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格影响命运/郑嘉诚(新加坡)

这次的主题“性格·命运”似乎就在暗示我们脑补性格是否决定命运。我觉得有影响,但不能用“决定”这么肯定的词汇,或许“影响”更恰当些。

从心理学看,人的本性(Nature)和后天的养育(Nurture)是决定人的发展,也就是命运的两个关键因素。天性是天生设定好和由基因决定及生理特质。养育则是外界的影响,像是之后遇到的各种人事物、人生经历和学习。

但是,父母的社会经济地位 (Socioeconomic Status,SES) 也是预测孩子未来极重要的元素之一。社经地位指的是家庭收入、家庭劳动力的教育程度和劳动力的职业。

我觉得性格是由本性、养育和社经地位这三种元素决定的,而社经地位又在互相影响着本性和养育。首先,原生家庭的环境决定了是否能提供足够安全和营养给胎儿,这间接影响了Nature。

出生后,本性会决定我们的体格或是在任何方面有没有天赋,像是体格特别适合打篮球,或是具有天生的绝对音感,或者天生比较谨慎、外向或内向。接着,即使有天赋,在贫民窟长大的情况下,没有足够营养、安全环境,也不太有可能发挥的机会。但是,有钱、有一定教育程度并且有不错职业的父母,通常都相对有些社会地位,而教育程度让他们更有想法和远见,钱让他们有能力实践他们或孩子的想法,通过职业,可能也能利用人脉帮孩子铺路。

当经历不同本性、养育和父母社经地位影响下,个体就开始渐渐形成稳定的以下五种性格(Personality)。各种个性程度的多寡就看那三种因数的影响。

开放程度(Openness)——它指的是人们自然的好奇心,无论是在接受新经历或是学习新东西等方面。

周到懂事程度(Conscientiousness)——看一个人考虑是否周到或是可信任。

外向度(Extraversion)——性格有多外向、自信以及善于交往?

随和度(Agreeableness)——是否为他人着想、有多少同情心以及周到?

神经质程度(Neuroticism)——指一切情绪不稳、波动、低落、孤独、生气以及悲伤的可能性。

我认为性格之所以有趣,在于小至影响个人每个决定,形成习惯,进而影响命运,大则影响公司的发展。像若是股神巴菲特没有沉着、冷静、睿智的个性,及注重道德感的处世态度,也无法不断买入能够长期持有的优质公司和选中优秀的管理人。

努力或许可以改变命运,但是有很多重要因素是我们无法改变的,譬如天生的基因和成长的环境,毕竟努力逆袭,也要看该国家社会阶级流动性。当结尾还是难免套句老话,努力不一定会成功,但是不努力一定不会成功。不然,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性格·命运

上一篇文章链接:随遇而安/刘明星(马来西亚)

要短期套利还是长期持有?/郑嘉诚(新加坡)

有想过人类真的善于长期规划吗?多年前依稀记得梁文道在某期节目里,说过很多人当被问到觉得接下来自己的人生会如何时,大部分人都觉得应该会越来越好,至少不会变得越来越坏,可是当被问及觉得整个大环境的未来像是各国纠纷和气候变暖时,却相对悲观。当然,这大部分人是什么国家、年份和社会阶层并未详细说明。我不完全认同,毕竟身边或者是自己常常因为一些外在的诱惑像是Netflix影集或是Youtube导致迟睡或拖延到重要事情,当然也有人可能相对善于做长期规划的,可是集体来说,至少有權力者,一直没有制定长期、大范围和有效的方法来处理战争和全球暖化等的大问题。我们倾向于短期方案。

双曲折现(Hyperbolic Discounting)是心理学里认知偏误的一种,也是经济学研究的课题。1984年,经济学家Mazur提出了双曲线贴现模型,随着时间推移,我们对收益的感知(亦即效用)是下降的,且呈双曲线趋势。人们在评估未来的收益时,倾向于在近期使用更低的折现率,在远期使用更高的折现率。

人们通常会选择比较小和及时的奖励,而不是大和延迟的奖励。时间越靠近的话,这现象会越明显,宁要相对较少的眼前收入,也不愿等待数额更多的日后报酬。

有个经典的实验显示说如果人们被问到想要今天拿到100元还是一个星期之后拿到120元时,大部分人会选择今天的100元;但同样的问题,如果是一年后的100元和一年又一个星期后的120元,大部分人会拿120元。

可是,人生并没有那么直接,小至在面前美味的肉干和长期、尤其是老年时的健康,大至目前本身国内政治地位的稳固和长期全世界的暖化问题。这些都在考验我们是否能牺牲及时行乐来交换长期利益。当然,这也包括最近这1年时间里大家都开始很热衷的投资,要短期套利还是长期持有?

这也解释当我们拖延症发作,看着手中的社交媒体而不睡觉的时候,其实我们是在选择及时满足,而非完成我们设下的长期未来目标的回报。

这些看似很糟糕的习惯其实是人类能从远古生存下、百萬年的演化结果,山顶洞人不需要考虑现今那么多的选择,也不要考虑是否吃掉眼前的鹿,还是把它们留下繁殖更多的鹿肉,因为在以前严酷的环境下,能否安全地活到明天都是个未知数,当然更不需要考虑太多退休金、未来健康的问题。我们是被训练到需要得到肯定和及时的回报,而不是未来可能的回酬。

那么我们没救了吗?也不是。当每次要选择熬夜追剧的时候,实际地想想接下来你会多累和爱睡,而不是不切实际地幻想自己还可以精力无限,就有可能让你注意当下应该处理的事项。第二、帮未来的你先做好决定。研究显示,如果设定要每个月自动定期投资的人,往往比一般人能存下更多钱。或者,计划好接下来一天或一个星期的人也比较有效率。

第三、切割大目标成小目标。大目标像是减重10公斤或是学习德文让人感觉相对遥远和不确定,但是切割成了小目标,能让你有小、持续和及时的奖励。

有效地计划让我们持续进步,政府不可能不知道,只是有太多人性的缺陷,如果我们无法及时地改变大局,那至少要从自身做起。

附图摘自网络:双曲折现

主题:计划

上一篇文章链接:最难掌控的计划/奉化山人(中国)

你真的想渐入佳境吗?/郑嘉诚(新加坡)

很多人一直倡导天天向上,从小课本上也写着“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这类正面的谚语,好似大家就是要正面、积极的发展,可是不少人忘了其实我们人类生而不同,有些人因为从小家庭背景关系,天生会比别人更负面。

前些日子读到一些资料,大致是关于为什么有些人会在成功面前退缩,觉得自己不配,或是长期负面悲观。不确定大家是否有这样的经历,自己或身边人明明在某些情况下能取得进步可是却选择裹足不前,打个比方,可能拿到了工作面试的机会,却不好好准备。

其实这可能是因为“成功恐惧”的心理,一般上这样的小孩在严厉的家庭氛围中成长,常常因为开心地玩而挨骂,被父母认为不认真学习,然后和别家孩子比较,接着受到惩罚。也可能是,觉得某样事情做得不错,可是受到冷落或责骂,觉得你还是做得不够好,因此从小就会开始建立只要太舒服,就会受到惩罚的心理,并且经由常年累月的重复,形成稳定的思维和习惯,觉得不值得开心。

此外,我们从小就会和父母有很强的联结,每位孩子从小就是需要父母的保护与关爱,是小孩的基本需求。但是,有些人从小就遭遇大量的拒绝、伤害或是心理上受创,这些孩子会经历很焦虑和恐惧的阶段,但是他们没有能力改变外部环境,于是他们尝试达到心理平衡,他们会尽量忽略父母虐待的事实,同时发展出让心理平衡的防御机制,认为自己就是不值得被爱、坏蛋或是有缺陷的。而这样创造出来的形象,就会一路带到长大,变成他们身份认同的基础。

这类人即使受到各种的鼓励去改变,也会不情愿“就范”,因为这种心理防御机制,是曾经他们在最脆弱的小时候,保护他们心理的重要工程。任何改变,都是在直击他最基础和原始的心理防御机制。

为了克服,我们可以咨询专家,让专家帮助你认清产生这些心理的原因和过去,要认清过去的生活不能重来,而我们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未来。不要被过去限制,我们现在的生活是我们可以自己决定的,我们完全拥有选择,当我们自己相信自己值得更好的时候,就会更有勇气做出好的决定,并且赋予行动,迎接美好的生活,让人生渐入佳境。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渐入佳境

上一篇文章链接:渐入佳境/耳东风(马来西亚)

改变习惯,突围人生/郑嘉诚(新加坡)

2019年底至今为止,实为多事之秋,疫情爆发导致全世界近亿人感染,百万人死亡,各国进入封锁状态,有人欢喜有人忧,有些行业像是手套和居家相关的产业引来大爆发,而航空和旅游等则是进入不是破产就是亏惨的境地。2020年,马来西亚也发生喜来登政变,对大马人来说,完全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的一年。进入2021,马来西亚的第三波的疫情还在大爆发当中,为在马来西亚的亲朋戚友担心,而身在新加坡的我肯定是无法回去过年了。

这么多外部因素,都是我们无法控制的,像是挨打的一年,那有什么是我们能做的吗?有的,我们无法独力改变大环境,但我们可以从自己做起,除了疫情相关的行为像是戴口罩、照顾卫生、等待注射疫苗之外,我们虽不能身体上像肺炎以前的时期,自由到其他地方活动,但是精神上我们能够突围,不要被负面的大环境因素影响,我们能继续提升自己的能力和思维,顺应时事、改善人生,准备以更好的姿态迎接整个世界的变化。

要在疫情看不到尽头的情況下突围而出,从逆境中寻求增长,也不是一朝一夕之事,能力靠的是平常习惯带来的积累,习惯成就人生,我们今天之所以为今天的自己,除了先天环境像是出生和成长环境占了大部分因素外,我们日常点点滴滴的习惯是关键。

什么是习惯呢?根据《习惯的力量:为什么我们会这样生活,那样工作》(The Power of Habit: Why We Do What We Do in Life and Busines)作者查尔斯·杜希格 (Charles Duhigg),习惯是那些我们曾经在某些时刻刻意做出的选择,然后开始不太需要思考的情况下,开始重复的行为。

如何改变习惯呢?他介绍了个由提示(Cue)、习惯(Routine)和奖励(Reward)组成的习惯回路(Habit Loop)方程式。以作者经历打个比方,作者习惯每天工作间隙的下午去外面买个巧克力饼干,然后和别人聊聊天,但是这个习惯导致他增重了8磅。于是,作者介绍了更改习惯的三步骤:

第一、需要确定导致增重的习惯是什么。作者发现,是因为上文提到的习惯,于是就进入了第二步骤。第二步骤是做出假设与实验找出到底是什么奖励在驱使他不断重复这个习惯,是因为饼干本身吗?还是只是想要在工作间隙休息?如果是饼干的话,是因为饥饿吗?可否用苹果代替?还是需要饼干提供的能量,那么咖啡也能代替,还是只是想要和人聊聊天,社交一会儿?

作者建议在每次尝试不同的奖励之后,写下脑中出现的三个字,可以是感觉或是任何想法,然后设置闹钟,15分钟后,再看看自己是否还是想吃饼干。设置15分钟的原因是,如果15分钟后还是想吃饼干,那么很可能是饼干本身就是此习惯的奖励。在经历几次实验之后,作者发现其实奖励此习惯的是能让他从工作中放松的社交行为。

找出奖励后,第三步骤是定义提示。于是,每次当作者有冲动想要吃饼干的时候,就写下地点、时间、心理状态、是否有其他人,和有这个冲动之前在做什么。于是作者发现,能提示他执行习惯的是时间。作者每天下午3点到4点之间都会有此冲动。

至此,三个重要关键提示、习惯和奖励已经备齐,就能开始改变习惯了。我们可以以提示来计划出更好的习惯,像是作者就开始改变时设置闹钟,时间到就起身去和别人闲聊,而他也确实通过闲聊着举动取得了“放松和社交”这个奖励,久而久之就忘了吃巧克力饼干的习惯。

改变习惯看似是个很小的行为,但是在被恶劣与负能量的大环境团团包围的情况下,出生和成长经历无法改变,我们是否能屹立不倒,成为更好的人,就看我们如何从这种小行为与习惯开始改变,然后现在精神上突围而出。

摄影:Lin Yun Yun(台湾)

主题:突围

上一篇文章链接:漫谈无限/刘明星(马来西亚)

作为儿女的儿女经/郑嘉诚(新加坡)

小时候,在一个还算不繁华的小镇长大,家境平凡,父母都在外工作,所以到小学三年级之前都由保姆照顾。接着,父亲拼搏多年后他的小生意开始渐渐步入正轨,于是妈妈开始全心在家当家庭主妇照顾我们的同时,也全心帮爸爸处理生意上的一些文件、款项等等,算是一心二用的极致体现。

由于父亲工作繁忙,小学到中学的日子大部分都在妈妈的陪伴下长大,长期耳濡目染之下,我觉得我和我妈很像,譬如我们都很爱聊天,也很能聊,爱开玩笑和性格外向等。家庭的结构是男主外女主内,加上爸爸是比较传统的大男人,虽然父子或父女间的交流比很多家庭来的好了,可是在家里还是比较常和妈妈聊天。

他们对我们的教育很简单,爸爸小时候成长自一个不太富裕的环境,很小就出来半工半读,需要大清早去割胶,到学校还需要把手放在桌子底下避免胶味让周围的同学发现,所以他想要给我们他小时候从来没有拥有过的生活;他的目标就是让我们拥有更好的经济环境,然后读完大学,能够自力更生。妈妈则来自相对小康之家,她的目标也很简单,就是带我们长大成人,品格完善,过得至少不错就行,大概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的意思吧?哈哈。

现在转眼间父母也已经五十多岁,接近六十。父亲本身经营安装电路方面的生意,虽然是老板,也不太需要亲历亲为处理安装修补的粗活,可是偶尔赶工,还是需要帮忙,前不久听闻在家乡工作的二姐说父亲在工地赶工跌倒,顿时让我们揪心,因为父亲身体还算健壮,毕竟曾经也是田径校队的队长级人物,可是已不是年轻之躯,而且我和他很像,都觉得自己很硬,觉得不是大事都不太看医生,幸好这次只是脚趾有点挫伤之外,并无大碍,但也让我们担心不已。

此外,前些年当我还在读大学时,父亲也曾二度染上蚊症,血小板跌到极低的位置,但在他和我们聊天的时候也是风淡云清,并不透露出太多自己的担心等情绪,只是在好了之后的某次聊天中,透露曾经担心熬不过那一关。

这次的疫情,使得很多人这辈子第一次和父母分离这么久的时间。在新加坡工作几年了,原本每个月都能回去探望父母,可是因为这个肺炎的关系失去了一整年看他们的时间,希望马来西亚疫情快点稳定下来,因为所有在异乡做子女的应该都希望和父母多聚聚,也希望接下来全世界的肺炎赶紧消散。

摄影:周丽雯(澳洲)

主题:儿女经

上一篇文章链接:爸爸妈妈们,请放手/双木林(马来西亚)

小心网红/郑嘉诚(新加坡)

由于各大社交媒体和电商平台的兴起,催生了一种新的职业——网红。他们是因为本身的专业、权威、知识、形象包装或地位等因素,主要通过网络平台获得知名度,而能够影响观众行为或购物决定的人。网红包括像是博主、影片内容创作者(像是Youtuber)、名人或是行业专家或思想领袖。美国20世纪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安迪·沃霍尔曾說過:“在未來,每個人都能成名15分鐘。”似乎预见了未来很多人除了能通过网络成名,和很多人想要成名这个现象。

而现代这么多人想要红,或多或少都离不开钱的关系,毕竟套现流量卖广告卖产品一直都是大家在讨论的课题。可是在这些网红不断更替和流量爆炸式增长的时代,我们可以试图了解网红和观众之间的心理和互相如何影响。

很多研究其实都表明越长时间花费在社交媒体上,人越感到焦虑和压抑。我们人天生就会不断地和别人比较,来看看我们本身过得如何,而网上大量只宣传美好一面的行为不只让我们会有错误印象,也会让网红本身陷入一种循环,需要不停制造总是在最完美的状态的帖文。

很多网红也因为这个身份加上手机与社交媒体本身就非常让人成瘾的原因,造成无法和网络断开连接,大量时间都在线上,并且坦诚自己感觉创造了一个不那么真实的一面。

一份《网络心理学、行为与社交网络》(Cyberpsychology, Behavior, and Social Networking)的研究显示,如果要对抗社交媒体带来的负面影响,可以选择让自己看到的内容保持真实,减少关注(follow)那些名人的不真实的帖文。

但是,名人之所以能带来这么大的影响,也是因为那个生态系统和一些专家巧妙利用了人类的心理。首先,人们天生更倾向于相信拥有大量追随者的人,尤其是那些能推出高质量内容的网红。如果第一步的信任建立之后,网红还可利用光环效益(The Halo Effect)来输出其他内容,因为根据光环效应,只要我们对一个人有了正面情感和认可后,他们接下来说出关于其他相关的内容我们也比较容易一起相信,对于要带货圈钱和变现流量的网红绝对是个利好。

除此之外,现代资讯爆炸的时代,大家不可能有时间收集完所有的资讯才来做决定,而且我们的脑随着演化,发展出了可以过滤重要信息的本性,像是这些资料的可信度和权威度,或是资料的源头,而网红能巧妙利用这点,来通过我们大脑信息过滤的机制,影响我们的购买决定和行为。

此外, 若这些网红是在某方面是我们想要成为的人,像是运动健将、文化媒体人、思想领袖等等 ,我们可能会把他们当成楷模(modelling),进而增加心中对他们的好感,所以会尝试模仿和学习他们的思想和行为,也让网红能有效让受众接受他们的信息,像是我想成为Captain America那样的人。

当一些事情、想法或是潮流被大家在社交媒体转发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社会从众性(Social Conformity)也让我们自然而然地一起认同。重点是,我们的大脑也喜欢我们这么做,因为从众让我们感到安全,这也是长时间演化而来的习性。为什么网红通常都是帅哥美女?因为魅力偏见(Attractiveness Bias)使我们觉得他们更和蔼可亲和有趣,我们也会因此更相信他们在相关领域的权威和专业。

最后,重复曝光效应(Mere-Exposure Effect)证明长期一直出现的人事物通常会让我们对他们更熟悉和喜欢,能随着潮流长期的曝光出现的网红,能享有这样的优势。

那现在我们大致上了解了各种网红与受众之间的一些心理现象,虽然不一定完全避开影响,但是只要了解了,至少能通过删除相关软件、取消关注某些人等行为让自己避开网红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毕竟这些影响的前提都是接触,靠意志力抗拒这么多本能反应是很困难的,可以的话选择断开接触,像是删除相关的Apps,就没有影响。但,在这工作社交大量仰赖于网络的我们,又能断开得多彻底呢?

摄影:周丽雯(澳洲)

上一篇文章链接:网络爆红料理,你们试了吗?/陈保伶(马来西亚)

大爱电影/郑嘉诚(新加坡)


潮流和我总有格格不入之感,因为觉得所谓的流行,也是各公司为了促进大家消费,而不断通过各种管道灌输大家消费主义的意识形态,让大家觉得通过买东西可以变得不一样,忘了建构内在价值和气质,毕竟皮囊会变老,内化的智慧和气质会像陈年佳酿愈久愈香。钱也有很多其他更值得花掉的管道,像是投资、教育、慈善或环保。

当然这也不会是不打扮的借口,毕竟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妆容得体也还是基本的社交礼仪,我相信根据每个人的气质选择适当的衣着就行了,像是我如果穿太Swag或潮就会完全崩坏掉,简单的T-shirt或是衬衫就是标准和舒服的打扮了,当然也要通过女友的批准。

然而,让我会追潮流的唯一一样事情,应该就是电影了,每逢有什么电影即将上映,Youtube里演算法就会像洪水开闸般地不断推送、置顶那些电影预告和解析。而我也很配合演算法,陷入一部又一部的电影介绍和解析。毕竟,我爱看的电影除了种类很广之外,时间跨度也很广,久至像是1930年的《西线无战事》,因为能在时间洪流中留下被人们一再提起铭记的,多是经典。

可是,这么久的戏,陪我看的人大部分都会放弃或睡着,为了不要虐待身边人,尤其是很贴心还愿意陪我看80或90年代电影的女友,当然是要赶上潮流、看看新电影,因为有些新电影,在未来回首时,会庆幸我们赶上在电影院里观赏属于这个时代经典,像是诺兰的电影。个人觉得诺兰导演过的《黑暗骑士》三部曲中的有小丑的第二部 The Dark Knight,已经是殿堂级的存在,其中小丑的演绎,前无古人,后也恐怕无来者。

这里也顺便大推诺兰的新电影,号称是“电影院救世主”的《天能》(Tenet)。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对开销是很谨慎的人,但是好电影一定要买票支持,而且这部电影,在家里看的观影体验肯定大扣分,因为那种不能倒带回去思考,一气呵成地看完,才是这部电影最好的展开方式。不能因为这个疫情,让电影院产业没落,电影院里观影的体验是能把人抽离,全情进入导演和演员建立的世界,走出戏院,就犹如从催眠中清醒了过来。

或许,对电影潮流的追逐,对我这个老灵魂算是最年轻的事情了吧!

摄影:Nick Wu(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棒棒卡风潮/周嘉惠(马来西亚)https://xuewenji-my.net/2020/09/09/

怪奇物语的家/郑嘉诚(新加坡)


此篇写于4月20日,于新加坡由武汉肺炎引起的阻断措施(Circuit Breaker)期间。

在此期间,难得比平常稍有空闲时光,于是在1.25和1.5倍加速功能的帮助下看完了,尤其在西方特别家喻户晓的神剧《怪奇物语》(Stranger Things)。此剧的故事背景设置在美国1980年代的印第安纳州霍金斯小镇,有四个几乎每天黏在一起的小男生作为主角,而其中之一的Will突然失踪,于是剩下的三人Mike、Dustin和Lucas以及其母亲 Joyce Byers和当地的警方开始竭力寻找他,但中途却遇到神秘小女孩Eleven(以下简称为El),大家之后卷入和美国国家能源部有关的神秘实验和恐怖的超自然力量现象里。

其中角色发展与情感最有层次的算是女主角之一的El。接下来稍有剧透,想看《怪奇物语》但是还没看的赶快撤退。

El其实是美国政府能源部众多的实验品之一,虽然剧集没有明示,但是当时以美国为首的北约与苏联还在冷战时期,而产生的军备竞赛为背景,这些想培养超能力小孩/武器的想法就在此剧里看似合理了。很可能很多国家都想过这类实验,只是大家没有成功或公开罢了。

而El也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她的父亲死于越战,而也算是实验品之一的母亲被疯狂的实验室主任电击摧残了脑神经变得无法沟通,自己从小就叫那位实验室主任Papa,并经历各种实验。某次,El选择逃了出来。

作为一个从小在实验室长大的实验品/人,不知道自己是有父母,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如何的,意外之下遇到Mike,并和那四为男孩发展出深厚的友谊。前前后后在《怪奇物语》的三个季里,El至少有4个人告诉她什么是“家”,分别是实验室、Mike的地下室、警长Jim Hopper和她在丛林中的小屋及另个超能力姐妹的非法占据的工厂。

一个从来没有在外面社交与生活过的小女孩El,在剧中多次困惑地重复念着“Home”。实验室主任让她觉得她就应该是在实验室里,Mike在和她交心的过程里告诉她以后可以把他家当成自己的家,警长Jim在她打完大Boss后,找到她并告诉她以后那林间小屋就是他们的家,嘴上不说,但把她当成了女儿,之后找到以前的另个被当成实验品的姐妹,带着她去犯罪,最后她在危险关头看到Mike和Jim再次遇到怪物来袭,才发现她心中的家在霍金斯小镇,这次即使知道危机四伏,她还是毅然决然地回去,那些和她出生入死的朋友和警长都爱她,她也发现她爱他们,即使曾经的姐妹告诉她可以和她在一起,可是她知道真正爱她、她爱的人在哪。她决定回去,因为有家人的地方,就是家。

这不是一部单纯讨论家庭的剧集,里面包含了青春校园、奇幻、惊悚、恋爱、政治和悬疑等主题,如果有空的话,真的可以看看,不过需要小心,因为你可能欲罢不能。

Stanger Things海报摘自网络

主题:家庭

上一篇文章链接:家庭中的憾/小不点(马来西亚)

心里治疗不是必要服务?/郑嘉诚(新加坡)


此篇文字写于2020年4月14日,希望7月时一切已渐渐好转。

在4月的时候,一直在烦恼“温暖”怎么写,写家庭温暖,8月就没有东西写了。温暖,也只想到身体感觉到的温暖,和人情冷暖。刚好,女友提起现在新加坡在实行阻断措施(Circuit Breaker)期间,头发店是必要服务(Essential Services),可是心理治疗却不是,只剩热线的帮助,然而很多病情是无法单靠视讯或热线解决的。而越来越多报道也在关注,社交隔离对于个人和前线医护人员等的影响,毕竟少了家人、爱人和朋友带来的温暖,人的世界就不完整。

我们当然了解政府想要保护群众的苦心。可是,我们两个都是心理学的毕业生,比起其他人对心理治疗的重要性会有更多的理解和体会,因此觉得稍有不平与担心。毕竟剪头发虽然很重要,可是面对心理疾病对病人本身和其家人的压力,难道就不比剪头发重要吗?

其实,更感惊讶的其实是因为这件事竟然发生在新加坡,当然我相信很多国家,不管是先进国或落后国也是如此。只能说心理学爬到和医生一样的高度还有段距离。然而,我们不是政府,尤其在某些特定国家,除了稍微发发声,能做的也不多。

不管是严重或轻微的精神病患,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是很难帮助他们的,毕竟心理治疗里有很多不同的理论、手段和方法,而且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们遇过的各种事情的组合和次序,都和别人不同。

此外,身边住在一起的家人、伴侣、孩子或室友即使有相关知识或专业,也无法进行真正的帮助,因为违反了心理治疗里不可和病人有双重或多重关系的准则。

但是,如果只是因为隔离或在前线工作造成的压力,我们还是能给予适度的关心与陪伴。短期的隔离对人类的心理影响有多大还没有很充足的研究,目前看到只有2006年北京的和2004年多伦多的研究显示居民在SARs隔离之后有些出现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和抑郁的症状(那期间还没有Whatsapp)。但是长期的社交隔离却会造成更多的心脏病、抑郁症、痴呆,甚至是多了29%的几率死亡。为什么社交能减缓这些事情的发生?可能是因为社交帮我们减缓压力,即使是知道我们有人能依靠这个事实,我们都会觉得放松多了。

尤其是一些老人家或已经有社会性焦虑、抑郁症、平常已感孤立、滥用药物,或是有某些健康问题的人,更可能会有某种程度上的心理影响。

解决方法呢?虽然现代科技像是Skype或Whatsapp不能完全取代人与人在现实中的接触与交流,因为少了身体语言、表情和姿态,但是至少交流和聆听能有帮助。

根据彭博社报道,其实他们最担心的是医护人员,因为在病人承受极大的压力之下,有些会宣泄于医护人员,同样面对这些精神压力的医生护士会变得没有效率,糟糕的判断或甚至在最需要他们的时候,选择走开。

希望不管在世界任何角落,若有人是在医院前线为人类作战,打一场没有硝烟,还看不到尽头的战争,但已经经历许多病人死亡,或像在某些国家,因为资源不足需要决定要优先照顾谁,比如意大利米兰的医生说他们不能照顾超过65岁以上的病人,因为不够呼吸器,等于间接地判了许多老人的“死刑”。这些医生都需要有心理咨询的帮助。

根据心理学报告,很多过去的大型灾害像是SARs、大海啸和地震等事件,激发了人与人,甚至是陌生人与陌生人之间的互助。在此时此刻彼此稍微用点心,就能给予身边人更多温暖,度过这次瘟疫带来的“寒冬”。我们一起坚持努力,终将战胜瘟疫。

7月10日更新:
理发之后,心理咨询已经列为“必要服务”了,现在新加坡进入开放的第二阶段,大部分的行业都已经重开。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主题:温暖

上一篇文章链接:在熙阳下/刘明星(马来西亚)

迟暮英雄 Logan(些许剧透)/郑嘉诚(新加坡)


看到这个月的主题时,脑中几乎马上浮现2017年上映,个人最喜爱电影之一的《罗根》。如果不是这位超级英雄的粉丝,相信很多人并不知道“罗根”是谁?其实罗根就是X战警里面金刚狼(Wolverine)的原名James Jimmy ‘Logan’ Howlett的简称Logan(罗根)。

金刚狼首次出现在1974年的《不可思议的绿巨人》(The Incredible Hulk)第180期(1974年十月),而在2014年在漫画里被赐死。第一部有他的电影是在2000年,当我还是小男孩的时候,小时候傻傻,看到他镜头特多,又异常勇猛,加上英文不行,就以为他的名字是X-Men,长大后才知他是金刚狼。18年后的2017年,在电影世界里,由休·杰克曼(Hugh Jackman)扮演了18年的金刚狼也来到了尾声。网上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这18年经历过三任蜘蛛侠,三任蝙蝠侠,三任绿巨人,但只有他一任金刚狼。”

《罗根》故事讲述老年罗根因为不知名原因身体在逐渐衰老,各种身为变种人而具有的能力渐渐减弱,并且和另位变种人“塔利班”一起在照顾老年的X教授,而像主题曲Hurt里歌词所述的情景,他所熟知的的朋友都不在了,因为他的自愈能力让他能活非常久,却像是诅咒般,让他看着身边的爱人与朋友老死或战死,自己面对一次又一次的离别。

此外,部分变种人也在多年前由X教授失控引起的一次意外当中消逝了,而某政策或公司的食品基因工程影响下,美国已经渐渐看不到变种人,也不再有新的变种人降生。

故事中的罗根,不仅要照顾年老患有失智症的X教授之外,还要当应召司机打工维持生计,生活唯一的希望就是买一艘游艇,然后带着对他来说像是父亲一样的X教授远离这一切。然而,以他的DNA克隆出来的小女孩 X-23 (罗拉)的到来,打破了他生活的规律,最后带着大家踏上找寻X-23心中的避难所“伊甸园”的道路。这是部结合公路、家庭与超级英雄主题的电影。

长大后我还是喜欢看超级英雄电影,但是更倾向于像这样接近现实的超级英雄电影。现代这类英雄更贴近我们的人生,他们可能会受伤,可能会衰老,但是最感人的是几经心理的斗争后,最后还是选择坚持作战到底。这部电影比其他超级英雄,甚至较其参考的起源漫画《老人罗根》还好看,甚至足以和殿堂级的《黑暗骑士》比肩。

为什么小时候特别喜欢他呢?其实也只是因为怕死,有人说你选择的超能力,其实就反映了你的弱点与恐惧,金刚狼的超能力是有超强的自愈能力,几乎不会死,并且由最坚硬的艾德曼金属组成的骨骼和金刚爪还有超强的格斗和运动能力,由于小时候觉得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于是就希望长生不死,不怕生老病。随着年龄渐长,对死亡也稍微释怀了一些后,对他的喜欢更多是出于对童年的怀念与其角色的故事与其丰富性。

前几集X战警的故事并不怎样,但是《罗根》算是给休·杰克曼这位实力派演员一个大展演技的机会。这最后一集,给了他各种平常超级英雄没有的考验——忙于生计、衰老与死亡。

在开场的时候,有个片段是醉倒的罗根睡在一辆车里。接着被吵醒的他发现有几个墨西哥混混在想办法偷他的车,因此免不了一场激战。当其中一个小偷准备开枪射击时,他口中喊道 “不要射这辆车”,并且在知道自己的自愈能力已经严重衰弱的情况下,还用身体去挡子弹,只因为他知道没有钱能浪费在修车上。这曾是万夫莫敌的变种人,拯救世界无数次的超级英雄。如今,最大的烦恼却是生计。
电影的最后,在“女儿”劳拉的陪伴下,垂死的他说了句“原来是这种感觉”,可能指的是死亡,也可能指的是他一辈子都没尝试过温暖家庭的感觉。罗拉和其他孩子为他埋好尸首,临行前把坟墓上的十字调整成了X字,也象征着一代传奇的结束与致敬。

18年了,老去的英雄,一个时代的总结。再见,罗根,影迷都会记得你。

我在戏院里没有哭,只是眼眶泪水打转。

Logan电影海报摘自网络

上一日文章链接:老之将至/周嘉惠(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