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嘛/练鱼(马来西亚)

对三岁以前的自己,基本没什么记忆。

直至那天,老妈整理了一堆小时候的照片,点滴往事才如泉水般的涌上心头。

*****

都是黑白照。

第一张,大约岁半,坐在一堆橘子间,张大嘴,哭得梨花带雨。

我在干吗?

你爬上椅子,再上桌子,想拿你爸的发膏玩,结果脚滑,摔了个人仰马翻。老妈如是说。你看看你的额头。她指了指照片中我的额头,瘀青乌黑一大片,肿成个包。

那些橘子是什么一回事?我问。知道你嘴馋,为了避免你摔倒而嚎啕大哭,所以给了你一堆橘子,分散你的注意力。老妈说。

可是,我皱着眉头问,在照片里,我还是在哭呀?

那是因为你哥拿了你的橘子,抢不回又打不赢,所以哭了。

第二张,同样岁半左右,坐在阳台的地板上画画。左手执毛笔,右手拿画纸;图画纸里的图画,笔力遒劲,一大笔浓墨从上劲力划下,如飞泉从三千尺高处涌出,然后奔流下海,大气磅礴。

妳有留下我这副图画吗?我问老妈。

没有。你画到这儿,下一秒就把画纸从16楼往外丢,墨汁往下倒。

咁犀利?我大吃一惊,问道,楼下没人complain咩?

有啊。楼下的auntie拿着她儿子的白校服上来吵,还指着你来骂呢!

啊!可怜的我,当时一定是被吓得半死吧?

老妈递过来第三张照片,照片应该是接着上一张拍的,当时我站着,双手沾到一些墨汁,擦在小长裤上,双肩耸起来,眼睛一大一小,对着镜头,笑容如花般灿烂。

喏,这是你被骂时的照片。

我哈哈大笑,那个auntie一定是被气得跳脚。

我才是那个被气得跳脚的人好不好!老妈说。那件白校服,花几天时间,洗了又洗,才把别人的衣服洗成白色,还给人家。

你这小混蛋。老妈看着照片说。

那些照片,老爸是用什么相机拍的?

你都记不起来了?老妈问。

Nope。我对那台相机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你爸那台海鸥牌相机,在当时可神气呢。拿出去,就像现在年轻人的爱疯13酱,很吸引路人眼球呢。可惜,老妈摇摇头接着说,转底片的那个把手,后来给你掰断了。

如此神力?我目瞪口呆,然后弱弱问老妈,没有被打?

没有啦!你爸比较疼你。她说。

兄弟姐妹中,老爸真的没什么管我。这可能是因为小时候的性格所致。从小精力旺盛,古灵精怪、倔强、吃软不吃硬、诡计多端;在物质贫乏的年代,和人对着干是生活乐趣之一。对这个小魔怪,老爸深感无奈,最后选择放弃,让我自由成长。

疫情期间,他要连续几个月忍受我的蚝油青菜,加炒鸡蛋,偶尔放点午餐肉。没有新年聚餐、没有双亲节聚餐、没有生日聚餐,孙子外孙们只能送上远视频祝福。最后他实在受不了,吵着冬至一定要吃上汤圆,只可惜立秋刚过,老爸就离世。

所以孝顺要早啊。

*****

如果是你哥,保证会被你爸绑起双手,用藤条狠狠得打屁股。老妈说。

老妈,如果是现在,那是虐待儿童呀!警察叔叔会上门捉人的!替老哥打抱不平。

可你呀,老妈指着照片上那个小不点说,掰断你爸的相机把手,被你爸追了几条街,木制的羽球拍也打断了,就是不哭,打完后仍然大口吃饭、大声笑。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我们俩当时就决定,不能再打了,反正打了也不怕,教了也不听,我行我素的;干脆让你自由发挥,爱怎样就怎样。你看你现在,活得人模人样的,还可以。老妈微笑的看着我。

听老妈如此说,让我想起老爸,一脸无可奈何的吃了几个月的青菜鸡蛋午餐肉;想起可怜的老哥,乖巧听话……

有时候,叛逆倔强也不是件坏事吧。

  • 摄影:Lin Yun Yun(台湾)
  • 主题:当时年纪小
  • 上一篇文章链接:耶诞老公公你在哪?/杨晓红(台湾)https://xuewenji-my.net/2021/12/27/

当时年纪小/耳东风(马来西亚)

我其实不是那么喜欢《鱿鱼游戏》,因为玩游戏毕竟是为了开心,世界上我们知道的最有钱的人,“表面上”都没有那么变态,以杀人为乐。不过怀疑论总是有它的市场: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怎么知道“他”内心有多么坏?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本来就是一个千古难以定论的问题。

《鱿鱼游戏》不因为我不喜欢而票房惨败,反而它席卷全球,成了2021年的火热戏剧,显而易见,我的眼光好不到哪儿去。如果是我不媚俗,那也未必。虽然剧情发展已在意料之中,整套戏一气呵成,没有拖泥带水,犯驳之处不去说它,倒也看了一场爆米花戏剧。要说警世惕民,它没那么大格局;要说雅俗共赏,文雅之士可定反对;要说老少咸宜,这确实是儿童不宜。

回来题目。《鱿鱼游戏》带出来的是韩国儿时的游戏。当时年纪小的我们,玩什么游戏?还记得吗?我印象中有的是“跳飞机”,那很容易,拿粉笔在地上画个十字架的方格,就可以跳跳跳了,免费又环保。再来是七粒子,用七粒小石子在手上翻来翻去,不玩了就丢回地上,免费也不浪费。还有就是捉迷藏,大家躲躲猫,一人做“鬼”来捉大家,喔,还又是免费且容易。玩累了就回家冲凉睡个觉。最后是斗豹虎(一种喜欢藏在叶底下的蜘蛛)、斗树胶果(现在的小孩应该没看过吧?)。虽然豹虎相斗难免有死伤,比较残忍,不过没有《鱿鱼游戏》那么残暴,小孩子玩游戏,不是存心破坏,纯粹是贪玩而已。

如今资源充足,倒少了儿时那种不用钱(也没有钱)大家一起玩的乐趣。大人的“乐趣”更转向自己做不到,幻想窥视另一种层次的生活,所以才有《鱿鱼游戏》这种戏剧的大卖。说到一些人用此戏为醒世教材,那是东施效颦,穷极思变的低俗模仿手法。

  • 摄影:Lin Yun Yun(台湾)
  • 主题:当时年纪小
  • 上一篇文章链接:爸爸的避风港/客家妹(马来西亚)

被吓大,好吗?/牧芳萱(台湾)

从小还真是被吓大的!

妈妈说吃饭要吃完,饭碗里如果有剩饭,以后就会是麻子脸;又说中秋节如果用手指指月亮,耳朵会被割掉……。

我并不认同这种做法,所以当自己做妈妈时,并没有这样吓孩子,而是告诉孩子在平安夜要赶快睡觉,不然圣诞老公公就不来了;当孩子掉牙齿的时候,告诉她小天使晚上会来,明早你的枕头底下会有钱喔!有时想想,中国人为什么都要这样吓小孩?而美国人却会创造故事让孩子听话?

总之,华人长辈是用权威压制,西方人用循循教导的方式,利与弊因文化不同,其实也说不准谁对谁错。

  • 摄影:Lin Yun Yun(台湾)
  • 主题:当时年纪小
  • 上一篇文章链接:岁末怀旧/江扬(中国)

那就坚持一下吧/练鱼(马来西亚)

婚后的小刘,选择当个全职家庭主妇。从一个独霸一方的人事部门主管职位上退下,向来都不是一个容易的选择。

小刘的心理素质健全,很快适应了新的生活。开始那一阵子,常在朋友圈里晒食物、分享烹饪心得和各种清理家务小贴士等,琐琐碎碎的,好不热闹。

不久,怀上了孕。

怀孕期间,婆婆妈妈都关心,三不五时送来各种食物和营养补品,种类齐全。妈妈常来帮忙整理家务、婆婆迫不及待的展示厨艺;小刘则顶着个大肚子,啥都不用干,每天只是放纵的吃,一阵子下来,体重如长征五号升空,直线上升,没有回头。

一次量体重,医生告诉小刘说,体重增加的有点over,该节制节制;吓一跳的小刘,马上回去积极安排减重。婆婆妈妈知道后大力反对,说什么一个人要吃两个人的份等等,小刘熬不过两位老人家,依旧吃,努力把体重维持在峰值,希望不再增加,其余的,产后再说吧。

大宝呱呱落地,忙得不可开交,减重计划只能暂且打住。待得大宝不再半夜哭奶、有定时的作息时,已经是大半年后的事了。小刘对着镜子,看着自己那大几号的身材,懊恼不已。虽然有些东西变大后是资产,可我那黄蜂腰呀!小刘心里呐喊,于是,积极安排减重大计。

正要努力,怀上了二宝。

******

若干年后的旧同事聚餐,小刘带着四岁的二宝参加。

二宝乖巧听话不怯生,长的像米其林宝宝,对叔叔阿姨讨抱,来者不拒。

和怀孕时相比,妳好像瘦了很多。会计部的小张问,妳是怎样做到的?

这道问题,正中下怀;小刘非常乐意分享。

众所周知,小刘是个行动派;当年在HR当主管时作风强悍,政策雷厉风行。瘦身一事嘛,于小刘,只不过是一个如何有效执行的计划而已。

小刘说,很简单,就两件事。第一,“少吃”;第二, “多运动”。

就这样子?会计小张一脸疑惑的问道。

其实蛮难的,小刘说。想象一下,妳每餐原本吃一个拳头的米饭,现在缩减成半个拳头;原本吃鸡饭加鸡腿,现在只吃鸡腿而已。还有,不再碰甜品,只喝白开水。

蛤?那活着很没有意思呀。会计小张说,人活着就是要吃好的,想吃却不能吃,多痛苦呀!

不对呀,小刘说,想吃的我还是会去吃,只不过量比较少而已。最重要的是,你还必须配合运动,每天坚持运动至少一小时,风雨不改。

就这样子?会计小张问道。

对,就如此而已。记得,自律和坚持是成功瘦身的左右护法。

小刘把二宝抱回来,指着二宝说,小冬瓜出生后,我也开始我的“少吃多运动”瘦身计划,四年下来,离自己最理想的体重只差两公斤。

会计小张看看小刘,然后摸摸自己的小腹说,刘姐,我饿了,难得旧同事聚餐,我们先点些吃的,自律和坚持,下次再说。

哈哈哈哈,小刘拉着二宝,和会计小张一起把自律放下,点菜去。

摄影:Lin Yun Yun(台湾)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章链接:人,不能没有克制力/王士浩(中国)

我的体重我负责/吴颖慈(新加坡)

当岁月走过,划过痕迹不单单只是脸上的细纹,还有不受控制疯狂飙升的体重。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体重器上的数字,经常是跟朋友聊天的主题,除了工作家庭,我們也非常关注自己的“成长”!现代人对身材的要求简直到了苛刻的地步,不止重量有根据身高比例制定的标准范围,还有量身定制的理想体重,最后还失去理智的追求模特儿标准!很多女孩为了追求极致,对自己过份要求,反而失去了更多,像我们这种不必靠身材脸蛋吃饭的一般人,大概碰到标准范围的边缘,就要备齐三牲五果六斋,焚香祭拜,感激上天垂怜。(标准体重范围指的是BMI值正常范围,可自行上网搜寻免费计算器。)

中年发福若是怪罪那随着年龄逐年下降的基础代谢,未免有点太过荒谬!举例来说,一个正常体重的成年人,每天的基础代谢大概1500大卡(基础代谢因人而异,与性别年龄肌肉量等有关,这里只取平均值),根据研究报告指出,人的基础代谢在中年以后,会以每十年下降5%至10%的速度降低,换算成卡路里大概就150卡,相等于半碗白米饭的热量,再平均分配到十年当中,其实就只有那区区一口白饭而已。把中年以后迅速成长的腰围、臀围让一口白饭来负责,难道不是欲加之罪吗?

根据个人观察多年发现,导致中年肥胖的不是新陈代谢,而是经济独立和选择自由。小时候的饮食大都受到主要照顾者的限制,食物选择要父母买单,自然就失去许多自由。青少年阶段也是要看着皮包里的零用钱吃饭,钱花光了,嘴巴自然就停下来。相对于中年人的经济独立,想吃什么买什么、想吃多少买多少、下午茶点心宵夜完全不受时间限制,半夜起来突然想吃泡面也不必经过任何人的同意,君请看深夜吃播视频大受欢迎就略懂一二。经济独立和不受拘束才是中年以后致胖的真正原因,这时,克制还是放纵,从外形上一眼就看得出来。你说:哎呦!做工那么辛苦、压力山大,慰劳一下自己不可以咩?可以!但不是餐餐犒赏、天天大餐。

友人家里的长辈,嘴上嚷着减肥不吃午餐,但才一转头,就嗑了半个邻居送过来的满月蛋糕!蛋糕糖分高热量高却没有饱足感,没一会儿感觉肚子空空,又塞了七八片梳打饼,满心以为没吃饭没吃肉没碰到动物脂肪,应该要看到瘦身成效,殊不知蛋糕饼干的热量,照样送去肝脏制造成脂肪储存在身体各处。吃多少不是重点,吃什么才最重要!一份一百卡的蔬菜水果和一份一百卡的蛋糕饼干,热量一样,但份量和里头的营养价值却大不同。有一段时间,我曾经巨细靡遗的记录放进嘴巴的每一口食物,那长长的清单与食物内容让我目瞪口呆,原来我自以为的吃一点点,其实是个无垠黑洞!如果我们总是吃多了、吃错了,那就不要扯着新陈代谢那只代罪羔羊,找理由推脱、找借口放纵,然后继续恣意妄为、肆无忌惮的过日子。

最近对孔老夫子的七十从心所欲有了另一番体悟。人要是活到了七十岁,还能想吃就吃、想睡就睡、想动就动,那才叫从心所欲啊!要是现在不开始严以律己,将来恐怕就会身不由己了!看着公园里那些坐在轮椅上行动不便的老年人,就会深深明白,现在的节制是为了追求以后更多的放纵!

摄影:Lin Yun Yun(台湾)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章链接:大道至简,贵在坚持/徐嘉亮(马来西亚)

性格·病毒/小黄猪(马来西亚)

命运和性格,哪个比较重要?一般人都会选择命运吧!有好的命运是否世界就不一样呢?

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的命运是与别人相同的,哪怕是同年同日生,时辰与分秒不一,命运就会有所不同。同样的,每个人的性格也不一样,不管是情侣、闺蜜、兄妹….不管生活上,工作上,日常生活中两人有多匹配,合作有多天衣无缝,兴趣有多相同,但也总有些嗜好不一样吧?这就好像一对双胞胎,你带他们去验DNA,两人的基因也不会100%一样,最多是99.999999%一样而已。

所以,当你的性格搭配不同的命运,自然也会出现不一样的际遇了。也就是说,把李嘉诚、马云的命运与你的性格配合,或许会更成功,但也或许会更潦倒。

不过,在这一次的新冠肺炎大爆发,我倒是看到所有人的命运都在一个天平上。可不是吗?新冠肺炎并不会因为你有没有钱,是政要还是黑社会老大,是普通人还是乞丐,只要你无视它,它就会杠上你,不止会夺走你的健康,还会拿走你最重要的家人的性命。

我国马来西亚有许多政客陆续进院,还有的已登上黄泉路,当然也有许多网红、艺人也受感染了。然而,在我家附近有个无家可归的七旬流浪汉,平常上半身赤裸,光着脚丫到处走,理所当然也不会戴上口罩,但他现在还是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过日子,也无惧病毒。

其实说白了,都是因为之前锁国,限制社交,以致习惯群居生活的人类憋不住了,加上国家为了拼经济,有MCO如同没有MCO般,人们无视疫情照样开趴,照样旅行,照样选举,然而为了生活的人也因为防疫工作不足,结果确诊病例居高不下,导致我国从去年的防疫模范生沦为如今落后国家的坏榜样。

反观那位流浪汉,不戴口罩为何能安然无事?因为他没有朋友,没有人会跟他坐下聊天吹水,他也不会走近跟任何人聊天。即使有人捐赠物资给他,也是放下就走,就这样他成功抗疫到现在。

由此可见,性格可以是你战胜病毒的武器,多乖乖待在家,少出门、戴口罩、勤洗手、不群聚,这样我们才有机会摆脱冠病派来的死神,过回正常的生活。

摄影:Lin Yun Yun(台湾)

主题:性格·命运

上一篇文章链接:小城故事/零会穷(马来西亚)

妈妈的压力锅/客家妹(马来西亚)

妈常说她最讨厌煮饭,要不是为了我们的健康和大家的荷包,她老早就丢锅铲不干了。伟大的亲娘即便讨厌掌厨,还是把我们养得肥肥胖胖的。

妈虽然到了退休年纪仍然喜欢工作赚零花钱。她工作非常认真,经常带着疲倦的身躯回家。有时屁股没坐暖就要准备做饭了,由此可理解为什么妈妈那么讨厌做饭。

某日,我见好友分享她用压力锅烹饪出来的美食,便八卦地问了几句,得知这锅不但能煮饭、熬粥、煲汤、炒菜、烤面包等,还能节省至少一半以上的烹饪时间。

我们一家最爱喝妈妈煲的汤。ABC(编按:即罗宋汤)、莲藕、玉米、黑豆、甜菜根、药材汤等,都是妈妈的拿手汤。不仅汤料丰富,汤味也十足。要喝老妈子拿手好汤,用煤气起码也要熬两个小时。如果有压力锅应该轻松很多吧?看来这个锅适合我老妈子。那时刚好给我赶上光棍节网购促销,于是便给妈妈提早送圣诞礼物了。

妈妈和她的小帮手就这样展开了一连串的探险之旅。对着这陌生的器具,妈妈拿捏不好水量,老火汤的味道也没了。她也老嫌弃压力锅煲的汤不够浊,但有时又会被看似无味但喝起来甜得不得了的汤惊到。

我起初还担心这小家伙没办法掳获妈咪的芳心,还好时间证明了小家伙的确好用。习惯这个小机器以后,她越来越得心应手。妈妈慢慢掌握了各种汤料和水的份量,越来越能煲出味道十足的好汤。妈终于赞说有了压力锅以后她不再烦恼放工回家来不及煲汤,甚至还学会用压力锅煮鸡、蒸番薯、玉米、煲粥,煮糖水等。

每次妈妈成功一项新尝试,她都会说:“我越来越喜欢你这压力锅。”最近她首试压力锅做年糕成功了,这让她乐了两三天。我呀当然感到高兴,也觉得自己高明。有个得力小帮手的确不一样,妈妈开心就好!

摄影:Lin Yun Yun(台湾) 图片说明:不是压力锅煮出来的ABC汤。

主题:渐入佳境

上一篇文章链接:面对逆境/陈保伶(马来西亚)

倒吃甘蔗/刘明星(马来西亚)

(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排调》:顾长康啖甘蔗,先食尾。

还以为这个可追溯到魏晋的典故和本月主题是孖生的,肯定会有人先下手了。结果还未,不过即使有,也不妨碍再一次阐述。

关于大画师顾恺之的故事大多记在《巧艺》篇,从姓谢那位太傅给他的画评语“有苍生来所无”,也就是前无来者的意思,就可见水平不是一般的画匠所能够比拟。那么他的画作有没有真迹传世呢?嗯,如果你不小心盗了哪座陵墓,又不担心被判罪的话,兴许会发现躲在哪堆陪葬品中也说不定。但是千余年前的绢轴能不能历尽沧桑可辨其貌,那就另当别论了。至于藏在大英博物馆的摹本《女史箴图》,我是在网上透过屏幕看到的,据资料显示1903年的价格是25英镑。没看到收据的真本什么的,网上的新闻抄来,权当谈资。

啖蔗甜头尝过以后,把起点拉到鸿蒙之初。我说的当然是与手机操作系统相关的鸿蒙,但我想洪荒大概也多少沾边,天地玄黄,那也和宇宙时空密切的。这位鸿蒙先生,在庄周的《在宥》让云将遇到,拊髀雀跃。这段读起来,至少不会如《应帝王》末尾的“日凿一窍,七日而浑沌死”那么黑色幽默吧?

开天辟地之后,盘古的下场大家都熟悉的,就不赘言。

现在把镜头拉到人元12021年的网络虚拟世界。几年前爱法狗(Alpha Go,原名比较凶悍,我音译开个玩笑)凭借没有感情灵性的计算战胜了人间的坐隐手谈者后退役了,人工智能这时除了在人脸自动识别技术大举入侵大数据外,也在“深度学习”下,幻化出了种种比七十二变炫许多的技能,令人目不暇给,在农历新年期间的三次元主播应该比苹果的SIRI合成声音听起来更加亲切了吧?

与此同时,冠状病毒的名称,依然还有纠结在姓武姓中还是姓美。亚马逊雨林的化碳能力进一步削弱,水灾的消息密度也更加频繁,日子好像并不怎么朝美好的人间天堂来全球化。

马国的首相去圣地传回增加万名额度的大好消息,违反常规操作SOP的罚单一律写上万元,传闻元首御准假新闻也有万元的大数字。你有权斗纷扰,我自岁月安好。

走键至此。长康答云:渐至佳境。

摄影:Lin Yun Yun(台湾)

主题:渐入佳境

上一篇文章链接:在天堂中求生/杨晓红(台湾)

突围/宫天闹(马来西亚)

知道了这个月的主题是《突围》,心里真的没什么谱,到底要如何下手?所以上网查了一下,知道“突围”是突破重围的意思,也有打破某种约束的行为,如思想突围、规则突围、行业突围,目的是摆脱现状,寻求新的出路。

我很喜欢看网球比赛,最近都在看澳洲网球公开赛,我尤其喜欢看纳达尔的比赛,因为他有着不放弃的精神。不仅如此,他往往会在一些艰难的比赛,突破对手进攻的重围,把一些看似赢不了的点都拿下,常常看得我钦佩连连。

我的人生里曾经有一段非常黑暗的时期,当时的我几乎有几度想过要放弃自己,要知道放弃自己并不是放弃生命,而是放弃去想人生的意义,只是浑浑噩噩的过生活,过一天是一天,人生完全没有目标。直到我在32岁生了一场大病,觉得自己不能这样活下去了,于是开始要突破自己当时的窘况。我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当时的公司。我让自己休息了一阵子,在没有计划之下,去开始了一个没有底薪的工作。虽然一开始真的不容易,可是生活是很充实的,当然也会遇到许多困难,可是只要突破思想上的约束,很多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

我相信在这个疫情下,有许多朋友都遇到了难题,可是真的只要思想改变,方法总比困难多。我听到了飞机师开始卖汉堡,也看到了许多实体的商家开始网上的生意,只要改变思维,就一定可以突破重围。

摄影:Lin Yun Yun(台湾)

主题:突围

上一篇文章链接:没有突围,只有蚂蚁搬家/李黎(中国)

改变习惯,突围人生/郑嘉诚(新加坡)

2019年底至今为止,实为多事之秋,疫情爆发导致全世界近亿人感染,百万人死亡,各国进入封锁状态,有人欢喜有人忧,有些行业像是手套和居家相关的产业引来大爆发,而航空和旅游等则是进入不是破产就是亏惨的境地。2020年,马来西亚也发生喜来登政变,对大马人来说,完全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的一年。进入2021,马来西亚的第三波的疫情还在大爆发当中,为在马来西亚的亲朋戚友担心,而身在新加坡的我肯定是无法回去过年了。

这么多外部因素,都是我们无法控制的,像是挨打的一年,那有什么是我们能做的吗?有的,我们无法独力改变大环境,但我们可以从自己做起,除了疫情相关的行为像是戴口罩、照顾卫生、等待注射疫苗之外,我们虽不能身体上像肺炎以前的时期,自由到其他地方活动,但是精神上我们能够突围,不要被负面的大环境因素影响,我们能继续提升自己的能力和思维,顺应时事、改善人生,准备以更好的姿态迎接整个世界的变化。

要在疫情看不到尽头的情況下突围而出,从逆境中寻求增长,也不是一朝一夕之事,能力靠的是平常习惯带来的积累,习惯成就人生,我们今天之所以为今天的自己,除了先天环境像是出生和成长环境占了大部分因素外,我们日常点点滴滴的习惯是关键。

什么是习惯呢?根据《习惯的力量:为什么我们会这样生活,那样工作》(The Power of Habit: Why We Do What We Do in Life and Busines)作者查尔斯·杜希格 (Charles Duhigg),习惯是那些我们曾经在某些时刻刻意做出的选择,然后开始不太需要思考的情况下,开始重复的行为。

如何改变习惯呢?他介绍了个由提示(Cue)、习惯(Routine)和奖励(Reward)组成的习惯回路(Habit Loop)方程式。以作者经历打个比方,作者习惯每天工作间隙的下午去外面买个巧克力饼干,然后和别人聊聊天,但是这个习惯导致他增重了8磅。于是,作者介绍了更改习惯的三步骤:

第一、需要确定导致增重的习惯是什么。作者发现,是因为上文提到的习惯,于是就进入了第二步骤。第二步骤是做出假设与实验找出到底是什么奖励在驱使他不断重复这个习惯,是因为饼干本身吗?还是只是想要在工作间隙休息?如果是饼干的话,是因为饥饿吗?可否用苹果代替?还是需要饼干提供的能量,那么咖啡也能代替,还是只是想要和人聊聊天,社交一会儿?

作者建议在每次尝试不同的奖励之后,写下脑中出现的三个字,可以是感觉或是任何想法,然后设置闹钟,15分钟后,再看看自己是否还是想吃饼干。设置15分钟的原因是,如果15分钟后还是想吃饼干,那么很可能是饼干本身就是此习惯的奖励。在经历几次实验之后,作者发现其实奖励此习惯的是能让他从工作中放松的社交行为。

找出奖励后,第三步骤是定义提示。于是,每次当作者有冲动想要吃饼干的时候,就写下地点、时间、心理状态、是否有其他人,和有这个冲动之前在做什么。于是作者发现,能提示他执行习惯的是时间。作者每天下午3点到4点之间都会有此冲动。

至此,三个重要关键提示、习惯和奖励已经备齐,就能开始改变习惯了。我们可以以提示来计划出更好的习惯,像是作者就开始改变时设置闹钟,时间到就起身去和别人闲聊,而他也确实通过闲聊着举动取得了“放松和社交”这个奖励,久而久之就忘了吃巧克力饼干的习惯。

改变习惯看似是个很小的行为,但是在被恶劣与负能量的大环境团团包围的情况下,出生和成长经历无法改变,我们是否能屹立不倒,成为更好的人,就看我们如何从这种小行为与习惯开始改变,然后现在精神上突围而出。

摄影:Lin Yun Yun(台湾)

主题:突围

上一篇文章链接:漫谈无限/刘明星(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