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连续剧的亲密关系》/周丽雯(澳洲)


有了孩子后,跟电视的缘分都变了,现在只有看儿童节目,偶尔看看煮菜的、装修房子的(也只有这些节目小孩可以一起看),其他的连新闻都看少了很多。留到晚上在床上偷偷用手机看新闻,小孩有时候会爬到我们的床来挤,那时连偷偷看都不行了。

想当年,小时候,一到学生放假,我必定跟香港的无线连续剧有约,几乎没日没夜的追,常有看坏电视机、录影机的情况,说也奇怪,我爸妈怎么就没怪我太过分,休息几天就把电视机、录影机修好了。可能他们自己也想看吧!?

以前对香港无线的连续剧,要求比较少,凡是无线拍的,我几乎都看,古装的、时装的、科幻的、写实的,一律照杀,都不放过。现在在澳洲,接触无线连续剧的机会少了,除非上网追。电视台都是本地剧、英美连续剧了。家里装了Foxtel有线电视台,特地挑了一个科幻剧The Flash。其实我并不觉得好看,可是这代表我对连续剧的心,跟连续剧的亲密关系,所以每星期都得抽空来看。最近发现我老公也是这样想的。搞得半天,我们两人,百忙之中抽空来看到,其实并不是我们的最爱。唉,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孩子,我们都变成什么样子了啊!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宠物与人道》/周丽雯(澳洲)


从小就有养宠物的习惯。刚来到澳洲,还是个留学生时,都是租房子住,很难有宠物,也没什么时间照顾宠物。工作后,又单身,几乎第一时间就领养了一只小狗,一年后又领养了一只,担心我上班了,小狗呆在家会无聊。在这里,要领养小狗不难,有好多组织、社团会帮助无家可归的动物,就连路上都极少看到流浪狗狗,也被这些团体暂时领养了。

我就这样一人两狗过了好几年。两年前,其中一只老了,走了,两个月前,另一只也走了。差点没把我哭死!养宠物就是这样,多数宠物都比我们短命,面对死亡成了没明文规定的“必经之路”。家长们也都会利用这机会引导孩子们如何面对死亡。我个人认为,与其到成年才来学习面对死亡,不如在小时候面对,好让孩子们培养多些面对难题的能力!

前几天,澳洲有个104岁的老教授,决定飞去瑞士自杀,因为澳洲法律还没允许协助自杀。这引起了一番风波,很多人在网上表示我们对宠物比对人还要人道。这里的兽医一般看到上了年纪的猫狗,在健康情况比较严重下,都不会建议动手术,而是建议人道地结束老猫狗的生命。104岁的老教授,没大病痛,就是活够了,但是澳洲没法自杀(他在去年几番自杀不遂),后来还得向大众筹款,到瑞士合法地结束他的生命。他和他的家人一一道别,然后飞去瑞士。这算是人道吗?看官,你说呢?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我的手机网络》/周丽雯(澳洲)


我没了网络就像忘了带手表,会浑身不舒服。有几天我忘了带手机出门,倒不担心人家打电找不到我,手机有留言功能,只是担心无聊时没了手机连线网络,我该怎么活!是的,我就是那么的依赖网络,在车站等车时,划划脸书,上班无聊时,找个朋友Whatsapp一下,人生多潇洒啊!那天我忘了带手机出门,到了车站,没了手机,只好干等。突然发现,以前搭车可以认识新朋友,现在人人一手机,大家都低头玩手机,连笑一笑,点个头都没有了。突然觉得社会变得好冷漠,这现象应该是最近才开始的吧?!嗯……,今天已经是2010年了吗?

到了办公室,少了手机,效率好像高了些。但是天天效率高,我和朋友的友情就变淡了,也不行。现代人,凡事不能只求效率,EQ也得照顾到。适当的放松心情,有助长期保持高效率。现在的朋友,真的拿起手机聊天的已经不多了,偶尔Whatsapp一下,Line一下,就算是保持联系的方式了。没了手机上的社交网络,我看我连朋友圈都会没有了!

再来的就是我离不开的Google网站。凡事不懂,就Google一下,小至要找家餐厅吃饭,可以请Google帮忙一下;大至要买房买车,都可以用Google。当然,百度、Bing等其他的搜索软件也都能帮上忙的。

没了网络,你说我该怎么办?!

摄影:Nick Wu(台湾)

《澳洲办公室里的照片》/周丽雯(澳洲)


在办公室里,一般人都会把家庭照设置成电脑墙纸,但是我的公司为了要统一,所以不让放个人照片,一律用公司标志。搞得我们的桌面上,尤其是女同事的,必然有照片,一般是小孩的,不然就是宠物的;看来照片的功用不小,能让我们在愤然想丢辞职信时,冷静下来,又能让我们累的要死时,突然觉得能量大增。想想家里嗷嗷待哺的宝宝,叠得高高的账单,哪里还有脾气?心情立刻就振作起来!虽然在澳洲老板不是上帝,但是不如意的时候还是有的,就算老板不给气你受,受顾客的委屈也常会发生。这时候,多看桌面上的照片,心情就能快点平静下来。这照片有点心理辅导的效果。

除了桌面上的照片,当然不能小看手机板面的照片了。一般男同事就比较流行用这一招,放照片在桌面上比较少见。现在手机的照相功能,比一般照相机更好,搞得不用手机照相就像是输人一等。你看过在娱乐舞台前,或观众席上,拿着手机的人几乎没有在看节目,全神贯注地拍照片或录影,是待会有空才从手机上看?!为什么来到现场不看现场,反而要看录影呢?这动作我是有点看不懂,看官你的看法呢?

摄影:Nick Wu(台湾)

《澳洲青年》/周丽雯(澳洲)


年纪大了点之后,看年轻人的行为都开始不顺眼。尤其是那喝酒、吸毒的行为,真是不能接受。可能我比较“老派”,不烟不酒,偶尔只是看看电影,在年轻人看起来,相信一定是属于“古董派”。

每年这段时间,都有很多高中毕业生去参加毕业旅行或毕业派对,然后醉酒闹事,甚至闹出人命的也有。记得有一年,一个年轻人,也不知是喝醉了还是吸毒后high了,从酒店的阳台摔了下来,一命呜呼!大好青年就这样结束了。

今年比较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搞出太大的新闻。只是酒店投诉房间被破坏得离谱了,要起诉那些年轻人。看着新闻上被敲烂的墙壁,是该同情酒店呢?还是责怪那些不负责任的年轻人?!

年轻,真好!经济负担小,家庭负担也小,除非已经成家,不然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难免做起事情来可以比较不顾后果。也是因为这样,才搞得那么多少年妈妈,高中没毕业就生孩子了,学校还得帮忙安排宝宝的生活,好让这些少年妈妈能继续求学。政府出钱出力,目的就是为了这些孩子,和孩子的宝宝有一个比较好的未来。想想我们缴的税虽然多了点,但给了个人性政府,也还好啦!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澳洲人之谜》/周丽雯(澳洲)


刚到澳洲时,对澳洲人不单不熟悉,而且可以说是充满了各种迷思。摄氏40度的大热天,连我们赤道来的马来西亚人都撑伞还嫌来不及了,他们还赤身裸体地去做日光浴!而且,在这种温度下,澳洲人喜欢赤脚走路,是为了方便“接地气”吗?不论多热都好,澳洲人是绝对不撑阳伞的,在这里撑阳伞的肯定是外国友人。到化妆品店,只有把肤色加深的产品,找不到美白产品,要美白产品的话得去亚洲店才找得到。“一白遮百丑”的逻辑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在澳洲,还有一件让人想不通的事,为什么沙拉菜叶都是一大片一大片的,不切,叫人用刀叉怎么吃啊?!当年我住了大学宿舍半年,餐点里从没见过骨头,无论是鸡肉还是鱼肉,一律是鸡柳鱼柳状,他们的厨师就那么有闲情?

澳洲怪怪的食物不少,譬如袋鼠肉、鳄鱼肉就常出现在菜单上,这倒也罢了。比较神奇的是足以号称澳洲国民食品的vegemite,这种在二次大战后因为粮食短缺而研发的食品,其貌不扬,既像婴儿食品,又像婴儿拉肚子后的场景,至今还是澳洲小孩每天都吃的东西,除了家里吃,托儿所、幼儿园也提供,抹在面包、饼干上大家吃得津津有味。甚至一些比较怀旧或还未断奶的成人,也喜欢时不时来一点vegemite。今天澳洲粮食绝对不短缺,难道他们是吃上瘾了吗?

住在澳洲二十年,这些事物其实也都习惯了,见怪不怪。入乡随俗,我也变成每天早上吃玉米片加冰冰凉凉的牛奶,是的,我已经被澳洲化了。不过,一旦回到吉隆坡我早餐依然爱吃laksa面!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心动不如行动》/周丽雯(澳洲)


每次经过旅行社,或者看到航空公司的广告,都会跟自己说,心动不如行动,是时候来安排个假期了。可是每次都不成,不是看不破钞票(家庭主妇对钞票特别敏感),就是没时间。上班族,哪来那么多假期?澳洲老板一般会给20天的有薪事假,10天的有薪病假。但是有小孩的爸爸妈妈们都能体谅,10天病假哪够花?小孩生病得请假,英语不够用的老爸老妈生病了也得请假,还不包括自己即使“省省”也无法避免的生病。没病假了就只好请事假,事假也请了,还拿什么去度假?可能是我不知足吧?!澳洲一年才10天公共假期!所以,我这又是上班族又是家庭主妇的妈妈,想安排个悠闲假期,难啊!

曾经有个朋友建议我,假期是必须的,对生理和心理都很有必要,可是不需要坐飞机才算度假;到附近的公园走一走、看场电影、看本书,和朋友喝个下午茶,都可以算是度假。小小的假期,频繁地发生,对大家健康、钱包都是好事。

在得不到真正的假期时,假假的假期也只好接受了,这就是命啊!朋友们,心动不如马上行动,今天下班后就找个公园走一圈,度假去!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