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云是巧,不知是业》/ 李名冠

080615 苏轼 元赵孟頫(苏轼像,元 赵孟頫画,摘自维基百科)

李商隐的诗句向来隐晦朦胧,意象丰富,比兴蕴蓄而用典颇多,耐人玩味。元好问《论诗三十首》第十二说“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少了郑玄般的注解,往往让人参不透。然而,李商隐有一首劝谕世人“莫欺暗室”的诗却几乎全用上了大白话,诗云:“明神司过岂令冤,暗室由来有祸门。莫为无人欺一物,他时须虑石能言。”由此可见在劝善叱恶的婆心下,言志往往别过言情。

所谓“日勤三省,夜惕四知”,曾子“吾日三省吾身”,追究的是“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至于“四知”,原典出自东汉的东莱太守杨震。一日,杨震途经昌邑,他从前举荐的县令荆州茂才王密前来拜见,到了夜里,王密怀揣十斤金子来送给杨震。杨震说:“你这是为什么呀?”王密说:“夜里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杨震说:“上天知道,神明知道,我知道,你知道,怎么能说没人知道呢?”

印度哲学思想中有“声常住论”,认为我们所说过的话,并非任由一阵风吹过就不存在的了,而是常住不灭的。在这基础前提上,发展成所谓的“经咒”,其有着不可思议的现实效应。其实,何止声音是常住的,我们众生心中一闪而过的善念或者恶念,都是永恒的。中国大乘天台宗的“一念三千”之说,指的是任何当下一念,都会细致地记录在天上的超级电脑里。一旦临命终,过奈何桥而喝下孟婆汤之前,请稍待一会儿,超级电脑会仔细列印您一生的善恶事迹,善者的正分,恶者得负分,待所有正负分数这么一整合,得到一个总分,决定您来世到哪一个范畴去,三千大千世界等待分配。到时,莫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善恶一念,皆储存在我们的阿赖耶识里,随业身流转,丝毫不减,不是不报,时辰未到而已。多年前的“宗教哲学”课堂上,有位知名的教授大声质疑“因果论”。他厉声问道:“我怎么知道前世的我犯了什么罪?今世的我怎么可以承受前世的业?我不是‘他’,‘他’不是我。”记得在那一堂课之后,我浑浑噩噩似的“病”了一周,不知怎么解答老师的诘难。

后来,转个念,我是这样治好“因果之病”的。设若:我们追查自己的因果业债就如上网查资料那么简易,只要搜寻登录“忉利天”的网页,输入相关资料,就可以查看自己的前世今生,各项善恶业债一一胪列在册。如此这般,请问,这普天下还能找到“恶人”吗?

善,与恶相对,若世间没有恶,善也无法成其善。这是说,如果世上没有恶人,只有善人,那么,这些人也无法体会自己的美善。一部三十集的电视剧中,善人往往饱受欺凌折磨和痛苦,而恶人却一直得意狂笑,只有到了最后一集,善恶到头终有报,好人终于战胜恶人,观众的心灵得到抚慰,戏也来到了尾声。如果一出戏刚开始,就一直延续着好人战胜恶人的桥段,坏人刚冒出头就被好人抓起来了,这样的戏,谁爱看?!

苏轼的才情独步千古,在《胜相院经藏记》中他说自己写了那么多的文章,“悦可耳目。如人善博,日胜日负,自云是巧,不知是业。”在《伦理学》(道德哲学)课中,最先让我陷入思考深渊的就是“动机→行为→结果”的分析,善良的动机并不一定产生好的结果,而歹恶的动机也有可能误打误撞地产生正面的结果。我们不能单纯从动机的层面来判定行为的善恶,更不能只由结果的好坏来鉴别善恶。善与恶,不是实证科学中的1+1或者X+Y,需要高度的智慧与长期的德行修炼才可以初步判断。

汤显祖《牡丹亭题词》中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在《南柯记》里则变成“痴情妄起”(第八出《情著》),这是有意思的研究课题。世事无绝对,更要避免简化思维,所谓“过犹不及”,那些专爱谩骂或网络霸凌的人们,应谨记“自云是巧,不知是业”之说。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