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还是野蛮?/廖天才(马来西亚)

有一个晚上,和一位同事在咖啡店五角基喝茶聊天。忽然一阵嘈杂声响,见一群人手持木棒、长刀之类的凶器,猛追一个年轻人。年轻人只跑了大约一百米,就被这群人追赶上,他们的凶器,猛在他身体和头部招呼,没几下这年轻人就不支倒地。年轻人跑的速度已经很快,追的人的速度更是奇快。看来跑步高手在民间,尤其在暗穴,不在国家队。其中一个凶神恶煞的家伙,看他倒地不起,在他身上再狠狠的踩几脚,泄泄气,才与大伙作鸟兽散。

店里喝茶的顾客,无不为这忽然而来的喧闹、追赶、暴力的发生,茫然失措,一脸愕然。

等到这群凶神逃走隐没黑暗中,不再回头,才有临近的路人趋前探个究竟。接着,几位旁人也斗胆上前观看,并招警察和救伤车到来。

之后,这年轻人是死是活,就不晓得了。

这种犹如戏里的凶杀情节,在现实生活中,我曾目睹过三次。

我眼睁睁看着它发生,看着它的结束,而不能做些什么。作为旁人,就是没条件,没办法给予任何的援助。

偶尔想起这种事情,脑里会幻想,多希望自己有郭靖的武功,随便捡起地上小石子,仅用一点功力,将手里的小石子如电如光地飞弹而出,逞凶的家伙,几个马上被石子击中小腿,应声倒地。石子再一弹一击,又几个家伙被击中倒下。其余的看到如此情况,焉敢继续追赶,喊打喊杀?我说:“再不停手,我先取你命!”剩余的人,焉能不跪地求饶?

或拥有张无忌的轻功,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暗运轻功,双足一提,立刻赶上这群恶徒,在他们身上一点,他们的穴道一一被点中,个个立即站立不能动弹。或,干脆就在他们身上狠狠的踢一脚,个个都趴在地像狗吃屎的模样,痛得半个小时也没一点力气站起来。

或拥有周伯通的驭蜂术,打开装满蜜蜂的布袋,让群峰立即飞往这群恶徒身上猛蛰,个个被蛰得屁滚尿流,直喊妈妈,抱头乱窜。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要助人也要看自己的斤两,看自己手中是否有刀。除了看自己是否有刀,还要看对方有几人,有刀还是有枪?除非真有武功,有足够的武器,否则,还是不要捋虎须来得好。

这群失性的恶徒,众人攻击一人,又棍又刀的往一个人身上招呼,不是志在教训对方,而是要置对方于死地。什么仇不能化?什么恨不能解?弃谈判、协商、法律而不用,用暴力手段,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途径?这让我们怀疑到底是学校教育的问题,还是家庭教育的问题,国家、社会互助机构的机制已经严重失灵,才让社会上一些人面对问题时,不知如何去寻找解决办法?

暴力,无处不在。尤其语言暴力。

513事件之后,我们最常听到政治语言暴力。巫统这个种族政党里的政治人物,最惯使用语言暴力。他吻剑,暗喻“别一个小族群”若过分,我必动用此剑。他在种族集会上昂扬警告国家的另一个小族群:“不要挑战我种族、宗教、皇族的权力,否则……”。时不时,重要或不重要的人物会跳出来,对小族群又恨又怒的说:“我们人口超过60%,我们只拥有少过15%经济股权,你们不愿与我们分享经济蛋糕,国家经济分配上,教育与政治权力,你还要求这个那个……”。

这个小族群,心灵上期望他的祖籍国在经济上、科技上强大起来。祖籍国强大起来,就会扮演侠士的角色,见到巫统人如此霸道,会拔刀相助。其实,他的祖籍国对其国内的少数民族的欺压,用力之大,巫统与之相比,小巫见大巫了。

国与国、人与人的殴斗战争,有历史以来就没停止过。人类还是野蛮动物一个。只是,喜欢用道德、文明的外皮裹着。

感恩,一路有你/山三(马来西亚)

说到“朋友”,“益友”应该就是闺蜜与“泛泛之交”的交集,只要是劝你向善向上、帮助你或鼓励你的亲友或路人,甚至是“拟人化”的物品。至于怎样的特质或形式才叫“益友”,见仁见智,就看你看重的是什么。

中学初一选课外活动时,那时闺蜜(小学同窗)小雪拉我一起进制服团体,从此让我与圣约翰救伤队结下了不解之缘,虽然小雪加入一年后即退团,但我却从普通队员,升级至队长,直到上大学后才慢慢淡出。

就读大学先修班时,与我一起复习、做题、讨论未来选课等等问题的姐姐,我们一起努力,一起奋斗,最终进入大学。现在回想起来,有多少个熬夜苦读的日子,我们相互打气鼓励,即使辛苦也不轻易言弃,共同向着目标奋力前进!

在一次大学研讨会中,结识了一位教授M,在她的引荐下,我得以在暑假时到国际组织实习,与来自不同国家的同事交流共事,体验一回国际化的工作氛围。期间,作为我的“上司”的教授M也经常关心我,有时还与我分享她的一些人生经历,也让我在学术研究的路上多了一份温暖。

曾经孤身一人旅游,岂知公交车上钱包被扒走,正想着该怎么是好,遇见个好心人,给了我十元叫我快点打车回家。那时心慌慌也没来得及向他拿个电话(还钱),可事后真想感谢他也没法找人。虽说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但对当时遇难的我却是及时雨,帮了我一把!

忘了是什么情况下收到一封征稿电邮,说要弄一个人文平台,每个月一个主题,每日一篇文章,以提升大马的人文素养云云种种的理念。自认写作一般,但写点感悟小品若也能为社会贡献一点绵力,何乐不为?于是,一写就写了九个年头的《学文集》,大马的人文素养有无提升?我不知道,但,我却从每天的文章中获取不同的观点,对每个月的主题思考再三,对我个人而言的人文素养算是有所提升吧!

漫漫人生中,我与你的相识,也许可以细水长流,也许只是短暂一段时间,甚至萍水相逢,不再联系!无论如何,我必须向你说声谢谢,因为一路有你,才有今天的我。

难友的善意/谢国权(马来西亚)

日前阅报,有记者把俩华人于曼哈顿的事迹撰文报导,观之甚为感触,兹简介如下:

老林在大陆言论捋了虎须,落草逃难到美。由于无处藏身,也不是刘晓波一类,能烧根烟就熏人一眼迷离的脚色;他的难民身份,只能让他每天游荡在曼哈顿的街头,夜里就到流民庇护所过夜。在那里,他遇见了老秦。

老秦,生于香港,后来在美国入籍当了移民官,可谓鲤鱼跃龙门。可惜一时失足,因贪被革了职。祸不单行,不久后被身后一股无名势力网织的罪名,连坐成了国际人贩走私头目,遂锒铛入狱。

老林一个英文单词不懂,一脸疲态,每日挣扎在城市的边缘,求取温饱,还得挣钱寄回老家。身体状况日下,牙齿问题尤其困扰。老秦说第一次他自己放出来后,才发现这街道的风景逥异。如今憔悴,才发现街风刺骨,天色黑的尤快。他走进流民庇护所,发现了唯一的华人。老秦跟老林寒暄两句,发现老林沉默寡言——讨生活都掏尽了老林所有生命的热情了。

俩人作伴,实际上老林除了华人身份予以老秦慰藉,他也什么都拿不出了。倒是老秦,许是动了恻隐之心,自己每月尚有二百美元的福利津贴,领着老林就上水族馆,看他瞠目结舌,老秦想起当年自己小时旅行到水族馆也这般模样,又想起初初与太太相约于此,如烟往事。也许这次老秦想自己也让别人幸福一下吧?平日若经济情况许可,老秦就给他买相对柔软的麦当当鱼柳包,让他容易啃食。有年,他们俩半百的流浪汉鹤立在众小孩之中,排队与圣诞老人合照。那次老林填的愿望是:一张绿卡。

后来,通过老秦过去当移民官对法律的理解,老秦终于替老林弄到了绿卡,还把三十几年没见的乡下老婆给接美国去了。地方上的人都为这俩人的友谊感到无比欣慰。

然后世纪之疫来了。老林那晚因不适送院,给他视频通过话,不日就没了。

老秦搬进了一间小居室,一屋子都是杂物,当中许多都是老林的遗物。老秦每每看回替他争取绿卡的那些法庭记录,总在想:怎么就这么造化弄人?苦日子熬到头了,却就遇上这凶疫。每逢忌日,老秦还会回到昔时旧地,给老林祭一个麦当当的鱼柳包。一个人,遥忆他们过去在街头流浪的时日。

在苦难的时候予以伸出援手的是朋友。这种关系无臭无味,来去无踪,不明所以,至为珍贵。朋友之间最难得的并非什么益友良友,世间的良和益往往只是针对某种标准而言。五十年代大陆为了庄稼丰收,动员全国人民敲锣打鼓,把害鸟麻雀都赶飞在天,无枝可栖,直至力竭落地而亡。结果,那年的全国虫害肆虐,造成了大饥荒。

我们对事物倾于分个子丑寅卯,觉得这样安心。然而,价值判断却往往也让我们陷入自己设下的迷宫。久之,我们的假设成了习性,与我们形影不离。影子罔两都觉得自己无比珍贵。可见,热衷于这种价值判断,往往只让我们见叶忘林。

老秦老林只是难友,大家依偎着过日子,取把暖。老秦固然难得,用尽心思帮老林圆梦。这当然同时老秦亦得以感受他自己亦已遗忘了光辉的一面。若老秦还是坐在海关,对人颐指气使的官老爷,他断也不会发这份心。这当然不贬低老秦的善意。人还是有一定的自由意志的。他对老林,相守不相知,替他拿到绿卡,能看他人好,存的才是最珍贵的善意。

  •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 主题:益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做个不吸血的朋友/周嘉惠(马来西亚)

恶政下/廖天才(马来西亚)

生活在偏僻地方的原住民,对陌生人总有一股好奇之心,想要知道他到底是谁,来这儿的目的是什么。

刚学会定居的本南人见到陌生人,会羞涩的把头垂下,快速走开。本南小孩会躲在家里,把窗口稍微推开,伸出脸来,偷看窗外世界,窥探陌生人的动静。在弄清楚了陌生人的底细,知道来者没有恶意,戒备心去除之后,他们就很希望能与陌生人做朋友。

原住民的生活哲学是;没有不认识的朋友,只有还未认识的陌生人;认识之后,都是朋友。原住民不会随便与人争吵,更不会与人为敌。遇到来抢夺土地的人,在社区领袖的带领下,他们才会与敌人拼一死活。除了土地这种赖以为生的资源,其他的东西对他们来说都不重要,不会太在意。

在原住民的村落,他们赖以生存的,就是土地和森林资源,还有友谊。友谊是原住民生活所必需的东西,谁也不会愿意为了一点小事而与朋友争吵。失去朋友是大件事,是难于启齿,不幸的事。原住民宁可物质生活匮乏,也不要活在没有朋友的世界里。

所以,当有一位远村的朋友到来,认识他的村民就快乐无比,可以通宵达旦的聊天,不知疲倦为何物。

平日,他们都花费很长的时间在闲聊。嘴里衔着土烟,或嚼着一小片槟榔,手里拿着半杯米酒,三几位朋友就可以天南地北的消磨一整天时光了。由于重视友谊,一个人捕猎到一头野兽,绝不会独占它。他会把野兽切成小块,与所有的村民分享。

物转星移,受过现代教育洗礼的原住民,有的涌入城市寻求工作机会和体验不同的生活。不能适应的,转头回去村落,继续过着传统的生活方式。适应了城市生活的,在城市某个角落定居下来。有的还完全接受了城市现代化生活方式,表面过着风光的物质生活,实际欠债累累,精神无比空虚地过日子。在城市,要找朋友聊天变得不容易,可说是件奢侈的事。在城市,时间是换取金钱的东西,不可多得,更不可浪费。

在城市,朋友的定义开始有了改变。

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成为朋友。有用的,才是朋友。能带来快乐的,才是朋友。朋友太多,麻烦也变得多。他们开始思考什么样的朋友才能交,值得交。有的人感叹,说:“我的城市朋友,没一个是朋友!”

走笔到此,忽然想到,上个世纪的七八十年代,吉隆坡的偏僻角落,有许多非法马来木屋形成的马来村。这些马来村民,都是来自遥远的马来乡村,原本过着朴实无华的农村生活。政府为了不要看到城市多由华人所占据,鼓励马来人涌入城市工作,改变城市的人口结构,达到政府“重组社会”的目标。

这些住在非法木屋区的马来人,一心一意只想找到工作,逐渐改善经济状况,不要再过着艰苦的胶工、渔夫或稻农的生活。

马来人心地善良,工作勤奋,不会对华人有种族歧视或偏见。与他们交往,很容易形成朋友。

八十年代的巫统,不断鼓动马来种族主义至上思想,制造华人为假想敌,不断在马来社会丑化非马来人,恐吓马来人要全力支持巫统,以保护马来人的政治权力,否则马来人将会在自己的国土消失。

巫统政党长期的分化各族群关系,其结果是我们已经很少有机会在西马见到不同族群的人在同一个桌面共同饮食。在公共场合,很少能见到不同族群的人,聚在一起融洽地、愉快地互相交流,交换意见。在西马,有异族朋友的,不多。有异族益友的,就更少了。异族通婚在西马,罕见。

我们都感叹说:“这里有美丽的不同文化的民族,各个民族都是优秀的,只是,我们被丑陋的政治人物搞坏了彼此之间的关系。”

为了国家的未来,华人公民组织领袖做了很多工作,是可以肯定的。除了维护自身族群的权益,这些领袖还可以多做一点工作,譬如拨更多时间学习不同族群的语言,了解不同族群的文化。放下种族优越感,多参与和多举办多元文化活动。以流利的马来语和马来领袖对话,理性交流。新一代年轻人逐渐有国家意识,让新一代人领导组织,加速组织的新陈代谢。

还要做的工作,还有更多,更多。

  •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 主题:益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成长路上/潘慧仪(马来西亚)

为什么?/林明辉(瑞典)

我们都出来社会多年,多多少少也认识过一些人,见过不少事吧?这些人中会有大家认为可以当良朋益友的,当然很不幸的也有一些损友。

在益友当中很多又是大家认为可以为他们,或他们会为你们义不容辞两肋插刀的。好多人也很荣幸的可以到处炫耀或者随便见人就说,谁谁谁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就好像我的亲兄弟,一条裤子两个人穿。

至于自己亲生兄弟姐妹的感情呢,各位?当然也有很多感情很好的,而那些父母离异的原因从小分开的兄弟姐妹就没办法了。

但我见过很多很多兄弟姐妹不和,为了钱吵架打架的都有;也看过亲姐姐因为羡慕嫉妒恨而不帮忙妹妹的。这些人如果在外面和其他人称兄道弟,你们会怎么看?

为什么那么少人称自己的兄弟姐妹是益友,把自己的兄弟姐妹当良友呢?在外面餐厅,或路边摊吃饭吃夜宵的人群,有多少是和自己的亲兄弟姐妹一起享用的呢?

为什么那么多的中文歌曲歌颂友情和爱情,为什么歌颂亲兄弟姐妹的那么少,甚至没有呢?也许是我流浪在外国太久了,不明白华人的思维。也可能就是那句话说对了,没有的东西最珍贵。

  •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 主题:益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一掌劈下/练鱼(马来西亚)

什么情况不能退让?/周嘉惠(马来西亚)

退,代表让步。退一步,说明我愿意慢一点走、绕道走,或者干脆就不走了,您请便!

碰到缺乏教养的人,你退一步,只会增长他的气焰,会不会产生“海阔天空”的效果实际上还真不一定。浙江大学的徐岱教授曾提醒我们:“所有老生常谈都值得怀疑。”我尝试用这个态度检视生活,结果彷佛发现了全新的另一个世界。

“退一步海阔天空”只是刻画了一个美丽的幻象,并没有说清楚细节。首先,该不该退让?凡事退一步,求的是海阔天空,但是如果牺牲了原则、底线,难道不会造成心理不平衡?退一步之后,是不是得准备再退两步、三步,更多步?

退一步,如果只是克制自己,避免无谓的纷争,而且风过水无痕,无伤大雅。那么,退一步,还是可取的。孔子不是说过“克己复礼为仁”吗?克己是约束自己,复礼指的是符合礼,也可以说是符合原则。换句话说,约束自己,但又符合原则,在孔子看来就算是仁了。即使没认真读过《论语》,听过阿亮的<子曰>也明白,孔子的中心思想是仁。

仁是什么,不说好像还懂,真要深入解释反而有点没把握。《说文解字》曰:“恕,仁也。”反过来说,仁就是恕。恕又是什么呢?“恕”字拆开就是“如心”。如谁的心?如自己的心,再推己及人,如大家的心。

按儒家的标准来说,做人做事都要符合“仁”,既不违背自己的心,也不辜负其他人的心。好,那什么情况不能退让?

当仁不让!“凡是阻挡仁的情况都不能让”是我个人的解释。

譬如,我的工作是做电力系统的安全检查,但凡严重违反公共安全的措施都不允许妥协,根本没什么好商量的。然而,社会上无良商人比比皆是,他们的逻辑永远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家都好不是很开心吗?如果安全可以“退一步”,典当的必然是公共安全;做安全检查的人必须以最坏情况来设想可能发生的状况,而最坏情况往往都是不可想象的。用任何角度来审视,妥协都不可能符合人情道理,绝对是“不仁”的表现。那还能够怎么办?辞职不干而已。公司的顾客一直有来有去,关键在有些人以为金钱可以搞定一切,而我不认同。

不跟无良商人同流合污是我能够坚守的基本原则,而如何改变无良商人则是创立《学文集》的动机之一。事实证明,是我想多了。

至于其他行业,其他情况,坚持“当仁不让”实际上非常考验个人操守。你经历过这种考验吗?你做到了吗?

  •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 主题:退一步
  • 上一篇文章链接:退一步的人生哲学/徐嘉亮(马来西亚)

学习闭嘴/杨晓红(台湾)

小学生同学之间很爱交换秘密,也很爱传秘密,常常会引起一些误会。

家里主张低调风格,不主动听八卦,就算不小心听到别人的秘密,也止于此。听说的,大部分都有含有偏见和误解成份,最好是听听就好,不要再说出去。

学校绝对是是非之地,小孩传起事情来,也不输收钱办事的网军。常常听他们说学校的八卦,大部分是啼笑皆非偏离轨道的剧情。这时候,就要善意劝导,不做幼稚讨厌的传播者。

尽管苦口婆心,还是招来一些批评和永远说不清楚的投诉案件。小孩就因为不知事情轻重,口没遮拦而伤了同学的心。 通常小学生家长只是要我们代替无知小孩来表示歉意,还之公道。

第二天,这些小孩们又若无其事地玩在一起,而大人可能还在生气。海明威说,他花了两年学会说话,却要花六十年学会闭嘴。祸从口出,看来我们还有很多需要教育的地方。

  •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 主题:退一步
  • 上一篇文章链接:退一步/牧芳萱(台湾)

好好色恶恶臭/刘明星(马来西亚)

诚其意,勿自欺。很白话的看,似乎也并不陌生,两千多年前的话,有些现在看来还是不觉得过时。

但,距离了二十多个世纪,还能确保我们是以同样眼光去理解那时的氛围环境吗?而且,四书之一《大学》的<释诚意>这一部分,“自谦”这个词组是有点吃不准夫子的意思的吧?朱熹朱夫子给的线索是谦应该作为慊,读音是苦劫反。这苦劫反我们也不能以普通话的汉语拼音去反切了。(有关反切,是读古书常见的标音方法,取首字的声母,尾字的韵母合成一声。)

那么,“此之谓自谦”有比较好明白吗?去翻翻字书,或字典,这慊也好几种解释和读音。什么快意、满足的;大概普通话念qie音是对的吧?

再引正文:“所谓诚其意者:勿自欺也,如恶恶臭,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故君子慎其独也!”

叠字的恶恶和好好,前者是动词,念第四声,朱子没给叠字的第二个字给读音,大概照一般的读音就是了。而恶臭,也许读exiu会比较顺耳,也就是说读作嗅,气味的意思。好色却别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虽然也可以戴有色眼镜看,但其意思是超过色情的。大概可以用比较流行的色即是空那种五蕴之一的感觉来理解。

慎独,应该算是君子的标准了。独处时谨慎行事,别没别人看见就胡作非为。

不长的《大学》章句,说好懂也好懂,修齐治平的,谁没看过几句呢?不过“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奉行。”这古板的儒学,其实不朽。

  •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 主题:自欺
  • 上一篇文章链接:没法子了?(Apa boleh buat?)/山三(马来西亚)

自欺欺人/江扬(中国)

2022年4月的中国将以上海的魔幻封城载入史册,每天层出不穷的各式奇葩防疫奇观,伴随着简体中文互联网有史以来最大的删帖运动,都是这个荒诞奇旅的鲜活注脚。看似渐渐平息的确诊数字却无法掩盖人们心理的惴惴不安,每个人都知道这不过是下一波暴风雨来临前的间歇。不仅是仍处于封控的上海、吉林、北京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无数个封控区,整个中国都瑟瑟发抖地祈祷着自己不会是下一个倒霉者。

另一边,俄乌战争延宕至今两个多月,俄军颓势渐显。闪电战征服乌克兰已然破产,战争将持续多久招致多少牺牲则无人知晓。从围攻基辅、哈尔科夫到现在被迫不断缩小战略目标,却迟迟不肯罢手。是因为已经投入了这么多沉没成本不舍得止损吗?还是担心撤军后乌军会借势进犯俄罗斯本土?即便乌军有这样反扑的能力与野心,难道动则核武恐吓全世界的俄罗斯还怕自己无力自保?

无论是屡次发文强调坚持“动态清零”的中国官方,还是忙不迭表态“芬兰瑞典加入北约不构成威胁”的普京大帝,都侧面反映了各自上层对现有状况维继乏力的认知。权力的集中与官僚选拔的任性固然会让最高决策层偏听偏信,造成上下的信息差,让最中肯的建言难以进入权力核心;但凭借身处高位的视野优势与现代便捷的通讯方式,即使再笨的大脑也不至于看不清大势。那么,是什么让他们对难以为继的决策不肯回头呢?

部分答案或许来自于权力的傲慢以及对这种威权煞有介事的维护。对于长期掌权者来说,最害怕的是权力旁落,而比权力旁落更不能忍受的则是威信扫地。威信建立在长期持有权力的基础之上,是在拥有权力惯性以后渐渐滋生的光环。这样的光环与权力相辅相成,合二为一,对民众形成完全统治,让权力者习以为常。换言之,越是掌权日久,越无法忍受权力失去光环,也越无法区分象征资本与实质资本。即便理性者们清晰地建言,失去光环的掌权者依然可以拥有相当的权力——只要这样的权力具备合法正义的来源;但对于后者来说,这样的叙事超过了他们的理解能力。在他们的认知里,失去威信就意味着失去权力,失去权力则是失去一切。为了维持这样的威信,无论什么代价——乃至生灵涂炭,都在所不惜。

因此,有方家提出我们应该尽可能提供台阶给权力者,保留他们的脸面来实现政策转向。但另一方面,我们又看到历来的集权者几乎没有主动改革自身的先例——所有的改革都必须静候上一任死后的改朝换代。穿着新衣的皇帝并非不知道自己没穿衣服,而是既然已经光着身体大摇大摆出门了,再掉头穿回衣服只怕威信受损,动摇统治。套用索尔仁尼琴那句名言,或许可以说“人们知道皇帝没穿衣服,皇帝也知道他自己没穿衣服,皇帝知道人们知道他没穿衣服,人们也知道皇帝知道人们知道他没穿衣服,但他依然在裸奔。”殊不知历史潮流,浩浩荡荡,只有去除威权的统治才是最稳固的统治。

  •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 主题:自欺
  • 上一篇文章链接:自欺遐思/奉化.山人(中国)

今天,你姗妮了吗?/吴颖慈(新加坡)

姗妮基本上就活在不断自欺的日子里。

天空微亮,太阳蠢蠢欲动之际,姗妮奋力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睛,用十台起重机同时发动的功率,吊起仿佛千吨重的眼皮,又是一个睡眠不足的早上。姗妮对自己说:今晚必须早睡,以后就别熬夜了吧!

花洒浇出让人清醒的汁液,姗妮拍拍两颊,开始梳妆打扮,尽管镜中倒影已是花残粉退,黑眼圈都快垂到下巴了,姗妮还是会仔细地描绘眼线、均匀地扑上白色粉末、涂上腮红、抹上胭脂。然后对自己说:好气色也可以靠双手打造,谁规定一定要睡饱?

在衣柜前犹豫了五分钟,姗妮抽出一条全黑的连衣裙,领口位子有一个小巧别致的蝴蝶结,直筒设计,简约大方。姗妮把自己全塞进连衣裙里,猛然发现臀部两侧看起来有点紧绷,小腹也惊人隆起,姗妮马上藏进相对宽松的西装外套里,对自己说:这家的裙子也太烂了,才洗几次就缩水成这样,以后不买这个牌子了!

热带雨林气候就这样,高温、多雨、潮湿,就像今天这个没有下雨的早晨,太阳烈得让人睁不开眼睛,空气却潮湿得令人烦躁。在拥挤的车厢里,体态臃肿的姗妮早已大汗淋漓,就算车厢里的冷气呼呼作响,身旁的人都神情自若地滑着手机,姗妮却要忙着擦拭汗水,对抗在脂肪保护作用下无法下降的体温。姗妮浑身不痛快,对自己说:这车的冷气是不是坏了?真是的,太难受了!

终于瘫坐在办公桌前,享受着头顶上冷空气带来的凉意,此时,一股马来椰浆饭的香气就这样突如其来的钻进姗妮的鼻子,她不自觉地咽下一大口口水。然而,为了控制体重已经半年没有吃早餐的姗妮,从办公桌抽屉拿出摇摇杯,默默倒入五谷营养粉和水,然后一边摇一边对自己说:椰浆饭这种东西那么油腻,当然不适合注重健康的我啊!

用过“早餐”,姗妮的十指在键盘上狂飞乱舞,眼睛盯着荧幕,那么坚定、那么自信。这时,老板那玲珑有致的私人秘书捧着一叠文件夹,走到姗妮的座位放下,又仪态万千地走开了。姗妮盯着那柳腰丰臀,对自己说:身材好了不起吗?我是靠实力,不是靠脸,OK?

好不容易清空桌上的文件,姗妮揉一揉双眼,做了几个伸展的动作。天色早就暗了,肚子咕咕作响,姗妮对自己说:真好啊!过了下班时间就不必挤巴士,餐厅人潮退去也不必等位子,这就慰劳一下自己,好好吃一顿!

餐厅的角落坐着一对小情侣,交头接耳,小声说大声笑。姗妮刚好被服务生领到一个正对面的位子,虽说四周围空荡荡多的是空位子,姗妮却乐意入座。麻辣汤底正在疯狂翻滚,姗妮把肉丸、鱼饼、蟹柳、蛋饺、虾、鱿鱼一股脑儿丢进去。小小的一张单人桌上还摆了五花肉片、骰子牛、豆腐、小白菜、金针菇、炸腐皮和煲仔面……正在等待食材煮熟的时候,姗妮抬起头,刚好看见男生轻轻捏了一把女孩的鼻子,四目交投无限柔情,周围顿时冒起粉红色泡泡,撒了一地狗粮。姗妮啜着珍珠奶茶,对自己说:一个人生活有什么问题,需要找一个人来牵绊自己吗?

姗妮无言地吞下一大锅的寂寞,即使点了双人份的套餐,也填不满一肚子的空虚。

大地似乎被葬进了万丈深渊,宁静却危机四伏。姗妮躺在双人床上,脸上泛着手机荧幕的淡淡蓝光,滑啊滑、拨啊拨、点一点、按一按……时间虽然长短脚,却不疾不徐、一步一步往前……夜更深,灯却始终没有熄灭。

当世界再次被点亮,姗妮又跌入周而复始的无限循环里……

姗妮的故事就在你我身边,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住着一个小小姗妮。今天,你姗妮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