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潮流/山三(马来西亚)


我自认绝非潮妈,但偶尔或无意中亦会追随潮流,只要能力范围内,增添一些“谈资”,让自我感觉良好其实也不错的!对自己如此,对孩子也一样。

先说才八岁,小男生们的潮流多数来自于英雄大侠动画片,如Avengers、蜘蛛侠、奥特曼、变形金刚等。而这些“永不过时”的潮流也延伸出许多周边产品,我会迎合他的喜好,为他购置蜘蛛侠的睡衣、书包、帽子、有咸蛋超人的贴纸书……有一阵子,他喜欢“植物大战僵尸”这玩意儿,我在淘宝时“顺带”淘了一款僵尸人物的乐高,这就让他乐上了好久!

至于才五岁,上学后最先留意的就是朋友的发饰,有时,她会说甲同学戴了粉色皇冠的发箍,乙同学的发夹是独角兽(晶片)图样、丙同学用了什么式样的绳子绑了三个辫子……爱美是人的天性,好吧!我这当妈的仔细聆听并蒐集她的需求所在后,大致上掌握了现下小女生流行的是什么,所以挑些公主样式的裙子、《冰雪奇缘》的贴纸书、独角兽的发箍、还让她自己选了独角兽造型的生日蛋糕等。

与此同时,我们不一定是跟风那一伙,我们也可以是带动潮流的那一位。记得有一年生日,外子朋友送了才八岁一套《七龙珠》漫画,他难得很专心地追完整套书,然后很兴奋地复述书中的人物背景、有什么超能力、使用超能力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听他说得那么起劲,连带我和才五岁也跟着看这套漫画。待他向家中每一成员说了一遍后(那已经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他还拎着袋书说要借给邻居看,令你不得不佩服他的带动能力!

潮流嘛,可以是大众化喜好的表示,也可以是小众“独特”偏好,最重要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朋友圈/亲友团里聊一块儿去!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知时务/刘明星(马来西亚)

“孤家寡人”的独白/山三(马来西亚)


今天下班回家,家门深锁,噢!我这才想起你和小瓜们去了外婆家,这个星期我都是孤身寡人!我难得安静地看完《新闻报报看》,舒服地洗了个澡,老早就躺在床上睡觉了。

一觉醒来,一屋子异常地宁静,静得我竟然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流放在一个孤岛(虽然情况差不多)。像往常那样,我出去吃早餐,茶餐室老板问我是不是像平常打包炒面之类的,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直到结账时我才又想起你们都不在家,我打包这些给谁呢?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今天是周末,要没什么事,我多数时间都是赖在家,划拉手机看时事八卦、和小瓜们嬉闹,或陪看一些儿童节目、YouTube视频、打打游戏、等吃饭……总觉得时间很快就过了。可是,今天我划拉手机、打完游戏、再看了YouTube视频,歇了一会儿,一看时钟,竟然还没到午餐时间。午餐嘛,懒惰出外食,就煮了个方便面加蛋,简单解决了一餐后,只好继续半躺在沙发打游戏、上网找了一部电影看,看着看着竟睡着了!

到了晚上,我竟然失眠了,都怪自己白天睡太多。静寂的夜晚,偶尔传来几声蛙鸣,我开始想念儿子的聒噪声、女儿的撒娇声,孩子们追来追去的欢快声,还有你的唠叨声……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连续五天三餐外食后,我突然觉得外面的食物怎么那么咸、那么重口味,我开始想念你的两菜一汤,虽然有时下盐少了点,但总算是健康“住家菜”。晚餐和老彭吃的,我一想到家里空荡荡的,又没什么节目,就答应和他续摊喝几杯。

几杯下肚后,原本以为有助于入睡,岂知酒醒后头晕,还差点儿撞破头,绊倒自己的原来是我的西裤,我这才“惊觉”已经五天没洗衣服了,家里乱糟糟的!噢!妈呀!我想到明天你们就回来了,脑袋立刻清醒过来。今天的首要任务:洗衣、打扫、收拾一下屋子,为免被你念足三天三夜,必须,马上行动!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库庐瓦歌/刘明星(马来西亚)

平淡的一天/宫天闹(马来西亚)


早上5点,妈妈已经从被窝中起来,洗刷完毕后,就开始为孩子和丈夫准备爱心早餐。

早上6点,是时候把赖床的孩子叫醒,爸爸也应该醒了,开始洗刷。

早上6点半,爸爸换好了工作服,孩子也换好了校服,大家都聚在餐桌前,享用妈妈准备的早餐。妈妈唠唠叨叨的吩咐着爸爸和孩子等下需要注意的事项,他们也就随口应了声。

早上7点,校车到了,孩子要去上学了,爸爸也要赶着去上班了。

早上7点半,妈妈也换好衣服,要出门去上班了。

中午12点,妈妈跟同事吃午餐时,聊到附近的超市今天的海鲜有大减价,她想下班后去那里看看。

中午12点半,爸爸跟同事吃饭时,刚好聊到其中一位同事最近去了槟城旅游,很是开心,他想回家后跟妈妈商量,再过两个星期孩子学校假期可以去槟城走走。

下午2点,孩子放学后,没有回家,校车司机把他载到他家附近的一间日托中心,他要在那里做功课,等妈妈下班后来接他回家。

下午5点半,妈妈下班了,她心中有点小窃喜,因为今天不用加班,她赶快到附近的超市看看,果然今天海鲜大减价,她买了一些老虎虾,因为价格比平常便宜了30%,孩子和爸爸也都爱吃虾。当然她也买了一些青菜和鸡蛋,她都在不加班时回家煮晚餐,平常加班的话很多时候只能打包。

傍晚6点半,妈妈塞了一小时的车,终于到了日托中心,把孩子接回家后,就手忙加乱地在厨房大展身手。

傍晚7点半,终于晚餐煮好了。今晚可丰富了,有大家都喜欢的白灼虾,还有清炒菜心和芙蓉蛋。妈妈突然发现忘了煮饭,幸好爸爸还没到家,她赶快去煮。

晚上8点,爸爸由于要见客户的关系,8点才回到家,发现今晚的晚餐很合他的口味,他迫不及待地坐下来,和妈妈跟孩子吃晚餐,也在这时把要去槟城的计划跟大家说了,大家都异口同声赞成了,尤其孩子特别兴奋。

晚上9点,大家都聚在客厅,妈妈看着她的韩剧,爸爸刷着手机,孩子看着平板电脑。

晚上10点,妈妈催促孩子孩子去刷牙,到时间去睡觉了,孩子要求多看一会平板电脑,当然妈妈不允许。爸爸继续刷他的手机。

晚上11点,妈妈要睡了,爸爸还在拿着手机打游戏。妈妈忍不住唠叨了一下,爸爸说,“我平常工作都没什么机会动手机,现在玩一下不可以吗?”妈妈想发脾气,还是忍了下来。

凌晨12点,爸爸也困了,检查完家里的门窗是否有关好,也去睡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这就是地球上某一天某一个家庭平淡的一天。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天下有不是的父母/林高树(马来西亚)

童年的回忆/咯特佩(马来西亚)


不知哪一本小说,还是哪一部电影情节——某杀人犯在即将第n次行凶的一霎那,突然有一段小叮当的片头曲响起,他突然一愣,随即陶醉于那段音乐的回忆中。也就在那几十秒的时间,被挟持的人质费尽最后的一点力气,一脚踢向他的要害,终于逃出生天……

一段小叮当的曲子为何会让一个杀人犯陶醉其中呢?原来,这段曲让他想起小时候有妈妈陪在身边一起看小叮当的时刻,那时他是幸福快乐、有着满满地家庭温暖,那记忆一直刻录在内心深处,而后来当然发生了很多事情让他深仇重怨、精神分裂,成了杀人魔!

美好的童年回忆会让杀人魔有一瞬间的暖意,相对而言,不好的童年回忆,即所谓的童年阴影,就像个无形的遥控器,随时左右你的情绪或决定。最近有自称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侄女”的作者出书“爆料”,说特朗普现下自恋狂妄的言行举止,全拜他父母(尤其是父亲)在他小时候对待他及兄弟姐妹们所赐,他父亲经常辱骂孩子,还虐待哥哥,母亲则因身体欠佳鲜少看管他们……

尽管特朗普事后否认上述作者的说辞,并声称不认识该“侄女”,但毋庸置疑的是,童年回忆里记载着与亲人的生活、家庭教育、甜酸苦辣点点滴滴,对一个人的成长过程、心里及人格塑造等确实有很大的影响。在慢慢认识到“儿童为一个个体”(而非父母的‘隶属品’)的现代社会,希望为人父母者可以尽可能赋予孩子一个美好的童年回忆。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自由/林明辉(瑞典)

无限的感激/徐嘉亮(马来西亚)


“嘉亮,去食堂吃饭。下午补习到三点半,你怎么能够不吃饭?”“Mr. Khoo, 我吃过了,谢谢你。”“你别骗我,只是吃一条‘鸿运’牛油面包,怎么会饱?”(Mr. Khoo是我小学的食堂经营者。)于是,我就被拉去食堂吃了顿午餐。这样的场面,无数次地出现在我高小三年的时间里,也不知吃了多少餐“白食”?

小时候的我只因没什么娱乐,所以酷爱看书。除了站在书店里“速看”,也在书展的场地里耗上了很长的时间(或许所谓的速读法就在这段时间练成的?)。四年级的级任陈艾卿老师知道我喜欢阅读后,竟然给我配了一支班上书橱的钥匙,吩咐我管理借书事宜,也任由我看书橱里的书。当年的《聊斋志异》、《阿凡提的故事》、《济公传奇》、《天方夜谭》等等,都成为了小弟的精神粮食。小学的黄玉玲校长也给了我五箱图书馆的繁体字旧书,这对于我可真是一件天大的喜讯。依稀记得,小学的时候,班上的老师常用《知识报》里的练习来当成我们的增广练习。几位家庭中下的同学,当然包括我,被老师指派在下课时卖这些学生周刊,那么就能免费拿一份《知识报》,《3M报》和《青苗周刊》。小学的每天早上,我都和母亲走路上学。不知为何,我们常常在半路上都能搭上顺风车到学校去。谢谢载我们的老师并不嫌弃我们满身的臭汗。

中四年头,全部在中三政府考试考获全科A的同学,都获得了万能赞助的三百令吉奖励金,除了我。当年年轻气盛的我,当然咽不下这口气,跑去和下午班主任理论。结果,下午班主任提名我为大众银行奖学金的森州代表。哇!幸运的我获得了两年内每个月三百令吉的奖学金。这笔奖学金简直就是甘霖,让我减少了放学后去兼职的时间,也获得了更多的读书时间。中六那年,我遇上了教物理补习班的谢上才老师。相信他是这世界上唯一的一位任由学生放复印费在一个小盒内(不放也行,只要不拿盒里的钱就好),以及不收补习费(一些家庭成员遭遇立百病毒感染的同学),反而还倒送贵重的Haliday Resnick – Fundamental of Physics物理课本。拿着两本物重情更重的物理课本(另一本是College Physics),小弟虽然没选择念物理,但我对物理的喜欢,相信是从那一刻开始……

来自中下阶层的家庭的我,曾经得到这许多善心人士的帮助与关怀,是多么的幸福。因此,我谨以此文章向他们献上最真挚的祝福及无限的感激。愿您与家人永远幸福,安康!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看书/练鱼(马来西亚)

烧书的人/周嘉惠(马来西亚)


小时候家里附近没有同龄的玩伴,电视节目又不好看,漫漫长日何以度过?无计可施之下,只好把空闲时间都消磨在书本上。回想起来,那真是个不堪回首的凄凉年代,家里的“藏书”就那几本,本本都像是武林秘笈般翻了又翻。当年看书的人不多,看报的人却不少,嘲笑人的标准说法是:“你这人光看报不看书!”从这个角度看,那年代却似乎又十分光明,如今流行既不看书也不看报,已经不知从何笑起了。

上中学后经常要到茨厂街附近的巴士总站坐车回家,当时茨厂街大概可以算得上是吉隆坡的“文化中心”,有好几家中文书店集中在这里,卖着印象中几年下来从没有更新过的一些书。偶尔到金河广场,那里卖的书比较新,奈何囊中羞涩,往往在三家书店兜来兜去,掂量再三,最后才痛下决心带回最新的一册《小叮当全集》。当时每年都会从学校图书馆借个十几本书,多是小说之类,最喜欢的一本是《西线无战事》,初三借的,而书名最出位的一本叫《悍妻驯夫记》,封面是一个古装妇女在追打丈夫的画像。我不理解中学图书馆为什么会收录这本书,也忘了内容,只记得管理员在做记录当时吃吃笑的样子。

经年累月下来,家里的书还是逐渐增加了,不过数量还在合理范围内。投入工作后,手头大为松动,买书开始不经大脑,不过真正失控是在学会网络购物之后。网上可以找到许许多多在吉隆坡找不到的书种,价格也有优惠,不买简直愧对网络的发明。结果买呀买,十几年下来家里藏书早已泛滥成灾。如果有人好奇买来的这些书是不是都看过?我的标准答复是:有些书看过一次以上。

最近两个孩子的闲书,啊!不!课外书也到了该大扫除的时候,整理出几袋小时候看的书准备捐出去。对我的藏书早就“没眼看”的太太,趁此天赐良机,“建议”我也顺便整理一些不要的书共襄盛举。这建议还真的恕难从命,主要原因在于我没有不要的书。这绝不是拒绝整理的狡辩,实情请容我慢慢道来。

十几年前,有次跟一位朋友逛二手书店,匆匆买了两本书名还蛮吸引人的书。回家途中再仔细翻,感觉书买错了,内容太浅,比较适合中学生吧?朋友大吃一惊,我如何判断书的内容太浅?我也大吃一惊,这位曾经当过中学校长的朋友怎么会对这样的事情大惊小怪?一眼看下去,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内容早就知道了,那不是内容太浅还能是什么?

买书的过程中,买错书实在是难免的事。年轻时少不更事,买了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准备大干一场,为了慎重其事,还特地买了一本导读。结果连导读本都看不下去。这本书的下场如何?乖乖放在书架供着,准备等“长大”后再看。当然这“长大”不是指年龄,而是指智商,或者说理解力,反正我还没宣布放弃康德。这类书我不捐。至于那些内容太浅的书,有些觉得没什么意思的老早就送给小型图书馆了,他们通常也来者不拒。还有点意思的就留下,准备传给子孙后代,特别是后来发现女儿也喜欢书,这个理由就更充分了。

还有一种书,内容意识不良兼且胡说八道,如果道行不够,看了有害无益。我对这种书的处理方法很直截了当,直接放一把火烧掉,为民除害。被我烧掉的书其实不多,相信至少不比秦始皇多,但也足以让我与秦始皇并列为同是烧书的人。对此我也不知道该感觉光荣还是什么,不过倒是一直很欣赏自己“为民除害”的善良动机。自从小时候读过“周处除三害”的故事后,我可是一直在等待机会效法同宗周处那样为民除害的。

所以,你看,我真的没什么书可以捐出去。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温暖牌/吴颖慈(新加坡)

心里治疗不是必要服务?/郑嘉诚(新加坡)


此篇文字写于2020年4月14日,希望7月时一切已渐渐好转。

在4月的时候,一直在烦恼“温暖”怎么写,写家庭温暖,8月就没有东西写了。温暖,也只想到身体感觉到的温暖,和人情冷暖。刚好,女友提起现在新加坡在实行阻断措施(Circuit Breaker)期间,头发店是必要服务(Essential Services),可是心理治疗却不是,只剩热线的帮助,然而很多病情是无法单靠视讯或热线解决的。而越来越多报道也在关注,社交隔离对于个人和前线医护人员等的影响,毕竟少了家人、爱人和朋友带来的温暖,人的世界就不完整。

我们当然了解政府想要保护群众的苦心。可是,我们两个都是心理学的毕业生,比起其他人对心理治疗的重要性会有更多的理解和体会,因此觉得稍有不平与担心。毕竟剪头发虽然很重要,可是面对心理疾病对病人本身和其家人的压力,难道就不比剪头发重要吗?

其实,更感惊讶的其实是因为这件事竟然发生在新加坡,当然我相信很多国家,不管是先进国或落后国也是如此。只能说心理学爬到和医生一样的高度还有段距离。然而,我们不是政府,尤其在某些特定国家,除了稍微发发声,能做的也不多。

不管是严重或轻微的精神病患,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是很难帮助他们的,毕竟心理治疗里有很多不同的理论、手段和方法,而且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们遇过的各种事情的组合和次序,都和别人不同。

此外,身边住在一起的家人、伴侣、孩子或室友即使有相关知识或专业,也无法进行真正的帮助,因为违反了心理治疗里不可和病人有双重或多重关系的准则。

但是,如果只是因为隔离或在前线工作造成的压力,我们还是能给予适度的关心与陪伴。短期的隔离对人类的心理影响有多大还没有很充足的研究,目前看到只有2006年北京的和2004年多伦多的研究显示居民在SARs隔离之后有些出现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和抑郁的症状(那期间还没有Whatsapp)。但是长期的社交隔离却会造成更多的心脏病、抑郁症、痴呆,甚至是多了29%的几率死亡。为什么社交能减缓这些事情的发生?可能是因为社交帮我们减缓压力,即使是知道我们有人能依靠这个事实,我们都会觉得放松多了。

尤其是一些老人家或已经有社会性焦虑、抑郁症、平常已感孤立、滥用药物,或是有某些健康问题的人,更可能会有某种程度上的心理影响。

解决方法呢?虽然现代科技像是Skype或Whatsapp不能完全取代人与人在现实中的接触与交流,因为少了身体语言、表情和姿态,但是至少交流和聆听能有帮助。

根据彭博社报道,其实他们最担心的是医护人员,因为在病人承受极大的压力之下,有些会宣泄于医护人员,同样面对这些精神压力的医生护士会变得没有效率,糟糕的判断或甚至在最需要他们的时候,选择走开。

希望不管在世界任何角落,若有人是在医院前线为人类作战,打一场没有硝烟,还看不到尽头的战争,但已经经历许多病人死亡,或像在某些国家,因为资源不足需要决定要优先照顾谁,比如意大利米兰的医生说他们不能照顾超过65岁以上的病人,因为不够呼吸器,等于间接地判了许多老人的“死刑”。这些医生都需要有心理咨询的帮助。

根据心理学报告,很多过去的大型灾害像是SARs、大海啸和地震等事件,激发了人与人,甚至是陌生人与陌生人之间的互助。在此时此刻彼此稍微用点心,就能给予身边人更多温暖,度过这次瘟疫带来的“寒冬”。我们一起坚持努力,终将战胜瘟疫。

7月10日更新:
理发之后,心理咨询已经列为“必要服务”了,现在新加坡进入开放的第二阶段,大部分的行业都已经重开。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主题:温暖

上一篇文章链接:在熙阳下/刘明星(马来西亚)

6月30号贴文三之一:老而不衰与未老先衰/甘思明(马来西亚)


我初中同学会有个群组,我是其中一员。大家一般上除了骂骂政府就是感叹时日无多,要好好享受生命的夕阳,接着就是一大堆老年人应如何过日子的哲学。

或者年龄越大就越想轻松、少活动,身心都慢下来,这样下去,想不多久整个系统将停止操作,可以“黄飞鸿收档”。再看看自己,在年龄上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花甲老翁”,再过几年就踏入所谓的“古稀之年”。那我要如何应付这“老之将至”的事实?

年华老去,很无奈,却是人生必经之路,一如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没有人能抵抗它的到来。然而我认为,“衰”与“老”是两回事,两者是可以分开的。换言之,人老了不一定得要“衰”。我对抗“老”毫无办法,但对抗“衰”方面倒有一点看法与心得可以和大家分享。

我想“衰”是可以抵抗的,“衰”大致上可分为生理上的“衰”与心理上的“衰”。我生理上抗“衰”的武器是运动,太极拳、剑、刀我都练了,也参加比赛,参加比赛有如参加大考,不认真学习也不行。太极能不能实战对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走路时脚步轻盈,没有老态。广东人有句话说“人老脚先老”,有一定的道理,当我们步履维艰,就算你只有三四十岁,也会像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家。

在心理方面,我抗“衰”的武器是不断地进修,不停地让脑袋转动,在五十岁修个文学硕士,六十岁再拿个法律硕士,虽然这些文凭对我并没有经济效益,但在学术上的挑战逼我与年轻人在一起上课学习,和一群与自己孩子年龄相仿的同学一起听课,自己也仿佛走进了时光隧道,回到学生时代,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与体验。没看到镜中的自己会真以为自己还是个年轻的“学生哥”哩。

新加坡是亚洲最长寿的国家之一,但据说许多新加坡人的最后十年都需依靠药物维持生命。对我而言,生命不在长,如果能够让我老而不衰地活到八十岁,足矣!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永远年轻II/江扬(中国)

时光机真好用/吴颖慈(新加坡)


持续十年
每一晚入睡前都要玩手机的我
不再玩了
因为
三十年后的我
乘搭时光机回來告诉我
六十八岁那一年
我因黃斑部病变失去了视力
余生只能在黑暗中度过

持续二十年
每一晚凌晨三点之后才入睡的我
不再熬夜
因为
二十年后的我
乘搭时光机回來告诉我
五十八岁那一年
我因中风导致下半身瘫痪
余生只能在病榻上度过

持续三十年
每一天至少兩杯含糖饮料的我
不再吃糖
因为
十年后的我
乘搭时光机回來告诉我
四十八岁那一年
我因长期糖尿病导致肾衰竭
余生都要洗肾度日

如果現在还学不会如何爱自己
就让未来的你
乘搭时光机回來告诉你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日文章链接:爸爸,这个古老的传说/周嘉惠(马来西亚)

老人现象/野子(马来西亚)


人年纪大了有一个特征,就是越亲近的人越不信任,反而越没关系的人越容易相信。

所以,老人总是防着自己的孩子,好像时刻要来谋家产似的。然而,菜市场偶然遇上销售无敌治百病蜈蚣珠的陌生人,却相逢恨晚;网上遇见尼日利亚王子集资复国大业也义不容辞地掏钱相挺。

这真是很奇怪的现象。虽然不肖子可能老早已经被看穿奸计,那还说得过去,但是几十年的生活经验,为什么老来失去判断能力?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的骗局,却经常在报上见到老人家被骗得不名一文的消息。

或许,亲近的人老是在身边转,比较容易做到知人知面又知心?然而,天底下应该不是每个子女都那么阴险狡诈吧?更何况,一般老人距离澳门赌王的身家都还差得十万八千里远,一是实在没那么值得教人抛弃亲情使坏,二是自己子女难道还不清楚老爸老妈的底细吗?当然,世上丧尽天良的子也是会有的,有多少刮多少,刮到多少算多少,但应该还不至于成为普遍现象吧?

至于跳进骗子的圈套又是什么回事?根据报章上的报道,很多时候甚至不是高明的骗局,怎么就上当了呢?好比报上一再报道的蜈蚣珠骗局,怎么还是有人上当?难道现在连老人也不看报了吗?

两种老人现象或许正说明了两代人之间的鸿沟的确存在,由于超越正常逻辑,想解释都困难。既然难以解释就无谓自找麻烦了吧?接受这个事实就好,万一被冤枉成准备去谋算自己老爸老妈家产的小人,也不用太伤心。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日文字链接:长生/刘明星(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