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土生土长的大马人愿望》/徐嘉亮(马来西亚)


致我国的希盟领袖:

自从509大选后,身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大马人民,引颈长盼地期待新上任的希盟政府能够让国家焕然一新。半年过去了,虽然新上任的部长们常把“国政做了逾六十年,给我们多点时间”挂在嘴边,或是常把矛头指向前政府,大家也慢慢地认清了事实。无可否认,希盟还是做了数项值得人民称许的改革。但是,许多新领袖也说了“不知所谓”的言论。首先,九十三岁回锅的首相就率先表明了竞选宣言只是指引,不是圣经!他老人家那套“扶弱政策没必要停下来,我们必须扶助马来人,让他们富有起来”依然风行天下。他还重申数百万华人移民是因为能找到更好的工作,况且他也欢迎他们出走。再来的就是不务正业的教育部长,放着教育改革的大业不干,倒是忙着黑鞋、鞋袜,及当上国际伊斯兰大学(IIUM)主席(注:在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公开劝告下,教育部长马智礼确认将会在11月尾辞去国际伊斯兰大学主席一职。)另一个经典人物则是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西维尔。一个认为马来西亚的自来水可以安全直接饮用,却给卫生部副部长打脸的高级小丑。他还表示使用山埃采金不会影响空气素质,也不会影响周边(居民)的健康。最近,被认为年轻有为的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也随着种族主义高举的巫统及伊斯兰党起舞,坚决表明将会拒绝《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因为这项公约涉嫌抵触联邦宪法第153条例,即侵犯马来人特权。这一切都证明了什么?当年所提的大马口号,Malaysia BOLEH;还是Bo Liao???是否我们太蠢,蠢得去相信所谓的“一个大马的新希望”;还是我们对希盟政府抱着太大的奢想!?

对于生于斯,长于斯,也将会死于斯的我们来说,马来西亚是个得天独厚的美丽国家,只可惜大部分领导人都是些自私自利,缺乏远见的不入流人物!为何我这么说?且听我一一道来。

教育是一个国家的资本。在我国已独立了五十四年的今天,一视同仁的公平政策从未出现在我国的华小与淡小。当国小生嫌课室内的空调太冷时,华小的上上下下却愁着未能缴交电费而被断电的困境;当国小烦着如何处理多余的新桌椅,华小却得到处筹款或办十大义演来维持学校的硬体设备;当国小教师过剩时,华小的临教课题依然上演!或许我们会问:“为何中东的中学生可进入本地大学,偏偏土生土长的独中生却望门兴叹呢?”当我们争辩着预科班生与中六生的不公平之处时,可否有领袖曾深入地探讨大学生的素质呢?根据《2019年经济展望报告》指出,土著大学生在毕业后,很难找到工作,失业率甚至还高于与他们同龄,但没有接受高等教育的同胞。当中的原因竟然是他们所拥有的技能,无法符合市场所需!这难道不是扶助政策所带来的后遗症吗?

在发展经济方面,首相依然延用他那一套,“继续落实土著持30%股权目标,并扩大土著参与经济的评估标准至金融及非金融资产”。此外,在群众的反对声下,他一意孤行地要推行“第三国产车”,甚至要再建“弯桥”。停止了中资几项大型基建计划后,中国“十。一”黄金周到来我国的中国旅客锐减30-35%!我国的旅游部采取了什么相应的措施吗?在美中贸易战已开打的时刻,我国如何确保能安全过度呢?胡乱投资,毫无目标的国家政策,比贪污腐败更快地让马来西亚经济崩溃!

在《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课题中,首相署部长(国家团结及社会和谐)瓦达姆迪在国会遭巫统及伊党国会议员怒斥“种族主义”及“滚回印度”?!财政部长林冠英则变成了太极高手,表示了ICERD的课题,一切交给首相处理。马哈迪首相大人却认为签ICERD须达修宪门槛,所以这“几乎不可能”。这一切,都让我们看在眼里,寒了心底。

各位“高高在上”的领袖,要得到我们手中的一票,并不需要喊什么响亮的口号,也不须高调问政,更不必整天耍嘴皮子,打“口水战”!我们要的只是八个字:“公平,公义,透明,廉洁”。正如温家宝总理的一番话:“要做大事,不要做大官!一个人不管从事任何职业,只要他一生为人民做好事,人民就会永远纪念他。一个人的职务再高,如果不为人民办事,他终究会被人民唾弃。”这简单不变的道理,你们晓得了吗?

一个不愿看见马来亚半岛快变“全倒”的爱国者 谨上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中年转道的勇气》/徐嘉亮(马来西亚)


昨日,难得有机会和母亲在厨房里小歇,谈着……谈着……也就聊到了小弟最近换了工作跑道一事。家慈是一名华文小学老师,鞠躬尽瘁地奉上了四十年的美好年华,如今早已退出教育界,退休在家当个“煮妇”。她细数某些当年的校长,为了多赚些“额外收入”,强逼老师们推销一些已发黄的作业给学生。生性耿直的她,一言不发,月尾的时候,全部悉数退还给书商。当然,校长可是记恨在心上,把母亲所有的升迁机会都堵死了。后期时,另外一位原是她同事,后来步步高升的校长,则为了自个儿在政府医院看病的方便,命令母亲给一位护士家长特权。当然,她又是和校长大人杠上了。这无数的打压,家慈却为了养家糊口,忍气吞声地向这些校长“苦头道歉”,行动却维持和大原则一致。除了工作上的为难和打压,校长们也拿她没辙。说着……说着……扯上了曾经和我一起在某间私立大学任教的一位女同学所说的:“阿姨,我和嘉亮不一样。为了供房、供车子,我只得顺着上司的指示去做。”谈话间,她表达了对我在快迈入四十岁的年头,竟然辞职的疑惑?

小弟只好耐心地告诉母亲大人,我的离职主要是大学学院的高层强逼讲师们做许多违背教育理念及道德的事情。首先,院长下来一道命令,逼迫讲师必须向学生推销3+0的美国文凭。何谓3+0呢?那就是学生从未踏入美国国土一步,也从未被美国的讲师教导,所有的教材、考试、教学都来自学院原有的讲师。更气人的是,本地讲师也从未被那间美国大学训练,甚至所颁文凭内的课程也不在那间大学的课程架构内。那么想“自欺,欺人”的学生和家长们却愿意付上十二千令吉,“买”多一张相同课程的文凭。第二,讲师必须让80个百分比以上的学生考试及格和20个百分比的学生在累计平均绩点(CGPA)考得满分。第三,几乎所有的实验室都没有安全逃生门。院长的指示是如果有意外发生,从窗口跳出去吧!(以上的跳窗论,适用于从底层到三楼的全体师生。)第四,微生物实验室所留下的带病原细菌(Pathogen),经过处理后,直接丢进普罗大众的垃圾桶内。(正确的处理方式是必须由卫生部所认可的回收商来收集这一类的生物危害废料, Biohazard Waste。)第五,在没有任何安全保护措施及设备下,进行有关氰化物及纳米碳的化学研究。总而言之,一摞摞的伤天害理之事,数之不尽。

各位看官,面对人生的分岔路,要做出一个正确决定的勇气,其实取决于真理和自个儿的良心。您说呢?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生活中的良师—— 吃苦》/徐嘉亮(马来西亚)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句华人社会的老生常谈,在今日新新人类的耳中,却是多么的不中听。对于小弟来说,这句话则有如醍醐灌顶,字字点滴在心头。小时候的我,也常埋怨家里贫穷;看见隔壁家孩子所有的、吃的,眼里“馋”得冒出火光。没钱,怎么办?于是,我学会制造一些小玩意儿,如风筝、小木枪、喷射筒等来卖,挣几个小钱。当然,过年过节,我们就会到隔壁家去帮忙做粗叶粄、糯米糍、红龟糕等传统糕点。除了免费吃,我们每个小孩都会收到一个小红包。有了这些钱,我就开始想办法去做些小生意。第一步,我向卖鱼店买了一批热带鱼的鱼苗,把它们养大后,再以高价卖给村里的孩子。早期的我,因为不懂得饲养热带鱼的窍门,亏损了不少血汗钱。为了解决问题,我傻傻地站在书展中数日,把书上所教的,一骨碌地挤进小脑袋。无形中,小一的我就懂得用石蕊试纸量水的酸碱值,也学会利用伯努利原理(Bernoulli’s principle)让水流动,增加水中的氧气,以提升“血鹦鹉”的存活率(这一切只因小弟没钱买打气机)。小三的时候,我发现过年期间挥春比赛的奖金相当丰厚(唉,其实冠军也只是区区的三十令吉,最高的也不过是五十令吉)。结果,我每天一大早到了学校,就到学校的书法练习班报到。在温玉英老师的监督与指导下,小弟也曾获得一些奖金,改善了生活的一些拮据。长大后,看见孔子告诉他学生的对话:“太宰知我乎?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我才恍然大悟。小时候的生活逆境,无形中让我学会了许多课本上所不能得到的知识。

早期有一部相当火红的香港连续剧 -《溏心风暴之家好月圆》里头的女主角有句口头禅:“要割禾,必须先弯腰。”这句话正正反映了今天的华人家庭只因日子过得好了,为了不让孩子吃上所谓的“当年苦头”,拼命地满足孩子们一切物质上的要求。唉……岂不知这种溺爱的方法,却恰恰夺走了孩子们学习如何面对生活困境的机会,也让他们失去了在困难中站起来的能力。在某个家庭新春聚会中,我提出了此观点,舅舅们都点头认同,觉得犹太人也会选择让孩童吃些苦头。突然间,大表嫂说了一句:“You all are typical Chinese thinking.”

亲爱的看官,您的看法呢?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追剧随笔》/徐嘉亮(马来西亚)


一谈起追剧,顿时把小弟拉回童年时光。当年只要此音乐一响起,“情场中,几多高手,用爱将心去偷……”,我和妹妹定会跑到隔壁家的栏杆外,隔着三十尺的距离,一睹为快。(依稀记得〈千王之王〉是在1987年,国营电台TV2所播放的首部香港电视剧。第二部应该就是〈上海滩〉。)当年的罗四海(〈千王之王〉),许文强(〈上海滩〉)等剧中人物都成了小孩们争相模仿的对象。后来,邻居买了一架录像机,租借了一套由六小龄童所主演的《西游记》。这可让我感到气馁了。为何?邻居一个晚上追了好几集,我只看了第一集,就被母亲大人“鸣金”急召回家。第二天,他们早已不知看到了第几集?唉!一气之下,我不看了。回到家中,把母亲的书柜翻找了一遍。哈!竟然给我找出一套由香港广智书局出版的《西游记》。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把这三本半文言,半白话的故事啃上了逾二十遍。从一年级的年头,看到了二年级的下半年。为何记忆犹新?只因日夜废寝忘食地看,家里看,学校看,我把课业都丢到一边去了。结果,这种追书方式,让我被母亲在学校狠狠地打了一顿。今天想起,不知是否当年的家境贫穷,让小弟因祸得福,爱上了阅读。

六年级后,我和一班朋友租了许多武侠小说来看。金庸、古龙、卧龙生、温瑞安、梁羽生等大师,我们都一睹为快。为了省钱,我们合租,结果也让小弟练就了一天“吞”两套武侠小说的能力。工作后,我从网络上看了几集由TVB或是中国电视台所制作的武侠连续剧,觉得味如嚼蜡,完全失去了书中的意境,便不再追了。特别是当年TVB重金制作的《寻秦记》,更是令小弟失望至极。

今天的我,鲜少追剧。只因追剧让人花费大量时间,更让原著失去了原味。最近,小弟反而对马来西亚上演着的“改朝换代”大剧兴趣盎然,每晚都追踪新闻的更新。看官们,您呢?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从养宠物中所领悟到的育儿之道》/徐嘉亮(马来西亚)


我家小妹的儿子快七个月大了。这个时候的小瓜最“好玩”。刚开始学爬,屁股常拱起来,嘴里则咿咿呀呀地学牙语,有趣极了。套用小妹的一句话,我这个胖嘟嘟的外甥可是她的“高级宠物”。仔细一想,小弟毕竟也从养宠物的过程中,领悟了一些育儿之道。看官们,且听小弟一一道来。

小时候,小弟爱上了养热带鱼。从“基础班”的孔雀鱼、剑尾鱼,到“中级班”的神仙鱼、打架鱼、莫莉鱼,以至“高级班”的血鹦鹉、狮子头、七彩罗汉,全部一律没用打气机。这可能吗?答案是绝对可以办到,唯一的条件是必须从刚出世的小鱼做起。小弟准备了五寸高的箱子,水里放了许多水草,让水中的氧气较充足。这种方法养大的小鱼特别健康,抗病能力也比较高。这让我想起犹太人的一句话:“要孩子日后成功,就必须让他们自小吃点苦头。”同样的,华人也有一些俗语,如:“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或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等等。今天的孩子,出入有汽车代步,家中一切事物由“Kakak”(佣人)打理,睡觉要空调,读书要补习老师从旁“协助”。试问,我们的下一代还能有怎样的竞争能力?他们能否承受生活的无常和打击?

此外,小弟也曾看着邻居训练猎狗打山猪。他们的制度可是赏罚分明,特别是猎狗做对了,未必每次都会得到奖励性的肉骨头。好奇的我,当然打烂砂锅问到底啦!邻居答道:“如果每次做对了,你都喂它,久而久之,它就会有奖励才做,那岂不是坏事了?”哎呀,这可真的是至理名言啊!孩子帮忙做家务,你用物质稿赏他;孩子考试得了高分,你用旅行奖励他。慢慢地,孩子们就会为了物质上的享受而读书,甚至是只为了考高分而走捷径。如果有一天,没奖励了,他就什么都不做了。这岂不是弄巧反拙!

当然,小弟学到最重要的一课就是因材施教!什么?养宠物也能因材施教?让我来给各位讲个活生生的例子。首先,家严是一个喜鹊迷。家里养着东、南、西、北宫,(喜鹊)真正的正宫(家慈)却鲜少理会(嘻,家母因此对这些鸟恨得牙痒痒的……)。有一次,家父捉了一窝三子。哇!三只鸟都是属于大种的,这对于养鸟之人可是可遇不可求的事。哦,忘了告诉各位,雄喜鹊在发春时,常会高歌引对手打架;人类籍此特性而让两只雄喜鹊打架,然后赌博下注。每年的年初二,还会选出一年一度的鸟王呢!话说回头,父亲养的三只大种喜鹊,其中两只就像天生的武林高手,剩下的一只却是只会唱歌,不会打架的“歌王”。因此,父亲也无可奈何,任由它唱歌至寿终正寝。可是今天的家长们却鬼迷心窍似地,一窝蜂要孩子们念大学,甚至是硕士、博士,完全忽略了孩子们的长处。有些孩子从小的手艺高超,喜欢剪发、画漫画、烹饪等才艺,偏偏家长无视于其长,逼他们一定要进入象牙塔内考取一张文凭。理由就是这都为了你好,有了一纸文凭,以后生活才会有保障。各位,有些孩子就此一生庸庸碌碌,郁郁寡欢至死。更有甚之,今天大部分的孩子根本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因为一切都是被家长安排好的。他们早上起来就往学校冲,放学后则涌向安亲班,晚上还得上补习班,过后已是在回家的路途中累得睡着了。有几位学生还告诉我,他们所有的早餐、午餐、晚餐都在车上解决呢!周末?各种各样的才艺班、脑力训练增强班在等着他们啊!那么,他们唯一的寄托竟然是智能手机内的游戏和社交网站。如果有机会,您问他们长大以后要做什么,答案十之八九是赚大钱和享受生活……这般训练与教育,肯定会出现在他们的下一代,可真是恶性循环啊!

各位,看到这里,您是否对我们的下一代充满着希望?放手吧!让孩子们开心地发展他们的专长,还他们一片自由及欢乐的天空。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儿子,女儿都一样?!》/徐嘉亮(马来西亚)


太太从小就由她外公、外婆养大,感情十分要好。她也十分争气,自小成绩不错,靠着一份高等教育贷学金,考获电脑软件编写学士,如今在银行工作。以往,我们常常带着孩子,驾两个小时的车程,回乡探望两位老人家。一家和睦融融,就是一种幸福。

内子的外公是一位十分勤奋,兼有生意头脑的老人家。他年轻时,刻苦耐劳,把辛苦赚来的血汗钱,买下了几十亩橡胶园。他生了十二个孩子,五男七女。哈!聪明的看官们,写到这里,才是剧情的开始。

一个传统的福建家庭,外公根深蒂固地认为应该把家产分一半给长子,其余的让余下的四子平分,女儿们则得到几千元安慰奖。哇!不得了!一场“龙争虎斗”就此拉开帷幕。首先,外公一次小中风,躺在病床上,任人摆布。有一次,刚好只有我在他床边,于是服侍他小便的当然是我咯。当我拿着尿罐去倒尿之时,看见他小女儿原来坐在门口,却动也不动。“阿亮,这些工什么时候轮到你这外孙婿来做?想分一份,尾指都够不上!”这时,我太太刚好进来,接口道:“小姨,你快快去倒尿,待会儿可以分得大份点儿的。”她才悻悻然地闭口。这场小中风,让外公害怕自己死后孩子们会争家产,而导致家庭四分五裂,于是提早分给了大舅。同时,他也立下了遗嘱。几个月后,老人家身体刚恢复,就前往自己的油棕园巡视(改种油棕树了)。怎知,他竟然被人赶了出去!原来大儿子左手继承,转眼间,右手就把那四十亩地卖出去了。当时,他气得差点二再度中风!

这时候,怨言四起……女儿们都觉得很不公平,觉得父亲老糊涂了,不中用了。还记得小弟的岳母埋怨:“你阿公吃到这么老,也是很难搞……”我听了,顿时火冒三丈,马上接口说:“妈,您老了,我们很乐意奉养你的。”一个大家庭的乌烟瘴气,让我太太的心理也生病了。我告诉她,外公把你们三姐妹养大,功德无量啊!他老人家的钱要分给谁,是他的自由啊!

不久后,外婆因为长期骨质稀松,压着中杻神经线,不但行动不便,而且非常疼痛。看了好几位骨科专科,最后辜医生替她打了一系列的鲑鱼降钙素(Salmon Calcitonin),情况好转了,她也可以下床行走了。就在大家欣喜万分,松了一口气之时;她的脊椎爆裂,情况急转而下。为什么?她的那个杀千刀的大儿子带她去神庙擦骨,活生生地把脊椎骨擦裂了。自此事情,他一家人影消失。这时,与太太一起长大的表妹毅然辞去工作,照顾外婆。熬了十个月的无时无刻疼痛,外婆在后期更是被人“踢来踢去”,在老人疗养院肺衰竭,伤心离开人间。这时,大媳妇才来上演“大哭大叫”的把戏,然后不停地追问外婆是否有留下什么金饰给她?

几年后,年迈的外公染上了尿道癌,痛苦万分。他最疼爱的二儿子是名“半路出家”的中医师,竟然主张让父亲就此痛死,不必医治。在询问了三名泌尿科专科医生的意见后,我们决定动手术移除癌细胞。手术后,外公恢复良好,住在三姨家静心疗养。在三姨悉心照料下,外公慢慢地可以行走了。这时,他的二儿子及小儿子带他回老家住几天。老人家的脚有个小伤口,结果就在回老家的第二天,他发烧了。我们要带外公去看病,相信打一支抗生素应该会无大碍。他的两个宝贝儿子满口答应,他们会负责带父亲去看病。谁知,就在第三天傍晚,传来了老人家与世常辞的噩耗。办丧礼时,他们俩“给鬼迷”似地说出当天两兄弟推来推去,不愿带老人家去看病,甚至觉得父亲已经活够了!

各位,看到这里,您心寒吗?唉!就在尸骨未寒之际,大儿子威胁四弟要把父亲赖以为生的最后一亩油棕园的收益与他平分。四舅认为油棕是他耕种的,凭什么要分一半出去。最后,他耐不住大舅的疲劳轰炸,一气之下,把油棕树全给毒死了……

总而言之,生儿生女都一样,最重要的就是自小要孩子知道何谓孝顺,并且要以身作则,孝亲敬老。留下家财万贯给下一代,不如把全部钱捐给有需要的人。切记啊……切记……

摄影:Nick Wu(台湾)

《另一种人生》/徐嘉亮(马来西亚)


A = 笔者; B = 亲戚或朋友

A: 阿仪,吃饭咯。
B: 慢着…… 先别动。让我先拍张照,上传至脸书。
A: 哦!以前吃饭,让长辈先吃;如今,让手提先吃。

X X X X

B: 嘉亮,为什么你还用石器时代的诺基亚?难道你没有脸书,没有Whatsapp?我们要怎样联络你呢?
A: 首先,我这台手机有一个“特异功能”,越跌,收到的讯息越清楚。第二,我有一张脸,还有许多书,就是没有一本叫脸书。要联络我,可不容易,给我拨个电话,或传送个短讯就行啦!

X X X X

B: Kah Leong, 买一台智能手机啦。你要和我们做生意,一定要加入我们的群组,与我们多多交流嘛!现在一台智能手机很便宜,如果你负担不起,我买给你咯。
A: 哦…… 谢谢,谢谢。如果我们做成生意伙伴,我一定马上买。(心想:我的生命如此短暂,把时间消耗在群组中的‘是是非非’,真的是负担不起。)

X X X X

B: Dr. Chee, 我们刚开了一个Whatsapp群组,请你也加入,以便我们可以讨论工作上的事情。
A: 哦,我的手机并不smart。有什么事,请通过电邮让我知道。如果紧急,务必给我拨个电话。谢谢。

X X X X

B: 阿亮,现在人手至少一台智能手机,你没有,工作上没有问题吗?
A: 妈,虽然智能手机能给我带来生活上的一点便利,可是它却会夺走了我许多宝贵的清静时间与空间。
B: 时间都是由你控制的啊!
A: 妈,人在“网络”,身不由己啊!打个例子,您媳妇儿常给我送照片,我能不看吗?我能不回吗?上司将工作上的任务,全天候传送,我看了后,能置之不理吗?

X X X X

各位看官们,您说呢?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