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中立的一步/郑嘉诚(新加坡)

Eminem performs during The Concert for Valor in Washington, D.C. Nov. 11, 2014. DoD News photo by EJ Hersom

每段关系中都会有争吵,而随着双方性格的差异,有些情侣可能是活火山般常常爆炸,有些是因为对方性格比较平和,争执也就相对少。在所有争执当中,我们又觉得有多少是我们的责任,多少是对方的责任呢?如果今天做项研究,调查印象最深刻或最近的争执中,谁应负上更大的责任,我们很可能会发现,比较多人会觉得是对方的错,例如,“都是他太忙没时间陪我,所以搞得好似我为人任性”、“都是她卫生习惯不好,不然我也不会一直碎碎念”、“都是他动作太慢,不然我们不会错过那趟班车”等等。很多时候是因为看事情的角度不一样,如果角度都不一样了,退一步真的有用吗?

首先,我们从小到大建立的认知结构、看事情的角度,让我们更容易从我们自己的角度出发。不管一对恋人在一起多久,经历过多少事情,因为他们不是打从娘胎用百分之百同样的角度经历了同样的事情,那么现实就是对于同样的白纸,戴着蓝色眼镜的我说它是蓝色、戴着红色眼睛的你说它是红色。

我的其中位偶像是饶舌歌手Eminem,他的其中一首经典歌曲<Beautiful>里面就唱到

“In my shoes, just to see

What it’s like to be me

I’ll be you, let’s trade shoes

Just to see what it’d be like to

Feel your pain, you feel mine

Go inside each other’s minds

Just to see what we find

Look at shit through each other’s eyes”

但我们知道,像交换鞋子这类表面的行为不难,但是现实是我们还是无法真正地去以对方的身体与灵魂去感觉他那刻的痛苦,也无法真的用对方的眼睛来看到我们自己。

还有一段

“But I already told you my whole life story

Not just based on my description

‘Cause where you see it from where you’re sittin’

It’s probably a 110% different”

这要表达的是我即使告诉你了我这辈子的故事,你也只是听了我说的故事,我经历过的“故事”,从你现在身处的位置和看事物的角度,你对我经历的理解可能与我真实的感觉是110%的不一样。你感觉不到我的感觉,你经历不了我的经历,这其实就是种信息不对称。

好消息是,心理学中的自我抽离“Self-Distanced”,又称“第三方视角”可以帮助我们以更客观的角度去理解恋人在争执中的位置。研究结果也显示,相较于普通的态度,如果受试者以自我抽离的角度观察,他们会经历到更少的负面情绪,更能体会相关经验,和较小的血压增幅。另个类似的实验,用更长的实验长度(横跨两年),用中立第三方并且希望达到最好结果的角度出发,结果发现对双方的婚姻质量相当有帮助。

所以,如果你也面对类似的困扰,下次尝试用中立、第三方(别人)和利益良善的方式去写下事情的原委、 找出面对的困扰和解决方案。开始可能会有点困难,但是熟能生巧。 下次,在争吵即将发生前或不幸发生后,都尝试这个方式吧!当然,前提是需要有男朋友或女朋友。

代沟/郑嘉诚(新加坡)

根据《维基百科》,代沟是指“年龄差距较大的两代人或几代人在信仰、政治或价值观方面的分歧。在更多的情况下,代沟通常指的是年轻人与其父母或祖父母之间在各个层面的认知差距有时社会用不同的名称区分不同世代。例如西方社会的战后婴儿潮、X世代、Y世代、Z世代,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80后、90后、00后。”

在亚洲文化下成长的人,似乎很少会和朋友互相分享自己和父母间的故事,抑或是我们自己本身就不太和父母有太多交集,很可能也因为两代或几代已经具有的差别,让彼此的差距形成恶性循环,彼此的关系就像是宇宙膨胀说,随着我们成长、上学与工作后累计的阅历,渐渐把彼此拉开,这样的差距形成了无法轻易越过的代沟。

人的信仰、政治或价值观都是经过长期积累的阅历而形成的,尤其是年长一辈,因为现在的他,是由过去的他,几十年间所经历的人事物汇集而成的。然而,时代一直在变,单单近几十年的娱乐产业就经历了日本、台湾、香港的崛起与衰落,到现在韩流横扫全世界。

语言方面,单单以柔佛来说,现在年轻一代因为新加坡的语言政策影响,导致大部分年轻人并不能流利地使用方言,语言是思考和沟通的基础,这使我们少了座和老一辈交流的桥梁。政治方面来说,因为某党大力推动的宣传机器,也让一批人会觉得他们属于不同的祖国,并且到了无法好好沟通的境界。当然,这不限于长辈那一代。

随着自由意志和个人主义的兴起,每个新时代不断在询问我们是否应该和上一代活着类似的人生。同样的事件,不同的经历,让我们带着不同的视角理解。幸运的是,许多情况下,父母与子女之间的代沟不像星系的分离运动,通过沟通和理解,双方的距离不是单行道渐行渐远。我们的文化相对保守,不轻易和父母有太多的深入交集,但也是我们的儒家文化让我们知道亲情的重要性,从十年前离家读书到工作至今,距离使我发现父母对我的意义,这样的文化,让我们即使不轻易深入交流,但愿意不断尝试,来慢慢缩小我们之间“星系”的距离。

  • 摄影:Nick Wu(台湾)
  • 主题:代沟
  • 上一篇文章链接:代沟/周丽雯(澳洲)

怎么那么多人辞职?/郑嘉诚(新加坡)

最近这几个月如果稍微关注时事,可能会发现其中一个重要议题是“大辞职潮”(以下简称为‘大辞职’)。这个“大辞职”大致上说的是在疫情期间,除了大量的人失去工作,也有大量的人辞职。其中的原因有许多,主要有薪水、工作生活的平衡、工作地点的自由、工作内容和工作或公司本身的稳定性等。许多人说在疫情期间遭受极大的压力,但并没有给予相对的自由和酬劳。

浪潮本身好像主要在欧美一带,其中一部分原因,也可能是他们的社会福利体系相对健全,不怕没工作会马上饿死,再加上疫情期间,政府大量的定期印钞派钱,据说有些低收入人士工作时的薪水与疫情期间不工作时领到的救济金差不多,进而促使更多人选择辞职,不再受气。

一般情况下,我们的反应可能会是:“怎么会这样?”、“疫情期间能有工作就不错了”、“什么?有人裸辞(没找到工就辞职)?”等等。尤其在新马两地,好像没有被这股风吹到,顶多也只是微风。我猜想,没有欧美国家相关的各项福利和救济金,是很难这样直接撒手走人的。而且,亚洲这带的群体主义让我们做很多事情,也不只是考虑到自己,还需要考虑身边人怎么看,父母的想法等等。然而,在国外这样的集体主义思想可能根本就不是他们前几位的考虑因素。

但是,即使没这个社会条件和决心如此做,我们也可以稍微借鉴,并开始思考,毕竟这次肺炎直接一个左勾拳把“世事无常”这几个字打在我们脸上。除了更多的悲欢离合,这之间还增加了一层又一层的关卡和繁文冗节,以致我们拥有的社会背景也难以影响我们不去想:世事难料,这份工作真的是我们这辈子要做的吗?

是不是应该停一停,学习新事物、重新审视人生、休息一段时间或转换跑道等等?或许,这次行动就是个转机!当然,也有些人是在自己的岗位上蛮愉快的,但是可能只是少数。我们,社畜终究是社畜,发些白日梦,并不会改变我们固有的集体思维模式和社会福利相对落后或不足的事实。于是,在写完这篇稿的当下,决定打开公司电脑,继续加班。

怎能没有遗憾?/郑嘉诚(新加坡)

电影常常都有遗憾的桥段,像是《爱尔兰人》裡法兰克对于最后无法修补和女儿佩琪关係的悔恨,或是《花样年华》裡陈太太苏丽珍和周慕云的爱情,可见遗憾一直是各种经典,也是人生绕不过的课题。既然绕不过,我们就需要好好了解遗憾。

什麽是遗憾?遗憾是种负面的情绪和认知状态,通常基于不甚理想的结果或现状,对于过去没有做或已经做过的事情产生自责,希望我们可以改变过去。也是疫情时代的其中一种基调情绪,大家好像都是在想“如果当时多回家”或“如果没有这个疫情”。

可是,心理学研究显示遗憾也非一无是处,尤其对年轻人而言,因为这类的遗憾情绪和痛苦的经验让我们有机会重新审视什麽是重要的和聚焦在正确的行动上,甚至选择全新的一条道路。对于年纪稍长者,因为还能改变的机会相对少了很多,那遗憾可能会导致陷入长期的负面情绪,甚至出现健康问题,像是荷尔蒙和免疫系统的影响。长期重複、负面的自责,甚至是忧鬱症的基础之一。

关于遗憾,还有个有趣的研究显示我们回顾短期内发生的事情时,我们会更遗憾于我们做错了什麽,可是回首更长期的时段,更多的是我们错过了什麽,像是《花样年华》裡,如果当时还有多张船票,张曼玉饰演的苏丽珍会不会和梁朝伟饰演的周慕云一起走呢?这就是未完成和错过的事。总的来说,“没有完成那件事”或“如果我有做那件事的话的影响”对我们人生来说影响大于“我做错了那件事”。

那麽总结下来我们应该怎麽应对遗憾之感呢?首先,所有的情绪都是有其功能的,都是能让我们继续生存的因素,经历过遗憾,我们以后在做决定时可以再思索一番,我这麽做对吗?第二、长期自责和遗憾的情绪会影响身心健康,已经改变不了的事情就尝试放下与原谅。

第三,我们常常会有偏见,觉得来多一次的话我就会怎样怎样,可是客观条件来说,即使我们重来一次,基于当时种种的限制或者认知上与资源的不足,我们还是会做出一样的决定。最后,我们应该接受遗憾是人生的一部分,每个人都会犯错,但是这些遗憾是让我们成长的契机,通过这些契机或许我们会更了解自己想要什麽和不要什麽、自己的价值观等等,甚至包括别人的价值观。

因此,与其活在自责里,我们是否应该尝试拥抱遗憾,接受和正确利用它来建筑更好的人生?

  • 摄影:Lynne Oliver(澳洲)
  • 主题:遗憾
  • 上一篇文章链接:深表遗憾/小暑杂记(马来西亚)

猪队友会出人命/郑嘉诚(新加坡)

看过《教父》三部曲的人,都会知道在《教父》中有个出名的猪队友,那就是第一代教父的二儿子弗雷多·柯里昂(Fredo Corleone),他出现在了《教父》的第一和第二部曲。

为什么说他是猪队友呢?他在第一部电影中,在敌人出现,近距离开枪刺杀他父亲——柯里昂家族的首领的时候,身为黑帮大佬二儿子的他连把枪都无法拿好,并且看着父亲身中五枪之后,也只能坐在地上哭,而不是立即叫救护车。第二部里,他则是直接参与了对手要推翻他弟弟——二代教父迈克尔·柯里昂(Michael Corleone)的行动。当时,他把家族消息出卖给当时要铲除迈克尔的对手海曼·洛士(Hyman Roth),导致迈克尔差点被杀害,之后又吃里扒外通报迈克尔要刺杀海曼的消息,在FBI盯上家族和迈克尔,遭联邦检察官起诉,家族面临瓦解危机的时候,他还不透露所知道的消息,这已是超越无能和懦弱的范围了。

弗雷多在家族中的地位不及大儿子桑尼·柯里昂、小儿子兼二代教父迈克尔,甚至不及领养的汤姆·海根,主要是因为只是个懦弱、善良的人,在家族里,就只被安排了当父亲的司机和在拉斯维加斯打理几间酒店,平常有会议的时候,也只是负责安排在会议前的娱乐节目。

但是,弗雷多似乎不满意于自己的弟弟在每件事上都超越自己,作为哥哥什么都得听他的安排,或许他从头到尾都没学会电影里不停重复的一句话,“不要感情用事,这只是纯粹的生意”(It’s not personal, it’s strictly business),如果弗雷多能接受自己身为哥哥,不代表黑帮工作和生意上一定要比较杰出,他们只是血缘上有关系,一起在一个家庭相亲相爱就好,因为不做事时,他确实是个善良的人,或许他就不会为了吞不下那口气或自卑,进而联手外人来铲除自己的弟弟了。

猪队友是对事不对人的,因为一个在这件事上没有能力的人,有可能在其他方面是不错的。出生在黑道家庭他没得选择,但是与其保持低调,他却主动在几间大事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样的猪队友,吐不吐血?

  •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残奥会/宫天闹(马来西亚)

大小巨人/客家妹(马来西亚)

老大这个月出的题,我仿佛看到他左肩扛着大女儿,右肩扛着小女儿的画面。我儿时记忆中好像没这一幕,但我记得那时我的小手在我家巨人手掌心里的比例,或许“巨人”这形容词是这个时候诞生的。

我家有另一个身形小,不常被冠名但却是名副其实的巨人。她肩上包揽了许多事,不但是家人的衣食住行,偶尔也做巨人的肩膀。她具备了巨人的心理条件。

长大了,我的手不再迷你,我也可以成为巨人,扛起老巨人的担子。

我认为巨人应该是这样的:1.能自己解决问题。2.可以自己养活自己。3.勇敢坚强面对生活难题。4.能够对自己和他人负起该有的责任。5.可以成为他人的榜样。6.可以保护自己和家人。7.可以给家人做最强大的靠山。

现在的我可能多多少少具备以上的条件,但始终不及老巨人能发出的能量。我即使想把他们都扛在肩上,他们也会想办法把肩膀升级,用另一种方式把小巨人也扛了起来。

成为可靠强大的巨人何止以上那七个条件,培养小巨人是永远的事业,也不停循环着。老巨人还有好多想传授的,可是很多时候无从下手。

小巨人听吗?小巨人有足够的耐心吗?小巨人会让老巨人靠近、知道、了解吗?

好吧,老巨人也有错的时候,小巨人学会宽容了吗?小巨人学会和老巨人沟通了吗?

看来老大这个月的题目挺有反思的空间,我给自己冠名的“巨人”感觉好苍白……。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主题:巨人肩膀上

上一篇文章链接:黑帮巨人的肩膀上/郑嘉诚(新加坡)

黑帮巨人的肩膀上/郑嘉诚(新加坡)

站在巨人肩膀上是出自牛顿的经典语录,谦虚表示只是站在前人的努力之上,才能有他如今的成就,当然也有人说其实只是要侮辱当时和他交恶的有“英国的达芬奇”之称的前辈。如果以大众所知的定义看来,巨人可以指的是前人所中的“树”(前任努力建立的基础),也可以用在黑帮里前人留下的资源和人脉,或是认识某位大佬而一跃而上。

在马丁·斯科西斯(Martin Scorsese,有中国的朋友和我说他们内地亲切地称他为‘老马’)的2019年《爱尔兰人》里, 有着爱尔兰人血统的男主角弗兰·克西兰(Frank Sheeran)从一位送牛后腿肉的普通卡车司机,之后变成美国意大利裔黑手党最顶端杀手和保镖之一。

电影裡寥寥带过了Frank的二战经历。其实,从美国二战归来的他,在欧洲打了411天的仗,有资料说,二战参战人员平均实战天数是80天左右,而Frank在Thunderbird Division,从欧洲战场开战第一天打到最后一天……这个团还经常屠杀战俘,所以Frank应该是被雕塑成了能够极大成度的克制人性、面对很多事都能波澜不惊的人。

但是,1950年代,归来的他却只能当个送牛后腿肉的卡车司机,在一次车子有问题在加油站检查的时候,遇到了剧中另一角色,黑帮的低调大佬罗素。之后,弗兰因为私下贩卖公司的肉而被起诉,但是他不愿爆出同伙的精神,却赢得了帮他辩护的律师的赏识,而此律师认识罗素,因此经过引荐后,弗兰也通过自己的杀人(在业内也称‘刷房’)和办事的能力,渐渐赢得权力核心的赏识,慢慢爬到大佬和吉米霍法的贴身保镖、刷房工和工会高层的地位,通过巨人的扶持,成为当时数一数二的人物。

当然,有人说有部分故事是虚拟的,因为Frank只是要在死前再赚多点版权费,但以电影的视角来说,确实Frank能多次获得机会表现,在黑帮里爬到这么高的位置,相当大部分需要感激罗素的赏识。但是,毕竟Frank再怎么努力和爬得再高,毕竟也还是罗素旗下的第一杀手和亲信罢了,接下来这位才是真正借着前人留下的基础,成为了一代教父。

由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导演的《教父》(Godfather)用三部曲的方式,在黑帮家庭的成长环境下,向我们展示了二代教父Michael Corleone被迫爬上了巨人的肩膀过程。他本是想要尽量融入美国正道社会的军人,但是因为黑帮家族之间的斗争,父亲几乎因暗杀而死亡,大哥冲动被暗杀身亡、二哥无能,导致他在身不由己的情况下跨出了那一步,正式接下了家族黑帮的领导人位置,但却从此不能全身而退,像在第三部里又再一次暗杀后,Michael说的经典台词:“Just when I thought I was out, they pull me back i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neS2Uwc6xw)

或许二代教父Michael的经历更能说明巨人肩膀上的影响力,他父亲留下的黑道事业和他父亲就是巨人本身,而Michael,一跃而就,凭着这些先天的基础,成为了首领,而其他没有这类父亲和家族背景的人事,或许混一辈子都上不去。幸好平民老百姓的我们应该没有牛顿的成就或是教父他们这样的烦恼,我们如果有机会站在巨人的腰间也很不错了,但也要看看你愿意付出什么代价。

《教父》电影海报摘自《维基百科》

主题:巨人肩膀上

上一篇为政链接:巨人肩膀上/耳东风(马来西亚)

一句格言:I’m gonna make him an offer he can’t refuse/郑嘉诚(新加坡)

一句格言,其实看到这个题目,脑中应该要显示出的话应该是一些中国的古代格言。可是,最近看了几部经典黑帮电影,因此脑中出现的第一画面却是1972年《教父》里的:‘I’m gonna make him an offer he can’t refuse.’和2019年《爱尔兰人》里面的:‘I heard you paint house.’‘Yeah, I do my own carpentry work, too.’希望往这个方向写不会被打枪(被拒绝的意思)。

《教父》里的:‘I’m gonna make him an offer he can’t refuse.’这句话直接或间接通过行动出现在了几个画面。第一个是在最经典的开场Corleone家族第一代教父Vito Corleone的女儿婚礼时,进行到20分钟左右时,未来的第二代教父Michael Corleone在和Kay Adams聊天时间接提到了这句话。

当时Vito的Godson—— Johnny开始他的歌唱事业时,和一个乐团团长签了人身专属合同,当他想要离开的时候,教父向那位团长开了一张$10,000美元的支票要求解约,但被拒绝了。隔天,教父再次去找了他,和他的保镖兼杀手Luca Brasi,最后团长收下了只有$1,000美元的支票,因为教父提出了一个他不能拒绝的提议,当时杀手握了一把枪对着团长的脑袋,然后教父对他说,他保证今天如果不是他的签名在那张解约上,就是他的脑袋。这就是所谓无法拒绝提议。

而在爱尔兰人里,‘I heard you paint house.’指的是他们杀手在刺杀行动中开枪后,受害者的血喷满墙壁的场景,就像在为一面墙上漆,于是便有了这类的暗语。而‘Yeah, I do my own carpentry work, too.’则是说杀手本身除了能杀人,还能顺便准备棺材来处理尸体。

黑帮电影里的这些经典语录,都来自非常经典资深的人物口中,也是有些(像是‘I heard you paint house.’也是业界通行用语),因为黑帮原本就不是个在台面上合法经营的行业,所以有时在交流时也需要小心翼翼,毕竟二代教父Michael Corleone也说过,绝对不要让别人知道你在想什么,常常大声嚷嚷的人,像是Sonny在这行都干不久。或许我们都能从这些黑帮的格言里学到点什么。

电影《教父》海报摘自《维基百科》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陈校长的复课演讲讲稿/何奚(马来西亚)

克制的正义与放纵的混乱/郑嘉诚(新加坡)

从小到大,除了现实中的华伦巴菲特、梁文道等人,也包括漫画里的超级英雄蝙蝠侠(布鲁斯·韦恩)都是我的学习对象。而稍微了解蝙蝠侠的人,都会知道蝙蝠侠最为著名的不杀人信条。虽然这信条在近些年俨然已经成为了他的标志,但是其实在早期的蝙蝠侠漫画里他是带着一把手枪,不介意杀人的侦探。但是,我想讨论的蝙蝠侠会以近期、在诺兰电影《黑暗骑士》的形象作为讨论。

蝙蝠侠在大部分人的眼中,都是正义凛然的形象,他代表超越腐朽制度的存在,打击各式各样的罪犯,是高谭市中正义的代表。而他不杀人的原因,有几种说法,第一、那是他本身的一条道德底线,一旦跨越了,就没有回头路;《不义联盟》里的超人就是很好的例子,走向独裁统治、滥杀的暴君。所以,他不断地克制,将罪犯交给司法处理,他代替的部分是执法。当然,他也知道以高谭市腐败的程度,单单执法是不足的,预示他也不断地在和体制内正义的人物像是高登局长和变成“双面人”前的光明骑士哈维·丹特合作推动全面改革,尤其是立法。

第二、他并不想成为他要打击的对象——罪犯。真正的罪犯不会在乎杀死多少人,而蝙蝠侠要成为的是一种象征,一种正义、战胜恐惧与希望的象征。但是,这象征最大的反派,就是蝙蝠侠最经典的敌人——小丑。在《黑暗骑士》里的希斯莱杰饰演的小丑,更是其中最著名的代表,甚至有人说“希斯莱杰之后,再无小丑”。

在三部曲的第一部《蝙蝠侠:侠影之谜》里,布鲁斯从导师拉斯·奥古(Ra’s al Ghul)里学到“罪犯总是想要些什么,你只要了解他们的动机就够了。”但是,蝙蝠侠是一种象征,小丑也是,一种混乱的代表、纯粹邪恶的化身。小丑不要钱,不要大批手下的追随,在管家阿尔菲通过个以前在缅甸执行任务时的故事说道:“有些人只想看着世界起火燃烧(Some men just want to watch the world burns)。”

在要蝙蝠侠揭开面具或是让市民和犯人决定是否炸掉对方邮轮等不断的博弈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出他们都不否认人性都有恶毒的一面,可是蝙蝠侠象征的是克制人性的恶,小丑则是要放纵激化人性的恶。双方都是极为遵守原则的人,不过小丑的原则就是一切毫无意义与反政府主义。

在审讯室的一幕也是大家津津乐道的经典。在审讯室里,蝙蝠侠问小丑为什么不杀了他,因为毕竟双方代表的是两种彻头彻底相反的理念,看似小丑最讨厌的应该是蝙蝠侠,而且三番四次搞事,看似就是要把蝙蝠侠往死里搞。

小丑却表示自己从来都没有要杀蝙蝠侠,甚至对他说“You Complete Me!”因为直接杀了他,舆论可能甚至会为蝙蝠侠立下壮烈牺牲不朽的形象,这是小丑最不想看到的。小丑要利用的是蝙蝠侠一直游走在法律边缘,动用私刑,凌驾于权力之上的坏处,片中甚至有试图扮演蝙蝠侠的人质问蝙蝠侠是谁给了他这样的权利,然后在小丑要挟如果蝙蝠侠一天不自首,小丑就继续每天随机杀人的情况下,健忘和恐惧的大众就把矛头指向了找不到也抓不到小丑的蝙蝠侠身上,当蝙蝠侠身份揭露,自然而然民众舆论的压力,还有现实中的法律系统就会来制裁他,也能从此抹除蝙蝠侠的高大形象。

剧中的邮轮戏也是使用类似的战略,小迫人们做一个决定,抛弃自身的道德理念,放纵心中的邪恶。他要证明再怎么高尚的人都可能被腐化,坠落道德深渊,就像是最后被他逼疯的哈维·丹特。小丑在审讯室里提醒蝙蝠侠权力是流动的,当蝙蝠侠对民众造成威胁,民众随时会翻脸不认人,这就是小丑眼中脆弱容易动摇的人性。

很多人说,小丑可能才是这部电影的主角,他自身带来混乱元素,不断在高谭市的各个角落,把蝙蝠侠一直想要克制的人性邪恶激发出来。虽然蝙蝠侠在最后牺牲了自己的声誉,挽回了双面人哈维的形象和催化了之后的哈维法案,但是蝙蝠侠绝对是惨胜,他只是用了一个又一个的柏拉图式的“高尚谎言”来维持高谭市的运转。

应该没有人希望现实中有小丑这样的存在,但是看看我们现在的世界,似乎小丑在某些角落,比象征正义光明的蝙蝠侠还要强大,并茁壮成长。

电影海报摘自《维基百科》。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章链接:克制与放纵/周丽雯(澳洲)

性格影响命运/郑嘉诚(新加坡)

这次的主题“性格·命运”似乎就在暗示我们脑补性格是否决定命运。我觉得有影响,但不能用“决定”这么肯定的词汇,或许“影响”更恰当些。

从心理学看,人的本性(Nature)和后天的养育(Nurture)是决定人的发展,也就是命运的两个关键因素。天性是天生设定好和由基因决定及生理特质。养育则是外界的影响,像是之后遇到的各种人事物、人生经历和学习。

但是,父母的社会经济地位 (Socioeconomic Status,SES) 也是预测孩子未来极重要的元素之一。社经地位指的是家庭收入、家庭劳动力的教育程度和劳动力的职业。

我觉得性格是由本性、养育和社经地位这三种元素决定的,而社经地位又在互相影响着本性和养育。首先,原生家庭的环境决定了是否能提供足够安全和营养给胎儿,这间接影响了Nature。

出生后,本性会决定我们的体格或是在任何方面有没有天赋,像是体格特别适合打篮球,或是具有天生的绝对音感,或者天生比较谨慎、外向或内向。接着,即使有天赋,在贫民窟长大的情况下,没有足够营养、安全环境,也不太有可能发挥的机会。但是,有钱、有一定教育程度并且有不错职业的父母,通常都相对有些社会地位,而教育程度让他们更有想法和远见,钱让他们有能力实践他们或孩子的想法,通过职业,可能也能利用人脉帮孩子铺路。

当经历不同本性、养育和父母社经地位影响下,个体就开始渐渐形成稳定的以下五种性格(Personality)。各种个性程度的多寡就看那三种因数的影响。

开放程度(Openness)——它指的是人们自然的好奇心,无论是在接受新经历或是学习新东西等方面。

周到懂事程度(Conscientiousness)——看一个人考虑是否周到或是可信任。

外向度(Extraversion)——性格有多外向、自信以及善于交往?

随和度(Agreeableness)——是否为他人着想、有多少同情心以及周到?

神经质程度(Neuroticism)——指一切情绪不稳、波动、低落、孤独、生气以及悲伤的可能性。

我认为性格之所以有趣,在于小至影响个人每个决定,形成习惯,进而影响命运,大则影响公司的发展。像若是股神巴菲特没有沉着、冷静、睿智的个性,及注重道德感的处世态度,也无法不断买入能够长期持有的优质公司和选中优秀的管理人。

努力或许可以改变命运,但是有很多重要因素是我们无法改变的,譬如天生的基因和成长的环境,毕竟努力逆袭,也要看该国家社会阶级流动性。当结尾还是难免套句老话,努力不一定会成功,但是不努力一定不会成功。不然,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性格·命运

上一篇文章链接:随遇而安/刘明星(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