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读者文摘〉》/山三(马来西亚)

Jpeg


一看到“读者”这两个字,我第一个想到就是《读者文摘》(Reader Digest)这本小册子式的杂志月刊。印象中,我和姐姐开始接触的是家里不知哪来的70年代中文版《读》,A6开本,里头的小说或文章精简篇幅不大,而且有的内容挺有趣,所以我们都蛮喜欢翻阅。

《读》的文章多数是外国的一些奇闻轶事,比如:报导一个以嗅觉为工作的人——从他平时的嗅觉灵敏度、如何通过面试、到他成功获得工作(忘了那份工作的名称),为香水、香精等品牌公司服务的经历。犹记得另一例,是关于一个身处美国(墨西哥籍)单亲妈妈虽患绝症、生活艰苦,却坚持不分散其八名孩子给不同家庭领养,终获得一对善心夫妇答应领养全部孩子(加上他们本身的四名亲身孩子),并叙述了与领养孩子的相处过程(有没有觉得不可思议?但确实如此!)。

此外,《读》也有一些资讯报告,如乳癌最新医疗研究、某国经济濒临破产的“内幕”消息、恐怖分子的“黑暗”行动等等,有时只是三四页,看起来也不会太冗长或沉闷。在文摘末若还有些版位则加插一小段笑话、名人小故事或警世名语,因此,《读》可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一本读物。再者,中文版《读》最后均有一篇英汉对照的文章(即有原文英文及翻译汉语之意),可充当我学习一些英语词汇的材料。

除了文章较合我们口味,另一个原因也是它的书本不厚也便于携带,有时出外等公交车或无聊时,可随时翻阅。最初,我们总是在书店或书展购买旧版(其实就前一、两年的版本,因为比较便宜)的《读》来看看。尔后,在一次书展柜台碰上有其优惠配套——订购一年有半价折扣,所以就选择长期订购。如此般的订阅持续至我们大学毕业后长达约十年之久。可是,后来却发现其内容越来越乏味,有些报导还是重复性的,慢慢就没有继续订阅。尽管如此,《读》已做到其创办者所秉持的“一本既包含资讯、且轻松而富娱乐性的小品读物”,曾以二十多种语言出版并发行至多国。

后记:写完文章后“谷歌”一下《读》的最新状况,始发现美国《读》公司在网络兴起后,出版业的传统经营模式受到冲击,经历了销售量下滑、负债累累甚至破产等窘境。至于之后的发展或存亡与否在此也不多加赘述。

摄影:山三(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