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的感激/徐嘉亮(马来西亚)


“嘉亮,去食堂吃饭。下午补习到三点半,你怎么能够不吃饭?”“Mr. Khoo, 我吃过了,谢谢你。”“你别骗我,只是吃一条‘鸿运’牛油面包,怎么会饱?”(Mr. Khoo是我小学的食堂经营者。)于是,我就被拉去食堂吃了顿午餐。这样的场面,无数次地出现在我高小三年的时间里,也不知吃了多少餐“白食”?

小时候的我只因没什么娱乐,所以酷爱看书。除了站在书店里“速看”,也在书展的场地里耗上了很长的时间(或许所谓的速读法就在这段时间练成的?)。四年级的级任陈艾卿老师知道我喜欢阅读后,竟然给我配了一支班上书橱的钥匙,吩咐我管理借书事宜,也任由我看书橱里的书。当年的《聊斋志异》、《阿凡提的故事》、《济公传奇》、《天方夜谭》等等,都成为了小弟的精神粮食。小学的黄玉玲校长也给了我五箱图书馆的繁体字旧书,这对于我可真是一件天大的喜讯。依稀记得,小学的时候,班上的老师常用《知识报》里的练习来当成我们的增广练习。几位家庭中下的同学,当然包括我,被老师指派在下课时卖这些学生周刊,那么就能免费拿一份《知识报》,《3M报》和《青苗周刊》。小学的每天早上,我都和母亲走路上学。不知为何,我们常常在半路上都能搭上顺风车到学校去。谢谢载我们的老师并不嫌弃我们满身的臭汗。

中四年头,全部在中三政府考试考获全科A的同学,都获得了万能赞助的三百令吉奖励金,除了我。当年年轻气盛的我,当然咽不下这口气,跑去和下午班主任理论。结果,下午班主任提名我为大众银行奖学金的森州代表。哇!幸运的我获得了两年内每个月三百令吉的奖学金。这笔奖学金简直就是甘霖,让我减少了放学后去兼职的时间,也获得了更多的读书时间。中六那年,我遇上了教物理补习班的谢上才老师。相信他是这世界上唯一的一位任由学生放复印费在一个小盒内(不放也行,只要不拿盒里的钱就好),以及不收补习费(一些家庭成员遭遇立百病毒感染的同学),反而还倒送贵重的Haliday Resnick – Fundamental of Physics物理课本。拿着两本物重情更重的物理课本(另一本是College Physics),小弟虽然没选择念物理,但我对物理的喜欢,相信是从那一刻开始……

来自中下阶层的家庭的我,曾经得到这许多善心人士的帮助与关怀,是多么的幸福。因此,我谨以此文章向他们献上最真挚的祝福及无限的感激。愿您与家人永远幸福,安康!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篇文章链接:看书/练鱼(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