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的书/周嘉惠(马来西亚)

对我来说,不论酸甜苦辣,记忆就是记忆。小时候是不是特别美好?其实,我不觉得如此。我的童年并没有过得很悲惨,按那物资匮乏年代的标准来看,还算得上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可是我就没有把童年记忆当成回不去的乡愁看待的习惯。

为什么这么多人会认为我是个念旧的人呢?总是对这件事很好奇。也许大家都看走眼了?也许我只是单纯念旧,却不怀旧?嗯……,这逻辑能够成立吗?偶尔在杂物中翻到陈年宝藏,顶多就跟两个女儿说一说历史掌故,然后把灰尘拍一拍,要不丢掉,要不放回原处继续积尘。家不是酒店,有点灰尘是应该的;积尘也真的没那么罪大恶极,所以我跟过去经常保持着一点藕断丝连。

那天找一本郑愁予的诗集给老大,书中夹了张二十几年前的伦敦车票。女儿大惊:“你去过英国?”“去过。”“以后带我们去。”“有机会、有钱的话,可以啊。”女儿没想要追问那张座位舒服吗?我也不觉得有必要多说。记忆就这样,一副可有可无的神气;远不及郑愁予的诗句“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来得有味道。

我觉得自己就是记忆中的过客,可能在不经意中造成过些许美丽的错误,或者一些其他形式的涟漪,随着时间的过去,一切不都恢复平静了吗?

《一觉睡到小时候》写的是作者的儿时回忆,文字很有趣,有机会不妨找来看看。如果找不到书而又住吉隆坡附近的话,也可以考虑向我借。

多灾多难的2021年就这样过去了,希望2022年会更好!祝福大家!

  • 书名:《一觉睡到小时候》
  • 作者:巩高峰
  • 出版社:安徽人民出版社
  • 出版年份:2013年1月

上一篇文章链接:当时年纪小/minoz sky(马来西亚)https://xuewenji-my.net/2021/12/30/

不能靠牙仙子发达/周嘉惠(马来西亚)

提到牙仙子(Tooth Fairy),得说说发生在我家的牙仙子故事。

牙仙子是西方世界的儿童故事角色,故事的内容并不复杂:一旦小孩子乳牙掉了后,只要把牙齿放在枕头下,隔天就会得到牙仙子用来交换牙齿的钱。我知道这个故事,但不是特别感兴趣,所以从没跟孩子说起。不过,她们在看书的过程中自行认识了这条“生财之道”。

老大开始换牙的时候,她就一心认为不能白白“浪费”自己的旧牙;既然牙仙子喜欢收集,那就忍痛割爱吧。可是,隔天睡觉起来翻开枕头检查,牙齿依旧,没钱。也许牙仙子最近比较忙,没关系,再等等。那阵子,老大的牙齿一颗接一颗掉,可能是根据分散投资的原理,老大把牙齿东藏一颗,西藏一颗,到最后连自己都忘记藏在哪里了。

就这样,我们家偶尔会在不经意间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发现一颗白色的东西,起初一般都会以为是孩子们的橡皮擦,仔细看才发觉是牙齿,总是被吓一跳!所以,在我家,“吓大”是“吓大人”的意思。

孩子们小时候曾经带她们去海边捡贝壳。她们带了几个贝壳回家,玩腻后就随手丢到院子的小空地里。当大家都对这件事失去记忆,有一天她们又从空地重新挖掘出那些贝壳,然后很兴奋地告诉我,她们证实了我们家所处的位置在古代曾经是海洋!

最近,她们用同样逻辑又有一个重大发现。两个十三点在书桌角落找到一颗“人类”牙齿,证实有一处古代文明遗址就在我家二楼!

老大哈哈哈的大笑不止,我也搞不懂她这么高兴是因为对自己编的故事太满意了?还是真的以为这次要发达了呢?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当时年纪小
  • 上一篇文章链接:被吓大,好吗?/牧芳萱(台湾)https://xuewenji-my.net/2021/12/20/

就说几句话 15/12/2021

来稿接济不上,自己也写不动,就拉倒吧!

不过,这里有两件事需要借这个机会提一下。

第一、2021年即将结束,《学文集》再次循例邀请读者提议明年的主题。可以在贴文下面留言,或发电邮告知也行:xuewenji.my@gmail.com

第二、我这里刚刚开始一个《孙子兵法》的少年读书会,目标是目前五六年级的学生,不过其他年龄层如果感兴趣也欢迎。我们在星期一至五,晚上十点进行,每次约十五分钟,一天讲一至两句,准备在一年内把书读完。困难的地方在于,要求参与的学生把每天介绍的课文背下来,这也意味着一年后,“理想”上参与的学生就能背下整本原文《孙子兵法》。感兴趣或有任何疑问,都可透过电邮和我们联络。

抗疫尚未成功,大家还请继续保重!(周嘉惠)

真气如意油/周嘉惠(马来西亚)

我确实不是个很标准的马来西亚人。印象中在我的原生家庭从来不曾出现过任何一种药油,虽然见过其他人往太阳穴或人中涂各种药油的画面,不过我家里不用这些东西也基本活得很好。

也因此,我是在老大出生后才被迫认识“如意油”这种居家旅行必备的仙丹灵药。保姆、亲戚朋友当初对我不知道如意油一事无不大吃一惊,马上从口袋、钱包掏出用了一半的私家货馈赠,并强调:为了孩子,一定要收下!

这重要性几乎和为孩子申报出生证明相同等级的如意油,却是个什么用法呢?根据乡亲父老们的说法,小孩子无故啼哭,或者“肚子进风”,都可以涂如意油。至于涂的时候要根据顺时针方向还是逆时针方向,那也是有讲究的,不过我总是不记得,都只是随心所欲乱涂。

老大开口说话后,偶尔也会投诉肚子痛。要上厕所吗?不是。吃错东西吗?不知道。怎么办?擦如意油!好!如意油伺候!果然药到病除,不愧是国民良药。可是,几次之后,好像不灵了。老大眼泪汪汪投诉肚子还是痛。

哎呀!那可如何是好?突然想起TVB古装剧中,万一主角受了重伤,救护车又叫不到,但只要现场有高手愿意折损自己的内力输入真气,通常也可以解决问题。于是试探地问老大,要不要输入真气看看效果如何?反正也没有其他选择了,就死马当活马医吧!记得电视剧输入真气时会发出“兹兹”声,爸爸的手按在肚子上也必须自己加上“兹兹”的声效才行。30秒后过去,问感觉如何?果然有效!不那么痛了。

有效就好办,老爸的真气充沛,每天“兹”十次也不成问题。在一旁看戏的老二这时突然肚子也痛了起来。要上厕所吗?不是。吃错东西吗?不知道。是要生baby吗?啊?不知道。那怎么办?擦如意油!好!擦!还痛吗?还有点痛。去看医生?不要,我也要“兹”。没问题!30秒后,老二痊愈跑开了。

俗话说的没错,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

  •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 主题:当时年纪小
  • 上一篇文章链接:小时候/宫天闹(马来西亚)

向左?向右?/周嘉惠(马来西亚)

我是在新加坡上的幼儿园。

那个年代读书没有压力,到学校除了去玩,好像也没残存什么其他记忆了。噢!对,老师还有教写字。都写些什么实在不记得了,不过那时候我最大的痛苦还不在于写字,而是老记不得到底该用哪只手写字。虽然哪只手写的字都一样难看,不过老师说过只可以用特定的手握笔。我偷看隔壁同学,不过很快就发现那简直是问道于盲,他没在写字,而是在簿子上画画。老师没说画画和写字是不是该用同一只手。后来,我发现自己的一根拇指上有一颗痣,以后每次需要握笔我就先检查拇指,成功率百分百!

上小学后,我学会了左、右两个字。可是很快也发现了自己其实搞不清楚哪边是左?哪边是右?华文搞不清楚,英文、马来文也一样。所以,基本上不是语言问题,我就是天生缺乏左右的观念。

体育老师有时候要示范动作:“举起右手。”哇!什么右手?“右手!右手!”老师把右手伸长一点给我们看。如果老师背对我们,那我了解他所谓的“右手”是哪只手,可是老师总是面对我们说“右手!右手!”,究竟是你的右手?还是我的右手?你的右手此刻在我眼中实在很像是左手呢!反正这种时候我总是很紧张。

当年我也觉得中文字很无厘头。我们明明大多数人都用右手写字、做事,为什么有“工”部的那个字是“左”而不是“右”?我很怀疑仓颉是不是也分不清左右。

严格说,我是在上大学后才终于弄清楚左和右,包括文字上的清楚,和方向上的清楚。不过,这只还包括英文的left和right,马来文的kiri和kanan到今天还是不行。每次需要分辨马来文的左右边时,我都需要回忆一下英文和马来文操步的口号,互相参照一下也就有答案了,问题不大!

在弄清楚左右后感觉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我认识了一些中国同学,他们在讲位置时喜欢用东南西北来说明方位。譬如说,某某地方就在往西走一段路后拐南。什么东南西北?做数学题吗?大白天的,我哪知道太阳从哪个方向升起来?不知道东边,又哪知道南边、西边、北边在哪里?

种种状况让我相信,这个世界其实不像表面看那么简单。

  •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 主题:当时年纪小
  • 上一篇位置链接:婚姻一定有遗憾/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我看的书/周嘉惠(马来西亚)

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人推荐我看《窗边的小豆豆》,不过一直没去看,主要是因为手头上没这本书。其实,我到今天还是没有这本书,但是最近却从头到尾“听”完了《窗边的小豆豆》。

大概一年前开始用滑步机运动,基本没有偷过懒。坦白说,不偷懒主要是为了偷闲,否则永远有事等着去处理,闲不下来。运动时带上耳机,就是我的me time。有时候听课,有时候听演讲,也有时候会去听脱口秀。身体是累的,但是脑袋是轻松的。有一天YouTube推荐了《窗边的小豆豆》的有声书,既来之则安之,听吧!

不料,这本儿童故事似的书居然那么有趣!小豆豆就是作者黑柳彻子的儿时化身,故事围绕在作者二战期间上小学“巴学园”时所发生的点点滴滴。巴学园的教室都是废弃的电车车厢,而创校校长小林宗作先生实际上是日本一代教育家,有特别的教育理念。这间只有五十几名学生的学校毁于战火前维持了8年,但所有校友都一生怀念在巴学园的学校生活。

根据书中所述,在巴学园的课室里没有固定座位,学生可以凭自己的兴致决定每一天的座位。每一天第一节课,老师就把当天所有课的练习写在黑板上,然后由学生自行决定先做自己最感兴趣的练习,其他的练习只要在放学前完成就可以了。这种看视没有规律的教学方法,却是老师认识学生的兴趣、特点、个性、思考方式的好方法。

换着自己,也会怀念在这样学校的生活吧?虽然迟到很长时间,幸好最终没有错过这本感动了千万读者的书。谨将此书推荐给大家。

  • 书名:《窗边的小豆豆》
  • 作者:黑柳彻子(日本)
  • 翻译:赵玉皎
  •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 年份:2018年

上一篇文章链接:等待奇迹——华小老师的背水一战/周嘉惠(马来西亚)

等待奇迹——华小老师的背水一战/周嘉惠(马来西亚)

11月10号在《星洲日报·言路》发表的拙作《华小课本是一场悲剧》(即这里的《何止遗憾,会是悲剧!》),估计是击中了我国教育的要害,引起极大回响。

原来不少家长、老师都对目前的华小教育感到懊恼。女儿的班主任表示感谢我表达了老师们的心声,也有家长教孩子教得开始怀疑人生。这些,就是全体华社多年来义无反顾出钱出力捍卫的华小教育?我们将孩子的未来托付给这样的教育,真的没问题吗?不忘初心的老师们,每天无可奈何地“传授”连自己都说服不了的“知识”,想想还真是过着非人日子,难怪有人要说教师是“当下最浮躁的行业”!(请上网搜寻《言路》版2019年11月8号的文章《当下最浮躁的行业》,作者笔名林老师,原名周嘉惠。)

如果有大把钞票,家长大可以把孩子送去国际学校,甚至学某国会议员般直接送五岁孩子去外国留学。问题是,一般平民百姓,哪来那么多钱?除了经济考量,家长也对华小有着情意结,盲目认定华小教育就等同于经济实惠靠得住。一场疫情下来,家长孩子锁在同一屋檐下上班上课,突然发现,原来现在的教育是这么一回事!怎么跟想象落差那么大?

作为公务员,老师不允许批评上级,不允许批评政府,为了薪水和退休金,也只好忍气吞声。如果老师连良知也葬送了,那每天光想着薪水和退休金,日子应该过得很快乐啊!却为什么那么浮躁呢?很简单,就是良知没有被葬送啊!勾践卧薪尝胆,你见他开心了吗?忍辱负重而已!

面对这样的一个局面,华社就只能集体坐以待毙吗?这也未免太悲情了吧?其实不必。我想到了一条出路,但是需要大家的协助才可能成事。这里且提出初步概念让大家共同推敲。

首先,我们得感谢教育部长取消UPSR考试。在摆脱UPSR的紧箍咒之后,我们还需要受限于因为不合理的评分标准而衍生的不合理的教学法吗?还需要死吞让人怀疑人生的课本内容吗?答案很明显:不必。

我本人,连同志同道合且维护华小教育素质目标一致的伙伴,决定按照教育部的课程纲要,设计我们认为更合理、更正确、更容易吸收的一整套补充内容。首先,我们会把成果放上网供免费下载,老师可以拿来教学,家长可以拿来给孩子复习,甚至补习中心要拿来使用也没关系。我们也打算在未来提供教学视频,减轻老师的工作负担。这些都需要时间来实现,目前可以马上做的是我会不定期先针对课本写一些小文章投稿到报章的教育版位,供大家参考。

这是一个大胆的计划,但也是一个不得不进行的计划。单靠个人力量绝对成不了事,借此呼吁更多学有专精的朋友加入这个计划,共襄盛举!我有全职工作,但我承诺这件事一定做到底。多人参与,会更快完成;少人参与,就好事多磨了。除了全职工作,我还主持一个人文网页《学文集》。《学文集》长期缺稿,为了不开天窗,我经常要花时间写稿。恳请能够写上两笔的朋友,一个月提供一篇大作,那我就能把更多时间投入到这里提的课本补充计划了。详情请电邮联络:xuewenji.my@gmail.com

对了,我是谁?我是一名关心孩子学业的家长。作为女儿的父亲,作为马来西亚公民,我愿意付出心力辅助华小走上正道。我受过教师训练吗?没有。就像孔子一样,就像苏格拉底一样,我们都没有受过正式的教师训练。反之,华小课本都是专家编的。别的不多说,你们懂的。

在这整个计划中,我认为灵魂人物还是学校老师。老师在按照规定教学的时候,适当加入我们提供的补充资料,肯定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这么做,不违背教育部规定,不影响个人职业生涯升迁,而且能够让自己投入教学的初衷获得慰藉。华小已经走到临界点,如果有足够老师愿意加入我们的计划背水一战,华小还是很有希望的。

世界不一定完美,但是我们仍有能力尽量使他圆满,不留遗憾!

  • 摄影:Nick Wu(台湾)
  • 主题:遗憾
  • 上一篇文章链接:回家/公羊(马来西亚)

何止遗憾,会是悲剧!/周嘉惠(马来西亚)

自从女儿上小学后,由于一直是我在帮她复习,以致课本、作业都盯得比较紧。相比以往自己经历过的小学课程,如今的课程乍看之下程度不知深了几许,细看却又满不是那么一回事,令人非常怀疑现今的课程、课本都是些什么“高人”的杰作?

我个人并非死硬的怀旧派,先入为主地认定一切都是新不如旧。不是这样的,完全没这个意思。教育无关个人情感、偏好,不过是非黑白总该有个清楚的界限。这里且举几个例子说明情况。

一年级华文课本137页的阿凡提故事,作者(确定课本是写的,不是编的?没关系,你们高兴就好!)在课文题目<吞只活猫>旁提示“摘自《伊索寓言》,有改动”。在138页“给老师的话”中的第一个提示为:“阿凡提是新疆地区流传已久的传奇人物。”请问,知道《伊索寓言》是什么时代的书吗?古希腊!古希腊在哪里知道吗?跟今天的希腊同一地理位置。任凭课本作者再大的本事,《伊索寓言》也改动不出个阿凡提的故事。

这样的错误,不是一时笔误,反映的是一种轻率的态度,凭感觉、凭印象做事,但求交差。审查呢?付印之前有人负责审查吗?课本啊!教科书啊!不是都说教育工作是良心工作吗?这样的态度,良心真的过得去吗?还是说,教育工作在今天就单纯是打一份工,谈不上什么良心不良心的?果真如此,那得归咎我个人太老派、太一厢情愿,是我的错!

二年级科学课本102页的小题是“水往哪儿流?”答案自然是“水从高处往低处流”,活动本64页的练习D也要求学生用箭头画出四个图中水往何处流。很好!然后呢?没有然后,功德圆满,完了。这跟“晚上了天会黑”,一样的逻辑。晚上天是会黑,水也确实会从高处往低处流,但如果不给予任何解释、说明,算哪门子科学?依此逻辑,科学第三课“人类”是不是也该加一页教导学生观察“妈妈是女性”?哇!原来你妈妈也是女性呀!

KSSR Semakan版本的课本至今只用了五年,六年级课本尚未面世。数学课本中从一年级到五年级,孜孜不倦地教导从个位数、十位数、百位数、千位数、万位数,一直到十万位数,不知道六年级课本是不是将进一步讨论百万位数的数位、数值?真让人满怀期待!当然这不是错误,只是不合个人口味而已。

同样不对个人胃口的如五年级数学第209页那种资料不全,需要靠“尝试法(Trial and Error)配合有系统地制作图表(Making Tables/Charts or Listing Systematically)”来处理的题目(如果有兴趣知道题目,可上网搜寻‘五年级华小数学课本’)。到了中学学了代数后就能迎刃而解的题目,在小学阶段需要弄成这样吗?尝试法也不是靠瞎猜,或是靠教师手册的解答来猜,而是根据经验而作的估计。问题是,小学生有这样的解题经验吗?假如这是为了配合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大跃进式课程,那么何不请大学的数学系教授提议一些把老师都打倒的课程?KBAT(高层次思维技能)到连老师都抵挡不住的数学,还怕不能超英赶美?

UPSR虽然已经取消,但是遗毒未清,老师们仍然按照那一套评分方式教学。为什么说遗毒未清呢?事关不久前得知有某独中认为华小毕业生的数学观念十分有问题,他们得花上一整年的时间来纠正!为此我特地去收集了不同学校的几位五年级生的数学作业来看,果然都有同样毛病。不是完全错误,但是解题的步骤不清不楚,按福建人的说法就是“有才就看有,没才就看没有”。数学不该是这样的啊!学生如果继续到国中升学,在同一个体制内是不是誓将延续不清不楚的解题步骤?再然后呢?细思极恐啊!

PISA(国际学生评估计划)测试已经明明白白告诉我们,国家教育出了问题。假如不正视问题,继续瞎搞,继续自欺欺人,我相信,这将不止是造成遗憾,而会是悲剧!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遗憾
  • 上一篇文章链接:珍惜/林明辉(瑞典)

遗憾总是有一点/何奚(马来西亚)

2010年英国达人秀(British Got Talent)有一位80高龄的老太太高歌一曲No Regrets,获得全体裁判一致起立鼓掌致敬。No Regrets翻译成中文即不后悔、不遗憾。

当你高龄80,扬言自己此生无憾,我觉得只有两个可能:一是真的看开了,二是违心论。真相不论是哪一个,都无谓追究,毕竟这关我何事?年轻时,总认识一些人豪气干云地声称绝不后悔自己做的任何决定。当年,我很佩服;今天,我会好奇他们对生活从不做反思吗?

生活中做的任何决定都有代价,相当于经济学说的“机会成本”——我们以为的最佳决定,代价就是永远失去选择排名第二好的决定,以及一系列的连带得失。我们以为的最佳决定,到头来可能只是误会一场,能不后悔?理智上或许可以做到。但情感上呢?情绪低落时呢?我十分怀疑。任何违反人性的事,我都会情不自禁地产生怀疑。

如果诚实面对自己,我认为遗憾是难免的。生活带一点遗憾并不可耻,如果心态正常一点的话,事过境迁之后,通常也不需要搞到欲生欲死那么戏剧性,无非就是在人生经验添加一笔而已。人生没有回头路,只要不妨碍继续往下走,留有一点遗憾还是很可以接受的。

哪天活到80岁,回想往事,哎呀!当时就是没想清楚嘛!现在还能怎么样呢?不过,生活中还是不乏好人好事支撑你走到这一步。也罢!唱一首No Regrets,一样动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