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的内陆学校/廖天才(马来西亚)


砂沙两州地理辽阔,除了几个沿海城市或一些半城镇地方较有基本设施的建设外,大部分郊区的村落,基本设施非常的欠缺。

一个面积稍微小于西马半岛的砂州,七十巴仙属于郊区。七十巴仙郊区人民,就打从砂州于1963年“误上贼船”,联同沙巴、新加坡与西马成立马来西亚,“独立”后的55年里,并没有享受到多大的发展甜果。

许多内陆地区的居民,还得不到公路建设的方便,要从村落去到城镇,必须借用伐木商开辟的木山路,冒着生命的危险开动四轮驱动车,奔驰在或漫天灰尘(旱季)或滑湿泥泞(雨天)而且颠簸不平的黄泥路。

广阔的内陆,也有小学或中学。三五个村落中建有一间小学,十到二十个村落建一间中学。

全砂州的1,450 间中小学,有1,000 间(约69%)被列为“残旧”。400间(约28%)被列为“极度残旧”,因为它们全是用木板建的,并且有50年的岁月了。

而沙巴也有相等数量的中小学,沙州政府也投诉说他们的中小学,有一半属于残旧,急需中央政府的拨款来重建或维修。

我们没注意到砂沙两州学校的硬体设备长期得不到关注和发展,更没注意到这两州学生的辍学率是最高的(最为严重被忽略的其实是西马的原住民)。

既然硬体设备都如此不堪,软体设备岂堪设想?

另一个需要关心是这些孩子们在语言所面对的问题。他们的母语是自己族群的语言,当孩子们第一年进入以马来语来教学的学校,大部分老师只能用马来语来与孩子沟通与教学,孩子从七岁就被抛进一个完全陌生的语言环境摸索与成长。我相信头三年,这些孩子只能在黑暗中摸索老师的语言,猜测它的意思,而不是学习老师要传达的知识。比起马来人、华人、印度人的孩子,大部分能直接用他们的母语接受小学教育,砂沙两地及西马原住民的孩子,打从小学开始就吃亏了。


虽然这些年来原住民的就学率普遍提高了,但是能完成中学教育的究竟有多少,我没有一个确实的数字,但我只能大胆的设想,它是三大主流族群中最低的。即便能完成12年中学教育,也因为政府的教育水平素质低落,培养不出稍微具有分析、评价及创造能力的学生,我们的原住民学子也只能在市场上找一份最低微收入的苦差来维生。

砂沙两州拥有极丰富的天然资源,然而这两州的经济发展却是最落后的,部分原因是这两州的领导层贪腐无能,另一原因是西马联邦政府对我们原住民在各方面的剥削与忽略。

国阵政府倒台了,新政府也执政一年了,主流社会应更关注联邦政府对我们西马原住民、沙巴与砂拉越两州在教育上的拉拔与扶持。新政府应该马上发放更多资源在郊区建设学校、提供更多高素质的老师、教学内容或许要有更大弹性处理,编排更符合原住民自然环境需求的知识。长期而言,政府要培育更多原住民成为老师,让不同语言的各自族群老师用自己的母语与孩子沟通,确保各族群的文化获得最大的保留。

新政府应该摒弃前朝政府的作风,要将教育与政治分开,决心使到学校成为启迪国民懂得思考的机构,而非用教育来愚化、驯化,或同化国民,使学校成为企业家所需的员工的培训中心。拉拔与扶持沙砂及西马原住民的孩子,让他们成为国家建设的生力军,而非让他们成为受到遗忘的一群。

摄影:廖天才(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