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诗和远方/宫天闹(马来西亚)

诗和远方,代表着理想生活。我相信每个人都会想过以后要过怎样的生活。或许有些人想要每天不用上班的生活,也有些人只是想要吃得饱的生活。说真的,有好多年,我已经忘了我想要的理想生活是怎样的了。或许这样子说吧,现实把我逼得不去想诗和远方了。总觉得,想那么多干嘛呢,面对现实比较重要。

直到我得了一场大病,我开始觉得我的人生不应该如此这般的过完。我把工作辞了,虽然有人认为我不应该这样做。很老实说,其实当时我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只是知道我不要在那样的工作环境里上班了。但,我觉得辞职就是很大的开始,开始走,就一定会走出我的诗和远方。我找到了一份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的工作,我很喜欢,虽然挑战很大。接下来,我也找到了我人生的另外一半,一个跟我非常合拍的另一半。看吧各位,当我走出了那个曾经圈住我的框框,我开始感觉到了我的理想生活越来越靠近了。再努力吧,诗和远方就在不远处了。

诗和远方,出自高晓松作词,许巍演唱的歌曲《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为了些这篇文章,我特地去找这首歌来听。很喜欢歌词里重复最多的一大段词:“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你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 为找那片海不顾一切”。最后,也用以上的那段歌词和大家共勉之,祝愿大家,努力生活,找到自己的那片海。

猪队友很笨吗?/客家妹(马来西亚)

人一般会用“猪”作为形容词,和懒,脏,笨划上等号。那猪队友自然就符合了以上的特征。

猪队友这封号通常是吃瓜群众或猪队友的队友给起的。团队里出现了没有付出努力又不认真配合的人,被封“猪队友”当然是实至名归,当之无愧。只怕对方确实努力过却没能成功,最后被迫成为作战队友抒通心中不快和失落感的可怜猪。试问有谁会立志要当那坨老鼠屎,让人白眼的猪队友?谁也不想任务失败,一旦事与愿违,他们应该才是最伤心的。大家何必雪上加霜?

如果生在这个可怜没人爱的团队里,你的努力没被看见,得不到谅解,没有安慰也没有鼓励的话……,朋友,真的没办法,这世界就是如此残忍。人总需要有抒发不愉快的出口,“猪队友”这名称扛一下没关系,不要一直认为自己“猪”打击自己就好了。

我们一般会排斥和自己不一样的事物,有些有心人会把行迹古怪的人称为怪胎,把认真的人看成“破坏市场”的敌人,把自信的人说成傲慢。这种歧视像个烟雾弹,似乎有强化自己华丽存在的意义。客观一点,这种猪队友的存在只是让你不舒服,不代表对事情没帮助,对世界没贡献。

其实在一个健康的团队里需要不一样的元素,大家经过碰撞和磨和才会有创新和突破。可能团队里会出现不能互相配合,很难沟通,很难迎领的人。在大伙的嘴里,他可能是大家说的猪队友,但有没有想过,或许真正的猪就是那个领头羊呢?

天生我才必有用,每个人都各有所长,而且性格各不相同。所谓无法调动,无法差遣的猪队员,他们的脾气可能很不一般。是否因为队长还没掌握应付这些队员的技巧,才得如此一盘散沙呢?

有没有听过这种对白:“我谁都不服,只服你!”,“我谁都不听,只听你的!”

不要说人家没贡献,有专家指出猪是高智商的动物,甚至高于狗堪比大猩猩。你以为猪很笨吗?猪队友可能就像游戏机里的boss,有本事,打赢我啊!

  • 摄影:李嘉永(台湾)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谁才是猪队友?/零会穷(马来西亚)

选择猪队友/野子(马来西亚)

队友的前提是先要有团队,单打独斗就谈不上什么猪队友、神队友了,对吧?个人赛反正都是后果自负,与人无尤。

猪队友之所以成为队中的猪,无非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能力特别强,尽干些扯后腿、“倒米”的事,让全队人圈定失败的最主要原因就是他。事情就是这样的吗?恐怕还值得再琢磨。

首先,组织团队如果是基于自由选择,那么把猪队友邀请进来,其他人就完全没有责任吗?自己眼睛不瞎就不必付出惨痛代价,这应该是很明白的道理。所以呢,选择队友跟选择朋友的情况一样,不能单凭感觉。臭味相投只适合用在消磨时光,不适用于长期合作。比较靠谱的做法应该是先好好观察,仔细挑三拣四,然后才决定当朋友、队友,别当了朋友、队友后,事后再来嫌弃这个嫌弃那个,那绝对是在自找麻烦。

另一种可能的情况是,万一团队不由得自己选择,而是由别人指派的呢?以伦理学的角度来看,没有选择就不必负责,进入有神一般队友的梦幻队,或者尽是八字不合的猪队友的梦魇队,追根究底都是命运问题而已。这好比有些人以身为华人自豪,实际上那是你的功劳吗?你贡献了什么呢?如果什么都与你无关,那到底在自豪什么?同理可证,如果投胎成为某种特别让世人头痛的物种,譬如新冠病毒,你需要觉得无地自容吗?其实也大可不必,谁想投胎成病毒啊?如果身为新冠病毒是既成事实,那是既不必自豪,也不必感到无地自容的,你的责任就是好好活下去,把基因传递给下一代,如此而已。

碰上命运不好的时候,你可以选择自暴自弃,还可以选择改造猪队友,以及绝对不让自己成为公认的害群之马。在有选择的情况下,没有好好选择,或者没有好好修炼自己,那至少得是要负上一定道德责任的。生活不总是美好,尽力把不好的地方扭转到能够为己所用,也算无负生活了。

时运不济的时候,反求诸己,先把自己修炼得更好一些,争取下一回有机会为团队争光!这是每个人都可以抱有的生活态度,只是在背后骂猪队友,于事无补呢!

  • 摄影:李嘉永(台湾)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猪队友会出人命/郑嘉诚(新加坡)

猪圈里的启蒙/江扬(中国)


史料记载,滑铁卢战役前夕,拿破仑将三万多军队交给格鲁希元帅,让其追击普鲁士军队,自己则与英军在滑铁卢正面决战。战争开打以后,英法双方都损失惨重,难以为继,此时被追击的普鲁士军队掉头回援英军,而格鲁希元帅却不顾部下建议,不顾远处滑铁卢传来的隆隆炮声,死守旧令追击错误方向,直到他接到拿破仑求援消息再赶赴回头,已然太迟,无法改变整个败局。传记作家茨维格称这是个历史的转折时刻,整个历史进程被格鲁希元帅这个猪队友改变了。如果当时那关键的一瞬间他能随机应变,转而驰援滑铁卢,那么拿破仑就将击溃联军,一统欧洲,今天的世界通用语也许就是法语了。

格鲁希的故事告诉我们,历史不仅是英雄写就的,也可能是狗熊造就的。有多少英雄奋勇驰骋建功立业,也许就有多少个狗熊令人扼腕的瞬间。我们传统的历史叙述中充满围绕着帝王的关注与想象,同时造成了平民缺失的假象,仿佛普通人在历史中从来不曾存在过。然而历史的长河中,英雄毕竟是少数,我们实则生活在被猪队友包裹的世界中。后现代史学不仅关注帝王史,更要关注平民史;不仅延续宏大叙事,更要描写微观历史。当史书中失语的平民大众在今天的媒体空间中获得了相当的话语权,诸多的高知们却感到了“友邦惊诧”,似乎这样就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了。其实,世风不振就是人类文明数千年的常态,新冠疫情进一步暴露了这个残酷的现实。即便到了二十一世纪,人类社会在宏观形态上仍然与猪圈相去不远。也许在这个意义上,王小波才誓言做“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王小波自然不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恐怕亦会同意,在舆论极化的今天,自顾自躲进小楼特立独行是不够的。福柯在论启蒙时谈到,启蒙不仅仅是个人认识到属于自己的思想自由获得保障的过程,当对理性普遍、自由、公开的运用彼此叠加在一起的时候,启蒙才会出现。也就是说,启蒙具有天然的公共属性。自文艺复兴以来知识布道者们心心念念的启蒙运动,长时间处于单向的传播模式而让垄断了知识的他们产生了优越的幻觉,以为这个世界就应该按精英们所设想的那样立法运作,普通民众只能引颈受教。然而,这样的傲慢不正与启蒙的平等追求相悖么?如今社交媒体上的众声喧哗不正代表了话语权的平等分享么?每一个看着智能手机的互联性用户都代表了一种交流对话的可能性——即使他是一个致力于删帖的网管。积极介入大众媒介的福柯若看到今天的景象也许不会沮丧,反而更加欣喜——与大众的接触从未如此积极有效。

当然,我们也都明白,你不仅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你更难叫醒一个酣睡的人——如果前者是骗子,后者就是傻子。你试图好心提醒傻子并戳穿骗子,却最终发现傻子总是对骗子更加死心塌地,因为对于傻子来说,让他相信自己被骗实则比欺骗他还难——欺骗他不过是智力博弈,唤醒他则意味着对其人生信念的地动山摇。越是教育有限的人们,越容易固守自己的认知边界,也越容易成为权力的打手与资本的韭菜。正因为猪圈的广泛存在,才让康德这句话似乎永不过时:我们的时代是正处于启蒙的时代,而并非启蒙了的时代。摄影:李嘉永(台湾)

主题:猪队友

上一篇文章链接:猪队友/耳东风(马来西亚)

宽聊“站在巨人肩膀上”/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不管牛顿说的那句话:“…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上”是谦虚还是讽刺,“巨人的肩膀”是始终存在的。这个巨人可以是个体,也可以是群体。无论是国家、社会、个人,后来者总是站在前人的头顶上,别说是肩膀了。只是前者和后者选择和搭配的不同罢了。

这个话题的范围太大了,只能检点儿身边零星之事,聊发感触。

其一,去年疫情稍有松懈,与家人一起去良渚文化遗址公园。有一间宽大的茅草披所内,看到良渚历史文化土层的实景模型。5000年以前的良渚文化层压在最下面,据考古专家比对,那时候黄河流域的中原大地正好是夏王朝,但是良渚已经有了王朝都城,有了成系统的水利工程,有了成熟的水稻田间管理。在那时代,良渚文化绝对是个天地间的巨人。在良渚文化层上面有文字标明的就是吴越文化层,再上去就是宋代的文化层,后面的文化层就更清楚了。面对叠加的文化层,普通人也能一眼看穿文化层是后一个朝压在前一个朝代,是后代人站在前代人的肩膀上叠加和顶升上去的,于是,文化层在时间隧道中,演绎了一代又一代人类历史的责任和义务。从这个角度说,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时代,你能在当下存在,履行人生的一切,你必定是站在了前人的肩膀上。

其二,在西安临摹碑林,在西安穿越博物馆,在西安注目兵马俑,在西安浴游华清宫,在西安信步城墙,走遍东南西北,从内心感到西安的文物俯拾皆是。在西安回坊内大皮院的李家巷吃最纯粹的西安味道酸汤饺子、biangbiang面,以及花奶奶家的酸梅汤时,看到钉在墙上的木板上,除了财神爷,还有秦始皇和唐明皇。我跟摊上的店小二闲聊。我说:你家还供着秦始皇、唐明皇呐!西安现在富了,全国人民都来西安摔钱。你们也发财了吧?忠厚朴实的店小二面露愧色连连说:“吃先人哪,吃先人!”这个底层的西安老百姓很明白,现在的西安人不用站在秦始皇、唐明皇等先人的肩膀上,只要躺在秦始皇、唐明皇的怀抱里,就能吃现成,能不好好地供奉先人吗?

其三,古今中外,成千上万的本科生、硕士生和博士生,他们的论文,当然绝对不允许有任何抄袭。但是,作为一个研究者,要让自己的论文出新,有创造。必定要了解之前研究者的研究成果。所以,哪一篇论文都有“文献综述”和“参考文献”?

“文献综述”是什么?是即将形成新论文的作者搜集、分析前人在他所研究话题范围内已经有的研究成果的概述;“参考文献”是跟这个话题研究有关的各种角度、各种内容的外围论文。新论文的作者当然不能抄袭前者论文,但新论文的形成,不可能没有前论文,因为“文献综述”和“参考文献”就是新论文的“肩膀”。

其四,当今的孩子们,尤其是00后一十年代后半期出生的部分孩子,那个飞扬跋扈啊!他们以为自己是天使,可以任意在天空飞翔,愿意在哪儿停留就在哪儿停留,他们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不过,他们确实聪明,领悟能力很强,只要他们感兴趣,他们就会想尽办法去做好他们想做的事情。他们在校内,一般不是差生。他们也参加校外培训,从早上到晚上九点也乐此不疲。但他们还能挤出时间来弹钢琴、给自己写的歌词谱曲、画卡通、还写小说,虽然都是尝试,但也有模有样。他们还能挤出打游戏的时间,把游戏打得风生水起。他们真像是一群蓝精灵。他们自认为很了不起,但是他们有一个很大的缺陷:就是心中无人,

他们在家里都是独生子女,没有理由地吃好的穿好的,这还不是主要的问题,最重要的是他们心中没有别人。碰上好吃的,他们不会想着让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先吃一口;他们大声歌唱,不管别人是否在休息;他们很少说“你好!”“请!”“谢谢!”如果长辈们跟他们说你应该怎么样做,他们会说:那是你们那个年代的事。如果长辈们向他们请教电脑、手机怎么用,他们就把电脑手机一把拿过去,边前后左右地点击边说:“这种事情我们比你们懂,我们帮你们搞定就是了,你们不用学”。他们就那么狂妄。然而你要他们整理床铺,叠被洗衣,找扫把打扫房间就不知道从哪儿下手,就傻眼了。在基础生活能力上,他们不屑一学,又嗤之以鼻,他们认为不会做没关系,可以叫外卖,可以上饭店,不会做家务没关系,可以叫家政,所以他们又像是一群脚不踏地的蜉蝣,美丽、优雅,但是没有根底。

问了他们其中的一个初中生,怎样看“巨人的肩膀”?回答说:哥白尼的伟大著作《天体运行说》发明的“日心说”,让他成为了“日心说”的创始人,他又站在了哪个巨人的肩膀上了?一时语塞。这个初中生刚刚看完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图书《日心说创始人惊世骇俗的哥白尼》,信手拈来,一个反问句回答了这个问题。是呀,既然是“创始人”,就没有巨人的肩膀可以踩。可爱的孩子,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哥白尼只是创造了“日心说”这个词语,但“日心说”这个学说,不只是哥白尼一个人研究出来的。为了得出“日心说”这个结论,哥白尼不但夜夜辛苦地观察天体星辰,作艰难烦琐的数学计算,而且还努力研读古代的典籍,目的是为“太阳中心学说”寻求参考资料。他几乎读遍了能够弄到手的各种文献。连哥白尼自己都说:“我愈是在自己的工作中寻求帮助,就愈是把时间花在那些创立这门学科的人身上。我愿意把我的发现和他们的发现结成一个整体。”教育下一代的父母和老师,还有写书的作者,要让孩子们接受客观真实的科学知识,要让孩子们懂得传承,词语是不能随意运用的。

“巨人的肩膀”无处不在,没准你现在就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只要有一颗利国利民的心,无人无有“巨人的肩膀”。你应该也有!

  • 摄影:李嘉永(台湾)
  • 主题:巨人肩膀上
  • 上一篇文章链接:我不想成为巨人/周嘉惠(马来西亚)

“吾日三省吾身”现代版/小猪(马来西亚)

最近常常在问自己,为什么一把年纪了还会被坑?还会做事做得不好,让别人有机会批评?为什么还是学不会多听多做少说话?为什么明知道做错了,还是会重犯同样的错误?得到的结论是,既然一时半刻改不来这些坏习惯,那么至少得每天提醒自己,不要重复这些错误。然后演变成,最近几晚睡觉前都会问自己,今天是不是又说废话了呢?是不是更有耐心听别人说话了呢?几个晚上下来,发觉自己老了,记性不好了,晚上提醒自己的,到明天早上醒来时已经忘了一大半。所以应该要不止每晚睡觉前问自己这些问题,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也需要这么问自己,当作加倍提醒自己,不要重复过去的错误。这么盘算着,实施着,突然间在脑海里闪过若干年前就看过的这句话:“吾日三省吾身。”

谷大神说这句话出自《论语·学而》篇,曾子说:“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 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白话翻译为“我每天多次反省自己:替别人做事有没有尽心竭力?和朋友交往有没有诚信?传给别人的知识有没有亲身实践过?”

以前从来没把这句话当一回事,总觉得这很多余,哪有人有那么多时间,犯那么多的错误,以至于一天要三次反省自己啊!然而现在无意间重新在记忆里勾起这句话,却是为现实生活所逼。想一想这倒像西方所说的“吸引力法则”,或者他们的冥想。想不到那么久远以前的古人就已经知道应该要这么做了!

严定暹老师说,千军易求,一将难得。做将军的责任重大,因此绝对不能够说的一句话是“我没有想到”——打败仗的话,做了错误的选择的话,绝不能够说“没有想到”。自己犯下累累大大小小的错误,自问没有当将军所需要的条件。现在吾日“二”省吾身,但求可以不再重复所犯下的错误就心满意足矣!

  • 摄影:李嘉永(台湾)
  • 主题:巨人肩膀上
  • 上一篇文章链接:偶像/何奚(马来西亚)

大小巨人/客家妹(马来西亚)

老大这个月出的题,我仿佛看到他左肩扛着大女儿,右肩扛着小女儿的画面。我儿时记忆中好像没这一幕,但我记得那时我的小手在我家巨人手掌心里的比例,或许“巨人”这形容词是这个时候诞生的。

我家有另一个身形小,不常被冠名但却是名副其实的巨人。她肩上包揽了许多事,不但是家人的衣食住行,偶尔也做巨人的肩膀。她具备了巨人的心理条件。

长大了,我的手不再迷你,我也可以成为巨人,扛起老巨人的担子。

我认为巨人应该是这样的:1.能自己解决问题。2.可以自己养活自己。3.勇敢坚强面对生活难题。4.能够对自己和他人负起该有的责任。5.可以成为他人的榜样。6.可以保护自己和家人。7.可以给家人做最强大的靠山。

现在的我可能多多少少具备以上的条件,但始终不及老巨人能发出的能量。我即使想把他们都扛在肩上,他们也会想办法把肩膀升级,用另一种方式把小巨人也扛了起来。

成为可靠强大的巨人何止以上那七个条件,培养小巨人是永远的事业,也不停循环着。老巨人还有好多想传授的,可是很多时候无从下手。

小巨人听吗?小巨人有足够的耐心吗?小巨人会让老巨人靠近、知道、了解吗?

好吧,老巨人也有错的时候,小巨人学会宽容了吗?小巨人学会和老巨人沟通了吗?

看来老大这个月的题目挺有反思的空间,我给自己冠名的“巨人”感觉好苍白……。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主题:巨人肩膀上

上一篇文章链接:黑帮巨人的肩膀上/郑嘉诚(新加坡)

他总说诚实是为人之本/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老实人不吃亏”这句话在当下似乎还待商榷、反思。我的一个朋友周君,至今为止是我认识的一个真正诚实守信、守规矩的人。公共场所的规定,他从来不逾越。不在草地上走步、过马路一定要走斑马线,包括现在的垃圾分类,他都认真遵守,从不越轨。有时家里人说他太迂,他就说:既然有规定,老百姓就要去执行,要不国民素质如何提高?

对别人拜托的事情,只要他答应,他绝对会不顾一切地去遵守、去兑现。有时候对方自己已经违背了自己的初衷,但周君还是遵守诺言,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吃亏不吃亏,就可想而知了。只要他是坚持“诚实”原则,最后都没有好结果。但他还是尊奉他的做人原则:“诚信为人之本”。

记得他在国外教学时,规定教学期间如若家属出国探亲,本人就不能再回国探亲。有个S姓同事因家中私事,觉得自己必须回国去处理,但又不想让管出国老师的教育秘书知道。走前S老师请周君帮个忙,不要把他回国的事情告诉教育秘书。周君认为他自费回国几天,又不耽误工作,就同意为他保密。

谁知两个月后,周君被教育秘书叫去谈话,当头一句:“你以为你不告诉我,我就不知道了?人家自己都跟我说了,你还为他保密?”

周君告诉我这件事时有点气愤:“你看有这样的人,自己出卖自己。既然向领导说了,那你也通知我一下,在他回国的事情上,反倒我受了批评。教育秘书说我不及时向他报告下属的情况,出了问题谁负责?”

周君让领导批了一通,一句话也回答不了。谁叫他信守诺言了?

与周君一起出国任教有四位老师,分别在那个绿化率名列世界前茅欧洲国家的四所大学教汉语和中国文化。教学之余,周君想与老师们一起编写一部那个国家的母语和汉语直译的教材。编写计划得到了国内上级领导的同意,并且划拨了开笔经费。虽然周君一直没有得到通知,但他还是开始编写了第一册。第一册得到了任教大学汉学系老师的肯定,并且愿意把汉语翻译成他们的母语。两年时间很快过去,回国时,周君希望能再留下一个月(在签证期内),集中时间编完第二册。教育秘书不同意。他堂而皇之地与周君说:“开编费早就拨下来了。但是你与其他老师一起编写,为什么不请我一起参加?”周君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事情已经无可挽回,教育秘书已经订下了让周君回国的飞机票,再说,周君觉得“人之操履无若诚实”,如果不出一力,书上有名,这不是作假了吗?为什么就有这样的人和事,就因为他是领导,就一定要把他挂上名字,而且还是什么总策划、主编、顾问的名头。周君那套教材就那样被流产了。

周君现在想起来还感到非常内疚。可他就不搞那些让自己别扭的人事关系。教育秘书在周君回国前还暗示他别想在国家教委面前告他的状。周君对他说:“我不是那种小人”。周君一直信奉“人若失去了诚实,也就失去了一切”,他认为教育秘书的那种为人,自会有天道惩罚。果然,那个教育秘书最后离任时,中国大使给了他很差的评价。这个消息还是几年后国家教委的朋友告诉周君的。

联想到他的职务晋升上,也是那样。学校合并的那年,他的大学行使独立评审权力是最后一年,很多副教授托关系、找熟人,想尽办法希望能挤入人文大学评定标准的末班车。我想可能只有周君一人,会傻傻地拿着一大叠他主编的商务印书馆给他特地寄来的出书校样,去职称办问询可以不可以。职称办一位年轻的金老师一口回绝了他:“校样不行,一定要有成书。”

周君任教的是独立的教学单位国际文化交流学院。往年在晋升副教授职称时,学校有名额拨下,周君也为好几个老师去职称评审委员会述职,请评审委员们支持、扶持这个新独立的教学实体,也为老师们找了有关评审委员。但是现在是为自己去找人,周君有点抹不开脸面,觉得为个人利益不好开口。算了,明年书就出版了。

谁知第二年,几个大学合并后的新大学,教授晋升条件要有全国核心刊物、特级刊物的论文。还没从学生多、教师多、课时多的教学新环境中完全理顺的周君根本没时间顾及论文的撰写。再说,他也没有熟人可以帮他引荐论文给有关刊物出版社,他更不愿意自费去买版面费,刊登论文。再说合并以后,原来的国际文化交流学院成了校部机关外事处下的教研室,教师名单不在新大学的教师队伍之中,没有职称晋升的名额,得去向上级特批名额。而这一年行政领导自己也要晋升教授。一个外校合并进来的普通教书匠能轮得上吗?干活儿可以,分锅里本来就不多的粥,连口都不用开。周君没有找领导,他很明白,找了也白找。事实证明,领导也根本没想到他。

教授职称就这样与周君擦肩而过。同事们知道他有真才实学,很为他可惜。周君却说:不就是多了几千块钱吗?“君子忧道不忧贫”,为了五斗米去向许多不认识的人点头哈腰赔笑脸,我不习惯。就算我是为大学合并做出了牺牲。周君心理明白,如果大学不合并,凭商务印书馆出的书,他晋升教授是肯定的。

但周君有一点想不通,行政干部已经有了他们的正处、副处等职务级别,为什么还要占用教师的职称名额?

X      X      X      X      X

周君是个很随和、又很客观处事的头头,与他共事老老少少的老师都很喜欢他。周君一辈子只与一个曾经当教研室主任的同事闹了别扭,就是因为系主任找周君了解这个老师的情况时说了几句老实话,消息很快就传到她的耳朵里,她很快就到系总支书记那里告周君的状。于是周君被系里的总支书记找去谈了话,周君陈述了客观事实,此事又不了了之。周君同时也失去了与一家出版社洽谈出书的机会,因为这家出版社社长是这个同事的老乡;失去了入党的机会,因为是她来发展周君入党的。副教研室主任建议他们俩交谈一下,消除误会。周君说:“既然她知道是我讲了那些话,在教研室所有老师面前都叨叨了那件事,为什么不直接找我叨叨?我要求在全教研室会议上当面陈述,解决这个问题。大家都知道真相的,只是我实话实说而已。”当然,教研室没有召开那个会。真相,所有的老师都知道,系领导也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都不敢说真话,根据客观事实说真话那么难吗?

周君这种人,在现在的社会只能算是个笨蛋吧?是的,在事事、时时、个个都讲究包装、突出、彰显自己的年代,他这样的人就是笨蛋,绝对得不到好结果。

但是周君并不以为如此。他始终认为诚信是为人之本,是人的最基本素质,没有诚实就没有人的尊严,诚实是人生的命脉,是一切价值的根基。确实,周君老师的为人,同事们有口皆碑。周君在他自己的教学范围之内,没有人怕他,也没有人不尊重他。每学期上课,他让其他老师先挑课,留下来的课程,一般备课有些麻烦,周君就自己教。出国进修名额让别的老师先去。教师和行政人员的福利有所高低,他就把自己排在行政人员系列,拿低的。

他给老师们开会,没有开场白,没有结束语,就是一二三几个问题,目的和目标,怎么做,告诉大家,最后要大家在会议上提出自己的意见、建议,当然也允许会后个别交流。但是背后的议论,他一概不听。曾经有个老师告诉周君,那个教研室主任在别人面前如何说他。周君听后,对那个老师说:“她为什么在你面前说我怎么、怎么,你应该明白她的用意。如果她以后再在你面前说我,你就告诉他,‘周君老师请你自己到他面前去说这些话’,不然,我就当她放气。”

如果有人向周君反应某个老师的教学问题,周君必定自己去听课、去感受,然后向上课的老师当面指出,并向这个老师提供比较合适的教学方法。周君有肩膀,敢于承担责任,所以几个大学没有合并以前,国际文化交流学院的教学环境非常融洽,教师队伍比较团结,没有是非之争,大家都比较舒畅、快乐。大学合并以后,那段生活常常被大家怀念。

周君常说:诚信是一种心灵的开放、坦白使人心地轻松。他认为“惟诚可以破天下之伪,惟实可以破天下之虚”,没有了虚伪,就是真善,事物、人事达到了真善,那就是美的境界。所以他坚持为“真善美”的境界而努力。

至于个人的损失,周君认为:有失必有得。心中没有欺诈、虚伪,就不会有任何担忧,就不用为了遮掩一个谎言,再用尽心机去说第二个、第三个谎言。人的心里坦荡荡的,对任何事、对任何人始终秉持正直诚实的态度,就必定会有问心无愧的归宿,生活就舒坦,身体就健康,这才是人生追求的幸福和自由王国。周君常常对别人说:我对我的生活非常满足,我足够了。

“诚实是力量的一种象征,它显示着一个人的高度自重和内心的安全感与尊严感”。美国心理学家和作家艾琳·卡瑟说。周君虽然失去了不少名和利,但是他的人格显示了无限的力量。虽然他退休了,但还是有许多老年人、中年人和年轻人追逐着他。只要与他在一起,就没有烦恼、没有忧愁,就充满了欢笑,就如荡涤了自己的心灵,对第二天的生活、对未来就有了目标,有了力量。

在当代社会风气中,周君这样的人绝对是凤毛麟角,但他绝对是个高尚的人。英国诗人乔叟说过;“诚实是一个人得以保持的最高尚的东西。”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爱仇敌/甘思明(马来西亚)

人不知而不愠/何奚(马来西亚)

其实,我并不了解为什么我们需要别人知道自己?特别是很多时候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特长,那到底是希望人家知道自己的什么呢?

小时候,曾经听见长辈在电话上向对方提到一位姓郑的人,为了说清楚是哪个姓,长辈于是说:“郑成功的郑。”电话挂了之后,我问为何这么说?答案是:“有谁不认识郑成功?”好吧!那是很古早的年代,换着今天,我必会反问:“有谁认识郑成功?”不过这是题外话。重点是,当时幼小的心中暗暗期许:“大丈夫当如是也!”

直到今天也不曾忘记当年的自我期许。摸着良心自问,一直以来做人也还算得上没太偷懒,可是却在岁月中不知不觉丢失了对“一举成名天下知”的认同感。

做人做事无外乎对得起天地良心,天知地知自己知就够了,别人知道不知道不重要。这样的想法可能有点违反一般人性,否则孔子为什么会说“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不单不生气,其实我是不在乎。

写文章很多时候是用笔名发表,文章好坏看内容,跟名字有什么关系?或许因为我从来没打算靠写作维生,所以也不想去累积名气。此外,社交媒体的账号不放头像这件事,有人觉得很奇怪:“不放头像人家怎么记得你是谁?”我的态度是,记得也好,不记得就罢,随缘吧!何必强求?以至于,始终无法理解所谓刷存在感的行为,这种动作和“多余”该如何区分?就不怕惹人厌烦吗?

一位朋友学问很好,为人也算正派,他在社交媒体上很活跃,一天转发几十个帖;一开始很认真去读,但很快就发现他顶多看个标题就随手转发,内容根本没看过!我如果继续关注那未免就显得太笨了吧?有人或许会说,在网络世界中,认真你就输了。又不是比赛怎么会关输赢的事呢?我只是不想浪费时间去衬托别人的存在感而已。

我不是孤僻的怪人,好朋友有的是,而且数量足够。我只是做着自己觉得该去做的事,不在意别人知抑或不知。那么,按孔子的标准,我算是个君子吗?其实算不算都无所谓,在今天即使当真有了这个头衔,你认为买干捞面会便宜五毛钱吗?

结论就是,人家知不知都好,我一样活得好好的。生活中有一片让自己翱翔的天空就够了,虚名与我何有哉!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生命脆弱时/周嘉惠(马来西亚)

持平常心,做平常事/奉化山人(中国)

7月9日午,因暑气熏煞,急于坐公交车回家,在过人行道去公交车站时,没左顾右瞧,被一装满水桶的送水车撞倒,左脸着地,嘴内流血,脸和半列牙齿麻木,双腿森痛,约二分钟无法动弹。候车的两位女士扶起我,一位小朋友送我口罩掩护口齿,稍一定神,只觉得左边三个牙齿松动麻木,一想到陪我经历大半生的铁齿铜牙将离我而去,不由悲从中来,呺啕大哭。送水工如热锅上蚂蚁团团乱转,一脸沮丧。交警过来,认定事故由肇事人负全责后扬长离去。围观者对肇事人说:看她伤得不轻如果去医院要木佬佬钱嘞,勿如私了吧!他摊着两手对我诉说他的困境:送一桶水,工钱2元,一个月仅2000余元,还得付房租和水电费……。我看着他汗迹斑斑的白上衣,恻隐之心油然而生,便让他继续去送水,打电话给我女儿女婿,他俩接到电话抛掉手里的工作就往出事地点赶,忙不迭送我到杭州同德医院诊治。经2个多小时拍片检查,医生的结论是:牙受损但不会掉也不用补,唇破了要缝合,膝盖骨不见异常,观察两天再看情况。

得悉牙齿无大碍,我转忧为乐,想起刚才的失态,很有些尴尬,便自我嘲弄一下:呵呵,原来是一场虚惊。女儿说:妈,不是虚惊是实惊,我接到电话吓得魂都飞了。是您的运气太好了,真有天神护佑您哪!我一位同事的父亲,只是在浴室里滑倒,结果肋骨断裂,住院三个月,鲜龙活跳的大叔突然变成步履蹒跚的老头了!

我庆幸逃过一劫,猛想起文天祥的《正气歌》序,说他在七浊秽气充斥的监獄里过了两年居然没有生病,是因为自身有浩然正气,所以百毒不侵。

自度平凡一生,从来不想刻意地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只是持平常心,做平常事,善待平常人。这一回大事化小,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莫非真有上帝垂怜?当然,联想有时也寓有深邃的哲理:做人难,做好人更难,但只要定准位子,坐正身子,宽以待人,严以律己,必定不会是坏人,同样也有正能量护持。

愿好人一生平安,善邪?善也!(2021.7.11于阳光地带)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不怕一万,只怕万一/零会穷(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