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益友也不容易/周丽雯(澳洲)

良师益友在生活上少不了;我们不可能天天出门遇贵人,但一辈子也不可能碰不上一两个贵人。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我妈生我的时候少生了根筋,我就是属于那种没心没肺的东西,尤其是小时候。身边不少贵人,我却毫不知情。只是过了几年,甚至十几年后,才发觉原来当时身边的人帮了自己那么多……后知后觉就是我这类人!

小时候,常常被帮了,还不知不觉,只是常常觉得世界很美好。其实是身边的人帮了我,让我以为世界有多美好!可能是近朱者赤吧,等我年纪大了点后,发现自己也开始慢慢的、不自觉的扶身边的人一把。其实在不伤害自己的情况下,帮帮身边的人,真不算件事。

要是损人不利己,当然就不能做了,可是在对自己没害的情况,为什么不呢?年纪大了,身边的朋友不是老朋友,就是慢慢都成了小朋友。很多时候,看到这群刚进职场几年的小朋友,实在不忍心看着他们全心全力往那死巷子冲,可是一味的拖住他们也不是办法。只能想办法,慢慢让他们看清情况——死巷不是路,最多只能试一试看看是否是条出路,绝对不能全速往前冲。

可是又有几个小朋友是听得懂,又听得入耳的呢?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益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当心益友!/林高树(马来西亚)

被拳击的女权退到哪里去?/幸小絜儿(中国)

最近唐山烧烤店打人事件因为网络媒体的发酵,引发了社会的热烈讨论。这件事情很容易触发现在比较敏感的反“女拳”话题,被一些知名学者和网络公知拿来说事,认为不能把这一事件联系到性别领域,而只是作为治安事件。

在我周围的讨论中,有妈妈认为这两位女性的言语和行为反抗激发了案犯的暴力行为,她的原话是“这几个女的虽没有错但也不够智慧。在我看来,通常受害者悲剧一半来自于自己……当有人摸我后背的时候我肯定不会骂他有病。大哥,来先喝个酒,加个微信做朋友,找机会逃走”。作为一名女性和母亲,我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这位妈妈的良苦用心,但是退一步真的能海阔天空吗?

所谓生活的智慧,如果每个人都像这位妈妈一样告诉自己的女儿用退一步的方式面对性骚扰,那么2018年爱尔兰公投废除堕胎禁令,应该就不会有上千人坐飞机回国投票。一个值得深思的细节,唐山事件的受害者不仅包括被性骚扰的当事人,里面还包括了案犯的女伴,这个女伴一开始是帮助案犯暴力受害者,后来开始劝架,被案犯反手殴打。看来,和男性案犯做朋友,也没能逃脱被暴力的命运。联想到美国最近取消宪法规定的堕胎权,在女性主义运动的发源地之一,居然也会出现这样的历史倒退,在我们这说女权很容易被拳击的社会,退一步,不知道会退到哪个深渊里去。

理性以外/周丽雯(澳洲)

这年代,真没永久的进步,也没永恒的成功。活着,就得有心理准备,没什么事情是永久的,不管你是天才还是蠢才;运气好的时候就是顺心,运气差的时候就乖乖待着,总有下一次机会。

好几年前,得了忧郁症,上了个心理管理课程,把我本来非常“理性”的思想方式变得开明不少,比以前更能接受不同的意见、概念。记得之前,凡事不是黑的就是白的,世上不是好人就是坏人;可能就是理科班的吧,死脑筋,答案只能有一个。慢慢的累积了人生经验多了,才知道,文科班的训练比较接近生活,人生的答案永远不会是全对,也不该有全错。不然哪来的多姿多彩的生活?!

以前过那只有黑白的日子,以为很正派,其实生活少了灰色就是少了点意思。好比失恋了,就觉得人生到了终点站了;其实,就是赚了点人生经验,多认识自己一点,更懂得珍惜眼前、分析事情,不都是件好事吗?一件事,有好的一面,就有不好的那面。以前的电影、电视剧,都是好人做好事得好报,坏人干坏事换来没好下场;现在可不流行那套剧情了,都是好人偶尔来点奸诈点子,坏人偶尔也会来个当代善举,总之就是一个概念,凡事不是百分百,世事无绝对!接受了这概念,日子就容易过了。

碰到挫折,就退一步,视野角度大一点,接下来的,就会真的比较海阔天空!但是海阔天空了,也不代表一定圆满如意。只是俗语说,凡事留一线,他日好相见!毕竟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战友。

大家就都轻快点过日子吧!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退一步
  • 上一篇文章链接:学习闭嘴/杨晓红(台湾)

如果可以前进,何必退一步?/代课代到冒烟(马来西亚)

我工作所在的学校,在短短的半年时间里,已有不少老师离开。申请转校的、辞职的、请无薪假的,再加上原本就吃紧的空缺,一片雪上加霜的光景。好不容易找来的代课老师,在这百物涨价的洪流下,教育使命终究敌不过现实的温饱,在第2学期开课第一天,立马就走了4位。

不够老师怎么办?华小最熟悉不过的解决方案就是分猪肉。找不到新人进来,那就退一步,每天编排现有不同的老师进班代课。就以我为例,我本身一周已有32节,再加上每周“至少”的2节代课,一周可以上到34-35节课!这还不包括各种时段的站岗、批改学生作业、没完没了的文书工作等等,真的很累啊!所以,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求流水席似的代课老师教出个所以然来。在这样的情况下,有的学生写国语作文还不会分段,有的学生还搞不清借位减法等等,可悲却又正常不过。我们身在江湖,看破不点破。

就算有的老师义务地,好心肠地帮忙教非自己负责的班,但是,站在学生的角度来看,每次不同的老师进班教,又能达到多少效益呢?当然,退一步来说,聊胜于无。

关心孩子教育问题的家长肯定有所行动。换位思考,我们的孩子遇到这样的情况,谁不苦恼?如果可以,谁不会砸钱将孩子送进私立学校或者国际学校呢?钱包不够厚,进不了贵族学校,那就退一步,政府学校呗。这是逼不得已的退一步。

每一个选择就是一种人生际遇。我们每退一步,在未来自己、孩子面对的又将是怎样的一个局势?老天!救救我们吧!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退一步
  • 上一篇文章链接:见到内在小孩/周嘉惠(马来西亚)

退后为前进/何奚(马来西亚)

要当局者不迷失在现况之中,个人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暂时选择退场。退一步未必能够收获海阔天空,但离开乌烟瘴气的无秩序状态,到场外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应该不算奢望。

特别在陷入僵局时,何必浪费力气跟自己的影子打架?何妨退出场外,撤离令当局者一筹莫展的窘境,仔细看清楚形势,再跳进场进行第二回合厮杀。

这不是退缩,也不是不敢面对现实,这是打出一击重拳之前必须的蓄势。退这一步,为的就是踏出下一步。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退一步
  • 上一篇文章链接:退一步/耳东风(马来西亚)

小心身后有坑/野子(马来西亚)

退一步如果不致影响大局,又得以换来“海阔天空”,那还真是何乐不为?

问题是,退一步,腾出的空间很容易让善于“得寸进尺”的人直接占据。退一步,不是不想玩了,只是贪图海阔天空里的新鲜空气,难道不是这样吗?所以,不论是退一步,还是退两步,甚至退三四五步,首先得想清楚自己究竟是为何而退?为谁而退?

海阔天空固然是一种让人向往的美好感觉,但感觉不能凭空而飘,最终还是希望能够在一片混乱中获得一个“完美落地”(请参考乱弹阿翔的《完美落地》歌词)的机会。最最不济,至少不能失去原本地盘,否则就不叫“退一步”了,应该正名为“收拾包袱回家”。

更要留意有心人是否在你身后设了一个坑,你退一步,他趁机踹一脚,让你摔进坑里半响也回不过神。不可能吗?当然可能!人心叵测啊!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退一步
  • 上一篇文章链接:《监狱风云》/林明辉(瑞典)

小明的抉择/#练鱼(马来西亚)

这是个真人真事,故事有点长,有点怪力乱神。。。

 ********

小明的父亲年轻时在报馆任职,认识一位专门撰写风水命理的专栏作家,两人年龄相仿,久而久之,混成了难兄难弟;作家替人算命特别准,小圈子内小有名气,他替小明父亲算过卦,基本上把小明父亲前半生的大小事都touch到,小明父亲惊为天人,遂把家里的大大小小都带去给作家看前程。

作家把小明三兄弟的事业和学业都说了一遍,唯独到姻缘那一部分,停在小明那儿,作家皱着眉头看着小明,久久无法结案陈词。

“令公子的姻缘,有点与众不同,”作家指着小明说,“他还有一段前世姻缘,所以他的今生姻缘……“作家顿了一顿说,“我无法参透,学艺不精,实在失礼。”说完,拱了拱手,给小明的爸做了个揖。

不过,作家还是给小明的前世提了三点,第一点是,小明的前世,只会出生在子辰申,这三个生肖里;第二,为侯姓后人;第三点,三兄弟的媳妇,名字皆相似。

当年小明还小,家人也不把他的前世姻缘当一回事,前程似锦就好了,前世什么的,听听就好;这段奇特的算命结果,随着时间推进,家人也就渐渐的给淡忘了。

********

小明告诉我有关他的前世姻缘的故事时,我们正吃着冰条。咱俩当时大概十三、十四岁,刚打完一场篮球比赛。

对华人来说,无论你信奉的是佛教、基督教、还是什么其他教的,对“前世与下辈子”这一类玄之又玄东西,犹如刻在DNA上的生物讯息,无需特别讲解,一点就明。

我默默的听完他的故事,冰条也快吃完,就问了一样东西,“你遇见她了吗?”

“还没。”小明说。

“遇到她你会怎样做呀?”我再问。

“娶她做老婆呗,还能怎样?”小明吃完最后一口的冰条,舔了舔手指说。

********

18岁那年,小明交了个女朋友,名字和他嫂嫂婶婶相似,小明认定就是她了,三年后闹分手。之后,小明陆陆续续交了好几任女朋友;然后结婚生子,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他早已把那段“前世姻缘”的神话故事抛诸脑后,不再提起。

40多岁那年, 小明在泰国出了点 “意外” 。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当天,小明在四面佛庙参观,走着走着被带入内庙,突然间几个和尚,从庙的四个角落冲向他,个别拿着粗粗的木棍,不分青红皂白,朝他就是一顿暴打。

待他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庙内的床上,全身酸痛,吓得马上检查身上钱财证件,幸好东西都在。走进来的和尚会说中文,告诉小明说:“你被恶灵附身,我们知道你是好人,所以替你驱魔。”

和尚们替小明搽药包扎,吩咐他休息一会,就可以离开了。领小明离开时,会说中文的和尚突然停在庙门前,转过头问小明,“你知不知道你有一段前世姻缘?”

快三十年了,竟然有人再度提起这事儿。

小明点了点头,表示有人在他小时候稍微提过。和尚又问:“你知道怎样才会遇到她?”

小明耸耸肩,表示不知道。和尚说:“她的颈后有个胎记,时间到了,她自然会来找你。”

若干年后的一个午餐聚会,小明和公司的同事们说起胎记的故事。

话说,在冥界排队时,会有人不愿意喝下孟婆汤,选择了保留前世的记忆。对付这种不按SOP行事的人,冥界只能请你从孟婆桥跳下,花五百到一千年的时间,游过忘川,到达彼岸,带着前世的记忆去投胎。

前提是“如果你能游过忘川,到达彼岸”。

很多选择“游忘川”去投胎的人,最后会因为一望无际的忘川、无止境的在川上漂游、耐不住寂寞、或者意志力不够坚强等因素,放弃坚持,乖乖回头,喝下孟婆汤,循正常的途径投胎去了。

对于那些成功到达对岸的,牛头马面会在她或他的颈后,留个胎记般的记号。如百米游泳冠军般,给个奖牌,以资鼓励鼓励。

饭后,一位平素不大接触的女同事,敲门进入小明房间,问道,“老板,我颈后这颗算不算是胎记呀?”说着,把头发梳起,让小明看。小明注意看了一下,果然是一个肉色的胎记,形状像个葫芦。

女同事走后,小明马上调阅她的资料,发现是申猴年出生!各位看官,要知道,此时小明的心脏,正大力的蹦跳,要不是被封在体内,那颗心大概已从五楼跳到一楼去了。

********

“后来怎样了?”我问。“我摇个电话回去问我妈,问她记不记得以前作家提过的‘姻缘三点’?”小明喝了一口expresso,缓缓地说。

小明的父亲刚离世,而作家早在十多年前的一次入屋劫案中,被劫匪意外刺伤,抢救无效后,驾鹤西去了。

“Auntie怎样说?”我问。“我妈都记得作家提的那三点。除了‘侯姓后人’那条;基本上,那位同事,连名字也和我大嫂弟媳的相似。”。小明说。

“那太不可思议了!”我发出一声惊叹。要知道,分别在两个不同的国家、未曾谋面的两个人,说同一样事情;而这位完全在状况外女同事,竟然符合四个条件中的其中三条。

那不是用“巧合”两个字可以凑合形容的。

“你有让你的女同事知道你这段‘前世姻缘’的故事吗?”

“当然没有!”小明瞪我一眼说,“‘糟糠之妻不可弃’你听说过么?”

“小时候问过你,当你遇到她时,你会怎样做?”我说,“那时你给我的答案是,‘娶她做老婆’。”

“别自欺欺人啦,朋友。”小明笑说,“那是前世姻缘,我今生和她没有任何关系,我甚至不知道她的家庭状况,哪里毕业等等。”小明继续喝他的咖啡。

********

那天又是同事聚餐,回程时,小明载了几位同事一起回公司,那位女同事恰好也在车上。

几位女生在车上,叽叽喳喳的谈起单眼皮、双眼皮事宜。

“我妈说,咱们侯家血统的女生,都是丹凤眼……”那位女同事说。

“对不起,小程,你妈妈姓什么来着?”

“姓侯。”

小明的车子滑了一下,“轰”的一声,撞去路旁的隔离墩。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自欺
  • 上一篇文章链接:大马之光/客家妹(马来西亚)

自欺遐思/奉化.山人(中国)

凡带“欺”字的词语,大多是贬义的,比如欺人太甚、欺世盗名、欺上瞒下、欺师灭宗、自欺欺人等等。唯独“自欺”一词属中性,因为它伤害的是自已,与他人无及。不过这个词一般不常用,更不会堂而皇之地在公开场合用,只是悄悄地用在自己的心灵深处,以达到其自我慰藉的目的,用鲁迅的界定叫“精神胜利法”。阿Q就是典型的自欺患者。

反思起来,这种自欺行为人人得而有之,至少在民主民生受法制法规极度限制的环境里的人们是带普通性的。特别是在大自然奥秘与人类认知碰撞的时候,再聪明的哲人也无法探个究竟,只好欺骗自己说:这是上帝的意志!上帝主宰一切,自欺从此所向无敌。至亲好友谢世称之为升天仙遊,成了天国的子民,于是心痛一阵便过去了。理想破灭时如果没有“成功之母”支撑,可能会跳楼。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若是一唯的消沉,这一生就完了,成功人士最成功的一句话就是“爱拼才会赢”!

但是,自欺毕竟是种病态,有时也会心痛,心酸的。譬如本人的知识产权被小人窃取了,火冒三百丈,欲诉诸公门法庭,可公门似海,衙门如天,没有攀藤附势的资质,必然徒增辛劳,只好对自己说:罢了,让癞皮狗遭天遣吧,只要多活十年,就足够补尝了!很可笑吧?可不这样自欺,这火气几时能息,与其长期郁积,少活十年,不如舍弃产权,求得心理平衡。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自欺
  • 上一篇文章链接:爱或不爱/咯特佩(马来西亚)

该死的魅力/#宫天闹(马来西亚)

早上七点的闹钟响起,我带着愉快的心情起床。一番梳洗后,我带着快乐的脚步出门上班。就跟平时一样,开着我的宝马来到了自己很喜欢的咖啡厅,买了一份鲔鱼三文治和一杯拿铁,然后就开车到办公室了。

我一到办公室,老板马上出来迎接,所有的同事也站起来鼓掌,因为老板宣布从今天开始我就是这家律师楼的合伙人了。我简单说了两句之后,老板就请秘书带我到新办公室。我对这个新的办公室还是挺满意,从第60层的办公室望出去,景色相当不错。

10点老板找我开会,介绍了城中首富林先生给我认识,希望我为林先生打一场商业纠纷的官司。当然没问题,我最拿手的就是商业纠纷的官司。这场官司不知道又可以让我赚多少钱了,想想都兴奋!最近想换新房子,现在应该有着落了。

午餐老板的女儿找我吃,这个星期已经找我好几次,今天看来没法推了。果然,吃饭当中她再次向我表白,我已经拒绝N次了,烦啊,为什么我那么有能力,又长得帅呢?我的目标是林先生的女儿,那才是我应该去的地方,首富的女婿。说得也真巧,林小姐居然也在这家餐厅用餐,而她居然走过来,说她想认识我,唉,我这该死的魅力!

好了,不好意思各位,我掰不下去了,写到自己也想吐了,哈哈,就这样吧,梦醒了。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自欺
  • 上一篇文章链接:今天,你姗妮了吗?/吴颖慈(新加坡)https://xuewenji-my.net/2022/05/12/

老大的忠告/周嘉惠(马来西亚)

话说大半年前破釜沉舟决定放弃六年级课程,直接把老大送进中学就读。对于此事,心中终究是有点毛毛的;这位傻大姐一不是神童,二甚至在班上三甲不入(最后两年因为疫情的关系基本没考过试,这是更早前的印象),跳级实在还是冒着不小的风险。

读书我在行,带人读书却是理论强于实践。我给老大提出一套读书计划,我们商量、修正,然后我们执行。没错,“我们”;这是一场双打赛,老大主攻,我负责在一旁掠阵,对手为独立中学初一课程。开学四个月后迎来期中考,老大的愿望是全部科目及格。天!只求60分(独中的及格标准)?这算哪门子的没出息愿望啊?话虽如此,英文老师第一次给造句作业时,我就清楚知道老大恐怕在英文课及格的机会渺茫,程度差太远了。

考试成绩揭晓后,英文一如所料距离及格线还差几分,但其他科目都算得上标青。同班的这一批“疫情世代”学生,基本都被考得丢盔弃甲,七零八落。最后总账一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老大居然还生平第一次得了个全班第一。

消息传开后,许多同学纷纷传简讯来请教她是怎么读书的?老大并不藏私,列出五点:一、把功课尽量快点做完。二、老师上课前预习。三、周末时复习所学过的。四、考试前一个月开始复习。五、执行。

前四点是我给她的建议,最后一点则是她个人对同学衷心的劝告。再好的计划,不去执行就等于零,没有其他可能。读书可不是自欺欺人的勾当,知而不行是绝对成不了事的。

获得好名次固然值得高兴,但实在也并没那么看重这个虚荣。反而是见到老大对同学的开诚布公,见到她对执行力的重要性的领悟,顿感老怀大慰!这位傻大姐,不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