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愿望》/林明辉(瑞典)


哈哈哈!这个题目有意思,突然好像回到小学时候老师叫我们写的作文,耳边好像还隐隐约约听到老师说:“同学们今天作文题目是〈我的愿望〉,大家可以写一些你们长大后想做什么,医生、飞机驾驶员、老师、科学家等等等……”

到现在的年纪突然问“我的愿望”?哈哈,好像觉得你是在问我还有什么放不下——“遗愿”。再想一下,我也没有到那么老吧!又想到周先生说的:“你才这样年纪,我还年轻呢!”哈哈哈!老周,这话我也说过不少次了,但是事实胜于雄辨呀!

其实知天命,我的理解是什么都不再去希望、期望或渴望了。不过,也没有“人到无求”那么高尚,真正的愿望也就希望我可以“走路”走到70岁!好让我在未来19年内走完我想去或突然兴起想去的地方!

如果现在大家还有“愿望”的,就劝大家尽快的去实现或进行吧,不要等了!不要真的让自己的“愿望”变成了“遗愿”。

摄影:林明辉(瑞典)

Advertisements

《人生岔“口”》/吴颖慈(新加坡)


维持生命需要能量
而人类的能量来自进食
在活着的时候
进食是重复次数最多的事
你可以一天洗几次澡
但肯定不会比进食的次数多
从早餐午餐点心晚餐宵夜
到蛋糕饼干零食饮料
把东西送进嘴巴这件事
绝对是人生大事

在那个我不曾经历的年代
食物匮乏、朝不保夕
人们经常得忍受饥饿
米饭算是奢侈
番薯才是日常
不必啃树皮大概就很幸运
别提大口鱼大口肉
为了延续生命
即使个个面黄肌瘦
仍互相道喜活着就好

战争少了
经济起飞
食物多了
这个年代
面对进食这回事
不再只是为了生存
而是
需要选择

进食成为一种欲望
追求的不只是填饱肚子
还有色香味的极致享受
有多少次进食是真的需要食物?
還是单纯为了想吃?
我们不止吃进食物
還吃进欲望
吃进了疾病

油炸食物香脆可口
可是一旦超过身体能够消耗的分量
就会毫無无上限的囤积
塞满皮下的所有缝隙
脂肪就像张了一双脚
没有它去不了的地方
最可恶的
還有反式脂肪
随着高温产生的有害物质
会提高冠状动脉心脏病的机率

精致甜点色彩缤纷造型绚丽
能轻易掳获女性的芳心
仿佛一口甜品
就可以扫走一腔烦恼
可是
美味的点心
是让血糖瞬间飙升的凶手
使用不完的多余糖分
一样转化成脂肪无限量储存
长期超时加班的胰岛素
一旦罢工
就是慢性疾病的开始
除了终身服药
还要对抗各种并发症
眼睛病变
肾脏病变
神经病变
血管病变
足病变
像排队拿号码牌一样
一个接一个上身

加工食品方便快捷
三分钟简单加热
美食就出现在眼前
饱餐一顿之后
除了食材本身
还同时吃进香精色素调味料
稳定剂防腐剂凝固剂
标签上
一堆看不懂的化学成分
牛肉丸没有牛肉
蟹肉棒没有螃蟹
鱼肉豆腐没有鱼
到底吃进去的
还能算食物么?

下一次进食
想一想
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
还是
吃进身体必要的营养素
如果连你自己都管不住自己的嘴巴
还有谁能帮助你呢?

摄影:林明辉(瑞典)

《抉择,有这么严重吗?》/林明辉(瑞典)


百忙中在满脑袋都是事情的情况,思考了一下人的一生会遇到多少个“人生岔口”这个问题,再回想一下自己遇到了多少个?

回忆前半世纪的后三十年里,自己做了很多对自己人生非常大的决定!也许是个人随遇而安的性格,很多决定都多多少少是顺其自然而没有去强求。

过去也会有时遇到非常纠结、犹疑和无从判断的选择,那时候就靠自己的感觉和直觉。说来好笑,这些决定通常没有怎么样的“好结果”,但还是喜欢随机、随意……

我们每天都要面临“选择”,“需要我们”决定的事情多的是。工作、事业、家庭、孩子、朋友、亲戚和兄弟姐妹等等等,都有重要事情需要处理、做决定。不说也知道这些事情天天围绕着我们,一天不解决一天“不得安宁”,经常都会听到“烦死人”这句话。
“抉择”,这种电视剧里的情节,有这么严重吗?

当“人生岔口”这么“严重”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时,我怎么样对待呢?随便吧,反正“条条路通罗马”。这个就是我处理“抉择”的方法。无论是我们怎么样选择都没有办法预知另外一个选择的结果,对吗?所以何必纠结浪费时间去“选择”呢?

人生短暂,尽情享受生活,珍惜“自己”!为什么我要强调“自己”?因为我觉得我们经常为别人“想”太多了!什么时候才能为自己想呢?我的答案是立马!一刻也不容怠慢!我只想告诉大家,“凭着感觉走”真的不错,试一试吧!

摄影:林明辉(瑞典)

《三条猪肠粉加一件腐皮》/杨晓红(台湾)


早期,因为缺乏盘川,很少答应朋友一起去旅行。朋友都知道我想存钱离家出走,而不是不想出去玩。好朋友们甚至还想要一起帮我付旅费。后来,实在不好意思再说没钱,还是把计划离家出走的钱拿一些些去旅行。

之后朋友相伴去旅行就直接把我跳过了,她们知道我知道了也不会生气。好朋友也很少跟我说私密,在她们当中常常回传给我说:她不跟妳说,可能怕被妳骂。还有某某朋友做傻事东窗事发后,经屡劝不听,朋友最后就会出动我去给她劝说。

一位朋友介绍她的传奇朋友们时,有幸我也列在传奇友人名单中。她是这样介绍我的:放学后,我们一起去吃午餐,她总是叫一盘:三条猪肠粉加一件腐皮。经友人回传她传神的介绍,心里一则喜一则忧。烦恼的是心事都被人看见了,因为“三条猪肠粉加一件腐皮”的搭配最超值最大碗最便宜。开心的是,妳这个经典朋友还真懂我呀!

班上同学还说:不要激她,她讲到做到!有女同学被男同学欺负时,她们总是喜欢找我出头评理,帮忙教训这些死男生。同学忘了带课本时,会先来问我有没有带课本,如果我也忘了带,他们就会松一口气。同学说:老师知道妳也忘了带,就不会惩罚我们。

从朋友口中得知,我应该是死悭死抵、一毛不拔的家伙。家境不好值得同情,却不见意志消沉的人。是一个路见不平时会拔刀相助正义相挺的朋友。是一个可以分类到会认真看待及维护朋友关系的非猪朋友狗友类。是天生反骨,也是一个想法资深,灵魂里住着一位严肃又保守的超龄老人。

摄影:林明辉(瑞典)

《愿每一只猪和狗都能被温柔对待》/张雷(中国)


这期是一个奇怪的话题:“猪朋狗友”。说它“奇怪”,是因为它不是“朋友”,而是在“朋友”两个字前面分别加上了两种讽刺性的动物来形容,一下子就给这个概念加了一层不明朗的边界。如何界定“猪朋狗友”?一百个人绝对有一百种不同的答案。我也不想给出自己的定义,因为每一个人都是个复杂且与众不同的个体,我没能力列出什么标准来标识“良师益友”与“猪朋狗友”的分界。赵本山曰:“世界就是一碗菠菜汤。”芸芸众生漂浮在这浑浑噩噩的汤水中,汤波荡漾间产生了碰撞,“朋友”就这么结识了。菠菜找菠菜,蒜粒找蒜粒,有朋友之缘已经不容易,谈何猪狗。

别说结交猪朋狗友,我认为所有为交友而交友的行为,都是顶顶无聊的行为。年少的时候,到了新学校、新班级,想主动交友可以理解,那尚是把生命之希望寄托在“人”——无论是同性还是异性,是友情还是爱情——身上的青春当年。但年纪一大把了,再热衷于社交不可自拔,在我眼里就像是一只嗡嗡乱飞的无头苍蝇。人的成长即是由“将希望寄托在外人身上”逐渐回归“将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最终“灭绝希望”的过程。所有的朋友都必然会在某个时段离你远去,在他身上寄托的希望随之灰飞烟灭。即便现在通讯发达,可离你远去之后的他在微信或电话中,也随着你们共同经验的缺失而不再是那个“他”了。没有永远的朋友,当你厌倦交友,你就长大了,甚至变老了。

当然,还有句老话叫“朋友多了路好走”,这也是无头苍蝇们的一个理由。这个时候我倒是觉得“猪朋狗友”这四个字该上台了。精神世界的希望熄灭之时,也是现实社会的重重压力袭来之时。这时的朋友不叫朋友,而应该叫“人脉”了。人脉发达,在社会上就有更多的机会获取利益,“抢饭吃”——猪吃糠,狗吃屎,俩动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吃”啊。香港电影《跛豪》结尾的最后一句台词就是:人活着其实就是为吃一口饭。诚哉斯言。不妨将这些帮助我们吃饭的朋友统统称作猪朋狗友吧。一群脑袋谢顶、穿着高腰抹胸裤、腰间别着钥匙、尿尿逐渐分叉的中年男人,隔三差五聚在一起吃吃喝喝,嬉笑怒骂间交换资源,觥筹交错里交易权钱,饭毕再去夜总会,一人一个三陪女,KTV里鬼哭狼嚎,左手麦克风右手江小白怀里一团温香软玉。酒精、怀里姑娘的芳香和屏幕上的歌舞青春产生化合作用,一瞬间你恍惚了,你心里突然升起一阵少年的风,怀里的姑娘是你可以献出生命的挚爱,周围的猪朋狗友则是难兄难弟,这一晃神儿的瞬间你仿佛又在这些人身上看到了早已离你远去或化成柴米油盐的那个字:“情”。你哭了。朋友的酒和女孩的肉体也在陪你哭,他们说他们都知道,可你知道他们不知道,因为你自己也不知道,不知道我们为什么活成了一个个动物,不知道这个动物世界的出口在哪,朋友们在哪,我在哪。

我们最终都会变成一只只猪和狗,慈祥的看着、爱着那些还没长成猪狗的、还在紧紧咬着“永远”的吊儿郎当的少年。

愿每一只猪和狗都能被温柔对待。

摄影:林明辉(瑞典)

《真的是你的朋友吗?》/林明辉(瑞典)


一个人来了瑞典30年,想一下真的觉得不可思议!出外靠朋友,这句话是真的!1988年来到瑞典认识很多工作上的朋友,一直到今天还有联络的和真的可以用心交往的也应该就两三个吧?

刚刚来到瑞典,人在异乡,多多少少都会受到小时候一直被灌输的教育的影响:防人之心不可无、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小心交友等等等忠告。实际上,自己一直到现在都还是很小心地“交友”,也抱着古人“君子之交淡若水”的态度浅交……

很羡慕那些“朋友满天下”的人。尤其是中国来的朋友,他们在瑞典或刚刚到瑞典没有几年,随便就告诉我他们认识谁谁谁,动不动就要告诉我,谁和谁可以为他们两肋插刀,真的羡慕!

但当他们有事情,出了问题,那些所谓的“好友”会真的为他们两肋插刀吗?哈哈!这个我就很有兴趣知道了。

可能不能把这类人当成损友,但这些绝对不是好友。其实好朋友应该怎么理解呢?真的是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吗?这个连亲兄弟姐妹都很难做到的事情,我们怎么可以要求朋友做到呢?

自己也已经是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对“朋友”的定义已经有自己的概念。给大家一个建议和参考:凡是说话好听的“朋友”你就要小心了,百分九十九是损友。说话经常刺到你的、顶到你的,你老觉得他说话不客气,那么你要留意这个朋友了。那是逆耳忠言啊!他可能才是你真正的朋友!

摄影:林明辉(瑞典)

《一级保护动物》/林明辉(瑞典)


如果照着当今社会在网络媒体的发展和进展的步伐,我看“读者”越来越需要有像熊猫一样的待遇,要受到一级保护!

如何保护呢?比如说凡是被证实了是一个真正的“读者”,那可以免交税、免医疗和药,所有的书都可以免费的订购(不是向图书馆借)。没有车的“读者”免公交费,有车的就全免-汽油、过路费、路税。哎呀!总而言之只要是真正的“读者”,就什么福利都给他们吧!真的怕他们不再看书啦!

书中有黄金屋,还有颜如玉!放在今天,和00后的孩子说这些,他们应该会嘴巴张大和双目茫然若失的看着你,然后问:“大叔,你说什么?”然后来个lol!

今天我和我的小搭档,一名80后的小伙子,说当年的“读者”。我的天!当年?唉不需要说的这么夸张吧!“以前”不就行了吗,是吧?以前的“读者”应该就是今天所谓的“网民”、“键盘侠”、“吐槽族”等等等,他很快的回答道:真的惭愧,自己也真的很久很久没有看书了!

你们问一下身边的朋友们,或者就在你周围的人什么时候看过一本书?您自己又在什么时候看过或买过一本书呢?

摄影:林明辉(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