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好好玩/吴颖慈(新加坡)

命运跟伊底帕斯开了一个玩笑。

美丽的皇后还没从怀孕的喜悦中清醒过来,就被阿波罗神预言肚子里的孩子将来会干出弑父娶母这种大逆不道的事。国王父亲担心预言成真,于是命令侍从把刚出世的伊底帕斯带到荒郊杀了以绝后患。如果婴儿死了,故事就结束了,偏偏命运安排侍从是个善良的人,他不忍杀害小王子,还把他送给邻国的国王抚养。这样一来,伊底帕斯就摆了一个大乌龙,他把养父当生父,离开了长大的地方四处流浪,这时偏偏让他遇见了自己的生父,两人素未谋面,一见面就起了大冲突。如果生父不是怕死,如果伊底帕斯没有被抛弃,如果两父子从小培养浓厚的亲情,如果伊底帕斯是个谦卑的人不随便跟陌生人吵架,如果国王看这个小伙子有点本事把他收纳门下,故事结局又要改写了。看似可以改变命运的如果并没有出现,伊底帕斯还是按照剧本把亲生父亲给亲手杀了。

预言的前半部已经应验,然而伊底帕斯却浑然不知,继续走向命运为他设计好的道路。他继续流浪,经过自己出生的城市,遇上一只女面狮身长着翅膀的怪兽,她守着出城的道路,喜欢跟路人玩脑筋急转弯,答不出来自然就成为她的盘中餐。伊底帕斯从小就聪明绝顶、机智过人,轻而易举就解开怪兽的谜题,于是伊底帕斯当上国王,并且娶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当妻子。如果又出现了,如果伊底帕斯没有担心预言成真离开养父,就不会四处流浪。如果伊底帕斯天生愚钝,就会直接葬身怪兽腹中。如果怪兽守着的是别的城市,伊底帕斯就不会娶到自己的生母,命运没有出现如果,命运按照它的节奏,让伊底帕斯像火车一样走在固定的轨道上。

故事的最后,命运让伊底帕斯知道了真相,他刺瞎自己的双眼并且自我放逐,母亲则羞愧难当自杀身亡。命运早注定,已经发生的事情不可能改变,但伊底帕斯是不是只能被动地接受命运的作弄?

命运安排伊底帕斯勇敢、不怕艰难,所以他独自流浪,即使面对看起来比他强大的生父也完全不畏惧,还把对方杀了。若伊底帕斯天生懒散、好逸恶劳,是个一百三十公斤的大胖子;又或是体弱多病、手无缚鸡之力,那流浪杀人这种事大概他也做不出来。生在帝王之家,没有娇生惯养、嚣张跋扈、沉迷声色、滥情骄纵,难道这也是剧情需要不成?伊底帕斯的悲剧,并非只有命运操弄,更多的是他从小到大的每一个关口,都朝着他最不想要应验的预言作选择,最后,他终于成为了自己最不想成为的那个人。

命运如果无法改变,面对命运的心态倒是操纵在己。如果伊底帕斯不是选择逃避而是坦然面对父亲,那么侍奉养父到老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命运是给你出了一道难题,要不要为难自己则是一个选择,祝福正在面对苦难的你,坦然面对命运给你的挑战。

编按:过去的博士论文就是在钻研希腊戏剧,所以对“伊底帕斯”或俄狄浦斯王的故事略知一二。当年以一介工程师的背景去研究希腊戏剧自然很难说得上有什么成就,期间曾经翻译过一篇E.R.Dodds教授的重要论文《论对<俄狄浦斯王>的误解》,由于是第一次有中译本,相信为中文世界对俄狄浦斯王的正确认识起到一定帮助。这里是文章的链接,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 https://www.psychspace.com/psych/viewnews-11123

摄影:Kelly Lin(台湾)

主题:性格·命运

上一篇文章链接:性格和命运/耳东风(马来西亚)

4月30日贴文二之二:健康计划的开始与价值/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今年老伴儿的体检表中彩无数,最重要的是三高。正愁如何改变他的饮食习惯,朋友来邀请我参加他所在的集团公司健康部的体验活动。这个活动的主题很好,“用生活方式解决生活方式病”。提法很有哲学意味,同时也很接地气。比那些搞传销、推广保健品而送爷爷奶奶们鸡蛋、随身听、所谓“藏药粉”足浴包、甚至老人鞋的手段,其科学性强了很多。

用新的生活方式去解决因旧的生活方式所引起的疾病,最重要的是吃。“病从口入”,以前的意思是如果吃了不卫生的食物,就会生病,所以特别要注意吃的卫生。现在又有了一个新的意思,就是如果你吃得不合理,就会生病。什么是不合理?吃多了、吃撑了、甚至吃错了。

当代中国,地域辽阔,食物丰富,东南西北各地的饮食又是如此的精彩纷呈。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吃饭不再是为了果腹,更成了出生、入死、上学、就业、成家、升职、经营等等方方面面,各行各业都少不了的手段。就说不是为了上面的功利目的,退休老人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的同学、同事聚会,吃饭是每次聚会必定的节目。人在这样的环境下,没三高才怪呢?

瞄准了如今生活环境下形成,并不断增大的“三高”群体,有头脑的先知先觉们研究了种种保健的产品,曾经也热闹了一阵市场。总觉得推广保健品有某种夸大不实之词,甚至多少有某种欺骗性。例如产品材料来源模糊、产品成分比例不明、产品价格高低升降易变等等,没有贪小便宜之心、稍有头脑的人,仔细思考都会发现某些公司的推广和销售真有很多矛盾和破绽。后来果真有几个保健公司出了问题,于是保健品的推广和销售渐渐陷入了低谷。

如今又掀起一个健康养生的热浪。朋友的“用生活方式解决生活方式病”健康体验营,好像也汇进了这股热浪之中。

广告做得吸人眼球。两个“生活方式”词组在一个句子中并排使用,似乎在搞文字游戏,仔细一想,确实。人们的“三高”疾病不就是由于不好的生活习惯——睡晚、吃多、烟酒、不动等原因造成的吗?但他们提倡还是用生活方式来解决这些疾病,给人一大悬念: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可以解决“三高”?家有“三高”人员的我看了这广告,脚步就迟疑了。不就是用生活方式解决问题吗?那肯定是好的生活方式。听听,怎么个好法,葫芦里装的到底是什么金贵的药方?拉着老伴儿就参加了朋友邀请的《用生活方式解决生活方式病》的健康体验营。

体验时间一天半,饮食全免。要求参加者不要吃早餐,一到会场首先给我们进行体重、血压、血糖检测,然后请吃早饭:先递给我们一杯,大约150cc的不知什么的饮料,让我们在五分钟内喝掉,然后请我们到餐桌旁坐下,每人面前有一只小碟子,其中有一个鸡蛋、两颗大核桃肉、十来粒小西红柿,说这就是早餐。这倒是有点颠覆三观的。

第一天上下午都是听报告。听报告以前,室内视屏幕上反复显示着2016年6月18日在中国北京召开的《首届世界生活方式健康管理大会暨用生活方式解决生活方式病国际论坛》开幕式上出席大会的主要人物介绍,但是没有大会主要内容显示。心想国人中真是很有以人为本的思想。同时也感到这次活动的来路和背景还算正道。

主持人上来了,大声一吼:“家人们,大家上午好!”我被他那大嗓门吓了一跳。他又说:“怎么,是因为没吃饱早饭?”“大家互动一下,我再说一边,大家用力回答好不好?”于是他又一次大声招呼大家,下面的三四十个人尽可能地大声回答:“你好!”,一下子脑海里就涌出了那些卖保健品的推销员,在销售产品前要求与顾客互动的场面,双方声高气足地问来答去,把场面弄得仿佛很热闹。真有点儿科!

接着主持人介绍一个头衔是“国家健康管理师”、“全民健康生活方式践行者”、“用生活方式解决生活方式病传播者”的先生给大家作报告。这两个名称,怎么看都觉得有点模棱两可、不知所云:国家健康的管理师,还是国家的健康管理师,或者是国家级健康管理师;第二个头衔是全民的健康生活方式践行者还是全民健康的生活方式践行者;第三个头衔倒是没有问题,比较清楚,他今天就是来传播用生活方式解决生活方式病的宣传者,但可以跟第二个头衔合并。至于前面“国家”、“全民”,这个最高级别的范围,边缘或界线点不科学、不精确。其实宣讲者的名头、级别高低无所谓,听者无需搞清楚,主要的是宣讲的内容,让参与者来体验什么?

他宣讲的内容说简单也简单:

  • 健康生活方式的重要性。这很符合体验营的主题,简单易懂;但说复杂也很复杂;
  • 面对慢性病我们做什么?这个问题本来应该是很简单,但是传播者给听者讲了“肥胖”和“三高”医学方面的知识。首先提问:“先肥胖了再有病,还是有病了再肥胖?”这个问题就像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纠缠不清。宣讲者倒是很果断:肥胖就是病。紧接着转到了“三高”,这就复杂了。他给我们讲了脂肪的分解——转运1到肌肉组织——转运2到肌肉细胞线粒体——然后氧化。什么是细胞线粒体?报告的内容把我们转晕了。这些医学专业知识有必要那么详细地展开吗?

然后是一个美女传播者作报告,她是个营养师,仍然从“胰岛素的抵抗”开讲,让人云里雾里。后来讲到“生活方式病”,实际上就是“三高”的生活方式:不良饮食习惯——吃多了、吃错了,加上不运动。本来就是很简单的问题,何必讲得那么深奥?

下午给我们讲述解决方案,也就是他们那个团队,说是研究和实践了21年的调理方案。

一天下来,明白了他们的苦心。他们是要求参与者体验一天的健康生活方式:蛋白日。即饮食没有碳水化合物。除了上面提到的早餐,中餐、晚餐都是70克蛋白质(不带皮的鸡肉等),120克蔬菜(有两种),外加他们提供的6包营养餐包的固体饮料,一天六顿,在停吃米饭等碳水化合物时保证营养。好比是画龙点睛,文章之眼,在停吃碳水化合物的同时必须吃他们研制的营养餐包,这是体验营的重点。宣讲者认为这种营养餐包是全国特有的,它是根据人体五脏六肺所需的营养和元素,从20多种健康植物中提取研制成的,加上每天合理的有氧运动、不熬夜的生活方式,这个被称为“用生活方式解决生活方式病”的方案是首创的“细胞全息还原”方案,它能恢复人体代谢本能,减少甚至摆脱药物依赖,能够坚持正确的生活方式,能够远离肥胖,远离“三高”。医院看病的紧张可以得到缓解了。

加半天时间是因为第二天还要测量体重、血压和血糖,与前一天对比。吃那么一点点,体重当然会轻下去,倒也是减肥的措施。但是传播者肯定地说这是减“三高”的。

一天半体验到此结束。下面就看你是不是接受他们的诱惑了。一问价格,令人咋舌,一个营养餐包,竟然要80元,吃金子了。用来解决生活病的生活方式习惯培养期被定为42天。想想,得要多少钱?

我不相信保健品,没买过。我相信食疗。宣讲并体验的饮食方式我是认同的,也正是老伴所需要的。他的“三高”就是因为天天不吃别的,就吃油肉吃出来的。我改变不了他的饮食习惯,两天没有大油肉,他自己就会去买只猪蹄胖,或者直接买烤鸭回来吃。但是体检结果一年不如一年,已经威胁到他的健康了。宣讲中健康的生活方式是全世界医学界所公认。我想,与其以后把几万元钱扔到医院里,身心痛苦还可能不见起色,还不如现在下个注,或许真能买回些健康来。这也许就是当代老人的功利主义。

仔细察看营养餐包包装上的说明文字,食品名称为逯博士(植物蛋白固体饮料),生产商是逯博士(延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安慰自己,就算我为延安根据地的老乡们做贡献吧。

但是如果这个健康的生活方式能伴随我和老伴,还是值得的。良好习惯的养成是要付出代价的。不管对小孩还是对老人。

于是我和老伴开始了“用生活方式解决生活方式病”的健康计划,举办方还配备了健康老师每天监督我们的饮食是否按质按量、运动是否进行和血压、体重、燃脂率的测量。

但愿健康计划能顺利进行!但愿这不是木讷、痴呆老人的选择!

摄影:Kelly Lin(台湾)

主题:计划

上一篇文字链接:卷土重来的计划经济/江扬(中国)

热情时限/林高树(马来西亚)

很多人都会在新年许下新愿望,新愿望很多时候最后都不了了之。那股热情能够持续多久因人而异,可能三天,可能三星期,甚至三个月,共同点是都坚持不到最后胜利之日。我们不妨使用一个简称来说明这种虎头蛇尾的热情:五分钟热度。

高中时代的华文老师认为有四季地区的人民成就会比住在热带地区的来得高。为什么?因为他们每一个季节开始就许愿,即使也是五分钟热度,但是四五二十,他们在热情消散之前累积的二十分钟一定比我们的五分钟来得强!

我猜想,华文老师大概只是在开玩笑。不过,如果用华文老师的逻辑去思考,我倒觉得尤其马来西亚人在这方面占有一定优势。怎么说?假如我们除了在元旦许愿,也在其他节日许愿呢?那可不得了!马来西亚是个多元种族的国家,节日多如牛毛;坦白说,自己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几十年,至今都还没完全搞清楚我们到底有多少节日。

譬如,宗教性的节日有最基本的佛诞日、默罕默德诞辰、圣诞节。人间世的最高元首诞辰也算得上一个节日吧?就算不当它是个节日,至少也是个假日,大家还是很喜欢这日子的。接着是各族群各自的节日,如华人有农历新年、元宵节、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冬至等等,马来人有开斋节、哈芝节,印度人有屠妖节、大宝森节等。东马那边的丰收节、基督徒的复活节等虽然一般人不太重视,但是为了许愿的缘故,也是个不错的日子。全世界共同庆祝的元旦、情人节、母亲节、父亲节、教师节、儿童节、五一劳动节,我们也没遗漏。林林总总,每年有几十个节日,还真是族繁不及备载呀!太开心了!

如果我们鼓励小孩子逢年过节都一一许愿,那可真的不得了啊!假设我们一年有三十个节假日,每次都许愿,五乘三十得一百五十!乖乖!诺贝尔奖怎么还没落到马来西亚!我思来想去,唯一的解释就是,我们许愿的人对执行自己的愿望只怕连五分钟热度也没有。

那还能叫许愿吗?咦!

摄影:Kelly Lin(台湾)

主题:计划

上一篇文章链接:B计划/周嘉惠(马来西亚)

落实计划/野子(马来西亚)

从小到大,试问我们有过多少大计?曾经的豪情壮志,如今绝大多数都付诸东流。也许是因为个人执行力欠缺,或者毅力不够,也可能纯粹就是想象力太丰富了。你如果计划内裤外穿当超人去拯救世界,虽然其志可嘉,其情可悯,可是不论怎么看都好,成功的几率都是零。

失败不是值得骄傲的事,但是在经历了如此这般一波接一波的失败事件,又有多少人痛定思痛,认真检讨?这就不好说了,毕竟没有做过任何正式调查。偶尔有人提起这类往事,几无例外都像是白发宫女话天宝,语气中不是没有一丝遗憾,但通常感觉不到太多的反省,如果不是赖墙硬、赖风强,就是一切都要归咎月亮惹的祸。

我们都对自己太宽容,要求别人太苛刻。不照镜子,只怕永远也改不过来坏的习惯、错误的方法,以及发高烧似的自爽大计。一个不照镜子的人,往往除了没有自省能力,却反而有极强的自尊心、防卫心,听不进忠言之余,还老要怀疑所有人都另有用心,甚至居心不良。

大家都知道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实际上这世界也没有多少人负有义务非得叫醒你不可,就祝你好运咯!

追根究底,必须认清一个事实:真正能够解决问题的还是自己。我们首先不应该把失败视为应当,把成功当作偶然。身为如此生命的主人,会不会嫌对自己太过不负责任?任何计划的目的都不是为了失败而启动,一旦失败了,至少检讨一下吧!起码修整一下思维吧!不要一错再错。不觉得计划总是失败,本身就是件很失败的事吗?

人要进步,人要成长,不能因为小时候曾经光着屁股到处跑,几十年后还理直气壮地认为:“我就是这样的人,怎么样?”不要脸,真不是可以自豪的个性啊!

摄影:Kelly Lin(台湾)

主题:计划

上一篇文章链接:见机行事/何奚(马来西亚)

操心命/李黎(中国)

上周和朋友吃饭,大概3年未见。她仍然白白胖胖,和上次见面相比没有什么区别。可能和信仰佛教有关,也可能是跟买了房子,心态上得到安定有关,总之看上去仍然面目可亲,不缓不慢。

见到我之后,她提到一句,看你的面相就是操心命。这点深以为然,因为据我的观察,操心过多的人,什么都想管,却又常常不分主次,没个优先级,让自己很忙碌,时常感到劳累,脸上就会显示出一副总是急匆匆的样子。大概我就是这般模样。

爱操心的人必然是爱做计划的人,要么爱对自己做计划,要么爱对别人做计划。我把它分成三种。

第一种是只对自己做计划,并且按照计划合理执行,通过长时间的打磨,工作熟练、生活熟练,有宽裕的时间休息和自我成长,让一切都朝着良好的方向发展,这种情况无疑是最良好的。

第二种是对自己、对家人、对更多事情做计划。每天都是忙碌的,忙着做计划、忙着去实现,可能我就属于这一种。计划太多,事情太多,每天都很忙碌、很疲惫。但事情不见得都做到且做好了,因为人的精力有限,并不能同一时间做很多事情。

第三种是对自己、家人、一切自己能触摸到的事情做计划。恰好掌控力和控制欲比较强烈,要求一切事情都要按照自己的计划去做,一旦没做到,不符合心理预期,就大发雷霆或者极度沮丧。仔细想想,这个类型的人并不少。

大多数时候,大家都希望自己成为第一种人,做好自己,完善自己,给别人提供便利,让家人舒心,相处起来如沐春风,没有压力。不过大部分时候,我们活成了第二种人,什么事情都操心,担心A担心B,虽然自认为尽力为家人考虑,但难免会有摩擦和疲惫。少部分人(可能并不少)活成了第三种人,看似是为了别人着想,深层是控制欲,希望一切按照自己的想法走。这种类似封建大家长,如果计划是合理的,就一切大致顺利,若计划是天马行空的,那么势必会遭到反抗,造成更多的矛盾。很多社会新闻都是这个类型的,比如父母过度控制子女的喜恶,从而导致子女逆反。这点我必会谨记,不管小孩多大,都要尊重她的想法。

虽然希望能只做自己的计划,安排自己的事情。但操心命还是难免的,可能以后仍然会为孩子、家人做计划,但这些计划我默默去执行就好,不去干扰他们,过度的爱可能会让对方困扰。

摄影:Kelly Lin(台湾) 植物说明:杜鹃,Ericales。

主题:计划

上一篇文章链接:计划与现实/零会穷(马来西亚)

《华语和方言》/梁山下买豆腐(马来西亚)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华社曾经很努力推动过讲华语(普通话)运动,当时的口号是:“多讲华语,少说方言。”在那个时代,籍贯的观念比较强,很多人在有意无意间都会找回相同祖籍的对象结婚,结果血统纯正,方言自然盛行。

中学时在一个客家人创办的学校就读,对一个非客家人而言那是一个很特殊的经验,全班不讲客家话的同学就只有那么三几个,每天都被客家话淹没其中。提起客家话不得不说一下远在加拿大的温莎大学(Windsor University),据说在九十年代之前毕业于这一间大学的马来西亚同学,英语不一定流利,但是客家话肯定顶呱呱,实乃客家之光!

类似的情况比比皆是。有心人担忧没有共同语言,誓将导致华社无法团结,于是推动讲华语运动。记得当时在校讲方言万一被老师逮个正着,必定少不了挨一顿训,可是老师办公室实际上也是方言的天下。校长或许是为了顾及大局,双方都不得罪,说得一口浓浓客家乡音的华语,非训练有素的我校同学,几乎没人听得懂。

岁月如梭,韶光易逝,转眼就是几十年过去了,如今讲华语运动获得意想不到的成功,几乎完全消灭了方言。今天的华小学生十个有九个半自称“华语人”,讲客家话的是客家人,讲广东话、福建话的是广东人、福建人,那么只会说华语的不是华语人是什么?

于是,又有另一批有心人开始担忧了,不会说方言岂非忘本,成了失根的兰花?哪里可以这样!近来许多地缘性的会馆开始办方言课,并鼓励在家恢复讲方言。问题在于现在的人籍贯观念淡薄,结婚就结婚,籍贯根本不在考虑范围内,结果在社会上制造了一大批混血儿,混祖籍的混血儿。混血儿如果要说方言,那是该说父亲的方言?还是母亲的方言呢?再说了,父母亲自己会不会说方言也是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还真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啊!然而,依我个人之见,要说华语就说华语,想说方言就说方言,尤其不必为不同意见者戴大帽子,这应该是首要的前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不论用华语或方言的角度来看,都是正确的。

摄影:Kelly Lin(台湾)

《文化消费与〈学文集〉的缘起》/周嘉惠

020315 Kelly Lin3
2006年参加了浙江大学与加影新纪元学院合办的第一届中文系硕士班(已停办),同学中除了少数例外,都是在职的各路人马。半工半读听起来浪漫,实践起来则十分辛苦,特别是我们这些非中文系出身的同学,在做作业、论文时才发现原来兴趣是一回事,却无法掩盖基础不济的窘境。

有一次在闲聊时,同学甘思明提及这一纸文凭,对我们往后的工作是丝毫不会起到帮助的。但是,他却希望找机会去比较偏远的地方办讲座,与听众分享所学到的知识。在吉隆坡有数不尽的各种讲座,可是偏远地区却可能永远不会有人去办讲座。

文化活动除了一些必要的知识,经费也是重要的一环。但是根据我们的了解,文化消费的概念在马来西亚华人圈子里几乎是不存在的,以致文化活动都是仰赖一些特定团体的“善意”惨淡经营。即使在吉隆坡这样的首善之都,明明富得很的主办单位也假定嘉宾、评审等都是义务工作,顶多付一点车马费打发了事。可是另一方面,偏远地方却要准备多少车马费才请得动人去办讲座呢?

既然文化活动需要经费,而文化消费的概念又没有建立起来,那是不是该由一些有事业基础兼有文化知识的人来撑场面,特别是针对吉隆坡以外的地区而言?到偏远地区办讲座,即使对方真的没有经费可供支付,我们也可以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当着是一次自费国内旅游,这样的“文化消费”在理论上我们是可以应付的。这个想法一拍即合,后来和一些朋友提起,也得到很好的反响。

接下来的问题是,谁认识我们这支杂牌军?在别人认识我们之前,是否有比守株待兔更有意义的事可做?这时候另一位硕士班同学庄贻晶(博士班时也是同学)和我谈起各种运用所学知识的可能,灵机一动之下,《学文集》就这样产生了(“学文”是我的建议,“集”是她的建议)。

《学文集》是真心诚意希望推动人文活动的团体,这个社会如果有更高的人文素养,相信大家都会活得开心一点。特别是坐落在巴生谷以外地区的学校、团体(巴生谷以内地区当然更没问题),如果需要我们提供讲座、座谈会之类的活动,请联络我们:xuewenji.my@gmail.com。读者中如果有谁可以帮忙牵个线,也是在为人文尽一分力啊!

(摄影:Kelly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