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这场考试〉/郑嘉诚(新加坡)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不论我们生活在何时何地,人生难免都会经历种种选择,最常见的像是感情中的对象,旁观者百般劝说,心中知道不适合, 却还是继续在一起,这算是在人生这场考试答错一道题了。可是这和我们传统上的考卷不同,每道题都没有写明分数。

传统的考卷上,除了列明分数,也会一次过让你看到整张考卷大致上会有多少的试题,但是人生这场考试只会让你模模糊糊大概看到生老病死、分离、感情、亲情、友情、理财等项目,然后随着年龄增长,一题一题地丢给你回答,完成这场考试的作答时间是一辈子。

中间也似乎没有交白卷的机会,因为像是生老病死,会来的事情还是会来的,只是可能形式不同。性格谨慎的人,就会作答得小心翼翼,试卷作答时间和再三思考,而天赋异禀或含着金汤匙出生之人,在某些部分则会做得飞快,尤其是在财富积累这一块,想象下有些人刚坐下准备答题就发现原来坐在隔壁的那位同学的答卷上已写满答案。这是人生考题被动之处。

曾有人说过如果从学校毕业后的十年,没有遇到贵人或好书,那十年之后你只是老了十岁,因此有些人一直活着,可是以20多岁的智商与智慧生活着。遇见贵人,除了靠机遇,也还得看是否有抓紧机会的能力和态度。因此,不抓紧好书和贵人,就像是有人尝试泄题,如果你不珍惜,那么就让别人考得好成绩。用努力和对的方法,我们可以尝试改进答题的速度与成功率。

时间考场是线性的,如果把这线性考场转换成个空间,里面能看到一堆边考边哭,边考边笑的人。人生这场考试,没有标准答案,边答题边交卷,希望大家不要很多年之后,才发现自己答错了。因为只考一次,所以人生不只要及格,还需名列前茅。谁能保证通往另外个世界的标准不是看你种种表现与成果的人生成绩单呢?

摄影:Max(台湾)

Advertisements

《电影的反转,我们注意的世界》/郑嘉诚(新加坡)


从大学时期受室友影响,开始慢慢爱上经典的电影,幸好之后遇到也爱看电影的女友,即使开始工作后也定时每星期看一部电影。电影,尤其是剧情片的峰回路转让我们向往,我最爱的几部电影像是《禁闭岛》(Shutter Island)、《致命魔术》(The Prestige)、《灵异第六感》(The Sixth Sense)、《斗阵俱乐部》(The Fight Club)都属有剧情的反转。剧情的反转指的是在开头让观众以为剧情就是会朝着A主线发展,中间却不断铺下一点点线索的种子,最后在中后端种子慢慢成熟,开始揭示真相,一切需要做到合情合理,不突兀,但又让人恍然大悟。

通常成功的反转,需要导演在间中种下合理的线索,以便在结尾成功解释前面的线索,同时也需要精彩的主线来牵制与吸引观众的注意。为什么引人入胜的主线这么重要呢?我们可以拿“看不见的大猩猩”这项世界著名(至少是心理学界著名)的心理学实验来做个比方。

“看不见的大猩猩”这实验要求受试者观察房内六位对象互相丢球的情况,有三位身穿白衣,另外三位身穿黑衣,受试者需要观察六位走动对象中,三位白衣受试者到底传了多少次球,期间会有大猩猩走过,是种注意力选择测试(Selective Attention Test)(链接在此: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JG698U2Mvo)。但是,由于这个实验已经相当著名,现在很多人都能看到其中的大猩猩,想要挑战的朋友可以去http://www.theinvisiblegorilla.com/videos.html#tryit看看其他实验。

这类心理学实验讲的是非注意视盲(Inattentional blindness)和变化盲视(Change Blindness),也就是因注意力放在别的地方,造成“没看到”其中不寻常的变化和出现过的物体。其实,这也是我们人类随着年龄增长而有的习性,因为我们习惯了只去注意对我们来说有利或有用途的事物,以便更有效率地存活,反之还没经过社会洗礼的婴儿进入某个会场时,除了看多少人和台上的人,也会看有多少个台阶、灯泡、椅子数量等对成人来说无关紧要的事物,因为他们不会选择看什么,不看什么。

正是电影工作者利用了人类这种选择性的注意力,才让我们有了如此多反转性的电影,好的电影不一定需要反转,但是好的电影中的反转,能将剧情深刻在我们脑海中,是电影的升华。

摄影:李嘉永(台湾)

《新加坡人的储蓄习惯》/郑嘉诚(新加坡)


在新加坡某银行前后工作也半年多的时间了,目前职位是个人理财顾问,负责的项目涵盖学生贷款、房贷、储蓄户口、储蓄保险与投资基金等。面对形形色色,来自社会各阶层的顾客,发现其实大部分的新加坡人都蛮能存钱。

虽然新加坡在经济学人智库(EIU)的评测中,已经连续第5年获得全球生活成本最高城市的“殊荣”,但这其中很大程度归咎于车子、房子和货币兑换率的影响。新加坡是个不鼓励拥车的城市,单单是拥车证就可能需要3万左右的新币了,加上车价、停车费、ERP的的折磨,有拥车者说每个月至少要存新币1000-2000来养车。因此,如果不是特殊需要,不买车其实可以省下很多钱。

此外,新加坡作为弹丸小国,尽管多年来不断填土扩大面积,但土地面积还是有限,随着人口慢慢攀升到560万人,人口密度位居世界第二,房价也一直水涨船高,而组屋则是越建越小,但政府也长期在控制公共组屋的价格,目前超过80%的新加坡人口都住在公共组屋内,以公积金来供屋子,也算是居者有其屋。

最后,新币长期稳定坚挺,而此排名或许没有详细考虑到货币购买力的问题。例如,在普通摊位叫个炒果条可能要新币4-6,换算来是马币12-18,但如果对同样赚取新币3000和马币3000的人来说,感受是很不同的。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叫的炒果条可能已经要马币6-10块了。当然,新加坡也是有昂贵的餐馆,喝酒尤其是贵。

如果新加坡本地公民在扣除20%的公积金后收入有新币3200,在没有买车,用公积金买普通组屋,和过着普通的生活,我们大致能得出以下计算,亦即交通费200,伙食费300,娱乐100,旅游基金300,杂费150,若不算教育费,和此人单身的话,是有可能可以存下手中一半以上资金的。但是,没有最低薪金制的新加坡,也有许多在边缘挣扎的人们,但还是不减其大币值的吸引力。

因此,这或许也是为什么可以在上MRT的瞬间,看见各色人种推挤进入门内的情景了吧?大家都想往这里淘金!

摄影:李嘉永(台湾)

《开始工作前从不知道什么是肥》/郑嘉诚(新加坡)


普罗大众想要降下自己的体重的时候,讨论的是“减肥”;对健身稍有涉略的人,则在乎“减脂”。减肥,注重的是对身体整体重量的调整;减脂,则是更注重身体体脂肪的与肌肉的比率。但以下为简易讨论需要,将混为一谈。

而减肥或减脂,对我在2017 年开始工作以前,从来不是个问题,还曾经在大学期间把身体锻炼到只剩下10%的脂肪,但工作后看着渐渐消失的腹肌与拱起的肚子,是时候想想怎么减肥了。

其实,要如何控制体重和心理学息息相关。我们可以通过心态和行为的调整来达致减肥的目的,而不是无意识地不停少吃或挨饿。

首先,心态上需要调整,找到真正想瘦的动机。动机分两种,分别是外部动机和内部动机。外部动机就是外部环境给你的嘉许而让你更有动力持续和增加此行为的次数。外部动机通常在减肥的初期,或克制诱惑时能发挥功效。今天在减肥的期间受到身边美女的嘉奖,那么肯定让你动力满满。或是看到自己的腹肌开始明显,对自己的身材都垂涎三尺,而想要继续运动的时候,就是外部动机的典型。

内部动机说的是活动本身就能带给我们的快乐,而这种内部动机,才是长期维持良好体态的关键。打个比方,运动本身带来的满足感、正面的情绪与快乐,就能长期维持减肥这项行为。当然如果今天同事请所有人喝珍珠奶茶,那就需要外部动机(例如,想要让得之不易的腹肌‘生存下去’就是重要的外部动机)。我们需要交替使用外部和内部动机。

在行为方面,减重靠的是三分锻炼、七分饮食。因此,需要了解各种正确的减重行为。最大的误区就是节食。虽然节食本身能让人短时间内瘦下来,但因为挨饿,身体会以为在恶劣环境中,因此大部分摄取的食物将以脂肪的形式储存。平常也应该多菜少肉,毕竟菜有饱足感,但卡路里低。

在运动方面,也应该注重有氧与无氧运动的结合。除此之外,也应该从多肌肉同时运用的组合式动作开始锻炼。其次,环境因素也非常重要,家里、附近公园是否有运动的场地或器材,健身房是否靠近。如果可以找到健身教练或是有长期运动的朋友陪伴,更是锦上添花。

工作一族的我们,用对的方式,往健康的道路前进吧!

摄影:Nick Wu(台湾)

《你为什么匆匆忙忙?》/郑嘉诚(新加坡)


自小在半城乡里的小康之家长大,也算是当地的中产阶级,生活过得还可以,但是大学生生涯开始后,亲身感受世界之大与差距。从吉隆坡到新加坡,6年在不同城市生活里,所接触的不同人,证明了出生的城市或国家,对我们的文化、教育程度、财富多寡有重大的影响,我相信个人奋斗的影响,也相信环境提供给所有人生不同的起跑线。为了互相追赶,大家忙碌起来。

在目标设定理论里,有清晰的目标和行动计划,才能了解到我们和目标直接的差距,而对这种差距的感觉就能引发动力,向好的方向,或坏的方向前进。长大之后,生活越来越零碎与匆忙,除了在刷牙都想着待会儿要做什么,上电梯需要连戳按钮至少两下,连看YouTube都要确定按了快捷键,通常是2倍,而走路的速度也一样,确保是2倍。

大家匆匆忙忙,也许就是在城市挣钱和生存下去的基本条件,别说大公司,试试看在普通餐馆手脚慢的话,会中多少的投诉。这种大家的匆忙形成循环,互相催促。而且,忙碌人生,似乎让部分人觉得在活着,从忙碌的感觉中获得自我价值。人口迁移到城市、各地区城市化、物质主义影响、手机将人生切片、耐心缩短,让这种人生匆忙症很平常,但不代表正常。

匆忙,有时让人丧失静下来思考的能力,无法专注处理重要而不是紧急的事,像是之前遇到的某活动公司的老板,成天看似忙忙碌碌,自认有效率、公司有前景,但搞到小小27人的公司,10个月之内走了19个人,还在Jobstreet上撒谎称自己的公司多好来骗新人。焦躁不安,小则让人心理和人际关系出现问题,大则导致公司没落。

那么如何在维持效率的同时,不要再陷入这种匆忙症呢?有临床心理学家建议试着检视自己在做的事、多往户外走动、从社交媒体抽离、珍惜和亲人相处的时光、不要因为 FOMO (Fear Of Missing Out)而持续关注碎片的信息,还有不要太严肃,多微笑。

这些看似不难的改变,需要持续的行动。很忙和把事情完成不同,很忙不是成就。下次感觉忙得不行的时候,稍停一会儿,让自己享受几分钟的宁静,然后看看是否能走动几分钟或和亲人聊聊天。有时最忙的人完成的事情最少,不断检视自己是否真正地活着,不要以你有多忙来定义你的人生高度。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希望,是个好东西》/郑嘉诚(新加坡)

oznor


愿望是对事物的美好设想与期待。希望是对事物的盼望与期望。希望和愿望意思相近,但希望可作为动词而用。而希望或愿望这词,也让我联想到前几个月才看完的经典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的台词——“希望,是个好东西,也许是世间最好的东西,而好的东西不会逝去。”《肖申克的救赎》是在1994年,也就是我出生的那年推出的电影, 在互联网电影数据库(IMDb)上,有超过2百万人评分,拿到平均9.3/10的好成绩。

这部电影讲述一位银行家爱迪被误判为杀害他的妻子与妻子的情夫的凶手,进入肖申克监狱,在服刑期间从认识不同的狱友,到被毒打鸡奸,和狱卒及典狱长诺顿的角力,最后逃出生天的故事。在整部电影中,讨论了希望、毅力、自由和体制化等课题。

值得讨论的是,怎样的心理状态,能在被误判两个终生监禁的冤狱、狱友被杀、关禁闭、暴虐狱卒的管制下,还能保持心中的希望鼓励身边的狱友、六年如一日地写信给政府申请提升监狱图书馆的钱、抱着准备受罚的心播《费加罗的婚礼》给全监狱狱听、花20年的时间在牢房用小小的地质锤挖洞逃出生天。

从正面心理学有关的的“动机理论”和“愿望理论”角度,我们可以尝试解释爱迪是如何撑过这段日子。爱迪的狱友之所以绝望度日是因为他们经历各种打压、隔离与虐待,知道反抗是不会有结果。爱迪不同,他们当时所处环境一样,遭遇类似,但他有坚定的愿望,还结合了各种能达成目标的心理素质和方法,像是自我效能感 (Self-Efficacy)、毅力、影响力、行动规划 (action-plan)和纪律等。

举例说明,班杜拉 (Bandura) 自我效能感说的是个体用自身能力去达成特定愿望拥有的信心,越高的效能,就越能发挥自身能力,这样的心理状态,能让爱迪发挥所长,并坚定地执行计划,并影响环境。没有这种心理,他无法斗胆主动帮狱卒避税,建立特殊地位与关系,和暗中准备往后逃狱后生活的资金和假身份。他这20年来持续地在放风时间,把前夜挖洞后的砂石偷偷从裤子中散落在地,也是爱迪对行动规划的执行力和毅力的展现。

而愿望理论,有两大重点,第一是个体为达成愿望而有的毅力与勇气;第二是个体如何用不同的方法来达成目的。从影片之中,我们可以知道爱迪在和瑞德等人成为朋友后,他唯一的愿望不是离开监狱而已,他想要重燃大家心中的希望,让大家即使在肖申克监狱里也要感受到自由,因为他相信监狱的高墙是锁不住心中的向往。男主人公甚至趁着一次到广播室的机会播放《费加罗的婚礼》给全监狱听,只是想借此让大家知道这世界的美好。他有被关禁闭也要鼓励全体的勇气。他也有达成愿望的各种手段。像是为了自己或大家的自由,他主动帮忙处理狱卒财务问题、挖墙、结交朋友、为大家建立图书馆等。最后的成功重获自由,是在方方面面累积的成果。

影片最后,爱迪好友瑞德终于被假释,他没有步上之前假释出去的另位狱友布鲁克斯自杀的后尘,瑞德因为对爱迪的承诺而有了活下去的理由,最后两人也成功在太平洋小岛上相聚。

有时命运的玩笑让人生摔了一跤,但是有完成愿望的勇气与毅力,加上各种以达成愿望而想出并实践的各种办法,能让我们有可能和爱迪一样,在谷底沉沦后,再次开启人生第二道门。

摄影:黄艺畅(中国)

《当我们什么都没想,只向钱看》/郑嘉诚(新加坡)


有种说法是,以前的人从来没有什么人生岔口的烦恼,因为对以前的人来说以前世界很小,小到根本不需要烦恼未来要做什么,跟着之前祖祖辈辈的职业做就对了,连职业顾问、生涯规划师都是到第二次工业革命,1900年代(20世纪初)才有的职业。来到现今世界,随着交通的发达,世界各地开始连接;同时大部分的人教育水平提升,个人未来发展的方向扩大,随着世界文化与科技的推进,选择千变万化,然后留给我们的是一群从教育工厂出来,不知道未来该怎么走的人们。

我自认还算幸运,从中学开始就很清楚自己有兴趣的事情,但外部环境的限制与变化,导致自身也需不断地改变,从以前的历史、哲学、心理学、政治、活动到现在转向进入银行工作,算是不断地跨领域,但至少不忘初衷,还是尽量保持爱书爱学习的心,但也多了不断往钱看的心,深刻体会“理财应该是所有人的第二专业”。

在马来西亚受教育长大,一直到大学毕业,身边都有许多朋友面对人生以后到底要做什么而烦恼,不然就是因为没太多想法,所以干脆不去想,毕竟在这样教育制度下成长的孩子,很难有特立独行的想法或行动。

但是,我注意到的是大部分家境清寒的,会想要找尽量赚多钱的职业;大部分中产阶级的大学毕业后,也会尽量找赚多钱的职业;大部分家境富裕的,直接出国留学,不管有没有回来,都会尽量选最高大上的专业,然后再想办法赚很多钱。

以前祖辈被家里历代的职业捆绑,那可不可以说我们现在职业选择多了,但是却被金钱绑架了未来的方向?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