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的小小心机》/宝棋(马来西亚)


我是老师们培养出来的考试生。我不知道国校生的“军训”有没有华校生那么严苛,我和我的同学都是从小测验、听写,默写、小考和大考的环境里长大的。这些“考试”对学生来说是噩梦,但现在回顾过去倒让我记起了些趣事。

我记得小二时,老师实施了听写赏罚政策:听写拿蛋的要请拿满分的小朋友吃苹果。某天我就是其中一个拿鸭蛋的小朋友。所幸妈妈不是怪兽家长,拿了蛋也只不过被念了几句,还被取笑。

还是小孩子的我应该是很爱面子,不甘妈妈取笑,以为放假一个星期后她老人家不会记得,我便假意地说要带苹果去学校吃。我当时太天真了,越是那么自动自发做那么乖的事肯定有蹊跷。一言惊醒梦中人,拿鸭蛋送苹果的孩子又被妈妈取笑了。

听写其实是小菜一盘,大班的孩子除了听写还升级到默写小文章的程度,也就是当老师说开始的时候,你就得把收在脑袋里那指定的文章写出来。试想想哪天你忘了有默写这件事,你可完蛋了。

后来大班生的我们胆生毛,忘了练习听写默写不要紧,只要够胆冒险作弊就行了。那时候我们盛行用其他语言的书建围墙,像投票站的那种设定,以免隔壁的同学“不小心”瞄到你的答案。围墙挡住老师的视线,墙后的你偷瞄抽屉里的答案。老师一靠近,抽屉里的书推里面一点,若无其事。这招万试万灵,很少会被抓包。对了,自己要有自知之明,作弊不要那么贪心,10题对个7题就好,不然老师会起疑。

当然作弊是不可取的,学校非常严正看待这件事。听说考试作弊不但会被处罚、见家长、见校长,甚至被开除。我虽然顽皮也不敢大考的时候作弊。

记得有次考华语,其中五题是填充汉语拼音。汉语拼音我最拿手,一定拿满分。试卷做完了,东张西望。望到右边的男同学向我使眼色要那五题的答案。不帮的话他会不跟我好,帮他又怕被抓包。想了想决定“帮”,不过我把c变成ch, j变成q,s变成x。若被老师逮到应该不会被处罚,至于友谊就等拿成绩的时候才算。

终于派成绩了,朋友拿了蛋,我拿了满分。朋友看了我的成绩斜眼地说:“你好嘢!”

和小学同学失联了几年后又重聚,大家谈过去、现在和未来。这个小插曲,他还记得。哈哈!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新主管的生存之道〉/宝棋(马来西亚)


曾经有过一个非常有趣的同事,他可说是个破冰专家,凡有他在的地方都会有笑声和有趣的事。虽然他不在吉隆坡区服务,但好像已经和这里的同事拜把了,一见面就打成一片,很麻吉(好朋友)的样子。

后来他被调来总公司上班晋升为其部门的主管,公司里的气氛开始发生变化。公司里的人开始不和他有说有笑了,WhatsApp里多了个没有他的群组,大家就连约吃午饭也刻意地回避或当面地拒绝。好笑的是大家都知道这种行为是杯葛,不应该。可是大家似乎宁愿对他不客气,连面具也不带。

虽然我和他在公事上的接触不算频密,但是也足以让我理解为什么其他同事会如此地不满。公司里的人很多都不服气,为什么上位的是他。大家都很好奇这几年来他都在干什么,怎么产品知识的掌握都不如部门里年纪最小的。当了主管的他性情也变了,说话不客气也暗中伤人,最气的是扭曲事实。

很多人都很惊讶他当了主管后的变化,甚至有人怀疑他本来就是这副德性,只是我们事前没发现而已。姑且不论他怎么玩办公室政治,我想这一切行为都是他的生存之道。

公司既然给你晋升的机会,你会说不要吗?接受以后你发现自己原来是那么不足,还要带领几个很有经验的下属,你要怎么管理他们?当所有人都杯葛你的时候,你若还想留下来你要怎么生存?

我们这群八公八婆得到的结论是:1.自己做不来的事推给其他人做,自己能完成的工作要无限放大,那么人家或高层才会知道你有办事能力和存在价值。2.当事情推不了给其他人的时候,可以无奈地说其他人不配合,自己也是个受害者。3.下属叫不动的时候要制造些威严,如提高嗓子说话,给你一个下马威,稍微用主管能及的权利为难你一下。

我只能说他自己不够争气,在位的日子里没有好好补短,说话态度,处事方法也让其他能帮助他的人疏远他。他坚持一支独秀,靠自己的方法生存下来。可是方法错了,表面上像赢了面子,内里却五败俱伤。后来的他坚持了一年时间也终于递信离开了。我没见过那么清凉的farewell,大家只拍了张团体照,饭后有些直接离开,有些会淡淡地说一句all the best才离开。

我祝福他在新的公司里重新开始,希望他不再需要启动这样的生存模式。

摄影:宝棋(马来西亚)

〈恋和变〉/宝棋(马来西亚)


岑凯伦的小说和琼瑶阿姨的电视剧,什么“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这类情话故事或多或少让我认识了爱情的模样。但想当年爱情经验尚浅的我还真糊里糊涂的。

曾经误以为好感就是那回事,很爽快地答应对方交往;结果一个星期后就不知所谓地和人家说“对不起,我们还是做回好朋友”的话,幸好我们没翻脸。后来就算遇到会让自己脸红心跳的对象也不敢轻易开始恋情,怕报应。

后来真的喜欢了个好朋友,而对方时常都在身旁给予体贴和温暖的关怀。搞不懂之间是好朋友的义气还是爱情的气息,不想砸坏了友谊,便决定如他不明示,咱们就维持现状不变。

原来当很喜欢一个人却不能占有的感觉非常不爽。鼓起勇气试图逼供对方的那刹那,我不怕报应,也不怕“瘀”(丢脸),甚至觉得敢爱敢当才是女中豪杰。

突破好朋友这面墙,结果是人间、天堂或地狱因人而异。刚才说的还只不过是恋情的开始,恋情展开以后的路很长,变数很多。像童话里过着幸福快乐日子的恋人有多少?现实生活里恋人变路人或仇人的情况比比皆是。

在爱情变坏的时候时常会出现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与其问对方为什么变了,不如问自己为什么还停留在原点?我们每天都会遇到和应付不一样的知识、思想、看法、人和事,这些毫不起眼的事物悄悄地在我们生活里发酵,连我们都不会意识到其实自己也随之改变了。

世间万物既然是无常,爱情也一样。这条路需要不停地互相认识、磨合、学习和一起成长。我觉得重要的是不要忽视或无视对方的改变,关心和沟通是唯一的方法。有哪天我们停止交流和分享,也意味着我们停止认识对方和迎接一切改变的后果。

其实爱情这事认真做也不保证成功,一切都是两个人的造化。但不认真就肯定会不好过,凡事用心就会少一点遗憾和后悔。各位好好享受当下,有爱就爱吧!

电脑绘图:JIANSENG(马来西亚)

《减肥这件事》/宝棋(马来西亚)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减肥这件事,很多人会把女人和爱美挂钩。其实“减肥”应该是全民需要正视的问题,因为马来西亚有nasi lemak、rendang、肉骨茶、mee goreng、rojak、cendul……等等,简直是美食天堂。在这种环境里若没有足够的自制力是很难不肥的!

在座身边有没有被高血压和高旦固醇困扰的亲朋戚友?他们是不是也该减肥了?

肥胖的人都知道应该节食和运动,但往往是力不从心,既管不住自己的懒,更管不住自己的嘴。永无止境的nanti(编按:等等)和besok(明天),减肥目标永远遥遥无期。

身边的确有许多减肥成功的例子,不过我自己最抗拒的是吃药减肥。不运动就能有效减肥?或许吧,但我保留它对健康的贡献。况且,美眉们应该不喜欢瘦了下来肌肉却软塌塌的样子吧?

我还见过吃泻药和扣喉这种极端减肥方法。刚开始时,一颗泻药吃进肚以后就能“连战东京”。后来身体适应了,吃下几颗也不见效。也有者选择扣喉“节食”,后来搞到营养不良,身体虚弱,还差点得厌食症。用这种方法来作践自己,又何苦呢?健康无价呀!

通常减肥成功的人都有个共同点——纪律。我身边有几个纪律非常好的朋友,他们都成功培养了运动的好习惯。如果一个星期里没做足够运动量,他们会浑身不自在。当然,他们成功减肥了。

我最近带父亲去医院检查身体,医生说他最理想的重量是71kg。听了医生的话,父亲脸都长了,因为他当时的重量是83kg。后来医生设立了个减重目标:一个月1kg,一个星期250g。

这样看来有没有觉得减肥其实不难?

若能培养好的饮食习惯和做足够的运动,坚持,坚持,坚持!减肥不是梦!

摄影:Max(台湾)

《三分天注定》/宝棋(马来西亚)


相信很多人会在生日的时候,被友人宠着听生日歌,还要让大家见证自己吹熄蜡烛前许下心愿!这特定动作让人觉得生日的时候好像比较容易让老天爷“听到”你的心声,许下生日愿望会特别灵验的样子。

但每个人一年只过一次生日,有些还要等润年才能庆祝,能许愿的机会是不是少之又少?没关系,如果你有几个朋友圈,说不定在你生日的月份里可以吃上三两个蛋糕,许一打的愿望。要是真的没这一套的话,也别难过,与老天爷沟通的桥梁多得很。

天底下不管在哪一个国度都会有大大小小,赫赫有名的许愿圣地。只要你想许愿,问一问谷歌应该都能找到。大家十指合十,闭上眼睛,默默地许下有关健康、事业、感情,或财运等等的愿望。

说真的,你愿望成真了吗? 或许有,或许没有。

我相信事在人为,也相信人为影响运气和命运。愿望从来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一切都是造化。

有首歌有这么一段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我们希望老天爷的眷顾让我们运气好一点,机会多一点,可是抓不抓得住机会靠的是自己。

求家庭和谐,但是没有良好的沟通,各方配合和体谅;求升官发财,但是没有在岗位里表现和交出成绩单;求出入平安,但是过马路不看来往车辆,驾车鲁莽妄顾交通安全;求身体健康,但是平时作息不正常,没照顾饮食……。如果你这个没做好,那个忽悠一下,你觉得生日许下的心愿或求神会让你梦想成真吗?很多事需要靠努力,人缘和个人修养,你平时怎么经营自己,就会有不同的际遇。

当然世上也有那么一句话:“万事天注定,半点不由人。”尤其生老病死,真的不是我们努力或小心就能如愿以偿。可能愿望的魅力就在这里,它不是绝对的。如果今天你被判死刑了,那我们是不是就到此为止?这个时候,愿望成了我们的精神寄托和努力的方向。

人因梦想而伟大,因希望而变得更坚定和坚强。结果固然重要,但我们人都活在过程里。不管结果是大喊“愿望成真”还是与愿望擦身而过,这一路走来我们为梦想和愿望而努力、认真、快乐、充实地过……,我们才会不枉此生吧?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生命影响生命》/宝棋(马来西亚)


以前我念小学的时候鲜少听家长投诉老师或和老师闹意见,有时候还真的觉得老爸老妈相信老师的话多于他们的宝贝女儿。现在的家长好像不是那一回事,从我小学直到进入社会大学这期间,我们的地球村好像也出现了不少魔鬼家长。家长不满意老师的教书或处理问题方法,有些魔鬼家长不但会和老师“理论”得面红耳赤,有些“火爆”的还会利用警察或社交媒体把事情弄得沸沸扬扬的,似乎事情不搞大就解决不了事情。

我说有些家长既然是找老师理论,为何要装备得自己像黑社会老大般的呢?老师在孩子成长的道路上固然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但父母亲往往忘了自身也是教育孩子最重要的一环。教育里我们从来不提倡用粗暴的方式沟通,家长与老师如果没法心平气和地好好说话,似乎在这一点谁都没法树立好榜样给孩子了。以后孩子进入社会,是不是遇到类似不如意的事就能像父母那样对着对方叫嚣恐吓呢?

话说回来,在我们身边的确有让人抓狂,不够资历也不够专业的老师。我曾经就听说过一位老师向家长批评孩子说:“我觉得你的孩子有精神问题。”这么直白的话如果没好好说,那该会烧了多少个山头?老师呀老师,你这番话是出自于个人意见,还是专业看法?

说心底话,老师这行真的越来越难当了。由于科技与通讯的发达,我们现在的社会里充斥着许许多多不同文化背景的教育理念和方向。如今教师们真的不仅要能文能武,更要懂得应付家长们。或许现在的教师更要迫切地创新,综合和平衡各门各派的教育期许。

我觉得良师不限于住在象牙塔里的老师,他们可以是我们的父母,也可能是我们的朋友、同事、工作伙伴等人。因为他们的出现,在某个时间点或事务上,我们成长了,懂得更多,更会做好的事,做对的事。

教育是生命影响生命的历程,到底能不能教育好下一代或好好影响身边的人,靠的是我们自身修养。真的不要以为教育只是老师和家长的责任,其实你我都要做好自己。你可能不会知道你的言行举止其实已经成为别人的参考。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看戏无益于人生?》/宝棋(马来西亚)


记得大学时有位教授说过,看戏于人生无益。这话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想起中学时吹起日剧潮(如:〈晴天娃娃〉、〈沙滩男孩〉、〈魔女的条件〉)和大学时溅起的哈韩风(如:〈宫〉、〈蓝色生死恋〉、〈冬季恋歌〉),这时期兴起的戏剧似乎如教授认为的一样,营养成分不高,有些还会让观众中帅哥降。但是如果不沉迷的话,看这些戏何尝不是种生活的调剂品?我倒认为看戏是种丰富学习和与世界接轨的小视窗。

我很庆幸生长在马来西亚,因为这个环境让我们通晓至少三种语言。除了英语、马来语和华语,我们还会说不是我家母语,学校也没教的广东话。在哪学的?– TVB。

以前没有电脑,没智能电话,也没网络,看TVB电视剧就是我们一家人的消遣(好处: 天伦之乐)。由小到大看过无数的经典作: 《西游记》、《封神榜》、《聊斋》、《济公传》等的神话故事(我们家并不是只看这一类型的戏剧,只是这些都是我童年时印象最深刻的)。遇到喜欢的戏,如《西游记》,我几乎可以每天重复看同一卷租借回来的录影带直到新一集的录影带面世。有看不懂听不懂的对话就请教爸妈,就这样一点一滴的累积,今天的我说广东话没问题,和香港同事沟通的时候也特别得心应手。

此外,我和家人时常会一起研究一套戏的故事题材和拍摄方法。日剧的拍摄通常较为静态,实实在在的,比较内敛。而TVB港剧经常会看到不连戏的动作和位置,其拍摄镜头也没太多创意,但胜在老演员的演技和故事。韩国的拍摄很华丽,一场景同一个人的镜头就好几个。我也很久没看梦幻般的偶像剧了,现在的男主角太年轻了,像牛奶一样,不是我的茶;姑娘我还是比较欣赏四十出头眼神有戏的老演员。最近这部《我的大叔》是我今年最佳推荐,不管是题材、视觉,连演员的演技也是非常值得欣赏的电视剧。

其实如果我们换个角度去欣赏每套戏,看看他国的演员和风景,或许我们学到的不单单只是几个日韩单字,而是他国人的才艺和文化风景呢!这样是不是也丰富了我们的知识和对艺术的嗅觉呢?

有时候身边的人会说为什么把时间花在连续剧里?是的,我们时间有限,有太多太多事情可做。每件事过于沉迷必有弊,关键是你怎么选择有益处的和分配时间去做。每个人对生活的态度不一样,看世界的角度也不一样,对生命的要求更不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完成生命需求的版图,教授说看戏无益人生,我说教授对人生的定义太狭隘,对成功的定义也太单向了。孰不知或许某些人的生命,经验和成就正是因为吸取了某连续剧里的养分而改变呢?每部好作品都承载了一群人的理想和用心,如果你能发现,或许它对我们的生活和对生命的价值观有所帮助。如果你能发现,那将会是项很珍贵的收获。

摄影:李嘉永(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