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在抓头?》/练鱼(马来西亚)


“你为什么在抓头?”

“在想这个月的文章内容……”

“题目是什么呀?”“性别,Gender。”

“Wow,这个题目很dry 哦!”

“我也有同感,所以一直没有灵感,不知该如何下手。懊恼死了。”

“上次你不是读了一本写很多女孩子的故事的书?你写书里面那些男孩子女孩子的遭遇,会不会有趣呢?”“哪本呀?”

“有红色硬盒子装着的那一套。”

“写论文咩?那是一部大书!要有一定的功夫才能下笔,我自认功力尚浅,无法胜任。”

“哎呀,那我问你,男女主角最后的结果怎样?”

“男一和女一乃青梅竹马,私下相互认定;可最后男一却娶了女二,女一伤心欲绝,哭死了。”

“如果这个tragedy放到现在,你觉得女主角会死吗?”

“假设性问题,很难判断。不过不死的可能性比较大吧?现代的女生接触人比较多,常言道:青山依旧绿水长流。死了一了百了,不死的话,还有无限可能呢!”

“在旧时代,无论东方西方,女生都是比较弱。”

“对对。”

“你看,如果你照着这样子写下去,就可以把你的article交上去啦。”

“你想得美,版主才不会轻易接受这种‘交差文章’。我们要文以载道,要有良心,要用心。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很麻烦呢!刚才的什么男一女一的,他们叫什么名字呀?”

“贾宝玉and林黛玉。”

“你不是说过还有其他四本同样有名的古代小说吗?依照同样的方法,应该就可以继续写你的article呀!”

“总共才四部,除了刚刚提到的〈红楼梦〉外,其他的是〈三国〉、〈水浒〉和〈西游记〉。但是这三部又会和性别有什么瓜葛呢?”

“OK。你想想,那本骑马打仗的书,有什么女主角吗?”

“想想好像没有……呃……貂蝉啦、大乔小乔啦、刘备的老婆啦……。没了,想不起其他的了。”

“想不起名字的不算重要人物,所以只有貂蝉啦和大乔小乔啦两个女主角?”

“貂蝉、大乔和小乔三个。我想她们也算不上女主角吧。”

“那本〈水浒〉呢?有女主角吗?”

“〈水浒传〉别提,一班臭男人流大汗在喝酒打架、杀人放火,只有几个女生过场跑龙套,完全没有什么存在感。”

“最后那本〈西游记〉呢?有没有女主角?”

“哈哈,一个人和几只妖怪旅行,哪有什么女主角?主角就是那位和尚和一只猪、一只猴子、一条鱼精。”

“完全没有女生?”

“想想还是有的啦,有白骨精、蜘蛛精、女儿国…”

“女的都是妖怪?”

“也对,女的都是妖怪。嗯,这个有趣,好像可以发挥一下。”

“所以,你顺着这样子写下去,就可以交article啦。”

“哇塞,今天如此好呀你,谢谢啦!”

“没事的,记得问那个赶蚊子的肥皂,家里的好像没什么效果了。”

“…….”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释爱》/李光柱(中国)


1. 人无法旁观完美。追求完美的人,志在成为完美的一部分。他是这个世界达到完美的最后一个障碍。只要他被消灭,世界立刻成为完美。

2. 恋爱考验人的勇敢。失恋更是如此。恋爱让人体验合一、整全。失恋让你直面自己的残缺,看到真实的自己。爱情使人意识到自己全部的缺点。失恋使人再也无法忘记这些缺点。从此你将与一个充满缺点的自己一起生活。

3. 老人的耳朵里响着各种各样的声音,那是他年轻时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有过的想法。人都会带着一个疑问死去。你无法带着所有的疑问死去,在最后关头你只能选择一个。一生的功劳、罪恶,最终化为这一个疑问。然后蝉蜕于浊秽。

4. 虽然你热爱某个人,但你隐约觉得你爱的是别的什么东西。

5. 爱让人仿佛忘记全世界,眼中只有你爱的对象。而这最接近神圣的巅峰体验。爱之所以美好,没有别的原因,仅仅是因为这种感觉上的相似。

6. 之所以有这种痛苦的感觉是因为我仿佛从你那里偷走了什么,偷走了你的一部分。因此我感到愧疚。

7. 恋爱的步骤如下:迷失自己,模仿爱的对象,爱自己,远离爱的对象。

8. 爱如同失血,你感觉生命源源不断地流出去,却得不到补给。

9. 有些人,如果你没有爱上她,就可以跟她成为很好的朋友。被占有的类似于下棋的笨蛋,总是被逼到角落里才认输。

10. 我还没有建立起自己的生活。恋爱一方面考验的是自己对自己缺陷的认识程度,另一方面,外在的方面,考察的是自己建立自己生活的程度。如果这两者都没有及格,那么,恋爱和婚姻必定会遭遇挫折,粉碎两个人的生活。

11. 爱所谓的匮乏,是自卑和懒惰。匮乏是自身缺陷在他人身上获得满足。

12. 现实中的和尚没有小人书上那么可爱。

13. 动物因为环境险恶,要马上搞在一起。用不到表白。表白是神借人的口说过的唯一的话。

14. 错误无法变为正确。你若执着地喜欢着那些不可能喜欢你的人,你就终生孤独。

15. 人们追求的亲密关系意味着没有裂缝的世界。所有人都渴望一种亲密关系。

16. 爱像真空,人在真空中完全暴露自己的形态。

17. 最最悲伤的歌才能让我静下心来。如果能找到更悲伤的事做,爱情就无人问津。

18. 除了第一个男人之外,男人从来没有生活在世界上。

19. 每个人心都是一本书,有多少页,自己也不清楚。什么时候翻到哪一页,也不知道,但肯定有一页上写着爱。

20. 我们总是爱上比自己更多虚拟的人。

21. 爱的特点在于它只有一个人才可以完成。

22. 过了追求爱的年纪就去追求美。

23. 人生来只是一具标本。遇到爱情才活过来。要是永远遇不到爱情,就不能体会死亡的滋味。

24. 比如爱情,人们认为没有什么不可能。但哲学的顿悟在于,你会认识到在某种情况下爱情绝不可能。

25. 故事里的人,有了爱情,就不会变坏。

26. 人是旋转的磁铁,只要停下来就可以。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男女相处之道太深奥了!》/陈保伶(马来西亚)


身边的知己以男性为主。什么快乐和难过都会与这几个知己分享痛诉一番,毫无顾忌。中学时期已不喜欢和同学谈心,因为父亲把我送去了女校,女人多,烦得很。同学喜欢的话题我却觉得婆妈,十多岁的女孩话题总围绕着梦幻的爱情、追星、打扮和比较。那年代同学们追逐的书本不是琼瑶就是岑凯伦的笔迹,我却受二哥影响,辛辛苦苦存下的零用钱都花了在金庸和古龙的小说。讽刺的是,至今我还没阅读过岑凯伦小说,惭愧!

或许长期受金庸和古龙大师的影响,认为男人本该就是豪爽、心胸宽阔,像武侠小说里的大侠一样,来无影,去无踪的潇洒自如。这或许是我自己的梦幻吧?直到现在对男人的定义依然如故。曾今遇见了一个男生,起初他很热情也很大方,做事干脆果断,但之后开始发觉他渐渐把生活琐事拿来比较,开始唠叨和埋怨。咦?男人不是该不计得失,拿得起放得下吗?怎么婆婆妈妈的像只苍蝇般的死不去呢?我不想给气死,我还想好好的活下去!只好逐渐疏远。

真抱歉!这不公平的观念又再次重现了!其实男人或女人,彼此都早已有自己的期望。这不公平的期望根本无法改变,唯一能做的是尽自己的能力去妥协。但若妥协得来又感觉不舒适,那就不必勉强了。这年代很多女生都喜欢梦幻浪漫的爱情,但那个韩剧里的男主角是绝对不会在现实生活里出现的。也同时提醒自己,令狐冲只在金庸的笔下存在而已。小说和电影若是真的,我们都不需要烦咯!

老爸和老妈在一起已超越半个世纪。但每一次回老家见他们时,中气十足,依然吵个不停。老妈会埋怨老爸的懒散和不细心,而老爸会投诉老妈的火躁和唠叨。奇怪的是他们依然形影不离,怎么搞的啊?

男女之间相处之道,深奥得很!当梦幻、现实、恋情、责任、激情、忠诚、责任、权利混在一起时,怎么还不是一门深奥的学问?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女性特质在中国》/张雷(中国)


我有一个朋友,曾在韩国呆过一段,对韩国女人特别欣赏,觉得她们身上女性味道特别足。整体而言,韩国女人对样貌、妆容、身材和衣着非常重视。整容大国的“美誉”并非过誉。其实不光韩国,在亚洲国家,日本、台湾、泰国甚至很多东南亚国家的女性,都非常注重自身的性别特征。从外表到内在气质,女性的特质和味道都非常明显。

然而,中国并非如此。

不信来看看。走在大街上,留着乱蓬蓬的头发、素面朝天、不修边幅的女人比比皆是。有机会在傍晚去学校门口或公交车站看看接孩子、赶公车的中年妇女们,你就会明白整体而言,中国女人对自身女性气质的修整之欠缺究竟到了何种骇人听闻的程度。如果说外貌和身材对于已经生过孩子的女人来说是很难改变的,那就算是穿衣品味,中国女人恐怕在整个亚洲来讲也是倒数第一的吧?夏天有白丝袜配露指凉鞋的彪悍女爷们,冬天有全身睡衣套装走南闯北的广场舞大妈。更甭提很多自以为文艺的奇葩搭配了:穿一身淘宝爆款旗袍自以为雨巷丁香实则活脱脱一“湘赣人家”女服务员,整一套东北年画上的花棉袄自以为乡村名媛小清新实则让人心里不由哼唱起“正月里来是新春”的二人转,脑袋上插两株草让人以为要卖儿鬻女,手腕上套一堆银镯让人以为是黑市走私贩……如果说中国男性在穿着上是清一色的无聊加无趣,那么中国女性在穿着上则更多是无品加无知。

再加上当下中国已经被公认的“阴盛阳衰”的性别局面:男人越来越娘炮,女人越来越汉子。彪悍大妈和猥琐丈夫的组合成为电视上的常见搭配。在中国,比爷们还爷们的女人越来越多,不修边幅的洒脱与自以为文艺的奇葩充满了大街小巷,唯独缺乏的是:对女性特质的敏感与自觉,以及对风格与品位的审美能力。

毒舌到这里,暂且打住,其实也许这正是女性权利与地位在中国得到提高的表现。在男权比较重的社会,女性为了获得利益,就必须取悦于男性审美,所以一个女性特别重视打造性别特质的社会,很可能是男权至上的。如果女人不再为了男人的审美而减肥、整容、化妆、穿衣,如果她们在事业上忙碌得没有时间被流行文化的衣着风格与身材样貌洗脑,那不也证明了她们在生活与工作中的重要性的提升吗?我作为一个男性,一方面不满于中国女性的不修边幅,另一方面也给中国女性的勇敢、自由、独立与硬气,狠狠点赞。

毛泽东说:“妇女能顶半边天”。坚毅地顶起家庭与事业的女汉子们,绝对是中国的骄傲。

摄影:林明辉(瑞典)

《冷知识之如何辨别性别》/宫天闹(马来西亚)


【之一】
最近认识了一位非常爱猫的朋友,她的家里有多达十多只猫咪。前几天和她一起吃午餐,在餐厅里来了一只流浪猫。朋友看到了,马上从包包里拿了些猫粮出来喂猫咪。原来在她的包包里无时无刻都有准备猫粮来喂流浪猫,果然是爱猫之人。忽然之间,她问了我一个问题:“你知道这只猫是公的还是母的吗?”我当然不知道啊,她说是九成是公的。我问她:“你怎么知道?你只是用看的,也没看你抓起来看啊。”她说:“你没注意到吗?刚才我拿猫粮出来的时候,这只猫是先伸出左爪。公猫有九成是左撇子。”我恍然大悟,用手机上网查了一下,果然没错。有研究发现,95%的公猫是左撇子,而95%的母猫是右撇子,主要是跟荷尔蒙有关系。不过,如果猫咪已经绝育了,男左女右的判断方法就没那么准了。

【之二】
几个月前,岳母带来了一颗小木瓜树苗,种在我家外面的土地。由于土地还蛮肥沃,木瓜树越长越高,现在已经高过我了。两个星期前,我发现木瓜树开始开花了,非常兴奋,想说很快开花结果,就要有木瓜可以吃了。前几天遇见了一位喜欢园艺的朋友,很高兴跟他分享了我家木瓜树开花的好消息,他问我家的木瓜树是雄的还是雌的。我心想,木瓜树还有分雄的或雌的?我当然不知道我家那颗是雄还是雌。有手机还是挺方便的,马上上网查了一下。原来木瓜树不止有雄树和雌树,还有两性树。雄树的话只有雄蕊,是不会结果的。雌树的花是一朵一朵的,直接从茎上长出来后,在经由雄花授粉后才会结果。而两性树同时会有雄蕊和雌蕊的存在,所以可以自己授粉和结果。我回家看了看我的木瓜树,感觉像是雌树,至于会不会结果呢?其实我也不知道,就多等几个星期再看看吧。

摄影:Nick Wu(台湾)

《怎么可能的公平?》/陈保伶(马来西亚)


身边有一群女人一直都在大喊男女公平,你能,我也能。听起来似乎对,再深想也未必对。身为现代女性的我,并不喜欢或刻意要求或争取男女公平的权利。

女人天生比男人弱,这是无可否认的。且说最基本的生理结构,女人无论体型或体力都无法胜于男人。一般的女人体型都小过男人,如果一个普通的女人能够打胜男人,她必定是世界健力士的纪录,再不然就是叶问托世。所以,我从不会拒绝男士为我提东西,为何要自找辛苦?

再说现代社会的眼光,无论经过几千年的进化,女人往往还是沦为弱者,感情用事的一族。所以就算是在工作或政治上,女人一旦稍微偏激或极端争取利益就会被揶揄为闹情绪,再不然就会被讥笑为来月事而情绪不稳定。我倒觉得无所谓,这反而是很好的借口。反正都是改不了的判断,那就将错就错,尽情用这借口吧!输了顶多赖月事作怪,耍赖就耍赖,总之男人也无从判断。

女人的细腻是男人眼中的婆妈。出门前画个妆也慢过男人,挑件衣服也特别挑剔,试了再换,换了又再试,迟迟出不了门。其实女人也不必刻意去解释,男人就算不修边幅走在街也不会怎么样。女人怎么能够不把自己的容颜整理好就这样走出街?不引来奇怪的眼光才怪!如果身边的男人等不耐烦时,直接叫他找个男伴算了,因为婆妈是女人的天性。

女人还是容易感触的一族,一套电影,一句动听的话都足够让她流眼泪。男人这时会讥笑说女人是来自水。这也无所谓,起码心烦、心动、心痛时都可以无顾忌的释放,多舒服!可怜的是男人无论多痛多悲时,还要扛起那副强悍的男子样装作若无其事。

既然是改变不了的观念,那就随遇而安吧!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女子与小人》/周嘉惠(马来西亚)


孔子那一批活宝学生在记录老师生前的言行举止时总是没头没尾,以致后人无从得知他老人家那一天到底是受到什么刺激,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评语?如果再把后面接下来的“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拿来和现实经验一对照,我们大致可以代孔子推导出一个结论:一个难搞的男性就是“小人”,一个难搞的女性就是“女子”。

这当然是大男人主义视角下的风情,而且孔子肯定也没想到这些活宝竟会丝毫不经过滤就把自己碎碎念的话都一五一十记录下来,可见自己拿手且为人称颂的“春秋笔法”这些家伙一点也没学到。如果死而有知,孔子恐怕要把自己的金句改成“唯女子、小人与学生难养也”,那恐怕会更符合心意。

不论孔子是有心还是无意,两千多年下来,这流毒已是根深蒂固,没得救了。甚至许多女性朋友也承认女性就是比较难搞,即香港人习惯说的“茶煲”(trouble)。据说医科的学生最怕读女性生理,太复杂了,男性生理则省事得多,直肠直肚的,两下子搞定。不知小人的脾性会否改变他们的生理状况呢?医学系学生除了怕小人,是不是连带也怕读小人的生理?小鼻子、小眼睛的,确实有可能比较难掌握。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的话,按孔子的逻辑和标准,我们可以说一个不难搞的男性就是“男子”,那不难搞的女性又是什么呢?既然难搞的女性就叫女子,不难搞的岂非该是“奇女子”?

从小说、电影中,我们可以找到一些“奇女子”的样板。譬如美国电影There’s Something about Mary(1998)中的Mary天真无邪、和蔼可亲,不难搞,大家都喜欢她。《鹿鼎记》里的双儿也是公认可爱的人物;她一点也不难搞,有自己的想法,却绝不咄咄逼人,和这种人在一起精神是不会感受到压力的。记得学生时代,曾经在一位女同学面前盛赞双儿,认定如此女子,只怕惟有从小说中去找了,现实中何处可寻啊?她的反应也很直接了当:那是因为现实中没配得上双儿的男性啊!

我心里想:Bitch!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