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长龙/杨晓红(台湾)


刚来台湾最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排队”。台湾人喜欢排队买车轮饼、排队买青蛙下蛋、排队买鸡排、排队抢购麦当劳的限量版Hello Kitty、排队吃正宗日本拉面等等。

商人喜欢用饥饿营销噱头,让消费者非抢不可,而消费者心理学也充分表现“不拾输”的心态,掏钱掏时间排队抢购回应。

包括高总价的房子,常常看到开卖两周热销7成的新闻。每次去看建商卖的新屋,销售人员几乎不约而同的说,卖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低楼层,要买要快。看你不太喜欢,就换个说法,说高楼层有一户银行贷款不过,要不要考虑?而当天案场不时会传来成交的欢呼声,就在短短的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欢呼一至三次,感谢业主买单。

7年前开卖两周热销7成,4年前已完工完销的新建案,上两个月房仲透露建商低调降价卖掉一户,手上还有一些余屋仍在出售,议价空间还不错。

有一次遇到刚开门的排队店家,想趁还没有抢购热潮,赶紧买一个车轮饼来试试看。细心品尝车轮饼的味道层次与结构……就那一次吃过之后,再也没有去抢购过。

还有那个咸得不得了的日本拉面,请给我加一点热开水,谢谢!

照片说明:车轮饼
(摘自网络)

上一篇文章链接:背道而驰/吴颖慈(新加坡)

稀有家庭/#杨晓红(台湾)


在台湾家有三宝是稀有家庭,现代家庭大部分只生两个一个,甚至不生小孩的顶客族(Dink:Double income,no kid)也越来越多。再来因为房价火箭般的飞涨,而薪资成长却是龟速缓慢,造成年轻人只能在房子和孩子二择一的困境。形成少子化的同时,自然演化成老人国的国安问题。(这个问题平民百姓管不了这么多)

双北市(台北和新北市)多数中小型餐厅,都放4人长方桌椅为主,一家五口出外用餐,去小一点的餐厅要花一点力气乔位子。由于我们人多势众,声音多又吵,常常招来不少关心的眼光。尤其是楼下住了一户挑剔的耳朵,白天晚上都不凖小孩吵闹蹦跳,除非他不在家。这样还不够,还向各路邻居大肆宣扬,我们非常非常吵这件事。反而有小孩的邻居会给予体谅和包容。

很无奈,政府都把公园拿去给建商盖隔音很差和价钱很贵的房子,一出大楼门口,就是大马路,怎么放心让小孩出外呢?我们也是受害者。

少子化的现代,对孩子多的家庭不太友善。不过也有好事发生。

暑假,妈妈热到不想下厨。大妈带着10岁、7岁和3岁的家宝,出外吹冷气用餐。由于小孩众多,去美食街寻寻觅觅想找位子安顿下来。常常有热心妈,不知道是不是看我一带三狼狈的样子,便向我挥挥手,示意他们快吃完了把位子让给我们。我去摊位点餐时,吩咐老大要顾弟妹,坐好并等我点餐回来。有一次老三坐不住吵着要去找我,老大只好带着老三下座位走动,这时有位热情妈特别走来跟我说他们往别处走去了,叫我去那个方向找他们。

好不容易点好餐,苦苦相劝老大老二不要斗嘴,向老三解释不选择旋转寿司的原因……。餐厅小,座位都靠得很近,隔壁坐了一对老夫妻,不时投来一些眼光,很平常,不都是长辈看小孩,怎么看都可爱吧?

阿嬷起身要离开时经过我身边,拍拍我肩膀,低头靠近直说:“你很勇敢、很勇敢,一个带三个,真的勇敢。”拍拍肩膀还不足以表达她的意思,还比出顶天立地的大拇指“GOOD”的手势加强“真的不是假的”的程度。

我骄傲的回答:我是真的很勇敢!

摄影:#Lynne Oliver(澳洲)

上一篇文章链接:家不过三代/#何奚(马来西亚)

练习变老/杨晓红


若要老得有尊严必备三好,亦即:眼睛好、牙齿好和脚力好。本以为不是什么难事。

一天,眼睛出现了一个挥之不去的小飞蚊,害怕了。第二天,小飞蚊偶尔才出现,后来,小飞蚊变透明了,可是“它”还是存在。练习:降低用手机时间,用眼时要灯光明亮,暂时有稳住。还是不要惹恼它,勉得它招兵买马来攻打。

这一天来了,食量维持可体重反增,新陈代谢变慢,肥胖堆积问题挥之难去。练习:减糖减盐减淀粉,多吃蔬菜水果。运动暂时还只是做做家事,到户外遛遛小孩。强度是不够的,需要再多多练习。

平凡的这一天,就蹲下起立,这么平常简单的小动作,膝盖“咯啦”一声,换来好几天的隐隐作痛,是死不去,但是“它”就是一直跟着你。广东俗话说:“周身唔聚财”,健康就是财富,一鞠躬。练习:不做反差很大的动作,一切减速,尽量不提超重物品,量力而为。

好多天,牙齿算是正常运作,偶尔还是会有传来一些不是很痛,但“它”还是存在的过敏感觉。练习:更仔细的清洁牙齿,每半年定期检查。做菜时,菜肉切得小一点方便咀嚼,不要让牙齿们太操劳。

黑白围棋,白棋赢面大,用障眼法,争取空间。少時很渴望有一雙厚厚的雙眼皮,現在如願以償。少时很讨厌油油的一张大脸,现在油之不得。粗的细的天然纹身、大的小的斑斑点点。这些老朋友不请自来,送不走只好留下和平共处。人就是喜欢逆天,人老心不老就是要说出口。多个某日午睡,心不甘情不愿,心跳太快太吵叫醒了大家。冷静……冷静,不要自己吓自己。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上一日文章链接:老人现象/野子(马来西亚)

求生/杨晓红(台湾)


大学时期,每次缴完学费之后,钱就会少了一大块,心里随着特别紧张。这时候,就要找工读机会,未雨绸缪以筹备下一次的学费和生活费。

平时就要和学长姐保持良好关系,这样就可以得到一些校内的工读机会。校内工读机会僧多粥少,大部分都被学长姐占据了。只剩下一些零碎的工读时段,或吃重无聊的工作,才有机会排班。

冷门没人想值班的时间,有一大早8点去整理图书馆的藏书,或晚上8点打烊前一小时,整理厚重的论文合订本藏书。从宿舍到图书馆往返约半小时多的山坡路,去赚那一小时工钱。现在回想起来的确不符合成本效益,但当时确实很需要这些工作机会。

尤其是晚上图书馆关门前的那一个小时,很少人愿意值班。通常这时段,图书馆中英学术论文馆藏部没什么人,很安静,但藏书被研究生翻查论文时弄得有点混乱。所以需要工读生一本一本去排好上架,其实不难,只是那些合订本非常的重,有耗体力且孤单。

图书馆夜间部的主任,他的办公位置在大门口旁,我值班时都要跟他签到和打招呼,他很少和我讲话。他也不是请我的老板。请我的老板是白天上班的另一位馆藏部主任,我和老板几乎很少见面。

一个学期工作下来的有一天,夜间部的主任突然跟我讲起话来了。他说:你都很准时来签到呀!他抱怨说有些工读生常常迟到,有些还不来上班也不通知。原来呀是我的老板请夜间部主任盯我们这些夜间工读生,看看我们会不会主动准时来上班。

大学时期,做了很多工作,甚至有一个三个月的暑假疯狂打工,赚了十万台币,让该学年的生活费吃下定心丸。常常反问自己到底是来求学还是工作?本末倒置了?

结果是的,为了工作和生活,几乎不参加同学的课后要花费的任何活动,久而久之和同学们的互动也变得非常的陌生。就这样草草结束了四年大学生活,现在回想起大学生活的印象,就是挣钱和普通的大学成绩……。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居家抗疫故事:抗疫期间/杨晓红(台湾)

台湾抗疫情况,进入四月份,除了禁止外国人入境,目前是正常可外出、上班上课。凡搭乘大众交通工具及出租车,必须戴口罩。从警示疫区回国的国民,需居家自主管理14天。另居家隔离以及居家检疫者,都可以领到补助的费用。如不配合者,可吃上百万罚款。

口罩配置方面,依然受政府管控,每人持健保卡以实名制购买,14天成人可买9片、儿童10片。为了配合防疫,酒厂增加杀菌酒精的产量,可以到药局自由采购,目前是不难买到。

学校的部份,小朋友入校时需量体温及双手酒精杀菌才能入校。老师学生也几乎主动戴上口罩,不过体育课时,小朋友则会把口罩脱下。

台湾政府之全民健康保险制度行之多年,外国人只要居住半年以上,就需强行纳保,保费虽不便宜,但强制人民买保险,以备不时之需。保费不白给,不管大小病,大家都很愿意去体检看医生领药。因为如此,路上的各大药局,各专科诊所林立,相当便民。

感恩台湾有健保制度,让医疗服务普遍化,使得医疗费用也平民化。尤其是这次抗疫期间更是能发挥稳定人心的作用。

台湾防疫战/杨晓红(台湾)


2020年2月6日起,因新冠肺炎来势汹汹,台湾政府决定限购口罩,亦即每人在7天内限购两片口罩,需以全民健康保险卡登记姓名,且维持市价一片5元台币。此外,政府火速“接管”口罩工厂的生产线,即收购全国口罩产量,让人民购买,并严禁出口。

此招一出解决了大家买不到口罩的窘境,虽然7天限购两片是不足的。但可以让大部分民众都有机会买到口罩,且防止业者非法囤货哄抬价格,发灾难财。因为如此,也有一些App开发者,开发口罩地图,可以清楚显示附近药局的口罩剩余数量,方便大家查询。

为应付口罩之缺口量,政府投入经费,增加口罩生产线,目标系从日产400万片增加到1000万片,以解决口罩荒的问题。此外,政府近日已设立防疫法,严禁有心人士散播假消息、囤积医药民生用品及不配合相关防疫措施者等等,加重罚则,以防有人趁火打劫,扰乱社会。

在学校方面,政府果决延迟14天后开学,让小朋友居家休息,减少人群聚集的机会,以察病情。现在已经开学,学校要求小朋友早晚需量体温并抄写在联络簿上。每天上学日,校门口会有志工家长及老师,协助学生量体温及双手喷酒精杀菌才能入校。

确诊病例方面,防疫中心会主动检测病人所接触过的亲人朋友,尽可能追朔源头。例如:其中一确诊病例的周边接触者多达500多人,检测人员也耐心检测,以防漏网之鱼。其中,发现有很多确诊病例是无症状,但带病毒的状况,所以导致大部分外出的民众几乎都会戴上口罩。民众的危机意识及卫生习惯都有更进。

最后,最辛苦的是医院里的所有医护人员,在有限的人力物力之下必须守在第一线。希望大家暂时减少一些密闭空间的聚会。尤其是宗教团体的定期聚会,因大家都怕得罪神佛上帝,还是有人坚持赴会。我想大部分宗教都是叫人要善良,而善良不限用在佛堂神庙教会里。希望信徒们打开智能,勿轻忽传染病之现实,暂缓聚会降低病毒传染的机会,施以善良,造福人群。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稍安勿躁/杨晓红(台湾)


日前周嘉惠老师文章所提出的,是调整压力、心情当务之急的做法,换个方式调整心态,路才能走得下去,自得其乐除躁的方法也许可以阻止浮躁,甚至暴冲。

画一张没主题的图画,纯粹只想让自己很专心,很安静的完成一件作品。趁老三睡午觉的时候,每天画一点,每天填一些,逐步完成一件很快就稍微可以得到成就感的事情。拿来展示给小孩看,他们抢着要我再画一张送给他们,一个要有兔子的,一个要有海洋生物的。我笑笑地答应了,自得其乐。

答应了老二,决定带着两岁半的老三,进他们班讲故事教画画,当志工妈妈。第一次讲故事时,准备了好几天,在家里演练了好几次,不轻松但好玩。第一次就讲鬼故事,笑果十足,教小朋友画时下最流行的卡通插画,还得到了一批小粉丝的热情拥戴,自得其乐。

建议老大和班上同学一起合唱,参加学校的才艺表演海选活动。每星期好几天的晚上,举家大小一起到同学家练唱,然后又匆匆忙忙地回家吃饭洗澡睡觉。陪小孩做他喜欢的事,见到同学高兴欢喜,累了不投诉还心甘情愿。当起音乐老师,调整小朋友的走音,练习唱歌的口气,声音之大小快慢。陪小朋友学唱一首Rap风格的流行快歌。为了教他们,还在家先练习了十多遍。当我板起脸教他们时,他们才会服气。

画出色彩缤纷的心花怒放、讲着搞怪好笑的故事、唱出悲哀唱出无奈。当音乐结束,小朋友马上转脸喜哈打闹,自得其乐。

画作:杨晓红(台湾)

感谢以前的你 / 杨晓红 (台湾)


路走了有一大段,曾经遇到的人事物、亲朋好友、老师主管,甚至没什么亲缘关系却对你伸出援手的热心人士。竟管只是一句话也好,也许只是无心云,却是我的及时雨。让时光倒流,好好来感谢当时的你。

日前在脸书寻找一位大同华小时的画画启蒙老师——刘莱娇老师。发挥了福尔摩斯精神,找到老师的女儿,转而取得老师的联络电话。她是一位快80岁老奶奶了,但仍然不减其说话的快速度,充满正面能量又富有亲和力的一贯风格。和老师在电话中话当年,彼此快速复习这20多年来的成长奇遇,聊得开心投缘,还真舍不得挂上电话。

刘老师不曾当我的班导师,也不是课任老师,老师负责学校的辅导室兼美宣组。在一年级参加校内画画比赛时,老师刚好经过,对我提了一个小建议,当下我就开始喜欢这位老师。之后放学后总爱到老师的独立教室面前亮相,主动帮老师做事,听老师讲画画相关的事情。有机会跟着老师,到处去参加校外画画比赛,累积很多很好的经验。

后来虽没走画的路线,却没有离开画画。在童军团当志工妈妈,教小朋友画画,换得了许多崇拜及欢笑,乐事一桩。感谢老师当时不厌其烦的指导和鼓励,也在我迷失方向时,给予关心、支持及向善的信念。谢谢以前的妳,未来妳依然是笑口常开,幸福快乐。

绘画:作者与女儿合作作品。

不见不散/杨晓红(台湾)


小时,特别爱跟着婆婆,因为她有说不完的故事,历史的、她的、子 女的、周边的。大时,我也常常回来看她。她爱躺着彩色塑料绳编织的躺椅,看电视,我则躺在她柔软香香的床,和她聊天。看着,聊着,总会一起睡个午觉。

大四寒假,80 多岁的婆婆老到身体不能用,可头脑还清楚。白天主动在医院值班陪她,聊天,多看看她。婆婆说要上厕所,她双脚几乎无力撑起,整个人倒在我身上,还勉强够力气扶她,后来婆婆用双手扶着墙壁的手把,勉强完成动作。上厕所耗费约半个多小时时间,我帮忙不多。

某个晚上,叔叔家无人值班,我主动去陪婆婆过夜。婆婆患有大肠问题,无法自理大小便。凌晨,婆婆用拐扙敲打上铺的床底,把我叫醒。婆婆便便了,需要我帮她换尿布。我战战兢兢地,按照婆婆的指示,带上手套,用湿纸巾擦拭,翻身侧躺不断擦拭,到干净为止。味道是重的,量是有的。最后,完成所有工作,帮她换上干净的尿布,放下心。

婆婆不好意思地说:唔该晒啊。(编按:即“谢谢”,广东话。)
我笑着说:没什么啦。

房间弥漫着衰老的味道,未散。

我问婆婆:会不会害怕(离开 ) 呀?
她轻松回说:不会啦!(她知足 )

寒假结束,回台湾之后,我们再也没见面。

婆婆走了,不难过,我们道别过了 。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不及格的故事〉/杨晓红(台湾)


台湾小学三年级的社会课,其中一个主题是关于社会关怀,其中谈到弱势族群、弱势家庭。 担心小孩不懂,还特别解释何谓弱势家庭?比如说经济能力较差又单亲的家庭……。 儿子马上响应说:妈妈你也是来自弱势家庭啊。

我一时反应不过来,儿子说的是我的原生家庭。我这才想起来,单亲家庭……爸爸缴不出房贷和学费,的确符合弱势家庭。原本我们是一个小康家庭,后来因为妈妈车祸意外走了,爸爸少了太太的看管,书读得少,没什么判断能力,不知道如何照顾三个小孩, 所以我们变弱势家庭。

我还说我妈妈当时等优惠的政府屋,等了7年,终于等到了属于自己的一个房子,又花了毕生的储蓄装潢那间房子, 结果新家入厝,不到两个月妈妈就车祸意外走了。过了4年风风雨雨,付了4年的房贷,因为爸爸多次拖缴一个月只有马币两百多块的房贷 ,而被银行拍卖了,接手的屋主还请了三个壮硕的男人来殴打我爸至脸青鼻肿并警告我们搬家。最终,爸爸没有把妈妈的房子保住。更傻的是,爸爸还心甘情愿在附近租了只有一个房间,租金还要马币三百块的老旧房子。

听到这里,老大和老二都瞪大了眼睛并语带可惜的说:“你的妈妈好惨喔!你的爸爸好傻喔!”数学不错的老大还说,马币两万五这么便宜的房子,一个月才付两百多块房贷这么便宜怎么不要!? 后来租三百多块的老房子!? 他觉得很不可思议!好像不太相信世上怎么有人这么傻?

打铁趁热趁这个机会告诉小孩说为什么我们要上学读书,增长知识帮助自己有判断能力,千万不要像阿公一样傻傻的把一个家给毁了。

过了好几天,天气实在太热只好把三个小孩集中一起,大家挤在一房开冷气睡觉。老大老二兴奋又开心,灯关了后,他们还要求我先讲一个故事才睡,他们说我很会讲故事,非常好听。

我说什么故事啊? 他们说:你小时候的故事啊,我们很喜欢听。

有点惊讶他们对我的故事这么有兴趣,我只好把陈年老故事又讲一遍。这一次不讲恐怖的,讲了一些好人好事……。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