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保护动物》/林明辉(瑞典)


如果照着当今社会在网络媒体的发展和进展的步伐,我看“读者”越来越需要有像熊猫一样的待遇,要受到一级保护!

如何保护呢?比如说凡是被证实了是一个真正的“读者”,那可以免交税、免医疗和药,所有的书都可以免费的订购(不是向图书馆借)。没有车的“读者”免公交费,有车的就全免-汽油、过路费、路税。哎呀!总而言之只要是真正的“读者”,就什么福利都给他们吧!真的怕他们不再看书啦!

书中有黄金屋,还有颜如玉!放在今天,和00后的孩子说这些,他们应该会嘴巴张大和双目茫然若失的看着你,然后问:“大叔,你说什么?”然后来个lol!

今天我和我的小搭档,一名80后的小伙子,说当年的“读者”。我的天!当年?唉不需要说的这么夸张吧!“以前”不就行了吗,是吧?以前的“读者”应该就是今天所谓的“网民”、“键盘侠”、“吐槽族”等等等,他很快的回答道:真的惭愧,自己也真的很久很久没有看书了!

你们问一下身边的朋友们,或者就在你周围的人什么时候看过一本书?您自己又在什么时候看过或买过一本书呢?

摄影:林明辉(瑞典)

Advertisements

《录影带》/林明辉(瑞典)


刚刚跳飞机到瑞典洗大饼的时候,想一想也已经是上世纪1988年的事了,岁月真的不留人!那时候年纪小,对所有新事物充满好奇,根本没有时间去“思乡和怀念旧人”。

早上到餐厅做卫生(吸尘、拖地和洗厕所,刚来报到都是从最下层做起的),然后到了午饭时间就等着洗客人用完餐后的盘碗刀叉。其实,每天的工作也挺累和无聊的,幸亏一起工作的都是年纪相差不大的年轻人,还可以玩得来!

我们大部分人都住在宿舍,下班回去晚上如果没有出去酒吧喝酒玩乐,就是回去宿舍看电视!所谓“电视”就是指从香港寄过来的录影带,都是一些当时的“新”电视剧!

录影带是从别的城市租回来,一个带里面有四集,一个带当年租金20克朗!他们通常每次会寄一箱大概有30盒带,里面有电影和几套电视剧,邮费还是自己付的呢!他们都是从香港电视自己录下来,寄到瑞典再翻录几十套来做生意,这样的生意不发才怪!

每次新“箱”到的时候,就是我们全部人“煲带”的时候!要是遇到好的电视剧就真的会追到天亮!由于寄来的几套电视剧都由朋友各自拿回去看,我们宿舍几个舍友都是单身狗没有牵挂,可以天天“煲”通宵,所以看的快,看完自己手上的就去追其他不住宿舍同事的录影带来看。有时候还会发生一些口角呢!这应该才是真正的追剧吧?

那时候没有互联网,这个就是我们看电视剧的轨道了。一班人一起追剧一起笑一起骂或甚至一起偷偷的双眼发红……想起当年那些一起工作的朋友们,也挺怀念的!

摄影:林明辉(瑞典)

《疑惑》/林明辉(瑞典)


【疑问1】

现在的人带他们的宠物去美容院剪头发修甲,他们喜欢把自己的宠物“美容”得漂漂亮亮,然后每天带着这里去那里去溜达,走在街上让陌生的路人赞扬。保险、美食、衣物以及各种各样的零食都会买给他们自己心爱的宠物!

很想问一句:你们有没有对你们的父母都这么用心呢?

如果人人把他们自己的父母都当是自己心爱的宠物一样,世界会变的多美好……

【疑问2】

狗是一种多么忠心、可爱、听话的动物。

警犬可以帮助警察办事,甚至在危急时刻是警察的救命恩人。牧羊犬,顾名思义帮助牧人管理他们的牛羊群。导盲犬,它们就是盲人走路的好帮手。狗对我们人类真的不知道有多少好处!

为什么人类要吃狗肉呢?

为什么人们要把那些出卖朋友,亲人,工人的人称为“狗”?他们根本不配为“狗”

如果没有了这些连狗都不如的“人”,世界也会越来越美好……

摄影:林明辉(瑞典)

《女儿也很好》/驴子(马来西亚)


母亲只生了我们三个女儿。家里只有父亲一个男人,父亲又是一个性情温和的人,因此,我们家里大事小事皆由女人作主。母亲的性格有些好强,除非情非得已不喜求助于人,父亲的能力又有限,所以母亲便得“训练”女儿们能抬能扛。每次家里的家具要搬移,四个女人用点智力和出尽喝奶之力,联手来把家具搬动。若实在无能为力,才请求亲朋戚友的男丁来帮忙。

成长环境使然吧,我们三姐妹的性格都是大喇喇,不拘小节,欠缺女人味。我们也不觉得什么事情是必须分男分女去做。不过,小时候我是挺羡慕人家有哥哥或弟弟的,常觉得家里多个男儿就多个力量。后来,从朋友的口中听闻好些家庭纠纷的根源,十之八九都离不开家里“重男轻女”、“父母偏宠某个孩子”的想法所造成的。我方始释怀,家人相互体谅、和睦共处才是家庭幸福之道。绝对不要迷信“生个儿子老来有人来送终”这种歪理。

几年前,父亲去世了,我们到律师楼询问父亲的遗产分配事项。父亲的遗产不多,律师说:“您的父亲只有女儿吗?那事情可好办了,就你们自己谈妥就行了。”你说,家里只是女儿是不是很好?多省事!

摄影:林明辉(瑞典)

《女性特质在中国》/张雷(中国)


我有一个朋友,曾在韩国呆过一段,对韩国女人特别欣赏,觉得她们身上女性味道特别足。整体而言,韩国女人对样貌、妆容、身材和衣着非常重视。整容大国的“美誉”并非过誉。其实不光韩国,在亚洲国家,日本、台湾、泰国甚至很多东南亚国家的女性,都非常注重自身的性别特征。从外表到内在气质,女性的特质和味道都非常明显。

然而,中国并非如此。

不信来看看。走在大街上,留着乱蓬蓬的头发、素面朝天、不修边幅的女人比比皆是。有机会在傍晚去学校门口或公交车站看看接孩子、赶公车的中年妇女们,你就会明白整体而言,中国女人对自身女性气质的修整之欠缺究竟到了何种骇人听闻的程度。如果说外貌和身材对于已经生过孩子的女人来说是很难改变的,那就算是穿衣品味,中国女人恐怕在整个亚洲来讲也是倒数第一的吧?夏天有白丝袜配露指凉鞋的彪悍女爷们,冬天有全身睡衣套装走南闯北的广场舞大妈。更甭提很多自以为文艺的奇葩搭配了:穿一身淘宝爆款旗袍自以为雨巷丁香实则活脱脱一“湘赣人家”女服务员,整一套东北年画上的花棉袄自以为乡村名媛小清新实则让人心里不由哼唱起“正月里来是新春”的二人转,脑袋上插两株草让人以为要卖儿鬻女,手腕上套一堆银镯让人以为是黑市走私贩……如果说中国男性在穿着上是清一色的无聊加无趣,那么中国女性在穿着上则更多是无品加无知。

再加上当下中国已经被公认的“阴盛阳衰”的性别局面:男人越来越娘炮,女人越来越汉子。彪悍大妈和猥琐丈夫的组合成为电视上的常见搭配。在中国,比爷们还爷们的女人越来越多,不修边幅的洒脱与自以为文艺的奇葩充满了大街小巷,唯独缺乏的是:对女性特质的敏感与自觉,以及对风格与品位的审美能力。

毒舌到这里,暂且打住,其实也许这正是女性权利与地位在中国得到提高的表现。在男权比较重的社会,女性为了获得利益,就必须取悦于男性审美,所以一个女性特别重视打造性别特质的社会,很可能是男权至上的。如果女人不再为了男人的审美而减肥、整容、化妆、穿衣,如果她们在事业上忙碌得没有时间被流行文化的衣着风格与身材样貌洗脑,那不也证明了她们在生活与工作中的重要性的提升吗?我作为一个男性,一方面不满于中国女性的不修边幅,另一方面也给中国女性的勇敢、自由、独立与硬气,狠狠点赞。

毛泽东说:“妇女能顶半边天”。坚毅地顶起家庭与事业的女汉子们,绝对是中国的骄傲。

摄影:林明辉(瑞典)

《男女平等能做到吗?》/林明辉(瑞典)


今天世界上很多国家或者说“先进”的国家都在讲求男女平等。特别是瑞典更加的用心在为这“男女平等”努力!什么都尽量追求和推崇男女平等。瑞典很多议员是女性,很多公司高管也是女人。瑞典的有限公司的报表也会列出有多少女性男性职员,不过始终还是男性比女性多。

运动方面也一样。就算是比较需要体力的运动如足球、冰球、篮球等等,瑞典政府也不遗余力地去推动男女平等,而女子也积极参与这样的运动。说到女子足球(中国这方面比男子足球强很多),女子国家队球员不断在投诉为什么她们的出场费一直比男子组的相差那么远!我也忘记瑞典足总怎么样回答了,但到2018的今天情况还是一样!世界其他地方的足球联赛也是一样,男子足球得到的报酬永远比女子足球的多,没办法公平。原因是“市场需求”,就这么简单!

记得很多年前在瑞典剪头发男的永远比女人便宜!好了,“男女平等”来了,法律不允许这样“男女”价钱不一样!但男人和女人的头发就是不一样的剪法!我看应该法律没有想到这一点。这也不是大事,毕竟钱能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了(剪发店们后来也找到解决的方法)!

退休年龄男女也是一样,65岁。天呀!瑞典政府还在商讨要不要提高到68岁为退休年龄!男人和女人的身体健康不一样,是不应该这样规定男女相同的退休年龄!为什么呢?因为女人身体经过怀孕生育后会比较弱!我认为一样退休年龄就对女性不公平了。

套一句经常都看到听到的一句话,在这个现实残酷的世界上永远没有公平!

摄影:林明辉(瑞典)

《你好吗?》/彭怡云(台湾)


因大陆与台湾两地惯用的社群平台及通讯软体不同,以致2012年旅居杭州时,常感自己进入与外界隔绝的桃花源。在没有亲友的环境里展开新生活,内在总渴望在忙碌后的片刻寻得熟悉的声音,却总在呼喊后,传来陌生的回音。彷佛日本导演岩井俊二于1995年所完成电影《情书》(Love Letter)的高潮处,女主角渡边博子(中山美穗饰)站在未婚夫藤井树发生意外的山附近,虽有好多想说的话,可是只喊出“你好吗?、我很好!”(お元気ですか,私は元気です)

喊出“你好吗?、我很好!”时的博子,其实一点都不好吧?!电影开头,她因无法敞开心胸接受他人(秋叶)的爱,而来到已故未婚夫的故乡。寄出的信,其实是写给在天国的藤井树,却意外收到同名同姓的女性回覆。她,藤井树,不但是博子未婚夫的同班同学,更是未婚夫的初恋情人,此连结拉开与自己所不认识未婚夫的生命故事序幕。

随著科技的进步,21世纪的我们迅速拉近远在不同空间的彼此,可在真实生活里,其实依旧走在各自的真空环境。不管是,情侣、夫妻、亲子或朋友等等,总在脸书/Line/Wechat等虚拟空间,获知彼此的点点滴滴,甚至渴望通过声音或画面来缩短对彼此的陌生感。然,看得越多、听得越多,并没有改善短暂的穿越后的孤寂,因内心会感觉到自己并不真明白对方的心意,甚至对方也未必真正熟悉我在不同城市、不同环境的生命轨迹。

虚拟空间营造了另一个不再真实的自我,而我们也日渐习惯这样的真实,无法打破自己的假面,坦然地表达自己的脆弱。不管是生理帶來的疼痛,亦或者是失恋后、争执后、工作后的心理惆怅,总在进入虚拟世界后,宛如注入一股活泉甘霖,然离开后,却未必能填满肉体对真实情感的需求。循环的结果,让现代人营造了时空缩短后的错觉:对远在他方的亲友更加熟悉,反倒是对生活在一起的亲友陌生。可,坐在电脑前我,书写至此,莫名地想问,阅读著文字的您/你/你,一切都好吗?……

摄影:林明辉(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