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灭在热带雨林/周嘉惠(马来西亚)

《学文集》作者之一的廖天才经常在文章中流露对砂拉越州原住民生活极深厚的感情。实际上,廖天才第一次到访砂州长屋时,我也在场,同行的还有刘明星和谢国权二位。那趟砂拉越长屋之旅完全是因为我们的哲学教主沈观仰先生大力推荐。

在早十年前,伐木公司为了商业利益和保护家园的原住民对峙,双方后来起冲突,死了两个代表伐木公司的流氓。人命关天,长屋的屋长决定出面顶罪,结果判了十年。十年之后出狱,为了迎接老屋长,该长屋决定举行一个盛大的“战争仪式”,据说上一次举行战争仪式大约己是在一个世纪前。

个人对砂拉越原住民的认识仅限于偶尔在电视上见到的片段,简单说就是一无所知。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难免浮想联翩,把电影中美国印第安人的战鼓声想象成在热带雨林中回响。百年一遇的战争仪式岂容错过!伊班人在过去有猎人头的习惯我是知道的,他们早已放弃了这个习惯我也是知道的,可是如今战鼓响起,是不是意味着又有人的脑袋要落地了呢?

我就是抱着到前线近距离观察战争的心态第一次去砂劳越。

那间长屋比较靠近大路,具体距离不记得了,反正不需要爬山涉水,车子很快就送我们到目的地。车主是长屋的居民之一,据说在非政府组织的指导之下,栽种油棕树获利颇丰,月收入达五位数。长屋无非就是一长排的屋子,居民共用一个屋前长廊,这是城市房屋没有的格局。

长屋居民为了响应战争仪式的号召,纷纷把祖先在n年前砍下的“家传”人头骷髅翻出来挂在门口。坦白说,也不觉恐怖,无非就是比较另类的装饰品吧?不久后仪式开始,众人嘴里吟唱着我们听不懂的经文/控诉/歌曲,然后排成一字长蛇阵绕着长廊转圈。为了表示对主人家的尊重,我们也义不容辞地跟着转圈,转了十圈八圈后,你很难不联想到以前香港电影中的赶尸场景。我很明显不会赶尸,那岂不是成了被赶的僵尸?哇!好不吉利!

感觉上仪式是很随性的,你要跟着转圈就转,不想转了也不勉强;你要吟唱就跟着唱,不会唱也不必唱。我在等待仪式的高潮,想象中应该会押出一个五花大绑的狗官,大家尽情数落痛骂一翻,再当众斩首之类的吧?大家在长廊转了一百圈之后,这个画面还没出现,我就知道是自己想多了。那时我已经有心理准备退而求其次,至少把捆在大门口的待宰黑毛猪松绑,然后由勇士展示箭术把它射死吧?结果连这一幕也没有。主人可能怕吓坏我们这些城市来的客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把猪拉到哪个看不到的角落悄悄宰了。这黑毛猪味道极好,绝不是平时所吃的猪肉味道可以相提并论的。

原本我们打算随长屋居民继续他们不具丝毫火药味的战争仪式,但教主的朋友黄孟祚先生觉得我们应该也见识够了,于是带我们回到城镇地区住进酒店里。热带雨林里凉风习习,其实蛮舒适的,不过重返离开十几个小时的文明,还是感觉很开心。

过后廖天才又重返砂州探访原住民地区数十回,翻山越岭,乐此不疲。而我吗?还是比较适合城市生活。

  • 附图摘自《维基百科》。
  • 主题:刻板印象
  • 上一篇文章链接:恶龙不会死/杨晓红(台湾)
Advertise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