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周嘉惠(马来西亚)


偶尔,有人问起我个人对时间的感觉,我的真实感受是:三十岁之前时间好像过不完,日复一日的流水账,活得简直就像推着巨石上山,接着又仓惶去追滚下山石头的西西弗斯;三十岁之后,时间开始加速前进,果然有一点古人所谓“白驹过隙”的味道;四十岁之后,日子过得有如刹车失灵般横冲直撞,时间完全失控。五十岁之后呢?等改天“长大后”才告诉你。

有时候静下来整理脑筋,会突然惊觉“我的猪朋狗友都哪里去了?”原来在工作—家庭—加班—《学文集》的循环之中,已不知不觉把猪朋狗友完全摈除在外,早就被淘汰出局了。上一回晚上和朋友去嘛嘛档喝茶是什么时候?嗯……,大概是上辈子吧?

大学时代曾经和一批主力是日本同学,外加一位印尼同学、一位越南同学混得很好。周末几乎都在一起过,有时喝酒,有时喝茶,有时煮些小东西吃,半夜三点躺在地板上聆听窗外一种不知名的鸟在鸣叫。从来没人谈起人生抱负什么的,我们似乎只是在细细品味着时间的流逝。回想起来,那真是非常令人怀念的日子。

毕业后当过一年兼课老师,有一段时间老是和几位同时上任的新老师在一起浪费青春。几年后,死的死,散的散,闹翻的闹翻,最后一哄而散,而且散得彻底。

千禧年时结识“教主”沈观仰先生。沈先生的哲学课从全盛时期的两百学员,到后来幸存下来的约莫二十几名死忠信徒;我们花了许许多多个夜晚在茶室听沈先生谈政坛逸闻、哲学乱弹,以及纯粹的车大炮。当然,一旁还有无数瓶啤酒的陪伴。沈先生认为,哲学能够激发真正的友谊,多少是有一点道理的,而产生于当时的“真正的友谊”,虽然有哲学的光环笼罩,说穿了还是猪朋狗友的成分居高。

“猪朋狗友”真的不算什么贬义词,不过就是指一批老是混在一起的朋友而已。想混在一起的先决条件就是必须要有能够任意挥霍的时间,而且不是你一个人,是一堆人都要符合这个条件。在越来越忙碌的生活里,过去的猪朋狗友已无立足之地,偶尔和其中一两位吃个饭也属于难得的机缘。

至少就今天的我而言,猪朋狗友已成为过去式。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征求猪朋狗友》/周嘉惠(马来西亚)

oznor


所谓“猪朋狗友”,即介于孔子所谓的“益友”和“损友”之间的朋友群,至于偏左还是偏右则看个人运气。就像电影《志明与春娇》里的精彩对白“一世人流流长,总会爱上几个人渣”,一辈子这么长,不碰上几个猪朋狗友,真是活着也没多大意思。

杭州有一位在中国有相当名气的诗人教授江弱水,当年他到浙江大学求职,面试他的正是我的导师胡志毅教授。杭州在南宋时候叫“临安”,是北宋政府被金兵打垮南逃的最后落脚之地,一座历来有名的奢靡城市。其他谈话内容也就罢了,胡师最后向江教授警告说:“杭州可是个消磨壮志的地方!”江教授的回答是:“我本来就没什么大志。”这样的脾性最适合当个猪朋狗友,又不是反清复明搞革命,做人实在不需要太正气、正经八百,马马虎虎过得去就好。

猪朋狗友的重点就是要好玩,要有趣、有意思。

我个人找朋友,或者当别人的朋友,都尽可能往“猪朋狗友偏益友”的方向靠。逻辑让我受不了损友身上配备的装腔作势、虚情假意、巧言令色,益友当然比损友更像是个理智的选择,但做人除了理性,也得寻求一点非理性成分的趣味吧?按照尼采的看法,那就等于是要兼具日神和酒神的特性了。

日神部分是人畜无害的益友,酒神部分则是有趣、有意思的猪朋狗友,两者的综合就成了可以在漫漫人生路上,伴你解忧、解闷的朋友。说倒简单,但真要找一个这样的人是有难度的,如果要求自己做到一个符合标准的“猪朋狗友偏益友”,更是谈何容易?首先,不能凡事以个人利益为先。其次,自己得有一定深度、广度。再者,需要有一套适用于己于人的原则,唯在不触犯原则之下,则尽可能做到随遇而安、宾主皆欢。

这些或许也不尽然是必须且必要的条件,只是想借此说明“猪朋狗友偏益友”并不是随手就可以捞到的。若有幸遇上了,就好好珍惜这一段友谊吧!

摄影:黄艺畅(中国)

《如果孔夫子来到今日吉隆坡》/周嘉惠(马来西亚)


伟人让人景仰,一般来说都有其过人之处,但客观形势的因素绝对不可小觑。譬如孔子,如果不是董仲舒的推荐,汉武帝的接纳,孔子如今只怕顶多就是先秦百家中的一家,老子、庄子、墨子等等诸子中的一子,而且他生前的遭遇大致就是如此。孔子后来被尊为“至圣先师”,连孔庙都有了,地位高到神、圣难分的程度。不过,我有时候会幻想,如果孔子穿越时空来到今天的吉隆坡,而且想继续在教育界混,咳……,贡献,贡献!他会有什么遭遇?

首先,那一身形头肯定需要重新整治一番,以符合现代社会的标准。据司马迁在《史记》中的说法,孔子身高“九尺六寸”,如果换算成今天的单位,差不多是220公分;司马迁和孔子相差大约四百岁,并没见过面,而这220公分到美国打NBA也算高个子的说法显然很有灌水的嫌疑。不过,即使再怎么七除八扣,孔子合理身高大概介于180公分到200公分之间,反正是个“长人”。这样的身材,在学校不被推去当体育老师才有鬼。

当然,那把佩剑首先得摘掉,现在学校连戒尺都不准带进课室了,更何况佩剑?下班后去夜总会兼职当打手才带去吓人吧。再不然,还可以考虑去夜市卖水果,削皮水果可以卖比较高的价钱,而且用长剑削水果噱头十足,绝对吸引眼球!说不定电视台随时都会来采访。生活费那么高,适当赚点外快教育局不会管的啦,放心!

儒家那一套仁义道德的大道理,在今天销路是不好的,别期望太高。如果掐头去尾,或许勉强可以塞在道德课里鱼目混珠。不过千万要记得,今天女权意识高涨,“女子与小人”的说法可提都不要提,否则当晚就要被网民人肉搜索,让你红!

仲尼真的不是Johnny吗?怎么英文差到连a、b、c都不会?你妈妈到底是怎么教你的?Uncle!课程是教育部规定的,不是老师高兴怎么搞就怎么搞的。什么孝?什么弟?亲什么仁?忙都忙死了,还有余力那么厉害?学生没事就让他们去多做几道练习题!

别以为是周朝人就可以不用电脑输入学生资料,周朝人“大晒”呀?不知道什么是电脑?你乡下在哪里哦?春秋时代鲁国人,那么夏天冬天时候又是哪国人?神经病!且慢!有没有师训毕业?证书拿来看看!SPM马来文有没有考到优等?是孔子又怎么样?孔子想教书就可以SPM马来文没有优等吗?真是无法无天!

如果孔子穿越时空来到今天的吉隆坡,而且还想继续献身教育界,只怕无法如愿,甚至连当正式老师都很成问题,“至圣先师”的封号更是不用做梦啦!运气好的话,大概可以去学校食堂洗碗、卖零食,或者当个保安吧?

怎么?学校保安员就完全不可能是误坐时光机而流落到吉隆坡的古代高人吗?连92岁的老人都可以回锅当首相了,这天底下还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呢?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阅读〈学文集〉》/周嘉惠(马来西亚)


以前小时候偶尔忘记事情,东窗事发后总是要被质问:“那吃饭会不会忘记?”且不说本人记忆力如何,吃饭这回事说实在还真从没忘记过。不过我也希望借此机会招认,自己虽然不止一次跟朋友提起,但却也确实忘了是否曾在《学文集》说过,什么才是我们建议的阅读《学文集》方法。读者都已经看了几年,这件事还重要吗?个人认为,是的,还是相当重要。

《学文集》的存在不是因为生活无聊,而是真心觉得当今社会实在有够乱。这么一个烂摊子,我是不好意思独善其身,或假装没看见,有一天该走了就理直气壮地交给下一代,再拍拍对方肩膀说一句:“你们自己保重!”然后潇洒离去。简单地说,我做不到。身为社会的一分子,就该负上一点个人责任尽力去改变任何不尽人意的状况。这种信念无关生长在什么世代,因为不论是过去、现在、未来,什么世代都会有我们这种人存在。天晓得为什么如此,可能单纯跟小时候喝什么牌子的奶粉有关吧?

无论如何,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思考,最后认定“乱源”就是现代人太自我、太自以为是了。有很多人以为自己的想法就是世界上唯一的想法,而且是最好、最重要、最伟大的想法,根本不容怀疑,必须择善而固执。苏格拉底衡量生命素质的准绳是“未经检验的生活是不值得活的”,不过对那些在台上叫嚣的政客、胡乱停车的混蛋、在网络上作为正义化身的键盘侠,苏格拉底又是谁呢?苏东坡的叔公吗?现实难免让人泄气,但就无计可施了?

一介读书人,能够想到的办法始终还是和阅读息息相关;阅读既然能够改变自己的世界,大概也可以改变其他人,或许,只是或许,最终甚至可能达到改变整个社会风气的效果亦未可知。对于《学文集》每个月的主题,如果要求读者写一篇文章可能会觉得力不从心,但并不表示没有自己的想法,不论那是经验的结论,还是思考的结果,一定会有想法的。在这里暂且插一个话。过去的〈有此一说〉单元就是一种让人说出个人看法的尝试,倘若读者愿意用同样方法去和朋友聊一聊,然后用文字记录下来,完全就可以当着是一篇文章投稿来《学文集》(需附上照片,但不需拍到受访者正面,很多人其实不愿意曝光,估计有可能是还没有去中国看张学友演唱会的通缉犯)。

如果单纯只看不写文章,行吗?当然没问题。不过,建议在主题文章开始刊登之前(每月封面照片上都有预告下个月的主题),先想一想自己对主题有什么见解?无关对错,只要抱着自己的见解去看诸位作者的文章,你会发现,人家怎么会有这么不同的看法、经历、感受?然后再回头检讨自己的见解,这样就够了。久而久之,某一天你或许会突然醒悟,自己怎么不再用那么沉重的偏见看待世界?自我动摇的那一天,宣告的是“检验生活”的开始;告别偏见,不是失去自我,而是从固执的束缚中逃脱,重新获得自由。当每个人都懂得时刻检验自己的信念,我相信大家最后都会做出合情合理的行为。如此一来,就是人文素养的提升,社会风气将必然会改善。

起码,对人性我始终是如此乐观的。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拉着刹车在追剧》/周嘉惠(马来西亚)


如果小时候跟着大人看电视剧算是少不更事,现在每天忙得天翻地覆,还来看电视剧就实在有点匪夷所思了。真的不知道哪里来的时间,但最近确实也在看电视剧,而且还看得不少。

除了比较“正常”的美剧如Walking DeadGame of Thrones,《来自星星的你》、《太阳的后裔》、《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等韩剧也没少看。韩剧的情节出人意表是吸引力,不过剧情往往拖泥带水,如果能够把标准的十六集删成十集应该会更完美。相比之下美国电视剧更是没完没了,很有跟观众斗长命的意味,个人总是边看边骂,骂完继续看。日剧、港剧、大陆剧以前看多了,现在却完全提不起兴趣。台湾剧在《星星知我心》之后已经发毒誓再也不看,往后流星要掉到花园、走廊、茅坑都不关我事了。

比较另类的电视剧也看了一些。譬如乌克兰的《人民公仆》就很有意思,谁规定历史老师就不可以当上总统,甚至是个好总统呢?恶搞莎士比亚未成名前故事的英国剧《新贵》(Upstart Crow)也是我喜欢的,英国腔的英语虽然听得累,但是英式幽默感觉比较新奇。追了两季维多利亚女皇生平的英剧Victoria十分精彩,这位奠定英国不落日帝国地位的女皇,原本模糊的面貌在严谨的剧情中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对于一个马来西亚籍的华裔而言,在文化上我们的根除了可以追溯到中国,其实还可以追溯到英国。当然文化和血缘不是一回事,要以后殖民主义的眼光来看待我们的英国情结也无可厚非。泰国电视剧相对逊色,远远不及他们拍的广告耐人寻味,不过这也可能单纯是自己运气不好挑到二流作品吧?

话说回头,一个日子过得昏天暗地的人的追剧行为是要跟自己过不去吗?不是的。忙完每天周而复始的大小事之后,总希望让自己沉淀一下,才上床好好休息。看书是需要精力的,此刻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往往只是瞪着书在发呆;原本以为看电视剧不需用到大脑,可以彻底放松身心,不料以前在“戏剧影视美学研究”所中的遗毒未清,一看电视剧大脑就自动开始分析这个那个,完全不受控制。能够控制的,只剩下不继续追下去的自制力而已。也罢!虽然达不到放松的预期效果,但是彻底累瘫也很接近目标。

这几年,我连一个梦也没做过!这种日子也过得够神奇了。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我家狗故事》/周嘉惠(马来西亚)


一、
家里最开始养的那些狗下场都不是很好,不是不知所终,就是不得善终。不知所终是因为它们逃走了,或者走失了回不来,不得善终则是它们逃出大门没多远就被撞死了。最后养的几只倒是都成了“狗瑞”。

二、
我妈给狗取的都是洋名:Lucky、Mary、Meggie。妹妹给狗取的都是不知道什么玩意的名字:云吞面(馄饨面)、Muaji(麻薯)、花生。云吞面刚到我家时,原本还想号召邻居一起帮狗改名,如果对面的那只黑狗叫“可乐”,隔壁的叫“薯条”,它们就可以组成一个团体叫“全餐”!

三、
从国外留学回来,Meggie这只胖狗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有如《星球大战》中的航空母舰,怎么动作这么慢条斯理?

四、
Muaji被前主人弃养,原本已经订好日子等着送去人道毁灭,但是动物收容所的志工于心不忍,在网上做最后呼吁的努力,结果它的狗命就这样被救下了。代价则是,原本Bubble这么小清新的名字突然变成乡土味十足的Muaji!

五、
Lucky对主人的品味最有信心,不管丢什么给它,都会毫不考虑马上一口吞下肚。Muaji和花生是同时代养的狗,都是从动物收容所领养的,不知道之前受到什么心灵创伤,它们都喜欢吃生的红萝卜。

六、
曾经想过在大门前挂个“内有文犬”的告示牌,提醒派报公司别乱丢报纸。往往报纸一落地,这些有文化的狗都要抢着看,搞到满地乱七八糟的报纸碎。

七、
云吞面穿过学士服拍照,“文犬”不是浪得虚名。此狗“文武双全”,不单在我们这条街跟人家打架,常常还打到别条街去,而且喜欢挑比它体型大的对手过招。为了这件事,曾经搬镜子让它照,“你,小小!人家,大大!”不过它没当一回事,一有机会还是照打不误。

八、
Mary是这群狗之中最有气质的,不会一见到食物就恶形恶状。

狗的一岁相当于人的七岁,这些狗其实全都已经不在了。不过,记忆长存在记忆里,记得的,都记得的。

附图说明:1. 云吞面,2. Muaji,3. 花生背影。

《宠物与玩物——写在马来西亚第十四届全国大选前》/周嘉惠(马来西亚)


小时候家里养过鸡,当时市政府并不禁止住家养鸡,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养几只。那时候的人没有养宠物的概念,养鸡更不是为了好玩,最后目的都是要鸡为主人捐躯,化为蛋白质,以及一些其他的养分。在物资贫乏时代,鸡肉不是天天有得吃的高级食材,若不是逢年过节,就是家里有人中了万字、彩票。看着从小养大的鸡成了盘中餐,心里虽然有点难过,但也不想它白白牺牲,所以还是吃了。物以稀为贵吧?走地鸡,味道确实不错。

后来读到《三国演义》“挥泪斩马谡”的段落,感觉和小时候吃鸡肉的心情有点相似,理性和感性交杂在一块,很难形容。

以前邻居在客厅养了一条金龙鱼,晚上开灯后身上的鳞片会闪闪发光,煞是好看!有一天金龙鱼想不开跳出鱼缸自杀,死了。主人下班回家见到案发现场难免吓一跳,但很快就恢复镇定,赶紧趁新鲜蒸了吃,事后还告诉左邻右舍味道不过尔尔。我们旧时代的人没错是比较讲究“民以食为天”,但我们还清楚知道不浪费食物和心理变态的分野。邻居或许从头到尾没把金龙鱼当宠物,纯粹就当作是一个高级玩物,否则怎么吃得下去呢?吃宠物简直是不可想象的禽兽行为,太变态了!后来邻居把家里养了多年的老狗用车载到远处抛弃,我才拍板断定这家人无情无义,正是不折不扣的变态。

后来的后来,家里有了两个小女儿,我没把她们当宠物养,反而是她们不时把我当成宠物玩。虽然明明已经会自己走路了,老二经常要讨抱,而老大则偶尔要看不过眼,于是突然大喊一声“抱两个!”,然后就像电影《侏罗纪公园》里的迅猛龙那般冲过来一跳把自己紧紧挂在我身上。身上挂着两个小孩,一定很像棵圣诞树吧?不过因为两个小朋友没有进一步显示想吃掉我的迹象,所以相当肯定她们不变态,只是把我当宠物看待,而不仅仅是一件不用装电池就会动的玩具。

被当玩物的感觉一定不会好,因为缺乏基本的尊重,就像邻居家的金龙鱼和老狗那样,下场也很悲惨。自1957年从英国殖民政府取得独立后,马来西亚政府一直就是这一家,从来没换过。在民智未开的时候大家也不以为意,可是执政党越来越不把老百姓当一回事,动辄叫你“滚回中国”、“滚回印度”,后来可能越来越多马来同胞也开始不听话,那就不知道该叫他们滚去哪里了?于是改为建议不满意政府的人大可移民,想滚去哪里就滚哪里去。在临近选举时,执政党的惯例就是施予一些小恩小惠,或是老百姓口中的面包屑、狗粮、饲料,过关后很快又故态萌发,可见并不把老百姓的感受真心诚意当一回事看待。个人感觉上,那就等于是被当成是玩物在耍了。

马来西亚号称民主国家,但投票制度让人不敢恭维,虽然如此,这却是我们目前仅有的选择。第十四届全国大选将在2018年5月9号的今天举行,在前首相敦马哈迪的领军下,希望联盟散发出前所未有的变天希望。是否果真会如愿变天,9号深夜就会揭晓。如果成功变天,请不要得意忘形,千万不要举行任何胜利游行,那将是重蹈513的覆辙。乖乖在家待着,读书、看电视、大扫除,干什么都好,就是千万保持低调。如果变天不成功,那也不是世界末日,就静待温度更低的寒冬来临吧!

无论结局如何,请尽早出门投票。这是我们五年才出现一次可以把握的主动权,不要浪费了。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照片说明:木槿,马来西亚的国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