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遇最美好的自己/吴颖慈(新加坡)


虽说那是自己的身体,没有镜子的话,看不见的部位多的是,而且还有“到不了”的地方。

跟父亲最亲密的接触,莫过于在他的要求下帮他修剪脚指甲。父亲天赋异禀,三十出头就挺着一个大肚皮,程度跟怀胎八个月的妇女不相上下,可是孩子怀了二十年,始终没有生下来。肚子圆圆滚滚,摸起来结实坚硬,成了他和脚趾之间最遥远的距离,站着的时候看不见,坐着的时候勾不着。

当时美甲行业还没有兴起,否则他一定宁愿花钱也不会请我帮忙,因为我经常笨手笨脚,害他的脚趾千疮百孔。父亲的指甲长得有点怪,指甲的弧度非常大。一般人的指甲只是稍微隆起,但父亲的指甲几乎呈半月形,如果没有仔细修剪,当指甲往前生长的时候,左右两侧不规则的指甲就会像两把小刀那样刺进肉里,会造成红肿受伤,走起路来异常疼痛。也因为如此,当指甲修剪短了之后,必须把两侧的硬皮也仔细剪除,腾出空间让指甲生长,否则就会酿成悲剧。为什么我那么清楚?因为除了被钦点帮父亲修剪指甲之外,他也把半月形指甲遗传了给我。在为父亲剪指甲的时候,他经常要引导我把两侧的指甲和硬皮修剪好,不时艰难的用手指去感觉平整的程度(因为他的视线完全接触不到脚趾)。偶尔下手太重,父亲脚一收,轻声哎哟,却从来没有责备过我半句,那是回忆里父亲最慈祥的模样。虽然当时面对着父亲的十根脚趾头总是战战兢兢,既怕剪出血,又怕剪得不够仔细,但现在回想起来,甚是享受那段时光。

怀孕的时候,我终于感受到父亲的心情,挺着个大肚子无法自行修剪脚指甲,必须求助他人的那种无奈。我怀着孩子,总有生下来的时候,而他,睡着了就再也没有醒来。

生完孩子之后,我的体型日益横向发展,虽然还不至于勾不着自己的脚趾,却发现“到不了”的部位开始增加。有一次背后某个角落被虫子叮咬,奇痒无比,但无论我怎么调整姿势都无法搔到痒处,那种感觉非常煎熬。脑海突然浮现父亲走两层楼就气喘吁吁的样子,现在的我不就是那时候的他?明明三十多岁的年纪,体力却不如八十岁的老阿嬷。我也不奢望自己能恢复巅峰时期的曼妙身材,但至少能够拥有一个中年妇女的活力,而不是蹲下去之后,还要靠搀扶才能站起来!

肥胖的身体,不止影响了外观,更甚的是,它让健康一点一点的从我身上流失……首当其冲的是脚踝,它承受不了身体的重量,经常对我喊救命;接着膝盖也嚷着要停工;最惨的是腰,每隔一个礼拜就吵着看医生;还有荷尔蒙这一群小朋友,原本个个活蹦乱跳,现在却计划集体离家出走。肌肉整天都惨兮兮的提不起劲,脂肪却很兴奋天天在玩叠叠乐,身体除了不想动,还是不想动!父亲的样子越来越清晰,我没忘记他用生命来告诉我健康的重要性!

经过五百多天的努力,我终于和健康重逢,重遇那个最美好的自己。甩掉多余脂肪,日子变得额外轻松,我不再满头大汗气喘如牛,身体也不再三不五时敲响警钟,生活过得愉快惬意。跟父亲分别了二十余年,每当修剪脚指甲,我仍会想起他,不知道他在另一个世界,找谁帮他剪指甲?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后会有期,只是句客套话/李黎(中国)

ozedf_vivid


实话讲,我并不相信再次相遇会比上一次更好。

比如,分手的情侣,再次相遇,大概不会红着脸,应该还是红着眼,互相憎恶,恨不得对方赶紧消失在视线里;老对头,再次遇见,可能要上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戏码,立马相见两厌,三句话不到就要互相攻击;萍水相遇的知己,倾盖如故,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但如果再次相遇,可能就没有这种文艺的感觉了,因为认识越久、越深,看到的缺点也越多,彼此越难以欣赏对方。

相识多年的老友,因故分开,再次相逢,最有可能出现的场景应该是尘满面、鬓如霜,互相微笑,握手,寒暄,中间的情感部分会被现实的陌生感冲掉。特别想要的一件东西,当时没得到,如果再次碰见,会是怎么样?大概率是已经不再喜欢了,看看,不过如此,幸亏当时没买。

所以,在离别的时候,说起后会有期,不过是句客套话,大家都知道要么后会无期,要么再相见也不过尔尔,不值得期待。

所以,在理智上,我并不期待重逢。我只希望现在的时刻一直延续下去,在一起的就一直在一起。

说一个我发小的故事。我们从小是邻居,小学中学都在一个学校,天天见面,大学也在同一个城市,能经常约起来吃饭玩耍,那时候觉得我们是最亲密无间的朋友,之前几乎没有秘密,什么事情都会和对方讲。然而大学毕业之后,我们奔赴了不同的远方,随后的是,话语上的不同,逐渐的陌生。到现在我们仍然是朋友,过年回家时会碰上一面,但那种亲近的友谊已经不同了。如果我们一直在一个地方生活,接触同样的环境,可能就会一直把亲密的友谊延续下去。

这也是为什么同伴的人,不管是朋友,还是爱人,都要保持在同频道上,因为如果离开,就意味着失去,再相逢就不是原来的我们。所以,最好不要给彼此重逢的机会,珍惜现在,把友谊、爱情、亲情维持地更长久。

既然如此,那么,现在,你还对重逢抱有特殊的期待吗?

是的,错失的东西、人,我仍然会期待重逢,希望当时的遗憾能弥补,失去的人会再次拥抱。因为重逢是一种再次获得,不管结果如何,都是希望的一种。

摄影:黄艺畅(中国)

(31号贴文三之三)简单的生活不简单/琪琪莉子(台湾)


我要的爱很简单。

儿子上了一天的体育课
老公晚上喝了三杯啤酒
两人沾到床就昏迷
失去意识以前爸爸还要拉着儿子的手闻闻味道
然后我们三个人还是每天塞在这张床上
谁都不想离开彼此

后天就要离开他们两周
虽然已经是第六次到美国出差
还是悠悠的不舍
看着床上摊着我努力的理由
就有力气转头继续做着该做的事
这一路上曾经有许多不谅解
也这样靠着自己的坚持板回一城
最重要的人站在我这边其他的风言风语又算什么

看起来越简单的生活
其实要透过很多努力才能撑起来
炫富没什么
我炫的是自由

所谓的自由是
走开是个选择
留下来也一样是选择
不爱是选择
认真爱着也是一种选择

摄影:琪琪莉子(台湾)

贪食/琳達芃(台湾)


每回听五月天的《如果我们不曾相遇》,就想起黑妞与我坐在小院子里发楞数星星的小日子。曾在电话里听母亲聊起,2005年夏天你选择来我家long stay的缘故:那时瘦小黝黑的你,独自晃到我们家小区。隔壁邻居老张夫妇老见你在小区里游荡,尤其是挨家挨户飘出炒菜香,古灵精怪的你总垂著耳朵和尾巴露出饥饿的眼神,所以老夫妇总为你多备几道小菜。

然老张夫妇家中已有一只可爱的米克斯犬(混血狗),所以特别与母亲商量。耳根子软的母亲并没多想,只是接续老张夫妇的作法,每日在家门口按时准备餐点等候还是“小浪”(对无家可归的流浪犬昵称)的黑妞上门。待我打包行囊从学校搬回家时,黑妞已是我家的食客。俗语说得好“人为财死,鸟为死亡”,性格天真浪漫的黑妞哪知人类复杂的心态,已一步步踏上背离自由的道路。

“家”一字于《说文》解释:“居也,从宀,豭省声”。既然我家小院养不了猪,母亲就动了养狗的念头。可能是黑妞为享用母亲每日备好的饭菜,报到时都显出其最温顺的一面,让母亲误以为小浪与宠物犬相去不远。事实不然,被母亲圈养在小院的头一个月,黑妞愤怒地把小院里的珍贵花儿踩扁、美丽花盆踢破,气得下班返家的母亲不知所措。尤其是,才一岁多的黑妞还不习惯与人类共处一屋,每夜在小院低鸣,导致父亲夜里老下楼安抚而睡眠不足。

不擅与人相处的黑妞,尽管初来我家时有许多不安。为了让小宝贝有家的感觉,爸妈依你身型订制可防晒挡雨的小窝,为了你的健康安排餐点,让贪食走入人类家庭的黑妞,竟花了一辈子的时间陪伴我的家人。自私的我们为想让黑妞拥有自由进出小院的权利,安排节育手术导致拥有台湾犬血统的性感小妞失去当妈的机会;失去懒惰的机会,因每日有规律作息,晨昏让你代替外出工作的我们陪伴爸妈运动、用餐和看电视;当爸妈上班期间,你不但得负责看管我家的财务安全,还接受邻居的拜托与食物贿赂,额外肩负起小区保镖的任务,没事前打招呼的亲友来访都可能遭遇狗吠、突袭。

其实除邮差之外,邻里都特别喜欢黑妞。有时,我回家陪你散步时,会发现晨运的叔叔阿姨或家有爱犬的邻居全喊得出你的名,却不知我是谁。尤其是,每日接受来自各方的赞美和贿赂,导致浑身喜感又爱全身按摩的你竟不自觉地养成爱听馋言的习性。随着我们相处的时间越长,越来越习惯有你歌声、味道的屋子。尽管理智明白狗的寿命不比人,然随著你的年岁日渐增长,眼疾及体力退化加剧,我的心情却一直没预备你将离开的日子。

相处在一起的5400个日子里,我们家人因你的加入使情感更紧密,聊天话题离不开你,外出用餐也不忘为你外带;过年更不会少了你的大红包。当你越来越老,窝在自己房间的时间日渐拉长,可是随著家庭成员的增加,尽管不喜欢小小孩过度热情,但善解人意的你仍愿意耐著性子陪伴家中新成员。一直不太敢问黑妞,你可曾后悔因住进我们家而失去的自由,但每回离家前望着你不悦的表情,仍真诚地表达我内心最大的感谢。由衷感激你这些年不论刮风下雨陪伴爸妈散步出游,24小时坚守家里的安全,并为我们家带来无限欢乐。并因你,我们更了解狗的行为,以及认识更多爱狗的好友。

当年我们邂逅相逢在花季,惊讶你选择在东北季风飞扬的日子里在樱花树下离去。不舍与你道别,害羞的父亲哭得像孩子一样,连活泼的母亲都少了笑容,为感谢你愿意成为我们的家人,特别在你离开后的180几天留下文字纪念。若有來世,期待繁花盛开时,说定,我们相约再一块赏回樱花。

照片提供:琳达芃(台湾)

带你上贼船/吴颖慈(新加坡)

张晓明长得五官端正,中等身材,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平凡人,中学毕业后就不务正业,打些散工过日子。房子是家里的,不需要付房租,三餐也不难解决,反正厨房的食物缺了自然会有人去填补。老实说,工作只是赚些零用钱花,没钱花,大不了就躲在家里上网打电动,反正水电费也不需要自己负责。晓明有驾照,但没车,想要用车的时候,就当几天自雇司机,车子是租来的,不必维修也不必保养,不想用了,就把车子还回去,一了百了,没有负担一身轻。没车没房,当然也没女人,二十七八,连自己都养不活了,还能期待有个女人愿意跟着自己么?也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只是庞大的约会开销,真的让晓明吃不消,最后当然也就是落得分手的下场。

晓明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叫阿辉,常说物以类聚,能成为好朋友的当然就是同类型的人。阿辉跟晓明最大的差别,就是喜欢尝鲜,什么事情只要不犯法不危及性命,他都想要尝试一下,反正一辈子就那么长,什么都没试过,不觉得有遗憾吗?相对于阿辉的爱冒险,晓明就显得内敛和胆小,于是阿辉经常取笑晓明。好朋友始终是好朋友,笑过也就算了,晓明不觉得这样的自己有什么不妥,日子也就过一天是一天。

一个炎热的下午,晓明独自在家,百无聊赖,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刷脸书。脸书上的事情也千篇一律,不是晒幸福就是炫财富,这些事不但无聊,还跟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刷着刷着,眼皮都快掉下来了,突然眼前滑过一叠钞票,让他精神为之一振,一大叠的钞票,绿的红的蓝的紫的,粗略估计,这叠钞票超过马币一万元。原本爱炫富的人把现金拍照放上脸书,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拍名牌包名车豪宅的也不计其数,让晓明纳闷的是,这张钞票照片的上传者,竟然是同样不务正业的阿辉。照片上的贴文,是一则招聘广告,晓明对这些事一点儿兴趣也没有,但既然是自己的好友贴的文,就不得不关心一下。于是,晓明在照片底下留言,表示有兴趣加入。才不过两分钟,就收到阿辉的回复,想必对方也跟自己一样手持手机拼命滑。

跟阿辉了解了工作内容后,晓明毫不犹豫地付了两千大元的保证金,据说只要在一个月内找到两个人加入,就可以得到一千元佣金,到时候就可以连同保证金一起领回,只是滑手机分享招聘而已,这么简单轻松的工作,钱就会自动滚进口袋,反正平时自己无所事事的时候也是滑手机啊!现在又可以挣点收入,何乐而不为?而且,如果一个月后选择不领回保证金,金额就会翻倍增长,再一个月就变成四千,利滚利,这就是阿辉能在短短三个月里就赚了上万元的原因。现在有了晓明的加入,阿辉的投资金额又提升了一级。这工作也不是没风险,如果连续两个月没办法找到新人加入,投资金额就会化为乌有!可是一个月就只要两个新人而已啊!自己脸书上的朋友少说也有三百多人,要找两个人应该没什么难度。像晓明这种光棍,理因是拿不出这两千元,钱是从老人家的棺材本里挖一点出来用的,还承诺三个月内一定还回去。晓明自己心里有个底,见好就收,三个月后就连本带利全数领出来,足够还钱之余,自己还多了几千块,想着想着,嘴角就不自觉上扬。

接下来的日子,晓明也学着阿辉那样,贴上大把钞票的照片,几句简单的招聘文,期待着新留言,期待着现金汇入户头。就这样每天重复着一样的工作,发文、回复留言、等待新人加入。转眼间六个星期过去了,经晓明的手加入的新会员只有一个,就是那年迈的老奶奶,又从棺材本里挖一点出来支持孙子创业。眼看四千大元的棺材本马上就要泡汤,晓明着急了,他不断的咨询上级,当然就是推荐人阿辉,此时阿辉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超级金钻级会员,对于阿辉的询问只是敷衍几句,打发算了。一开始还能联络对方,毕竟十多年的好朋友,对方总是劝晓明多努力,多认识新朋友,扩大生活圈子,迈出人生重要的一步。可是,距离期限越来越近,电话进入语音信箱的次数就越来越多,最后,对方连电话号码都换了。不说也知道,钱没了,朋友也没了,想当初的赚钱大计,瞬间成为泡影,老奶奶也没生气,反而还安慰了晓明几句。

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即使是身边最亲密的人,也会因为自身利益带你上船。至于那是豪华邮轮还是贼船,就请看官们自行判断了。

摄影:李嘉永(台湾)

心甘情愿上“贼船”/李黎(中国)


一个月前,我和朋友商量,“要不我们一起做点事情吧?培养个兴趣?”她点头答好。

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不仅仅因为有共同的志趣,也有相同的“三分钟热度”半途而废的气质。我们曾经说过无数次,一起做某某事吧,然后坚持不到一星期,纷纷失败。这么好几年下来,坚持成功的事情屈指可数,比如学会游泳,减肥到xx公斤(虽然过了冬天又纷纷胖回来)。失败无数次的事情,其中之一就是练英语口语,这个连三天都坚持不了,然后默默地彼此都不提起这件事。等到下次立flag时继续壮志满满,三天内大旗再次倒下。

这次要动真格了,必须实现点什么。所以决定做一个“90天圆梦”的小社群,每个人都立下一个想要做的事情,条件是必须每天至少做30分钟,坚持90天为止。这次参与的人数不少,有学英语的、考证书的、练书法的、学画画、阅读的,我们每个爱好相近的人又组成小组,一起互相督促,每天完成学习后,就把成果分享到群里,做为打卡。

规则制定的很严厉吧?!一群人互相监督,如果半途而废的话,面子还要不要了?!

我和朋友选的是画画兴趣小组,一起学习彩铅画。当然都是自己找教程学习,遇到好的课程也会在群里分享。

第一周的学习简直开心到爆。每天都能画1-2小时,超级认真,看着自己的画从黑白到彩色,从轮廓到色彩填充后的成型,越来越开心,很有成就感。每画一幅画都迫不及待想要分享,听听别人的称赞。

然而这样的好时光到了第二周,就变成了痛苦。原因是不愿意重复画相似的东西,但复杂的东西又画不出来。彩铅画有个特点就是费时间,一层层的色彩往画面上叠加,是很重复的事情。但自己又没有能力画有创造性的东西。

这时心情非常不美好,又想要放弃了。觉得画画比想象中难,也更繁琐。那几天很迷茫,不知道未来的80多天自己要画什么,如果一直没有进步,那岂不是浪费了90×1.5=135小时的时间?虽然这100多小时做其他事情也未必有结果。

这种成长的焦虑和痛苦驱使着我去找解决办法。这时候看到了之前学习过的课程要开班的消息,决定系统去学习画画。就从素描开始,因为素描是画大部分画的基础,能够学习到构图、明暗关系、透视以及各种几何体的具体画法,学会这些,才有可能独立创作出符合规律的物体肖像。所以就去报了这个班。

然而,转折又来了,报过班才知道,要9月初才开课。那么从现在到9月初的1.5个月我该怎么办?!又陷入一轮焦虑。

于是买了几本素描书,一边看,一边临摹,一边内心里无限崩溃。觉得自己为了一时的兴趣,上了条大“贼船”,下不来了,如果现在下来,就会觉得自己是个胆小鬼、失败者,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下去。

到今天,已经学画画三周了,希望自己能坚持下去吧,至少在这条“贼船”上待半年,画得像模像样了再下来。

绘画:李黎(中国)

做贼的喊抓贼/琪琪莉子(台湾)


出社会上班五年——
会开始失去思考的能力
因为听话照做跟着人群走最简单

再五年——
会开始失去改变的能力
因为习惯了日复一日
要变得不一样好辛苦

再五年——
会开始失去记得自己的能力
因为反正你也给不起自己想变成的样子

很多算了和生活的妥协填满人生
然后我们就变成社会很满意的大人
然后你不记得自己是谁

社会是条贼船
我们做贼喊抓贼

摄影:Nick Wu(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