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避风港/客家妹(马来西亚)

“我女儿不理我了。”因为在外地日夜颠倒地工作,大哥有几天没和女儿通视频电话了。终于联络上,几岁大的小女儿对爸爸却是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大哥的心情如何,连还没当妈的我也觉得难过。

女儿是爸爸的前世情人,小朋友的不理不睬,撒娇和发小脾气的举动还真像打情骂悄的小情人。我记得自己也有这些小动作;某年我“刻意”生气我老爸没和我过生日。

为什么说“刻意”?大人说:“小孩子不要看那么多电视,会看坏人的(会学坏)。”我这一幕“生气”正是有样学样的,其实心里也没有觉得很难过,很失望或受伤害,就只是觉得我好像应该要这么反应。别问我后来怎么了,我忘了。但回想那一天,感觉很好笑。那是戏精上身,演了一整天臭脸。

《给爸爸的信》这电影我很喜欢,因为我也爱给爸妈写信。除了肉麻的“情信”,我写过投诉和批评信,因为太长篇大论了,不能用说的方式。那我的投诉和批评受理了吗?好像没有。我爸妈不善于写字,所以绝对没有回信也没提起过,我的投诉和批评信只是一个让我发泄的工具而已。我这些小动作是让爸爸妈妈笑话了,还是受伤了?或许我还小童颜无忌,他们应该会不当一回事。

当时的我还真不知道大人的世界所面对的压力,更不懂得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事情。现在长大了,回顾这些点滴,才理解长辈以前的心情,努力和心酸。

爸爸以前也在外地打工,一个星期回家一次,两三天后又要出门了。知道爸爸回家,我们有时候会准备小礼物放在客厅,等他一回家就可以看到。爸爸要回去工作岗位的时候,我们会一起送他到火车总站,看他那天买的铺位好不好。Kiss Hug Goodbye是我们的习惯,因为不舍,哪怕大庭广众也要多点拥抱送温暖。

前几天我问爸,在他决定回国打拼的时候会不舍得在国外的工作吗?爸说没有,在那里他一点都不快乐。

我突然想起那几年他周末一放工就会搭长途巴士回家,三更半夜拖着疲惫的身子越过大马路旁的草场,背着行李一步一步地走回家的日子。那时候我看不到爸爸那思念家的心情有多么的深,也不知道在外地打工的他心有多累。除了工作还是工作的日子,辛苦以外伴着许多对家人的思念。回家成了他的动力,我们就是他的充电宝,多远多累也要回家。

有人问我,公司要你去外地工作两三年,你去吗?

如果我是刚出茅庐的小伙子,也许会。现在到了适婚年龄,加上我爸妈这个年纪……,不了。让你拥有了你想要的财富和理想,你真的会快乐吗?至少对我来说,和家人共处的时间更珍贵。和爸爸妈妈兄弟姐妹一起生活的时间是随着我们的年龄一天比一天少的,时间过去就追不回来,今天能聚就很美好了。

  • 摄影:Nick Wu(台湾)
  • 主题:当时年纪小
  • 上一篇文字链接:不能靠牙仙子发达/周嘉惠(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