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望》/耳东风(马来西亚)


以前愿望的“愿”字,是个“原+页”。我个人觉得,古人的愿望,是向冥冥祈祷,把心所想要得到的写下来,做过记录。若干年后,再把记录册子打开来,看看愿望是否达到。现代人不流行写字,所以,留言(愿)于册上页渐渐简化,变成留于心中,所以变成了“原+心”的“愿”字。唯,把心里所想写于册,收于某处,是有“原意”置于别(旁)处,所以原心放于旁页,带有客观的意思,日后看来,与愿与否,一目了然。而当把原意放于心中,只有你自己知道(当然还有天知、地知,不过天地皆无语,不会跳出来纠正你更改所许的愿),日后可能年代久远,可能不堪回首,忘了许下的愿望,或者不知不觉修改了也不一定,反正对自己可以交待就行了。不过,造字者还是坚持把“原意”放在心之上,意即心呐,不要忘了当初许下的原意。

写这稿时恰逢大马新政府提呈的第一个财政预算案。预算案,也是充满了大马国民和政府许多的愿望;宣布前政府吓唬了我们一番,说是无糖痛苦,让许多国民担心。幸亏,宣读以后,至少还不过不失,而且大家被打了许多预防针,愿望指数相对的减少,自然比较容易接受。

最后,说回自己的愿望。其实自己向来没想做什么大事,只希望安安稳稳过一生。但是,我是有双重性格的人,喜欢钻牛角尖,一方面觉得安稳很好,一方面又觉得天之送我于世间,必有所用,所以私底倒也希望做些大事。不过,近五年来似乎越来越发现自己眼高手低,做了许多傻事错事,如今每一刻竟是希望时间可以倒流,自己回去把不对的做对来,天真吗?或许,再过几年,依然做多错多,藏于心中的愿望指数,也跟着调低,变成不要求太多了,只求安安稳稳过一生,至于欠下的人情债,今生还是要还,还不完的话,若有来世,也衔环以报。

很多人觉得往事不可追,所以从不往后看;我自己也是如此,但是,愿望是可以求世间所没有的,所以不妨期望自己可以有机会/时间把之前做不好的做好来。如果如果,上天给你一个愿望,你要做什么?

摄影:Nick Wu(台湾)

Advertisements

《妈妈的心愿》/吴颖慈(新加坡)


验孕棒出现神奇的第二条线

妈妈许下了心愿

愿你健康成长

我知道

血肉毛发都来自一个单细胞

我小心翼翼地吃

想要助你一臂之力

我不疾不徐地动

生怕惊扰你的分裂

两个月的患得患失

期待看见你一闪一闪的心跳

妈妈许下了心愿

愿你平安降临

不要太迟不要太早

时间要算得刚刚好

每天都在祈祷

期待看见你的第一眼

该有的都不能少

妈妈许下了心愿

愿你吃得饱睡得好

半夜不要起来又哭又闹

翻身坐稳爬行走路

慢慢学就好

不必跟时间赛跑

我会在你身旁陪你跌倒

妈妈许下了心愿

希望不要变老

陪着你跑陪着你跳

陪着你疯陪着你笑

失败挫折陪你熬

直到你找到生命中的最重要

妈妈许下了心愿

祝福你的未来平安健康就好

幸福是一把金钥

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

常保持微笑

跟自己和好

人生难免忽低忽高

成功没办法绕道

简单平凡也不一定不好

你的人生

只有你自己能体会到

什么才是最重要

妈妈许下了心愿

不必天天去医院报到

也不要安老院养老

平时身体好

一觉醒不来就什么都不知道

身后事你不必烦恼

一切我都安排好

不管你变成怎样都好

你是我今生最大的骄傲

摄影:Nick Wu(台湾)

《循着那亮光而行》/李黎


“宇宙以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这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大可忽略不计。”——史铁生

人依靠着本能的欲望获得生存,又通过文明的学习,为欲望披上外衣。

人生岔口不过是人的欲望本性和文明之间的选择。欲望永恒地推动人类往前走,而文明不断矫正其方向,不至于毫无人性。

在欲望和文明之间,融合出一束亮光,那是生于本性养于文明的光,兼而有之,愈发完美。用基督教的话来说这束光是圣光,用儒家的话说这是立身之本,用我的话来说,这是生命之光。

小时候听过一首基督教的赞歌,我一直记得,歌词是“无论是住在美丽的高山,还是躺卧在阴暗的幽谷,当你抬起头,你就会发现,主已为你我而预备。”但对于我来说,后半句,是“当你抬起头,你就会发现,那束光一直在你左右”。

至于那束光是什么,我一直不知道,也许是小时候,看过诸多神话故事、圣人言语,就形成了那束光,后来读了更多的书,看了更多的事,那束光更加丰富明亮。在阴郁的日子里,它温暖的出现;在黝黑的深夜,明亮的出现;在醒来的早晨,带着露珠的出现;在我想起它的时候,就会远远地出现。像是一颗星,常年居住在我的附近,不分昼夜不分春夏。

出生即是原点,此后,Lord I’m three, Lord I’m four, Lord I’m five hundred miles away from home.越来越远,无数的分叉口,无数的人,无数的选择。怕选错,怕误入歧途,怕遇人不淑,怕穷困潦倒,想选择捷径、财富、爱情、绿洲。骄傲了、跌到了、平凡了,都会有,循着那亮光而行。

我仍然解释不清楚那亮光是什么,它引我选择何样的道路,黑暗的、光明的、正确的、错误的,或是彷徨于无地。都可以,循着那亮光而行。

它无处不在,借用史铁生的话结尾,“当他熄灭着走下山去收尽苍凉残照之际,正是他在另一面燃烧着爬上山巅布散烈烈朝辉之时。”

摄影:Nick Wu(台湾)

《人生选择题》/正月雪(马来西亚)


人生,由大大小小的选择题开始,站在需要做抉择的岔口,你的下一步人生都是今天所做决定的因果。我身在一个个交叉路口踌躇不前,思前想后,深怕一个不小心就跌入万丈深渊。

我见过网上有种游戏,你可以自行决定游戏主人翁的人生。它每次都会出个考题,给你几个选择,而主人翁的所有经历就在于你所挑选出来的决定。打比方说,你可以决定主人翁到底是要继续升学或出来工作,或者给出轨的他一巴掌还是当作什么都不知道。而每一个决定,将会影响下一步故事的发展。我很好奇,在我们真实的人生里,站在交叉口中央,是否有高人一等的造物主在引领我们的下一步?好像在玩游戏的你我。

友人说,当你想不通该怎么走下去时,就停一停,问一问最私密的自己心里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把一切现实、利益、名声放下,真心想要什么?而当看清楚心底所需,再衡量现实利益高低,评估一下随心所欲所要付出的现实代价,值不值得?如果值得,就义无反顾地去吧!

两利相权取其重,说到底就选一个你认为当下条件最好的决定。我们没办法预知未来,没法子肯定在岔口前做的都是正确的决定,也唯有继续走下去才能知道这条路到底把我们带往何处。踌躇不前,只会蹉跎岁月。真的要是走到死角,转个弯顺着来时路重新来过,之前所花的岁月和功夫会变成以后的经验和转机。

想当年升高中之前,我们都需要决定选择文科或理科。在那懵懵懂懂的岁月,我怀疑有几个莘莘学子真的理清楚自己喜欢的课程?更多的时候是听从老师家长的建议来决定下一个路口该怎么走。也许父母老师们也不口头干涉,让你以考试成绩来决定哪个是比较拿手的课程。

后来,安安稳稳地度过中学时期,来到了另一个分岔路,该怎么选择大学专攻的科系呢?又该选哪一间大学或学院呢?还记得当时的我们,找来了比我们大几届的学姐学长们探听哪个科系适合自己,哪个学院或大学声望比较好,看看自己的成绩有没有达到录取资格,再问问所需的学费等等等。在考量所有的条件所需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看来在决定自己人生的下一步,每个人都不敢怠慢。

读完大学出来工作的时节,又是人生的另一个里程碑。以我们的能力和经验,我们应该要进入哪一个领域,开始长达数十年的工作生涯?然而,这不是个结束,前头还有大大小小的岔口等着我们去跨越,好比跟哪个适合的人组织家庭、结婚生子、搬迁……

抉择,这是我们必然面对的事情,岔口一个个来,难关一个个过。累积了所有经验,对每个决定负责任,在我们迟暮之年,拿出来一一回味才不枉此生。

摄影:Nick Wu(台湾)

《谢谢你来看我》/吴颖慈(新加坡)


有一种朋友

可以好久好久不联络

不交换近况

也不利用节日互相祝贺

不仅不问候

甚至连对方的生日都不知道

这段不闻不问的日子

可以很长

一年两年

或是十年

时间长得彷佛这个人都不存在了

可是

不管再多的空白页

也无法掏空真实的存在

虽然

不相见

但只要知道你过得好

我便心满意足

那种满足

可以温暖人心

好久好久

也不会轻易退去

分离的日子再遥远

也隔不开相见那一刻

事过境迁却恍如昨日

相聚的时间虽短暂

也化不开由衷的关怀

没诉尽千言万语

但求平安健康

朋友

祝福你

摄影:Nick Wu(台湾)

《糖衣与毒舌》/正月雪(马来西亚)


在我的认知里,所谓的“猪朋狗友”是贬义词,暗喻不正经的朋友群,就好比酒肉朋友,有福可共享,大难临头就各自飞的自私鬼。所以选择对的人当朋友很重要。

遇上对的人让你人生更加美满,有个可以为你两肋插刀的朋友更是你的福气;但是遇上错的人轻则伤身伤神,重则家破人亡。择友应如择偶,选择同样频率和价值观,才能长久。

有个友人,一直不擅交际所以朋友不多。他喜欢说话但却不懂说话的艺术,又不懂看别人眼色,渐渐地身边的朋友都离开了。内心深处,他很渴望能够找到跟他同样频率、谈得来的朋友,寻寻觅觅的结果总是一次次的失望。

后来,他遇上了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一群有目的接近他的人。这群“朋友”利用他对友情的渴望,不停地招呼他,要他加入他们这一群“生意人”,一起为直销事业打拼。久旱逢甘露,终于让寂寞的他遇到一群认可他接受他的朋友。

然而这个友情是附带条件的,他必须为这直销事业奉献所有,把辛辛苦苦赚来的钱都投资下去,那是一条不归路。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一场骗局,用花言巧语铸成的白象,并不适合他。不顾身边亲人劝阻的下场是,要背负一堆银行借贷和伤痕累累的钱包,然后没有利用价值后的他,犹如破娃娃般的被人丢弃。终身的积蓄换来猪朋狗友的背叛,值得吗?

了解你的朋友,可以很毒舌。在你轻飘飘飞上天之际,狠狠地给你一巴掌把你拉回现实。老实且不加修饰的话语,给你来个冷水浇头,让你抖嗦着醒过来。这类朋友需要默契而且要很好交情,才不会两败俱伤躺在口舌之战里。毕竟,刀子口豆腐心的毒舌朋友,是需要时间的洗涤才会露出真面目。

相比之下,我倒情愿你是个外头呛辣内里酥软的辣子鸡毒舌朋友,也不愿你是裹着糖衣的毒苹果——猪朋狗友……

摄影:Nick Wu(台湾)

《中文世界的启蒙良师——金庸》/伍家良(马来西亚)


日前在书店里,听到两位家长在为孩子的中文成绩烦恼:“……作文啊,两百字都写不上;简简单单的词句都不明白,唉!也不知道该买些什么书给他看才好?”我斜眼瞅着身旁书架上的金庸作品集,心里好想跟他们说:“就买这些吧!不必想了。”

小时候,爸爸买菜回来,总带了一份《新明日报》,我拿过报纸马上翻阅的,就是副刊上连载的金庸小说。还记得当时刊载的是《射雕英雄传》,白天看了黄药师烟雨楼力战天罡北斗阵,晚上就在院子里仰观天象,寻觅北斗七星,看看何为“天枢”、“天璇”二星,又如何与北极星连成一线,遥想怎么占了北极星之位,就可破解阵法的画面。

爸爸茶余饭后总爱“话说唐山”,可讲的无非是台山乡下的田野农村,哪比得上金庸笔下的神州大地,幅员辽阔,浩瀚无垠:“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回疆草原、黄沙万里的戈壁沙漠、冰天雪地的藏边雪山、决堤泛滥的黄河岸、茶花遍野的大理城、夕照渔归的太湖情;时而在天山峭壁摘雪莲,时而在湘西菜园拔萝卜;悲乔峰自戕于雁门关、敬郭靖拒虏在襄阳城;大江南北、藏青川滇,无一不让人心仪华夏,魂萦神州大地。

而华山之巅,既可论剑,更是一脉剑派之安身之所;一说起华山,就自然会想起五岳:东岳泰山、南岳衡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再加上中岳嵩山;兹五岳之方位,又联上了五行及其属色,东岳属木,是以泰山派的道士身穿青衣;南岳属火,衡山派穿的红衣;西岳属金,华山派穿白衣;北岳属水,恒山派一脉黑衣;中岳属土,嵩山派一身黄袍。此等阴阳学说,更在《倚天屠龙记》“明教”五行旗下发扬光大,金木水火土之相生相克,金庸写来自然而趣味洋溢,读者不觉中学了一课而不自知。

金大师小说中的思想学说还多着呢!郭靖的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见龙在田”等招式名称大都出于《易经》之“乾卦”;段誉用以逃之夭夭的“凌波微步”,“无妄”、“归妹”、“同人”、“大有”等方位之名,亦都出于《易经》六十四卦。“九阴真经”之首句“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是故虚胜实,不足胜有余”,则出自《老子》;空明拳、太极拳的拳理,以柔制刚、以静制动,“独孤九剑”之以无胜有,也都一一与老庄学说相互契合;而郭靖、乔峰为国为民,舍生取义、杀身成仁,亦展现了儒家所推崇的仁义精神。此种种思想学说比比皆是,读者为其故事情节身感投入之余,还不自觉地摸上了儒道释学说的门槛。

金庸小说的时代背景大多在宋元明清,看他的小说,自然也无意中上了一课浅白的通史。宋辽相争、宋室南渡、靖康之耻;蒙古南侵而称元、驱虏复汉而号明;袁崇焕山海关力抗清兵、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南宋临安原是今日杭州,明末金陵却是当世南京;郑成功孤岛遗民而不忘前朝,天地会至死不渝决然反清复明。种种壮烈慷慨的历史插曲,令人不禁要寻根究柢,问个明白。

金庸小说还处处还充满了人文艺术的特点。《神雕侠侣》里的朱子柳、《笑傲江湖》梅庄的秃笔翁,都以历代名帖、名碑的书法化作招式,读者得以借此识得褚遂良写的《房玄龄碑》、张旭的《率意帖》、怀素的《自叙帖》、还有“用斧凿刻”般的石鼓文不等。中医的经典,《灵枢》、《素问》,竟可合为侠医的名字(程灵素);穴道经脉之医理、围棋中的珍珑棋局、远古的《广陵散》琴谱,皆可一一嵌于故事情节,增添了不少的人文知识。

小说里的文学气息更是浓得化不开。你可以陪着杨过,轻吟苏轼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感染一丝十六年相思之苦;又或者读了元好问“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一词,而为李莫愁凄然落泪;抑还是感叹乱世,听黄蓉、樵子对唱元曲《山坡羊》,慨而言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再随着陈家洛朗读两句辛弃疾的《破阵子》:“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揣摩那英雄落寞的情怀。张九龄的“孤鸿海上来,池潢不敢顾”、杜甫的“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等诗句,金庸将之写成剑招的名称;李白的《侠客行》一诗,不单用作书名,还是一幅暗藏武功秘诀的书画。总之是诗词处处、韵文不绝,潜移默化地陶育着众多的读者。

小说写的是宋元明清的背景,欧化中文其时尚未入侵,自然无立足之地。金庸的文笔,典雅得宜,文白交融。没有“对我来说”,没有“基本上”,没有“进行到底”,没有“性”、“感”、“度”,没有“最……之一”,没有“掌门‘们’”,没有“‘被被’不休”、“‘的的’不休”……,有的是纯净优美的中文,通顺贴切的文句,简直可作为中文的经典教材。

而上文所叙,实不足以言金庸小说妙处之什一。不过,为人父母的,若想要孩子学好中文的话,不妨给他们买上一套《射雕英雄传》,再和他们共享细读,与郭靖、黄蓉一起闯荡江湖。一旦孩子培养出了兴趣,就一套接一套买;少喝几个月的星巴克,即换来一个渊博儒雅的中文世界,何乐而不为呢?

摄影:Nick Wu(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