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退休!/陈保伶(马来西亚)


最近告诉友人我想退休,不干了!彻底退出企业界,放弃名利地位,隐居去;再不就看破红尘,与世无争归佛去。朋友听了都睁大眼睛呆住了,嘴巴动着却不发语。

最近老毛病发作,心里一直大喊不想干了,应该是中年危机的症状。朝九晚五,听着一些奉承话,然后自己再说一些奉承话,没完没了的重复着这无聊的程序,企业界有时就真的那么假,那么虚荣,大家都只是为了生存而做个演艺家。听起来容易,但还是很多人因不懂游戏规则而被淘汰出局,救不了。如果能够不用每天塞着车上班,不用开无意义的会议,更不用担心公司每个月的业绩……多好啊!

朋友问提早退休后该做些什么?如何度过漫长的日子?我说最好是离开这生活紧迫的城市,移居到一个小镇去,买间老屋翻新再装上保安系统。房子设计概念必须保持老屋的色彩,但却带有简约摩登风格,房子必须有宽阔的土地以便可以种上几种蔬菜。白天过着菜农的生活,挖土、浇水、栽种、施肥和清理,这些功夫有时真的可要花几天的时间才能完成。闲时去镇里的菜市买下肉类和干粮,三餐都在厨房享受做饭的乐趣。想吃什么菜就索性到菜园里去摘,这不是城市人所梦寐以求的有机食物吗?嘿嘿!

朋友再次打击我的梦想,说单是耕种和烹饪也可能很快就厌腻这样的生活。这也有道理,所以我也考虑把多余的房间改装为民宿,收租赚钱!租客可以体验乡下生活,同时还可以享受地道美食。咦?之前什么卖吃的都在餐牌加上“古早味”都好像卖的不错?什么阿嫲古早味或家乡古早味,反正现在的年轻人也不知道什么是古早味,无所谓!

朋友还是摇摇头说并不是每天都会有租客,日子还是会闷。好像也有道理!拍短片吧!朋友差点喷饭,说应该没有人喜欢看大妈拍的短片。这我倒不认同,毕竟当今社交网络的进展已经超越我们的预料,越没可能的却往往越容易一炮而红。反正都是乱七八糟的社交网络传播,城市中女移居乡下摇身变大妈介绍地道美食、耕种、烹饪…总之只要有可持续发展的内容都是可能的。

朋友望着我无语相对,轻轻的拍了我的肩膀祝我好运和希望我有足够的现金去实现梦想。啊!对啊!现金!要过菜农的生活也要有一笔钱才行啊!看来我剩下唯有能做的是皈依佛门,长期吃斋。再不,明天还是乖乖的回到公司做个好员工吧!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一起重逢乐/陈保伶(马来西亚)


最近热闹得很,个人主义不绝于耳,或许是追上潮流的因素吧?说真的,要在当今的社交网络成名的确不易,要红嘛就必定要出人意表!所以,有空没空都得说几句话来巩固自己的地位。

我说上学穿黑鞋好!那就全面执行吧!什么?商家还有很多存货?那不管黑鞋或白鞋,能穿上脚的就是好鞋!统考…什么?有问题吗?嗯,既然已经是几十年的问题,再耽搁几年有何所谓?慢慢来吧!时间已证明我们都是有耐性的一族。

哇噻!这个时候谁发布这种被偷拍录影?谁是男主角?不是我!肯定不是我!是我!我是和他在一起的!这好忙,搞得我们全部都很忙,想知道结局。突然,你,你,和你!都要学爪夷文!啥事啊?我孩子连睡觉的时间都没了,你还叫他学爪夷文?嗯,不学!不学!那就学学棕油的知识吧!

哈哈!有趣吧?这种情景是否又重逢了?以为改朝换代应该会好些许,但为何还是糟?埋三怨四,怨天怨地,再忍几年吧!

这时,我们都忘了追寻谁是影片主角吧?Welcome to Déjà vu, 我们又重逢了!

编按:本文或许需要做些说明,否则外国读者不容易理解。基本上作者在讽刺现任教育部长以及一件和政治人物相关的偷拍事件。虽然政府是我们投票选出来的,但马来西亚人民一般不以政府为荣,反而认为谁当政府谁混蛋!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满分又怎样?〉/陈保伶(马来西亚)


读书最悲哀莫过于粤语说的“读死书”,读书是为了考试,考试是为了拿满分。现代的父母为了孩子能考满分就拼命加补习班再补习。什么?这个学期只考了80分?我要见校长!再不我去家教协会投诉!渐渐孩子读书也因考试而读书……方程式的节奏,比机器人更可怕。

孩子终于获得辉煌成就大专毕业,父母引以为傲。应征面试时摆出的文凭和成绩单比雇主还厉害,你不请我,难道你要请一些比我成绩还烂的人吗?雇主不问学术,问问人生目标。大专生拍拍胸口信心十足说凭这张文凭,他能在五年里升级当经理。雇主笑笑问道如何达成,大专生睁大眼睛再问雇主,不是说了我有这张文凭吗?雇主还想测探大专生一些问题,大专生直接说他喜欢挑战性的工作,不喜欢文件处理,也不喜欢太多的应酬,最好是能掌管谈判,决定政策之类的事物。雇主再睁大眼睛还在挣扎如何提出下一个问题,这时大专生已不耐烦的说,我母亲已在楼下久等,你还有什么问题想问吗?

呆呆的读书,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考死试,死考试,考试死!人生并非方程式啊!究竟是现代父母出了问题?还是教育制度出了问题?考试成绩竟然是生死评测!

我遇过一位跨国企业总理告诉我她的女儿考试很烂,但她却一点也不担心。每次女儿学期的成绩都差点不及格,她依然放松自如,重要的是女儿懂得处事待人,一点也不马虎。脑子转得快,但就是不喜欢受限制。她告诉我她自己曾经也重考才能大学毕业!

她不明白的问题是:满分又怎样?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选择》/陈保伶(马来西亚)


美国历史上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幼年时期砍倒了家里的一棵樱桃树,向父亲承认错误,并得到了原谅,这个故事在我七岁时留下深深的印象。当时一直就认为勇于认错,勇于面对现实,不扭曲就是圆满结局。但是华盛顿的故事并没有告诉我们如果他把真象隐瞒,或许他会有更愉快的结局。没有情景分析的故事,非诚实也!不是吗?华盛顿一生好像只有那么一次的认错,那也是当时他还幼小。

我们都是在没有情景分析教导下成长的,只有一面的灌输。长大后才渐渐地发现事实并非如此单纯,今时今日一随便认错,后果惨重。为了在现实生活,谎言也渐渐变得一种无从选择的解决方案。若你只一面的诚实对待一切,但身边围绕的尽是圆滑的谎言,最终受伤害的是自己。

有人告诉我,人这一辈子,要经得起谎言,受得了敷衍,忍得住欺骗,忘得了诺言。但同时也讽刺得很,如果感情世界也是如此,那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活着难道就是为了撒谎?若面对着自己深爱的人还要绞尽脑汁处处算计,那这情形只有两种解释:一、你本身不够爱对方;二、你已患严重的习惯性撒谎症,早点求医吧!

为了工作和在社会求生,偶尔一些敷衍和奉承是免不了。但感情世界里有谁能够容忍谎言的存在?一旦有了谎言,接着就是敷衍,再接着就是背叛。难道一开始一段感情就是为了背叛?那又何必?人的一生,牵手可能是很漫长的事,分手却可能是一瞬间的事。

如果谎言是一种伤害,请选择沉默。如果在乎就真诚,如果相爱就珍惜。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理财奴》/陈保伶(马来西亚)


来自贫寒家境的我自从懂事以后就知道赚钱不易,从小就知道钱这东西很珍贵,轻易触摸不到。一家六口就只靠父亲那单薄的收入而活,母亲带着四个小孩还要兼职清理工作来补贴家用,每一天都数着那几毛钱,三餐应该煮什么?今天应该在菜市里捡些什么菜?今天是否有人送上旧衣?是不是该时候捡一些纸箱皮来代替那已睡薄了的纸皮床垫?虽没有具体的家财,但母亲还是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四个孩子不知何谓富贵,但依然活得开心。捡纸皮对孩子而言是个比赛游戏,收到旧衣就好像提早过圣诞,卖菜叔叔多给几根菜大概也因为我是个乖孩子吧?乐死了!

如今孩子长大了,有了自己稳定的经济收入,但不见得理财的本事比上一代好。房屋汽车贷款,信用卡账单,孩子费用,保险账单,个人消费还有一大堆数不清的杂费,数一数支出好像总多过收入。怎么搞的啊?钱不是比以前赚得多了吗?怎么还是钱不够用?

钱当然永远不够用,因为所追求的品质和物质都提升了,而且往往提高物质品味会来得比薪金增长快得多。但身边也有一些有趣的朋友,钱赚得比别人多,但就是花得比别人少。何谓少?聚会总不掏钱包,不出国旅行,那是奢侈。什么?买名牌?那是堕落!这种理财观念本人又真的有点不明白,既然能赚却不花,那又何苦?

赚多赚少都无所谓,舒服就好。花多花少就真的有所谓,一不小心大耳窿(高利贷)追上门就不好了。重要的是有一笔医药费能不让身边人负担,有一笔养老费能过晚年,那已是人生最佳收益。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可爱的胖子》/陈保伶(马来西亚)


很多体重稍微超重或严重超重的朋友肯定说过要减肥。说要减肥的时候咬紧牙根,双眼带杀气,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模样。每一次我听见他们下这决定时,彷佛都在看港剧一样,多戏剧化啊!因为往往就是那一刻的决心而已。说着说着,啤酒高举一大口爽快喝下,明天就减肥吧!娱乐死我了!

胖子的创意感往往比人高。他们说这年代的服装设计都差了,小直筒(slim fit)衣服怎么没特大号?这年代的服装设计师看来都很懒。服装店卖的衣服只专注瘦子一族的生意,那是歧视,自找死路!衣服布料用多,商家才能赚钱啊!这年代的商家怎么不会算术了?

混在胖子身旁,即便美食佳肴无数,想吃什么就点什么,不怕浪费。而且他们往往是勇敢一族,不怕尝试新东西。人生不是为了吃,难道是一来到这世界就为了减肥?哈哈!有趣!有趣!吃吧!反正吃不完他们绝对不会浪费食物,多环保!

胖子多数是乐观一族,一边誓要减肥,一边尝尽天下美食,因为他们深信美食和肥胖不是同一回事。这种精神勇士才有。他们寻找的是人类最原始的享受,猪油渣配饭,你们瘦子永远不会明白,人生遗憾也!古早味,你们知多少?

与其与挑剔一族混,何不选择乐观潇洒一族?减肥是为健康,不是为审美。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你到底为什么而忙?》/陈保伶(马来西亚)


突然兴起问友人三个月前忙了什么?他低头想了很久始终答不出。我索性问那么三天前你忙了什么?这次他终于有了答案,说忙工作。那么两天前呢?答案还是一样,忙工作。

对,我们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忙工作。赶报告、赶会议、忙见客户、忙追上截止日期,重复再重复。真的忙了什么大概都是同样的东西,没什么新玩意。继续问友人忙了工作之后下班干什么?他说很多时候都是忙着接送孩子,但偶尔还能挤出一点时间和朋友约会。

我继续再问他那么是否有时间放个假,好好和家人度过轻松的假期?这次他终于喜上眉梢说趁着学校假期要带家人去日本旅行六天。友人说在这六天要去东京、大阪和京都,当然还要带孩子去迪士尼乐园。他继续说还要带妻子去东京银座和新宿血拼,自己还要去秋叶原买电动玩具。我索性提议说箱根温泉不错,友人眼睛睁大了爽快的说会带家人一起泡温泉。我再提议说轻井泽出名滑雪,是日本冬季闻名之地;他竟然一口气说会带孩子去滑雪。

短短六天行程,节目满满。从东京到京都,这里去那里赶,花费在交通的时间已占一大截,真的不敢想象真正休息和好好欣赏每一个地方的时间。一天行程要去七八个景点,这简直是蜻蜓点水,快过高速火车。

难道每天工作的匆忙还不够折磨?难道匆忙的生活节奏已成习惯?还是真的匆忙到连休息的时间也得匆忙?那人生真的注定匆忙一世?

那匆忙又是为了什么?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