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事副业的原因/耳东风(马来西亚)


当副业的收入超过正业时,还是副业吗?

从事副业有两者可能,第一是正业收入不够多,所以希望另开财源,帮补一下;第二则是因为自己的兴趣或者机缘巧合,自己的特长可以发挥作用,帮助到那位业主。大多数的人从事副业,是第一个可能。

如果副业一直都只能够帮补收入,换句话说,提供的收入不足以和正业平行,甚至更好,那么,它始终不能扶正。如果副业不赚钱,那么,收档是迟早的事。但是,万一副业的收入越来越好,甚至超越正业,那么,就值得我们考虑是否将之扶正,或者索性放弃目前的正业,专心去经营这个可能有更好发展的事业了。

至于另一个可能,即兴趣,或者专长使然,发展出来的副业,通常可以经营长久,也不会“威胁“到正业,大家可以共存。我的邻居退休以后,不想做无业游民,于是找上他从事农业的朋友,自动请缨,协助他种菜采瓜,每天早出晚归,日子过得很充实。一方面是他喜欢耕种,自己家里也种了许多蔬菜花果,另一方面也是他善于培植,友人当然也看到这点。至于说这个不是他的正业,原因是他不需要看老板脸色,也没有靠这笔薪水维生的情况,所以,我归纳这个是他的副业,或者玩票性质的职业。

现实生活中,不必为了生活而经营另一个事业(副业),是相当幸福的;因为,不用为钱烦恼,却愿意牺牲时间去做多一点,必然有其吸引你的地方。比如,一名医生下班以后,去做GRAB司机,因为他除了接触病人,也喜欢接触很多不同生活层次的人。一名专栏作家,稿费虽少,却可以把自己的想法传诸社会,所以乐此不疲。

还有一种副业,是专业使然。在客户还没有找到替代时,他必须找你。从事这种副业者是很幸福的,因为收入向来不差,而且很难有新的人来代替。比如,资深潜水员,或者已经退休的保安人员(保镖),又或者,在一些行业,持有某些特定认证的人员,市场已经为这些服务有个定价,刚好你符合客户的条件,那就是你了。只有工找你,无需你找工,哗!真是羡慕死人!

注:谈到这个特别副业,笔者曾经有个经验,在此分享一下。十多年前笔者曾经担任电影院的神秘调查员,每个月必须探访设定的戏院,过后呈交一份调查报告。虽然这个副业没有多少收入,却满足了笔者喜欢往戏院看电影的愿望好一阵子。

摄影:Nick Wu(台湾)

坚持就是梦想,放弃就是幻想/耳东风(马来西亚)


人类因梦想而伟大,但是梦想如果没办法实现,成为了幻想,白日梦的话,那就成了笑柄,严重的话,会浪费我们的一生。这里就分享一位A先生的梦想,将来是不是一个笑话,大家自己去判断。

A先生小时家贫,靠自己努力,完成学业。和一般穷人发迹不一样,他由始至终没有对金钱产生很大的兴趣。不过,由于家贫,他自小就有一个梦想,将来如果事业有成,他想尽量减低贫穷率。

随着大学毕业,出来社会工作,他发现,如果照一般打工仔的方式赚钱,财富的增长始终追不上通膨或社会的进展,到最后,充其量只能落个小康之家,说到帮助群众,是个不可能达到的梦想。在马来西亚这个社会,如果同样的情形继续下去50年(注:当时他只想到20年后),马来族群的比例会越来越多,政府以土著优先的政策继续下去,其他种族将面对更加挑战性的生活(20年后,华裔人口比例降到大约22.8%,比较2000年的24.2%;土著比例是69.3%)。

A是个逻辑思考的人,他觉得,先从自己的民族做起。以A的生活水平,比上不足,比小有余; 700万华人里,或许他居于中间,意味着有350万人左右的生活水平比他好,那么,如何能够提高另外350万人的生活水平呢?

有三个方法:一,叫他们创业。但是,为了帮助群众脱离贫穷线而去教导他们创业,单用一个行业肯定不切实际;如果要各行各业又似乎太花时间,所以A认为此方法不可行。

二,叫他们买产业。这也许是个可行的方法。不过,这350万人中,有许多人不符合产业贷款的条件,叫他们存一笔钱来买屋子,可能钱还没有存到,就被逼用到别的地方去了。所以,A放弃了这个方法,不过,他觉得一些人沿用这个方法,小心购屋,持之有恒,将生活水平提高的梦想,是可能达到的,并不是一个幻想。

三,A选择的方法,通过股市投资,提高生活水平。人们对股市的看法是两极的,既认为它是创造财富的地方,也觉得它是个鳄鱼潭。A觉得,华人的文化和西方文化在这里有很大的差异。很多华人当股市是个赌场,在潜意识上归纳它为投机之处。火上加油的是,很多时候一谈到股市,即給予恶评,我们看香港的电视剧,凡有关系到股市投资的题材,皆充斥着操纵市场,利益倾扎,损害小股东利益,到最后破产、跳楼,完全是一片鞭挞的声音。而西方社会对股市和投资则比较中立,有批判股市投机的故事,也有赞扬股份制度,公平分配财富的影片。

话说回来,A先生的扶贫梦想,可以说很伟大,但是更近似荒唐。A既非大富大贵,也没有股神的智慧,要如何用这个方法帮助穷人呢?而且,A努力了10年,也还看不到成绩,他是否该考虑以下将梦想变小,每年捐助一些款项給穷困者更实际呢?

A希望通过教育来完成他的梦想。受之于鱼不如授之于渔。我们的教育中,从来没有教导学生如何通过正确的投资,来规划自己的财务。许多家庭甚至认为股市是万恶的,是赌博。A相信,将正确的投资教育普及化,才是帮助提升那350万人民生活水平的好方法。也是让这350万或者总数700万的第二代、第三代,及后代,了解投资股市,不是投机赌市,是正当投资致富的管道。

A先生还没有成功,到底这是个梦想,还是一个幻想,没人敢断定。不过,大多数人在冷眼旁观,等着笑话,原来梦想不管大小,总是有一班人在旁奚落,“规劝”放弃的。

故事就此打住,到底A会不会成功?大家不妨回想一下,到底自己有没有放弃了梦想?放弃了梦想的你,或者还在坚持梦想的你,希望A怎么做?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谁可以原谅你的过错?/耳东风(马来西亚)


2020年一开始就发生了许多不愉快的事,例如战争、流行病扩散、股市大跌,还有,在我国的政治动荡。这些问题,很多都是在我们的掌控之外。肇事之因不在自己,可是受到连累的却是自己,许多人闷了一股怨气,不晓得发泄在什么地方。

这个非常时刻,一些人说,我们须要原谅。万物有因必有果,眼前发生的事情似乎和你无关,但是,也许是你之前种的因,现在才来的果。别因为错不在你就怨天尤人。埋怨、憎恨,他人不痛不痒,伤害的却是你自己。所以,把心胸放宽,原谅一切(上文也说了,目前发生的很多问题,凭我们个人之力,没有办法解决,挂在心上不放下的话,徒然增加自己的压力,于事无补)。

看到群众的谩骂,尤其是对政治人物反反复复的行为,群众更是愤怒,不由得想,要我们原谅别人,那么困难吗?不如换个角度来想,如果自己做错了,人家肯不肯原谅自己呢?

自己犯下了错误,不管有多大,第一个原谅自己的,肯定就是自己。如果连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那么,世界上也没有人可以帮得了你。其次,能够无条件原谅自己的人,就是父母。父母生我养我,希望把我栽培成材,但是万一我行差踏错了,在他们的眼中,我还是那个不懂事的小孩,他们肯定原谅我,包容我。

再下来也是我们最亲近的人际圈,如兄弟姐妹,如夫妻,如子女等。每个人的家庭价值观都不一样,但是如果有家庭的人,总是有感情比较好的亲人,他了解我们的困境,愿意原谅我们的错误,給我们支持。

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同学、朋友、老板、公司同事、供应商、客户等错综复杂的交往圈子。这些人,有的因利害关系,成为我们的敌人,恨不得我们犯下不可原谅的错误。不过,也有的因为投缘或者赏识,而給予我们适度的支持,也原谅我们的过错。

除了这些,到最后,还有没有人肯原谅你?有的。奇迹常常发生在人间。我们还有奇迹,还有宗教,还有神。宗教信仰是个寄托,反映的是我们内心的希望。神迹就是奇迹,见过神的人深信不疑;没有见过的人,信也没用。内心里我们希望大家可以原谅自己,所以,这也转寄为无语的“神”,来原谅自己,让自己好好的走下去。

说到这里,信“我”者得救的那个我,到底是上帝,还是内心深处的我,大家自己忖量着吧。

摄影:Nick Wu(台湾)

2020/耳东风(马来西亚)


我们这些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生的马来西亚人,2020年有很不同的意义,理由是我们的长命首相在1991年喊出了一个“宏愿”。除了上学时老师不停地灌输2020的美景,心里也实在是对这个三十年后的国家好奇,希望见识到先进国是什么样子的。最重要的,其实是我们都相信那时,四、五十岁的我们,健健康康的话,应该是能够活着见证这个珍贵的日子。

随着年岁渐增,出来社会工作久了,跑的地方多了,见识也多了,还多亏了一个“人人都能飞”的本地品牌“亚航”,大家多多少少都有机会和外界/外国接触。再加上网络的迅速发达起来,对于先进国的认识已经不是外星球那么陌生。当阅历增加,回看我们这个国家,对它能做到什么,不能做到什么,自然也心里有数。2020宏愿?大家都沉默了。

2020到来,我们这些有期待的人变成没有期待。什么T50、2030,在这个速食时代还喊这些口号,是不是已经落伍了?向中国和新加坡等看齐,口号不需要喊的,而是要务实地达到,在发出一个新的政策时,不能像九十年代那样说了才打算,而是利用大数据去分析达到的几率有多高?什么原因将导致失败?如何启动危机管理?等等。单看一个隆新高铁,就知道彼岸和政府处理事务的高下,遑论什么盗贼治国、经济宏愿。历史学家说,当新经济政策(DEB)草拟完成时,负责的单位都兴奋到睡不着觉,觉得这是可以不分种族一劳永逸解决经济问题的好政策。但是,致执行了几年,后来的继承者渐渐走向保护某族群政策,越走越偏,辜负了当初的好意,以致今日尾大不掉的状况。

或许当初敦马应该执政多十八年,而不是执政二十二年后留空了十五年,再回来怪罪继承者破坏了他的宏愿。可惜,制定新经济政策的领袖没有跳出来说后来的继承者破坏了当时的美意,谁是这些后来的继承者呢?所以嘛,我认为制定政策或宏愿,必须要在任期内完成,这样才不会出现推卸责任的情形。

2020以后,我们对宏愿、宣言不再盲目相信,也发誓不再做长则三十年、短则五年的政治傻瓜。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搬家/耳东风(马来西亚)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搬家,但我其实不大喜欢。如果搬家是为了更好的生活,更好的环境,那么倒也无可厚非。搬家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我们离开住惯了的环境,去到一个崭新的地方,什么都要重新适应,包括我们的起居饮食,还有新的邻居。

只要安顿下来,人天生的惰性,或者该说是好逸恶劳,自然让我们安心待在舒适圈中,最好什么也不做,永远这样生活下去。但是,人生,总是充满不可预计的变化。

各位这二十年来,换了多少次手机?在2000年代,那时我的手机还是由公司供应,大概每隔两三年,公司就汰旧换新,我的手机资料跟着搬家。还是,那时智慧手机还没盛行,我们最珍贵的只有客户和亲友的资料。换作今天,一些人已经把手机当作私人电脑或相机来使用,当机或者要换机,和搬家的感觉其实很像。

还有,家居常用的电视视频器也曾经让我很烦恼。当时妻姨好像网购了一个送给我们,不过我们家看惯的是华文视频,她网购的却是英文的TV BOX。在安装上和使用上,我们其实不甚了了。开始勉强去网上学习安装,可以看就行了。不过后来科技发展迅速,该应用程序一直提升版本,我们刚用是是KODI 14代,很快的15、16、17代都来了,我们的版本面临淘汰。每一次不能用,就得去网上找解决方案提升,和搬家一样,真糟糕!最后,有一天它突然不能使用了,我不再勉强自己,决定不追查原因,转而往电脑网站直接链接去电视看,自此不再面对类似搬迁之苦。

大马交易所最近换新装,我心里也是很忐忑。用了旧模式十多年来,已经发展出一个很熟悉的搜寻方法,突然要换,会不会像搬家那样,搬家以后一些常用的东西不知放到哪里去了,总是要花很多时间去找?还好,这次“搬家”相当顺利,我没有需要花太长时间来重新适应,很快就上手了。或许,这不算搬家,只是把自己的家的格式提升了,一层变两层、后院打通、多几个空调等等。而且,整20年才一次,还好。

摄影:Nick Wu(台湾)

浮躁/耳东风(马来西亚)


投资老鸟告诉我:投资绝不能浮躁。投资如有神,一浮躁,神都跑光了,鬼怪来附身。

我的经验告诉我,熊市是投资股票最好的时机。许多“对手”(或者我们叫‘市场先生’)不晓得为什么变得浮躁,一直要将股票卖给我,我可以好好慢慢选。一名讲师说,如果股市投资者只有你和办公室的9名同事,现在只有你在买股票,另外9名一直要把股票卖给你,你是不是克以稍安勿躁,慢慢买?

对于买股票喜欢长期持有的投资者,根本不须要每天都看股市。巴菲特也告诉你,股市十年没有交易也无所谓。希望每天都看着股市,唯恐一不看就错失良机的人,不适合长期持有。

趋势投资的高手告诉你,不要今天买了就希望下一分钟卖掉。如果真有这种机会,那么感谢上帝送你厚礼。买趋势,是时时检讨自己看对趋势没有,股票基本面读对没有,动手买的时候趋势会不会逆转。如果这些都没有问题,那么只要耐心的等,不要着急。如果心急,很可能今天卖了,明天它就醒了,这叫浮躁误事。

我们的岁月只有100年,投资是千秋岁月,再浮躁,也不过是蜉蝣而已,所以,无须以自己的有涯追逐宇宙的无涯。

不过,还是有很多人觉得世界越转越快,我们不走快点,很容易就落后了。走路和生活一样,要跟着自己的步伐节奏。走过快,容易跌倒。不是快就能解决一切事情,而是找到适合自己的节奏,做起事来事半功倍。再说,城市人大多不健康。心情、行动一浮躁,容易患病而不自知。快的如爆血管,一下就去了;慢性的如心脏病、甲状腺失常等,都是对健康影响至大的问题。

5年前,因走得太急,重重的摔了一跤,至今无法康复。5年后的现在看起来,如果当年可以不浮躁,慢慢走,这段时间的风光美景,尽入眼帘,才是生活的完美体会。

摄影:Nick Wu (台湾)

外语/耳东风(马来西亚)


我是福建人,和家里人从小到大都用福建话沟通,至今仍是如此,这是我的母语,其他方言对我来说是“外语”。不过,由于华人方言来自母体,一窍通七窍通,有人肯教,有处可学的话,也不很困难,多年来学会了广东话,还有一点点客家话和潮州话,至于比较少接触的方言如海南话、福州话等,如有机会,学来不难。

我是华人,自小受华语教育,所以这母语我还能掌握。那么,外语是什么?大家帮忙想想。

是马来语吗?不是。我是马来西亚人,马来语(奇怪,不是马来西亚语)是国语,所以我接受了国家教育政策13年(或许更多)的国语教育。不敢说精通,不过会读会写会看会听会了解,这个语言,不是我的外语。

是英文吗?这个国际语文,是大人从小就将它的重要性植入我的脑海,读书和出来社会工作,以及与外国人接触,我少不了要用到它。直到今天,遇到不认识的外国人(除了中国人),到不熟悉的国度(除了中国、香港和台湾),我要问事时,冲口而出的总是英语居先,把它当成外语,太见外了。

世界之大,对我来说,除了这几种语文,当然还有许多语言我不懂,或只懂一点点,这些就是外语了吧?例如日语(因工作之故,曾学过一阵子),韩语(近来看蛮多的电视剧),印度语、法语、德语等等,多不胜数,也无需提不懂外语而闹出的笑话了。

最后,对以下外语的诠释有点疑惑,写出来给大家看看,或许能给我一些意见:

一些华人自称(或被称)是香蕉人,因为皮肤是黄的,肉是白的,所以,英语才是他们的母语,华文是他们的外语吗?

我们尊贵的首相敦马,以身为马来人自豪,英语当然是他的外语。那么,在联合国滔滔不绝的演说,为什么用的是外语,而不是母语马来语呢?是不是联合国限制他只能用英语演讲?他用英语演讲时,心里有没有戚戚然呢?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