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构家庭/江扬(中国)

ozedf_vivid


日本导演小津安二郎拍了一辈子几十部电影,被认为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家庭的解体。只不过,小津式的家庭解体是一种都市化背景下大家族向原子化家庭的转变。而对于现代社会来说,是一种原子家庭自身的崩溃。把一切都嫁祸于现代性固然也不算污蔑,但却有些过于笼统。与其说现代性导致了家庭形态的变迁,不如说家庭模式正好在今天发生了嬗变。

人类社会的家庭构成首要来自于经济需求。男女搭配可以让双方取长补短,在经济利益上达到最大化。无论是职业合作还是传宗接代,这样的家庭模式都在运行效率上达到最佳。自古以来人丁兴旺即是有福之家,人力就是生产力的最直接表现形式,而孵化生产力的子宫则是最有力的生产工具。在此之上,还有家族通婚或者政治联姻。这样的婚姻不仅满足了普通家庭构成的经济效益,更加对两方家族都大有助益。家族婚姻让传统人情社会的人际关系更加紧密缠绕,更加扩展了既得利益集团的护城河,让阶级关系更加固化,从而“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经济之外,近现代组成家庭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来自所谓的爱情——“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青春期荷尔蒙的冲动是物种进化在我们DNA中留下的种族繁衍的使命。每一次为伊憔悴都是阴魂不散的老祖宗们在下达传宗接代的命令。当然,也许另外还有一种超越了性欲的爱情——“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看似歌颂了爱情的持久,但这比性欲还持久的爱情终究少了些许浪漫,多了点温情。

今天看来,这些传统促进家庭构成的因素都在渐渐烟消云散。社会化大生产让家族与家庭的利益与个人捆绑得不再那么紧密;家族关系的疏远直接让组成家庭的经济原因不再那么重要。城市化进程更是让个体举目无亲,落在乡下的家族关系变得毫无用武之地。社会对原子化个人的关照也让婚姻越来越不是必需品,单身经济的兴起为所有期盼独立自主的灵魂提供了底气。爱情消退之后的亲情曾经为所有的老年生活提供了娱乐与心理慰藉。但在今天,所有的电子娱乐与虚拟生活都形成了对这样家庭亲情的完美替代;它们甚至直接越俎代庖地替代了爱情本身。今天年轻人的性生活频率远远低于他们父辈年轻时的状态,恐婚族、丁克、“食草动物”们各领风骚。从离婚率上升到结婚率下降,直至未婚生育率都在不断下降。换句话说,婚姻制度在消亡,保持单身渐成常态。如果说越低级的物种繁殖能力越强,那么反过来看,越来越不擅繁殖的人类文明是否就变得越高级了呢?如果进化的终极会是毁灭,那么人类文明的灭绝就从这家庭的解体开始了。

摄影:黄艺畅(中国)

上一篇文章链接:志明与春娇/吴颖慈(新加坡)

自杀、温暖与理性/江扬(中国)


现代社会自杀的现象屡见不鲜。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每年有近80万人因自杀死亡,自杀是15-29岁年龄组人群的第二大死亡原因。在自杀大国日本,自杀更是19岁以下青少年死亡的第一原因,超过了车祸与疾病这样的常见死因。在中国,自杀虽然没有排在青少年死亡原因头两位,但那只是暴露了发展中的中国对于意外事故与疾病防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却无法掩饰自杀在年轻群体中的蔓延程度。实际上,在中国生活过的我们都知道,年轻人自杀事件时有耳闻,不仅媒体上常有报道,身边亦非罕见。每一次的事件发生,除了一片扼腕叹息,却只有无能为力,直到下一次噩耗来临。

自杀的原因普遍以抑郁症掩盖,似乎将自杀归于疾病之列,就可以最大程度地减轻社会的负罪感。抑郁症是如此有效,以至于诸多“被自杀”也以此名义糊弄过关。一切都甩锅抑郁症是否有说服力姑且不谈,即便是抑郁症,其中一大成因也是绝望。对身边的绝望,对社会的绝望,直至对人生的绝望。所有的医生给予抑郁症患者的药方也不外乎是抗抑郁药以及动员周边人群对其关心。然而,药片易求,关爱难得。在物质高度丰富的现代社会,人情温暖是最为匮乏的东西。金庸在《神雕侠侣》后记中写道:“……我深信将来国家的界限一定会消灭,那时候‘爱国’、‘抗敌’等等观念就没有多大意义了。然而父母子女兄弟间的亲情、纯真的友谊、爱情……等等感情与品德,相信今后还是长期的为人们所赞美……”从当下的情况看,国家的界限不仅不见消亡,反而更加壁垒高筑;倒是过去的各种人情世故已经渐渐淡去。自杀就是这种缺乏温暖的精神饥饿反映。

反过来说,这样的精神饥饿确实难以“扶贫”。肉体贫困可以相对容易地输血解危,授人以鱼之后甚至可以再授人以渔以促进其自身造血。而精神危机不仅没有任何捷径,而且可能没有有效途径。不用说精神分析与心理学的科学有效性还有待更多验证——即便其真实有效,那么它除了创造出诸多心理就业岗位之外,是否改善了社会心理状态呢?前现代社会通过把所有人绑定在家庭、土地与村落来构建个人的精神世界,所有人的精神信仰都来自于所在村落共同体的患难与共,温暖相望。而现代社会剥离了温情脉脉的农耕文化,打破了羊群社会的三纲五常,教人直视自己的内心,却并不给予任何启蒙的确定性,因为所有以启蒙之名降临的神祇都是对启蒙的亵渎。因此,没有什么精神困境可以通过外来关爱可以缓解。用前现代的药来治现代的病,还不如相信那些好歹还是发明于现代的抗抑郁药呢。

当然,我们可以有一万种理由憎恨现代性,但这其中绝不包含它带来的理性与反思。康德说启蒙就是学会运用你自己的理性。换言之,当所有自杀者绝望地思考自己为何而生之时,便是启蒙正在发生之际。当理性告诉我们:“他人即地狱”,那么来自他人的温暖不过是隔靴搔痒,可有可无。当理性让我们相信我们有处置自己身体的权利,那么自尽就是对个人权益的高度张扬。理性固然可能导致绝望,但绝不是廉价的人情温暖可以抚慰——它需要主体自身迸发出的“权力意志”来浇灌生命之花。如果是来自理性的决定,那么年轻人的决绝,如陈天华、海子的自杀,以及林昭、张志新们的慷慨赴死,就丝毫不比川端康成、海明威式的暮年壮士逊色,反而更显悲壮的崇高。因此,未成年人的叛逆与冲动也许值得扼腕,但一旦成年,懂得为自己的生命负责,并主动把握自己的宿命,那么就无需再为其哀叹。“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苟延残喘的老油条们无权倚老卖老,以己身度人道。“朝闻道夕死可矣”,你还活着,可能是你的道行还没到呢。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主题:温暖

上一篇文章链接:瘟疫断片/李光柱(中国)

谁说老了就不能年轻地活着?/小白(马来西亚)


还记得小时候的我总是很喜欢跟随着哥哥和姐姐。我就是很想像他们一样,懂得读他们年级的书,玩他们玩的游戏,也能和他们的朋友玩在一块儿。那时候的我,真的迫不及待地想快点长大,因为长大了,就可以做更多我喜欢、我想要做的事。

中学的时候,我有个奇想: 希望自己能在四十几岁的时候就能够离开人世。现在回想,真觉得自己很幼稚,其中的原因实在是让人发笑!当时的我只是想要在死去的时候仍然留住美丽的样子,而不是满脸皱纹的老人样。现在的我也将近四十,如果正如那时所期盼的,那我能活着的日子也不多了。

此时此刻,我想要活到八十岁。我感觉自己才开始明白人生,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活出我的人生。到底,这世界有多少人也会像我那时一样?因为想要留住青春,想要把最美好的自己留到最后,而脑袋出现了许多奇怪的想法,甚至做了许多奇怪的事,为的只有一个目标——永远青春。但现实中,会否有这样的神话呢?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再看看照片中小时候的自己,只能感叹岁月不留人。即使只是十年之差,脸上的变化还是看得出来的。现在我们处在资讯共享的时代,上网搜索一下,你就可以找到数百千个视频教你如何保养和化妆来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年轻。女生们都在说着“逆龄”两个字。说真的,谁不想像韩国明星一样,个个不是高大帅气,就是青春美丽。像我这样一个将近四十的女人,更是希望能像二十岁一样(所以我的IG账号是forever20)。无论付出多大努力,该吃的该涂的该动的全都做了,但是皱纹始终也不妥协,它一样毫不留情地往我们的皮肤上画。我不得不承认,这就是逐渐衰老的现象。

曾经,我是害怕的。因为时间太快,我看着身体的变化,健康体力也大不如前,有种恐惧涌上心头。我不断祈祷上帝能给我新的细胞、新的身体,一个新的自己。我不能再因为恐惧而让自己停下脚步,我愿意把握时间做该做的事,并且懂得爱自己,爱家人和爱朋友。我更祈祷我能活到八十岁,因为我要活出美好的人生。就算身体会逐渐衰老,但我要保持青春的心。

2020年,我非常高兴!因为我重新启动我二十年前的梦想,考完我的钢琴文凭。就算有人笑我说那么老了还考什么钢琴呀?我一笑而过。谁说老了就不能做年轻时做的事呢?只要我愿意,我开心,我就满足。我相信现在的自己,我满足现在我所拥有的,就算岁月不留人,但是我有着留住青春的秘诀!所以,我笑着迎向我的未来。

图片摘自网络

上一日文章链接:写给70岁的我/Minoz Sky(马来西亚)

02/10/2019 《星洲日报·言路》:谢谢!我不吃椰奶饭/周嘉惠

这是2018年9月12日刊在《言路》版的拙作《炒熟的种子不开花》的续篇。基于教育部相关人士依然对课本问题没任何表示,只好借《言路》版继续探讨我国华小课本(KSSR Semakan)以及华小的各种问题,即使无法撼动有关当局闭门造车的决心,也希望能够及时给家长们一个提醒。

当第一次翻到三年级数学上册第84页“思考站”问题时,颇感出乎意料。这种我们以前中学才学的问题,现在小学就教了?时代不同程度不同,那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我抱着极大兴趣想知道今天的小学数学老师会如何讲解这一道题。

题目如下:A/3 + B/6 = 1/2,A和B是什么数目?

老师解出的答案是A = 1, B = 1。结束。A = 1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不是A = 2?不是A = 3?根据女儿转述,老师没解释,直接把1代入A,就找到B = 1了。以下是本人的解法:

A/3 + B/6 = 1/2 (通分)
2A/6 + B/6 = 3/6
分母相等,分子必相等,于是去分母得:
2A + B = 3 ——○1
因为小学三年级阶段还没有学负数的概念,因此从零这个“非负数”开始代入A, 以求B:
I) 当A = 0,则式子○1得:
2 x 0 + B = 3
0 + B = 3
B = 3
II) 当A = 1,则式子○1得:
2 x 1 + B = 3
2 + B = 3
B = 3 – 2
B = 1
III) 当A = 2,则式子○1得:
2 x 2 + B = 3
4 + B = 3
B = 3 – 4
= -1
由于答案是负数,这个答案 不取。之后的数目也会让B的答案 落在负数范围,因此到此为止即可。
所以,正确的答案是 (I)A = 0, B = 3,(II)A = 1, B = 1。

换句话说,老师给的答案只答对一半。接下来的问题是,为什么?

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三年级数学课本的《教师指南》,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一个A = 1, B = 1的答案,没有附带任何其他解释。 可能编书的作者(个人认为编课本的应为‘编者’,而非‘作者’,怪自己赶不上潮流吧!)认为这种题目老师肯定会,不必解释,虽然作者提供的答案也只对了一半。那么,这是老师的错吗?好像也不能怪老师,女儿的老师在参加师训时是华文组出身,但是校方不知基于什么动机,让老师担任同一班的华文、数学、体健三科的教学工作。体健这类副科校方不重视倒也罢了,而华文、数学等主科也如此和稀泥,其中玄机区区不才,就看不透了。这不是个案,全校都是采用同一种方式排课,同一班学生每天大半时间对着同一位老师,如果还不至于心生厌恶,难道也不考虑师生间可能互相腻得影响健康吗?

再来,是三年级科学第七课“密度”。开场白是一位母亲表演“魔术”给孩子看,让原本沉在水底的小番茄,在另一碗“水”中浮上来。根据书上“给老师的话”所提供的指示,要求老师借故事“带出沉或浮与密度的初步概念”。接下来的九页课文比较了各种物质在不同液体中或浮或沉的情况,并带出物体在水中的沉浮与轻重无关的概念。很好!然后,女儿问了最关键的问题:“那么,密度是什么?”物体沉浮无关魔术,而是和物质的密度有关,但密度是什么?不知道!老师没解释吗?有同学提问,老师让他们闭嘴。科学老师是什么组别出身不得而知,但似乎对科学的教学热情有所欠缺,也或者对这种课本有点力不从心吧?(顺带一提,两年前女儿上一年级时,英文老师由始至终从没打开过课本,我翻阅课本后,其实相当认同老师的做法。此课本如今已经弃用。)

国小版的三年级科学课本第98页(特地到语文出版局购买),起码还说明了密度低的物质内部有比较多气孔,华小课本连这一点也没有做到,更别提去说明密度的定义为“物质每单位体积的质量”了。其实,即使要说明密度的定义恐怕也大有问题,此质量和一、二年级数学课本中教的质量(其实应为重量,即重力影响下的质量)不是一回事;这也是我之前对“质量”课文那么恼火的原因,知识往往环环相扣,一开始就走错路,以后怎么兜回来?

三年级华文课本第64页提到竹筒饭的材料为糯米、椰奶和盐。或许本人真是孤陋寡闻,还是首次在马来西亚见到“椰奶”一词。我们使用“椰浆”这个称谓已经不是一年半载,是什么原因让课本突然冒现“椰奶”这么神奇的名词?椰浆英文一般称coconut milk,milk者,奶也。难道这又是一个英翻中的实例吗?过去曾经在中国喝过当地所谓的“椰汁”,原以为就是我国的椰水,不料却是比较稀薄、加了糖的椰浆。这种“椰汁”在中国也有人称其为椰奶。这是我国华文课本在试图把本地食材中国化吗?我还上网搜寻椰浆和椰奶的区别,果然有收获,前者较浓,后者较稀,在英文即coconut milk和coconut cream的区别。 “技术上”而言,液体稀薄即水分多,无必要的“灌水”则等于“偷工减料”的代名词,这个逻辑没错吧?偷工减料是我国一般打算做长远生意的商贩不屑为之的行为,这个小小结论应该没问题吧?那么,竹筒饭是用椰浆还是椰奶煮出来的?课本为何以椰奶取代椰浆?不论是英翻中,还是直接移植中国惯用的词汇,若深究作者心理,大概都可以扯上后殖民主义,“祖国的用法”就是好!是不是如此原因,华文课本的作者有必要做个说明,好让大家明白原委。

四五六年级的课本尚未面世,不知是否可以期待介绍国民美食“椰奶饭”的课文出现?若不幸言中,这椰奶饭还请负责编华小课本的诸公自便,我吐血犹恐不及,饭就不吃了。

个人对课本扉页所列的作者名单始终感到满腹狐疑,他们是真有其人吗?怎么有人可以在大名公告天下的情况下编出貌似未经思考、敷衍了事的课本?每次接到诈骗电话,我都会反问对方:“你妈妈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总希望当事人会因而大彻大悟,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不知怎的,此刻也想请问华小课本的作者们:“你妈妈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个人的第二篇华小课本年度报告今天出炉了!全文编辑只加了一个字,把“祖国”改成“祖籍国”。其实两者的区别我是分得清楚的,分不清楚的是那些以中国、英国马首是瞻的人。

这里附上文章链接,晚上回到家才贴上全文。去年文章的报馆链接已经崩坏,也会一并贴上。

https://www.sinchew.com.my/pad/con/content_2124515.html?%E5%91%A8%E5%98%89%E6%83%A0.%E8%B0%A2%E8%B0%A2%EF%BC%81%E6%88%91%E4%B8%8D%E5%90%83%E6%A4%B0%E5%A5%B6%E9%A5%AD

(周嘉惠)

〈考试噩梦〉/博锐(马来西亚)

oznor


我从来都不是很勤劳的学生。上课时,我会尽量专注听课,可是下课后呢,除了为了应付功课,否则很少会温习功课或多做几题复习题。所以啊,考试季节来临时,“临时抱佛脚”,“挑灯夜读通宵达旦”,是常常都会上演的戏码。

中学时还好,还可以将就着过关。但是一旦升上大学,就辛苦了。话说高中毕业后,为了快、省时间、省钱,我用高中统考的成绩,直接进入大学法律系一年级。现在想起来,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因为独中时期用的都是华文,瞎凑着要在文商班过关,不难。可是大学呢,媒介语就只有英语,那是一个很大的转变。那时候我的英文还是很烂,讲师在台上授课,我在台下猜他到底在讲什么?那时候是“双联课程”刚刚开始的时代。班上大概三十多个学生,大部份的学生,是政府学校(英系)毕业,家里都是说英语的。剩下的,是我们几个独中生,其中两位英语特别好,另外一个高二之后就离校,就读澳洲先修班课程,很勤劳又聪明的一位,基础很扎实。所以大一课程对他们来说是没什么难度的(我总觉得,双联课程本来就是会‘尽量’让学生过关的,如果学生一直‘肥佬’(编按:fail的音译),学院怎么招新生? 学院怎么赚钱?!)。但是对我而言,第一学期是相当难过的,因为英语太烂,根本跟不上讲师的速度。第一个作业,答非所问,所以是不及格的。后来才“开窍”,琢磨出来,原来这学科,应该要怎样作答,怎样分析问题所在,有什么历史根据或案件可以支持论点,自己的判断又是什么。而且随着英语能力慢慢(被逼随着环境改变)提升,所以接下来才比较跟得上课程。

双联课程里,大学第二、三年是在英国读,那是最怕考试不及格的时候。不为什么,只因为那时候人在国外,学费和生活费都贵!如果不小心要重考,那就糟了!偏偏我这人带点惰性,所以还是常常临时报佛脚。记得考得最差的,是在国外大学的第一个学期。考完其中一科时,心里想大概肯定得重考了,心情糟糕的不得了,回到宿舍时还哭了一场。结果成绩揭晓时,我竟然及格了!虽然仅仅是及格,但是想到不需要重读,不需要多花学费、生活费和时间,那时候就暗暗和自己说,以后一定要用功读书!不可以再这么懒惰!当然,“暗暗”和自己说的话,从来都没发生过……

大学顺利过关,然后回国就是要报读律师执照课程。同样的性格和态度,同样的结果。现在想起来,或许,如果在某一个阶段让我不及格的话,我的人生道路会完全不一样。因为一直以来,不太认真的我,成绩却和很认真的同学一样,甚至比他们更好,结果让我越来越懒惰。

不管怎样,一直到现在,我偶尔还会被“考试考砸了”的梦给惊醒。梦里,就像当年那样,从考场走出来,心情很糟,很懊悔,整个天空仿佛都灰蒙蒙的……

摄影:黄艺畅(中国)

〈同性·异性〉/博锐(马来西亚)


那时候,他是校园里的高材生,姑且称他为甲君吧。甲君长得俊俏,成绩好,写得一手好书法,会玩华乐,还是校级最佳辩手,很自然的成为女生们的男神,包括我在内。

虽然我也是好学生,但是我长得不漂亮,不会打扮,性格也硬绷绷的,不善沟通,但是在众女生中,他却和我特别亲近。不开心的时候,他是我的倾诉对象。有时候,即使没什么事,也都挂个电话给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那时候我很好奇,即使我没什么特别原因找他,他却很乐意配合,从来很少主动要挂断电话。有时候我自己会纳闷,那么多的女生喜欢他,为什么却是和我最亲近呢?升上高中后,他进了理科,我选择了文科。见面的机会就少了。但是一班同好,还是会一起逛书局,一起放学后用餐。记得父亲来学校找我,而我却躲着父亲的影子,被他看见了。然后他陪我一起走路去搭巴士,路上试图开解我,让我开心一点。考SPM华文作文时,我因为懊恼作文写得不好,伤心极了,他陪着我默默地走同一段路……那时候的校园生活还是很单纯的,又或者说我自己在这方面是很单纯的,所以我们始终就只是好朋友。

有一天,同学告诉我说,他在体育课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哭了。不久后,另一个男同学来找我,他跟我说,甲君告诉他,甲君喜欢他。那个时候,我整个人呆了。那时候社会风气还很单纯,同性恋是很陌生的课题啊!我不知道如何反应,也从来没告诉甲君,我知道这件事。接下来的几年,他从来没再向任何人提起这课题,所以我也单纯的以为,他那时候是混淆吧?其实那时候对性、性倾向懂个屁!只是一厢情愿的以为,既然他再没提起,也没传出他喜欢另一个男生,那么那个念头应该只是一闪而过的傻念头吧?

中学毕业后,他去了新加坡念先修班,我则留在首都上大一。那时候有中学同学问我,为什么我和他从来没发展呢?同学们都知道我们的感情是很好的啊。我说我真的不知道原因,只能耸耸肩,苦笑。后来,我去了英国深造,他则凭着好成绩,顺利升上了新加坡大学。那时候互联网络才刚刚开始。每天晚餐后,我就往公共电脑室排队等待用电脑,查看电邮邮箱有没有他寄来的电邮。接着又往信箱查看,有没有他寄给我的信……

大三那年,他寄来的一封信,让我哭了一整天。这封信,终于让谜底都揭晓了。信里,他说他是喜欢我的,他从初中就喜欢我了(天知道初中生的喜欢是什么意思)。他也知道我喜欢他。如果要发展的话,他是可以的。但是,问题是,他喜欢我的同时,他也喜欢男生。初中三那年,他在商场的厕所里,就被一个同性恋者非礼了。那时候他很惊讶也很迷惑,因为,那一刻,他发现自己原来是喜欢同性的触碰的。简单的说,他是双性恋。他可以和我发展,但是他不愿意,他知道这样会伤害我。他知道他会对我不忠,因为他在搂抱着我的时候,心里面却很可能在想着同样是男性的他……

为什么他会在这个时候告诉我呢?我说不上来。或许他知道我还喜欢他,而不想我浪费时间等他,所以就和盘托出前因后果。即使是这样,我回国之后,还是去新加坡找他了。或许心里面,还保留那么一点点希望。或者是自大地以为,我可以改变他?当然,结果是,他终于彻底让我死心了。他让我看了他和男朋友的亲密照,和我说了他的不道德的私生活……我不知道他说的话是真是假,但是他是成功让我放弃了。

后来,我们都没有再联络,他也几乎绝迹在同学的圈子里。或许,这样的结局未必是不好的。我或许应该感谢他当年“放过”我。从前透过朋友的口中,知道他和他们都说我是一个好人,一个好女生。或许是因为这样,他不要“摧残”我,不愿我堕入纠缠不清的感情无底深渊……

不管怎样,我希望他享受着自己选择的道路。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吧?今时今日我还是会怀念当年那个最佳演讲、最佳辩手、最佳书法得奖者。不过有时候也分不清,自己怀念的,到底是他?还是那段单纯的青葱岁月?

摄影:李嘉永(台湾)

《M小姐的排油丸》/杨叶伟(中国)


假如有一个开关,你按一下,世界上未知角落就会有一个人死亡,你同时获得100万美元。你会按嘛?

99%的人会选择按下。

假如有那么一颗药丸,吃下就会获得苗条的身材。你会吃吗?

99%的人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吃下。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关于美女减肥的故事。

就叫她M小姐吧。M小姐是个典型的白富美,170的身高,姣好的脸庞。如果有那么一点不完美的话,就是略显婴儿肥。放到一般人身上,这都不是事——这点婴儿肥算什么呢,看着比实际年龄还小点呢。

可是M小姐不乐意,甚至有点强迫症。在尝试了N种减肥方法后,某一天突然很神秘的说,有种纯天然植物配方,效果很好。她的割过双眼皮的吸引人注意力的眼睛闪烁着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光芒。一个微信朋友说,上海一个中医研究员那里,专门研究中药,平时都不对外单卖的,可以和她拼单买,2000多一包,够吃一个月。我们都开玩笑,不会是骗子吧。她说,不会,人家是研究中药的。

果然寄过来了,是一堆绿色的丸子。M小姐吃了一周,兴奋不已,体重竟然下来了!

我们很好奇,问她为什么能减,她想了想说,因为可以排油。如果哪一顿饭吃的太油腻,就吃一颗,油就从体内排出。可以从马桶里看到油星。吃的越多,拉得越多。脸上的一丝小微笑被白色的粉底掩饰得完美无缺。

如果是真的话,这绝对是微商圈的良心产品!天然、有效,简直是减肥人士居家旅行必备良药。

Y先生对药物稍有研究,说,要不寄点过来,我来看看。果不其然,三天后结果出来,完全不是所谓纯天然配方,而是绿色蔬菜混了奥利司他。百度查询奥利司他,显示作用于中枢神经的肥胖治疗药,通过抑制胃肠道的脂肪酶,阻止三酰甘油水解为游离脂肪酸……

从那以后,微商圈的那位中药研究员再也没有了踪影。M小姐的减肥事业虽然小受打击,但毫不气馁,据说转向了具有明显疗效的艾灸。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小跑般的早晨》/小泥(马来西亚)


工作休假期间,回顾上班前的例常。

晨醒,先在床上缓一缓。起身了,如厕,啪啪地走下楼。按下中厅灯,依靠那光线用右脚抽出秤板,站上去……哦,还行!

启动手提电脑,刷牙后洗把脸,烧开水泡麦片,便坐在荧幕键盘前,展开最有效率的时光。一觉醒来,退去了昨日下班后的慵懒,此刻精神饱满最有冲劲。

指尖在键盘上飞舞着, 逐个逐个编辑与储存。拿起了泡好的那杯,一口一口吞食今早的能量。工作的劲来了,停不下来。

墙上的钟显示6时25分,想起每次出门时间——6时40分,不行了,不行了,该准备了。恋恋不舍的储存后,关闭手提电脑启用,转头到更衣室换上已备好的工作服,拿起眉笔往额间一画,回到案前将手提电脑,鼠标、电脑电源线、文具包、手机、充电宝、钱包,还有摊着的文件,一并纳入背包。

还有三分钟。

背包水瓶放在门口,走上楼梯的转折处,跪下朝佛堂拜了三拜,默念“礼敬诸佛,阿罗汉,圆满自觉者。愿一切‘行’,皆能如法,善哉!善哉!善哉!”这时,老爸还在佛堂做早课。

将木门和铁门解锁,还有庭院的大门,领着包和瓶,开车上班去。

好像超过三分钟了。偶尔不留神,在途中自我怀疑:“门都锁好了吗?”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