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考试∙聘员工〉/练鱼(马来西亚)


小明不是一个考试控,考试拿满分的经验屈指可数……真的用一个手掌去屈指也屈指不完那种。
囫囵吞枣绝对不是他的强项,他无法如同其他同学般,能把课本内容背得滚瓜烂熟、倒背如流,甚至连标点符号摆放的位置也分毫不差。

考试对小明来讲,绝对是一件大事。如果是期末考或期中考那些老早订下日期的考试,他会提前准备,夜以继日,不眠不休地花比别人多几倍的时间来应付考试。虽然考得还是差强人意,但至少还是低空飞过的及格,不会太难看。

随堂考绝对是小明的软肋,有次中文课,老师突然叫同学准备纸跟笔,把前两天教的《木兰辞》默写出来。小明的脑袋一片空白,只记得前两段好像是,“鸡鸡叽叽叫,木兰练腹肌”,其余全然没有任何印象。考卷发回来时,上面写了三个字,“来见我!”。在教职员办公室内被骂个狗血淋头,要他每天早上在教职员办公室门口罚站,直到把《木兰辞》背出来为止。

他那么一站,就站了快两个星期。倒不是他真的把《木兰辞》背出来了,而是校长嫌他阻碍交通,把他打发回教室。

对于一些需要理解的科目,小明应付得绝对游刃有余。譬如数学课,当小明搞清楚为什么2 x 9 = 18 时,其余的,就可以举一反三。他最喜欢老师叫人上黑板解数学题,他都会高高地举起双手,眼神充满期待,希望老师能点他上去做习题。

数学课是小明屈指可数,拿过满分的课目。

高中分班时,小明毫不犹豫地选了理科,因为数学、化学、物理等理科课目都是他的强项。可惜理科还有生物课,背生物名词、背骨头位置等,简直要了他的小命。

要不是生物课和语文课把平均分数拉低,小明在班上的成绩应该会是名列前茅。

一毕业,小明便认真选了一份他自己认为有前途的行业,踏踏实实地打了几年工,累积足够的经验和一些省吃省用留下的小小资本后,便创业去。

刚开始聘请员工,小明都会以会考成绩或是学校成绩为主要参考资料。后来发现,其实好成绩,并不是评估一个人的能力和教养的唯一因素。勤奋、踏实、有礼貌其实也很重要,最好是IQ和EQ同时具备。

于是,小明便自己设计了一些IQ考题,让应聘员工面试前解题。如果12题全错的,基本上小明是完全不会考虑聘请。答对五题以上的,会shortlist 来面试。

小明现在才终于了解到,原来考试还是有用的。因为当大家在同一个起跑点上时,考试是唯一不看关系、不看宗教、不看肤色,且最不偏心的一种评估未来员工的能力的标准。

虽然最后也不一定会请到合适的员工,但小明仍然觉得那是最公平的筛选方式,即使那只是他自己设计的IQ考试。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放猫出去遛遛〉/周嘉惠(马来西亚)


说来忏愧,虽然内心里其实并不真的那么忏愧,我生平第一次考试就作弊了。

话说那是发生在一年级的事,忘了考什么科目。老师让大家把课本收进书包,我按照吩咐收了。然后翻开考卷,第一道题就是要我们为国旗上色。我知道国旗有红、白、蓝、黄四种颜色,但那第一条横条是红还是白呢?实在记不清楚。(小学时甚至记不清眼睛哪部分黑,哪部分白?有次美术作业就这样不小心交上一张妖怪图。)想起买校鞋时赠送的那张记录上课时间表的卡,上面不是明明画着一面国旗吗?事不宜迟,当下打开铅笔盒照着样本上色,结果老师也没发现。

那时候真的不知道什么是考试。老师说把书收起来,我收了;老师说不可以偷看同学的考卷,我没看。完全是一等良民的样子。老师从头到尾没说不可以参考时间表卡片上的图,所以自己也不感觉参考了有什么不妥。感觉不妥是很多年以后良心发现的结果。

七岁了还不知道什么是考试?不是骗你,在那个年代真的不知道。当时住在新加坡,上的幼儿园从来没考过试,每天去学校就是去玩,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放学后继续跟邻居的孩子玩,从来不知道功课是何物。

回想起来,那段醉生梦死的童年其实还蛮开心的。我们玩躲迷藏可以躲到几条街以外,有时候需要自己投降游戏才能继续。没事就和同伴一起去抓蜗牛玩,或者翻开石板看蟑螂四处逃窜。用现代眼光来看的话,那简直就是在过着毫无意义的日子。但是我个人始终有一种根深蒂固的看法,童年为什么要那么有意义呢?

现在的一年级学生大概没有人不知道什么是考试了吧?我甚至还听说过幼儿园学生去补习的,当然不是他们本身觉得有此需要,而是家长为了让他们以后更顺利地无缝衔接小学课程。而且,所有补习等活动,都是以考试为前提的。

不觉得这样的童年太可怜了吗?这一些孩子以后回忆起自己的童年,他们会作何感想呢?他们会认为幼儿园就开始补习是件幸福的事吗?他们会为自己知道什么是考试而骄傲吗?或许他们会更倾向我的看法,补什么习啊?还不如把猫带出去遛遛!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满分又怎样?〉/陈保伶(马来西亚)


读书最悲哀莫过于粤语说的“读死书”,读书是为了考试,考试是为了拿满分。现代的父母为了孩子能考满分就拼命加补习班再补习。什么?这个学期只考了80分?我要见校长!再不我去家教协会投诉!渐渐孩子读书也因考试而读书……方程式的节奏,比机器人更可怕。

孩子终于获得辉煌成就大专毕业,父母引以为傲。应征面试时摆出的文凭和成绩单比雇主还厉害,你不请我,难道你要请一些比我成绩还烂的人吗?雇主不问学术,问问人生目标。大专生拍拍胸口信心十足说凭这张文凭,他能在五年里升级当经理。雇主笑笑问道如何达成,大专生睁大眼睛再问雇主,不是说了我有这张文凭吗?雇主还想测探大专生一些问题,大专生直接说他喜欢挑战性的工作,不喜欢文件处理,也不喜欢太多的应酬,最好是能掌管谈判,决定政策之类的事物。雇主再睁大眼睛还在挣扎如何提出下一个问题,这时大专生已不耐烦的说,我母亲已在楼下久等,你还有什么问题想问吗?

呆呆的读书,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考死试,死考试,考试死!人生并非方程式啊!究竟是现代父母出了问题?还是教育制度出了问题?考试成绩竟然是生死评测!

我遇过一位跨国企业总理告诉我她的女儿考试很烂,但她却一点也不担心。每次女儿学期的成绩都差点不及格,她依然放松自如,重要的是女儿懂得处事待人,一点也不马虎。脑子转得快,但就是不喜欢受限制。她告诉我她自己曾经也重考才能大学毕业!

她不明白的问题是:满分又怎样?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数学和逻辑〉/周嘉惠(马来西亚)


在以前,小学老师常常会考学生这一道题:树上有十只鸟,猎人开枪打下一只鸟,树上还剩几只鸟?

懂基本算术的同学会说九只,具备一点逻辑思维的同学会回答一只也没有,因为剩下的鸟都被枪声吓跑了。

如果数学只是简单的机械式运算,那拼命做练习很快就可以掌握基本解题方法了,而这也是一般学生学数学的普遍套路。据说,当年有同班同学靠背练习题的方式来准备数学考试也可以及格,还真是师生双方惰性满溢的真情演出,也印证了经济学上有求必有供的道理在数学课上也是通用的。不过,闭着眼睛瞎解题,碰壁只是“时间未到”的问题而已。

当年大学毕业后在自己的母校兼过一年的高中数学课,在那一年里让学生们亲身体验数学课不仅仅是瞎解题那么简单,或无聊。开课一星期后先来一个小测试,就考一题,不过考卷有两份,前后左右的同学领到的都不会是同样考题。这是一个下马威,从此没人再在我的课上作弊。不是吗?正确答案出现在错误的问题上,真是无从解释啊。

我也不要求学生一定非得把练习全部完成。以前自己当学生时练习簿经常被同学借去“参考”,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我不想重复这种自欺欺人的做法,更不想浪费大家的时间,因此要求学生在练习簿上只要抄下题目表示一点心意即可,会解题就解,不会也不勉强,反正千万别去抄。同学的解题不一定就正确,与其盲目地抄,还不如等我公布标准答案。我对教育的看法是,最低限度,教育不能“鼓励”或强迫学生去做错误的事情。我们总得为学生的自尊保留一点空间。

在学分式(有分子、分母的数学式)的时候,学会判断一个分式是有理式还是无理式是最基本的要求。考卷中我就出了这样一道基础的选择题,正确答案是“有理式”,选择“无理式”也勉为其难可以接受,但选择“自由式”的同学就请解释一下游泳和数学的关系吧。

在仰角、俯角的单元,小测试题目是这样的:在学校隔壁的“九楼”组屋出现了一名杀手,他以俯角若干度开枪,射杀了若干公尺外XX中学的某人,如果组屋一层是若干公尺高,那杀手是在第几层犯的案?从答案可以得出什么结论?算出第十一层楼是犯案现场的学生不在少数,但胡说八道的结论更是琳琅满目。正确解答是,“九楼”组屋哪来的第十一层楼?结论:案件不是真的。

我不知道这些学生后来是否终于领会了数学不是瞎解题而已,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学会用逻辑思维面对离开学校后的日常生活,更不知道他们是否学会尤其是为下属、晚辈的自尊保留空间。

但是,我希望他们都学会了。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废除小学考试制?〉/山三(马来西亚)


大马去年新上任的教育部长马先生宣布2019年开始取消小学1至3年级的考试, 以更客观的评估方式取而代之。听其名堂感觉还真不错,正好今年上小一的儿子就赶上了这项新政策的列车。然而,我这被考试荼毒了十多年的妈妈却显得紧张兮兮,这啥玩意儿?不考试又怎么知道孩子的各学科的程度到哪个点?班上四十多个学生,一位老师怎么能够短时间内依据不同程度的学生进行指导及布置作业……?

种种的疑惑随着儿子上学回家的汇报似乎慢慢解开,加上学校在三月时特别召开了一个关于新政策的家长说明会,也让我稍微松了一口气。实际上,课堂内的小考还是存在,只是成绩单不再以分数列明,却是以级别式(ABCD)分类。至于师生比问题非一朝一夕能解决,校方只好依据学科程度高低把孩子(暂时)分班由不同老师教导。此外,老师也不再忙着叫学生回家“写”作业,而改为在课室内设置游戏、或把学生分组一起完成作业。

记得有一次,儿子按照道德教育老师的吩咐带了一件衣服去学校,回来后沾沾自喜地向家人展示老师教他们折衣服的“能力”,然后还说他明天还要再带衣服去学校折;还有一回,他再三提醒我要给他棉花、一些绿豆及小瓶子带去学校(一听就知道是要做科学实验),老师要在课室内种“菜”。只是我还蛮期待语文课老师会有什么与众不同的教学方法,目前尚未碰上!

总而言之,教育改革的方向说是要让孩子快乐学习、培养良好品格多于学术能力等等益处,我当然乐观其成,也希望此政策落实到位、持之以恒。与此同时,师资培训方面也必须跳脱死板、填鸭式教学的框框,让我们的新生代在没有太多考试的学习环境中可以快乐且茁壮成长!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可以下功夫准备的考试〉/耳东风(马来西亚)


我是相信勤能补拙的人。一个考试,如果給予时间准备,就算我不是对项目十分了解,我还是相信自己可以通过解答许多试题,准备准备再准备来过关。当然,有名师指导,或者自己本身就非常了解该项目又另当别论,有事半功倍的辅助。所以,凡是不靠天赋,可以用十倍的后天努力来弥补先天的不足,我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过关。人贵自知,如果一个考试项目须要靠先天的本事,那么,我必敬而远之。

但是,还有另一种考试是我没有把握的,那是考临场表现。举个例子,应征工作的面试。我承认自己在人事关系的临场表现几乎像个阿呆,不过在找工作或一些考核当中,这又是常常不可避免的考试。就讲个面试的经验,让大家了解我的笨拙吧。

有一回我前往一家油气工程公司面试,三位考官都是经验丰富的油气工程师。询及我目前的工作,只是一名电镀工程师,还要应付销售和服务工作,没有油气的工作经验,他们会不会录取我,大概心里有数吧。

一位考官指出我面试的弱点,他说,小兄弟,不要每次都重复我们发问的问题然后才回答。这是我在那次会议中学到的东西。原来,考官不喜欢我们这样的。可是,我在考试时,一拿到问题,当然是先读后作答,如今他问:“你为什么来面试”,我沉吟:“我为什么要来?”把问题在脑里转一转,想好答案再回答,没什么不对呀!没想到这引起他们的不满意。

那次面试,当然是失败了。不过我也没什么失望,只归纳那是和我不属同类的工作群。离开电镀工作以后,我没有再打工,自行创业无须面试,只要提供的产品或服务能让客户满意即可。不过,每当遇到一些职业上需要的考试,我毫无所惧,相信自己的那股勤劳,可以克服所有考试难题,对我来说,有时间来准备的考试,过关不难。

摄影:Nick Wu(台湾)

〈不及格的故事〉/杨晓红(台湾)


台湾小学三年级的社会课,其中一个主题是关于社会关怀,其中谈到弱势族群、弱势家庭。 担心小孩不懂,还特别解释何谓弱势家庭?比如说经济能力较差又单亲的家庭……。 儿子马上响应说:妈妈你也是来自弱势家庭啊。

我一时反应不过来,儿子说的是我的原生家庭。我这才想起来,单亲家庭……爸爸缴不出房贷和学费,的确符合弱势家庭。原本我们是一个小康家庭,后来因为妈妈车祸意外走了,爸爸少了太太的看管,书读得少,没什么判断能力,不知道如何照顾三个小孩, 所以我们变弱势家庭。

我还说我妈妈当时等优惠的政府屋,等了7年,终于等到了属于自己的一个房子,又花了毕生的储蓄装潢那间房子, 结果新家入厝,不到两个月妈妈就车祸意外走了。过了4年风风雨雨,付了4年的房贷,因为爸爸多次拖缴一个月只有马币两百多块的房贷 ,而被银行拍卖了,接手的屋主还请了三个壮硕的男人来殴打我爸至脸青鼻肿并警告我们搬家。最终,爸爸没有把妈妈的房子保住。更傻的是,爸爸还心甘情愿在附近租了只有一个房间,租金还要马币三百块的老旧房子。

听到这里,老大和老二都瞪大了眼睛并语带可惜的说:“你的妈妈好惨喔!你的爸爸好傻喔!”数学不错的老大还说,马币两万五这么便宜的房子,一个月才付两百多块房贷这么便宜怎么不要!? 后来租三百多块的老房子!? 他觉得很不可思议!好像不太相信世上怎么有人这么傻?

打铁趁热趁这个机会告诉小孩说为什么我们要上学读书,增长知识帮助自己有判断能力,千万不要像阿公一样傻傻的把一个家给毁了。

过了好几天,天气实在太热只好把三个小孩集中一起,大家挤在一房开冷气睡觉。老大老二兴奋又开心,灯关了后,他们还要求我先讲一个故事才睡,他们说我很会讲故事,非常好听。

我说什么故事啊? 他们说:你小时候的故事啊,我们很喜欢听。

有点惊讶他们对我的故事这么有兴趣,我只好把陈年老故事又讲一遍。这一次不讲恐怖的,讲了一些好人好事……。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