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生活/刘明星(马来西亚)

日子过得淡漠,半点水也不见得会溢出心头,那是不是平凡到了极致,以致趋同于理想平衡状态,再不会泛起涟漪的心如止水?我想,《庄子·齐物论》里的心如死灰大概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然而,那大概绝不平凡吧?南郭子綦说起的天籁,“怒者其谁也邪”又岂是常用的“天籁之音”能搭上的。

可是,那种形如槁木的寓言,毕竟是杜撰的比喻吧?又或许如今的我们对那种绝对幸福的感受已经失去觉体,再也不能看到绝对灰心作为高人境界有什么好处了。也难说,也许只是我的个人感觉,这世上无奇不有,不平凡的人说不定多的是呢!

想来凡人也并非褒义词。宝岛歌手李宗盛不是唱过“道义放两旁把利字摆中间”吗?可是我的世界难道不是凡间,我面对的难道是人间仙境吗?放眼望去,灯光灿烂的城市遮挡了漫天的星空,说是仙境,怕是自欺欺人的罢。凡人在凡间,天经地义,半点不含糊。

仙人的概念,我翻《道德经》没遇到,所谓的仙风道骨,也许是道家人士给自家戴的高帽?当然不能用老子五千言给道家作概括,这黄老之术,还要从炎帝黄帝的故事开头哩。可是,我怎么看,都看不到归隐山林就是修仙的青云梯。这当然是我个人的局限,我自己甘于平凡,可怨不得别人呢。

我也不会仿效魏晋各风骨来服用五石散,妄想从迷幻物质暂时进入追龙状态,那欲仙欲死的境界,不必药物刺激,也能从他处得来。但是,短暂的天外飞仙只是一厢情愿罢了。在梦里,谁又不能是具备任何超能力的天仙?

然而,平凡自有平凡的妙处。不必仰望藐姑射之山来想象乘云气御飞龙游乎四海,用意志来获得胜利,也许是周树人先生笔下的阿Q最自鸣得意的平凡人消遣了。

脚踏实地也不是坏事。否则好高骛远,眼高手低,终究免不了要失望的。譬如涅槃,那又岂是随便坐在树下冥想就可以去到的大彻大悟?要从芸芸众生中得到真谛,一星半点的歪念,足以破坏一生的修行。

至于为什么有玉兔捣药,有月上广寒宫的人在,不必多疑,是拿来过过臆想乐子瘾的故事。

《关于正义》末章节译/哈兹曼.巴哈隆著,刘明星译

在马来文哲学层面讨论正义的匮乏下,我希望此书得以激发并丰富这论述。本书当然不是终极答案,而只是列出有关讨论的一些回答。有关正义的辩论(有必要)时常进行,而且在地球上仍有理性生物时不会结束。甚至即使有一天咱们不再住在地球上(也许是因为污染过于严重导致地球毁灭了),关于正义的讨论还会继续。

正如电影《雪国列车》(2013)呈现的,贫富差距会永远存在,因为在历史上人类以掌握资源的一方,及劳作于资源上的一方来推动进行。差别在于如何掌握资源以及在资源上劳作的方式,当然也包括了参与的人们。这就是人类从封建主义走向资本主义的简化描述。基于咱们现在活在资本主义社会,所以了解此种转化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该过程发生了什么,如何发生,以及什么变化了。

在整理了脉络后,咱们浏览了近现代思想家整理他们认为最公正的社会概念。他们以他们假设的概念建立理论,并且各自达至结论。接着,咱们也看了二战后的各大理论,也就是罗尔斯(Rawls),诺基克(Nozick),瓦尔泽(Walzer),森(Sen)的理论。这些理论很重要,它们是起点,也是咱们得以推动当代正义理论的方法。我之所以集中在此四人是因为他们的理论是从当代社会的假设而出发的,那正是咱们理解且深化咱们的社会对正义的要求。当然,他们的理论并非无瑕可击,且需要后来者承担。没有任何完美的理论,但至少那是咱们开始思考的基础。从各种咱们可以把握和同意的概念开始,咱们能够建立更好的新社会’正义’理想。

政治哲学的任务是指出已经提出的种种理论的弱点,以改善咱们理解正义的方法。有史以来那就是思想家哲学家的任务,而不会止于这里。当所有人都认为没有完美的掌握,那其实是哲学知识引人入胜之处。这个对不完美的承认,接着就会打开各种之前没考虑到的新询问空间。那就是此书的目的,它不求完美,而只是起点,以便之后思考工作可以建立起来,并辩解,扩展,特别是有关正义的问题。

在最后,任何地方的人文危机都是全人类的危机,是咱们所有人都有责任去思考,行动起来,建设更加公正的世界。不管是要从先验理论的罗尔斯或诺基克,多元价值的瓦尔泽,或者确认不公平之处然后推演出最好预防方案的森,来开始理性思辨工作,咱们都有责任。这世界一直对弱者不公正的事实,必须成为咱们对那些不公正的内在问题的滥觞。无论如何,这是咱们共享的世界,所以无人拥有那危机的独揽权。

https://www.gerakbudaya.com/perihal-keadilan-tinjauan-wacana-keadilan-moden

好好色恶恶臭/刘明星(马来西亚)

诚其意,勿自欺。很白话的看,似乎也并不陌生,两千多年前的话,有些现在看来还是不觉得过时。

但,距离了二十多个世纪,还能确保我们是以同样眼光去理解那时的氛围环境吗?而且,四书之一《大学》的<释诚意>这一部分,“自谦”这个词组是有点吃不准夫子的意思的吧?朱熹朱夫子给的线索是谦应该作为慊,读音是苦劫反。这苦劫反我们也不能以普通话的汉语拼音去反切了。(有关反切,是读古书常见的标音方法,取首字的声母,尾字的韵母合成一声。)

那么,“此之谓自谦”有比较好明白吗?去翻翻字书,或字典,这慊也好几种解释和读音。什么快意、满足的;大概普通话念qie音是对的吧?

再引正文:“所谓诚其意者:勿自欺也,如恶恶臭,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故君子慎其独也!”

叠字的恶恶和好好,前者是动词,念第四声,朱子没给叠字的第二个字给读音,大概照一般的读音就是了。而恶臭,也许读exiu会比较顺耳,也就是说读作嗅,气味的意思。好色却别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虽然也可以戴有色眼镜看,但其意思是超过色情的。大概可以用比较流行的色即是空那种五蕴之一的感觉来理解。

慎独,应该算是君子的标准了。独处时谨慎行事,别没别人看见就胡作非为。

不长的《大学》章句,说好懂也好懂,修齐治平的,谁没看过几句呢?不过“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奉行。”这古板的儒学,其实不朽。

  •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 主题:自欺
  • 上一篇文章链接:没法子了?(Apa boleh buat?)/山三(马来西亚)

代替/刘明星(马来西亚)

“长江后浪推前浪,浮事新人换旧人。”

一般情况下我们说的代沟就是世代之间的鸿沟,然而,“我们今日形容两个人对某件事有着完全不同的看法,也可以用“鸿沟”来表达。”

“鸿沟,连接济水和颍水,水流方向为从北往南。由于济水是黄河的一支分流,颍水又是最终流入淮河的,因此鸿沟实际上是沟通黄河与淮河两大河流的一条运河。”

“秦汉之交,项羽和刘邦划鸿沟为界,中分天下,达成楚河汉界的休战协议的。”

(以上引文取自搜狐,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了解看看。)

看来,代沟里沟的含义,更多的是用上了界限方面的。

据说起初的一世是三十年,世的字形就有卅的态势。后来避讳唐太宗李世民,又以一代来取代一世。

从代表、代理、代工、代孕、代价来看,并没有用了三十的世含义,较多有更迭交替那方面的。

用三十,大多以代代传承的传统来衔接,也就父子母女那所谓的平均年龄差距吧。

从各种线索来看,代沟一词应该是近现代用来翻译社会心理学术语的,原本的术语更加直译大概是代际差距(generational gap),活在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精神面貌,能从各方面的体现来作调查。而且,术语背后不言而喻的意思是说这是一个需要消弭的差异。中文翻译词的沟壑也不难理解那层难以穿越的含义。

或许我们很快就会以为界线分明,甚至有跨越不过去的错觉。然而,以河流比喻时间有那么长的历史,逆流而上固然艰难,但顺流而下呢?我们何尝在河的两岸?如若过河桥梁何在?

我们都在历史长河里,宇宙就是时空,无论你想不想沟通,其中的联系,恐怕逃不了那些更替的必然。

由此看来,就不会用断代史来用一朝天子一朝臣来代入,朝代更迭那种代替,一代人与一代人的相互交流也就能够更加坦然面对了。

  • 摄影:林明辉(瑞典)
  • 主题:代沟
  • 上一篇文章链接:时代的印记/山三(马来西亚)

问责任/刘明星(马来西亚)

oznor_vivid

在没经过缜密侦查的情况下随便说说,责任,不就是应该、必须做的事情吗?且慢。应该做?必须做?

查了查责任在大汉字圈的情况,看来韩文、日文、越南文都继承了这个词组,虽然发音都和北京音相去甚远,但是从中还是能看出其间的声律关系。

依照现代汉语二字词的茂盛,责任这个词组的成型大约就是一千年前后。在成型的初期,它的意思也许也与今天熟知的有所区别。

把词组拆开,责、任,两个字都是活力满满的。任务、任命、担任、委任、任劳任怨等等;责备、责难、叱责、苛责、责无旁贷等等。这些组合不尽与责任相通,但其中的关系还是能看出一些头绪的。

责,是债的本字。也由此可见,责任与债务、任务的务必履行。一方的背负没有得到相应的平衡,也就天秤倒向一边。这点,在给予责任和承担责任时,当然还是要以公平公正为基础的。

然而,换去不同语系,比如英语法语德语,波斯语阿拉伯语,马来语淡米尔语印地语,那当然就不是能玩同样的文字游戏的。但是,虽然不同语系,在各自的系统里,自然也都可以有许多不同的玩法。可别小觑了这些所谓的游戏,它们可能定义了生命的意义。

如何界定责任是为人处事的态度重要准绳,但是涉及道德层面,往往我们会按照传统,循着教导走安全路线,对于根本原因,是很难索取到实际成果的。

事实上,不同的文化环境会造就不同的道德规范,虽然都是人类,但是龙生九子,这神话故事还是能借鉴其中的奥秘一二。即便不同文化语言,还是能沟通,找出共同概念相处。

无论怎样,生而为人,我们对语文的运用是有责任的。即使不能完全澄明,也不能一塌糊涂。这么问,责任是应该做还是必须做呢?问责,是问谁呢?

  • 摄影:黄艺畅(中国)
  • 主题:责任
  • 上一篇文章链接:完美的责任性/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时来运转/刘明星(马来西亚)

转眼又一年,新年六六,祈求风调雨顺天下太平,祝愿吉祥如意身体健康。喜庆话能增加瑞气,人人爱听,虽然从俗,雅士也是没理由不想要的。

近年里一直有股瘴气弥漫,人心惶惶,一时不免有失措的举动。逐渐适应后,似乎瘴气也有让人心免疫的效果。又或者说,瘴气本身也逐渐适应了世间的阻挠而有和平共处的态势。

瘴气,当然是有无以名状的古老用法,比较新鲜时髦的,称之为微生物作祟。只是这用电子显微镜也只有纳米之间的图像,而那些核糖核酸的组合,究竟算不算生命,大概不是慈悲杀生一类的考虑。这在许多人还不会区分细菌和病毒之间的差别的氛围下,去追问他者的命运,也显得有点多余。

但我们的时代就是这样的零碎。见仁见智本来就是各自的局限,说不上仁者高智者妙的宽广,这好比宇宙的奥秘,区区银河里的太阳系距第三远行星上的海陆,只能凭借有限的工具和知识,宛如井底之蛙仰望星空,获得一些自以为是的肯定。

时运似乎也有不济的,但不济是什么意思,却同样语焉不详。

年前加入网络的古琴论坛《广陵散社区》,其中有一个现象令我小不快的是每天登入多有一则新讯息——不是公共消息,而是私信–抬头的题目是“禁闻”,内容则离不了遭受压制的法轮功。但每天都雷同的内容,比起各种社区的早安图更加乏味。这法轮的转动,竟然也如此的庸俗不堪了。

这时代的运转,真有其既定的轨迹,但历史漫漫,人的一生却只是那么一点,在既定的轨道里即使腾云驾雾,终究无法不满足于“到此一游”的小记号。

时来运转,这转好还是转坏,终究不能完全掌握。套用《三国演义》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也就否极泰来,一厢情愿吧。

至于那些五行八卦的开运贴士,无论如何精通勘舆,终究无法从轮回里转出去。用来骗骗自己安慰安慰,也实在无可厚非。

如此,贺新年快乐,总比说真话来得简单容易。

  • 摄影:Nick Wu(台湾)
  • 主题:转机
  • 上一篇文章链接:机场/林明辉(瑞典)

当时还小/刘明星(马来西亚)

年纪小意味着什么呢?是天真烂漫、纯洁无瑕,还是相对老大的少小?也许都兼而有之。“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这惘说的也是人之初那种原初的心理状态吧?

可是,当学会说话,习得写字,这再小也不算太白纸一样了。如果没有语言,脑海浮现得出抽象的概念吗?抑或都是模糊的五味杂陈。如果没有概念,记忆能不能凭图像拼出来?你且试看看。

偈语有刹那生灭,既然时间流淌,这连接过去未来的当今,究竟是不是决定年纪大小的瞬间?就当作是吧。那么,一切的过去,年纪肯定比现在小的。这是康德牛顿都认可的绝对时间。

然而,关于甚为科幻的时间旅行硬是把绝对的直线扭曲了,于是,循环也就成为可能。这么想,当时年纪小就不一定是过去了。

但是,我们都还无法像动画倒带那样回到原点,逝者如斯夫,阻止物理时间还远不是实在的办法。只是我们还有心理时间,于是,一切就变得充满想象而变得缤纷多彩。

哲学家说存在不是谓词,怎么看这有所谓的命题呢?可是,何为谓词,恐怕又要大费周章,喋喋不休而不明所以。那当时和还小之间的联系,就不好太笃定了。

还小吗?玩这种游戏,不怕别人笑话。呃,就不怕,怎么了,玩不起吗?也许要用上这种方式才会揭示出事物的本来面目呢!

空遗恨/刘明星(马来西亚)

锁你,是某种意义上英语sorry 的音译,不记得在哪看见的,反正是带点儿戏虐味儿的那种阿Q式精神胜利法——表面上听起来是表示歉意,内涵是反将一军,把你拿下。

常见的道歉,中文用对不起,或对不住,一般就能混蒙过去。细查内里的实际寓意,总会有点儿自谦的配不上那种意思,像对对联对不出来那种。

想想,这歉意的歉,取的音较大可能是欠吧?毕竟兼的读音差得比较远。这欠作为右边偏旁,一般都不怎么有读音的,比如饮、吹、钦等等;当然也有,比如肷、杴、㐸,但多数不是常用字。

这还有一个问题,说sorry 等于认错吗?同理,道歉等于认错吗?这可不是小问题,在法理上字义的细微差别,代表的可能是需要赔偿。道歉是apology 的话,那么苏格拉底的申辩为什么也同样是apology?

所以,我认为,当我们表示歉意的时候,充其量就是把心里觉得不对劲的感受说出来,未必就是有着拨乱反正有错须改之的。也就是说,道歉是道歉,认错是认错,两者之间有相似,但并不一致。

那么,表示歉意的锁你,充其量就是表示遗憾,并不是认错的同义词。

这遗憾和遗恨,两者一音之转,要说相同也相同,要说不同也不同。到底同不同?自古多情空遗恨,只要不矫情,这藏在细节的魔鬼是能够揪出来的。

我故意混淆视听,目的不外乎学着“我知道我不知道”的检验生命,刺一刺臃肿的马匹,让心猿意马跃动。

这样,是把读者搞糊涂还是催生了思考?嗯,白居易的长恨歌这样唱:此恨绵绵无绝期。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遗憾
  • 上一篇文章链接:我看的书/周嘉惠(马来西亚)

临床实验/刘明星(马来西亚)

这题目显然是与本月主题唱对台的。

倒不是说诗与远方不值得期待,或者不宜向往。只不过是在那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夸张修辞,带有一些精神麻醉的感觉,暂时不想在还能实现什么的时候就急切地去奔向远方而已。

坊间传闻的九十八葩的莲花清瘟胶囊仍然在传闻下继续行销,用各种不同的方式在陷入瘟疫中时起着一些安慰作用。与此同时,还有一种名字取得很西药并十分便宜的杀虫药,似乎更大面积地受到青睐——伊维菌素。据说印度北方邦凭它取得巨大的成果,甚至邻国印度尼西亚也有类似印度的做法。对于远方的事,我抱观望态度,不敢轻易相信。

至于那些号称新研发,但价格严重超标,以后缀-avir取名,且已经临床实验证明有效超过一半的新型药物,普罗大众大概有一种负担不来的慨叹。穷人请自求多福的意思吧。

也有一群人在质疑已经大力推广的疫苗是不是一场铺天盖地的骗局。至少我在脸书的友人之中就不断可以看到某程度的表态,而且因为在对付“假讯息”的语境下,是冒着被脸书管理判处禁言乃至被封的风险,躲开人工智能审查机制下发表的。

短短的两三段,就冒出了传统中药、改良中药胶囊、细菌提炼出来的西药、加速研发的新药物、新疫苗,这新疫苗又能粗略分成:信使核糖核酸疫苗、腺病毒疫苗、灭活病毒疫苗几类,各不相同的抗疫方案。这还未包括相信自然免疫系统,命运安排等等的其他因素。

毫无悬念,都是与流行的新冠19相关的态度。

现代医学以科学自居。科学就涉及验证。但验证的方法又五花八门,肯定令外行人目不暇给。题目挑出的临床实验研究是有既定流程的,如何布置实验,如何建立对照组,研究对象数量等等。然后还有综合种种实验报告的后分析(meta-analysis)的可信程度。在赶鸭子上架的急躁下,救急方法很多是未能获得足够证据的临时判断。我们实在有必要好好思考。

所谓的临床,也就是给染疫的群众进行检查。不在病榻上,又临什么床呢?写出来都觉得有点残酷,临床就是把病当成一场试验,用实证数据来计算有效与否。

这数字不会骗人,但读数据的人却是会自欺欺人的。抱着这样的质疑态度,固然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是,对于九十八九十九百分比的数字,千万不要以为是信心的保证。这新冠病毒的感染,致命率就并不简单。号称九十八葩有效的,要看好这有效性是如何定义的。如果吃了不死就是有效,那不吃也不死呢?

诗化科学好像不可能,这柏拉图老早在他的代表作《理想国》第十卷写出有点诗和哲学唱对台的意味。这次,我们又如何在期盼未来发展下,看待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呢?

  • 摄影:Nick Wu(台湾)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我的诗和远方/宫天闹(马来西亚)

朱对有/刘明星(马来西亚)

学过汉语拼音或较早的注音符号标音方法,也懂得一般常用汉字的,当然知道“朱对有”与“猪队友”谐音。用辨声软件得出的结果大概还是“猪队友”比“朱对有”的机会大好多好多。我相信,姓朱的朋友,九成九不会开玩笑取个“对有”的大名来自我调侃。

无妨。就先搁置姓什么的血统音韵,先对“有”说说。

什么是有?

很简单,不就是无的反义词咯。

慢!那无又是什么?

很简单,不就是有的反义词嘛。

咦,这不是循环论证,套套逻辑吗?

呃,好吧,《道德经》有提到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那样的话,有是万物的妈妈,无是有的妈妈,所以无是万物的外婆?

诶,你不知道有无性生殖的吗?

那你说说,有无是什么亲戚关系?可不能又用反义词呢。

嗯,从有生于无来看,这有无的遗传和无中生有确实很像。撇开于和中,我们来对对碰啥。

有请。

有就是存在。比如我的扑满里有钱,就是说存在钱。

怎么听起来怪怪的,这就是对对碰?

先别急,我也觉得怪,让我再想想。有某数x……有是一个概念,思考就是有。

石头不会思考,那么石头就没有吗?

按我的思路的确那样。可是你怎么在无还未澄明,又多弄一个没出来?

算了。石头就无吧。

这还差不多。这样的话,有是概念,石头无思考,所以也无概念,咦,我好像一并把无也说清楚了!

屁啦,讲了等于没讲,不和你扯了,我还一大堆工作处理,你好好考虑,等我得空再请教什么是有吧。

蛤,酱紫好咩?

再会。

拜。

我老是觉得西方的存有论和东方的虚空并不是根本实际意义上的相反,恰恰反过来,是处于同样地位的形而上,道学神学级别的地位。我本来想说哲学地位,可是这一大堆的家族相似关系,恐怕是越说越不清楚了。

就这样,您说谁是文中的朱对有?欢迎各位猜猜,猜中了可能是对有的巨大贡献!

  • 摄影:林明辉(瑞典)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猪队友立大功/周嘉惠(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