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拳击的女权退到哪里去?/幸小絜儿(中国)

最近唐山烧烤店打人事件因为网络媒体的发酵,引发了社会的热烈讨论。这件事情很容易触发现在比较敏感的反“女拳”话题,被一些知名学者和网络公知拿来说事,认为不能把这一事件联系到性别领域,而只是作为治安事件。

在我周围的讨论中,有妈妈认为这两位女性的言语和行为反抗激发了案犯的暴力行为,她的原话是“这几个女的虽没有错但也不够智慧。在我看来,通常受害者悲剧一半来自于自己……当有人摸我后背的时候我肯定不会骂他有病。大哥,来先喝个酒,加个微信做朋友,找机会逃走”。作为一名女性和母亲,我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这位妈妈的良苦用心,但是退一步真的能海阔天空吗?

所谓生活的智慧,如果每个人都像这位妈妈一样告诉自己的女儿用退一步的方式面对性骚扰,那么2018年爱尔兰公投废除堕胎禁令,应该就不会有上千人坐飞机回国投票。一个值得深思的细节,唐山事件的受害者不仅包括被性骚扰的当事人,里面还包括了案犯的女伴,这个女伴一开始是帮助案犯暴力受害者,后来开始劝架,被案犯反手殴打。看来,和男性案犯做朋友,也没能逃脱被暴力的命运。联想到美国最近取消宪法规定的堕胎权,在女性主义运动的发源地之一,居然也会出现这样的历史倒退,在我们这说女权很容易被拳击的社会,退一步,不知道会退到哪个深渊里去。

退一步/牧芳萱(台湾)

记得小时候黑羊和白羊过独木桥的故事吗?黑羊从桥这头走过去,遇上白羊刚好从那头走过来,偏偏这桥窄的很,这下正好你挡我的路,我挡了你的路,谁也无法动弹。这时就有三种情况会发生。

第一种,大家就槓在这,看谁撑不住了,累了饿了,天黑了,天亮了,其中之一就会让路,但是这方法耗时耗力,一点都不符合经济效益。

第二种,两只羊干脆打一架,输的就掉到河里,赢的就有路走了。但是更大的机率是两只都掉进河里,两败俱伤。

第三种,黑羊白羊其中一只倒退让路,让对方过去,自己再走。但是这种情况,若遇到对方是懂得感恩的人,你的礼让是最圆满的结局;但是如果对方是个没品的小人,你的礼让在他眼里,以为你怕他呢!

尤其在现今的社会,当两个孩子意见相左的时候,孩子问你,为什么要我让他?为什么他不让我?我是在争取我的权益欸!这似乎和我们小时候,大人教我们的不太一样了。所以在异中求同,便格外重要了。大家来商量,谈判,谈条件,种种形式都来了!

其实,以我的感觉,礼让并不是懦弱,而是一种很优美的行为。

“让”会得到对方有“礼”的回应,不是吗?

退一步海阔天空、吃亏就是占便宜这种老掉牙的句子,还是有它们的意义在的。

  • 摄影:林明辉(瑞典)
  • 主题:退一步
  • 上一篇文章链接:退中立的一步/郑嘉诚(新加坡)

余地/李黎(中国)

大多数时候,除非是涉及到原则性问题,我们都习惯于说话留有余地,做事留有余地,为人做事上秉持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原则,减少推进事情的阻力。

留有余地,仔细想来,就是退一步的意思。

有一个成语,退避三舍。说在春秋战国时期,晋文公重耳在发迹之前,曾得到过楚成王的恩惠,重耳向对方承诺,如果有一天,晋国和楚国交战,愿意让己方军队退避三舍(共九十里路),后再交战。

意思是我先退九十里,这不仅仅是退一步了,是退很多步了。充分给对方机会和情面,尽力挽救双方的情谊,以和为贵。

但故事的结尾如何呢?事实上,多年后,真的发生了这一幕,楚国和晋国的军队在作战时相遇了,晋文公重耳也实现了他曾经许下的诺言,退避三舍。但楚军以为晋军弱小胆小,犯了骄傲轻敌的毛病,最终晋军大破楚军,获得了历史上有名的城濮之战的胜利。

由此可见,退一步,绝非是被动的、胆小的行为,而是清醒的、理智的行为。退一步,是一种为人处事的方法和计策。在与他人交往时,如果遇到对方退一步的情况,请给以充分的尊重,并谦虚谨慎以待;在有必要时,也可以自退一步,给对方以机会,争取事情的妥善解决。退一步海阔天空,没必要咄咄逼人不留余地。

  • 摄影:Nick Wu(台湾)
  • 主题:退一步
  • 上一篇文章链接:退后为前进/何奚(马来西亚)

退一步……/奉化山人(中国)

刚在网上看到一则真实的故事。大意是某地一个高档社区对面有个平民社区,平民社区前有个修自行车的小摊。一天高档社区里开出一辆宝马,因为车主是通过她父母的关系弄到的驾照,宝马开在马路上像玩手机游戏一般,竟撞倒自行车摊上一辆待修的自行车。宝马女非说是自行车刮了宝马,争执中摊主手上的油腻沾到宝马女的名牌服装上,要摊主赔偿3000元人民币。摊主据理力争,女子破口辱骂,围观者纷纷指责宝马女,女子操起手机拨打电话,不一会高档小区跑出一对男女,男的不问皂白,操起一条铁棍把摊主打倒在地,指着摊主流血的额头说:快拿出三千元,不然,老子做死你就像辗死一只过街老鼠!女的用高跟鞋踢着摊主油腻的手骂:快去,不然,老娘先把你的脏手挆下来喂狗!摊主低声答应,慢慢爬起来走到后间,突然亮出一把雪亮的水果刀,三下五除二,把一家三口捅死在修车摊前!

一场无理取闹,付出了四条活生生的性命,假如从中任何人能退一步,就不会有这么惨烈的结果!可是这四人都选择了进而不退。

宝马女首先要为这椿惨案负责,假如她失手撞了人家自行车,下车后陪个礼道个歉,或者不要这么盛气凌人,知错而退,事情就风轻云淡了。可她娇纵成性,无理取闹,仗势欺人,不依不饶,遂酿成灭门之祸。

宝马父母横行乡里,动不动以势压人,出口伤人,还暴力制人。谁给了他们这种无法无天的胆魄和权利可以任性地践踏平民百姓的尊严?!在这批手里有几个臭钱就随意作威作福的人眼里,只有利益,根本不知道字典里有“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个词,他们肆无忌惮肆意妄为,以为天皇老子都能摆平,何况一介在路边摆摊的贱民!哪晓得贱民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会奋力一博!

作为贱民,修车人本不该成为这起惨祸的牺牲品,比如在宝马女无理取闹时退一步,说几句奉承话,套一下邻里之间的近乎,把女孩逗开心了,再教她几手驾驭宝马的“绝招“,也许她会轻盈一笑,万事大吉拜拜。可这位摊主不会审时度势,不像一般贱民似地为图生存谋生活求平安而把尊严置诸脑后一味唯唯诺诺,唯命是从,他却非要据理力争,非要卫护尊严,非要明白是非曲直,与强势者势不两立,结果呢?为坚持卫护公平公道,反误了卿卿性命!

退一步本是很简单的鸿毛,可在特定的环境里会变得重于泰山。有时候,鸿毛是生命,是转机,是坦途;有时候,泰山是陷井,是悬崖,是峭壁。当你退无可退,退一步是万丈深渊的时候,倒不如以进为退,大不了鱼死网破!

当然,退一步是人生第一步必须学会的哲理,也是国家治安的法宝之一。关键是如何读透退一步的真谛。窃以为主要从两处着手,一是教育人心向善,二是营造正义环境。

  •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 主题:退一步
  • 上一篇文章链接:退一步/宫天闹(马来西亚)

自欺遐思/奉化.山人(中国)

凡带“欺”字的词语,大多是贬义的,比如欺人太甚、欺世盗名、欺上瞒下、欺师灭宗、自欺欺人等等。唯独“自欺”一词属中性,因为它伤害的是自已,与他人无及。不过这个词一般不常用,更不会堂而皇之地在公开场合用,只是悄悄地用在自己的心灵深处,以达到其自我慰藉的目的,用鲁迅的界定叫“精神胜利法”。阿Q就是典型的自欺患者。

反思起来,这种自欺行为人人得而有之,至少在民主民生受法制法规极度限制的环境里的人们是带普通性的。特别是在大自然奥秘与人类认知碰撞的时候,再聪明的哲人也无法探个究竟,只好欺骗自己说:这是上帝的意志!上帝主宰一切,自欺从此所向无敌。至亲好友谢世称之为升天仙遊,成了天国的子民,于是心痛一阵便过去了。理想破灭时如果没有“成功之母”支撑,可能会跳楼。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若是一唯的消沉,这一生就完了,成功人士最成功的一句话就是“爱拼才会赢”!

但是,自欺毕竟是种病态,有时也会心痛,心酸的。譬如本人的知识产权被小人窃取了,火冒三百丈,欲诉诸公门法庭,可公门似海,衙门如天,没有攀藤附势的资质,必然徒增辛劳,只好对自己说:罢了,让癞皮狗遭天遣吧,只要多活十年,就足够补尝了!很可笑吧?可不这样自欺,这火气几时能息,与其长期郁积,少活十年,不如舍弃产权,求得心理平衡。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自欺
  • 上一篇文章链接:爱或不爱/咯特佩(马来西亚)

自欺未必是坏事/双木林(马来西亚)

人若不懂得自欺就如同在伤害自己!

老实说,我觉得自欺在某些时候是一个不错的行为,只要没带来伤害,不影响到别人,自欺=阿Q精神。

例如,孩子考了39分回来,“哗!还欠1分就及格了,不错哦!下次一定能拿到40分的,加油啊!”看,这多好,不但孩子有进步空间,也不会搞到自己血压高。

今天给老板臭骂一顿,“哼!他一定是跟老婆吵架,然后拿我来出气,肯定不是我工作有问题!”上班被老板骂是常有的事,如果每次都因此影响情绪,只会憋坏自己。若真的顶不顺,就换新工作吧!但难保下一份工作不会挨骂哦!

老公嫌今天的菜不好吃,“健康的食物十之八九会被人嫌弃的,我这是为了你的健康着想。如果你要吃好吃的,那就天天到外面吃吧!”夫妻吵吵闹闹也是增进感情的一部分,不吵不闹你也猜不透他的心思,而且吵架也是宣泄的一种方式。

升职失败了,“没关系,这只是因为还没遇到欣赏自己的伯乐,有朝一日我肯定可以平步青云。”这次不让你升职,肯定会激发你的斗志,让你再自我增值,所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失恋了,“他根本就是走宝,我那么好他也不要,将来他一定会后悔,我一定会遇到一个比他好一百倍的人。”何必为了一棵树放弃一座森林?爱情并没有大过天,放生对方也等于放过自己。痛过,哭过,就继续往前走,属于你的他还在前方等着你呢!

人生不可能事事顺利,难道每次遇到问题就得自哀自怜,垂头丧气?适当的自欺是自我疗愈的方式,是一种让自己更有勇气前进的力量,也是远离忧郁的解药。

须知有多少伟人就凭着一股自欺的精神而造就了一番伟业,他们在创业初期也是遇过许多的挫折,冷言冷语,但他们坚信自己,不放弃,才能让我们看到他们的成功。

所以,现在你还会觉得自欺是坏事吗?

  • 摄影:Nick Wu(台湾)
  • 主题:自欺
  • 上一篇文章链接:我相信就好/陈保伶(马来西亚)

今天,你姗妮了吗?/吴颖慈(新加坡)

姗妮基本上就活在不断自欺的日子里。

天空微亮,太阳蠢蠢欲动之际,姗妮奋力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睛,用十台起重机同时发动的功率,吊起仿佛千吨重的眼皮,又是一个睡眠不足的早上。姗妮对自己说:今晚必须早睡,以后就别熬夜了吧!

花洒浇出让人清醒的汁液,姗妮拍拍两颊,开始梳妆打扮,尽管镜中倒影已是花残粉退,黑眼圈都快垂到下巴了,姗妮还是会仔细地描绘眼线、均匀地扑上白色粉末、涂上腮红、抹上胭脂。然后对自己说:好气色也可以靠双手打造,谁规定一定要睡饱?

在衣柜前犹豫了五分钟,姗妮抽出一条全黑的连衣裙,领口位子有一个小巧别致的蝴蝶结,直筒设计,简约大方。姗妮把自己全塞进连衣裙里,猛然发现臀部两侧看起来有点紧绷,小腹也惊人隆起,姗妮马上藏进相对宽松的西装外套里,对自己说:这家的裙子也太烂了,才洗几次就缩水成这样,以后不买这个牌子了!

热带雨林气候就这样,高温、多雨、潮湿,就像今天这个没有下雨的早晨,太阳烈得让人睁不开眼睛,空气却潮湿得令人烦躁。在拥挤的车厢里,体态臃肿的姗妮早已大汗淋漓,就算车厢里的冷气呼呼作响,身旁的人都神情自若地滑着手机,姗妮却要忙着擦拭汗水,对抗在脂肪保护作用下无法下降的体温。姗妮浑身不痛快,对自己说:这车的冷气是不是坏了?真是的,太难受了!

终于瘫坐在办公桌前,享受着头顶上冷空气带来的凉意,此时,一股马来椰浆饭的香气就这样突如其来的钻进姗妮的鼻子,她不自觉地咽下一大口口水。然而,为了控制体重已经半年没有吃早餐的姗妮,从办公桌抽屉拿出摇摇杯,默默倒入五谷营养粉和水,然后一边摇一边对自己说:椰浆饭这种东西那么油腻,当然不适合注重健康的我啊!

用过“早餐”,姗妮的十指在键盘上狂飞乱舞,眼睛盯着荧幕,那么坚定、那么自信。这时,老板那玲珑有致的私人秘书捧着一叠文件夹,走到姗妮的座位放下,又仪态万千地走开了。姗妮盯着那柳腰丰臀,对自己说:身材好了不起吗?我是靠实力,不是靠脸,OK?

好不容易清空桌上的文件,姗妮揉一揉双眼,做了几个伸展的动作。天色早就暗了,肚子咕咕作响,姗妮对自己说:真好啊!过了下班时间就不必挤巴士,餐厅人潮退去也不必等位子,这就慰劳一下自己,好好吃一顿!

餐厅的角落坐着一对小情侣,交头接耳,小声说大声笑。姗妮刚好被服务生领到一个正对面的位子,虽说四周围空荡荡多的是空位子,姗妮却乐意入座。麻辣汤底正在疯狂翻滚,姗妮把肉丸、鱼饼、蟹柳、蛋饺、虾、鱿鱼一股脑儿丢进去。小小的一张单人桌上还摆了五花肉片、骰子牛、豆腐、小白菜、金针菇、炸腐皮和煲仔面……正在等待食材煮熟的时候,姗妮抬起头,刚好看见男生轻轻捏了一把女孩的鼻子,四目交投无限柔情,周围顿时冒起粉红色泡泡,撒了一地狗粮。姗妮啜着珍珠奶茶,对自己说:一个人生活有什么问题,需要找一个人来牵绊自己吗?

姗妮无言地吞下一大锅的寂寞,即使点了双人份的套餐,也填不满一肚子的空虚。

大地似乎被葬进了万丈深渊,宁静却危机四伏。姗妮躺在双人床上,脸上泛着手机荧幕的淡淡蓝光,滑啊滑、拨啊拨、点一点、按一按……时间虽然长短脚,却不疾不徐、一步一步往前……夜更深,灯却始终没有熄灭。

当世界再次被点亮,姗妮又跌入周而复始的无限循环里……

姗妮的故事就在你我身边,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住着一个小小姗妮。今天,你姗妮了吗?

哄和骗的哲学/李黎(中国)

今天是母亲节,是我的节日,也是我妈的节日。

我的节日礼物就算了,孩子还小,不懂得拿礼物哄妈妈开心。

我妈的礼物,上半周已经送出。你可能猜不到是什么,但这件东西对于很多50岁以上的人来说,是有必要的。

事情是这样的,前一段时间,和我妈聊天时,她说最近睡觉时会突然醒来。这引起了我的警觉,因为我妈睡觉打呼噜,在客厅里都能听到的那种。如果打呼噜时突然醒来,那可能是遇到了呼吸暂停的情况,这样的情况持续久的话,会引起很多慢性病。所以我们马不停蹄地去挂号、去做睡眠监测和心脑血管检查。检查结果显示果然有睡眠呼吸暂停的情况,还比较严重,导致睡眠时中度缺氧。不过庆幸的是没有对心脑血管造成什么影响。

接下来的操作就是去买呼吸机,帮忙改善睡眠缺氧的情况。这就是今年的母亲节礼物了。

虽然很多人,尤其是年纪变大的人,都会多少有这样的情况。但睡觉佩戴呼吸机,对于妈妈来说并不是件很容易就能接受的事情。因为它严格意义上说不是“药”,姑且算是一种“保健品”,用不用从体感上来说没有什么明显感觉,不用的话也不见得很快就会得慢性病,用的话也不见得不会得慢性病。

这种时候,就只好给我妈画大饼。先吓一吓,不关注这个问题以后恐怕会遇到大麻烦!再骗一骗,佩戴呼吸机,肯定能大大减少风险,不会得乱七八糟的慢性病。再哄一哄,花小钱减少未来的大麻烦,我们真是太值了!带上呼吸机,不再打呼噜,睡觉更香了,太值了!

这好像是当女儿的觉悟,尤其是当你遇到一个爱操心、常忧心、超细心的妈妈时,就只能用“哄”和“骗”的方式,去安慰她。

爱操心的人,必然非常之唠叨。不管你多大,都会不厌其烦地提醒你不要吃垃圾食品、要准时吃早饭、穿衣服要看天气、出门带钥匙、睡觉不要玩手机……每天都要唠叨很多遍。当你没有做到上述这些事情时,她就要忧心,一顿饭没吃好,就要担心你会不会饿肚子,少穿一件衣服,就要担心会不会感冒。由此,就会产生抱怨。

所以你经常能看到一个气鼓鼓的妈妈,对你说,“明明关心你,你却不听”。

不仅如此,当她自己遇到问题时,也会特别惊慌,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认为的小事,她会看成是天大的事情。

怎样安抚一个气鼓鼓的、敏感的、胆小的妈妈呢?那就是“哄”和“骗”。

帮她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天下太平。

比如,她因为你的事情生气时,就赶紧承认错误,哄她以后不会再如此这般。

比如,她遇到了自以为了不得的大事,就“骗”她,这件事并没有什么了不得,轻松搞定。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欺骗和自欺,但能让她开心生活,我认为也不是坏事。

童年大比拼/零会穷(马来西亚)

一天,女儿突然问道:“妈咪,以前你们的那个年代,没有手机,你们会做些什么?”

“哎哟,看电视啦!”

“如果没有电视嘞?”她又问道。

“看书啰~~看小说,看漫画…”

“小说、漫画有什么好看的?”

一听她这么说,很明显我们之间是有代沟的,而且也证明就她是“无读册的郎”(闽南语,即没读书的人)。

要知道“书中自有黄金屋”,在我们那个年代,不管成绩好不好的人,个个都经常拿书看,去寻找我们的“黄金屋”,虽然我们看的是言情小说、鬼故事、《小叮当》、《老夫子》、《风云》…..但都是畅销书籍,当年我们的爸妈也像我今天骂女儿天天看手机一样,说我们总是看没营养的书。现在换过来想想,我们都是“爱书之人”,总比现在的小孩拿手机强多了。

又有一天,载女儿上学的路途上,她听到DJ说到一种动物“豹虎”,便问那是什么?又再一次证明我们是不同年代的人。豹虎可是我们童年的乐趣之一,它是属蜘蛛目蝇虎科,小时候的我们会在树丛里寻找它们的踪影,然后捉来和朋友比赛,看谁的豹虎比较厉害。

不仅如此,我们还会玩捉迷藏、飞拖鞋、跳飞机、捉蝌蚪、蚯蚓…..这些对于现在的孩子来说,可能嫌脏又恶心,但儿时的我们可玩得不亦乐乎。现在回想起来,你妈妈我的童年可比你们这些只懂得捧着手机的小屁孩丰富多彩得多了。至少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的童年是多么的有趣,他日如果你幸运嫁出去成为别人的妈,当有一天你的孩子问你,你的童年玩些什么时,若你的答案是“玩手机罗~”,不知道到时你的孩子会不会翻你白眼呢?

  • 摄影:Nick Wu(台湾)
  • 主题:代沟
  • 上一篇文章链接:什么话?/周嘉惠(马来西亚)

偶像代沟/公羊(马来西亚)

女儿已到了迷偶像的年龄。自然的,她迷上的我都叫不出名字。她特别迷恋韩国女团Black Pink里面的Rose,她的平板上的墙纸就是Rose。

为了减少和她的代沟,我看韩剧,看Hotel de Luna,懂得了我至今唯一叫得出名字的韩星——IU。

IU还真美,我说。

一旁的女儿听了我说,一脸不服气的样子,说,Rose才是最美最好的。

我打开YouTube,选了一两首Rose的歌。听了听还真听不下去,不合口味。

之后我开了IU的视频,听了之后说,还真是人美歌甜啊!看了有种心花怒放的感觉(这句不可让太太看到)。

女儿听了后更不服气,说Rose在YouTube的点击率远远超越了IU!

我说,我还真不知道Rose, 我只知道肉s,就是身上很多肉必须加s。之后眼睛盯着女儿,示意她就是肉s(女儿在MCO期间胖了)。

女儿纳闷了。无奈的说,是啦是啦,如果可以,我就是IU,可以了吗?

你是IU没用啊,如果你妈妈是就不同!我打趣的回答说。

坐在一旁的弟弟突然问,如果IU和妈咪你选谁?

哇!好危险的一个问题。为了避开危险区,我转移话题。IU充其量在韩国很美,如果换去了香港,那里的女星会比较美和有特色,比如以前有个朱茵。

朱茵是谁?女儿问。周星驰的前女友,我回答说(他们都知道也爱看周星驰)。

突然弟弟又问,那猪U和妈咪你选谁?

哇!又是一个危险的问题。但,猪U是谁?我问。

周星驰的女朋友啊!弟弟很顺口的回答。原来他口里想说朱茵,心里却想IU,出口时就变猪U了。

那是朱茵啦!什么猪U?! 之后和女儿一同哈哈大笑起来。

后来女儿又说,我朋友很喜欢杨幂。

我问,你朋友几岁哦?怎么会喜欢杨幂?

和我一样!女儿说。

嗯,好吧。我这年龄也迷上IU,你朋友可以迷上杨幂也说得过去吧!

  •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 主题:代沟
  • 上一篇文章链接:好累的职场代沟/陈保伶(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