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肠粉、肯德基、振商蛋糕》/杨晓红(台湾)

220217-ckh-dsc_1010
猪肠粉

在台湾,没有猪肠粉这一味,吃猪肠粉,名称这麽血肉的面食,听起来就不美味。或者台湾的港式肠粉,算是勉强接近大马式的猪肠粉。这味只有回家乡才有的味道是过年回去必吃的美食。

有一次新年回去,家婆正烦恼买什麽早餐时,我请她帮我买猪肠粉就好。执行力极高的她,真的每天供应猪肠粉,我吃了快两个星期的猪肠粉早餐,依然美味。

好朋友梅君这样向别人介绍我:“三条猪肠粉,一件腐皮,芝麻多一点。”第一次被人发现,为了省钱,都挑大的算计,真不好意思,其实我没有很爱腐皮。然后,好朋友文莉,就会抢着帮我买单。

我的猪肠粉就淋上浓浓的甜面酱,甜甜的人情,好朋友就是这种风味。

肯德基

几年前,台湾肯德基决定停卖原味炸鸡,改以脆皮炸鸡为主,最招牌的原味炸鸡进入历史。所以肯德基原味炸鸡成了回家必吃美食之一。

20年前要离开吉隆坡去台湾之前,想带80多岁的老奶奶去用餐,问她最想吃什麽?她回说:肯德基。我扶着从小就跛脚的老奶奶,慢慢地坐上车,开车到肯德基吃炸鸡。开车时,我还问她,怕不怕坐我的新手车?她很诚恳的回说:不怕。当时就这样战战竞竞完成一顿午餐,我们俩婆孙独享原味炸鸡,很美味很满足。

这是我唯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带老奶奶吃炸鸡,当时將要远赴台湾,想留着与老奶奶的回忆·····原來妳爱吃肯德基呀!

振商蛋糕

近半山芭街场有一家蛋糕老店——振商蛋糕,它卖的是表面铺满用人工色素做成的玫瑰花造型的奶油、外围粘着许多花生碎粒的圆形生日蛋糕。小时候只要经过振商蛋糕店, 妈妈就会买给我吃。

这几年回去,特别爱吃这充满色素的蛋糕,不让小孩吃,因为色素多,只有我自已独享。先生还笑说,平常不让小孩吃人工色素,现在自已却吃得那麽鲜艳?我说,吃这个蛋糕有特别的幸福感,就是会让我想起妈妈的样子。

半山芭街场商圈现在演变为缅甸街,振商的老板和师传都是六、七十岁的老面孔了,不知这份古早的味道还可以保持多久呢?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家里的音乐课》/杨晓红(台湾)

171116-clement-153
有了网路的方便,You Tube歌库裡几乎无所不有,加上google的chromecast可以连接到电视播放,所以家里隨時就是KTV了,还是一个老少咸宜且很受欢迎的家庭活动。

週末如没有外出活动,我们常和小孩在家用You Tube搜寻歌单,在家唱起KTV,而五月天、苏打緑乐团、陈奕迅、周杰伦、林俊杰、阿妹、王菲等这些歌王歌后都是常客。较资深的张学友、张国荣、谭咏麟、许冠杰也会来客串。如果奶奶有在的话,还会请邓丽君上来表演一些经典歌曲。当然也少不了大马时事歌王黄明志。

最近小孩的国小有“星光大道”的表演活动,让各个年级的小朋友自由报名参加。小朋友可上台演奏各种乐器或唱歌、讲故事、相声等表演。就读一年级的儿子自告奋勇说要参加唱歌表演,还是流行乐团五月天的歌。经班导师同意后,挑选了一首快慢适中的歌。只要一有空,全家人陪他在家开唱KTV,准备下个月的个人处女秀。身为爸爸妈妈必须唱得投入,让小朋友透过模彷中学习,连4岁小女儿也说要和哥哥上台合唱五月天;全家乐在其中,和小孩一起唱属于我们时代的流行歌,真好玩。

除此这外,台湾国小的音乐课也很有趣。老师会让小朋友听莫札特和贝多芬的古典音乐,并以讲故事的方式让小朋友认识这些音乐家的成长背景与趣事,聆听莫札特的《小星星变奏曲》、《土耳其进行曲》、贝多芬的《献给爱丽丝》、《快乐交响曲》等经典音乐。透过小朋友回家分享音乐家的故事,我们也随之进步,除了在家唱流行歌,我们也一起听古典乐,真是一种享受。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附:虽然有点后知后觉,为了配合本月主题,在十一月余下的日子里贴文都会附上一首歌或曲。今天附上的是任素汐的《我要你》,请大家欣赏:按这里。 (周嘉惠)

《大自然中的经典》/杨晓红(台湾)

211016-yang-xiaohong
假日带小朋友去台北市动物园走走,顺便複习各种动物。其中,最引起小孩兴趣的是昆虫馆,其中蝴蝶馆最为好看,那是一个开放式的体验园区,到处有大小蝴蝶在飞舞,园区内摆放了许多腐烂的水果台,那是蝴蝶及幼虫的美食。其中最为普遍的有黑脉大斑蝶、黑点大白斑蝶、红纹鳯尾蝶等等,这些蝴蝶都极为漂亮。

小朋友对蝴蝶的观察很感兴趣,细心观察每一种蝴蝶,仔细寻找能看到有许多小虫卵沾在叶片上,他用照相机拍下做记录。其中最让我们感到惊艳的是枯叶蝶,它的翅膀合起来时像极一片枯叶,当它张开时却十分鲜艳美丽,正反面完全不一样,一开一关,有如化腐朽为神奇的表演,像是大自然的艺术作品。那是枯叶蝶经过无数世代进化而成的伪装术,一面是保命的高级骗术,另一面则是吸引异性的艳丽风采。

另外,还有幽灵螳螂,也是伪装高手之一,长像与枯叶枯枝没两样,十分不起眼;不仔细去观察,根本不知道它的存在,以为是没什麽的枯叶堆中,却暗藏杀机,来无影去无踪,难怪取名为幽灵螳螂。另一种与它相反,但园区没有饲养的兰花螳螂也是骗术极为高超的昆虫,它係进化到超完美极致的生物之一,它隐身于美丽的兰花中,能优雅而漂亮地耐心等待猎物上门,一旦出手则又快又狠又准。

从小小的昆虫家族中,可以了解物中演化的道理,动物为了生存及繁衍下一代,而不断地进化为完美的生存高手,十分有趣。与昆虫相比,人类的演化史很短,想像一下,数万年后的人类又是长什麽样子呢?这令我想起一部由法国导演卢贝颂执导的电影 《Lucy》,女主角饰演一名因误用药物使潜力快速发展而不断进化成拥有各种超能力的超人,如果那是人类未来进化后的写照,我们比起这些昆虫会更有趣些吗?

摄影:杨晓红(台湾)

《玩数学》/杨晓红(台湾)

280616 ckh 108 DSC_0125
日前帮小孩办理小学一年级的新生报到手续,学校附送一本新生手册给家长阅读,手册里除了介绍国小教育理念等的基本数据,还收録了一些育儿文章,帮家长和小孩做一些学前准备,以提早适应小学校生活。该手册可说是苦口婆心,也印证了一些老师所诉苦的“家长比小孩难教”,其内容包括: 、、、等文章。处处教导父母如何教育小孩,十分用心。

其中,有提醒家长“先跑未必先赢”的观念,如有些孩子在入学前已背熟九九表,但专家提醒,更重要的是具备数字与数量关系的“量感”。可利用平常生活上数量的应用,如吃葡萄时,可请小孩数出数字,或两个成一组,分成好几组之相加概念而演变相乘关系等。若盲目的让小孩背诵乘法表,而不知其意义,这对孩子的数学能力并无帮助。

光背数字实无意义,依小孩的学习意愿,可透过玩中学的方式,如开车遇塞车,会请小孩把前方的车牌号码相加,玩了多次以后,小孩还会自已念9..9..18,7..7..14,这时候就趁机会解说相乘的观念。从游戏中玩数学,小孩学得非常开心还很有成就感。看小孩加减法还不错,去买一本数学练习题给他练习加减法,结果受到小孩的强烈抗议,真是适得其反。

把练习题摆在一边,来玩“黐十仔”扑克牌,意即两张牌一组,每组相加必须等于十,透过抽牌及别人发的牌,最终先完成三组十的牌即可得胜。这简单容易上手的数学游戏,让小孩可快速反应多种以十为单位的分解。加法没问题后,也懂一些国字后,可以玩扑克牌版的大富翁,2-5人的桌游,约半小时为一局,它简化了传统型大富翁的玩法,但又不失其乐趣;除了运气成份外,牌法变化无常,可运用的策略十分多样化,又可合纵连横破坏赢面最大的人,充满算计,亦敌亦友,小孩说有如《三国演义》里的故事,吵着每天睡前都要玩一次。

众所周知,马来西亚印度人专属的“Mamak档”,老板都能用心算快速把多种不同单价且数量多的餐点计算完成。于是有朋友推荐学习印度数学,它的运算方式快又简单,很适合我们日常数学的心算。小孩熟悉了10以内或整数的相加减,口头问小孩35- 18,他完答速度出乎预料;我问他如何算出,他说,先把18加到20,然后35-20=15,记得把多减的2加回去 17。看来我该把我印度数学那本书全部做一遍了。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别被Chucky追杀》/杨晓红(台湾)

300516 Childs Play
记忆中最深刻的恐怖电影为Chucky鬼娃娃(Child’s Play),鬼娃娃系列还被网友评为20大经典恐怖片之一。自从看了这部影片后,就不想再看恐怖片,也不敢玩相似的拟人玩具,影响极深。

其实,这部片也不算最恐怖,之后还看了第二集, 只是第三、第四集更夸张更暴力的情节,就敬谢不敏了。曾经出现这样一个画面:被面目狰狞的鬼娃娃追杀,而不断的奔跑,那种跑太慢必死的可怕心情,把人吓得手脚发软。求救无门的无奈,只能靠自已不断的狂奔和躲藏,并不断地祈求Chucky停止追杀和另觅目标。后来有一个声音说:这只是一个梦,快点醒来就结束了。用力张开眼睛, 果然是一场梦, 醒来后直呼“好在只是一个梦”,不过被Chucky追杀的“真实”感受非常可怕,久久挥之不去,直到现在仍心有馀悸。

早期,没有电影分级的观念,父母常和小孩一起看好莱坞暴力或恐怖片。现在电影有了分级制,12岁以下的小孩只能看卡通或一般的剧情片,这是相当好的提醒。致力于脑科学研究的洪兰教授提醒父母,不要对小孩说鬼故事或一些恐吓的传说,如: 做坏事的人死后会到十八层地狱受苦、不睡觉会被虎姑婆盯上等的传说,这会造成小孩做恶梦。鬼故事引发诸多联想,甚至比原来的故事更可怕,造成小孩成长过程之困扰,所以请大人不要随便吓小孩,也不要让小孩看恐怖片。

脑科学研究指出,大脑中的杏仁核,对情绪反应十分重要,尤其是恐惧。当受到刺激之后,杏仁核的特定区域会“因为学会害怕”,并产生恐惧的记忆。直到现在,我也不太愿意让小孩玩拟人芭比娃娃,即便它们被製造得精緻可爱。小时候发生的事情记得特别清楚,就恐怖的记忆门,已被Chucky 打开了。

电影海报摘自网络。

《无知的可怕》/杨晓红(台湾)

150416 PL Tan
高中二那年,银行再也受不了,家裡付不出房贷这件事。有一段时间,银行没再发催缴房贷的信件了,直到某一天,一位妇人敲门来访,说她已经买下我们的房子,请我们尽快搬离。不过,爸爸不相信,一直坚持房子是我们的,没有理会这件事,继续住下去,而我们也懞懞懂懂,不知发生什麽事,只知道爸爸有时好像有缴房贷,有时好像没缴房贷。

有一天,放学回家,家裡的钥匙竟然开不了门!后来仔细一看,原来锁头的钥匙孔被填满了万能胶水。爸爸说一定是那个妇人找人做的,没关係,把鉄门挂锁头的圈圈剪断就可打开了;把自家的门破坏,心裡面还有点得意,就爸爸带着我們三个小孩继续住下去。

某一天,也是放学回家,家裡的风扇和電灯突然沒电了。爸爸说,应该是那个妇人断水电了。如果银行把房子卖给她,她变屋主就可以去申请停水电呀!?但爸爸还是坚持房子是他的,打死不搬。还请当水电师傅的叔叔来接电,电源是家外面走廊的公共电灯,但只有晚上7点,公共电灯启动后,我们才有电可用。幸好房子採光好,白天不开灯无所谓。水呢,则是由左手边的邻居二话不说接了一条水管给我们蓄水,小确幸好像还是可以不需搬走的样子。

某个週末,门外传来很大的敲门声,想走去开门时,大门瞬间被踢开;三个高大的壮汉闯进屋里,不发一语的先狂打爸爸一顿,拳打脚踢,爸爸根本无任何招架之力。我出于自然反应,用身体去掩护处于捱打状态的爸爸,眼看他们高举拳头要往下挥時,重拳卻像良心发现似的止住了。他們发了一些豪语,离开了,我尾随到门口視探情况时,刚好看到右手边的邻居正在很紧急地的把大门和窗口紧紧地关上。

过几天,有朋友帮我们找到房租便宜的地方,好像有人劝爸爸说,想想孩子之类的话。爸爸终于认清事实举家迁移,到外面避避风头。4个人挤在一房的屋子,而爸爸也乖乖地缴一个月300块钱的房租,若再故技重施,房东可会赶人的。我记得,以前供给银行的房贷也是一个月300块钱。

那间两房的组屋,虽然小小的,但却是妈妈省吃检用十多年才付了头款,梦寐以求的一个家,里头简单的装潢也是妈妈毕生的储蓄。这个新家妈妈住不到两个月就车祸离开, 而我们还继续住了4年多。因我们的无知,银行採取应有的程序,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像连续剧裡的荒唐剧情。高中毕业后,我们也对这位爸爸失去耐心,弟弟走了,妹妹走了, 我走了,从此大家一去不回头。就在妈妈走之后,这个家其实老早就没了。

多年之后,才知道银行採取的是不点交法拍,得标者可以用很便宜的价钱得标,但银行却不点交过户,屋子裡的人事物,需由得标者自行处理,不管得标者用任何手法取得房子皆与银行无关。当年,爸爸还怪银行没问过他就把房子卖了,以为银行可耻。

20年后的最近,才知道弟弟曾经不敢把钱存在银行,原来不是只有我对银行有着莫名的疑虑。

摄影:PL Tan(马来西亚)

《松鼠妈大战响尾蛇》/杨晓红(台湾)

120316 PL Tan 43
读山三之《全职妈妈的一天》谈到全职妈妈疲于奔命的忙碌生活,很有同感。孩子还很小的时候的确非常依赖大人的照顾,但很快的他们也能给你回报。只要耐心地训练他们独立自理生活,慢慢就能为自己争取一些自由的时间。同时也要花心思设计,以自己的兴趣做出发点,同时能兼顾孩子,变成亲子间的活动。每天早上上学前,为了让小孩更快清醒,我都会打开动物台(国家地理动物频道或BBC earth)给他看,我也能一边喝早茶一边看, 当解说员。

在某区域响尾蛇百分七十的食物来自捕食小松鼠,其中较积极的松鼠妈妈为了保住家人,在响尾蛇还没靠近鼠窝时先发制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去咬响尾蛇尾部一下,再退回安全位置观察情势。响尾蛇虽被咬了一下,但不伤其上风之势,响尾蛇决定取回主动权,发动攻击;松鼠妈妈当然不甘示弱,用极快的速度跳到响尾蛇的后方再咬它一口,2:0,松鼠妈妈占了上风,但小小的两口还真的击退不了飢饿的蛇大哥。第三局开打,也许松鼠妈有点轻敌,想要攻击蛇的上半部,而犯了致命的错误,很不幸的松鼠妈被响尾蛇卷起来,眼看松鼠妈快被响尾蛇使出的大力無敵卷而奄奄一息。想不到她奋力一博,漂亮地争脱了响尾蛇的紧箍功!2:1,松鼠妈快速调整策略,趁响尾蛇还在乔姿势时,再去咬它一口。响尾蛇眼见情势不对,这位为母则强的松鼠姐姐十分强悍,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起初大家都为这位松鼠妈妈担心,实力悬殊还主动攻击如以卵击石。但结局却让人震撼,松鼠是为了保住自己和孩子的命,响尾蛇只不过为了填饱一餐。所以说别赶狗入穷巷,免得机会变危机。再跟小孩分析,还有更聪明的策略,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开打的话就算赢了自己也可能严重受伤,输了可就成为对方的美食, 风险极大, 如果能以智退敌才是上上策。

松鼠家族长期饱受响尾蛇的残害,十分苦恼,一位松鼠妈决定以身试法,捡取响尾蛇换下来的蛇皮,吃它并将蛇皮当毛巾般擦在身上,然后用沾有蛇皮的身体去抺小松鼠们,让大家都有响尾蛇的味道。大家都知道蛇是利用舌尖来决定方向和搜集气味,沾有蛇味道的松鼠妈主动靠近响尾蛇做实验,松鼠妈就在它的眼前,而蛇不断地吐舌信作探测,果然响尾蛇觉得不对劲,转身就离开了。松鼠妈使用骗术成功打乱蛇的猎食行动,保住松鼠家族。

这打破一般我们对较弱势动物的刻板印象,动物为了求生存会一直不断地进行演化,除了进化身上的武器,也能使用计策退敌,能生存至今的动物都是高手。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各种运动或竞赛也会运用各种策略,如何利用有限的资源取得最大的效益,就早餐时间短短15分钟的大自然课,我们母子受益良多。

摄影:PL Tan(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