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遗恨/刘明星(马来西亚)

锁你,是某种意义上英语sorry 的音译,不记得在哪看见的,反正是带点儿戏虐味儿的那种阿Q式精神胜利法——表面上听起来是表示歉意,内涵是反将一军,把你拿下。

常见的道歉,中文用对不起,或对不住,一般就能混蒙过去。细查内里的实际寓意,总会有点儿自谦的配不上那种意思,像对对联对不出来那种。

想想,这歉意的歉,取的音较大可能是欠吧?毕竟兼的读音差得比较远。这欠作为右边偏旁,一般都不怎么有读音的,比如饮、吹、钦等等;当然也有,比如肷、杴、㐸,但多数不是常用字。

这还有一个问题,说sorry 等于认错吗?同理,道歉等于认错吗?这可不是小问题,在法理上字义的细微差别,代表的可能是需要赔偿。道歉是apology 的话,那么苏格拉底的申辩为什么也同样是apology?

所以,我认为,当我们表示歉意的时候,充其量就是把心里觉得不对劲的感受说出来,未必就是有着拨乱反正有错须改之的。也就是说,道歉是道歉,认错是认错,两者之间有相似,但并不一致。

那么,表示歉意的锁你,充其量就是表示遗憾,并不是认错的同义词。

这遗憾和遗恨,两者一音之转,要说相同也相同,要说不同也不同。到底同不同?自古多情空遗恨,只要不矫情,这藏在细节的魔鬼是能够揪出来的。

我故意混淆视听,目的不外乎学着“我知道我不知道”的检验生命,刺一刺臃肿的马匹,让心猿意马跃动。

这样,是把读者搞糊涂还是催生了思考?嗯,白居易的长恨歌这样唱:此恨绵绵无绝期。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遗憾
  • 上一篇文章链接:我看的书/周嘉惠(马来西亚)

临床实验/刘明星(马来西亚)

这题目显然是与本月主题唱对台的。

倒不是说诗与远方不值得期待,或者不宜向往。只不过是在那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夸张修辞,带有一些精神麻醉的感觉,暂时不想在还能实现什么的时候就急切地去奔向远方而已。

坊间传闻的九十八葩的莲花清瘟胶囊仍然在传闻下继续行销,用各种不同的方式在陷入瘟疫中时起着一些安慰作用。与此同时,还有一种名字取得很西药并十分便宜的杀虫药,似乎更大面积地受到青睐——伊维菌素。据说印度北方邦凭它取得巨大的成果,甚至邻国印度尼西亚也有类似印度的做法。对于远方的事,我抱观望态度,不敢轻易相信。

至于那些号称新研发,但价格严重超标,以后缀-avir取名,且已经临床实验证明有效超过一半的新型药物,普罗大众大概有一种负担不来的慨叹。穷人请自求多福的意思吧。

也有一群人在质疑已经大力推广的疫苗是不是一场铺天盖地的骗局。至少我在脸书的友人之中就不断可以看到某程度的表态,而且因为在对付“假讯息”的语境下,是冒着被脸书管理判处禁言乃至被封的风险,躲开人工智能审查机制下发表的。

短短的两三段,就冒出了传统中药、改良中药胶囊、细菌提炼出来的西药、加速研发的新药物、新疫苗,这新疫苗又能粗略分成:信使核糖核酸疫苗、腺病毒疫苗、灭活病毒疫苗几类,各不相同的抗疫方案。这还未包括相信自然免疫系统,命运安排等等的其他因素。

毫无悬念,都是与流行的新冠19相关的态度。

现代医学以科学自居。科学就涉及验证。但验证的方法又五花八门,肯定令外行人目不暇给。题目挑出的临床实验研究是有既定流程的,如何布置实验,如何建立对照组,研究对象数量等等。然后还有综合种种实验报告的后分析(meta-analysis)的可信程度。在赶鸭子上架的急躁下,救急方法很多是未能获得足够证据的临时判断。我们实在有必要好好思考。

所谓的临床,也就是给染疫的群众进行检查。不在病榻上,又临什么床呢?写出来都觉得有点残酷,临床就是把病当成一场试验,用实证数据来计算有效与否。

这数字不会骗人,但读数据的人却是会自欺欺人的。抱着这样的质疑态度,固然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是,对于九十八九十九百分比的数字,千万不要以为是信心的保证。这新冠病毒的感染,致命率就并不简单。号称九十八葩有效的,要看好这有效性是如何定义的。如果吃了不死就是有效,那不吃也不死呢?

诗化科学好像不可能,这柏拉图老早在他的代表作《理想国》第十卷写出有点诗和哲学唱对台的意味。这次,我们又如何在期盼未来发展下,看待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呢?

  • 摄影:Nick Wu(台湾)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我的诗和远方/宫天闹(马来西亚)

朱对有/刘明星(马来西亚)

学过汉语拼音或较早的注音符号标音方法,也懂得一般常用汉字的,当然知道“朱对有”与“猪队友”谐音。用辨声软件得出的结果大概还是“猪队友”比“朱对有”的机会大好多好多。我相信,姓朱的朋友,九成九不会开玩笑取个“对有”的大名来自我调侃。

无妨。就先搁置姓什么的血统音韵,先对“有”说说。

什么是有?

很简单,不就是无的反义词咯。

慢!那无又是什么?

很简单,不就是有的反义词嘛。

咦,这不是循环论证,套套逻辑吗?

呃,好吧,《道德经》有提到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那样的话,有是万物的妈妈,无是有的妈妈,所以无是万物的外婆?

诶,你不知道有无性生殖的吗?

那你说说,有无是什么亲戚关系?可不能又用反义词呢。

嗯,从有生于无来看,这有无的遗传和无中生有确实很像。撇开于和中,我们来对对碰啥。

有请。

有就是存在。比如我的扑满里有钱,就是说存在钱。

怎么听起来怪怪的,这就是对对碰?

先别急,我也觉得怪,让我再想想。有某数x……有是一个概念,思考就是有。

石头不会思考,那么石头就没有吗?

按我的思路的确那样。可是你怎么在无还未澄明,又多弄一个没出来?

算了。石头就无吧。

这还差不多。这样的话,有是概念,石头无思考,所以也无概念,咦,我好像一并把无也说清楚了!

屁啦,讲了等于没讲,不和你扯了,我还一大堆工作处理,你好好考虑,等我得空再请教什么是有吧。

蛤,酱紫好咩?

再会。

拜。

我老是觉得西方的存有论和东方的虚空并不是根本实际意义上的相反,恰恰反过来,是处于同样地位的形而上,道学神学级别的地位。我本来想说哲学地位,可是这一大堆的家族相似关系,恐怕是越说越不清楚了。

就这样,您说谁是文中的朱对有?欢迎各位猜猜,猜中了可能是对有的巨大贡献!

  • 摄影:林明辉(瑞典)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猪队友立大功/周嘉惠(马来西亚)

乐山之巅/刘明星(马来西亚)

呐呐呐,先说清楚,我不曾到过乐山市,也没沿河访问过那据称几十米高的,依山凿出的佛像。有时也会想这乐山,可不可以也以乐水来对照;但更多的是想到港剧《风云》那场在头顶的决斗。

小时候看的小人书,画那五指山的故事时,身型比例的猴哥与他尿着写到此一游的手指,大概是暗喻佛法无边吧?暂且搁置佛陀神通,考虑作为一个有生老病死,寿达八旬的智慧化身看待,如何?

偶然也会注意到“大雄宝殿”的大雄与日漫野比的微妙关系。耆那教的大雄mahavira又当如何看待?《进击的巨人》那些不符合日常生活的想象,又对我们在认识世界的层面上有些什么影响?

柏拉图《智者篇》的巨人族之间的战斗作为德国哲人海德格尔(有人还在为他称支持纳粹耿耿于怀)的《存在与时间》题词又应该如何与时间Kronos相提并论呢?

再说说廿年前炸毁巴米扬大佛的故事呼应开头的乐山大佛,坐佛立佛,也许在加吉兰丹州的卧佛。我倾向以佛为“觉悟”理解了脱生死的无我观,这因缘际会其实不必什么偶像衬托。

仁者,人也。“吉祥止止、夫且不止、是之谓坐驰。”(《庄子·人间世》)庄周既然也说吉祥,就不管是不是在肩膀上了,何不乐山乐水,用这吉祥的趾头生生不息呢?

  • 巴米扬大佛照片摘自《维基百科》。
  • 主题:巨人肩膀上
  • 上一篇文章链接:大树/梁山下买豆腐(马来西亚)

命里无时莫强求/刘明星(马来西亚)

在出现了雅虎的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开始了在小框框里考虑关键词输入问题了。当年在吉隆坡英国文化协会图书馆和计算机下棋时虽说深蓝,战胜卡斯帕罗夫的机器,还未出世,这算赢灵感的方程式已经是猜想中哪年发生的事情。

本来作为军事用的联网技术历史不知在普罗大众的眼皮底下有几成的显露,但半导体记忆与算法的与时俱进,与互联网搭上后,这文本搜索的游戏就日渐进入我的日常了。如今坐困方圆十公里,4G的行动网络服务没太在用,但家里宽带网络与电视的结合也早是平常。

歌词“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是许氏的杰弟弟《浪子心声》出现的,那时港曲还在从小调过渡到流行音乐的阶段,他的《双星情歌》、《铁塔凌云》等也是街知巷闻,叫人朗朗上口的旋律。

问题来了,这两句命里的词,是许的创作吗?带着这样的问题,在小框框键入一句。先是出现《增广贤文》,前面还有“竹篱茅舍风光好,道院僧堂终不如”的句子。这竹篱茅舍,道院僧堂的,甚是高雅。

且慢,也有说是出自《金瓶梅》十四回的。那里的前面两句是“富贵自是福来投,利名还有利名忧”。这浮云白日,似乎更加贴合凡夫俗子的审美。究竟是《增广》引用了《金》还是相反呢?

或许,靠调查哪本先出版刊印也未必能够证实,更加不能说《增》和《金》是同一作者所为。这其中的版本问题,几百年既然没签名认证,存疑也无可奈何。但两句话既然一模一样,那么说出自同一个人应该没毛病。

不难想象,也有人把这两句话前面加个“佛说”的,这是哪门哪派的菩萨就不好说了。反正这话里的宿命论清清楚楚,佛耶道耶,也不损它与耳里的共鸣。

它算不算格言呢?格格不入的格和风格不同的格哪个格子更贴近而不圆孔方锥?大概作者无名也不损一句俗语有智慧闪光的。

命,令也。也别老是只困在用命运多舛来套牢,也能从令名来个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来画符。勅!这天刑不能解,也就是天命。

至于说,我命由我不由天,那也是强求不来的。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只祈求上帝能让我与祂同在/徐嘉亮(马来西亚)

固定刑/刘明星(马来西亚)

如题。我们如何收放自如?

我猜在一般中文读者里,马上从题目联想到回教法的,了了无几。回教一词在某些人看来不合时宜,应该用伊斯兰教取代。这名称本来就是容易挑起敏感神经,谨慎一点处理总不会差的。

为什么用回教称呼不合适呢?从字面理解,这二字词是偏正结构,可以说前者是形容后者的,也就是回族人的宗教。那么,回族的名称又从何而来?我猜是回鹘或回纥,属于音译词,也就现在多用维吾尔称呼的那个名称。

回人信回教,这句子没毛病。回人信伊斯兰教,也同样意思。和马来人信伊斯兰教比较,句式一致。确实,和马来人信马来教,是能平行比较的。然而,说马来人信回教的话,就可能会误入范围了。个中原因细思之下,未必说不明白,虽然简单地说是张冠李戴又并不尽然。总之,如马来教或回教,其意涵不必相同,用原文音译名伊斯兰无疑少一层曲折。

那么,如果回教法的名称不妥,用伊斯兰教法就可以了吧?用上上一段的思路,我的答案还是未必。这其中千丝万缕的细微差别我就不再喋喋不休了。反正,固定刑一词在马来西亚报章,乃至社会大众,惯用伊刑法称呼。而早前还有抽取了其中偷窃判截肢的内容而用断肢法的。

在泛马伊党的大力宣传下,似乎施行几个出乎本有法令下范围的刑罚就是彰显真主的法力,然而名为固定刑的法律即使已在州议会通过了,而且鞭刑也公开展示过,断肢毕竟不曾。这大概不是因为怕有悖宪法而不敢妄动,更多的是考虑到后果未必有助选票。

之所以用固定刑来翻译这本义为界限的词,是因为前人固定了相应刑罚,比如通奸石刑,叛教死刑。与之对称的名为酌定刑,这是人为的添加,后起于天刑。

人类何以惯常以为自己能够替天行道是个值得玩味的事情。刑罚当然是遏制放纵行为的有效手段,否则早已在人人升神不会犯罪的天堂里废除已久了。

不犯贱是须在有自省能力下的克制行为,不然的话,人人都有把个人欲望无限推展,那就不免天下大乱了。

写到这里,我们这种能思考的生物好像会在互相行善的大同社会里永续生存,但物质的固定实际上已决定了我们的精神要在有所依附之下妥协。否则,独与天地精神独往来,岂不快哉!何必管理这副吃喝拉撒的臭皮囊呢?

摄影:Nick Wu(台湾)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章链接:最值得的一次放纵/小黄猪(马来西亚)

随遇而安/刘明星(马来西亚)

《孟子·尽心下》“若将终身焉”,宋·朱熹集注:“言圣人之心,不以贫贱而有慕于外,不以富贵而有动于中,随遇而安,无预于己,所性分定故也。”

所引的上文,是凭“随遇而安”为搜索词得到的成语出处。没接触经典注疏的可能需要一点说明。所谓的“注”,带有注解的意思,而“集注”就是集合了好些人的注解。朱熹,谥号(也就是他去世之后皇家官方给予的尊称)文公,是南宋大儒,他毕生的巨著是《四书章句集注》。四书,指的是《大学》、《中庸》、《论语》、《孟子》。而《尽心下》是战国时期孟轲《孟子》里的最后一章。由此可见,截取的一句“若将终身焉”也是出自《四书章句集注》,并且还有上下文。

翻查原典,会知道朱文公说的圣人,是指舜。上接“若将终身焉”的是“舜之饭糗茹草也”,意思是上古圣人舜帝吃的很粗略,好像就是一生人都会那样的活着。在朱熹的解释里,还触及富贵,在《孟子》原文里也是关于舜的生平特有所指的,这里就不多说。比较费解的,至少在我没翻阅其他相关词语的情况下,是“所性分定故也”。查“分定故”出自《尽心上》,而朱熹的解释是“分,去声。分者,所得于天之全体,故不以穷达而有异。”也就是说“分定故也”是描写“性(情)”的。大有君子不以环境改变心志的意思。当然,这是假定圣人君子的志向都是必然良善的。

从两千多年前,八百多年前,再到一百多年前的西方思想家尼采。我想,尼采给出的成为伟人的方法,amor fati,拉丁文的爱命运,要是找个成语对应,随遇而安大概算是能搭上去解释的。

我们有没有强力意志的可能?我们能不能朝超人的方向行走生命绳索之上?

乐极生悲;物极必反;否极泰来。这些词语,难道不是在在地告诉我们天地万物运行的法则吗?还有庄子的安之若命。

性情。命令。格调。运气。我们要有怎样的命格,也别都诉诸命盘,而是不断努力地去“适者生存”。

大概,不以富贵而有动于中,不会因为周遭在外的条件大大改善的情况下而不会把心中的向善意志动摇,比之于穷困时发奋图强是更加考验人心的。

所以,我的看法是:性格和命运固然是互为因果,我们身为人,对于所有的良善有着天生的向往。至于那些一朝得志的暴发户作风,即使在不伤害他人的情况下,也不是什么值得鼓吹的。

我大力推荐您翻翻《尽心章句》,对于还没有出现诸如“性格”、“命运”等后起词语的语境底下,学习那些“尽心知性,修身立命”的勇猛,并且能得到随遇而安的豁达。

摄影:Nick Wu(台湾) 植物名称:紫藤,wisteria。

主题:性格·命运

上一篇文章链接:鸡和鸡蛋/周丽雯(澳洲)

怡耶?殆耶?/刘明星(马来西亚)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却有倦怠感。

心生一计,随手就划。

记得2007年间在加影新纪元学院上本来计划由张涌泉教授执教,实际是姚永铭教授来给硕士班指导的文字学课,有一堂课教授在板上写了三字,“台,说也。”并说:三字里多数人只读对一字,了不起的也就两字。这事情我之所以记得,是因为我猜到了三个字。

一般都读对的当然是第三个“也”字。第二个“说”字会根据《论语·学而》之类的句子推敲出“悦”的读音。那么,结合与喜悦相关,有与台有关联的,不就“怡”吗?

但是读《庄子·养生主》时,遇到“殆也”,就猜想这“殆”是否也可能是读作“怡”的呢?这其中还有一个类似部件的“怠”,但怠怡在现代的用法,显然不支撑同样的意味。

老子《道德经》第三十二章有“知止可以不殆”,这句单挑出来与庄子那句“以有涯随无涯,殆矣”又凸显出怎样的境界呢?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这类似呓语的行文走向,不但读者看着累,我写着也觉得不对味。

要是翻阅战国时期的竹简汇编,刻意去找寻“台”字的前世的话,也许得出来的结论也不一定会比东汉许慎更好。毕竟,这台的变种也太多了些。治、冶,说来读着都不同,也许本来就是一个?

计划要写得飘逸的,一不留神,变成鸡肋。

无妨吧?毕竟现实与理想的距离,并不容易合拢。虽然这样,我们依旧设想,仍然筹策。这计谋,大概也是人之所以人的性质之一呢。

期望下一次更好。这也许说不上是个好计划,不过,实行的结果,不就是计划之际所想着的吗?难道说也有不计后果的计划吗?

这一台戏,还真不该怠慢。

那么,不妨以有涯随无涯,管他是倦怠还是怡悦,不都尽在天地间悠游自在吗?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主题:计划

上一篇文章链接:败家子培养完全手册/周嘉惠(马来西亚)

倒吃甘蔗/刘明星(马来西亚)

(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排调》:顾长康啖甘蔗,先食尾。

还以为这个可追溯到魏晋的典故和本月主题是孖生的,肯定会有人先下手了。结果还未,不过即使有,也不妨碍再一次阐述。

关于大画师顾恺之的故事大多记在《巧艺》篇,从姓谢那位太傅给他的画评语“有苍生来所无”,也就是前无来者的意思,就可见水平不是一般的画匠所能够比拟。那么他的画作有没有真迹传世呢?嗯,如果你不小心盗了哪座陵墓,又不担心被判罪的话,兴许会发现躲在哪堆陪葬品中也说不定。但是千余年前的绢轴能不能历尽沧桑可辨其貌,那就另当别论了。至于藏在大英博物馆的摹本《女史箴图》,我是在网上透过屏幕看到的,据资料显示1903年的价格是25英镑。没看到收据的真本什么的,网上的新闻抄来,权当谈资。

啖蔗甜头尝过以后,把起点拉到鸿蒙之初。我说的当然是与手机操作系统相关的鸿蒙,但我想洪荒大概也多少沾边,天地玄黄,那也和宇宙时空密切的。这位鸿蒙先生,在庄周的《在宥》让云将遇到,拊髀雀跃。这段读起来,至少不会如《应帝王》末尾的“日凿一窍,七日而浑沌死”那么黑色幽默吧?

开天辟地之后,盘古的下场大家都熟悉的,就不赘言。

现在把镜头拉到人元12021年的网络虚拟世界。几年前爱法狗(Alpha Go,原名比较凶悍,我音译开个玩笑)凭借没有感情灵性的计算战胜了人间的坐隐手谈者后退役了,人工智能这时除了在人脸自动识别技术大举入侵大数据外,也在“深度学习”下,幻化出了种种比七十二变炫许多的技能,令人目不暇给,在农历新年期间的三次元主播应该比苹果的SIRI合成声音听起来更加亲切了吧?

与此同时,冠状病毒的名称,依然还有纠结在姓武姓中还是姓美。亚马逊雨林的化碳能力进一步削弱,水灾的消息密度也更加频繁,日子好像并不怎么朝美好的人间天堂来全球化。

马国的首相去圣地传回增加万名额度的大好消息,违反常规操作SOP的罚单一律写上万元,传闻元首御准假新闻也有万元的大数字。你有权斗纷扰,我自岁月安好。

走键至此。长康答云:渐至佳境。

摄影:Lin Yun Yun(台湾)

主题:渐入佳境

上一篇文章链接:在天堂中求生/杨晓红(台湾)

漫谈无限/刘明星(马来西亚)

准备在三月末参加一场网上会议,是马来西亚与台湾的哲学对话。说是对话是我的想当然尔,何况目前主题没很确定的范畴。

我想到的哲学话题是:东南亚的无限概念。

这题目看起来就有点不着边际的意味,既然是无边无际的无限,何以划地自限,捆绑在南洋一隅?这当然是在有限里谈无限,漫谈的意思了。

在东亚的佛家语,有一句很普遍的话,我也从小就从影视作品中接受启蒙的:喃呒阿弥陀佛。有时喃呒也省切了标榜口语的口偏旁,写作南无。如果看这个没口偏旁的喃呒,则难免会望文生义,以为是南方没有那层含义。究其竟,是梵音,namo 也者。有顶礼之义,字源看却也和英文名称(name)和巫文名称 (nama)关系密切。事实上,在兴地语里,namaste 还是一句常用的问候。这样解释,就和南、无纯属借音指向尊敬礼貌,而没有方位存在那层含义了。

阿弥陀佛,在我看到的,也可以翻译为华语,无量光明。Amitabath, 拆开:a-是褫夺(privative),无;mita 是量度;bath 则是光明。这样拆解,把佛与光明划上等号了。与其说阿弥陀佛是一尊名为阿密陀的佛陀,不如说阿弥陀是修饰光bath的无限性,这样,又把无限和无量搭桥了。

阿弥陀佛这词组,查看之下,在越南日本韩国都有对音,想当然的是泰国缅甸柬埔塞寮国也是相当的。如果编篡维基百科条文的以及翻译机器值得信赖,那我的想当然尔也似乎并不过分。

那么,当咏诵阿弥陀佛时,我们是否正在企图用语言把无所不包的无时间无空间给完全地包围起来了?光子(photon)的物理属性姑且暂时悬置,康德的二律背反时空也作如是处理,这密陀(mita) 会不会是理解界限的其中一个线索?量度能不能用界限来理解呢?不能测量的就是不确定的,这至少是和无限、无穷无尽、无涯等等类似的中文词组有某种相关吧?

之所以用问号,一方面是尊重问题比答案重要,另一方面也确实是特没底的概念。说无限循环,无限后退,无限小,都显示出永恒的影子。可是,是时空的概念而已吗?还是超越了一切,也超越了时空?

如果在会议上谈Cantor, Hilbert, Goedel等欧洲人士的话,他们固然不是题目限定的东南亚所在,但是难道概念不是也能跨越时空,乃至贴近无穷?

除了数学物理、精神宗教,姑且从爱知的感召来审视一般。我不确定这算不算是某种突围的努力,但是,对打开一个缺口杀出一条血路的十面埋伏比喻,就却之不恭了。

信口开河,也许得罪了一些虔诚事奉佛法的大德,门外汉在此先行表示歉意。

希望到时的会议不会是我自说自话,冷场连连。不过也不敢太过奢望,也做好这个大音希声的定言打算了。

摄影:Nick Wu(台湾)

主题:突围

上一篇文章链接:突围/耳东风(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