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师生那一段岁月》/耳东风(马来西亚)


本月(8月18日),恰巧是我们1988年崇华国中(中五)学生三十周年毕业回校纪念日,身为其中一个协调员,联络同学也联络老师,特别有感触。虽然说到纪念日,人的一生,如果要纪念起来,确实特别多日子,近的如生日,自己和亲近的家人少说也十几个;再来有结婚纪念日、成立公司纪念日以及这类周年纪念(从小学、中学直到大学皆有之)等,数也数不清,全靠阁下对事和物的留恋有多深。

话题转回来,我之所以对这次的回校日蛮期待,是因为在三年前有一班同学们也召集了类似的集会,我因为有别的事情,错过了那次集会。对我来说,个人交游还算广阔,和同学老友的集会时常有之,但是,要和分离了数十年的老师相聚,却是完全不容易。所以,这次我特别珍惜和老师的聚会。

隔了30年,联络上许多老师,其中,一些老师已经仙游去了;一些老师也七八十岁,垂垂老矣。甚至是我们中五时刻遇到的刚刚师训毕业出来的执教老师,许多也已经退休了。这一次约了老师(同学)见面,还是有许多因为个人事务而未克前来,无法一一见到,非常可惜。但是,我以联络为名,约定的老师就算不能来,大多数和我通过电话,也算是拜见恩师的一种方式。个人觉得,下一次相约也许在10年以后,届时能够出席的老师应该是更少了。

小学到中学,我从一个目不识丁的小孩子到热爱阅读的青年,除了家人敦促,懂得教育的重要性,良师的教导居功至伟,所以日后在社会工作,我也很注重教育的传承(不做教师真是太可惜了)。良师解惑,问题不在师父懂得,而在如何教会徒弟,让徒弟很快上手。一些老师,教书的确有一套,同样一课教学,在他循循善诱之下,30年以后回想,印象还很深刻,这就是功夫老到了。我个人对数学非常有兴趣,觉得教材或考试范围上,这是一个先有答案后有问题的科目,所以常常为了考满分而努力。中学时幸运的遇到一些老师乐意挑战我的极限,所以奠下了很好的根基,日后在大学和工作,获益不少。

当然,老师最大的安慰,是教出来的学生可以学以致用,青出于蓝,出人头地。岁月催人,老师老了,窝心的是,当年的青涩学子多年以后摇来电话,一两句嘘寒问暖,没有忘本,依然保持童真,大家犹如回到三十年前的课室校园,记忆犹在犹新……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谁也别装逼,装逼被雷劈》/张雷(中国)


我并不相信教育的力量,甚至认为教育学就是伪科学。记忆中王朔曾经这样形容学校:学校是这样一个场所,我们这些十七八岁大的孩子在这里呆着,它看着我们,防止我们到社会上去瞎祸害、惹麻烦。我特赞同王朔的观点。而“老师”也一样,不过是学校这个机构中的一个职业,一个负责把某个年龄段的人监管好、别让他们捅出篓子的工作岗位。影视作品中充斥着各种各样以不同形式关爱学生的好老师形象,看得人一把鼻涕一把泪,但鼻涕眼泪流过之后仔细想想,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第一,老师对学生各种“好”的动机究竟在哪里?第二,学生能否接受你的好意?一个动机不足、且和学生沟通毫无障碍的良师形象,可以存在于文艺作品里,但现实生活中,恐怕比外星人的存活率还要低。

先说老师的动机。忘了哪个古人云的:“人之大患在好为人师。”说的太有道理了。很多自以为是的“良师”,哪里是真的爱学生,不过是妄图把自己的价值观、人生观之类强加给学生而已。他们所谓对学生的爱,不是在学生身上成就学生,而是在学生身上找到自己,成就自己,无非人所共有的孤独和自私作祟罢了。学生若是欣然接受,便是“孺子可教”;若是拒绝接受,立刻一副酸相,嘴里嘟囔些“悲哀啊”、“现在的学生一届不如一届了”之类,而丝毫不反思人家凭什么要崇拜你。“教育”这个概念之所以荒诞,正因为骨子里的这股强权逻辑: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进行指导,另一个人言听计从,获得帮助——权力关系披着一层慈祥的“良师贤徒”的幌子,内里则是阉割自我。当然我这是把概念推到了逻辑极致,然而若不对“教育”与“良师”进行反思,一味赋予其道德价值,绝对会落得个给学生添烦、给老师添堵的下场。

再说学生的接受。年龄相仿的情侣、从小到大在一起的父母子女之间,交流沟通尚且存在巨大障碍,丫一个高高在上监视全班的中小学老师或者一个上课才来下课就滚的大学老师,凭什么能很轻松的就与学生建立起畅通无阻的沟通?很多弘扬正能量的八流师生题材文艺作品,放屁就放屁在这里。职位就是职位,恪尽职守是一回事,想入非非就是意淫了。更何况网络文化飞速发展的当下,三年一代沟,普遍年龄差至少十年以上的师生之间咋就能轻易知无不言鼻涕眼泪呢?即便是研究生阶段导师与学生之间的关系,虽然有术业上的亲密,但我看和职场前辈带后辈也没啥区别:不仅不崇高,反而往往充满了拍马屁和舔肛门,间或也会有凭借自身强大的人格魅力把学生燃烧成昏了头的个人崇拜——这些都是值得审视的现象,其中无一具有先天的道德优越。人因为虚荣,总爱制造道德偶像,造着造着自己就五迷三道入戏了。无论是伟大导师毛主席还是奥姆真理麻元君,这个世界上的“良师”总不乏大批贤徒,神圣的仪式,充满感染力的教诲,以及瞠目结舌的灾难。

总之,教育就是个工作,老师就是个职业,谁也别装逼,装逼被雷劈。我理想中的师生关系,最好是互相鄙视:老师觉得学生没救了,学生觉得老师傻逼透了,在鄙视链中互相攻讦,互相竞争,互相咬着牙心里发誓以后绝不能混成对方的傻逼样子。这才是一对有希望的师生。这才是一个有希望的世界。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三人行必有我师》/周丽雯(澳洲)


三人行必有我师,只要有心,必能在你身边的人身上或多或少学到点东西。小时候,在父母身上、学校老师身上,学了不少东西;毕业后,到职场上就在同事、上司身上学。平时,朋友之间也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所以“老师”一直都没缺,只是看自己学不学而已。

在澳洲,可能人口密度低,竞争压力比较小,同事、朋友之间都很随和,有问题都会互相帮助,我在同事、朋友之间就没少学东西。偶尔会碰到一个比较吝啬的,我就敬而远之,也没差。可能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我根本没有考虑回马来西亚就业,听到亚洲就业的压力,同事之间的竞争,别说互相学习,没在你背后捅两刀就谢天谢地了。其实,有多少人真的会因为“教会徒弟没师傅”的呢?在教会别人的过程中,自己会有另一番体会,这不是很好吗?而且,出门在外,多个朋友,肯定比多个敌人要强吧?!

以前年纪轻,一般会把年纪较大的同事、朋友当成学习对象;现在年纪大了,反而觉得人人都有比自己强的地方,只是我们肯不肯虚心学习而已。我的老板,就比我小了几乎十岁,刚开始上班时,对这小弟弟确实有点保留,毕竟是我第一个“小老板”。在一起工作一年后,发现老板就是老板,思维方式不一样,能顾前又顾后,管人管事一样不落下,心思精密,还要天天面对顾客,以及办公室里、工地上的那些员工,IQ、EQ少一点都不行。在这样的老板身上,你说,我能不学到点东西吗?由此可见,连年龄都不再是个问题了。

三人行,必有我师。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如果孔夫子来到今日吉隆坡》/周嘉惠(马来西亚)


伟人让人景仰,一般来说都有其过人之处,但客观形势的因素绝对不可小觑。譬如孔子,如果不是董仲舒的推荐,汉武帝的接纳,孔子如今只怕顶多就是先秦百家中的一家,老子、庄子、墨子等等诸子中的一子,而且他生前的遭遇大致就是如此。孔子后来被尊为“至圣先师”,连孔庙都有了,地位高到神、圣难分的程度。不过,我有时候会幻想,如果孔子穿越时空来到今天的吉隆坡,而且想继续在教育界混,咳……,贡献,贡献!他会有什么遭遇?

首先,那一身形头肯定需要重新整治一番,以符合现代社会的标准。据司马迁在《史记》中的说法,孔子身高“九尺六寸”,如果换算成今天的单位,差不多是220公分;司马迁和孔子相差大约四百岁,并没见过面,而这220公分到美国打NBA也算高个子的说法显然很有灌水的嫌疑。不过,即使再怎么七除八扣,孔子合理身高大概介于180公分到200公分之间,反正是个“长人”。这样的身材,在学校不被推去当体育老师才有鬼。

当然,那把佩剑首先得摘掉,现在学校连戒尺都不准带进课室了,更何况佩剑?下班后去夜总会兼职当打手才带去吓人吧。再不然,还可以考虑去夜市卖水果,削皮水果可以卖比较高的价钱,而且用长剑削水果噱头十足,绝对吸引眼球!说不定电视台随时都会来采访。生活费那么高,适当赚点外快教育局不会管的啦,放心!

儒家那一套仁义道德的大道理,在今天销路是不好的,别期望太高。如果掐头去尾,或许勉强可以塞在道德课里鱼目混珠。不过千万要记得,今天女权意识高涨,“女子与小人”的说法可提都不要提,否则当晚就要被网民人肉搜索,让你红!

仲尼真的不是Johnny吗?怎么英文差到连a、b、c都不会?你妈妈到底是怎么教你的?Uncle!课程是教育部规定的,不是老师高兴怎么搞就怎么搞的。什么孝?什么弟?亲什么仁?忙都忙死了,还有余力那么厉害?学生没事就让他们去多做几道练习题!

别以为是周朝人就可以不用电脑输入学生资料,周朝人“大晒”呀?不知道什么是电脑?你乡下在哪里哦?春秋时代鲁国人,那么夏天冬天时候又是哪国人?神经病!且慢!有没有师训毕业?证书拿来看看!SPM马来文有没有考到优等?是孔子又怎么样?孔子想教书就可以SPM马来文没有优等吗?真是无法无天!

如果孔子穿越时空来到今天的吉隆坡,而且还想继续献身教育界,只怕无法如愿,甚至连当正式老师都很成问题,“至圣先师”的封号更是不用做梦啦!运气好的话,大概可以去学校食堂洗碗、卖零食,或者当个保安吧?

怎么?学校保安员就完全不可能是误坐时光机而流落到吉隆坡的古代高人吗?连92岁的老人都可以回锅当首相了,这天底下还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呢?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良师在你左右》/陈保伶(马来西亚)


一般良师的定义为使人得到教益和帮助的好老师。听起来其人必定是个好人,用心良苦,乐于助人。

踏入社会工作后,良师的定义自然而然锁定了在上司或工作经验较丰富的同事朋友。曾经遇过一位女上司,非常可恨。且不说她那蛮不讲理的工作态度,稍微有不合她心意的做法,她可真的把你祖宗十八代公然请出。会议上若决定迟疑些许肯定又被罚站,公然的对你羞辱和嘲笑。当时的我恨她入骨,誓与她为敌。很多女同事也因此而哭,但这女上司毫不怜香惜玉,越骂越痛快!但无从选择,始终技不如人,她是我上司。一次又一次的羞辱之后,自己也开始变得谨慎。凡事多想多做,准备功夫宁多也不愿马虎,费事无辜的老祖宗又被请出。

换了新工作之后遇见一位男上司,脑子聪明得很但就是爱“随风而定”。老板一皱眉头,我这上司可以瞬间改变公司策划,誓死逗老板的开心,绝对是个好奴才!当时全体团员都非常不服气,很讨厌这上司。明明可以和老板议论,但为何频频非当贱奴才不可?

也正因那几年的教训无形中自己变得比较规矩了,多学多做,少了点固执,修了点脾气。回头一看,以往的上司或许不是真的良师,但起码从他们的身上学会了一些道理。人总要学会变通,如果只会一直往坏处审批他人,亏的只有自己。良师或否,在于自己角度而定。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老婆这本书怎么读?》/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女人是本书”,多么有浪漫情调的一句话!多么有深刻含义的一个比喻!多么有让男人产生五彩缤纷梦幻天地的诗句!

然而对我,这句话却是一个甩不掉、减不去的一生“烦恼”。女人,你可以不看不碰呀!晚了,已经有个女人成了我的妻子。

她是我的邻居,也是我从小学到中学的同学,青梅竹马吧。在我眼前走来走去,好像只有她那么一个纤修的身影。她不声不响,有问才有答,似乎再也没有谁比她更端庄秀丽的女孩儿。她是父母的孝女,两个弟妹的权威大姐,是邻里大伯大妈交口称赞的“第一妹”。

我用心用力地追着她,有机会就想跟她在一起。苦恼的是我很难向她献殷勤,她跟别的姑娘很不一样:不肯接受我送她的手提电脑,虽然她很需要;不愿跟我坐一次巴台,她说她不喜欢那样张扬;更不要我陪她逛商店,她说她自己都不喜欢把时间花在商店里。看我无可适从,她说,我们的情感一定离不开钱财吗?朋友们说我的恋爱没戏。

但是她就像一块来自星外的铁陨石,把我这粒铁粉吸得紧紧的,我就是离不开她,总觉得她身上有股神秘的力量,让我觉得神奇、新鲜,每天想见到她。在后来的接触中,她不时地提出一些将来“如果……”的问题,要我谈看法,出解法。我就纳闷,当前的事情都定不了,考虑十年二十年以后的事情干嘛?好像别的女孩都只抓当前房子、车子、金子这些问题的。她怎么好像不生活在这个年代里,猜不透,猜不透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但她并不拒绝我。

如果这样的感受叫恋爱,从我们大学毕业那年算起,一直延续了六年。我觉得我们俩心中都已经认定对方是自己的终身伴侣。一天,她终于接受了我。原因很简单,说我这个人不坏,一起生活靠得住。她说,一个人不可能一辈子恋爱,但是不可能一辈子不生活。她对我明确的肯定,让我晕了好长时间。然后,她挺大方地进入了我的朋友圈,亲切又慎重地踏进我家门槛,接受了我的双亲和弟妹。谈婚论嫁时,她一没要钱、二没要房、更没要车。她说这些都等我俩自己赚。我父母感叹不已:这是什么样的家教啊,她是个大学老师哎,下嫁到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家。这是我家祖坟上冒青烟了啦,现在这个年代,这样的姑娘已经失传了。我的恋爱不入寻常套路,没有花费一分钱,但却抽紧了我的全身精血,不轻松,绝对不轻松。因为我总觉得要仰着头看她,因每天我都能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新的她,我觉得欠着她点什么,而且越来越多,但不知道如何去归还。

结婚那天,席散人走后,在那间她学校分配的租房卧室里,她很认真诚恳地对我说:你要清楚认识到的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不是家庭妇女,我是知识妇女。那天我一定是乐昏了头,连连点头称是。实际上我根本没听懂,也没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男人对女人的感受在结婚前后确实不一样。以前那种在她面前绝对是装的绅士风度、细致入微的关心、耐心听讲的态度渐渐地在消失中,相反,我倒发现了妻子独立性挺强的性格优点。恋爱时,总觉得她那风吹吹就要倒的身材,以后一定是我应保护的人,我的责任感是从她身边开始产生。但是婚后她没有接过我的工资卡,只说让我用着、存着,等到家里有用时再说。家里要做什么事,她会跟我说一下,过后她自己又都完成了。新婚蜜月,我建议去欧美度假,她却说等有了孩子再说,这是什么打算?我有点失落,怎么她就不像别家的女人那样使唤丈夫、依赖丈夫,在钱财上敲诈丈夫?

婚后的日子过得很轻松,完全没有周围男人那种气管炎呐(‘妻管严’——编按)、惧内呐、小金库呐什么的。妻子是个大学老师,不上课,在家的时间比较自由。我是公司的一般职员,每天早九晚五。早上起来,去学校的妻子就准备好了早餐,晚上回来,妻子已经回家准备晚餐,我正好可以坐在电视机前看体育频道的节目。饭后,她看书写字,忙着学校的工作。我呢?继续与电视手机为伴,甚至有几次被同事约去打牌。那日子过的呀,用我妈的话说,不知前世积了什么功德,今世娶到了田螺姑娘。

两年后的一天,在她的计划下,我们用自己的积蓄付了十八万首付款、在银行贷款买了经济适用房。可那天她也成了我的债主,我欠她三万元。因为我两年的存款只有六万。她说夫妻是平等的,家庭经济大笔开支必须共同承担。她只能承担一半,她可以借我三万元,以后不管还多少,但每月必须要还她一定数量的钱,直到还完三万元。不然,丈夫的家庭责任如何体现?她的观点和做法令人又恼又喜,但我无法辩驳和反对。后来我们家的经济原则就是:两人的工资独立使用、家庭的大款支出共同负担。我用钱再也不敢随意挥用了。

装修新房时,妻子提出不要书房,要有学习房。书房不就是学习房吗?她说不是。有的书房只是个摆设,一墙壁书柜的书没有读者,浪费钱财又浪费空间,还让人觉得虚伪。她说学习房里至少要有三张书桌,每张书桌配一个书柜。书柜不用多,因为很多书需要阅读,只要借用,无须拥有。让人拥有的书具有反复阅读、研究、分析,反复认识、理解、获益,在书上会做满摘记的价值,那样的书才须要拥有。须要拥有的书,在人的一生中,不是无限的。

那,为什么要三只书柜?第三只书柜是孩子的。孩子还不知在哪儿,就给他(她)准备上?是的,我要孩子在肚子里就知道他(她)在学习房里有一张书桌、有一个书柜。让孩子明白:人来到这个世间,就是来学习的。孩子的学习设备不能临时抱佛脚。

但我都功成名就地工作了,还要有书桌、书柜?她说需要,非常需要,一辈子都需要。她这又要我唱哪出戏?

学习房装修得宽敞、简洁、明亮,如果三个人坐在那里各自学习,互相独立不打扰,却相互又会形成一个浓厚的学习气场。来参观的人无不点赞称是,并表示一定借鉴。

房子装修,尘埃落定。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躺在卧室的棕床上,无不感到生活的美好、安宁。有天晚上,妻子来到了我身边,这是很难得的举动,我拍拍身边的沙发,示意请她坐下,一起看一会儿电视。没想到看着看着,竟扯出了下面这段对话: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什么打算,这日子不是过得好好的?”

“那你什么时候坐在你的书桌前面?”

“你什么意思?直说。”

“我的意思是,你应该有坐在书桌前的时候,不只是坐在沙发上。”

“你不喜欢我现在的业余生活?你要我做什么?”这女人又要把日子翻到哪一页?

“你直说吧,你的想法有时真的很难猜。”我说。

“到书桌前读书。你看过《老人与海》吧?”

“没看过,听说过。一个老人孤零零地打了一条大鱼,结果大鱼被鲨鱼吃掉了。”

“是的,故事很简单,但是老人的故事给我们很深刻的人生引导。要不然海明威也得不到诺贝尔文学奖。他的诺贝尔文学奖是不能等同与莫言的。”她又接着说:

“如果你认同海明威笔下老人的作为,我建议趁现在我们还没孩子,你去读个MBA。”

“你说的是这个‘读书’。我读MBA?要我跳槽?让我去升职?”

“跳槽、升职,那是以后的事情,主要是人生在世,时间不多,让自己货真价实一点,回首往事就不会有后悔了。”

“你是不是在绕着弯儿骂我庸庸碌碌、虚度年华?”

“你那么敏感?这是良好的开端。你看了《老人与海》以后,自己做决定吧。”她笑着说着走开去了。

你们听,这样的一段对话!我很窝囊,一肚子的火,但又发不出;扫了我的尊严,但又挑不出她有什么错。我估摸,如果我的业余生活没有改变,估计我的耳根就不安宁了。

我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老人与海》,听了一遍《老人与海》,又看了一遍电影《老人与海》。每每交换视、听、看时,妻子就意味深长地朝我微笑一下。好像在笑我,是不是还领会不了小说的主题思想,还抓不住中心?又好像在笑我,是不是在拖延时间、在磨蹭?

《老人与海》是美国小说家海明威因此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名著。故事很简单,一个老人一只船,一连84天出海钓不到鱼。终于在第八十五天于深海区钓到了一条比他的小船还长的大马林鱼。这条大鱼顶着长长、尖尖的头角,拖着船走了两天两夜,挣扎着要掀翻小船、要逃脱开去。老人忍着饥饿和伤痛全力搏斗,终于制服了这个强大的对手。可是在返航途中,又遇到了好几条鲨鱼与他争夺大马林鱼。他用鱼叉、刀子、船桨同鲨鱼搏击,最后,精疲力竭地回到了岸上,然而他带回来的只是一副巨长的大马林鱼骨架。反正他证实了自己,钓到了鱼。

在阅读这篇小说期间,我问过一些读过这篇小说的读者。一个高中生说,花了那么大力气,拖回来一副鱼骨头,有什么价值?一个同事说,这个老人的精神可嘉,毅力很强。一个女同事说,这个作者写这个故事,要表达自己的什么心理?相同的一本书,不同的读者有不同的所得。我呢?

老人很有进取精神,并且很顽强地表现在一定要钓到鱼,一定要把大马林鱼带回岸上,哪怕是一架鱼骨。老人的进取精神激励到我了,我这样去跟我的老婆大人说?没有。我什么也没跟她说,只告诉她明年二月,我会去报名参加在职硕士班的考试。因为我真正地感觉到我与妻子的差距。如果我不再学点新的什么,她的话我会越来越听不懂,这个女人的这本书,我会越来越看不懂。我们会无话可谈,生活在一起而寂静无声,那是很可怕的。

然而报名,说说那么容易吗?于是我和她一起坐进了学习房,在我自己的书桌前开始了真正的学习。借来了一批又一批的参考书,复习了一门又一门的专业,那种看书态度是我大学毕业后从来没有过的认真和专心。有时妻子在客厅放点儿轻悠悠的,让人静心又助人思索的古典音乐,常常在想闭一会儿眼睛时,她会递过来一杯咖啡。她一杯、我一杯,她会跟我说,她的论文已经写好提纲了。我会说,其实逻辑学是一门很有意思的学科。我好像又回到了大学课堂。我本来是个聪明人,再加上这种温馨的陪伴,结果是不用说了。

两年后,我戴上了硕士帽。不久,有个猎头公司联系了我。但是更有收获的是我与我的太太,几乎天天要到学习房,坐在各自的书桌前看一会儿书,聊一会儿天,然后再一起说,睡了吧。虽然她正在赶写博士论文,但是她已经有我们的宝宝了,所以我每天都要监督她早点休息。

太太这本书,我算是打开了。我庆幸自己找到了一本好书,并且接受了建议,拿到了读懂这本书的钥匙。一本好书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砥砺人的品格。我要感谢我的太太给了我崭新的生活!

摄影:Nick Wu(台湾)

《作者、读者、读书》/练鱼(马来西亚)


咱们来讲一些有关吃的。

北京奥运那年,网上曾火红流窜的一些有关中菜英译的笑话,信手拈来就有几个,“童子鸡”,在一些中餐厅的菜单被英译为chicken without sexual life;那四川小吃“夫妻肺片”被英译为husband and wife’s lung slice;还有那个“红烧狮子头”,被英译为Red-braised lion’s heads,再翻成中文是“烧红了的狮子头”。

这些中菜英译的东西会“火红流窜”,扶霞(Fuchsia Dunlop)女士功不可没。她把北京市政府在奥运期间,“针对讲英语游客可能在餐厅菜单上看到的所有菜名,提供规范的译法”一文,介绍给广大的英语读者,文章刊出后,套一句现在的话,那就是“网上疯传”。大家接着便東施效颦的到处去找一些不规范的英译,拍照上传,热热闹闹了一阵子。

很多老外看了文章,大概都只想尝尝那隻没有什么什么life的鸡是怎么一个味道吧?

这位来自英国的扶霞小姐 ,本身是剑桥大学英文文学士,中文川话麻辣流利,英伦毕业后,义无反顾地跑去大陆四川学烹饪,一待十多个寒暑,其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大陆公安是有怀疑过她到底是不是MI6派来的卧底。

举凡中国人的煎炒煮炸,皆难不倒她。她绝对不会是一个把 “饺子”、“烧卖”、“包子” 全部把它一股脑儿当成是 dumpling来理解的老外。

反而有很多种中式烹饪方法,我们一般人都晓得怎么做,却叫不出其中文名字,扶霞却可以娓娓道来。譬如说把食材切块,在油或水里煮一下,捞上后再浇上备好的酱料,这种烹饪方法,中文应该如何称呼呢?此种煮法,英文无单一单字可解,只能靠文字描述; 中文则可用单一个字表示, 称之为“熘”。

中菜博大精深,同一种中式烹饪方法,还包含着多种变化,如“炒”这一种基本的煮法,普通的炒法,当然就叫做“炒”,但是用大火高温快炒却叫做“爆”,把食材放在干锅里炒,称作“干煸”。

以上种种中式烹饪方法, 扶霞都可以为大家如数家珍, 娓娓道来,让一些以饕餮自居的食家们汗颜不己。

扶霞女士写了一本书,书名是《鱼翅与花椒》,介绍川菜中菜和各种风土人情。

她介绍食物,不会像时下美食节目主持人般的在耍宝,又或者如烹饪大厨般的教你一些煮菜小秘诀,你也不会听到她闭上眼睛说“好感动好好吃喔”等等词穷的说法。

她以一个局外人身份,抽离现场,从不同角度,来诠释我们所熟悉的饮食世界。当然,中文世界也有接近如此这般的写法,但那是另外一个角度,此处按下不表。

如果你想在炎炎夏日,无所事事,轻轻松松地趴着看完一本书,这本书适合你。

如果你想和朋友吹水时,臭屁一些别人没听过的奇闻佚事,这本书可以满足你以上的一点点要求。

如果你想从不同的角度,了解别人是怎样看自己所处的世界,这本书可以让你获益良多。

*******

## 我是一个好读者,看书会做笔记
## 所以,我们吃的那个碳“炒”福建面,应该是 碳火爆+焖福建面?
## 所以,广府鸳鸯是用熘的?

摄影:练鱼(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