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噩梦〉/博锐(马来西亚)

oznor


我从来都不是很勤劳的学生。上课时,我会尽量专注听课,可是下课后呢,除了为了应付功课,否则很少会温习功课或多做几题复习题。所以啊,考试季节来临时,“临时抱佛脚”,“挑灯夜读通宵达旦”,是常常都会上演的戏码。

中学时还好,还可以将就着过关。但是一旦升上大学,就辛苦了。话说高中毕业后,为了快、省时间、省钱,我用高中统考的成绩,直接进入大学法律系一年级。现在想起来,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因为独中时期用的都是华文,瞎凑着要在文商班过关,不难。可是大学呢,媒介语就只有英语,那是一个很大的转变。那时候我的英文还是很烂,讲师在台上授课,我在台下猜他到底在讲什么?那时候是“双联课程”刚刚开始的时代。班上大概三十多个学生,大部份的学生,是政府学校(英系)毕业,家里都是说英语的。剩下的,是我们几个独中生,其中两位英语特别好,另外一个高二之后就离校,就读澳洲先修班课程,很勤劳又聪明的一位,基础很扎实。所以大一课程对他们来说是没什么难度的(我总觉得,双联课程本来就是会‘尽量’让学生过关的,如果学生一直‘肥佬’(编按:fail的音译),学院怎么招新生? 学院怎么赚钱?!)。但是对我而言,第一学期是相当难过的,因为英语太烂,根本跟不上讲师的速度。第一个作业,答非所问,所以是不及格的。后来才“开窍”,琢磨出来,原来这学科,应该要怎样作答,怎样分析问题所在,有什么历史根据或案件可以支持论点,自己的判断又是什么。而且随着英语能力慢慢(被逼随着环境改变)提升,所以接下来才比较跟得上课程。

双联课程里,大学第二、三年是在英国读,那是最怕考试不及格的时候。不为什么,只因为那时候人在国外,学费和生活费都贵!如果不小心要重考,那就糟了!偏偏我这人带点惰性,所以还是常常临时报佛脚。记得考得最差的,是在国外大学的第一个学期。考完其中一科时,心里想大概肯定得重考了,心情糟糕的不得了,回到宿舍时还哭了一场。结果成绩揭晓时,我竟然及格了!虽然仅仅是及格,但是想到不需要重读,不需要多花学费、生活费和时间,那时候就暗暗和自己说,以后一定要用功读书!不可以再这么懒惰!当然,“暗暗”和自己说的话,从来都没发生过……

大学顺利过关,然后回国就是要报读律师执照课程。同样的性格和态度,同样的结果。现在想起来,或许,如果在某一个阶段让我不及格的话,我的人生道路会完全不一样。因为一直以来,不太认真的我,成绩却和很认真的同学一样,甚至比他们更好,结果让我越来越懒惰。

不管怎样,一直到现在,我偶尔还会被“考试考砸了”的梦给惊醒。梦里,就像当年那样,从考场走出来,心情很糟,很懊悔,整个天空仿佛都灰蒙蒙的……

摄影:黄艺畅(中国)

Advertisements

〈同性·异性〉/博锐(马来西亚)


那时候,他是校园里的高材生,姑且称他为甲君吧。甲君长得俊俏,成绩好,写得一手好书法,会玩华乐,还是校级最佳辩手,很自然的成为女生们的男神,包括我在内。

虽然我也是好学生,但是我长得不漂亮,不会打扮,性格也硬绷绷的,不善沟通,但是在众女生中,他却和我特别亲近。不开心的时候,他是我的倾诉对象。有时候,即使没什么事,也都挂个电话给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那时候我很好奇,即使我没什么特别原因找他,他却很乐意配合,从来很少主动要挂断电话。有时候我自己会纳闷,那么多的女生喜欢他,为什么却是和我最亲近呢?升上高中后,他进了理科,我选择了文科。见面的机会就少了。但是一班同好,还是会一起逛书局,一起放学后用餐。记得父亲来学校找我,而我却躲着父亲的影子,被他看见了。然后他陪我一起走路去搭巴士,路上试图开解我,让我开心一点。考SPM华文作文时,我因为懊恼作文写得不好,伤心极了,他陪着我默默地走同一段路……那时候的校园生活还是很单纯的,又或者说我自己在这方面是很单纯的,所以我们始终就只是好朋友。

有一天,同学告诉我说,他在体育课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哭了。不久后,另一个男同学来找我,他跟我说,甲君告诉他,甲君喜欢他。那个时候,我整个人呆了。那时候社会风气还很单纯,同性恋是很陌生的课题啊!我不知道如何反应,也从来没告诉甲君,我知道这件事。接下来的几年,他从来没再向任何人提起这课题,所以我也单纯的以为,他那时候是混淆吧?其实那时候对性、性倾向懂个屁!只是一厢情愿的以为,既然他再没提起,也没传出他喜欢另一个男生,那么那个念头应该只是一闪而过的傻念头吧?

中学毕业后,他去了新加坡念先修班,我则留在首都上大一。那时候有中学同学问我,为什么我和他从来没发展呢?同学们都知道我们的感情是很好的啊。我说我真的不知道原因,只能耸耸肩,苦笑。后来,我去了英国深造,他则凭着好成绩,顺利升上了新加坡大学。那时候互联网络才刚刚开始。每天晚餐后,我就往公共电脑室排队等待用电脑,查看电邮邮箱有没有他寄来的电邮。接着又往信箱查看,有没有他寄给我的信……

大三那年,他寄来的一封信,让我哭了一整天。这封信,终于让谜底都揭晓了。信里,他说他是喜欢我的,他从初中就喜欢我了(天知道初中生的喜欢是什么意思)。他也知道我喜欢他。如果要发展的话,他是可以的。但是,问题是,他喜欢我的同时,他也喜欢男生。初中三那年,他在商场的厕所里,就被一个同性恋者非礼了。那时候他很惊讶也很迷惑,因为,那一刻,他发现自己原来是喜欢同性的触碰的。简单的说,他是双性恋。他可以和我发展,但是他不愿意,他知道这样会伤害我。他知道他会对我不忠,因为他在搂抱着我的时候,心里面却很可能在想着同样是男性的他……

为什么他会在这个时候告诉我呢?我说不上来。或许他知道我还喜欢他,而不想我浪费时间等他,所以就和盘托出前因后果。即使是这样,我回国之后,还是去新加坡找他了。或许心里面,还保留那么一点点希望。或者是自大地以为,我可以改变他?当然,结果是,他终于彻底让我死心了。他让我看了他和男朋友的亲密照,和我说了他的不道德的私生活……我不知道他说的话是真是假,但是他是成功让我放弃了。

后来,我们都没有再联络,他也几乎绝迹在同学的圈子里。或许,这样的结局未必是不好的。我或许应该感谢他当年“放过”我。从前透过朋友的口中,知道他和他们都说我是一个好人,一个好女生。或许是因为这样,他不要“摧残”我,不愿我堕入纠缠不清的感情无底深渊……

不管怎样,我希望他享受着自己选择的道路。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吧?今时今日我还是会怀念当年那个最佳演讲、最佳辩手、最佳书法得奖者。不过有时候也分不清,自己怀念的,到底是他?还是那段单纯的青葱岁月?

摄影:李嘉永(台湾)

《M小姐的排油丸》/杨叶伟(中国)


假如有一个开关,你按一下,世界上未知角落就会有一个人死亡,你同时获得100万美元。你会按嘛?

99%的人会选择按下。

假如有那么一颗药丸,吃下就会获得苗条的身材。你会吃吗?

99%的人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吃下。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关于美女减肥的故事。

就叫她M小姐吧。M小姐是个典型的白富美,170的身高,姣好的脸庞。如果有那么一点不完美的话,就是略显婴儿肥。放到一般人身上,这都不是事——这点婴儿肥算什么呢,看着比实际年龄还小点呢。

可是M小姐不乐意,甚至有点强迫症。在尝试了N种减肥方法后,某一天突然很神秘的说,有种纯天然植物配方,效果很好。她的割过双眼皮的吸引人注意力的眼睛闪烁着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光芒。一个微信朋友说,上海一个中医研究员那里,专门研究中药,平时都不对外单卖的,可以和她拼单买,2000多一包,够吃一个月。我们都开玩笑,不会是骗子吧。她说,不会,人家是研究中药的。

果然寄过来了,是一堆绿色的丸子。M小姐吃了一周,兴奋不已,体重竟然下来了!

我们很好奇,问她为什么能减,她想了想说,因为可以排油。如果哪一顿饭吃的太油腻,就吃一颗,油就从体内排出。可以从马桶里看到油星。吃的越多,拉得越多。脸上的一丝小微笑被白色的粉底掩饰得完美无缺。

如果是真的话,这绝对是微商圈的良心产品!天然、有效,简直是减肥人士居家旅行必备良药。

Y先生对药物稍有研究,说,要不寄点过来,我来看看。果不其然,三天后结果出来,完全不是所谓纯天然配方,而是绿色蔬菜混了奥利司他。百度查询奥利司他,显示作用于中枢神经的肥胖治疗药,通过抑制胃肠道的脂肪酶,阻止三酰甘油水解为游离脂肪酸……

从那以后,微商圈的那位中药研究员再也没有了踪影。M小姐的减肥事业虽然小受打击,但毫不气馁,据说转向了具有明显疗效的艾灸。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小跑般的早晨》/小泥(马来西亚)


工作休假期间,回顾上班前的例常。

晨醒,先在床上缓一缓。起身了,如厕,啪啪地走下楼。按下中厅灯,依靠那光线用右脚抽出秤板,站上去……哦,还行!

启动手提电脑,刷牙后洗把脸,烧开水泡麦片,便坐在荧幕键盘前,展开最有效率的时光。一觉醒来,退去了昨日下班后的慵懒,此刻精神饱满最有冲劲。

指尖在键盘上飞舞着, 逐个逐个编辑与储存。拿起了泡好的那杯,一口一口吞食今早的能量。工作的劲来了,停不下来。

墙上的钟显示6时25分,想起每次出门时间——6时40分,不行了,不行了,该准备了。恋恋不舍的储存后,关闭手提电脑启用,转头到更衣室换上已备好的工作服,拿起眉笔往额间一画,回到案前将手提电脑,鼠标、电脑电源线、文具包、手机、充电宝、钱包,还有摊着的文件,一并纳入背包。

还有三分钟。

背包水瓶放在门口,走上楼梯的转折处,跪下朝佛堂拜了三拜,默念“礼敬诸佛,阿罗汉,圆满自觉者。愿一切‘行’,皆能如法,善哉!善哉!善哉!”这时,老爸还在佛堂做早课。

将木门和铁门解锁,还有庭院的大门,领着包和瓶,开车上班去。

好像超过三分钟了。偶尔不留神,在途中自我怀疑:“门都锁好了吗?”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许下单身美好》/小泥(马来西亚)


半年前,在好友的鼓励下,终于鼓起勇气告别一贯深沉暗恋的习性,踏出第一步,向心仪的人发出信号。经过漫长一天的等待,他坦露了事实。他已有对象,这与他在工作环境中声称自己依旧单身状态有所不同。他称自己企图避开他人对他感情世界的探索,同时希望我替他保密,我答应了。

宗教信仰劝人勿迷信,但偶尔我也会看一看命理作为已发生事件的参考。里头写着:“宜晚婚”。

自此,白天我试图以工作填满时光,夜深已至却免不了心中涌现的失落感。心尚需时间来平复,深解应自我充实。业余时间当家教,边教边学习教学方法。朋友曾问我是否有意继续深造?如今我已报读毗邻的大学,明年准备展开半工半读的新生活。

他问我:“你没想过找个对象发展关系?”我说:“一个人挺好的。”

虽然偶尔会觉得无聊,但也不因此而渴望找个对象。如今女孩都有经济能力,除非遇上对的人,否则怎会放弃当前良好的状态,踏入一个充满未知的婚恋?庆幸的是,自己不会看到别人出双入对而感到羡慕,相反自己从小较倾向学习独立。

至于“告白失败”,换个角度看也并不是个坏事。至少我看清人性,至少克服羞涩的个性,鼓起了莫大的勇气,忍着身心的不适向对方示好。有了这一步,若在下个转角遇见合适的人,自己可以更好地去把握。

在这之前,愿我能逐渐恢复以前的状态,继续享受的自由,正直和踏实的生活。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妄想愿》/陈保伶(马来西亚)


经常到日本公干,也因此有了很多机会到这里四处游玩。其中最常去的地方是这里的古庙,听说在古庙许愿最灵验,我想过去几年都许了不少的愿但始终未如愿以偿。

之前听一位日本朋友说鎌倉市(Kamakura)是日本最多古老佛寺的地方,也是当地人认为灵气最盛之地。所以自己老远从东京搭了铁道去了鎌倉市,一口气去了至少十间佛寺拜拜和许愿了。既然是灵气旺盛之地,那就索性提高水准,许几个挑战性较高的愿吧!

先许个感情愿,赐给良缘吧!最好对象长得有点像古天乐,再不有几分像郭富城也不错。接下来再许个财运愿吧!不必发达到像刘佐特那么富裕,毕竟他的财产来历不明,不是那么安全。那么就随随便便50岁前像李嘉诚一半的身家那么富裕就好了。接着再许个健康愿吧!不必太长寿,93岁就好,因为有人说93岁生命会再重生。(编按:马来西亚第四任首相马哈迪医生,今年以93高龄率领在野党在全国大选中大败执政党,回锅当第七任首相。)

回来大马之后所许的愿未实现,心里感觉有点被欺骗。之后来日本公干也不去什么庙了,应该是欺骗旅客之作。一次向日本朋友投诉了当地老佛寺之迷信,他笑着问我是否许愿前未有跟随当地人拜佛的礼俗去做?我睁大眼睛一头雾水望回他。

原来日本佛寺或神殿前,都会设置一個“手水舍”的洗手池。参拜前,必须先洗净双手和漱口,代表净身,以示对神明的尊敬。手,我有洗啊!漱口,谁知道啊?朋友笑着说洗手也有其次序,先以右手拿起勺子舀起水,先洗左手,再以左手拿勺,洗右手。鬼知道啊?

友人继续笑着说道,净手完,就可以到拜殿前向神明参拜了。参拜次序为: 拜、投钱、拉鈴、拜拜拍拍拜,许愿再敬礼,完成!天啊!原来许个愿也那么多步骤!原来向神明许愿也有标准作业程序(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怪不得通通失败了!

若记得来向神明许愿的标准作业程序,肯定忘了自己要许多愿!算了!还是听天由命吧!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