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的队友要吃猪/驴子(马来西亚)

Jpeg

  上个星期,看完了一本关于猪的儿童文学小说--《流浪猪》。由于平日生活忙碌,所以只能在临睡前抽一小时来阅读。这本儿童小说的故事情节铺陈得精彩,加上作者金曾豪生动细腻地描述猪的习性,令即使已是中年人的我,依然看得津津有味。虽然儿童小说主要是写给少儿看,然而成人看儿童小说,自然会有另一番想法。

  故事从集市里一只等买主的小猪崽开始。城里来的年轻小伙子马林在农村住下,逛集市时买了小猪崽当宠物做伴,并为她(这是一只小母猪)取名“别克”。小别克在马林的农舍里住得安全无虞,日子过得快活逍遥。

  别克的命运转折点始于几年后马林要离开乡村到边疆入伍当兵,无法再照顾她。作为一头即将成年的家猪,别克要不成为繁殖猪,要不就成为被拉去宰杀的肉猪。饲养繁殖猪的费用高,村里没有人负担得起,马林惟有忍痛将别克卖给了屠宰场。

  别克来到屠宰场,目睹一头头的猪被拉去屠宰。聪明的她找到机会逃出了屠宰场,连夜赶回马林的农舍,以为可以再见到主人,岂知马林早已离去,农舍内住着的是残忍的屠夫。别克惊险万分地逃往山林,从此成为了一头流浪猪,还与一头雄野猪“结婚”,生下了七只小猪。至于故事的结局,令我很是揪心,就不说了。

  阅读故事完毕,我不禁感慨人类对待动物的方式还挺无情的。尽管马林把别克照顾得很好,让她“一觉醒来有东西吃”,让她有足够的活动空间,不能说他不疼别克,但他最终还是将别克送往屠宰场。就好比将一个养育了几年的孩子,总有感情吧,有一天却说再也养不起他了,“逼不得已”将他送给其他人,也不管他的遭遇会如何。

  我该说猪笨吗?人饲养猪,本来就是为了猪肉,怎可能白白养一头猪呢?就好比,大多数人生养孩子都是抱有一种养儿防老、传宗接代(像繁殖猪)的心态,怎可能白白养一个孩子?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呢?

  再说说别克对主人的情感吧。别克即使被送往了屠宰场,她依然相信着马林不会遗弃她,逃回农舍去找主人。她甚至抱着幻想,以为主人会为她准备了食物,迎接她的回归。这一点让我觉得很可悲,猪对人类的“信任”始终抵不过人类对猪的残忍。

  我想起脸书(Facebook)创建人扎克伯格曾为自己设下一个挑战目标,就是只吃自己亲自宰杀的动物,如鸡、羊和猪。从这个挑战中,他领悟到,要吃肉,就要有动物被牺牲。所以他抱着感恩之心去烹调自己亲手宰杀的动物,尔后他基本上变成了素食者。

除非是素食者或者宗教因素,大部分华人都吃猪肉。我承认,即使阅读了《流浪猪》,我依然无法抗拒餐桌上猪肉的美味。有一次,我与外甥观看饮食节目,电视里有一个人在吃虫,外甥说:“好恶心!难道他不能去吃鸡肉、猪肉吗?”我回答他:“就是没有鸡肉、猪肉吃,才吃虫啊!”我很想知道,如果他看过一头猪、一只鸡是如何被宰杀的话,他会不会也觉得恶心,那时不知道他宁愿吃虫还是吃猪肉?

  • 摄影:驴子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太多猪队友/林明辉(瑞典)

巨人之我的父母/驴子(马来西亚)

一直以来,父母都在为我引路、遮风挡雨,我以“巨人”的美名来称呼他们一点都不夸大。

自我出世以来,我的父母就是跟我联结最深的人。从基因而看,这种联结是毋庸置疑的。有些亲戚说我长得像我爸,语气带点讪笑,我略略不悦,礼貌上微微笑,心里却嗤之以鼻:我当然像我爸,不然像你吗?废话。我妈生我气时会说:“你就是像你爸,一点也不像我!”我心里嘀咕:明明我的性格跟您很像呀,干吗只说我像爸?

生活上,父母跟我的联结是切不断的。由于我本性是极其依赖之人,所以面对抉择时,我都会寻求父母的意见。我爸比较随性,不说好或不好,就直话直说。譬如,小时候我喜欢画画写写字,长大后想当画家或作家,我爸哈哈大笑,不以为然地说:“当画家或作家,饿死就有!”那时候,我觉得爸爸说这句话太不给力,怎么我的梦想还没起步就被他浇冷水了?长大后,经历了一些事,我相信爸爸的话,至少有一半是真的。

我妈则比较严谨。我中学时要选读理科,我妈听了,眉头一皱,说:“理科,你行吗?”那时候,我对理科并不十分了解,自认数学不太差(其实不优异),选读理科应该没问题。所以,我一头栽进了理科,苦苦挣扎了好几年,弄个灰头灰脸,才狼狈逃出理科班。后来,从我妈房里的抽屉找到她中学的成绩册,发现我妈中学读理科,成绩满江红。

我的父母将他们的人生经验一点一滴传给我。遗憾的是,我学得并不积极,有时还有诸多埋怨。

我爸多年前因病过世后,这些年每每我想起他时,对他的日常回忆不多,只剩下他在艳阳下为果树松泥施肥的身影。翻看他年轻时的旧照片,没有太多的文字记录,他年轻时的事迹从此只能任凭我自己去想象了。

庆幸,我还有一次弥补遗憾的机会--我妈。

我妈烘焙有一手,最擅长戚风蛋糕。我早想向她学习了,但总认为妈妈还健在,我哪需要自己动手呢?如今,眼见妈妈一日日衰老,再不学就唯恐没机会了。妈妈知道我想学,便叫我来跟学。可是,妈妈教人可没有很大的耐心,我不停被她骂“你怎么那么笨……”,“我讲什么你都没听好……”,“叫你不要这样做,你却不听,你看搞砸啦……”,让我越听越气炸,几乎就要甩鸡蛋。但是,我也知道这就是“老师傅”的脾气,她在恨铁不成钢啊!我深呼吸吐口气,把冒上头的情绪按捺住了,继续上妈妈传授的烹饪课。诚然,要向妈妈学习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就不要有颗脆弱易受伤的心。

现在,我时不时为我妈拍照。初时,我妈老不高兴地瞪着我,说:“我没梳头发,有什么好拍的?别拍,别拍。”后来,她会问:“在这里拍吗?”我说是,我准备拍照了,她随即露出个腼腆的笑容。

我觉得,卸下严肃的妈妈的笑容很亲切。妈,谢谢您能当我的巨人。

摄影:驴子(马来西亚)

主题:巨人肩膀上

上一篇文章链接:无语/林明辉(瑞典)

我就是要/驴子(马来西亚)

Jpeg

晚上7点,小男孩津津有味地观看着卡通。

晚上8点,晚间新闻要开始了。爸爸拿起遥控器准备转台,说:“儿子,爸爸要看新闻了。”

小男孩马上叫道:“不要!我要看卡通!”

爸爸皱起眉头,“你看了一个小时,轮到爸爸看新闻的时间了。”

爸爸一按键,荧幕已转到新闻频道。

“我就是要看卡通,我就是要,我就是要!”小男孩顿足踢脚,开始又哭又闹起来。

妈妈闻哭声走过来,双手叉腰,盯着哭闹的小男孩:“你先过来写日记,写完日记才继续看卡通。”

小男孩哭得脸也涨红了,双手不停擦着眼睛,“我不要写日记,我就是要先看卡通!”

************

以上故事中的小男孩,才7岁。现在“我就是要”已经换成他5岁妹妹的“口头禅”了。

阿姨寄住在他们的家里,一次又一次地听小男孩和小女孩说“我就是要……”。他们的“我就是……”可多呢!如:我就是要喝奶茶,我就是要看电视,我就是要玩手机,我就是要这个玩具,我就是想吃鸡腿,我就是不要吃青菜,我就是不想做功课等等。

阿姨心里嘀咕着,他们究竟是从哪学来的“我就是要”?每当他们因为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际说出“我就是要”时,阿姨偷偷瞥了瞥孩子们的爸爸妈妈,心里纳闷着:“嘿,你们究竟是如何纵容孩子如此任性的?”他们的爸爸妈妈看起来无动于衷,似乎已对儿女的任性霸道习以为常。

根据心理学,一个人说话时的习惯用语,往往能体现说话人的真实心理和个性特点。

当屡次听小男孩和小女孩女讲“我就是要”时,阿姨思忖着这两个孩子的性格。她在佛学课曾听过“我执”一词,她简略明白,一个频密说“我”字的人,性格多为自我中心。阿姨也观察到,兄妹俩的性格很自我,我行我素,是以自己为世界中心的孩子。

阿姨的原生家庭不富裕,父母只能提供孩子的部分需求。阿姨从小就知道父母赚钱辛苦的日子,父母教育孩子过得节俭,他们兄弟姐妹也从不敢向父母奢求太多。父母已尽自己所能给予孩子想要的,当他们要开口跟父母讨什么之前,往往会先考虑父母有没有能力给他们。

反观这新一代,父母赚钱能力提高了,孩子们却变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常听说新一代的孩子是草莓族,吃不了苦。父母自己实在需要反省一下。

************

一天,小男孩与小女孩在客厅争着看电视节目。

“我要看坦克!”哥哥说。

“我要看Poney!”妹妹说。

“为什么我要让你看Poney?我就是要看坦克!”哥哥提高声量。

“不要!”妹妹不甘示弱地尖叫,“我就是要看Poney!”

在厨房炒着饭菜的阿姨沉不住气了,大步走向客厅,发起了虎威:“小孩子什么都‘我就是要’?为了电视大吵大闹、大哭大叫,现在‘我就是不要’给你们看电视!不用吵,不用闹,谁也没得看!”说罢,阿姨一按键,关上了电视。

小男孩和小女孩立马噤声。

摄影:驴子(马来西亚)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字链接:请做回一个正常人吧!/陈保伶(马来西亚)

眼睛/驴子(马来西亚)

  她就读预备班那一年正式与眼镜结缘。

  她本来就不算太专心上课的学生,所以喜欢坐在课室后靠窗的座位,让她容易放空发白日梦。后来她发现看老师写在黑板上的字很模糊,去了检验视力,才发现自己近视了。

  偏偏她不那么喜欢戴眼镜。不看黑板时,她就摘下眼镜。就连骑脚车上学或回家,也不戴眼镜。回家路上会经过一个斜坡,有一次就因为没看见一个大坑洞,骑脚车冲下斜坡时撞进了坑洞,让她摔了一大跤,左手肘和膝盖上20几年后仍留着当年受伤痊愈的疤痕。

* * * *

  她不希望近视加深。如果近视度数加深,她就得换副眼镜。那可不便宜啊。

  她的近视不算太深,多年来维持在200度左右。当时她的工作不需要经常使用电脑,用的是最基本打电话功能的诺基亚手机。

  后来,她转换了工作,朝九晚五都得对着电脑荧幕。平时阅读可以不靠眼镜,但对着电脑荧幕时,她不得不戴上眼镜。办公室里的冷气大得寒气逼人,她敲打着电脑键盘的手指冰冷得快打不出字。她逃离办公室到楼梯间透透气,从寒冷的室内即刻到闷热的楼梯间,她的眼镜片顿时蒙上一层雾。

  办公室内干冷的空气,加上长时间对着电脑,她的近视度数不知不觉上升到近400度。

  她这才注重眼睛的保养:眼睛太干涩时滴眼药水、提醒自己随时眨眨眼睛、做一些眼部运动、减少追剧、多看远处绿色植物等等。

* * * *

  

  基于工作需求,她开始使用智能手机。由于智能手机十分方便,她闲来无事便取出手机滑一滑。不到三年,她发现眼睛越来越容易疲倦,看近在眼前的东西时也会“视而不见”。

  她知道自己已到了老花的岁数,特地网购了一个放大镜来看文件上的数据。

* * * *

  近视让她感到生活上有诸多不便之处。她羡慕没有患上近视的人。

  她不希望孩子们年纪小小便与眼镜扯上关系,所以,她极力限制孩子们看电视、使用电脑和玩手机的时间。她知道这些电子产品对孩子的视力是极大的伤害,然而,孩子们才不理这些,他们这个年龄只想要快乐,他们会因为观看卡通、玩手机的时间减少而哭闹起来。

  她并不愿意成为冷酷的家长,她折衷要求他们在屋前玩滑板,或者在屋内阅读课外书。

  新冠疫情期间,因为行管令的关系,孩子们哪都不能去,更别说出门上学,只好在家上网课。孩子们并不排斥上网课,因为大多网课既能让他们生动学习,还设计了好玩有趣的游戏让他们玩。

  孩子们数小时近距离对着电脑、Ipad和手机荧幕,上了一堂又一堂的网课,不时听他们传出快乐的学习笑声。

她深感无奈,她不能因为自己的执著而剥夺了孩子们使用电子产品学习的权利,只是不知道这个久久不见终结的疫情,会让多少孩子提早成为了近视小孩。

摄影:驴子(马来西亚)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章链接:小明的故事/宫天闹(马来西亚)

我看的书/驴子(马来西亚)

我看过1987年香港电影《监狱风云》,看过2017年韩剧《机智牢房生活》,但还没看过讲述马来西亚监狱的电视节目。

正好网购到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的著作《加影自由刑》(Kajang Diary: A Prison Retreat),自述他于2017年9月29日被判入狱,监禁30天的牢狱日常生活。他在狱中写字、画画、阅读、记录每一餐的菜单、用吃剩的面包捏成迷你雕塑作品;有时候他与囚犯、狱卒和狱官闲聊,从他们的口中了解他们的家庭、背景、想法,以及观察加影监狱的实况。

他在加影监狱一个月,日子不长,他悠闲自在地度过。加上狱官和狱卒知道他是政治人物,不敢亏待他。他也不愿为难他们,因为他知道狱卒的工作繁重,管理监狱实际上很困难。狱官、狱卒都是低阶的公务员,政府并没有给他们良好的待遇。

30天之后,他出狱了,他在书中最后一章写道“你可以把我关进牢房、限制我公开发表言论,但不能阻止我心里诅咒贪污腐败滥权的行为。”

阅读这本书当下,思及疫情下的我们,其实与在牢房里生活多少有共同点。不过我们可是VIP级的囚犯,除了移动上比较受限,我们依然有许多选择权,选择吃什么,选择做什么,选择如何生活。我们只被要求遵守朝夕令改的SOP,做好#kitajagakita的本份。

在国盟政府模棱两可要抗疫又要救经济的决策下,最后会形成怎样的局面?姑且不谈,让时间说明一切。

书名:《加影自由刑》
作者:蔡添强
译者:李红莲
出版社:大将出版社(马来西亚)
出版年份:2018年5月初版

性格这回事/驴子(马来西亚)

她认为,性格是自己的特性。它是她生命的一部分。它主宰着她大半的人生。

她曾经尝试着让自己的性格有些改变,她尝试了又尝试。对于性格的挣扎,她觉得自己就像希腊神话中的西西弗斯吃力地推着巨石到山顶,重复做着徒劳无功的事。

她的性格本身没有大错,就是那种循规蹈矩的顺从型。从她的性格剖析,她是一个一生平庸的人。

偏她骨子里藏着一颗叛逆的种子,欲发芽冲破性格的格局,成就一番事业。

这时矛盾来了。外相与内相产生了冲突,相互拉扯着。

* * *

她觉得,性格就像是由许多原子组成的分子,每个原子代表性格中不同的特征,如:害羞、坚强、勇敢、活泼、冲动、细心等。性格中的某些特征会因情况而格外显现出来,而盖过其他特征。当周围的环境出现了足够强大的刺激因素时,原子之间的化学键变得不稳定,促使化学键断裂让原子们的排列重组,形成崭新的分子,展现出有别于起初的分子特征。组成新分子的可能是旧分子中原本的原子,但也可能是在化学键断裂之际吸纳到外来的新原子。

她看过一些看似与她性格相近的人,却有着与她不相同的命运。当他们遇上某些机遇时,他们变得不再是那个“原本”与她相似的人。她想,他们的性格被重组了。

她不清楚是什么样的契机让他们有如此的转变。

她不知道她的性格与她的命运究竟由谁在掌控。她自己?上帝?

* * *

这些年,她已经失去兴趣与精力去改变自己的性格了。

回想起一路走来经历太多的的白费力气,她总结出:我必须接受这样的自己。

唯有接受自己的优点和缺点。放大自己的优点,让优点盖过缺点。

《比神更快乐》一书里有一句话:“这一切并非偶然。一边在神的手上,一边在我们的手上。”

摄影:驴子(马来西亚)

主题:性格·命运

上一篇文章链接:性格·病毒/小黄猪(马来西亚)

没有价值的计划?/驴子(马来西亚)

为什么我们需要计划?

我认为,那是因为我们的资源、时间、精力都很有限,为了让事情在各种局限下能以最高效的方式去进行,所以必须有计划。然而,当我们如愿完成了一项计划时,我们是否就可以得到所要的收获呢?这些收获是在计划中,抑或是意料之外的反馈?

年轻时,我们自忖年轻本钱丰厚,可以凭着一股冲动去做一些事。那时候,青春是可以拿来挥霍的。当然并不是所有年轻人都那么任性妄为,有很多年轻人已及早为自己的人生做好规划,计划着迈向前的每一步。如果计划最后为我们带来了成果,一切辛苦努力都是值得的。这个阶段的计划算是完成了。

言及至此,我想提的是完成一项计划的后续。若果计划如期完成,我们很满意当下的成果,这个“成功的计划”接下来可以为我们带来什么附加价值,如:工作经验、累积人脉、知识增值、技术提升等。举个例子,我(计划)用三年读大学,三年后我成功领取一纸文凭(完成计划)。但是,我没有在我所学的领域发展,多年后,这张文凭犹如成了一张废纸,更别说得到相关领域的工作经验、知识和技术。如果是这样的结果,当初我为什么要去读大学呢?

从功利的角度去思考,我虽然完成了计划,却没有让它发挥附加价值,我这个计划的意义在哪里?或许,我应该很气愤地说埋怨:“这根本就是个没有价值的计划!我本来就不该去考大学!”真的如此吗?非也,计划里包含的“价值”的诠释因人而异,不应以功利作为全部。从积极正面角度去看,我可以说自己在大学里交到不少朋友,大学的氛围有助于我学习思考等等。这就是计划中意外的收获,亦可说是隐藏在内的价值。

在网络上读到马云给年轻人的一句劝告:“永远不要假装很努力,结局是不会陪你演戏的”。 我如醍醐灌顶。我们要完成一项计划并不会太难,即使是假装努力,都可以凭一时的运气顺利完成。可是,若要让计划中的核心价值得以延续,得到最终所要的结局的话,那就得深思熟虑去做。那是假装不来的。

不止于升学,其他事情上亦如是。

摄影:驴子(马来西亚)

主题:计划

上一篇文章链接:内陆人的舞姿/廖天才(马来西亚)

寻找突破/驴子(马来西亚)

Jpeg

曾经到佛教会学习静坐。原以为性格内向的我很适合静坐,应该很快就会看到成果。静坐可以得到什么“成果”,这就见仁见智,无法一概而论。但以我自己为例,我是由于对自己的状况很不满意,希望可以借静坐洗涤烦躁的心灵,塑造一个全新的自己,所以才去学习静坐的。

每当静坐了约一小时后,指导老师会带领学员们到空地,一个跟着一个步行绕圈。老师要求我们摒除杂念把注意力放在每一步上,先是缓慢,渐渐加快速度地步行。我常在绕圈快走中,感觉自己是个绕着太阳核心行走的小行星。我在自己的轨道上运行,欲脱离核心的引力,然而却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在学习静坐了约一年后,坦白说,并没有得到我预想中的成果。

后来我还参加了几个类似要突破自己的课程。遗憾的是,多年之后,我依然只会怨天尤人、无病呻吟,怎么自己一丁点儿都没有改变呢?因此,我没有成功的过程经验分享,仅能以“鲁蛇”的身份来发些牢骚。

我认为,归根究底,要改变终需得先突破心理上的障碍,才能在外在环境的助力下,得到突围的契机。如果知道了自己问题的核心,加上拥有毅力和强烈的决心,当时机到来时,自然能飞出这个局限自己的轨道。而这个核心引力的强弱因人而异,有的人不费吹灰之力便飞出轨道,成为自由漫游的行星;有的人却穷其一生在其不满意的轨道上运行。

有时我会意兴阑珊地有感,既然突破这么费劲成功率又低,何必去做呢?然而,这种想法当然是不正确的。有一句名言“Don’t worry about failures, worry about the chances you miss when you don’t even try.”(编按:别担心失败,你该担心的是如果不去尝试,你可能失去的机会。)如果说我曾经因为胆怯而错过太多,这句话便成了我余生的座右铭。再说,如今的社会竞争激烈,要是我不寻求突破,当越來越多年轻一代超越我,我岂不成了死在沙滩上的前浪吗?

寻找突破,是要成就更好的自己,让自己活得更好;让自己突围,是为了求生罢了。每一次的小小突破,越过阻挡着自己的一个个关卡,就是为了一步步靠近自己的梦想。

无论有没有结果,我只是做我所能做的而已。

摄影:驴子(马来西亚)

主题:突围

上一篇文章链接:老二要打工/周嘉惠(马来西亚)

单身驴的儿女经/驴子(马来西亚)

二十几岁时她去算命。

算命佬跟她要了生辰八字,看了看她的名字,说:“你的名字中的‘霓’拆开来是‘雨’和‘儿’。‘雨’即是水,可解说为泪水;‘儿’谓孩子。看来你以后准被你的孩子气到哭不停了。”

听到这样的解答,她的脸必然一沉。算命佬旋即慢条斯理地说:“开玩笑而已。”

接下来的算命结果就不细说了。但不知道算命佬的这一番话是否已在她心中留下了阴影,以致她到了40岁依然只身孤影。

x           x           x

单身驴(反正都是单身,无所谓‘单身狗’、‘单身猫’!)有什么儿女经可说的呢?由于天生母性的作祟,即使是不婚的女性如她者,还是对养儿育女这事儿充满着憧憬,凭想象堆砌出满腹的儿女经。

单身驴想跟人家谈儿女经,说起来有点可悲。曾经与几个朋友聚会,大家很自然地谈起自家孩子的事。朋友们你一言我一语说自己孩子的种种难搞行为,譬如多顽皮、太挑食、晚上不肯睡觉等等,她为了融入话题而插口说上几句自己从书上读到的或道听途说的建议。可是,大家都知道她无儿无女,说出来的都是纸上谈兵罢了,随便敷衍她几句就算了。她当然要识趣闭上嘴,否则再说下去也是无趣。

x           x           x

她对于养儿育女曾经过于理想化。那是一个健康的孩子、乖巧听话、聪明、开朗、人见人爱……这个孩子集合了所有她想得到的优点。事实上,根本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人吧?

自从三个外甥陆续出世后,她看着他们从只会爬行、牙牙学语的小婴孩,成长为会乱跑乱跳、口齿伶俐童言无忌的臭屁孩,她不得不敲碎自己的幻想——醒醒吧,养孩子太烦人啦!若她是这三个“小烦人”的亲爹娘,恐怕连想有个清静的me time都难。

或许算命佬讲得对,如果她有小孩,准会被孩子气哭的!

摄影:驴子(马来西亚)

主题:儿女经

上一篇文章链接:你病了,但你还关心我/陈保伶(马来西亚)

我看的书/驴子(马来西亚)

要是在几年前,这本书的书名不会吸引我去翻阅。这本书于2010年出版时,我还没有一部可以上网的手机,不懂得网购,不知道使用网络处理银行事务。书里面叙述的场景,对2010年时的我是十分陌生的。

在新冠疫情迟迟不见终点之下阅读这本书,不期然地发现,原来这本书早已预见了如今的互联网发展趋势,而且每个章节都以很贴切的标题去切入主题,譬如:“掌中Shopping Mall”讲述的是用手机物色商品(网购),“口袋里的金融街”讲述用手机处理银行和投资事务,“后SOHO时代来临”讲述用手机随时随地办公(例如在旅游时、搭地铁时、候车时),“娱乐日不落”讲述手机的娱乐功能多不胜数,可以当摄影机(每个人都可以当即时记者!)、电视机、游戏机!

2010时,我不带手机出门不当一回事;如今,手机成了我的随身物。不知不觉中,我已踏入互联网时代。尤其如今疫情下,网购成了我最深刻的体验,觉得能宅在家就能用手机购物实在是太酷了!

书名:流动的世界:奔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生活

作者:高邦仁和王煜金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0年1月初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