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世界里的教育平台/徐嘉亮(马来西亚)

今天的大马教育界,充斥着功利主义的填鸭式结构。从小学起的背答案、抄答案,到中学的追踪政府考试的试题,甚至是向补习中心买泄题,再来到大学讲师的惯性泄题,或更不为人所知的大学高层拉低及格率,好让更多学生“成功”毕业!由于工作的原因,小弟得知百分之九十九的大学或大专院校都会命令讲师一定要让多少学生及格,甚至是拿“A”!再三思虑下,秉着“道不同,不相为谋”的理念,小弟愤然离职了。

各位看官,我们今天就不谈大马教育的丑陋;只是要各位想一想,在这种的“教育”制度下成长的孩子,要如何去面对真实的生活难题呢?难道每当他们遇到问题,脑海里都会出现A、B、C、D四个选择?

曾经有许多学生前来问我为什么我的教学方式和其他的讲师不一样?为什么要教这么难?甚至有人评价小弟教本科生时,好像在教博士生!有一些大学学院的高层甚至不鼓励,或是隐喻“不准许”教Bloom’s Taxonomy的分析(第四),评价(第五)及创意(第六)阶段的学习方式。她说大学文凭生只需了解1-2阶段的知识和理解。大学本科生呢?只需要多加应用阶段。剩余的学习阶段就让学生在读研究院时才加入吧!这可真是岂有此理!

各位,请让小弟在此用一个例子来证明以上的一切是多么的荒谬。世界上任何的事情都包含了Bloom’s Taxamonomy的六个阶段。打个比方,做蛋糕。首先,我们必须知道做蛋糕的材料功能,如何制作的步骤以及如何操作工具(第一和第二阶段)。接着,我们得亲手做(应用)。假如烘焙出来的蛋糕,变成了“曲奇饼”,我们就要探讨到底发生了什么纰漏,从而进行更正。这不就是分析和评价吗?当我们掌握了基本海绵蛋糕的制作,我们就会尝试加入创意,制作香兰多层蛋糕。试想想,假如文凭生只停留在知识和理解的阶段,那么他们会的只是如何在考场上答选择题。您想要自己的孩子变成“呆子”吗?

其实,小弟在学习上有更严谨的要求,那就是——会、通、精、化。正所谓:“世事洞明皆学问”。洞明这个词用得非常传神,学问就像在漆黑的洞里,被光一照,全看到啦!那么我们要如何检验这个“会”的境界呢?只要我们能够讲解一个课题,让不会的人了解,也能做出同样程度的解释,那么就算“会”了。

至于“通”,当然就是融会贯通。“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果所学能被应用到股市投资里,那么我们就成功了。各位,要实现“复利”的这个“世界第八大奇迹”,首要条件岂不是不要亏吗?

只要一样复杂,困难的事情,您能用正确的方法来解决,最后您定能易如反掌的解决它,甚至能闯出许多方法去解决。这个层次,可谓是到达了为人师的“精”的境界。

最后,经过岁月的淬炼,我们都会有自己的一套解决问题的方法及生活的哲学。当然,要达到这个“化”的层次,大家都必须认真不懈地学习,当中还得有“明师”指点,切记可不是徒有虚名的“名师”啊!其实,这一套方法,小弟是借用了中华武术的阶段术语。

老实说,小弟对我国的教育制度早已不存任何希望,只可惜正如嘉惠兄所讲的:“我们并不怕没有明天,只怕拥有一个不知前程将会如何糟糕的明天!”因此,我们只能转向网络上的教育平台。当然,网络上的平台,水准参差不齐,但是我们还是乐见中国的“李永乐老师”,台湾张辉诚老师的“学思达”,美国大学的免费教育视频,当中的佼佼者就有“Professor Walter Lewin”的生动物理教学。

网上的教育方式,自学的方式是自动形成的;只是要让孩子学会表达,甚至是掌握多功能的生活技巧将会是我们的一个大难题。不管那么多了,至少别让现今的教育制度继续荼毒我们的下一代,开始做了再打算吧!

如果各位看了小弟所写的,心中也有一股冲动,想要大干一番,那么别想太多,直接通过《学文集》私讯周嘉惠兄(邮箱:xuewenji.my@gmail.com)吧!或许,这就是我们成为“网红”的绝佳时机呢!?

编按:配合以下拙作,读者会更理解我们的计划:按这里。如果愿意为我们的下一代出一份力,请加入这个团队。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主题:网红

上一篇文章链接:网红的言论自由/杨晓红(台湾)

烂网红/零会穷(马来西亚)

“来,告诉大家,平常这个东西要卖399,今天你跟我下单,告诉你300块都不用,250也不需要,直接200成交,只限30人,要的就马上下单,限时1分钟……”

这不是摆摊子在叫卖,而是时下最流行的直播网卖,有者称之为“微商”,但有者每次直播带货的人数都上千的时候,这些“商家”就会把自己称为“网红”,在自己的网页标榜着“公众人物”的字眼,多有意思啊!

但老实说,这类网红的带货能力不比艺人差,尤其在冠病肆虐下,各地封国封城的,许多人都改变了购物方式,以前到超市购物,还左挑右选的,现在在网上隔着荧幕,摸也摸不到,嗅也嗅不着的情况下,单一个接一个的下,多奇怪啊!

之前,在马来西亚有个海鲜大王直播卖冷藏虾子,网友下单收到货品了,解冻后,200克的虾只剩90克,在网路上弄得沸沸扬扬的,但也不影响他的直播人数。最近双十一还以超便宜的旅游配套及机票优惠给他的支持者,结果被发现又是一个大骗局,但那又怎样?他还是屹立不倒,来一招四两拨千斤,虽然未完全平息风波,但直播生意照做,粉丝照下单,日子照样过。

在马来西亚的网红,大部分都是走“搞笑”路线,最喜欢prank,prank伴侣,prank父母,prank朋友……而prank的手法,最常见的就是把避孕套放床上,假装出轨,要不然就是在朋友家,假装欲火难耐要“借”房间泄火……对于这种儿童不宜的prank,有的人觉得很好笑,但其真正笑点在哪里?也不懂这些网红的父母看到自己孩子的影片时,心情会是怎样呢?如果有小孩看到这样的影片,他们的父母又会是怎样的心情呢?

也有一些网红为了拼人气,只要人数达到一定的数目,就会来一个回答网友问题的环节,有的网友就喜欢窥探人家的“私房事”,这种网友的素质实在是让人惊讶,网红的房事、性趣,难道会带给粉丝很大的影响?

如果说,时代不一样,现在的年轻人思想较开放,个人觉得这是滥用开放为借口。难道这些网红游走于网络,就能忘了现实世界的社会责任?为了“红”,而把礼义廉耻摆两旁,至于吗?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网红不会黑/零会穷(马来西亚)

网红/谢国权(马来西亚)

这世上如果每个人都汲汲向上,前仆后继地为稻梁而谋,这也许亦竟是美好的。纵使我们也许会因而活得如尘一般卑微、过着蝇营狗苟的日子,但心底总是踏实的。噫,这年头,还有比这更让人动容的期盼吗?所以读经、求神、占卦,乃至追逐奢华的衣着装饰,都不过是希望得到一种肯定——毕竟大家都脆弱,谁又能自反而缩,抵着千万人的目光呢?

实际生活里能得到某人的青睐,哪怕只是一个会心的微笑,那天的脸都会扬着,天空一片蔚蓝。若是当天,手机屏里老伴传来带红心的笑脸,那更是额手称庆,莫名欣慰了。可见生活中尽是这种彼此依偎而又互相抵制的关系。你我都一样,圣人一样不群不党,都无法做到。心向往之? 才不呢,孔老先生收拢人心的年代都过去多久了?平平都是寂寞的心,怎好让彼此再落得像我们孤独的星球一样?

能躲进网络的世界里,当红当紫,跟肉体的世界暂时分别,这般脱胎换骨,也遂了下辈子的愿。哪吒换在今日,亦不必受那削骨剔肉之苦,把一辈子作几次轮回才罢休。其实,道行深了,像孙行者一般,人间、仙岛乃至天庭,何处不折腾?最终,非求得一个齐天大圣才善罢甘休。

可是如此,就占尽便宜了吗?吴承恩借了太白金星的口,献计送个虚名给老孙,不战,就把老孙给圈着了,楞楞地替王母娘娘看果园。少时,这段不知读了多少遍,只觉得好玩。在尘世混久了后,有天再读到这段,顿觉得浑身乏力。这跟过去迷恋妇女一样,二八花钿,胸前如雪脸如莲,真个柳绿花红,恨不得看尽城里洛阳花,始共春风容易别。直至有日读到书中说,上帝造男人时,留了两个后门。一个是毒品,另一个就是女人。当下如坠冰库,觉得像入了对方的设局,愈是沉溺,愈是见人笑话。让人沐猴而冠,还弄得煞有介事,想到这就万念俱灰。

话说回头,求仁得仁,人事原就不堪计较。过营生的小日子也好,到网络世界中求名利也罢,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一支箭往前,朝发轫于苍梧兮,就不回头了。如此,庸庸碌碌,一生。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四零后青少年的玩具/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玩具/李娉雯(马来西亚)

啊!

它被什么枝状物体鼓作气拖了出去。一道刺眼的光瞬间照射在它身上。长期身处黑暗中的眼睛一时刺痛得无法张开。

上一次见光是什么时候,它已经想不起来了,时间一晃就好像过了一辈子。依稀记得以往晚上八、九点钟是小男孩和它的欢乐时光。小男孩身边总是不缺各式各样的玩伴,它被带来这个家庭的那一天,小男孩一眼就爱上了它。他挣脱奶奶的怀抱,四肢不协调地从大厅奔向在刚到家的爸爸手里的新玩具。“弟弟,这是培乐多(Play Dough)哦,跟爸爸说一次好吗?培—乐—多”小男孩对爸爸的话看似毫无反应,两眼精光地望着它发出呼噜呼噜的叫声。

小男孩总是喜欢把它连瓶带罐地握在手掌里左右摇晃,抑或是带着它在屋里四处奔跑。这貌似是小男孩一贯的玩乐方式,握在手心里就能让他放声开怀大笑。于是,它头顶上的盖子鲜少被打开过,更别说里面的黏土了。男孩握着它把玩的时候,总是可以听见一把略微沙哑深沉却铿锵有力的声音喊着:“玩具要好好玩啊。黏土要拿出来玩才对弟弟!看奶奶捏一些不同的形状给你看!”小男孩不喜欢除了握在手里以外的玩乐方式,小男孩更不喜欢别人碰他的喜爱的物品,奶奶的手若是尝试靠近它,都会被小男孩一掌拍开。有时甚至把手里的玩具甩向对方并张嘴开咬任何尝试靠近他的东西,以宣示主权。但大家总是屡试不爽,小男孩也刚毅不妥协。所以不止奶奶,它也时常在其他家人身上瞥见主人的牙印呢。起初,它还挺沾沾自喜地以为这是小男孩对它的爱。

因此,它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见不了光的一天。

事情还得要追溯到大家为小男孩庆生的那一晚。小男孩在房间里一如既往地把玩着培多乐。小男孩的父母带了好几个袋子回来。那是无法陪伴在孩子身边的弥补。家长撂下袋子,在男孩的额上轻啄一口,说道“生日快乐啊,弟弟。爸妈忙,这些你好好玩。希望你喜欢。”小男孩愣愣地望着父母转身离开,一脸懵懂。但瞥见旁边的新奇的玩伴们,他喜逐颜开地往它们扑去。原本握在手里的培多乐就这样被随手了出去,咕噜咕噜地滚到漆黑的床底下。

培多乐瞬即进入一片漆黑的世界,依稀还能听见小男孩玩得兴奋而发出的呼噜和嬉笑声。它还听见了门被推开的声音,随即传来一把低沉的声音,是奶奶吧。“又给你买了新玩具啊?买了那么多其实你也就只喜欢领着玩具跑来跑去。不爱玩,连话也不说一句……一把年纪了,奶奶还能被弟弟你咬多少次呢?奶奶老了,教不了你,以后也不知道还否有力气帮你收拾玩具的尸体呢!”

声音逐渐远去,是奶奶又把小男孩抱到客厅去玩了吗?是带着新玩伴们离开了吗?那我呢?不要忘了我,不要把我留在漆黑的没有主人的世界啊!

“唉,都还没玩过呢,都干掉了,留着干嘛呢……”话语刚落下,它再次被抛进另一个黑暗中。再也看不见小男孩的感觉忽然涌上心头。不知道他现在还依然只是把玩具握在手里,就能露出心满意足的欢笑吗?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孩子的快乐天堂/清云(马来西亚)

玩具的玩具/宫天闹(马来西亚)

当我看到“玩具”这个主题时,第一个在我脑海里闪过的并不是一般我们所谓的那些玩具,而是我想到了一本科幻小说,就是倪匡的卫斯理系列里的《玩具》。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这本小说?我记得这是我看的的第一本卫斯理系列的小说。当时我好像是12还是13岁,看了这本小说后,我好害怕,因为书中的内容恐怖,可是也从此中了卫斯理系列的毒,越看越多了。

好,先在这里说明,如果有兴趣要看这本小说的人,看到这里就别往下看了,因为会有一些些的剧透。

这本小说基本上描述了在未来我们地球人会被电脑统治的悲剧。怎么统治呢?电脑们非常的厉害,它们会弄走地球上的氧气,灭绝了地球上几乎所有的生物,而剩下来的人类,就会成为它们的玩具。是不是好可怕?我们现在把它们当成玩具,有一天它们有了思想,也会把我们当成玩具。当然卫斯理如何发现和追查这件事情,真的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我这里还是保留一些神秘感吧。

话说回来,我上网查了一下,这本小说发布于1979年,我都还没出世呢!可是看看40多年后,我们还真的被这些玩具所控制住了,每天好像都里不开电脑或手机或平板电脑。想想现在它们是我们的玩具,会不会真的有一天……真的不敢想象呢!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好玩吗?/周嘉惠(马来西亚)

孩子的潮流/山三(马来西亚)


我自认绝非潮妈,但偶尔或无意中亦会追随潮流,只要能力范围内,增添一些“谈资”,让自我感觉良好其实也不错的!对自己如此,对孩子也一样。

先说才八岁,小男生们的潮流多数来自于英雄大侠动画片,如Avengers、蜘蛛侠、奥特曼、变形金刚等。而这些“永不过时”的潮流也延伸出许多周边产品,我会迎合他的喜好,为他购置蜘蛛侠的睡衣、书包、帽子、有咸蛋超人的贴纸书……有一阵子,他喜欢“植物大战僵尸”这玩意儿,我在淘宝时“顺带”淘了一款僵尸人物的乐高,这就让他乐上了好久!

至于才五岁,上学后最先留意的就是朋友的发饰,有时,她会说甲同学戴了粉色皇冠的发箍,乙同学的发夹是独角兽(晶片)图样、丙同学用了什么式样的绳子绑了三个辫子……爱美是人的天性,好吧!我这当妈的仔细聆听并蒐集她的需求所在后,大致上掌握了现下小女生流行的是什么,所以挑些公主样式的裙子、《冰雪奇缘》的贴纸书、独角兽的发箍、还让她自己选了独角兽造型的生日蛋糕等。

与此同时,我们不一定是跟风那一伙,我们也可以是带动潮流的那一位。记得有一年生日,外子朋友送了才八岁一套《七龙珠》漫画,他难得很专心地追完整套书,然后很兴奋地复述书中的人物背景、有什么超能力、使用超能力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听他说得那么起劲,连带我和才五岁也跟着看这套漫画。待他向家中每一成员说了一遍后(那已经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他还拎着袋书说要借给邻居看,令你不得不佩服他的带动能力!

潮流嘛,可以是大众化喜好的表示,也可以是小众“独特”偏好,最重要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朋友圈/亲友团里聊一块儿去!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知时务/刘明星(马来西亚)

“孤家寡人”的独白/山三(马来西亚)


今天下班回家,家门深锁,噢!我这才想起你和小瓜们去了外婆家,这个星期我都是孤身寡人!我难得安静地看完《新闻报报看》,舒服地洗了个澡,老早就躺在床上睡觉了。

一觉醒来,一屋子异常地宁静,静得我竟然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流放在一个孤岛(虽然情况差不多)。像往常那样,我出去吃早餐,茶餐室老板问我是不是像平常打包炒面之类的,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直到结账时我才又想起你们都不在家,我打包这些给谁呢?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今天是周末,要没什么事,我多数时间都是赖在家,划拉手机看时事八卦、和小瓜们嬉闹,或陪看一些儿童节目、YouTube视频、打打游戏、等吃饭……总觉得时间很快就过了。可是,今天我划拉手机、打完游戏、再看了YouTube视频,歇了一会儿,一看时钟,竟然还没到午餐时间。午餐嘛,懒惰出外食,就煮了个方便面加蛋,简单解决了一餐后,只好继续半躺在沙发打游戏、上网找了一部电影看,看着看着竟睡着了!

到了晚上,我竟然失眠了,都怪自己白天睡太多。静寂的夜晚,偶尔传来几声蛙鸣,我开始想念儿子的聒噪声、女儿的撒娇声,孩子们追来追去的欢快声,还有你的唠叨声……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连续五天三餐外食后,我突然觉得外面的食物怎么那么咸、那么重口味,我开始想念你的两菜一汤,虽然有时下盐少了点,但总算是健康“住家菜”。晚餐和老彭吃的,我一想到家里空荡荡的,又没什么节目,就答应和他续摊喝几杯。

几杯下肚后,原本以为有助于入睡,岂知酒醒后头晕,还差点儿撞破头,绊倒自己的原来是我的西裤,我这才“惊觉”已经五天没洗衣服了,家里乱糟糟的!噢!妈呀!我想到明天你们就回来了,脑袋立刻清醒过来。今天的首要任务:洗衣、打扫、收拾一下屋子,为免被你念足三天三夜,必须,马上行动!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库庐瓦歌/刘明星(马来西亚)

平淡的一天/宫天闹(马来西亚)


早上5点,妈妈已经从被窝中起来,洗刷完毕后,就开始为孩子和丈夫准备爱心早餐。

早上6点,是时候把赖床的孩子叫醒,爸爸也应该醒了,开始洗刷。

早上6点半,爸爸换好了工作服,孩子也换好了校服,大家都聚在餐桌前,享用妈妈准备的早餐。妈妈唠唠叨叨的吩咐着爸爸和孩子等下需要注意的事项,他们也就随口应了声。

早上7点,校车到了,孩子要去上学了,爸爸也要赶着去上班了。

早上7点半,妈妈也换好衣服,要出门去上班了。

中午12点,妈妈跟同事吃午餐时,聊到附近的超市今天的海鲜有大减价,她想下班后去那里看看。

中午12点半,爸爸跟同事吃饭时,刚好聊到其中一位同事最近去了槟城旅游,很是开心,他想回家后跟妈妈商量,再过两个星期孩子学校假期可以去槟城走走。

下午2点,孩子放学后,没有回家,校车司机把他载到他家附近的一间日托中心,他要在那里做功课,等妈妈下班后来接他回家。

下午5点半,妈妈下班了,她心中有点小窃喜,因为今天不用加班,她赶快到附近的超市看看,果然今天海鲜大减价,她买了一些老虎虾,因为价格比平常便宜了30%,孩子和爸爸也都爱吃虾。当然她也买了一些青菜和鸡蛋,她都在不加班时回家煮晚餐,平常加班的话很多时候只能打包。

傍晚6点半,妈妈塞了一小时的车,终于到了日托中心,把孩子接回家后,就手忙加乱地在厨房大展身手。

傍晚7点半,终于晚餐煮好了。今晚可丰富了,有大家都喜欢的白灼虾,还有清炒菜心和芙蓉蛋。妈妈突然发现忘了煮饭,幸好爸爸还没到家,她赶快去煮。

晚上8点,爸爸由于要见客户的关系,8点才回到家,发现今晚的晚餐很合他的口味,他迫不及待地坐下来,和妈妈跟孩子吃晚餐,也在这时把要去槟城的计划跟大家说了,大家都异口同声赞成了,尤其孩子特别兴奋。

晚上9点,大家都聚在客厅,妈妈看着她的韩剧,爸爸刷着手机,孩子看着平板电脑。

晚上10点,妈妈催促孩子孩子去刷牙,到时间去睡觉了,孩子要求多看一会平板电脑,当然妈妈不允许。爸爸继续刷他的手机。

晚上11点,妈妈要睡了,爸爸还在拿着手机打游戏。妈妈忍不住唠叨了一下,爸爸说,“我平常工作都没什么机会动手机,现在玩一下不可以吗?”妈妈想发脾气,还是忍了下来。

凌晨12点,爸爸也困了,检查完家里的门窗是否有关好,也去睡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这就是地球上某一天某一个家庭平淡的一天。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天下有不是的父母/林高树(马来西亚)

童年的回忆/咯特佩(马来西亚)


不知哪一本小说,还是哪一部电影情节——某杀人犯在即将第n次行凶的一霎那,突然有一段小叮当的片头曲响起,他突然一愣,随即陶醉于那段音乐的回忆中。也就在那几十秒的时间,被挟持的人质费尽最后的一点力气,一脚踢向他的要害,终于逃出生天……

一段小叮当的曲子为何会让一个杀人犯陶醉其中呢?原来,这段曲让他想起小时候有妈妈陪在身边一起看小叮当的时刻,那时他是幸福快乐、有着满满地家庭温暖,那记忆一直刻录在内心深处,而后来当然发生了很多事情让他深仇重怨、精神分裂,成了杀人魔!

美好的童年回忆会让杀人魔有一瞬间的暖意,相对而言,不好的童年回忆,即所谓的童年阴影,就像个无形的遥控器,随时左右你的情绪或决定。最近有自称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侄女”的作者出书“爆料”,说特朗普现下自恋狂妄的言行举止,全拜他父母(尤其是父亲)在他小时候对待他及兄弟姐妹们所赐,他父亲经常辱骂孩子,还虐待哥哥,母亲则因身体欠佳鲜少看管他们……

尽管特朗普事后否认上述作者的说辞,并声称不认识该“侄女”,但毋庸置疑的是,童年回忆里记载着与亲人的生活、家庭教育、甜酸苦辣点点滴滴,对一个人的成长过程、心里及人格塑造等确实有很大的影响。在慢慢认识到“儿童为一个个体”(而非父母的‘隶属品’)的现代社会,希望为人父母者可以尽可能赋予孩子一个美好的童年回忆。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自由/林明辉(瑞典)

无限的感激/徐嘉亮(马来西亚)


“嘉亮,去食堂吃饭。下午补习到三点半,你怎么能够不吃饭?”“Mr. Khoo, 我吃过了,谢谢你。”“你别骗我,只是吃一条‘鸿运’牛油面包,怎么会饱?”(Mr. Khoo是我小学的食堂经营者。)于是,我就被拉去食堂吃了顿午餐。这样的场面,无数次地出现在我高小三年的时间里,也不知吃了多少餐“白食”?

小时候的我只因没什么娱乐,所以酷爱看书。除了站在书店里“速看”,也在书展的场地里耗上了很长的时间(或许所谓的速读法就在这段时间练成的?)。四年级的级任陈艾卿老师知道我喜欢阅读后,竟然给我配了一支班上书橱的钥匙,吩咐我管理借书事宜,也任由我看书橱里的书。当年的《聊斋志异》、《阿凡提的故事》、《济公传奇》、《天方夜谭》等等,都成为了小弟的精神粮食。小学的黄玉玲校长也给了我五箱图书馆的繁体字旧书,这对于我可真是一件天大的喜讯。依稀记得,小学的时候,班上的老师常用《知识报》里的练习来当成我们的增广练习。几位家庭中下的同学,当然包括我,被老师指派在下课时卖这些学生周刊,那么就能免费拿一份《知识报》,《3M报》和《青苗周刊》。小学的每天早上,我都和母亲走路上学。不知为何,我们常常在半路上都能搭上顺风车到学校去。谢谢载我们的老师并不嫌弃我们满身的臭汗。

中四年头,全部在中三政府考试考获全科A的同学,都获得了万能赞助的三百令吉奖励金,除了我。当年年轻气盛的我,当然咽不下这口气,跑去和下午班主任理论。结果,下午班主任提名我为大众银行奖学金的森州代表。哇!幸运的我获得了两年内每个月三百令吉的奖学金。这笔奖学金简直就是甘霖,让我减少了放学后去兼职的时间,也获得了更多的读书时间。中六那年,我遇上了教物理补习班的谢上才老师。相信他是这世界上唯一的一位任由学生放复印费在一个小盒内(不放也行,只要不拿盒里的钱就好),以及不收补习费(一些家庭成员遭遇立百病毒感染的同学),反而还倒送贵重的Haliday Resnick – Fundamental of Physics物理课本。拿着两本物重情更重的物理课本(另一本是College Physics),小弟虽然没选择念物理,但我对物理的喜欢,相信是从那一刻开始……

来自中下阶层的家庭的我,曾经得到这许多善心人士的帮助与关怀,是多么的幸福。因此,我谨以此文章向他们献上最真挚的祝福及无限的感激。愿您与家人永远幸福,安康!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看书/练鱼(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