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谎言》/吴颖慈(新加坡)


橱窗里那些五彩缤纷、闪烁着淡淡光泽的蛋糕甜点,曾经是让我垂涎三尺、流连忘返的地方。我爱甜食的程度,跟大部分的女性朋友一样,拥有第二个专门收纳甜品的胃。三年前,因为实在眷恋味蕾上那甜滋滋的美味,我开始自学烘焙,而烘焙,是一条不归路……

我的第一个蛋糕,是美碌蒸蛋糕,印象中只有简单的几种材料,随意混合便可以放到瓦斯炉上隔水蒸熟。新鲜出炉的蛋糕,自有一番美味,那是橱窗里不知道摆放了多久的蛋糕无法媲美的。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入坑后不久,我就购入了第一台烤箱,各种尺寸与形状的蛋糕模型、饼干模具、电子秤、各式烘焙材料,最后甚至买了一台面包机。于是,秉持着爱尝鲜的个性,各式各样的蛋糕点心、蛋挞布丁、慕斯乳酪、面包披萨、馒头包子、酥饼曲奇……陆陆续续以排山倒海的姿态出现在我家的厨房。从烤箱飘出来那一阵又一阵的香气,是最靠近天堂的云端。

烘培路上跌跌撞撞,每一次的失败,都给了我再挑战的勇气。制作过无数次惨不忍睹的作品后,我渐渐地发现,不管我再怎么努力改变食谱、调整制作方法、控制时间与温度,我就是无法做出和外面卖的一样的作品!在努力探索美好滋味的过程中,我终于发现,在那些我无法抵御的甜蜜里,尽是欺骗感官的谎言。

新鲜出炉的面包冒着热烟,松软有嚼劲,当然美味无比。经过一两天,随着水分一点一点地流失,面包的组织会逐渐变得干硬,口感也欠佳。如果你在市面上买了一个面包,放在室温保存三天后,吃起来依然松软可口,还夹着阵阵牛油香气,那就是一场骗局!天晓得里面添加了什么?自家制作纯天然的面包,第三天就开始发霉,吃不完只能狠心丢弃。

蛋糕的主要成分是面粉、鸡蛋和糖,有经验的老手单凭这三种材料就可以做出蛋香十足的蛋糕。然而,市售的蛋糕可没那么单纯,为了帮助蛋白打发,要添加塔塔粉;为了不让蛋白消泡,要添加蛋糕稳定剂;为了让蛋糕顺利膨胀,要添加发粉;为了色彩鲜艳,要添加人造色素;为了增添香气,要添加人造香精;为了降低成本,要添加人造牛油;为了固定造型,要添加人造鲜奶油。人造牛油(俗称菜油)和人造鲜奶油的主要成分是棕榈油,要把棕榈油变得跟黄澄澄的牛油或雪白的鲜奶油一样,当中要加入的色素香精添加剂凝固剂稳定剂有多少,就不赘述了。我还听过一种蛋糕预拌粉,只要加入牛油和鸡蛋随意搅拌,就可以烤出美轮美奂、不开裂、不失败的蛋糕。天晓得要添加多少粉末才做得出橱窗里那些精致的蛋糕甜品?为了追求色香味俱全,是否值得赔上健康?

我制作的蛋糕,失败率极高,坚持不使用粉末色素香精添加剂,即使烤出来的作品面目全非,至少吃得安心,是纯朴而简单的甜蜜。

跟西式甜点的精致与细腻比较起来,中式甜点相对朴素得多。虽然制作工序繁琐又耗时,但却非常容易成功。尤其是酥饼类,不管里头包裹任何馅料,饼皮的制作都大同小异,对新手来说绝对是强心针。中式甜点关键在于所使用的油,在植物油萃取技术没那么高明的年代,人们偏好使用动物油脂,所以小时候的酥饼总是泛着淡淡的油光与猪油香。后来,动物脂肪因含有大量饱和脂肪,跟心血管疾病脱离不了关系,渐渐被白油取而代之。白油并没有比较健康,它是用植物油或动物油混合油进行调配,经过氢化成白色固体油脂。至于氢化过程中,为了除臭除味所使用的化学物质,到底有没有危害健康,就让食品安全人员去监管吧!我只能说,吃了用白油制作的酥饼,会对你的心肝脾肺肾造成想象不到的负担。

标榜着天然不一定就是取自天然,说好无添加也不一定就真的没有添加。现在的我,再也不会趴在橱窗前两眼发光了,外出逛街瞥见那些精致的蛋糕甜点,脑海里会暗自盘算,下一次就来挑战这个好了!要吃得安心,还是自家制作最放心。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不敢多拿!》/吴颖慈(新加坡)

oznor


从小并没有太多跟金钱挂钩的回忆,那个年代的红包钱,最少的是二十仙,最多的是一块钱,对于那些钱的去向,真的一点记忆都没有。也许花了?也许被妈妈拿去投资0056或0050?还有谁会记得呢?连我自己都忘了的事情。

最早对金钱管理的记忆,只能追溯到初中时期。初一那年,我选了个周六必须上课到下午四点的课外活动,老爸接送了两次之后,决定让我尝试自己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回家。以当时的治安状况,一个十三岁的女孩搭一趟三十五分钟的巴士回家,算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为了应付我这额外的“花费”,妈妈用大支装汽水的塑料瓶,简单地制作了一个装零钱的罐子,提供我每个周末的车费。

随着年龄的增长,放学后错过乘搭校车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我从罐子里“提取”零钱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印象中,罐子里头的币值,从一分到五十仙不等,后来有了一块钱“金趸”,罐子里偶尔也会闪着微弱的金光。不知道是老实还是笨,我竟从未在罐子里拿超过一天的车资!在那时候的认知里,总是以为妈妈有计算好一周的车资才把零钱放进罐子里,如果我多拿花掉了,可能到了周末就要走路回家了!于是,这个“不敢多拿”的想法一直陪伴着我长大,直到升上高中后的某一天午后,亲眼目睹妈妈从自己的零钱包里随手抓了一把零钱扔进罐子为止。只是“不敢多拿”的想法已经根深蒂固,就算知道了妈妈压根儿就没有计算罐子里的零钱,在往后的日子里,我依然不曾多拿超过一天的车资。

这个不知不觉中养成的习惯,让我长大以后对金钱的运用有点不符合年龄的节制,即使出来社会工作,有了一定的经济能力,对于银行存款的概念,依然跟对待当年的零钱塑料罐一样,秉持着“不敢多拿”的想法!

妈妈这个往罐子里撒一把零钱的动作,一直维持到我拥有个人交通工具为止,算一算,竟然长达十五年。十五年来,那个装零钱的塑料罐子一直坚守着它的岗位,一步也没有离开过,仿佛只要我需要零钱,它就会提供永远拿不完的零钱。当然,必须是要在“不敢多拿”的前提下!直到现在,我家那一尊偌大的雕像背后,依然躺着那个装有零钱的塑料罐子!而我,却是再也没有伸手去那个位置拿零钱了。

摄影:黄艺畅(中国)

《数钱》/驴子(马来西亚)


小时候,最有印象的数钱回忆是每年农历新年后的数红包钱。把一封封红包打开,取出蓝色、绿色、红色的钞票,兴奋地数着这些花绿绿的钞票。亲戚不多加上不喜拜年,每年的红包钱也不过是一百出头,但足以让小小的自己心满意足。然后,就把全部数目的钞票放入一个红包封,外头写上自己的名字和红包钱数目,交由母亲存入银行。

升上中学后,母亲每个月给我一张五十元的零用钱。我每天自带便当,骑脚车上学,用不上零用钱;反而是逛文具店时,偶尔心痒手痒买下一些精美的文具。当时已有定时结算存款的习惯了。每一两个月把钱拿出来数一数,数目相差太大的话,就会翻箱倒柜去找是否有遗落的钞票。有时候,家人见我鬼鬼祟祟地躲起来数钱,都会识趣地不打扰我数钱的兴致。

我爱数钱,但遗憾的是,却不适合当收银员。高中毕业后去商店兼职,主要是帮忙排货,有一次轮到我当收银员,顾客付钱给我,我紧张得一张一张钞票地数,顾客盯着我数完一遍再数一遍,终于忍不住说:“不就九块九吗,怎么算这么久呀?”我直冒冷汗,尴尬地再数一遍确认后才把余额交给顾客。主管见我数钱超慢又笨手笨脚,就少让我负责收钱了,我也乐得与收钱撇清关系。其实说穿了,我只是喜欢慢慢数自己的钱,却不会为人家数钱啊!我也不会数大数目的钱,数目一大,我就会头昏脑涨,例如我至今都没搞清楚billion和million何者为多。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美式节流》/陈慧玲(美国)


作为第一代的新移民,我们对于理财的方式都是采取开源节流。对于教导孩子理财,我一向来都以美国天王巨星Michael Jackson来做反面教材。曾经看过一段访问他的片子,身家千万的他,饲养非洲狮王为宠物,滥用毒品,无限制地挥霍领他几度申请破产保护令。

从小我就教导孩子,在问我能不能买某某东西之前,先问自己 (1)我需要它吗?是需要,还是我要? (2)我是否已经拥有了,或者是可不可以用其他东西代替?通常,在孩子自己回答了这两个问题之后,他们再提出要买的东西都会得到。而我,也减少了许多跟他们争执和磨擦的时候。理性地控制自己的购买欲也是自律的一种表现。

渐渐网上购物越来越流行,我们就开始在电脑上实践货比三家的做法,同时开三个tab,将优惠和邮寄费加起来,同一样物件有时真的会差好几十元的。

孩子步入青春期之后,这招有点不管用了。一天女儿对我说,A同学都不需要回答以上两个问题,或是货比三家,而是他们身上带着父母的附属卡,随便刷!我让他看看B同学,假期都baby sitting(保姆)或dog sitting(编按:狗保姆,我只能这么翻译)自己赚钱自己花。让她自己决定要向A同学或B同学学习。她的答案竟是B同学固然值得学习,但是如果有A同学这样的父母也不错!

另外,就是教导孩子如何分析物品的价值而不是价钱。结果,儿子买了几套几百美元的Lego,因为他认为既可激荡脑子,灵活手指,几年后绝版了价格又可翻倍。而我老妈几乎气疯了,在她老人家眼中认为那些只是几套超贵的玩具。

孩子的源头从小就是父母的口袋,或者做做兼职,或是申请奖学金。对于真正的开源,向来不感兴趣。投稿完毕,就要好好计划一下如何加强孩子对开源的观念了!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减肥这件事》/宝棋(马来西亚)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减肥这件事,很多人会把女人和爱美挂钩。其实“减肥”应该是全民需要正视的问题,因为马来西亚有nasi lemak、rendang、肉骨茶、mee goreng、rojak、cendul……等等,简直是美食天堂。在这种环境里若没有足够的自制力是很难不肥的!

在座身边有没有被高血压和高旦固醇困扰的亲朋戚友?他们是不是也该减肥了?

肥胖的人都知道应该节食和运动,但往往是力不从心,既管不住自己的懒,更管不住自己的嘴。永无止境的nanti(编按:等等)和besok(明天),减肥目标永远遥遥无期。

身边的确有许多减肥成功的例子,不过我自己最抗拒的是吃药减肥。不运动就能有效减肥?或许吧,但我保留它对健康的贡献。况且,美眉们应该不喜欢瘦了下来肌肉却软塌塌的样子吧?

我还见过吃泻药和扣喉这种极端减肥方法。刚开始时,一颗泻药吃进肚以后就能“连战东京”。后来身体适应了,吃下几颗也不见效。也有者选择扣喉“节食”,后来搞到营养不良,身体虚弱,还差点得厌食症。用这种方法来作践自己,又何苦呢?健康无价呀!

通常减肥成功的人都有个共同点——纪律。我身边有几个纪律非常好的朋友,他们都成功培养了运动的好习惯。如果一个星期里没做足够运动量,他们会浑身不自在。当然,他们成功减肥了。

我最近带父亲去医院检查身体,医生说他最理想的重量是71kg。听了医生的话,父亲脸都长了,因为他当时的重量是83kg。后来医生设立了个减重目标:一个月1kg,一个星期250g。

这样看来有没有觉得减肥其实不难?

若能培养好的饮食习惯和做足够的运动,坚持,坚持,坚持!减肥不是梦!

摄影:Max(台湾)

《理想总是很骨感,现实总是很丰满》/杨叶伟(中国)


单位的鱼香肉丝用手一捏,仿佛能挤出二两油来。比之大学里的肉丝鱼香,简直是天壤之别。前者是给相扑运动员当早点的,后者是给武当山道长当年夜饭的。

在英明后勤部门免费使用花生油拒绝使用地沟油的大力关怀下,食堂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油焖菜创新活动,提高了食堂菜的国际热量水平,不自觉中碾压了国际知名企业百盛集团。不出两个月,新来的年轻道长们很有节奏地升到了相扑序二段。包括我。

如果世上还有比解薛定谔方程、计算塔板理论数、紫杉醇全合成还难的工作的话,那就是浩瀚无垠前仆后继的减肥事业。增肥容易减肥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在意识到体重增加导致皮带渐紧的提示后,我立即展开了第一轮减肥计划。立马花巨资,办理了一张健身年卡,一次性全额付款,没有按揭。有效期一年。在大汗淋漓地做完一组飞鸟一组引体向上后,我用洁白的毛巾擦了擦脸上淋漓的汗水,让急促的呼吸趋于平缓,从容地走出了健身馆,肌肉硕大的私教抱以温和友善的微笑。在第二年的某个中午,我还接到他的电话想起他硕大的肌肉,然后很有礼貌的回绝了他5折办卡的优惠活动。

在皮带的扣子打过第三个洞的时候,我意识到我需要更先进的运动方式。我开始了第二轮行之有效的计划。单位里有一个硕大肌肉的同事,每天泡在游泳池,效果不错——看来可以边玩水边瘦身啊!我一次性全款淘宝购买了全部的装备,包括游泳镜、游泳裤、游泳手表甚至还有一付可以提高加速度的脚璞。一个寒冷冬天的中午,在孙杨、罗雪娟挥洒过汗水的泳池里,我尽情翻腾放飞自我,偶尔把踢丢的脚璞从水底捡上来,顺便不让别人的蛙脚踢到我的肚子——似乎我在每个泳道都挡住了别人的去路。经过1小时25度热水的深度泡洗,身心愉悦地用棉花签掏去耳朵里的积水,耳朵也瞬间得到幸福的释放。当我走出游泳馆的时候,肌肉硕大的同事对我报以热烈的微笑,由衷地鼓励我能掌握自由泳或是蝶泳的技能。但是奥运冠军的神水并没有赐予我洪荒之力,只是略微提高了我的水下生存能力。遗憾当时没有把存包卡的押金退掉,换两串鸡翅。

天增岁月人增肥,衣带渐紧终后悔。几个月后,我在皮带上又扎了一个新洞。我意识到我终于可以触底反弹了。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在绝境中能够崛起。小时候在河边,煮番薯没有锅,所有小朋友中只有我自告奋勇从自己家中偷了一口锅——没有条件要勇于创造条件。

我准备绝食。对于一个拥有野外煮番薯生存技能的人来说,必须让所有食物远离2米开外。首先要隔离我生命中的第二血液——可乐。作为非典疫情中的第二物质主粮,它的地位仅次于第一主粮方便面。在我吃火锅的时候它是解辣茶,在吃烤鸡翅的时候,它是降温软饮,在我感冒时,它是镇痛良方。第二要隔离的是红烧鸡翅。我在最短时间里,把冰箱里的2.5升血液和鸡翅吃完,然后满心开展为期长达3天的绝食体验。第一天最难熬,准确地说是第一天的中午比较难熬,早上吃的鸡翅和可乐中午就消化殆尽。我时刻提醒自己必须全力克服食物的引诱。没事情的时候看看电影——这叫转移注意力。电影里有男女主角吃披萨的就换一部,男女主角有吃牛排的赶紧再换一部;不行就看动物世界。相对来说,动物世界里可以看非洲大野牛,但不可以看有狮子的非洲大野牛,因为狮子还是喜欢牛排。

经过一个白天的斗争,终于熬到了晚上。老婆推门进来,笑眯眯地说,晚上吃可乐鸡翅!

理想总是很骨感,现实总是很丰满。

摄影:林明辉(瑞典)

《一劳永逸是个伪命题》/李黎(中国)


“一劳永逸”这个成语最早出现于汉朝,当时大汉朝一直苦于北方游牧民族的侵扰,期待用一次大战结束这种长期拉锯的情况,一劳而永逸,事实上,这只是一种希冀,以战止战不可能真正解决问题。

世界上大概没有一劳永逸的事情, 正如没有永久的静止。只要有变化发生,就会有新状况。
体重也是如此。

伴随着我成长的(有十多年)、时常会意识到的事情,并不是读书,而是保持体重。比如,吃饭时,会想到xx不能多吃,热量高、脂肪多;xx时候不能都吃,不易消化,不摄入营养,反而长胖。买衣服的时候,会时刻提醒自己,要变瘦,才能穿得更漂亮。马路上看到一个身材很棒的女生,会想到为什么自己没有她身材好。体重问题,在任何时刻都能被提及,被意识到,是日常超高频的事情。

体重,之所以会如此被在意,是因为和“美”直接关联。因为美的人总是身材好的、瘦的、皮肤光洁的。长相无法改变,但通过瘦身,尤其是运动瘦身,总会让身材更好、皮肤更好,所以“减肥”等于“变美”,这个认知是普遍的,减肥也就成了普遍话题。

我减肥过无数次,比我提及要捡起英语重新学习次数多多了,是时常挂在嘴边的话。

你要问我行动了没?是不是只说不练假把式?

不是的,我行动了,每次说完要减肥,就节制饮食、跑步爬山运动,一样不落。

瘦下去没?

的确瘦了,只要目标不离谱,都能瘦到目标体重。

那为什么还要减肥?

因为减肥周期结束后,一旦放开饮食,就又胖上去了。于是又继续开始一个减肥周期。

那为什么不继续节制饮食?

节制饮食本身也是为了保持体重,和减肥不是一个意思吗?

由此可以看出,减肥是个持续的、不能中断的过程。

所以,如果再听到别人每日都念叨着要减肥,就可以完全把这句话理解为和“要吃饭、要工作”一个类型的事情,不必再奉上关心、劝告之类的话。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