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家子培养完全手册/周嘉惠(马来西亚)

随着时代不同,人的三观也会跟着改变。但无论起了什么变化都好,有些普世价值就像太阳从东边升起,西边落下一般不会改变。因此,近来观察某些现代家长对败家子的包容尺度,乃至刻意栽培的力度,让我很受到点“文化惊吓”。

几十年前,家长通常会“授权”老师在校内体罚犯错的孩子。然而,今昔家长观念最大的差别还不是对于体罚的态度,而是今天的许多家长压根儿不相信自己的孩子竟然会犯错;要不是有闭路电视为证,所有的错必然都是别人家孩子的错、老师的错。即使证据确凿,家长认为都只是因为孩子“活泼”之故,何错之有?有处处护短的家长,就有得寸进尺的孩子,难以想象如此下去最后能够有一个美好结局。前几天为了想要辞职而篡改冠病检测报告欺骗雇主的19岁女生,她认为自己做错了吗?家长认为她做错了吗?看不到有丝毫这样反省的迹象。在道德行不通的时候,此事只好交由法律决定结局——一个很可能不会太美好的结局。

诚然,教导孩子也免不了有一些当局者迷的情况。不止一次看家长对孩子进行训话,可是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见到的只是一场场自说自话的演出。“只问耕耘,不问收获”式的训话,或许能够让某些家长心安,彷佛偶尔来一下这样的表演就很对得起良心了。自欺欺人等于放弃纠正偏差的机会,如果已经走偏的行为或观念最后得以开花结果,这类家长算尽了为人父母的责任吗?当然没有!

首先,绝不能天真的以为乖乖站在面前听训的孩子,真的把道理都听进去了(这里姑且假设家长说的道理都是正确的)。许多现代家长都把孩子当朋友对待,这本也无可厚非,但这里有一个良心建议,无论是对待朋友或孩子,我们都一律只能给予99.99%的信任。保留0.01%的怀疑是为了维持自己的清醒,避免自欺与被人欺。自说自话固然是一种欺骗,配合演出难道不也是一种欺骗吗?

败家子不一定就像葛优在电影《活着》演得活灵活现的那副德性。败家子最明显的特点在于没有责任感、不思进取,而栽培败家子最有力的方法就是合理化一切没有责任感、不思进取的表现。这里举一个真实例子,一个完全没有事业心的人,很老实的告诉父亲,既然你有钱,我为什么要那么辛苦呢?而父亲的感叹颇有吾道不孤的气势:我也不是不想当二世祖,只是我老爸没钱啊!

个人的感觉是,既然父子都有相同的一套思维,那就像武侠小说中说的打通任督二脉,水到渠成,这个败家子绝对是培养成功了!有钱而没有人文思想,顶多就是个败家子,永远成不了贵族,这一点真的不必置疑。

在今天的世界,黑白之间往往存有很宽广的一片灰色地带。不过,个人认为,“败家子”在当下依然不是一个褒义词。即便抛开道德考虑,家长或许更关心的是,败家子可能会有一个好的结局吗?这不好说,视败家指数而定。家长,祈祷吧!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计划

上一篇文章链接:成事在人/林明辉(瑞典)

最难掌控的计划/奉化山人(中国)

植物名称:射(ye4)干(gan4)Belamcanda chinensis

人生一世,最离不开的是计划二字,不要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须周密规划,日理万机,就连春种秋收、衣食住行、一日三餐,也离不开精打细算,循规蹈矩。一个好的社会制度,加上计划精准到位,则国泰民安,繁荣富强;反之则国无宁日,乱象丛生。一个好的家庭,如果碰上一群好吃懒做、挥霍无度的败家子,总有一天会落到入不敷出,举步维艰的境地。所以说,计划必须与掌控维系在一起才算完美,如若掌控不好,再完美的计划也将导致涣散沦陷。

本人生性疏懒,是最不善计划的人,谈计划问题如小学生做作文,感觉茫无头绪。我的生活之所以没有潦倒,不是因为我的人生计划如何缜密精到,掌控如何得心应手,而是我有一位勤俭持家的母亲,一个严己律人的丈夫和一群自强不息的家人。当然,我也不是游手好闲之辈,有好多事我会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然后提一些想法,不管人家爱不爱听,听了会怎么想,我都不忌讳。比如,我觉得世事纷繁,计划如山,不胜类计,一般都在可控之中,最难掌控的计划是生育问题。

中国人传统信仰是养儿防老,多子多福。皇帝之所以要养三千佳丽,是为了多生“龙子龙孙”,帝业永固。封建社会重男轻女,倡导“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是为了多养壮丁,富国强兵。一般家庭之所以喜欢男孩,是“多子多福”的传统观念在作梗,有的父母为了生儿子,都把头胎女儿取名叫“抱娣”,把连续出生的女孩子叫“多娣”或“领娣”之类,总之,必须生下儿子才肯罢休。进入新社会以后,大力提倡男女平等,人们把女人叫“半边天”,可潜意识中,还是把女儿当作别姓人家的一员,只有儿子才是正宗的根基,才可以承祖继先,延续香火,养儿防老。当然,怕女儿“心存芥蒂”,起名有些婉转。老家有位女孩大名叫“一样”,我夸她的父亲有文化,她说:“我是家里老么,我上面有三个姐姐,她们的名字是大好,亚男,也可!”可见这位父亲盼子不成内心有多么无奈!

可叹的是,精明的祖先们苦心经营了三千年,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也只有4万万五千万同胞,显然大多数人没修得“多子多福”正果。直到上世纪中叶,人民群众尝到了国泰民安的甜头,出生率骤然提升,特别在60年代,由于批倒了马寅初的“人口论”,不到15年时间猛然增长了一半人口。只是接踵而来的问题是衣食住行无法妥然解决,即使用了许多票证,也满足不了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生活需求。国家于是制订了“计划生育”纲要,从限制一对夫妻生两胎,到大力提倡“独生子女”,老百姓才渐渐过上丰衣足食的日子。可惜人口增长率虽然掌控在计划之内了,而劳动生产力却每每捉襟见肘,加上人口老龄化问题叠显,不到20年,便出现一对小夫妻养四位以上的老年人的局面。前几年国家虽然撤消了“计划生育”机制,并鼓励小夫妻们生两胎,个别地区允许生三胎以上,可生育率并没有因此增长多少!因为百姓们发现,多子未必多福,而且除了少数特权阶层和中产阶级,也无法培养一个孩子健康成长,得到良好的教育。

所以我怀疑生育这件事不是人的主管意志所能左右,是由上帝主宰的。《女娲造人》的神话并非子虚乌有,不然,这世界早就被人为地毁灭了。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主题:计划

上一篇文章链接:计划和变化/耳东风(马来西亚)

胜利在望/周嘉惠(马来西亚)

再过一会儿,夜幕又将降临。这会是第九十九个寒冷的夜晚,应该快要自由了吧?“浩宇,恩德的增援部队快到了吗?你快去确认。”浩宇答应了一声,马上去用十公尺外那架随时可能解体的老旧通讯机呼叫恩德那边的通讯兵。

浩宇很快回来报告:“老大,恩德他们碰上一小队敌人。坏消息是,除了几个跑得比较快的兄弟,其他人还来不及拔出武器就全都报销了。”孙老大望着浩宇片刻,有点不耐烦地问:“那好消息是什么?”“哦,好消息是他们没丢了通讯机,逃的时候也抓了好几袋武器,不过还没有机会仔细检查都是些什么?反正就是冲锋枪之类的重型武器。恩德说他们大概再二十分钟就能够赶到。他要我们再撑一下,等他们到了一起反攻,把那些七仔杀个片甲不留!”

X     X     X

虽然NASA早就放弃了“类地行星发现者计划”,但有些天文物理学家还是孜孜不倦地想尽办法在宇宙间寻找其他生命体。讽刺的是,当地球上的专家还在瞎忙的时候,“其他生命体”已经在一百天前找到我们了。没人知道他们来自什么星球?花了多少时间找到我们?怎么来到地球?“其他生命体”从他们的飞行器出来不到五分钟又进去了,随即就展开长达九十九天的破坏和杀戮。根据那天“有幸”惊鸿一瞥见到天外来客的人说,这些外星人其实长得极像周星驰电影《长江七号》里的“七仔”,搞不好周星驰早就跟他们有联络了。不过星爷绝对不是叛徒,他在战争第五天时自愿代表地球人与七仔谈和,结果七仔直接把星爷一炮打成焦炭。

七仔的武器太厉害了,地球上最尖端的大杀伤武器两下子就全被打得稀巴烂。各国正规军被打垮之后,现在只剩各地自主成立的地球反抗军打游击和敌人周旋。这些七仔也不知道是什么成分做的?偶尔逮到一个落单的,中了几十发子弹才好不容易打死一个,非常不容易。每天反抗军总部中午十二点蒐集各地传来的捷报,然后在下午五到六点的时候宣布当天杀死了多少个七仔,己方又牺牲了多少个反抗军弟兄,目前比例一般都在一比一百左右。为了提高士气,总部其实一直都对数据有进行“适当”的调整,所以比例就从实际的一比五十万,演变成现在公布的一比一百。反正最重要的是大家开心,绝大数群众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灾难吓傻了,没几个人还懂得分析这些数据代表的意义。不过这样的战绩实在太振奋人心了,大家都觉得胜利在望!甚至开始计划和平后的旅游行程。“哎呀!七仔可没把埃及金字塔给破坏了吧?我还没来得及去刻‘到此一游’呢!”类似的对话在后方随时随地可以听见。

X     X     X

前线的情况不一样。

孙老大在两个月前还是孙老六,但是在老大到老五陆续没了之后,他自然就升级成为老大。战争开始后所有基本设施都被破坏得七零八落,好在孙老大以前喜欢看二战电影,觉得现在电源没了,怎么就不去试试战争博物院里的那些二战通讯机呢?结果一拍即合,后来战场上基本都采用这些太公级的器材;它们从博物院里得以重新复活,而且不耗电,环保人士都很高兴。

两天前孙老大的部队在这地区发现一小队七仔军,约莫有十个。战争进行到最近几天,七仔已经走出飞行器和地球反抗军进行最后的巷战;他们的小型武器其实也不好对付,反抗军虽然捡到过几个,但是由于没有使用说明书,根本不会用。孙老大带领的队伍里有二十名成员,但他不敢托大,马上用通讯机要求增援。

“恩德,你他妈总算到了!”“不好意思,孙老大,路上遇到一些小状况。”恩德想把气氛弄轻松一点。“还剩几个?”“嗯……,三个。”“三个?”“包括我。”孙老大对这支增援部队感到不可置信。

这时只见浩宇轻手轻脚爬过来,手指不断指向左前方,挤眼弄眉却不作声。孙老大没好气的问:“什么事?快说!”“七仔!”浩宇话音未落,七仔的激光弹已经打过来。七仔的成功偷袭当场又干掉了十六个反抗军成员,幸存者则像受惊的乌龟似的伏在地上到处乱爬,最后大家不约而同集中在最靠近的一颗大石头后面。“反击!快!反击!”孙老大下令。这才发现大家刚才只顾着躲避激光弹,武器都不知道抛到哪去了。

孙老大不愧是当老大的,最快镇定下来,一眼见到恩德身上还挂着来不及卸下的一袋子武器,马上抢过袋子抓出一把冲锋枪。不及二十秒时间,激光弹又射过来,七仔们就在五公尺外!孙老大大喊:“杀呀!”大家抬起冲锋枪就往七仔的方向扫射,说时迟,那时快,孙老大哀叫一声:“不会吧?”原来恩德带来的是一袋仿真冲锋水枪!只见一条条水柱射向七仔,孙老大心里还来不及喊“吾命休矣”,被水射中的七仔们纷纷发出一声“阿里”的大喊倒地不起。瞬时间情势倒转,反抗军在孙老大的命令下把水枪内的水全数射到七仔军身上,直到它们完全不再动弹为止。

“咦?他们怕水?”浩宇第一个发出疑问。“没有,他们只是喝醉了。”孙老大只差没骂出脏话,这不是废话是什么?

一阵冷风吹来,孙老大把衣服拉了拉平,又弹了弹灰尘,对大家说:“是的,我们快要自由了。”

说明:从“再过一会儿”到“浩宇,恩德”为止的这些字,是新加坡某小学的四年级华文作文比赛提示,题目自定。

摄影:Nick Wu(台湾)

主题:渐入佳境

上一篇文章链接:从哪个角度切入教外国人学汉语/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你还能活几年?/周嘉惠(马来西亚)

那天,为老二复习完数学,她突然冷不防问:“爸爸,你还能活几年?”

别误会,我并非身患重症,命在朝夕。这小家伙平时脑袋里天马行空,冒出这么尖锐的问题一点也不奇怪;我知道她没有恶意,只是纯粹好奇,而且问题距离我的底线还很远,我决定尝试回答她。

那天报章上刚好报道了住家附近前一天发生的工程意外,不幸造成三死一伤。我指着报道说:“这三个人早上出门的时候怎么知道会发生意外?结果他们晚上就回不了家了。所以,一个人还能活多久,真的很难说。”

我的职业属于“必要服务”之列,去年行动管制令执行得最严格时期还是每天出门工作。有几十家工厂、大楼归我负责定期去检查它们的电力系统安全,它们最高电压额度达3万3千伏特。我常想,如果发生什么意外,还真希望家里人能够即使化成灰也认得出我来。以前上大学做实验时无可避免发生过一些小意外,电力组的实验意外经常就直接把东西气化,那是连渣也不剩的下场,完全消失。指望还有些灰烬留下让亲者痛,仇者快,我觉得自己如果不是十分乐观,应该就是十分幽默。

不过,没必要告诉老二这些,而且事情实际上也并没那么糟糕,绝大多数老行尊最后都全身而退。我们这一行的意外虽然后果可能很严重,不过只要小心一点,意外发生的几率不是太大。

我打蛇随棍上,趁机教育老二:“就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所以想做什么就要马上去做,尽力去做,不要拖拖拉拉的,不然万一出什么问题没命了,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老二边收拾书包,边“嗯!”的回应一声,不置可否。这孩子总是一副很高深莫测的样子。

不管超级努力还是随心所欲,一个人可以活多久实际上并不在我们掌控之中。而且,生命的素质也不因为个人努力就担保有朝一日必然会渐入佳境,一命二运三风水,变数多的是。虽然如此,个人还是会选择在有生之年尽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该做什么就做什么,除了对得起自己的良知,也想不到什么其他伟大原因了。活到今时今日,难道还不接受“好人有好报”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吗?我做良知让自己做的事,至于生命最终决定要以什么形式作为回报都好,我也会像老二那样“嗯!”的回应一声,如此而已。恰逢生日,谨以此为接下来的日子自勉。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主题:渐入佳境

上一篇文章链接:渐入佳境/呈花纹的云彩(马来西亚)

科技白痴/小黄猪(马来西亚)

活在现今的科技时代,不懂一些科技,可是麻烦连连。不是吗?出门看电影,买快餐等,已经不是排队买票、点餐,而是对着售卖机,自己点点按按的。不仅如此,在疫情下因新常态的关系,很多政府、银行文件等都可以网上进行。还有一个就是在中国很普遍的电子钱包,马来西亚也在新常态下,使用率大大提升了。

新科技还给人类带来许多方便,在家电方面也用到淋漓尽致,饭煲、电子沙煲、扫地机、冷气……全都可以透过手机遥控或预设时间,即使不在家也能操控,让它们在你回家之前先把地上吸干净,把饭、汤煲好,给职业妇女带来许多方便。

人生短短数十载,我觉得最可怜的是中年这个不上不下的阶段。可不是吗?年少时,东西你不会有人教,即使做错了,人家也会给机会慢慢学。老年阶段更没关系,你老了,不会也没人讲你。中年人如我,脑袋开始迟钝,学习开始缓慢,要适应这些新科技确实是大挑战。

话说有天去吃麦当劳,面对麦当劳当时刚启用的售卖机,按了Start再看到琳琅满目的Menu,除了眼花缭乱,点餐时也战战兢兢,深怕一个不小心点错了也不知道。加上看到排在身后等待点餐的其他人,心里有无比压力,原本是享受的事,变成不想继续做的事。庆幸最终餐没点错,孩子们也吃得开心。后来也因为这原因我比较少到麦当劳用餐。

还有家里的扫地机,买了一段时间后还是只懂得开关。冷气机、烤炉纵使有很多新功能,也只是会开关和调温,其余大部分新功能都不了解,十足十科技白痴。

与时并进,再渐入佳境,还真需要无比恒心。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主题:渐入佳境

上一篇文章链接:钱作怪/咯特佩(马来西亚)

从三衰六旺说起/周嘉惠(马来西亚)

小时候看港剧常听到人生有“三衰六旺”的说法。当时年纪小,误会了他们的意思,以为买彩票一次不中,改天一定有机会连中两次。这样的人生道路可多光明啊!后来学了概率,这才觉悟中奖几率其实没有这样的生硬道理。

那么,对人生有其他更好的看法吗?

《三国演义》的作者认为,“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话听起来似乎颇有道理,但相对于天下大势,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其实会更倾向关心个人运势。天下大势有分合的关系,个人运势则有高低的不同。

物极必反的观念带给我们“否极泰来”的信念,不过同样道理,攀上高峰后势必要下山,所以“泰极否来”、“乐极生悲”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从这个角度看,三衰六旺的说法像是带着同情心在安慰红尘中人,而三衰三旺才更公平合理。不过,我们也知道人生没什么公平不公平可说的,一旦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喜欢不喜欢都只有认命。

如果我们人生运势就在“否极泰来”和“泰极否来”之间轮回,那“渐入佳境”和“渐出佳境”则是其中必然的过渡或慢镜头下呈现的风景。这种观点也无所谓好或不好,只是对人生现象的一种自圆其说。用这样的心态面对人生路,则不论处在佳境或逆境,我们都知道那不是永恒,一切终将成为过去,用平常心看待即可。

绕开大喜与大悲是我个人的选择,你呢?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主题:渐入佳境

上一篇文章链接: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宫天闹(马来西亚)

就说几句话

昨天(6/3/2021)的文章是作者奉化山人在介绍家乡奉化大堰村。我并不认识作者,是《学文集》长期作者刘姥姥的孙女儿热心拉来的文章。

由于外公外婆都是浙江奉化人,去年根据记忆写了一篇关于外公外婆的父亲的短文《一点家史》(链接:按这里)。把文章翻出来就转发给老师(刘姥姥的孙女儿实际上是我在浙江大学时的老师),老师又转发给作者。可能资料缺乏,也可能是找的路不对,过去我尝试去挖掘多一点关于两位外曾祖父的资料,都无功而返。不料作者奉化山人过去在找资料时却曾经听闻两位外曾祖父,甚至还去看过林家和何家的故居!

这实在是很有趣的事情,也是经营《学文集》的一份意外收获!疫情过后,非得到杭州一趟去听听这位作者所知道的外曾祖父的故事。也许,哪天再为家史写一篇续集。

附:来稿衔接不上,加上自己身体不适,明天暂停。多多包涵!

诸葛亮突围!/周嘉惠(马来西亚)

在一个围城,总是城外的人想打进去,城内的人想打出来,这是大学者钱钟书说的名言。而一座城之所以被围,必然是对峙的双方军马人数悬殊,只好借助城墙的保护再坚持一阵,看看是否有机会时来运转?

历史上其中一个最著名的突围故事来自《三国演义》第九十五回《马谡拒谏失街亭武侯弹琴退仲达》。话说当时马谡失守街亭,坏了诸葛亮的北伐大业,只好收拾残局准备退回老家。诸葛亮才安排好撤退计划,忽然有十余次飞马来报:“司马懿引大军十五万,望西城蜂拥而来!”诸葛亮所在的西城此时只有一班文官,外加两千五百名军士,怎么跟十五万魏军对抗?

等司马懿来到城前,却只见诸葛亮坐在城楼之上,笑容可掬,焚香操琴。左有一童子,手捧宝剑;右有一童子,手执尘尾。城门内外有二十几名普通百姓低头洒扫,旁若无人。司马懿见了疑心大起,马上命令后军作前军,前军作后军,望北山路撤退而去。

那位后来大家都很了解他心理的司马昭问老爸:“莫非诸葛亮无军,故作此态?父亲何故便退兵?”司马懿回答说:“亮平生谨慎,不会弄险。今打开城门,必有埋伏。我兵若进,中其计也。汝辈焉知?宜速退。”

这就是有名的“空城计”故事。全世界都嘲笑说司马懿这人疑心重,结果白白中了诸葛亮的空城计。

假如玩过电脑游戏《三国志》,你该知道诸葛亮智商100分,司马懿99分,全场排第二。司马懿的疑心再大,他的智商也不可能允许他这么轻易就中了空城计。换着顶多就70分智商的我领军的话,反正这么老远都来了,就算真的怕有埋伏,那么先让大军退一段距离,然后再派五千一万的军马前去试试水深,不就破了空城计吗?连我也会的手段,司马懿不会?说不过去!

事实是怎么一回事呢?这里提供一个说法,有没有道理请自己琢磨。“曹操对司马懿始终不放心,造成司马懿四十八岁就被解职还乡,三年后,因诸葛孔明北出祁山伐魏,取陈仓、夺散关,魏国震恐,魏主曹睿因魏兵屡败,无将可用,乃命司马懿为大都督,率兵十万出长安,于渭水之南下寨,抗拒蜀军。‘司马懿之得以再掌兵权,乃是因为有诸葛孔明’。对于这一点,司马懿是心知肚明,孔明先生亦是了然于心,以致被逼到墙角时,只好点拨司马懿一下。司马懿当下顿悟:若是消灭了诸葛亮,那可是拆了自己的舞台,自己哪里还有戏唱?西城之役,他和司马懿两人对看可能都没有一盏热茶的工夫,更未曾有一言半言的交谈,就达成协议了。”

这一段文字抄自严定暹老师的书《格局决定结局》。这个解释既不贬低两位同样都是聪明绝顶的高人诸葛亮和司马懿,而且思路合情合理,没有丝毫牵强。

诸葛亮成功突围,不在试探司马懿的智商,而是尊重他的智商,知道自己只要提醒一下对方,绝对一点就通。今天宰了我诸葛亮不难,可是没了我,明天你司马懿就得回老家焚香弹琴!高手过招,胜负就在双方心领神会之中,并不需要打得眼青鼻肿的啊!

诸葛亮,高明!司马懿,高明!作为诸葛亮和司马懿的知音,严定暹老师,高明!

附图摘自《维基百科》。

主题:突围

上一篇文章链接:我国的大专教育突围了吗?/徐嘉亮(马来西亚)

突围梦想/双木林(马来西亚)

读小学时,因为身材肥胖,总是遭小朋友嘲笑,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都是今天闹明天又嘻嘻哈哈玩在一起了。

上了高中,身边的朋友越长越漂亮,越来越会打扮,当然身边也不乏情窦初开的盲头苍蝇粘在她们身边打转。而依然是丑小鸭的我,就如走在路边的路人甲乙丙丁,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平平淡淡的结束了高中生涯。

到了大专,我决定要突围,人生不能因此留白,零食这恶魔全离我而去,食量减半之余还要过水去油,以前躺着追剧,现在变成边看边摇一小时呼啦圈,还要外加跑步、健身操。为了瘦,任何地狱式训练我都要接受。

身形终于瘦了,但这还不够,要变漂亮脸上岂能无妆?从当初画出的蜡笔小新眉,大小眼,“如花”(编按:周星驰电影中的常客)般的恐怖妆容,把父母吓得血压飙升,以为我要去参加万圣节派对呢!没关系,手拙勤练就会生巧,在一次次的挫败、改进,什么裸妆、烟熏妆,都难不倒我,走在路上终于有回头率了。

一天走在路上,一名中年男子向我走了过来,难道他是来搭讪?“小姐,你好!我是XXX娱乐公司的经理人,不懂你有没有兴趣当模特儿?”

我的天啊!怎么会有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我当然有兴趣!从此我每天忙着走台步,量体重,化妆,摆姿势….日子虽繁忙,但忙得开心。之前曾嘲笑我胖的人在杂志上看到我的照片都很惊讶,纷纷打电话来询问。哼!这次我还不扬眉吐气!

“啪啪啪……”,屁股怎么突然有点疼?“老婆,你上班快迟到了,还不赶快起床!”上班? 迟到?惺忪两眼,照照镜子,原来现实中的我完全没变过……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主题:突围

上一篇文章链接:尝一口家的年味/吴颖慈(新加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