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肥不是赎罪》/野子(马来西亚)


作为一名资深减肥者,对于超重这回事,深感“有心杀贼,无力回天”。除了做缩胃手术以外,几乎试遍了所有可能的方法,结果不是毫无动静,就是稍见起色,又忍不住好好奖励自己一番,最后总是落个退一步,进两步的下场。

后来学了点哲学,于是尝试用哲学角度来思考减肥。什么是减肥?为什么减肥?首先必须感到庆幸的是,向来没有边吃零食边想东西的习惯,否则恐怕又是一场大灾难。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减肥就减肥吧,为什么要带着罪恶感在减呢?有需要搞到这么悲情吗?

减肥自然是察觉到自己超重了,不过,肥瘦就像高矮一样,是个相对的问题。所以,假如减肥的目的纯粹是在追求自我感觉良好,那多混胖子少掺合瘦子就可以解决大半问题了。而且,以本人从十岁开始的减肥经历为例,回头看当年照片,不禁惊讶那怎么能叫超重?现在的小孩随便抓一个来比较,腿都要比当年我的腰粗。好吧!我承认这有点危言耸听,但很明显这其实是一个社会问题的成分比较高。几十年来关于超重的罪恶感,大概至少有百分之五十时候源自非真实的幻觉;你没胖,是别人太瘦了。物资贫乏时代大家普遍吃不饱又吃不好,我家住在米仓隔壁,近水楼台也算罪过吗?明明就是风水好而已。

余下的百分之五十减肥动力,可能与一股社会责任感有关。肥胖虽然不犯法,毕竟如今不比以肥为美的唐朝,比较容易让人误会是存心在破坏市容。风气所及,从众减肥倒也无可厚非,但自动自发减肥有如以个人力量在美化市容或绿化整个城市,实是有功于社会的义举,政府应该要颁个勋章什么的才对。总之,怎么考虑都好,超重不是罪恶,减肥也不是赎罪。

因此,依个人浅见,我们减肥不必是跟其他人比较身材后的决定,更不必抱着一种罪恶感去进行,从头到尾你都不犯法,也不欠任何人,不用老是对自己体重念念不忘。唯有当体重上升到威胁健康时,那才是比较理性的减肥出发点。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主题:减肥

Advertisements

《理想总是很骨感,现实总是很丰满》/杨叶伟(中国)


单位的鱼香肉丝用手一捏,仿佛能挤出二两油来。比之大学里的肉丝鱼香,简直是天壤之别。前者是给相扑运动员当早点的,后者是给武当山道长当年夜饭的。

在英明后勤部门免费使用花生油拒绝使用地沟油的大力关怀下,食堂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油焖菜创新活动,提高了食堂菜的国际热量水平,不自觉中碾压了国际知名企业百盛集团。不出两个月,新来的年轻道长们很有节奏地升到了相扑序二段。包括我。

如果世上还有比解薛定谔方程、计算塔板理论数、紫杉醇全合成还难的工作的话,那就是浩瀚无垠前仆后继的减肥事业。增肥容易减肥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在意识到体重增加导致皮带渐紧的提示后,我立即展开了第一轮减肥计划。立马花巨资,办理了一张健身年卡,一次性全额付款,没有按揭。有效期一年。在大汗淋漓地做完一组飞鸟一组引体向上后,我用洁白的毛巾擦了擦脸上淋漓的汗水,让急促的呼吸趋于平缓,从容地走出了健身馆,肌肉硕大的私教抱以温和友善的微笑。在第二年的某个中午,我还接到他的电话想起他硕大的肌肉,然后很有礼貌的回绝了他5折办卡的优惠活动。

在皮带的扣子打过第三个洞的时候,我意识到我需要更先进的运动方式。我开始了第二轮行之有效的计划。单位里有一个硕大肌肉的同事,每天泡在游泳池,效果不错——看来可以边玩水边瘦身啊!我一次性全款淘宝购买了全部的装备,包括游泳镜、游泳裤、游泳手表甚至还有一付可以提高加速度的脚璞。一个寒冷冬天的中午,在孙杨、罗雪娟挥洒过汗水的泳池里,我尽情翻腾放飞自我,偶尔把踢丢的脚璞从水底捡上来,顺便不让别人的蛙脚踢到我的肚子——似乎我在每个泳道都挡住了别人的去路。经过1小时25度热水的深度泡洗,身心愉悦地用棉花签掏去耳朵里的积水,耳朵也瞬间得到幸福的释放。当我走出游泳馆的时候,肌肉硕大的同事对我报以热烈的微笑,由衷地鼓励我能掌握自由泳或是蝶泳的技能。但是奥运冠军的神水并没有赐予我洪荒之力,只是略微提高了我的水下生存能力。遗憾当时没有把存包卡的押金退掉,换两串鸡翅。

天增岁月人增肥,衣带渐紧终后悔。几个月后,我在皮带上又扎了一个新洞。我意识到我终于可以触底反弹了。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在绝境中能够崛起。小时候在河边,煮番薯没有锅,所有小朋友中只有我自告奋勇从自己家中偷了一口锅——没有条件要勇于创造条件。

我准备绝食。对于一个拥有野外煮番薯生存技能的人来说,必须让所有食物远离2米开外。首先要隔离我生命中的第二血液——可乐。作为非典疫情中的第二物质主粮,它的地位仅次于第一主粮方便面。在我吃火锅的时候它是解辣茶,在吃烤鸡翅的时候,它是降温软饮,在我感冒时,它是镇痛良方。第二要隔离的是红烧鸡翅。我在最短时间里,把冰箱里的2.5升血液和鸡翅吃完,然后满心开展为期长达3天的绝食体验。第一天最难熬,准确地说是第一天的中午比较难熬,早上吃的鸡翅和可乐中午就消化殆尽。我时刻提醒自己必须全力克服食物的引诱。没事情的时候看看电影——这叫转移注意力。电影里有男女主角吃披萨的就换一部,男女主角有吃牛排的赶紧再换一部;不行就看动物世界。相对来说,动物世界里可以看非洲大野牛,但不可以看有狮子的非洲大野牛,因为狮子还是喜欢牛排。

经过一个白天的斗争,终于熬到了晚上。老婆推门进来,笑眯眯地说,晚上吃可乐鸡翅!

理想总是很骨感,现实总是很丰满。

摄影:林明辉(瑞典)

《一劳永逸是个伪命题》/李黎(中国)


“一劳永逸”这个成语最早出现于汉朝,当时大汉朝一直苦于北方游牧民族的侵扰,期待用一次大战结束这种长期拉锯的情况,一劳而永逸,事实上,这只是一种希冀,以战止战不可能真正解决问题。

世界上大概没有一劳永逸的事情, 正如没有永久的静止。只要有变化发生,就会有新状况。
体重也是如此。

伴随着我成长的(有十多年)、时常会意识到的事情,并不是读书,而是保持体重。比如,吃饭时,会想到xx不能多吃,热量高、脂肪多;xx时候不能都吃,不易消化,不摄入营养,反而长胖。买衣服的时候,会时刻提醒自己,要变瘦,才能穿得更漂亮。马路上看到一个身材很棒的女生,会想到为什么自己没有她身材好。体重问题,在任何时刻都能被提及,被意识到,是日常超高频的事情。

体重,之所以会如此被在意,是因为和“美”直接关联。因为美的人总是身材好的、瘦的、皮肤光洁的。长相无法改变,但通过瘦身,尤其是运动瘦身,总会让身材更好、皮肤更好,所以“减肥”等于“变美”,这个认知是普遍的,减肥也就成了普遍话题。

我减肥过无数次,比我提及要捡起英语重新学习次数多多了,是时常挂在嘴边的话。

你要问我行动了没?是不是只说不练假把式?

不是的,我行动了,每次说完要减肥,就节制饮食、跑步爬山运动,一样不落。

瘦下去没?

的确瘦了,只要目标不离谱,都能瘦到目标体重。

那为什么还要减肥?

因为减肥周期结束后,一旦放开饮食,就又胖上去了。于是又继续开始一个减肥周期。

那为什么不继续节制饮食?

节制饮食本身也是为了保持体重,和减肥不是一个意思吗?

由此可以看出,减肥是个持续的、不能中断的过程。

所以,如果再听到别人每日都念叨着要减肥,就可以完全把这句话理解为和“要吃饭、要工作”一个类型的事情,不必再奉上关心、劝告之类的话。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可爱的胖子》/陈保伶(马来西亚)


很多体重稍微超重或严重超重的朋友肯定说过要减肥。说要减肥的时候咬紧牙根,双眼带杀气,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模样。每一次我听见他们下这决定时,彷佛都在看港剧一样,多戏剧化啊!因为往往就是那一刻的决心而已。说着说着,啤酒高举一大口爽快喝下,明天就减肥吧!娱乐死我了!

胖子的创意感往往比人高。他们说这年代的服装设计都差了,小直筒(slim fit)衣服怎么没特大号?这年代的服装设计师看来都很懒。服装店卖的衣服只专注瘦子一族的生意,那是歧视,自找死路!衣服布料用多,商家才能赚钱啊!这年代的商家怎么不会算术了?

混在胖子身旁,即便美食佳肴无数,想吃什么就点什么,不怕浪费。而且他们往往是勇敢一族,不怕尝试新东西。人生不是为了吃,难道是一来到这世界就为了减肥?哈哈!有趣!有趣!吃吧!反正吃不完他们绝对不会浪费食物,多环保!

胖子多数是乐观一族,一边誓要减肥,一边尝尽天下美食,因为他们深信美食和肥胖不是同一回事。这种精神勇士才有。他们寻找的是人类最原始的享受,猪油渣配饭,你们瘦子永远不会明白,人生遗憾也!古早味,你们知多少?

与其与挑剔一族混,何不选择乐观潇洒一族?减肥是为健康,不是为审美。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我要吃得开心吃得爽》/林明辉(瑞典)


我在外国生活久了,平时在瑞典吃到嘴巴也能淡出鸟来。随着他们的生活方式,吃的都比较健康(少肥少煎炸),早餐不是鸡蛋面包牛奶就是燕麦粥,来不及的话就只喝一杯奶,或一面开车一面吃一个水果。

所以每次回到马来西亚都会吃得比较放肆,而且我也不是每天这样暴饮暴食,所以我也吃得挺安心挺心安理得!因为我知道回去瑞典又将面对各种各样的面包火腿,继续过着“清淡”的生活。有时候也会对自己说,最多不就回去后多去健身中心燃烧一下脂肪。

叫我红烧肉去掉肥肉?烧鸭、肯德基、烧肉都去皮?吃麻辣火锅去掉表面上那层辣椒油?吃海南鸡饭去皮,不要油饭要白饭!现在更加离谱的是什么空气炸锅炸鸡,这样吃法还想不想活呢?这还是不是度假呢?

所以嘛,我会永远保持着的态度是,红烧肉要肥,走地鸡不去皮,麻辣火锅不去油!吃鸭要肥,吃羊要骚,烧猪肯定半肥瘦,绝对不能太肥或太瘦!拉沙(编按:laksa,咖喱面)表面上一定要有咖喱油,一定要油炸鸡,什么空气锅你给我让开!

活着要开心,吃也要开心!想一想你咬一口肥鸡腿时,那油从嘴巴滴或喷出,那一刹间是多么的满足!去到马来西亚闻名的夜市或小吃中心,有各种各样的美食,马六甲海南鸡饭、怡保芽菜鸡饭,恨不得每样都吃一下。那样才真正的爽!

再想一想把所有最香的皮、油去了,吃在嘴里就如同嚼蜡一样,要我这样吃法那就会觉得没意思了!现在年纪稍微大了,收敛不少。想一想为了身体还是少吃一点,但绝对不是不吃!最多到健身中心多跑几公里和多举几公斤!

回到瑞典把肚子收一收,瘦一瘦!呵呵!那是为了下一次回马来西亚准备的功夫,而不是为了减肥!

摄影:林明辉(瑞典)

《一日两餐》/小猪(马来西亚)


是的,现在的我,一天吃两餐,有时候忙起来,甚至只吃一餐。通常第一餐是在中午12点到2点之间,第二餐则是晚上6点到7点之间。对,我是不吃早餐的。这时候,很多人会跳出来说:“怎么可以不吃早餐?一日之计在于晨,早餐是最重要的!”

各位看官且慢,请先听听我的减肥故事。小女子身高5尺2寸,40岁出头,以一般国际指标而言,我的理想体重应该是50-52公斤。我一直都不大吃零食,也不大爱汽水或有糖饮料。最多是每个星期一片蛋糕或雪糕。但是几年前,体重就持续在增加。我也试过很多种所谓的减肥方法,其中包括吃全食或是没有加工的食品、少吃多餐、准时用餐、多吃水果、早餐吃燕麦“增加饱足感”,甚至上健身房运动。但是这些都无阻我的体重约来越重,去年甚至破纪录,体重最高达60公斤。

千万种减肥方法,可以归类为两大类,其一,改变饮食习惯,其二,运动。但是这其中常常都有很多迷思。在饮食方面,其中最大的一个迷思,是要少吃多餐,并且减少每餐吃的份量。其实这是大错特错的。要知道现代人之所以那么胖,就是因为科技发达,美食随手随时可得,所以大家都吃太多餐了。在美国,一日十餐的人多得是!当然这些也都是严重痴肥的人。 据说因为商家要人们消费,所以不断灌输错误资讯,甚至赞助科学家或医药从业员的“研究”,让人们相信少吃多餐是好的,而且要一直吃,以“让身体的新陈代谢率保持活跃”。

试过了种种的减肥方法之后,我很庆幸,终于找到适合自己的最佳减肥方法——不需要买什么昂贵的代餐,不需要计算卡路里,甚至可以让你“省钱”!很简单,就像文章开头就告知的,一天两餐。而且这两餐,通常在6-8个小时内用餐。这个概念,英文称为time restricting diet,也有人称之为intermittent fasting。一天24小时,您乐意选择吃1,2,3餐,基本上最重要的是,要限制着1-3餐必定要在6-8个小时内用完。一天24小时,24-6 = 18 小时,就是说让身体可以有18个小时不用(为了消化食物)工作。比如说,昨天我的最后一餐是7点,假设我是18/6(18个小时休息,6个小时用完两餐),那么,我今天的第一餐就落在今天中午1点,第二餐则会落在晚上7点。

这个饮食习惯,让我成功在2个月内减了9公斤。少吃,让头脑常保清醒。少吃,让荷包省下不少。而且,这种饮食习惯,并不需要你一直去计算到底吃进了多少卡路里,基本上你可以每餐都吃到饱(当然,最好还是避开糖和精制食品,因为这些食物只会增加身体的负担)。 而且它很有伸缩性,遇上节庆,我还是会和家人朋友吃喝。节庆过后,我就恢复这种饮食习惯,体重依然可以保持在理想的范围内。

除了饮食外,大多就要靠运动,也就是所谓的增加输出的卡路里。运动固然是好,但是如果要靠运动来减肥的话,那么必须要每天都大量的运动,至少3-4个小时。这对99%的人类来说是一大奢侈活动!

所以到最后最有效的,还是管住自己的口,管住用餐的时间。肥胖不是罪,但是肥胖以后,就会带来种种的慢性病。所以,还是别让自己胖啊!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上网搜寻Dr Jason Fung,或dietdoctor.com.

摄影:李嘉永(台湾)

《食言而肥》/李名冠(马来西亚)


鲁哀公从越国回来,郭重为哀公驾车,大夫季康子、孟武伯在五梧迎候。接着,鲁哀公在五梧宴请大夫们。孟武伯因为厌恶郭重,就一边敬酒,一边取笑说:“您怎么长得这么肥?” 鲁哀公听到了,挺生气的,便代替郭重答道:“食言多也,能无肥乎!”这句话反过来讽刺孟武伯惯于说话不算数,指责他“不肥而肥”,同时也为郭重缓颊,说郭重“肥而不肥”。

现代汉语把“肥胖”联用,肥与胖,其实还是有区别的。

肥,指含脂肪多,跟“瘦”相对。除“肥胖、减肥”外,一般不用于人,特指牲畜。肥,除了“利益”(例如‘分肥’)的意义之外,更指经由不正当的方式而富裕的行为(例如‘坑了集体,肥了自己’)。

胖,原念pàn,指古代祭祀用的半边牲肉。《仪礼·少牢馈食礼》:“司马升羊右胖。”按《说文·半部》:“胖,半体肉也。”右胖,即右半边的肉。而念pàng的胖则指人体内含脂肪多。至于“心广体胖”的“胖”念作pán, 出自《礼记·大学》“富润屋,德润身,心广体胖”的说法。《康熙字典》中朱熹注为“安舒也”。

就“肥”与“胖”意义上的对比来说,就像两个大圆圈,中间只有一点点的交集,然而其外延的意义褒贬立现。这犹如“美丽”与“漂亮”区别。我们说“姑娘很美丽”,也说“姑娘挺漂亮”,然而美丽是由内而外的,漂亮是指外在的妆扮。我们说“姑娘妆扮很漂亮”,却说“姑娘内心很美丽”。著名节目“最美乡村医生”、“最美留守教师”等,受访的主角们有些风霜满面,有些长得根本不漂亮,但他们的内心正是“最美的”。

说“该减肥了”,其实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大肥猪。你说,猪会减肥吗?它能减肥吗?

从语言,我们可以探索并感受意义的多变性、丰富性与文化底蕴。实证科学及科技领航的现代生活领域,人文学问不断“贬值”,只因赚不了几个钱,使得现代人活得越来越痛苦!

最可怕的,实证科学的思维方法不断膨胀,人文、社会及生活中太多太多不应该被“量化”的事物与感觉却彻底的套上“可衡量”的“框框”。爱情,最不可被量化。然而,在“高富帅”与“白富美”倍受追捧的今天,“我爱你”竟然可以用数据来评断——多少朵玫瑰?多少个亿?颜值多高?(一个‘值’字,可悲啊!)

再如婚庆喜宴的红包(份子钱),各地区有异,大家心照不宣的“奉行”所谓的“一般价”、“朋友价”或“哥儿铁杆价”。过年压岁钱,分三六九等;人情交往,有亲、疏或纯粹的“呵呵”。深情厚谊,只看酒席设在哪个档次的酒楼里;海誓山盟,但数兜里拥有多少金镶玉!

可悲啊!现代人!不少人不敢娶俄罗斯姑娘,只因婚前婚后“落差”太大,婚前是窈窕淑女,婚后迅速变成臃肿大妈。(请问你是买个婚姻过日子,还是爱一个人?)生活中的一切,都落入“量化”的框架里!我们也距离逍遥的庄子越来越远!

孔孟仁人的道德情怀里,肥与胖、高与矮、帅与挫、美与丑、善与恶等等,只有本质与精神上的判准,且别“食言而肥”,更重要的,是主体内心的敞亮展现,并不曾“量化”……

“喂!说你呐!别看左右,就是你!该减肥了!”——这是现代人过度“量化”的说词与异化!

摄影:Nick Wu(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