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肥不是赎罪》/野子(马来西亚)


作为一名资深减肥者,对于超重这回事,深感“有心杀贼,无力回天”。除了做缩胃手术以外,几乎试遍了所有可能的方法,结果不是毫无动静,就是稍见起色,又忍不住好好奖励自己一番,最后总是落个退一步,进两步的下场。

后来学了点哲学,于是尝试用哲学角度来思考减肥。什么是减肥?为什么减肥?首先必须感到庆幸的是,向来没有边吃零食边想东西的习惯,否则恐怕又是一场大灾难。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减肥就减肥吧,为什么要带着罪恶感在减呢?有需要搞到这么悲情吗?

减肥自然是察觉到自己超重了,不过,肥瘦就像高矮一样,是个相对的问题。所以,假如减肥的目的纯粹是在追求自我感觉良好,那多混胖子少掺合瘦子就可以解决大半问题了。而且,以本人从十岁开始的减肥经历为例,回头看当年照片,不禁惊讶那怎么能叫超重?现在的小孩随便抓一个来比较,腿都要比当年我的腰粗。好吧!我承认这有点危言耸听,但很明显这其实是一个社会问题的成分比较高。几十年来关于超重的罪恶感,大概至少有百分之五十时候源自非真实的幻觉;你没胖,是别人太瘦了。物资贫乏时代大家普遍吃不饱又吃不好,我家住在米仓隔壁,近水楼台也算罪过吗?明明就是风水好而已。

余下的百分之五十减肥动力,可能与一股社会责任感有关。肥胖虽然不犯法,毕竟如今不比以肥为美的唐朝,比较容易让人误会是存心在破坏市容。风气所及,从众减肥倒也无可厚非,但自动自发减肥有如以个人力量在美化市容或绿化整个城市,实是有功于社会的义举,政府应该要颁个勋章什么的才对。总之,怎么考虑都好,超重不是罪恶,减肥也不是赎罪。

因此,依个人浅见,我们减肥不必是跟其他人比较身材后的决定,更不必抱着一种罪恶感去进行,从头到尾你都不犯法,也不欠任何人,不用老是对自己体重念念不忘。唯有当体重上升到威胁健康时,那才是比较理性的减肥出发点。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主题:减肥

Advertisements

《内陆人不会忧虑的事》/廖天才(马来西亚)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国家独立不久,新村家庭户户都穷兮兮,家庭成员个个都要承担家务责任,人人劳动量都大而粮食却不多。这样环境下,没长得肌瘦面黄,算幸运了,哪敢盼望长得红光满面胖嘟嘟。

哪一家的家长中年发福,肚腩凸起,会赢起整村人的注意,成为被羡慕的对象。肚腩凸起意味劳动量不大,吃得多睡得足,经济不错的象征。当时的社会务农为本,物资不多,要求大肚腩的愿望已是一种奢侈。

九十年代大马被誉为亚洲四小龙之一,经济有了长足飞跃,身边有朋友喊说:“我非减肥不可!”进入二十一世纪,各种“帮助您拥有苗条身材”的生意如雨后春笋,到处可见,有的还生意滔滔,应付客户不暇。学校也喊惊讶,我们怎么有如此多的学子超重?警察部队也面对警员超重影响工作效率的问题,于是发出警告信:谁的体重超过某个程度,就会得到xx方式的惩罚。

鼓励减肥如鼓励戒烟,效果都不怎样理想。烟和美食的诱惑,令人飞蛾扑火,不能自拔。

砂州内陆有好多村落,村民个个肌肉结实,身材苗条健美,找不到多余的脂肪。

有的村落完全没有公路,汽车、电单车和脚踏车都没用武之地,出个门都只能依靠两条腿在森林小径穿梭,上下多个山坡,越过几个河流,十来公里路程,需要3至4个小时方能抵达。通常,村民都背负二十公斤或更多的重物回村落,绝少空手而回。无论男女,每个月都会三两次徒步行出村落,去到城镇买些日常生活用品,然后背着徒步回村落。

如此的运动量,即便有个大肚腩,不足半年,脂肪应该就会被燃烧殆尽。

村落的孩子也向往城市的繁华生活,他们往往在中学毕业后,就前往大城市寻找工作,适应并定居下来,成为你我一样的城市人。这些城市的内陆人,最终也就完全失去了乡村人的特点:热爱劳作、热爱大自然、热爱运动。他们喜爱打扮、喜爱往大商场逛、爱上现代流行的各种脂肪高但营养不高的时尚食物。

今天你若碰到城市内陆人也跑去减肥中心,寻找不自然的方法来去除身上的赘肉,大概也不必感到奇怪了。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断舍离》/小猪(马来西亚)


趁着周末匆匆搬了家,从一个单身公寓搬到去另一个单身公寓。本来以为两三个小时就可以搞定了,结果从决定要搬什么,要丢什么,要留下什么,要留在哪里,到了新的地方又要找适当的地方放置各项带过来的东西,找不到适当地方可以放的则还在想是不是应该丢掉……这过程肯定没广告所说的“拎个包包就入住!”那么简单,简直还真的累坏了。想一想生而为人,在人世间匆匆那么走一回,结果连搬一个小小的公寓,都那么多难舍离。那其他更重要的人事物,就更加不用说了。难怪佛教说,贪嗔痴是三大罪恶。说实在的,还真的感觉自己被这些难断舍离的事物缠身,太不潇洒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年过30以后,终于了解‘光阴似箭’是怎么样的一个滋味。感觉是才刚刚庆祝农历新年,噼里啪啦响彻云霄的烟花才刚升起,然后不知觉地商场里的圣诞歌就来提醒你,一年又到尽头啦!一年,恍如一眨眼。孙悟空翻个筋斗,就十万八千里了,但也不过是佛陀动一动一根手指的距离而已。所以,人间的一年,就那么轻微而已吧?

那么说人生在世几十年,其实也不需要在乎太多吧?问题是,自己还活不到那么潇洒的境界。很多时候还是会为了小事动肝火,为了家事烦心,为了钱财操心。想起看过的一个网红,长着有气质的一张脸,家在山里乡下,有着自己的菜园和小小的农场。山里的生活,煮食依然沿用传统的柴火,用清澈的山水烹调自家种的菜,用山里的竹子做家具,甚至用自家种的棉花来做棉被棉衣!冬天时山里烟雾缭绕,看起来就是仙境,那网红看起来真像神仙姐姐……

我不是神仙姐姐,每天还得为人间的琐事操心烦心。偶尔有个周末可以轻松一下,感觉就很好了。那一天我不再需要为这些事所烦的时候,大概真的是去“做仙”了。想一想,好像也不是什么大的损失,或许还是一种解脱呢。有说道“死有轻于鸿毛,重于泰山”。凡夫俗子如我,怎么可能重于泰山呢? 但求在世时,比“得过且过”稍微好一点,就心满意足了。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你为什么匆匆忙忙?》/郑嘉诚(新加坡)


自小在半城乡里的小康之家长大,也算是当地的中产阶级,生活过得还可以,但是大学生生涯开始后,亲身感受世界之大与差距。从吉隆坡到新加坡,6年在不同城市生活里,所接触的不同人,证明了出生的城市或国家,对我们的文化、教育程度、财富多寡有重大的影响,我相信个人奋斗的影响,也相信环境提供给所有人生不同的起跑线。为了互相追赶,大家忙碌起来。

在目标设定理论里,有清晰的目标和行动计划,才能了解到我们和目标直接的差距,而对这种差距的感觉就能引发动力,向好的方向,或坏的方向前进。长大之后,生活越来越零碎与匆忙,除了在刷牙都想着待会儿要做什么,上电梯需要连戳按钮至少两下,连看YouTube都要确定按了快捷键,通常是2倍,而走路的速度也一样,确保是2倍。

大家匆匆忙忙,也许就是在城市挣钱和生存下去的基本条件,别说大公司,试试看在普通餐馆手脚慢的话,会中多少的投诉。这种大家的匆忙形成循环,互相催促。而且,忙碌人生,似乎让部分人觉得在活着,从忙碌的感觉中获得自我价值。人口迁移到城市、各地区城市化、物质主义影响、手机将人生切片、耐心缩短,让这种人生匆忙症很平常,但不代表正常。

匆忙,有时让人丧失静下来思考的能力,无法专注处理重要而不是紧急的事,像是之前遇到的某活动公司的老板,成天看似忙忙碌碌,自认有效率、公司有前景,但搞到小小27人的公司,10个月之内走了19个人,还在Jobstreet上撒谎称自己的公司多好来骗新人。焦躁不安,小则让人心理和人际关系出现问题,大则导致公司没落。

那么如何在维持效率的同时,不要再陷入这种匆忙症呢?有临床心理学家建议试着检视自己在做的事、多往户外走动、从社交媒体抽离、珍惜和亲人相处的时光、不要因为 FOMO (Fear Of Missing Out)而持续关注碎片的信息,还有不要太严肃,多微笑。

这些看似不难的改变,需要持续的行动。很忙和把事情完成不同,很忙不是成就。下次感觉忙得不行的时候,稍停一会儿,让自己享受几分钟的宁静,然后看看是否能走动几分钟或和亲人聊聊天。有时最忙的人完成的事情最少,不断检视自己是否真正地活着,不要以你有多忙来定义你的人生高度。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小跑般的早晨》/小泥(马来西亚)


工作休假期间,回顾上班前的例常。

晨醒,先在床上缓一缓。起身了,如厕,啪啪地走下楼。按下中厅灯,依靠那光线用右脚抽出秤板,站上去……哦,还行!

启动手提电脑,刷牙后洗把脸,烧开水泡麦片,便坐在荧幕键盘前,展开最有效率的时光。一觉醒来,退去了昨日下班后的慵懒,此刻精神饱满最有冲劲。

指尖在键盘上飞舞着, 逐个逐个编辑与储存。拿起了泡好的那杯,一口一口吞食今早的能量。工作的劲来了,停不下来。

墙上的钟显示6时25分,想起每次出门时间——6时40分,不行了,不行了,该准备了。恋恋不舍的储存后,关闭手提电脑启用,转头到更衣室换上已备好的工作服,拿起眉笔往额间一画,回到案前将手提电脑,鼠标、电脑电源线、文具包、手机、充电宝、钱包,还有摊着的文件,一并纳入背包。

还有三分钟。

背包水瓶放在门口,走上楼梯的转折处,跪下朝佛堂拜了三拜,默念“礼敬诸佛,阿罗汉,圆满自觉者。愿一切‘行’,皆能如法,善哉!善哉!善哉!”这时,老爸还在佛堂做早课。

将木门和铁门解锁,还有庭院的大门,领着包和瓶,开车上班去。

好像超过三分钟了。偶尔不留神,在途中自我怀疑:“门都锁好了吗?”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忙》/周丽雯(澳洲)


每天下了班,就冲前冲后的,像疯子似的忙。尤其是有了小孩后,真不能小看这小人物,吃喝拉撒不提,除了上学、托儿所,还得上些课外活动;我可不是虎妈,只是怕小孩没机会接触新事物,以后长大了怨我。而且,心想,我们又不是负担不起,在家看电视,时间也就看过去了,还不如去学些东西。结果,我儿子学踢足球、游泳,最近还加了个钢琴,天啊!周末排得满满的,平时也因为得练习,儿子和我都忙死了。以前儿子小的时候,以为长大后可以轻松一点,这都是那些损友、骗子,想骗我多生几个小朋友放的烟幕弹,还好我算精明,没被骗,生了一个,立即发现情况不对,没继续。一个小孩已经忙死我了,再来一个,必定小命不保!老公常常指着儿子说,“看看他,还想第二个?冷静半小时后再说。”半小时后,大风一吹,烟幕消散,打个冷颤,清醒过来,大骂损友、骗子:“什么居心!?”

不过,回头看看,好像也没有太累,比起在亚洲的小孩,我们应该还是轻松的,起码功课不重。儿子上学一年,还没带过功课回家,不过看他写的字母,好像也特难看。不管了,反正我看他班上的同学也都差不多,当然有写的超好的同学,可是像他的那种“鸡爪似的”字体也不少,我就放心多了。不要求儿子考第一,做状元,只要不“包尾”我就心满意足了。

孩子,还是健康快乐成长重要。

《都市里的赶路人》/李明逐(中国)


有位从德国留学回来的朋友,曾经感慨,中国人和德国人最大的区别不是长相,而是神采。走在大街上的德国人,都是从容的、可以说是悠闲的,尤其是眼神,明亮淡定,没有那么急吼吼的感觉。而中国的大街上,每个人,形色匆忙,皱着眉头,蹙者眉毛,心事重重,步子很大,一转眼就飘远了。

我辩解说,这可能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区别。发达国家各处都比较成熟,尤其是社会保障体系,不用特别为生活担心,社会结构也成熟,没有那种急吼吼的追赶的感觉。而我们是发展中国家,只能用速度来解决落后的问题,整个大环境是这样,年轻人不想着快点赚钱,估计生活都是问题。

他反驳,这只是其中之一的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些年轻人太着急了,什么都想着快速,快速成长、快速赚钱、快速成功,失去了从容淡定的本心。

我认同他这点。

我们都是都市里的赶路人。

而赶路都是有目的地的,最快达到目的地,才是赶路人的诉求。

有时候我会思考生活的意义,竟然惊讶地发现,这是个很简单的问题,仅仅只是活着。活着的意义就更简单了,有些人仅仅是为了吃喝,当美食家;有些人是为了体验爱,把一生的时间花费在爱身上,爱人、为人而付出,比如当父母;有些人是为了寻求刺激,到处去寻找好玩的东西;而有些人是为了体验,在追求的过程中体验生活的感觉,就是不在乎结果,只在乎曾经拥有。

所以赶路人的目的地就很显而易见了,以上的意义就是赶路人的目的地。而都市的赶路人尤其匆忙,原因也很明显了,就是为了实现上述意义,需要能量,路途越坎坷,就需要更密集的能量,所以为了到达目的地,路上的脚程就会更快些。

当然也有些赶路人是田园派的,可以一路悠哉游哉,比陶渊明也不遑多让,因为到达目的地所需的能量不多,或者积蓄的能量足够多,不需要再赚取。如果用能量豆来计算,可能都市的赶路人每天赶路10小时以上,需要10颗能量豆,田园赶路人只需要5颗就可以了。

无可厚非,都市的赶路人都是希望能提早进入田园派的,轻松的生活自然更妙。不说了,为了进入田园派,也要加紧赶路了。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