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的队友要吃猪/驴子(马来西亚)

Jpeg

  上个星期,看完了一本关于猪的儿童文学小说--《流浪猪》。由于平日生活忙碌,所以只能在临睡前抽一小时来阅读。这本儿童小说的故事情节铺陈得精彩,加上作者金曾豪生动细腻地描述猪的习性,令即使已是中年人的我,依然看得津津有味。虽然儿童小说主要是写给少儿看,然而成人看儿童小说,自然会有另一番想法。

  故事从集市里一只等买主的小猪崽开始。城里来的年轻小伙子马林在农村住下,逛集市时买了小猪崽当宠物做伴,并为她(这是一只小母猪)取名“别克”。小别克在马林的农舍里住得安全无虞,日子过得快活逍遥。

  别克的命运转折点始于几年后马林要离开乡村到边疆入伍当兵,无法再照顾她。作为一头即将成年的家猪,别克要不成为繁殖猪,要不就成为被拉去宰杀的肉猪。饲养繁殖猪的费用高,村里没有人负担得起,马林惟有忍痛将别克卖给了屠宰场。

  别克来到屠宰场,目睹一头头的猪被拉去屠宰。聪明的她找到机会逃出了屠宰场,连夜赶回马林的农舍,以为可以再见到主人,岂知马林早已离去,农舍内住着的是残忍的屠夫。别克惊险万分地逃往山林,从此成为了一头流浪猪,还与一头雄野猪“结婚”,生下了七只小猪。至于故事的结局,令我很是揪心,就不说了。

  阅读故事完毕,我不禁感慨人类对待动物的方式还挺无情的。尽管马林把别克照顾得很好,让她“一觉醒来有东西吃”,让她有足够的活动空间,不能说他不疼别克,但他最终还是将别克送往屠宰场。就好比将一个养育了几年的孩子,总有感情吧,有一天却说再也养不起他了,“逼不得已”将他送给其他人,也不管他的遭遇会如何。

  我该说猪笨吗?人饲养猪,本来就是为了猪肉,怎可能白白养一头猪呢?就好比,大多数人生养孩子都是抱有一种养儿防老、传宗接代(像繁殖猪)的心态,怎可能白白养一个孩子?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呢?

  再说说别克对主人的情感吧。别克即使被送往了屠宰场,她依然相信着马林不会遗弃她,逃回农舍去找主人。她甚至抱着幻想,以为主人会为她准备了食物,迎接她的回归。这一点让我觉得很可悲,猪对人类的“信任”始终抵不过人类对猪的残忍。

  我想起脸书(Facebook)创建人扎克伯格曾为自己设下一个挑战目标,就是只吃自己亲自宰杀的动物,如鸡、羊和猪。从这个挑战中,他领悟到,要吃肉,就要有动物被牺牲。所以他抱着感恩之心去烹调自己亲手宰杀的动物,尔后他基本上变成了素食者。

除非是素食者或者宗教因素,大部分华人都吃猪肉。我承认,即使阅读了《流浪猪》,我依然无法抗拒餐桌上猪肉的美味。有一次,我与外甥观看饮食节目,电视里有一个人在吃虫,外甥说:“好恶心!难道他不能去吃鸡肉、猪肉吗?”我回答他:“就是没有鸡肉、猪肉吃,才吃虫啊!”我很想知道,如果他看过一头猪、一只鸡是如何被宰杀的话,他会不会也觉得恶心,那时不知道他宁愿吃虫还是吃猪肉?

  • 摄影:驴子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太多猪队友/林明辉(瑞典)

谁才是猪队友/零会穷(马来西亚)

在我们身边一定都会有一两个猪队友,你身边的猪队友是哪一个?同事?弟妹?老公? 还是……

在我国封锁已经一年半,疫情仍居高不下,如果说我国的猪队友,相信很多人都会说是政府,尤其是给予的SOP不汤不水,存有许多灰色地带,经常把小市民、老板们搞到晕头转向。最糟糕的是,今天才宣布新条文,可能多两天又变了。

远的不说,就拿学生开学来讲吧!在疫情每天逾万两万宗的时候,教育部就宣布9月1日开学;这可让许多父母担心不已,说小孩没疫苗打,上学无疑是让孩子去送死。结果就推迟到10月3日,让部分学生先开学,但还是引起家长的谩骂声,说宁愿让孩子变蠢,也不让孩子冒生命危险去上课。

由此看来,可见人们的防疫知识都很高,应该做的防护工作也会做到很充足。如果是,为什么我国的疫情还是居高不下?很多人说是因为工厂外劳的缘故,但从网络也可以看到各族的人群也纷纷染疫。

而且当政府宣布可以跨县,堂食,州内旅游的时候 ,国民可能困太久了,上至七老八十,下至甫出世的婴儿,一家大小开开心心的堂食的堂食,出游的出游,那是多么开心,让人振奋的事情啊!

然而,当初骂政府领导不力的人们,对于这一次的“重获自由”早已得意忘形,餐馆门庭若市,座无虚席。至于出游的更是忘了何谓SOP,在人多的地方,不但没有保持人身距离,口罩也不戴,病毒早已抛诸脑后。或许,你也可以说这些人是伟大的,用全家人的性命去促进国家经济。

不仅如此,周末出外购物时,在超市里总会看到令人生气的事,走着走着,看到一个把口罩拉到下巴下,再走两步,看到一个把口罩戴在鼻子下。这一边有个人拉下口罩在人来人往的地方公然吃东西,那一边两三个人不戴口罩的聊天,前面那个更过分,竟然拉下口罩连打几个喷嚏,口沫到处横飞,好恐怖!戴口罩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怎么这些人还是不会戴口罩啊?

还有,最令人讨厌的是,每当你在排队的时候,后面的家伙,总是往你靠,你走前一步,他就走前两步,越靠越进,让你恨不得拿出一个大声公扩音器在他耳边大声说:“请你离我远一点,保持SOP……”

虽然,目前的字面数目看疫情似乎有点下降,但死亡人数却节节上升,而且小孩感染的人数也越来越多。然而,这到底是谁造成的呢?

唉,我们总是抱怨政府草菅人命,但真正做好本分的有几人?在这个抗疫路上,到底谁才是谁的猪队友呢?

  • 电脑绘画:陈保伶(马来西亚)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猪队友/牧芳萱(台湾)

猪队友/牧芳萱(台湾)

职场上有很多事情需要大伙的合作才能完成,但是也有例外的时候,这就是那种帮倒忙的人,或是老扯后腿的人。

最近快到中秋节了,我好不容易把需要送月饼礼盒的客人名单搞好了,就是有人喜欢用我的电脑,在我还没 save之前,乱按一通以至名单被删掉了一些,我又得重新对名单,你们说这不是猪队友那是什么呢?

综观历史,在二次大战时,德国的希特勒深怕美国参战,所以尽量对美国的商船避开以免冲突,结果德国的盟军日本,却偷袭了珍珠港,这下让美军气到也加入了二战!最后让德国为首的盟军俯首称臣,我想希特勒当时一定吐血大骂日本,真的是德军的猪队友啊!

有时当猪队友也不是对方所愿,也许自己有时候也会白目成猪队友!所以在职场或是在生活上,都必须经常警惕自己,检讨自己,别让自己成为别人的猪队友,而是训练自己成为别人的神队友。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误植链接:朱对有/刘明星(马来西亚)

无赖/公羊(马来西亚)

回想起前半段人生的我,可用无赖无耻来形容。无论身为父母的孩子,弟弟们的哥哥,老师们的学生,太太的老公都没称职过。

生为孩子的我,总是觉得父母亏欠我。生为大哥的我总觉得弟弟不尊敬我。而当我是学生时,总觉得老师们不重视我,最后更做出反抗。

后来糊里糊涂的拿到大学电脑学位,更不可一世,意气风发!大学生哦,不容易啊。走起路来也有风!

出来社会后,好高骛远,情商也超不好。当时看到自己的老板学历比自己低,更加不把他放在眼里。当老板正在努力解决难题,我只是站在一旁,不止帮不上忙,更有种嘲笑的感觉。嘿,我大学的哩,你哪根葱?

后来陆续换了一两份工,仍死性不改。当然这也让我后来的路难走得多。

后来的路难走是活该的。

回想起来,过去的日子,我有什么资格埋怨或嘲笑任何人。为了我这个学业一塌糊涂的大哥的大学学费,弟弟风雨不改,下雨天也在巴杀开档赚钱供我(弟弟很早辍学),妈妈也为了我的学费好几年没买新衣服,大部分时间也是守在档口。他们的大部分青春已经奉献给我。

在学校老师也给了很多机会。只是自己总是半途而废,或老师前面努力在讲,我在后面胡思乱想,根本不珍惜任何学习机会,放任自己变成一头牛。六年换了六次课外活动,这是闹着玩吗?说老师不重视自己可是自打嘴巴。

至于工作上,当时的老板愿意花钱在我这个野鸡大学毕业生,知识半桶水也没有的社会新鲜人身上可是一项冒险投资。我不只不虚心向学,那好高骛远,年少气盛的态度连自己现在想起来也咬牙切齿,无地自容。

诚然,无论什么时空什么角色,当时的我俨然是一个猪队友。现在已为人父母,庆幸也因某些因素有所改变。我仍然正在努力学好做人,希望我的下半生会像个人,更希望我的儿女不会重蹈我的覆辙。

如果有一天我偶然遇到曾经令他们头疼的老师、老板,或朋友们,我会由衷的对他们说:对不起,我错了。谢谢你们当时给予的机会与包容。如果时间可以从来,我不会再令你们失望。

  • 摄影:Nick Wu(台湾)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老二有个猪队友/周嘉惠(马来西亚)https://xuewenji-my.net/2021/09/11/

家有猪队友/李黎(中国)

ozedf_vivid

再次被家里的“猪队友”气到。我们两个在很多事情上都不能保持同频,比如周末消遣,一个喜欢户外运动,一个喜欢家里宅,一个想去外面吹吹风,一个想躺沙发上静一静。从早上开始讨论今天怎么度过,久久达不成一致意见,拖拖拉拉磨磨唧唧就到了下午。这是经常发生的事情。

所以经常感叹,和队友不同频,真是一件烦恼的事。不同频,就会产生沟通障碍,就会有“猪队友”诞生。

其实“队友”这个称呼真的很有意思。我们在很多地方都可以拥有队友。比如工作上,我们希望队友(同事)思维敏捷,有责任心,交接事情利落,不推诿不拖延,为人正直。在生活中,我们希望和队友(闺蜜、好朋友)志同道合,有可谈的话聊,有苦恼可以倾诉,可以谈天谈书籍,也可以聊八卦聊购物。

后来,结了婚,一提起“队友”,基本上就在说自己的伴侣了。好似婚姻让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不得不站在同样的立场组建家庭,在家庭的这个小团体里,做好分工,密切合作,一起抵抗来自外部的风险。换句话说,婚姻在某种意义上,是由于分工不同,为了提高彼此的效率,而建立起的期待能1+1>2的一种关系。所以,也被称之为“队友”。

然而,很多时候1+1>2,并不是在效率上,而是在吵架上,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战火升级,吵起来相当热闹。队友攻击起对方来,那简直比敌人还厉害,因为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当然,婚姻中的队友,也并非一无是处,在关键时刻,也是很有自己定位的。

举个例子。因为房子在装修,前段时间去买窗子。卖窗子的阿姨坐在空调房里,穿着体面,化妆得体。约定多少天后,她家的师傅会上门安装。下次见她家师傅的时候,那是一个黑黑瘦瘦的叔叔,一个人背着巨大的窗户上楼,很吃力。问过之后,才知道是卖窗子阿姨的老公。

这件事让队友很有感慨,说,他自己就是我们家的“师傅”,负责干苦活、累活。

我回复道:看你白白胖胖的,应该是西游记里的“师傅”吧!

复盘一下,家里的“队友”,大概也符合28定律。当然28定律原指代20%的人口掌握了80%的社会财富的帕累托法则。这里被我演绎为家里的“队友”,20%时候是“好队友”,80%时候是“猪队友”,虽然80%的时候会糟心,但20%的时候权重更高,意义更大,决定了婚姻这条小船还没有倾覆,继续晃悠悠往前行。

所以,不管是“猪队友”,还是“师傅”,婚姻就是一出《西游记》,一边打怪,一边斗嘴,一边领悟,一边体验,去取真经吧。

  • 摄影:黄艺畅(中国)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老师掉线中/咯特佩(马来西亚)

那些我爬过的肩膀/吴颖慈(新加坡)

如果爬得越高就代表看得越远的话,那我还真的爬过不少人的肩膀!

过去一年,托周嘉惠老师的福,有幸接触更多的古典著作,透过线上读书会和台湾奉元书院开办的课程视频,让我茅塞顿开,转换了另一种角度,更深一层的理解古典文学。求学期间选修《易经》,半个学期下来完全听不出一个所以然,最后只好无奈退选。现在可能正迈向知天命之年,又或是对人世无常另有体悟,更可能是严定暹老师的课堂魅力,我竟把《走入易经的世界》超过100小时的视频全数看完。《易经》绝不是占卜算命而已,里头所蕴含的人生智慧,值得穷尽一生去学习。身为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普通小老百姓,关于治国之术、大人之学,我自然是不需要掌握,但仁义道德、人情世故、察言观色却是懂一点也无妨。严老师上课时曾经提到,读《易经》不能不背卦,否则就跟它无法亲近。我浸泡在阴爻阳爻之间,感受它的规律、体会它的关联,经常这样耗掉一整个早上,却乐在其中。

灵魂有所寄托,身体健康又怎么可以忽略?长时间跟体重搏斗的我,近一两年对断食产生浓厚的兴趣,读了不少相关著作与文章,当中有人推崇有人质疑,好坏参半。由于对冗长无内容的视频感到厌恶,我极少订阅视频,可是网红史考特医师的“一分钟健身教室”却引起了我的注意。一开始关注是因为他分析断食相关的研究报告结果,并提出了中肯的建议,相对于极端批判断食成效的其他医师来说显得特别温和。其次,花一分钟看视频就可以得知一整份医学报告的重点内容,这对于不喜欢看视频的我来说相当吸引。史考特医师本身是一名健身热爱者,加上物理治疗师的身份,视频内容全部都是围绕健身运动、饮食控制、体重管理这个范围,他经常略过难懂的医学名词,在短短的两三分钟内,用简单扼要的方式解读一整个医疗团队的多年研究结果,让我这个门外汉对医学研究也略懂一二。于是,我知道中年以后代谢下降并不会导致体重增加;于是,我知道肌肉量对老年人的活动力来说扮演非常重要角色;于是,我知道根本没有内分泌失调导致肥胖这回事;于是,我知道了许多根本没想过却跟自己的健康息息相关的医学知识。提笔写文章的前一天,我才刚从他发表的贴文得知,脂肪竟然是透过二氧化碳和体液排出体外的,让我又爬得高一些、看得远一些。

身体如果可以壮硕,那心灵就更应该要强大!最后一个肩膀,是我在脸书上已经关注了四五年的洪仲清临床心理师。我书柜上的书,有一半以上都是经由他的推荐而买的。虽然跟洪医师素未谋面,但每天读一篇他的文章或是推荐书籍的内容已经是习惯,而这个习惯已经维持了好几年没有间断。他的文章经常提到各种情绪管理和亲子教养,其中自我觉察和肯定情绪存在的这一块领域,最让我获益良多。作为一名胸无大志的妇道人家,还有什么比自己和自己的关系更重要的事呢?觉察自己、陪伴自己、关爱自己、珍惜自己,都是毕生的功课。从现在开始就要把焦点收回来,集中到自己身上,今生唯一的知己,非自己莫属。

《易经》大概一辈子也读不完,除此之外,《大学》、《中庸》、《论语》(进行中,意者内洽)算是略知皮毛。目前正在拜读太史公的《史记》,刚读完本纪的部分,不知道爬上这些古圣先贤的肩膀,会不会摔个粉身碎骨?(误)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巨人肩膀上
  • 上一篇文章链接:战斗吧!铁甲人!/练鱼(马来西亚)

巨人肩膀已倒/零会穷(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现在正处于水深火热当中,疫情节节攀升,MCO从去年到现在一年多了,民众简直是封了个寂寞。更可悲的是,钱包干涸之余,每天还要赔上两三百条人命,导致许多家庭支离破碎,有的小孩还因此而成为孤儿。封国的意义是为了什么,我实在不懂了。

当初颁布紧急状态,很多议员都反对,他们的反对确实有道理,因为别的国家封国也从没有颁布过紧急状态,更没有说不开国会。朝野议员那时也说,开国会大家可以想更好的措施对抗疫情,如何协助人民度过难关。紧急状态只是某人为了保住自己的位子,而进行的烂主意。

然而,政客说的话,信三分也嫌多。不是吗?国会好不容易开了,但是朝野双方只是像闹翻了的孩子,在国会里嚷嚷叫叫,怎样历数对方的不是,想尽办法把对方拉下台,结果疫情是怎么一回事全都忘记得一干二净,连提也不提啦!

接下来的日子,其他的国家在慢慢复原、发展、前进,甚至还有超越马来西亚之势,我们的政要不是在想办法怎样提升国家的发展,反而在搞种族分裂,还频传贪腐事件,如今再加上疫情大爆发,人民的日子更过得苦哈哈。

现在,许多政要都在觊觎一个相位,个个都信心十足的认为自己可以带领国家前进,更有效率的对抗疫情。然而,马来西亚真正需要一个有实力的巨人带领人们突破现在的困境,而不是耍嘴皮说说而已。如果现任首相下台了,下一任的真的可以做到更好吗?

曾经马来西亚是亚洲四小虎,经济起飞,国家充满憧憬,带领人民前进。虽然1997年面对金融风暴,但由于马来西亚实施多项硬性保护国家金融体系的货币管制条例,马币也因此稳定了下来,然而此后似乎止步不前。一个资源那么丰富的国家,被这班无赖政客这么搞,巨人肩膀已倒。

日拱一卒,每天进步一点点/李黎(中国)

日拱一卒,每天都有些许收获。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日积月累,积少成多,站在昨天自己的肩膀上,过好今天,在未来获得更多果实。这个似乎是很多人的成长路径,也是期待中的成长路径。

最近我女儿经常会在睡觉前念叨一些词,如爸爸,妈妈,宝宝,猫猫,姐姐,谢谢……刚开始还很好奇,认为这是偶然。留意观察之后,发现她每天念叨的词有一些规律,一般是当天她接触到的人或者事物。比如今天陪她玩贴纸游戏了,她会在睡觉前重复“贴贴”这个词;白天被蚊子叮了,抹了炉甘石,她会重复“抹抹”这个词;白天遇到别的小朋友,晚上就会重复“姐姐”,“妹妹”等词汇。你看小孩子也知道积累,也知道站在自己的肩膀上,去积累,学习更多的东西。

这么一说,好似我们每个人都是个“小巨人”呐。

其实,“做更好的自己”这个短语很有价值。她的意思不就是,站在昨天的自己的肩膀上,做的更好吗?

有个小公式挺有意思,1.01的365次方=37.78343433289>1,1.01=1+0.01,就是每天进步一点点,1.01的365次方,就是每天进步一点点,365天后,这一点点积累成很大的数值,远远超过当初的那个1。

相反,如果每天退步一点点,那会怎么样?

0.99的365次方= 0.02551796445229<1,365天后,结果远远小于1。

如果每天原地踏步,那么1的365次方=1,365天后,和今天并没有什么不同。

虽然这个小公式有点夸张,但确实有道理。我们不需要站在“大巨人”肩膀上,站在我们自己这个“小巨人”的肩膀上,慢慢积累,努力前行,也会带来大收获的。这不就是成为更好的自己嘛!

  • 摄影:李嘉永(台湾)
  • 主题:巨人肩膀上
  • 上一篇文章链接:如何才能站上巨人的肩膀?/徐嘉亮(马来西亚)

巨人之我的父母/驴子(马来西亚)

一直以来,父母都在为我引路、遮风挡雨,我以“巨人”的美名来称呼他们一点都不夸大。

自我出世以来,我的父母就是跟我联结最深的人。从基因而看,这种联结是毋庸置疑的。有些亲戚说我长得像我爸,语气带点讪笑,我略略不悦,礼貌上微微笑,心里却嗤之以鼻:我当然像我爸,不然像你吗?废话。我妈生我气时会说:“你就是像你爸,一点也不像我!”我心里嘀咕:明明我的性格跟您很像呀,干吗只说我像爸?

生活上,父母跟我的联结是切不断的。由于我本性是极其依赖之人,所以面对抉择时,我都会寻求父母的意见。我爸比较随性,不说好或不好,就直话直说。譬如,小时候我喜欢画画写写字,长大后想当画家或作家,我爸哈哈大笑,不以为然地说:“当画家或作家,饿死就有!”那时候,我觉得爸爸说这句话太不给力,怎么我的梦想还没起步就被他浇冷水了?长大后,经历了一些事,我相信爸爸的话,至少有一半是真的。

我妈则比较严谨。我中学时要选读理科,我妈听了,眉头一皱,说:“理科,你行吗?”那时候,我对理科并不十分了解,自认数学不太差(其实不优异),选读理科应该没问题。所以,我一头栽进了理科,苦苦挣扎了好几年,弄个灰头灰脸,才狼狈逃出理科班。后来,从我妈房里的抽屉找到她中学的成绩册,发现我妈中学读理科,成绩满江红。

我的父母将他们的人生经验一点一滴传给我。遗憾的是,我学得并不积极,有时还有诸多埋怨。

我爸多年前因病过世后,这些年每每我想起他时,对他的日常回忆不多,只剩下他在艳阳下为果树松泥施肥的身影。翻看他年轻时的旧照片,没有太多的文字记录,他年轻时的事迹从此只能任凭我自己去想象了。

庆幸,我还有一次弥补遗憾的机会--我妈。

我妈烘焙有一手,最擅长戚风蛋糕。我早想向她学习了,但总认为妈妈还健在,我哪需要自己动手呢?如今,眼见妈妈一日日衰老,再不学就唯恐没机会了。妈妈知道我想学,便叫我来跟学。可是,妈妈教人可没有很大的耐心,我不停被她骂“你怎么那么笨……”,“我讲什么你都没听好……”,“叫你不要这样做,你却不听,你看搞砸啦……”,让我越听越气炸,几乎就要甩鸡蛋。但是,我也知道这就是“老师傅”的脾气,她在恨铁不成钢啊!我深呼吸吐口气,把冒上头的情绪按捺住了,继续上妈妈传授的烹饪课。诚然,要向妈妈学习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就不要有颗脆弱易受伤的心。

现在,我时不时为我妈拍照。初时,我妈老不高兴地瞪着我,说:“我没梳头发,有什么好拍的?别拍,别拍。”后来,她会问:“在这里拍吗?”我说是,我准备拍照了,她随即露出个腼腆的笑容。

我觉得,卸下严肃的妈妈的笑容很亲切。妈,谢谢您能当我的巨人。

摄影:驴子(马来西亚)

主题:巨人肩膀上

上一篇文章链接:无语/林明辉(瑞典)

自卑是一场误会/李黎(中国)

前几天约了两年未见的朋友吃饭,这位朋友是在工作中很少遇见的能静下心聊聊书籍和最近感悟的人。聊到最近一段时间阅读的书籍,他向我推荐了阿德勒心理学相关的《被讨厌的勇气》、《幸福的勇气》这两本书,是日本的两位研究阿德勒心理学的哲学家所著。

书还没看,但决定要看,因为我对阿德勒心理学感兴趣。曾经看过他的《自卑与超越》这本书,这本书的理念很大程度上治愈了我。这个治愈的过程是渐进的,不是顿悟的。相信有过同样心理的人,会能感受到,从自卑的、钻牛角尖的一端走向平和、接受现状的另一端,是很难的事情,会经过很多次反复。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夜里想了千条路,早上起来走原路。无数次的反复,我逐渐从自卑、自怜、自弃的心理状态走出来(心理有复杂性,只在部分时候,沮丧的时候会有类似的心情,其他时候是自信的。这很容易导致情绪的大起大伏)。

前几天朋友见面,他说我变化挺大,最大的感受是,我从容了,平和了。他这样说,我也是很开心的,因为这就是我追求的结果。

阿德勒心理学对我最大的帮助在于让我明白,自卑是一场误会。我们常说的一句话是性格决定命运,另一句话是性格养成于童年时期,所以童年时期的社会经验决定了成年后的行为。当我们在童年时得到否定的、消极的信息时,很容易产生自卑心理,这种自卑心理在成年后仍然困扰着我们,并在长期的心理内耗中,无法自拔。但阿德勒开导了我们,他认为,当我们正确认识到了自卑,并试图克服它,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通过克服掉一个个的小困难,形成良好的正向循环,摆脱自卑的陷阱。

同时,他认为童年时期的自卑,是一个偶然事件的结果,大部分来自于认知的差异,儿童时期个体认知的能力不足,当遇到超出认知、或者并不匹配的社会经验时,很容易形成错误的自我认知和解决方法。这件事的形成过程有一定的偶然性,所以,我们受此影响的自卑情绪,也是偶然导致的结果,是一场误会,并不代表我们个人真的能力不够。虽然这个说法稍有片面,但确实能让我们释然。

另外一个观点是客体分离。还有一种自卑的原因来自于过度关注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并不断地向外界寻求认同感和表扬,当没有获得时就会对自己产生怀疑。但事实上过度敏感的情绪,也往往把别人的反馈当成误会。在客体分离理论里,阿德勒主张只关注自己的客体,不关注别人的客体。比如,我要做的事情,这个事情是我的客体,需要倾注心力去做。但这件事是否做得好,别人如何看待我,这就不是我的事情了,这是别人的客体,不由我来关注。这就把自己从寻求外界认同的陷阱里抽离出来。

等我读完上面的这两本书,希望能重温阿德勒心理学,带来更多的理性思考。

摄影:宝棋(马来西亚)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命里无时莫强求/刘明星(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