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都要姓蒋?》/周嘉惠

大选评论又一篇,有兴趣就看看。

P/s. 这一篇文章是专为公务员写的,请读者们转发给身旁的公务员看。谢谢!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80418/【弹剑论政】总统都要姓蒋周嘉惠/

Advertisements

《你为什么在抓头?》/练鱼(马来西亚)


“你为什么在抓头?”

“在想这个月的文章内容……”

“题目是什么呀?”“性别,Gender。”

“Wow,这个题目很dry 哦!”

“我也有同感,所以一直没有灵感,不知该如何下手。懊恼死了。”

“上次你不是读了一本写很多女孩子的故事的书?你写书里面那些男孩子女孩子的遭遇,会不会有趣呢?”“哪本呀?”

“有红色硬盒子装着的那一套。”

“写论文咩?那是一部大书!要有一定的功夫才能下笔,我自认功力尚浅,无法胜任。”

“哎呀,那我问你,男女主角最后的结果怎样?”

“男一和女一乃青梅竹马,私下相互认定;可最后男一却娶了女二,女一伤心欲绝,哭死了。”

“如果这个tragedy放到现在,你觉得女主角会死吗?”

“假设性问题,很难判断。不过不死的可能性比较大吧?现代的女生接触人比较多,常言道:青山依旧绿水长流。死了一了百了,不死的话,还有无限可能呢!”

“在旧时代,无论东方西方,女生都是比较弱。”

“对对。”

“你看,如果你照着这样子写下去,就可以把你的article交上去啦。”

“你想得美,版主才不会轻易接受这种‘交差文章’。我们要文以载道,要有良心,要用心。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很麻烦呢!刚才的什么男一女一的,他们叫什么名字呀?”

“贾宝玉and林黛玉。”

“你不是说过还有其他四本同样有名的古代小说吗?依照同样的方法,应该就可以继续写你的article呀!”

“总共才四部,除了刚刚提到的〈红楼梦〉外,其他的是〈三国〉、〈水浒〉和〈西游记〉。但是这三部又会和性别有什么瓜葛呢?”

“OK。你想想,那本骑马打仗的书,有什么女主角吗?”

“想想好像没有……呃……貂蝉啦、大乔小乔啦、刘备的老婆啦……。没了,想不起其他的了。”

“想不起名字的不算重要人物,所以只有貂蝉啦和大乔小乔啦两个女主角?”

“貂蝉、大乔和小乔三个。我想她们也算不上女主角吧。”

“那本〈水浒〉呢?有女主角吗?”

“〈水浒传〉别提,一班臭男人流大汗在喝酒打架、杀人放火,只有几个女生过场跑龙套,完全没有什么存在感。”

“最后那本〈西游记〉呢?有没有女主角?”

“哈哈,一个人和几只妖怪旅行,哪有什么女主角?主角就是那位和尚和一只猪、一只猴子、一条鱼精。”

“完全没有女生?”

“想想还是有的啦,有白骨精、蜘蛛精、女儿国…”

“女的都是妖怪?”

“也对,女的都是妖怪。嗯,这个有趣,好像可以发挥一下。”

“所以,你顺着这样子写下去,就可以交article啦。”

“哇塞,今天如此好呀你,谢谢啦!”

“没事的,记得问那个赶蚊子的肥皂,家里的好像没什么效果了。”

“…….”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释爱》/李光柱(中国)


1. 人无法旁观完美。追求完美的人,志在成为完美的一部分。他是这个世界达到完美的最后一个障碍。只要他被消灭,世界立刻成为完美。

2. 恋爱考验人的勇敢。失恋更是如此。恋爱让人体验合一、整全。失恋让你直面自己的残缺,看到真实的自己。爱情使人意识到自己全部的缺点。失恋使人再也无法忘记这些缺点。从此你将与一个充满缺点的自己一起生活。

3. 老人的耳朵里响着各种各样的声音,那是他年轻时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有过的想法。人都会带着一个疑问死去。你无法带着所有的疑问死去,在最后关头你只能选择一个。一生的功劳、罪恶,最终化为这一个疑问。然后蝉蜕于浊秽。

4. 虽然你热爱某个人,但你隐约觉得你爱的是别的什么东西。

5. 爱让人仿佛忘记全世界,眼中只有你爱的对象。而这最接近神圣的巅峰体验。爱之所以美好,没有别的原因,仅仅是因为这种感觉上的相似。

6. 之所以有这种痛苦的感觉是因为我仿佛从你那里偷走了什么,偷走了你的一部分。因此我感到愧疚。

7. 恋爱的步骤如下:迷失自己,模仿爱的对象,爱自己,远离爱的对象。

8. 爱如同失血,你感觉生命源源不断地流出去,却得不到补给。

9. 有些人,如果你没有爱上她,就可以跟她成为很好的朋友。被占有的类似于下棋的笨蛋,总是被逼到角落里才认输。

10. 我还没有建立起自己的生活。恋爱一方面考验的是自己对自己缺陷的认识程度,另一方面,外在的方面,考察的是自己建立自己生活的程度。如果这两者都没有及格,那么,恋爱和婚姻必定会遭遇挫折,粉碎两个人的生活。

11. 爱所谓的匮乏,是自卑和懒惰。匮乏是自身缺陷在他人身上获得满足。

12. 现实中的和尚没有小人书上那么可爱。

13. 动物因为环境险恶,要马上搞在一起。用不到表白。表白是神借人的口说过的唯一的话。

14. 错误无法变为正确。你若执着地喜欢着那些不可能喜欢你的人,你就终生孤独。

15. 人们追求的亲密关系意味着没有裂缝的世界。所有人都渴望一种亲密关系。

16. 爱像真空,人在真空中完全暴露自己的形态。

17. 最最悲伤的歌才能让我静下心来。如果能找到更悲伤的事做,爱情就无人问津。

18. 除了第一个男人之外,男人从来没有生活在世界上。

19. 每个人心都是一本书,有多少页,自己也不清楚。什么时候翻到哪一页,也不知道,但肯定有一页上写着爱。

20. 我们总是爱上比自己更多虚拟的人。

21. 爱的特点在于它只有一个人才可以完成。

22. 过了追求爱的年纪就去追求美。

23. 人生来只是一具标本。遇到爱情才活过来。要是永远遇不到爱情,就不能体会死亡的滋味。

24. 比如爱情,人们认为没有什么不可能。但哲学的顿悟在于,你会认识到在某种情况下爱情绝不可能。

25. 故事里的人,有了爱情,就不会变坏。

26. 人是旋转的磁铁,只要停下来就可以。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性别发展简史》/近乎妖精(马来西亚)


当造物者在造人时,可能出于一时贪玩,也可能有其他原因,老人家觉得除了高矮、美丑、胖瘦等差异之外,人类还应该再加上性别。后来出了个叫尼采的嫖客,他因为得了梅毒而生闷气,心想上帝既然全知全能,那梅毒很明显就是上帝对自己施放的生物武器,一气之下当众宣布:“上帝死了!”

上帝死了没,我们不知道。我们知道的是,整容医师出现了。从此,高矮、美丑、胖瘦的界限模糊了,甚至性别也变得可以商量了。在以前,性格上再怎么娘娘腔或男人婆的人,生理上的区别还是不容否认的,即便那少数去练“葵花宝典”神功的武林高手和入宫当公公的太监,“举刀成一快”之后,充其量也只是变得阴阳怪气,好像还不算是真的换了性别。然而,现代医术在“进步”和“变态”两头马车带领下迅速发展,如今变性好像已经不是随便拿菜刀一剁就了事那么干脆利落,具体详情坦白说我也不太清楚,据说重点是眼见已不足为凭了。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即使仅仅有细微的不同,性别差异最初总是有迹可寻的。今天,如果还对探讨女性主义兴致勃勃,那么,是不是也该有谁来关心一下变性人视角下的观点呢?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女儿也很好》/驴子(马来西亚)


母亲只生了我们三个女儿。家里只有父亲一个男人,父亲又是一个性情温和的人,因此,我们家里大事小事皆由女人作主。母亲的性格有些好强,除非情非得已不喜求助于人,父亲的能力又有限,所以母亲便得“训练”女儿们能抬能扛。每次家里的家具要搬移,四个女人用点智力和出尽喝奶之力,联手来把家具搬动。若实在无能为力,才请求亲朋戚友的男丁来帮忙。

成长环境使然吧,我们三姐妹的性格都是大喇喇,不拘小节,欠缺女人味。我们也不觉得什么事情是必须分男分女去做。不过,小时候我是挺羡慕人家有哥哥或弟弟的,常觉得家里多个男儿就多个力量。后来,从朋友的口中听闻好些家庭纠纷的根源,十之八九都离不开家里“重男轻女”、“父母偏宠某个孩子”的想法所造成的。我方始释怀,家人相互体谅、和睦共处才是家庭幸福之道。绝对不要迷信“生个儿子老来有人来送终”这种歪理。

几年前,父亲去世了,我们到律师楼询问父亲的遗产分配事项。父亲的遗产不多,律师说:“您的父亲只有女儿吗?那事情可好办了,就你们自己谈妥就行了。”你说,家里只是女儿是不是很好?多省事!

摄影:林明辉(瑞典)

《不可思议的女装》/林高树(马来西亚)


以前总觉得报纸上报道的欧洲时装秀很不可思议,虽然有时候还算正常,另一些时候那些穿在模特儿身上的所谓当季服装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又是水果,又是巧克力的,披挂一身,穿的到底是衣服,还是餐桌?

有一种东西叫leggings,中文翻译成打底裤。在网上可以看到西方人也不时为这玩艺争论不休,有人认为那是裤子,也有人认为不是。持反对意见者,觉得打底裤和内裤没什么两样,你会觉得穿内裤上街合适吗?你不觉得自己的大屁股有毁市容吗?打底裤拥趸则坚持认为,觉得不合适,就别盯着看,望别一边去!

上大学时曾经有一位女同学穿打底裤去学校。我们在此就不评论个人审美观的差异,当时我担心的是这么紧的打底裤就不怕瞬间爆开吗?厂家有提供“绝不爆炸”的担保吗?同样一位同学,她还有一件很让我崩溃的牛仔裤,紧得简直无法想象她到底是怎么挤进去的?我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佩服同学穿衣服的特技,还是勇气?不过天地良心,真的十分佩服!

家里除了老婆还有两个女儿,算得上阴盛阳衰。这种情况对我个人其实是很涨见识的,特别是在服装方面。打从女儿还是婴儿时我就搞不懂那些衣服是怎么回事?老婆大人的衣服也一样,且不说好看不好看,每次晒衣服时就会发现,有好多衣服我居然连是正面还是反面、是上半身还是下半身,翻来覆去都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

女儿小时候为她们换衣服就会被考倒!我是真的搞不懂啊!哎!反正头和四肢总是得露在衣服外面的,那见到空隙就把手脚穿过去,应该错不到哪里去吧?嗯……,虽然逻辑基本正确,但其实还是可以错得很离谱的:好几次把女儿穿成美人鱼的模样,两只脚都挤进同一个裤管了。

女儿只顾哈哈哈狂笑!一点气质也没有,这副德性一定是从妈妈那里遗传的。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