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言而肥》/李名冠(马来西亚)


鲁哀公从越国回来,郭重为哀公驾车,大夫季康子、孟武伯在五梧迎候。接着,鲁哀公在五梧宴请大夫们。孟武伯因为厌恶郭重,就一边敬酒,一边取笑说:“您怎么长得这么肥?” 鲁哀公听到了,挺生气的,便代替郭重答道:“食言多也,能无肥乎!”这句话反过来讽刺孟武伯惯于说话不算数,指责他“不肥而肥”,同时也为郭重缓颊,说郭重“肥而不肥”。

现代汉语把“肥胖”联用,肥与胖,其实还是有区别的。

肥,指含脂肪多,跟“瘦”相对。除“肥胖、减肥”外,一般不用于人,特指牲畜。肥,除了“利益”(例如‘分肥’)的意义之外,更指经由不正当的方式而富裕的行为(例如‘坑了集体,肥了自己’)。

胖,原念pàn,指古代祭祀用的半边牲肉。《仪礼·少牢馈食礼》:“司马升羊右胖。”按《说文·半部》:“胖,半体肉也。”右胖,即右半边的肉。而念pàng的胖则指人体内含脂肪多。至于“心广体胖”的“胖”念作pán, 出自《礼记·大学》“富润屋,德润身,心广体胖”的说法。《康熙字典》中朱熹注为“安舒也”。

就“肥”与“胖”意义上的对比来说,就像两个大圆圈,中间只有一点点的交集,然而其外延的意义褒贬立现。这犹如“美丽”与“漂亮”区别。我们说“姑娘很美丽”,也说“姑娘挺漂亮”,然而美丽是由内而外的,漂亮是指外在的妆扮。我们说“姑娘妆扮很漂亮”,却说“姑娘内心很美丽”。著名节目“最美乡村医生”、“最美留守教师”等,受访的主角们有些风霜满面,有些长得根本不漂亮,但他们的内心正是“最美的”。

说“该减肥了”,其实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大肥猪。你说,猪会减肥吗?它能减肥吗?

从语言,我们可以探索并感受意义的多变性、丰富性与文化底蕴。实证科学及科技领航的现代生活领域,人文学问不断“贬值”,只因赚不了几个钱,使得现代人活得越来越痛苦!

最可怕的,实证科学的思维方法不断膨胀,人文、社会及生活中太多太多不应该被“量化”的事物与感觉却彻底的套上“可衡量”的“框框”。爱情,最不可被量化。然而,在“高富帅”与“白富美”倍受追捧的今天,“我爱你”竟然可以用数据来评断——多少朵玫瑰?多少个亿?颜值多高?(一个‘值’字,可悲啊!)

再如婚庆喜宴的红包(份子钱),各地区有异,大家心照不宣的“奉行”所谓的“一般价”、“朋友价”或“哥儿铁杆价”。过年压岁钱,分三六九等;人情交往,有亲、疏或纯粹的“呵呵”。深情厚谊,只看酒席设在哪个档次的酒楼里;海誓山盟,但数兜里拥有多少金镶玉!

可悲啊!现代人!不少人不敢娶俄罗斯姑娘,只因婚前婚后“落差”太大,婚前是窈窕淑女,婚后迅速变成臃肿大妈。(请问你是买个婚姻过日子,还是爱一个人?)生活中的一切,都落入“量化”的框架里!我们也距离逍遥的庄子越来越远!

孔孟仁人的道德情怀里,肥与胖、高与矮、帅与挫、美与丑、善与恶等等,只有本质与精神上的判准,且别“食言而肥”,更重要的,是主体内心的敞亮展现,并不曾“量化”……

“喂!说你呐!别看左右,就是你!该减肥了!”——这是现代人过度“量化”的说词与异化!

摄影:Nick Wu(台湾)

Advertisements

《开始工作前从不知道什么是肥》/郑嘉诚(新加坡)


普罗大众想要降下自己的体重的时候,讨论的是“减肥”;对健身稍有涉略的人,则在乎“减脂”。减肥,注重的是对身体整体重量的调整;减脂,则是更注重身体体脂肪的与肌肉的比率。但以下为简易讨论需要,将混为一谈。

而减肥或减脂,对我在2017 年开始工作以前,从来不是个问题,还曾经在大学期间把身体锻炼到只剩下10%的脂肪,但工作后看着渐渐消失的腹肌与拱起的肚子,是时候想想怎么减肥了。

其实,要如何控制体重和心理学息息相关。我们可以通过心态和行为的调整来达致减肥的目的,而不是无意识地不停少吃或挨饿。

首先,心态上需要调整,找到真正想瘦的动机。动机分两种,分别是外部动机和内部动机。外部动机就是外部环境给你的嘉许而让你更有动力持续和增加此行为的次数。外部动机通常在减肥的初期,或克制诱惑时能发挥功效。今天在减肥的期间受到身边美女的嘉奖,那么肯定让你动力满满。或是看到自己的腹肌开始明显,对自己的身材都垂涎三尺,而想要继续运动的时候,就是外部动机的典型。

内部动机说的是活动本身就能带给我们的快乐,而这种内部动机,才是长期维持良好体态的关键。打个比方,运动本身带来的满足感、正面的情绪与快乐,就能长期维持减肥这项行为。当然如果今天同事请所有人喝珍珠奶茶,那就需要外部动机(例如,想要让得之不易的腹肌‘生存下去’就是重要的外部动机)。我们需要交替使用外部和内部动机。

在行为方面,减重靠的是三分锻炼、七分饮食。因此,需要了解各种正确的减重行为。最大的误区就是节食。虽然节食本身能让人短时间内瘦下来,但因为挨饿,身体会以为在恶劣环境中,因此大部分摄取的食物将以脂肪的形式储存。平常也应该多菜少肉,毕竟菜有饱足感,但卡路里低。

在运动方面,也应该注重有氧与无氧运动的结合。除此之外,也应该从多肌肉同时运用的组合式动作开始锻炼。其次,环境因素也非常重要,家里、附近公园是否有运动的场地或器材,健身房是否靠近。如果可以找到健身教练或是有长期运动的朋友陪伴,更是锦上添花。

工作一族的我们,用对的方式,往健康的道路前进吧!

摄影:Nick Wu(台湾)

《珍惜和孩子相处的时间》/林明辉(瑞典)


我们这一代的童年也许会比较幸福,我们玩过相片(收集图片然后去和别人交换)、跳飞机、抓豹虎(一种会打架的雄蜘蛛)、弹玻璃球等等等,相信没有多少人是像现在的孩子般要在3岁背熟乘数表,四岁要懂得《出师表》,五岁要会跳芭蕾舞……7岁要和周杰伦一样……

你们真的要孩子这样过他们的童年吗?问一下孩子他们真正的玩具是什么(手机电子游戏不算)?可悲现在到处可以看到带着小孩的父母让小孩自己玩,然后自己看手机娱乐自己,或者就索性扔一个手机给那一二岁的孩子自己玩,然后自己又继续看手机!

孩子一转眼就长大,你以为自己今天的生活太匆忙,那等着他日孩子以同样匆忙的生活回报你。

光阴似箭、白驹过隙、日月如梭、稍纵即逝、转瞬即逝、弹指之间、风驰电掣、雷厉风行、乌飞兔走、跳丸日月、石火光阴、流光易逝、似水流年……看吧,就这些成语形容时间过得快,珍惜吧朋友,不单珍惜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也珍惜和家里老人家、亲戚朋友,兄弟姐妹等等共处的时间。最后,不要忘记珍惜自己。

摄影:Nick Wu(台湾)

《匆忙》/灵家腩孩(马来西亚)


人生是很匆忙的,每一个阶段都来得很快。

我们从婴孩时期,“匆忙”地学会了走路,然后“匆忙”地上了小学,再“匆忙”地完成了中学生涯,然后踏进了社会大学。

到了社会大学,我们“匆忙”地从一个社会的新鲜人,经历了生活的磨练后变成了一个历经磨难的成熟人士,过了三四十年,我们就“匆忙”地到了退休年龄。

退休的时候,原来我们已经“匆忙”地过了半个世纪;我们已经到了一个脚踏入阴,一个脚留在阳的阶段。简单的来说,已经过了人生三分之二的阶段,开始所谓的黄金年华。

其实真正享受的日子是属于退休后的日子,但过得好还是坏就完全取决于你年轻时那段“匆忙”的日子是如何的度过了。

有些人退休时银行户口里有好几百万,可以舒舒服服地过他的退休生活,每年还有钱有闲去旅行、购物,但是有些人到了退休的时候可能生活得浑浑噩噩,依然停留在手停口停的阶段,那就会活得很辛苦了。

所以,我们一定要在那段年轻“匆忙”的日子里,尽量地努力,让将来退休的黄金日子,可以休闲,“不再匆忙”地过。

摄影:Nick Wu(台湾)

《匆匆》/周嘉惠(马来西亚)


我最初其实不是从朱自清的文章认识《匆匆》,而是在李建复的专辑里首次接触。当时的感触是,文字居然能够这么美!歌声真的能够这么靠近灵魂!

如今年轻一代还知道谁是李建复吗?《龙的传人》的原唱,可能听过吧?如果没听过,也不用难过,毕竟已经是四十年前的歌了。不过,在当年如果说没听过这首歌,那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李建复还唱过许多其他歌,《归》、《忘川》、《归去来兮》等等,歌词都充满着浓郁的理想情怀,入世而不俗气。民歌是另一个世代的“遗物”,我有幸搭上那个世代的末班车,听了很多令人怀念不已的好歌。李建复的歌声当年红遍华人圈,但无阻他在几年后毅然放下所有绚烂,出国留学,尔后在IT业大展拳脚(曾任职Yahoo台湾总经理)。

我这个人天生缺乏艺术细胞,特别表现在一辈子记不了几首歌的歌词(以前学生时代,每逢周会唱国歌都只能滥竽充数地‘夹口型’假唱,如果在非常时期要我来一次‘独唱’,恐怕难逃被拖出去枪毙的命运)。即使是当年感觉惊艳的《匆匆》,也只是记得其中“匆匆复匆匆”寥寥几个字,但那旋律一直保存在脑袋的某一个角落,不曾忘却。几天前读严晓蓉写的《匆匆》突然唤起一阵模糊的记忆,上网一查,方才知道李建复唱的《匆匆》,歌词正是出自朱自清手笔。我十分确定,小学时只知道猪八戒,不识朱自清。

匆匆四十年,回忆过往真是五味杂陈。人到中年也算是进入秋季了吧?无意悲秋,倒是联想起另一首李建复的歌《网住一季秋》:“爱着诗般的秋,尽管它伴随着淡淡清愁”。

民歌,多美的意境!

摄影:Nick Wu(台湾)

《误上铁达尼》/周丽雯(澳洲)


在这间上市公司上班一年多,今天一早开了个会,然后就像香港TVB连续剧一样,宣布公司就要关门了!才几天前上面还派个高层来奖励我们这组干得好,现在大家却都在整理简历信,准备另投明主。差距好大!

我在澳洲上班十几年了,倒让我经历过几场风波。上次是2012年,矿业突然跌入低迷期,当时也在一家上市公司上班,上午顾客宣布取消工程项目,不到三小时,人事部就发信给员工,除了基本的赔偿,还给了张已付款的计程车卡,送我们回家。福利还算不错!

这次恐怕没这么好了。这间公司这次是工程项目做垮了,入不敷出,几单这样的大项目,就足够把整间公司拖垮。目前澳洲的矿业是有前景的,但是现在这间公司在其他部门的表现不好,我的部门也被拖累,好可怜啊!如今靠近圣诞节,大多数公司都不会雇佣新人,所以说,要许愿得小心,条件得列好,不然有份工作,也会莫名其妙地被不知道谁害得失业。

摄影:Nick Wu(台湾)

《愿望》/耳东风(马来西亚)


以前愿望的“愿”字,是个“原+页”。我个人觉得,古人的愿望,是向冥冥祈祷,把心所想要得到的写下来,做过记录。若干年后,再把记录册子打开来,看看愿望是否达到。现代人不流行写字,所以,留言(愿)于册上页渐渐简化,变成留于心中,所以变成了“原+心”的“愿”字。唯,把心里所想写于册,收于某处,是有“原意”置于别(旁)处,所以原心放于旁页,带有客观的意思,日后看来,与愿与否,一目了然。而当把原意放于心中,只有你自己知道(当然还有天知、地知,不过天地皆无语,不会跳出来纠正你更改所许的愿),日后可能年代久远,可能不堪回首,忘了许下的愿望,或者不知不觉修改了也不一定,反正对自己可以交待就行了。不过,造字者还是坚持把“原意”放在心之上,意即心呐,不要忘了当初许下的原意。

写这稿时恰逢大马新政府提呈的第一个财政预算案。预算案,也是充满了大马国民和政府许多的愿望;宣布前政府吓唬了我们一番,说是无糖痛苦,让许多国民担心。幸亏,宣读以后,至少还不过不失,而且大家被打了许多预防针,愿望指数相对的减少,自然比较容易接受。

最后,说回自己的愿望。其实自己向来没想做什么大事,只希望安安稳稳过一生。但是,我是有双重性格的人,喜欢钻牛角尖,一方面觉得安稳很好,一方面又觉得天之送我于世间,必有所用,所以私底倒也希望做些大事。不过,近五年来似乎越来越发现自己眼高手低,做了许多傻事错事,如今每一刻竟是希望时间可以倒流,自己回去把不对的做对来,天真吗?或许,再过几年,依然做多错多,藏于心中的愿望指数,也跟着调低,变成不要求太多了,只求安安稳稳过一生,至于欠下的人情债,今生还是要还,还不完的话,若有来世,也衔环以报。

很多人觉得往事不可追,所以从不往后看;我自己也是如此,但是,愿望是可以求世间所没有的,所以不妨期望自己可以有机会/时间把之前做不好的做好来。如果如果,上天给你一个愿望,你要做什么?

摄影:Nick Wu(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