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望与现实》/陈泉慧(马来西亚)


老师催稿来了,还善意提醒主题是“愿望”。我有点纳闷,这个题目应该很好发挥啊!一般人不都有着一堆的愿望吗?好比发达啊,发横财啊,遇见男神女神啊,住洋楼养番狗啊。更年轻一点的大概是成为网红?环游世界?享尽美食?怎么这么快就缺稿了?

可是当自己真正想应该写些什么的时候,竟然也无从下笔。仔细想想,或许是残酷的现实世界,让许多人经历了种种失败挫折,都不再有愿望了?现实总是事与愿违。哪有那么多头奖可以让全球数十亿人发横财呢?怎么可能像电视剧里,转角感觉有点晕,然后不小心遇见男神女神跌进对方怀里,而且对方不计较你的身材样貌身家就疯狂地爱上你,然后和你从此幸福快乐到白头呢?

但是转念想想,愿望就只是愿望。愿望列表上可以有千百个愿,但是如何不付诸行动,不吸取教训,不坚持不懈,则那列表可以年复一年,千篇一律也好千变万化也好,那张列表始终是一张纸而己,是毫无意义的。比方说父母亲许愿孩子聪明伶俐榜上有名,但是自已却难得翻一翻任何书籍。肥胖人士许愿要瘦下来,却不改生活习惯、饮食习惯,要练出马甲线腹肌,却连腿都不抬一下!年轻人希望出人头地,却不愿意花时间金钱提升自己的能力。居民希望有好的居住环境,却不愿意出席居民协会的大会。选民希望有好的政府,却不愿意投票。

简而言之,愿望只是一个想法,要愿望成真就要先策划,然后付诸行动。否则就像俗语所说的,每天做着相同的事情,敷衍了事,得过且过,怎么可能会有进步呢?愿望怎么可能成真呢?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心有山水,投入红尘滚滚》/李明逐(中国)

cof


少年时候喜欢陶渊明,性本爱丘山,田园将芜胡不归,乐意的时候,就在前屋种柳树,篱笆栽菊花。

也喜欢王维,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坐在幽篁里,弹古琴吟古诗,闲来下下棋,读书书,明明朗朗,坦坦荡荡。

喜欢李白,细腻的时候,长相思在长安,不可见兮,摧心肝;中二的时候,剑阁峥嵘而摧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满满的少年气,热血长安,到处得瑟。

越小的时候,大约是越喜欢魏晋疏狂和盛唐意气,向往的是山川湖海,可以身处繁华,寄情山水,身在庙堂,寄情幽林。有很多种选择,这个不喜欢了,就换另外一个。山高水远,总有归处。

渐渐地,会品一些情思幽微的句子,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甚至一些情深款款的句子,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经历变了,心思也多少会跟着改变。

而现在,我喜欢在闹市,看熙熙攘攘的人群,各奔东西;超市的爷爷奶奶,采购一筐食物;隔壁家传来的炒菜香味;小区里有小朋友周末一直在弹钢琴吹萨克斯;西湖边满池风荷,一群群人路过,清香被人群冲散,几只野鸭子摇摇曳曳一头扎进水里又在很远的地方露出水面;偶尔约一顿火锅,和三两朋友聊聊天;给父母买衣服,给弟弟妹妹补课;下班后在家煮饭,老公在听音乐;悠悠扬扬,满天星斗,都是美好。

将心里的山水,投入滚滚红尘,投入生活日常的琐碎,就如将青翠的白菜、嫩白的萝卜投入肉汤里一锅乱炖,味道还挺不错。

这就是我目前的愿望,生活安好,亲人安康,踏踏实实过小日子,想去远方看看也好,想在家里闲谈无聊也好,有家,就心安,心安处即是吾乡,这就是生活里最美好的愿望。

摄影:黄艺畅(中国)

《做鬼也不会大!》/林高树(马来西亚)


外公和外婆的父亲都是清朝最后一届科举考试中榜的举人。据说在考场上两人一见如故,然后就像小说情节那样,讲好以后两家若生下一男一女就结成夫妇,若生的是两男或两女则义结金兰。外公和外婆的婚事就这样在他们出生前被决定了。

对今天的人来说,举人意味着什么?恐怕真的没太大感觉。根据以前一位教授的说法,考上举人,按规定就允许在家门前升一面旗,大家见了都得尊称一声“老爷”。外公的父亲后来经营生意,大概算是一名乡绅吧?外婆的父亲不知怎么一回事,后来竟当上了蒋介石在大陆时期的私人秘书。顺便提一下,他们都是浙江奉化溪口镇的人,而蒋介石最信任的就是他的这些同乡们。

外婆小时候没有上过新式学堂,但家里请了老师来教导读书识字。母亲很早去世,父亲多数时候跟着总统南征北战,并不常在家。虽然如此,在这样的家庭长大,外婆看事情的眼光还是具有一定的高度。

大约二十年前,马来西亚流行过一首福建歌《假如我有一百万》,歌词中有包括坐飞机、去夏威夷晒太阳、到日本吃寿司、远赴意大利喝咖啡和吃意大利面等等梦想。母亲对这首歌颇不以为然,说外婆如果听了,肯定要批评:“做鬼也不会大!”

那是什么意思?如果一个人的梦想就不过如此,外婆会认定此君生成不了大人物,死了做鬼也大不了,充其量就是个不成气候的小喽喽鬼。

周星驰电影的经典对白说:“做人如果没梦想,那跟咸鱼有什么分别?”诚然,梦想是我们生活的动力,奄奄一息地活着确实跟咸鱼没多大差别。可是,既然要做梦,何不把梦做大一点?为什么是“假如我有一百万”?为什么不是一千万?或者二十六亿?假如我们有一个二十六亿或者更大数目的梦想,一旦现实上只获得一百万,虽然不免失望,但处理“区区”一百万应该不成问题。然而,如果只准备一个一百万的计划,万一“不好彩”得到二十六亿的意外捐款,那问题可就大了,心理承受能力差一点的人,搞不好甚至可能会疯掉!

结论是,要做梦就做大梦,不然就接受自己和咸鱼没大分别的事实,安安分分过一生就算了。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当大人物、大鬼物,平凡,也可以很幸福。(针对这种论调,只怕外婆在九泉之下要说:‘希匹!真没出息!’)

注:蒋介石有口头禅“娘希匹”,翻译成普通话即“X你娘”。“希匹”乃“文雅”版,就是“X”的意思。可见外婆气度非凡,有土匪气质。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希望,是个好东西》/郑嘉诚(新加坡)

oznor


愿望是对事物的美好设想与期待。希望是对事物的盼望与期望。希望和愿望意思相近,但希望可作为动词而用。而希望或愿望这词,也让我联想到前几个月才看完的经典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的台词——“希望,是个好东西,也许是世间最好的东西,而好的东西不会逝去。”《肖申克的救赎》是在1994年,也就是我出生的那年推出的电影, 在互联网电影数据库(IMDb)上,有超过2百万人评分,拿到平均9.3/10的好成绩。

这部电影讲述一位银行家爱迪被误判为杀害他的妻子与妻子的情夫的凶手,进入肖申克监狱,在服刑期间从认识不同的狱友,到被毒打鸡奸,和狱卒及典狱长诺顿的角力,最后逃出生天的故事。在整部电影中,讨论了希望、毅力、自由和体制化等课题。

值得讨论的是,怎样的心理状态,能在被误判两个终生监禁的冤狱、狱友被杀、关禁闭、暴虐狱卒的管制下,还能保持心中的希望鼓励身边的狱友、六年如一日地写信给政府申请提升监狱图书馆的钱、抱着准备受罚的心播《费加罗的婚礼》给全监狱狱听、花20年的时间在牢房用小小的地质锤挖洞逃出生天。

从正面心理学有关的的“动机理论”和“愿望理论”角度,我们可以尝试解释爱迪是如何撑过这段日子。爱迪的狱友之所以绝望度日是因为他们经历各种打压、隔离与虐待,知道反抗是不会有结果。爱迪不同,他们当时所处环境一样,遭遇类似,但他有坚定的愿望,还结合了各种能达成目标的心理素质和方法,像是自我效能感 (Self-Efficacy)、毅力、影响力、行动规划 (action-plan)和纪律等。

举例说明,班杜拉 (Bandura) 自我效能感说的是个体用自身能力去达成特定愿望拥有的信心,越高的效能,就越能发挥自身能力,这样的心理状态,能让爱迪发挥所长,并坚定地执行计划,并影响环境。没有这种心理,他无法斗胆主动帮狱卒避税,建立特殊地位与关系,和暗中准备往后逃狱后生活的资金和假身份。他这20年来持续地在放风时间,把前夜挖洞后的砂石偷偷从裤子中散落在地,也是爱迪对行动规划的执行力和毅力的展现。

而愿望理论,有两大重点,第一是个体为达成愿望而有的毅力与勇气;第二是个体如何用不同的方法来达成目的。从影片之中,我们可以知道爱迪在和瑞德等人成为朋友后,他唯一的愿望不是离开监狱而已,他想要重燃大家心中的希望,让大家即使在肖申克监狱里也要感受到自由,因为他相信监狱的高墙是锁不住心中的向往。男主人公甚至趁着一次到广播室的机会播放《费加罗的婚礼》给全监狱听,只是想借此让大家知道这世界的美好。他有被关禁闭也要鼓励全体的勇气。他也有达成愿望的各种手段。像是为了自己或大家的自由,他主动帮忙处理狱卒财务问题、挖墙、结交朋友、为大家建立图书馆等。最后的成功重获自由,是在方方面面累积的成果。

影片最后,爱迪好友瑞德终于被假释,他没有步上之前假释出去的另位狱友布鲁克斯自杀的后尘,瑞德因为对爱迪的承诺而有了活下去的理由,最后两人也成功在太平洋小岛上相聚。

有时命运的玩笑让人生摔了一跤,但是有完成愿望的勇气与毅力,加上各种以达成愿望而想出并实践的各种办法,能让我们有可能和爱迪一样,在谷底沉沦后,再次开启人生第二道门。

摄影:黄艺畅(中国)

《许下单身美好》/小泥(马来西亚)


半年前,在好友的鼓励下,终于鼓起勇气告别一贯深沉暗恋的习性,踏出第一步,向心仪的人发出信号。经过漫长一天的等待,他坦露了事实。他已有对象,这与他在工作环境中声称自己依旧单身状态有所不同。他称自己企图避开他人对他感情世界的探索,同时希望我替他保密,我答应了。

宗教信仰劝人勿迷信,但偶尔我也会看一看命理作为已发生事件的参考。里头写着:“宜晚婚”。

自此,白天我试图以工作填满时光,夜深已至却免不了心中涌现的失落感。心尚需时间来平复,深解应自我充实。业余时间当家教,边教边学习教学方法。朋友曾问我是否有意继续深造?如今我已报读毗邻的大学,明年准备展开半工半读的新生活。

他问我:“你没想过找个对象发展关系?”我说:“一个人挺好的。”

虽然偶尔会觉得无聊,但也不因此而渴望找个对象。如今女孩都有经济能力,除非遇上对的人,否则怎会放弃当前良好的状态,踏入一个充满未知的婚恋?庆幸的是,自己不会看到别人出双入对而感到羡慕,相反自己从小较倾向学习独立。

至于“告白失败”,换个角度看也并不是个坏事。至少我看清人性,至少克服羞涩的个性,鼓起了莫大的勇气,忍着身心的不适向对方示好。有了这一步,若在下个转角遇见合适的人,自己可以更好地去把握。

在这之前,愿我能逐渐恢复以前的状态,继续享受的自由,正直和踏实的生活。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愿望》/耳东风(马来西亚)


以前愿望的“愿”字,是个“原+页”。我个人觉得,古人的愿望,是向冥冥祈祷,把心所想要得到的写下来,做过记录。若干年后,再把记录册子打开来,看看愿望是否达到。现代人不流行写字,所以,留言(愿)于册上页渐渐简化,变成留于心中,所以变成了“原+心”的“愿”字。唯,把心里所想写于册,收于某处,是有“原意”置于别(旁)处,所以原心放于旁页,带有客观的意思,日后看来,与愿与否,一目了然。而当把原意放于心中,只有你自己知道(当然还有天知、地知,不过天地皆无语,不会跳出来纠正你更改所许的愿),日后可能年代久远,可能不堪回首,忘了许下的愿望,或者不知不觉修改了也不一定,反正对自己可以交待就行了。不过,造字者还是坚持把“原意”放在心之上,意即心呐,不要忘了当初许下的原意。

写这稿时恰逢大马新政府提呈的第一个财政预算案。预算案,也是充满了大马国民和政府许多的愿望;宣布前政府吓唬了我们一番,说是无糖痛苦,让许多国民担心。幸亏,宣读以后,至少还不过不失,而且大家被打了许多预防针,愿望指数相对的减少,自然比较容易接受。

最后,说回自己的愿望。其实自己向来没想做什么大事,只希望安安稳稳过一生。但是,我是有双重性格的人,喜欢钻牛角尖,一方面觉得安稳很好,一方面又觉得天之送我于世间,必有所用,所以私底倒也希望做些大事。不过,近五年来似乎越来越发现自己眼高手低,做了许多傻事错事,如今每一刻竟是希望时间可以倒流,自己回去把不对的做对来,天真吗?或许,再过几年,依然做多错多,藏于心中的愿望指数,也跟着调低,变成不要求太多了,只求安安稳稳过一生,至于欠下的人情债,今生还是要还,还不完的话,若有来世,也衔环以报。

很多人觉得往事不可追,所以从不往后看;我自己也是如此,但是,愿望是可以求世间所没有的,所以不妨期望自己可以有机会/时间把之前做不好的做好来。如果如果,上天给你一个愿望,你要做什么?

摄影:Nick Wu(台湾)

《祈愿》/伍家良(马来西亚)


从来不曾想过那无言的歌
会在若干年后 夕照中的长影里
再度响起
没有过门引唱
听起来
就宛如那润物无声的
春夜喜雨
轻轻地吟唱着 久违的年少轻狂
飘拂着一丝丝 烛影梦回的甜蜜
一如往昔

可是啊 可是
华发久生 早应道别多情笑我的话语
歌声再美
也不过是来去如风的匆匆春季
一觉醒来 满山沉寂
(不管你想不想我,我都想你)

于是 我衷心祈求:
且让我抹去所有的回忆
倘若我们从此
不再相遇

摄影:伍家良(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