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和远方刍议/奉化.山人(中国)

追求有诗情画意的生活,应该是绝大多数人的价值观吧?可是现实生活往往与愿相勃,于是会引出一大堆诸如苟且和远方之类的咏叹。作为芸芸众生之一的在下,当然逃脱不了这一矛盾的怪圈。比如,退出光怪陆离的社会生活之后,原以为可以在田园或远方找一块乐土,过上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日子。殊不知“久入芝兰之室不知其香”,渐渐地,无边寞落降临周遭,甚至连与生俱来的咬文嚼字喜好也消磨殆尽了。怎么办?苟且吧,不甘!挣扎吧,徒劳!与三、两知己小聚吧,话题也愈见窄小;找网上爆料消遣吧,大多满纸荒唐言,空付出一把辛酸泪!倒是远方还有点吸引力,可人多的地方怕挤兑,人少的去处呢,导游又懒得带;终于挤进车水马龙的行列时,发现自已是那样的不合时宜,满脑子充斥着离群索居时的怀念;孑然孤行时,又觉满世界尽是空白!人啊,最难满足的是欲望,而欲望往往与生活现状相抵触,欲望愈大,失望愈多。看来,生活中要达到真纯、谐和、满足,恐怕只能清心寡欲了,而在充满浮躁的世界里,谁又能把持住欲望的不断滋生呢?

所以我是想明白了,随遇而安吧,且行且珍惜,过好每一天!

今天是中国旧历节气霜降,昨晚看过天气预报是有雨,可一睁眼却是遍地阳光,金晖满天。知足了,感恩母亲给了我顽强的生命力!

  • 摄影:林明辉(瑞典)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去一下远方回来/杨晓红(台湾)

活在如诗远方/林明辉(瑞典)

我很幸运,可以在如诗的瑞典生活。在一个系统成熟、公平、透明的国家生活就是那么的爽。有的顶多也就是一些无病呻吟,或精神上不满的控诉。

我对瑞典的理解就是在没有犯法和侵犯到其他人的前提下,你要怎么样活或活成什么样都由你自己决定。所以我本身也养成了我行我素的习惯,好多人看不惯我,也只好让他们不开心去吧!

北欧风景美如画,除去不看秋天的冷、雨、风和暗,到处都可以打卡拍照,随时拍出一个秋天红叶的景色!冬天如果抛开铲雪的痛苦外,景色也非常的美。春天肯定百花齐放,景色十分漂亮。夏天就更加不需要说明了吧?

瑞典是一个税率非常高的国家。虽然要缴交这么高的税,但人民都享受着国家的免费医疗、免费教育等等的福利。当然,那些非常高收入的人就不认同了。

在瑞典唯一的缺点就是乡愁。每每思乡病发时,就飞回去我的故乡马来西亚。虽然这里没有瑞典那么的公平、透明、保障,但它是我的根——有着我儿时的记忆,年轻时的同学朋友,还有我的家人。

  • 摄影:林明辉(瑞典)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燃烧的木乃伊/李光柱(中国)https://xuewenji-my.net/2021/10/02/

太多猪队友/林明辉(瑞典)

“无”是人民对马来西亚政府的观感,无奈、无知、无能、无计、无用,大家尽管往后加吧,应该还有很多。

先说大热门疫情,人民都在怪政府什么什么,在野党也乘机不知道是该叫打落水狗,还是狗咬狗骨。控诉当政的抗疫不当,人民也跟着叫。哇!好热闹!

其实我对马来西亚政府是反感,但我这次也同情那刚刚被推翻的政府。因为我觉得它本来就是无能的政府,人民和在野党一直说它无能,那它不是很无奈吗?除了“我不是!我不是!”你叫他们还能怎么样回答呢?

抗疫?这个名词对一个连公共卫生都搞不成样,不会搞的政府,要怎么样承担这么艰难的工作呢?对吗?今天在一国之都的吉隆坡大街上还可以见到米奇到处跑,你们的要求是不是太过了呢?

所以呀我说这次政府被倒得挺冤,封城人们呱呱叫,这个不行那样不行,然后人人都有一千个理由出门,什么是封城,什么是行动管理他们都不理了!如果政府不封,又说政府无能!

当一个团队的猪队友太多,新上任的政府我看也不会做得好到哪里去!

  • 摄影:林明辉(瑞典)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偶尔也想做只猪/陈保伶(马来西亚)

朱对有/刘明星(马来西亚)

学过汉语拼音或较早的注音符号标音方法,也懂得一般常用汉字的,当然知道“朱对有”与“猪队友”谐音。用辨声软件得出的结果大概还是“猪队友”比“朱对有”的机会大好多好多。我相信,姓朱的朋友,九成九不会开玩笑取个“对有”的大名来自我调侃。

无妨。就先搁置姓什么的血统音韵,先对“有”说说。

什么是有?

很简单,不就是无的反义词咯。

慢!那无又是什么?

很简单,不就是有的反义词嘛。

咦,这不是循环论证,套套逻辑吗?

呃,好吧,《道德经》有提到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那样的话,有是万物的妈妈,无是有的妈妈,所以无是万物的外婆?

诶,你不知道有无性生殖的吗?

那你说说,有无是什么亲戚关系?可不能又用反义词呢。

嗯,从有生于无来看,这有无的遗传和无中生有确实很像。撇开于和中,我们来对对碰啥。

有请。

有就是存在。比如我的扑满里有钱,就是说存在钱。

怎么听起来怪怪的,这就是对对碰?

先别急,我也觉得怪,让我再想想。有某数x……有是一个概念,思考就是有。

石头不会思考,那么石头就没有吗?

按我的思路的确那样。可是你怎么在无还未澄明,又多弄一个没出来?

算了。石头就无吧。

这还差不多。这样的话,有是概念,石头无思考,所以也无概念,咦,我好像一并把无也说清楚了!

屁啦,讲了等于没讲,不和你扯了,我还一大堆工作处理,你好好考虑,等我得空再请教什么是有吧。

蛤,酱紫好咩?

再会。

拜。

我老是觉得西方的存有论和东方的虚空并不是根本实际意义上的相反,恰恰反过来,是处于同样地位的形而上,道学神学级别的地位。我本来想说哲学地位,可是这一大堆的家族相似关系,恐怕是越说越不清楚了。

就这样,您说谁是文中的朱对有?欢迎各位猜猜,猜中了可能是对有的巨大贡献!

  • 摄影:林明辉(瑞典)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猪队友立大功/周嘉惠(马来西亚)

国民团结猪队友/飞天猪(马来西亚)

我的家庭是很传统的华人家庭,爷爷和外公都是在年轻时从中国来到当时的马来亚,落地生根。父母亲的原生家庭都生活在华人圈子,没有其他种族的朋友。所以身为子女的我们,也都“继承”了同样模式的生活方式,甚至思考方式。在这样的环境底下,我顺理成章,成了不折不扣的华校生——念六年华小,六年独中。在华小的时候,就习惯了每年都要为学校筹款。在独中的时候,学校甚至会安排几天时间,让学生走出校园,对外筹款。当时还引以为豪,谓之华社养华校!不知不觉,自己渐渐成为“为身为华校生/独中生而自豪”的一员。那时候的华校,非华裔子弟只有个位数。书本上所读到的,中国历史反而比本国历史还要多。所以基本上我们都没什么机会接触其他文化。

一直到上大一时,才有机会接触非华校生。那时候同班同学大部分是华裔,有1/4 是华校生,其他的是国中生,认识他们给我带来很大的“文化冲击”。基本上他们大部分都不会说华语。刚开始的时候,因为从前文化的影响,我曾经看不起他们,觉得他们不是真正的华人。是华人就应该要会说华语啊!怎么成了“鬼佬”了呢?那时候的我,甚至排斥英语电影、英语歌曲!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是这样的,但是因为身为独中生而自豪的人肯定是占大多数的。

后来和他们渐渐熟络了才发现,咦,他们虽然不会说华语,但是方言都说的很好啊。而且,他们也一样是孝顺父母,爱学习也爱玩乐,看起来也是正常人一名的哦!学业方面让我更震惊,他们可比我们华校生勇于发言发问!即使错了也无所谓,当作是讨论。反观华校生,相比之下很少发言,而且很怕犯错。当然语言障碍是一个很大的原因——独中生引以为豪的“好英语水平”,在这些“香蕉人”面前,简直“门都没有”……。

出来社会工作之后,有更多机会接触其他种族。那时候才发现,原来专业领域里有那么多“非我族类”的精英。论专业知识,他们绝对不比华人差。论工作态度,我看过我的印度人老板,要关掉整个办公室的电源,来逼巫裔同事不要再工作了,请他们回家休息!你说他们“非我族类”不勤劳?所以从那时候起,我那独中生的自豪感被彻彻底底的打败了。

之所以会写这篇文章,是因为看到我国华社存在着的一种很莫名其妙的自豪感,自认华小比国小好,独中比国中好,甚至看不起别的种族,不屑学习基本的马来语,还有人称中国为“祖国”,而且这现象好像有越演越烈的倾向。老年人就算了,但是年轻人却还常常有不会说简单马来语的。在这社交媒体普遍的年代,甚至连大报都常常会在灌输“我族比他族优良”的不当思想。我不知道是因为主编和小编都这么想?还是在这个拼“流量”的年代,大报都不顾身份,同流合污去了?扪心自问,如果我是“非我族类”,看到华人天天在说我是“番薯”、“山番”、“猪”,骂我笨、蠢、懒惰,你觉得我会怎么想呢?懒惰的华人,不求上进的华人,其实一大堆,日子得过且过,没什么本事,做事不认真,但是却莫名其妙的以为自己很有本事。我实在想不明白,这种莫名的自豪感,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有朋友说,这是某政党这么多年“毒笔”下来的影响,再者我国政党这么多年来都靠打种族牌拉拢选票。所以各种族间的猜疑,经过那么多年后,反而加深了。我不置可否。对于那些天天在骂别人是番薯,看不起其他族群的人,我只能够说,或许他们的层次限制了他们的思想。因为他们从来不曾有机会接触高阶层的“非我族类”,不知道原来天外有天,不知道原来自己才是那只在井底的蛙。

注:很多人说华校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确保中国历史文化传承。学问这回事,我认为多学当然好,但是不需要把“文化传承”这么大的重担扛在区区六百万人的我国华裔身上。中国有14亿人口,让他们去烦吧。我们应该要有世界观,但是本国人首先应该多认识本国地理、历史。

  • 摄影:林明辉(瑞典)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大饱眼福/杨晓红(台湾)

无语/林明辉(瑞典)

这个月的主题好深奥,当我用字面上去想象时觉得好搞笑。要不是牛顿大爷说的这话,换其他人说早给人骂了:你个兔崽子发什么神经病站什么巨人肩上……。

再换一个角度,那可以不可以理解为照着前辈做——抄!这个东西我们最拿手。这里“我们”指中国人。君不见米国的面子书、Whatsapp、Amazon等等都被两个马老板和其他牛人玩得出神入化吗?

应该说一个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连电话都不普遍的国家,现在却连老美对他们也带着莫名其妙的敬畏,因为他们发展,或许你可以说他们抄得太快了,很多项目或领域现在他们是带头跑的。

再换一个地方,角度回到我的祖国马来西亚……我就只能一边哭泣撒泪一边扯心揪肺的说:你们连抄都不会选一个好的东西来抄,就找到水扁哥的把戏来抄。

你们就只会在那儿玩三、四十年前的游戏。是人都知道你们的坏算盘,佩服你们还真的越玩就越爽的样子,讲的鬼东西连自己也相信了。某派或某团一直在说当权的对抗疫情失败,做的不好……难道换你们上去就可以把疫情灭了吗?(编按:消灭不敢说,但想要做得更失败,那可绝对说得上是‘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超难以想象的。)

大哥,要抄就找一个真正有意义、有建设的国家去抄吧!

  •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 主题:巨人肩膀上
  • 上一篇文章链接: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周丽雯(澳洲)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林明辉(瑞典)

如果我们不是一直都在学习,我们会被时代、潮流、科技等等抛在后头。连玩游戏如果不跟进,那么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就只能还玩那些2D的射火箭或吃鬼游戏了。“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就是这个道理了。

想一想另外一个“不进”的事情,马来西亚的美食小贩环境还是30多年前那样。依然很多还是在街边摆摊依然好多环境卫生很差。有人肯定会问我有问题吗?那些是怀旧,大排挡的风味!我会回答他说,没有什么问题,只不过工人厨师没有洗手的地方,员工厕所也没有……那卫生你可想而知!还有我们可以向迪士尼收费了,因为他们的1号男主米奇经常在我们首都到处跑。

旧的塑料盘子、杯具、筷子兄弟已经有了很明显的痕迹,老板们也不换。你也会说好吃就好了,价钱便宜就好,要求那么高你去酒楼、5星酒店呀。依我想象那里也好不了多少,只不过我们看不到他们的厨房运作。

以前我们不懂,以前我们可能没有能力,但我们现在活的不错了吧?大部分人收入还行吧(说的是疫情前)?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不去要求卫生环境、干净餐具呢?这个要求我认为实在是太小了,然而为什么我们还继续要做一个低端消费者?

你也可以说我们在这方面没有进步,但我们也没有退步呀。我会说退了,而且退得很厉害了。

餐厅、大排挡、小贩、夜市环境卫生还是那么差之外,美食也退步了。你看不到好多地方都是外劳在掌厨吗?好多地方也没有高汤,剩下的只是味精汤了!

马来西亚卫生局呢?应该是吃草去了吧?政治我不懂,民生我懂一点。政府完全没有把我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不说他们去吃草,也想不到怎么样形容他们了。

还是那句话结尾吧,希望明天会更好!

摄影:林明辉(瑞典)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吾日三省吾身/吴颖慈(新加坡)

人,不能没有克制力/王士浩(中国)

人人都有一个藏在内心的心态,但好心态来之不易。我常常仔细观察人的面相,而长相面善神态憨厚,是由心态形成的。这是内因决定外在,相由心生的结果。

好心态的人应该有文化修养,通情达理,与人为善,助人为乐。遇事不急不燥不与别人争吵。记住一句话,一定要有克制能力。我是有亲身经历的:

我是小区业委会主任,已经任位两届八年。遇到难缠的事太多了。尤其是小区物业管理费调价这件触动小区业主敏感神经的大事。小区由l0幢多层和三幢高层(电梯房)组成,居住业主1000多户,物业刚成立时,物业费收取多层每平米0.35元,高层每平未0.70元。随着业主入住人口增多,近二十年来管理成本随着增加,何况社会上物价也有所调整。因此,物业和业委商量,认为应该提高点物业费的标准,联合书写了调整物业费的征求意见稿,並把征求稿张贴到每个单元门上。

嘿,这下炸锅了!很多业主一看到上调物业费的征求书,第一反应是反对。我的个人麻烦也接踵而至。走在路上,就被业主拉住,指责我屁股坐歪了,不为业主谋福利,反而为物业说好话了;个别人则开口诬陷,说你主任拿好处了,你主任物业费不用交的吧?甚至个别的,还打电话到我家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吵得家人都不得安宁。

面对这一切,我心里燃起一捧怨火,十分烦燥,真想甩手了事。八年来,单是为收物业费,就跑得膝盖生痛,受了很多委屈。但工作摆在面前,见难而退吗?而且这是一件大家应该理解并且会接受的事情,不能不做努力就轻言放弃。我告诉自己,不能发火,先把情况向社区领导汇报。

社区领导觉得我们的工作步骤很有条理,认为牵涉到经济问题,就要有一个细仔踏实的说明过程,同时也告诉我如何去做一些让业主了解、理解,直至接受的一系列具体的思想工作,领导相信我一定会圆满完成这个任务。工作有人肯定、如何做有人指点,心情就好起来了。

接着,我先压下火,以一个良好的心态和同事们去给业主们开大会、开座谈会、找个别交流,对业主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仔细核算小区的收支帐,给大家分析物业费调价势在必行的各种原因,告诉大家调价并不多的事实。最后再经小区全体业主一个不漏地投票决定,你知道结果如何?在社区,街道,房管局多方代表监督下公开唱票,结果以三分之二以上业主同意调整物业费,一次通过。业主们还是通情达理的。婆婆妈妈、纷纷攘攘的物业费调价问题一举办成。

事后总结,如果当时不克制住自己的火气,跟着对吵,问题就不可能这么快、这么顺利地结束。

工作上是这样,生活上也是一样。一次去菜场买菜。清晨,在一卖笋的摊位上,看了笋问了价格后没立即买,打算货比三家,多跑几个摊位看看性价比再定。没想到这个摊主见我只问不买即破口大骂,嫌我让他开门不利、触了他的霉头了。看货物不买,这是买家的常规现象。我一大早无端地被他骂,心里当然恼火,但迅即一想,他当然希望我给他一个开门大吉。我不能和他对着来,否则真的清早受气,伤了自己。我没理他,又转了两个摊位,发现价格差不多。我心生一念,又折回到骂我的那个摊位,指着春笋,不挑不拣,对那老板说:“给我称五斤”。摊主见生意来了,有钱赚了,脸上笑嘻嘻地迎了上来,边挑笋边说:“我给你挑最嫩的”。

当他把笋交到我手里时,我握住他的手,说:“老板,和气生财啊!顾客问问不买有啥不可,所以你刚才骂人是不对的。”老板也是聪明人,连忙对我道歉,连连说“对不起,对不起!”此事就化干戈为玉帛而结束。

事后,我自我表扬,觉得自己很有克制力,未和他吵架,感到自己又聪明又不计前嫌,回头买他的笋,既教育了他,又换回了自己的心情愉悦。

人的一生中,要想工作顺利,要想生活愉快,克制力是少不了的。

摄影:林明辉(瑞典)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字链接:疫情下的狂欢/周嘉惠(马来西亚)

一夜暴富的非常幸运儿/山三(马来西亚)

五年前的一个星期五,我像往常那样先搭618号公交车去地铁站,然后搭地铁经五个站,再走五分钟路程上班。记得那天我负责处理的文件出了点问题,被上司训了一顿,心中正感到怄火。午休时间,独自到楼下的一个杂饭档吃饭,吃着饭时,接到了方芳的电话,说我走好运了,中了超级大彩!

直到我看见银行账号里出现的八位数进账,我才确确实实地相信,自己就是中了奖金上亿的那位非常幸运儿!而这消息也神速地传遍大江南北,说我一名私人公司普通书记,一夜之间暴富,也一夜圈粉数百万!通过猛涨的粉丝,开始有人找我拍广告、品牌代言,甚至有人要我的签名,说可以沾点好运!我简直是乐坏了,可以预见的是:流量会给我带来额外收益,那我现在干嘛还傻愣愣地去上班?所以,接下来我要做的事就是呈辞,炒老板的鱿鱼!

之后,我决定去环游世界——去爬万里长城、赏樱花、大堡礁浮潜、看北极光、坐豪华邮轮旅行……为了撑流量,我买了一套摄影器材,并学着拍视频、写点游记见闻之类的东西,奈何墨水有限,写的内容似乎不太吸引人,没有溅出什么火花。至于广告商、各家品牌也随流量而去,不续约了!就这样,两年下来,不知不觉中,我才发现我的奖金所剩无几,而且还刷卡刷了几十万!我只得匆匆结束旅程,灰溜溜地回老家避难。

我这一趟呀,犹如从天堂落回凡间,在尽情放纵欢乐的日子中,我逐渐忘了自己,忘了现实的柴米油盐,忘了克勤克俭,结果倒欠了一屁股的债。怎么还?只能奢望再次中奖了!

编按:每个人都有一个中超级大奖的梦,但是这种梦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做的。

摄影:林明辉(瑞典)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章链接:让你忍无可忍的书/周嘉惠(马来西亚)

瑞典孩子的教育/林明辉(瑞典)

每每和认识的中国朋友或者马来西亚朋友聊到孩子的教育上,他们都一致认为瑞典对孩子的教育是不行的。而我却认为瑞典的方法是非常好的(德国、芬兰等欧洲国家大部分都采用一样的教育方法)。

这里的孩子活得真的非常“儿童”,活得非常“小孩子”,敢说他们大部分都有一个快乐的童年;起码他们在上学前完全不需要接触到“功课”、课外的兴趣班等虐儿教育。

印象中我自己孩子都好像完全没有暑假作业、长假作业等。他们放假就是放假,完全不需要补习、背书等一切的“假期作业”。一开始我也很好奇,行吗?这样的教育真的可以吗?

孩子从1岁就到托儿所,完全没有教什么数学之类的,这里就是玩游戏,老师讲故事做手工。有朋友的老婆教这个年纪的孩子背乘法表结果被老师警告了!老师说孩子什么年纪就该学习那个年纪的东西。该玩的时候就应该玩,家长不许在孩子放学、假期中给孩子压力和额外的功课。

后来和瑞典朋友、学校老师聊过,简单的总结一下他们说的,那就是放假就得让孩子们完完全全的放假,不能给功课。放松,放假,假期后上课人的精神也会集中。

另外一个亚洲朋友说:哎呀,我们就不要多事了,既然我们自己对教育一概不知那就相信瑞典的教育吧!看看这个人口才千万左右的小国高科技也还搞的不错呀!

我也借这个机会告诉新来瑞典有孩子的中国或马来西亚朋友,不要用我们的那一套来教育孩子!如果我们的祖国教育是行的话,嘿嘿,我就不说下去了……

摄影:林明辉(瑞典)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章链接:再谈环保/江扬(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