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跑般的早晨》/小泥(马来西亚)


工作休假期间,回顾上班前的例常。

晨醒,先在床上缓一缓。起身了,如厕,啪啪地走下楼。按下中厅灯,依靠那光线用右脚抽出秤板,站上去……哦,还行!

启动手提电脑,刷牙后洗把脸,烧开水泡麦片,便坐在荧幕键盘前,展开最有效率的时光。一觉醒来,退去了昨日下班后的慵懒,此刻精神饱满最有冲劲。

指尖在键盘上飞舞着, 逐个逐个编辑与储存。拿起了泡好的那杯,一口一口吞食今早的能量。工作的劲来了,停不下来。

墙上的钟显示6时25分,想起每次出门时间——6时40分,不行了,不行了,该准备了。恋恋不舍的储存后,关闭手提电脑启用,转头到更衣室换上已备好的工作服,拿起眉笔往额间一画,回到案前将手提电脑,鼠标、电脑电源线、文具包、手机、充电宝、钱包,还有摊着的文件,一并纳入背包。

还有三分钟。

背包水瓶放在门口,走上楼梯的转折处,跪下朝佛堂拜了三拜,默念“礼敬诸佛,阿罗汉,圆满自觉者。愿一切‘行’,皆能如法,善哉!善哉!善哉!”这时,老爸还在佛堂做早课。

将木门和铁门解锁,还有庭院的大门,领着包和瓶,开车上班去。

好像超过三分钟了。偶尔不留神,在途中自我怀疑:“门都锁好了吗?”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忙》/周丽雯(澳洲)


每天下了班,就冲前冲后的,像疯子似的忙。尤其是有了小孩后,真不能小看这小人物,吃喝拉撒不提,除了上学、托儿所,还得上些课外活动;我可不是虎妈,只是怕小孩没机会接触新事物,以后长大了怨我。而且,心想,我们又不是负担不起,在家看电视,时间也就看过去了,还不如去学些东西。结果,我儿子学踢足球、游泳,最近还加了个钢琴,天啊!周末排得满满的,平时也因为得练习,儿子和我都忙死了。以前儿子小的时候,以为长大后可以轻松一点,这都是那些损友、骗子,想骗我多生几个小朋友放的烟幕弹,还好我算精明,没被骗,生了一个,立即发现情况不对,没继续。一个小孩已经忙死我了,再来一个,必定小命不保!老公常常指着儿子说,“看看他,还想第二个?冷静半小时后再说。”半小时后,大风一吹,烟幕消散,打个冷颤,清醒过来,大骂损友、骗子:“什么居心!?”

不过,回头看看,好像也没有太累,比起在亚洲的小孩,我们应该还是轻松的,起码功课不重。儿子上学一年,还没带过功课回家,不过看他写的字母,好像也特难看。不管了,反正我看他班上的同学也都差不多,当然有写的超好的同学,可是像他的那种“鸡爪似的”字体也不少,我就放心多了。不要求儿子考第一,做状元,只要不“包尾”我就心满意足了。

孩子,还是健康快乐成长重要。

《都市里的赶路人》/李明逐(中国)


有位从德国留学回来的朋友,曾经感慨,中国人和德国人最大的区别不是长相,而是神采。走在大街上的德国人,都是从容的、可以说是悠闲的,尤其是眼神,明亮淡定,没有那么急吼吼的感觉。而中国的大街上,每个人,形色匆忙,皱着眉头,蹙者眉毛,心事重重,步子很大,一转眼就飘远了。

我辩解说,这可能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区别。发达国家各处都比较成熟,尤其是社会保障体系,不用特别为生活担心,社会结构也成熟,没有那种急吼吼的追赶的感觉。而我们是发展中国家,只能用速度来解决落后的问题,整个大环境是这样,年轻人不想着快点赚钱,估计生活都是问题。

他反驳,这只是其中之一的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些年轻人太着急了,什么都想着快速,快速成长、快速赚钱、快速成功,失去了从容淡定的本心。

我认同他这点。

我们都是都市里的赶路人。

而赶路都是有目的地的,最快达到目的地,才是赶路人的诉求。

有时候我会思考生活的意义,竟然惊讶地发现,这是个很简单的问题,仅仅只是活着。活着的意义就更简单了,有些人仅仅是为了吃喝,当美食家;有些人是为了体验爱,把一生的时间花费在爱身上,爱人、为人而付出,比如当父母;有些人是为了寻求刺激,到处去寻找好玩的东西;而有些人是为了体验,在追求的过程中体验生活的感觉,就是不在乎结果,只在乎曾经拥有。

所以赶路人的目的地就很显而易见了,以上的意义就是赶路人的目的地。而都市的赶路人尤其匆忙,原因也很明显了,就是为了实现上述意义,需要能量,路途越坎坷,就需要更密集的能量,所以为了到达目的地,路上的脚程就会更快些。

当然也有些赶路人是田园派的,可以一路悠哉游哉,比陶渊明也不遑多让,因为到达目的地所需的能量不多,或者积蓄的能量足够多,不需要再赚取。如果用能量豆来计算,可能都市的赶路人每天赶路10小时以上,需要10颗能量豆,田园赶路人只需要5颗就可以了。

无可厚非,都市的赶路人都是希望能提早进入田园派的,轻松的生活自然更妙。不说了,为了进入田园派,也要加紧赶路了。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一个土生土长的大马人愿望》/徐嘉亮(马来西亚)


致我国的希盟领袖:

自从509大选后,身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大马人民,引颈长盼地期待新上任的希盟政府能够让国家焕然一新。半年过去了,虽然新上任的部长们常把“国政做了逾六十年,给我们多点时间”挂在嘴边,或是常把矛头指向前政府,大家也慢慢地认清了事实。无可否认,希盟还是做了数项值得人民称许的改革。但是,许多新领袖也说了“不知所谓”的言论。首先,九十三岁回锅的首相就率先表明了竞选宣言只是指引,不是圣经!他老人家那套“扶弱政策没必要停下来,我们必须扶助马来人,让他们富有起来”依然风行天下。他还重申数百万华人移民是因为能找到更好的工作,况且他也欢迎他们出走。再来的就是不务正业的教育部长,放着教育改革的大业不干,倒是忙着黑鞋、鞋袜,及当上国际伊斯兰大学(IIUM)主席(注:在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公开劝告下,教育部长马智礼确认将会在11月尾辞去国际伊斯兰大学主席一职。)另一个经典人物则是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西维尔。一个认为马来西亚的自来水可以安全直接饮用,却给卫生部副部长打脸的高级小丑。他还表示使用山埃采金不会影响空气素质,也不会影响周边(居民)的健康。最近,被认为年轻有为的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也随着种族主义高举的巫统及伊斯兰党起舞,坚决表明将会拒绝《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因为这项公约涉嫌抵触联邦宪法第153条例,即侵犯马来人特权。这一切都证明了什么?当年所提的大马口号,Malaysia BOLEH;还是Bo Liao???是否我们太蠢,蠢得去相信所谓的“一个大马的新希望”;还是我们对希盟政府抱着太大的奢想!?

对于生于斯,长于斯,也将会死于斯的我们来说,马来西亚是个得天独厚的美丽国家,只可惜大部分领导人都是些自私自利,缺乏远见的不入流人物!为何我这么说?且听我一一道来。

教育是一个国家的资本。在我国已独立了五十四年的今天,一视同仁的公平政策从未出现在我国的华小与淡小。当国小生嫌课室内的空调太冷时,华小的上上下下却愁着未能缴交电费而被断电的困境;当国小烦着如何处理多余的新桌椅,华小却得到处筹款或办十大义演来维持学校的硬体设备;当国小教师过剩时,华小的临教课题依然上演!或许我们会问:“为何中东的中学生可进入本地大学,偏偏土生土长的独中生却望门兴叹呢?”当我们争辩着预科班生与中六生的不公平之处时,可否有领袖曾深入地探讨大学生的素质呢?根据《2019年经济展望报告》指出,土著大学生在毕业后,很难找到工作,失业率甚至还高于与他们同龄,但没有接受高等教育的同胞。当中的原因竟然是他们所拥有的技能,无法符合市场所需!这难道不是扶助政策所带来的后遗症吗?

在发展经济方面,首相依然延用他那一套,“继续落实土著持30%股权目标,并扩大土著参与经济的评估标准至金融及非金融资产”。此外,在群众的反对声下,他一意孤行地要推行“第三国产车”,甚至要再建“弯桥”。停止了中资几项大型基建计划后,中国“十。一”黄金周到来我国的中国旅客锐减30-35%!我国的旅游部采取了什么相应的措施吗?在美中贸易战已开打的时刻,我国如何确保能安全过度呢?胡乱投资,毫无目标的国家政策,比贪污腐败更快地让马来西亚经济崩溃!

在《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课题中,首相署部长(国家团结及社会和谐)瓦达姆迪在国会遭巫统及伊党国会议员怒斥“种族主义”及“滚回印度”?!财政部长林冠英则变成了太极高手,表示了ICERD的课题,一切交给首相处理。马哈迪首相大人却认为签ICERD须达修宪门槛,所以这“几乎不可能”。这一切,都让我们看在眼里,寒了心底。

各位“高高在上”的领袖,要得到我们手中的一票,并不需要喊什么响亮的口号,也不须高调问政,更不必整天耍嘴皮子,打“口水战”!我们要的只是八个字:“公平,公义,透明,廉洁”。正如温家宝总理的一番话:“要做大事,不要做大官!一个人不管从事任何职业,只要他一生为人民做好事,人民就会永远纪念他。一个人的职务再高,如果不为人民办事,他终究会被人民唾弃。”这简单不变的道理,你们晓得了吗?

一个不愿看见马来亚半岛快变“全倒”的爱国者 谨上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盼乌头马角终相救》/李名冠(马来西亚)


有梦想,有折腾,生命才有所谓的“嚼劲”而绚烂多彩!

便纵是“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苏轼《西江月·世事一场大梦》),抑或“业未就,身躯倦,鬓已秋”,然而,最有意思的是“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付与东流?”(毛泽东《诉衷肠·赠周恩来》)

古华同名小说改编,谢晋执导的电影《芙蓉镇》里,姜文饰演的秦书田对刘晓庆饰演的胡玉音低声说:“活着,像畜生一样地活着。”这话乍一听,看似充满了凄凉无奈被动妥协认命卑贱之感,却深刻蕴蓄了实实在在无比自信睥睨天下袖卷宇宙的自信、力量、智慧与愿景。

是的,“流光容易把人抛”(蒋捷《一剪梅·舟过吴江》),当人们忧愁于“只恐夜深花睡去”之时,切勿忘了“故烧高烛照红妆”(苏轼《海棠》)的执着与信念。清初吴汉槎被贬,流放宁古塔(那是有去无回的极寒之地),其挚友顾贞观多方营救却苦无途径之际,以词代书,写下了所有身处绝境的人都痛心疾首的《金缕曲》(二首),“魑魅搏人应见惯,总输他,覆雨翻云手”。在近乎彻底绝望的当儿,“廿载包胥承一诺,盼乌头马角终相救”正深刻凸显了一种“正气”,深信冥冥中必有正义的力量,拨乱反正丝毫不差的“因缘果报”!“乌头马角”,典出燕太子丹在秦国作人质时,很想回国,秦王要他等到乌鸦头变白,马儿长出角才许他回去。后人遂用“乌头马角”表示处于困境,愿望不得实现,比喻几乎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乌鸦之头变白,骏马长出尖角,在现实世界中诚属天方夜谭,却蕴蓄着人心无比超级的积极力量。天风海雨,震慑寰宇,却阻挠不住人们追求美好向往的心愿与力量。

叹只叹,纷扰人世,积非成是,“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杜甫《将赴成都草堂途中有作先寄严郑公·其四》)。在2018年岁末的今天,魑魅越发猖狂,人心日渐薄凉,偏执普遍充斥,思维彻底荒唐。我们的生活品质越来越好,我们的思维层次与“愿望”越来越“屌”,我们“吐槽”的能力越来越高,我们的愿望越来越浪,我们的心灵越来越伤!

这不就是,骂得越来越爽,“人肉”得越来越狂,众人越来越笨蛋,自己越来越高亢!

愿望,就算天马行空,纵使无比虔诚,哪怕粉身碎骨,纵使长烧高香,我想说,“善恶到头终有报”,你相信也好,你嗤之以鼻也罢,这世上只有两个去处,终有一个当下你会痛悟,那是“善”与“恶”!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神啊!救救我吧!》/咯特佩(马来西亚)


阿梅急步跑向一个小巷,墙角有一堆杂物,她立即猫下身躲进一个丢弃的破柜子后,再拿一个破雨伞遮掩自己。隐隐约约她听见豹哥与几个兄弟急促的脚步声,以及他们细细碎碎的声音,她只能求神拜佛,心中默念:拜托拜托!可别让他们找到我!

“哟!黑夜茫茫的,小美女干嘛一身白色怪吓人的!”是豹哥的声音,“怎么?你是要找人陪吗?我们这儿就有几个猛男,或者就我先……”阿梅竖起耳朵想仔细听听是何方圣神在跟豹哥说话,紧接着“哎哟!”一声,豹哥满嘴脏话,像是在骂那“小美女”揍他,豹哥被揍?他那高个子,而且身手敏捷的还被揍?阿梅尚在疑惑中,只听见“碰!碰!啪!”打架的声音、还有豹哥与兄弟们落荒而逃的声音……一切似乎又恢复深夜的寂静,静寂的却又让人不安,阿梅屏息静听,试图听出一丝端倪。

一个月前,阿梅从猎人头网站获知一家海外公司高薪招聘行销人员,经过网络面试后她被录用了。因此,她收拾了行李就搭上四个小时车程的大巴去A都市上班。上班一星期后,她才知道原来公司进行的是网络赌博,而且同事间也有卖淫吸毒的。然而,当她发觉不对劲,正准备打包离开时,却被人打晕禁锢在一个房子。所幸,他们似乎低估了她的能耐,并没很严厉地看守她,她趁夜黑人静时听见外面的人打呼噜的声音,悄悄地爬窗逃了出来……

当夜幕降临,满天星斗,其中一颗散发着微弱光芒的星辰,却像个眼睛似眨呀眨的,突然这星辰浮现出个小人儿,她头上顶着个小光环,一身白衣裳,手持着一个仙女棒,今天轮到她下凡转一圈,她虽然心里欢乐极了,但也没忘了临走前天父的叮咛:你在凡间转悠时必须实现至少一个愿望才算任务完成,然后方可回来交差。

小天使正停留在一户人家的屋顶时,就听见“啪嗒”一声,一名短发女子正从屋子窗口处跳出来,她一着地即刻爬起来,也不查看有无跌伤就赶紧往巷口外跑。不久,几名壮汉从门口处奔出屋子,追向那女子,小天使这下可好奇了,于是,她顺着壮汉们的方向继续追踪。“你这个蠢东西!就一个妞你都看不紧,要是给老板知道可不就打死你了!”为首的男子大声呵斥身后的一个矮个子,而矮个子也只有唯唯诺诺紧跟着。与此同时,她又听见破柜子处的另一个声音:神啊!救救我吧!

小天使抿嘴笑了笑,不消五分钟时间,她便把那帮调戏她的壮汉给吓跑了,怎么吓?这不是重点,她把自己隐身,看着短发女子从破柜子爬出来,她面容憔悴,但仍不忘左右察看,小心翼翼地步出巷口。小天使挥一挥仙女棒,一束手电筒的灯光指引着阿梅跑向大路,在手足无措的当下她选择相信那道光束,她只想尽快向外寻求援助,以脱离险境……这回算她幸运吧,让路经过的小天使听见她的祈求救了她!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不归路》/山三(马来西亚)


我在A公司当督工头已经有八年了,太太是全职家庭主妇,育有四个小孩,在公司附近与朋友合租了一个单位,日子还过得去。三年前,老板看我表现不错就让我升职加薪。记得告知太太这好消息后,那天她煮了一桌丰盛的菜肴,我还把父母叫来,一家大小开开心心地吃了一顿团圆饭。

后来,有朋友介绍一间二手房出售,想到孩子也慢慢长大,是应该有一个比较宽敞的空间,所以决定买房搬家。自此,每个月供房供车,以及孩子的教育费,反倒觉得钱越来越不够用,不巧又碰上家父中风急需一笔医药费,种种的负担,已让我失眠了一段时间。就在我疲惫不堪、精神恍惚,倍感压力之际,有天我在回家必经的小巷口遇见了阿布,他知道了我的状况,问我要不要试试那个,免费的。我看就那么小包东西,试试无碍,就跟着他吸了吸……

那东西呀,一吸进体内那一瞬间,凉快凉快,无比的舒爽,我身体变得轻飘飘的,感觉自己长了翅膀,飞呀飞。飞到一处,我面前出现很多漂亮的花蝴蝶,我轻轻挥动双手,那些蝴蝶像在逗我玩似的,一忽儿停在我手上,一忽儿又飞走,我却觉得异常的开心,所有的烦恼都能抛至九霄云外!那晚回家难得一觉到天亮,第二天工作也事事顺心,这让我想再找阿布。起初我会控制自己,一个月一两次,后来觉得不过瘾,一个星期一次,慢慢两次……

虽然我一直很小心,但还是瞒不过我太太,她劝我戒毒,但我总是敷衍了事,我们因此吵了好几回,甚至要闹离婚了。如此过了半年,我的毒瘾越来越严重,有时一天不吸都觉得浑身没劲,再说,买那东西的费用也越来越高,阿布看我经常手头紧买不起,就提议我拿些来卖,然后留点自己用。于是,我像阿布那样,一开始免费让几个工友试吃,然后卖给他们,周而复始,直至被警察突袭查获我的货,被判刑一年。

我在牢里已经过了三个月,太太有带孩子来看过我,但我实在没脸见他们,我拜托我的前雇主帮我卖掉房子,把钱都留给太太和孩子,希望他们能好好过下去!别问我出狱后有什么打算,现在悔不当初啊!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