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没快慢/耳东风(马来西亚)


慢活,其实是一种心情的转变。远在50年前,资讯不发达,大家各自忙着做工,见一次面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接受学问和知识也不像现在这么简单快速,所以,很多人的一生,就那么庸庸碌碌的过去了。但是,不甘平庸是人类的本能,如何在更短的时间做更多的事情成了一个主要研究科系,许多有理想的科学家,穷其一生,就再钻研如何把事情做得更快更好,让人类有更多的时间来完成想要完成的事。

于是,50年来,我们回顾,不管是什么事情,都以更快的速度在进展,值得留意的是:不管什么事情,包括好的和坏的。好的事情如,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流,教育的普及化,资讯的传送,业务的进步,体育的进展,寿命的延长,靠科技的发达,以前做不到的,现在做到了,现在做不到的,以后很可能做到。坏的事情如,森林正快速的消失,全球气温天气变化比以前更快的恶化,罪恶以崭新的形态滋生,贪污的钱额越来越大。好和坏,不因快或慢活而此消彼长,反而像是光和影,有多少光放出来,就有多少影陪伴。

唯一不变的是时间。时间其实没有快慢,快慢是人类的感觉。从以前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到今天可能是工作三分钟,休息三小时(或者相反),事情的快慢,全是我们自己的感觉。当我们在等待,时间好像过得很慢,一分一秒全看得清楚,一步一步施施然走过;当心急要在限期内完成一件事,时间又好像很快的跑跑跳跳过去了,总是会觉得不够用。事实上,时间还是没变,一分是一分,一秒是一秒,所以,不是我们的感觉变了,是什么?

慢活,是那些把日子过得太快的人想出来的点子,或许他们赚够了,或许他们活够了,所以,珍惜当下,要把步伐放慢,慢慢的享受剩余的日子。寻常人等,还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甚至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找的钱永远不够花,说什么慢活?更别说穷苦人家。穷苦人家朝不保夕,每一天都不知道明天发生什么事,活得越慢越痛苦;对他们来说,日子快点过,希望未来会有转机,时间滴达滴达慢慢过,意味着手上没有工作,没有钱开饭,活得还快乐吗?

P/S:敦马祭出2020宏愿时,大概没想到,30年的光阴,这么快就过去了,想慢活也不行。30年不是一个短时间,不是三年、三小时或三分钟,如果一个享受慢活的人,大概可以享受很久很久。敦马1982年任相,在1991年提出这个计划,2002年退休,计划的首三分之一时间,由他作为策划人监督,为何到了2019年的今天,仍以失败告终?是他生活的步伐太慢,赶不上时势的变迁吗?(这段文字本来安置在内段,但是觉得怪怪的不和文字呼应,不过写出来了,弃之可惜,只好闲置在尾端,让读者分开来慢慢看。)

摄影:李嘉永(台湾)

Advertisements

重逢/耳东风(马来西亚)


25年后回校,同学们各自有想见的人。已经离乡背景的同学,很多原来想见的是他们记忆中的某位老师。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非常尊敬的老师,虽然很多老师已经满脸皱纹,甚至行动不便,学生也已经步入不惑,但是几十年后重逢之际,似乎又回到中学/小学时代,那个不懂事的小孩,那个循循善诱的师长。最令人嘘唏的是,一些老师已经仙游,一些老师因为年事已高,未能成行,甚至是一些同学年纪轻轻已经逝去。

一些比较理智的学生,不管是基于事务繁忙,或者对同学重逢不感兴趣,又或者有其他的原因,选择不出席重逢的机缘,这也不要紧。人在世间,宛如沧海一栗,刹那已近晚年,青春不再。每个人有自己珍惜的事物,也执著于一些别人可能认为不重要的事情。你之重视家中宠物,未必比我之重视亲友重逢来得轻。

我读中小学时一班约40人,一级约三百多人,一校约二千人,再加上老师约60人,在当时确实比较大型,12年来就算我如何交游广阔,也不及半。不过毕业以后,踏入社会二十多年,事业上及其他方面所认识的,竟也不及中小学的多,可见那时的两小无猜延伸之广。而今家乡的小学据说一级还不到100人,要认识完全部倒也不难。不过,对于已经搬迁到都城的我,孩子的学校也是一班四、五十人,仿佛家乡的同学都移居过来了。

移居过来,但是很少见面,那是分开了几十年的影响啊。而且都城人戒心很重,无端端来一个旧相识,似乎必有所图,见面反而生疏,不如不见。

唯有这种巧合,大家一同回校,一同回去从前,一同见见师长,师长见到我们活得好好的,安心;同学见大家还过得不错,放心(或者妒忌?!)。一夕短聚后各奔东西,有缘再叙。聚会当中有人有感而发:这么美妙的相聚,何不每年办一次?查实这次聚会,来者上百,外加师长约四、五十位(已是历来最多),恰巧我是筹委之一,深深了解筹备的难处。十年一聚还说依依,每年一聚,除非凝聚者影响力超强,不然,很快就失去离久重逢的那种迫切感,这就是人性。

摄影:Nick Wu(台湾)

贼船/耳东风(马来西亚)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艘贼船。有些人不愿承受误上贼船的后果,终其一生,只能远眺,不敢踏上一步。不上贼船,不会损失。但是,为什么每个人心中都有一艘贼船呢?

那是一种很怕逾越,却又很想尝试的心态。到底上了贼船的后果是好?是坏?要上了才知道,别人的经验,只能参考,没作得准。不过,从小到大,我们对贼船的经验,无非是那里充满金银珠宝,拿得一些回来,肯定受用不穷。所以,虽然道德上的遏制不允许我们取不义之财,但是内心的欲望,却是越禁越忍不住要想,这就是贼船的诱惑。别忘了,贼船里藏着海盗呢!一旦被发现,可能惹下大祸,甚至搞得尸骨无存,喂鱼去了!这就是诱惑的危险。

但是,如果恰巧贼船上没贼,那么入宝山怎么可以空手而回,大家可以自己幻想一下。只是,贼船没贼的几率几何,大家心知肚明;一旦上了贼船,遇到盗贼,只好束手就擒,任贼鱼肉。

和被打抢的分别是,一个是遭到强取豪夺,一个是自动送上门,着了道儿,怨不得人也,哥哥。

当然,另一个大团员结局是,上了贼船,但是和贼一见投缘,认了贼阿爸,或者索性做了贼阿爸,从此快快乐乐的过着贼生涯。例如,喜欢古董的,上了古董这条贼船,往往今世无悔。别人当成破烂,自己却当作珠宝,花了许多钱收购回来,平时爱不释手,老时弃之可惜。但是,偏偏老伴和孩子不屑一顾,气苦了自己。

不是说了吗,贼船是在心里筑成的,好船坏船,上不上船,心里有数,若要下船,何需找藉口胡扯?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可以下功夫准备的考试〉/耳东风(马来西亚)


我是相信勤能补拙的人。一个考试,如果給予时间准备,就算我不是对项目十分了解,我还是相信自己可以通过解答许多试题,准备准备再准备来过关。当然,有名师指导,或者自己本身就非常了解该项目又另当别论,有事半功倍的辅助。所以,凡是不靠天赋,可以用十倍的后天努力来弥补先天的不足,我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过关。人贵自知,如果一个考试项目须要靠先天的本事,那么,我必敬而远之。

但是,还有另一种考试是我没有把握的,那是考临场表现。举个例子,应征工作的面试。我承认自己在人事关系的临场表现几乎像个阿呆,不过在找工作或一些考核当中,这又是常常不可避免的考试。就讲个面试的经验,让大家了解我的笨拙吧。

有一回我前往一家油气工程公司面试,三位考官都是经验丰富的油气工程师。询及我目前的工作,只是一名电镀工程师,还要应付销售和服务工作,没有油气的工作经验,他们会不会录取我,大概心里有数吧。

一位考官指出我面试的弱点,他说,小兄弟,不要每次都重复我们发问的问题然后才回答。这是我在那次会议中学到的东西。原来,考官不喜欢我们这样的。可是,我在考试时,一拿到问题,当然是先读后作答,如今他问:“你为什么来面试”,我沉吟:“我为什么要来?”把问题在脑里转一转,想好答案再回答,没什么不对呀!没想到这引起他们的不满意。

那次面试,当然是失败了。不过我也没什么失望,只归纳那是和我不属同类的工作群。离开电镀工作以后,我没有再打工,自行创业无须面试,只要提供的产品或服务能让客户满意即可。不过,每当遇到一些职业上需要的考试,我毫无所惧,相信自己的那股勤劳,可以克服所有考试难题,对我来说,有时间来准备的考试,过关不难。

摄影:Nick Wu(台湾)

〈起承转接〉/耳东风(马来西亚)


老师说,写文章,尤其是写小说,要有起承转接才好看。起,是缘起,一个故事的开头;承,是承接,故事的发展随着人物的出现,枝节盛开而丰茂起来;转,是转变,故事需要有一个转折,一个转捩点,通常是一个危机,才能引人入胜;最后,接,是接轨,出现转机,危机解决了,故事重新回到重心,回到正轨,大家继续过着正常的日子。

拍一部电影,也是一样。短短两小时(现在的大块头电影已经到了三小时,更不用说那些几部曲的电影)叙述一个故事,就看导演和编剧如何精彩地捉住观众的耐性,一路追看下去,不知时日已逝。高明的编导,可以一转再转,反转再反转,有时非常烧脑,要让观众觉得有意思(或有意境),又愿意和电影一起动脑筋,在这速食文化流行的社会,殊不容易,也很不俗。
如果一部电影或小说只是平铺直述,没有转折,那么,这只是一部记录片或者历史记载;小说/电影天生就要有让人意想不到的转变,才能引起大家“追”的兴趣。

不过,说到历史记载,我们看欧美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求证,极为严肃,但是并不沉闷。虽然无法坐时光机回到过去,历史学家终其一生,在还原事件发生的要求一丝不苟,若果有错,也花更多时间来辨证。司马迁的《史记》,后人固然可以怀疑某些地方可能记载有误,却没有修改之,即使是之后历朝历代多位帝皇,亦没有横加一笔来修饰内容。

与历史记录同时,也有许多野史和传记小说随着流传下来,由于未经,也无需历史证实,绘声绘色,更见精彩。这种情形,世界各国比比皆是。不过,读者通常保持理性,鲜有野史可信度盖过(已经考察的)史实。

话虽如此,在我们这个大马弹丸之地,独立才不过60年,有正式王朝记录也不过600年,记录历史的事实,在过去的30年间,却有翻天覆地的变化。说一说马六甲王朝吧。像我这样岁数的人,在初中时大都读过马六甲的历史。当时最出名的苏丹是苏丹满速沙,也就是民族英雄汉都亚的时代。读着那时的历史,读着读着思想都飞去爪哇国了,只恨自己没有金庸的文笔,不然也可以写出一本本可歌可泣的马六甲武侠经典。当时还有一个和汉都亚是兄弟的汉惹拔(其实总共是五兄弟),之后叛变而遭汉都亚大义灭亲,更显得故事的传奇性。

不过,近期如果有机会再读回历史课本,你会发现到这些故事被淡化了。听说是教育局觉得这些野史不足为考,背后的原因恕我没有深究,不过一位朋友说,这和“汉”有关。

也许大家觉得将野史拨乱为正是件好事,不过对历史求证的认真,坦白来说,个人觉得在大马,政治认真比学术认真求证更正确。一些试图改变历史如叶亚来并非开发吉隆坡的功臣(!),吉打布章谷的历史古迹挖掘过程一波三折(是否因为越挖掘下去,越发现那是佛教发源地,公元四世纪的历史;如此一来,什么马来土著和回教,皆是15世纪后期的事,岂不颠覆了今时政府维护马来权益和回教的用心?)

把话题拉回来。马来西亚的历史回顾,短短30年,我们发现了不少反转的现象,像小说多于像历史。再过10年,我们这一代都退休了,倒希望有批先驱愿意把历史还原。反转再反转,虽然比较戏剧性,却应该对得起我们的祖先前辈。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谎言的颜色》/耳东风(马来西亚)


如果谎言有颜色,我们希望是什么颜色?

大家说,善意的谎言是白色的,英文叫“White Lies”。那么,恶意的呢?无奈的呢?搞笑的呢?别说这些谎言通通没有颜色,连善意的谎言我们也看不到什么白色。说骗话的人,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得到好处,也就是以白色来换得个心安罢了。

什么是善意的谎言?大前提是说的人没有存心从中得到好处,同时,希望被骗的人不知道真相比较好。事实上,有时候难得糊涂,或者人家的一番好意必须心领。还好,我们人类没有在说谎时,皮肤随着谎言的种类而变色。

年轻人表白,心仪的姑娘偏偏对他没有感觉,于是假借要专心学业为借口推了他,总比直接说明:你不是我心中的那个白马王子婉转得多,谁知道,多年以后,这个被拒绝的小子原来才是真命天子?

病情绝望了,深怕病人自己接受不了,于是婉转地告诉家人,他喜欢吃什么,去什么地方,能力所及,就让他吃/去吧,反正时日无多了。这比直接说:无药可救了,救下去也是浪费医药费那么不近人情吧?

还有很多很多,原来白色谎言和“婉转“有许多共通之处。

除了善意的谎言,世上许多谎言是为了从被骗者得到好处,比如说金钱游戏、电话诈骗等,也有一些是推搪或因为自己守不住承诺,如一马骗局、希盟宣言跳票等,受骗者的创伤程度因人而异。

最不了解一些为骗人而骗人,自己也解释不到为什么。这让我想起古龙先生在其作品《绝代双骄》里,十大恶人之一的“损人不利己”,是位让人称绝的角色:害人为乐,不一定利己,所以他名字叫——白开心。

摄影:李嘉永(台湾)

《时间的价值》/耳东风(马来西亚)


我读书时第一次学到的时间价值是“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写这句话的人大概是要告诉大家光阴的宝贵,不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那么,讲到理财,即管理钱财,最高的境界,想必是管理时间了。

家境贫穷的我,在高中开始做工来补贴家用,虽然赚的不多,至少不必一直要向家长讨钱。那时的我,发现这句俗语原来消遣的是自己,自己的钱再多,还是不能买到自己的时间。原来,自己的时间最贱价也最无价,一百万还是一分钱都买不到。但是,我又发现了另一点。自己虽然买不到自己的时间,却可以将它变卖——这是新词语中的“量化-quantify”。只要别人出得起钱,就可以买到我的时间。把自己的时间金钱化,卖得越高,就越懂得理财了,不是吗?

那么,时间到底值得什么价钱呢?把时间卖给肯德基或麦当劳,一小时大约值得3-4令吉;卖给工厂,一小时大约10-15令吉;卖给补习学生,一小时大约是20-50令吉。如果安排好要“贩卖”的时间,如何卖到最高价钱,而又不影响自己的学业,这就是一个成功的理财配套。
到了大学毕业,进入社会工作,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真正的时间价值(Time Value),也学会了如何计算金钱的时间价值,这又是另一种领悟。

原来,自己的时间不用卖給别人,也可以有其自己的价值。如何计算时间价值呢?这个,和金钱少不了关系。简单来说,把钱存入银行,一年拿4%利息,这个就是手上金钱的时间价值。过了一年,1000令吉就变成1040令吉,两年就是1080令吉。哎,不对,这是简单利率,如果是复利,那么,两年后的价值是1040×1.04=1081.60令吉。利用不同的利率供应,我们的金钱配上时间,就带来不同的价值。

而理财,不外是金钱、时间和利率回酬的三搭档,能够将之发挥最大的作用,就是理财有方。
于是,有些人的理财方式是用今时的金钱算未来式,即现在有多少钱(例如1000令吉),回酬率是若干,存上20年后有多少钱?不够的话,再添加存款。另一些人是用未来所需要的钱,推算回来现在是多少。例如,20年后您退休须要5百万令吉,那么,现在您要存多少钱,预测回酬是多少,才可以达到目标。

然后,有人再加入更复杂或者更聪明的算法:通货膨胀率(Inflation)。在通膨之下,您的钱如果收在床底下,十年以后面值一样,购买能力却变小了。我们看回上述例子,如果1000令吉存入银行,1年后得到4%利息,价值是1040令吉。可是,如果通货膨胀率也是4%,一年后您的货币贬值4%,或者说购买能力跌了4%,结果,您在1年后的1040令吉等于今天的1000令吉。换句话说,数量是提高了,素质却还是一样。如果您什么都不做,一年后您的钱还是1000令吉,但是购买力降到960令吉,其实你的生活素质降低了。

所以,理财就是存多点钱在年回酬高于通膨的产品/投资,然后记得,时间是您的合作伙伴,越早开始合伙的“时间”越值钱。

摄影:Nick Wu(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