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自己/周丽雯(澳洲)

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骗自己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那得专心地、用心地,很有毅力地骗!

身边最常看到的不就是节食减肥吗?那不就是骗骗自己,“这不是为了味蕾,是为了健康!美味又健康!!”天地良心,节食减肥餐还有好吃的吗?!就看那几百种不同的减肥药、减肥茶、减肥X(随便您填,什么都可以)充斥互联网,就知道这减肥是多么大的市场。我本人也因为不同的理由,在不同的人生阶段,进入了这减肥行列,所以,我是非常懂得“安慰”自己的,那些“美味的”减肥餐就是减肥用的……但是、绝对的、非常的——无味!因为种种原因,是可以在短时间内骗自己吃这些减肥餐,然后在短时间内达到减肥效果的。但是长时间的话,我就不敢开包票了。毕竟大家都不是笨蛋,自欺欺人是真不能长期干的啦!

话说如此,味蕾是重要,我们还是得重视健康,毕竟我们的健康不单是我们个人的事,连带周围的人也有很大的关系。除非你说你病倒了,没人会管你。那你的健康就仅只是你个人的事。如果有一天你病倒了,你老公/婆和孩子(们),亲朋好友会来看望你、甚至照顾你,那看官,你的健康可是一大家子的事,还是小心为上!(即使是个流浪汉,倒在地上,路人也会招来救伤车!)不然一个不小心您来了个什么病痛,住院几天,那可是人仰马翻的事了!想当初,我一人到澳洲留学,就领悟到这真理,简单的病死了,就没多麻烦;但是病得半死不活,就会连累同学、身边的朋友。久而久之,练就一身“好武功”,非常少生病了。就是传说中的“得空死,不得空病”吧?

生病真的是件幸福的事,你能发现周围有那么多人关心你!所以,健康真的是很重要的!还是不要动不动就自欺欺人的为了外在的身材去吃那些“美味的”减肥餐。若真要健康,还是建议大家,依照医生/专家按照您个人情况的处方,吃些对应简单、健康的餐点,做些运动吧!网上那些“资料”,多数都是些你我他乱传一通,真的能代替专家的建议吗?人家专家花了三五十年累积的专业知识,真就让你三分钟在网站上找到?那人家专家还靠什么混饭吃?

至于外在的身材,还是放一边吧……毕竟我们又不是要靠它吃饭的,微微的小肚腩就当是给小孩小猫小狗可爱的午睡幸福小枕头吧!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自欺
  • 上一篇文章链接:无题/李光柱(中国)

代沟/周丽雯(澳洲)

记得小时候,我最恨人家跟我说“就跟你讲过,你就是不信!”(很明显, 那就是我老妈的‘名言’)当然,我当了人家的妈后,我也有不少“名言”了。有一次,儿子问我,为什么我对家里狗狗讲话的语气跟对他的语气差很多……我忍住想狂笑的心情,跟他说因为那阵子家里狗狗生病了,我们得对狗狗温柔一点。可是过了那阵子,我对儿子的语气依然没什么好转。想想,我是时候检讨一下自己,不能太过分,儿子毕竟是我亲生的!我的意思是,太多时候我是失控抓狂了,为什么我讲了几百遍,他就是没当回事?是听不懂还是我的声量太小!?


还没有小孩之前,我都以为自己是全世界最有耐心的人了。自从我儿子上学后,尤其是在我得开始看着他做功课开始,我对老师的敬佩却是飞也似地增加。除了用上平时对顾客那种“忍气吞声”和“表面上和蔼可亲实际上根本就想杀人”的EQ技术,还有“暂时离开现场以不至于发生命案”等等多种不同的方式来避免儿子对学习造成不必要的压力。现在的小孩都是玻璃做的,一不小心就会被大人搞得压力太大,弄得老师会要求见家长,被同学排挤因为家里有个华人虎妈,孩子就会对生活不满,然后就是我这家长得请假带儿子去看很贵但可能很久才会见效的心理医生了。我觉得这种情况,分明就是一个代沟!

每次我都会忍不住说,“我小时候就不用三催四请……”,“我小时候都自己做功课没要人教啊……”!这仅仅是时代变了造成的代沟?还是在我这老家伙心目中的,根本就是我家这小子太“幸福”(翻译成白话:‘根本就是被宠上天了!’)

最近身边越来越多年轻人出现(是的,我就是那非常不认老的,我这种叫‘充满生活智慧’,不叫‘老’, 好吗?)他们做人处事,真的跟我很不一样。无论是在工作上的决定,或是生活上的选择,都常常让我回家跟老公说,“我是怎么了?为什么身边的人都好像不会为自己、家人打算,搞得我好像他妈似的,帮他想这、顾那的过生活!”

记得自己小时候长辈好像都是这样唠叨我们的,现在我很多时候就“情不自禁”的唠叨儿子,好像这真的是代沟也!孩子没法认同我们的看法,我们没法赞成孩子们的做法。我知道,自己小时候都希望能自己做决定,就是选了条错的路,摔得鼻青脸肿才罢休。这叫人生经验,不是吗?现在,我是觉得,我明明知道这不是一条康庄大道,干嘛还让年轻人去犯这险呢,省下些时间精力不好吗?你每每去重复着前人的错误,人类还会进步?再说,人生本苦短,又何必呢?

这些分歧,是否是代沟我真不能确定,其实定义成什么真不重要,重点是有谁能告诉我,这该怎么办呢?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代沟
  • 上一篇文章链接:战争的代沟/江扬(中国)

责任/周丽雯(澳洲)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学生的责任是读书,老师的责任是教书;工人就得劳动,老板就该付工资。所以每每拿到新工程,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我的工作范围是什么?哪些是我的?哪些不是我的?这一定要搞清楚,不然往下做下去就会变成一团浆糊,后果可以很恐怖,可以跟其他组员闹出很多矛盾。这是职场上,必须得搞清楚的责任。

可是转头看家庭,好像责任就不能真的分的那么清楚了,好比爸爸妈妈的责任:是妈妈一定得煮饭,爸爸一定得赚钱回家吗?2022年了,这绝不是黑跟白那么分明的!现在的社会也常有一个家庭只有爸爸或妈妈一个家长,一样可以把小孩养育得很好!分配爸爸妈妈的责任,我认为决对是件难事。在上古时代,可能家族族长说了算,什么男尊女卑,男主外女主内的。

现代这社会,夫妻俩,究竟是谁说了算呢?赚钱回家的?那双亲都是上班一族的怎么办?钱赚得比较多的?那好像也不一定,钱多声音就响的话,那我们这些没赚大钱的不就早死光光了?那你说,谁说了算?分工呗,扫地的不用拖地,做饭的不用洗碗……这好像也不行,因为这样还是分不均匀啊……地好像得天天扫,可是不用天天拖。如果把扫地拖地算一组,那该跟哪组活对分,是做饭吗?还是倒垃圾?还有孩子的功课,那可是恐怖中的恐怖活啊!怎么分?!

我是一直以来都不认同男女平等的,男生就是生来不会怀胎十月,女生天生就是搬不动那堆大石头。硬要用外界力量把这关系扯平是有可能,但是我觉得没必要。我觉得,男女的差异我们就接受吧,男生就让他们去搬搬抬抬,女生就做些靠脑力的活,比较合适。也不是女生绝对不能做体力活,只是煮菜真的比较不吃力嘛…… 可能我在工程界混久了,我习惯了这生理上的不公平,我绝对会等男生先拉门,绝对不会让男生先上电梯,搬桌椅的时候我绝不往前站,可是到了安排派对时我会自动举手,安排同事离职礼物我也不会躲起来。其实,除了生理上的差别,能力上,我是不觉得我的责任该比男生的少,所以到了加薪的时候我也不会客气,该有的,我不会遗忘。我是说,责任,还是来个先君子后小人吧!说清楚,讲明白,一开始就提前弄清楚,不就得了吗?

2022年初的一场漫游/周丽雯(澳洲)

为了参加一场安排已久,一延再延,新人都快过期发霉的婚礼,我们一家决定拼一拼,于2022年初从西澳远赴位于东南角的塔斯马尼亚(Tasmania)。

当时西澳州是零社区感染州属;婚礼场地的塔斯马尼亚州则不大乐观,Omicron已经入境;布里斯班(Brusbane)更已经惨不忍睹。我们一家三口由西往东南飞,期望婚礼(1月8号)后可以如期回家。结果西澳政府突然在1月7号宣布,塔斯马尼亚被归入疫情“严重”区(extreme risk),入境免谈!不过原本说好的2月5号开门大计(就是欢迎外来宾客,不用隔离,只要打了疫苗就可以),当时说是依然有效。

好家伙,我们一家还是冒险开始了漫长的旅途……我安慰自己,反正没放过长假,就放肆一次吧!碰巧我在转工,新工作可以延后开始,老公的工作可以“在家办公”,儿子的小学课程就罢了,不就是玩嘛,在家在外在学校,差不多啦。

虽然塔斯马尼亚真的是地方景美、人口稀少、气候舒适,我们在塔斯马尼亚待了两星期后,该玩的地方(除了重灾区),该看的地方都看得差不多了。然后我们决定转移阵地,搬到布里斯班,因为两市都是“严重”区,对回家的入境条件,没差。不过,布里斯班的房租比较便宜,而且网络比较稳定,对“在家办公”的老公,比较合适。

我们一家三口就移居天气跟吉隆坡差不多的布城。整天汗流浃背,真是减肥好地方。不过我们住在餐厅区附近,太方便,结果天天外吃,减肥大计就此别过。

西澳政府也没闲着,几个星期,换了几个政策。开始的刚硬态度(2月5号铁定开门,其他州在圣诞节前都开了),到后来东澳灾情严重,决定西澳不能开门;然后一堆像我们这种留在外面的西澳人就上网、找州议员投诉。几天后,宣布暂时开放西澳人回家。过了几天,加了个条件:有学生的家庭可以优先考虑,先申请入境,居家隔离14天,减少对学习的影响。

还算人道,虽然出尔反尔,让我以为2月5号可以上班,结果变成在家办公到二月中。还好新老板好商量,不然我真会试着告政府,说不定可以要求赔偿咧!

附:作者一家只抢到2月7号的机票,目前仍滞留在布里斯班。柏斯到塔斯马尼亚首都霍巴特(Hobart)的飞行距离为3020km。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转机
  • 上一篇文章链接:好久不见/客家妹(马来西亚)

对享受的要求/周丽雯(澳洲)

小时候,想要的东西比较简单,基本上就是眼睛能看到的,好比邻居家小朋友有的玩具,不然就是同班同学有的文具之类。印象最深的就是在幼儿园,有个同学带了个水壶,由两个小壶并在一起,可以一个装水,一个装果汁。对当时的我,那是太太太神奇了!记得我跟我妈讨了好久,最后我妈说,那你就带两个水壶不就行了吗?!当时还小,不知道什么是哭笑不得,现在当了妈,就觉得,这反应也不错嘛!回头得问问我儿子,我常干这种事吗?应该不会差太远,毕竟一个华人妈妈(就是节俭是美德那种妈妈),加上工程师的职业病(逻辑不可随便放弃那种职业病),这种行为举止,用膝盖想想也知道,太像我了!


年纪大一点,开始慢慢认清世界,渐渐的,就没了这种眼睛看到的要求了。好比现在,要为自己或老公买个生日礼物,太难了。因为平时自己赚钱,所以一般的小物品都不会缺,有需要的早买了;没需要的,又干嘛买呢?!大件的东西,一般也不会凭一股冲动就买下来,都是深思熟虑,等到大减价,再货比三家后才买。这绝对不是买生日礼物的好方法。结果每次生日过节都会变成非常不浪漫的说,下次想买什么就当是礼物吧。人生好像就少了些浪漫,多了些现实。有点无奈……

现在比较多的要求都是些不能两三天解决的事,比如升官加薪、生儿育女等。不再是简单眼睛看到的物件,变成眼前看到的事情了。我不再羡慕别人有钢琴,而是羡慕别人会弹钢琴。不再羡慕别人有车有房,而是羡慕人家退休后享受天伦之乐的日子。

可能等我真挨到退休那天,就连羡慕的心情都没了,就只想静静的、淡淡的活完这辈子。可是我现在还没挨到退休,只好努力的拼命、随波逐流、跟着世俗的步伐,慢慢的往前走!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当时年纪小
  • 上一篇文章链接:不一样的童年/林明辉(瑞典)

说遗憾/周丽雯(澳洲)

人要可以做到没有任何遗憾,那是成仙啦!有遗憾才会有进步啊!不然人生都十分满足了,还干嘛往前冲啊?遗憾就是带那么一点点贬义的、高尚点好听点的不甘心、不满意、后悔吧!

每天早上闹钟响的时候,我就后悔昨晚干嘛不早点睡……看到洗碗槽堆积如山的碗碟就恨干嘛上一餐不勤劳点,清一清,洗一洗,现在可得站个大半小时来洗碗了。洗衣篮那是个得了诅咒的篮子,永远不会空,刚洗完,不用半天,又来一堆脏衣服……不过这些好像称不上遗憾,遗憾是比较大、比较重要的事情,比如留学外国、移民外国,还有选择单身生活,还是婚姻生活,要孩子还是不要孩子;再小一点的,比如养狗,还是养猫……这些都有可能带来遗憾,甚至悔恨一生!

感觉上,我不觉得我目前为止的生活有任何遗憾,我的选择是带给我不少“挑战”,我可能可以走少些冤枉路,但是还不至于算是遗憾。如果我当初不是选择工程系,而是待在医学系,能肯定的是我家人会付出更多的学费,至于我是否能为人民大众带了更多的贡献,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记得当时我只知道,自己不想把人民大众摆在自己的家庭前面,我不会做到为了病人不顾家人,所以我不会是个太尽责的医生。不过当了工程师好像也没有好多少,很多家事都请别人代劳,交给家电解决,并没有事事亲力亲为。

很多人说,孩子很快长大;大了就不黏爸妈了,所以能花在孩子身上多点时间是好事。真的吗?你把孩子当成生活重心,等孩子大了,不需要我们了,我们突然生活失去重心,那时候才回头来找事业心会否太晚了?!我还是那句话,一天就二十四小时,再厉害的人还是变不出第二十五个小时。不可能方方面面都照顾到一百分;重要的部分,有个七八十分,就可以了。还是为自己打算打算,人的一生毕竟还是自己一个人的,活不好、有遗憾,没人会同情可怜你,还是得靠自己解决。与其这样,不如凡事好好想想才做,别太偏激,适可而止就好!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遗憾
  • 上一篇文章链接:狗囝的遗憾/珊瑚(马来西亚)

我的遗言系列:我的葬礼遗言/#周丽雯(澳洲)

遗言我是还没想过,不过葬礼我是很想安排好的。不知算是幸还是不幸,我经历过几次亲友的葬礼,在马来西亚的有:佛教式的、道教式的、基督教式的,在台湾的有:佛教式的,在澳洲的有:基督教式的、佛教式的、巴哈以式的。虽然各有各的特点,但无非就是让死者安息的同时,让亲友们一起回忆一下与死者的记忆,互相安抚一下沉重的悲伤。

不过因为死亡对一般人说来,还是件不容易接受的事。多数人的这些“不能接受”,常会变成怒气,撒在亲友身上是很常见的,对工作人员的发泄也属常事!所以我想,为什么不现在把葬礼好好的安排一下,让我把自己想邀请的人,想说的话,想安葬的方式、地点,甚至葬礼上的摆设,都清楚交代好,这会否免掉那些不开心的摩擦?

人的一生,应该除了婚礼,就该数葬礼是个大事了吧?婚我是结过了,这葬礼我们一般人还是抱着能不提就最好不提的心态。甚至人寿保险,不都还有人当成你在诅咒他短命吗?其实澳洲还是有相当多葬礼公司在卖“葬礼套餐”。我没咨询过,可能还是过不了自己心里这一关,总觉得安排自己的葬礼,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毕竟面对死亡,不是去麦当劳买个快餐那么直接、简单。

最近这全球大流行肺炎,搞了快两年了,全球死亡人数多得恐怖,即使不翻报纸、看新闻,也很难不知道。除了大家的生活节奏被打乱了,人生目标也大有调整。我们一天的二十四小时,该怎么花,事业心该多重,花在孩子身上的心态该如何调整,才对孩子有利而又不会把自己气死,这些调整真是门学问!以前有个朋友她很爱在朋友跟男女朋友吵架后用一个理由来安慰人家,她爱说“如果他(她)明天意外死掉了,你(妳)还会为了这事不开心吗?不会吧?那就好,这根本不算一件事!”我想同样的道理,如果我们假设自己没有了明天,那什么事才能算是件事?我有几个概念希望能留下来。

我个人不想留下太多遗憾。人生嘛,不可能完美,但我希望别遗留太多的悔恨。至于怎么能做到,目前我只能说凡事尽量在做决定之前,收集多些资料(科学的数据、朋友的看法都重要),尽量少些“早知道我就……”的情况发生,毕竟这世上没有后悔药。有了充足的资料,当以后发现没做好正确决定,也只能说情况不一样了,结果当然就不一样了。

然后我还会鼓励大家及时行乐,能帮的就尽量帮,朋友也好,路人甲乙丙丁也罢;在能力范围之内的,就尽量帮。最近我还学会了一招:不能盲目的帮。有时候帮人,也很讲技巧!好比帮街边的乞丐,尽量别给钱,可以问问他们想吃啥,然后帮他们买个外卖,让他们饱腹一餐。因为很多时候这些街友,不太会花钱,而且多数有毒瘾或赌瘾,或有心理病,吃饱比有钱花对他们来说比较有用!帮人,需要用人家真正需要的方法,而不是自己认为对的方法。

我想我还会做个PPT,把我从小到大、到老(如果我可以再活个二三十年的话)的照片整理一下,让亲戚朋友能回顾一下。然后这PPT还必须放上我的脸书,让大家想我时候可以看看我,就有点像酒瘾发作时候闻闻酒香来顶一顶瘾的味道。当然还得加上我的一段话,让我的声音也有机会留在人间。毕竟人的记忆是信不过的,有照片、声音的记录,比较可靠。脸书会一直在网上吗?可能还是得放上云端,不然只剩下墓碑上的一张照片,也太少了吧!我记得有一次去扫墓,我妈说:“看,人嘛,最多留在世上的影响就只有三代,过了三代,连墓碑在哪,都不一定有人知道。”凭良心说,有几个人对自家曾祖父有概念?父姓是知道的,但是曾祖父的名字大概就要去翻族谱才知道了。至于有什么人生格言,人生经验留下,恐怕就更谈不上了吧?除非是个伟人,不然连名字都留不下来,套我那女朋友说的,这样的人生不算件事!

其他的,对我而言,其实都是不太重要了。我是个无神论者,所以脚一蹬,眼一闭,就是尘归尘,土归土。棺木的材质设计、葬礼的形式排场,甚至下葬的方式,我觉得都该越简单越好,所谓的走个过场就可以了。这些在我眼里,是为了死者家属置办的。我觉得把钱省下捐给慈善组织比较实际点。其实我也很赞成把身体捐给医学院让学生来做研究、学习。有点废物利用的概念。比变成肥料被植物吸收了要好吧?不过我认为这还是应该留给我儿子决定,他能接受的是土葬、火葬我都无所谓。如果我老公死在我前面,那就我儿子用最便宜的方式解决我的葬礼;要是我死在我老公前面,那就让他决定一切,我知道他不能接受火葬、捐躯给医学院等的想法,那就罢了,反正我的概念就是哪个方法让家属舒服就用那个方法。我想现在是时候跟我老公谈谈这话题了,免得万一突然得面对,就成了件太头疼的事了!

上一篇文章链接:沿途风光明媚/#练鱼(马来西亚)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周丽雯(澳洲)

很多时候都会在身边看到这类的金句:“人生不能就停留现状,要有理想、抱负、目标”。可是这不是正说明了——我们身边就是充满了苟且、满满的草率吗?不然干嘛那么多这些提醒呢?

每每到周五,我听到最多的就是:“周末有什么打算?”碰到长周末,那就会被问:“有什么计划?”好像人生不能随便浪费掉这段难得的时间。不是一个礼拜就有一次周末的吗?虽然长周末不常有,但也是几乎一两个月有一次啊。会不会是大家就是对目前生活实在不满,所以来一个周末,就得狠狠的、不一样的活一活?

一天二十四小时,想把要做的事都做完,是不大可能的。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挑些重要的来完成。至于哪些是重要的,这选择就很哲学了。健康应该算最重要的,没了健康,其他都别谈了。接下来呢,该是钱呢?还是爱情、亲情、友情?还有事业、娱乐、消遣、嗜好呢?我们身在群居生活里,不能不花一些时间跟亲朋好友聊个天,聚个餐,即使被肺炎关在家里,也得上网聊个天,关心一下身边的人。这聊天不能只是问声好就紧接着说再见吧?随便聊一聊就不小心花个半小时。那我该如何让我的日子过得比较“不苟且”呢?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被柴米油盐的事太费心思,我们大可以在这些地方省些时间,花在比较有意思点的地方。记得几年前,有个同事,当时是个单身的男工程师,他每年的年假都存起来,用在无国界工程。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专业工程设计,只是大量的体力活,譬如帮忙些落后村庄房子加盖房间,或者在水灾后帮忙清理灾民家的淤泥。

可是我就觉得这小子好难得,生活过得好充实!当然他平时下班是不是打打游戏就混一天我不知道,单看他这年假,我就五体投地!

也不是一定做善事才算的上是生活得不苟且,我有个女朋友,她结婚生了四个小孩,最大的十一岁,最小的还不到两岁,却还能抽空来学画画!虽然是网上课程,可是她学得非常开心,听说常常画到半夜一两点!这也是我很羡慕的,这坚持、毅力、决心,都不可小看了!我只有一个小孩,快八岁了,平时套句朋友说的就是“放养”型的(free range style——就是‘走地’型,或不管不顾型)。一般喂饱了就大致上算“达标”,周末带去球场踢踢球,学学游泳,上些中文课,就感觉大有成就了。可是我省下的时间,没学成什么嗜好,也没做成什么善举,好像就在滑滑脸书、看看“脱口秀”中不见了,连上一本正经书是什么时候看的都不记得了。看起来,我眼前的苟且,还真明显!可是现在已经九点多了,该上床睡觉了,明天还得上班。这周末已经决定去采草莓,那只好从下个周末开始计划,应该来找个嗜好呢?还是参加个义工团体?先睡饱,明天起来好好计划计划一下!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匈奴未灭/周嘉惠(马来西亚)

猪队友/周丽雯(澳洲)

人是群居动物,要碰上猪队友,还真是不难,只要有点运气,几乎随手可得!

这两年来,全球都被肺炎害得半死。我比较幸运,澳洲是全世界少有的几个没被肺炎疫情吞没的国家,而我住的西澳,几乎是长期零确诊。

简单来说,澳洲因为离开大陆很远,而且人口密度很低(我们的人口比养的羊少,真不是夸张!),所以政府只要把大门一关,什么肺炎不肺炎的,几乎不管我们的事。尤其是我住的西澳,这两年来大概才要求戴口罩不超过两个月,目前还是零确诊,大家最烦恼的只是下个假期去哪玩。加上西澳靠的是铁矿,最近的原铁价超高,搞得西澳经济太旺了,好多公司都找不到员工,又不能靠其他州或海外进口人才,都急得跳脚。结果我们这些员工就来玩“音乐椅子”(music chair)。同行的就是这几个人,大家“一起”换公司,然后还是这几个人在做这行,只是换了公司但是薪水就被炒起来了而已(谢谢老天的眷顾!澳洲一般是很少有花红的,每年加薪幅度也超小,都不会超过4%,加上超高的所得税,平时加的薪水通常就大概是一周可以多买个午餐左右吧?)。

所以我个人是非常赞同我们州长把大门紧闭,只有少数人可以经过申请进出境,理由只有少数的工作原因或奔丧之类的。每次偶尔不小心放了个确诊病人进来,西澳政府就来个全州封城两周,然后我们就继续过着不用戴口罩的日子。虽然听起来有点阿Q,不过这招西澳是用得还算顺心应手的。

今年六月底,东澳开始冒出Delta肺炎,那边的州长不赞成全州封城,选择了非常有人性的区域性封城,结果因为Delta和Alpha的特性不同,这有人性却不够理智的决定,害得东澳目前天天超过千个确诊,不过幸好死亡人数还是个位数,实在是不幸中的万幸。他们的州长已经放弃天天报确诊数据,他们说那已经没有意义了,目前疫苗注射率才是重点。之前我看过他们州长的一次直播报告,我感觉好像有被洗脑,内容就是“一定得去打预防针,我们大家打了预防针,打到80%我们就安全了。”可是这神奇的数字80%是谁设的?怎么算出来的?有什么前提、假设吗?看来,好像都不重要,就是大家一起去打针,然后我们就可以快乐的过日子了。我个人对这80%是怎么看,怎么没信心。东澳预估十一月就会达80%接种率,反正目前就是拼命的打针,然后就希望可以“从此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最近东澳多了种说法,就是我们澳洲不能永远的关门下去,我们全国大家都得准备好,打好针,然后一起开门……(注:该州目前依然没有全州封城。不过澳洲是各州政府分别执政,西澳很可能不跟东澳玩,就各顾各的吧!)我本人对打疫苗是赞成的,我也已经打了疫苗,不过这80%的算法,我是很有保留的。照我所知道,澳洲是用16岁以上的人口计算,新加波则是用全国人口算的 。我不太能接受用16岁以上人口来算的做法,我明白这是因为澳洲目前没能给16岁以下的小朋友打针,可是16岁以下的小朋友是不会得肺炎吗?不,小朋友也会得肺炎,会传染别人。那小朋友是不会有严重的病症吗?也不是,小朋友也有可能会死亡。那为什么小朋友不算在这80%内?小朋友不算是人吗?听说新加坡的80%计划没成功,目前应该是调整了政策,开放但是还需要戴口罩,限人数之类的,而且新加坡的科学家说对付Delta应该上调到90%,但是基于重点是有些人会坚持不打疫苗,这90%人口是不可能达标的。以色列也是一个疫苗注射率超高的国家,他们的80%计划也没成功,目前以色列已经开始施打第三针的疫苗了,希望他们的情况能改善。英国也是用高疫苗注射率,不过好像不太成功但是也没在意,人民就继续生活,该干嘛就干嘛。不知道他们的医疗情况如何了。

反正大家就像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毕竟这肺炎我们没有太多的先例,政府用错了政策,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就改呗!看看别人家是怎么做的,好的,我们就学一学,不好的,我们就尽可能避免。但是就不能,知道错了还拼命的继续错下去,然后希望把大家都拉下水,一起完蛋啊!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如何面对:猪习惯、猪队友、猪队长、猪团队及猪圈子,这一系列的问题?/徐嘉亮(马来西亚)https://xuewenji-my.net/2021/09/14/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周丽雯(澳洲)

多少次了,我们享受着前辈种的树,纳凉,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半点都不觉得内疚亏心。就好像理所当然似的!

在澳洲,因为有超高的所得税,很多人养成了依赖性,好像政府不养你就是犯了天条,十大不赦。不过是降低了福利金(不是取消哦!),又示威又抗议的,这政府就可以跟下一届说拜拜了。可是,另一方面又不让政府加税。这又要挤奶又只给牧草的,是把政府当牛做马了吗?然后再加个环保团体坚持不准挖矿,那你说我们是该吃啥呢?

有时候,在移民圈子里,会有一帮人会贪小便宜,专申请些政府的福利。小到火车巴士的半价票,大到假装离婚然后骗单身福利。反正就是陈出不穷,搞得政府有点招架不住。有时候我看政府雇佣亚洲人,会不会就是要利用亚洲人的智慧来控制亚洲人呢?这钻小门路的技巧,看起来,亚洲人似乎是有点厉害!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巨人肩膀上
  • 上一篇文章链接:爬上巨人肩膀/周嘉惠(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