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的抉择/#练鱼(马来西亚)

这是个真人真事,故事有点长,有点怪力乱神。。。

 ********

小明的父亲年轻时在报馆任职,认识一位专门撰写风水命理的专栏作家,两人年龄相仿,久而久之,混成了难兄难弟;作家替人算命特别准,小圈子内小有名气,他替小明父亲算过卦,基本上把小明父亲前半生的大小事都touch到,小明父亲惊为天人,遂把家里的大大小小都带去给作家看前程。

作家把小明三兄弟的事业和学业都说了一遍,唯独到姻缘那一部分,停在小明那儿,作家皱着眉头看着小明,久久无法结案陈词。

“令公子的姻缘,有点与众不同,”作家指着小明说,“他还有一段前世姻缘,所以他的今生姻缘……“作家顿了一顿说,“我无法参透,学艺不精,实在失礼。”说完,拱了拱手,给小明的爸做了个揖。

不过,作家还是给小明的前世提了三点,第一点是,小明的前世,只会出生在子辰申,这三个生肖里;第二,为侯姓后人;第三点,三兄弟的媳妇,名字皆相似。

当年小明还小,家人也不把他的前世姻缘当一回事,前程似锦就好了,前世什么的,听听就好;这段奇特的算命结果,随着时间推进,家人也就渐渐的给淡忘了。

********

小明告诉我有关他的前世姻缘的故事时,我们正吃着冰条。咱俩当时大概十三、十四岁,刚打完一场篮球比赛。

对华人来说,无论你信奉的是佛教、基督教、还是什么其他教的,对“前世与下辈子”这一类玄之又玄东西,犹如刻在DNA上的生物讯息,无需特别讲解,一点就明。

我默默的听完他的故事,冰条也快吃完,就问了一样东西,“你遇见她了吗?”

“还没。”小明说。

“遇到她你会怎样做呀?”我再问。

“娶她做老婆呗,还能怎样?”小明吃完最后一口的冰条,舔了舔手指说。

********

18岁那年,小明交了个女朋友,名字和他嫂嫂婶婶相似,小明认定就是她了,三年后闹分手。之后,小明陆陆续续交了好几任女朋友;然后结婚生子,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他早已把那段“前世姻缘”的神话故事抛诸脑后,不再提起。

40多岁那年, 小明在泰国出了点 “意外” 。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当天,小明在四面佛庙参观,走着走着被带入内庙,突然间几个和尚,从庙的四个角落冲向他,个别拿着粗粗的木棍,不分青红皂白,朝他就是一顿暴打。

待他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庙内的床上,全身酸痛,吓得马上检查身上钱财证件,幸好东西都在。走进来的和尚会说中文,告诉小明说:“你被恶灵附身,我们知道你是好人,所以替你驱魔。”

和尚们替小明搽药包扎,吩咐他休息一会,就可以离开了。领小明离开时,会说中文的和尚突然停在庙门前,转过头问小明,“你知不知道你有一段前世姻缘?”

快三十年了,竟然有人再度提起这事儿。

小明点了点头,表示有人在他小时候稍微提过。和尚又问:“你知道怎样才会遇到她?”

小明耸耸肩,表示不知道。和尚说:“她的颈后有个胎记,时间到了,她自然会来找你。”

若干年后的一个午餐聚会,小明和公司的同事们说起胎记的故事。

话说,在冥界排队时,会有人不愿意喝下孟婆汤,选择了保留前世的记忆。对付这种不按SOP行事的人,冥界只能请你从孟婆桥跳下,花五百到一千年的时间,游过忘川,到达彼岸,带着前世的记忆去投胎。

前提是“如果你能游过忘川,到达彼岸”。

很多选择“游忘川”去投胎的人,最后会因为一望无际的忘川、无止境的在川上漂游、耐不住寂寞、或者意志力不够坚强等因素,放弃坚持,乖乖回头,喝下孟婆汤,循正常的途径投胎去了。

对于那些成功到达对岸的,牛头马面会在她或他的颈后,留个胎记般的记号。如百米游泳冠军般,给个奖牌,以资鼓励鼓励。

饭后,一位平素不大接触的女同事,敲门进入小明房间,问道,“老板,我颈后这颗算不算是胎记呀?”说着,把头发梳起,让小明看。小明注意看了一下,果然是一个肉色的胎记,形状像个葫芦。

女同事走后,小明马上调阅她的资料,发现是申猴年出生!各位看官,要知道,此时小明的心脏,正大力的蹦跳,要不是被封在体内,那颗心大概已从五楼跳到一楼去了。

********

“后来怎样了?”我问。“我摇个电话回去问我妈,问她记不记得以前作家提过的‘姻缘三点’?”小明喝了一口expresso,缓缓地说。

小明的父亲刚离世,而作家早在十多年前的一次入屋劫案中,被劫匪意外刺伤,抢救无效后,驾鹤西去了。

“Auntie怎样说?”我问。“我妈都记得作家提的那三点。除了‘侯姓后人’那条;基本上,那位同事,连名字也和我大嫂弟媳的相似。”。小明说。

“那太不可思议了!”我发出一声惊叹。要知道,分别在两个不同的国家、未曾谋面的两个人,说同一样事情;而这位完全在状况外女同事,竟然符合四个条件中的其中三条。

那不是用“巧合”两个字可以凑合形容的。

“你有让你的女同事知道你这段‘前世姻缘’的故事吗?”

“当然没有!”小明瞪我一眼说,“‘糟糠之妻不可弃’你听说过么?”

“小时候问过你,当你遇到她时,你会怎样做?”我说,“那时你给我的答案是,‘娶她做老婆’。”

“别自欺欺人啦,朋友。”小明笑说,“那是前世姻缘,我今生和她没有任何关系,我甚至不知道她的家庭状况,哪里毕业等等。”小明继续喝他的咖啡。

********

那天又是同事聚餐,回程时,小明载了几位同事一起回公司,那位女同事恰好也在车上。

几位女生在车上,叽叽喳喳的谈起单眼皮、双眼皮事宜。

“我妈说,咱们侯家血统的女生,都是丹凤眼……”那位女同事说。

“对不起,小程,你妈妈姓什么来着?”

“姓侯。”

小明的车子滑了一下,“轰”的一声,撞去路旁的隔离墩。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自欺
  • 上一篇文章链接:大马之光/客家妹(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