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自己 /练鱼(马来西亚)


文章第一次刊载在《学文集》,大约是2014年年中,主题是“阅读”。

写那篇文章的前后那段日子,压力山大。因为日圆兑马币汇率不断攀升,日本客户不允许公司因汇率而多赚,强烈要求调降报价。当时,不断的与客户和管理层沟通,一边要安抚客户、另一边还要令公司相信给了折扣后,仍然能够保有不错的profit;两边不讨好,搞得焦头烂额。
经过无数次大大小小的谈判,客户终于接受我方提案,即单价保持不变,以折扣方式回馈客户。再杠杆操作汇率,订定兑换率,让赚幅得以保持,皆大欢喜。

之后陆陆续续为《学文集》供稿。曾经有人问,自己最喜欢的文章,有哪几篇?想了想,应该就是《陀山鹦鹉》和《树的朋友》吧。

台北念书时,常去重庆南路的金石堂书店当蛀书虫,在那儿,第一次读到陀山鹦鹉的故事。余英时余老先生的文章。那个年代,没有手机拍照,花几天的时间,跑去书店做文抄公,把陀山鹦鹉那一段抄下,满心欢喜。当然还有书名、页数。可惜是回马时,放小抄的那箱资料寄失,非常遗憾,失落了整整一个夏天。

多年后,读董桥董先生的散文精选集时,重遇陀山鹦鹉的故事;精选集让人爱不释手,虽然贵也得忍痛买下,避免再度遭遇遗憾的打击。

写《陀山鹦鹉》前的一段日子,前朝政府好像出台了一些匪夷所思的、关于教育和拨款的政策,让人闷闷不乐,确实是什么事件倒是忘了。思前想后,便把鹦鹉与华教摆在一块,孕育出一篇《陀山鹦鹉》。

在创作和女儿对话的那篇《树的朋友》时,刚把小瓜外放他州念寄宿学校。因为距离的关系,不常见面,也不方便常常通电话,心里挂念异常;于是,便把和女儿小时候的一些对话、握着她的小胖胖手一起逛街的点点滴滴、东凑西凑,凑成一篇文章,挂在网上,供自己慢慢细读,解解思念。

一系列刊载在《学文集》的文章中,最多人留言的,应该就是两年前年的8月下旬,所刊载的那篇文章,文章取名《大猴子》。

同学认为,我是因为农历七月应景赶热闹,学人编写怪力乱神的鬼怪故事;其实,写文章的初衷,只是想把司机差那隆先生的好人好事,记录下来。只不过,好人好事的故事,有点曲折离奇而已。

差那隆先生真有其人,旧公司同事们都认识他,也都搭乘过他的计程车在曼谷街头趴趴走。

后来怎么了?有读者问。你喝下了那杯啤酒了吗?

我对酒精敏感,不太能喝酒。

倒是差那隆先生把刚递给他的那杯啤酒喝完了,然后看了看蹲在身旁,正在扒饭吃、满身伤痕的大猴子说,他自己阳寿将尽,能不能在他离去后,收下他的护法。

而差那隆先生的护法,就是那只大猴子。

拥有天眼,或俗称阴阳眼的人,一般都会带个护法,保护自己以防被众灵袭击,和尚说,法力强大的天眼,如玄奘法师,就有三个护法。

差那隆先生离世的那个夏天,和尚邀我去曼谷。他拿一串用蓝色猫眼石串成的佛珠,套进我手腕;用他那双瘦瘦、布满皱纹的手,轻轻地拍了拍我的手背说,带着吧,差那隆先生留给你的礼物。

大猴子在里面,和尚如是说。

********

把文章上传给老大后,他回一则讯息说,接下来应该不用再写(文章)了。

心里大大的 “蛤?!” 了一下。以具体的表情符号来表达的话,应该是这个 …(⊙_⊙;)…

问老大为什么?他答, “看来你最近都没在看《学文集》。”

于是,在把标案赶完后,便回过头来看《学文集》的文章。人是一种奇怪又自私动物,在读别人的文章时,往往会不知不觉的点开自己的来看。

读着读着,那久违的自己仿佛坐在对面,与你娓娓道来当初为什么如此下笔,写的时候在想一些什么东西?那时窗外下着毛毛雨,我们听着齐秦的《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看到一些荒谬的,我们会哑然失笑;一些沉重的,大家心里都会郁闷半天。

看自己的文章是一个很疗愈的过程,和以前的我对话可以激活自己,不迷失方向。想起当初写这篇文章时,是如何梳理自己的想法,可以理清前面的阴霾,让前方的路会比较清晰。

我想我会常回来
看自己的文章
与自己相遇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把门带上/练鱼(马来西亚)


队长进入房间后,轻轻的把门带上。

房间内共6人,各自忙着穿上准备好的防弹衣、戴上钢盔和护目镜,一切就绪后,背上冲锋枪、腰间再挂上一把自卫用的全自动手枪。

“我们必须保持队形,枪口记得要对外,不要打到自己人!”队长吩咐。

“是!”队员答道。

“记得先不要打开红外线瞄准器,等敌军开了第一枪、探得对方位置后才开灯瞄准。”队长说,“不然很容易暴露自身位置!”

“是!”队员答道。

“记得瞄准对方的胸部,比较容易击中。不要往头部瞄,相信我,以你们的技术,不可能击中!”

“是!”队员答道。

“我最喜欢瞄准胸部啦!”小强喊道。房间内一阵哄堂。队长瞪着小强说,“你准备好了吗?准备好就赶快出去送死!”

*****

大家尾随着队长,保持着队形。跟着队长的手势,一下停、一下趴倒。空气逐渐闷热,除了虫鸣声外,就只有队友们的呼吸声。周遭一片昏暗,队员们吃力地凭着那一点微光,缓缓而行。
突然间,“砰!”的一声,队长头部中弹,倒下!那红色的液体直接喷洒在小君脸上,她吓得大叫,然后再“砰!”枪声第二次响起,小君姑娘头部中弹,应声倒下。

队长倒下后,队员们乱成一堆。老朱尝试还击,却射中南瓜的屁股。南瓜转身扑向老朱,“你这是公报私仇吗!”“我抱你妈!”老朱还口。一言不合,两人扭在一起,拳来脚往,水来土掩的打成一团。

*****

这是公司安排的团康活动,一年一次,赢的那队,公司会给予小小的奖励,诸如一餐晚餐或什么的。为了让比赛更加刺激,两队私下约定,输的那组必须负责请对方吃一个星期的午餐,外加洗两个星期的厕所。

今天是业务部内销组和全女班的会计组对决。

小明是新人,刚加入内销组。为了这次比赛,内销组私下安排了几次集训,小明了解到这是一支猪队伍,不认真、不守规矩、奸诈狡猾、相互抬杠,谁也不服谁。开讲有话“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只怕猪一样的队友”所谓的猪队友,讲的大概就是这一班人了。

*****

“赶快离开这儿!”副队长向大家招手,“跟我来,往这边!”副队长领着小队三人,往西南方向去。

“副队长,我想我们应该往北去,因为刚才两枪都是从南方打来的,”小明说,“如果继续往南边去,我们会进入狙击手的有效射程范围。”

副队长边跑边说,“那个方向是沼泽,女士们怕脏、怕蚊子,不会想要躲在那儿伏击我们。” 然后副队长转头向着小明,指着自己的脑袋说,“我有脑袋…”

“砰!”一声,副队长左边钢盔中了一枪,左脸满满的红色液体。

副队长摸着脸上红色的液体喊道,“尼玛!不是说好不要打脸的吗!”“砰!”右边胸口再中一枪。“臭婆娘!”副队长拿起冲锋枪,朝着枪声来处砰砰砰的扫射,“我看你们嚣张到什么时候!”

对面某处喊道,“老余,你中枪了,倒下!”“倒尼玛!”“你犯规!”“我犯尼玛的规!”
“老余,再给你一次机会!倒下!”“我倒尼玛!!”

“开枪!” 对面喊道。

说时迟那时快,余副队长喊一声,“趴!”

小明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见副队长,老朱和南瓜兄一齐抱头趴下。

然后…小明的衣服前前后后染满了红色液体。

*****

“这是我们今天的点餐。” 会计部负责出纳的小莹姑娘 把菜单交给小明,“早点回来哦!谢谢!”小莹双眼笑成两道弯月,目送小明出门买午餐。

回到办公室,小明还要洗厕所。

根据约定,身中25枪的小明需要负责洗7天的厕所,买4天的午餐。剩下的,由身中三枪的副队长和老朱平分;各中一枪的队长、小君和南瓜,不需要分担任务。

小明知道,自己是低估了这班猪队友,反而被当拱猪般出卖了;当你有一班奥斯卡影帝影后级的同事,也只能把吃亏当占便宜来自我阿Q一下,安慰自己。

“我去洗厕所啦!你们暂时忍耐一下下呀!” 午餐完毕,小明向会计部喊道。

然后,轻轻地把厕所门带上。

摄影:李嘉永(台湾)

〈小明∙考试∙聘员工〉/练鱼(马来西亚)


小明不是一个考试控,考试拿满分的经验屈指可数……真的用一个手掌去屈指也屈指不完那种。
囫囵吞枣绝对不是他的强项,他无法如同其他同学般,能把课本内容背得滚瓜烂熟、倒背如流,甚至连标点符号摆放的位置也分毫不差。

考试对小明来讲,绝对是一件大事。如果是期末考或期中考那些老早订下日期的考试,他会提前准备,夜以继日,不眠不休地花比别人多几倍的时间来应付考试。虽然考得还是差强人意,但至少还是低空飞过的及格,不会太难看。

随堂考绝对是小明的软肋,有次中文课,老师突然叫同学准备纸跟笔,把前两天教的《木兰辞》默写出来。小明的脑袋一片空白,只记得前两段好像是,“鸡鸡叽叽叫,木兰练腹肌”,其余全然没有任何印象。考卷发回来时,上面写了三个字,“来见我!”。在教职员办公室内被骂个狗血淋头,要他每天早上在教职员办公室门口罚站,直到把《木兰辞》背出来为止。

他那么一站,就站了快两个星期。倒不是他真的把《木兰辞》背出来了,而是校长嫌他阻碍交通,把他打发回教室。

对于一些需要理解的科目,小明应付得绝对游刃有余。譬如数学课,当小明搞清楚为什么2 x 9 = 18 时,其余的,就可以举一反三。他最喜欢老师叫人上黑板解数学题,他都会高高地举起双手,眼神充满期待,希望老师能点他上去做习题。

数学课是小明屈指可数,拿过满分的课目。

高中分班时,小明毫不犹豫地选了理科,因为数学、化学、物理等理科课目都是他的强项。可惜理科还有生物课,背生物名词、背骨头位置等,简直要了他的小命。

要不是生物课和语文课把平均分数拉低,小明在班上的成绩应该会是名列前茅。

一毕业,小明便认真选了一份他自己认为有前途的行业,踏踏实实地打了几年工,累积足够的经验和一些省吃省用留下的小小资本后,便创业去。

刚开始聘请员工,小明都会以会考成绩或是学校成绩为主要参考资料。后来发现,其实好成绩,并不是评估一个人的能力和教养的唯一因素。勤奋、踏实、有礼貌其实也很重要,最好是IQ和EQ同时具备。

于是,小明便自己设计了一些IQ考题,让应聘员工面试前解题。如果12题全错的,基本上小明是完全不会考虑聘请。答对五题以上的,会shortlist 来面试。

小明现在才终于了解到,原来考试还是有用的。因为当大家在同一个起跑点上时,考试是唯一不看关系、不看宗教、不看肤色,且最不偏心的一种评估未来员工的能力的标准。

虽然最后也不一定会请到合适的员工,但小明仍然觉得那是最公平的筛选方式,即使那只是他自己设计的IQ考试。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倚靓行凶》/练鱼(马来西亚)


“倚靓行凶”,是我给她的外号。

刚来公司时,在我的小组里帮忙安排生产和出货,这小单位包括她共三位女生,主要工作是配合业务接单、联系船务部和工厂,以安排船期和生产。在出货高峰期,小单位常常忙得人仰马翻,三女此起彼落的叫骂声,堪比三重唱;吵闹声比起业务部有过而无不及。

“倚靓行凶”长得沉鱼落雁,有无数追求者。情人节时,公司接待处往往是花海一片,几十束各式各样的花束,其中90%都是送她的。她来了之后,我们小组门庭若市,车水马龙;其他部门的一些男生,常来早请安,午问膳。几个男生缠着一个女同事,看了都替他们感到尴尬。

她也有主动出击的时候,每每一击中的,从不失手;几乎把公司的“单身钻石”们都刮入囊中,此举让她自己变成公司单身女生的公敌,搞得几乎人人得以诛之。

我常想,“倚靓行凶”肯定是拜过师,吃过几碗夜粥,否则无法练就铁布衫级别的厚脸皮和一身好轻功,可以脚踏无数艘船,而且不曾失足。

一次意外,无可奈何结婚去,待得孩子出生,火速回复单身,利落干脆,不拖泥带水。

经此一役,流言蜚语满天飞,女生们背地里把她标签为水性杨花、说谎精,还有更难听的,不方便在此一一列出。至于男生嘛,从情人节收到的花朵来看,其受欢迎的程度似乎不减当年,还有逐年上升的趋势。

工作方面,她的态度是正确的,公司交代的事情,都会全力以赴,从不埋怨;会报告进度、主动解决问题,年终考核往往拿优等。几年后,人事部把她从普通officer提拔到副课长,以资历论,蹿升速度算是比一般的快。

有了孩子后,她常请emergency leave,说要带孩子。与人事部讨论过此事,人事部的意见是,难为她单亲妈妈,只要她仍有年假,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姑且让她方便。以小组立场来说,那也是好事,可避免同个小组的人一起在年尾争相消假,搞到没人来上班。

某天早上上班前,“倚靓行凶”在公司的大楼底层等我,说要请一天emergency leave。我提醒她应该依照正常手续到人事部去填表,她挥挥手说拜托,然后匆匆转身离开,消失在隔壁大厦的转角处。

那个年代没有手提,要彼此联络,只能打电话到对方的家,要是对方不在家,那就真的是失联了。“倚靓行凶”就这样,失去联络了整整两天。人事部提醒,如果员工连续三天旷职,公司有权开除她。

向人事部拿了她家地址去做家庭访问。她家是在离公司约三个小区外的政府组屋,走路大概需时40分钟。爬上八楼发现她家大门深锁,无人应门;左邻右舍好像也没人要管我的样子。正要开车离去时,发现她左手拿着两大袋东西,右手拉着小朋友,从公车走了下来。

********

小朋友有一双莲藕般的胖胖小手,肉肉的小脸,煞是可爱。小小的身躯有一包米那么的重,见我拿起麦记薯条,马上伸过头来一口咬去,吃得津津有味。

********

她说她爸在她弟出世后,和别的女人跑了。妈妈早晚两份工作,把姐弟俩带大。她以为从此不会再和她爸有任何瓜葛了,没想到,原来妈妈还是有把大部份的薪水交给她爸,帮他养家。

也不知道她爸用了什么谎言,把妈妈骗得团团转,姐弟俩尝试和妈妈沟通,每次提到这点,妈妈就大发雷霆,搞得家里鸡犬不宁,久而久之姐弟俩也不提了。

有了外孙后,妈妈便辞去清洁工和工厂装配线女工的工作,专心替她带小孩。

那天是她那么多年以后,第一次重遇她爸。她爸带了另一个弟弟,在门外叫嚣,要她妈给钱。隔着道门,她和她爸理论、左邻右舍在门外围观、她爸跪地求她妈给钱、邻居指指点点… 她说,那天她真的有闪过要轻生的念头。

之后,她爸三不五时来要钱,她妈也只能把她给的家用,分给她爸。

两天前,她爸趁着她妈的一个不小心,跑进家里强抢孙子。她妈不肯,两人便扭打起来,弟弟回家见状,便跑来帮忙。孙子是抢回来了,但爸爸跑了,妈妈在扭打时撞破头,流血不止,晕了过去。姐弟俩报了警,把妈妈送去医院,这两天轮流照顾妈妈。

********

我回公司把该讲的,与人事部主管作了一个简单的报告。主管胡女生拍胸膛说她会想办法帮忙。几个月后,公司把电报室改建为育婴房,帮忙照顾员工们五岁以下的小朋友,成本是公司付一半,其余的是小朋友的父母们平均分摊。

“倚靓行凶”最后的职称是总务科科长,在胡女生退休后,也离开了公司,当起房屋中介,在上一波房价飙涨时,赚得盆满钵满。

********

“喂,我把你的故事写成文章,与人分享,可以吗?”

“可以呀!share 我稿费,没钱莫谈。”

“没有,休想。自制肥皂有几颗,你要吗?”

********

“喂,老大,下星期二我孙女满周岁,给你和你太太留了位子,记得来呀!”

“这次有什么好吃的介绍?小孙女乖吗?”

“她开始学讲话,我就开始头疼了。”

“为什么头疼?不是一件应该高兴的事吗?”

“我告诉她,在家叫我阿嫲,出外要叫我姐姐…”

“哈哈哈哈,你这人为老不尊,怎么可以教孙女说谎呢?”

“我X你,什么老不老的,我才四十多出一点好不好!?”

“哈哈哈!”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有钱没钱 娶个老婆 好过年》/练鱼(马来西亚)


姑且称他为小强。

小强是我第一份工作时认识的同事。长得浓眉大眼,古铜色的肤色,高大结实,深得公司上上下下的大姐姐们喜爱。

公司有给员工tea-time、喝下午茶的福利。人事部把我们分配到同一时段去喝茶,因为年龄相仿,常常坐到一处聊天。

*****

要知道,那个年代,杯水车“薪”,不多不少,刚刚够用。给了家里伙食费和买了一辆需要分期付款的国产车后,便捉襟肘见;不敢上馆子吃一餐,买一双新鞋也要左右斟酌好几个月。所以,一般上需要自费的聚餐、出行,都会想尽办法推掉。

小强和我同期,理论上薪水应该相差不远,家境又same same,可他出手阔卓,天天有饭局。问他如何办得到?他眯起双眼,压低声音、一脸坏相的告诉我说,“找个有家底的女朋友,万事便OK。”

左手还比了个 OK的手势。

*****

到最后,小强没有和他的女朋友结成连理。因为习惯花钱,便把目标转移到公司内的女生。可是,有家底的女生毕竟不多,再加上吃饭只往软的挑,不久便成为公司女生们的拒绝往来户;男生们也不齿其行为,朋友只剩下我一个。

我说小强,如此下去不是办法,应该把重心放在业绩上,否则年尾评估考绩无法达标,加薪幅度和年终奖金都不会好看呀!

小强依然我行我素,公司下达动员令、经理亲自下海紧盯也无法拉抬小强的业绩,在压力下,小强最后也只能黯然离去。

*****

多年以后,怡保出差,在人来人往游客区,惊见小强在五脚基坐着摇扇乘凉。

他娶了个怡保姑娘,开了间精致小旅馆和一间美食店。

小强死活要我住他的旅馆,我说公司替我订了酒店。熬不过他的坚持,便在小强旅馆住一晚;夫妻俩下厨弄一顿怡保美食招待我。用餐时,小强夫妻俩互动逗趣,嘻嘻哈哈的。

我说小强,你在旅馆和餐厅总共投资了多少钱啊?

旅馆餐厅不重要!小强揉着太太的手臂,这才是我这一生做最对的投资。

小强太太听了眼眶含泪,温柔地摸摸小强的头,摸摸小强的肚子,他是因为秃头啤酒肚,追不到女孩又没人要,才委委屈屈来娶我。

说完,两人相视大笑。

突然间我觉得我是灯泡。

*****

第二天离去时,小强陪我去取车。

他说他夫妻俩先在怡保卖熟食,挣了点钱,便开了间小餐馆,夫妻同心协力,凡事亲力亲为,生意倒还过得去。趁着金融风暴,低价顶了隔壁的旅馆,战战兢兢地营业到现在。

小强太太拿了些马来糕点过来,要我路上吃,叮咛我驾车小心。

*****

回家路上,嘴巴满满的都是糕点。

人生除了荷包满满,心里满满也很重要。

共勉之

摄影:Nick Wu(台湾)

《忙吗?咱们看电影看书去!》/练鱼(马来西亚)


打工一族,无论是高薪还是基层,每天的工作,通常都是排得满满的。时间总是那么的少,而要完成的事却是那么的多。每天匆匆忙忙的进进出出开会、见客户、见同事、午餐晚餐饭局,赶deadline、赶交期,赶生产、赶完工、赶出货。天天如此,没完没了。

回到家,东西往南北一扔,趴在沙发上,直接睡去。

记得看过一部电影,叫About Time。男主角的老爸可以自由穿梭时间,回到过去。所以这位老爸总是能在适当的时候出现,陪男主聊天,陪玩乒乓球。谈吐得体,办事有分寸,面面俱到,事事恰到好处。

一天,男主老爸告诉他,他们家的男丁,都有“回到过去”的超能力。

男主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去他错失女主角的那天,再次巧遇。

然后,就是回去以前男主认为做得不够好的那些天,重新再演绎一次,直到满意为止。不再有遗憾。

可惜现实人生无法take-two,很多时候,忙是为了赚更多的钱、是为了要兑现无数的决定。如果能像戏里的主人翁般,知道事情的结果,只需回到过去微调人生,引导每一件事往对的方向去,我们应该就不会那么的忙。

而多出来的时间,就如男主老爸一样,回家陪老婆聊天,看孩子长大。

还有另一部戏,男主也有来回穿梭时间的特异功能。戏名是《时间旅人之妻》。

这部戏的男主的特异功能和About Time的那个有些许差异。回到过去,或者是来到未来的决定权,并不在男主角的手上,而是任意跳动;时候一到,男主就消失,作时光旅行去也。

顾名思义,在戏里,最忙的可是这位时间旅人的太座。她常常要忍受那种“一觉醒来,老公又在别处过夜”的感觉。女主角很多时候要独自生活、要带大女儿,老公又常常不知所踪,也不知到什么时候会出现。

他们的女儿很珍贵。因为孩子都有老爸的时间旅行基因,女主角所怀的孩子们,常常会在未足月的时候去时间旅行,导致流产。这个女儿比较特别,如何生下来这部分,戏里着墨不多,建议看官们去看原著小说,很有趣。

当然,书名也是《时间旅人之妻》。书和电影的结尾不一样,个人比较喜欢小说的安排。

蓦然回首,那位让你魂牵梦萦的人,出现在你身后。尽管他已逝去,尽管你也老去。

圣诞节嘛,愿大家暂时放下那忙碌的生活,看看电影读读书也是好事一桩,功德无量。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三藏的愿望》/练鱼(马来西亚)


你说,会爱我一生一世。
我听了很高兴,可是却忘了问,
你爱我,到底是在这一生?还是下一世?

*****

电梯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擦得明亮的落地玻璃窗,东方明珠塔就在正前方的窗外。枣红色的绒毛窗帘从天花板下垂到地毯,地毯厚达20mm,用尼龙66织成,颜色是最难染的宝蓝色,配以浅色的几何条纹点缀,整幅地毯,一眼望去,没有一丝杂色。
“欢迎光临!”服务员们先来个整齐的45度鞠躬,“先生,您有订位吗?”
老孙摸了摸鼻子说,“俺是来找朱孟夫的。”
“找朱先生吗?这边请。”便领着老孙往转角处的一间小房间去。
餐厅很大,但只有零零落落的两桌客人。一桌西装笔挺的白领在高谈阔论;靠窗处的另一桌,是富太太带着小贝比和保姆、佣人在吃午餐。
房间门打开,只见朱孟夫独自一人在低头划手机,其身材圆润、鼻梁上架了副黑框眼镜,浓密乌黑的头发,往后梳得服服帖帖。
朱先生抬头见老孙进来,便招了招手,待服务员出去,一个箭步跳上来给老孙一个热情的熊抱,
“大师兄!”

*****

“师父回中土后,可有任何打算?”
“为师回大唐宣佛,普渡众生,至终老圆寂。”
“既然经书已得,为何师父不欲与徒儿般,位列仙班呀?“
“为师仍有业在身,心愿未了,放不下。”
“笨秃驴!哪会有什么业不业,心愿不心愿的问题解决不了!老孙这就和如来说去,要他老人家帮忙!”说完,吹个口哨,唤来筋斗云,“师父等俺,俺去去就来!”
“别、别,悟空!为师经已告知佛祖,欲走一次轮回,重返人世。”

*****

“蛤?!走轮回?重返人世?”老猪抓了抓他那把浓密的头发,“师父铁定是疯了。”
“可是,不对呀大师兄!”老猪继续抓他那把乌黑的头发,说,“离师父圆寂已经一千多年,”老猪拿出双手双脚数算术,“嗯,正确一点,已一千三百多年了!现在才回到人间?”
“俺也不确定。不过既然大个子如来要咱们来这儿等,应该是不会有错的……”
突然,悟空向八戒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并做了一个“有妖精”的口形;另一手迅速的按着如意金箍棒。
敲门声在五秒后响起。“哪位?”悟空问。
房门径自打开,刚才在大厅和小贝比吃饭的富太太探个头进来,说,“是我啦。”
悟空与八戒对相望了一下。
八戒悄悄伸手往背后抓住他的九齿钉耙,悟空握紧他的金箍棒。
“你一定是八戒。”富太太说,“那,你肯定就是悟空!”

*****

地府酷热异常,三藏在长长的奈何桥队伍中排队,等过桥、等喝孟婆汤。
“三藏大师吗?” 牛头马面迎面走来,问道。三藏恭恭敬敬的回了个是。“请大师随我们往这儿走。”一行人徒步走到一个渡口。牛头说,“大师请游到对岸,往灯光处去。灯光尽头,就是一个轮回口。”
三藏遥望对岸,漆黑一片,只有点点星火在远处闪烁,“不知两位施主可否告知,游到对岸,需时多久?”
“回大师,游过忘川,费时一千年。”

*****

“一千年?” 八戒说时目瞪口呆。
“对,然后再花了三百多年找他。我出现时,他远远就看到我,说我们似曾相识。”富太太说时一臉甜蜜。八戒瞄一下悟空,悟空翻了个白眼,左手挖耳朵,另一只手在弹指甲。
“师父,你老人家会老吗?”八戒问,“我意思是说,你老人家已经是三百多岁的老妖精了,到时令夫婿、令千金相续老去死去,你还活着,这、这……”
“再见他后,我不再 immortal,我会老死,然后再轮回。”
“蛤?!再一个一千年?”
富太太摇摇手说,“不,不,下次的轮回,我会过奈何桥,喝下孟婆汤,忘却一切,如此这般,最多五年就可有一个轮回。”
“所以”悟空举手打岔,“请问师父,当时,他在何处?”
“他是太子李建成的护卫,玄武门兵变当天战死。”

*****

“他战死消息传来;我迅速的逃离长安,藏于嵩山。后来听说,只要集齐五部佛祖经书,就能实现一个愿望。毅然削发为尼,西去取经。”
“可是,送你出长安的,是李世民呀!”
富太太苦笑了一下,“接下来的事情,你们都参与了。在漫长的取经路上,觉得复仇不能改变什么。在翻译经书的过程中,理解到,世界和平真的很重要的。”
“那,师父见到如来了吗?”
“佛祖答应我,接下来的每个轮回,我都能和他相遇。一起经历生老病死、痛苦与失落。”

*****

道别时,师徒三人相互拥抱了一下,约好下次何时再见面。还和小贝比、保姆、佣人groupfie 了一张,八戒说,会带去给悟净看。

*****

“悟净呢?”
“玉帝见师弟把师父的小龙马养的白白胖胖嘀,所以升他的官,现在师弟官拜弼马温,不需再卷帘啦。”
“听说师兄也曾经在那儿呆过呢!”
“套一句现代用语,他请不到假,上头不批,所以无法来参加今天的聚会。”

*****

刚刚八戒猪头猪脑地走进来时,我就觉得这人长得很像八戒。待得悟空猴里猴气地经过,我说怎么会这么巧?正在犹豫要不要和你们相认,你的筋斗云在窗外哒哒哒的敲着玻璃,向我挥手打招呼呢!

*****

所以,你老早就知道师父是女的?
蛤?!这么多年,你可曾见过师父站着尿尿呀?!

摄影:李嘉永(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