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孩子的约定/林明辉(瑞典)

每每一说到遗产大部分人都会想到钱,对吗?要留多少给孩子。其实这样的想法都是非常正常的,特别在亚洲国家,中国人、华人之间。

那我们能不能像美剧《黄石》(Yellowstone)那老头一样“有原则”,不理多少钱也不卖他的庄园!就算买家开出天价,他们可以吃几辈子都吃不完,但老头就是不卖!他说要把这个庄园留下来给子子孙孙。

我在想,他的后代会开心吗?接手这个破庄园,支出大过收入,傻的都知道这个帐应该怎么算。但电视剧嘛,不吹又怎么可以连拍5季呢?对吗?

我本身不赞成老头的做法。也许我做事情比较理性(还是太现实?),我肯定套现,然后钱到手后再去想下一步该做什么。

我其实并没有想过要留下什么给孩子,我的计划是在我有生之年把自己赚到的钱全部花光。我可以这么潇洒,那是要多谢瑞典这个国家的制度:免费医疗、教育(大学也免费),养老金,住房补贴等等的福利。

既然瑞典有了这么好的制度,既然我没有后顾之忧,那我不把钱花光还等什么呢?但我会尽量留下回忆给我孩子,用我的亚洲幽默,中华思维,华人传统,印在自小习惯北欧迥异作风的他们的记忆里。

我们仨有一首共同的瑞典歌曲:《我和我的父亲》(Jag och min far)。歌曲大意是想你呀父亲,你教过我拉丁文,花瓣的名字……。

孩子也答应过我,我去后会把我火化,两兄弟各拿半瓶回家,然后每次出去旅行都会把我的骨灰撒在每一个新的地方。这是为纪念我在他们小的时候一直带他们到处旅游……。

  • 摄影:林明辉(瑞典)
  • 主题:遗产
  • 上一篇文章链接:遗产/李淑娴(马来西亚)

退而不休/李黎(中国)

平均寿命80岁的今天,退休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假设50-60岁退休,退休后还会有20-30年的时光。退休后大概会分两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退休金不充足。

这是非常有可能的,因为随着新增人口减少,退休金统筹账户的新增也随之减少,而每年退休的人,却还是一样的多。

那么就非常有可能在退休的时候,退休金并不能足额发放,或者推迟发放,换个说法叫延迟退休。

延迟退休指的是发退休金的年龄延迟,以前55岁就可以发退休金,延迟退休后可能要65岁发。但是实际上可能55岁后就没有合适的工作了,55-65这10年的开支怎么办?

不管怎么样,结果就只能是退而不休。退休了,但又没真正退休,还得继续工作,或是谋生,或者为提高生活质量,等等。

第二种情况,退休金充足。

如果在更早的时候开始准备养老计划,或是存钱,或是购买目标养老共同基金,到50岁之后,每年都有收入入账,这是理想情况。

那么50岁后,就可以完全退休。那时,你会无所事事,吃喝玩乐打发生活吗?大概率也不会。

听家里老人说,一个人没事做,并不见得会长寿,因为做事情的人才会对生活有渴望,人也有活力。

所以,哪怕退休金充足,大概率我们还是会找一些事情做的。不过,我们做事情的目的不是谋生,而是生活,是让自己过得充足、内心丰盈。这也算是一种事实上的退而不休。

幸运地话,我们还能找到自己沉寂内心多时的愿望或爱好,趁退休时光去实现。

比如儿时热爱绘画的梦想,少年时想要周游世界的梦想,中年时想要有一处安静角落博览群书的梦想,年长一些想要写一些回忆录在世界上留下自己的文字和足迹的梦想……都可以在退休后的大把时间里去实现。

综上,虽然这两种情况,都是退而不休,但肯定是要追求第二种啦,说不定退休后又可以重启新生活呢。

  • 摄影:林明辉(瑞典)
  • 主题:退休
  • 上一篇文章链接:退和休/周嘉惠(马来西亚)

退休的简单规划版/郑嘉诚(新加坡)

退休是大部分人迟早会接触到的课题,有些人早规划,有些人迟规划,有些人没有规划。对有些人来说,财务自由的时候就代表能够退休。如果具体剖析,退休一般上要的是就是三样事情,不愁住、不愁病和有稳定的收入。

一、不愁住方面,是要求有个还清房贷的家。

二、不愁病,是说我们需要个医疗保险。原因是像接近65岁的退休年龄时,难免开始会有病痛,小病小痛还好,若是大病的话,需要思考如何应付庞大的医药费,对99%的绝大部分人来说,医疗保险就是最好的解答。

保险的功能在于转移无法承担的风险,对于99%的人来说,数万或数十万的医药费可以轻易地掏空储蓄,因此医疗保险转移了这类风险。剩下那1%最富有的人,不管医药费多少,对他们的庞大资产来说都只是皮毛,因此买保险只是个“想要”而不是“需要”的问题。

三、稳定的收入是为了提供退休生活时的日常开销,像是柴米油盐酱醋茶、旅游和买东西等等的开销。对于要多少退休金才够、怎么累积到足够的退休资金、如何维持及花费都是门学问。对于多少才够用这个课题,我们有很多解法,一般可以用收入或开销替代法。

这类规划因人而异,但是最简单粗暴的计算方式是退休前薪水的2/3。打个比方,如果退休前收入是3000的话,那么退休的时候每个月就需要2000。如果现在还年轻,25-30岁,那么可以用当地的长期通胀率来计算收入增加的速度;假设目前30岁,退休年龄65岁,长期通胀3%,那么如果目前收入3000,收入跟着3%通胀率增长35年,那么退休时候可能每个月就需要5500的收入。

当然,单单靠工作的收入和储蓄,不容易达到这样的目标,所以我们需要投资。那么要储蓄到多少,才能维持退休前2/3的收入标准呢?美国理财专家威廉·本根(William Bengen)在1994年提出的4%法则是最著名的退休金提领法则,也就是假设如果有五十万的退休金,第一年提出的金额就是两万,随着每年的通膨调整金额。这4%法则是基于1926年到1990年这75年的数据实证,如果退休人士把退休金的50%放在债券和另外50%放在股票的投资组合里,在这75年期间,任意取出一个横跨30年的区间,考虑进通胀的影响,这样债券和股票的组合都能安全地应付30年以上的开销。

当然以上也只是简单的规划手段之一,仔细的规划因人而异。从小就听到妈妈在生活或聊天时,偶尔提到“你不理财,财不理你”,退休是理财的重大课题之一。希望大家有空就看看相关文章,也愿所有的从业人员不断进修自己,而不是单单卖产品,以提供更专业的财务规划服务。

瑞典的退休金制度/林明辉(瑞典)

我们可以用一个金字塔分成3格来看瑞典的退休制度。最高的顶是自己本身存下的退休金,当年每年可以在私人所得税内扣除12000克朗的自存退休金,但现在已经取消这个优惠了,所以现在没有人再私自存退休金。

三角形的中间就是公司(包括政府部门)都会替工人存的一个退休金(但也只限于那些负责任的,有遵守工会规则的公司),类似马来西亚的公积金,但这个钱在瑞典员工是不需要付的。至于小企业的老板如果自己公司业绩好,每年的利润都很高的话,通常都会为自己存很多的退休金,因为可以避开瑞典的26%盈利税。

三角形的最下端是我们有工作的人都需要交的税,然后用政府的方程式算出退休年龄该得到多少的钱,这个政府退休金是每个月都会付给我们一直到上了天为止。这三角形底端又分为一个是退休金局控制的理财(和大马一样),另外一部分的退休金是我们自己可以理财的,但这个退休金要在62岁后才可以开始提取一部分。

个人和公司存的退休金在55岁开始可以自己安排要如何把这些钱提出,一直到提完为止。这三个退休金每个月提出时都是要交所得税的,但因为年龄大的原因,这个税相对也会比退休前低一些。

至于这些退休金够不够一个退休人员的所有花费呢?这个我也不大清楚,但每年的财政预算都会看到有人投诉说退休金不够花,这个问题应该是永远解决不了的。

如果退休金不够而你又没有自己的产业房子,瑞典还有租房补贴;如果你是周日清的人,还可以去福利部申请补贴。瑞典医疗是免费的,所以嘛,在没有特别原因的情况下,我觉得这里的老人都还活的挺精彩的。

虽然现在的右派政治把瑞典的名声搞差了,但其他一切暂时还没有什么影响,相信这个种族歧视党也不能像奥地利、丹麦那样搞出什么大动静,毕竟瑞典人还是非常的善良。瑞典的制度也非常的完善,不是说想改就能改的。

  • 摄影:林明辉(瑞典)
  • 主题:退休
  • 上一篇文章链接:作茧自缚/野子(马来西亚)

恶龙不会死/杨晓红(台湾)

权力财力4年一次重新分配,再一个多月是台湾各县市长及议员选举的投票日。各方无不卯足全力,宣传政见,而给对方泼脏水的选举技俩也层出不穷。尤其是掌握党、政、军、媒、网各方实力的当权者,拥有国安情报资源,利用乌贼战术,分毫不差的将对手往死里打。祖宗十八代,如果有少缴税半毛钱,恐怕也会被挖出来鞭尸。

选举本是选贤选能,希望有能力的人带领大家往进步的方向。执政党利用绝对的网军优势,以人格毁灭式的手法抹黑挑战者。台湾选举往往演变成垃圾堆里挑垃圾,最终,当选人都又脏又臭。日前,诺贝尔奬得主化学家李远哲就痛批他当时力挺的民进党,腐败的程度与速度之快,好不容易千辛万苦才赢得政党轮替,却一次次地执迷不悟,令他感到非常痛心。

缅甸一则传说故事:英雄本怀着初心,对扰民的恶龙提出挑战,英雄把恶龙刺死以后,看到了恶龙身后闪闪发亮的金银珠宝山,迟迟不肯离去。拥有打败恶龙的能力,人们对于英雄既敬佩却也心生畏惧。英雄拥有权力及财宝,最后他长出了触角、麟片和尾巴,成了新的恶龙。

尼釆说:“与怪物战斗的人,小心自己不要成为怪物。”权力就像魔戒,戴上去就脱不下来。

考试好不好?/赤月(马来西亚)

教育部废除小六检定考试,并且推行校本评估几年了。这条路走得怎样,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教育方向、教改大蓝图等等大课题我们先不去争个所以然,我们姑且就单纯回答今天的问题:考试到底好不好?

我相信马来西亚许多孩子尚在求学的父母,自己本身都经历过考试。我们切身体会了考试的滋味,也常说考试的压力束缚了学习的成长空间,尤其是学习生涯中的几个大考,像SPM、STPM等,这些万恶的考试更是一次就决定了学生的生死,不废除还等什么?我们不要下一代再经历这种痛苦!

Ok,废除考试了。我们没有了的考试,那么要如何评价一个学生的学习成果呢? 我们还是需要一套审核的依据对吗?所以,课堂评估(PBD)就隆重登场了。校本评估刚推出的时候,我们这些走在前线的老师必须出席许多相关的会议。印象中就有这么一个画面: 许多动物站在起跑线上,准备参加森林学校里举行的各种体能测试。比赛跑的时候,鱼、蛇、鸟等动物不是弃赛,就是比赛结果难以服众。同样的,比游泳的时候,猴子、狮子等动物也面对相似的问题。这要表达什么?当时听了很多大道理,简单来说,就是每一个学生的天赋与学习节奏有所不同,我们不能以一个僵化的统一考试来考核学生。好吧,为了孩子能快乐学习,不考试有理。

我记得PBD刚开始的初期阶段,教育局耳提面命,学校老师绝对不可以任何形式的“考试”来评估学生。我们只能通过学生平时的课业、当场即时完成的练习、学习综合表现、学习态度等等方面来评估。接下来这句话或许不中听,但是容我点出,孩子回家做的功课,有些是家长帮忙完成的,所以以此来评,这又作得了多少准呢?另外还有许多当你真正去实行的时候所出现的问题,譬如以最低等级1到最高等级6作为准绳,那么我们到底要如何评,才算客观公平呢?在我校等级6是要表现“神级”的学生才能获得的成绩,基本不存在,可是也有学校的等级6却像野狗般处处可见。难道没有任何标准作业程序吗?当然有的,但是有的人心是肉做的,有的是铁石做的,标准作业程序也不担保会生产出同样的成果。我记得当时的上级强调了又再强调:老师,你们是专业的,不要因你个人的喜好或刻板印象而打分。唉,这句话压死人!一路走来,我们这些下手操作的,除了感觉更多工,更累,其实,我想问,会不会更加难以真正透明客观?

去年MCO期间,为了审核筛选学生能不能直升中一,学生必须考一个由教育局出题的国语考试,而且必须得等级4才符合升中一的条件。当时就有这么一个学生考得等级3,其家长很直接地来质问,为什么孩子平时的马来文评估能得个4、5,结果升中一的这个关头却只得3?老师你给我解释。

呵呵……

摸爬打滚过了几年,KSSR改成KSSR semakan, PBD也进化成PBS了。最近,教育局又下达了一个指令,学校将进行一个总结性评估 (pentaksiran sumatif)。欸,没错,怎么听着好像考试又来了?我所在的学校许多负责老师就在忙着出题了。似乎,大家发现,我们要更全面、更客观的评估学生的时候,量化是必行的手段,而考试就是一种相对来说比较客观,也比较透明的一种量化。

看看中国,从过去的科举到现在的高考,别人考了这么久,还在考,老神在在。再把眼睛看向西方国家,我们羡慕他们的孩子在无考试压力的学习环境下成长的同时,有没有想过其实别人就像鸭子划水,看似轻松淡然,其实两只脚在水底忙着用力划水,步步为营?

考试到底好不好?考试这回事就像硬币的两面,如果只取其一(松绑),而舍弃另一面(客观、公正),做得到吗?当做不到却硬要去做的时候,也许是时候我们也去思考:不考试到底好不好?正面反面都想一想,才不至于被大家对考试的刻板印象束缚了教育前进的脚步,对吗?

  • 摄影:林明辉(瑞典)
  • 主题:刻板印象
  • 上一篇文章链接:刻板印象之困惑/奉化.山人(中国)

吃鱼/周嘉惠(马来西亚)

从小就不喜欢吃海鲜,无关过敏,主要是受不了腥味。其实印象中我并不挑食,在物资贫乏时代挑食是件欠打的事,不过当年妈妈可能为了维持营养均衡的原因要让我喜欢上吃鱼,于是告诉我“吃鱼会聪明”。

这种说法有多少根据我没去深究,不过后来每一回吃鱼都凭空增添了点悲壮的氛围,那可是在完成大我啊!海明威也是“吃鱼会聪明”说法的信徒之一。据说曾经有人拿作品请他指教,他翻阅过后建议对方去吃一条鲸鱼。也对,假如吃鱼真的会聪明,可是到底要吃多少鱼才足够聪明呢?

我家相信数学能够反映智商,可是老大上小学时数学课表现马马虎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辅导,她还是一脸似懂非懂的迷糊表情。没办法,只好祭出杀手锏:吃鱼!感觉上自己就像一个束手无策的医生,万不得已之下,只好用笔加长病患手掌上的生命线。

我告诉老大:“吃鱼会聪明,奶奶说的。”她原就不排斥海鲜,既然对考试有帮助,那就敞开怀抱吃吧!吃啊吃,数学考试依旧还是七十几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虽然如此,考试吃鱼还是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我家的传统;老大老二都不抗拒海鲜,自然乐观其成,鱼照吃,成绩听天命。

上中学后,老大掌管数学的那部分头脑终于开窍,颇有长进,不仅成绩坐八望九,偶尔甚至有余力指点同学。学校大考将近,老大那天笑眯眯的提醒我该买鱼了。我不确定她是对成绩有野心,或者纯粹就是嘴馋了?

品格分你为厨师,还是厨房佬/林明辉(瑞典)

在餐饮业界里厨师或俗称厨房佬这个位置的人大部分就是老粗。抽烟、喝酒、烂赌、骂粗口,真是好的也没有多少。这班人不论中餐或西餐,还是其他不同种类餐厅的厨师,真的可以说就算不百分百,一样也是八九不离十了。

我以前学厨房时教我不少东西的师傅是香港人,今天我还是不会在新年佳节打电话问候他,我会在其他日子打电话给他。因为他真的一开口是那“xx妈”……这就是不在年初一打电话给他的缘故。

外国餐厅厨师也大致相同,只不过他们骂的没有那么直接也不会问候别人的娘。看地狱之厨哥顿吧!连在电视直播也“法,法,法”的。没折,他是名厨,人家那个叫作秀。普通人在厨房乱骂那叫作孽。

现在很多餐厅的厨房都是完全开放或半开放式的,可以看到厨师门工作了,他们也收敛了不少。厨师其实真的没有必要这样的鸟样。一个好的厨师不但煮的东西要好吃,人品也要跟的上。以前那套老骂人等等的坏习惯不能再继续。

我遇到过文质彬彬的厨师,也遇到过非常有文化的。不是每个厨师都是机不离手,也很多会拿起书本杂志的呢!所以呀,真的不要以自己没有读过什么书就耍烂,爱怎么烂就怎么来。

人呀可以没有文凭但要有文化,可以不上学但不可以不念书(郭德纲语)。所以,文化修养都是从自己本身上出,而不是外来因素影响的。

  • 摄影:林明辉(瑞典)
  • 主题:刻板印象
  • 上一篇文章链接:平凡?不平凡!/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平凡?不平凡!/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常例,留学生高级班的写作,第一节课,课堂上40分钟要完成一篇即兴作文。学生在老师给的5——8个题目中任选一个,文体不限,字数400以上。课后。批改作业时,其中有篇文章脱颖而出。老师发现其用词老练、文句流畅,逻辑思维严谨,竟然改不了任何一字。写出这样文章的人,还要上什么写作课?

第二次上写作课前,老师在最后一排找到了那个学生:是个胖胖哥,看上去很普通的一个南洋华裔。五官线条圆润,眼光灵活犀利,却带着些腼腆。

“这是你的作文,我一个字也改不出。你的汉语水平,不用再上写作课。”老师对他说。

“但是学院要我有两个汉语课的学分”。

“那这样,你不用来上课,两个星期交一篇作文就行。不然,我上课用的范文水平很难选择。”

胖胖哥像其他同学一样,一节课不落,照样来上课,还从来不迟到。老师让他上课可以看自己的书,做自己的事。他呢,安安静静地坐在后面,按时交上每一次作业。

随着他交上越来越多的作文,以及跟他课前的交谈,老师对他越来越刮目相看,原来他本人是个普通的电力工程师,还是吉隆坡《南洋商报》的专栏作者。

怎么还来人文学院读美学专业的博士学位?对中文感兴趣简直有点着魔,现在有几个理工男会中断自己的工作,特意跑去另一个大学研读博士学位?但是他就与众不同。

他研究的竟然还是从古希腊戏剧翻译成中文的译作中,探讨西方精神层面的文化,尤其是西方人对命运的看法、理念,是否随着古希腊戏剧一起也传到了中国。经过五年的研讨,他通过中文翻译者在翻译时个人的文化认知倾向因素体现,和翻译者对希腊文化接受程度的研究,得出在翻译作品中,代表希腊精神的抗命论并没有战胜中华传统文化中的宿命论。希腊的编剧注意力在主人公的奋斗过程,翻译者的着眼点重在体现戏剧故事最后的结局。两种不同的文化思路,跑不到一条线路上。

一个普通电力工程师,暂停自己的工作,离家出国去苦读跟自己工作毫不相干的人文博士学位,另类吧?研究的课题,是连中国翻译界也没有引起重视但很有价值的中西方两种文化在翻译过程中、作品中的冲突、缓解,最后两种文化相互影响、宽容或者平和相处,以致翻译作品最后的形成。翻阅他的论著,可见论著撰写的难度,翻看书后近四百篇或古希腊戏剧的翻译本、或论著、或论文、或外文等的参考文献目录,就会让人眼花缭乱。

没有人这么综合地从翻译作品、翻译过程的角度研究西方作品中西方文化与中文翻译者的中国传统文化,这两种文化的冲突和相处,这个电力工程师却开了先河,不简单啊!

学成回国后,他仍然在公司履行一个电力工程师的职责,那家用电单位在用电上出了什么问题,他就奔赴那家,并没跳槽。同时他也很平常地在一个普通家庭践行一个丈夫的权利和责任。两个小女孩接踵面世,回到家,他就就忠实尽心地做爸爸,给她们讲故事、做游戏,还出国旅行度假。大女儿上小学了,小女儿上幼儿园了,与其他父亲一样,为了有个好的教育资源,所选的学校和幼儿园都比较远。他每天五点多醒来操持一番女儿们的穿衣、吃饭,然后就开车送孩子上学,晚上接她们回家,还少不了作业上的辅导,过的就是一般人的生活。

但是他并不安生。回国不久,就在Facebook注册了《学文集》账号,组织了老老少少三十个左右的笔者,成立了《学文集》原创作者群,撰写每个月的主题作文。有作者问及为什么要建立这个创作群,他说为了提高广大群众的人文意识。这个梦想可谓大耶!

他是《学文集》的主编。每天公司的业务、家庭的家务等等,诸事完毕后还要在灯下审看其他笔友从手机、电脑传来的文章,审定一篇,配上一副照片,挂到Facebook上,以享明天的读者。时而,有作者不能及时交上文章,他得即兴赋文,补上空缺。每每到深夜一二点钟才能休息。一个人工作除外,再做一件事容易,但每天要做相同的一件事就不容易了。他每天晚上要向Facebook的《学文集》审阅传发一篇文章,已经坚持了八年之久。网络出版《学文集》毫无功利,你做得到吗?听听都累了,这份公益不简单啊!

想想:每个人都要吃饭、睡觉,大家都很平凡。每个人都要有一份工作,刨去工资的多少,每天出门上班,下班回家,都是凡人一个。不同凡响的就是他给别人带去了什么?他给社会的发展带去了什么?大约这就是现代做人的更大价值——除了平凡,还要有点不平凡。

  • 摄影:林明辉(瑞典)
  • 说明:看看希腊的天空多希腊!(这是希腊,真的)
  • 主题:平凡
  • 上一篇文章链接:伪装平凡/宋丽玲(马来西亚)

平凡的爱情就好啦/客家妹(马来西亚)

情窦初开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煲偶像剧。不仅因为男主的帅,更是因为那些“该死”的爱情故事。是的,对男生来说,那些狗血剧情真的该死,那种迷倒万千女生的男主也该死。

剧情通常是霸道的高富帅爱上平凡女主的故事,要不然就是一身好武艺又有美德的男主与女主的非凡故事。霸道总裁的帅气,完美男友的温柔和体贴,他们的穿著、谈吐、约会恋爱的桥段等等给许多女生种下了理想对象和恋爱该有的样子。女生对恋爱和对象的期待值变高了,可真的为难了许多现实生活里的男生。

问我想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希望有个偶像剧般的男朋友吗?

年纪23前的我应该会很想,但现在的我希望生活不要那么drama。爱情是生活调剂品,能给你的生活一点甜酸苦辣。年纪小的时候多尝试无妨,但年纪大一点就会追求安定。平凡点没关系,最重要不要让心太累。长大了要顾及的事很多,但求爱情能简简单单地丰富生活就好。

我觉得年轻的时候可多谈几场恋爱,当然不是要你脚踏几只船。只是给自己多点时间去认识自己,认识对方。世界上那么多人,能马上遇到对的人的机率很小,更何况人是会变的。

现实生活不会时常给你甜甜的蜂蜜,反而会一拳又一拳地打向你,迫使你成长。谈恋爱不需要急着晋级,慢慢来。也不要被偶像剧那不凡的人物和剧情给影响,它只是呈现了你最想看到美好画面,娱乐一下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