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者精神/紫色水晶狗(马来西亚)


提到“副业”通常给人一种业余,或者不专业的印象。然而,这种印象不尽然是对的,业余者更不代表就一定是不好的。

许多刻板印象都起源于“专业”。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大家对理工生和文科生的印象。仿佛理工生天生只会数理,做任何事都一板一眼,文科生则必定擅长写文章,生性浪漫,而且会区分chi和ci的发音。但是大家从生活经验中应该早都认识到其实刻板印象往往和现实不符,就不知为何刻板印象还是偏偏一直保有生存空间?

譬如《学文集》主编在工科、文科的文凭各拿了两张,你又该怎么归类这种人?不容易吧?从小就有一种观念,人一时一地的行为不应该作为将其永久归类的基础,三岁定八十的说法我是无法苟同的。我相信人只要活着,将来就有各种可能。所以,分类有时候本来就不必要。

业余者不为专业训练所束缚,更不受传统教条所绑架,相关知识当然还是很重要,但自学总是可行的。实际上,专业者也无法担保其专业知识能够长期保鲜,譬如我国现任卫生部长是医生,但他老兄就曾经在电视上闹出喝热水杀新冠病毒的笑话。万一哪天生病,而身边只有这位专业者和一台电脑,你会去求助于如此专业者?还是宁可直接问Google意见?

业余者可贵之处在于其发自内心的精神、热情、良知,如果再加上一定的相关知识,难道表现会输给专业者?真的不见得啊!业余者追求的不仅仅是满足客户要求,而是经常挑战教条;不问大家怎么做,而是追问为什么要那样做?

试问在离校多年后,你记得的是那永远一板一眼、字正腔圆的专业老师?还是那经常不按牌理出牌,却也始终完成任务的临时教师?

业余者精神是否完全不可取?答案应该很明显。

摄影:Nick Wu(台湾)

前一日文章链接:https://xuewenji-my.net/2020/05/22/%e5%89%af%e4%b8%9a%e4%bd%95%e5%85%b6%e5%a4%9a-%e5%b0%8f%e7%8c%aa%ef%bc%88%e9%a9%ac%e6%9d%a5%e8%a5%bf%e4%ba%9a%ef%bc%89/

从事副业的原因/耳东风(马来西亚)


当副业的收入超过正业时,还是副业吗?

从事副业有两者可能,第一是正业收入不够多,所以希望另开财源,帮补一下;第二则是因为自己的兴趣或者机缘巧合,自己的特长可以发挥作用,帮助到那位业主。大多数的人从事副业,是第一个可能。

如果副业一直都只能够帮补收入,换句话说,提供的收入不足以和正业平行,甚至更好,那么,它始终不能扶正。如果副业不赚钱,那么,收档是迟早的事。但是,万一副业的收入越来越好,甚至超越正业,那么,就值得我们考虑是否将之扶正,或者索性放弃目前的正业,专心去经营这个可能有更好发展的事业了。

至于另一个可能,即兴趣,或者专长使然,发展出来的副业,通常可以经营长久,也不会“威胁“到正业,大家可以共存。我的邻居退休以后,不想做无业游民,于是找上他从事农业的朋友,自动请缨,协助他种菜采瓜,每天早出晚归,日子过得很充实。一方面是他喜欢耕种,自己家里也种了许多蔬菜花果,另一方面也是他善于培植,友人当然也看到这点。至于说这个不是他的正业,原因是他不需要看老板脸色,也没有靠这笔薪水维生的情况,所以,我归纳这个是他的副业,或者玩票性质的职业。

现实生活中,不必为了生活而经营另一个事业(副业),是相当幸福的;因为,不用为钱烦恼,却愿意牺牲时间去做多一点,必然有其吸引你的地方。比如,一名医生下班以后,去做GRAB司机,因为他除了接触病人,也喜欢接触很多不同生活层次的人。一名专栏作家,稿费虽少,却可以把自己的想法传诸社会,所以乐此不疲。

还有一种副业,是专业使然。在客户还没有找到替代时,他必须找你。从事这种副业者是很幸福的,因为收入向来不差,而且很难有新的人来代替。比如,资深潜水员,或者已经退休的保安人员(保镖),又或者,在一些行业,持有某些特定认证的人员,市场已经为这些服务有个定价,刚好你符合客户的条件,那就是你了。只有工找你,无需你找工,哗!真是羡慕死人!

注:谈到这个特别副业,笔者曾经有个经验,在此分享一下。十多年前笔者曾经担任电影院的神秘调查员,每个月必须探访设定的戏院,过后呈交一份调查报告。虽然这个副业没有多少收入,却满足了笔者喜欢往戏院看电影的愿望好一阵子。

摄影:Nick Wu(台湾)

副业/宫天闹(马来西亚)


我今年四十岁,如果有八十岁的命的话,我的人生已经过了一半。曾经听过一句话:人生有分上半场跟下半场。不管我们的上半场精不精彩,我们一定要让我们的下半场更加精彩。我的上半场我自己觉得还可以,酸甜苦辣都尝尽了。在我人生二十几岁开始工作到三十四岁时,发现了一种收入叫做“被动式收入”,于是我就开始了累计我的被动式收入,直到今天。不敢说有很多,可是在这次的疫情加上行动管制令的情况下,我的主动收入减少了,但我和太太至少靠着被动收入,还是有口饭吃的。所以我特别感恩我的被动收入。

可是我的行业里有一个非常强大的敌人,那就是AI(人工智能)。很多人告诉我现在AI还不能替代我的行业,因为我的行业是需要我去见客户以及让客户了解理财的观念,而人与人之间是需要温度的。我不能确保十年或二十年后,AI会不会开始有温度了,而且新一代的年轻人也似乎都比较喜欢呆在家,上网去了解理财的问题,或者已经有很多APP来帮助他们去理财。我有了危机感,于是我就想看看有什么副业,可以让我拥有第二份被动收入。

很多人告诉我他们现在过得很好,並不需要任何副业。我想说的事,就是因为你现在很好,所以你才需要创造第二份收入。第二份收入是什么时间开始最好呢?我的答案是我们最完美的时候,而不是我遇到问题了,我被炒鱿鱼了,我老了,才发觉我需要,那就可能太迟了。

我的上半场刚过完,期待我的下半场会更精彩!

摄影:Nick Wu(台湾)
照片说明:紫藤花

你还敢没有副业吗?/李黎(中国)


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我们有哪些影响?很多人失去了健康,乃至生命。居家抗疫,不能外出,停课停业,很多人失去工作。小到个人,大到人类,小到家庭,大到国家,没有人不受影响。

在疫情爆发后,可能一两周的居家抗疫,我们还能挺得过去,但疫情持续,我们是否都可以不工作,继续在家抗疫?并不是。之前有位医生说,长时间不工作,带来的损失可能会更大。因为并不是每个家庭都有足够的物资和资金,能够支撑得起不断地消耗,只出不进。

应该有很多人,甚至一大半人,都在为各种分期付款而苦恼。刚刚毕业时,我们有了第一张信用卡,在薪水少的时候,使用分期付款救济过生活。后来,要结婚了,购买了房屋,开始每个月定期还房贷。要有宝宝了,需要买辆车,车贷又要陪我们过一段日子。
此外,每个月的水电燃气、通讯费、物业费等,都要定期交。

还有人每个月不需要定期还账单吗?可能没有。除非你不用现在的通讯工具,或者你有足够的金钱,已经预交了很多年的费用。

在这一张张的账单面前,大部分家庭,在停工停业时间,在金钱上就先扛不住了。之前看过一个关于90后存款的调研。一半以上的90后处于负债状态,有存款的人不多。在没有存款的情况下,一个月不开工,可能家庭的财务状态就紧张了,几个月不开工,可能家庭就要破产了。

很多人说,这次疫情,感受最深的,一个是要有存款,另一个是要有副业。有存款,家庭才能抵抗住流动性风险,有副业,才能抵抗住突如其来的失业。有很多人在家抗疫等着开工,等着等着就失业了,今年上半年估计大部分人的收入都比往年要少。但这种突如其来的财务风险,没有人事先预料到,所以每个月该还的账单并不会少。财务断粮了,该怎么办呢?没办法,只能硬挺着。然后积极寻找新的职业,并找到第二职业。有了副业,就像是汽车后面一直储备一只备用轮胎,能够在关键时刻,让汽车继续跑起来,不停下。

所以,要么有足够的存款,要么有副业,你会选择哪个?作为成年人,当然两个都要啊。

摄影:Nick Wu(台湾)

人生就是梦想/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常言道:人生如梦。人,自从懂点儿事情开始,就与梦想共成长,共成熟,直至共泯灭。人,离不开梦想。

“梦想”一词,身兼两义:一指妄想、幻想;二指渴望。“梦想”的第一意义刚学会用时,好像常常是指责别人有实现不了的狂想、乱想。但是前几年开始,“梦想”一词成了人们追求的希望,追求的事业。这就是说,“梦想”的第二个意义“渴望”占据了重要的地位。实际上人从一出生开始,首先是本能的渴望。渴望吃、渴望干净和温暖的环境(小婴儿饿了、拉屎拉尿后都会哭喊)、渴望得到妈妈的爱、爸爸的爱。从小到大,渴望这、渴望那总是排列在先。“幻想和妄想”是必须在一定的逻辑思维前提下才会有的。

小时候,认识了钱的作用后,就渴望每天从妈妈那里得到一二分钱,可以去校门口买四粒半小核桃,再后来渴望有很多钱,可以买自己想买的东西,但是这个“渴望”成了“幻想”,弟弟说这是个“妄想”。那时候全家人吃饱穿暖已经算是很富裕的人家了。最大的渴望是在13岁时,渴望在长大以后能得到一座花园洋房,房前台阶边有各色鲜花,门前有一片宽广的草地,草地那边有高高的大树。同学说,那是一个美好的梦想。到梦里去寻找吧!

高中毕业,渴望自己能像家庭出身于工农的同学一样考上大学,做个大学生。那时候高中毕业生中只有30%能升上大学。出身不好的人就是考得再好,也可能因为父亲是个小老板而上不了大学,因为在你的档案上,已经有人决定你是“宜录取”还是“不宜录取”。所以那时候,就像有的工农子弟的同学说:你也想上大学,妄想!

好在有个“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改革了,通过自学考试,出身老板家庭的学生竟然是个研究生了,并且在大学里做了一个老师。这真是有点“鲤鱼跳龙门”了。于是眼前又有了新的梦想:成为教授,而且应该是正的。

但是除了与别的老师一样任课的工作量以外,肩上还有没完没了、年年增加的教务工作。没有时间和精力写论文,更不用说去疏通全国一级刊物、特级刊物的要人而去发表一篇为了评职称的文章。不会那样求人,也不会出钱去买个版面。深信自己的研究水平,只是没有时间。事实上也没懈怠,不久辛辛苦苦挤出时间撰写出一本书,但职称办公室的人说,一定要成书才行,尽管那个高端的印书馆还为此寄来了宝贵的校样。

不过从教学第一线转到行政系列的处级干部就有两次机会。他们在教师系列或许因为原因通不过教授资格的审核,那么第二年可以到干部系列去参加职称评定,一般一个准。所以有的梦想只靠自己努力是实现不了的,还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三利才能开泰。

在人生自然发展阶段中,人的梦想更贪婪。恋爱了,梦想男朋友是个又帅又温柔,又有钱又专一于自己的天下第一男,或者女朋友是漂亮,永远年轻,经久耐看,贤惠、温柔,一切都听男人的淑女;成家了,梦想有一套宽敞、惬意,综合学习、娱乐、生活全功能的别墅;梦想有辆房车,“元素”品牌当然太奢侈,没必要。中外合资的“大众”应该有,要水电煤俱全,在全国旅游,免得买机票、找宾馆。有孩子了,梦想能让孩子上最好的幼儿园、小学和中学。总之,人对自己人生每一阶段的生活、学习和工作会有无数渴望和梦想,能否实现呢?不一定。但是如果作为一个人,连想也不敢想,一点主观意识都没有,那做什么人呢?所以,有没有“梦想”,应该是人的一个特性。

晚年尚未来临,但是从爸妈退休后的生活来看,老年人的梦想更多。现在的老人想开了。去看老人的微信群:首先想摆脱孩子们对他们的依赖,过自己自由自在的生活。什么不要再帮孩子们带第三代呀、要留住自己的房子呀、身边要藏有一笔养老钱呀,甚至还有的老人想有自己的真正的爱情,于是去追求黄昏恋等等。他们渴望健康长寿,于是保健品行业兴起。他们渴望慢速度的旅游,于是针对老人的一两天周边游,冬天南下防寒,夏日北上避暑,候鸟般的养生旅游业方兴未艾。想跳舞的有了广场,想唱戏的有了公园,想再学或补学什么的有了遍地开花的老年大学,紧接着养老院、养老公寓,政府建的、企业家建的,如星火燎原似的在城市各方位郊区闪烁起来,让不想麻烦儿女养老的老人各有选择、各有归宿。这个世纪初老人的梦想正在催生着新的养老行业。

“梦想”,字面意义很虚幻,在精神层面上是不可捉摸的东西,实际上是个很现实,可化为物质世界很有能量的实体。“梦想”是个人的,也可以是家庭、集体、甚至国家,如中国的“复兴强国”的梦想,乃至于世界,比如“世界和平、大同世界”。

“梦想”能实现,也可能实现不了。但一定要有“梦想”,要去努力实现“梦想”,实现不了这个“梦想”,就换一个“梦想”。总之。你要做人就要有“梦想”。

摄影:Nick Wu(台湾)

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李名冠(马来西亚)


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云,“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毛泽东《七律·答友人》诗云:“九嶷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洞庭波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

在俄皇、女英泪化点点“斑竹”的映衬之下,大舜的“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嶷”(一说是是一种精神,农耕文化的精神),真情挚爱的不舍不离,化作点点斑竹,映现至情!

铸出豪气“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沁园春·长沙》)的毛泽东说,我将为此而梦回祖国辽阔的河山,在我芙蓉盛开的家乡朗照着清晨的光辉。

中国梦,中华情,虽说实不简单,其实并不罕见!基辛格说,中国的崛起势不可挡,最让人惊异的这是超越五千年的文明!习近平说,“改革开放永远在路上”及“改革开放永远是进行式”,这就是答案!

相对之下,美国的“民主总统选制”两百来年的僵化,近期不断选出所谓“程序正义”里像“小布什”及“川建国”等般的“低能政客”,不断征战、摔锅、撒谎。“美国爸爸 ”的脸色逐渐苍白,进而荒腔走板,早从“Democracy”沦为“monetocracy”。美国没有贪污问题,因为政商利益的勾结早已摆上台面并公开化。万万别误信当前政客们最心系的是“全体人民”,其实,他们百般维护的却是相关的利益集团,譬如财团及枪支协会,还有“川建国”自己的酒店服务业。
(至于某东南亚夜郎国的“后门政府”,且莫哀叹,这是“程序正义”呀,甭管什么诚信、良心、美善!“选票”,只有在你投他一票时才是有价值的。)

长治久安,对所有百姓来说,大半辈子坚韧拼搏的努力才有意义,否则,都是无奈且宿命地为他人作嫁衣裳。一个源出于老百姓,能够坚持追求全体老百姓的共同利益的“政党”,才能真正为国家仔细思考未来数十年,甚至数百年的建程。

“川建国”先生,以及“九流不入的政客”彭小丑,永远不明白“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则远怨矣”(《论语·卫灵公》)的意义。

耿爽在中国国务院外交部记者会点出“行有不得,反求诸己”的感慨。原文出自《孟子·离娄上》,为“孟子曰:爱人不亲,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礼人不答,反其敬。行有不得反求诸己,其身正而天下归之。《诗》云,永言配命,自求多福”。中华民族文化思想讲究从内省而外化,“内圣外王”之道,历久而弥新!而这一点,西方恰恰缺乏,总是往外寻找原因症结,看不到自己的缺点,进而自以为是,越陷越深难以自拔,一切一切,被“自由民主化”!!

我常说:当今这世界,没有对与错,没有道德不道德,更没好不好,甭论该不该,奢谈适不适合,只有,只看“颜色”是否正确!!“泛政治化”的病毒,早已侵入人们的心肺,积重难返无可救药。

FB横行的今天,社交媒体上天天都有“颜色”的偏执。许多智力低浅的爱好者随波逐流,载浮载潜。冯骥才说,一般只读详细且周全的论述,至于简略的论点(像“懒人包”)一般忽略。

世情蜩螗如是,最该提升的教育不是普通知识的积累,而是思辨能力的提升与民族文化的涵养。在“被自由民主化”的当下,且梦“寥廓”与“春晖”吧!

摄影:Nick Wu(台湾)

原谅与否,在当下重要吗?/林高树(马来西亚)


事到如今,还有人在追究病毒是哪里来的。

美国说源自中国,总统甚至坚持把新冠状病毒称为“中国病毒”。中国说病毒来自美国。意大利则说病毒来自意大利。我不知道这些话题是由于穷极无聊,还是因为病毒入脑,头壳坏去,怎么在这个时候来追究这种问题?重要吗?有那么重要吗?

假如纯粹出于好奇,那也罢了,不过他们好像很认真。就算是病毒真的来自中国,或美国,或意大利,那又怎么样?知道了对疫情有什么帮助?真搞不懂这些人。

根据卫生部的说法,我国的确诊病人三分二与大城堡清真寺的三天集会有关,十个死者中也有八个和那个集会有关。如果相关人等有机会能够回到过去,他们现在知道自己会因为参加集会而得病、死亡、传染给家人,他们还会参加吗?我相信不会。信仰只是加强侥幸心理而已,没几个人真的会因而烧坏脑。

现在的要务是治疗,是切断传染链,是确保没有十三点的信徒继续聚在一起祈祷、没有自以为是的医生继续出外跑步。

原谅或否,追究或否,等疫情过去后再谈吧!

摄影:Nick Wu(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