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旧人看新人》/梁山下买豆腐(马来西亚)


我们其实并不真心喜欢新的事物,一时的新鲜感最后总是转化成浓浓的敌意。想当年六字辈的年轻人(出生于1960年代)出社会后,由于“抗压性低、受挫性低、忠诚度低、服从性低、稳定度低、个人利益优先”等普遍“毛病”,而被冠上“草莓族”的称号。老一辈的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可是年轻人却自认为“有创意、有个性”,当年对年轻人的最高敬意即表示对方“有性格”。我很熟悉这一些,我本身就是六字辈世代的其中一员。

然后七字辈、八字辈、九字辈陆续冒现,老前辈继续看不顺眼,不同的是有一些老前辈已陆续退下舞台,换上新的老前辈,那些过去的“草莓族”、七字辈,甚至不久前还让人思之极恐的“八十后”,都开始延续传统在长吁短叹了。开场白几十年来都是一样的:“现在的年轻人真是……。”

记得以前看蒋梦麟的《西潮》,其中有一段叙述作者在美国遇见一位打过南北战争的老兵,老兵也认为当时士兵的本事远远不如自己时代的。这一代旧人看新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情况,似乎放诸四海而皆准?新一代的年轻人都如此不堪吗?如果真的一代不如一代,世界各地的生活水平怎么都是一步步在提升,而不是人类社会一步步走向灭绝呢?

如果我们平心静气地看待事情,一个应该接受的事实就是,任何一个时代都会出现人才,也会出现废材,并无例外。两代之间因为习惯、作风不同而形成代沟,不见得就表示谁比较优秀,或谁比较拙劣。或许,老一辈因为年资的关系而占据了社会上层层面面的战略位置,掌控了话语权,刚出道的新一代自然只有挨闷棍的份;不过,以偏概全说明的只是自己的偏见,而不是眼光独到。如果今天位置转换,新一代都居高临下以绝对优势来审视老一代,你以为他们会说出什么赞美的好话来?媳妇一旦熬成婆之后,就开始按照自己的标准来要求小媳妇,说实在那比较接近于一种扭曲的报复心理。

五字辈已陆续退休,现今就开始换我们这些第一代草莓族的六字辈当家做主了。当年前辈甚至创立新词“草莓族”来形容我们,可见在人家眼中我们是多么的出不了场面。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今天的我们虽然在职场上地位不同了,但是我们用三十年证明了什么?以前的前辈都是瞎子?或者今天的成就并非一步登天,而是和以前任何一个时代一样,一步一脚印地慢慢走出来的?

我们不需要视年轻人如仇敌,他们只是社会经验不足,不代表天生混蛋。三十年后,估计今天的年轻人同样要看不惯到时候的新一代社会新鲜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地球不会因而停止转动。那么,一代旧人应该怎么看待新人呢?我个人的建议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摄影:李嘉永(台湾)

《人生网络知多少?——婚前对话录》/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即将举行婚礼,我给我的忘年交朋友——秀秀阿婆送请帖。妈妈说:秀秀阿婆一定要邀请她参加你的婚礼,得到她的祝贺很重要。秀秀阿婆是妈妈的朋友,从小看我长大,后来也成了我的朋友,我成长中的许多大事常常跟她商量,得到她很多指导。妈妈很羡慕她,因为秀秀阿婆事业有成、家庭和美、儿女孝顺,是个正在安度晚年的幸福老人。我当然要请她参加我的婚礼。

“稀客呀!我们好久没见面了。”

是的,自从我谈男朋友以后,我去秀秀阿婆家就少了。我把结婚请帖递到阿婆身前:

“我是来请你喝我喜酒的。”

阿婆抬起头有点惊讶地看着我:

“你不是说不要结婚的吗?刚有男朋友的呀!”

阿婆真是不俗,不像别的长辈,接过喜帖就出口成章:什么恭喜恭喜呀,终于要结婚了呀,你妈这下放心了呀!有的甚至还说,早生贵子呀。而她竟然还记得我少年无知时说过的话,一点也不怕我尴尬,冲口就噎住了我。

“阿婆觉得我不要结婚?”

“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你是否已经做好了结婚的准备?精神上的准备。”
阿婆果真不俗,结婚还要有精神上的准备。结婚不就是两个人想结了就在一起过日子了吗?老人想得就是复杂。不过我的男朋友情况怎样,她确实知道得不多。我们从认识谈恋爱到决定结婚时间确实不长,因为我觉得我的男朋友真的是个优秀的人才,不能再错过这个机会。看来我得好好儿的跟阿婆再次对话了。

“你大约已经在计算什么时候生孩子了吧?”

阿婆料事如神,我们确实觉得今年年底能怀孕的话,明年能够生个金秋宝宝。

“阿婆,你有什么话,尽说,我会听你的。”

“你知道人生网络知多少吗?你每做一件事,就是给自己身上加一层束缚自己的网络。”

阿婆从这个角度来看人生,我还真是第一次。但是她说的有道理。她说:“你看,你将来的孩子,连制作他(她)的的原材料都还没有,你就给他无数束缚。什么时候出现、胎教听什么音乐、吃什么东西让他长大?什么时候让他面世等等,都在你们父母的规划之中,他还没出生就在父母编织的网络里失去了自由。自然人难做啊!”

“你看,你还是单身的时候,就有父母、学校老师同学、工作单位的工作及人事关系等层层网络缠身,你要每时每刻处理这种种关系中产生的矛盾和问题,在这些网络中不断地折腾。你结婚后,等于有给自己又罩上了另一个家庭的不少网络,你挣脱不了人际网络相互交错分支组成系统的羁绊。节假日怎样安排时间去看两家四个老人?将来你婆婆公公的身体健康你要护理吧,不管不孝,管了烦恼。因为他们有他们的生活习惯嘛,你的护理他们不一定称心。还有七舅八姑的亲戚网,别说日常的婚丧喜事要去来往人情,还会可能找你帮什么别的忙。将来生孩子了,是男是女?公公婆婆有什么想法?满意不满意?有没有条件生二胎?有或者没有,都是烦恼。”

“提到孩子,生孩子的医院理想不理想?幼儿园,上小学要不要买学区房?孩子青春期逆反了,你怎么对待?会不会让你的更年期提前?上中学了,不管有钱没有钱,都会考虑要不要送孩子到国外去学习的问题。二三十年过去了,孩子要成家立业了,你是不是个传统的父母,是不是像你父母一样,给钱或者给房子?”

“阿婆,我考虑那么多干什么?我想我不会像你们这辈老人那样背负那么多的责任。”

“那好,就再回到你和丈夫两个人身上。结婚后,先不说你们的日常生活如何进行。就是你们俩本身都会跟结婚前不一样。你俩婚前性格缺陷的克制力会慢慢衰弱,性格缺陷会渐渐增强,矛盾越来越多,你会觉得没看清楚他、看错了他。怎么办?热吵冷战?甚至家暴、最后离婚?”

我要晕倒了。

“哎哟,阿婆,我还没结婚你就说这样的话。你的意思让我不要结婚。”

“哦,不是不是,我只是要你有精神准备嘛!上面讲的是实际的婚姻生活。婚姻与恋爱不一样,恋爱是浪漫的幻境,婚姻是现实的过日子。过日子就要去解决许多问题,解决问题就要有担当,就是要有责任感。如果没有责任感,以后的沟沟坎坎就迈不过去。因为你我不一般的朋友关系,我才这么跟你直说婚姻的责任。结婚是要承担责任的。”

阿婆的脸严肃下来了。我原来准备结婚的那颗冲动、兴奋、喜悦的心也有些沉重起来了。确实,婚姻是一桩严肃的人生大事,不能儿戏。阿婆说的婚姻那些事,我确实也没有理性地考虑过。我自以为自己不是闪婚,但我确实保证不了以后会不会很冷静地对待婚姻生活中出现的种种不顺。阿婆见我沉默不语,关切地唤我:

“嗨、嗨,傻丫头!不会吓到了吧?你不是说,我和阿公的生活很美满吗?是的,我们没有吵架,不等于没有互相不满,不等于没有矛盾。但因为认识到这个婚姻是我们俩共同创造的,我们有责任保护她、维护她,让她真正地如婚礼上人们祝贺的那样“白头到老”。婚姻的本质,除了感情,还有责任、道义和义务。我和你阿公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你想,两个从不相识的陌路人,带着两张不同性格、不同事业、甚至不同爱好的网络、外加两张家庭亲情的网络,要百分百地重合在一起,可能吗?不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两个人如何耐心地抖落这些网络,让它们清晰、条理起来,然后共同商议出办法。每个人都是自己,但是婚后两个人是一个整体。你自己投入到婚姻这张复杂繁多的网络之中,你就要有勇气在这网络中扑腾。”

阿婆说的是他们那一代啊?我们还走他们的老路?

“阿婆,如果两个人真的到没感情的地步,为了责任、义务还要维持这份婚姻,不累吗?我想我会受不了。”

“离婚不是不可以,但是不要伤害人,尤其是不能伤害孩子。要我说,你生孩子前,两个人一定也要慎重考虑,要对孩子负起全责。别对不起孩子,单亲孩子在心理上容易留下隐患。”

没想到在婚礼前跟阿婆进行了这么一番传统的对话,没想到阿婆会把婚姻比作一张新的束缚自己的网络。老话吗?很实际。繁复吗?有道理。要跟将来的丈夫梳理一下将来有关婚姻生活的大事吗?有必要,如果能纲举目张。但我会为了责任和义务维持没有感情的婚姻吗?不会。那么就要惨淡经营婚后的感情。我想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做法。

阿婆,谢谢你对我的教导!阿婆,对不起!那样生活真的太累!

摄影:李嘉永(台湾)

《未来》/廖天才(马来西亚)


“我都还来不及睁开眼睛看,人类就把这里的树木砍得一干二净,建了各种各样稀奇古怪形状的屋子,马路塞满了移动的车辆。”内陆原住民坐在我的车,望向窗外,满脸疑惑。

“这里本来是森林,郊外的人不断往城市涌,不得不把森林变成住宅区、开辟更多道路。”

“为什么人们要涌往城市?”

“城市什么都有啊!就业机会、医疗所、教育场所、娱乐设施……。”

“城市人口多,你们是如何应付生活的?”

“靠机器啊!”

“我听不懂,可以解释清楚一些吗?”

“我们从一个地方去一个地方,靠运输机器。起高楼大厦,靠机器。衣服脏了,机器来洗。每个人的家里,充满了各种大小机器。”

“人类发明的机器,也都把我们的森林砍得七七八八啦。”

“城市人要用到木材盖房子,做家具。也要把木材卖给国外赚点钱来修道路或其他的。”

“你们怎么这样厉害,知道我们的森林有什么树木,又知道谁会买这些树木?”

“什么我们?是他们。他们发明了通讯系统,这个通讯网络将全世界的人都联系了。在电脑键盘按一按,什么国家的人要买什么样的木材,马上知道。再用手机联络,不久就有人去到你们的森林砍伐树木了。”

“是的,有了机器和网际网络,世界在快速的改变;森林消失的速度加倍,油棕树种植面积快速增加,河流污染程度倍增,野生动植物种类的消失速度也提升。”

“这些人类发明的工具不能为人类自身带来好处吗?”

“人类发明的工具本来就是要为人类谋好处的。但是每一种东西的发明,有其功用,也必带来问题,没有任何发明是只有正面而无负面影响的。”

“你们有了机器,有了电脑,有了移动的通讯网络工具,所有的知识都掌握在小小的手机里,接下来有什么展望?”

“人类会绞尽脑汁,开发更多新产品来解决问题。 人工智慧会越来越普遍。”

“将来人类大部分的工作都由机器人来取代?”

“是的,除了生孩子不能由机器取代外,人类设想有一天绝大部分的事务都能有机器来执行和服务,包括国家安全的防卫、金融体系的运作、医疗、汽车、教育、零售,无人驾驶的交通工具等。”

“神气啊!”

“这么一天的到来,人类当然也为自己制造更多的问题。”

“城市人生活有点复杂,我还是回去小村落,种稻、捕鱼、打猎。虽然工作都是人力脑力操作,少有机器,没有网络,我们不失活得自在,村落充满孩子追逐、大人欢笑谈天的喜悦声。”

“是的,当人类都进入一片静寂、冰冷虚拟的资讯、人工智慧时代,相对的,花草丛生、茂密山林、简单又原始的生活方式的真实村落世界,会是一个难于想象,却将又是人类最后也最珍贵的童话世界。”

摄影:李嘉永(台湾)

《网络不能改变的是……》/耳东风(马来西亚)


和五年前比起来,网络在我的生活起居作出了很大的改变。五年前,我一直以为手机是拿来联络和做生意用的,对那些上网的玩意我一概不感兴趣,更别说用来闲聊或搜寻资料。可是,当Whatsapp慢慢流行起来,我开始发现,这是一个可以用低价或者免费的方式来和其他人建立起联系,倒也不错。不过,心理上还是以日常运作为主,很不了解为何许多人没有面子书就生活不下去。

科技的发展神速,存强汰弱,四年前终于换了一部智慧手机,集电话、摄影、通讯之大全,一路走来,电话功能照用,发短讯几乎被微信和Whatsapp取代了,相机就是手机,无需再携带另一个器材,一有什么事项,首先就想到用手机上网查询。

两年前,中学老同学发起一个微信聊天群组,一个小团体,就聚集了约150人。回想读中学时的三百多个同学,不是个个熟络,如今却有一半“住”进了这虚拟空间,天天相见。

去年家里装了Unifi高速宽频,比之前用的Streamyx快了十倍,忽然间全家热衷于用智慧电视上网找戏来看。我家向来没有安装有线电视Astro,看的只是免费电视节目,有时和有人谈起电视剧情,才恍然那是一、两年前的节目,真是尴尬。如今拜科技所赐,不再观赏过时的剧集,甚至连最新的电影也隔不多久就可以游览观看,真有“与时俱进”的感觉。

有了网络,做事情如同掌握了光速,一些在几年前需要一段时间完成是事情,如今一瞬间就已交差。但是,也有人担心,科技越进步,我们解决的问题越多越快,但是迎面而来的问题也跟着倍增,以有限的人生追逐无限的杂事,生活有什么意义?

世界是不会等待我们准备好了才进步的,进步往往在不知不觉之间。有了网络,五年前的生活和五年后有了很大的变化,这就是进步。唯一不能改变的是,我们都失去了五年的时间。原来,网络不能改变的是时间的流逝,大家都花了一样的时间来迎接网络时代。

摄影:李嘉永(台湾)

《焦虑》/山三(马来西亚)


“叫人!(向客人打声招呼之意)”妈妈简短地一句,小滨一脸茫然,听着妈妈在旁轻声“指点”来访客人的称呼,他也跟着机械性地叫:“大姨婆、大舅公、表姨、表舅、二姨……”。打完招呼,他正想冲回楼上继续他的网络游戏,“还玩不够吗?”妈妈问。他偷瞄了一眼身后的妈妈,正好对上她那犀利的目光,像是要把他吞掉的样子,他赶紧转回头,怯生生地在客厅角落找了个位置坐下。

这是小滨外公七十大寿的家庭聚餐,所有事务皆由自助餐公司来承包,基本上也没小滨的事,但是,即使没有自助餐公司,他也可以置身事外,如往常般躲在房间里“自由活动”。昨晚他已经通宵玩了《风暴英雄》,到今天凌晨四点左右才睡下,早上十点被妈妈拽下床去梳洗准备接待客人。

因为是庆生宴,所以家中添加了喜气的装饰,大厅桌面上也多了几个客人送来的精致礼篮,但这似乎对小滨没太大的吸引力。此时,电视荧幕正放映着直接连网的台湾综艺节目。小滨撑开他那双疲惫的眼皮,不,是因为要面对这一群陌生的亲戚他才倍感沉重,隐隐约约,他似乎听见坐在对面的表姨在逗弄她的小孩,说实在的,他真不晓得自己呆坐在此的角色是什么?

穿过浓雾包围的湿地后,他步入一座阴森森的山寨,中间立着一头红毛独角怪,面目狰狞、张牙咧嘴地在啃咬着动物的残骸。他低头一瞥身上的盔甲,武装齐全,事不宜迟,他可不想成为独角怪的下一餐。于是,他飞身扑向独角怪,独角怪大吼一声,从嘴里喷出一团热辣辣地火焰,他举起防高温盾牌阻挡了这一击。然后,他把装有锐利尖刀的手指掐住独角怪的上臂,而被激怒的它即反手一抓要把他甩开。他们相互厮杀,誓要决个你死我活,正当他使出全力把独角怪抛向寨内的一面墙时,独角怪的身躯“嚯”的一声砸开,里面冒出一条条蠕动的虫子……

“小滨!”他一惊,睁眼一看,是表姨丈叫他,原来方才是在做梦!他定了定神,表姨丈继而问:“小滨,请问你这儿有没有苹果手机的充电器?我手机没电了。”“有的!”他迅速回答,他房间可有个多种类型插头的充电器,木讷的他突然脸露一丝笑容,大声往厨房方向喊:“妈!表姨丈要苹果充电器,我带他上楼去拿啊!”

摄影:李嘉永(台湾)

《网中人》/林明辉(瑞典)


经常看到很多人对互联网、智能手机的有很多负面的评语。我就觉得好奇怪,为什么那些人不去批评刀、火柴或打火机,甚至汽油呢?因为刀可以杀人,火柴等东西可以点火烧房子,很危险!

互联网、手机也一样,没有人叫你只玩手机不管孩子,过马路不看车只看手机,被车撞死怪谁呢?就好像没有人叫你用火柴汽油烧自己,对吗?“东西”发明出来是方便人类,是人滥用了“东西”,根本不是“东西”的错!“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能够把所有过错都赖在水头上吗?

我本身就非常喜爱互联网,它让我找回以前的朋友同学,没有它真的是没有办法和这些距离十万八千里的同学朋友联络上。当然事情都是相对的,联络朋友方便了,但我也失去了过去“收到信”的感觉。

上段时间把自己的面子书账号删除,没有为什么,就觉得不好玩了。假新闻太多!什么喝酒放洋葱会怎么样怎么样,咳嗽吃这个那个会好,最好笑的是说吃隔夜饭菜会死人!再来什么吃榴莲和可乐会死,吃这个上火,用这个怎么样怎么样,唉,烦死了!删掉!清净!

有了互联网、智能手机,我个人觉得生活工作方便很多,大部分事情都可以在很短时间内解决。嘿!来了,那些人又要说,“哎呀,手机控制我了,下班放假都要回复邮件,老板或工人找我,24小时没有自由了!”

提醒大家一下,大家对自己的手机肯定非常熟悉了,却是不是忘记了手机是可以关机,设定飞行模式、静音的呢?

摄影:李嘉永(台湾)

《旧人不哭》/何奚(马来西亚)


杜甫诗句“但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佳人》)是在叙述一位“前”佳人的心情,不过,我觉得用这句诗来形容那些追不上网络时代千变万化的“旧人”也很适合。

网络究竟是什么?说实在,我到今天都没弄明白过。当然,我跟大家一样每天上网、划手机,坦白说,即使是“前”二、三代的老产品,自己顶多也只是掌握了其中三成左右的功能,日子就这样得过且过,有时候心理觉得实在有点对不起手机公司的研发团队。身处网络时代,却对网络的台前幕后如此没概念确实是应该要惭愧的,不过本人还是一直在后面像一只狂奔蜗牛似的猛追,不曾自暴自弃。人家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是有道理的,这是属于IT高手的时代,对我这类才刚脱离飞鸽传书习惯的旧人,比较聪明的做法是保持低调,但求不闹笑话就好。

我常常会想起很多年前看的一部韩国电影《八月圣诞节》,其中一幕是男主角教老父亲使用家里的电视、录影机系统(不知道录影机是什么的朋友可以去博物馆询问),可是老父亲怎么也学不会,把男主角气得够呛。好几年前,有一位中国教授告诉我,他上高中的女儿也不会开家里的电视,因为平时都上网络看节目了。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讽刺,你在追潮流,潮流却也反过来追你。其实,大家到底在忙什么?

我不算七老八十,不过做学生时还是学繁体字的年代。繁体字在今天往往被称为“古字”,不知道是不是要和甲骨文归一类?这一点我从来都不敢问。我想说的是,虽然自己不是走在网络时代前端的时髦“新人”,但我们这些“旧人”实际上还是“术业有专攻”,会写繁体字!

所以,旧人不哭!不哭!

摄影:上网 李嘉永(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