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不会黑/零会穷(马来西亚)

网红,应该是时下年轻人最想从事的行业,就连明星艺人也要参一脚,在网络上圈一圈粉,铁粉越多就证明自己越红。

要当网红,不需高学历,也不需要貌美身材好,入门槛不高,基本上一台手机,网路通畅,那就恭喜你,因为你已经是成功了一半。至于上不上镜,别担心,现在美颜app一大堆任君选择,今天你想当邓紫棋,明天当个吴亦凡,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如果你认为当这样的网红会失去自我,没关系,素颜登场,网民一样受落。如果你娱乐天分高,不介意当个丑角,分分钟一炮而红,财神爷甚至还把干爹(编按:即赞助商)业配送上门呢!毕竟现代人生活压力大,刷刷手机看个视频娱乐一下,放松心情,多好啊!这类网红也算造福人群吧!

或许有人会说,当网红要面对镜头,要讲话,要动作……那么你也可以学学李子柒,当初人家可是自己一个人摆摄像机拿镜头,把自己的日常、砍材、煮饭、缝纫全都拍上网,一句话也甭说,网民都爱死了,迄今她不但有自己的企业,就连大马王室成员也是她的铁粉,曾经盛请她来马作客呢!

虽说当网红似乎很容易,也没有什么要求,但有一点必须具备的,那就是强大的抵抗能力。须知,现在的网民犹如大法官上身,只要稍微不喜欢,不满意,不但会进行“审判”, 有的甚至还要把你抄家灭门,连你祖宗十八代也要从坟里挖出来鞭一轮也不足以泄愤呢!网络霸凌由此而来。

科技发达,给了网红一个平台,即使不红,也没有人叫你“网黑”。所以,如果你想一圆“红”的梦想,或许你可考虑加入网红行列。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奥力给!/宫天闹(马来西亚)https://xuewenji-my.net/2020/11/21/

网红/耳东风(马来西亚)

网络这十年来发展迅速,已经到了神奇的地步。我们从打电话到SMS到Whatsapp,从用相机到用电话拍照,也不过这十年的时间。网红的出世,应该也是这十年的演变吧?我们这些年过五十的“中年人”,老实说,还不很清楚网络的运作,对网红也没有那么了解。

在我们年轻的时候,偶像是距离很远,但是肖像又近在眼前的。资讯和交通的不发达,让我们很少机会和偶像真人见面,所以,一旦有机会,粉丝是绝对不会放过的。慢慢的,资讯和交通发达起来,费用也廉宜起来,偶像不是那么难以接触了。大家对偶像的要求也更高,很多是希望和他/她更近距离的互动。

现在许多人不出门,一样可以知天下事,一样可以参与天下事,网络的互动和运作,比以前更加活跃。所以,出现了网红,和喜欢待在家的宅人互动。某些网红甚至红到和明星没什么两样。一些网红,以跟随者的流量赚取广告收入,或者向“网丝”卖一些东西来增加收入。

疫情之下,大家留在家里,为了不与世隔绝,更加依赖网络。于是,更多网红出现,这还包括了一些补习老师,转身成为学霸网红。其实,有时我也想做做视频,让大家赏析一下。但是,我的一张脸确实不是很好看,又没有那种表现的内涵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浏览下去的感觉,也没有一个很好的产品销售(销售技巧也不怎么样),所以到最后,在网上和人交流也就只有想想而已,更不用说什么朝“网红”出发。

友人曾经建议,不如开台说说自己是如何失败吧?以很多人喜欢偷窥他人私隐的想法,把自己的失败史娓娓道来,可以引起观众对自己人生的满足感,也许可以杀出一条“血路”呢?不是有一个作家出了一本书叫《败者为王》吗?(哗,明明是拿督李宗伟的成功史,还拍成电影,你未免也太孤陋寡闻了吧!)

(“行了行了,自己还不是那么想出名,也没本事,别瞎说了。”)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逼上梁山/周嘉惠(马来西亚)

很久以前的事情/林明辉(瑞典)

人年过半百,孩子也都长大,买玩具这个事情真的很久没有做了。

记得我第一次买那些我们小时玩的玻璃弹珠给我老大,那时他应该是4、5岁吧。夏天小区下面很多其他孩子都在玩那玩意,所以他叫我买了。

下班回到家看到小家伙默不作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就问了一下玩的怎么样?他一下就哭起来了,那次的哭脸我到今天还记得,他那时还会用中文告诉我把玻璃球全部输了给对面的马田;我心想你好傻,马田比你大几岁肯定把你的赢过去!

但我没有告诉他,而是第二天再买了一些给他,也没有交代他不要再去和别人比拼。哈,不过从那次起他再也不敢和别人比拼了。

当年老二还在初中时我告诉他,我小时用木块做成一把枪的形状,然后用铁钉和橡皮圈做成发射的机件,用硬纸皮或一种在我家附近树上的果子当子弹。结果这家伙就自己照我话弄了一把,然后笑着告诉我:“爸,真的行呀,这次你没有忽悠我,呵呵!”

后来我问他,我是不是经常忽悠他和他哥?那天我们一起喝咖啡聊起,两兄弟一起大声笑了起来说是啊!什么吃饱了不要乱跳不然会得到盲肠炎,外面冷要穿衣服不然会感冒,在使用的时候不要看着微波炉,不然会被弄瞎眼睛等等等。老二说那些都是不可能的,哈哈哈!食物不可能从胃掉到盲肠,感冒不是因为冷到而是病菌的传染,微波炉的理论根本胡扯!完后父子三人大笑。

我心想,那些倍着我长大的马来西亚古老传说被破解了,它们真的都是伪科学吗?哈哈!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政治这玩意儿/山三(马来西亚)

偶像·洋名·Yummy/小猪(马来西亚)


每一个年代,都有属于它的潮流,所以你可以从某人喜欢的偶像啊,洋名啊,等等知道他是属于什么年代的人。

比方说偶像。每个年代都有它的超级偶像,都是最棒,最厉害的。然后呢,年纪大的就会批评年轻一代的偶像。母亲说年轻时,常听外公批评歌星和演员。在外公的年代,演员歌手,都是“戏子”,属于卖艺的,大多没念过书,是被人看轻的。所以即使邓丽君、许冠杰(兄弟)红得发红发紫,在外公眼里,追星的孩子们都是疯子,都在浪费钱和时间。

除了偶像,从一个人的洋名,也大概可以猜测到他是什么年纪。5、6字辈的,常用的洋名,男的有Michael、John、Alan、Eric、Steven,女的有Mary、Rosie、Tina、Karen、Elizabeth等。到了7、8字辈,男的有Alex、Kenny、William、Ryan,女的有Natalia、Julia、Celestina、Joanne、Alice。9字辈的呢,因为开始哈日,还有更后来的哈韩,所以常常在收到他们的名片时,都念不出他们的名字。大概可以猜的出来的,有Bryant、Raiden、Jef Frey,但是请问Jacklly、KShio、Shonju、Evvon这些,应该怎么念啊?

这一代的年轻人,也特别爱表现自己的服装品味。前阵子公司让员工们拍专业摄影棚照。说好了是公事用的,所以得穿的正规,衣服鞋子都得穿深色系。结果呢,年轻人们穿大红和浅色的来,然后摄影师要他们把衣服塞好的时候,竟然还有人回答说“我比较喜欢自己的风格”,也就是半边衣塞进去,另外半边没塞的。如果我是摄影师肯定被气死了。

话说前几天载着七岁的外甥,我让他唱歌给我听,结果他竟然唱大人的流行英文歌Yummy!现代的小孩,连我那三岁的外甥都不唱《两只老虎》了!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韩流/练鱼(马来西亚)

大爱电影/郑嘉诚(新加坡)


潮流和我总有格格不入之感,因为觉得所谓的流行,也是各公司为了促进大家消费,而不断通过各种管道灌输大家消费主义的意识形态,让大家觉得通过买东西可以变得不一样,忘了建构内在价值和气质,毕竟皮囊会变老,内化的智慧和气质会像陈年佳酿愈久愈香。钱也有很多其他更值得花掉的管道,像是投资、教育、慈善或环保。

当然这也不会是不打扮的借口,毕竟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妆容得体也还是基本的社交礼仪,我相信根据每个人的气质选择适当的衣着就行了,像是我如果穿太Swag或潮就会完全崩坏掉,简单的T-shirt或是衬衫就是标准和舒服的打扮了,当然也要通过女友的批准。

然而,让我会追潮流的唯一一样事情,应该就是电影了,每逢有什么电影即将上映,Youtube里演算法就会像洪水开闸般地不断推送、置顶那些电影预告和解析。而我也很配合演算法,陷入一部又一部的电影介绍和解析。毕竟,我爱看的电影除了种类很广之外,时间跨度也很广,久至像是1930年的《西线无战事》,因为能在时间洪流中留下被人们一再提起铭记的,多是经典。

可是,这么久的戏,陪我看的人大部分都会放弃或睡着,为了不要虐待身边人,尤其是很贴心还愿意陪我看80或90年代电影的女友,当然是要赶上潮流、看看新电影,因为有些新电影,在未来回首时,会庆幸我们赶上在电影院里观赏属于这个时代经典,像是诺兰的电影。个人觉得诺兰导演过的《黑暗骑士》三部曲中的有小丑的第二部 The Dark Knight,已经是殿堂级的存在,其中小丑的演绎,前无古人,后也恐怕无来者。

这里也顺便大推诺兰的新电影,号称是“电影院救世主”的《天能》(Tenet)。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对开销是很谨慎的人,但是好电影一定要买票支持,而且这部电影,在家里看的观影体验肯定大扣分,因为那种不能倒带回去思考,一气呵成地看完,才是这部电影最好的展开方式。不能因为这个疫情,让电影院产业没落,电影院里观影的体验是能把人抽离,全情进入导演和演员建立的世界,走出戏院,就犹如从催眠中清醒了过来。

或许,对电影潮流的追逐,对我这个老灵魂算是最年轻的事情了吧!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棒棒卡风潮/周嘉惠(马来西亚)https://xuewenji-my.net/2020/09/09/

潮流岁月/耳东风(马来西亚)


潮流一直在变,旧的一去不复返,只能回味。

我们小时候,生活的小地方电视机还不大流行,收音机和唱机大行其道。没有很多娱乐的我们,唯有通过听电台的一些节目,或(刚好有机会)从电视的节目中了解到一些“最新”的潮流走向,别奢望有什么网络、谷歌让你搜寻,“网络”这个字眼,还没有出现在我们的字典里。

既然没什么电视节目,先说说歌乐节目吧。那时最兴奋人心的是香港劲歌金曲,每次劲歌金曲宣布时,电视播放的往往是上一届劲歌金曲,不然就是延时或延期转播,听说那时版权费太贵,电视台付不起之故。要快,租录像带吧,不过,也要有放映机和电视才行。

至于美国歌乐,第一个让我有印象的是格兰美(GRAMMY)音乐颁奖典礼,印象尤其深刻的是那年麦克杰逊的Thriller大方异彩的一年,两首Beat It和Billy Jean红到大街小巷都在播放,比新年歌还红。有时候有幸在电视上看到他的MTV,更是惊为天人,竟有这么厉害跳舞的人!

这就是美国潮流。可是之后的格兰美似乎没有麦克杰逊那年那么出色了,电视好像也不播了。而香港劲歌金曲由谭咏麟和张国荣垄断一阵之后,四大天王崛起,想想看十首金曲中至少4-6首已经有“主”,再加上天后如梅艳芳或叶倩文等,新手要冒出头的机会相当困难。不像台湾,许多歌星/歌手涌现,但是,音乐颁奖典礼或仪式就是引不起大马注意,当时我觉得,也许大马广东人多,广东话流行之故吧。

从中学到大学,我收集了不少港台歌星的唱带,就靠这些歌曲伴我度过每晚读书的时间。后来工作了,少去逛街买带,发现这些唱带也慢慢绝迹,听众纷纷转去CD了,我的收藏也变成了珍藏古玩。CD兴旺的时代,因为有了辆车,我也少听歌买带,大多数只是扭开收音机,随那电台怎么播,我就随意而听了。

那个时代,大概也是日剧最流行的时候了吧。再下来,就是韩剧的时代了。对了,香港剧集在大马还是很流行,50年不变,只是由录像带或电视延播变成了现在的Astro同步播放或网络免费追看。免费电视台的播放依然是隔了一年的戏剧,没有Astro的人,看起来依然那么吸引,虽然时间上比一些人慢了一年,估计潮流不会在一年间突然消失。

和日剧不同的是,韩剧一开始时是华文配音,之后才慢慢流行成韩语配(中文)字幕(网络上的情形不一样,大多数是韩语原音+中文/英文字幕),而日剧在我印象执政一向是日语原音播放的。由于孩子喜欢K-POP(韩国歌乐),连带的我有时也听听看看。

这个时候,有了网络,要欣赏许多歌曲或MTV,已经非常容易。个人发现韩风果然和港台或美国风不大一样。韩国很流行团队,不像港台美,大多数是靠个人魅力而红。在韩国,红遍全球的往往是一个5-20人的歌团(如 Super Junior,EXO,Big Bang,BTS等),而在其他国家,5-6个人的团队已经是最多的了。不过,韩国的歌星替换频率非常快,所以不会出现像香港那种歌星独霸奖项许多年的情形。

话虽如此,领导潮流的毕竟还是美国,作为全球经济中心,其他国家想要超越它,并不是那么容易。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平淡,开心就好!/林明辉(瑞典)

我的哈韩故事/闪闪(马来西亚)


我是个哈韩族。故事发生在2004年,我住在北京的日子里。这故事有点长,你有时间、耐心和啤酒吗?

那时候的我可是完全没有接触过任何韩剧、韩食,更别谈哈韩,连当时红遍全世界席卷世界的《冬季恋歌》裴勇俊、《蓝色生死恋》宋承宪,都完全没有听说过!其实没有听说过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可是在当时,在北京蜗居的我问一位认识了22年的老友,谁是宋承宪时,哪怕我们是隔了一万九千里的遥远距离,对着电脑屏幕,看着她在msn的回复,深深凸显了我的无知,和感觉问了白痴问题!

她的回复让我印象深刻,她说:“你连宋承宪都不认识啊?!!!他就是演《蓝色生死恋》的……(省略接下去她不能置信自己竟然认识了我这个笨蛋的感觉的回答),她的回答好像一把机关枪企图射杀我,把我吓得目瞪口呆,立马去搜寻这个宋承宪是何方人士。

话说回来,为什么会问她谁是宋承宪?在北京过的是陪读妈妈生活,孩子们上学后,我就学习用电脑做事、阅读和联系。有一天,浏览网闻时被这个标题吸引了:我欺骗了我的良知,我欺骗了我的上帝。

就这样,开启了我哈韩之路……

韩国艺人宋承宪先生因为服役事情得罪了全韩国人民。虽然他已经在第一时间站出来承认错误和道歉,仍然被舆论攻击得体无完肤。对于他的勇气和担当,我除了敬佩,更想深入去了解这个国家。

当时在孩子的学校认识了一位韩国妈妈,她在韩国是大学法语教授,先生是法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先生在北京读国际法律,他们的中英文都很好。我和这位妈妈很投缘,无所不谈,几乎每天送孩子上学后,我们就一起上菜市或者逛街,不然就在她家听她说故事,看她做菜,向她学韩语,当然也享用了不少美味的韩式料理。我特别喜爱听她说她们国家的事情,这个单一民族,单一语言,单一文化的国家,于我这个从小就习惯了三大民族多元文化的土包子,感觉好新奇啊!

所以当我问她关于宋承宪的事情时,当她和我分享许许多多她国家的事情时,我更加明白了这个民族的特性与优越感。从此,我骨子里的韩国魂苏醒了。从那时候起,我就无来由的爱上韩国的一切,特别是食物。当时的我还不曾去过韩国,可是我好像是一个把灵魂留了在韩国的人,深深地疯狂地盲目地爱上韩国所有的一切。一点也没夸张,真的是所有的一切!

这17年里,我对韩国的爱没有减少过,平均2年会去一次,逗留个10天左右。如果经济许可,我希望在那里工作或者念个短期课程,在我喜欢的地方体验生活。这个想法在踏入人生下半场后我越来越没有勇气踏出目前的舒适圈,作出改变。年纪渐渐老去,其实也明白,如果真在韩国生活,搞不好会对韩国改观。

但是这次的疫情,我体会到一个听了几十年的道理,那就是:人可以有后悔的事情,但是请不要有遗憾的时候。疫情过后,能出国时,怎样都要实现这事情,潮流就是这样,敢敢去做自己这辈子想做的事情。最糟糕的结果就只是不再喜欢这个地方而已。这就是我的哈韩之路。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潮流于我/周丽雯(澳洲)

遵循人道和天道的家庭/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小区的要道上,常常站着一个手脚不健全、口齿不清楚、走路有点一瘸一拐的中年妇女。每当有人经过她的身边,她都要比划着手势,扯着嗓门儿设法跟你说上几句话。耐心地停下脚步看她的右手大幅度地在空中指点、在身上拍打,嗓门尽可能大地诉说,从她的每句话都要带一个声调向下的“啊”字句中,你可能会略知她在诉说这什么:她家某个人,今天打了她,或者可能是家里某个人出去做了什么她认为不好的事情,等等。你不想再听说,离她而去,她也不会纠缠你,而是去注意另一个从远处走来的人,再重复的她的诉说……

她,竟也有自己的小家!邻居告诉我,她的父母给她找了一个没钱娶媳妇的上门女婿,生养了一个儿子,今年已经有十五六岁了。但是我从来没在她的身边见过她的丈夫或儿子,只见过她的父母,更多的是她的母亲——一个看上去强势的农村妇女。从每天她的诉说中,可以想象,她在家庭中的地位。她的丈夫和儿子的生活中,似乎没有她的存在。对她来说,家庭是什么?她有意识吗?为什么她的父母一定要给她一个家?

有个从小患过脑膜炎的亲戚,可能靠他自己的思维和能力找不到对象。于是他的母亲从老家为他找了一个没进过校门、不识一字的农村姑娘。两人没说过一句话,没看过一场电影。拜了天地,进了洞房。第二年生了儿子,再过几年又生了女儿。夫妻两人不讲话还好,一开口就是吵架。整个家庭不是沸腾在争争吵吵中、就是埋没于寂静无声的冷战。但是这个家庭一直没有破碎。

即使已经离婚,部分单亲男女,还是想另找对偶成立一个新家,甚至到了晚年,仍有部分老人希望能找个人一起相伴生活。

更多正常的人,无论男女,一过三十,除了父母,还会有许多过来人来关心你的恋爱、婚姻、家庭,然后是子女的情况。这就像一种规律在一代人一代人地循环重复着,家庭与婚姻对一个人来说是如此重要的一个动态阶段,以致成为人生的必须。一个人没有这个动态的过程,好像就成了另类。为什么?

有些年轻人的回答很可爱、很天真,但也很真实。成家是:

为了报答父母,让他们有个享受天伦之乐的晚年;
为了所爱的人,能够让爱情有个天长地久相处的空间;
为了不寂寞,在残酷竞争的社会现实里,有人相助相依,不孤独;
为了完整生命的全过程;
为了社会的生命不息,繁衍后代,等等。

世界上很多社会学专家、学者对这个问题做了不间断的研究。社会学家龙冠海在他的《社会学原理》一书中,从家庭功能的角度提出了家庭存在的必要性。她认为家庭有七大功能:

生物方面——涵有人类性欲的满足、人类的生育传代、对孩子的保护、老人的照料等。

心理方面——个人各种心理状态及行为的养成、人性及人格的发展、情感的发泄、爱情的培植与表现及精神的安慰等。

经济方面——家庭是社会上最小的经济组织单位,包括生产、分配,消费,解决个人衣食住等基本生活需求。

政治方面——家庭如同一个缩小的政府。家长为统治者。权威的观念及服从的习惯是在父母子女关系中养成的。

教育方面——家庭是人类最小的学校,担负着传授知识、灌输伦理道德观念、指导行为及使人社会化的责任。

娱乐休息方面——家庭是人类基本的娱乐休息场所,是家庭成员共同享受天伦之乐的地方。

宗教方面——家庭是人类最初得到教义的处所。

总之,家庭是唯一能够满足人们各种需求的团体。

对家庭,无论是感性的认识还是理性的思考,家庭这个实体都在遵循着人道和天道。把人类和家庭纳入广漠的大自然,它只是行进在万物之中万物生存的轨道之中。无论经济上贫困还是富裕,无论精神上正常还是缺陷,一般情况下,每个人主观客观、主动被动都会有一个家庭。因为生理上的需要、情感上的需要、伦理上的需要、家族群体繁衍的需要、社会责任的需要,等等,都被纳入了天地之间大自然万物生长繁衍的规律,从广义上说,作为个人无力飞出家庭这个轨道。

没有小家庭,你有与父母一起的大家庭,现在没有小家庭,很可能以后又会有。你始终被某个家庭所主宰着。所以好好地认识家庭、组建家庭、呵护家庭,才是社会的主流,去体现个人家庭的生命价值和社会价值。

祝愿天下幸福的、不幸的家庭都能平平安安地顺行人道和天道,善始善终每个自己。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一点家史/周嘉惠(马来西亚)

家不过三代/何奚(马来西亚)


传统儒家思想说的“齐家治国平天下”那一套里的“家”,和今天我们观念里的家庭不是一回事。古代人所说的家指的是家族,一个可能涵盖几十口,甚至几百口人的大家庭,和今天小猫两三只的核心家庭概念非常不同。

这里不妨举宋儒陆九渊的家为例。陆九渊出身于一个九世同堂,全家数百口的大家族。据说,这一大家子人靠的主要是陆九渊一名从事药材贸易的弟弟赚钱来支撑日常开销。今天的我们恐怕不容易想象这样的大场面,或许曾经从小说、影视作品中有所窥见其形式,但这么一个家族现实中具体如何运作恐怕就超越今人的想象力了。

不过话说回来,古代人自有处理一家人大小事务的办法,我们不必为他们操心。我感到好奇的是,“齐家”的想法在今天还行得通吗?即使家齐了,又可以维持多久呢?

所谓“齐家”,按今天的标准,大概就是家长有家长的样子,孩子有孩子的样子;家长赚钱养家,孩子小时候努力读书,长大后学业有成,工作稳定,不危害社会。大概就这样吧?今天还有谁会奢望孩子对人类社会有所贡献?譬如做到古人追求的立功、立德、立言这三不朽标准?不会吧?不继续来跟我讨钱就谢天谢地了。

不知道是否因为马来西亚华人的祖辈普遍上都是以出卖劳力立足这一片土地的,我们今天还通行的一些流行对白如“找吃”、“够吃就好”,似乎都不反映任何高瞻远瞩的伟大愿望。

也罢。或许不及古人,但我们今天的家庭追求家中氛围和谐,孩子有出息,读书时多拿几个A,工作时多赚几个钱,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即便成功经营了这样的一个家庭,这个家又能够维持多久呢?

父母在时,兄弟姐妹之间一般来说还可以维持基本和谐。这是两代人。到了第三代,堂兄弟姐妹,表兄弟姐妹,还能为家族贡献什么?这已经十分值得怀疑。再多一代,即英文中所谓的second cousins,他们之间还互相认识吗?即使第一代还在,顶多就农历新年等大日子一年见几面,如果第一代不在了,他们还会再次相见吗?往理想一点的方向思考,可能清明扫墓会见到吧?现实一点考虑的话,没事还见什么面呢?

俗话说:富不过三代。如果像我这样推测,过不了三代的何止是富裕而已,连家庭本身都过不了。陆九渊那种九世同堂的家庭,在今天早成了神话。想想,你不觉得这事还蛮悲哀的吗?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关我家屁事/周嘉惠(马来西亚)

天下有不是的父母/林高树(马来西亚)


许许多多有问题的个人,不论是行为偏差,或是心理不平衡,如果追究起来,往往都可以归咎其原生家庭。这么说其实有点避重就轻,单刀直入的话,根本就得直接怪罪到其父母身上去了。

这怎么可能?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啊!这句话出自《幼学琼林》,是明朝人用的幼稚园课本。根据传统文化的价值观,孝敬父母,恪守孝道原是我们的本分。但如果有谁在小学毕业后仍抱着“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的观念不放,那么智商显然是出了问题。

人无完人,一旦升格为父母怎么就突然无端端变成圣人了呢?这种想法未免太过一厢情愿。就算普通人变好人,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更何况这世界上混蛋多得是,他们会在成为父母的瞬间转化为天使?别傻了!

混蛋的产生关系到三观不正。三观者,人生观、价值观、道德观也。不正,其实就是和社会普遍认同的标准不同。最近被抓到强迫自己妻女卖淫的家伙就是最好的例证,他不是神经失常,而是三观不正。三观不正说起来轻松,实际上可以表现得非常非常变态。

在一个父母三观不正的家庭中成长,如果天可怜见,孩子不受污染,但这童年阴影只怕在往后还要陪伴纠缠很长一段日子。如果最后终于摆脱了阴影,那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可喜可贺!

比较不幸的情况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孩子同样培养成了具有不正的三观的人。这可能有助于在这样的家庭生存下来,但是可以预见这“家族的幽灵”誓将继续为虐下去。

面对这样的家庭、父母、孩子,我们爱莫能助,唯有一声浩叹!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家族的幽灵2.0/周嘉惠(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