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平常心,做平常事/奉化山人(中国)

7月9日午,因暑气熏煞,急于坐公交车回家,在过人行道去公交车站时,没左顾右瞧,被一装满水桶的送水车撞倒,左脸着地,嘴内流血,脸和半列牙齿麻木,双腿森痛,约二分钟无法动弹。候车的两位女士扶起我,一位小朋友送我口罩掩护口齿,稍一定神,只觉得左边三个牙齿松动麻木,一想到陪我经历大半生的铁齿铜牙将离我而去,不由悲从中来,呺啕大哭。送水工如热锅上蚂蚁团团乱转,一脸沮丧。交警过来,认定事故由肇事人负全责后扬长离去。围观者对肇事人说:看她伤得不轻如果去医院要木佬佬钱嘞,勿如私了吧!他摊着两手对我诉说他的困境:送一桶水,工钱2元,一个月仅2000余元,还得付房租和水电费……。我看着他汗迹斑斑的白上衣,恻隐之心油然而生,便让他继续去送水,打电话给我女儿女婿,他俩接到电话抛掉手里的工作就往出事地点赶,忙不迭送我到杭州同德医院诊治。经2个多小时拍片检查,医生的结论是:牙受损但不会掉也不用补,唇破了要缝合,膝盖骨不见异常,观察两天再看情况。

得悉牙齿无大碍,我转忧为乐,想起刚才的失态,很有些尴尬,便自我嘲弄一下:呵呵,原来是一场虚惊。女儿说:妈,不是虚惊是实惊,我接到电话吓得魂都飞了。是您的运气太好了,真有天神护佑您哪!我一位同事的父亲,只是在浴室里滑倒,结果肋骨断裂,住院三个月,鲜龙活跳的大叔突然变成步履蹒跚的老头了!

我庆幸逃过一劫,猛想起文天祥的《正气歌》序,说他在七浊秽气充斥的监獄里过了两年居然没有生病,是因为自身有浩然正气,所以百毒不侵。

自度平凡一生,从来不想刻意地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只是持平常心,做平常事,善待平常人。这一回大事化小,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莫非真有上帝垂怜?当然,联想有时也寓有深邃的哲理:做人难,做好人更难,但只要定准位子,坐正身子,宽以待人,严以律己,必定不会是坏人,同样也有正能量护持。

愿好人一生平安,善邪?善也!(2021.7.11于阳光地带)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不怕一万,只怕万一/零会穷(马来西亚)

性格与命运的聊天纪录/奉化·山人(中国)

性格:老兄,恳请您离我远一点,不然,我很累,知道不!

命运:性格老弟,请调整下你的情绪,我绝对没有惹你的意思。

性格:您是没惹我,但我的努力总被您风吹雨打去,实在是欺人太甚!

命运:老弟,话不能这么说,我是代天行事,爱憎分明,从不徇私舞弊。不信你看看《红楼梦》,那些姐儿哥儿的结局都是命中注定的,我可没动过一丁一卯。

性格:提起《红楼梦》我更有意见了。您不是代天行事吗?本应该好有好报,恶有恶报,怎么黛玉香菱晴雯等那样的好人会短命夭折,而薛蟠贾琏贾环之类人渣却活得人模狗样?我可是在她(他)们身上化了九牛二虎之力呀!

命运:呵呵,说到这里,我倒是要感谢你呀,要是没有你性格推波助澜,我的使命恐怕还不可能这么顺当就完成了呢。

性格:怎么,反倒是我的不是了?

命运:你想想看,绛珠仙草托胎林黛玉,如果也像宝钗姑娘一样贤良淑德,知道收性理气,能息事宁人,她也许就不会生病,就能赢得贾府上下的欢心,就会同宝玉结成连理,她的眼泪就没有那样多,她对石头的欠债——眼泪还不清,她怎么会那样快就归位了呢!宝玉也是,假如他不喜欢蹭在脂粉队里混,没有眼睁睁看着他心仪的女子一个个香消玉陨,也不至于幡然觉悟,弃家出走,跟着疯疯颠颠的和尚道士遁世隐身了。

性格:哼,这么说,我性格原来是您命运的帮凶!

命运:老弟,不可这样理解的。你我本是一体同本,不能分割。你看,有真才实学的算命先生们给人算命时,总是把我俩混在一起然后分为两组,一组是“性命”,另一组为“运格”。“性命”指一个生命的先天基础,他(她、它)来到世上或度劫数,或遭轮回,都是上天的安排,用人类的语言就是“命中注定”;“运格”指的是后天调整,即他们来到世上之后,个体修为所得到的变数。这主要得力于老弟你的积极配合,如果我俩协调得当,不是不可以改变先天注定的命运的。你说对不对?

性格:老兄,这学问太过深奥,我忙得很,不想在这儿浪费时间,您给我举些实例吧,比如——

命运:比如,大名鼎鼎的花果山石猴,只凭他在石头缝隙里吸收到的一些天地灵气,只配打打闹闹做个美猴王罢了,哪有位列仙班立地成佛的机缘?猴性就是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率性妄为,还去天宫大闹,触犯天规,若不是观世音菩萨慈悲,险些丢了小命。在五指山下被压了五百年,还是猴气冲天,不服唐僧管教,动不动就回花果山罢工。下面的结局不用我说了,老弟你是最清楚不过的。

性格:嗯哪,嗯哪。自打观世音菩萨发明了紧箍咒,猴性渐渐被仁性替代,终于功德圆满,成了后世惩恶扬善的偶像。不过老兄啊,这是神话,不足凭的。

命运:那好,我再讲个人话。

性格:洗耳恭听!

命运:东土有户张姓人家,有一对双胞胎兄弟,长大成人后成家立业,在同一天各生下一个儿子。办满月酒那天,四亲八眷都到场贺喜。贺客中有一位人称半仙的算命先生,老张头把两个初生孙儿的八字交给算命先生,请他测算两孩子的命数运格。席散时,算命先生把两张命祗还给主人,二话不说便匆匆离去。主人拿过命祗一看,悲喜交涉,跌坐在椅子上呆住了。原来老大家的孩子的八字上批的是“状元”二字,老二家的婴儿却是“乞丐”!

老大媳妇得知自己的儿子是状元命,心花怒放,得意忘形,把自己当作救世主似的,在家里颐指气使,飞扬跋扈,稍一不顺,便指桑骂槐,把所有的不是都归诸老二家的儿子,而自己儿子则像太上老祖一般供着,谁不迁就“小状元”,就说谁以下犯上,得罪状元,不依不饶,闹得家里鸡犬不宁。老张头虽然觉得大媳妇不贤不淑,但看在她为张家生了个“小状元”份上,也就装糊涂听之任之。

光阴似箭,转眼到了孩子开蒙时期,张老请了邻村一位博学鸿儒李靖到家里执教。李靖早就听说张家有一个孩子是状元命,所以准备悉心栽培,不遗余力。他看到两个学生面貌都很俊秀,只是一个神采飞扬,举止大方,有大家子弟风范,一个萎头缩脑,眼神滞涩,如穷乡陋巷里的孩子。心里便认定谁是“状元”孩子,对他关注有加。但是开课后,两个孩子的表现越来越令老师惊讶,“状元”心猿意马,拿文房四宝当玩具,一天到晚只知道吃喝玩乐。“乞丐”则专心致志,勤学苦读,还能把老师教过的学问举一反三。这下老师对“乞丐”关爱有加了,经常让他当小老师辅导他的状元哥哥。“乞丐”从小到大都是“状元”的小马弁,任由哥哥喝去呼来,如今居然坐在老师的位置上对差生指指点点,“状元”哪受得了这股窝囊气,终于大发无名火,对“小要饭”拳脚相加,把堂弟打得满地打滚。老师看不下去了,拿戒尺狠狠地打了状元一顿手心。这下可把张家大媳妇的泼劲全勾了出来,不但要老师加倍惩罚“小要饭的”,还非得让老师向“状元”少爷赔礼道歉。李靖受不了师道尊严被这女人如此作贱,一气之下,负笈回家了。

再说“状元”的无名火还在冒烟,他命小使去把隔壁小叔的家烧掉,以致双胞胎弟弟也因为救火而丧了性命。大媳妇还对公公挑唆说:“您的小孙子是个克星,他爹已经被他克死,和他住在一起迟早是个祸水,您还是把他赶出家门,让他自生自灭吧。”乞丐的妈妈跪地哀求公公手下留情,收留母子们在家,愿意做牛做马。可老张头笃信小孙子是乞丐命,是败家克星,于是只给了娘俩一点小钱,就打发出门了。

小媳妇带着儿子流浪讨生活,一天,路过十字路口,看到一个女孩头上插着草标跪在地上,胸前竖一块纸牌,上书“卖身葬父”字样,一个打扮十分妖艳的女人正同一个人贩子讨价还价。小乞丐便对妈妈说:“娘,我听说要把这女孩卖到妓院去呢,好可怜啊。”妈妈说:“哎,这就是穷人的命!”孩子说“娘啊,你不是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吗,祖父给我们的钱还没有用呢,就送给她吧。这样她就不用卖进妓院,跳入火坑了。”娘说:“傻孩子,没了这些钱,我们真的要讨饭了。”孩子说:“没事,只要跟妈妈在一起,要饭也欢喜!”就这样,娘俩救了小姑娘,自己真的落到了沿门乞讨的地步。有一天讨到邻村,恰好碰上带着孙女儿外出回家的李老师。他问清情由,义愤填膺,便对乞丐妈妈说:“这孩子有天分,只要好好诱导,将来也许有个前程,若不学无术,这一生就真的毁了。这样吧,让他到我家陪我孙女儿读书,你呢替我们打理家务。可好?”小媳妇连连叩头谢恩——

性格:啊哈,我知道结局啦!那乞丐由于救人于危难而改变了命运,后来中状元,而那位好命人由于自幼被溺爱,养成暴戾性格,后来一定沦落为乞丐了!

命运:正是正是!现在还抱怨老哥我执法如山吗?

性格:不了不了,小弟我真心佩服,向你学习!

(2021/5/25写于杭州阳光地带)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主题:性格·命运

上一篇文章链接:性格这回事/驴子(马来西亚)

最难掌控的计划/奉化山人(中国)

植物名称:射(ye4)干(gan4)Belamcanda chinensis

人生一世,最离不开的是计划二字,不要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须周密规划,日理万机,就连春种秋收、衣食住行、一日三餐,也离不开精打细算,循规蹈矩。一个好的社会制度,加上计划精准到位,则国泰民安,繁荣富强;反之则国无宁日,乱象丛生。一个好的家庭,如果碰上一群好吃懒做、挥霍无度的败家子,总有一天会落到入不敷出,举步维艰的境地。所以说,计划必须与掌控维系在一起才算完美,如若掌控不好,再完美的计划也将导致涣散沦陷。

本人生性疏懒,是最不善计划的人,谈计划问题如小学生做作文,感觉茫无头绪。我的生活之所以没有潦倒,不是因为我的人生计划如何缜密精到,掌控如何得心应手,而是我有一位勤俭持家的母亲,一个严己律人的丈夫和一群自强不息的家人。当然,我也不是游手好闲之辈,有好多事我会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然后提一些想法,不管人家爱不爱听,听了会怎么想,我都不忌讳。比如,我觉得世事纷繁,计划如山,不胜类计,一般都在可控之中,最难掌控的计划是生育问题。

中国人传统信仰是养儿防老,多子多福。皇帝之所以要养三千佳丽,是为了多生“龙子龙孙”,帝业永固。封建社会重男轻女,倡导“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是为了多养壮丁,富国强兵。一般家庭之所以喜欢男孩,是“多子多福”的传统观念在作梗,有的父母为了生儿子,都把头胎女儿取名叫“抱娣”,把连续出生的女孩子叫“多娣”或“领娣”之类,总之,必须生下儿子才肯罢休。进入新社会以后,大力提倡男女平等,人们把女人叫“半边天”,可潜意识中,还是把女儿当作别姓人家的一员,只有儿子才是正宗的根基,才可以承祖继先,延续香火,养儿防老。当然,怕女儿“心存芥蒂”,起名有些婉转。老家有位女孩大名叫“一样”,我夸她的父亲有文化,她说:“我是家里老么,我上面有三个姐姐,她们的名字是大好,亚男,也可!”可见这位父亲盼子不成内心有多么无奈!

可叹的是,精明的祖先们苦心经营了三千年,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也只有4万万五千万同胞,显然大多数人没修得“多子多福”正果。直到上世纪中叶,人民群众尝到了国泰民安的甜头,出生率骤然提升,特别在60年代,由于批倒了马寅初的“人口论”,不到15年时间猛然增长了一半人口。只是接踵而来的问题是衣食住行无法妥然解决,即使用了许多票证,也满足不了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生活需求。国家于是制订了“计划生育”纲要,从限制一对夫妻生两胎,到大力提倡“独生子女”,老百姓才渐渐过上丰衣足食的日子。可惜人口增长率虽然掌控在计划之内了,而劳动生产力却每每捉襟见肘,加上人口老龄化问题叠显,不到20年,便出现一对小夫妻养四位以上的老年人的局面。前几年国家虽然撤消了“计划生育”机制,并鼓励小夫妻们生两胎,个别地区允许生三胎以上,可生育率并没有因此增长多少!因为百姓们发现,多子未必多福,而且除了少数特权阶层和中产阶级,也无法培养一个孩子健康成长,得到良好的教育。

所以我怀疑生育这件事不是人的主管意志所能左右,是由上帝主宰的。《女娲造人》的神话并非子虚乌有,不然,这世界早就被人为地毁灭了。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主题:计划

上一篇文章链接:计划和变化/耳东风(马来西亚)

故乡·揽胜/奉化·山人(中国)

大堰村一景

闲来无聊,看传统诗词消遣,看到黄庭坚的《水调歌头》“瑶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溪上桃花无数,树上有黄黄鹂······”时,猛然想起了故乡奉化大堰,建国前叫连山乡。那儿是四明山和天姥山东麓交汇处,四明山东麓有个小峡谷叫石大门,峡水下注的流域叫柏坑,故命名为柏溪;天姥山东麓有座镇亭山,水势急湍,山高水长,叫镇亭溪。两溪在大堰合流,统称大堰溪,大堰溪全长十公里,在南溪口与来自新昌的剡水合并,统称南溪。这是一条我们连山乡人的生命线,也是我童年时代的梦幻线,直到如今两鬓如霜,大多梦里还是置身在群山深处,在不同的方位中寻寻觅觅,虽没看到过传说中的瑶草之类,但在一碧千顷,翠烟缭绕,繁花似锦,鸟鸣谷应的春天里,是一点也不比黄词所记的武陵溪逊色的。

柏坑

带着浓重好奇往下再看:“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霓······”不由拍案叫绝,急于知道后面的景色是否比我的故乡迷人,谁知他笔峰一转,居然怕“红露湿人衣”而止步不前,坐到玉石上,倚着玉枕,拂着水珠,引白螺环喝个烂醉,在明月陪伴下折了回去!

我揣模了半天,似乎悟出一点儿奥妙:旅游有“乘兴而去,兴尽而返”的潜规则,想必黄大家一看到瑶草、桃花,听到黄鹂啼唱,便算尽兴了,怕碰上俗不可耐的“朱唇丹脸”憋屈扫兴,故见好就收。也许他压根没见过什么,只是借题发挥宣泄一下心中傀儡而已。

大堰村一景

说实在的,武陵源到底有多少看点,谁也说不清道不明,倒是我的故乡很值得一探究竟。不过探胜猎奇最好是悠哉游哉,循序渐进,屏除杂念,博采广纳,才会达到不虚此行之效果。比如要深切体味我的“桃花源”有多大魅力,须从她最后流入奉化江的那个出口开始。

我故乡的桃花源全长约三十公里,其中十公里是一个壶状的峡谷,文人们称它为冰壶,两头小,中间大,颇像一只漏水的壶,夏天走过廿里横山,寒气袭人,暑热全消。

壶底出水口叫广渡,广则广矣,但要过渡,绝对无法坐船坐轿。从古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宽约六十米的渡口上始终没有过桥或竹排之类交通设施,水面上只露出一长溜不规则但大体平稳的大石蹬,供行人过溪。溪水一般不会漫过石蹬,人行其上,如跳伦巴。除了青壮好汉,尤其在雨天或水流漫过石头的时间段,一般人也不敢过渡,老弱妇孺更无法望其中流。我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水浅石绽,跌下水也只没过脚髁,于是壮着胆子走过一回,听着水声风声鸟声,看着兰黄赤白交叠变幻的彩锦倒影,不时有石斑鱼在细石间出没,小螺丝悠闲地在石蹬上游移,一缕甜醇的滋味从脚心渗入肺腑,不由得心旷神怡,飘然欲仙,仿佛是谪仙李太白梦中所见的情景在现实中再现!

广渡西端有一深潭,名白龙潭。传说横山上有羊精常常在晚间出没,唱着:“嘟嘟石门开,杭州有信来,啥人同我会会······”。白龙潭内住着一条小白龙,不堪羊精骚扰,变成一条竹筷长短的小蛇,请求一位过路货郎挑到更清净的石井龙潭潜修去了。

广渡两端有狮子山和白象山对峙,人称“狮象守门”,风水大好。由此往西南步行八里许,有一巨石矗立溪边,岩石上镌刻着一首古风长咏,把冰壶两岸的风光尽揽入篇内,故名曰诗岩,诗人仿佛是从头到尾飞越冰壶的,其中有“大小万竹望不见,上下楼岩过若飞”等名句。(大万竹、小万竹在横山西端,上楼岩、下楼岩在横山东端)。传说诗岩下有个深潭,潭内住有仙姑,她曾发愿说,要是有人能一口气读完长诗,就嫁给他。许多书生秀才都无法一睹仙姑芳容,只有一位和尚达到要求,仙姑出水一看是光头,便骂了一声“贼秃!”沉回水底,再没有露过脸。至于诗岩,有老人言之凿凿云上个世纪50年代还完好无损,可惜,我于60年代初就读县中,徒步往返过无数遍,只看到“冰壶”口被黄泥乱石填充成大坝,诗岩始终无缘谋面,想必做水库时被化成大坝基石,与水库底下的仙姑长相廝守了吧。

过诗岩再行八里,便是冰壶口了,口外有两条溪水交汇。由西南向东北的水流是大堰溪,由西北向东南的水流叫南溪。南溪发源于新昌雪窦,即与蒋氏故居所在地剡溪同出一源。它们的分界线在距离宁波西南五十公里的剡界岭,雪窦之水行到界岭折成两支,一支与剡溪合流自西向东出北溪到江口汇入县江,另一支由西向南流经万竹南溪入县溪,故旧时称北边的剡溪出口为北溪口,南边的雪溪出口为南溪口。

如果把南溪比作初涉江湖的莽小子,那么,大堰溪便是个纯情清丽的山里姑娘。溪两岸,是姑娘精心缝制的嫁衣。三夏无风而凉,四季花果竞香,五谷随心点缀,菜蔬着意成行。看不尽山青水碧,数不完林葱竹翠。

大堰溪遇上南溪之后,那交劲功夫真叫汹涌澎湃,两溪磨合阶段,把“冰壶”口外的那些大坵小谷荡涤得斑剥陆离,两水纠纠缠缠,一泻五里,在一座耸如照壁的悬涯前突然扭头,折了180度,兜兜转转地进入曲颈大肚的“冰壶”后,才融为一体,载歌载舞二十里,流入县江。两水相撞扭头的崖壁叫“响水岩”,那音响之大,用宋代诗人曾巩赞誉雪窦千丈岩瀑布的诗句“四季雷声六月寒”形容最为恰当。

转过南溪口西行,真真可谓柳暗花明又一村:一个蕞尔平原展现眼前!平原约百余顷,西端有一条宽约2米的堰渠把一部分溪水揽入田间小水沟,大堰溪温顺地歇着平原北沿的房屋山委蛇而下,把小平原滋润得花团锦簇,恍如镶在崇山峻岭间的一颗珠宝。这条堰渠修于宋元年间,山里人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水利工程,故叫那堰为大堰,堰渠所在地原名连山村,后因水渠奇大而改称大堰村。如今,千禧以来,大堰已经发展成集四乡八都人口,辖四明天姥两山东麓域区的大堰镇了,是奉化境内小有名气的生态旅游胜地,来自宁波上海的旅客熙来攘往,络绎不绝。这是现代意义上的桃花源,民风淳朴,尚义好客,进退有度,诚以待人。风景四季如画,山水不调自香。特别在春季,除了满地油菜花茶花桃花李花,还有漫山遍野的杜鹃花!所谓秀色可餐,非杜鹃花莫属。若是黄大家再世,我想明白地告诉他,这里就是白云深处,这儿的花红确实会濡湿人衣,但不会沾污您的清白,人生难得闲适,莫忌飞短流长。

桃花

附图摘自网络。

主题:渐入佳境

上一篇文章链接:写稿/双木林(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