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拿奖吗?》/小猪(马来西亚)


前阵子,朋友说有人问他,要不要拿奖?这是个有关企业家的奖。我刚听到这话时,征了一下。拿奖?奖项不是应该颁给有资格的人的吗?如果真有资格,就直接通知你到时候准备领奖啊,为什么那人还要问你“要不要”拿奖?难不成这奖是拿来卖的?果然,朋友说,是的,只要公司符合某些资格,再加上当事人愿意付出某些“报名费、杂费”,就包你有奖拿。

你以为这只是某些渴望攀上富贵的人的玩意儿?我起初也这么认为。可是朋友说,大的奢侈品牌赞助商来了,VVIP也来了。这节目得到名牌奢侈品的赞助,赞助场地、广告、宣传费等等。当晚得奖者分几个不同的级别与分类,得奖者不下数十位。每个人穿戴隆重,有VVIP致词,更少不了香槟美酒。大家互相恭贺,气势高昂,气氛乐也融融。赞助商获得得奖人的注意,得奖者和各单位又可以见报,主办当局老板一晚赚个百万,笑得合不拢嘴,各得其利,“一举多得”。我看着新闻报道,看到那些拿了奖项的“青年才俊”,表情是那么的亢奋、激动,而且他们的团队反应比得奖人还要激烈!我在想或许脸书上已经刷爆他们老板“获奖”的照片了吧?

但是现实社会就是如此,佛也要靠金装吧?尤其是在民智未开的社会,如果你的行业是需要老板常常曝光,有高个人知名度的,而你的老板偏偏既不是“拿督”级人物,也未曾拿过任何奖项,那么这位老板要走的路,一定比别人更困难一些。要建立团队,也比别人辛苦得多。

但是我很庆幸,我的朋友没有接受这个建议。他的公司营业额是符合资格的,但是他不屑选择付钱去换得颁奖。要真的拿奖,就靠真的实力吧!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人生岔口》/耳东风(马来西亚)


上期说到生命中有些东西是我们不能选择的,但是也有一些东西是可以选择的。有机会选择,不见得比没得选择来的好。一个是先天的,或许可以后天以勤补拙;另一个是后天的,源始于自己的决定,但是选错了,却不能怪天意弄人?

话虽如此,后天的决定,往往取决于先天的优势,只是我们有时错认自己的优点和缺点罢了。然后,我们学书识理,是要成为一个品德良好的人,不是教我们向钱看,但是世俗的教育,往往把这个真理颠覆了,学一种知识或技能,如果不是为了赚钱,学来做什么?那叫“学输失礼”,别浪费时间了。

所以,当我们遇到人生岔口时,明明可以做出很正确的决定时,有时却为世俗所累,选择不正当了。先不说大事,说些小事。买东西找钱,收账员不小心找多了,你会退回吗?有些不退回的人心里还沾沾自喜,是他傻,是他数学差,自做自受。以后如果有一天,你被金钱游戏骗了,你会觉得是自己傻,自己数学差吗?–我们这里不讨论谁对谁错,或是因果报应,只是告诉你,人生无时无刻不在面对选择,大或小而已。

很多人以为人生岔口指的是人生重大的选择,比如上大学、结婚、换工、搬家,等等。但是,事实上也有一些小岔口,以后改变了你的生活,或者待人处事。例如,一个“担粪也不偷吃”的小人物,在去世前的那一刻如果没有飞黄腾达,回想的到底是“我一生诚实,纵不发达,人生无憾”,还是“我不懂变通,到临死一贫如洗,人生真失败”?抑或是许许多多其他的可能?如果他大难不死,日后果真大富大贵,诚实又是否成为他劝告世人的道德准则?

所以,人生岔口,凭着道德良心来选,基本上不是那么艰难,因为两边都是活路(也可能是死路),虽然主动权在自己,有时还是会受到命运的影响,“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如果在选择之前已经知道结果,那也不算人生岔口了。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当我们什么都没想,只向钱看》/郑嘉诚(新加坡)


有种说法是,以前的人从来没有什么人生岔口的烦恼,因为对以前的人来说以前世界很小,小到根本不需要烦恼未来要做什么,跟着之前祖祖辈辈的职业做就对了,连职业顾问、生涯规划师都是到第二次工业革命,1900年代(20世纪初)才有的职业。来到现今世界,随着交通的发达,世界各地开始连接;同时大部分的人教育水平提升,个人未来发展的方向扩大,随着世界文化与科技的推进,选择千变万化,然后留给我们的是一群从教育工厂出来,不知道未来该怎么走的人们。

我自认还算幸运,从中学开始就很清楚自己有兴趣的事情,但外部环境的限制与变化,导致自身也需不断地改变,从以前的历史、哲学、心理学、政治、活动到现在转向进入银行工作,算是不断地跨领域,但至少不忘初衷,还是尽量保持爱书爱学习的心,但也多了不断往钱看的心,深刻体会“理财应该是所有人的第二专业”。

在马来西亚受教育长大,一直到大学毕业,身边都有许多朋友面对人生以后到底要做什么而烦恼,不然就是因为没太多想法,所以干脆不去想,毕竟在这样教育制度下成长的孩子,很难有特立独行的想法或行动。

但是,我注意到的是大部分家境清寒的,会想要找尽量赚多钱的职业;大部分中产阶级的大学毕业后,也会尽量找赚多钱的职业;大部分家境富裕的,直接出国留学,不管有没有回来,都会尽量选最高大上的专业,然后再想办法赚很多钱。

以前祖辈被家里历代的职业捆绑,那可不可以说我们现在职业选择多了,但是却被金钱绑架了未来的方向?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寒暄信》/咯特佩(马来西亚)


亲爱的阿猪:

看见面书上你当上文化部长的消息,特来函贺喜。

久别多年,近日可好?还记得最后一次你联系我,说你正想搞一个什么文学类的网站,那时我正忙着打点我新店开张,无暇顾及其他事,所以无法提供些什么实质上的帮助。但我可是时时关注那个网站,还经常转发链接给亲朋戚友,让他们也能感染些许的文学气息。现在可好,以你的能耐,绝对可以继续支持此类文化事业,我可以看到孩子们的未来是一片光明。

今夜繁星点点,不禁想起十年前,我们还是单身狗时,晚上无聊或遇事不顺心便去印度阿伯开的茶餐档喝茶吹水,“吹”到三更半夜还不尽兴就买几罐黑啤到那个XYZ篮球场续摊。记得那些一起把酒问歌的日子吗?唱那首:我哋呢班打工仔通街走籴直头系坏肠胃揾嗰些少到月底点够洗(奀过鬼)……还有那首《爱拼才会赢》,每唱一回立马击退沮丧失落的情绪,明早醒来再次斗志满满的!

当然我们也有吵架互怂对方的时候,但这不就是我俩感情深厚的表征吗?记得有一阵子我兴致勃勃地一直向你推介ABC传销公司多么地容易赚钱,可你却坚决不相信也不参与,还三番四次劝我说那是个金钱游戏,是个挂羊头卖狗肉的陷阱!我们还因此冷战了一段时间,事实证明你是对的,后来那家ABC公司因违法被吊销执照,幸好我只是投资几百块,权当破财买教训。

我还看到你衣锦还乡的报道,说来惭愧,自从我爸爸过世后,已经几年没回乡了。听闻你提呈了家乡旅游发展的计划书,以促进农业观光活动及当地饮食业。一想到旺嫂卖的星星大饼,又香又甜又好吃,我都快流口水了!再者,对城市人而言,农业观光景点的确有其卖点,一来可亲身体验农耕生活;二则也富有教育意义,让大家实地了解乡下农业发展;三也能促进当地经济成长,人人皆大欢喜!

说了那么多,我都没正式向你说声:恭喜!阿猪文化部长!祝你仕途得意,步步高升!我现在阿基街开了一家蒙古鸡饭档,欢迎你有空来吃饭叙旧啊!我请客!

阿狗 上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在一起开心的就是朋友》/李黎(中国)


什么是朋友?

我们可能都问过这个问题。

在某些时刻,我们会感慨朋友越来越少,关键时候连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或者连个帮自己忙的人都没有。越长大越孤单,曾经的朋友逐渐疏远、陌生。或者只可以闲聊几句,不敢再谈及利益,担心一不小心就崩了。

有时候就会怀念以前,小时候、读书时候,友谊纯粹,可以无所顾忌,互相捉弄,互相交换心事,一个人不开心了,另一个人能一整天地陪伴着。

而现在,成长的事情、工作的事情、家庭的事情,都难找人言说。大家都忙,不喜欢听别人的私事。自己的私事告诉别人,也担心对方并不可靠,把自己的事情说出去。

久而久之,就有了公事、私事和闲聊的区别。

和同事之间谈的是公事。三句话离不了公司的事情,比如谁谁工作对接怎么样了,团建去哪里玩,或者一起吐槽一下糟糕的某部门、滞后的服务等。

和家人,以及幸存的一两个朋友聊私事。要想在聊私事时候彻底放松,最好是找最要好的一两个朋友,不必担心和顾虑,被别人瞧见自己的软弱处。

闲聊时候就去找猪朋狗友。这些猪朋狗友们,可以一起出门郊游、凑局狼人杀、阅读、逛街、撸猫、扯闲天,足够了。开开心心,不谈私事,不谈利益,只谈风花雪月、自在生活。

这没什么不好。为什么非要有很多知心朋友?你愿意把自己的事情广而告之吗?

我在很小的时候,当时交了很多朋友,其中一个朋友就指出,你这样泛泛而交,并不容易有好朋友。当时我就清楚知道,哪些朋友是一起玩的,哪些朋友是静夜里一起看月亮的,而又有哪些时候是留给自己的。一但分清界限,反而自在,减少苦恼。

当然,很多人说自己没朋友,其实全都是自作的。对朋友要求越多,就越不容易有朋友。因为你的诉求,比如在遇到麻烦时候来帮你、难过时来安慰你、想吹嘘时来听你扯淡,这些都是功利的要求。朋友本身并不是来满足功利要求的,你若功利,自然交到的朋友就是互相帮衬以利益进行交换的;你若无求,交到的朋友自然是一起开心的。

我已经有了几个无条件互相关心的好友,也不需要继续寻找。所以再交朋友时,自然找一堆猪朋狗友,吃喝玩乐,开心就好。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生活导师》/杨晓红(台湾)


在餐厅打工,老板娘看不下去我扫地的方式,当面把扫把抢去,当场做一次“如何把地板扫得最干净”的示范。一次示范之后,决不再让老板娘抢扫把。一段时间后,老板加薪了。

在另一家餐厅工作,老板好心示范洗厕所的方式。从此以后,只要餐厅客人还没来,一有空档,就主动去洗厕所,洗Bar台下被客人踢脏的墙壁。两个月后,老板加薪。

在水果店打工,把所有的水果切好,也把摊位的水果排好,然后主动把厨房墙面桌面洗干净,也顺手洗厕所。一些日子过去了,店里明明人手很足,老板娘还是叫我回来加班,她知道我们这些穷学生很需要钱用,让我多赚一些工时。

在冰店打工,刚做两个星期,我是菜鸟。一起工作的学姐,刚领的薪水袋在店𥚃还是宿舍(她自己不确定)不见了,老板和学姐怀疑是我这个刚来的新手偷的。我强烈建议老板报警,可是他们不愿意。而我一直被怀疑也心有不甘,当天决定领了薪水就辞工。临走时,当面向学姐,还故意提高嗓子说:我没有拿你的钱,老板(还有你)怀疑是我偷的,我建议你去报警吧。

出社会就会被修理、修经验、修慧根,感谢这些生活经验,早知道早开窍。以后钱千万不要乱放,塞进自己口袋最踏实。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生命影响生命》/宝棋(马来西亚)


以前我念小学的时候鲜少听家长投诉老师或和老师闹意见,有时候还真的觉得老爸老妈相信老师的话多于他们的宝贝女儿。现在的家长好像不是那一回事,从我小学直到进入社会大学这期间,我们的地球村好像也出现了不少魔鬼家长。家长不满意老师的教书或处理问题方法,有些魔鬼家长不但会和老师“理论”得面红耳赤,有些“火爆”的还会利用警察或社交媒体把事情弄得沸沸扬扬的,似乎事情不搞大就解决不了事情。

我说有些家长既然是找老师理论,为何要装备得自己像黑社会老大般的呢?老师在孩子成长的道路上固然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但父母亲往往忘了自身也是教育孩子最重要的一环。教育里我们从来不提倡用粗暴的方式沟通,家长与老师如果没法心平气和地好好说话,似乎在这一点谁都没法树立好榜样给孩子了。以后孩子进入社会,是不是遇到类似不如意的事就能像父母那样对着对方叫嚣恐吓呢?

话说回来,在我们身边的确有让人抓狂,不够资历也不够专业的老师。我曾经就听说过一位老师向家长批评孩子说:“我觉得你的孩子有精神问题。”这么直白的话如果没好好说,那该会烧了多少个山头?老师呀老师,你这番话是出自于个人意见,还是专业看法?

说心底话,老师这行真的越来越难当了。由于科技与通讯的发达,我们现在的社会里充斥着许许多多不同文化背景的教育理念和方向。如今教师们真的不仅要能文能武,更要懂得应付家长们。或许现在的教师更要迫切地创新,综合和平衡各门各派的教育期许。

我觉得良师不限于住在象牙塔里的老师,他们可以是我们的父母,也可能是我们的朋友、同事、工作伙伴等人。因为他们的出现,在某个时间点或事务上,我们成长了,懂得更多,更会做好的事,做对的事。

教育是生命影响生命的历程,到底能不能教育好下一代或好好影响身边的人,靠的是我们自身修养。真的不要以为教育只是老师和家长的责任,其实你我都要做好自己。你可能不会知道你的言行举止其实已经成为别人的参考。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