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迎着南极吹来的风》/周嘉惠(马来西亚)


在澳洲西南端有一个人口不足四万的小城奥班尼(Albany),开埠于1826年,比西澳首府帕斯(Perth)还早两年。奥班尼面向南冰洋,往南八千公里就是南极。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于1918年,距离今年恰好一百年。澳洲政府特别邀请英国艺术家Bruce Munro在奥班尼设计了一个纪念澳纽军团在一战中阵亡战士的大型作品,题为:Field of Light: Avenue of Honour(展出期为4/10/2018-25/4/2019)。这个作品由一万六千个会发光的玻璃球组成,散布在一个面积不算太大的公园里。路边社说玻璃球代表阵亡军人,而步道两旁的每一棵树则象征阵亡的奥班尼居民,但展出官网(https://www.fieldoflightalbany.com.au/)没有详细说明,不知是否属实。

澳纽军团曾经参与两次世界大战以及越战,澳洲方面在一战期间合共牺牲了大约六万军人。当年这些军人有许多二十岁不到的大孩子,凭着一股不知哪来的勇气一心为英国皇室效忠而参战,然后他们年轻的生命就匆匆在战场上结束了。

Field of Light的展出地点在一座小山(Mount Clarence)上,一万六千个玻璃球在夜晚发出点点幽光,确实很像满山遍野英灵齐集此地,迎着南极吹来的冷风,纷纷泣诉战争的残酷。

每个人都有各自对于生命意义的诠释与把握。生命意义的展开显然需要给予充分时间,而战场大概是最无法展示生命意义的场所吧?好比那些参与登陆加里波利(Gallipoli)的澳纽军人,可能还没抵达沙滩就死于鄂图曼帝国守军的机关枪扫射了。军人的一腔热血这样莫名其妙随着生命的结束而刹那化为青烟一缕,究竟意义何在?

Bruce Munro认为,这个缅怀阵亡军人的作品如果有什么值得一提的意义,则必然是“让我们在和平中生活,而不是在战争中。”虽然人类历史充满战争,但那实在不是值得骄傲的行为。对照过去阅读《西线无战事》的内容,这种感受尤其强烈。

附图:Field of Light宣传单。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