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的幽灵2.0/周嘉惠(马来西亚)


是的,每个家庭都有祖先的幽灵在游荡,每个人的身边都有祖先的身影在摇晃。祖先留给我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除了语言、观念及行为习惯,别忘了还有很重要的一环——遗传病。

疾病自然不是什么受欢迎的好东西,但疾病也从来不是为了让谁开心而存在的。据说,巫师“下降头”让人生病,实是“损人三分,自伤七分”的勾当,其中顶多只有为某人解气的成分存在,没人真的会从这种缺德事中感到开心。因此,按照常理祖先把遗传病留给子孙后代也是情非得已,并非存心跟自己的后代过不去,而作为后代的我们获得这份遗赠,除了无语,大概只能默默认命。

外婆生前是个糖尿病患,后来我的妈妈也得了这个病,导致家里数十年来找不到白糖踪迹。反正在家里陪家人共患难,并不妨碍出门在外吃甜食,问题不大。再后来,曾有医生知道家里有这样的病史,马上一口咬定我绝对逃不掉,可是又有另外的医生不同意这种看法。其实我对算命向来没多大兴趣,医生的各种预言只权当听了个故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太早紧张也于事无补吧?

直到两年前,自三十岁之后开始实行的年度验血中发现血糖值开始上升,隔年稍稍恶化。两个星期前接到今年的验血报告时,大吃一惊,一度以为自己大限已至!问题恶化可以接受,但数值以双倍成长是什么意思?当时脑中甚至开始播放以前经历过的一些画面,然后画面骤然中断,倒不是有广告插播,而是突然想起还有好多当下的事情要马上处理:拖了几年的遗嘱没做,还来得及吗?孩子接下来的学业怎么安排?《学文集》还撑得下去吗?真不愧是当了几十年工程师培养出来的职业病!在关键时刻脑筋就是得保持清醒,时间管理尤其需要拿捏准确,回顾过往经历的浪漫事可以暂时缓一缓。

诊所的罗医生不久前也有同样情况发生在自己身上,所以相当有把握事情还有回旋的空间。他建议以三个月为限,改变饮食、生活习惯,加上运动,再看看成效如何,不行就只好开始吃药了。看来问题不在于生死,而是吃药与否,不禁大大吐了一口气。不过,该做的事确实得去做了,该做出的改变也得马上进行了。两个星期以来几乎完全没有碳水化合物入口,网上说这会导致没力气的言论变得十分可疑,不信的话哪天我们来比一比臂力。

韩国演员孔刘自称是孔子的79代孙,有时候我会望着孔刘的照片想象孔子当年的风采。当然,我也知道79代孙表示有过79组外来基因的加入,孔子的血统恐怕早被稀释得连“阿妈都不认得”;虽然如此,这恐怕也是如今唯一可能窥见孔子的哪怕只是一点点神韵的方案了。

老大听我说了情况,很合逻辑地问:“那会不会传给我们?”我只能坦白告知:“有可能。”老大点点头,继续埋头忙她的作业。孔刘长得像不像孔子,就跟我会不会把糖尿病遗传给孩子或子孙后代一样,是一个“有可能”的几率问题。我们可以玩味这个几率,但生活还是要继续,而且我相信不论是孩子还是子孙后代,即使哪天不幸患上糖尿病,应该都会理解历史上的这一代祖先并非存心陷害,只是英灵不散而已。

后记:
1) 2014年6月8日《学文集》贴的是我写的〈家族的幽灵〉,当时的主题是“历史”。文章链接:https://xuewenji-my.net/2014/06/08/
2) 后来发现是虚惊一场。血糖值虽然高于正常,但没那么吓人,可能是验血前几天吃了榴莲的关系。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怪奇物语的家/郑嘉诚(新加坡)

家庭中的憾/小不点(马来西亚)


家庭啊家庭,乍听之下,相信给大家第一感觉就是最温暖,温馨的避风港,亲人的默默支持吧?不同人不同感受,有些人对家庭的感受,是支离破碎、漠不关心、冰冷的空间。

一个人生下来,就注定和家庭有着断不了的羁绊吧?分别只在于你出生自一个怎样的家庭。

那说说我和家庭的故事吧。小女生于一个小康之家。由于家里经商,家庭经济稍微宽松,小女成长道路上衣食无忧,童年基本没什么物质上的缺陷。当开始升上中学,家道中落,经常担忧家里经济状况。不过一个孩子还能做什么?所以父母也常说:你专心读好你的书就好了。话是这么说,不过生性敏感特质的我,还是可以从父母的言行举止中探讨个究竟。家里的情况深深影响我的情绪,担心和不安经常笼罩在我的心情里。不知每个孩子都这样的吗?作为家里一份子,可以做到不闻不问?可是关心也帮不了什么。因此,学业成为我最大的使命。小女在学业上十分奋力,中学时期放学后的日子大部分时光在补习班度过。中五的大考的确相等于: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成绩颇不错。

家庭始终深深的影响着我的升学决定。后来,我决定上中六,因为那是对家里负担最轻的选择。我打算也是凭着毅力和汗水去拼个好成绩上本地大学。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我的成绩最后并不理想,家庭当时情况也鸡犬不宁,无法专心读书。我曾经非常不解,家里有个要考大学的孩子,为什么不能支持她,至少别让她精神上有家庭的负担。后来关键的中六成绩差强人意,让小女沮丧和心灰意冷的是,最后所分配的大学科系非自己想要的。虽然知道自己想要的科系,可是学费负担不起。母亲虽然一直说想读什么科系,家里会尽量支持的。虽然她没说出口,可实际上我知道家里经济情况不允许我那样任性娇纵。如果我的任性会继续让家里负担,我宁愿不念大学了。几经商量,最后选择修读私人学府一个不太贵的科系。毕业出来后,目前做一份稳定的工作。

现在进入社会了,偶尔还是会想如果当年可以进本地大学理想科系毕业出来,我会做同一份工作,今天会是一样的光景吗?不知道,一切都过去了。

我十分感激父母给我的一切,我明白,他们已经尽量给孩子们最好的。虽然还是会淡淡的想,凡事还是靠自己比较好,你的父母不太可能给你所要的一切,自己长大后去争取吧。可能你会说你是在怨天尤人吗?我说没有,不过谈起家庭,这段经历还是有点难忘怀,不禁浮现在我脑海里。谈起家庭,感受到一丝丝的遗憾和儿时的无力感,那种没法改变的过去;不过也感受到家里的唠叨叮咛和温暖的饭菜。又爱又恨吗?家庭的关系,一辈子的羁绊啊。血浓于水,改变不了的事实。过往不可谏,来者犹可追,现在奋力存钱,有望将来可以报读自己想要的科系!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家会伤人/吴颖慈(新加坡)

超值/林高树(马来西亚)


买菜的时候,顺手拿了一根葱或两根辣椒,老板没算钱,心中顿时产生一丝暖意。这是在超市不会发生的事,不论门面如何堂皇、店员如何有礼貌,谈起钱来超市就是一板一眼,冰冰冷冷,没什么人情可说。想不给两根辣椒的钱?马上启动“关窗落闸放狗”的SOP,休想逃走!

从这个角度来看,温暖的感觉实际上是来自自己心理的变化。即使在物价高涨的今天,一根葱或两根辣椒也不会值很多钱,但那是一种意想不到的人情味,或者也可以说是像刚进行了一次超值的交易,心情难免有点小小的暗爽。

如果希望三不五时有这种温暖的感觉发生,最可行的办法应该是降低对各种人事物的期望。如果一早认为卖菜老板就是欠你两根辣椒,那么老板没算钱你也会觉得是天经地义的事,何温暖之有?但是如果你预备老板会用计算机算出小数两位的辣椒价钱,而现实上老板却没去计较,正常人谁能够不喜出望外呢?

所以,我们不妨把孩子当成白眼狼看待,一旦他们竟然自动自发端了一杯水来,你能够不感叹这票白眼狼养得很超值吗?我们也不妨把雇主假设为奴隶主,有一天老板居然自动加薪水,心中能够不充满温暖、充满爱吗?我们还可以把邻居、同事、政府都想象得不堪一点,而他们又实在没那么坏,那他们的一举一动岂不是随时都会让人感觉好温暖、好贴心?

无欲不仅仅则刚,它也协助产生超值的感觉。难怪古代智者总是劝人要克制欲望,那是为了让我们生命时时充满小确幸的温暖呀!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到处都有温暖的花絮,就看你摘不摘/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我看的书/周嘉惠(马来西亚)


这是一本吸引我一口气读完的书。

书的内容可以用两句话来总结:1)天才是不存在的。2)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潜力,透过刻意训练(deliberate practice),可以让人类的身体和大脑的适应能力帮助我们提升自己的能力。

阅读的过程中一直半信半疑,心中一直在问:真的吗?作者提出一个例子:研究人员用每周三次,每次30分钟的特别训练,三个月后原本需要戴老花眼镜的人可以不戴眼镜读报了。造成老花的原因是眼睛的晶体失去伸缩性,导致难以聚焦来看微小的细节。经过刻意训练后,眼睛本身并没有起了变化,晶体依然缺乏伸缩性,可是大脑提升了适应能力,使得在视觉信号不好的情况下依然可以处理信号,进而看清细节。

这似乎违反了我们的“常识”。虽然书中介绍作者是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心理学教授,还附有照片,但还是满腹狐疑:作者是骗子吗?

上网查了一下,原来作者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已开始出版相同理论的书,三十年来出版了至少有五本。骗子不是这样的吧?

“如何从新手到大师”的副题是中文版加上去的,英文版并没有这样吹牛。作者强调的是每个人都可以发挥潜能,提升自己,使得人生充满各种可能,但没有提到成为“大师”。

在此且根据我个人对本书的理解,尝试用最简单的文字来说明刻意练习的方法:
1.首先确定应当要学会什么。目标应该是技能,而不是知识。以数学为例,学生的目标应该是学会处理应用问题(现在的小学课本称为‘解决问题’),而不是加减乘除。你学会处理应用问题(技能),自然会加减乘除(知识),反之则未必。
2.参考在该领域杰出人物的学习思考模式。作者称之为“心理表征”(mental representations)。
3.创建自己的心理表征,并经过不断试验、失败、获得反馈(一般情况下由教师、教练、同侪提供)、修正、再试验的循环来达到目标。

根据作者的研究所得,每个人都有提升的潜力,而且年龄并不会导致身体和大脑的适应能力的完全僵化。只要有决心、毅力和正确的方法,任何人都可以在任何方面提升,这是作者希望带给读者的讯息。

书名:刻意练习
作者:(美国)安德斯·埃利克森、罗伯特·普尔
译者:王正林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中国)
出版年份:2020年

烧书的人/周嘉惠(马来西亚)


小时候家里附近没有同龄的玩伴,电视节目又不好看,漫漫长日何以度过?无计可施之下,只好把空闲时间都消磨在书本上。回想起来,那真是个不堪回首的凄凉年代,家里的“藏书”就那几本,本本都像是武林秘笈般翻了又翻。当年看书的人不多,看报的人却不少,嘲笑人的标准说法是:“你这人光看报不看书!”从这个角度看,那年代却似乎又十分光明,如今流行既不看书也不看报,已经不知从何笑起了。

上中学后经常要到茨厂街附近的巴士总站坐车回家,当时茨厂街大概可以算得上是吉隆坡的“文化中心”,有好几家中文书店集中在这里,卖着印象中几年下来从没有更新过的一些书。偶尔到金河广场,那里卖的书比较新,奈何囊中羞涩,往往在三家书店兜来兜去,掂量再三,最后才痛下决心带回最新的一册《小叮当全集》。当时每年都会从学校图书馆借个十几本书,多是小说之类,最喜欢的一本是《西线无战事》,初三借的,而书名最出位的一本叫《悍妻驯夫记》,封面是一个古装妇女在追打丈夫的画像。我不理解中学图书馆为什么会收录这本书,也忘了内容,只记得管理员在做记录当时吃吃笑的样子。

经年累月下来,家里的书还是逐渐增加了,不过数量还在合理范围内。投入工作后,手头大为松动,买书开始不经大脑,不过真正失控是在学会网络购物之后。网上可以找到许许多多在吉隆坡找不到的书种,价格也有优惠,不买简直愧对网络的发明。结果买呀买,十几年下来家里藏书早已泛滥成灾。如果有人好奇买来的这些书是不是都看过?我的标准答复是:有些书看过一次以上。

最近两个孩子的闲书,啊!不!课外书也到了该大扫除的时候,整理出几袋小时候看的书准备捐出去。对我的藏书早就“没眼看”的太太,趁此天赐良机,“建议”我也顺便整理一些不要的书共襄盛举。这建议还真的恕难从命,主要原因在于我没有不要的书。这绝不是拒绝整理的狡辩,实情请容我慢慢道来。

十几年前,有次跟一位朋友逛二手书店,匆匆买了两本书名还蛮吸引人的书。回家途中再仔细翻,感觉书买错了,内容太浅,比较适合中学生吧?朋友大吃一惊,我如何判断书的内容太浅?我也大吃一惊,这位曾经当过中学校长的朋友怎么会对这样的事情大惊小怪?一眼看下去,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内容早就知道了,那不是内容太浅还能是什么?

买书的过程中,买错书实在是难免的事。年轻时少不更事,买了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准备大干一场,为了慎重其事,还特地买了一本导读。结果连导读本都看不下去。这本书的下场如何?乖乖放在书架供着,准备等“长大”后再看。当然这“长大”不是指年龄,而是指智商,或者说理解力,反正我还没宣布放弃康德。这类书我不捐。至于那些内容太浅的书,有些觉得没什么意思的老早就送给小型图书馆了,他们通常也来者不拒。还有点意思的就留下,准备传给子孙后代,特别是后来发现女儿也喜欢书,这个理由就更充分了。

还有一种书,内容意识不良兼且胡说八道,如果道行不够,看了有害无益。我对这种书的处理方法很直截了当,直接放一把火烧掉,为民除害。被我烧掉的书其实不多,相信至少不比秦始皇多,但也足以让我与秦始皇并列为同是烧书的人。对此我也不知道该感觉光荣还是什么,不过倒是一直很欣赏自己“为民除害”的善良动机。自从小时候读过“周处除三害”的故事后,我可是一直在等待机会效法同宗周处那样为民除害的。

所以,你看,我真的没什么书可以捐出去。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温暖牌/吴颖慈(新加坡)

心中的炉灶/廖天才(马来西亚)


十五、六世纪法国贵族巴亚尔,一生岁月几乎就在战场中冲锋陷阵。英勇的表现,乃至国王要授予骑士的称号给他时,国王让他站着,而国王自己跪下。

巴亚尔人生最后的战役:他在罗曼尼亚渡河时,被敌人用火枪射中。自知命危,他没有撤退的打算,实在坚持不住,他命令随从扶他躺靠树下,并面对敌军,说:“我不会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背朝敌人。”

敌军主帅来到他跟前,说:“巴亚尔先生,看到你这个样子,我真的很可怜你,你是如此勇敢的骑士。”

巴亚尔回答说:“你完全可以不必可怜我,我是为国家的荣耀和正义,尽责而死。我反而可怜你,你背叛自己的国王、祖国,以及你对国王效忠的誓言!”

苏格拉底被国家审判死刑,罪名是不信仰国家所指定的诸神、败坏青年人的心灵。

从判处死刑到执行有将近一个月的间隙,苏格拉底的朋友早已做好营救他出狱的计划,而这个计划的成功率是蛮高的。苏格拉底的忠诚老朋友克里托得知死刑就要执行的前一天,溜进监狱,把计划告诉了他,劝苏格拉底接受朋友们的营救,并说逃到国外的一切费用都不是问题,也不必担忧妻子孩子的生活费等问题,并指出雅典并非苏格拉底唯一可以得到幸福生活的地方。

克里托是在凌晨溜进监狱探望苏格拉底,看见苏格拉底睡得像猪那样的酣甜,就静坐床边等他苏醒。他惊讶苏格拉底的镇定自若,大祸临头的当儿,还泰然处之,反而自己却为他失眠和沮丧。

天快亮的时候,苏格拉底慢慢睁开眼睛,看见克里托,问明时间,知道时候还早,却奇怪为何克里托能这么早就进来监狱。

克里托把死刑将要在第二天执行的“噩耗”告诉苏格拉底,并恳求他马上动身逃离监狱。

苏格拉底慢条斯理的说:“将要执行死刑不是什么坏消息,而他刚发了一个好梦,梦见一个白衣丽人跟他说第三天他就会抵达令人欢娱的弗提亚(希腊神话的冥府福地)。”

克里托无论如何的劝,就是说服不了苏格拉底逃狱“求生”,反而是像一个小学生被老师“训导”逃狱的不是。

当然,最后的结局大家都熟悉不过。据柏拉图的《斐多篇》记述,苏格拉底在人生的最后一天,还是不断与朋友聊天讨论,神情就像他之前在狱中或狱外的谈话一样,对“灵魂不朽”这个话题喋喋不休。

漫长的对话结束,天色还亮,苏格拉底问狱卒是否准备好了行刑的毒酒,若是,可以拿来而不必等到天黑。不一刻,苏格拉底就从执刑官手里接过毒酒。神情看来还挺高兴的样子,他不动声色地一口喝了。

知道自己的心脏就要停止跳动之前,苏格拉底掀开脸上的盖头,要求克里托帮他做最后一件事:向阿斯克勒庇尔斯祭献一只公鸡。

阿斯克勒庇尔斯是希腊神话中的医药神,意思就是;我苏格拉底的身体因死而得救。

读着《斐多篇》,原本以为克里托能成功营救苏格拉底而感到温暖,错,是苏格拉底给人温暖!

为心中的一个信念而从容就义的古人其实还真不少。

当我们在生活上受到一点小事而深感挫折、困顿、忧虑、心碎而感到天黑地暗时,艾伦·狄波顿在他的《哲学的慰藉》,提供除了苏格拉底之外,还有塞内卡、蒙田、叔本华、尼采等人的言行,看一看犹如冬天里掉进冰川深谷的人,是否能取到一点温暖?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大哥在!/小奇(马来西亚)

就说几句话

“听说读书会”即将在八月开始读“四书”之一的《大学》。《大学》是儒家思想的入门书,我们将采取细读的方式来读,这次需要用到三本参考书,即1)中华书局出版,朱熹编,《四书章句集注》,2)上海三联书店出版,《毓老师说大学》,3)中华书局出版,王力编,《王力古汉语字典》。

如果住在吉隆坡附近地区,以上参考书我们可以代购,只付书钱和运费,不另收费。如果住在其他地区,我们也可以告知链接自行购买,请电邮联系:xuewenji.my@gmail.com。

采购参考书需要时间,估计现在下单购买,到手差不多时间正好。我们现在开放订购参考书,截止日期就定在7月14号。

读书会将使用skype连线的方式进行,马来西亚时间星期六晚上十点一刻开始。有兴趣参加的朋友,请及早报名。谢谢!

中国传统经典博大精深,如果不曾接触,希望能够加入读书会,和我们一起去认识。(周嘉惠)

不一定是真温暖/何奚(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华人圈很喜欢用“温水煮青蛙”这个比喻来形容那些对灾难逐渐靠近无感的人。我们不是青蛙,难以了解青蛙被温水慢慢煮熟的乐趣。大家都洗过热水澡,那感觉确实不坏,不过我们是恒温动物,青蛙是冷血动物,看来两者对水温变化的反应还是不太一样,即使是钟情温泉的古罗马人、今日本人,也不为温水而亡。

我们只能猜想,温水给青蛙提供的温暖感觉是很舒服的。青蛙没去多想的是,温水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还是人家提供的?人家为什么平白无故要为自己提供这种温暖?

从报上读到过无数次有人被爱情骗子把毕生积蓄骗光的报道,被骗者男女老少都有。一般相信受骗者肯定都是心灵空虚,骗子趁虚而入,真心或假意地嘘寒问暖一番,就足以让寂寞的人误以为重新找到人生温暖,然后心甘情愿把积蓄奉上以报知心。受骗者和青蛙一样,没去多想温暖怎么会无缘无故突然从天上掉下来?或者就算去想了却抱着侥幸心理,以为自己终于遇上真命天子?

总觉得这种故事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教训,就是肾脏在平时的保健很重要。如果肾脏健康,随时随地都可以撒泡尿照照,鉴定一下自己的面相比较像是要走运了,还是比较像是要倒霉了?自给自足即庄子主张的“无依无靠”,找不到镜子就不看自己的面相,那不是对自己不利吗?所以,我们做人不要依赖镜子来做自我检查,自己制造镜子不也很好吗?

想当年吴王夫差获得越国送来一位绝世美女间谍西施,一心以为自己中大奖,结局和现代的爱情骗局没什么两样,老本被骗光,甚至连老命也丢了。由此可见,做人可真的不能太过一厢情愿啊!

广东人有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句话显示的是看透人性的人生智慧。对人太好,如果不是另有居心,其实不是好事。同样的,别人对自己太好也需要警惕。这样考虑好了,遇上太好的事,不妨就问问自己:凭什么?

青蛙如果问了凭什么有这么舒服的温水等着自己泡澡?它可能不会死。寂寞的人如果自问凭什么突然有人找我谈恋爱?积蓄可能还是自己的。吴王夫差如果也自问了凭什么西施来到吴国,而不是留在越国?起码他还能留下老命跟勾践继续拼命。

温暖是舒服的感受,但不要就此昏了头。温暖可能只是假象,不一定就是真温暖。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服务的温度/山三(马来西亚)

37℃的温暖/周嘉惠(马来西亚)


过去有一种流行说法,人的正常体温是37℃,所以一旦碰上一个37℃的人时,就会感觉特别温暖、特别舒服。这是一种很温馨的想法,虽然我从来就没有相信过。原因也不复杂,37℃既然是正常体温,绝大数人照道理说都应该拥有这个体温,那整体社会氛围岂非一片祥和?可是,现实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啊!

原来,那是源于一位德国医生温德利希(Carl Wunderlich)在1851年收集了25000名病人的腋下体温,这才拍板确定37℃为人的正常体温。来到2020年,因为新冠病毒的关系,目前到处都在测体温,你不难发现,现代人体温普遍下降,其实如今37℃的人还真的不多。根据网上消息,现代人正常体温应该是36.6℃。

人们是不是因为体温下降而变得冷感了呢?两者之间有这样的因果关系吗?不知道。但我们知道一般现代人普遍少对公共事务展示热情,如果偶尔露出一些热忱,通常还会被冠上“热血”的称号。而“热血”和多管闲事的“鸡婆”意思非常接近,导致难以决定它究竟是褒义词还是贬义词?

日本文学奖直木赏得奖作者连城三纪彦曾经在作品《红唇》中引用一句歌词:“生命苦短,恋爱吧!少女,趁着青丝尚未变色,趁着热情尚未消退。”多年来,我一直用“热血”代替“热情”在记着歌词的最后部分。无他,我只是在提醒自己要趁热血还没有完全冷却之前,尽可能去多做一些该做的事而已。

于我,还没有结冰的热血代表着温度,相反的一面则是冷漠。两者相比,我个人还是比较倾向选择有温度。我自认顶多只是个有温度的人,却常被当成一个像是发着高烧的热血青年。其实,我既不热血,也非青年,或许确是保养得当,更可能只是纯粹误会一场。

37℃的温暖,仅仅是普遍体温下降衬托出来的假象吧?我常这么想。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这样的母亲好温暖/林明辉(瑞典)

这样的母亲好温暖/林明辉(瑞典)


那天在超市看到一个小男孩独自一个人,马上就觉得他和母亲或家人走散了。大概4,5岁的他没有哭没有急,人就站定而小小的头颅四处转动寻找家人。

把情况告诉超市工作的一个小妹,那小妹马上蹲在小男孩身边安慰他。也没有带着小男孩到处找娘,就在原地打电话到服务处广播找人,然后继续和小男孩东扯西拉地说话聊天。

不久就看到一位年轻妈妈推着一部婴儿车,急急忙忙赶来,然后抱着小男孩一直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是妈妈的错,妈妈不应该丢下你不理,而是妈妈……。

想想如果是我孩子走丢了,我会这样和孩子说吗?如果是你呢?我们会为4,5岁的孩子道歉和解释吗?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何为温暖?/米奇(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