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益友吗?我是益友吗?/徐嘉亮(马来西亚)

自七月起,小弟读了许多有关益友的文章。当中对益友的诠释,林林总总;有的人认为是对自己有帮助的朋友,有人觉得是一本书,甚至是一件事。其实,小弟的脑海中,不断回旋地反而是孔老夫子的看法。

在《论语》的<季氏>篇中写道:孔子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原来,益友是正直的,宽恕的(也有人译注‘诚信’的)和博学多闻的。反之,损友则是习熟于威仪,但是不正直(便辟);善于装出和颜悦色的表情(善柔);以及善于花言巧语(便佞)的人。孔老夫子所作的这个总结,提醒我们要多交益友,别交上损友。

看到这里,各位看官或许认为小弟在说废话,谁不想交上益友呢?但是,这真的是我们的内心话吗?在现实的世界里,如果有人真心提出我们的过错,我们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呢?闻过则喜,真心改过;还是表面恭敬,心里却骂道:“None of your business!”呢?如果真心提我们过错的,看到的只是我们礼数周到地“打哈哈”而毫无改过之举,他还会再提吗?另一方面,益友的诚信对待,或是宽宏大量,是否被我们认为他们只是“一条水鱼”呢?更有甚之的是,我们会妒忌博学多闻,有真才实学的朋友吗?

写了这么多,忽然才发觉我们很难交上益友,只因为我们喜欢损友的一切,甚至我们本身就是一位损友。平日里,我们喜欢别人的逢迎谄媚,觉得这样像是众星伴月,威风的很!同时,我们也喜欢别人的柔声细语和称赞,却完全不考虑他是否口蜜腹剑?一个总是口若悬河,夸夸其谈的人,总会得到大家的注目;甚至我们也以这类人为目标,觉得有面子。当真正的面对难题时,这种人却会逃得无影无踪。

如果有一天,你的朋友当上了你的上司,你会怎样呢?当他开始犯错时,适当地私下给他提醒,还是和大伙一样,只讲好听的话,反正公司项目出错,他得负上全责,不关你事。假如发生大纰漏,早已变成作威作福的上司向你求救,你会宽宏大量地伸出援手,还是冷酷无情地落井下石呢?对于公司内部的升迁事,你会一步一脚印的学习,成为公司不可或缺,有实学的真才;还是采取逢迎谄媚的手段,总是花言巧语的谋求自己的目的呢?

对于孔老夫子的这一句话,江谦先生有个补注,他说:“多闻难;谅,更难。直,尤难中之难。如此益友,幸勿交臂失之。便辟,非直也。善柔, 非谅也。便佞, 非多闻也。便辟,似直而非中道。善柔,似谅而非至诚。便佞,似多闻而非正知正见。如此损友,切勿误认”。其实,友直、友谅、友多闻,并不一定是三个不同的人,而可能是一个人就具备这三种德行。一个人,踏踏实实地做学问,成为一名博学多才的人,是件难事。比之更难的是,我们有一颗宽恕的心,凡事都能容。最难的是要成为一个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正直大丈夫!

看官们,扪心自问:“我爱益友吗?我是益友吗?我愿意成为益友吗?”您怎么说?

  • 摄影:Nick Wu(台湾)
  • 主题:益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手机/小黄猪(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