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感动也是种温暖/陈保伶(马来西亚)


上个月很倒霉的病倒了,被骨痛热症(编按:又称登革热)折磨了整整半个月。医生爱莫能助,叫我回家休息及多喝水和准时量体温,没其他方案了。每隔两天就得抽血化验,测量白血球和血小板进展的程度。每天除了喝很多毫升的水,也喝了很多的凉茶,但体温一直维持着38°C,没有转好的迹象;而且体温的热度不是一般的发烧感觉,它是体内外都同时感到热烫。持续的发高烧,身体同时开始出现红斑,痒得要命,根本无法入眠。更要命的是时不时肌肉会不由自主的收缩,突然抽筋痛得要死!所谓的骨痛热症,真的很痛!这种痛可以维持几秒,长的话可以维持几分钟,根本无法安宁休息!

身边朋友知道了这消息,其中一个老朋友要把木瓜叶送来我家,还要把搅拌机也送过来。我听了啼笑皆非,因为木瓜叶粉已可在一般的药房买到,至于搅拌机嘛……哈哈!搅暖了我的心!再有另一个朋友发了短讯过来问是否需要买传说中的箭猪枣,他可以托朋友圈去寻找。我这会儿也微笑了,感觉好像江湖中所说的义不容辞,上刀山下火海。最后令我在发高烧时哭了好几晚的是母亲的一个视频通话……

母亲已七十有余,要她老人家用智能电话也是一个挑战。她老人家从不和我视频通话但知道我患上骨痛热症时,给我来了个视频通话。要知道这几个月,我们还处着行动管理监制下,出门远行还是有限制,母亲根本不方便从家乡来到吉隆坡来探我。那夜,我们视频通话,当时我半睡着迷迷糊糊的接了她电话。母亲像平时一般的和我谈天,疲倦的我望着电话荧幕里的母亲,荧幕上只显示了她的半个头 (她老人家不会调整镜头),但每一句问候都令我泫然欲泣。和母亲通话了之后,我足足哭了3天。我想不是因病而哭,而是感到自己幸福万分而哭了吧?她老人家告诉我她纯粹想看看我,想听听我的声音。

知足的话,每一个奉献都是温暖无价。只要真诚的感动了心,不需要炫耀也不需要公佈,那种温暖根本不需要去比较其价值,因为它都是无价的。幸福就是如此简单!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无限的感谢/徐嘉亮(马来西亚)

看书/练鱼(马来西亚)


内子不谙中文。

马来西亚华裔,由小学到中学,有三种升学体系可供选择。

第一种是纯华校体系,小学念华文小学,中学念华文独立中学;第二种是混合式的,先念华文小学,然后到国民中学继续学业;第三种是纯国民学校体系,小学念国民小学,中学念国民中学,在这个体系内,几乎没有机会有系统地学习中文。

内子是属于第三种。只曾在幼儿园稍微学习过一些简单的单字,如牛呀羊呀马呀。幸好中文是象形文字,虽然不常接触,但是这些字,她是认识的。

于是笑她,不识风和日丽,只识做牛做马;她礼尚往来,用她的高级英语调侃。一来一往,彼此听不懂对方在讲什么,两人同时一脸懵。

********

书买了很多。

从家里楼上小客厅、楼下大客厅到睡房,摆满了书柜和一栋栋的书。睡房床边,最高纪录,大大小小共堆了八栋书,书叠得最高的那栋,楼高约有150公分;最矮的也有约120公分。

因为一栋栋的很占空间、难以清理和容易集尘,逼不得已,便把一大部分移去公司存放,剩下的想尽办法,死活塞入楼下书橱。然后发誓不再买书,再买剁手。

********

妈妈牵着小女孩的手在看海。

“妈咪,”小女孩指着天边的闪电问,“天空为什么会打雷呢?”

妈妈缓缓的转过头,看了看女儿说,“那是你爸在发誓。”

********

吉隆坡很久不曾打雷,也万幸手还在。

不过书局倒还是常去逛,一去半天,看免费书。“看免费书而不被发现”这独门武功,在下倒是练过的。此武功属于危险动作,必须要有专人从旁指导,小孩子千万不要轻易模仿,应该老老实实付钱买书,不可心存侥幸。

最喜欢陪太太去理发,她忙她的,我就窝在书局看几小时的书。《脂砚斋评石头记》共四大本,整理了不同版本的脂批,印刷精美,香气袭人,让人爱不释手。往往理完发后我还在看,要三催四请、威逼利诱下才愿意把书放下、藏好、回家。

*******

疫情告一段落后,开始复工。太太买蛋糕替我庆生。

“喏,你的生日礼物。”太太说。我抛下蛋糕,赶紧滑去把礼物处把包装给拆开;里面是厚厚的一套四本脂评红楼梦,顿时莫名感动。要知道,《脂砚斋评石头记》这七个字中,内子估计也只认识那个“石”字,在茫茫书海中,凭着一个“石”字能找到这套书,肯定需要花费一番功夫和不少时间。

替书本穿上透明外套,在扉页处盖上私章、写上日期,然后勉强在书橱挤出一小片位置存放。把第一册摆在阅读架上,配上蛋糕拍照留念;左拍拍,右拍拍,心里仿佛塞满甜滋滋的奶油蛋糕。

夜阑人静时读这套书;握在手上,书有余温、心亦暖暖。

*******

这个月的主题是温暖
我知道
你这篇是在撒狗粮!
汪 汪 汪 汪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烧书的人/周嘉惠(马来西亚)

温暖/耳东风(马来西亚)


本期写温暖,温暖不是三温暖。

所以温暖的定义是一、温,二、暖。不是三温暖。

温和暖,都是中性文字,换句话说,走中庸路线,深受大众喜欢。

过度,则为热。清早起来,太阳还不太热的时候,懒洋洋地躺在床上,享受温温的日光浴,是一大享受也。待得日头渐热,就不得不起床,不然也被那热汗薰得忍不住了。

过少,则为寒。少年时,有回和友人在公园相遇,一阵畅谈,不觉天色已晚。可是,身体倒还真听话,夜色如水,本来凉快得很,但是四周乌黑,感觉上冷意不断袭来,一看竟已凌晨,深怕抵不住寒意,生起病来麻烦家人,所以快快道别,回家沐浴更衣,躲进暖暖的被窝,做个好梦。

在下性格有些冷,不善交际。但是做起朋友来,友人倒是觉得我话题滔滔不绝,是个热心男子汉。我倒希望孩子不要像我,外表让人退避三舍,输在起跑点。希望儿女们不热不冷,做个暖男/女,让大家如沐春风,见到都喜欢。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37℃的温暖/周嘉惠(马来西亚)

我梦见老张头年近九旬/张雷(中国)


我梦见老张头年近九旬,一个人住在单间病房里,身子瘫痪了,小脑也萎缩了,每天都要靠护工和护士来伺候喂饭、吃药、擦身等事情。平时子女都忙着工作,照看孩子,谁也没空天天来看老头儿,而且老头儿也认不清谁是谁。这样的一坨臭肉谁稀罕看呢。今儿赶上端午节,子女们发了良心,约好了都来看看老爷子——最重要的是跟大夫打听打听老爷子还能喘多久的气儿。毕竟每个月的养老金和死后的遗产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这不一大早,老头儿就激动起来了,嗓子里一个劲儿的“嗯”“嗯”,伴随着瘫在床上的上半身还直往上挺,既好像预见到什么特别的幸福会降临,又好像是憋着一口什么话要说。

不一会儿大女儿来了,心平气和,一进屋就双手合十,对护工连连叨念起“感恩”之类的话儿。大女儿信了佛了,最近刚刚皈依——当然是喝酒吃肉夫妻生活一样不落的“在家居士”。老头见了大女儿又“激动”起来了,大女儿连连说“这是受到佛性的启示了!阿弥陀佛!”连忙又拿出《金刚经》放到老头的床头。又跟护工说“记得每天都要念一段,老爷子身体就会越来越好!”殊不知护工本身根本没文化不识字。老头看到经书,嗓子里又是一阵“恩恩”,越来越激动。“你看这就是佛缘啊!咱们得商量下啥时候给老爷子办皈依仪式。要不然你看把老爷子给急的!这是最重要的大事儿!”

接着老二领着老婆过来了。老二全家做保健品推销,一进屋不及寒暄就拿出一大堆瓶瓶罐罐,有复合维生素片、大蒜油胶囊、补脑丸等等各种五迷三道的神药,然后对着老头儿开始口若悬河地忽悠这些药的“奇效”。老头瞪着眼睛听他忽悠,当告一段落,老头忽然又激动起来了。“你看咱爹就是领悟力强!不像你的那帮朋友那么愚钝,不知道啥是好东西。”这是在讥讽老大那些干听就是不掏钱买的“塑料姐妹花”们。

紧接着老三领着女儿进来了。一进屋,风尘仆仆的老三心不在焉的问了几句老头儿的身体情况,然后就迫不及待的把话儿“引”到自家女儿身上。“你说这也不知道咋回事,突然一下子就连着两次全班第一。”“唉,以后要是考进重点中学,那压力也更大啊。”“上次撺掇她联欢晚会报节目也就是开玩笑,结果她一下子连唱了三首歌,连晚会节目都是一等奖!来,快给姥爷唱一段!”孙女一边唱,老三一边“偷窥”老大老二的反应,结果老大老二心不在焉,倒是老头激动的已经不能自已,嗓子里的“恩恩”声越来越急促,身子往上窜得越来越厉害,甚至近乎痉挛。“阿弥陀佛!《心经》摆在枕边马上就有效果啊!”“你看刚给咱爹吃大蒜油这效果就起来了!”“悠着点悠着点,一会儿还让孙女继续唱呢!”

“妈!好臭!”孙女大喊。

一股子臭味突然升腾在病房里,伴随着老张头一下子松弛下来的状态。大家循着臭味找啊找,终于在老头屁股底下发现了一泡新鲜热乎的大便。这时护士进来了,看到这一场景,长舒一口气:

“终于出来了。老爷子连着两天没排便了,从今儿一大早就想排但又排不出来,一直在那儿使劲,现在排出来就好了。”

注:“老张头”不是“张老头”的笔误。“老”+姓氏+“头”是中国北方的称呼习惯。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上一日文章链接:一去不返/吴颖慈(新加坡)

孤独老死,谁知道?/陈保伶(马来西亚)


日本每一年平均有超过三万宗孤独死亡的案件。这些都是迈龄孤独居住的老人,往往死后几个月才被发现。据说夏天案件比冬天多,这是因为夏天尸体腐烂后发出的惡臭比较容易被邻居发现。随着孤独老死的人数增加,孤独死亡的清理行业也在增加,这不知是经济的好消息,还是社会的悲剧。

前阵子读了一篇短文,内容说如果人老时能避过以下的三件事,那就算老了也不必担心。第一、老伴不比你早走。第二、孩子不比你早走。第三、老了还有健康。读了这篇文章顿时想抓这作者痛骂,誰不知天下的母亲都是女人?!试问天下间有多少个幸运的人能皆拥有这三个条件?就算孩子不比你早走,你也要希望孩子是有良心和孝心的才好!

无可奈何,生老病死你我都逃不过。有人说老不可怕,老得无方向才可怕。我一直都在想,如果老来身边无依靠,这是一种选择吗?老来独居或许是命运,也或许是选择。但不管年轻或老,生活本来就要有方向。年轻时一定要为退休后做好计划,尤其是财务管理方面。好好培养自己的兴趣,人总不能只依靠别人而生存,就算老了也要好好经营自己的兴趣。日本很多孤独老死的案件,当清洁公司清理死者的住宅时,往往发现的只有一叠叠的赌賽馬的下注票劵, 这就是死者生前唯一的寄托。

之前听过一些单身朋友说,老了就结伴一起居住,打打麻将,闲来就喝几杯。一定要合伙聘请年轻护士姐姐来照顾自己,就算老死,眼睛也舒服啊!做好自己,如果命运注定要孤独老死,这也是生命尾声的无奈吧?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上一日文章主题:练习变老/杨晓红(台湾)

练习变老/杨晓红


若要老得有尊严必备三好,亦即:眼睛好、牙齿好和脚力好。本以为不是什么难事。

一天,眼睛出现了一个挥之不去的小飞蚊,害怕了。第二天,小飞蚊偶尔才出现,后来,小飞蚊变透明了,可是“它”还是存在。练习:降低用手机时间,用眼时要灯光明亮,暂时有稳住。还是不要惹恼它,勉得它招兵买马来攻打。

这一天来了,食量维持可体重反增,新陈代谢变慢,肥胖堆积问题挥之难去。练习:减糖减盐减淀粉,多吃蔬菜水果。运动暂时还只是做做家事,到户外遛遛小孩。强度是不够的,需要再多多练习。

平凡的这一天,就蹲下起立,这么平常简单的小动作,膝盖“咯啦”一声,换来好几天的隐隐作痛,是死不去,但是“它”就是一直跟着你。广东俗话说:“周身唔聚财”,健康就是财富,一鞠躬。练习:不做反差很大的动作,一切减速,尽量不提超重物品,量力而为。

好多天,牙齿算是正常运作,偶尔还是会有传来一些不是很痛,但“它”还是存在的过敏感觉。练习:更仔细的清洁牙齿,每半年定期检查。做菜时,菜肉切得小一点方便咀嚼,不要让牙齿们太操劳。

黑白围棋,白棋赢面大,用障眼法,争取空间。少時很渴望有一雙厚厚的雙眼皮,現在如願以償。少时很讨厌油油的一张大脸,现在油之不得。粗的细的天然纹身、大的小的斑斑点点。这些老朋友不请自来,送不走只好留下和平共处。人就是喜欢逆天,人老心不老就是要说出口。多个某日午睡,心不甘情不愿,心跳太快太吵叫醒了大家。冷静……冷静,不要自己吓自己。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上一日文章链接:老人现象/野子(马来西亚)

副业何时开始?/陈保伶(马来西亚)


有人说人生中不应该只做一个工作,应该在本行外培养个兴趣,花点心思和研究。这兴趣或许可变成个副业,副业若有了点成绩或许有机会成为正业。听起来有点道理,挺有意思。

我绝对认同人必须要有自己的兴趣,总不能朝九晚五上班下班,然后像丧尸一样的对着电视机或手机,闭眼睡觉醒来又重复同样的东西。阅读、种花、电子、烹饪、修理、运动、美容、养宠物等,总有一个是兴趣。我身边也有一些朋友喜欢烘焙,平时都会给同事下订单,卖点曲奇饼干来赚些零用钱,过年过节时赚更多。也有几位朋友喜欢健身,下班了都会到健身室去教课。虽然副业不比正业赚得多,但他们都很开心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总之副业没耽误正业的运作就行了。

至于副业是否能发展为正业,或许可以,但自己必须清楚副业的发展潜能,不能轻易把正业辞了直接把副业转当正业。在未做此决定时,应该先了解自己的经济状况,问问自己如果未来的六个月里都是零收入,自己还能生存吗?

以目前的经济情况而言,能有份正业应该算是件庆幸的事。许多人并不是在这个时候找副业,而是挣扎着找正业。也有一些人不幸的遭减薪,也不知道接下来如何去应付生活的财务负担。

在这恶劣的环境下,如果目前的工资满足不了你的生活需求,那你就可以考虑做一个副业了。至于该做什么副业,总之不是伤天害理,违背良心的事,能养活自己和家人的就行!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上一日文章链接:援交/何奚(马来西亚)

援交/何奚(马来西亚)


在赌场附近,发现一个落单的女郎,我走上前去搭讪。

“小姐,一个人吗?”

“是啊!”

“要找个朋友陪吗?”

“好啊!五百令吉!”

“哈哈哈!你真幽默!五十怎么样?”

“五十?滚开!你当我这么廉价?”

“不敢!不敢!小姐,你误会了。我不是来买的,我是来卖的。”

“你?滚!”

我继续寻找猎物……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前一日文章链接:副业的难处/周嘉惠(马来西亚)

求生/杨晓红(台湾)


大学时期,每次缴完学费之后,钱就会少了一大块,心里随着特别紧张。这时候,就要找工读机会,未雨绸缪以筹备下一次的学费和生活费。

平时就要和学长姐保持良好关系,这样就可以得到一些校内的工读机会。校内工读机会僧多粥少,大部分都被学长姐占据了。只剩下一些零碎的工读时段,或吃重无聊的工作,才有机会排班。

冷门没人想值班的时间,有一大早8点去整理图书馆的藏书,或晚上8点打烊前一小时,整理厚重的论文合订本藏书。从宿舍到图书馆往返约半小时多的山坡路,去赚那一小时工钱。现在回想起来的确不符合成本效益,但当时确实很需要这些工作机会。

尤其是晚上图书馆关门前的那一个小时,很少人愿意值班。通常这时段,图书馆中英学术论文馆藏部没什么人,很安静,但藏书被研究生翻查论文时弄得有点混乱。所以需要工读生一本一本去排好上架,其实不难,只是那些合订本非常的重,有耗体力且孤单。

图书馆夜间部的主任,他的办公位置在大门口旁,我值班时都要跟他签到和打招呼,他很少和我讲话。他也不是请我的老板。请我的老板是白天上班的另一位馆藏部主任,我和老板几乎很少见面。

一个学期工作下来的有一天,夜间部的主任突然跟我讲起话来了。他说:你都很准时来签到呀!他抱怨说有些工读生常常迟到,有些还不来上班也不通知。原来呀是我的老板请夜间部主任盯我们这些夜间工读生,看看我们会不会主动准时来上班。

大学时期,做了很多工作,甚至有一个三个月的暑假疯狂打工,赚了十万台币,让该学年的生活费吃下定心丸。常常反问自己到底是来求学还是工作?本末倒置了?

结果是的,为了工作和生活,几乎不参加同学的课后要花费的任何活动,久而久之和同学们的互动也变得非常的陌生。就这样草草结束了四年大学生活,现在回想起大学生活的印象,就是挣钱和普通的大学成绩……。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做人如果冇梦想/练鱼(马来西亚)


“做人如果冇梦想,同条咸鱼有乜嘢分别呀!?”阿星把手一摊,瞪大双眼问大师兄。那年我看《少林足球》,印象最深刻的,不是阿星的大力金刚腿,而是上面这句话。

年少时,基本上不知道什么是梦想,只知道志愿。因为小学老师给的作文题目中,往往都有那么一题叫〈我的志愿〉,从来没有一个老师问过我们,你的梦想是什么?

当时写〈我的志愿〉,是想当总统,老师把作文批回来,给了个不愠不火的及格,然后告诉我说马来西亚没有总统,只有总理。接下来那年,〈我的志愿〉换成一位发明家,像爱迪生一样,发明电灯!老妈告诉我,电灯已经有了,你不能发明已经有的东西,去想别的;想来想去没答案,最后选择放弃,回去当总统。

长大一点,觉得警察比较威风,可以捉坏人,可以儆惡懲奸,便想当警察去;后来,看到老表穿着白袍,威风凛凛的,大姨大舅们都听他的,觉得当个医生也不错;后来的后来,发现当老师最好,可以处罚学生,工作稳定,假期又多,更不必像警察叔叔、医生老表般日夜颠倒的加班轮班,便下定决心要当个好老师。

幸好事与愿违。

看《中国好声音》时,导师汪峰老会问学员,“你的梦想是什么?”学员中,有人的梦想是坐着大篷车到全国各地去演出、有人的梦想是当全中国number one的说唱歌手、有人只是纯粹来此唱唱歌,试试如此高级的麦克风和戴戴耳返。也有人被问到梦想时,呃了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还得麻烦导师来圆场。那也对,因为下一餐能不能温饱还不确定,没法想得那么远,满足基本需求那才叫做实际呢。

《少林足球》里的阿星,其梦想就是想让少林功夫发扬光大。电影开始,阿星四处找人自荐教拳,promote师传的少林功夫,却往往事倍功半。“黄金右脚”慧眼识英雄,认为阿星的“大力金刚腿”有无限潜力,遂说服阿星踢足球,保证会扬名立万,让少林武功威震四海。阿星于是找齐其他师兄弟组成足球队,四处征战,最后踢出个春天。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有梦想是好的,但有梦想和能不能实现梦想是两码子的事。别太好高骛远,脚踏实地,努力冲刺,让汗和泪水、时间和能力去证明你的价值。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