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和远方刍议/奉化.山人(中国)

追求有诗情画意的生活,应该是绝大多数人的价值观吧?可是现实生活往往与愿相勃,于是会引出一大堆诸如苟且和远方之类的咏叹。作为芸芸众生之一的在下,当然逃脱不了这一矛盾的怪圈。比如,退出光怪陆离的社会生活之后,原以为可以在田园或远方找一块乐土,过上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日子。殊不知“久入芝兰之室不知其香”,渐渐地,无边寞落降临周遭,甚至连与生俱来的咬文嚼字喜好也消磨殆尽了。怎么办?苟且吧,不甘!挣扎吧,徒劳!与三、两知己小聚吧,话题也愈见窄小;找网上爆料消遣吧,大多满纸荒唐言,空付出一把辛酸泪!倒是远方还有点吸引力,可人多的地方怕挤兑,人少的去处呢,导游又懒得带;终于挤进车水马龙的行列时,发现自已是那样的不合时宜,满脑子充斥着离群索居时的怀念;孑然孤行时,又觉满世界尽是空白!人啊,最难满足的是欲望,而欲望往往与生活现状相抵触,欲望愈大,失望愈多。看来,生活中要达到真纯、谐和、满足,恐怕只能清心寡欲了,而在充满浮躁的世界里,谁又能把持住欲望的不断滋生呢?

所以我是想明白了,随遇而安吧,且行且珍惜,过好每一天!

今天是中国旧历节气霜降,昨晚看过天气预报是有雨,可一睁眼却是遍地阳光,金晖满天。知足了,感恩母亲给了我顽强的生命力!

  • 摄影:林明辉(瑞典)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去一下远方回来/杨晓红(台湾)

去一下远方回来/杨晓红(台湾)

暂时把狗屁倒灶事情摆在一边,收拾心情,去听看名师经典。

司马谈步步为营用心栽培儿子,最后司马迁不负父望,忍辱负重把《史记》完成,流传后世。 历史学家吕世浩老师把《史记》里人物,讲得活灵活现,其中“圯上纳履”张良与老人之间,高手过招再过招,真是拍案叫绝。

中文系欧丽娟教授结合心理学,带大家入红学之门,到另一个人烟稀少的层次,去细细品尝经典中的魔鬼细节。“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个假在以言论自由的网路时代,更是俯拾皆是。

近日台北故宫,每十年一次大集合,展出北宋时期范宽<谿山行旅>、郭熙<早春图>以及李唐<万壑松风>经典画作。其中范爷的作品更是千年之遇。有许多专家学者介绍这三幅作品,教赏析解技巧,开眼界。绘画史上由盛唐时期,擅长人物风华刻画,到宋代对山水自然敬仰的观点演变,有如洗尽铅华后归于平静从容的生活态度,千百年后,至今依然适用。

名师分享,让我们有机会欣赏经典中的经典,古人的格局气魄,人物面貌百百种以及欣赏大自然泰然处之。从新探索、学习、省思、提醒自己…。

好吧好吧,该去缴交通罚单了。

  • 摄影:李嘉永(台湾)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彼得卡朗/廖天才(马来西亚)

彼得卡朗/廖天才(马来西亚)

第一次进到巴南内陆村落,就被悄似桃花源所描述的情景所感动。

桃花源是陶渊明想象出来的虚构乌托邦,而我接触的,是真实的存在。陶诗人所说的“土地平旷,屋舍俨然”,“良田,美池”,我看到。“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我看到。“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怡然自得”,更是亲身看到。我所体验的还多了诗句所没有出现的描述;重重的山峦、白雾绕林、白鹭飞掠大河、万蝉争鸣、蜂蝶飞舞。诗人的“童孺纵行歌,班白欢游诣”、“怡然有余乐,何于劳智慧”,在巴南这村落仍然看得到。

我想,只要远离政府所能管辖得到的地方,无论是什么年代,什么地域,生活就轻易回归自然,幸福愉快。

砂州巴南内陆原始森林面积之广,树种之多,散布着不同的民族,资源之丰富,绝对可以满足哪些对动植物学、民族学、人类学、或语言学有兴趣的人去做研究。

十年前,砂州政府想要迅速的经济发展而不顾这种天然的优势环境是否会被一夜间摧残。

话说十年前,砂拉越州政府突发奇想,计划要在公元2030年,把贫穷的砂拉越变成先进富有的州属。要拯救贫穷的砂州,方法很简单,就是搞吸引外资进来投资,叫投资家投资在各种大型巨型工业。大型巨型工业需消耗大量的电源,州政府计划先建设足够的水力发电站,以提供足够的电量给“想象中的投资家”。州政府于是计划多建12座大水坝,而接下来要建的水坝,地点就是巴南内陆。

计划中的巴南水坝,估计将会淹没400平方公里的森林土地,30个少数族群村落将会被迫搬迁,包括了加央、肯雅及本南这三个民族。

政府的计划被村民知道后,巴南内陆居民议论纷纷,不知如何是好。若是被迫搬迁,习俗地将会永远消失,赖以生存的森林资源将一去不复返。搬去新的移殖区,意味新的生活,一切都变得陌生,未来的日子会变成如何,是一个未知数。但眼前的美丽村落、河流、土地,肯定是要消失了。

砂州也有过为了未来建筑巨型水坝而逼迁内陆人的经验与历史,有鉴于被逼迁的村落人的痛苦经验,彼得卡朗(Peter Kallang)开始串联当地的几个少数族群非政府组织,发动一个保护森林、土地、环境、文化的反巨型水坝运动。

彼得卡朗是肯雅族,他的村落处于建议中水坝的下游,水坝建立与否,与他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考虑到水坝会长远地影响内陆族群习俗地与文化的冲击,他毅然领导少数族群非政府组织联盟,游说受水坝影响的村长,全力反对水坝计划。

之前砂州的几个水坝计划,州政府都是在没多大阻力下顺利完成的。这次的反水坝运动是否会成功,谁也说不准,但是彼得卡朗领导下的联盟,无论如何的艰辛,谁也没轻言放弃。他们深入内陆村落,收集反水坝签名、在城镇办示威活动、写信给各个州议员,要求对话、要求见首席部长、飞去吉隆坡见国会议员,要求关注内陆人的心声、要求西方学者前来做计划中水坝对环境、经济的破坏的评估报告。

彼得卡朗领导的联盟,凝聚的反对力量越来越大,巴南内陆选区的州议席和国会议席,执政党的获票率越来越低,加上砂州忽然更换了新的领导人,最终州政府决定把巴南水坝计划搁置下来,让反水坝运动成功。

四百多平方公里的森林、土地、河流、山峦被保留了下来,三四十个村落获得继续生活在原本的土地,每年圣诞节,村民继续在各自的村落欢腾庆祝。这,都要归功大家的努力奋斗,更要感谢作为原住民的彼得卡朗的带领做最大努力抗争,村落才有机会保留原状。

“理想”这首诗歌必需要以汗水血水来书写的时候,彼得卡朗没有选择在远处观望,而是投身进入战场。投入战争未必会胜利,但是不争就注定失败了。

今天是彼得卡朗所领导的《拯救砂州河流》联盟的成立十周年纪念日,我谨此寄上对他的领导的最大成功的祝贺。

P/s: 想要多些了解原住民当时的“抗战”状况,可以看这个视频。

或是放下,或是执迷/李黎(中国)

最近重看(听)金庸小说《白马啸西风》,感触不少,并且破除了我对于“远方”的执念。

这本书区别于金庸的其他小说,讲得更多的是“爱情”,而不是“侠义”。“虽然过得颠沛流离,但仍然很幸福”的金银小剑三娘子,等了十年仍然没有等来师妹回心转意的史仲骏,得不到就要毁掉的瓦耳拉齐,虽然“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的李文秀。每个人都执迷在爱情里,放不下,舍不掉。他们的诗和远方,最后可能都是悲剧一场。

他们可能没有想到,如果获得了所谓的爱情和远方,那又怎么样?过得也不过是寻常日子,每天都是无数的鸡毛蒜皮,争执和拌嘴,把远方变成了此时。

诗和远方,不过是理想中的生活,和幻想中的美丽乌托邦。

不过站在读者的角度上,我领悟到的是放下;李文秀所执念的那个儿童时期对自己友好过的少年,不过是她自己幻想中的样子,她执迷的是未选择到的另一种生活,不一定是这个少年本身。那么,有着杨柳、桃花、燕子、金鱼和英俊勇武的少年的江南,何尝不是更好的选择?

我在很久以前,很喜欢过一首诗,是戴望舒的《寻梦者》。

诗人要去寻梦,寻求“无价的珍宝”,过程很是艰辛,攀九年的冰山,航九年的瀚海,寻到一枚金色的贝,又在海水里养九年,在天水里养九年,历尽辛苦和磨难,最终

  • 当你鬓发斑斑了的时候,
  • 当你眼睛朦胧了的时候,
  • 金色的贝吐出桃色的珠。
  • 把桃色的珠放在你怀里,
  • 把桃色的珠放在你枕边,
  • 于是一个梦静静地升上来了。
  • 你的梦开出花来了,
  • 你的梦开出娇妍的花来了,
  • 在你已衰老了的时候。

寻求一生,在垂垂老矣时,得到了追求的结果。

这首诗是作者写给爱人的情诗,表达在爱情中的苦苦追求,以及希望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仍然能和爱人在一起的美好愿望。

以前觉得这首诗很美,给人生赋予了一层追求的意义,毕竟任何容易获得的东西,都不容易被珍惜,有个可以长期追求的目标,也是非常好的。

不过站在现在的角度来看,苦苦追求一辈子,去寻找一个结果,有意义吗?

当下的我更在意此时、此刻的感受,不想再去苦追远方和未来的某个结果。可能之前(甚至现在)我会特别特别想逃开当下的生活,去远方,去高山、去草原,去《呼啸山庄》里的苏格兰北部看荒原,去边疆金色的深秋看黄叶,去大草原上骑马。但当下,我想珍惜,珍惜和父母、孩子在一起的每一个片段,小区里掉落的红叶,西湖边的残荷,琐碎的家务时间和慵懒的午后片刻。

珍惜当下,才能寻常心看待远方。不然到了远方,发现不过又是失望一场。寻来寻去,究竟寻的是什么呢?

  •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诗与远方/江扬(中国)

诗与远方/江扬(中国)

互联网上知识考古,走红中文网络的“诗与远方”来自于游走各大综艺的知名媒体人高晓松。据高晓松自己在母亲著述的序中所述:“妈妈从小告诉我们的许多话里,迄今最真切的一句就是:这世界不只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其实诗就是你心灵的最远处。”也就是说,这句话高晓松得自家训。但高母张克群接受采访时候却说:“我可能说得没有这么诗意,是被高晓松加工了,他是诗人。”按说高晓松家世显赫,爷爷外公不乏院士校长,无须这句家训来贴金。倒是多年后高晓松的文采,让老高家又在大众视野里风光了一把。

细究“诗与远方”这个短语结构,其流行一方面来自于其非对称结构,形成略带不羁的诗的韵律,若是换一个“理想与彼岸”之类的对称表达则相形见绌;另一方面,“诗”与“远方”各自构成了理想乌托邦的意境,并列呈置,双双击中了都市年轻人对于都市陈俗的厌恶与对田野乡间的渴望,正是这恰到好处的不俗不雅引致了广泛的传播。相比之下,高晓松以此为主题创作的歌曲《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即使有许巍助阵,即使有旋律帮忙,也远不及“诗与远方”这四个字自带的话题影响。高晓松为了通俗的押韵,生生在后面加了一个“田野”——“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过于工整,却破坏了原先的诗意。大众审美自有其逻辑,过度追求朗朗上口反倒阻碍了传播。

诗与远方背后的逻辑是去远方寻找诗情画意,以摆脱当下的种种不堪。这当然很有诱惑力,尤其是对于不谙世事“没去过远方”的年轻人来说。中国语境下,这样的远方就是新疆与西藏。于是,短视频直播的风口下,无论白天黑夜,打开抖音你都能刷到向拉萨进发的年轻人——七八自驾,十多骑行,百来步行,恍如八仙过海。相同的是他们都在贩卖着远方的情怀,让陷在都市无法远行的手机前的你我蠢蠢不已。然而,如果当我们细看远方的另一面——从进藏山路上遍布的恶劣气候与险恶人心,淳朴的藏民时不时暴露出的狡黠与世故,直至珠穆朗玛山头上令人胆寒的粪便垃圾与不腐尸体,你会幡然醒悟,彼岸跟此岸一样一地鸡毛。霎那间,“唐僧见如来都不得不交人事”、“希腊诸神的勾心斗角”、“三十岁之前相信共产主义是浪漫,三十岁之后还相信共产主义是愚蠢”这类的暗黑典故都一股脑地涌了出来。

人间清醒的高晓松自己早就过了这个坎儿。他从小远离家中学术渊源,混迹过音乐圈,也拍过电影,后经酒驾牢狱之灾,反倒借势翻红,一边叫喊着“诗与远方”一边猛扎进大众娱乐,被调侃为“对懂文学的人讲历史,对懂历史的人讲艺术,对懂艺术的人讲哲学,对懂哲学的人讲经济,对懂经济的人讲文学”,语不惊人死不休,大出了几年风头,直到近年受阿里动荡牵连与反智舆情侵袭,声势才不复如前。即便如此,他仍然风月浮沉,忍去远方。因为他深知,远方只可远观,若你真到了远方,远方成了近处,诗意就消失不见了。但他也许自己都没意识到,不管身处何方,诗意就来自于他喊出“诗与远方”的那一刻。无论他后来利用这个修辞换取了多少利益,在那一刻他像孩子一般真诚。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海德格尔不断辩证着诗意栖居就是此在。语言如何修辞并不重要,人们需要借助它唤醒心底的诗意。摄影:周丽雯(澳洲)

主题:诗和远方

上一篇文章链接:诗和时间远方/公羊(马来西亚)

诗和时间远方/公羊(马来西亚)

女儿不知何时有了高尚情操,竟然读《唐诗三百首》。手上拿着书本,用心读着,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管,仿佛身历其境,享受诗中的乐趣与美。她那不多得的认真还真额外传神。

突然女儿说,如果这世上只能复活一个人,她一定会复活李白。说时脸上还带着沮丧的样子。

我想你这女儿啊,读就读啊,怎么还想见李白?人家可是唐朝著名诗人呢!

我问,怎么就只想复活李白?你那么倾慕他吗?我想看看他能记得自己的多少首诗?老师叫我们背诗,这么多!太过分了!女儿激动地回答。

哦!原来这就是想见李白的原因!打算质问他写那么多就是要后人背啊?女儿的心情难以恢复过来。别说沉溺于诗情画意,即使现在有个泳池她也没心情跳下去。

好吧!为了安慰她,我说,听说诗人都不得好死。

女儿好奇起来。我继续说,听说李白是喝醉酒失足跌进河里溺死的。杜甫则是饱死的。

女儿问,我只听过饿死,怎么会有饱死的呢?

我说,杜甫几天没吃饭,突然有人请他吃饭,就不停地吃吃吃吃吃,结果吃太饱就饱死了。

女儿听了后笑了起来。然后又问,听说李白是在船上不小心跌进河溺死的。

跌进河当然是不小心的咯,难道还会是故意的?可能也是醉了不小心跌进河里溺死的。不管怎么样都是在河里死,而且他应该不会游泳。

女儿这回大笑了,心情似乎好了起来。

可怜两位唐朝著名大诗人无端端被我们两父女消费了。我也不过是不知从哪个老师听到的说法,现在只是把这说法传下去罢了。

片刻,女儿突然吟起诗来,“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这不是李白的诗啊!我说。

没关系,反正他们都已经是非生物了。女儿想也不想的回答。

啊!你也让我觉得你太有才了。佩服!佩服!

从“地砖”到“密铺”/#咯特佩(马来西亚)

今天,我们来讨论关于“地砖”这问题。事情是这样的,我前一阵子因工作出差,离家好几个月,回来发现家中院子杂草一堆,费了很大功夫清理,所以寻思着要么买些地砖来铺满整个长方形的后院。首先,大家来说说可以用什么形状的地砖来铺这院子?如果只能用同一种形状的地砖,请画出来展示给我看应该怎么达成密铺效果?

       什么是密铺?简单来说,就是把一些较小的地砖填满一个较大的空间而不留任何空隙。让我看看大家的作品,嗯,有小长方形、正方形、三角形、菱形……大家可曾想过蜂窝?蜂窝是什么形状组成?还有乌龟壳是由什么形状密铺而成?

       接着,我们来看看一些伊斯兰教建筑的地砖由几何图形组成的示例,请说出你的感觉?漂亮吗?很有规律?有立体感?让你联想到星星和月亮?那么,请大家发挥想象力和创意,开始设计一款你的专属地砖,可以由不同形状的地砖组成,但必须得密铺一个长方形的院子。

       大家在设计地砖的同时,请想想这地砖能有什么功能?防滑吗?可以取暖?为什么要取暖功能?大家可把想到的都写在我刚发下去的纸上,大家完成后可以先录制一个5分钟的视频发送给我。我们下周会有一个地砖设计发布会,到时会有嘉宾前来评审大家的作品。

什么?我离题了?不好意思,今天的主题是诗与远方……那好吧!大家请用“地砖”来写一首诗,明天在班上吟诗。华语、英语或马来语都行,下课!

后记:九月中加入了一个Project Based Learning(PBL)的学习群,让我感受到跨学科及脑洞大开的教学模式,而现下(政府)学校以学科类划分的教学方式似乎显得无趣及毫无交集可言。教育部在宣布废除小六检定考试的当儿,是否也要探讨及提出未来学校的教学模式及评估方式指南?

关于密铺,有兴趣者可浏览: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F%86%E9%8B%AA

  • 摄影:咯特佩(马来西亚)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给职场上的你/陈保伶(马来西亚)

给职场上的你/陈保伶(马来西亚)

人的一生摆脱不了苟且,除非你一出世就拥有心明眼亮的心,或者你拥有一世不了解人类的思维。人生和苟且就是长久的纠缠,听起来很消极。

在职场上,往往会出现一些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同事;除了积极讨好上司之外,再不然就是刁难其他同事来证明自己的聪明。遇到这种同事而不幸被他贬低时,在这千万不愿意的情况下,你还是会努力去改善、去寻找生存的空间。就算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你还是会对着电脑积极回复电邮,因为你不想这些事干扰了明天的记录。然而,这些付出间接地影响了生活,影响了你维持亲子和家人关系的时间。

某个部门或同事得了上司的赞赏,你顿时又感到不安,也许也感到自己被遗弃了。带着极度消极和落寞心情回家,桌上的菜肴无法引起你的注意力,孩子的欢呼声可能已成为耳里的吵杂声,很烦嘢! 可以静一静吗?我工作了整天,你们可以体谅和让我冷静吗?你整天在家都无所事事,可以上进点吗?

听说高层要对组织结构做一些改善,糟了!x君将会是我的新上司吗?之前和他有很多误会和摩擦,那么我接下来的日子不是很惨吗?什么?迟我加入队伍的林某将会升职带领那个部门?糟!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处理往后的日子?

潇洒说摆脱人生的苟且何不容易?但困在其中还与五斗米纠结时,你又会做出什么的抉择?

重点不在眼前的苟且,也不在诗和远方/周嘉惠(马来西亚)

《学文集》草创期曾经每个月都有一篇《回顾与展望》,谈谈当月以及来月的主题。这个做法由来有自,可以追溯到中学时代李运松老师的华文课。李老师当时每年的第一篇作文题目必是《回顾与展望》,我连续写了两年。在匆匆忙忙的生活中,适时停下脚步,总结过去,展望未来,我一直认为是个很好的习惯。后来因为忙不过来,这个传统没有在《学文集》延续下去,心里是有点惋惜的。

“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第一次听到高晓松的这名句还是出自浙江大学的导师之口,可见它曾经引起许多人的共鸣。这名句和“回顾与展望”的路数不同。前者把个人感受放在“现在——未来”的天平上称重,后者则是在分析、计划“过去——未来”。没错高晓松的名句的确能够激发人的浪漫情怀,但我天生就不是个纯粹的感性动物,效果不一样。

当年爱死了鹿桥写的《人子》,书中那句“他不愿完全地变成一个理智的人,因为他舍不得整个放弃幻想”,那可真是说到心坎里去了。自己“收集”的两张工科文凭,两张文科文凭,也很好地说明了个人一直试图平衡理智和理想的努力。做人就该在理性与感性之间走出一个中庸之道,可不是吗?

都说计划赶不上变化,然而,面对未来即使没有带上一整套画好的蓝图,心中起码得有一个大致的方向,日子才不至于过得以“离谱”告终。假如人生无法完全抹杀“离谱”结局的可能性,这个几率也必须被压得最低。电影、小说提供了许许多多任何人都不会希望经历的可能结局,完全可以引以为鉴。日子怎么能够过得太随心所欲,只顾浪漫,不顾现实呢?反过来说,只顾现实,不具任何情怀的生活,又值得我们去过吗?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日子该怎么过呢?

美国里根总统的卸任演讲当年我在电视现场直播中完整听完。他说了很多,但是多年来一直在脑中回荡的只有临结束的一句:“All in all, not bad, not bad at all.”(总的来说,还不错,真的不错。)

对我来说,生命不只是眼前的苟且,也不是诗和远方,而是当你来到曲终人散的时刻,在剔除所有芝麻绿豆小事之后,还能够总结出一句:All in all, not bad, not bad at all。这才是重点。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趋光的心/何奚(马来西亚)

趋光的心/何奚(马来西亚)

满足于现状的人很容易被戴上“不思进取”的帽子,而不满现实的人彷佛除了更符合社会标准,同时也占据社会多数。

为什么?

安于现状不见得就等同不思进取,只不过在谋求进取的过程中有更多更周全的考虑而已。好比一个儿童对现状很满意,那就说明他不会成长吗?不是的,从容的步伐和匆忙的步伐,区别只在情绪的波动、心跳的速度,后者只关注目的,前者还在过程中细细品尝其中的酸甜苦辣。而且,不论采取什么样的步伐,时间都一样自然而然地推动成长。

现实可以很不堪,但也不一定就只能很不堪。除了取决于心态,也看你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来应对。俗话说:“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一般人在日常生活中面对的难堪,十之八九无关原则,纯属意气之争。有位朋友开车技术不行,停个车搞得满头大汗也无法成功,被堵在后面的司机忍不住跑前来质问:“你到底会不会开车?”答案是:“不好意思啊!不会。”结果人家还帮忙把车停好,这算不算是化干戈为玉帛?勉强能算吧?

我的意思是,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老是抱着受害者心态看待世界,那就不至于感觉眼前生活过得太苟且了。当然,如果你处于一种伦理的选择之中,像吴三桂那般必须在汉奸和卖国贼之间二选一,或者被迫在忠和孝之间做一个选择,那又另当别论。伦理的选择不能用苟且来形容,因为结局只能是悲剧,没有其他出路。

那么,为什么大家还是在汲汲渴望着各自的“诗和远方”?我想,这是人性中一种天生的趋光性。现在不怎么样,希望以后变好;现在好,希望他日更好。一颗趋光的心并不说明人心不足,追求美好没什么不对。生活的过程固然重要,但也必须先有美好明确的目的地,然后才有过程可言啊!

如果用平常心对待,生活很多时候并没有那么“苟且”。假设环境实在过于不友善,想办法换个环境吧!“山不转路转,境不转心转”,总有出路。过好每天的日常,记挂着更美好的未来,现实并没那么让人难受。

  •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一切在心中/棋子(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