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李光柱(中国)


【故地重游】
这里的人真好。好到让我觉得我不配待在这里。就拿眼前这一碗面来说吧。地地道道的油泼面,菜油跟辣子的分量刚刚好。老板娘身着青花纹短旗袍在我眼前清理客人的碗碟,我不敢看。也只有这里的女人还能在这样的年纪保有这样嫩白的肌肤。这里的男人质朴坚韧,少言寡语,却一定要让自己的婆姨勾魂惹火。仿佛男人是炭,女人就该是火。这里的男人女人就这样生活着。来之前朋友说你决定去一个地方总应该有些由头。有一种失恋的人在失恋之后会反复重复失恋之前两人一起做过的事情。故地重游也许只是为了获得一点新的感受,让陈旧记忆再没有挽留的理由。

【火车车厢】
几年之前,高速铁路刚刚开通的时候,车厢干净整洁,乘坐高铁的国人也都彬彬有礼,互不侵犯。再看现在,各自解放了的乘客各行其是、大呼小叫。放在以前,绿皮车的座位是两两相对,几个人共享一个小桌子,目光交汇,素不相识的人们可以随意交谈。而现在高铁的座位一律向前,每人一个小桌板,彼此认识的人就在那里肆无忌惮地八卦、说坏话,不认识的人们就很少搭话。手机是最佳旅伴,而大呼小叫就成了相互折磨。飞机上会好很多,关掉手机,固然座位同样是一律向前,相互交谈仍不可能,但一个个呆若木鸡,倒也清静可爱。以前的车厢是一个乡村,最古老的乡村;现在的车厢是一个城市,最年轻的城市。

【新青年】
昨晚从外地赶夜车回来。在小区门口,路边一位青年冲上来把我拦住,问我附近哪家旅馆物美价廉。他身后有两个25寸的旅行箱。我胸前挂着双肩包,身后拖着20寸的旅行箱。这一定让他以为我是同病相怜的旅客。我打开手机地图热情的帮助他,这让他感到温暖。这让他产生心理幻觉。他热情地与我攀谈。他是一个刚出校园的学生,当他得知我的哲学专业背景之后,便视我为哲学家。这就是帮助一个只身在外的年轻人的后果。他为当代年轻人的精神文明担忧,向我请教年轻人该如何走自己的路。我告诉他年轻一代比上一代有着更高的道德水准,没有经历过苦难让你们成为了更好的人,不要羡慕和依赖上一代人,不要脱离自己的同代人。我告诉他没有人会心情不好的时候还帮助别人。他说他喜欢哲学,但没有精力去阅读,遇到我是他的幸运。他说我为他的思想注入了一股清流。他说他有他的坚持。他说你这样的人就应当教书育人,将最好的文化传承下去。他说他对国际政治很感兴趣,关心战火中的各国人民。他说他喜欢日本,认为日本人在文化的各个方面都有独到的见解。他说他讨厌韩国人,韩国人总是剽窃中国的文化。我说年轻人要懂得分辨媒体内容的真假。他还谈到了一带一路。他还问我佛教、道教。我告诉他佛不是神,佛教是无神论的宗教。我告诉他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我告诉他三德是正直、刚克、柔克。我告诉他道家负责抚慰人类受伤的心灵。他说我应该担负起传承人类文化的重任。我告诉他哲人王应该统治全世界。我告诉他苏格拉底死前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去死你们去活,到底哪一个更好只有神知道。我告诉他西安女孩仅次于北京女孩。他说他以前是学美术的,他觉得女孩的美不是长得好看而是让人觉得舒服。他说他是学生会的,要入党就得上党课,拿结业证,做公益,改造思想。我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我说人必须自我改造,我说马克思是超现代的哲学家。我说,我得想想。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人间天堂快变成炼狱了……》/徐嘉亮(马来西亚)


各位看官,五年前,小弟应《南洋商报》之邀,写了一篇有关马来西亚环境污染的文章。今天,当我们重看这篇文章,情况是否越来越好,还是我们已活在一个“人间炼狱”?且看下文:

话说唐僧师徒得道成佛后,好久都没聚首了。悟空最近闷得发慌,于是约了以往取经的师兄弟到“人间天堂”去走一遭。

“猴哥,好久不见。呵……呵……人间天堂可有美食佳酿?不然,我不如在窝里睡大觉。”“你,你,你这头死懒猪,真是猪性不改!但话说回头,人间天堂可是四季如春,到处都是绿油油的一片,蔚蓝的天空,清澈的水源,人民和睦共处。哈!最重要的是那里盛产各式各样的水果,美味极了!”

说时迟,那时快,八戒早已拉着沙僧的手,驾上云头,往美食而去。“喂!你这贪吃的滑头,倒比我老孙更急性!好!看谁先到。”

“哇!到啦,到啦!一片青绿色的,好不壮观啊!咦,死猴头,怎么这里的人都穿上青衣,青裤?干什么呢?”“大师兄,他们聚集一块儿,难道有妖怪出没,现在向天祈求平安?”“别急,别急,让我先下去打听,打听。”

于是,悟空摇身一变,一个身着青衣,驻着拐杖的老汉向人群走去。“这位小哥,你们在这里吵吵嚷嚷,所为何事啊?”“老人家,天气热,快坐坐,喝口水解渴。你有所不知,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只为了一件事——把莱纳斯赶回澳州去!”“ 莱纳斯?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它是一间生产及提炼稀土的公司。稀土的放射性毒物,无色无味,比任何的妖怪更难缠。你看那位大婶的儿子,一出世就五体不全,脑袋智障,全拜当年在霹雳红坭山的辐射所赐。我的父亲当年也是因为常接触稀土废料而患癌致死。”

“年青人,这事情不是很简单吗?只要上报朝廷,确保这外来的生意人不会把废料丢置在这里,或是打发他们回去,不就得了嘛。”“你说得倒是简单,只可惜朝廷中官官相护,还未确保稀土提炼厂的安全,就早已发出临时营运执照。你有你的反对,它依然日夜赶工,造厂提炼稀土。我们坚决反对提炼稀土,还被当成卖国贼呢!假如到处都是辐射,这里就会变成人间炼狱,我们该何去何从呢?唉!我们这些蚁民可是无可奈何呀……”

“咦,你们不是有一位贤明的最高领导人,常常强调以人民为先吗?赶紧向他报告,事情不就解决了吗?”“嘿!他是最佳演员,这里听取民意,那里还不是照样批准建厂。每天只会说我们受到了反对党的愚弄,又说这只是地方性的小课题。”

“岂有此理!气死我啦!连我也受骗了。看我如何教训他?!咦,不对。现在应该是民主法治的社会,你们不是有权利用手中的一票去选出贤明的领袖吗?”“对呀,老人家。我们在这里聚会就是为了唤醒大家的公民责任,为孩子留下一个美丽的国家啊!”“保护环境!反稀土有理!……”(咦,刚才那老人家哪里去了?)

猪八戒唧唧咕咕地怨到:“死弼马温,都什么时辰了,还未问完。”“呆子,又说我什么来着?”接着,悟空一五一十地把事情告诉两位师弟。“猴哥,看来现在的人比我更会吃,连钱也照吃不误啊!我们该怎么帮可怜的人民呢?”“憨货,人间事,哪用我们出手,更何况那里的人民已有醒觉,懂得运用手中的一票。老沙,八戒,今天就由我老孙作东道,请你俩到花果山去吃杯椰酒。走吧!”“死猴头,等等我啊……”

后续:
根据《东方网》在2016年12月09日的报导,莱纳斯已在去年9月获得大马原子能执照局发出的全面营运执照(FOSL),以便继续经营多3年,直到2019年。此时莱纳斯已得以延续,那头实施了一年多的采铝矿禁令又快被解禁(https://news.smm.cn/news/100731123)。又到了五年一度的大选期,健忘的大马子民们,您真的懂得运用手中神圣的一票吗?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分享”改变世界》/李光柱(中国)


①网络时代的“分享”并不是一种道德行为,它一点也不高尚,因为网络道德的时代还远远没有到来。“分享”更像是刀耕火种,它的目的是消灭一个旧世界。

②自媒体和“佐拉算法”只是“内测”,“分享”才是“公测”。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绘事后于素。

③“分享”是使事物贬值的最高效方式。我们的生活处于迅速的通货膨胀中。似乎所有的东西都可以被分享。新世界要取代旧世界,首要地要求旧世界的一切都必须贬值,直到破产。不断地分享,不断地贬值,把旧世界最坚固、最高耸的山峰夷为平地。

④一件事情的重要程度取决于它能被分享多久。抛出去的石头总会落地,那些永不落地的石头,就成为了未来世界的神话和史诗。所以此时此刻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创造历史的奴隶,这个历史的宏大超出几十代甚至几百代人的想象。

⑤我分享故我在。不分享的人被认为是不道德的,而分享就成为唯一的道德。上一次发生这种事情是新教路德宗的“因信称义”。不分享的人要进入新世界,比骆驼穿过针眼还要难。

⑥“分享”是一种临时的、替代性的货币体系,其基础是一种“放射性贵金属”。没有人见过这块贵金属的真面目。但我们知道,它由放射性元素组成,自身在不断地衰减。它释放出强烈的伽玛射线,改变着人类的DNA结构,置人于死地。所有人都围在它周围取暖。分享,的确是一种暖呼呼的感觉。所有人都在温热的感觉中成了“贵金属教”的信徒。正如超新星核聚变的放射性残留物,这种贵金属的放射性也将长久地影响未来新世界里的人们。

⑦分享与快乐无关。也许有人说,分享快乐,你将拥有两份快乐。这似乎是增值。但请不要忘记,分享痛苦,你的痛苦会减少一半。并不是所有的快来都来自痛苦的减少。真正的快乐从来不是轻盈的、短暂的,只有当快乐成为一种痛苦的止痛剂之后,它才是轻盈的、短暂的。因为那痛苦沉重、永无止境。癌症病人只有痛苦可以分享。当我们分享快乐的时候,我们其实是在以快乐的名义输送痛苦。

⑧如果有某个东西可以肆无忌惮地被“分享”,不是说明那个东西已经死亡,而是证明那个东西已经不属于原来的世界。那原来的世界已经死亡。

⑨分享知识?这是个彻头彻尾的无耻谎言。知识就其本质来说是僵化的经验,不再具有体验的活性。知识是体验的防腐剂,是浸泡尸体的福尔马林液,是标本博物馆,是风月宝鉴。痴迷于分享知识的人将像贾瑞一样精尽人亡。

⑩人们真正想要、也是唯一能够分享的是体验。唯有体验能够被分享,且只在一瞬间。有翼飞翔的语言。言而无文,行之不远。阅后即焚。

⑪所有的体验的总和,是时空一体的体验。人们从来都是在旧世界分享知识、在新世界分享体验。知识是对旧世界的发现,也是对旧世界的总结,它终结于时空问题,也就终结了它自身。而新世界伊始是一个时空一体的世界。

⑫盘飧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知识是米饭馒头,体验是药与酒。前者饱食终日而天地曾不能以一瞬,后者则物与我皆无尽。人从来都不分享食物。食物只能被人分解和消灭。李白斗酒诗百篇。史后之人分享体验的能力每下愈况。现代人已经无法消灭知识。体验的消逝始于知识的消化不良。

⑬“分享”使旧世界贬值的最后一步是使旧世界的人贬值。分享知识的唯一后果,就是使所有的人贬值。知识人是“移动硬盘人”。“分享知识”是“后现代人”卑鄙的“木马屠城记”。唯有卡珊德拉,她无法分享痛苦的感受,这让她加倍痛苦。

⑭趣味将心灵蛀空,知识将大脑蛀空。乐于分享知识的人患上了脑寄生虫病。等到大脑被蛀成空壳的那一刻,他将像白痴吮吸自己的手指一样幸福。在决定性的革新到来之时,他们将成为最顽固的“现代遗民”和辫子军团:脑袋空空,只剩脑后的一根辫子。留辫不留头,一报还一报。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异乡人语》/廖天才(马来西亚)


澳洲第四大城市柏斯给我的感觉是:基础设施完善、治安好、人民友善,市中心内乘公共巴士是免费的。巴士不但免费,而且都非常舒适、清洁、准时、安全,还有专属残障人士的座位。柏斯有超过10个面积大和多个面积较小的公园,人们有足够公共地方休闲。柏斯也有很多的博物馆、艺术馆和图书馆,让喜爱艺术和阅读的人获得心灵的满足。

市内商店及公共建筑物的设计,能兼顾残障人士的需要与方便。残障人士坐在电动轮椅,就能在商店的五脚基通畅无阻地走动。弱势群体能够自行逛街,与人聊天,自信且愉快的融入社会。

柏斯的驾车人士,驾车态度谨慎、缓慢,看到路人要越过马路,自动地停下,让路人先过。

来到柏斯,才知道什么叫优良城市管理,才知道什么叫优秀公民。好的社会福利制度,使到人们贫富差距微小,人人都活得有尊严,悠游自在。这是我所见过的高水平生活素质的城市。

长久居住在大都市的我,对自身居住的城市即熟悉又陌生。当初选择到来城市是为了谋生,期望能找到一份足够个人糊口的工作,其他的,就没想这么多了。没想到这么一住,就在都市住了35年。居住最长久的地方,却没让我对它产生归属感,不,它总让我觉得自己只不过是这个城市的异乡人。

都市当初的道路狭窄,常常堵塞,后来不断地加宽,可是来自全国乡镇的人也越来越多,道路的加宽速度一直比不上车辆增加的速度,我居住的地区35年来的塞车问题从来没有解决过。

35年来新的住宅区不断增加、人口也翻倍增长,却因为公共交通系统有缺陷,市民被逼拥有自己的交通工具,都市的交通堵塞问题没法获得舒缓。

国产车政策迫使城市人个个都是有车阶级、人人是车奴,每个人都有机会参与制造车龙阵、大多数人每天浪费许多宝贵时间在堵塞的马路上。

汽车多,停车位少,出门甚不方便,一般上人们都懒得出门参加社交活动、很少去找朋友,这样的城市人,其实是没甚朋友,生活蛮孤独的。

周末,人人多选择大型的,有足够停车位的购物中心消磨闲暇,导致这个大都市充斥这类大型建筑物,消费文化是获得良好的宣扬与培养,城市人都习惯选择去做消费工作来找寻自己的存在感。

幽静的夜晚,独自漫步都市老街,我发现英殖民时代遗留下来的一些古建筑物,它的建筑艺术确实能让我扫除城市的空洞感。夜深人静,一切喧嚣都沉消之后,我住的这个城市,其实还能找到一丝美感。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两城》/谢国权(马来西亚)


我住在一个月亮都不想爬起来的地方。他们都说你的眼笑起来弯弯的,象新月的模样。是的,那是我在远方的念想。我看见你在厅里老式黑胶唱盘靡靡的歌声里,你在我沾墨的指尖里,在我惶惶不可终日漫天花板找不到落笔的头绪里;然而,在这里,我却无法在月亮中找到你,因为我住在这座城市里。

你选择别了三月的小花之后,即到那被世界遗忘的角落去。芸芸众生,我说,天地不仁,有情和刍狗,不都一样吗?你扬起笑脸。是的,是月亮的眼。你离开后,也不是赌气,只是机缘,我遂来了这城市。你给我寄来了一些相片,里头一颗颗头颅微扬,象清晨的向日葵。我则在这窒息的迷宫积木里头忙碌地鼠窜,过我们当初最不屑的那种小日子。清晨,我踏着别人的背影上班;入暮后,我常侥想这城市也有天使,在我拧开室门时,用背影给我做晚餐。当然,这只是想想。城市里的路灯,我数着听手机的信铃,入门都是夜宵时候了。其实,这真不是恣意的小日子。

那日大半夜的,你忽然来信。幕里那张仓皇带汗的脸,煞有介事地说几乎忘了这事。是《鬼进城》。

“0点的鬼,走路非常小心,他怕摔跟头,变成了人。”是的,顾城的诗。这不读诗的城市都是人,谁要是揣着诗心,就如鬼进城。我则面如败叶,发若秋草,早就人里人外了。嚼两句小诗都无济。是二十年了吗?顾城离世的消息而今和你一样遥远。还有多少读诗的灵魂在城里游荡?我摁下,回了一张鬼脸。

遥想你住的那破败而丰盈的地方,我合眼,在这终宿不眠的城市。你的屋顶烟囱上长了棵透明的白杨树了吗?我们城居两地,虽无月白,但愿有梦,今夜能攀上你的烟囱。

注:与妻观但丁《神曲》电影有感。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故乡?他乡?》/周丽雯(澳洲)

030217-clement-174
在澳洲已经待了二十几年,比在马来西亚的时间要长得多了。小时候念唐诗,读过“乡音无改鬓毛衰”的诗句,总觉得故乡这名词是给老人家用的,一定要白发斑斑才适合。现在看来,白发是不太需要的条件,故乡,其实就是指那个很熟悉的环境,但是距离十万八千里远的地方。

澳洲是个外来移民国,到处都看到外地人(自从1945年,已有超过7百万的外来移民。根据澳洲在2013年进行的统计,全国才有2千3百万人口)。每个人的故乡都不一样,欧洲、亚洲、非洲、美洲,什么地方的人都有,任何风俗习惯也都可能出现,虽然不一定受到重视。

最近过农历年,澳洲对华人还相当热情,市政府都有安排贺岁节目,电视台也很应景地播了些华人电影;除了让我们这些华人解解馋,其他人也可以趁机多些认识中国文化。唐人街的舞狮更是店家们的最爱,或许真的可以帮助招财进宝吧?

这么多年下来,哪里是故乡?何处是他乡?其实,早已经有点搞不清楚了。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家里的音乐课》/杨晓红(台湾)

171116-clement-153
有了网路的方便,You Tube歌库裡几乎无所不有,加上google的chromecast可以连接到电视播放,所以家里隨時就是KTV了,还是一个老少咸宜且很受欢迎的家庭活动。

週末如没有外出活动,我们常和小孩在家用You Tube搜寻歌单,在家唱起KTV,而五月天、苏打緑乐团、陈奕迅、周杰伦、林俊杰、阿妹、王菲等这些歌王歌后都是常客。较资深的张学友、张国荣、谭咏麟、许冠杰也会来客串。如果奶奶有在的话,还会请邓丽君上来表演一些经典歌曲。当然也少不了大马时事歌王黄明志。

最近小孩的国小有“星光大道”的表演活动,让各个年级的小朋友自由报名参加。小朋友可上台演奏各种乐器或唱歌、讲故事、相声等表演。就读一年级的儿子自告奋勇说要参加唱歌表演,还是流行乐团五月天的歌。经班导师同意后,挑选了一首快慢适中的歌。只要一有空,全家人陪他在家开唱KTV,准备下个月的个人处女秀。身为爸爸妈妈必须唱得投入,让小朋友透过模彷中学习,连4岁小女儿也说要和哥哥上台合唱五月天;全家乐在其中,和小孩一起唱属于我们时代的流行歌,真好玩。

除此这外,台湾国小的音乐课也很有趣。老师会让小朋友听莫札特和贝多芬的古典音乐,并以讲故事的方式让小朋友认识这些音乐家的成长背景与趣事,聆听莫札特的《小星星变奏曲》、《土耳其进行曲》、贝多芬的《献给爱丽丝》、《快乐交响曲》等经典音乐。透过小朋友回家分享音乐家的故事,我们也随之进步,除了在家唱流行歌,我们也一起听古典乐,真是一种享受。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附:虽然有点后知后觉,为了配合本月主题,在十一月余下的日子里贴文都会附上一首歌或曲。今天附上的是任素汐的《我要你》,请大家欣赏:按这里。 (周嘉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