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新》/江扬(丹麦)


现代社会有一个流行语——断舍离,意即断绝和舍弃超出实际生活所需的物品,以此引领人们回归极简主义的生活。这源自人们在过度消费之后的反弹。对固有物的厌腻,对新目标的渴求,是人的天性。从孩提时代起,幼儿便会为了求而不得的新玩具本能地对父母以哭闹相挟,可一旦满足他们的要求,玩具带来的新鲜感却很快消褪,没多久就被弃之墙角。消费时代将人类这一天性不断极化与外化。女人们无论如何跟风囤货,衣橱里永远缺少一件当季流行的新品;对于男人们来说,功能完好、尚处服役期的电子产品被早早淘汰换新,可能仅仅因为旧了、过时了,或者不怎么喜欢了。依托于一次次的消费行为,久而久之,我们的生活空间乃至精神园地都被大量冗余的废物挤占了。断舍离虽然不能使我们彻底脱离恋物的泥沼,却时时提醒我们,物质生活是可鄙的。尤其是今天当我们渐渐有底气和财力去追求生活的丰富性的时候。

不过,如若我们将喜新的源头归结于肤浅的占有欲在作祟,又有些片面。实际上人们喜新的习性,普遍存在于艺术欣赏、人文审美等更广阔的范围内。画家陈丹青说到,当他被一幅佳作吸引,爱上这个画家,同时又会心生歉疚,仿佛背叛了此前酷爱的画家。这是很多人在阅读或艺术欣赏时的共同体验。这种负疚感可以理解为,传统文化的长期浸淫,使得我们的言行处世总是谨慎地保持着贯彻始终的自觉。但艺术的美是多维的。不同于一个立于道德洼地的负心汉,当我们转而发现一个更伟大的创作者,喜爱并赞颂他,这并不是思想的变节。人的认知体系并非处于恒定的状态,而是时移境迁,随着人生阅历的累积,不断地被填补、被修正、甚至可能被颠覆。新思想或新审美带来巨大的冲击,少数的先行者们勇敢地开拓出新的疆域,他们的创见将庸众远远甩在身后,即便被冥顽不灵的保守派排挤也在所不惜,直至最终在历史的天空熠熠生辉。

因此,无论是断舍离还是新审美,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要不要喜新,而是要判断这个“新”是否有可喜的价值。如果它为我们的生命带来了新的希望与悸动,那么做一个审美的变节者又有何妨?否则即便时时念念断舍离,也不过是徘徊于禁欲与纵欲的世俗窠臼。有质量的生命永远需要追问意义何在,每时每刻都要从这个旧问题中求索新感性,这才是喜新的最终指向。

摄影:林明辉(瑞典)

《就是喜欢这些新东西!》/不是那个无名(马来西亚)


“喜新”最容易让人联想到成语“喜新厌旧”,然后再转向联想到另一则成语“始乱终弃”。这种联想的直接后果就是没人敢承认自己“喜新”,免得不吃鱼倒惹得一身腥,这个负心汉可当得太冤枉!

如果不是那么心虚,这世界上当然有许多新东西是值得我们喜欢的。譬如每年出的新茶,除了普洱茶,所有茶都是越新鲜越好喝!越嫩的芽越好喝!咖啡的情况也大致如此,“尝鲜期”流行之前的情形已经记不清了,但如今咖啡粉、咖啡豆都有注明尝鲜期,意思自然就是请趁新鲜用吧!不知道有人喜欢喝陈年咖啡的吗?反正我孤陋寡闻没听说过。这种类型的“喜新厌旧”跟“始乱终弃”完全扯不上关系。

葡萄酒和啤酒刚好具有相反的品尝标准,葡萄酒越陈越好,啤酒则越新鲜越顺喉。如果有人反其道而行,偏偏喜好刚酿的葡萄酒或尘封的啤酒,我们尊重他选择的权利之余,难道就不怀疑他喜好的品味,乃至智商?不过,品味和智商都跟始乱终弃没关系。

赏花一般也是赏含苞欲放的,赏残花败柳当属特殊嗜好。欣赏新知识开启的一道新的大门,至少也不应该会妨碍我们对固有知识的追求。譬如新儒家和先秦儒家是大异其趣的,但新儒家可不是负心汉。再举一例,一个人对热恋中的新情人牵肠挂肚,可绝对要比对分手已久的旧情人念念不忘正常得多!

这里例子虽然举得不多,但应该已经足以说明,喜新并不是什么不道德的事,大方承认无妨。须知负心汉固然多是喜新厌旧,但喜新厌旧的不见得都是负心汉呀!对吗?

摄影:林明辉(瑞典)

《奖励自己吧!》/林明辉(瑞典)


大部分人都喜欢新事物,我也是一样。我还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我贪新是应该的,因为我是一名射手座!

其实说到新事物我看谁都会喜欢吧?也不一定就是射手座的特权。我们大家都会给借口自己去买一些新东西,也不需要多大或多贵的,只要是新的都会令自己开心好久!

有时候也挺压制自己的购买欲,会告诉自己说那些东西不必要,不要买、不要换!这样说服自己,会使自己不开心的。哈哈!没办法,这个世界太多诱惑,但是不能天天买新东西!

人活着很累,人活着很烦,很多烦事、问题、情况需要我们去解决去处理。所以我们应该“经常”给自己找借口,弄一些新事物为自己平淡无比、流水账似的生活添加一点冲击力!如果破费一点就可以让自己活得开心,何乐而不为呢?有机会的话,不妨奖励一下自己吧!

摄影:林明辉(瑞典)

《网中人》/林明辉(瑞典)


经常看到很多人对互联网、智能手机的有很多负面的评语。我就觉得好奇怪,为什么那些人不去批评刀、火柴或打火机,甚至汽油呢?因为刀可以杀人,火柴等东西可以点火烧房子,很危险!

互联网、手机也一样,没有人叫你只玩手机不管孩子,过马路不看车只看手机,被车撞死怪谁呢?就好像没有人叫你用火柴汽油烧自己,对吗?“东西”发明出来是方便人类,是人滥用了“东西”,根本不是“东西”的错!“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能够把所有过错都赖在水头上吗?

我本身就非常喜爱互联网,它让我找回以前的朋友同学,没有它真的是没有办法和这些距离十万八千里的同学朋友联络上。当然事情都是相对的,联络朋友方便了,但我也失去了过去“收到信”的感觉。

上段时间把自己的面子书账号删除,没有为什么,就觉得不好玩了。假新闻太多!什么喝酒放洋葱会怎么样怎么样,咳嗽吃这个那个会好,最好笑的是说吃隔夜饭菜会死人!再来什么吃榴莲和可乐会死,吃这个上火,用这个怎么样怎么样,唉,烦死了!删掉!清净!

有了互联网、智能手机,我个人觉得生活工作方便很多,大部分事情都可以在很短时间内解决。嘿!来了,那些人又要说,“哎呀,手机控制我了,下班放假都要回复邮件,老板或工人找我,24小时没有自由了!”

提醒大家一下,大家对自己的手机肯定非常熟悉了,却是不是忘记了手机是可以关机,设定飞行模式、静音的呢?

摄影:李嘉永(台湾)

《瑞典人好简单》/林明辉(瑞典)

040317-nick-wu-44
来到瑞典已经快30年,自己也算得上是“老瑞典”了!这里除了天气、人、事、语言文化和食物等完全和马来西亚不一样外,还有值得一提的是瑞典的城市规划。

以我这有限的经验和见识(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在外国的典型华人生活方式),加上自己也走了瑞典的不少地方,发觉瑞典人可以把一些东西用很简单的方法解决了。

由于我是干饮食业的,就先说说食物吧。星期二就是吃他们传统的比培根厚一些的咸猪肉和土豆饼,星期四肯定是他们的一种黄豆汤加类似美国的pancakes,但比较薄。星期五则是他们的周末时光,肯定大部分的人都会在下班后买一些外卖回去庆祝周末!

连梦想他们都那么的简单统一!瑞典人的梦想就是三个V:第一是 Villa(别墅),第二是Volvo (瑞典车品牌沃尔沃),第三是Vovve (狗),也就是等于香港人说的住洋楼,养番狗和开豪车!城市人对实现这些梦想方面自然会表现得更积极一点。

瑞典城市应该就是根据他们的思想类型规划的。每一个城市坟墓一定都是在市中心!每一个城市肯定有一条皇帝街、皇后街,火车站一定是建在市中心,而且每个城市的中心肯定是步行街。感觉上瑞典每一个城市都是按照一个“方程式”或“模型”盖成的!

瑞典政府办事也很可爱,当他们认为“大家”家里都应该有无线,宽频网络或fiber网络时,不论是市区或市郊,他们都会马上付诸实现!很多很多这类的例子没办法一一指出。

我领悟到,他们要求的其实就是以最简单的方法去解决一切的问题,一切问题都要简化!可能他们认为人生已经太累太辛苦了,不必要在其他地方去太纠结。

摄影:Nick Wu(台湾)

《我的故乡多漂亮啊!》/林明辉(瑞典)

020217-lin-ming-hui
虽然故乡的很多东西和事情我看不惯,尤其是政府对华人的欺压,以及对华文教育的压迫和排挤,但我还是认为老家的旅游胜地不差!经常找机会推销给朋友们。

那天一位中国朋友告诉我:“我朋友去了大溪地,我没有时间去,他们发了很多照片,哇!好漂亮!”我听了心理马上就不爽了。马上Google马来西亚的旅游胜地,把Langkawi、Pulau Perhentian、Pulau Tioman、Pulau Redang等海岛的照片发过去,让他比较一下。

还有我们的美食呢?我是干饮食行业的,我觉得马来西亚的食物真的是多姿多彩!三大民族的美食各有千秋,尤其中餐更因为添加了其他民族的美食特点而有别于传统中餐的风味!再说了,中国人到马来西亚无论语言、食物都适合他们,何必偏偏要去大溪地那么远呢?

再加上最重要的一点,在马来西亚的消费水平比起中国一线城市和其他什么大溪地等都便宜很多。就说吉隆坡市中心的五星级酒店,一晚人民币2000就有交易了,便宜吧?朋友看了照片,再在网上搜了一下,马上赞同我说的:“是是是,下次就去马来西亚!”

摄影:林明辉(瑞典)

《归人联想》/林明辉(瑞典)

081216-ckh-125-dsc_0199
每次回到马来西亚都喜欢搭轻快铁去吉隆坡市中心,原因是不会堵车而且价钱非常的公道。第二个理由就是,在车箱上看到的吉隆坡街景和坐在汽车上是完全不一样的,喜欢从这样的角度看吉隆坡。除了残旧的建筑物外,吉隆坡也有新式的高楼大厦,尽收眼帘!

但我最喜欢的是轻铁经过被马来西亚政府遗忘的华人区—-半山巴(现在好像是外劳区,反正也没有关系,不论华人还是外劳,总而言之政府就是不会记起这个地方),经过以前的大华戏院(我们高中那时就被烧了),那人行天桥还在,但已经残旧得不得了,就看看哪一天会出事!

好几次我们同学聚会分别选在半山巴的适苑酒楼,或以前富都大厦的喜来登举行,都是由一位同学提议;感觉不错,旧同学见面聚会就该在旧地方!也觉得多多少少支持了这些老店。遗憾的是,这么多年都没有去过“喂食街”吃萝卜糕和猪杂。

“富都车站”那里留下了我们多少的记忆!除了空气不流通加上充满公车的废气外,记得那里有一档“杂雪”很好吃,以前好像才3毛钱吧?从那里再走下去就是著名的茨厂街,有好吃的拉沙、猪肠粉、釀豆腐、瓦锅鸡饭、龙眼水、豆腐花,出名的南香鸡饭,还有四眼仔的烧鸭等等等。当然更加不会忘记大众书局和上海书局!(编按:这两家书店已经从苏丹街消失。苏丹街是和茨厂街平行的街道。)

还有多么熟悉的辛炳路!多少同学都是经过这条路上学的。还有学校附近九楼的面档、卖公仔书的摊子,我都记得。虽然今天吉隆坡已经盖起不少高档商场,但如果我说吉隆坡最经典的商场是金河广场,应该没有多少人会反对吧?金河广场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业的KLCC!

每次回去家乡,一幕幕往事都会踊上心头,幸亏都是美丽的回忆!马来西亚,我在回家路上了!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