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周嘉惠(马来西亚)


我最初其实不是从朱自清的文章认识《匆匆》,而是在李建复的专辑里首次接触。当时的感触是,文字居然能够这么美!歌声真的能够这么靠近灵魂!

如今年轻一代还知道谁是李建复吗?《龙的传人》的原唱,可能听过吧?如果没听过,也不用难过,毕竟已经是四十年前的歌了。不过,在当年如果说没听过这首歌,那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李建复还唱过许多其他歌,《归》、《忘川》、《归去来兮》等等,歌词都充满着浓郁的理想情怀,入世而不俗气。民歌是另一个世代的“遗物”,我有幸搭上那个世代的末班车,听了很多令人怀念不已的好歌。李建复的歌声当年红遍华人圈,但无阻他在几年后毅然放下所有绚烂,出国留学,尔后在IT业大展拳脚(曾任职Yahoo台湾总经理)。

我这个人天生缺乏艺术细胞,特别表现在一辈子记不了几首歌的歌词(以前学生时代,每逢周会唱国歌都只能滥竽充数地‘夹口型’假唱,如果在非常时期要我来一次‘独唱’,恐怕难逃被拖出去枪毙的命运)。即使是当年感觉惊艳的《匆匆》,也只是记得其中“匆匆复匆匆”寥寥几个字,但那旋律一直保存在脑袋的某一个角落,不曾忘却。几天前读严晓蓉写的《匆匆》突然唤起一阵模糊的记忆,上网一查,方才知道李建复唱的《匆匆》,歌词正是出自朱自清手笔。我十分确定,小学时只知道猪八戒,不识朱自清。

匆匆四十年,回忆过往真是五味杂陈。人到中年也算是进入秋季了吧?无意悲秋,倒是联想起另一首李建复的歌《网住一季秋》:“爱着诗般的秋,尽管它伴随着淡淡清愁”。

民歌,多美的意境!

摄影:Nick Wu(台湾)

Advertisements

《匆匆》/严晓蓉(中国)


记得小学时候,有一篇课文是朱自清的《匆匆》,“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小时晨读按老师的要求朗读课文,三十几个孩子齐声,声音洪亮得犹如在唱一首快乐的歌,其间可能因为某个同学搞怪捣乱,大家又笑成一片。彼时年龄太小,确乎是不明白的,在我们眼里,燕子去了便意味着夏蝉的到来;桃花谢了,随伴着桃子的清新与甜美,在课文与朗读间,缀满了游戏的欢欣。对这篇文的印象,便也附加了很多天真的快乐想望。

时间真如流水从指间滑落无痕,转眼人已中年。近来因为女儿语文成绩不佳的缘故,每日要抽出时间来陪着她阅读。有一日翻出一本散文集,随手翻到一篇,撞上来的便是《匆匆》。现在读这篇文,字里行间的那种属于成年人的惆怅与无奈,读来无论如何都感觉有些悲凉。但想到孩子也正如我当年般的年纪,再加上文字清浅,便让孩子读后与我一起讨论一下对这文章的感受,顺便通过这文章让孩子了解一下朱自清。

小妞接过书,看了几分钟后,想了想,然后抬眼说:“妈妈,这文章我读了,我觉得有点悲伤。”“为什么悲伤呢?”“因为你看哦,他说,‘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太阳他有脚啊,轻轻悄悄地挪移了;我也茫茫然跟着旋转。于是——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默默时,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我觉察他去的匆匆了,伸出手遮挽时,他又从遮挽着的手边过去……’,妈妈,每天我也是这样的,早上起来,我去上学,时间从上课和写作业里过去;放学我回家,时间也从写作业里过去,除了在上体育课的时候太阳可以晒在我身上,其它的时候都在写作业里过去,时间过得太快了,我没办法。妈妈你很忙,工作忙,还要辅导我作业忙,可是每天晚上我都很想你。”这时我看着她,小眼睛里已经有点红红的,小小的泪花在里面打转转,便不由得安慰她说:“不会啊,你看妈妈基本每天晚上都和你在一起啊?怎么会想妈妈呢?”“不是的。因为和妈妈在一起的时间,都是在讲作业,妈妈很多时间在生气。我觉得每天是跟妈妈在一起,又不是和妈妈在一起。可是就像这文章里说的那样,时间不停地溜走。我要不停地做作业,妈妈很快就老了,我没时间和不讲作业的妈妈在一起。我不要时间过得那么快,所以我总是想妈妈。”说到这里,小妞干脆大声哭出来了。我不由得怔了,将她搂在怀里,她小小的身子哭得抽抽得,很伤心,我却一下子茫然得不知所以。

是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太匆忙了!属于孩子的欢欣,那种从一片绿叶、一个桃子、一个蝉壳中得来的快乐不知什么时候起,都消失无迹了。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被某种力量绑架,匆忙得忘了到底为何出发。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关于进行“人格教育”的迫切愿望》/王樟松(中国)


获美国“总统国家艺术奖”、“全美最佳教师奖”而被誉为“美国最牛的小学教师”雷夫·艾斯里斯曾在杭州崇文实验学校上了一堂公开课并现身说法。雷夫认为“品格远比学习成绩重要,正直得体远比考试得高分重要。塑造人格才是教育终极的追求,也该是教师职业的真正含义。”

中国近代著名教育家蔡元培先生指出:“教育者,养成人格之事业也。”当年就任北京大学校长时,蔡先生就把“健全人格”作为学校的教育目的。他认为“健全人格”教育事关国家兴亡,并把它提高到爱国的高度:“盖国民而无完全人格,欲国家之隆盛,非但不可得,且有衰亡之虑焉。造成健全人格,使国家隆盛而不衰亡,真所谓爱国矣。”

近代首著《中国哲学史》的北京大学教授冯友兰先生认为:“一个人的‘气象’,昔日可称之为‘气概’、‘风度’、‘气度’,以现在话来说,就是‘人格’、‘人格美’。”他还用“价值”来诠释“人格”:“一个人,与其在客观方面底成就之外,其一举一动、声容笑貌,亦可表现一种价值,此种表现是其人格的表现。”

当今人格教育的欠缺迫切需要引起我们每个人的重视。诚如蔡元培先生指出:学校的人格教育关乎国家隆盛衰亡。当今不少的社会弊病已经在向人们敲起警钟。作为一个生在旧社会,长在新中国的教师,深感自己的责任重大。在几十年的教育教学教研中,越来越迫切地心生一个愿望——从幼儿开始,在家庭、在学校都必须设置“人格教育”。尤其是学校,“人格教育”应重于知识教育。

纵观上下几千年的传统教育文化,根据现在社会现状的实际需要,个人认为“人格教育”应有“人格八守”。“守”为“操守”之义,即指由心而生,并平素所执行、坚持的志行品德。他们的具体内容为:
孝:孝敬双亲、感恩父母。言顺不逆,赡养终老。
仁:爱国家、爱人民、爱集体、爱自然。
义:仗义勇为、仗义助人、仗义扶弱。
善:礼仪待人、与人为善,设身处地,热心公益。
智:善动脑、善创举;终身学习、终身发展。
信:言必真实、行必守信,信守诺言,遵循规矩。
廉:公私分明,不贪小利;节俭养廉、廉洁奉公。
恕:不计较,不怨恼,宽以待人,严以律己。

这“八守”以“三纲五常”中的“五常”“仁、义、礼、智、信”为核心素材,遵从毛主席“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扬弃”思想审视,凡精华则存之扬之,若糟粕则摈之弃之。其建构包括“扬、弃、增”三个方面。

(一) 扬
传统“五常”中的“仁、义、礼、智、信”在现代社会仍有强劲的正能量,更有迫切的需要,是传统文化中的精华,当存之、扬之。

如“智”,即“智慧”。以文化论,中国固然算文明古国,但是根据当今世界国力的竞争关键在创新能力的竞争,故“智”的内涵纳入“创新、发展”以制传统的“守旧”之弊。需要进一步指出的“智”不是单纯的考试得高分,因为“智慧”含有品德成分,没有道德的“智”是狭隘的,不少见成绩卓然的中学生大学身,甚至博士生,接受不了一句批评或其他一点不顺心的原因就跳楼自杀。没有道德的“智慧”甚至是邪恶的,如某校的高一学生,论成绩是班里名列前茅,然而竟忍心弑母。这样学到的“智”又有何用?

(二)弃
传统“五常德”中的“礼”,单从字面上理解是尊重人,讲礼貌的意思,是每个人都应该具有的礼仪。但是在“五常德”中它的本质,是为了维护封建统治阶级的封建等级制度及其等级封建伦理,轮贵贱,侵害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与当今时代精神格格不入,乃是封建文化糟粕,应该去之、弃之,二赋予崭新的内容。

(三)增
时代在前进,社会在变化。根据现实的需要,除“孝、仁、义、智”以为,还需增加中华传统美德中的“孝、善、信、廉、恕”。孝顺、善良、诚信、廉洁、宽恕都是人的素质所在。

孝是人性之根本,“百善孝为先”,感恩天地,感恩父母是人的根本,所以排列为“八守”之首。常听到有人为了发泄自己心中不快,为了报复就肆无忌惮地杀戮无辜,心中没有丝毫善性;常听到有商人为了多赚一点钱,明目张胆地在蔬菜、水果上抛洒有毒的药水;一批一批的腐败分子,无论是本来就贪,还是进了官场才贪,都因为没有节俭之心、廉洁之行。最后增加“恕”,因为恕道是家庭、单位、社会和谐团结的根本。对个人来说,一个善于宽恕、包容的人,心旷人和,于己于人,只利无害

所有大大小小、上上下下的教育机构都应该明确,教学生做人,做一个怎么样的人的“人格教育”是当代教育不容回避和轻视的问题,是当代教育既是教育的启蒙目标,也是教育的终极追求。教育应该把人格的培养和发展壮大贯穿整个教育过程的始终。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就说几句话》

虽然平时我的生活相对简单,但简单不代表轻松,实际上近来忙得简直有点失控。

时间像最后阶段的牙膏般被硬挤出来,经过几轮的校对及各种挣扎,精选集三《应犹在》已在昨天完成印刷,马上就要推出和读者见面了。我们一直低调行事,因为担心热心读者奔走相告,或许会对吉隆坡原本就让人吐血的交通状况添乱(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不过还是循例呼吁大家支持。可以到书店购买,当然也可以向我们邮购。在筹备期间一度因为资金短缺,只好就这么拖着,长期作者刘姥姥的孙女儿甚至建议帮忙支付印刷费。这位作者是我在大学的写作老师,愿意供稿给《学文集》已经万分感激,怎么还能接受这样的赞助?做人得有起码的良心啊!

再一个月,《学文集》就成功完成五年的使命了。这项任务除了不简单,其实也相当的不可思议。可惜Facebook因为其公司条规的缘故,不再定时把我们的文章传送给订阅读者,导致点击率大跌。但我们还是有一定的铁杆支持者,不论是读者、作者、提供摄影作品的摄影师,或是以其他方式帮助我们的朋友,在此一并谢过!没有大家的支持,相信《学文集》早就没了。

我们借这个机会,再次向大家募集明年讨论的主题。可以是自己感兴趣的主题,或者纯粹觉得好玩也没问题。请直接在贴文下留言,也可以把建议发到我们的邮箱:xuewenji.my@gmail.com

马来西亚近十几二十年来,商家不再大方派送月历,就算好不容易送了,那种“跑马历”实在有够难看。我们有意挑选平时当配图用的照片来印刷一些月历派送读者,但时间上不确定是否还赶得及,今年不行的话,就等明年。如果读者中有从事这门行业的,麻烦联络。

虽然不是很适合在这里打广告,但还是决定破个例。我在电机工程顾问所工作,即英文所谓的Electrical Engineering Consulting Firm。公司需要招一名具五年以上经验的Project Coordinator,欢迎读者来申请,或者推荐朋友来申请。英文、国文(马来西亚文)必须有中上程度,由于公司的“官方语言”是华语,不会华语者就免了吧。必须熟悉操作Auto CAD,电邮、Whatsapp也是每天在用的东西。公司位置在吉隆坡Cheras,业务则涵盖整个隆雪地区。除了客户,平时还需要和电力公司TNB、电话公司TM、能源委员会ST,以及各地市政府打交道。一年合约,如果合适且公司仍有需要,来年续约应该不是问题。简历请投至前述邮箱。谢谢!

就此打住!(周嘉惠)

《许下单身美好》/小泥(马来西亚)


半年前,在好友的鼓励下,终于鼓起勇气告别一贯深沉暗恋的习性,踏出第一步,向心仪的人发出信号。经过漫长一天的等待,他坦露了事实。他已有对象,这与他在工作环境中声称自己依旧单身状态有所不同。他称自己企图避开他人对他感情世界的探索,同时希望我替他保密,我答应了。

宗教信仰劝人勿迷信,但偶尔我也会看一看命理作为已发生事件的参考。里头写着:“宜晚婚”。

自此,白天我试图以工作填满时光,夜深已至却免不了心中涌现的失落感。心尚需时间来平复,深解应自我充实。业余时间当家教,边教边学习教学方法。朋友曾问我是否有意继续深造?如今我已报读毗邻的大学,明年准备展开半工半读的新生活。

他问我:“你没想过找个对象发展关系?”我说:“一个人挺好的。”

虽然偶尔会觉得无聊,但也不因此而渴望找个对象。如今女孩都有经济能力,除非遇上对的人,否则怎会放弃当前良好的状态,踏入一个充满未知的婚恋?庆幸的是,自己不会看到别人出双入对而感到羡慕,相反自己从小较倾向学习独立。

至于“告白失败”,换个角度看也并不是个坏事。至少我看清人性,至少克服羞涩的个性,鼓起了莫大的勇气,忍着身心的不适向对方示好。有了这一步,若在下个转角遇见合适的人,自己可以更好地去把握。

在这之前,愿我能逐渐恢复以前的状态,继续享受的自由,正直和踏实的生活。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生日愿望》/周嘉惠(马来西亚)


我不属于那种喜欢做梦的人,即使在过去那段所谓“织梦年龄”,回想起来在这一方面也还真是乏善可陈。我也不太过生日,在十二岁领取身份证之前,甚至不知道自己生日是哪一天?没办法,从来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我家不知道究竟算是什么派别,比较把十的倍数的生日当一回事。十岁那年买了个蛋糕过生日,这件事我是有印象的。在物资贫乏的年代,买蛋糕确实非同小可,那种感觉有点像是黑白照片中突然出现一个未经PS却又色彩缤纷的东西,简直就是在变魔术,肯定要记忆深刻。不过,我也怀疑如今的身材,极可能跟当年蛋糕上那厚厚一层五颜六色的奶油有千丝万缕关系。唉!后悔莫及啊!早知道有这种后遗症就少吃几口了。

二十岁生日的时候还在美国留学,三月天应该还有点冷,接到一通家里拨来的越洋电话祝贺生日快乐。今天的年轻一代恐怕无法想像当年打越洋电话的盛重,这样说吧,那时候我在北美洲住了将近八年,家里拨电话来的次数一个巴掌的手指头就能够数完了。二十岁的生日除了那通越洋电话,就完全没有其他记忆。若按照自己的个性往回推测,那晚可能就早一点上床睡觉以表示和其他日子的区别吧?再后来,只见七老八十的趋势越来越无可扭转,更不需要生日再来提醒岁月不饶人。

一个不过生日,不做梦的人,哪来什么生日愿望?在那少数几个吹蜡烛的记忆中,自然免不了被强迫许下生日愿望的画面。我们那个年代的人还比较脚踏实地,“世界和平”通常是选美比赛才会听见的愿望,普通人是说不出口的。扣掉这个选项,剩下的惟有“身体健康”一条路了。

“身体健康”?是的,就是“身体健康”。这算TNN的什么生日愿望?没话找话说的情况下,废话的产生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难道不是这样吗?

前一阵子和某位朋友聊天,他冲口而出:“到了我们这样的年纪,除了孩子……”接下去他还说了什么,我一句也没听进去。什么叫着“我们这样的年纪”?“你这样的年纪”才对,好不好?人家我的心态都不知道有多青春!不久前签了个健身教练,开始练习几次后,教练一脸钦佩的表示,完全看不出是X岁的人!从气魄、灵活度来看,绝对是X-1岁,甚至X-2岁的样子!坦白说,没有当场问候他老母,在在说明本人的修为已经十分高阶。

不论有多年轻的心态都好,吃了几十年的味精、化学添加物等等吓人的东西,今晚睡下去,谁敢打包票明天就一定起得来?这个觉悟我倒是很清楚知道的。看样子,下次生日还是应该随俗许下……,不!生日愿望就算了,做个生日计划吧!已经到了下半辈子开跑的时刻,是应该好好计划退场前想要完成的事。

人生有几个十年?是时候活得认真一点了。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中年转道的勇气》/徐嘉亮(马来西亚)


昨日,难得有机会和母亲在厨房里小歇,谈着……谈着……也就聊到了小弟最近换了工作跑道一事。家慈是一名华文小学老师,鞠躬尽瘁地奉上了四十年的美好年华,如今早已退出教育界,退休在家当个“煮妇”。她细数某些当年的校长,为了多赚些“额外收入”,强逼老师们推销一些已发黄的作业给学生。生性耿直的她,一言不发,月尾的时候,全部悉数退还给书商。当然,校长可是记恨在心上,把母亲所有的升迁机会都堵死了。后期时,另外一位原是她同事,后来步步高升的校长,则为了自个儿在政府医院看病的方便,命令母亲给一位护士家长特权。当然,她又是和校长大人杠上了。这无数的打压,家慈却为了养家糊口,忍气吞声地向这些校长“苦头道歉”,行动却维持和大原则一致。除了工作上的为难和打压,校长们也拿她没辙。说着……说着……扯上了曾经和我一起在某间私立大学任教的一位女同学所说的:“阿姨,我和嘉亮不一样。为了供房、供车子,我只得顺着上司的指示去做。”谈话间,她表达了对我在快迈入四十岁的年头,竟然辞职的疑惑?

小弟只好耐心地告诉母亲大人,我的离职主要是大学学院的高层强逼讲师们做许多违背教育理念及道德的事情。首先,院长下来一道命令,逼迫讲师必须向学生推销3+0的美国文凭。何谓3+0呢?那就是学生从未踏入美国国土一步,也从未被美国的讲师教导,所有的教材、考试、教学都来自学院原有的讲师。更气人的是,本地讲师也从未被那间美国大学训练,甚至所颁文凭内的课程也不在那间大学的课程架构内。那么想“自欺,欺人”的学生和家长们却愿意付上十二千令吉,“买”多一张相同课程的文凭。第二,讲师必须让80个百分比以上的学生考试及格和20个百分比的学生在累计平均绩点(CGPA)考得满分。第三,几乎所有的实验室都没有安全逃生门。院长的指示是如果有意外发生,从窗口跳出去吧!(以上的跳窗论,适用于从底层到三楼的全体师生。)第四,微生物实验室所留下的带病原细菌(Pathogen),经过处理后,直接丢进普罗大众的垃圾桶内。(正确的处理方式是必须由卫生部所认可的回收商来收集这一类的生物危害废料, Biohazard Waste。)第五,在没有任何安全保护措施及设备下,进行有关氰化物及纳米碳的化学研究。总而言之,一摞摞的伤天害理之事,数之不尽。

各位看官,面对人生的分岔路,要做出一个正确决定的勇气,其实取决于真理和自个儿的良心。您说呢?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