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愿》/伍家良(马来西亚)


从来不曾想过那无言的歌
会在若干年后 夕照中的长影里
再度响起
没有过门引唱
听起来
就宛如那润物无声的
春夜喜雨
轻轻地吟唱着 久违的年少轻狂
飘拂着一丝丝 烛影梦回的甜蜜
一如往昔

可是啊 可是
华发久生 早应道别多情笑我的话语
歌声再美
也不过是来去如风的匆匆春季
一觉醒来 满山沉寂
(不管你想不想我,我都想你)

于是 我衷心祈求:
且让我抹去所有的回忆
倘若我们从此
不再相遇

摄影:伍家良(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妈妈的心愿》/吴颖慈(新加坡)


验孕棒出现神奇的第二条线

妈妈许下了心愿

愿你健康成长

我知道

血肉毛发都来自一个单细胞

我小心翼翼地吃

想要助你一臂之力

我不疾不徐地动

生怕惊扰你的分裂

两个月的患得患失

期待看见你一闪一闪的心跳

妈妈许下了心愿

愿你平安降临

不要太迟不要太早

时间要算得刚刚好

每天都在祈祷

期待看见你的第一眼

该有的都不能少

妈妈许下了心愿

愿你吃得饱睡得好

半夜不要起来又哭又闹

翻身坐稳爬行走路

慢慢学就好

不必跟时间赛跑

我会在你身旁陪你跌倒

妈妈许下了心愿

希望不要变老

陪着你跑陪着你跳

陪着你疯陪着你笑

失败挫折陪你熬

直到你找到生命中的最重要

妈妈许下了心愿

祝福你的未来平安健康就好

幸福是一把金钥

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

常保持微笑

跟自己和好

人生难免忽低忽高

成功没办法绕道

简单平凡也不一定不好

你的人生

只有你自己能体会到

什么才是最重要

妈妈许下了心愿

不必天天去医院报到

也不要安老院养老

平时身体好

一觉醒不来就什么都不知道

身后事你不必烦恼

一切我都安排好

不管你变成怎样都好

你是我今生最大的骄傲

摄影:Nick Wu(台湾)

《往哪儿去?》/驴子(马来西亚)


  看着一张张撕去的日历,麻木于一成不变的生活。心里百般不愿意改变,可是摆在眼前的却是瞬息万变的大环境,不由得自己不着急紧张起来。停留在原地,以不变应万变吗?眼前出现了几个路标指示,自己该何去何从?仿若掉入树洞里的爱丽丝,问猫:“请告诉我,我应该往哪儿走?”猫反问:“你想去哪儿?”爱丽丝说:“我不在意往哪儿去。”猫答:“那你往哪儿走都无所谓了。”

  反而更为迷茫了。我的人生没剩下多少个十年,怎样也不能像年轻时“往哪儿走都无所谓”那般洒脱。

  我不是不相信科学,可是科学需要太长的时间去验证,科学的解答太难懂。科学告诉了我什么?科学从性格、兴趣、专长等方面系统化地去分析,建议我可以往那几个方向走。只恨建议来得太晚,回头太难。我越老越迷信,所以去求签问神,时不时翻一翻《我的人生解答书》,期望通过一些旁门左道找到蛛丝马迹。

  去年,面临人生岔口的J,多番求神问卦“求证”后,毅然背井离乡,到国外展开新生活。在国外已一年,她经历了许多,仍在战战兢兢中勾勒着自己心目中的美好生活。当初,我未看好她,认为她不切实际;然而,看着她一路借着信仰的力量,过关斩将,朝自己的梦想走去,也不好说她什么了。或许,她的命运,神自有安排。

  一天,想起J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正站在自己的人生岔口。虽然我迷信,但是不希望自己因此而迷路。我往后瞧走过的路。路还蛮顺畅,没经过什么大风大浪,时而下雨打雷,都幸得贵人相助。显然,我得神佑。

然而,我开始怀疑,安定平稳中怎么却有股失落感?是否我在过去的路上都过于得过且过,以致错失了某些重要的东西呢?有个报道说,许多临死之人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在世时做自己想去做的事。而现在,在我眼前的路标指示,哪一条才是通往我想到达的目的地呢?

我问自己:“请告诉我,我应该往哪儿走?”仿佛听见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你想去哪儿?”这一次,我得好好想清楚,谨慎地回答。

摄影:驴子(马来西亚)

《选择》/吴颖慈(新加坡)


镜子前
你红了双眼
冰冷的镜面
映出你深锁的眉头
你气这世界待你太薄
怨那命运造化弄人
你的眼泪
刷不去你眼前的迷雾
其实
是你模糊了自己视线
你在眼前涂上触摸不到的色彩
赶着脚步拼命追寻
那遥不可及的未来
却忽略了当下这一刻
你可以笑出声音
可以转个弯
找另一条出路
人生无时无刻不在选择
你若选择了悲伤
便失去快乐的理由
你若继续怨怼
就失去了改变的勇气
祝福你
镜子前的自 己

摄影:李嘉永(台湾)

《循着那亮光而行》/李黎


“宇宙以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这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大可忽略不计。”——史铁生

人依靠着本能的欲望获得生存,又通过文明的学习,为欲望披上外衣。

人生岔口不过是人的欲望本性和文明之间的选择。欲望永恒地推动人类往前走,而文明不断矫正其方向,不至于毫无人性。

在欲望和文明之间,融合出一束亮光,那是生于本性养于文明的光,兼而有之,愈发完美。用基督教的话来说这束光是圣光,用儒家的话说这是立身之本,用我的话来说,这是生命之光。

小时候听过一首基督教的赞歌,我一直记得,歌词是“无论是住在美丽的高山,还是躺卧在阴暗的幽谷,当你抬起头,你就会发现,主已为你我而预备。”但对于我来说,后半句,是“当你抬起头,你就会发现,那束光一直在你左右”。

至于那束光是什么,我一直不知道,也许是小时候,看过诸多神话故事、圣人言语,就形成了那束光,后来读了更多的书,看了更多的事,那束光更加丰富明亮。在阴郁的日子里,它温暖的出现;在黝黑的深夜,明亮的出现;在醒来的早晨,带着露珠的出现;在我想起它的时候,就会远远地出现。像是一颗星,常年居住在我的附近,不分昼夜不分春夏。

出生即是原点,此后,Lord I’m three, Lord I’m four, Lord I’m five hundred miles away from home.越来越远,无数的分叉口,无数的人,无数的选择。怕选错,怕误入歧途,怕遇人不淑,怕穷困潦倒,想选择捷径、财富、爱情、绿洲。骄傲了、跌到了、平凡了,都会有,循着那亮光而行。

我仍然解释不清楚那亮光是什么,它引我选择何样的道路,黑暗的、光明的、正确的、错误的,或是彷徨于无地。都可以,循着那亮光而行。

它无处不在,借用史铁生的话结尾,“当他熄灭着走下山去收尽苍凉残照之际,正是他在另一面燃烧着爬上山巅布散烈烈朝辉之时。”

摄影:Nick Wu(台湾)

《人生岔“口”》/吴颖慈(新加坡)


维持生命需要能量
而人类的能量来自进食
在活着的时候
进食是重复次数最多的事
你可以一天洗几次澡
但肯定不会比进食的次数多
从早餐午餐点心晚餐宵夜
到蛋糕饼干零食饮料
把东西送进嘴巴这件事
绝对是人生大事

在那个我不曾经历的年代
食物匮乏、朝不保夕
人们经常得忍受饥饿
米饭算是奢侈
番薯才是日常
不必啃树皮大概就很幸运
别提大口鱼大口肉
为了延续生命
即使个个面黄肌瘦
仍互相道喜活着就好

战争少了
经济起飞
食物多了
这个年代
面对进食这回事
不再只是为了生存
而是
需要选择

进食成为一种欲望
追求的不只是填饱肚子
还有色香味的极致享受
有多少次进食是真的需要食物?
還是单纯为了想吃?
我们不止吃进食物
還吃进欲望
吃进了疾病

油炸食物香脆可口
可是一旦超过身体能够消耗的分量
就会毫無无上限的囤积
塞满皮下的所有缝隙
脂肪就像张了一双脚
没有它去不了的地方
最可恶的
還有反式脂肪
随着高温产生的有害物质
会提高冠状动脉心脏病的机率

精致甜点色彩缤纷造型绚丽
能轻易掳获女性的芳心
仿佛一口甜品
就可以扫走一腔烦恼
可是
美味的点心
是让血糖瞬间飙升的凶手
使用不完的多余糖分
一样转化成脂肪无限量储存
长期超时加班的胰岛素
一旦罢工
就是慢性疾病的开始
除了终身服药
还要对抗各种并发症
眼睛病变
肾脏病变
神经病变
血管病变
足病变
像排队拿号码牌一样
一个接一个上身

加工食品方便快捷
三分钟简单加热
美食就出现在眼前
饱餐一顿之后
除了食材本身
还同时吃进香精色素调味料
稳定剂防腐剂凝固剂
标签上
一堆看不懂的化学成分
牛肉丸没有牛肉
蟹肉棒没有螃蟹
鱼肉豆腐没有鱼
到底吃进去的
还能算食物么?

下一次进食
想一想
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
还是
吃进身体必要的营养素
如果连你自己都管不住自己的嘴巴
还有谁能帮助你呢?

摄影:林明辉(瑞典)

《人生从来没有什么岔口》/李黎(中国)


每逢选择,很多人都喜欢用一首诗来表达心情,
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
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
… …普希金《未选择的路》

这首诗被无数人在面临选择的时候默念,是表达纠结心理的绝佳之句,尤其是选择困难症患者。

记得高中写作文时,经常会引用这首诗,因为时时刻刻被教导,现在是人生最关键的时刻,高考决定命运,分数决定你上的学校,哪怕差距一分,别人上清华北大,你就可能没有被录取,别人上重点院校,你只能上普通院校。所以很长时间里,我被人生岔口的选择所逼迫,不敢疏忽。而往往一个放松,去了岔路口的另一条路,后来的岁月里,就无数次的心怀悔恨,当时为什么不能多努力一点点,如果当时走上了正确的道路,后来的人生就会别一番好光景,不像现在这样,凄凄惨惨戚戚。

无数次,我被这样的懊悔占据心智。甚至会觉得也许就一个小错误导致了世界的变化,宇宙轨迹的变化,和现在的失败,正如摧毁一个王朝的那枚马掌钉。但之后的之后,无数次的大小选择,就有了无数次的懊悔。

记得老舍的《老张的哲学》里就有这么一个人,“我之所以不会…,是因为我当初没学;如果我去做…,我比你做得好多了”;对了,孔乙己就是这么一个人,老爱念叨,“如果我当初…,现在就…”

现在热爱后悔的你我,不就是这样的么。

历史在前进,文明在前进,但你我并没有什么变化,甚至和原始人一样,就是朝三暮四的猴儿,为了不同的选择而后悔,其实这个选择不过是颠倒了三和四,并没有什么大不了。所以我琢磨,世界上的选择是否是守恒的,像能量守恒定律一样,这次选择中所获得的,在另一个选择里必然失去;相反这次选择中所失去的,到下一个选择里必然获得。换句话说,人不会一直坏运气或者好运气,必然是穿插着来的。

在某天里,我突然意识到,现在我所拥有的,不就是我想要的么?如果换一种人生,比如我念大学时候选择去读另一所学校、另一个专业;如果我在毕业时候选择另一种工作;如果我选择早点结婚安居乐业… 也许短时间里会有不同的选择,但长期看,我的人生有变化吗?或者,如果我的人生变化了,但那样的我还是现在的我吗?我会不会因为一个不同的选择而成为另外一个人?最后,我还是倾向于更喜欢现在的自己的,喜欢感知世界、体验世界,而不是做一个只会生活的人。

所以,不懊悔了。

爱后悔的人,是因为对现在的自己不满意,才会无数次的后悔曾经在人生岔口选择错了。Then,人生岔口重要,还是你自己的努力更重要?任何说“选择比努力更重要”、“**选择决定命运”的话都是扯淡,自己的选择、自己的努力,都是自己的决定,任何时候都可以改弦更张,有什么决定论可言。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