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与被动的选择》/周丽雯(澳洲)


人生到处充满着做出选择的时机,有些是我们主动的,像被老板、同事欺负得太厉害了,主动提出辞职。当然,这情况也可以被讲成被动的,因为是被欺负得厉害才离职的。这么说,我们似乎都在被动地做出选择。有点被命运牵着鼻子走的味道。

谈起做选择,除了听天由命,完全被动外,或多或少都得自己主动些做点决定。这样的选择,将来后悔的几率会比较小些。我的看法是,问题来了,我就收集资料,尽可能的把问题仔细分析(当然这仅限于比较大的问题,今晚吃什么就不用那么劳神了!),有可能就听听身边朋友们的想法,然后自己做个决定。这好处就是,等到哪一天后悔的时候,可以安慰自己,当时已经尽力,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所以选择会不一样。并不是自己做了不明智的选择,只是当时的资料没收集全,或者根本情况不一样了。就好比三岁小孩做的决定,跟四岁孩子的决定就差很远。这样子想,心里会不会比较好过,不会恨得肠子都悔青了?!

在澳洲活了二十几年了,几乎成年后都在这里混的日子。家人不在身边,能商量的就是几个死党,做选择真不容易。刚开始,电脑不流行,就靠寄信联络,等爸妈的分析,一来一回,几乎大半个月不见了,还不如靠自己。这就是留学生的成长史吧?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猪朋狗友》/周丽雯(澳洲)


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刚到澳洲时,举目无亲,就只能靠朋友。一直以来,我都是主张“人性本善”的,所以我交朋友都先假设大家都是“好人”,这缺点就是会交上些乱七八糟的人,其中猪朋狗友我就好多。也不是都是些只会玩乐的朋友,但是说到玩乐,大家都是高手就对了。

其实,交友并非天天都需要表演两胁插刀,吃喝玩乐也很重要。毕竟我们大多时候都是在过日子而已,没有谁天天有难题,天天得死党陪你上刀山下火海的。我也希望自己能成为朋友的猪朋狗友,陪吃陪喝,开开心心!别成天都是人生大道理,太严肃,日子不好过!

当然最好的朋友,就是平时能当个猪朋狗友,必要时又能变成难能可贵的知己,那就十全十美了。不过,人生哪来的那么多十全十美?所以,多交几个朋友,碰上问题时,多几个人的电话可以打,也还好吧?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三人行必有我师》/周丽雯(澳洲)


三人行必有我师,只要有心,必能在你身边的人身上或多或少学到点东西。小时候,在父母身上、学校老师身上,学了不少东西;毕业后,到职场上就在同事、上司身上学。平时,朋友之间也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所以“老师”一直都没缺,只是看自己学不学而已。

在澳洲,可能人口密度低,竞争压力比较小,同事、朋友之间都很随和,有问题都会互相帮助,我在同事、朋友之间就没少学东西。偶尔会碰到一个比较吝啬的,我就敬而远之,也没差。可能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我根本没有考虑回马来西亚就业,听到亚洲就业的压力,同事之间的竞争,别说互相学习,没在你背后捅两刀就谢天谢地了。其实,有多少人真的会因为“教会徒弟没师傅”的呢?在教会别人的过程中,自己会有另一番体会,这不是很好吗?而且,出门在外,多个朋友,肯定比多个敌人要强吧?!

以前年纪轻,一般会把年纪较大的同事、朋友当成学习对象;现在年纪大了,反而觉得人人都有比自己强的地方,只是我们肯不肯虚心学习而已。我的老板,就比我小了几乎十岁,刚开始上班时,对这小弟弟确实有点保留,毕竟是我第一个“小老板”。在一起工作一年后,发现老板就是老板,思维方式不一样,能顾前又顾后,管人管事一样不落下,心思精密,还要天天面对顾客,以及办公室里、工地上的那些员工,IQ、EQ少一点都不行。在这样的老板身上,你说,我能不学到点东西吗?由此可见,连年龄都不再是个问题了。

三人行,必有我师。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电子读者》/周丽雯(澳洲)


不知道现在自己算不算是读者?之前没小孩的时候,天天看书、小说、传记、杂志,什么都看,现在就剩下手机;有空的时候,看看脸书,偶尔看看新闻,别的没时间也没兴趣了。以前没有手机时,书都放在包包里,一有空就拿出来看看,等人的时候,等车的时候,在火车上,都可以看书,打发时间。现在是滑脸书,看新闻,也算是看读物的另一种方式吧?!或许该称为“电子读者”。

现在手机功能多,能自动调节亮度,不过,字体好像小了点。究竟为什么大家都说看手机是不好的习惯,我也搞不懂,可能就是得节制点,适可而止吧!看书也不可以拼命,那对眼睛也不好!

以前手机不流行的时候,几乎每个人在火车上,巴士上都是人手一本书,现在是人人滑手机。其实我觉得滑手机也算是看书,只是不用翻书了,点一点,滑一滑,就过去了。比较方便吧?!

滑脸书,其实也不差,消遣之余,还能长知识,譬如有些网页是有关科技先锋的,医学常识的,职场上的建议,健身房里的运动次序,还有类似《学文集》的各色文章,都能在脸书上找到。不过我是觉得,网上的知识还是得看看来源,如果来源不明,那么看看就好,别当回事。偶尔看到朋友圈里发的健康常识,什么吃这能治疗那的,看多了就知道,决不能把这那东西当药吃,想食疗,还是得看看注册的医生、营养师,有些钱,就是得花的。偏方,还是等正统的医学没办法时,才试一试吧。看官,你说呢?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和连续剧的亲密关系》/周丽雯(澳洲)


有了孩子后,跟电视的缘分都变了,现在只有看儿童节目,偶尔看看煮菜的、装修房子的(也只有这些节目小孩可以一起看),其他的连新闻都看少了很多。留到晚上在床上偷偷用手机看新闻,小孩有时候会爬到我们的床来挤,那时连偷偷看都不行了。

想当年,小时候,一到学生放假,我必定跟香港的无线连续剧有约,几乎没日没夜的追,常有看坏电视机、录影机的情况,说也奇怪,我爸妈怎么就没怪我太过分,休息几天就把电视机、录影机修好了。可能他们自己也想看吧!?

以前对香港无线的连续剧,要求比较少,凡是无线拍的,我几乎都看,古装的、时装的、科幻的、写实的,一律照杀,都不放过。现在在澳洲,接触无线连续剧的机会少了,除非上网追。电视台都是本地剧、英美连续剧了。家里装了Foxtel有线电视台,特地挑了一个科幻剧The Flash。其实我并不觉得好看,可是这代表我对连续剧的心,跟连续剧的亲密关系,所以每星期都得抽空来看。最近发现我老公也是这样想的。搞得半天,我们两人,百忙之中抽空来看到,其实并不是我们的最爱。唉,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孩子,我们都变成什么样子了啊!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宠物与人道》/周丽雯(澳洲)


从小就有养宠物的习惯。刚来到澳洲,还是个留学生时,都是租房子住,很难有宠物,也没什么时间照顾宠物。工作后,又单身,几乎第一时间就领养了一只小狗,一年后又领养了一只,担心我上班了,小狗呆在家会无聊。在这里,要领养小狗不难,有好多组织、社团会帮助无家可归的动物,就连路上都极少看到流浪狗狗,也被这些团体暂时领养了。

我就这样一人两狗过了好几年。两年前,其中一只老了,走了,两个月前,另一只也走了。差点没把我哭死!养宠物就是这样,多数宠物都比我们短命,面对死亡成了没明文规定的“必经之路”。家长们也都会利用这机会引导孩子们如何面对死亡。我个人认为,与其到成年才来学习面对死亡,不如在小时候面对,好让孩子们培养多些面对难题的能力!

前几天,澳洲有个104岁的老教授,决定飞去瑞士自杀,因为澳洲法律还没允许协助自杀。这引起了一番风波,很多人在网上表示我们对宠物比对人还要人道。这里的兽医一般看到上了年纪的猫狗,在健康情况比较严重下,都不会建议动手术,而是建议人道地结束老猫狗的生命。104岁的老教授,没大病痛,就是活够了,但是澳洲没法自杀(他在去年几番自杀不遂),后来还得向大众筹款,到瑞士合法地结束他的生命。他和他的家人一一道别,然后飞去瑞士。这算是人道吗?看官,你说呢?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我的手机网络》/周丽雯(澳洲)


我没了网络就像忘了带手表,会浑身不舒服。有几天我忘了带手机出门,倒不担心人家打电找不到我,手机有留言功能,只是担心无聊时没了手机连线网络,我该怎么活!是的,我就是那么的依赖网络,在车站等车时,划划脸书,上班无聊时,找个朋友Whatsapp一下,人生多潇洒啊!那天我忘了带手机出门,到了车站,没了手机,只好干等。突然发现,以前搭车可以认识新朋友,现在人人一手机,大家都低头玩手机,连笑一笑,点个头都没有了。突然觉得社会变得好冷漠,这现象应该是最近才开始的吧?!嗯……,今天已经是2010年了吗?

到了办公室,少了手机,效率好像高了些。但是天天效率高,我和朋友的友情就变淡了,也不行。现代人,凡事不能只求效率,EQ也得照顾到。适当的放松心情,有助长期保持高效率。现在的朋友,真的拿起手机聊天的已经不多了,偶尔Whatsapp一下,Line一下,就算是保持联系的方式了。没了手机上的社交网络,我看我连朋友圈都会没有了!

再来的就是我离不开的Google网站。凡事不懂,就Google一下,小至要找家餐厅吃饭,可以请Google帮忙一下;大至要买房买车,都可以用Google。当然,百度、Bing等其他的搜索软件也都能帮上忙的。

没了网络,你说我该怎么办?!

摄影:Nick Wu(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