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年纪小/耳东风(马来西亚)

我其实不是那么喜欢《鱿鱼游戏》,因为玩游戏毕竟是为了开心,世界上我们知道的最有钱的人,“表面上”都没有那么变态,以杀人为乐。不过怀疑论总是有它的市场: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怎么知道“他”内心有多么坏?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本来就是一个千古难以定论的问题。

《鱿鱼游戏》不因为我不喜欢而票房惨败,反而它席卷全球,成了2021年的火热戏剧,显而易见,我的眼光好不到哪儿去。如果是我不媚俗,那也未必。虽然剧情发展已在意料之中,整套戏一气呵成,没有拖泥带水,犯驳之处不去说它,倒也看了一场爆米花戏剧。要说警世惕民,它没那么大格局;要说雅俗共赏,文雅之士可定反对;要说老少咸宜,这确实是儿童不宜。

回来题目。《鱿鱼游戏》带出来的是韩国儿时的游戏。当时年纪小的我们,玩什么游戏?还记得吗?我印象中有的是“跳飞机”,那很容易,拿粉笔在地上画个十字架的方格,就可以跳跳跳了,免费又环保。再来是七粒子,用七粒小石子在手上翻来翻去,不玩了就丢回地上,免费也不浪费。还有就是捉迷藏,大家躲躲猫,一人做“鬼”来捉大家,喔,还又是免费且容易。玩累了就回家冲凉睡个觉。最后是斗豹虎(一种喜欢藏在叶底下的蜘蛛)、斗树胶果(现在的小孩应该没看过吧?)。虽然豹虎相斗难免有死伤,比较残忍,不过没有《鱿鱼游戏》那么残暴,小孩子玩游戏,不是存心破坏,纯粹是贪玩而已。

如今资源充足,倒少了儿时那种不用钱(也没有钱)大家一起玩的乐趣。大人的“乐趣”更转向自己做不到,幻想窥视另一种层次的生活,所以才有《鱿鱼游戏》这种戏剧的大卖。说到一些人用此戏为醒世教材,那是东施效颦,穷极思变的低俗模仿手法。

  • 摄影:Lin Yun Yun(台湾)
  • 主题:当时年纪小
  • 上一篇文章链接:爸爸的避风港/客家妹(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