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色恶恶臭/刘明星(马来西亚)

诚其意,勿自欺。很白话的看,似乎也并不陌生,两千多年前的话,有些现在看来还是不觉得过时。

但,距离了二十多个世纪,还能确保我们是以同样眼光去理解那时的氛围环境吗?而且,四书之一《大学》的<释诚意>这一部分,“自谦”这个词组是有点吃不准夫子的意思的吧?朱熹朱夫子给的线索是谦应该作为慊,读音是苦劫反。这苦劫反我们也不能以普通话的汉语拼音去反切了。(有关反切,是读古书常见的标音方法,取首字的声母,尾字的韵母合成一声。)

那么,“此之谓自谦”有比较好明白吗?去翻翻字书,或字典,这慊也好几种解释和读音。什么快意、满足的;大概普通话念qie音是对的吧?

再引正文:“所谓诚其意者:勿自欺也,如恶恶臭,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故君子慎其独也!”

叠字的恶恶和好好,前者是动词,念第四声,朱子没给叠字的第二个字给读音,大概照一般的读音就是了。而恶臭,也许读exiu会比较顺耳,也就是说读作嗅,气味的意思。好色却别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虽然也可以戴有色眼镜看,但其意思是超过色情的。大概可以用比较流行的色即是空那种五蕴之一的感觉来理解。

慎独,应该算是君子的标准了。独处时谨慎行事,别没别人看见就胡作非为。

不长的《大学》章句,说好懂也好懂,修齐治平的,谁没看过几句呢?不过“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奉行。”这古板的儒学,其实不朽。

  •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 主题:自欺
  • 上一篇文章链接:没法子了?(Apa boleh buat?)/山三(马来西亚)

自欺欺人/江扬(中国)

2022年4月的中国将以上海的魔幻封城载入史册,每天层出不穷的各式奇葩防疫奇观,伴随着简体中文互联网有史以来最大的删帖运动,都是这个荒诞奇旅的鲜活注脚。看似渐渐平息的确诊数字却无法掩盖人们心理的惴惴不安,每个人都知道这不过是下一波暴风雨来临前的间歇。不仅是仍处于封控的上海、吉林、北京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无数个封控区,整个中国都瑟瑟发抖地祈祷着自己不会是下一个倒霉者。

另一边,俄乌战争延宕至今两个多月,俄军颓势渐显。闪电战征服乌克兰已然破产,战争将持续多久招致多少牺牲则无人知晓。从围攻基辅、哈尔科夫到现在被迫不断缩小战略目标,却迟迟不肯罢手。是因为已经投入了这么多沉没成本不舍得止损吗?还是担心撤军后乌军会借势进犯俄罗斯本土?即便乌军有这样反扑的能力与野心,难道动则核武恐吓全世界的俄罗斯还怕自己无力自保?

无论是屡次发文强调坚持“动态清零”的中国官方,还是忙不迭表态“芬兰瑞典加入北约不构成威胁”的普京大帝,都侧面反映了各自上层对现有状况维继乏力的认知。权力的集中与官僚选拔的任性固然会让最高决策层偏听偏信,造成上下的信息差,让最中肯的建言难以进入权力核心;但凭借身处高位的视野优势与现代便捷的通讯方式,即使再笨的大脑也不至于看不清大势。那么,是什么让他们对难以为继的决策不肯回头呢?

部分答案或许来自于权力的傲慢以及对这种威权煞有介事的维护。对于长期掌权者来说,最害怕的是权力旁落,而比权力旁落更不能忍受的则是威信扫地。威信建立在长期持有权力的基础之上,是在拥有权力惯性以后渐渐滋生的光环。这样的光环与权力相辅相成,合二为一,对民众形成完全统治,让权力者习以为常。换言之,越是掌权日久,越无法忍受权力失去光环,也越无法区分象征资本与实质资本。即便理性者们清晰地建言,失去光环的掌权者依然可以拥有相当的权力——只要这样的权力具备合法正义的来源;但对于后者来说,这样的叙事超过了他们的理解能力。在他们的认知里,失去威信就意味着失去权力,失去权力则是失去一切。为了维持这样的威信,无论什么代价——乃至生灵涂炭,都在所不惜。

因此,有方家提出我们应该尽可能提供台阶给权力者,保留他们的脸面来实现政策转向。但另一方面,我们又看到历来的集权者几乎没有主动改革自身的先例——所有的改革都必须静候上一任死后的改朝换代。穿着新衣的皇帝并非不知道自己没穿衣服,而是既然已经光着身体大摇大摆出门了,再掉头穿回衣服只怕威信受损,动摇统治。套用索尔仁尼琴那句名言,或许可以说“人们知道皇帝没穿衣服,皇帝也知道他自己没穿衣服,皇帝知道人们知道他没穿衣服,人们也知道皇帝知道人们知道他没穿衣服,但他依然在裸奔。”殊不知历史潮流,浩浩荡荡,只有去除威权的统治才是最稳固的统治。

  •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 主题:自欺
  • 上一篇文章链接:自欺遐思/奉化.山人(中国)

今天,你姗妮了吗?/吴颖慈(新加坡)

姗妮基本上就活在不断自欺的日子里。

天空微亮,太阳蠢蠢欲动之际,姗妮奋力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睛,用十台起重机同时发动的功率,吊起仿佛千吨重的眼皮,又是一个睡眠不足的早上。姗妮对自己说:今晚必须早睡,以后就别熬夜了吧!

花洒浇出让人清醒的汁液,姗妮拍拍两颊,开始梳妆打扮,尽管镜中倒影已是花残粉退,黑眼圈都快垂到下巴了,姗妮还是会仔细地描绘眼线、均匀地扑上白色粉末、涂上腮红、抹上胭脂。然后对自己说:好气色也可以靠双手打造,谁规定一定要睡饱?

在衣柜前犹豫了五分钟,姗妮抽出一条全黑的连衣裙,领口位子有一个小巧别致的蝴蝶结,直筒设计,简约大方。姗妮把自己全塞进连衣裙里,猛然发现臀部两侧看起来有点紧绷,小腹也惊人隆起,姗妮马上藏进相对宽松的西装外套里,对自己说:这家的裙子也太烂了,才洗几次就缩水成这样,以后不买这个牌子了!

热带雨林气候就这样,高温、多雨、潮湿,就像今天这个没有下雨的早晨,太阳烈得让人睁不开眼睛,空气却潮湿得令人烦躁。在拥挤的车厢里,体态臃肿的姗妮早已大汗淋漓,就算车厢里的冷气呼呼作响,身旁的人都神情自若地滑着手机,姗妮却要忙着擦拭汗水,对抗在脂肪保护作用下无法下降的体温。姗妮浑身不痛快,对自己说:这车的冷气是不是坏了?真是的,太难受了!

终于瘫坐在办公桌前,享受着头顶上冷空气带来的凉意,此时,一股马来椰浆饭的香气就这样突如其来的钻进姗妮的鼻子,她不自觉地咽下一大口口水。然而,为了控制体重已经半年没有吃早餐的姗妮,从办公桌抽屉拿出摇摇杯,默默倒入五谷营养粉和水,然后一边摇一边对自己说:椰浆饭这种东西那么油腻,当然不适合注重健康的我啊!

用过“早餐”,姗妮的十指在键盘上狂飞乱舞,眼睛盯着荧幕,那么坚定、那么自信。这时,老板那玲珑有致的私人秘书捧着一叠文件夹,走到姗妮的座位放下,又仪态万千地走开了。姗妮盯着那柳腰丰臀,对自己说:身材好了不起吗?我是靠实力,不是靠脸,OK?

好不容易清空桌上的文件,姗妮揉一揉双眼,做了几个伸展的动作。天色早就暗了,肚子咕咕作响,姗妮对自己说:真好啊!过了下班时间就不必挤巴士,餐厅人潮退去也不必等位子,这就慰劳一下自己,好好吃一顿!

餐厅的角落坐着一对小情侣,交头接耳,小声说大声笑。姗妮刚好被服务生领到一个正对面的位子,虽说四周围空荡荡多的是空位子,姗妮却乐意入座。麻辣汤底正在疯狂翻滚,姗妮把肉丸、鱼饼、蟹柳、蛋饺、虾、鱿鱼一股脑儿丢进去。小小的一张单人桌上还摆了五花肉片、骰子牛、豆腐、小白菜、金针菇、炸腐皮和煲仔面……正在等待食材煮熟的时候,姗妮抬起头,刚好看见男生轻轻捏了一把女孩的鼻子,四目交投无限柔情,周围顿时冒起粉红色泡泡,撒了一地狗粮。姗妮啜着珍珠奶茶,对自己说:一个人生活有什么问题,需要找一个人来牵绊自己吗?

姗妮无言地吞下一大锅的寂寞,即使点了双人份的套餐,也填不满一肚子的空虚。

大地似乎被葬进了万丈深渊,宁静却危机四伏。姗妮躺在双人床上,脸上泛着手机荧幕的淡淡蓝光,滑啊滑、拨啊拨、点一点、按一按……时间虽然长短脚,却不疾不徐、一步一步往前……夜更深,灯却始终没有熄灭。

当世界再次被点亮,姗妮又跌入周而复始的无限循环里……

姗妮的故事就在你我身边,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住着一个小小姗妮。今天,你姗妮了吗?

拉近“代沟”三部曲/徐嘉亮(马来西亚)

“哎呀!你的父亲又往他的房间塞了一大堆垃圾!我帮他扔进外头的垃圾箱,他却一一地捡了回来。”“哇!把收音机的声量调得像轰炸机一样,你母亲疯了吗?”“嗨!你的父亲只是吃肉、吃肉、吃肉…… 还特别爱吃炖肥肉,青菜却一动也不动。从不想想自个儿的高血压,请你告诉他,他中风了,我可不伺候!”

各位看官,以上的话语,乍听之下,或许你会怒火中烧,特别是听到身边人在讲令尊和令堂。“快深呼吸,数三二一;耐心地听……”对了,第一步就是细心聆听,耐心了解,别急着生气。为什么父亲要往房里塞垃圾?向父亲了解后,原来穷活了大半辈子的父亲捡了许多废弃的铝罐、旧纸皮等,打算拿去卖给环保回收站,赚几个零钱花。为何往房里塞?只因放在院子里,你看了碍眼,他又不愿与你争辩,唯有收在自个儿的房内了。如何解决?在院子里空出一个地方,让他老人家打理,问题不就解决了吗?至于收音机的声量太大,父亲不吃青菜,这些都是身体老化的象征。首先,我们应该带老母亲去检查耳朵,或许她的耳朵重听了?老父亲不吃青菜,是否没牙齿去咀嚼青菜的纤维呢?替父亲配上一副假牙,把青菜煮得软绵些,甚至把煮好的青菜剪细;都是可行的方法。可以熬软绵的粥给刚换固体食物的小孩吃,老父亲不需要吗?回头一想,我们也不应该生气身边人,毕竟在最后的一句话里,明显地透露他也在担心老父亲的健康,只是不懂得如何表达。代沟的形成,始于不愿沟通;直到误会和坏印象的植入之时,问题就棘手了。因此,第一要旨是听,耐心地听,细心地听……

“阿亮,你的孩子读什么幼儿园?为什么每天都是爬树,玩泥沙,做手工,唱歌;却从不学写字,念书?你啊!不要把孩子当白老鼠而牺牲掉他们的前程……”“妈,孩子读的学前教育是根据华特福的教育理念,着重的是孩子们的身、心、灵的成长,而不是课本上的知识。”“一个月给六百元,这么贵……又不教读书,写字;隔壁家阿翠的孩子五岁都会写简单的英文单字了。”“妈,现在的一般幼儿园收费是一个月三百元,但是首半年得多付约两千元杂费、书费、制服等;下半年则得多交约一千五百元。这么一整年,我们就得交上逾七千元;每个月的收费也是六百余元。至于华特福只是收十一个月的学费,所以价钱上,它较便宜。”“你别忘记,别人家交了学费,可是在学习上有所收获。你表妹的女儿六岁就会用马来文和英文造句了!”“妈,您放心。孩子们认字方面,我会在家教他们写一些象形文字。至于马来文和英文,每晚我都会念这两种外语的童话故事给他们听;他们六岁时,我会叫他们Imbuhan 歌。”“都不知道你怎么想?付钱了,还得自己教。小心孩子小学的考试满堂红……”各位,相信另一个与长辈产生代沟的方面就是孩子们的教育。试想想,家慈也是爱孙子,关心孙子的学业,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假如当时的我是这般地顶撞回去:“我的孩子,我管;不需你操心……”,那么事情就糟糕了,不是吗?因此,第二步是我们得常常换位思考,寻找共识。父母不明白,那么我们就得耐心地解释至他们明白。同时,我们也得做出适当的行动,表达认同他们一部分的意见,好让他们释怀。至于身为长辈的,我们不妨暂时放下身段,听听年轻人的讲解,毕竟生活的时代不一样了,我们也得顺应潮流。只要大原则不变,生活上和思想层面的变通能让生活更和谐美满,何乐而不为呢?

第三个出现代沟的层面,当然就是生活中的处事原则与方式。看官们,且看小弟多写一个例子。“阿亮,你失去工作,为什么不去教补习呢?以你的学历,收几班中小学的学生来帮补家用,应该不是问题嘛!隔壁的迪生,一对一,每个小时有七十元哦!”“妈,您放心,我有其他的收入。”“不是有没有,而是叫你教补习赚些外快,帮到别人的同时,又能帮到自己,何乐而不为呢?”“妈,我不想骗人……”“你,你,你……怎么叫骗人?真心诚意地教,又不是偷工减料,何来欺骗?后面街的Julie阿姨退休了,还教了两班英文呢!”“妈,我离开小学和中学的教育界多年,早已和政府考试的试卷批改要求(marking scheme)脱节了。如果冒然地教错别人,岂不是误人子弟。况且,我一直都不认同读书是为了应考的思维;但如不以考试为主,又会有多少个家长愿意送孩子上门学习呢?如果要我打着补习的旗号,办着让孩子不停地做课外作业,抄答案的事情;我宁愿少吃两餐。”“照你这么说,补习老师都是在骗人咯!”“对不起,妈。孩子们需要的是每天温习功课,明白当中的智慧和知识,以便能学以致用;而不是“抄多多的答案”来满足家长的虚荣心。这样的收入,我不敢赚,更不会收……”看到这里,相信大家都知道这场对话是不欢而散的。其实,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又岂能得到全部人的认同呢?只要大家知道爱里头并没有输赢对错,互相尊重对方的立场和想法,不也是多姿多彩的人生吗?

各位,今天就让我们凭着这三部曲,行动起来,拉近彼此之间的“代沟”,创造一个更和谐美满的生活吧!

  •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 主题:代沟
  • 上一篇文章链接:我看“代沟”/张雷(中国)

向左?向右?/周嘉惠(马来西亚)

我是在新加坡上的幼儿园。

那个年代读书没有压力,到学校除了去玩,好像也没残存什么其他记忆了。噢!对,老师还有教写字。都写些什么实在不记得了,不过那时候我最大的痛苦还不在于写字,而是老记不得到底该用哪只手写字。虽然哪只手写的字都一样难看,不过老师说过只可以用特定的手握笔。我偷看隔壁同学,不过很快就发现那简直是问道于盲,他没在写字,而是在簿子上画画。老师没说画画和写字是不是该用同一只手。后来,我发现自己的一根拇指上有一颗痣,以后每次需要握笔我就先检查拇指,成功率百分百!

上小学后,我学会了左、右两个字。可是很快也发现了自己其实搞不清楚哪边是左?哪边是右?华文搞不清楚,英文、马来文也一样。所以,基本上不是语言问题,我就是天生缺乏左右的观念。

体育老师有时候要示范动作:“举起右手。”哇!什么右手?“右手!右手!”老师把右手伸长一点给我们看。如果老师背对我们,那我了解他所谓的“右手”是哪只手,可是老师总是面对我们说“右手!右手!”,究竟是你的右手?还是我的右手?你的右手此刻在我眼中实在很像是左手呢!反正这种时候我总是很紧张。

当年我也觉得中文字很无厘头。我们明明大多数人都用右手写字、做事,为什么有“工”部的那个字是“左”而不是“右”?我很怀疑仓颉是不是也分不清左右。

严格说,我是在上大学后才终于弄清楚左和右,包括文字上的清楚,和方向上的清楚。不过,这只还包括英文的left和right,马来文的kiri和kanan到今天还是不行。每次需要分辨马来文的左右边时,我都需要回忆一下英文和马来文操步的口号,互相参照一下也就有答案了,问题不大!

在弄清楚左右后感觉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我认识了一些中国同学,他们在讲位置时喜欢用东南西北来说明方位。譬如说,某某地方就在往西走一段路后拐南。什么东南西北?做数学题吗?大白天的,我哪知道太阳从哪个方向升起来?不知道东边,又哪知道南边、西边、北边在哪里?

种种状况让我相信,这个世界其实不像表面看那么简单。

  •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 主题:当时年纪小
  • 上一篇位置链接:婚姻一定有遗憾/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遗憾/宫天闹(马来西亚)

刚过41岁生日的我一直在想,活了41年,到底人生有什么遗憾?我想了好久,一直都想不到。我不是想说自己是人生胜利组,一直都活的很顺利,而是我认为所有发生过的事情,都造就了今日的我,所以不应该觉得是有遗憾的。今日的我如果过得很普通,而我觉得普通也很好,那我就努力的过普通生活;今日的我如果过得不如意,而我不想不如意,那就今日开始改变,才有机会摆脱不如意,而不是坐在那里遗憾的过日子。当然改变了不一定就会很好,可是至少我有尝试过,所以没遗憾。

当然,我也曾经怨天怨地,怨工作,甚至怨家人,常常在想为什么上天对我不公平。直到有一天,我觉得我不能再这个样子了,因为连我自己也讨厌那时的自己,所以决定去做我之前没有做过的事。辞职,去做没有做过的工作。不知道自己喜欢或不喜欢,没关系,先尝试,至少是试过了。

很多人告诉我,我不能像你这样,我有家庭,我有房贷、车贷等等。我想说的是,的确你不用像我这样,如果改变不了现况,那尝试改变心情。遗憾,英文是regret,指不满意、悔恨、不甘心的事情,由无法控制或无力补救的情况所引起的后悔。既然现在的状况暂时没办法改变,那就换个心情或角度看待这个状况,想想既然无法控制,那就别想控制,尝试享受当下,那或许心情会更好一些。

  •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 主题:遗憾
  • 上一篇文章链接:小心愿/双木林(马来西亚)

只祈求上帝能让我与祂同在/徐嘉亮(马来西亚)

在美国的南北战争初期,由于南方军财雄势大,兵强马壮,因此林肯总统领导的北方军队节节败退。林肯的下属知道他信仰上帝,便建议他祷告,求上帝站在他们这一边。林肯竟然回答说:“不!”正当大家吓了一跳,他接着说:“我不敢祷告上帝站在我们这一边,而我只祷告上帝让我们站在祂那一边!”这一句话,道出了真正的基督信仰,因为上帝就是真理;站在上帝那边就是站在了真理的一边,就会胜过邪恶的势力。

今天,让我们看看马来西亚新冠疫情肆虐的惨况:国内回教党不停地催促回教徒向上苍祈祷,各大基督教会也展开了24小时连续地“全球40天祷告”,甚至为了配合哈芝节会礼,马六甲的7所清真寺的祈祷人数,将从最多250人增加至500人,那么为何疫情却不停地攀新高而不得解决呢?(更离谱的是在最近的‘挂白旗互助运动’得到不少人共鸣及转发当儿,伊斯兰党中委聂阿都却认为,目前正值上苍考验,不应该教人民通过挂白旗求助的方式,向考验认输,而是应该举起双手向上苍祈祷。正如前卫生副部长李文材医生所说的,这些住在‘天堂’的神人应该不用吃,时时刻刻举起双手向上苍祈祷就行,那么省下的粮食可以救济更多有需要的‘普通地球人’。)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马来西亚人没有与真理同在!在圣经里的《利未记》13章45—56节记载:“身上有长大麻风病的,他的衣服要撕裂,也要蓬头散发,蒙着上唇,喊叫说:不洁净了,不洁净了!灾病在他身上的日子,他便是不洁净。他既是不洁净,就要独居营外。”在当时那个年代如果得了这种病就会被隔离到营外远离人群居住的地方,独自在那里受病痛的折磨,一直到死。这里清清楚楚地阐明,要阻断病毒的传染链接,唯一的方法就是大量地检测,完全隔离确诊者,以及加速地替所有的人民接种疫苗。这三部曲,此时的马来西亚只是勉强在疫苗接种的速度上达标,扪心自问,疫情在无症状确诊者能到处“留毒”的情况下,疫情确诊率不会上升才怪!不是吗?(各位,昨日大马的新冠病毒测试阳性率是有史以来的最高,10.74%。在减少检测率,自欺欺人,或是另有目的的情况下,这个数字不会是最高,因为更高的一定在后头等着上台。)

或许大家会把手指头指向无能的后门政府,但试问没有“奇葩”的人民,会有这么失败的政府吗?别忘记,这些所谓的高官都是马来西亚人民选出来的代议士哦!看看劳勿无地契榴梿芭风波:在一万五千棵20年树龄的榴莲树,一夜之间被森林局夷为平地,农民数十年心血毁于一旦之时,马来人和华人却有着两极的反应。为什么会这样?这就是马来西亚教育的成功之处;多年的愚民教育政策,好让对国家发展毫无贡献的政客容易操弄草民的情绪来巩固自身的政治地位!大马教育从来不教孩子如何思考,正视问题,以及解决问题的方法。那么,它教什么?如何应考的教育,甚至是必须跟着所谓的标准答案作答,才能得分。如果教育课程“太难”(其实是大部分的老师不会教,或是大部分孩子考出来的成绩‘不漂亮’,那就是‘难’了),那么就删减咯……让我在此打个比方,1999年以前的中六理科生必须修读化学、物理、数学和生物(打算修读医学系或是生物学有关的)或是高级数学(工程系);现今的则是大学医科生不需知道物理,工程系的准大学生则完全没有高级数学的基础。为什么?大马缺乏物理老师,所以索性把高级数学班关掉,让高级数学老师来教物理。根据城市传说,近几年来的大马教育文凭内的高级数学试卷及格分数只需要10%。因此,每当SPM成绩放榜时,马来西亚都会出现数不尽的全科A高材生,真是“可喜可贺”!去年,我国在面对新冠疫情肆虐的情况下(谁知如今更糟?!),许多学生都是停课,也停学。谁知,在上个月放榜的SPM成绩,全国平均积分达到4.80分,竟然是过去五年来表现最好的一次!这成绩一出,全世界有哪一个国家能与之争锋?!这不但表现了我国的教育部长领导有方,也证明了马来西亚的唯一定律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从“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就永远没有错!”晋升到“多读多错,少读少错;不读才能得高分!”。

各位看官,很可惜的是外面的世界并不是早年某种族大学在沙亚南校园内所竖立的口号牌一样:“You must THINK yourself is the CHAMPION among YOURSELVES”。为了不让我们的下一代落后于世界各国的水平太远,以至于连尘土都望不到,小弟在此抛砖引玉,希望各位能把以下的真理植入您的下一代的脑海中。我相信每个人都想成功,那么成功之道是什么呢?第一,我们必须知道“问题”的存在,同时必须拥有闻过则喜的好习惯。接着,我们必须知道“正确的目标和方向”。然后,我们必须掌握“正确的方法和工具”,一步一脚印的走向成功。切记,不停地重复错误的方法,只会巩固错误,让我们积重难返。最后,我们必须拥有“正确的心态”来看待一切事物和功过得失,那就是“一切都会过去的”。就因为这句“一切都会过去的”,小弟认为运用个人的努力及智慧来造福人群,而不计较个人的得失,才是来到这世界走一趟的上上法则。

生在马来西亚,如今也身在马来西亚;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了!正所谓“天道酬勤”,小弟深信只要每个大马人“歇尽所能”,马来西亚一定能“明天会更好”!各位,加油吧!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人不知而不愠/何奚(马来西亚)

酒惑/廖天才(马来西亚)

有人滴酒不沾,有人对酒不能自拔,爱得一塌糊涂。

伊斯兰教义中,酒是能引起头脑不清,进而影响个人的言行举止,因此需要禁止。酒,在阿拉伯语为“al-khamr”,这个词的原意,是指令人失去理智的东西。马来人在西马占大部分,马来人在宪法上的定义其中一条是他必须是穆斯林,而穆斯林是不能喝酒的。

所幸马来西亚实行较为温和的国家管理政策,禁止穆斯林喝酒之外,国家并没有限制非穆斯林卖酒和喝酒。因此,爱喝酒的非穆斯林,是可以很容易在商场上买到各种酒类,也不难找到专门提供喝酒的场所。

穆斯林不能喝酒,酒不是清真的东西,这在穆斯林学者里是没歧异的。但要如何定义酒,据说不同的学者会有不同的看法。有说只要能令人醉的饮料,就是酒。喝能令人醉的饮料,就是违反伊斯兰教义。持不同看法的伊斯兰学者则认为,宗教禁止的是醉人的饮料,只要他喝醉,就算违反了教规,但是,如果他喝了这种饮料并没醉,就不算违规。

有人只喝半小罐含酒精量低微的啤酒,就会晕倒。有人喝他三四瓶大支装的啤酒,仍可以清醒的跟你谈哲学。罪不在醉,这说明是酒量的问题。同样的,有人驾车半个世纪,安然无恙,有人驾车不出半年,伤痕累累。问题出在驾车有否遵守交通规则。

自知酒量不好,就要少喝,或者不喝。明知喝酒会醉,或不胜酒量的人,就不在公众场所,人多的地方喝酒,避免醉后与朋友发生语言冲突,朋友都没得做。或者,喝酒就不驾车,以免害人害己。这是守规不守规,守法不守法的问题。

马来西亚以马来穆斯林为多,时不时部分马来政客会以酒课题来捞取政治资本,比如提议政府全面禁止酒的销售,或停止发出新的酒的销售执照等,非穆斯林也已习以为常。毕竟,政府在一定程度上还算中庸理智的。

美国其实在一百年前就曾经通过第21宪法修正案,推行全国性禁酒,禁止酿造、运输和销售酒精饮料。这个禁酒令通过之后,美国酒精的消耗并没有减少,反而使得私酿酒猖獗,假酒泛滥,执法官员受贿腐败,延伸出其他许多社会问题,如在非物质文化上,摧毁几百年来各个移民所带来的酿酒技术与文化多样性。

结果,美国这个禁酒令只维持短短13年,就被废除了。当时大力推动禁酒令的党,叫禁酒党,这个党至今还存在呢。

酿米酒是东马原住民的文化,几乎家家都懂得酿酒。丰收节或圣诞节,长屋居民都以自制的米酒招待客人。由于是手工制造,每个家庭的米酒,其酒精的含量都不同,甜味也不一。懂得喝酒的人都说,长屋人自造的米酒是很有水准的。

话虽如此,我觉得年轻一辈的原住民在大节日喝酒的方式就很有问题。你若到长屋看达雅人庆祝丰收节,第二天,喝酒喝得过分的年轻人,个个倒在长廊,用醉态来告诉你,他是如此这般的庆祝一个节日。

适度的饮酒,能增加生活情趣。过分而不能自制的饮酒,对个人健康的危害,不说你也知。烟与酒,政府收重税,是有道理的。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章链接:我就是要/驴子(马来西亚)

跌落神壇/杨晓红(台湾)

台湾曾被誉为全球唯一抗疫模范生,在5月初瞬间破灭,如今成为国际媒体的调侃对象,说是造神运动,让人民过于安逸,铸成大错。是的,风水轮流转,我们的抗疫之神——防疫中心总指挥官,终将从神坛落回凡间。短短10天,确诊数已破三千,约30多人丧命。双北各大医院几乎爆满,濒临崩溃……。

但做神做习惯了,绝不认输。

去年,台湾有长达8个月处于本土零确诊的状态。中间有发生医院传染,最后皆围堵成功,换来新年后3个月+0的太平日。其实,从最早爆发疫情以来,大多数人民都戴口罩出门,进入卖场更是严格规定需要戴口罩,大部分人民并没有放松。

造成如此局面,最为可疑的是,3+11航空机组人员的政策转变。官股航空公司协同立委向中央施压,原机组人员往返国内外,皆需在防疫旅馆隔离9天+5天自主管理,因时间太长造成许多人员调配不便。神最后偷偷改为3天旅馆隔离+11天的自主管理,结果酿成大祸。擅长追索源头的神,从不交代这一次的破口,粉饰太平。

还有神创世界之举的“校正回归”确诊统计方法,让各界学者翻书上网,皆查不到如此说法。 如:5/27本土确诊302,校正回归331(因实验室检测费日旷时塞车严重,把确诊数回归于筛检日,造成数据落差3-5天)。

老神在在不认输,买不到疫苗就甩锅中国、疫苗合约需保密10年,不让在野立委知道。批台中市快筛,准确率太低造成实验室负担。台大医院院长求救,却还在神桌上宣示,医疗系统紧张但没有崩溃。绝不盖“方舱”医院但可以增加集中检疫所。台湾不用中国用过的疫苗厂牌。

神的逻辑,普通人真的搞不懂。如果神不要偷偷实施3+11;如果神早一点设普筛站围堵病毒;如果神早点凖备多一点医疗资源;如果神不去拍时尚杂志的封面;如果神不自满还没打完仗就去录Discovery的抗疫成功纪录片;如果神不去登台唱歌拉选票;如果神不去当国内旅游大使……。

我们就不会命运多舛。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主题:性格·命运

上一篇文章链接:性格与命运的聊天纪录/奉化·山人(中国)

B计划/周嘉惠(马来西亚)

秘密会议室里,三个人在开会。

甲:  小三,你说说,怎么搞的?不是明明跟对方条件都已经谈好,楚河汉界,河水不犯井水,怎么又变卦了?

丙:  首领,是我们先不守约定的。没办法,下面的人不听话,总是要过界。其实也难怪,上面的人就一堆人过界,而且偷吃不抹嘴,老是被捉奸在床……

乙:  哇!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你怎么说话这么难听?我们只是在关心兄弟生活的时候,太过真情流露,忘乎所以,才不小心稍微过了一点点界而已。

丙:  过界就是过界,没什么一点点,两点点的。

乙:  法律不外乎人情!几岁了,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

丙:  现在是首领在问对方变卦的原因,我实话实说而已。

乙:  实话实说?那我也实话实说。你这个小三,每一次都在抢出风头。别忘了!我可是排在你前面的噢!一天到晚就知道在那边抢镜头。

丙:  首先,请不要再叫我小三,我只不过名字中有个“山”字,就一天到晚叫我小三,多难听!我才不稀罕抢你镜头,你爱出风头尽管去,我乐得清闲!是你自己一开口就丢脸,然后事情就不管了,我是在帮你擦屁股。

乙:  怎么?喝热茶就不可以和气生财吗?

丙:  都不知道以前怎么毕业的。

乙:  小三,你是想造反吗?你在以下犯上知道吗?

丙:  又没说是你,干嘛自己对号入座?

乙:  你……

甲:  好啦!好啦!小三,不要忘记大家在组织里的位子。我们就是看中你的能干,才叫你去主导这整件事。不要不高兴,叫你小三都是给你面子了,单凭你那个位子,了不起就是个阿四(按:原本有打杂的意思)。

乙:  照我看也没多能干,不然事情怎么摆不平?

丙:  刚才我都说了,我们这里大家都不遵守约定,老是过界,你过界,对方也过界,那也不好完全怪人家吧?是我们有错在先。

甲:  小三,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解决问题,不要老是纠结在过去,手指指来指去有什么用?你还有什么办法,小三?说来听听。

丙:  如果要彻底解决问题,办法还是有的。只要不去招惹对方,事情就好办了。不过,我需要更多的授权,才能把事情办好。譬如说,过界只是罚款有什么用?组织里那些官二代、富二代钱多不怕罚!没钱的人就坐等罚款大减价。所以,很明显罚款根本起不了警惕作用。如果给我足够权力,我就下令戒严,谁过界直接开枪,我就不相信还有谁敢过界!也不用要人命,意思意思往手或脚开一枪就够了,保证往后大家都乖得像孙子一样,再也不过界。

乙:  你好像恐怖分子!

丙:  叫大家喝热茶更恐怖。

乙:  你懂个屁!

丙:  屁也比热茶有效。有些人就知道拍照要排前面,做事就去小便,哼!

乙和丙打起来,甲劝也劝不住。B计划流产,大家继续干等好运气到。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主题:计划

上一篇位置链接:点亮火把/练鱼(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