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澳洲人心痛的事》/周丽雯(澳洲)


如果抛开一般人正常的七情六欲不说,整体来说澳洲人其实是很乐天的。譬如澳洲海边经常有大白鲨出没,而且几乎每年都有人被攻击,不过这从来也阻止不了澳洲人一到夏天就往海里钻。不是有人被鲨鱼咬掉一只手吗?人家还有另一只手可以用呢!不是有人手脚都被鲨鱼咬掉了吗?美国旅游作家Bill Bryson认为澳洲人会这样反应:没问题!看!他的眼睛会眨,我们还可以沟通!

好吧!连美国人都自叹不如,澳洲人真的赢了!

那么,生活中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也会让澳洲人心痛如绞的呢?根据我个人在澳洲生活二十年的观察,还是有那么三几件事情绝对会让澳洲人抓狂的。这里姑且只举三项澳洲人在日常生活中的死穴。

第一、没有酒喝。澳洲到处可见啤酒厂和葡萄酒厂,有大规模的,也有比一般商店大不了多少的小酒厂,是十分适合酒鬼培育和成长的温床。西方人本来就有喝餐酒的习惯,加上澳洲自产的酒便宜又好喝,在长期训练之下他们都已经无法想象没有酒喝的日子应该怎么过了?周末之所以让人期待,不就是可以毫无顾忌地拼命喝酒吗?没有酒的周末,就和马来西亚所有榴莲树在一夜之间枯萎一样,人生再也没有任何意义。

第二、没有咖啡喝。澳洲人自诩对咖啡的喜爱与品味已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每个人一天都要喝几杯咖啡。早上出门前一杯,到了办公室马上去茶水间倒一杯,否则时钟可能无法顺利移动到中午。中午吃饭一杯。下午茶其实很多时候还是在喝咖啡。晚餐之后再来一杯,才算人生圆满。澳洲什么都贵,唯有咖啡相对便宜,在外面咖啡馆喝一般就三、四澳元一杯。所以,有事喝咖啡,没事,还是喝咖啡。

第三、没有澳式足球。澳洲人喜欢运动,但最最最喜欢他们的澳式足球,那是一种介于橄榄球和足球之间的运动,他们叫着footy。全世界只有他们玩这种运动,纽西兰应该也有玩,不然澳洲的国家队就没有其他人可以欺负了。澳洲人对运动,尤其是footy的投入,和马来西亚人那种在沙发上对着电视指指点点的投入方式不同,他们要亲自下场,而且要组织自己的球队和隔壁街的球队较量,那才过瘾!一般澳洲人并不富有,不过东南亚就是他们最好的穷邻居,只要花上两、三杯咖啡的钱,就能够在马来西亚、印尼买上一套自己球队的制服。反正,没有footy,澳洲人也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

酒、咖啡、footy,可能再加上他们的vegemite,就是构成澳洲人的最主要元素。失去它们,澳洲人岂止心痛,简直还真要唱出白光的名句:如果没有你,日子怎么过?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澳洲人的购买习惯》/周丽雯(澳洲)


澳洲老百姓的购买习惯当然跟口袋里的钱包满不满有丝丝入扣的紧密关系,不过最近火红的几间大型百货公司都是走廉价路线的,IKEA啦,Kmart 啦,都是些平价得会让人有时候会不小心多买了些原本不想买,但是看了价钱就非买不可的百货公司(IKEA货品在亚洲以外的评价并不高)。虽然如此恶习相信跟本人是待在家里多年的家庭主妇有些关系,不过看着那排队付钱的长长人龙,应该对这些百货公司有信心的买家还是大有人在。

平价,换句话说,品质相对就得差些,寿命一般也会短些。不过好处是,可以经常换。坏了当然得再买新的,看腻了也可以换个新的。因为不贵,不会心痛,说换就换,多潇洒!东西“又平又美”已经够让人开心,如果能够“又平又美又新”,那么人生都美好许多了!

再看看电子产品,两年一新款,五年的款式都可以放进电子博物馆了。这除了科技进步,买家的喜新心态应该占了不少成分。不然这里的手机公司也不会天天推出两年分期付款配套,好让顾客每两年换一次手机。

消费者的喜新习惯和美好人生,看样子其实都是被商家牵着鼻子走出来的。

摄影:Nick Wu(台湾)

《故乡?他乡?》/周丽雯(澳洲)

030217-clement-174
在澳洲已经待了二十几年,比在马来西亚的时间要长得多了。小时候念唐诗,读过“乡音无改鬓毛衰”的诗句,总觉得故乡这名词是给老人家用的,一定要白发斑斑才适合。现在看来,白发是不太需要的条件,故乡,其实就是指那个很熟悉的环境,但是距离十万八千里远的地方。

澳洲是个外来移民国,到处都看到外地人(自从1945年,已有超过7百万的外来移民。根据澳洲在2013年进行的统计,全国才有2千3百万人口)。每个人的故乡都不一样,欧洲、亚洲、非洲、美洲,什么地方的人都有,任何风俗习惯也都可能出现,虽然不一定受到重视。

最近过农历年,澳洲对华人还相当热情,市政府都有安排贺岁节目,电视台也很应景地播了些华人电影;除了让我们这些华人解解馋,其他人也可以趁机多些认识中国文化。唐人街的舞狮更是店家们的最爱,或许真的可以帮助招财进宝吧?

这么多年下来,哪里是故乡?何处是他乡?其实,早已经有点搞不清楚了。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喝咖啡》/周丽雯(澳洲)

131016-baron-poster
澳洲人喝咖啡不是普通的讲究,尤其西澳人对咖啡的要求之严苛,那是连著名的咖啡连锁店Starbucks也只好绕道而行。在珀斯(Perth)上班族聚集的繁忙地段,小型咖啡厅三五步就一家,每家都各有千秋,奶味重些,咖啡味苦些,随店家喜好,而且都各有客人捧场。

有些人爱在上班前喝一杯咖啡,也有些人爱在上午十点左右来一杯咖啡提神。有钱的,讲究些的,就到咖啡厅光顾,不然办公室里也一定提供咖啡、茶包。澳洲人有着和我们一样的在饭桌上谈生意的习惯,都不知道有多少生意是在咖啡杯边成交的。

在珀斯,一杯咖啡的价格介于澳币3.5到5.5之间,视店家和容量而定。如果不去兑换成其他货币,而以绝对值来比较,这种价格简直是太亲民了!尤其澳洲的法定最低工资为澳币17.7一小时,意思是随便打一小时工就可以买三杯咖啡,而且是最贵的那一种!换句话说,西澳人对咖啡的要求就是又便宜又好喝(谁不是这样?),正是这种吝啬加刻薄的民风把Starbucks挡在门外。Dome则是源自西澳的著名咖啡连锁店,不过他们的咖啡去到吉隆坡就不见得那么亲民了。

Yahava是另一家著名的西澳咖啡专卖店。传说是这样的,老板骑着一部大型摩托车,到世界各地去寻找最好的咖啡豆,一旦找到了满意的豆子,就直接运回西澳加工,烘培、包装什么的。这家店创立于2001年,严格说历史并不算那么悠久,但是显然有其过人之处,店本身已成了旅游景点,游客停下喝咖啡、买咖啡粉,同时参观咖啡烘培的过程,了解各种咖啡豆的特色,上次去那里甚至还遇见一位美国人千山万水特地来到这家店当学徒!

西澳有这么神气的咖啡文化,还不算是经典吗?

(照片摘自Yahava主页)

《当澳洲人生病》/周丽雯(澳洲)

080916-ckh-86
澳洲的全面免费医疗保险是很多外国人都非常羡慕的。最近大选被当成大标题来讨论,反对党说执政党有意思要向美国学习,把医疗保险私营化(就是不再免费),差点就把执政党给推翻了,由此可见澳洲人对医疗是非常看重的。其实也是人之常情,大家都希望生病时能到医院,得到理想的治疗之余,不用花一分钱,多好!这种福利,相信也是在高个人所得税的国家**才能负担得起的吧?

不过最近的经济不景,人民对教育、环保、公共设施的要求却没一样降低,搞得政府的年度经济预算赤字一年比一年严重。政府为了让年度预算稍微好看些,就拼了命地减少预算,医疗事故也因为经费不足开始越来越常发生。虽然说背后原因明显是经费不足,但是人命关天啊!媒体哪会那么容易放过这类新闻?每每这类事故发生都会搞得大家人心惶惶,所以看似令人羡慕的澳洲,也并不是那么完美的。

澳洲的私人医疗保险和马来西亚的就很不一样。澳洲的私人医疗保险,每年明文规定能在不同项目领赔多少,例如眼镜:能基本换一副普通眼镜,无需另加费用。牙医:半年可以免费洗牙一次,其他服务可能需要付费20%-40% (依据个人保险的配套不一)可爱的是,明年,又可以换一副免费眼镜,半年后又可以免费洗牙一次,保费也不会因为你领赔保险的次数而增加。当然保费也会增加,那是因为通货膨胀,或者因为太多人领赔保险,保费全面增加也是有的现象。这种私人医疗保险,让人安心,不用怕生病没法领赔保金。因为私人医疗保险帮了政府医疗保险太多,政府规定,收入高过一定的数额,就必须购买私人医疗保险,否则罚款。款额就跟买私人医疗保险金差不多。这应该算是政府提倡社会主义的意思吧?!

**澳洲2016年的个人所得税表
个人年总收入 应缴所得税
0-$18,200 Nil
$18,201-$37,000 19%
$37,001-$87,000 32.5%
$87,001-$180,000 37%
$180,000以上 45%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澳洲式八卦》/周丽雯(澳洲)

160816 Bachelor
已经很久没看港台大马电视台的节目了,不清楚目前Reality Show在华人圈子的流行程度。Reality Show一般翻译成真人秀、真实秀、实境节目等。在澳洲,几乎看不到有固定剧本的节目,都是些从观众里挑出些路人甲乙丙丁,再找个机灵点的主持人,就凑合成了一两小时的节目。如果真的能够都靠观众来撑场面,电视台可以省下不少请大明星的通告费以及麻烦,而恨不得马上跳进电视里的普通人也大有人在,这些因素都催生了真人秀节目。

根据网络统计,澳洲一共有156个这类型节目,譬如Bachelor、Amazing Race等大受欢迎的真人秀节目,几乎横扫了目前澳洲所有电视台的黄金时间。好奇心每个人都会有,差别只在于程度大小。真人秀靠的应该就是观众的好奇心,或俗称八卦。能够在闲暇时候看看别人如何面对一些自己有可能面对,但又不太想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这种八卦,太有吸引力!

以Bachelor为例,有点类似中国大受欢迎的《非诚勿扰》,不同的是Bachelor走出户外,钻石王老五主角还可以一集一集慢慢淘汰女候选人,最后的高潮自然是单身汉男主角向淘汰“幸存”的女主角献上玫瑰花。真人秀节目为观众在茶余饭后提供了丰富的谈资,男主角如何如何,众女候选人如何如何,淘汰某某候选人的决定如何如何,简直比身临其境还投入、精彩、刺激!

真人秀节目让许多观众在关上电视后仍然不离开节目,对电视节目制作公司来说这种投资真值得。澳洲人在生活上并不见得特别八卦,但真人秀这种澳洲式八卦倒还是不输他人的。

Bachelor海报摘自节目官网。

《留学生的友情》/周丽雯(澳洲)

200716 ckh 56
留学生最明白的就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在外靠朋友”两句老话的真谛。除了成天混在一起,很多时候我们这些留学生奉年过节都跟朋友过,朋友比亲人还亲。

尤其在还没结婚前,这些死党,不单只逢年过节必然在一起,失恋、考试考砸了,更是定然互相守护着。这份友情,可比得上亲兄弟姐妹。那时候大家好像都不用睡觉的,死党有事,聊个天可以从天黑陪到天亮,而且似乎正常得很。当时或许是因为年轻,感觉上好像社会总是负了我,天天都有诉不完的苦。可能大家都没家人在身边,朋友的义务,好像就莫名地加重了,一副两肋插刀都不算话的样子。经济上有困难的,大家会凑合着帮忙;功课上的忙,更是别说,只要不会被大学开除的事情,都可以商量。感情上的痛苦,尽量提供建议,必要时可以提供前男友的照片当靶,发泄发泄。当然还有开心的一起吃喝玩乐,废寝忘食地追连续剧。

现在结婚了,有了小孩,留学生变成外国妈妈了,除了过年过节邀一些朋友到家里吃吃喝喝,好像也没啥时间诉苦、发愁了。不过,友情好像在吃吃喝喝中,也没什么变淡。看来,我交的死党,还是可以的。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