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赖/公羊(马来西亚)

回想起前半段人生的我,可用无赖无耻来形容。无论身为父母的孩子,弟弟们的哥哥,老师们的学生,太太的老公都没称职过。

生为孩子的我,总是觉得父母亏欠我。生为大哥的我总觉得弟弟不尊敬我。而当我是学生时,总觉得老师们不重视我,最后更做出反抗。

后来糊里糊涂的拿到大学电脑学位,更不可一世,意气风发!大学生哦,不容易啊。走起路来也有风!

出来社会后,好高骛远,情商也超不好。当时看到自己的老板学历比自己低,更加不把他放在眼里。当老板正在努力解决难题,我只是站在一旁,不止帮不上忙,更有种嘲笑的感觉。嘿,我大学的哩,你哪根葱?

后来陆续换了一两份工,仍死性不改。当然这也让我后来的路难走得多。

后来的路难走是活该的。

回想起来,过去的日子,我有什么资格埋怨或嘲笑任何人。为了我这个学业一塌糊涂的大哥的大学学费,弟弟风雨不改,下雨天也在巴杀开档赚钱供我(弟弟很早辍学),妈妈也为了我的学费好几年没买新衣服,大部分时间也是守在档口。他们的大部分青春已经奉献给我。

在学校老师也给了很多机会。只是自己总是半途而废,或老师前面努力在讲,我在后面胡思乱想,根本不珍惜任何学习机会,放任自己变成一头牛。六年换了六次课外活动,这是闹着玩吗?说老师不重视自己可是自打嘴巴。

至于工作上,当时的老板愿意花钱在我这个野鸡大学毕业生,知识半桶水也没有的社会新鲜人身上可是一项冒险投资。我不只不虚心向学,那好高骛远,年少气盛的态度连自己现在想起来也咬牙切齿,无地自容。

诚然,无论什么时空什么角色,当时的我俨然是一个猪队友。现在已为人父母,庆幸也因某些因素有所改变。我仍然正在努力学好做人,希望我的下半生会像个人,更希望我的儿女不会重蹈我的覆辙。

如果有一天我偶然遇到曾经令他们头疼的老师、老板,或朋友们,我会由衷的对他们说:对不起,我错了。谢谢你们当时给予的机会与包容。如果时间可以从来,我不会再令你们失望。

  • 摄影:Nick Wu(台湾)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老二有个猪队友/周嘉惠(马来西亚)https://xuewenji-my.net/2021/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