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女儿都一样?!》/徐嘉亮(马来西亚)


太太从小就由她外公、外婆养大,感情十分要好。她也十分争气,自小成绩不错,靠着一份高等教育贷学金,考获电脑软件编写学士,如今在银行工作。以往,我们常常带着孩子,驾两个小时的车程,回乡探望两位老人家。一家和睦融融,就是一种幸福。

内子的外公是一位十分勤奋,兼有生意头脑的老人家。他年轻时,刻苦耐劳,把辛苦赚来的血汗钱,买下了几十亩橡胶园。他生了十二个孩子,五男七女。哈!聪明的看官们,写到这里,才是剧情的开始。

一个传统的福建家庭,外公根深蒂固地认为应该把家产分一半给长子,其余的让余下的四子平分,女儿们则得到几千元安慰奖。哇!不得了!一场“龙争虎斗”就此拉开帷幕。首先,外公一次小中风,躺在病床上,任人摆布。有一次,刚好只有我在他床边,于是服侍他小便的当然是我咯。当我拿着尿罐去倒尿之时,看见他小女儿原来坐在门口,却动也不动。“阿亮,这些工什么时候轮到你这外孙婿来做?想分一份,尾指都够不上!”这时,我太太刚好进来,接口道:“小姨,你快快去倒尿,待会儿可以分得大份点儿的。”她才悻悻然地闭口。这场小中风,让外公害怕自己死后孩子们会争家产,而导致家庭四分五裂,于是提早分给了大舅。同时,他也立下了遗嘱。几个月后,老人家身体刚恢复,就前往自己的油棕园巡视(改种油棕树了)。怎知,他竟然被人赶了出去!原来大儿子左手继承,转眼间,右手就把那四十亩地卖出去了。当时,他气得差点二再度中风!

这时候,怨言四起……女儿们都觉得很不公平,觉得父亲老糊涂了,不中用了。还记得小弟的岳母埋怨:“你阿公吃到这么老,也是很难搞……”我听了,顿时火冒三丈,马上接口说:“妈,您老了,我们很乐意奉养你的。”一个大家庭的乌烟瘴气,让我太太的心理也生病了。我告诉她,外公把你们三姐妹养大,功德无量啊!他老人家的钱要分给谁,是他的自由啊!

不久后,外婆因为长期骨质稀松,压着中杻神经线,不但行动不便,而且非常疼痛。看了好几位骨科专科,最后辜医生替她打了一系列的鲑鱼降钙素(Salmon Calcitonin),情况好转了,她也可以下床行走了。就在大家欣喜万分,松了一口气之时;她的脊椎爆裂,情况急转而下。为什么?她的那个杀千刀的大儿子带她去神庙擦骨,活生生地把脊椎骨擦裂了。自此事情,他一家人影消失。这时,与太太一起长大的表妹毅然辞去工作,照顾外婆。熬了十个月的无时无刻疼痛,外婆在后期更是被人“踢来踢去”,在老人疗养院肺衰竭,伤心离开人间。这时,大媳妇才来上演“大哭大叫”的把戏,然后不停地追问外婆是否有留下什么金饰给她?

几年后,年迈的外公染上了尿道癌,痛苦万分。他最疼爱的二儿子是名“半路出家”的中医师,竟然主张让父亲就此痛死,不必医治。在询问了三名泌尿科专科医生的意见后,我们决定动手术移除癌细胞。手术后,外公恢复良好,住在三姨家静心疗养。在三姨悉心照料下,外公慢慢地可以行走了。这时,他的二儿子及小儿子带他回老家住几天。老人家的脚有个小伤口,结果就在回老家的第二天,他发烧了。我们要带外公去看病,相信打一支抗生素应该会无大碍。他的两个宝贝儿子满口答应,他们会负责带父亲去看病。谁知,就在第三天傍晚,传来了老人家与世常辞的噩耗。办丧礼时,他们俩“给鬼迷”似地说出当天两兄弟推来推去,不愿带老人家去看病,甚至觉得父亲已经活够了!

各位,看到这里,您心寒吗?唉!就在尸骨未寒之际,大儿子威胁四弟要把父亲赖以为生的最后一亩油棕园的收益与他平分。四舅认为油棕是他耕种的,凭什么要分一半出去。最后,他耐不住大舅的疲劳轰炸,一气之下,把油棕树全给毒死了……

总而言之,生儿生女都一样,最重要的就是自小要孩子知道何谓孝顺,并且要以身作则,孝亲敬老。留下家财万贯给下一代,不如把全部钱捐给有需要的人。切记啊……切记……

摄影:Nick Wu(台湾)

Advertisements

《另一种人生》/徐嘉亮(马来西亚)


A = 笔者; B = 亲戚或朋友

A: 阿仪,吃饭咯。
B: 慢着…… 先别动。让我先拍张照,上传至脸书。
A: 哦!以前吃饭,让长辈先吃;如今,让手提先吃。

X X X X

B: 嘉亮,为什么你还用石器时代的诺基亚?难道你没有脸书,没有Whatsapp?我们要怎样联络你呢?
A: 首先,我这台手机有一个“特异功能”,越跌,收到的讯息越清楚。第二,我有一张脸,还有许多书,就是没有一本叫脸书。要联络我,可不容易,给我拨个电话,或传送个短讯就行啦!

X X X X

B: Kah Leong, 买一台智能手机啦。你要和我们做生意,一定要加入我们的群组,与我们多多交流嘛!现在一台智能手机很便宜,如果你负担不起,我买给你咯。
A: 哦…… 谢谢,谢谢。如果我们做成生意伙伴,我一定马上买。(心想:我的生命如此短暂,把时间消耗在群组中的‘是是非非’,真的是负担不起。)

X X X X

B: Dr. Chee, 我们刚开了一个Whatsapp群组,请你也加入,以便我们可以讨论工作上的事情。
A: 哦,我的手机并不smart。有什么事,请通过电邮让我知道。如果紧急,务必给我拨个电话。谢谢。

X X X X

B: 阿亮,现在人手至少一台智能手机,你没有,工作上没有问题吗?
A: 妈,虽然智能手机能给我带来生活上的一点便利,可是它却会夺走了我许多宝贵的清静时间与空间。
B: 时间都是由你控制的啊!
A: 妈,人在“网络”,身不由己啊!打个例子,您媳妇儿常给我送照片,我能不看吗?我能不回吗?上司将工作上的任务,全天候传送,我看了后,能置之不理吗?

X X X X

各位看官们,您说呢?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2月28号贴文三之二 《照片似记忆法》/徐嘉亮(马来西亚)


各位看官,请您想一想令堂……您脑海中出现的十之八九是令堂的样子,而不是她的名字。为什么?人与生俱来的记忆方式就是倾向图像记忆,只可惜如今的教育只是一味地强逼孩子死背,让有趣的学习过程变得味如嚼蜡,毫无意义。

今天,我们并不是要讨论如何学会自由操控右脑,快速唤醒右脑照相记忆力的过程。我们要谈的是此类学习方法所衍生出来的好处。首先,图像记忆的首要条件就是我们必须对有关的事物有一定的认识及了解。过后,大家可以用图像将各种事物先归类,然后将它们连贯起来,变成一个小故事。通过此等训练,孩子将学会在杂乱无章的事物中,寻找重点,理出一个规律。这岂不是我们一直要传授给孩子的解决问题的技巧吗?

此外,要学会照片似记忆法,我们必须保持心中的宁静,广东人俗称“心水清”。许多人都知道北京故宫有个养心殿,但是“养心”谈何容易?其实,一个人的一生精力有限,假如我们能够常保持静心,干起事儿更能事半功倍。当然,养心还须如孟子所言:“养心莫善于寡欲。”或许,这就是为何成年人会比较难学会图像记忆法吧?

当我们不停地运用图像记忆,久而久之,我们就会发现背东西越来越容易。为什么?因为四个字:触类旁通!这类丰富脑里图像元素及想像力的训练,可是激发创新能力的首要步骤。让小弟在此举个例子,一个苏联的科学家(米哈伊尔·茨维特)从浸入咖啡内的领带出现不同颜色区的生活事件中,发明了色谱分析法,成功将叶绿素分离为不同的色带。人工智能的出现,能够取代这类的研创能力吗?

各位,别再走回头路了。让我们好好掌握照片似记忆法,改变孩子们的死记硬背法,还孩子们一个快乐的学习过程。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你对得起青春吗?》/徐嘉亮(马来西亚)


“二年生上你的课时反应如何?他们竟敢在我的课堂上玩‘疯’,有两人还边看网上视频,边大声说笑。真是岂有此理,气死我了!”“别生气,现在的小孩自小就娇生惯养,那像我们真正地去珍惜念大专的机会?你劝他努力学习,他不但嫌你啰嗦,还埋怨父母逼他来受苦呢!”“我那班更糟糕,竟然和我讨价还价,什么你帮我们考试及格,我们帮你在讲师评价表上填高高分,好让你年尾花红有着落。”“不谈小孩,我们上司的态度也是别树一帜。只因六十个百分比的学生在期中(midterm)考试不及格,她不但大幅减低期尾考试的深度,还下令要我们在tutorial时段内训练学生有关期尾考试试题的作答技巧。这间接就是在泄漏试题!这是在办教育吗?真是岂有此理!”“哎呀!你还弄不清私立大专的状况吗?他们表面上是在办教育,实际上目的只有一个:赚钱!我有一位朋友更是得替交白卷的学生写答案,以便确保全部学生都是及格的!那岂不是更荒唐?”

以上这段对话,反映了私立大学大部分的学生态度。一个良好的大学生素质应包括內在的道德规范、知识文化、创造开发、执行实践等能力以及健康的表面身体、心理素质。以往的大学生抢自习室自修,通宵念书;如今的大学生流连KTV,熬夜打机作乐。勤学态度和苦学精神,在安逸优渥中成長的学生身上,似乎是看不見了。社会时兴的享乐潮流是否早已淹没了我们富裕的下一代?

笔者在本地某间私立大学执教,与同事讨论后,得到了一些结论。现今孩子所缺乏的是不懂得珍惜手中所拥有的学习机会及没有人生方向。今天这一批孩子都是“补习中心”培养出来的考试机器。自小,他们就被教导以考试分数为重,只要考得好,一切事情都好商量。譬如说他们不必做家务,因为这是“kakak”(编按:马来西亚普遍对家庭女佣的称呼)的工作。放学回到家,只需把双鞋子一丢,就可以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洗碗?扫地?没空!他们得上网“找资料”,做补习功课;或是对着“爱疯”,忙着“非死不可”(Facebook)。优渥的物质生活,让他们不懂得珍惜所拥有的一切;一切的精心安排,更让他们失去了人生的方向!

那么,这班孩子是否就没救药了?富裕的生活,难道是沉沦的藉口吗?其实,亡羊补牢,未为迟也。要改变孩子的人生观,还有赖家长们与校方的合作。如今的教育制度,多倾向于“取悦”孩子,尽量配合孩子的享乐习性,去进行所谓“以学生为主”(Student Centered Learning)的教学方式(特别是以生意为主轴的私立大专)。要改变他们,最主要的是改变他们的“学习态度”;学习的原动力,应该来自学生们的内心。本人有个好提议,但需要得到家长的配合:在每年的假期,强制学生到工商界去工作,当然他们的薪金会是他们唯一的经济来源(也可以由家长们把那段时间的零用钱交托给校方处理)。当中的最大目的就是要学生们懂得珍惜所拥有的一切!在美国,学生的志愿者活动是纳入法律及社会保证机制,甚至有些学校在高中阶段就要求学生参与社会服务并以此作为学生毕业的一个必要条件。美国能做到,当然我们也行!

其次,我们应该让孩子去选择他们所兴趣,喜爱的科系就读。强逼孩子选读某些热门科系,以便完成自己的梦想,或是只为了往自个儿的脸上贴金,是最要不得的行为!正所谓“行行出状元”,只要孩子带着一股永不熄灭的热诚之火,努力不懈地驶向他们的人生梦想,他们一定会成功!股神华伦巴菲特的兒子,彼得巴菲特,不也是走出股神的影子,尋找自己的人生。凭着一笔九万美元的家族遗产,他投资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经过了无数个甜酸苦辣的音乐人日子,最终他的音乐作品获得了乐坛最高荣誉的艾美奖!

今天象牙塔内的莘莘学子,是五年后马来西亚所不可缺乏的社会精英及国家栋梁!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道格拉斯诺斯曾说过,“行为由制度决定”。衷心希望今天教育制度的改变,能确保马来西亚不会沉沦于不断求新、求变的世界潮流中!

后记:从幼儿园、小学、中学、公立大学、私立大学、学院、补习中心,小弟教了约廿年书。后知后觉的我,如今才惊觉今天的教育大势所趋,早年学生刻苦勤学的情景早已一去不复还……认真的教学,却被校长训话:“我们只需要教学生到销售员的水平就足够,不需要教太深,只要他们出来工作后有交税,那已经达到马华办校的目的。”只要多付逾一万一马币,学生就能同时多得一张美国大学文凭。要注意3+0的深意,学生从未踏入美国国土,只是由同一批的讲师教,多考一张由相同讲师所出的考卷,就会获颁一张美国大学文凭。哇!这种教育是何等的“乌托邦”式啊!

各位,原来愧对青春的人是我!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学习的疑惑,如何解?》/徐嘉亮(马来西亚)


今天的教育孩子方式,五花八门,真是目不暇给,看了准得头昏脑胀。怀胎十月时,先来个胎前教育,莫扎特音乐播放个不停……接着乳牙还未萌出来的小宝宝就得接触启蒙教育法。好不容易才能稳稳地走路,嘴边挂着几句牙牙语,就被“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推进幼儿园,有些甚至还上补习班呢!如果您问为何这么早就把孩子送入幼儿园?标准答案是网络专家说两岁上幼儿园最适合,不然学习就会跟不上咯!一路走下去,孩子们有着无数的补习班、才艺班、品格塑造营、假期培训营、科学营,最近马来西亚还流行幼儿理财学习营。

各位看官,故事现在才正式启幕。试想,这班自小经历十八般才艺培训的精英,进了大学后,学业一定是顶呱呱咯!小弟在数间国立、私立大学里头待了整整十五个年头,看到的却是一片迷朦的景象。首先,大部分的“学生”都抱着同一个态度来上课——“付学费做工”。几乎人人都抱着多学多错,少学少错,不学不会错的态度。八点上课,太早了,不来;中午上课,“早午餐时间”,上课得让路;下午五点课,回家时间,(毕竟首都塞车的情况严重),上课免谈。结果,可容纳五六百人的宽大礼堂,只剩下数十位“灵魂出窍”的同学。小弟的课堂都被安排在早上八点及下午五点,特别是最近的雨天,出席的人数更是惨不忍睹。或许您会建议小弟,与其失望,不如专心教好出席的学生?上课时当小弟发问,一定没有人回答。哈!你不答,我就叫你的名字,让你无所遁形。可是学生还有一招厉害的杀手锏!三个字:“I Don’t Know”,你能拿他如何?

其二,小弟执教的“大学学院补习中心”规定每个星期都得给每个小组的学生一个小时的复习教程,目的是确保学生考试及格。小弟这个学期教一批毕业班,目前是第六个星期了。发出去的作业,班上永远只有一个人做完。或许您说:“至少还有一人啊!”各位,那人是小弟啊!上个星期,我把这种情况告诉系主任,希望她能采取行动,以免全班不及格。她语出惊人的安慰我:“能够在第十个星期开始温习功课,已经是好学生啦!你就甭担心吧!”如果第十个星期才开始温习,那么一个学期只教五个星期就足够啦!接着,她还警告我别让学生不及格,因为他们只剩最后一个学期了。不及格代表不能及时毕业。我唯有告诉她:“我从来不会‘当掉’学生,有的也只是学生自己‘当掉’自己。要确保全班及格而又不采取行动,换人教吧!”

其三,今天的学生“读书”,都没有课本,不知他们从何读起?他们只是背讲义(Lecture slides),希望讲师能完完整整地把讲义内容翻炒成考试问题。进到考场,他们只需当“背多分”就能高中。院长更是命令每位讲师必须确保有八十个百分比的学生及格,同时也需要让十个百分比的学生考获3.90 的累计平均积分。她还明示讲师应该告诉学生类似的考试试题,还得教他们如何作答才能拿满分。结果,某些“顾客学生”竟然和讲师谈判:“你确保我们考试能获取高分(不只是及格哦!),我们保证您的讲师评估分数也高,以便年尾的关键绩效指标也能得高分!不然,双赢的局面可就变成双输了。”

这些冰山一角的例子,导致小弟十分地迷惑……不要读书,学一门手艺吧!何必浪费父母的钱财,同时也挥霍了自己宝贵的青春年华呢?追根究底,今天的学生得来的学习机会太容易了,物质生活也十分的富足,根本就没有“需要”深造!其次,教育机构的高层都是由一班自私自利、目光短浅的庸才掌政。这一班的所谓教育人士,只会做好表面功夫,采用一批听话的跟班,好让自个儿能呼风唤雨、谋权谋利。渐渐地,认真教学的好讲师只剩下两条路:把自己变成“他们”中的一分子或是离开这所谓的“教育界”。

本人的父母曾经劝小弟:“何不装糊涂?”唉!只可惜小弟入错科系,执教的是食品工艺。假如小弟糊糊涂涂,得过且过,学生毕业后在食品工厂就业,也是糊糊涂涂,敷衍了事,试问亲爱的看官们,您还敢买食品吃吗?哈!小弟就曾经问学生们这个问题,他们某些人的答案竟然是:“我们毕业后又未必一定得从事食品业。老师,你的思想过时了。读那行,未必会做那行的……”“那你们有什么打算?”“放心吧!我们可以从事自由空间大的销售业,当然也可以开一间补习中心或是托儿所,到时必定能赚大钱!况且,我们现在也在教补习嘛……”

啊!这岂不是恶性循环吗?善哉……善哉……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何止心痛?!》/徐嘉亮(马来西亚)


每个人都曾经历心痛的滋味。这种心痛并不是指心脏病损所导致的病症,而是在身体极度悲伤的情况下造成的交感神经“心痛”反应。人,往往在失去至亲、至爱或被伤害时,伤心得五脏六腑绞在一起,如万箭穿心,痛楚万分。最近,保姆的外甥女在怀孕六个月时,出外旅游导致羊水外漏。这次意外造成胎儿吞咽胎水过程受阻,医生判断胎儿命不久矣。由于剖腹生产会对产妇造成生命威胁,所以年轻的妈妈在接下来的三个多月,进出医院无数次,受了很多煎熬。孩子似乎听到了母亲的呐喊,顽强地活了下来……前两个星期,孩子顺产,但一出世,全身就插满了管子。正当医生要动刀修复孩子的喉部时,突然发现孩子的心肺衰弱,不适合进行手术。于是,孩子与死神继续奋战,经过十天挣扎,孩子离开了。得而复失,换来的是撕心裂肺的骨肉分离。看官们,您感受得到吗?

还有一种比心痛更甚的是哀莫大于心死!最近,马来西亚高教部大力推行综合性成绩平均绩点(Integrated Cumulative Grade Point Average (iCGPA))。这项计划主要是为了解决每年我们拥有逾40个百分比大学毕业生(约16万人)的失业问题。为了迎合工商业雇主们的要求(大学生应拥有各式各样的软技能),每位毕业生都得十八般武艺皆能。以下是iCGPA的要求:‘The aim of iCGPA is to produce graduates who not only excel in their fields of study (academically), but are also equipped with the necessary soft skills (such as English proficiency), knowledge (of the world at large, the sciences and arts), values (ethics, patriotism, and spirituality), leadership abilities (including the love of volunteerism), and the ability to think critically (accepting diverse views, innovation and problem solving).’(链接:按这里)咦?以上所列出的事项,不就是我们一直注重的德智体群美吗?各位,我国的教改岂不是很好吗?且待小弟一一地向各位分析。首先,一个人的德智体群美很难通过考试被测试出来,更甚的是,大学的讲师必须确保超过80个百分比的学生及格。这和卖文凭有分别吗?其二,学院不停地利用学生为了“赚取”软技能分数的心态,指派学生,甚至强逼学生从事与政党有关的活动(如拉曼大学学院校园外长达600尺的爱国手印壁画)。难道大学生的软技能、爱国心会因此而提升吗?最严重的是每一科的学科学习成果导向(Course Learning Outcome, CLO)只能配对一项课程学习成果导向(Program Learning Outcome, PLO)。试问,一门学问只能有2至 3个特定的学习成果导向,这符合逻辑吗?

追根究底,为什么工商界拒绝聘请本地的大专生呢?当中主要的原因是现今的大学毕业生只会考试,不懂得实践。简单来说,他们都是“背多分”。如今,大马高教部竟然与事实背道而驰,连职业道德、领导能力、组织能力、爱国情操等软实力也需要经过考试被鉴定。苦哉!哀哉!更令人气愤的是象牙塔内的讲师们、教授们竟然没有人反对,任由所谓的学院高层人士蹂躏年轻一代的前途(这至少发生在小弟执教的高等学府)!全部“同事”都只是隔岸观火,甚至有人还发表“伟论”:“不必担心,船到桥头自然直……” 身为一名博士,一名教育工作者,应该明辨是非,仗义执言!只可惜,这班人为了自身的利益(KPI、升职机会……)而噤若寒蝉,不愿得罪上司。新一代的毕业生,只能是一批会考试的应声虫。依小弟见解,现在大马的教育趋势不是船到桥头自然直,而是身入棺材一定直。

各位,一个没有明天,没有希望的教育系统,谁不心寒、谁不心死?如果诸位看官有解救的方法,务必让小弟知道。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念旧,是真的舍不得吗?》/徐嘉亮(马来西亚)


早前,母亲怀念芙蓉星洲报馆前,两位老人家所卖的自制手工肉包,吩咐我在特定的时间去买。买回来后,尝了两口,她有感而发,觉得记忆中的味道已失去。包,依然是同样的人制造,可是,吃的情与境,早已不一样了。

再说回小弟,自小就收集了各式各样的剪报,虽然没看上几回,剪报册早已堆满灰尘,却总是不舍得丢掉。老妈唠叨了十多年,讲到快断气了,岂知我依然无动于衷。哈!前年小妹在老家坐月子,母亲大人先斩后奏,一鼓作气地把小弟全部的收藏,当成旧报纸卖掉。咦,我还以为心痛的感觉会持续很久,怎知留下的只是那一份惆怅。接着,我索性恨下心来将以往所得的奖牌、奖杯全都送了出去,反正可以省下抹灰尘的功夫。结果,反而是父亲不舍得。

人,往往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常缅怀以往的人、事与物。谁知,偶然再相见,却只是彼此寒暄,往往落下了个相见不如不见的尴尬场面。今年的新年期间,已有廿五年没见面的小学同学,办了一个新春团聚。当天,大家除了闲话当年,互相询问近况外,最重要的就是拍照和交换电话号码。小弟没有智能手机,也没有脸书账号,顿时变成了被围攻的“活化石”。哎,其实大家都心里有数,宴会散了后,继续保持联络的,会有几人?

念旧,只是一种美丽的情怀;毕竟人总得向前走,您怎么说?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P/s. 星期天原本不上文章,今天算是临时加场,不另收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