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何奚(马来西亚)


苏格拉底当年在雅典法庭接受审判时,曾发表他个人对死亡的看法。他认为,人死后只有两种可能:一是灰飞烟灭,什么都没有了;二是能够去见过去的伟人、英雄,那可有多么美好啊?

苏老很明显是智者千虑了。若死后世界有伟人、英雄,怎么就忘了也会有小人、懦夫、变态等,包括那些判他死刑的人的一席之地呢?由此可见,不论生前还是死后,都别开心得太早。

且不说死后世界,还是关心一下我们活着的情况吧。人生路上我们可能遇过很可爱的人,当然也可能不幸碰上很恶心的家伙。可爱和恶心的可能组合有四种,即可爱-可爱、可爱-恶心、恶心-可爱(请别以为在他人眼中你也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可爱)、恶心-恶心。四种可能,只有一种值得期盼。

心动不如行动,期盼什么?有空就约个时间见面嘛!其他三种情况,不是你觉得别人恶心,就是别人觉得你恶心,或者互相觉得恶心,那还真是相见不如怀念,怀念不如失忆。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恶心的感觉也需要时间培养,一旦确认了对方就是劣马、烂人、恶心的人,试问你还有多大意愿去想象重逢的画面?但是,现实中岁月总会带走飘渺的幻想,除了留下实在的脂肪,还有几率极小但完全可能发生的偶遇。

三对一的比率,猜猜自己今天出门的运气如何?

为什么有些人走路总是低头在找零钱似的?我好像明白了。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重逢/耳东风(马来西亚)


25年后回校,同学们各自有想见的人。已经离乡背景的同学,很多原来想见的是他们记忆中的某位老师。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非常尊敬的老师,虽然很多老师已经满脸皱纹,甚至行动不便,学生也已经步入不惑,但是几十年后重逢之际,似乎又回到中学/小学时代,那个不懂事的小孩,那个循循善诱的师长。最令人嘘唏的是,一些老师已经仙游,一些老师因为年事已高,未能成行,甚至是一些同学年纪轻轻已经逝去。

一些比较理智的学生,不管是基于事务繁忙,或者对同学重逢不感兴趣,又或者有其他的原因,选择不出席重逢的机缘,这也不要紧。人在世间,宛如沧海一栗,刹那已近晚年,青春不再。每个人有自己珍惜的事物,也执著于一些别人可能认为不重要的事情。你之重视家中宠物,未必比我之重视亲友重逢来得轻。

我读中小学时一班约40人,一级约三百多人,一校约二千人,再加上老师约60人,在当时确实比较大型,12年来就算我如何交游广阔,也不及半。不过毕业以后,踏入社会二十多年,事业上及其他方面所认识的,竟也不及中小学的多,可见那时的两小无猜延伸之广。而今家乡的小学据说一级还不到100人,要认识完全部倒也不难。不过,对于已经搬迁到都城的我,孩子的学校也是一班四、五十人,仿佛家乡的同学都移居过来了。

移居过来,但是很少见面,那是分开了几十年的影响啊。而且都城人戒心很重,无端端来一个旧相识,似乎必有所图,见面反而生疏,不如不见。

唯有这种巧合,大家一同回校,一同回去从前,一同见见师长,师长见到我们活得好好的,安心;同学见大家还过得不错,放心(或者妒忌?!)。一夕短聚后各奔东西,有缘再叙。聚会当中有人有感而发:这么美妙的相聚,何不每年办一次?查实这次聚会,来者上百,外加师长约四、五十位(已是历来最多),恰巧我是筹委之一,深深了解筹备的难处。十年一聚还说依依,每年一聚,除非凝聚者影响力超强,不然,很快就失去离久重逢的那种迫切感,这就是人性。

摄影:Nick Wu(台湾)

三生石上旧精魂/李名冠(马来西亚)


话说“人生四大乐事”,素来指的是“他乡遇故知”、“ 久旱逢甘露”、“ 洞房花烛夜”及“ 金榜题名时”。与旧相识久别重逢,确是赏心乐事。然而,所谓的“五言”例句虽则古朴而意境深远,却少了一番精确与层次。于是,有人往以上各句分别加上两个字,变成“七言”,说成:“千里他乡遇故知”、“十年久旱逢甘露”、“鳏夫洞房花烛夜”及“老生金榜题名时”,这够珍贵无比、可以飙泪了吧!

接着,有“好事者”援用对口相声中捧哏的搞笑模式,以歇后语“后衬”或“谜底”来个彻底反转。说成“十年久旱逢甘露——(只有)一滴; 鳏夫洞房花烛夜——隔壁(别人结婚);老生金榜题名时——同名同姓”。至于“千里他乡遇故知”,后衬是“债主”!

你说,千避万躲的,在千里他乡、异国殊域,难得遇上亲切的乡亲故人,难得可以叙叙乡情说说家乡话,却不料遇上了个大债主,这话茬儿该从何接起呢?!

冤家聚头虽尴尬,爱人分离更凄怆。面对生离死别爱恨情仇千里同心冤家聚头同心同德亲痛仇快风雨如一蜩螗纷扰,若说“重逢”,其实有心,“深信因果”的我认为,会是有的!便纵是“十年生死两茫茫”、“挥手从兹去”,更那堪“明月夜,短松岗”及“汽笛一声肠已断”,此生不再,必有来世!

唯识宗的“阿赖耶识”说,贯串世世;天台宗“一念三千”说,点滴不漏!套句“前世五百次回眸,换来今生插肩而过”,就算面对所谓宇宙黑洞的彻底绝灭与恐怖,甭怕,当下还有我这一念精纯心无旁骛同心同德。断桥上的白素贞与许仙,烟雨凄朦之中的邂逅、相恋相爱并共执一生,至于“法海和尚”,那只不过剧情预设的“副末”而已。没有“法海”,哪能衬出白素贞与许仙那无怨无悔的情怀?!

唐代袁郊《甘泽谣》诗云:“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不要论。惭愧情人往相访,此生虽异性长存。”若说“情生是幻”,那是现实之幻,而情之所起虽属幻,却是“一往而深”,阿赖耶识不曾灭,终会重逢!

唐代士子李源因家逢变故,到惠林寺隐居,渐渐地,发现寺中僧人圆泽颇有文才,为人又纯正,结为莫逆之交。闲时,两人游山玩水,追古寻幽,遣兴抒怀,常有诗词歌赋相和。后来有一天,圆泽香汤沐浴后,对李源说:“我与你交往深厚,彼此知心,今天我大限已到,就此别过。三天之后,你要到我投身的家里来,那时正在为新生儿沐浴。新生儿就是我的再生,我那时将以笑为验。还有请你记住,十三年后,我们还会在杭州灵隐天竺相见。”

且不说三天后与新生儿之微笑相遇,十三年后,李源来到葛源亭畔,正在寻思间,只听有人在隐隐约约地叫喊他“李源,李源”。循声望去,只见涧水对岸,有一牧童,梳着菱髻,骑在牛背上,唱着竹枝词,一见是他,便朝他挥手相喊“李源,李源”。仔细一看,发现这牧童形貌酷似前世的圆泽,便知圆泽是真的守约来的。转世为牧童的圆泽坐在牛背上,笑着说:“李公,你是个守信用的人!可惜你的尘缘未了,我们无法再续前缘了,请你继续勤加苦修。”说完又唱道:“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因缘恐断肠。吴越山川寻已遍,却回烟棹上瞿塘。”唱罢,牧童拂袖隐入烟霞而去。

《牡丹亭•标目》[蝶恋花]词中说:“但是相思莫相负,牡丹亭上三生路。”这三生,是前生、今世和来生。这一世,我们都遇上许许多多的人,其实,都是“有缘人”。今世的相逢,都是前世不舍的情缘而来,铸就今生的邂逅与相遇。所谓的“因缘”,前世已定为“因”,此生爱憎为“缘”;而此生之爱憎又会成为来世是否重逢之“因”。

“随缘”,并不是无心机率的偶然;“相逢”,也不是幻缈难求无奈。“此生虽异性长存”,是的,有心,还会重逢的!!

所有的“偶然”都是“必然”。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不见不散/杨晓红(台湾)


小时,特别爱跟着婆婆,因为她有说不完的故事,历史的、她的、子 女的、周边的。大时,我也常常回来看她。她爱躺着彩色塑料绳编织的躺椅,看电视,我则躺在她柔软香香的床,和她聊天。看着,聊着,总会一起睡个午觉。

大四寒假,80 多岁的婆婆老到身体不能用,可头脑还清楚。白天主动在医院值班陪她,聊天,多看看她。婆婆说要上厕所,她双脚几乎无力撑起,整个人倒在我身上,还勉强够力气扶她,后来婆婆用双手扶着墙壁的手把,勉强完成动作。上厕所耗费约半个多小时时间,我帮忙不多。

某个晚上,叔叔家无人值班,我主动去陪婆婆过夜。婆婆患有大肠问题,无法自理大小便。凌晨,婆婆用拐扙敲打上铺的床底,把我叫醒。婆婆便便了,需要我帮她换尿布。我战战兢兢地,按照婆婆的指示,带上手套,用湿纸巾擦拭,翻身侧躺不断擦拭,到干净为止。味道是重的,量是有的。最后,完成所有工作,帮她换上干净的尿布,放下心。

婆婆不好意思地说:唔该晒啊。(编按:即“谢谢”,广东话。)
我笑着说:没什么啦。

房间弥漫着衰老的味道,未散。

我问婆婆:会不会害怕(离开 ) 呀?
她轻松回说:不会啦!(她知足 )

寒假结束,回台湾之后,我们再也没见面。

婆婆走了,不难过,我们道别过了 。

摄影:李嘉永(台湾)

重逢/博悦(马来西亚)


刚大学毕业时,因为同学都单身,还没‘为了爱情忘了友情’,所以还有大伙儿一起见面或者一起庆生的场面。30岁左右的时候,大家开始为生活奔波忙碌,而且大部分人进入组织家庭的阶段啦。所以,可以一次过见到一大班朋友的时候,大多数是在婚宴。

接近不惑之年,乃至之后,和朋友们的重逢却大多是在丧礼。无他,该结婚的,多已经结婚了,不该结婚的,依旧单身,所以可以参加的喜宴接近零。但是同时间,大家的父母亲都渐渐衰老了,所以收到越来越多的通知,某某朋友的家属去世了,在某某地点治丧。收到这样的通知后,就会联络比较熟的几个朋友,问问他们什么时候去,除了一起慰问不幸失去至亲的朋友,其他时间就可以‘顺便’找朋友叙叙旧。有时候说着说着,大伙儿说起年少时的傻事,还会哄堂大笑,随后才惊觉不尊重家属,立刻互相再调侃着,将声量调低。话说现代化的治丧处多在很摩登的大楼,有主食、糕点、咖啡、茶等招待,灯光如昼,环境舒适,感觉上确实很适合叙旧。

医院也是另一个逐渐常去的地方,或慰问生病的亲友,或探访祝贺喜添宝宝的亲友。前两个月,一位阿姨在医院病逝;曾经在商海呼风唤雨的强人,在病魔召唤的当儿,没有任何招架的余地。而前两天,则去医院探访刚刚生宝宝的表妹。所以医院常给我很特别的感觉。有人说没事少去医院,因为有‘肮脏东西’,可是医院也常常带给大家欢乐呀!小宝宝呱呱坠地的时候,一脸天真无邪,仿佛整个乱七八糟的世界都顿时七彩明亮起来。

我想起不久前看的一套卡通,内容是说某国家每一年的‘鬼节’,是已经去世的家人得以‘回家’看看家人的好日子。不论阴间或阳间,都非常期待这个节日。他们的阴间可是很七彩缤纷的哦,还可以唱歌跳舞开派对,学艺术学弹吉等等。阳间的人也很兴高采烈,大肆张罗筹备这长辈回来看后辈的大日子。但是阴间的‘魂’要回来阳间的前提是,阳间一定还要有人记得你。如果已经没有任何人记得你了,则这个‘魂’不但不能参加这一年一度的大节日,甚至会消失在这个死后的世界,再也没有和家人重逢的机会了。这说明这‘魂’生前大概没干什么好事吧? 所以死后就没有人记得,没什么存在价值,那也就不必再等待重逢了。

相比起来,我们华人的阴间,大概是大家最不想‘重逢’的地方吧!不过喝了孟婆汤以后,都忘了在世的一切了,所以即使见面也不相识了咯!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被偷走的孩子/咯特佩(马来西亚)


我出世刚满月不久就被现在的妈妈(下称养母)抱走了,抱回家也没让我有好日子过,三天两头把我寄放在不同亲戚的家,她就去别人家做点散活。我从小就没好好上学、也没读过几年书,因为她老是搬家,说没钱交租,或这边没活干了要到别处去找,所以我多数时间只能寄人篱下、在小房间內闲呆着,有时三餐不继,只能喝水撑着。

记得有几次去上学,总是被同学嘲笑,说我没爹、说我是狗杂种,还常被暴打、用烟头烫我、欺负我、弄得我都不想去学校了!反正没上学,养母就带我去找点杂工来做,我十岁就开始在工地搬砖、打杂,也曾在餐厅当清洁工、垃圾场捡破烂;十四岁在车厂当了五年学徒,还学得些修车的手艺,总算自己能挣点钱养活自己。十七岁那年曾试着跟个女生交往,可是没过几个天,人家爸爸便追上门叫我别欺侮良家少女,我何德何能?当然乖乖听话,不敢再联系那女生。

据说我的生母是个钢琴老师,生父是军人,他们自从不见了我即四处寻我,好几年的时间,也花了好多钱。直到二十年前,在被警方围剿的人贩处找到一个男孩,(当时)说化验DNA跟他俩完全吻合,所以一直养到现在,人家还出国升造,专业人士呢!就上个月,我养母也不知是否良心发现还是什么,突然把我“供出来”,说我不是她亲生的,还把我刚被抱回她家的照片公告天下,要让我寻亲去!

当初为何我的养母要把我抱回家?就因为她之前的两个初生娃都夭折了,被丈夫抛弃,她也不能生了,就想到去偷一个,乡下迷信说养个孩子就可以转运。这念头一闪而过时,却让她捡到一个女人的身份证,于是,她就假借当“保姆”的名义去工作,实际是要来偷孩子。你说我恨吗?恨养母把我偷走却没让我过上像样的生活!到现在,二十三年了却说要把我“还给”我的亲生父母?恨我的亲生父母把养母带回家当保姆,让她有机可趁!恨上天让我遇到如此荒唐的事!

昨天,我已见过生父生母,见面时我确实有点紧张,又有点害怕,虽然DNA化验报告已经证实我才是他们的亲生孩子,但是我们已经二十三年没见,况且我是个没文化、没见识的人,工作也很低微;我和他们基本上没什么共同语言,唯有问一句搭一句。不过,我见我的生母盯着我看,那眼泪啊一直流个不停,我心里挺难受的,只好不住说:没事没事!

我现在已不和我养母住在一起,但也没想跟生父生母住一块儿,只是说好会再见面。说实在的,这样的重逢还真让人不知所措,我也不敢期待些什么!

摄影:咯特佩(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