Uncle Jimmy从加拿大回来,我们又有的聚了。”

猪朋狗友,一生一世的好朋友!

摄影:黄艺畅(中国)

Advertisements

《三条猪肠粉加一件腐皮》/杨晓红(台湾)


早期,因为缺乏盘川,很少答应朋友一起去旅行。朋友都知道我想存钱离家出走,而不是不想出去玩。好朋友们甚至还想要一起帮我付旅费。后来,实在不好意思再说没钱,还是把计划离家出走的钱拿一些些去旅行。

之后朋友相伴去旅行就直接把我跳过了,她们知道我知道了也不会生气。好朋友也很少跟我说私密,在她们当中常常回传给我说:她不跟妳说,可能怕被妳骂。还有某某朋友做傻事东窗事发后,经屡劝不听,朋友最后就会出动我去给她劝说。

一位朋友介绍她的传奇朋友们时,有幸我也列在传奇友人名单中。她是这样介绍我的:放学后,我们一起去吃午餐,她总是叫一盘:三条猪肠粉加一件腐皮。经友人回传她传神的介绍,心里一则喜一则忧。烦恼的是心事都被人看见了,因为“三条猪肠粉加一件腐皮”的搭配最超值最大碗最便宜。开心的是,妳这个经典朋友还真懂我呀!

班上同学还说:不要激她,她讲到做到!有女同学被男同学欺负时,她们总是喜欢找我出头评理,帮忙教训这些死男生。同学忘了带课本时,会先来问我有没有带课本,如果我也忘了带,他们就会松一口气。同学说:老师知道妳也忘了带,就不会惩罚我们。

从朋友口中得知,我应该是死悭死抵、一毛不拔的家伙。家境不好值得同情,却不见意志消沉的人。是一个路见不平时会拔刀相助正义相挺的朋友。是一个可以分类到会认真看待及维护朋友关系的非猪朋友狗友类。是天生反骨,也是一个想法资深,灵魂里住着一位严肃又保守的超龄老人。

摄影:林明辉(瑞典)

《不在于年龄吧?》/陈保伶(马来西亚)


40多岁的邻居是个工程师,育有俩子一娇妻,生活简单幸福。自从认识了新客户,频频把酒欢乐,不到三更不回家。起初妻子认为纯属工作需求无法推辞的饭局,但因为次数太频密,夫妻俩也因此经常发生争吵。一天见到邻居妻子哭着脸带着两个儿子正要驾车出去,车上装满了行李。她说丈夫染上了毒瘾,每次向她索钱不果就痛打她。她再也无法忍受决定离他而去。隔了几年又见她回来,这次是回来处理丈夫的丧事。其丈夫因肝脏衰弱导致呼吸衰竭而死亡。

一对大学情侣毕业后就各自创业和一起建立家庭,生活和经济方面都过得不错。男生的生意开始扩建,应酬开始多了,交友也广阔了。40多岁的男生爱上了名牌,享受上流社会物质的奢侈,身边都是一群30出头驾豪车的年轻朋友或拿督。一群好友夜夜在烟酒之地相聚,出手豪爽,钱根本不是问题,面子才重要。一日,男生的妻子离他而去,因为他和外面的风尘女子有了孩子。一段婚姻和一个家庭从此就消失了。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老掉牙的道理并不仅仅适合于教导小学生。一般大人都认为小孩无分辨能力,容易受身边的朋友影响,所以大人都需无时无刻督促小孩。可是当大人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过于享受无拘束的生活,和一群所谓志同道合的朋友玩物丧志,那这时大人和小孩的思想能力又有何差别?

一般成年人都相信自己的观念和选择,不喜欢别人唠叨。既然都经历过十多年的教育和管束,再加上自己已是成年人,选择朋友都不用旁人劝导了。所谓的劝导无非就是志不同道不合或多管闲事,偶尔和朋友一起出去闹一闹都只不过舒缓压力,依然深信自己的判断能力。但什么是越界?几时是适而可止?怎么样才不会走火入魔?

当乐极生悲时,再问到底是自己分辨能力差,还是真的因为身边的人的坏影响?我想应该是两者。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给予者和摄取者》/正月雪(马来西亚)


简单来说,朋友可以分为两大类:给予者(giver)和摄取者(taker)。在形形色色的朋友圈中,普遍来说,给予者会比摄取者来得更受欢迎。

朋友,不论是良朋知己,或猪朋狗友,说穿了就是一种利害关系,彼此互相依靠,似乎想从对方身上寻求某种东西。这句话并不一定带贬义,利害关系不是只有金钱上的瓜葛或纯享乐的酒肉朋友,也可能是刚好在你身上我找到了归宿感和安慰,而你在我身上感受到你要的陪伴。猪朋加上狗友是天作之合,这是公平的双赢的局面。

但,并不是每一对朋友都坐在平衡点上互相依靠。有一些摄取者只是一味地需求,希望你在他/她需要的时候适时出现在身边陪他/她度过难熬的时刻,永远把自身的需要摆在第一位。而你或许只能继续扮演给予者,默默地把自己的心声埋在阴暗处。小心,这可能成为给予者往后情绪火山爆发的引爆点。

给予者通常人缘会比较好,懂人情世故,而且情绪方面比较稳定。他永远是个后盾,当你需要情绪出口时,一通电话,几个短讯就让你莫名其妙的想通了,不烦了。

然而,摄取者好比一个不懂人情世故的大小孩,要全世界把他当中心点,理所当然的觉得你应该对他好。我,永远排在前头。

朋友A和朋友B是一对好朋友,风平浪静时,日子过得挺好的。朋友A总是在朋友B心情不好需要人开导时,默默陪在身边给予心灵上的安慰。而朋友A难过的时候,B却不一定付出同等的陪伴。而当摄取者B得不到想要的东西时,那就是给予者A的错。惯性的给予让一个人给宠坏了……被宠坏的猪朋狗友吃惯了山珍海味,哪肯去啃臭酸的猪馊?

给予者不可能永远坚强付出,摄取者也不可能永远耍赖需索。一面倒的友情,老实说,我不确定还算友情吗?猪朋,你了解吗?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谢谢你来看我》/吴颖慈(新加坡)


有一种朋友

可以好久好久不联络

不交换近况

也不利用节日互相祝贺

不仅不问候

甚至连对方的生日都不知道

这段不闻不问的日子

可以很长

一年两年

或是十年

时间长得彷佛这个人都不存在了

可是

不管再多的空白页

也无法掏空真实的存在

虽然

不相见

但只要知道你过得好

我便心满意足

那种满足

可以温暖人心

好久好久

也不会轻易退去

分离的日子再遥远

也隔不开相见那一刻

事过境迁却恍如昨日

相聚的时间虽短暂

也化不开由衷的关怀

没诉尽千言万语

但求平安健康

朋友

祝福你

摄影:Nick Wu(台湾)

《寒暄信》/咯特佩(马来西亚)


亲爱的阿猪:

看见面书上你当上文化部长的消息,特来函贺喜。

久别多年,近日可好?还记得最后一次你联系我,说你正想搞一个什么文学类的网站,那时我正忙着打点我新店开张,无暇顾及其他事,所以无法提供些什么实质上的帮助。但我可是时时关注那个网站,还经常转发链接给亲朋戚友,让他们也能感染些许的文学气息。现在可好,以你的能耐,绝对可以继续支持此类文化事业,我可以看到孩子们的未来是一片光明。

今夜繁星点点,不禁想起十年前,我们还是单身狗时,晚上无聊或遇事不顺心便去印度阿伯开的茶餐档喝茶吹水,“吹”到三更半夜还不尽兴就买几罐黑啤到那个XYZ篮球场续摊。记得那些一起把酒问歌的日子吗?唱那首:我哋呢班打工仔通街走籴直头系坏肠胃揾嗰些少到月底点够洗(奀过鬼)……还有那首《爱拼才会赢》,每唱一回立马击退沮丧失落的情绪,明早醒来再次斗志满满的!

当然我们也有吵架互怂对方的时候,但这不就是我俩感情深厚的表征吗?记得有一阵子我兴致勃勃地一直向你推介ABC传销公司多么地容易赚钱,可你却坚决不相信也不参与,还三番四次劝我说那是个金钱游戏,是个挂羊头卖狗肉的陷阱!我们还因此冷战了一段时间,事实证明你是对的,后来那家ABC公司因违法被吊销执照,幸好我只是投资几百块,权当破财买教训。

我还看到你衣锦还乡的报道,说来惭愧,自从我爸爸过世后,已经几年没回乡了。听闻你提呈了家乡旅游发展的计划书,以促进农业观光活动及当地饮食业。一想到旺嫂卖的星星大饼,又香又甜又好吃,我都快流口水了!再者,对城市人而言,农业观光景点的确有其卖点,一来可亲身体验农耕生活;二则也富有教育意义,让大家实地了解乡下农业发展;三也能促进当地经济成长,人人皆大欢喜!

说了那么多,我都没正式向你说声:恭喜!阿猪文化部长!祝你仕途得意,步步高升!我现在阿基街开了一家蒙古鸡饭档,欢迎你有空来吃饭叙旧啊!我请客!

阿狗 上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非关爱情故事》/吴颖慈(新加坡)

edf


老猪姓朱

因为朱的谐音

老猪很讨厌自己的姓

痴呆、笨重、体臭

好像这一辈子都如影随形

他也不是没想过要改变

只是跟他的姓氏一样

一切都是注定的

不由得他作出选择

老猪忠厚、老实、讲义气

勤奋向上少抱怨

这种个性

钱多、朋友多、女人也多

让他愿意步入爱情坟墓的女人

自然一枝独秀

婚后无所出虽遗憾

但新婚燕尔总是甜蜜

九妹排行第九

上有八个姐姐下有一个香炉趸

九妹的排行跟她的人生一样

都没有选择权

从小

家里九个女儿

都为了供养一个弟弟而努力

父母省吃俭用只养肥一条懒惰虫

为了摆脱这个家

九妹十七岁就匆匆嫁了人

一点嫁妆都没带就带起了娃娃

有儿有女生了三四个

老公只不过是工厂保安人员

日子还算可以

只要没有重男轻女便行

老猪和九妹认识

是在一场葬礼上

二十五岁那年

九妹的老公心脏病发作

丢下她和四个孩子

老猪给奠仪的时候

多看了未亡人两眼

两人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九妹没有掉眼泪

生活把她逼成泪腺闭塞

老猪也没安慰

这个时候说什么好像都很多余

话题聊开了

九妹嘴角微微上扬

仿佛阴暗的天空多了一线光芒

同年

老猪跑了老婆

除了珠宝首饰名牌包

没什么损失

老猪的生活

也没什么改变

老婆只是他生活的一部分

他也不至于世界末日

一个星期有三次

老猪会到九妹的家

买些吃的玩的给孩子

帮忙换灯泡修水管

他们聊着家常

孩子、工作、社会新闻

自然得像风吹云动

有人说老猪觊觎九妹年轻貌美

也有人说

九妹想要分老猪一半财产

流言蜚语满天飞

老猪还是每逢一三五报到

九妹会准备好绿茶

那是老猪唯一喜欢的味道

老猪说话的时候

九妹总是微笑

而九妹说话的时候

老猪却认真得像在面试

他们彼此分忧解愁

相互陪伴

年复一年

老猪还是那个老猪

九妹还是那个九妹

只是

孩子们都长大了

老猪和九妹都老了

又是一场葬礼

两人的友谊才终于结束了

九妹敌不过癌细胞

先说了再见

老猪在棺木旁碎碎念了一天一夜

好像这辈子还有许多话没说完

躺在棺木里的九妹

却再也无法嘴角上扬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很微妙

即使我们再怎么珍惜拥有

也会有不再相见的时候

有些人

就只能活在回忆里

活在十八九岁的青春里

活在二十一岁的夏天里

活在三十一岁的那场暴风雨里

活在四十一岁的那场音乐会里

然而

即使没有阴阳相隔

却是从此不再相见

敬我生命中

那些像老猪一样守候的朋友

九妹在此拜别

摄影:黄艺畅(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