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抗疫故事:疫情的微观与宏观/陈慧玲(乔治亚州,美国)

3月12日儿子突然打电话回来说,学校取消一切活动与上课,并要求所有学生在三天之内离开校园及宿舍。虽然在过去几周一直都有关注相关疫情的新闻,但是由於州政府一点行动也没有,所以对学校这个政策倒也算是有点意外。接着,女儿的高中也宣布不上课,再接着所有运动的集训和比赛都暂停。按美国人的作风,学校可以关,各种运动集训及比赛取消才是大件事!

我们夫妇两马上忙着积粮和建筑材料,准备呆在家里完成未完成的home project,孩子们则准备运动材料,和在家上课的相关软件。当我们一家人准备就绪,要自我隔离时,却发现我们的朋友A一家人已经开车去Florida海边过春假,同学B一家人已经飞去Bahamas的度假屋,同学C趁机会圆梦,已经开始学习开飞机去了。原本以为我们的计划最正常不过了,结果反成了朋友圈的笑话。

接着,学校不断的发电邮给家长,要求家长留意孩子们的心理状况,恐怕孩子因为不能上学而减少了社交活动,进而产生各种不必要的心理压力,造成不可收拾的后果(自杀)。不知道是学校高估了自己在学生心中的重要性,还是低估了孩子们的适应能力,或是对家长灵活应用不必上课的时间的安排没信心。

信不信由你,学校关闭三週后,州政府才有所行动,实行 shelter in place(编按:照网上的翻译,即‘就地避难’。),只有一些必要行业可以继续营业,其余的都必须关门。事态似乎有点开始严重了吧?才不呢!跑步的继续跑步,溜达的继续溜达,酒巴不开门,在家开party也行。口罩,留给医务人员吧!非医务人员戴口罩是自私的表现。我们这个郡的警察更妙,索性表态说他们尊重但是并不完全同意州政府的政策,市民爱怎么过就怎么过。

一周后,州政府加强对策,由於死亡人数和感染人数仍剧增,shelter in place须延致四月底,并请大家正视疫情。不到几天,州政府又戏剧性的改变主意提早到4月24日解禁。理由呢?本州有足够的ICU床位和test kit(编按:测试盒),符合联邦政府的解禁要求。怎么听上去好像是在说不要浪费资源,要充分利用床位。预防人民被感染并不重要,只要到时州政府可以帮你确诊,有床位和墓地提供就好了。

相对的,民间私人企业的对策倒不错。在政府还没实施任何措施之前,许多商业机构已经安装防护镜,采取限制客户人数,提早关门以便做彻底消毒,或是curbside pickup(编按:即下订后,直接去拿货的意思。)。大小团体也发送免费食物,以帮助需要帮助的家庭。主题公园更自负亏损也主动关门避免传播疫情。

领导人不负责仼的言论,确实引起种族歧视,这种政客哗众取宠的技俩也是司空见惯,见怪不怪的。许多老百姓也在为亚洲人打抱不平(许多美国人分不清亚洲各国,总是把所有亚洲人当成中国人)。然而官的口还是比老百姓的大,歧视的事件似乎有增无減。

这次疫情让我感受到美国人那种百分百的乐天知命的思想,还有无私的助人精神。更了解到政府在各种条件限制下,无法设定一套贯彻始终的应急措施来保护人民。政客到底还是政客,确定政策时选票永远是第一优先。

我家在哪里?/陈慧玲(美国)


儿子被邀在在小学毕业典礼上演讲时,他的讲词里并没有提及他的学习成绩如何优秀,他认为自己最与众不同的是才11岁的他,已经有搬过七次家的经历,这还包括从美国搬到马来西亚,再从马来西亚搬回美国。他学习着如何适应新的环境,学习不一样的文化和语文,如何结交新的朋友,适应不一样的学习方式……。

当时我屈指一算,在他11年的人生中,我们確实搬过7次家。当年我刚刚移民美国的时候,也是经常搬家的。开始是为了方便上学,后来为了方便上班,再后来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总是在搬家。搬得麻木了,也就不当一回事。真没想到搬家在孩子的心灵上竟还是一回事!

最后一次搬家是在七年前,为了让孩子能上好的中学,所以搬到比较好的学区。现在又开始计划着两年后孩子都搬出去上大学了,我们又要搬到小一点的房子,那就可以不必费时费力去打扫。

为什么我们那么容易有搬家的念头?归根究底,我想应该是因为我们这些新移民没有根的感觉。举个例子,每当我准备回马来西亚探亲时,我会向邻居说“I am going home”。探亲之行结束,准备回家时,我会给孩子发信息说“I am coming home”。

那么到底哪里才是我的家?我也糊涂了!所以再多搬几次家也变得无所谓了!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美式节流》/陈慧玲(美国)


作为第一代的新移民,我们对于理财的方式都是采取开源节流。对于教导孩子理财,我一向来都以美国天王巨星Michael Jackson来做反面教材。曾经看过一段访问他的片子,身家千万的他,饲养非洲狮王为宠物,滥用毒品,无限制地挥霍领他几度申请破产保护令。

从小我就教导孩子,在问我能不能买某某东西之前,先问自己 (1)我需要它吗?是需要,还是我要? (2)我是否已经拥有了,或者是可不可以用其他东西代替?通常,在孩子自己回答了这两个问题之后,他们再提出要买的东西都会得到。而我,也减少了许多跟他们争执和磨擦的时候。理性地控制自己的购买欲也是自律的一种表现。

渐渐网上购物越来越流行,我们就开始在电脑上实践货比三家的做法,同时开三个tab,将优惠和邮寄费加起来,同一样物件有时真的会差好几十元的。

孩子步入青春期之后,这招有点不管用了。一天女儿对我说,A同学都不需要回答以上两个问题,或是货比三家,而是他们身上带着父母的附属卡,随便刷!我让他看看B同学,假期都baby sitting(保姆)或dog sitting(编按:狗保姆,我只能这么翻译)自己赚钱自己花。让她自己决定要向A同学或B同学学习。她的答案竟是B同学固然值得学习,但是如果有A同学这样的父母也不错!

另外,就是教导孩子如何分析物品的价值而不是价钱。结果,儿子买了几套几百美元的Lego,因为他认为既可激荡脑子,灵活手指,几年后绝版了价格又可翻倍。而我老妈几乎气疯了,在她老人家眼中认为那些只是几套超贵的玩具。

孩子的源头从小就是父母的口袋,或者做做兼职,或是申请奖学金。对于真正的开源,向来不感兴趣。投稿完毕,就要好好计划一下如何加强孩子对开源的观念了!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