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就好/陈保伶(马来西亚)

一般人的毛病是当自己的眼睛看到不喜欢的东西时就会去批评贬低。但如果不喜欢的东西是关于自己的,这时就会编制一大堆的理由来说服自己。毕竟面对现实是比较吃力的,有时也是痛苦的,倒不如装不知道会比较舒服。

现代人喜欢滤镜,不修图就活不下去。厂家也看准这人性弱点而发出许多过滤软件,就连电话厂家也把这建立在基本摄影功能。不信吗?就算没开启过滤美颜,很多自拍照都是零毛孔的。 在这每个人都在修图的年代,我很好奇为什么还有一大堆的铁粉坚信自己追随的网红是美女帅哥呢?撇开网红,就算自己的照片还未po出来时,眼睛加大,双脚拉长,皮肤调白,这都是必要的。严重的话还会把腰从30寸缩到24寸,锁骨拉高,下巴拉尖,就算身边的合影人变畸形也不理了,我自己觉得美而你们又相信就好。看来只有我爸妈那年代的人不修图、不用美颜就把那拍得歪歪的照上载去社交媒体。

这年代的明星也不容易当,除了修图还要不吃煎炸油腻食物,甚至三餐只能吃几根菜和水果来保持身材。网民只想看到自己的偶像冻龄,稍微肌肉有点松弛,脸上有几条皱纹,媒体的标题不是“一代女神身材变水桶”,就是“女神变大妈”、“xx显老态,皱纹鬓发惊网民”等。低级的标题和带有贬意的内容根本是在灌输错误的价值观。而有的网民往往看到这类新闻时的留言也不带善意,这年代真的只有妖精才可以做明星。

明明不富裕却一直在社交媒体分享自己上流的生活。明明平时不怎么和父母沟通却分享和父母的合照来显示孝顺。一班闺蜜搂腰互拥说姐妹情深照,心里却彼此妒忌,出来聚会也是为了更新状态而已。十年都不阅读一本书却整天分享自己哲学大道理,好像已看尽世间,领悟人世沧桑。明知道社交媒体的更新状态的可信度是绝对可质疑的,可是却很多人选择相信甚至迷恋,生活真的那么没方向吗?

明知道看到的未必是真,却天真或者出于善意相信它的存在,这是愚昧。最可怕的是还有人盲目相信满口谎言的人会转眼就会变好人。不信吗?看看bossku的铁粉吧!

听不懂的人话/陈保伶(马来西亚)


“你今晚想吃什么?”
“随便。”
“那就随便吃,去隔壁的煮炒店吃吧!”
“每次都是这样!难得今天是周末,不能好好吃一顿吗?”
女人把电视关了,赌气的走进房间去了。

X X X

“亲爱的,今晚老同学约我出去小聚一下,我也很久没和他们见面了….”
“那你去呀!”
“放心,我会很快回来的。”
女人这时站起来,狠狠的把房门关了。

X X X

“亲爱的,可以帮我把饭桌整理干净吗?待会儿就要开饭了!”
“哦….等下!”
女人终于把三菜一烫煮好,正要端出来时可是看见饭桌还摆着今早的面包,孩子的作业…

X X X


“老公,今晚我妈叫我们回去吃饭 ,姐姐和姐夫也会回来。我们就回去陪他们,好好的聊一聊吧!”

“哦!Ok”

晚饭时间,男人只顾扒饭,不多语。饭后男人只顾低头滑手机。回到家后,女人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叫你回家陪我家人,你只顾吃饭滑手机,这有意思吗?”话完,又是一声狠狠的摔门声。

X X X


女人放工后赶着回家,老公和孩子已在车里等着准备回婆婆家吃饭。婆婆煮了男人喜欢吃的卤猪脚,女人看着那透明的猪肉,碰也不碰。饭后婆婆对着媳妇说:你刚下班,你就去休息吧!这些碗碟就让我收拾就行,免得把你衣服弄脏。

次日婆婆致电给男人:你老婆就是嫌弃我煮的东西!饭后还要我服侍她!她还想我怎样?!

X X X

情侣在一起时开始总是甜蜜,但两人的相处是一种长久的学问,更何况一段感情不但涉于两人,还有两家人的关系。高效的沟通能让你清晰地表达出自己的情感需求,减少误会的产生。还是那一句,你若不说清楚,对方怎么会知道?

  •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 主题:代沟
  • 上一篇文章链接:鸿沟/客家妹(马来西亚)

“代沟”这个词语或许会消失/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我和母亲上街逛马路,是很难得的,记忆中只有一次,而且还真的只是逛逛。经过延安路新会酒家,母亲问我:“你肚子饿吗?”

“我不饿,你呢?”

“我也不饿。”

于是我俩又向前逛,看看这、看看那。我和母亲上了一趟街,什么也没买,什么也没吃。

母亲已经故世。回忆母亲的性格时,想到这件事,心中颇为难受。母亲是个凡事首先想到对方感受的人。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她出生在农村,那时,无论城市还是乡村,接受的家庭教育还多是孔孟之道的儒家学说,1919年打倒“孔家店”的运动,母亲一无所知。设身处地、唯他人所为是我外婆从她懂事开始就要她修炼的品质。外婆不识字,但有“三纲五常、三从四德”的文化修养,那是太外婆、外婆、母亲,一代代言传身教,流传下来的。母亲因为一场大病,失去了街道工厂的一份工作,没有收入。我呢,也只是有每个月维持孩子和我温饱的一点工资。囊中羞涩,没有逛街看店的奢望,更不敢轻易掏出袋底,去满足购物的欲望。上街没让母亲尝尝家里吃不到的味道,这事成了我的心病,以致晚上都做起梦来。我梦见母亲,问她:“你跟我上街,想吃什么,你就说嘛,为什么要问我‘饿不饿’?”母亲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转身走了。我追啊,追,最后摔了一觉,醒了。

如今我自己做外婆了。女儿与我没有逛马路一说,要出门做什么事,目标很清楚——到某个印象城买衣服,去某个饭店吃饭,衣服的款式、颜色,什么招牌菜,特色菜,脑子里都已经选定,很清楚。我不会再像我母亲那样毫无定性地去问女儿“饿不饿”、“吃什么”这种问题。在我与女儿之间,在吃穿上没有这种问答式语言。

两代母女相处的代沟很大,非常明显。这代沟产生的原因不是年龄的问题,而是两个社会经济和文化思维传统的不同而产生,是我母亲、我、女儿三代之间的经济收入不同和待人处事的文化观念不同而产生。

我的朋友最近有点苦恼,跟我说了这么一件事:他的孙子要升高中了,孙子对绘画艺术很有兴趣,老师也觉得他在绘画上有一定的水平,并且主动提出要帮助他提高绘画能力,鼓励他报考艺术学校。作为爷爷——我的朋友,觉得这很好啊,学习和兴趣难得一致。但是,孩子的父母不同意,一定要孩子报考普通高中,以后考大学。那孩子心虽不悦,但也拗不过爹娘。我的朋友就想不通了。

以前,只有在老一代人中,有的认为绘画啊、音乐啊,舞蹈和体育啊,只能作为余兴活动,不是正经的专业,常常不让孩子正经摆弄。后来这些艺术因素又成了报考名校的加分科目,慢慢地又变为成千上万中考生、高考生中艺术生的敲门砖,有个老师辅导,是许多家长求之不得的。怎么,自己的儿子、媳妇就不愿意,代沟颠倒了吗?在人们的习惯意识中,“代沟”中代表陈旧观念的常常是长辈,代表时尚观念的常常是小辈。

代沟,什么是代沟?其实“代沟”一词的意思是很狭义的。“沟”在这里是隔阂、距离的意思,“代”是指长辈、小辈两代人之间一二十年的年龄差别。词典上解释说:“代沟”指两代人之间在价值观念、心理状态、生活习惯等方面的差异。词典在这个词语所体现的隔阂、距离的沟壑里几乎填充了人生所有的内容。然而“价值观念、心理状态、生活习惯”每个人跟别人都是有区别的,哪怕是同时代的人之间在认识和行动上,也会有各种隔阂和距离。如果追究为什么两代人之间会有隔阂、距离,年龄不是根本原因。

有一对父子,父亲总是嫌弃儿子用钱大手大脚。小时候儿子吃什么他就嫌什么:“我们省死省活地,连鱼也不敢多吃一条,你倒是,上午吃了冰砖,下午又吃冰淇淋。”儿子成家后,又嫌他:“我们那么大年纪,还自己拖地板、擦油烟机。你倒好,连洗碗洗衣服都叫家政。”其实他儿子在外资公司工作,年薪近百万。白天公司里管着几百个中国IT员工,晚上要跟地球对面的总部老板电话汇报工作什么的,总是不能好好地休息。

后来当爹的退休了,退休工资年年得到增加,儿子也常常给他钱。后来,他也觉得儿子工作确实辛苦,请一两个小时的家政也合情合理。不管什么原因,父与子的价值观念靠齐了,代沟没了。

当然,现在还有这样的情况:

一般年轻人逛马路累了,就拐进咖啡店或者甜品店坐下来,要一杯咖啡或者甜品,全身放松地休闲一下。但大部分老人不会,不是在背包里重重地带一杯水,就是要忍到回家才喝。这也许就是在消费观念上的“代沟”。然而这个“代沟”也在渐渐地缩短。听说每天喝一两杯咖啡,对心脏有好处,老人们对这样的效果很能接受,再加上咖啡的种类越来越多,口味的选泽范围越来越广,现在,老人喝咖啡不在少数。“代沟”是不是也在缩小?

社会在前进,经济在发展,老人的价值观念、心理状态、生活习惯在改变,再说,老人与下一代各自独立,互相不再干涉,“代沟”是否也在渐行渐远?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代沟

上一篇文章链接:割胶、耕田、赶飞机/野子(马来西亚)

好累的职场代沟/陈保伶(马来西亚)

人与人最复杂的事莫过于沟通。来自不同生长背景、不同年龄、不同职业生涯而却要共同在一个屋檐下上班,同事之间的沟通往往就是最累人的事。有时刚开始相处的确愉快得很,突然莫名其妙的对方不理不睬视你为透明。有时明明是一番好意的主动,但对方却觉得是宣战的第一步,于是就把防备心提高到极限,更糟的是还怂恿其他同事来和你唱反调。

1. 不同部门、不同立场
来自不同的部门自然会有不同的观点、不同的意见,这也因此成了彼此的障碍。一旦有一方不肯退让、不肯去接受对方的解释,这种误解肯定是长期纠纷的开始。原本应该针对的问题也不再是主要的事,打赢这场纠纷战才是关键。如果这时候没有上司的介入来停止这场纠纷或做出果断的决定,这可是长期的对抗。所以很多时候会出现更糟的情况,各怀鬼胎的出主意来奉承上司,万一发生纠纷时,背后还是有靠山来撑腰。

2. 年龄的距离
70、80后的上司处理事情小心谨慎,稳扎稳打,只信自己的眼睛和判断力,不轻易掉心。就算自己有看法但若和上司的看法不一致,自己也不会和上司对抗。但在90后或00后的眼里,这种处理事情方式是老土兼不创新、冥顽不灵、一层不变,怎么能跨国?这年代还叫我们回来公司排排坐在会议室开会?你不知道什么叫着e-meeting吗?工作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和追求理想,这和听从上司的命令或忠诚是两回事,不要告诉我忠诚很重要。不同年代的职场思维也是上司和下属最大的沟通问题。


3. 影响
一个健康的工作环境往往和领导者有很大的牵连关系,同事之间的沟通也因领导者的能力而定。一个好的领导者懂得如何促使内部团结力量和运用各部门的管理者的影响来制造和谐的工作环境,减低员工们的摩擦以达到最佳的能量。反之,优柔寡断和做事拖泥带水的领导者,其员工之间的摩擦和代沟往往最多。

很多时候职场上的代沟和同事之间的摩擦都是很无奈的,也未必有解决方案。工作还是必要的,除非真的想浪迹天涯一世不做工。与其去纠结工作上的不愉快,倒不如放弃无意义的固执,做好本分就无悔了。毕竟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而已,生活中其他有趣的事还多得很!

  •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 主题:代沟
  • 上一篇文章链接:废话少说/林高树(马来西亚)

战争的代沟/江扬(中国)

俄乌战争发展至今,越来越看出双方不同的行事风格。普京自然是一幅老派沙皇遗风,威逼利诱恐吓无所不用其极,甚至连对大片土地的贪婪也充满了传统帝王文治武功的味道;而反观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最令我们这些局外人印象深刻的不是他鼓舞民心,全力备战,而是长袖善舞地利用现代网络通讯远程流连于西方交际场,一方面逡巡各国议会讲话,“道德绑架”各国政要议员;另一方面亦与商界大佬们眉来眼去,求取支持,比如他手下的副总理Fedorov发了一条Twitter就换来了马斯克的大批卫星网络设备,大大缓解了俄军入侵造成的通讯问题。

泽连斯基的不走寻常路给暮气沉沉的世界政坛带来了一股难得的“青春朝气”。他虽然不是各国中最年轻的总统,却是承受了最大考验的总统。他不仅在这种亡国灭种的巨大危机中表现得异常出色,而且是用一种与传统政治迥然不同的方式力挽狂澜。在他的映衬下,不仅他的敌人普京、卢卡申科这些痴迷权势的老独裁显得腐臭过气,甚至也让同属一个阵营的拜登愈显垂垂老朽。当我们嘲笑俄罗斯一众高官鲜廉寡耻地将不谙世事的年轻人骗去战场而自己的子嗣却安全地避居国外时,再看乌克兰这边,一众70后80后内阁竟然独身者甚众,即便有子女也仍然年纪尚幼。按中国传统的辈分说,这成了儿孙辈反抗父权专制的战争。

战争当然是矛盾发展到极端的产物,但无论在哪种文化中,代际之间的矛盾都不鲜见。各国文学中都充满了相似的年轻人反抗父权追求新生的故事,老皇帝昏庸无能,皇子造反弑父的神话戏说也屡见不鲜。退一万步说,即便我们可以乐观地希冀,代际矛盾可以在不远的将来由独裁者次第退场后得到些许缓解,但人类社会的各种矛盾根深蒂固。旧矛盾的退场往往意味着新问题的来临。人类历史有多少战争,就意味着背后有多少激化的矛盾。战争时空喊“爱与和平”与在疫情中媚俗地键盘输入“加油”并无本质区别。马克思强调的“不要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就是要解决层出不穷的实际问题。但他所提倡的无产阶级革命却被各国野心家们粉饰成了暴力武装斗争。暴力战争从来都只能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而无法解决问题本身。

在我们无法抹煞分歧的永恒性的当下,我们只能卑微地探索解决之道。我们必须承认,分歧矛盾与新冠病毒一样,都是深嵌在人类社会的基因编码,我们将永远与其共存。如果说德国哲学家哈贝马斯对于主体间的理性交往——用说理来解决矛盾——过于乐观的话,那么我们起码可以遵从一条底线,它就是拒绝将战争作为解决矛盾的手段。西方古罗马时的奥古斯丁最早提出战争的正义论——发动战争只能有一个理由,那就是伸张正义,否则一切战争都应受谴责。中国自古以来也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之说。但问题是对于正义的定义常常各执一词,交战双方往往都自恃正义。现代国际社会一般认为侵略战争必然是非正义的。也就是说,无论个人还是国家,不管有多大代沟多大仇怨,谁要先动手谁就输了——要文斗而不要武斗。这也是为何前几日奥斯卡颁奖礼上Will Smith当众掌掴嘴欠的Chris Rock却被口诛笔伐,不得不率先道歉。当人类学会“动口不动手”的怂样之后,人类才更像个人了。

  •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 主题:代沟
  • 上一篇文章链接:不沟就不通/林明辉(瑞典)

家父的身教/徐嘉亮(马来西亚)

第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家父就在战后一片荒凉的新加坡呱呱坠地。接下来的每一年,他都会获得一个新弟弟。约三岁时,他就随着回归大队辗转地到了立根之地——芙蓉。身为长子,七岁入学的那一年,也是他正式背负起帮忙养家担子的那一年。放学后,他和二叔就会拿着保温瓶走遍芙蓉山的大街小巷卖冰淇淋,卖完了才能回家。当年的酬劳,当然是每天卖剩的最后一支冰棒。至于功课,就得点起煤油灯,七手八脚地应对过去了。

在他十一岁那年,因为功课跟不上而只好留班读四年级。就在这一年,六妹迫不及待地出来看这个新世界;他也被迫辍学,正式踏入养家大军的行列。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茶楼当小厮,包吃两餐,一个月的薪资是十五元。各位看官,试猜一猜家父拿回多少钱当家用呢?他竟然全拿回家,一分钱也没给自个儿留下!一边做着两份工作,一边自学简单的英语;最终他在十六岁那年进入了大街上的一间大洋货店当学徒。还以为能够过上较为稳定的生活时,我的公公却在半年后中风而神志不清了。那时,最小的弟弟刚满月,父亲又需要一笔医药费;一家十口顿时捉襟见肘,生活可是有一餐,没两餐的过着。医治了约两年,公公的病情渐渐有了起色,可以重操旧业,卖冰淇淋时……在一天晚上,他忽然从床上掉落,享年四十八岁,死因是脑溢血。

接下来的十五年,家父做过豆腐学徒、养猪、养鸡、森林砍伐工人、洋货店工人、油漆匠、木工、泥水匠……好不容易把弟妹都拉扯大后,他也终于在卅三岁那年成婚了。虽然生活清苦,但也无大风大浪,平平安安地到了我五岁那年,父亲因为手艺好,人又勤快老实,结果被任命为小工头。薪资增加了,生活也渐入小康。我还记得当年的父亲因为升职高兴,给我和妹妹买了一套电动的小车玩具。(这是我们的唯一贵重玩具,也一直保留到今天。)

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福。在我六岁那年一月头的某个傍晚,三叔匆匆忙忙地冲回家,告知正在煮饭的母亲,父亲在工地掉下来,命不久矣……母亲一听,脸色全白,赶紧颤抖地收拾了一些衣物和文件,随三叔到政府医院去。当晚,我和妹妹就和奶奶窝在一张床上,不知所措地昏昏入睡了。原来责任心重的父亲,在早茶休息时,因为不放心工程的架构,爬上四楼顶去查看。结果不幸猜中,他踏上其中一根横梁,竟然是“药水木”!随着横梁的断裂,他也随之重重地摔在洋灰实地上。好在他练了逾二十八年的国术,在空中连翻四个筋斗,利用臀部着地,把大部分的下坠力卸了。但是,他还是吐了一地鲜血,肋骨断了五根,四节腰部的脊椎骨和盘骨爆裂,四节小尾椎全碎了。上天有好生之德,家父遇到了两位医术精湛的骨科医生——王医生和唐医生,硬是把父亲从鬼门关边扯了回来。就这样,父亲全身都打了厚厚的石灰膏,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年。

我七岁入学的不久后,父亲终于拆下身上的最后一套石灰膏。三天后的那个星期六,父亲打从清晨就不见了人影,大家都不知他去了哪里?原来他忍着痛楚,迁就着伤处,到处去求职问工(八十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我家全是建筑地盘的工人,导致家里的经济又再次陷入困境)。两个星期后,他找到一份工作,在巴士上当一名剪票员,刚开始的日薪只有五元。因为伤口还未完全复原,再加上长时间的站立和迁就伤处的忍痛站姿,他的脊椎变成了无可挽回的“S”字形。

我十四岁那年,父亲在精武师弟的介绍下,以四十九的高龄,进入了一间塑料厂当最低级的操作员。记得有一次,邻居看见父亲厚厚的手掌,猛夸他好命。父亲毫不回应,回家后才告诉我,只要你握着铁剪刀,每天剪下数千只的塑料成品的尾蒂儿,你的手掌也会很好命地“肿”起来。从不认命的父亲,在一年后的某一天,不知从哪儿找来了一张塑料喷射成型机的工程图纸,叫我给他翻译成华文。皇天不负苦心人,在父亲将图纸上每个按键都了解,背熟,以及懂得如何熟练地操作机械的半年后;他成为了那间工厂历史上第一位最高年龄成为熟练技工的员工。

工作几年后,有一次,父亲的手因为意外,被滚烫的塑料浆灼伤。因此,父亲的年轻技工组长到我家慰问。交谈当中,他告诉我们一些父亲在工厂赢得他尊敬的事。“小弟,如果工厂断电,你会做什么呢?”“我啊?应该会趁机休息片刻,和大伙儿谈谈天吧。”“那么,你是正常的,可你的父亲却不正常。为什么?他竟然拿起抹布擦拭机器,甚至拿起剪刀到外头剪草!我们起初还以为他是做做样子,谁知几年下来,每次他都是这样默默地做,我真是服了他。”医生让父亲休息两个星期,谁知刚过一个星期,父亲手上的纱布被拆掉,他就上班去了。当时我的母亲还在一旁嚷道:“别人还以为那间工厂是你的呢!”

父亲五十八岁那年,住了一百二十余年的老家被政府逼拆了,而当时只赔偿了区区的五千令吉。父亲二话不说,掏出了他几乎全部的公积金(约三万),买下一间平民组屋给奶奶和三位单身的叔叔居住。

如今,父亲已是七十七岁,但还是每天起早摸黑地,挺着弯曲的身子,到油站去工作。我俩兄妹不知废了多少口舌,也从未说服他老人家。唉!只要他老人家开心,我们也只好任由他了。

各位看官,看了我父亲的一生,您对“责任”二字又有了多少体会呢?

  •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 主题:责任
  • 上一篇文章链接:时下的服务质量/客家妹(马来西亚)

责任/李光柱(中国)

  • 在传统与现代之间
  • 将自己一分为二
  • 一半的自己 过着绝对孤立的生活
  • 没有财产 永远漂泊
  • 上一代自然消亡
  • 下一代重新生长
  • 我的另一半
  • 从未见过 另一半的我

编按:这一篇作品,除了读眼前的文字,还要想一想没写出来的画面。

  •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 主题:责任
  • 上一篇文章链接:问责任/刘明星(马来西亚)

子不教,父母记大过/公羊(马来西亚)

一直以来无论是养活孩子,或养好孩子,我认为都是父母的责任。学校老师的责任是把知识传授给孩子,处人待事方面老师当然也可以扶一把,但终究责任还是在于父母。可是现在的父母,似乎也把养好孩子的责任丢给老师,或找借口丢给其他人,丢来丢去最终还丢给天来个天生天养。

举个例子,之前因为疫情早上在家上网课。老师这边厢努力教学,那边厢有些孩子竟然缺课,原因是睡不醒。有些孩子的父母认为老师网课太早,有些更夸张,责怪老师没帮忙提醒孩子要早醒!

明白事理的人都应该知道这是父母的责任,难道之前上实体课不是早上上课?当时孩子们不是由父母叫醒?更何况孩子本来就该养成早起的习惯,不是因为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而是本身态度问题。

这分明是父母在为孩子狡辩!为孩子狡辩的父母如何养出好孩子呢?

再来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话说太太娘家多年没小孩,结果生了个男孩就当宝。全家无论谁都不舍得对他打骂,也不好好教导,而是供奉成皇帝般,父母亲则成了太监。今天皇帝慢慢长大已经十三岁。据说孩子学习还可以,但大部分时间沉迷于网络世界,不做家务不和人交流没礼貌也不懂感恩。话说有天婆婆见他看手机已经一整天,就劝他把手机收起。想不到这皇帝尽然对婆婆发起脾气,之后大喊几次,你很烦啊!再之后回房大力把门关上再锁上。当时坐在一旁的我愣了起来,但令我吃惊的是这孩子父母对自己孩子的欠打行为竟然觉得有趣,而不是当面教导不可这样对家里长辈。当时多口的我还多事的问为何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得到的答案事,每个人教孩子的方法不一样,而这是我的方法。再后来有一天这皇帝因为吃完饭不洗碗的事和两个姑姑吵了起来。两位姑姑花了好几个小时准备了晚餐,要求皇帝把自己吃了的碗洗起来都可以搞到上辩论会那样。要不得的是,孩子父母当时在场也没加以阻止,似乎觉得理所当然。当时我是看不过眼,就轻轻说了句,大哥,必须拿出做爸爸的威严来教一教哩。想不到这位太监爸爸竟然娓娓的说,我们家里都是这样吵的,加上我也不知道怎么教。我的天!这位爸爸的责任到底在哪我也说不来,但很明显这是个不负责任的爸爸。你的孩子你不教谁教呢?所谓皇帝不急,太监更不必急,我这位“外人”又何必那么无聊把热脸贴在别人的冷屁股?

本人也有两个孩子,我也希望他们可以成为比较象样或象人的人。我不是怪兽父亲,但会尽自己能力把孩子教导好,也努力和老师配合,以期孩子除了学到好知识,也好做个善良有良知有礼貌懂得感恩和有用的人。虽然还不是很成功,但至少我把这视为我终身的责任。所谓养子不教谁之过,这还用问,当然是父母之过。如果以纪律处分,还要记大过呢!

  •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 主题:责任
  • 上一篇文章链接:责任/周丽雯(澳洲)

一线生机/山三(马来西亚)

“妈咪!又长出新的辣椒了!”才七岁在屋外庭院向我汇报她的“发现”,经我允许后,又跑出去摘来几个辣椒让我下菜用。

去年,因为新冠疫情而驻留我家的妈妈,习惯使然,她闲来没事,就在我家庭院东挖西挖,捣鼓了几个月,原本杂乱无章的庭院即时变得井然有序,种满了艾草、富贵花、大红花树、桑果树,还有一些尚未开花的向日葵,一片绿意盎然,让人感到惬意!

自小,老家外有个庭院,种了许多花花草草,也有一些蔬菜或果树如:四角豆、可可树、番石榴树、番薯等等轮流替换。有时,妈妈会喊我们一起挖番薯,用番薯煮糖水、或蒸或烩或炸,各类煮法就能吃上好几餐。有时正好家里没菜了,我和姐姐就采摘屋外的四角豆和番薯叶,分别炒了两碟菜配饭吃,还正迎合了自给自足的生活!

依稀记得约莫十岁左右,总爱跟姐姐玩Masak masak(马来语,烹饪之意)。我们玩的可不是那种塑料餐具的玩家家,而是“真家伙”——把烂锅烂铁架在两块砖头上,塞一些枯叶枯枝进入砖块间,火柴咔嚓一声,着火了,我们赶紧把院子里收集的花呀叶子丢进锅内有模有样地炒“菜”,然后把不同的菜色取名,如:紫茉莉花焖饭、柳叶炒肉、炒杂菜……大家可能会好奇“饭”和“肉”又是用什么“材料”?猜一猜!

或许是童年回忆使然,我下意识觉得屋内或屋外能有个绿肺挺好!然而,想象是美好的,我这懒妇,总是“随意放养”庭院中的花草树木,有空就浇水,没空则看天气办。妈妈回老家后,我家庭院虽说绿意依旧,但很快又回到了杂草丛生的画面。就拿屋前那几棵辣椒树来说,下了好几天的大雨,它们被风雨弄得东倒西歪,看似快要败下阵,不想,隔日又长出新的辣椒仔,好像在向我炫耀“它能行”!

生命力的顽强,让我看见希望在人间,哪怕只有一线生机,我们也不轻易放弃!尽可能完善自己的不足之处,也别怨天尤人,好吧!这也在提醒自己:是时候整一整那些花花草草,不要偷懒!

  •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 主题:转机
  • 上一篇文章链接:无聊/周嘉惠(马来西亚)

这年代的网上面试/陈保伶(马来西亚)

最近公司需要聘请员工,职位都是比较初级的营销职位。网上登出去的广告很快就有不少的求职信,反应还不错。审查这些求职信时通常第一眼都会被附上的照片吸引着,这真的是很难改的习惯,人总是以视觉为主。很多求职的年轻人或许对社交媒体头像照片和求职头像照片是不是有了什么误会? 美颜过滤露肩、太阳眼镜、名牌包包、限量版运动鞋,甚至有的还抱着狗狗的照片,我开始怀疑是狗狗来求职还是铲屎奴来求职?

照片就当是场误解,算了!见一见真人吧!或许人家还真的有不错的实力。明明约好的网上面试怎么还没在线上?是不是对方出了什么技术问题?先拨个电话了解……什么?你现在外头没空?可是你已接受了面试会议……再给你几个空档选择?

这个应该不错,准时线上等。简约的自我介绍,还可以。接着我就兴趣勃勃的问对方是否对本公司或品牌有所了解,换来的只是冷冷的一句:我不知道,也没去特地查阅。

同样的线上面试,附上的应征照片也算是中肯。还好,也是准时线上等。一按进会议里,荧幕出现的是一个绝对超素颜的女孩,头发蓬松随便夹起了个发髻,穿着一件松身圆领T-shirt, 灯光下还隐隐约约的看到脸上反射的油光,一面疑惑的望着镜头……我想我应该是进错会议了吧?在聘征广告里已清楚写着“美容保养消费物品营销助理”,是不是还有什么误会?

这两年的疫情大家日子都过得不简单,有的被裁员了,还要担起经济负担,渴望求职是免不了。有的糊里糊涂线上就读,然后,就突然毕业了,在还分不清谁是同学时就出来求职找份工作……这些都是理解的。但在寻找转机时,很多时候自己也应该下点功夫吧?

  •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 主题:转机
  • 上一篇文章链接:迎春/李黎(中国)https://xuewenji-my.net/2022/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