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不再》/林明辉(瑞典)


看到刚刚放学的孩子,应该是高中生吧?男生制服都是白衣白长裤。看到他们嘻嘻哈哈的交谈,大伙儿好像没有什么烦恼,年轻时候又会有什么烦恼呢?想起往日自己在校时光,那已经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

那天被一个卖票小女孩叫了一声叔叔,突然觉得自己真的老了……曾几何时自己也像隔壁桌的小伙子们一样的年轻!然而,一旦过了五十,好像突然就觉得始终和四十多相隔很远了!填表格时也不过就是填上50而不再填49,就这个分别而已,为什么感觉就好像不一样呢?

MRT上看着一对老年人,满头白发,牙齿也不多了,老太婆正在唠叨着老头,老头双目漫无目的地四处看,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老太婆的唠叨。可能老头心里想唉继续念吧,没有多少年让你念了……

这次回来吉隆坡见过的朋友、同学、家人大部分都在聊“想当年”。和舅舅舅妈聊天就聊我们小时候,和同学就从小学聊到高中。本人没有机会上大学,不然也就多几个大学同学聊大学往事了。

过去就像录影带闲来无事拿出来看看,有时间就聊聊记忆,千万不好沉迷于往事中,对身体无益!很多人口里经常说:时间真的快,一转眼已经又……又什么呢?心照就好,不必点明,大家珍惜当下吧!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世界真的可以没有你》/林明辉(瑞典)


最近几年因为互联网、手机的吸引力太强劲,结果把自己那一点点看书的习惯都抛弃了。可恨!有时候觉得自己太失败,为什么连一本小说都看不完!真正原因是:手机太好玩了!只怪自己定力不够,被这个迷惑了!

现在这个社会有太多的引诱,连我这样知天命岁数的人也把持不住。相信很多人也和我一样被这现代科技吸引了,一旦迷上了也是机不离手!

无可否认,随着科技发展手机可以方便快捷地让我们得到更加多信息。我知道很多食古不化的人却还是对科技有排斥的心理。有得便有失,有失便有得,你今天失去了一些,那肯定在别的地方会得到什么!换一种说法则是“水能载舟 亦能覆舟”,就这么简单!古人说的,所有东西事物只要“不过”都是无害的,凡事“过”了那就“无益”了。所以,要懂得适可而止。

也想告诉身为网迷、手机迷的朋友们,有时候“关机”真的就可以得到解脱。睡觉时关机吧!看电影、电视时关机吧!吃饭时关机吧!你真的没那么重要,别人在那一两个小时找不到你其实也不会怎么样,不要把自己搞到好像世界非常需要你,所以必须24小时开机!

不信?你不妨试一试关手机一天,看看地球是不是继续转动?非但太阳月亮一样地升起落下,你的公司、家人、朋友也一样还活着!

我的手机九成时间都是静音的,同时还不设置震动!如果有人真的那么需要我,那就继续打电话吧!真有急事?不如打999吧!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心动后对自己的承诺》/林明辉(瑞典)


我其实是一个非常喜欢新鲜事物的人,又有谁不喜欢呢?但自己的意志也挺坚强不轻易被新鲜事物“诱拐”。很多事情都是自己经过一段内心挣扎后才决定去进行的!到底不是容易心动的人,但一旦心动了,那就大致上都会去实现。

物质上的心动大不了就是看到新手机、手表等东西,花一些钱也就解决了这个“心瘾”;即使比较昂贵的东西最后也会被自己说服自己去买,其实贪图的就是一个“爽”字。到底物质上的要求不强,所以至今没有遭受到太大的财政赤字。

两年前在一次和朋友小聚饭后酒醉的情形下,承诺了我也要参加他们那要命的自行车300公里环湖游!虽然在出发前的训练要骑自行车最少1000公里是非常不爽的感觉!这个训练是必须的,要不然没有体力一次骑300公里的自行车。一次偶然的心动和逞强,幸好换来的是一次愉快健身的经验,也发觉到骑自行车的乐趣!

每次看到电视上或网上介绍特别漂亮有趣的地方、东西、事情,都会心如鹿撞!也因而会计划“去得到、去玩、去实现”。我下个目标是:自行车环台湾宝岛,自行车游中国!

还有和朋友立下了一个愿望,骑自行车从瑞典到法国巴黎,全程1600公里!看看哪天疯了,我们就出发!

摄影:Nick Wu(台湾)

《被出卖》/林明辉(瑞典)


曾经看过和听过当时觉得好奇怪的一句话:“你的敌人永远不会出卖你。”电视电影里经常也看到“出卖”或“被出卖”的桥段,看电影嘛,看过了也就没有理会其中的感受。可能那时年轻或无知,也没有怎么样深入去理解这些事情和话背后的意思。

这么多年来自己的心态以及待人处事的方式比较“特别”,可能(或者说“应该是”)得罪了很多人!在我背后说的坏话一直都存在。我就抱着“你有种的在我面前说,在背后说我的,是因为我对你们有威胁或你们妒忌我!”的态度,完全不理会这样的人和事。但就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被人出卖!

直到一次,一个我在瑞典认识了快25年的“好朋友”,真的很要好,称兄道弟般的朋友,结果为了别人提供的利益和好处而出卖我!我亲耳听到、亲眼看到,那一霎那突然觉得“心好痛”,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终于知道被出卖的滋味,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原来那句“你的敌人永远不会出卖你”的另外一个说法就是,“出卖你的一定是你最亲密的,最接近你的或最好的朋友。”现在理解了!中文真的非常有意思,活到老学到老,人生真的是这样!

后来那出卖我的朋友就得到了当时他想要的一点点好处,然后就打回原形,今天的他依然一无所有。我呢?依然开开心心的活着,而且学会了放下。放下,是这整件事中的另外一个收获!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满天神佛》/林明辉(瑞典)


马来西亚应该可以申请吉尼斯“全世界最多神佛国家”的世界纪录!除了三大民族(马来人、华人、印度人,现在可能孟加拉人也可以算是第四大民族了吧?)各自的信仰外,华人所拜的神真是多!

印象中马来西亚华人拜的神计有妈祖、观音、关公、孙悟空、红孩儿、济公、如来佛祖等等等,还有很多我也不知道的神祗。朋友告诉我还有什么道教、茅山教等的“神”,最有趣的就是本土的“拿督公”,中国有亲戚到吉隆坡问我这个是什么神,我也答不上!

在大家这么迷信的时候就会出现——神棍!觉得这词很过瘾,神又怎么和棍扯在一块呢?既然是在骗人,而且还是借助神灵的名堂去忽悠人,为什么要叫他们着“神棍”?为什么又有人会被这些“神棍”骗了呢?应该就一个理由——迷信吧?但事出有因,可能很多人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就尝试用旁门左道去解决吧?那时已经毫无主张,也没有什么思考能力,就容易被人骗了。

除了神之外,马来西亚鬼怪的故事也特别多,鬼怪大家都知道是什么吧?马来人有他们的鬼故事,印度人、华人就有更加多鬼怪故事了。香蕉精、油鬼子等都是马来西亚鬼怪故事的主角,这里还有降头、巫术等奇奇怪怪的东西。

到底这些事情是不是真的?有没有这样的东西?人云亦云,一传十十传百加盐加醋的谣言,人人都是因为“宁可信其有”的道理去相信了。我始终认为只要自己不害人,那么妖魔鬼怪都不会来惹我。事实是不是这样呢?鬼才知道!

摄影:李嘉永(台湾)

《思乡》/林明辉(瑞典)


回去吉隆坡时都会尽量找同学聚会。喜欢和同学们聚会,一大班同学坐在一起叽里呱啦的说话,就好像突然时间倒流到读书的时代。感觉非常的好!

有时候我悄悄地观察所有的同学,除了年纪和样貌身材改变外,大部分人的性格、脾气,甚至声音一点也没变。

上次回去,其中一位同学提议去半山巴邮政局隔壁一位小学同学开的店。凑巧的是这位同学还是我儿时的邻居。很多很多儿时一起玩、一起偷水果、一起在沟渠里抓小鱼等等的回忆都涌上心头,好温馨好开心的记忆。

也许是自己年纪大了,漂流国外多年,想故乡了。所以,每次回去吉隆坡都是去找老同学、老朋友、老地方!

摄影:林明辉(瑞典)

《喜新》/江扬(丹麦)


现代社会有一个流行语——断舍离,意即断绝和舍弃超出实际生活所需的物品,以此引领人们回归极简主义的生活。这源自人们在过度消费之后的反弹。对固有物的厌腻,对新目标的渴求,是人的天性。从孩提时代起,幼儿便会为了求而不得的新玩具本能地对父母以哭闹相挟,可一旦满足他们的要求,玩具带来的新鲜感却很快消褪,没多久就被弃之墙角。消费时代将人类这一天性不断极化与外化。女人们无论如何跟风囤货,衣橱里永远缺少一件当季流行的新品;对于男人们来说,功能完好、尚处服役期的电子产品被早早淘汰换新,可能仅仅因为旧了、过时了,或者不怎么喜欢了。依托于一次次的消费行为,久而久之,我们的生活空间乃至精神园地都被大量冗余的废物挤占了。断舍离虽然不能使我们彻底脱离恋物的泥沼,却时时提醒我们,物质生活是可鄙的。尤其是今天当我们渐渐有底气和财力去追求生活的丰富性的时候。

不过,如若我们将喜新的源头归结于肤浅的占有欲在作祟,又有些片面。实际上人们喜新的习性,普遍存在于艺术欣赏、人文审美等更广阔的范围内。画家陈丹青说到,当他被一幅佳作吸引,爱上这个画家,同时又会心生歉疚,仿佛背叛了此前酷爱的画家。这是很多人在阅读或艺术欣赏时的共同体验。这种负疚感可以理解为,传统文化的长期浸淫,使得我们的言行处世总是谨慎地保持着贯彻始终的自觉。但艺术的美是多维的。不同于一个立于道德洼地的负心汉,当我们转而发现一个更伟大的创作者,喜爱并赞颂他,这并不是思想的变节。人的认知体系并非处于恒定的状态,而是时移境迁,随着人生阅历的累积,不断地被填补、被修正、甚至可能被颠覆。新思想或新审美带来巨大的冲击,少数的先行者们勇敢地开拓出新的疆域,他们的创见将庸众远远甩在身后,即便被冥顽不灵的保守派排挤也在所不惜,直至最终在历史的天空熠熠生辉。

因此,无论是断舍离还是新审美,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要不要喜新,而是要判断这个“新”是否有可喜的价值。如果它为我们的生命带来了新的希望与悸动,那么做一个审美的变节者又有何妨?否则即便时时念念断舍离,也不过是徘徊于禁欲与纵欲的世俗窠臼。有质量的生命永远需要追问意义何在,每时每刻都要从这个旧问题中求索新感性,这才是喜新的最终指向。

摄影:林明辉(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