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人才千载恨,至今甘醴二锅头》/李名冠(马来西亚)


南唐后主李煜《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吟道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一江春水向东流,您住江头也罢,或住江尾也好,当今世上七十多亿人口,就缘在咱俩“同饮一江水”!虽说“玉鉴琼田三万顷”,苍茫中似有“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的意境与感觉,然而,冥冥中却勾芡了我这“扁舟一叶”,看有似无,若有若无,将有将无,亘有亘无!!

佛说,三千繁华,弹指刹那,百年过后,不过一捧黄沙。都说人生风雨难当,费了许多心去思量,到头来,高飞本是伤,低飞亦是伤,就像那只受伤的蝴蝶,一场彷徨!

最缠绵最醉心的那一句“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蕩悠悠三更梦”。这当儿,切肤的是“忽剌剌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数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抑或“世故驱人真有力,天公困我岂无心”、“如蜩如螗,如沸如羹”。低叹的却是“弦凝指咽声停处,别有深情一万重”,宽慰的是“短发轻梳千缕白,衰颜借酒一时红”,沉醉的是“户外碧潭春洗马,楼前红烛夜迎人”,期盼的是“无迹方知流光逝,有梦不觉人生寒”!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寒波荡漾、芳心脉脉、明月芦花,“蓝桥饮”、“一生一代一双人”、“满眼春风百事非”。最最销魂的,不是“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流光容易把人抛”,更不是“业未就,身躯倦,鬓已秋”,而是“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那在在当下视之为“寻常”的“当时只道是寻常”的“不寻常”!!

“匆匆”,本是“寻常”,正契世间常态!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及求不得,谁能超脱? 一切正是“寻常”!相看“匆匆”,最忌随“匆匆”而“匆匆”,随“物化”而物化,逐偏执而自是,赶荒谬而夜郎,奉私己为圭皋!

“风一更,雪一更”,凭栏意,坐驰可以御万象。且唱且欢且舞且跳且嚣且狂且扬且闹,我说啊,得嘞,您不就正兜进“匆匆”生命的圈子里吗?!

“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在人间”是当下的信念,“谁似东波老,白首忘机”是对于“匆匆”的微笑,“禅心已作沾泥絮,不逐春风上下狂”是跳脱“匆匆”的写意,“繁冗驱人,旧业尽抛尘世里;湖山招我,全家移入图画中”是对“蜉蝣”生命的娇嗔……

虽说“追往事,叹今吾”,感慨“春风不染白髭须”,再伤叹“天为谁春”,更怎么“走笔题诗”与“顶针麻续”,还是深深醺醉于那一句“看尽江湖千万峰,不嫌云梦芥吾胸。戏招西塞山前月,来听东林寺里钟”。是的,面对匆忙纷扰且多舛的此生,天风海雨折腾沟坎爱恨别离亲痛仇快生离死别痛心疾首,切不如当下一醉!

能醉方能醒,能睡才可起,能离遂现合,能哭诚蕴笑,愿舍终会得!面对生命如蜉蝣的匆匆,且乐生前一杯酒,哪管千世浮名。

清代诗人吴延祁诗云“自古人才千载恨,至今甘醴二锅头”,您喝过道地的二锅头吗?咱们不妨品品南宋张元幹《贺新郎·送胡邦衡待制赴新州》的“天意从来高难问,况人情老易悲难述。更南浦,送君去”,且举大白,干杯!干杯!干杯!

摄影:李嘉永(台湾)

Advertisements

《三藏的愿望》/练鱼(马来西亚)


你说,会爱我一生一世。
我听了很高兴,可是却忘了问,
你爱我,到底是在这一生?还是下一世?

*****

电梯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擦得明亮的落地玻璃窗,东方明珠塔就在正前方的窗外。枣红色的绒毛窗帘从天花板下垂到地毯,地毯厚达20mm,用尼龙66织成,颜色是最难染的宝蓝色,配以浅色的几何条纹点缀,整幅地毯,一眼望去,没有一丝杂色。
“欢迎光临!”服务员们先来个整齐的45度鞠躬,“先生,您有订位吗?”
老孙摸了摸鼻子说,“俺是来找朱孟夫的。”
“找朱先生吗?这边请。”便领着老孙往转角处的一间小房间去。
餐厅很大,但只有零零落落的两桌客人。一桌西装笔挺的白领在高谈阔论;靠窗处的另一桌,是富太太带着小贝比和保姆、佣人在吃午餐。
房间门打开,只见朱孟夫独自一人在低头划手机,其身材圆润、鼻梁上架了副黑框眼镜,浓密乌黑的头发,往后梳得服服帖帖。
朱先生抬头见老孙进来,便招了招手,待服务员出去,一个箭步跳上来给老孙一个热情的熊抱,
“大师兄!”

*****

“师父回中土后,可有任何打算?”
“为师回大唐宣佛,普渡众生,至终老圆寂。”
“既然经书已得,为何师父不欲与徒儿般,位列仙班呀?“
“为师仍有业在身,心愿未了,放不下。”
“笨秃驴!哪会有什么业不业,心愿不心愿的问题解决不了!老孙这就和如来说去,要他老人家帮忙!”说完,吹个口哨,唤来筋斗云,“师父等俺,俺去去就来!”
“别、别,悟空!为师经已告知佛祖,欲走一次轮回,重返人世。”

*****

“蛤?!走轮回?重返人世?”老猪抓了抓他那把浓密的头发,“师父铁定是疯了。”
“可是,不对呀大师兄!”老猪继续抓他那把乌黑的头发,说,“离师父圆寂已经一千多年,”老猪拿出双手双脚数算术,“嗯,正确一点,已一千三百多年了!现在才回到人间?”
“俺也不确定。不过既然大个子如来要咱们来这儿等,应该是不会有错的……”
突然,悟空向八戒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并做了一个“有妖精”的口形;另一手迅速的按着如意金箍棒。
敲门声在五秒后响起。“哪位?”悟空问。
房门径自打开,刚才在大厅和小贝比吃饭的富太太探个头进来,说,“是我啦。”
悟空与八戒对相望了一下。
八戒悄悄伸手往背后抓住他的九齿钉耙,悟空握紧他的金箍棒。
“你一定是八戒。”富太太说,“那,你肯定就是悟空!”

*****

地府酷热异常,三藏在长长的奈何桥队伍中排队,等过桥、等喝孟婆汤。
“三藏大师吗?” 牛头马面迎面走来,问道。三藏恭恭敬敬的回了个是。“请大师随我们往这儿走。”一行人徒步走到一个渡口。牛头说,“大师请游到对岸,往灯光处去。灯光尽头,就是一个轮回口。”
三藏遥望对岸,漆黑一片,只有点点星火在远处闪烁,“不知两位施主可否告知,游到对岸,需时多久?”
“回大师,游过忘川,费时一千年。”

*****

“一千年?” 八戒说时目瞪口呆。
“对,然后再花了三百多年找他。我出现时,他远远就看到我,说我们似曾相识。”富太太说时一臉甜蜜。八戒瞄一下悟空,悟空翻了个白眼,左手挖耳朵,另一只手在弹指甲。
“师父,你老人家会老吗?”八戒问,“我意思是说,你老人家已经是三百多岁的老妖精了,到时令夫婿、令千金相续老去死去,你还活着,这、这……”
“再见他后,我不再 immortal,我会老死,然后再轮回。”
“蛤?!再一个一千年?”
富太太摇摇手说,“不,不,下次的轮回,我会过奈何桥,喝下孟婆汤,忘却一切,如此这般,最多五年就可有一个轮回。”
“所以”悟空举手打岔,“请问师父,当时,他在何处?”
“他是太子李建成的护卫,玄武门兵变当天战死。”

*****

“他战死消息传来;我迅速的逃离长安,藏于嵩山。后来听说,只要集齐五部佛祖经书,就能实现一个愿望。毅然削发为尼,西去取经。”
“可是,送你出长安的,是李世民呀!”
富太太苦笑了一下,“接下来的事情,你们都参与了。在漫长的取经路上,觉得复仇不能改变什么。在翻译经书的过程中,理解到,世界和平真的很重要的。”
“那,师父见到如来了吗?”
“佛祖答应我,接下来的每个轮回,我都能和他相遇。一起经历生老病死、痛苦与失落。”

*****

道别时,师徒三人相互拥抱了一下,约好下次何时再见面。还和小贝比、保姆、佣人groupfie 了一张,八戒说,会带去给悟净看。

*****

“悟净呢?”
“玉帝见师弟把师父的小龙马养的白白胖胖嘀,所以升他的官,现在师弟官拜弼马温,不需再卷帘啦。”
“听说师兄也曾经在那儿呆过呢!”
“套一句现代用语,他请不到假,上头不批,所以无法来参加今天的聚会。”

*****

刚刚八戒猪头猪脑地走进来时,我就觉得这人长得很像八戒。待得悟空猴里猴气地经过,我说怎么会这么巧?正在犹豫要不要和你们相认,你的筋斗云在窗外哒哒哒的敲着玻璃,向我挥手打招呼呢!

*****

所以,你老早就知道师父是女的?
蛤?!这么多年,你可曾见过师父站着尿尿呀?!

摄影:李嘉永(台湾)

《我的愿望只值一文》/李黎(中国)


青山接绿水,蜿蜒绕城郭。
早来坐城东,荫下听蝉鸣。
日暮荷塘畔,暗香习习风。
飘飘何所似,乡间一老翁。

大概人都有一个特点,越小的时候越无所畏惧,说话也毫无遮掩,句句都是大志向,“我长大之后要做科学家、宇航员、企业家、医生、老师……”问其原因也无非是,“我想帮助别人,想要很伟大,想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大好人……”长大后,反而内敛且谨慎,别人问起你的愿望,你大概会含含糊糊说,糊口即可,哪有什么大志向,其实心里暗戳戳地在规划着什么,只是不愿意其他人参与。

儿童的世界是公开的,愿意把所有的秘密都张扬开来,希望被风吹进所有人的耳朵里。成人的世界是私密的,只愿把自己的事情和想法藏在自己家里,出了门,就和别人没有一丝毫的关系。

所以你向往什么,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你的愿望也只是你的,遥祝你成功实现,也是和我没有关系的。

独善其身,是成人的特权,也是成人向往的生活。以上那首小诗,就是我这个封闭的成年人内心的外化,是我所向往的生活,充分显示出我这个热爱独善其身的成年人的毫无野心的愿望。

当然,既然是向往的生活,就意味这难以实现。毕竟你不可能说房贷没还完,就去乡间生活,找个青山绿水的地方风花雪月,说得好听是有追求、雅致、文艺,说得不好听是游手好闲、天天不干正事,早晚得饿死。

向往的生活大半也比较懒散,甚至是庸俗的,是一种纯米虫的生活,不信你问问,十个人里有九个人向往不用工作又可以天天玩乐,想睡就睡,想玩就玩,轻松愉快无压力。仔细想想,这莫非向往的就是童年的生活?而童年时候生活的自由自在来自于父母的付出,所以能量守恒,满足守恒,一个得到满足,另一个就失去。这种向往也没什么意义。

或者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当你实现了愿望,然后呢?得到心中所想象的满足感了吗?不至于吧,至少对于我来说,当我实现一个小愿望时,我并没有那么愉快。反而事后回忆起,当中的过程最记忆深刻。

所以向往的意义在哪里?就是给自己定一个达到之后并不能带来什么的目标,去走一段非常有意思、有价值的路。

愿望只值一文,但实现愿望的向往之路价值千金。

摄影:李嘉永(台湾)

《我的愿望是当医生!》/紫色水晶狗(马来西亚)


在马来西亚,成绩稍微好一点的学生,十之八九会把医生作为第一志愿。说实在,我一直很怀疑那真的是学生本身的愿望吗?还是长期被家长、社会洗脑的结果?

为什么选医生?如果不是想当然地认为这个职业的收入高,难道会是因为真心想救人?真心或假意其实很容易检测,如果愿意去穷乡僻壤行医,那有可能是真心喜欢这个职业,否则不是自欺,就是欺人。

今天医生的收入很高吗?或许,但也不必然如此。那些月收入高达六位数的医生,赚的是黑心钱的可能性极高。所谓黑心钱,主要建立在罔顾病人的需要,不必用的药豪爽地开给病人,可以再观察的病情,却第一时间把病人送上手术台。这类丧失医德的医生时有所闻。如果高收入就是一个人当医生的“初心”,即使把病人当猪宰也在所不惜,只能说那种扭曲心理是很可怕的。这和一个从小立志当强盗的人没什么两样。

曾经有学生问我什么工作最赚钱?我按当时自己所知建议他去贩毒。不行吗?赚钱还必须兼顾道德,以及法律?那立志当医生,最起码也应该是以“收入高且又不忘医德的医生”为目标,而不仅仅是为了高收入。纯粹考虑收入而已的话,相信贩毒应该比行医赚更多。

我不是说当医生不好,只是希望学生在设定自己的愿望时,以及家长煽动/鼓励孩子去当医生时,能够更周全地去考虑其方方面面,而不仅仅是考虑收入而已。没有医德的医生连一个也嫌太多,大家都有义务去杜绝这种社会败类的继续出现。

摄影:李嘉永(台湾)

《选择》/吴颖慈(新加坡)


镜子前
你红了双眼
冰冷的镜面
映出你深锁的眉头
你气这世界待你太薄
怨那命运造化弄人
你的眼泪
刷不去你眼前的迷雾
其实
是你模糊了自己视线
你在眼前涂上触摸不到的色彩
赶着脚步拼命追寻
那遥不可及的未来
却忽略了当下这一刻
你可以笑出声音
可以转个弯
找另一条出路
人生无时无刻不在选择
你若选择了悲伤
便失去快乐的理由
你若继续怨怼
就失去了改变的勇气
祝福你
镜子前的自 己

摄影:李嘉永(台湾)

《问题关键不在于您怎么选,而在于您怎么面对您所选》/李名冠(马来西亚)


李白《行路难三首》(之一)极度慨叹道:“行路难!行路难!多岐路,今安在”。沧桑人世,谁没有个头疼脑热伤风感冒沟沟坎坎目瞪口呆,甚至欲哭无泪?

“活着”,本该是“父母把我生下来,我要努力活下去”。太白先生接着颇有意味的鼓舞大家,“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天下有道也好,天下无道也罢,便纵是“青蝇易相点,白雪难同调”(李白《翰林读书言怀呈集贤诸学士》),更哪堪“钟鼓馔玉不足贵,惟有饮者留其名”与激情销魂的“与尔同销万古愁”(《将进酒》)。最最有意思的,不是《翰林读书言怀》中的“功成谢人间,从此一垂钓”,而是“片言苟会心,掩卷忽而笑”!正是“出门一笑大江横”(黄庭坚言),会心且一笑!

人生本就多“岔路”,选了这个惦记着那个,走着那个却想回来这个,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忘了当下,忘了“过去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哼哼哈哈折折腾腾春愁酒浇杭州汴州!

歧路,抑或岔路,其实也是路;选择,抉择,说来都是择。有人唱道“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有人嘶喊“漂洋过海来看你”与“一生和你相依”,更有人怨“都是月亮惹的祸”。在讲解唐代白行简《李娃传》的课堂上,我禁不住拳敲讲台说,所见到的大部分所谓的“婚姻”,其实多是选无可选年华老去迫不及待无奈认命流行坎止的最终“拍板”。

“岔路”与“选择”,说实在的,并不重要。有阴必有阳,得正也蕴反,有因必生果。说简单些,要怎么收获,先怎么栽。问题关键不在于您怎么选,而在于您怎么面对您所选!唱吧跳吧爱吧恨吧骂吧打吧疼吧怨吧哭吧笑吧苦吧乐吧酸吧甜吧辣吧苦吧……看似不在其中,正深深地沁入其中!

苏轼的“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说明的是一种境界,也是纷纷扰扰蜩螗自大满脸春风大言不惭诸位大V们最稀缺的素养!个别人多爱不经思考的“乱说话”,在在自暴其短,让人厌恶讪笑的当儿,还“自我感觉良好”。

生命的世界并不缺少“岔路”与相映的“抉择”,这并不是大课题,却是严重被忽视的思维态度。人人畅所欲言不经深思丑态毕露还自以为是的今天,我想说,“誓死尊重您说话的自由”的主张,是否在教育上设定一个最低的“底线”。

“岔路”与“抉择”,还需要一定的智商、学问与心态!

摄影:李嘉永(台湾)

《岔口是转机》/无名(马来西亚)


生活中我们经常都在做各种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选择,哪怕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譬如点了一客难吃的午餐,但是明早太阳依然升起,风过了无痕,通常不会有谁会把事情放在心上。然而,有些抉择确实会改变未来的生活轨迹,那就需要比较慎重其事了。

什么是这类大事呢?好比说,升学、就业、婚姻等等。在大学读文学、商学或医学,往后的日子怎么可能一样呢?“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的话虽老,还是颇有参考价值的。在这样的关口,就不是喝茶还是喝咖啡的简单选择了。

虽然未来祸福无法预知,但是每个人生岔口总是提供契机开创新局面,那是可能和过去不一样的道路啊。有人越走越顺,有人越走越糟,有人柳暗花明,坚持到最后咸鱼翻身,更有人小时了了,老来晚节不保。所以我说啊,什么三岁看八十,还不是胡说八道嘛?

人生就在一个个人生岔口中展开。好吗?坏吗?谁能预料呢?如果运气好,最后关头还有机会回想过去种种,能为自己的一生下个结论吗?或许吧?但是有必要吗?还不如去琢磨当年怎么就鬼迷心窍点了那一客难吃的午餐呢?下辈子绝对不再点了!

摄影:李嘉永(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