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的书/周嘉惠(马来西亚)

对我来说,不论酸甜苦辣,记忆就是记忆。小时候是不是特别美好?其实,我不觉得如此。我的童年并没有过得很悲惨,按那物资匮乏年代的标准来看,还算得上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可是我就没有把童年记忆当成回不去的乡愁看待的习惯。

为什么这么多人会认为我是个念旧的人呢?总是对这件事很好奇。也许大家都看走眼了?也许我只是单纯念旧,却不怀旧?嗯……,这逻辑能够成立吗?偶尔在杂物中翻到陈年宝藏,顶多就跟两个女儿说一说历史掌故,然后把灰尘拍一拍,要不丢掉,要不放回原处继续积尘。家不是酒店,有点灰尘是应该的;积尘也真的没那么罪大恶极,所以我跟过去经常保持着一点藕断丝连。

那天找一本郑愁予的诗集给老大,书中夹了张二十几年前的伦敦车票。女儿大惊:“你去过英国?”“去过。”“以后带我们去。”“有机会、有钱的话,可以啊。”女儿没想要追问那张座位舒服吗?我也不觉得有必要多说。记忆就这样,一副可有可无的神气;远不及郑愁予的诗句“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来得有味道。

我觉得自己就是记忆中的过客,可能在不经意中造成过些许美丽的错误,或者一些其他形式的涟漪,随着时间的过去,一切不都恢复平静了吗?

《一觉睡到小时候》写的是作者的儿时回忆,文字很有趣,有机会不妨找来看看。如果找不到书而又住吉隆坡附近的话,也可以考虑向我借。

多灾多难的2021年就这样过去了,希望2022年会更好!祝福大家!

  • 书名:《一觉睡到小时候》
  • 作者:巩高峰
  • 出版社:安徽人民出版社
  • 出版年份:2013年1月

上一篇文章链接:当时年纪小/minoz sky(马来西亚)https://xuewenji-my.net/2021/12/30/

我看的书/周嘉惠(马来西亚)

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人推荐我看《窗边的小豆豆》,不过一直没去看,主要是因为手头上没这本书。其实,我到今天还是没有这本书,但是最近却从头到尾“听”完了《窗边的小豆豆》。

大概一年前开始用滑步机运动,基本没有偷过懒。坦白说,不偷懒主要是为了偷闲,否则永远有事等着去处理,闲不下来。运动时带上耳机,就是我的me time。有时候听课,有时候听演讲,也有时候会去听脱口秀。身体是累的,但是脑袋是轻松的。有一天YouTube推荐了《窗边的小豆豆》的有声书,既来之则安之,听吧!

不料,这本儿童故事似的书居然那么有趣!小豆豆就是作者黑柳彻子的儿时化身,故事围绕在作者二战期间上小学“巴学园”时所发生的点点滴滴。巴学园的教室都是废弃的电车车厢,而创校校长小林宗作先生实际上是日本一代教育家,有特别的教育理念。这间只有五十几名学生的学校毁于战火前维持了8年,但所有校友都一生怀念在巴学园的学校生活。

根据书中所述,在巴学园的课室里没有固定座位,学生可以凭自己的兴致决定每一天的座位。每一天第一节课,老师就把当天所有课的练习写在黑板上,然后由学生自行决定先做自己最感兴趣的练习,其他的练习只要在放学前完成就可以了。这种看视没有规律的教学方法,却是老师认识学生的兴趣、特点、个性、思考方式的好方法。

换着自己,也会怀念在这样学校的生活吧?虽然迟到很长时间,幸好最终没有错过这本感动了千万读者的书。谨将此书推荐给大家。

  • 书名:《窗边的小豆豆》
  • 作者:黑柳彻子(日本)
  • 翻译:赵玉皎
  •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 年份:2018年

上一篇文章链接:等待奇迹——华小老师的背水一战/周嘉惠(马来西亚)

我看的书/山三(马来西亚)

 喜欢看怪兽僵尸类书籍的才九岁,有天问我:“中国的神兽是什么?”我想了半天,只说了个“可能是龙?”的回答。

《山海经》是一部想象力非凡的上古百科全书,全书共十八卷,记载了四十多个邦国、五百五十座山、三百条水道、一百多个历史人物、四百多个神怪异兽等丰富内容。如果只是一堆古文,我估计兴趣乏乏,买了这本《彩图全解——山海经》就因为图文并茂,还有注释、译文,所以还是比较容易消化。至于才九岁,花了三天时间“翻”完整本书,你说他读懂没懂,他还真能跟我说几个他觉得很奇特的故事!

在此,载一段予大家共赏:

原文:又东二百里,曰太山,上多金玉、桢木。有兽焉,其状如牛而白首,一目而蛇尾,其名曰蜚,行水则竭,行草则死,见则天下大疫。…”

译文:再往东二百里有座山,名叫太山,山上有很多金和玉,还长有许多女桢树。山中有一种兽,形状似牛,脑袋是白色的,长着一只眼睛,蛇一样的尾巴,它的名字叫作蜚,他在水中行走,河水就会干涸,它在草丛中行走,草就会枯死,只要它一出现,天下就会有大的瘟疫。

书名:《彩图全解——山海经》

编者:(汉)刘向 刘歆

出版社:中国华侨出版社

年份:   2019年第2次印刷

上一篇文章链接:都是我的错/宫天闹(马来西亚)

我看的书/驴子(马来西亚)

我看过1987年香港电影《监狱风云》,看过2017年韩剧《机智牢房生活》,但还没看过讲述马来西亚监狱的电视节目。

正好网购到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的著作《加影自由刑》(Kajang Diary: A Prison Retreat),自述他于2017年9月29日被判入狱,监禁30天的牢狱日常生活。他在狱中写字、画画、阅读、记录每一餐的菜单、用吃剩的面包捏成迷你雕塑作品;有时候他与囚犯、狱卒和狱官闲聊,从他们的口中了解他们的家庭、背景、想法,以及观察加影监狱的实况。

他在加影监狱一个月,日子不长,他悠闲自在地度过。加上狱官和狱卒知道他是政治人物,不敢亏待他。他也不愿为难他们,因为他知道狱卒的工作繁重,管理监狱实际上很困难。狱官、狱卒都是低阶的公务员,政府并没有给他们良好的待遇。

30天之后,他出狱了,他在书中最后一章写道“你可以把我关进牢房、限制我公开发表言论,但不能阻止我心里诅咒贪污腐败滥权的行为。”

阅读这本书当下,思及疫情下的我们,其实与在牢房里生活多少有共同点。不过我们可是VIP级的囚犯,除了移动上比较受限,我们依然有许多选择权,选择吃什么,选择做什么,选择如何生活。我们只被要求遵守朝夕令改的SOP,做好#kitajagakita的本份。

在国盟政府模棱两可要抗疫又要救经济的决策下,最后会形成怎样的局面?姑且不谈,让时间说明一切。

书名:《加影自由刑》
作者:蔡添强
译者:李红莲
出版社:大将出版社(马来西亚)
出版年份:2018年5月初版

我看的书/周嘉惠(马来西亚)

不久前,老大告诉我,她长大后希望当个天文学家,或者去卖臭豆腐也行。要应付家中两个女儿经常的突发奇想需要非常强大的心脏,我尝试消化这个“惊喜”,不过两个选项之间的落差也未免太大了吧?一开始我怀疑这是不是一种威胁?看样子不像,她的性格据我了解没那么复杂。

两害相权之下,天文学家似乎是比较合逻辑的选择。说是出于诱导的动机也好,鼓励也罢,我决定多找一些关于天文学的书给老大看。近十几年都上网买书,早已经戒了逛书店的习惯,却恰好在此时偶然踏足书店,然后一眼看见这本天造地设的书,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书名《寻找太阳系外的行星》,作者叫莎拉·西格(Sara Seager),是一本自传。莎拉·西格不知何许人,我平日毕竟和天文学没什么交集,封面介绍作者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物理和行星科学系教授、当代天文学界25位最有影响力的人之一、麦克阿瑟基金会“天才奖”得主(虽然不认识这个基金会,但奖项感觉分量十足)、TED演讲有超过150万人浏览,看来是一号人物。

书买下了,但这是台湾版的书,老大看不懂书中的繁体字。加上担心老大自己读着读着误入歧途,下定决心长大后卖臭豆腐给住在太阳系外行星的外星人,那就更是枉费心机了。于是,决定和她一起共读。每晚在忙完各种作业之后,如果还有一些剩余时间,我们就坐下来读几段。形式就是我一个字一个字念,她一边听一边尝试认识繁体字,遇到需要解释的段落,也可以当场解决。

作者显而易见是个不折不扣的书呆子,读书、研究、教学都表现得顶呱呱,但同时也是个生活白痴。原本有丈夫麦可一手撑住的家务事,却在麦可患癌过世后阵脚大乱。设想周到的麦可留下一份三页长的“地球生存指南”清单,内含一些人的名字和电话号码,各种账单的提醒,应该做以及如何做的家务清单,购物指南等等。不过麦可在重病中列清单难免挂一漏万,譬如“地球生存指南”就没考虑到家里宠物猫过世了该怎么处理?埋葬是必须的,不过冬季里土地结冰,挖不了洞,可怎么办?结果作者决定把宠物猫的尸体包起来放进冰库,权充在春天来临之前的停尸间。这类动作完全超出我们的意料之外,爆笑之余,也让这本自传读起来分外亲切。

除了每晚的共读,我也找了作者的TED演讲视频给老大看,虽然英文程度还不足以明白演讲内容,但至少见到了作者本尊,听到了她的声音,还是让老大很满足的。书在结束前提到2017年8月的一次火箭升空,把作者团队研发的立方小卫星“阿斯忒莉亚”发射去外太空,我们也找来视频和作者相隔四年后一起感受火箭猎鹰九号升空的兴奋。

这一本近四百页厚的书,我们一共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读完。这是老大不曾有过的阅读经历,会不会对她往后的命运起什么作用尚言之过早,但总的来说感觉还不错。我们决定再接再厉,目前正读着旅游作家比尔·布莱森(Bill Bryson)的英文版欧洲游记Neither Here nor There。只能说,比尔·布莱森的英文可要比繁体字难搞多了!

书名:《寻找太阳系外的行星》

作者:(美国)莎拉·西格 Sara Seager

译者:廖建容

出版社:远见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年份:2021

我看的书/周嘉惠(马来西亚)

喜欢阅读的人都有一些共同困惑,这是局外人不懂的。

譬如,书房该不该整理?怎么整理?任凭书籍像野放的牛羊般散落四处,是不是对书籍本身最好的解放?对某些人来说,心中可能会有一个疑问:好书是不是越来越少了?这其实算不算是一种逃避阅读的借口?值得好好想一想。“书读不懂该怎么办?”、“太忙了没空读书怎么办?”、阅读“要不要背诵?”,对于这些阅读者经常面对的问题,作者都提出了他非常有趣的看法。从字里行间不难看出,作者看法的背后有着庞大的阅读经历为后盾。

唐诺原名谢材俊,曾经和朱天心、朱天文等在台湾创办文学杂志《三三集刊》。朱天文曾称他为“一个谦逊的博学者、聆听者和发想者。”

谁是朱天文、朱天心?什么是《三三集刊》?局外人不懂,大概也不想知道吧?

书名:阅读的故事

作者:唐诺

出版:九州出版社(中国)

出版日期:2020年4月

我看的书/驴子(马来西亚)

要是在几年前,这本书的书名不会吸引我去翻阅。这本书于2010年出版时,我还没有一部可以上网的手机,不懂得网购,不知道使用网络处理银行事务。书里面叙述的场景,对2010年时的我是十分陌生的。

在新冠疫情迟迟不见终点之下阅读这本书,不期然地发现,原来这本书早已预见了如今的互联网发展趋势,而且每个章节都以很贴切的标题去切入主题,譬如:“掌中Shopping Mall”讲述的是用手机物色商品(网购),“口袋里的金融街”讲述用手机处理银行和投资事务,“后SOHO时代来临”讲述用手机随时随地办公(例如在旅游时、搭地铁时、候车时),“娱乐日不落”讲述手机的娱乐功能多不胜数,可以当摄影机(每个人都可以当即时记者!)、电视机、游戏机!

2010时,我不带手机出门不当一回事;如今,手机成了我的随身物。不知不觉中,我已踏入互联网时代。尤其如今疫情下,网购成了我最深刻的体验,觉得能宅在家就能用手机购物实在是太酷了!

书名:流动的世界:奔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生活

作者:高邦仁和王煜金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0年1月初版

我看的书/周嘉惠(马来西亚)


教授说,有些书是买了放在家里供着的,不会去看。

这本《古文观止》就很有这种“供品”的气息。根据当时写下的日期,书是1992年8月3号买的。也不是从来没去翻过,但就是不曾静下来好好从头到尾一口气读完。书最初是由清朝的吴楚材、吴调侯叔侄编选而成,包含了222篇文言散文作品,原本目的是提供给私塾学生使用的课本。

最近为了学文言文的原因,让这本书有幸“重见天日”。文言文怎么学?从来没听人说过,所以实际上也从来不知道该怎么去学。不久前无意中从视频听到台湾的严定暹老师提及文言文的学法:从《古文观止》随便翻出十五篇文章背下来即可。

虽然距离上一次背书已经有很长的日子,但既然现下有高人指路,但试无妨。于是把这个背书的活动当成读书会的一部分,把大家都拖下水,希望借同侪压力逼自己达成目标。

我们第一篇背欧阳修的《纵囚论》,有兴趣也一起试试看?

书名:《新译古文观止》
注译:谢冰莹、邱燮友、左松超、应裕康、黄俊郎、傅武康
出版:三民书局(台湾)
出版日期:1987年7月初版

我看的书/周嘉惠(马来西亚)


这是一本吸引我一口气读完的书。

书的内容可以用两句话来总结:1)天才是不存在的。2)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潜力,透过刻意训练(deliberate practice),可以让人类的身体和大脑的适应能力帮助我们提升自己的能力。

阅读的过程中一直半信半疑,心中一直在问:真的吗?作者提出一个例子:研究人员用每周三次,每次30分钟的特别训练,三个月后原本需要戴老花眼镜的人可以不戴眼镜读报了。造成老花的原因是眼睛的晶体失去伸缩性,导致难以聚焦来看微小的细节。经过刻意训练后,眼睛本身并没有起了变化,晶体依然缺乏伸缩性,可是大脑提升了适应能力,使得在视觉信号不好的情况下依然可以处理信号,进而看清细节。

这似乎违反了我们的“常识”。虽然书中介绍作者是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心理学教授,还附有照片,但还是满腹狐疑:作者是骗子吗?

上网查了一下,原来作者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已开始出版相同理论的书,三十年来出版了至少有五本。骗子不是这样的吧?

“如何从新手到大师”的副题是中文版加上去的,英文版并没有这样吹牛。作者强调的是每个人都可以发挥潜能,提升自己,使得人生充满各种可能,但没有提到成为“大师”。

在此且根据我个人对本书的理解,尝试用最简单的文字来说明刻意练习的方法:
1.首先确定应当要学会什么。目标应该是技能,而不是知识。以数学为例,学生的目标应该是学会处理应用问题(现在的小学课本称为‘解决问题’),而不是加减乘除。你学会处理应用问题(技能),自然会加减乘除(知识),反之则未必。
2.参考在该领域杰出人物的学习思考模式。作者称之为“心理表征”(mental representations)。
3.创建自己的心理表征,并经过不断试验、失败、获得反馈(一般情况下由教师、教练、同侪提供)、修正、再试验的循环来达到目标。

根据作者的研究所得,每个人都有提升的潜力,而且年龄并不会导致身体和大脑的适应能力的完全僵化。只要有决心、毅力和正确的方法,任何人都可以在任何方面提升,这是作者希望带给读者的讯息。

书名:刻意练习
作者:(美国)安德斯·埃利克森、罗伯特·普尔
译者:王正林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中国)
出版年份:2020年

我看的书/伍家良(马来西亚)

dav


夏日炎炎,难得静下心来收拾书橱,却正好翻到了思果老师的几本著作。今天且谈谈老师的《翻译研究》这本书。

思果,本名蔡濯堂(1918年6月10日-2004年6月8日),散文家,也是翻译家。曾任香港《读者文摘》中文版编辑,并在中文大学翻译中心任研究员,教授高级翻译课程。老师主张译文一定要像中文,译文保留了原文之原义与风格之馀,还得是纯粹精妙的中文,流畅通达,宛如一篇创作。

本书罗列了各种英文中译的毛病,西化中文“畸形欧化的种种病态”(余光中语,详见<变通的艺术——思果著《翻译研究》读后)的例子比比皆是。这些毛病,其实不只是促成了无数的劣译,还影响、甚至破坏了中文的生态。

所谓“纯净的中文”,固然难以界定。诚如思果老师所言:“我改今天的中文用的是二三十年前的中文。所以别人很可以批评我不彻底,不合理,过于守旧。因为到了二三十年后,今天的中文极可能就是标准的中文。”(详见《中国的中文》一文)可是,“毛病总是毛病”,热爱中文的人总不忍心看着欧化中文到处张牙舞爪。

“‘进行’了三个月‘高度’的关心”,“让我跟你们‘分享’一个‘悲惨性’很强的故事”;这些“中文”,该怎么办呢?虽然有些人认为,文字是进化的,该当不断地注入新的元素;可是中文本来就有的“表达意思的方法、字眼、句法”,为何弃而不用呢?当然,青菜萝卜,各有所好,勉强不来。

喜欢翻译的朋友,不妨多看看这本书;关心中文、喜爱创作的朋友,也不妨参阅思果老师的心得。

书名:《翻译研究》
作者:思果
出版社:大地出版社(台湾)
出版年份:2009年(十四版四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