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的公义〉/江扬(中国)


科举制被认为是中国漫长封建历史中为数不多的具有先进性的亮点。它为寒门学子留下了一条缝隙,看到了一点上升通道的曙光。这也让相当一部分既不甘宗教麻醉又对残酷的社会现实不满的人不至于揭竿起义,而是老老实实地做个顺民,按着既有规则慢慢爬,期盼着哪一天就能鲤鱼跃龙门。这样的社会阶层流动在动荡的民国时期以及混乱的社会主义前三十年中断,而在1977年之后以高考名义重新恢复,延续至今。对于普罗大众来说,这是相对最公平的做法。如果说民主选举是最不坏的政治制度,那么高考则是最不坏的选拔制度。

当然,恐怕没有人会认为这样的统一选拔能代表绝对公平。且不说“一考定终身”的偶然性带来的不确定,也不说应试教育的僵化与局限——在今天的时代背景下,高考越来越明显的弊端来自于考生原生家庭的贫富差距。在高考诞生的四十年前,中国社会相对低的基尼系数使得所有考生的背景基本相近,考试前的基础也大致相同,因此统一培训后的统一测试,才能构成这个“相对最公平”的全国选拔。而在今天,导致考生相似背景与相近基础的社会条件已然瓦解,中国社会悬殊的贫富差距直接反映在青少年的成长教育上。家庭间的财富相差有多大,各考生所能获得的培训资源就有多不同。如此再把他们都放在同一个高考的标准下进行比较,那么其无论结果如何,都是结构性不平等的注脚。

有鉴于此,又出现了平衡高考局限性的各种举措。在过去,有统一的为少数民族、烈士遗属、体育特长、残障人士等特殊人群的加分设置,以及各省自主命题的举措等;现在,则试图引入西方的高校自主招生的制度,由各个学校来自己来决定各自的选拔标准。这些拨乱反正的做法在理想状态下当然是对结构性历史性不平等有效平衡,但问题是血淋淋的现实从来都拒绝理想的召唤。中国社会的腐败癌症自不必提,生于斯的各高校自然难以独善其身,招生腐败的新闻历来屡见不鲜。即便是在权力运作较为制衡的美国,近几年屡屡爆出的金钱开路的名校招生丑闻也让人对于自主招生的做法重新审视。如果平衡结构性不平等的举措换来的是更加深重的不平等,那么是否还不如维持现状呢。

问题的根本在于,曾经被期待可以增加社会阶层流动性并改变社会不平等状态的教育已经变质了。无论中西,所谓最热门的专业——金融、法律、医学——无非就是最赚钱的专业。大学成了资本的名利场,诸多名牌大学的运作资金远超一般社会机构;教授化身为老板,那么校长起码也得是董事长了。当普通人不能再指望教育可以提供上升通道改变个人命运,那么无论是科举制还是高考都已经名存实亡。布衣之怒或许不过“免冠徒跣,以头抢地”,但长此以往,社会内部累积的压力找不到合适渠道释放,终将导致畸形的社会形态。难不成,要让所有人都吃斋念佛,修身养性,重新找回宗教的药效么?

摄影:李嘉永(台湾)

Advertisements

〈烤式批判〉/刘明星(马来西亚)

oznor_vivid


如题。拷问的不是烤红薯或者烤肉串,铐着的是各生员半世人的试炼。不是做生不如做熟吗?那么,是不是也考生不如考熟呢?

据老师说,科举制度是考试的滥觞。那是对于举荐的凭据过于轻率,单单是官员的一面之词不足以担保另一个人可以负起管理公家工作的责任,科举似乎起于千余年前华夏的魏晋时期。科举的终结就比较明朗,是百余年前的晚清。

有那么多年的历史,里面的演变当然并不单纯,三言两语说不清楚的事就不勉强去硬硬用一两句话概括了。那些乡试殿试里的种种戏剧渲染,也不必在一篇小品文里较真。

就说说大马今年始废除了小学低年级考试好了。我个人支持结束这种过早训练分数主义的做法,半年过去,访问一两个家长,似乎也不见得有很大的反对声浪。话说是为了快乐学习。能寓快乐于学习,当然也不见得是坏事。但,今天在社交媒体却看到有以平成废物批判了降低学习要求,说以快乐作为目标并不可取。那么,用课堂评估,不分名次,取消从小就竞争的注重快乐学习是不是制造废物的温床?

让我另外提问:小学教游泳可不可行?要求大酒店腾出泳池是馊主意不在话下,但每间学校挖一个泳池不用说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为什么不借助大自然呢?毕竟游泳不是课室里的活动,而且,夺命的往往是对自然的敬畏不足,我国没有半个州是没有海岸线的,即使没有湖,也有河流或池塘。不用说,出于安全考量,以及划一课程的难度,这样的提议也只能被归类为馊主意的。何况,这对旱鸭子是不合理的要求嘛。但是,据知有北欧国家已经实行了,只我不知道如何评估这求生的技能之一。

其实,我觉得以考核来决定未必能确保学习能够成功,但至少提供了一条人人可以参加的评估途径。只是,不一定是学习数理化或者德智体群美的分门别类。为了激发人生的可能创作性,何不鼓励从小学习自我评估,让学生学习如何决定人生的大方向,而不是一味的读写算?

这些惊世骇俗的意见当然是抛砖引玉的企图,看官不必过度诠释,只要能有一丁点的启发,最好是互相有所讨论,那么我的假批判就达标了。

摄影:黄艺畅(中国)

〈如何出一份好的试卷?〉/徐嘉亮(马来西亚)


小弟曾经在监考时,见识过无数的作弊方式。有的写在衣袖,有的写在大腿内侧,有的通过“高端科技”让同伙们给他们传答案,有的则请枪手;总而言之,林林总总的方法,层出不穷,令人防不胜防。今天,让我们来探讨问题的根源。首先,我们并不否认学生谋求捷径的心态,但小弟认为主要的因素还是来自于老师的教学态度和试卷的问题层次。

各位,求学的目的在于让学子们掌握某些专业技能,懂得思考与解决难题,以及懂得做人的道理和如何与人相处。可惜的是,今天大部分的老师都以“背多分”的方式教导孩子,甚至校内校外都可以常见一些打着“可以让你考上多少科优等”旗号的讲座。试想想,如果老师们不给“贴士”(tips),学生又怎能准备小抄,在考试中派上用场呢?小弟常常让学生们“拿考卷回家作答”(Bring Home Test)。学生起初的反应是雀跃万分,以为能够抄出个“A”来。做完整份考卷后,他们却纷纷投诉为何连“Mr. Google”也帮不到他们。当然,每个学生的考卷都有微小的不一样,谁只是抄录而不审题的,只能捧着一个大鸭蛋。

根据教育心理学家,本杰明-布伦博士(Dr. Benjamin Bloom)在1956年发表的布伦分类法,人类的思考技能分为六个层次。当中最初级的是记忆(Remembering),接着是明白(Understanding)、应用(Applying)、分析(Analysing)、评测(Evaluation)和创造(Creation)。看官们,一份好的试卷,20%的题目应该由最初级的记忆和明白组成,剩余的80%考题应该由四个高层次思考技能平分。试问当学生拿到了类似的考卷,他能够偷看小抄吗?(唯一的例外是老师泄题。)

那么,现在就让我们以大家熟悉的“光合作用”,通过布伦分类法出题吧!
1. 记忆 – 什么是光合作用?或是请列出光合作用的每一个步骤。
2. 明白 – 为什么植物需要进行光合作用?
3. 应用 – 通过控制紫外线能源的强度,我们如何能够让龙珠果长得更甜,更大个?
4. 分析 – 根据以下的图表,为什么植物A会比植物B长得更茂盛?
5. 评测 – 假如最近常下雨,你如何能让果园里的木瓜保持一样的甜度?
6. 创造 –请根据叶绿素在光合作用下的功能,研发出更高效率的人造太阳能电池。

各位,考试的目的是要测试应考生的思维能力。以上高层次思考技能的题目会让我们的孩子成为“背多分”吗?学习的成果其实取决于学习的目的及我们所付出的努力。让我们改变填鸭式的教学方法,以便培育出有思考能力,将公义及敢于承担社会责任的下一代!

摄影:李嘉永(台湾)

〈婆孙的高考态度〉/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高考把外孙送到一个大学中文系老师的外婆这里来了。外婆是个文艺理论专业的老师,都退休十年了,对当前变化多端的高考一窍不通。但是有碍于一颗虚荣心,还是应承下来了。

外婆很认真地首先武装自己,在网上查阅时下的高考复习状况。哎,有一天突然跳出来一个学霸网,说那里是高考辅导网,辅导老师都是名校的博士生、硕士生,身经百战的考试勇士,并且一期一期地发出辅导老师和被辅导学生的微信对话,内容是辅导后在模考中提高了多少分、多少分。外婆动心了,告诉外孙说要给他买下一个语文辅导课程。外孙连连拒绝,对外婆说:他们的辅导,就是自己学校老师手里的那一套。老人真的很好骗。看看学霸网的一个个对话,而且他们还承诺会给最新的押题卷,外婆还是花了一千多元钱,买了12堂语文复习课。外孙第一时间就联系这个学霸网,要求退钱。学霸网真的是学霸网,钱到了他们的嘴里,还会吐出来?无果,只能作罢,本来就是骗钱的霸网!

这个外孙还真很孝顺,耐心地陪外婆听电脑上学霸网提供的PPT辅导课。PPT中黑板前出现的老师是个女士,硕士生,但令人失望,是个没有颜值且脸部肌肉僵化,没有任何表情的女士,更致命的是个没有教学魅力,只是挥着有点肥肥的手臂,拿着一根棒棒,划上划下地照着PPT上显示的提纲挈领读讲一遍的胖脸姑娘。她读的全是已经写出来的条条框框,讲的是从概念到概念的解释,没有生动易记的实例。这种辅导课真的乏味、与学生之间没有任何有机的联系,实在无用。

但是外婆还不死心,因为学霸网的联系老师说五月份还会给她传送押题卷,那个联系老师还信誓旦旦地说,高考试点的省市语文试题也是能押到的,外婆还真相信他们是有诚信的、是认真的,因为是名大学的博士、硕士生啊。等着等着,到了五月下旬,押题卷还没来,外婆催了后才传过来历年的一家高中的期末试卷,说押题卷还要用钱买,如果再买一个课程才有押题卷。言下之意,还得出一千多元才能得到他们的试卷。真是层层盘剥、编着法儿赚钱。外婆长叹一声:昔日的清水衙门啊,什么时候连堂堂博士生和硕士生们都变得那么会钻钱眼了?还是名校呢!

外孙拼命地安慰外婆说,算了,就当是以后不再上当受骗的学费,再说,我到你这里复习,不是为了高考,靠现在复习提高分数,已经来不及了。到外婆家来是为了有个人文氛围的古文复习环境。外孙很会说话,把外婆比拟为有人文氛围的环境,说,只要你坐在我身边听我读古文、背古文就行。外婆心里乐啊,老了老了又老了,还是有存在的价值。

外孙是住校生,每个星期五从学校直接到外婆家。这时外婆肯定在做晚饭。外孙书包一扔就打开电视机,看《灌篮高手》,这是多老的电视剧!外婆问他,没看过?外孙说,没有全看过。外婆只能悲叹:可怜的中学生生活!

周五晚上大约两个小时,外婆和外孙就古文、诗词时而诵听、时而探讨,时而翻查词典、时而上网检索。这期间,外孙知道了什么叫训诂;为什么〈滕王阁序〉这篇古文那么有名;知道了唐朝几乎所有阶层的人都写了诗,约写有五万多首等等。外婆说,其实你应该早点每个周末到我这里来,这些知识,吃饭时谈谈就记住了。晚上,外婆给外孙只复习两个小时,九点半后就给外孙玩电脑或手机,因为当今中学里,学生们是被规定不准带任何电子产品的,而且她父母也再三叮嘱外婆,不能给他有接触电子产品的机会。外婆觉得这是谈虎色变、是学校的功利主义作怪,是很不理智的禁令,再说大脑也要有休息时间的。外婆把电脑和手机留给外孙,让外孙自己选择做什么用。外孙选择了玩游戏。玩吧,哪个孩子不喜欢玩游戏?外婆自己有时都被机械的俄罗斯方块迷惑住,一玩就是一两个小时。再说有的游戏里有很多学问,不能说一无是处。

然而,那天外孙玩得很晚,第二天脸色不好,连打哈欠。外婆很坦诚地对外孙说,我养孩子的原则是身体第一,没有健康就没有一切。所以玩游戏绝对不能熬夜,白天可以打一二个小时,目的是为了放松。以后也一样,你晚上十一点以后绝对不能玩游戏。

外孙欣然答应,他对外婆说过,他会对自己负责的。一个对自己能负责的孩子,你就不用再担心什么。现在高考分数线下来了,果然,外孙的高考分数得到了家族人的点赞。

为了高考,外孙没有苦夏,若有,那是学校给他的。外孙说应付考试,上课认真听,足够。什么培训班、辅导班,都是一些赚钱机构,完全不用理会,绝对不要在那里丢钱。尤其是语文,绝对靠平时积累。辅导班、培训班一无是处。

高考的形式、高考的氛围、高考生对高考的认识、情绪、态度正在改变中。

摄影:Nick Wu(台湾)

〈小明∙考试∙聘员工〉/练鱼(马来西亚)


小明不是一个考试控,考试拿满分的经验屈指可数……真的用一个手掌去屈指也屈指不完那种。
囫囵吞枣绝对不是他的强项,他无法如同其他同学般,能把课本内容背得滚瓜烂熟、倒背如流,甚至连标点符号摆放的位置也分毫不差。

考试对小明来讲,绝对是一件大事。如果是期末考或期中考那些老早订下日期的考试,他会提前准备,夜以继日,不眠不休地花比别人多几倍的时间来应付考试。虽然考得还是差强人意,但至少还是低空飞过的及格,不会太难看。

随堂考绝对是小明的软肋,有次中文课,老师突然叫同学准备纸跟笔,把前两天教的《木兰辞》默写出来。小明的脑袋一片空白,只记得前两段好像是,“鸡鸡叽叽叫,木兰练腹肌”,其余全然没有任何印象。考卷发回来时,上面写了三个字,“来见我!”。在教职员办公室内被骂个狗血淋头,要他每天早上在教职员办公室门口罚站,直到把《木兰辞》背出来为止。

他那么一站,就站了快两个星期。倒不是他真的把《木兰辞》背出来了,而是校长嫌他阻碍交通,把他打发回教室。

对于一些需要理解的科目,小明应付得绝对游刃有余。譬如数学课,当小明搞清楚为什么2 x 9 = 18 时,其余的,就可以举一反三。他最喜欢老师叫人上黑板解数学题,他都会高高地举起双手,眼神充满期待,希望老师能点他上去做习题。

数学课是小明屈指可数,拿过满分的课目。

高中分班时,小明毫不犹豫地选了理科,因为数学、化学、物理等理科课目都是他的强项。可惜理科还有生物课,背生物名词、背骨头位置等,简直要了他的小命。

要不是生物课和语文课把平均分数拉低,小明在班上的成绩应该会是名列前茅。

一毕业,小明便认真选了一份他自己认为有前途的行业,踏踏实实地打了几年工,累积足够的经验和一些省吃省用留下的小小资本后,便创业去。

刚开始聘请员工,小明都会以会考成绩或是学校成绩为主要参考资料。后来发现,其实好成绩,并不是评估一个人的能力和教养的唯一因素。勤奋、踏实、有礼貌其实也很重要,最好是IQ和EQ同时具备。

于是,小明便自己设计了一些IQ考题,让应聘员工面试前解题。如果12题全错的,基本上小明是完全不会考虑聘请。答对五题以上的,会shortlist 来面试。

小明现在才终于了解到,原来考试还是有用的。因为当大家在同一个起跑点上时,考试是唯一不看关系、不看宗教、不看肤色,且最不偏心的一种评估未来员工的能力的标准。

虽然最后也不一定会请到合适的员工,但小明仍然觉得那是最公平的筛选方式,即使那只是他自己设计的IQ考试。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小学生的小小心机》/宝棋(马来西亚)


我是老师们培养出来的考试生。我不知道国校生的“军训”有没有华校生那么严苛,我和我的同学都是从小测验、听写,默写、小考和大考的环境里长大的。这些“考试”对学生来说是噩梦,但现在回顾过去倒让我记起了些趣事。

我记得小二时,老师实施了听写赏罚政策:听写拿蛋的要请拿满分的小朋友吃苹果。某天我就是其中一个拿鸭蛋的小朋友。所幸妈妈不是怪兽家长,拿了蛋也只不过被念了几句,还被取笑。

还是小孩子的我应该是很爱面子,不甘妈妈取笑,以为放假一个星期后她老人家不会记得,我便假意地说要带苹果去学校吃。我当时太天真了,越是那么自动自发做那么乖的事肯定有蹊跷。一言惊醒梦中人,拿鸭蛋送苹果的孩子又被妈妈取笑了。

听写其实是小菜一盘,大班的孩子除了听写还升级到默写小文章的程度,也就是当老师说开始的时候,你就得把收在脑袋里那指定的文章写出来。试想想哪天你忘了有默写这件事,你可完蛋了。

后来大班生的我们胆生毛,忘了练习听写默写不要紧,只要够胆冒险作弊就行了。那时候我们盛行用其他语言的书建围墙,像投票站的那种设定,以免隔壁的同学“不小心”瞄到你的答案。围墙挡住老师的视线,墙后的你偷瞄抽屉里的答案。老师一靠近,抽屉里的书推里面一点,若无其事。这招万试万灵,很少会被抓包。对了,自己要有自知之明,作弊不要那么贪心,10题对个7题就好,不然老师会起疑。

当然作弊是不可取的,学校非常严正看待这件事。听说考试作弊不但会被处罚、见家长、见校长,甚至被开除。我虽然顽皮也不敢大考的时候作弊。

记得有次考华语,其中五题是填充汉语拼音。汉语拼音我最拿手,一定拿满分。试卷做完了,东张西望。望到右边的男同学向我使眼色要那五题的答案。不帮的话他会不跟我好,帮他又怕被抓包。想了想决定“帮”,不过我把c变成ch, j变成q,s变成x。若被老师逮到应该不会被处罚,至于友谊就等拿成绩的时候才算。

终于派成绩了,朋友拿了蛋,我拿了满分。朋友看了我的成绩斜眼地说:“你好嘢!”

和小学同学失联了几年后又重聚,大家谈过去、现在和未来。这个小插曲,他还记得。哈哈!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考试分数给谁看?〉/牧芳萱(台湾)


从小到大考试不断,考试与我们的成长与人生,真的是息息相关。

尤其在世界各地的华人,从幼儿园开始,应该就经历过考试了。孩子连说话都还说不清楚,父母就让孩子将ABCD背得滚瓜烂熟,为的不就是,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点。到了小学、中学,因为升学主义深植人心,父母也多是以孩子考试分数的高低,来评量这个孩子考得好,以后有出息;那个孩子考得差,以后就没出息。所以搞成小孩们也非常重视自己的分数了。

我没有说考试不好,考试确实能在这么多人中,看出谁有认真、谁有复习?以及谁没有认真、谁没有复习?我倒是比较想了解的,是那些考不好的原因,是有听没有懂?自身理解能力不好?自己偷懒摸鱼?没时间?还是老师教法需要加强?父母们是不是应该从这点下手,去帮助暸解孩子们的困难,而不是一味的要求分数,没达到预定的标准就打人骂人?

总之,考试是在测验学习成果,但是,考试的成绩,有时并不等于学习成果,因为也许是自己运气好,都猜对了;也许读到的都有考到;也许是自己粗心大意……。所以啊,分数只是个“大概”的指针。实际上你拿的分数合不合理,是要问问自己的,分数是要给自己看的。

摄影:Nick Wu(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