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主管的生存之道〉/宝棋(马来西亚)


曾经有过一个非常有趣的同事,他可说是个破冰专家,凡有他在的地方都会有笑声和有趣的事。虽然他不在吉隆坡区服务,但好像已经和这里的同事拜把了,一见面就打成一片,很麻吉(好朋友)的样子。

后来他被调来总公司上班晋升为其部门的主管,公司里的气氛开始发生变化。公司里的人开始不和他有说有笑了,WhatsApp里多了个没有他的群组,大家就连约吃午饭也刻意地回避或当面地拒绝。好笑的是大家都知道这种行为是杯葛,不应该。可是大家似乎宁愿对他不客气,连面具也不带。

虽然我和他在公事上的接触不算频密,但是也足以让我理解为什么其他同事会如此地不满。公司里的人很多都不服气,为什么上位的是他。大家都很好奇这几年来他都在干什么,怎么产品知识的掌握都不如部门里年纪最小的。当了主管的他性情也变了,说话不客气也暗中伤人,最气的是扭曲事实。

很多人都很惊讶他当了主管后的变化,甚至有人怀疑他本来就是这副德性,只是我们事前没发现而已。姑且不论他怎么玩办公室政治,我想这一切行为都是他的生存之道。

公司既然给你晋升的机会,你会说不要吗?接受以后你发现自己原来是那么不足,还要带领几个很有经验的下属,你要怎么管理他们?当所有人都杯葛你的时候,你若还想留下来你要怎么生存?

我们这群八公八婆得到的结论是:1.自己做不来的事推给其他人做,自己能完成的工作要无限放大,那么人家或高层才会知道你有办事能力和存在价值。2.当事情推不了给其他人的时候,可以无奈地说其他人不配合,自己也是个受害者。3.下属叫不动的时候要制造些威严,如提高嗓子说话,给你一个下马威,稍微用主管能及的权利为难你一下。

我只能说他自己不够争气,在位的日子里没有好好补短,说话态度,处事方法也让其他能帮助他的人疏远他。他坚持一支独秀,靠自己的方法生存下来。可是方法错了,表面上像赢了面子,内里却五败俱伤。后来的他坚持了一年时间也终于递信离开了。我没见过那么清凉的farewell,大家只拍了张团体照,饭后有些直接离开,有些会淡淡地说一句all the best才离开。

我祝福他在新的公司里重新开始,希望他不再需要启动这样的生存模式。

摄影:宝棋(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恋和变〉/宝棋(马来西亚)


岑凯伦的小说和琼瑶阿姨的电视剧,什么“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这类情话故事或多或少让我认识了爱情的模样。但想当年爱情经验尚浅的我还真糊里糊涂的。

曾经误以为好感就是那回事,很爽快地答应对方交往;结果一个星期后就不知所谓地和人家说“对不起,我们还是做回好朋友”的话,幸好我们没翻脸。后来就算遇到会让自己脸红心跳的对象也不敢轻易开始恋情,怕报应。

后来真的喜欢了个好朋友,而对方时常都在身旁给予体贴和温暖的关怀。搞不懂之间是好朋友的义气还是爱情的气息,不想砸坏了友谊,便决定如他不明示,咱们就维持现状不变。

原来当很喜欢一个人却不能占有的感觉非常不爽。鼓起勇气试图逼供对方的那刹那,我不怕报应,也不怕“瘀”(丢脸),甚至觉得敢爱敢当才是女中豪杰。

突破好朋友这面墙,结果是人间、天堂或地狱因人而异。刚才说的还只不过是恋情的开始,恋情展开以后的路很长,变数很多。像童话里过着幸福快乐日子的恋人有多少?现实生活里恋人变路人或仇人的情况比比皆是。

在爱情变坏的时候时常会出现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与其问对方为什么变了,不如问自己为什么还停留在原点?我们每天都会遇到和应付不一样的知识、思想、看法、人和事,这些毫不起眼的事物悄悄地在我们生活里发酵,连我们都不会意识到其实自己也随之改变了。

世间万物既然是无常,爱情也一样。这条路需要不停地互相认识、磨合、学习和一起成长。我觉得重要的是不要忽视或无视对方的改变,关心和沟通是唯一的方法。有哪天我们停止交流和分享,也意味着我们停止认识对方和迎接一切改变的后果。

其实爱情这事认真做也不保证成功,一切都是两个人的造化。但不认真就肯定会不好过,凡事用心就会少一点遗憾和后悔。各位好好享受当下,有爱就爱吧!

电脑绘图:JIANSENG(马来西亚)

〈艰难地活下去〉/廖天才(马来西亚)


来自巴南内陆的加央族朋友丁逸芒有一天打电话来说,他现在人已经在吉隆坡某间政府医院,因为他的孩子在前往工作途中发生车祸,严重受伤。

我抽空去探望他的孩子,大约25岁,刚动了脑部手术,左脚折断,用铁架支撑及包扎着。他孩子当时还载着另外一个来自沙巴的同事一同前往工作地点,但已在该起车祸中去世。

四年前我的一位巴南内陆肯雅族朋友,也是反抗巴南水坝运动积极参与者,威斯利亦是在西马城市骑电单车被撞去世。

原来东马有很多人前来西马工作谋生,大部分因为教育不高,身无一技之长,只能干些粗活,居住在人口密度高的组屋,或离开城市较为远的地方居住。他们多以电单车为交通工具,以一份入息低微的工作残喘求生。

来自东马的劳工原住民多,从外表看去,西马人多数会以为他们是来自如泰国或缅甸的外劳。他们的居住地也只是隔了一个南中国海,西马人对他们的陌生宛如他们来自非洲大陆。虽然也被政府承认为“土著”,他们实际上没占到国家资源分配的好处。倒是砂州与沙州的丰富石油及天然气这些资源给联邦政府占去,益惠西马的地方发展。

来到西马谋生,也许认识的或碰到的都是对他的地理环境、族群背景、风俗信仰等陌生的西马国民,要一番解说才能弄个明白,一定会感到无奈或泄气。

马来报章诉说马来人的焦虑,说这个国家的经济落在华人手上,经济上是这个国家的二等公民。华人报章诉说华人的焦虑,说政权及政府机关操控在马来人手上,政治上是二等公民。印度报也许也说:“我们在经济与政治上一无所有,才是二等公民。”

如今再来看这些我们叫不出他们的族群名称,对他们的出生地茫然无知,经济上和政治上完全被忽略的人,他们应该属于第几等的公民?他们在很长的岁月里,在政府机构的任何表格,族群栏里只能被归类为“lain-lain”(编按:马来文,即“其他”),要寻找族群身份认同都不能。

马来西亚政治在去年来个大反转,了结国阵六十年的政权,大家期待嚣张的种族气焰会得到平息,种族政治论述会得到压制之外,少数族群的发展需求也得到应有回应与处理。一年下来,新政府并没执行到什么利惠少数族群的政策工作,如今还因为继续强调及扩大最大族群在教育上的优先权而引起争论。

砂沙两州的少数族群及西马原住民实际上才是真正的弱势族群。国家若没政治意愿扶持他们,有能力的公民社会也对他们置之不理,不能在教育、经济、政治,还是文化上辅助他们,而让他们自生自灭,没社会凝聚力,没反抗能力的他们,实际上只能等待岁月来吞没。

摄影:廖天才(马来西亚)

〈反转人生〉/江扬(中国)


反转情节是一个剧本的必备元素,而反转设计也是一个编剧的基本训练。换句话说,岁月静好的生活也许很多人都向往,但这样的生活如果拍成影视剧却无人问津。一个达到专业水准的影视剧故事一定是一波三折,让人欲罢不能——这其中一个起伏、一个波折,即是一次反转。缺少足够的反转,那么一部剧就难以抓住人心。

然而,无论写故事的人多么煞费苦心,生活在媒体高度发达时代的许多观众,渐渐不再对这些银幕上的精彩动心。因为从每天的琳琅资讯中,我们看到了许多比影视剧更精彩的真实故事。王尔德念念叨叨的“生活是对艺术的模仿”成了过去,古典主义的艺术“摹仿说”又卷土重来。比戏剧更精彩的真人秀几乎每天都在虚拟空间上演。这里所说的真人秀可不是综艺编剧们早就设计好的以真实为卖点的“真人秀”,而是真真切切地发生在我们周围的真人“秀”。它少有编的痕迹,所有的网络围观者既是观众也是演员。几方主演各自带节奏,但作为群演的围观者、键盘侠们总有各自的判断,最后多方的合力将整个舆论场推向无人可以预测的境地。事实上,近年来每一次公共事件所伴随着的众多反转情节,是再专业的编剧也设计不出的桥段,试图对于这种大众参与的“好戏”做出提前预判总是会被频频打脸。以至于现在稍微爱惜脸面的意见领袖们都变得更加出言谨慎,毕竟出来混,谁还没被打过脸呢。但这也丝毫不妨碍各路神仙次次围观的热情。

这自然不是由于现代生活突然就变得比前现代时期更加鲜活——其实早年的《金瓶梅》、《红楼梦》里面的故事放到今天也绝对充满爆点,只是从古至今一直生机勃勃的市井生活由于互联网的出现而更加淋漓尽致地展现于世人面前。在远古时期,只有文学家、剧作家,或者统称文人,才拥有编剧的资格。我们从小所学习了解到的所有故事,记忆深刻的诸多反转情节,都是他们写作与加工的结果。换句话说,多年的信息不对称,造成了我们人生不如戏的错觉。而到了今天,每个人都有发声的权利,仿佛一夜之间有多个编剧在加工同一个故事,同时提供了多个视角供大家欣赏。每个编剧都有平等的权利将故事往自己希望的方向发展。这样的故事,摆脱了传统的一元发生机制,而且最大程度上祛除了再加工的成分,将故事现场最真实地还原,每一个视角都提供了一次反转的机会。那么造成的戏剧效果,自然比少数文人闭门造车冥思苦想“编”出来的戏更加扣人心弦。

只不过,无论今天发达的资讯赋予了我们每一个普通人多么精彩多元的上帝视角,很遗憾——我们每个人的人生仍然是一元的线性发展。我们看惯了网络世界的大开大阖、跌宕起伏,回到自己的世界,仍然是乏善可陈,平淡如水。普通人对于平淡生活的超越妄想,哪怕是让自己活得更像一出戏,都是难以达成的任务。真实的世界固然精彩照人,但比起我们每个人的有限生命,再拙劣的戏剧都显得不凡。大多数普通人还是只能在光怪陆离的过眼云烟中度过自己平凡的一生,阶层固化与死气沉沉的政治体制打消了任何反转的机会。而我们念念不忘的岁月静好,其实不过是早就决定了的宿命。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人生反转的原因在哪里?〉/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一生几乎已经过去,在失去记忆前,略略地回忆已经过去的七十八载不能选择的生活,就像听着命令在空中训练,在云里雾里拉高、降低,前滚翻后滚翻、右侧滚翻左侧滚翻……,反转太多了,而反转的原因又在哪里?

在前八年战事的逃难途中,我被母亲在浙南山区的一间小房子里艰难地生了下来,因为是长子,同族大姐欣喜地把我包裹在一块破布中,尽管还不知中午饭吃什么,全家人脸上还是哈哈的。

日本兵撤退了,一家人回到了杭州,在西湖边一个叫“同胞社”的路口子上,找到一间日本人的养马房住了下来。父亲有四个兄弟,传统地绑在一起开了一家染坊,经营得还不错,尤其是解放大军进城后,政府鼓励发展工商业,那时的染坊开得风生水起,但是很快兄弟四个分了家,父亲不会经营个体染坊,我家很快就沦为城市贫民。这一沦落,让我初中一毕业,因为出身好,体检达标,就被选上成了将要飞上天的空中王子。

无论是身还是心,从此仿佛像是打足了氢气的球,蹭蹭蹭地往上飘。全国人民艰苦奋斗度过三年自然灾害时,缺吃少穿,但我在大学校里每餐四菜一汤,吃穿无忧,且都是最好的。我知道国家把我们当成宝,我可是应该明白“养兵千日,用在一时”的道理。所以不久,我就是航校里上天技术最好的一个。那时候我走路脚底生风,逢人眉开眼笑,会朋友出手大方,谁不看好我!

业务上春风得意,青云直上。接着这个领导要给我介绍女朋友,那个领导要我约时间相亲。人生两件大事,无非就是事业和家庭。但是大家在关心我个人问题时,我心中总会出现她的影子。

如果要有女朋友,我就想她做我的女朋友。她是我从小玩儿在一起的发小。她爹和我爹是同行,都有个染坊。后来我爹被分了家,挑着担子,走街串巷地喊着“染衣——服”,而家里就靠变卖家具什么地维持生活。她爹和她大伯合开的染坊后来却变成了染厂,还跟别人合开了一家棉布绸缎庄,她家比我家有钱了。

我们仍然是好朋友,因为我们每天会有很多时间在一起。一起上小学,原来她比我低一个年级,后来春季班变成秋季班时,她竟然跳了一级,来到我们班里,坐在我后面。小学时,觉得她很了不起,全校只有两个学生跳级,她是其中一个。后来上初中,我们又分在一个中学,一个班,成了中学同学。她聪明活泼,有她在的地方,常常会发出一阵阵笑声,女同学都喜欢跟她在一起。虽然我跟她在教室里不讲话,但我很喜欢她。那时她比我高半个头,想看她,就要仰着点儿脸。

上高中时,她去原来已经录取她的中学教导处报到时,老师说被划出学校编入到郊区的一个新建的勤工俭学的学校去了。我知道这个消息时,已经离开家在航校了。那时我只有这个感觉:她不再是那么高不可攀,我终于可以凌空俯瞰她了。我和她互相通信,希望我们从小开始的友谊能够变得更神秘。但是进入紧张的业务训练时,领导要求,不能跟外界通信,因此我与她中断了联系,失去了她的消息。

直到五六年后,我毕业第一次探家时才知道,她高中毕业后考上了医科大学,已经是医科大学的大三学生。我们初中同学中,考上大学的同学只有五六个,她竟然又占了一名,要知道那年月高考的政审条件是很严的。可见,她真的很优秀。我颇有点衣锦还乡的味道,请了初中同学聚会,并且请与她有联系的同学把她叫上。

她本来就身材修长,显得瘦弱,同学会上一言不发,与以前判若两人,当时就心生要保护她的强烈念头,当然她的医科大学生的身份也很让我羡慕。

通过别的同学转信,我又跟她通信了。我对她说,我等她,希望她能达到我们部队能接受她的目标——解决组织问题。当然我跟她的关系是不能让我的组织知道的。不然还没开始就会被掐断。她真是个很优秀的人,被学校提前毕业去参加了边疆医疗队,后来又回到了学校做老师。我俩能结合的希望在前啊!可是那个运动一开始,我的如意算盘就摔破了,部队取消了出身不好配偶的条件最底线,只要出身不好,就是不准。接着在史无前例的运动中,她被卷入了一桩潜伏特务反革命策划外逃台湾的大案。消息传到我的部队,我的领导面面相觑,级级光火,突然间如大敌临前,我被控制起来,进行审查。原来要外逃的就是我和我的大队。审查从团部到师部到军部,与我接近的同志们都进行了谈话,要他们揭发我的反动罪行。我们的关系曝光了,我一下子从天堂打落在地,最后把我隔离在一个叫大土山的农村。我心中坦然,这是绝对不可能有的无中生有,那个运动中几乎很多人都发了疯,什么幻想、谎话都能编织成一个案件,去陷害一个无辜的、自己不喜欢的人。我担心着她,看上去那么瘦弱的女孩能顶住这从天而降的压力吗?三四个月以后,这个案件的结论是:事出有因,查无实据。我的隔离解除了,又要让我上天堂了。可是心中的她已经甩不掉了,我一再拒绝了组织上给我的介绍,缄口不提找女朋友的事情。我的事业遭到了天翻地覆的反转。从此我不再飞入天堂,成了大地上的一个凡夫俗子。

三年以后,一个元帅在某国的沙漠上摔落。一天,领导找我谈话,说以前向左多走了几步路,现在组织上批准你结婚。我和那瘦弱的姑娘结了婚。朋友们说,你总算如心如意了。但是谁知道呢?

运动结束以后,我那心中的姑娘在等待我的几年里,不声不响地一边做大夫,一边又读出了心理学研究生。我们一直是两地分居,部队的任何首长任何劝说,她都不愿随军。直到我因受伤病退回家,我俩都已年近花甲。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一个月,发现我跟她真不是同一类人。电视看不到一起,她不愿看的,就默默走开,让我一个人看,自己去看书。娱乐爱好不一样,我喜欢打牌,她觉得那是浪费时间,从不与我一起玩儿,而看书写文章。买东西,她喜欢高精尖,宁愿少买一点,我喜欢便宜一点,常买些处理品,有时候吃不完就烂掉。对问题的看法,角度不同,观点不同,不过我们不会吵起来,她见我不听她的就走开让我了。

我感到我的家庭生活是否也要出现反转?尤其到了晚年,她很坦率地说: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这么一个不肯上进、学习的人。我问她,要离婚吗?她说,离婚?没有时间和精力。婚姻有爱情,没有爱情还有亲情,还有道义。

她是那样地理智,每天操持着家务,照料我的生活,然照样不误她的看书写文章。人们常常满足形式上的和谐,我却觉得我的家庭在我的精神上出现了反转,如果原因不在她,那么就在我。反转的原因有社会的,也有个人的。如果我的事业上的反转原因是社会,那么我的家庭上的反转原因是个人?是我?

我是不是想得太复杂了?

女儿说,不复杂,你多想想,不会痴呆!

摄影:李嘉永(台湾)

〈何时能盼到马来西亚教育制度的大反转?〉/徐嘉亮(马来西亚)


大约十年前,我载妹妹到赛城(Cyberjaya)面试。等待的当儿,我看见一位马来少女穿着清洁公司的制服在洗厕所。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问道:“小妹,年纪轻轻的你为何不继续求学?如果情况许可,我能帮你至少念上工艺专科学院,学得一技之长,至少比洗厕所强吧?”看官们,这马来少女的答案肯定让你瞠目结舌。她幽幽地回答:“大哥,我已考获北方大学的会计学士文凭,只是不获有关行业的聘请,唯有暂时洗厕所了。”一听之下,我打抱不平地拿了她的联络电话号码,介绍她到相识的公司面试。各位,这件事情是否能有一个完美的结局?她是否能在会计的行业里谋得一个饭碗呢?答案是和《2019年经济展望报告》的内容是一致的。土著大学生在毕业后,很难找到工作,失业率甚至还高于与他们同龄,却没有接受高等教育的同胞。当中的主要原因是他们所拥有的技能,无法符合相关市场的需求。这就是马来西亚政府一直为了自个儿的政治利益,玩弄种族主义以捞取选票,只注重“Kuliti” (肤色),而不是 “Kualiti” (品质)的苦果!(旧时的国政政府,或是现有的希盟政府,都是玩弄种族政治的“政治捞家”。)

难道现有的马来高官不知道真实情况吗?根据2019年5月12日的《透视大马》报道,精英顾问团主席敦达因认为,政府应废除大学预科班(Matrikulasi),不过,贸然废除可能会让希盟被贴上“反马来人”的标签,形同政治自杀。早前,再次担任首相的敦马哈迪也声称,大学预科班的设立是为了让成绩较差的土著学生以“后门”方式进入公立大学。如今,闹得满城风雨的大学预科班(Matrikulasi)入学种族学额课题,以及“天才型”的教育部长的公开解答(何时废除大学预科班固打制?先确保土著不会华文也可以受聘。),似乎让我们更加远离了大马教育改革的方向。

其实,马来西亚大学预科班文凭完全不受国际承认,相比于STPM文凭广为世界各地大学承认的价值,为何大家要争先恐后地抢入大学预科班呢?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它是进入马来西亚政府大学的捷径!现今学子的心态是越容易考获大学文凭越好,越早毕业越好,越高薪金越好。试想想,一个只经过“快熟面”模式训练的大学毕业生,不但没有一技之长,反而满脑子都是快速致富,想拥有高自由度,工作时间短的想法,是否能获得老板的青睐,给予高薪呢?

正如UCSI的达祖丁教授所说的,前朝政府不愿做,现今政府害怕做,唯有寄望人民自身的努力,由民间发起教育改革,让马来西亚的教育走向光明。今天,我国的教育课题会演变成种族课题,主要的原因是大部分的马来穆斯林同胞都接受政治捞家操作种族课题的手法。有鉴于此,我们应该改变与友族的沟通模式,主动走入他们的生活,也要让他们走进我们的社群,让大家明白马来西亚的教育困境是不分种族肤色的。如今,许多民间机构自办国外知名教育理念的学前教育(华特福、蒙特梭利、Reggio Emelia方式),是教育改革的第一步。

但愿我们这一批中生代还能在有生之年看见大马教育制度大反转的一天。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反转再反转〉/刘明星(马来西亚)


物极必反。不知道是不是史上策反谋反的事情吓坏了不少皇帝老儿,对反贼很是感冒,所以民间杯弓蛇影,对反对这种自然反应也硬是很难扭转成正面的态度来看待。

我对反转一词的认识并不能吃得很准,印象里除了粤语比较常用外,也想不出有什么古书有此词语。于是在网络搜索关键词一栏输入反转二字。看了看词典的词条,引的也是近现代的文学作品。反而,在科学论文里,有一篇“无源时间反转聚焦方法”引起我的好奇。时间反转?这是应该如何理解的物理现象呢?要是望文生义,难免会有时间倒流的想法。再看下去,居然有种时间反转镜,难道照了此镜,则能回到过去?可是,维基百科的相应条文,是写作时间反演信号处理。好像是在对于波的属性作出的试验,镜也并不是日常照镜子的那种镜,至于实际操作是如何的,我花了些时间看看,一知半解的,就不好胡诌了。反正是有利于超声波仪器,或者与电磁波等等现象优化相关的。和时间的关系,似乎是有还原波动源头之义,是耶非耶,不知看官可有高见?

好吧,时间反转我说不清楚,那么粤语俚语的反转猪肚,如何?似乎也嫌感官不太好。不懂得这话意思的,不妨想想猪大肠里装的是什么。

不如说说方向?反转是不是一定是180度的U转?还是如顺时针方向,逆时针方向的转动来正转反转?不去细分固然不成问题,但后者的顺逆,和正反的关系似乎也只是相对的。

巴黎铁塔最近似乎有什么周年纪念,那句一直挥之不去的香港电影台词,巴黎铁塔反转再反转就浮现了。这期的题目在头晕的情形下完成,也算是逆袭的一类,至于有没有带出什么趣味,只怕是见仁见智的吧?

摄影:李嘉永(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