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物/李光柱(中国)

南昌的阳光有气无力,仿佛魂魄也暗淡了许多。

每天工作一结束,第一件事必定是补觉。因为阳光还稀疏地洒在窗台上,因此就很容易发梦。一位很久以前的朋友突然来梦里告别。在最后一个拥抱之后,匆匆约了兄长出去吃饭。但还是被惊醒了。手机里还在播放着《漠河舞厅》。那个拥抱如此真实,喝水的时候手都在颤抖。朋友说这预示着你将有一个新的开始。而我深知,这是潜意识在造反。因为最近频繁发这样的梦。虽然梦里的告别倒也让人释然,但太多的告别就有些吃不消。告别总会到来,不在现实中,就在梦境里。逃不过。我们只能忏悔,然后用新的生活压住那些旧的记忆。

几年前曾收到一份意外的礼物。读书的时候,在几个人一起吃饭的场合提过一句的。小时候看过一本连环画,忘记了故事的名字,只记得男主角是叫“大椿”,女主角是叫“鳕鱼公主”。搜来搜去总也找不到书名,仿佛从来没有过这样一个故事、这样一本书。拆开快递,是一本小小的连环画,书名叫作《降龙记》。男主角叫“大松”,女主角叫“雪鱼公主”。附带一张卡片,落款是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不知道她怎么得到我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大概过了半个月左右,一天下班走在烟台的海滨浴场,一直往南走,一直往南走,在一处开阔的沙滩上,孤零零地摆着一张连凳餐桌,潮水拍打着桌脚,不知从哪里漂来……忽然鼻子有些酸楚。后来才知道,那段时间,她给很多人都寄了礼物,似乎都是每个人曾经不经意间提到过的一些小物件。我们都说,真不敢相信她都记得。听到她去世的消息,所有朋友、同学都非常震惊。每个人都在网上谈论着关于她的点点滴滴。但我自觉对她了解不多。只记得很久以前偶尔在网上看到她发的一条动态,大概意思是说,她拜访过很多朋友,也看到每个人都过着忙碌的生活。当时只觉得这不过是一句流行的文艺。

前几天给学生开毕业论文选题指导会。闲聊之际,一个男生对旁边的一个女生说,毕业之后我一定会去伊犁找你玩。看着他们的样子,忽然有些伤感。我跟他们说,要多多表达自己的感情,也要珍惜曾经出现在你生活里的那些爱抒情的朋友,他们将真的活在我们的记忆中。虽然生活更多的还是无奈。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遗憾
  • 上一篇文章链接:遗憾记事本/客家妹(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