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业何时开始?/陈保伶(马来西亚)


有人说人生中不应该只做一个工作,应该在本行外培养个兴趣,花点心思和研究。这兴趣或许可变成个副业,副业若有了点成绩或许有机会成为正业。听起来有点道理,挺有意思。

我绝对认同人必须要有自己的兴趣,总不能朝九晚五上班下班,然后像丧尸一样的对着电视机或手机,闭眼睡觉醒来又重复同样的东西。阅读、种花、电子、烹饪、修理、运动、美容、养宠物等,总有一个是兴趣。我身边也有一些朋友喜欢烘焙,平时都会给同事下订单,卖点曲奇饼干来赚些零用钱,过年过节时赚更多。也有几位朋友喜欢健身,下班了都会到健身室去教课。虽然副业不比正业赚得多,但他们都很开心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总之副业没耽误正业的运作就行了。

至于副业是否能发展为正业,或许可以,但自己必须清楚副业的发展潜能,不能轻易把正业辞了直接把副业转当正业。在未做此决定时,应该先了解自己的经济状况,问问自己如果未来的六个月里都是零收入,自己还能生存吗?

以目前的经济情况而言,能有份正业应该算是件庆幸的事。许多人并不是在这个时候找副业,而是挣扎着找正业。也有一些人不幸的遭减薪,也不知道接下来如何去应付生活的财务负担。

在这恶劣的环境下,如果目前的工资满足不了你的生活需求,那你就可以考虑做一个副业了。至于该做什么副业,总之不是伤天害理,违背良心的事,能养活自己和家人的就行!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上一日文章链接:援交/何奚(马来西亚)

妄想的梦想/陈保伶(马来西亚)


行动管制至今已将近一个月了。第一个星期很多人还不知道什么为行动管制,或者还轻视冠病的存在。自以为健康一族仍然不顾管制到公园跑步,习惯一家大小出街的仍驾车到处购物,当然还有一群人当做假期回乡度假。政府知其不妙就加以严厉管制,这次出动了军队和再次调制细节,从商业营业时间至严厉管制路上的车流量,这次人民终于感觉到情况是真的严重了。

冠病数量没下降而每天都保持着过百新确诊的数量,可是某些部长已迫不急待想巩固自己的地位,什么喝温水,什么带领队员出街消毒,再什么扮多啦A梦等的笑话陆续登场。这时快被宅疯在家的市民在网络开始不可收拾的舌战,你一句,我一句……也渐渐忘了到底要骂啥?媒体当然喜逐颜开,终于可以提高读者人数,再加把劲炒些新闻吧!网民看了新闻标题而还没点击阅读全文就发表自己的意见,总之就是先按按键盘发论再想其次吧!这些戏剧性行为当然无助降低冠病的数据。

接着仍然还有一部分人群照样聚会、遛狗、逛街等。政府终于动用“谈钱伤感情”这招了,凡触犯行动管制条例的一律罚1千元,没得商量。当政府忙着控制瘟疫时,当然也有一群人民已直接被行动管制结结实实地打击了他们的生活,他们就是领日薪或低收入的一群。当他们在苦恼着三餐,有一些非政府组织挺身而出带动群众去救济这一群人士时却遭到网民的恶评。这些恶评当然是指这些非政府组织不跟从行动管制令或没把卫生措施做好。就这样网络舌战没完没了,何为? 人家还是没饭吃啊!

这时动物园提出求救资金来保住动物的食糧,奇怪的是又有酸民说自己都没饭吃了,还保动物? 除了会埋怨却不给实际的提议,那和放屁有什么分别?除了臭就没其他意义了!接着某个部长想弥补过失就发言关于家暴问题,无奈自己有前科,媒体当然接着炒作。果然她又一度成名,引来了许多不满和恶骂,这也证明了我国有很多不读内容只读标题的一族,盲目相信媒体的炒作。这次,她是无辜的,但相信她无辜的人极少。

当前一堆问题还未解决,又一个高人出来说剪发有助健康之说……好累啊!这位仁兄,你可以迟点才出场吗?

其实如果每个曾出国或与患病者接触过的人能坦然告知医院或能纪律地自我隔离,病情应该不会严重恶化。要是疫情和政治不要扯上关系,人民应该会更注重卫生和自我责任。假如人民长点智慧,理性面对所谓炒作的新闻就不会有那么多无谓的骂战,和帮不到控制疫情的行为。

好了,写了一大堆牢骚,好像也得罪一些人。在此本人只是想说原来世界和平这梦想看起来好像一个妄想的梦想。但最重要的是4月28号之后到底是个妄想的日子,还是一个你我都不敢想象的日子?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原谅你这笨蛋吗?/陈保伶(马来西亚)


全世超越十万宗的疫情,遍布几乎120个国家,4千多宗死亡记录,你竟然还忙着其他事?聚会、血拼、游玩一切如常。

短短两三天已飚到149宗单,60%疫情都是在雪州,你竟然还有心情去逛街?什么货仓清货,什么演唱会,什么新产品媒体聚会你还无防卫之心去出席?为了成网红吗?还是真的以为自己都是幸运宝宝,新冠病毒不会找上门?

世界卫生组织已表态说新冠病毒在越来越多的国家蔓延,病毒全球大流行的威胁已变得非常现实,不分种族,不分宗教。世卫组织还呼吁各国面对疫情不要放松措施。

基本卫生意识每个人都应该有。多注意卫生,多洗手。避免多人聚会,不要置若罔闻的马照跑,舞照跳心态。保护自己就是保护家人,这时候不要天真的出国游玩,没人会赞同你面子书上游玩的照片,而且我肯定你回国后没有朋友肯与你见面。这时候不要炫耀你在什么国家游玩了,这只有令人讨厌和担忧。

公民责任人人必须懂也必须执行。病了就去求医,不要做英雄照样上班,没人同情反而害怕你这瘟神!国外游玩回来就自己乖乖自我隔离,不要以为自己真的一世幸运。少许感冒就戴好口罩,不要惹人提心吊胆。至于屁股痒想出去逛街聚会的一族,我奉劝你找个生存的意义吧!这年代的聚会也不一定要面对面了吧?如果呆在家真的令你浑身不舒服,那你直接去双溪毛糯医院寻找刺激吧!

更糟的是当我们还在担心病新冠毒毒,你却忙着算着GST。我们还担心着社会安全,你已经要向社会取钱。

如果你连基本的公民责任也不会,我能原谅你吗?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都2020了,还学不会?/陈保伶(马来西亚)


以礼待人这美德不是新东西,也不是个复杂的道理。几千年前人类已提倡互相尊重的观念,如果每个人都把它当着是个习惯,这社会不会那么乱七八糟。

我不喜欢迟到,每次约会我总会早点出门以应付无法预料的意外。让人等我,我会浑身不舒服,感觉亏欠许多。等人还无所谓,只会羡慕对方到底如何护肤才能把自己的脸皮长得那么厚。刻意迟到以抬高自己身份的人比厚脸皮更糟,这种人应该回去森林当森林之王。

如果我是第一个踏入电梯时,我会按着电梯开门钮好让其他人都可以安全进入电梯。第一个冲进电梯然后低头玩手机,无视其他人被电梯门像三文治一样的夹着,这是什么心态?

排队这东西真是个老掉牙的东西,可是还是有人装看不见,装不知道的插队。急?只有你一个人急?你的时间珍贵,别人的都无所谓?这种人比微生物更低级,不配讨论。

口能吐玫瑰,也能吐蒺藜。这年代要骂人不必面对面,键盘打几个字留言就可以了。网上霸凌已是司空见惯,互不认识也可以骂个饱。对与错也无所谓,先侮辱了再讥笑,讥笑了再骂,骂了再诅咒,反正就是爽,鬼还理什么尊重?对于网上恶言相骂的人,我只可怜你父母。

2020了,怎么感觉文明离我们更远了一点?我并不希望每个人都像日本人般90度的弯腰鞠躬,但起码人类互相尊重的基本条件应该要具备吧?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打工一族的日记/陈保伶(马来西亚)


吃了一顿喜欢的晚餐,冲了一个热水澡,懒懒的躺在沙发上,开着缓慢的音乐,手中握着一杯红酒。在甘美醇厚的酒香中,心境趋于平和,舒服啊!轻轻摇晃高脚玻璃杯中的浅玫瑰色液汁,醇香扑鼻,轻抿一口令人回味。忙碌一天后的解脱就是可以这么简单。喝了几杯,似醉非醉就是入眠佳时,一觉天亮。睁开眼睛晨光熹微,隐约听见鸟儿轻鸣,美好的一天又开始!

喝了一杯暖暖的咖啡,吃了早餐和换上满意的衣服,又是出门上班再次冲击的一天。车子一驾出门不久,那长龙的交通又再次考验自己的忍耐功夫。塞着塞着,终于到了收费站,排着队给钱…怎么给了几十年的收费还是没完没了?终于轮到我,滴滴!从以前一块钱到现在双倍的收费,无奈的还是照付。什么?给了钱还要塞四十分钟才到公司?

到了公司,才刚想坐下来,对面同事已迫不及待走过来急着要讨论待会儿会议内容。又是那些明争暗斗老掉牙的东西,再不就是港剧《宫心计》的复活版,不能不听和置身事外,毕竟大家都在同一组。说了大半天就是想证明自己没错,工作重点有没有做到却是其次。开了半天会议,说了又说,改了又改,但却迟迟不行动,毫无意义。说啊说啊…又是午饭时间!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去把肚子填饱。

车主兜了几圈还是找不到泊车位,急死了!午饭时间都过了25分钟,剩下的35分钟就加速把午餐吃完,即是这样就不能点汤了,反正太烫也不能在短时间里吃完。经济杂饭吧!什么?两菜一肉竟然9块钱?比起一碗面好像不是太经济…算了!吃了再说!饭还没扒完,身后已站了几个陌生人等位子。这时又得耍出失传的口吞长剑功夫,一口气把整碟饭吞入肚子里好让位子给站在后面的人。

又极速的赶回公司打卡, 幸亏老板还未回来。又刚想坐下来,同事又过来继续商讨早上的会议记录。滴答滴答,下午4点,看看邮箱竟然有过百个电子邮件。超无聊的,一半都是cc但目的不清楚。边读邮件边回复…这样又6点了。快!快把东西收拾赶下班,要不然那可怕的交通又不知道会塞多久了!最终…怎么可能不会卡在交通阻塞里呢?除非我有多啦a梦的竹蜻蜓!

又这样塞着回家,给过路费但车子行不通… 路途打包了喜欢的椰桨饭还加了炸鸡。一个半小时后终于到家,太阳早已下班,天黑了。把饭放入微波炉加热,肚子响个不停…吃饱了,洗个热水澡吧!又是时候解脱了!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10月31号贴文二之一:外语母语傻傻分不清楚/陈保伶(马来西亚)


生长在马来西亚,如果就读华小就必须学中文、马来文和英文。在学校与同学沟通都是以中文为主,除了语言科之外,其他课本用的都是中文。小时候以为中文是母语,直到父亲把我送去英校上中学,校长是外籍修女,多数老师都不会中文,渐渐英文和马来文形成了日常语言。

上了本地大学后,所有科系都用马来文,但偏偏参考书却是以英文为主。上课时一边听着教授的马来语解说,一边参考英文的参考书,偶尔坐在身旁的同学还用粤语或福建话来问你几个问题,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脑子当时是怎样处理的,但还是很庆幸就平安过了三年,并考获文凭。还记得考卷上自己混着英文和马来文作答,但考官还是让我过关了!

既然会几种语言,自己很好奇当和自己对话时,到底是用哪种语言? 有几次当自己沉思时,突然尝试捕捉自己和自己的沟通语言,最终还是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有时是福建话,有时是中文,也有时是英语,不确定。

枕边人曾告诉我几次,我晚上发的梦可真是多元化。一时是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在开会,一时是用着福建脏话骂人,再不就用中文整晚说道理。枕边人曾经告诉我自己所说过的梦话:“袜港里杠,你不要再gostan!Understand?”自己虽不记得发了什么梦,但也很佩服自己啰惹的语言。我想这应该是made in Malaysia 的象征吧?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我要退休!/陈保伶(马来西亚)


最近告诉友人我想退休,不干了!彻底退出企业界,放弃名利地位,隐居去;再不就看破红尘,与世无争归佛去。朋友听了都睁大眼睛呆住了,嘴巴动着却不发语。

最近老毛病发作,心里一直大喊不想干了,应该是中年危机的症状。朝九晚五,听着一些奉承话,然后自己再说一些奉承话,没完没了的重复着这无聊的程序,企业界有时就真的那么假,那么虚荣,大家都只是为了生存而做个演艺家。听起来容易,但还是很多人因不懂游戏规则而被淘汰出局,救不了。如果能够不用每天塞着车上班,不用开无意义的会议,更不用担心公司每个月的业绩……多好啊!

朋友问提早退休后该做些什么?如何度过漫长的日子?我说最好是离开这生活紧迫的城市,移居到一个小镇去,买间老屋翻新再装上保安系统。房子设计概念必须保持老屋的色彩,但却带有简约摩登风格,房子必须有宽阔的土地以便可以种上几种蔬菜。白天过着菜农的生活,挖土、浇水、栽种、施肥和清理,这些功夫有时真的可要花几天的时间才能完成。闲时去镇里的菜市买下肉类和干粮,三餐都在厨房享受做饭的乐趣。想吃什么菜就索性到菜园里去摘,这不是城市人所梦寐以求的有机食物吗?嘿嘿!

朋友再次打击我的梦想,说单是耕种和烹饪也可能很快就厌腻这样的生活。这也有道理,所以我也考虑把多余的房间改装为民宿,收租赚钱!租客可以体验乡下生活,同时还可以享受地道美食。咦?之前什么卖吃的都在餐牌加上“古早味”都好像卖的不错?什么阿嫲古早味或家乡古早味,反正现在的年轻人也不知道什么是古早味,无所谓!

朋友还是摇摇头说并不是每天都会有租客,日子还是会闷。好像也有道理!拍短片吧!朋友差点喷饭,说应该没有人喜欢看大妈拍的短片。这我倒不认同,毕竟当今社交网络的进展已经超越我们的预料,越没可能的却往往越容易一炮而红。反正都是乱七八糟的社交网络传播,城市中女移居乡下摇身变大妈介绍地道美食、耕种、烹饪…总之只要有可持续发展的内容都是可能的。

朋友望着我无语相对,轻轻的拍了我的肩膀祝我好运和希望我有足够的现金去实现梦想。啊!对啊!现金!要过菜农的生活也要有一笔钱才行啊!看来我剩下唯有能做的是皈依佛门,长期吃斋。再不,明天还是乖乖的回到公司做个好员工吧!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