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吃甘蔗/刘明星(马来西亚)

(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排调》:顾长康啖甘蔗,先食尾。

还以为这个可追溯到魏晋的典故和本月主题是孖生的,肯定会有人先下手了。结果还未,不过即使有,也不妨碍再一次阐述。

关于大画师顾恺之的故事大多记在《巧艺》篇,从姓谢那位太傅给他的画评语“有苍生来所无”,也就是前无来者的意思,就可见水平不是一般的画匠所能够比拟。那么他的画作有没有真迹传世呢?嗯,如果你不小心盗了哪座陵墓,又不担心被判罪的话,兴许会发现躲在哪堆陪葬品中也说不定。但是千余年前的绢轴能不能历尽沧桑可辨其貌,那就另当别论了。至于藏在大英博物馆的摹本《女史箴图》,我是在网上透过屏幕看到的,据资料显示1903年的价格是25英镑。没看到收据的真本什么的,网上的新闻抄来,权当谈资。

啖蔗甜头尝过以后,把起点拉到鸿蒙之初。我说的当然是与手机操作系统相关的鸿蒙,但我想洪荒大概也多少沾边,天地玄黄,那也和宇宙时空密切的。这位鸿蒙先生,在庄周的《在宥》让云将遇到,拊髀雀跃。这段读起来,至少不会如《应帝王》末尾的“日凿一窍,七日而浑沌死”那么黑色幽默吧?

开天辟地之后,盘古的下场大家都熟悉的,就不赘言。

现在把镜头拉到人元12021年的网络虚拟世界。几年前爱法狗(Alpha Go,原名比较凶悍,我音译开个玩笑)凭借没有感情灵性的计算战胜了人间的坐隐手谈者后退役了,人工智能这时除了在人脸自动识别技术大举入侵大数据外,也在“深度学习”下,幻化出了种种比七十二变炫许多的技能,令人目不暇给,在农历新年期间的三次元主播应该比苹果的SIRI合成声音听起来更加亲切了吧?

与此同时,冠状病毒的名称,依然还有纠结在姓武姓中还是姓美。亚马逊雨林的化碳能力进一步削弱,水灾的消息密度也更加频繁,日子好像并不怎么朝美好的人间天堂来全球化。

马国的首相去圣地传回增加万名额度的大好消息,违反常规操作SOP的罚单一律写上万元,传闻元首御准假新闻也有万元的大数字。你有权斗纷扰,我自岁月安好。

走键至此。长康答云:渐至佳境。

摄影:Lin Yun Yun(台湾)

主题:渐入佳境

上一篇文章链接:在天堂中求生/杨晓红(台湾)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