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业何时开始?/陈保伶(马来西亚)


有人说人生中不应该只做一个工作,应该在本行外培养个兴趣,花点心思和研究。这兴趣或许可变成个副业,副业若有了点成绩或许有机会成为正业。听起来有点道理,挺有意思。

我绝对认同人必须要有自己的兴趣,总不能朝九晚五上班下班,然后像丧尸一样的对着电视机或手机,闭眼睡觉醒来又重复同样的东西。阅读、种花、电子、烹饪、修理、运动、美容、养宠物等,总有一个是兴趣。我身边也有一些朋友喜欢烘焙,平时都会给同事下订单,卖点曲奇饼干来赚些零用钱,过年过节时赚更多。也有几位朋友喜欢健身,下班了都会到健身室去教课。虽然副业不比正业赚得多,但他们都很开心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总之副业没耽误正业的运作就行了。

至于副业是否能发展为正业,或许可以,但自己必须清楚副业的发展潜能,不能轻易把正业辞了直接把副业转当正业。在未做此决定时,应该先了解自己的经济状况,问问自己如果未来的六个月里都是零收入,自己还能生存吗?

以目前的经济情况而言,能有份正业应该算是件庆幸的事。许多人并不是在这个时候找副业,而是挣扎着找正业。也有一些人不幸的遭减薪,也不知道接下来如何去应付生活的财务负担。

在这恶劣的环境下,如果目前的工资满足不了你的生活需求,那你就可以考虑做一个副业了。至于该做什么副业,总之不是伤天害理,违背良心的事,能养活自己和家人的就行!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上一日文章链接:援交/何奚(马来西亚)

援交/何奚(马来西亚)


在赌场附近,发现一个落单的女郎,我走上前去搭讪。

“小姐,一个人吗?”

“是啊!”

“要找个朋友陪吗?”

“好啊!五百令吉!”

“哈哈哈!你真幽默!五十怎么样?”

“五十?滚开!你当我这么廉价?”

“不敢!不敢!小姐,你误会了。我不是来买的,我是来卖的。”

“你?滚!”

我继续寻找猎物……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前一日文章链接:副业的难处/周嘉惠(马来西亚)

求生/杨晓红(台湾)


大学时期,每次缴完学费之后,钱就会少了一大块,心里随着特别紧张。这时候,就要找工读机会,未雨绸缪以筹备下一次的学费和生活费。

平时就要和学长姐保持良好关系,这样就可以得到一些校内的工读机会。校内工读机会僧多粥少,大部分都被学长姐占据了。只剩下一些零碎的工读时段,或吃重无聊的工作,才有机会排班。

冷门没人想值班的时间,有一大早8点去整理图书馆的藏书,或晚上8点打烊前一小时,整理厚重的论文合订本藏书。从宿舍到图书馆往返约半小时多的山坡路,去赚那一小时工钱。现在回想起来的确不符合成本效益,但当时确实很需要这些工作机会。

尤其是晚上图书馆关门前的那一个小时,很少人愿意值班。通常这时段,图书馆中英学术论文馆藏部没什么人,很安静,但藏书被研究生翻查论文时弄得有点混乱。所以需要工读生一本一本去排好上架,其实不难,只是那些合订本非常的重,有耗体力且孤单。

图书馆夜间部的主任,他的办公位置在大门口旁,我值班时都要跟他签到和打招呼,他很少和我讲话。他也不是请我的老板。请我的老板是白天上班的另一位馆藏部主任,我和老板几乎很少见面。

一个学期工作下来的有一天,夜间部的主任突然跟我讲起话来了。他说:你都很准时来签到呀!他抱怨说有些工读生常常迟到,有些还不来上班也不通知。原来呀是我的老板请夜间部主任盯我们这些夜间工读生,看看我们会不会主动准时来上班。

大学时期,做了很多工作,甚至有一个三个月的暑假疯狂打工,赚了十万台币,让该学年的生活费吃下定心丸。常常反问自己到底是来求学还是工作?本末倒置了?

结果是的,为了工作和生活,几乎不参加同学的课后要花费的任何活动,久而久之和同学们的互动也变得非常的陌生。就这样草草结束了四年大学生活,现在回想起大学生活的印象,就是挣钱和普通的大学成绩……。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做人如果冇梦想/练鱼(马来西亚)


“做人如果冇梦想,同条咸鱼有乜嘢分别呀!?”阿星把手一摊,瞪大双眼问大师兄。那年我看《少林足球》,印象最深刻的,不是阿星的大力金刚腿,而是上面这句话。

年少时,基本上不知道什么是梦想,只知道志愿。因为小学老师给的作文题目中,往往都有那么一题叫〈我的志愿〉,从来没有一个老师问过我们,你的梦想是什么?

当时写〈我的志愿〉,是想当总统,老师把作文批回来,给了个不愠不火的及格,然后告诉我说马来西亚没有总统,只有总理。接下来那年,〈我的志愿〉换成一位发明家,像爱迪生一样,发明电灯!老妈告诉我,电灯已经有了,你不能发明已经有的东西,去想别的;想来想去没答案,最后选择放弃,回去当总统。

长大一点,觉得警察比较威风,可以捉坏人,可以儆惡懲奸,便想当警察去;后来,看到老表穿着白袍,威风凛凛的,大姨大舅们都听他的,觉得当个医生也不错;后来的后来,发现当老师最好,可以处罚学生,工作稳定,假期又多,更不必像警察叔叔、医生老表般日夜颠倒的加班轮班,便下定决心要当个好老师。

幸好事与愿违。

看《中国好声音》时,导师汪峰老会问学员,“你的梦想是什么?”学员中,有人的梦想是坐着大篷车到全国各地去演出、有人的梦想是当全中国number one的说唱歌手、有人只是纯粹来此唱唱歌,试试如此高级的麦克风和戴戴耳返。也有人被问到梦想时,呃了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还得麻烦导师来圆场。那也对,因为下一餐能不能温饱还不确定,没法想得那么远,满足基本需求那才叫做实际呢。

《少林足球》里的阿星,其梦想就是想让少林功夫发扬光大。电影开始,阿星四处找人自荐教拳,promote师传的少林功夫,却往往事倍功半。“黄金右脚”慧眼识英雄,认为阿星的“大力金刚腿”有无限潜力,遂说服阿星踢足球,保证会扬名立万,让少林武功威震四海。阿星于是找齐其他师兄弟组成足球队,四处征战,最后踢出个春天。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有梦想是好的,但有梦想和能不能实现梦想是两码子的事。别太好高骛远,脚踏实地,努力冲刺,让汗和泪水、时间和能力去证明你的价值。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同舟共济/廖天才(马来西亚)


新冠病毒忽然来到地球,让世界来个措手不及,应对不暇。

我的伊朗朋友从墨尔本打电话来,问:“你知道战争是怎么的一个状况吗?”

在马来西亚活了将近一甲子,除了小时候感觉到的513紧张气氛,其余岁月风平浪静,好吃好住,难以设想一个国家处于战争时候会怎生一个状况。

“蛮像现在这种状况:封国,行动受限。现在还好,至少你晚上还有灯光照明。”他在听筒如此回答。

伊朗从古至今,战乱连绵。在近代历史,两伊战争就打了8年,平民百姓无辜被牺牲不说,那八年是如何过是一个问号,但是他们捱了过来。

病毒来袭,普通老百姓的我们只要听话,待在家不出门,做好防御措施,把被感染的风险降至最低,保命的机会还是蛮高的。这疫情在未来的发展,是否会由小灾难延伸成为大灾难虽然还是一个未知数,但眼前的状况,还不至于需要太过担忧或杞人忧天。

话虽如此,二月中我在沙巴仙本那背包客旅馆下榻,就碰到一位年轻人,他说被迫拿无薪假期,只好飞回砂拉越家乡吃老米。失业潮早在二月初上演。

沙巴早在今年一月尾关闭由中国武汉直接来的航机,不久也全面关闭所有由中国飞来的航班。 仙本那的酒店、餐饮业、旅游社顿时不见了80%的生意量。少了如此巨大的生意量,精明务实的老板,纷纷解除貌似“无所事事”的员工。可能有一半的员工就这样无端端失业了。

惨的是,有许多无国籍的巴瑶族小孩,挽着一个小篮子冲向旅客,期望能将手中的海鲜成功兜售,换回一点现金给父母亲购买生活用品。旅客那么少,兜售的孩子那么多,成功率可想而知。

马来西亚实行行动限制令之后,这些世代居住在海上的无国籍族群,不能将捉到的海产拿上岸卖,就无法有现金购买到生活必需品,他们的生活状况将会如何,实在是一个大问号。

在我们的城市,也有一群人因种种原因,被迫或自愿的逃离自己的祖国,选择成为难民而落足马来西亚。他们平时就靠打杂或凭自己拥有的特定技术找到一份临时的工作过活。如今的限制令,马上令他们失去工作,顿时失去入息。在完全没办法获得政府的援助之下,唯一能让他们存活下来的,就是马来西亚平民百姓或非政府组织的援助。

疫情不会在短时间内消失,现在陷入水深火热状况的人不会短时间内脱离苦海,未来岁月应该会有更多人被推向艰难的局面。

不管你是国民还是非国民,一个国家里的每一个个体都应该被视为共同体。任何人有困难,共同体的每一位有能力的成员都要出手相助。国家里的任何公民有难,我们都应该出手相助,即便是非公民,在这艰难时刻,在人道到也应该得到有能力的公民的帮助。

现在及未来的日子,人人都要发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互助精神来共度时艰,否则大家的未来就太不乐观了。

理想的国家,就是大难来临时,大家同舟共济。

这样的梦想,在现在的时刻,已经不能再被视为奢侈。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妄想的梦想/陈保伶(马来西亚)


行动管制至今已将近一个月了。第一个星期很多人还不知道什么为行动管制,或者还轻视冠病的存在。自以为健康一族仍然不顾管制到公园跑步,习惯一家大小出街的仍驾车到处购物,当然还有一群人当做假期回乡度假。政府知其不妙就加以严厉管制,这次出动了军队和再次调制细节,从商业营业时间至严厉管制路上的车流量,这次人民终于感觉到情况是真的严重了。

冠病数量没下降而每天都保持着过百新确诊的数量,可是某些部长已迫不急待想巩固自己的地位,什么喝温水,什么带领队员出街消毒,再什么扮多啦A梦等的笑话陆续登场。这时快被宅疯在家的市民在网络开始不可收拾的舌战,你一句,我一句……也渐渐忘了到底要骂啥?媒体当然喜逐颜开,终于可以提高读者人数,再加把劲炒些新闻吧!网民看了新闻标题而还没点击阅读全文就发表自己的意见,总之就是先按按键盘发论再想其次吧!这些戏剧性行为当然无助降低冠病的数据。

接着仍然还有一部分人群照样聚会、遛狗、逛街等。政府终于动用“谈钱伤感情”这招了,凡触犯行动管制条例的一律罚1千元,没得商量。当政府忙着控制瘟疫时,当然也有一群人民已直接被行动管制结结实实地打击了他们的生活,他们就是领日薪或低收入的一群。当他们在苦恼着三餐,有一些非政府组织挺身而出带动群众去救济这一群人士时却遭到网民的恶评。这些恶评当然是指这些非政府组织不跟从行动管制令或没把卫生措施做好。就这样网络舌战没完没了,何为? 人家还是没饭吃啊!

这时动物园提出求救资金来保住动物的食糧,奇怪的是又有酸民说自己都没饭吃了,还保动物? 除了会埋怨却不给实际的提议,那和放屁有什么分别?除了臭就没其他意义了!接着某个部长想弥补过失就发言关于家暴问题,无奈自己有前科,媒体当然接着炒作。果然她又一度成名,引来了许多不满和恶骂,这也证明了我国有很多不读内容只读标题的一族,盲目相信媒体的炒作。这次,她是无辜的,但相信她无辜的人极少。

当前一堆问题还未解决,又一个高人出来说剪发有助健康之说……好累啊!这位仁兄,你可以迟点才出场吗?

其实如果每个曾出国或与患病者接触过的人能坦然告知医院或能纪律地自我隔离,病情应该不会严重恶化。要是疫情和政治不要扯上关系,人民应该会更注重卫生和自我责任。假如人民长点智慧,理性面对所谓炒作的新闻就不会有那么多无谓的骂战,和帮不到控制疫情的行为。

好了,写了一大堆牢骚,好像也得罪一些人。在此本人只是想说原来世界和平这梦想看起来好像一个妄想的梦想。但最重要的是4月28号之后到底是个妄想的日子,还是一个你我都不敢想象的日子?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实现梦想/宫天闹(马来西亚)


说到梦想,我们会想到什么呢?我觉得,梦想就是现在我们还没得到的东西,却又很想得到,比如说一台豪车,一间豪宅,做老板,变漂亮等等。大家都说有梦最美。梦想,梦想,我觉得如果只有梦跟想,没有实际的行动计划,一切都是空谈,有时间没行动不如多睡觉,说不定还可以梦到你想要的东西。

人,必须要有梦想,这个我同意,要不然就如周星驰说的,人没有梦想跟咸鱼没什么两样。我认为,有了梦想之后,应该要有目标与目标设定。最近我有个朋友说他的梦想是想变瘦,那我问他的目标是瘦多少,他说20公斤。好了,有了目标,现在就要做目标设定了,目标设定就要遵守SMART原则。所谓的SMART,就是S-SPECIFIC(具体的),M-MEASURABLE (可衡量的),A-ACHIEVABLE(可实现的),R-RELEVANT (相关的)和T-TIMELY (有时限的)。以减肥为例,S是具体的目标,说明做什么及怎么做,例如每天下午茶时段我的这位朋友都吃零食,现在目标就是以两份水果代替零食。M是可衡量或测量的数字,例如每天的体重或每天吃了多少水果,並以饮食日记作记录。A是可实现的,瘦20公斤不可能是一两天的事,所以目标不能说要一天瘦20 公斤,这是不可能会实现的,可以改成例如半年瘦20公斤,这样比较合理。R是一定要跟减肥相关的,总不能说每天看两本书是目标,看书跟减肥根本是两码事。最后,T是有时限的,而且时限越精细越好,比如,要在2020年9月30号瘦20公斤,这样就很好。

拿破仑·希尔有一句名言:“凡人心所能想象并且相信,终究能够实现。”有了梦想,并且相信,一定要加上执行力,梦想实现的那一天就不远矣。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