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语/林明辉(瑞典)

这个月的主题好深奥,当我用字面上去想象时觉得好搞笑。要不是牛顿大爷说的这话,换其他人说早给人骂了:你个兔崽子发什么神经病站什么巨人肩上……。

再换一个角度,那可以不可以理解为照着前辈做——抄!这个东西我们最拿手。这里“我们”指中国人。君不见米国的面子书、Whatsapp、Amazon等等都被两个马老板和其他牛人玩得出神入化吗?

应该说一个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连电话都不普遍的国家,现在却连老美对他们也带着莫名其妙的敬畏,因为他们发展,或许你可以说他们抄得太快了,很多项目或领域现在他们是带头跑的。

再换一个地方,角度回到我的祖国马来西亚……我就只能一边哭泣撒泪一边扯心揪肺的说:你们连抄都不会选一个好的东西来抄,就找到水扁哥的把戏来抄。

你们就只会在那儿玩三、四十年前的游戏。是人都知道你们的坏算盘,佩服你们还真的越玩就越爽的样子,讲的鬼东西连自己也相信了。某派或某团一直在说当权的对抗疫情失败,做的不好……难道换你们上去就可以把疫情灭了吗?(编按:消灭不敢说,但想要做得更失败,那可绝对说得上是‘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超难以想象的。)

大哥,要抄就找一个真正有意义、有建设的国家去抄吧!

  •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 主题:巨人肩膀上
  • 上一篇文章链接: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周丽雯(澳洲)

你的良心去了哪儿?/陈保伶(马来西亚)

自从今年4月起的行动管制令开始,我国新冠确诊病例只有天天创新高却没有下降的痕迹。政府一方面说一切都在控制中,另一方面又说有充足的疫苗,可是人民在4月到6月期间怨声四起,疫苗预约千金难求!什么前门关,后门开的政策令人百思不解,每天街上和上班的人流量并没有明显的减少。尤其是在雪州和吉隆坡,放工时间车水马龙一样是家常便饭。

直至今天,确诊病例单日已逼近2万,比起还未封城时多出几乎6倍。人民陪上了性命、时间和金钱,这个笑话不是老百姓开得起的。每一次宣布管制令的程序都不清不楚,好像第一次处理冠病,每隔两三天又有新程序。如果奥运有U-turn项目比赛,冠军非你莫属。

医疗系统已崩溃,医护前线人员已经疲惫不堪,医护人员开始叫罢工,待遇条件还未善妥。确诊病人无房接纳、病人睡在地上、一个氧气瓶6个病人使用、尸体隔天处理,你可以不闻不问,厉害!

冠病评估中心每天早上5点半就开始排队,上千人挤在一个小小的中心排队,肚子饿也不能离开。已经是确诊发着烧,还要经历这地狱般的过程,快的话半天可以回家,慢的话等10个小时也不出奇。新确诊病人和康复病人全挤在这个中心,简直是草菅人命!到底是谁建议用这个80年代的系统?

而你却风流快活,土耳其风景漂亮吗?榴莲好吃吗?叫你stay home,你却home stay!嗯,最近还跳舞开派对吗?不过你也给了我们不少娱乐,你的笑话让我感到起码我还有一点点的智慧。从温水、500个国家到催情的苍蝇,我的确长知识了。我还从你身上学到如何偷懒耍赖不做工,直接告诉上司自己严重肚泻就行了!

我真的五体投地你脸皮的厚度,我恐怕一生也学不到一成。到底是那个厚脸皮阻挡了你脑子的功能,还是你天生就是一个自私鬼?他莱斯顿说得对:“自私是人类万恶之源”!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学海无涯/杨晓红(台湾)

命里无时莫强求/刘明星(马来西亚)

在出现了雅虎的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开始了在小框框里考虑关键词输入问题了。当年在吉隆坡英国文化协会图书馆和计算机下棋时虽说深蓝,战胜卡斯帕罗夫的机器,还未出世,这算赢灵感的方程式已经是猜想中哪年发生的事情。

本来作为军事用的联网技术历史不知在普罗大众的眼皮底下有几成的显露,但半导体记忆与算法的与时俱进,与互联网搭上后,这文本搜索的游戏就日渐进入我的日常了。如今坐困方圆十公里,4G的行动网络服务没太在用,但家里宽带网络与电视的结合也早是平常。

歌词“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是许氏的杰弟弟《浪子心声》出现的,那时港曲还在从小调过渡到流行音乐的阶段,他的《双星情歌》、《铁塔凌云》等也是街知巷闻,叫人朗朗上口的旋律。

问题来了,这两句命里的词,是许的创作吗?带着这样的问题,在小框框键入一句。先是出现《增广贤文》,前面还有“竹篱茅舍风光好,道院僧堂终不如”的句子。这竹篱茅舍,道院僧堂的,甚是高雅。

且慢,也有说是出自《金瓶梅》十四回的。那里的前面两句是“富贵自是福来投,利名还有利名忧”。这浮云白日,似乎更加贴合凡夫俗子的审美。究竟是《增广》引用了《金》还是相反呢?

或许,靠调查哪本先出版刊印也未必能够证实,更加不能说《增》和《金》是同一作者所为。这其中的版本问题,几百年既然没签名认证,存疑也无可奈何。但两句话既然一模一样,那么说出自同一个人应该没毛病。

不难想象,也有人把这两句话前面加个“佛说”的,这是哪门哪派的菩萨就不好说了。反正这话里的宿命论清清楚楚,佛耶道耶,也不损它与耳里的共鸣。

它算不算格言呢?格格不入的格和风格不同的格哪个格子更贴近而不圆孔方锥?大概作者无名也不损一句俗语有智慧闪光的。

命,令也。也别老是只困在用命运多舛来套牢,也能从令名来个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来画符。勅!这天刑不能解,也就是天命。

至于说,我命由我不由天,那也是强求不来的。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只祈求上帝能让我与祂同在/徐嘉亮(马来西亚)

祸从口出——多听,少说/飞天猪(马来西亚)

人有一张嘴,两只耳朵,原因是听的要比说的多一倍。好多年前做保险销售员的时候,那时候那间公司的口号就是“我们在听”。那时候只知道,应该要听顾客说话,了解他们,才知道应该推荐什么产品给他们,而没有想过,为什么“听”应该要比“说”多。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年轻人们开始说,“我就值这么直肠直肚的!”言下之意,颇有为自己的“不假装”,“真诚”感到自豪的意思。我曾经也以为这是对的。后来想一想,才知道这根本是无礼。那时候还不知道,直肠直肚不只伤害别人,还会伤害自己。

前几年,终于知道自己说话鲁莽。那时候就告诉自己,要多听,少说话。但是知易行难啊!一直到最近,碰上特多的是非,工作上的、家庭里的都有。仔细想想,其实也真的是因为自己的一张嘴累事。别人随口问问,自己就答上一大堆,仿佛说的越多,就越能说服对方自己是对的……殊不知,话越多,就越多“错误”被别人握在手里。或许有时候对方可能是无心的,但是他无心“传达”的一句话,听在另一个人耳里,意义就不一样了。无心的倒也罢了,我感到特别心寒的是,为什么问你问题的那个人,在问的那一刻,显得那么的热心,甚至关怀备至,可是转个身,他却用你的答话来对付你。

老师们说,没有城府的人,怎么成得了大事?我可没有要成大事的心志,只是终于学习到,话说出去,固然收不回来,而且再被有心人利用的话,那时候就是自己的一张嘴害了自己。当然,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但是管好自己的一张嘴,不多说话,说话保持中立,应该就可以替自己省掉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或许可以参考白培霖老师所说的,当别人提问问题的时候,不急着回答,先想一想,然后再慢慢反应吧。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一句格言

上一篇文章链接:留痕/周嘉惠(马来西亚)

请做回一个正常人吧!/陈保伶(马来西亚)

每一次在网上阅读新闻,我都会滑一滑去读网民的留言。说真的,网民留言的精彩度往往超越新闻内容。随着时代的改变,媒体标题大多数都有意无意误导读者,借着现代人的心态来增加流量。很多网民只读标题不读内容就迫不及待地留言发表自己最智慧的分析,是为了刷存在感吗?

早前有两个小贩疑遇黑警被逼倒掉一天的炖汤,还要现场付500块钱来解决案件。新闻一出,网民立刻包青天上身责骂大马皇家警方的黑暗,种族话题也搬出来炒个饱。一星期后媒体又报道案件的小贩承认因怕被责怪睡迟开档所以报假案,这时网民的留言就是不停的诅咒和冷笑小贩的行为和一口判断即将面临的下场。有者更详细叙述案件过程,然后就福尔摩斯上身似的一一解析来巩固自己的立场。媒体暗自按嘴角偷笑,你们多点留言、多点互相残杀,我就是要流量!

最近大马网红事件从自杀到忏悔,又由忏悔到欺诈,然后又一堆网红纷纷发出短片来澄清,这边未灭那边又响,又一堆老嫩皆有的网红来发言蹭热度。几个乳臭未干的臭屁孩吵架,最后终于搞上法庭,而网民的留言和争议从第一天起始终从未停过。我一直不明白,这个原本没有什么新闻价值的报导竟然可以引来上万的留意和评论,一个短短视频可以有过百万的收视率。这证明了社会越来越肤浅还是媒体越来越聪明?与其说网红够烂和无聊,倒不如说网民素质低吧?

如果你是那其中一个不经大脑就抢先留言的那位,我只能说请多读一些能让你长智慧的新闻和书籍吧!如果你身边有素质差的网民朋友,那就鼓起勇气直接劝他学习成长和多阅读吧!如果没有这勇气,那就立刻远离这些朋友以免近墨者黑而变笨!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章链接:可能这就是解药/李黎(中国)

14天,真的那么难吗?/陈保伶(马来西亚)

我国疫情至从今年起一直都没有好转。政府一边说一切都在控制中,但另一边确诊数目明显没下降。前线医护人员一直只能弱弱的无奈呼吁人民遵守SOP,不要群聚,无事就呆在家里。人民视而不理,依然群聚,好友聚一聚有什么问题?我又不是膜拜,只是4、5个好友相聚。友人生日,我一定到!友人结婚,做为兄弟的我一定撑到底!SOP变化无常,U转次数多过吃饭,天天惊喜连连。直到开斋节之后,确诊数目突然飙升单日破九千,人民这时怨声四起,大喊要政府彻底封城,宁弃月薪也要保命。

终于首相宣布6月1号起全国封城14天,鼓励人民尽量少出街,呼吁雇主让员工居家工作,限定只有必需品行业能正常运作,但只允许60%员工上班。不过其余细节并未在当天宣布,人民仍抱着一丝希望这次能够彻底封城,短暂压抑确诊数目飙升。

结果封城的第一天,看见一群晨运族站在公园外抗议公园封锁了。接着又有一群经营饮食业者要求提早营业时间,再接下来更刺激了,全国大大小小的雇主、企业、工厂,甚至小贩都涌入贸消部申请营业执照。结果搞到官方什么网站、热线都瘫痪了。或许是山寨版,承受不了热烈的反应,更或许真的太多业者涌入进来登记,深怕自己承受不了14天的损失。

结果至今,后门开了,终于有12万家公司获取营业证,超过一百五十万员工可以依然上班。雇主掩着嘴角偷笑,员工为了保住饭碗硬着头皮上班。至于小贩只要有经营执照,街边摆档不是问题。

我不明白这是什么心态。喊怕的也是你们,叫封城的也是你们,现在希望马照跑,舞照跳的也是你们?政府的能力能去到多远,我们心知肚明。一旦疫苗一天未完全施打,我们都知道什么封城都是短暂的政策。但在乱七八糟的情况里,试问自己是否真正对这社会、这国家付出了什么?自己尽了责任吗?自己知道吧!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章链接:瑞典孩子的教育/林明辉(瑞典)

她怎么仍留在这里?/刘姥姥的孙女儿(中国)

1961年,苏姑娘有幸考上了刚改为五年制的大学中文系专业。这个专业的师资力量是全国有名的,可实际上学生聆听名师面授的时间很少、很少,因为从63年下半年开始,这个年级在农村搞了两期社会主义教育运动。64年11月才回校上课。1965年9月,学校接受了200名越南留学生。因为缺少汉语老师,根据教育部的文件精神,可以在本校中文专业提前毕业几个学生。那时学生刚从农村搞社教回来不久,中文系的老师正在开座谈会要学生谈谈社教运动的体会,苏姑娘也参加了。她是个不爱讲话的学生,常有同学说她是个思想不开朗的人。所以在座谈会上苏姑娘没有主动发言。后来是老师点了她的名,才发了言。

半个月以后,系办公室通知苏姑娘,说她被提前毕业了,让她去学校组织部人事处报到。

为什么是她被提前毕业?这个问题,苏姑娘当时一点都没想。她只是照着通知上的要求去留学生办公室报到,又根据留办主任的分配,到班主任老师那里报到。班主任老师叫她听课,她就听课,要她准备试讲,她就准备试讲。但是试讲以后,又没让她上课。过了一个多月,中文系又让她回系到语言教研室报到。语言教研室分为古汉语和现代汉语两个大组,她被分在现代汉语组。不久,苏姑娘被定为助教,成为69级学生的现代汉语辅导老师。

直到文革后期苏姑娘才知道,她被提前毕业,完全是因为她的普通话发音矮中见长了一些,她是以留学生教学需要毕业的,所以应该去留办待一段时间,但是她不能做留学生的老师,因为她不是工农子弟,不能涉外。所以又回到中文系,当汉语老师。当时中文系的汉语老师都被抽到留办做外国人的汉语老师去了。苏姑娘喜欢当老师,但不喜欢当语言老师,因她喜欢文学。但对于一个出身资产阶级家庭的子女,能在大学做一个老师,已经是天上掉馅饼了。亲戚朋友都说她是个幸运人,苏姑娘也接受了系主任的安排,只是希望日后能平平安安地把老师当下去。没想到一年以后,一切乱了套。

第二年六月,全校停课闹革命。8月,越南留学生回国。留办的老师都回到了原来的单位。学校里的大字报铺天盖地,只要是学校的公共场所,尤其是食堂、大会堂,里一层,外一层地都糊上了大字报,看不到窗户。有的空间还来回拉起了四五条绳索,上面粘满了各系科写的大字报。只要写到校领导、中文系领导,甚至年级支部书记,苏姑娘就榜上有名,说她是资产阶级出身的女儿,是修正主义黑苗子,是只专不红的典型。苏姑娘默默无言地看着这些大字报,无言以答也无法回答,因为她自己也不明白,她是怎么会被提前毕业的。

造反派造反到学校组织部要求立即取消苏姑娘的教师资格,让她回到学生队伍,回到原来的班级。否则一切后果,由学校和她本人负责。于是苏姑娘又接到组织部人事处的书面通知,上写曰:因为我们的不慎,把家庭出身不好、表现不好的苏岚同学提前毕业留校当老师。现决定苏岚老师,马上到人事处办理离职手续,回到学生队伍参加文化大革命。

通知上讲家庭出身不好是事实。“表现不好”却让苏岚疑惑,是当初提前毕业时表现不好,还是她参加工作一年里表现不好?这个问题要去搞搞清楚。于是苏岚首先整理好教工宿舍床铺上的铺盖和日常要穿的衣服,先搬到了原来搬出的女学生宿舍里,她心想:“我不能让造反同学动手把我的东西扔出教师宿舍。连学校领导都低头了,我又算什么?”接着第二天,苏岚写了一份要求搞清楚“表现不好”情况的申请书,下午四点去学校组织部提交。谁知道办公室的门已经关了。苏岚只好从门缝里把申请书塞了进去。因为翌日清晨,苏岚要出发去四明山步行串联了。

苏岚跟另一个大学四五个同学,从杭州一直走到舟山,在舟山,她们还想去普陀看看,但是码头上的船工说,因为天气不好,不能开船。第二天,天气晴朗,苏岚和她的同学又去了码头,码头上没有别的人,但船还是不开。这时苏岚注意到墙上有条标语是“不是造反派,不能上船!”她很纳闷:全国那么多大学的学生。谁又知道谁是造反派?但,她很快明白过来,原来是这样!你只要有造反精神,你就有造反行动,你就是造反派,你就能成功上船去普陀。

苏岚跟她的同学说:“我们去跟他们说说。”船工们在四五个学生软磨硬泡的要求下,终于同意开只小快艇,送他们去普陀岛。

其实,普陀岛上冷冷清清,如入无人之境,连个人影都没见着。寺庙都紧闭着山门,不知道门内有没有和尚尼姑,因为敲门没人理会。

山道两边的岩石上,经过敲打后留下模糊一片的佛经痕迹,告诉人们,这里曾经有人来过。因为有那些人来过,所以庙门都不开了。走在空无一人的海边沙滩上,苏岚的脑袋空灵灵的,觉得从来没有这样轻松过。原来她脑袋里老是想着那份申请书,想着回到学校会有什么结果?其实,什么都不用多想,该是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过那份申请书,苏岚认为自己应该写,因为它不符合客观实际。她看着卷到脚边又退了回去,退回去了又卷到脚边的海潮,望着起落不定的海浪,茫茫无边的大海,心想谁又知道海那边是什么吗?苏岚决心今后不再去想自己把握不住的事情,该怎么就怎么。苏岚觉得这次步行串联虽然磨痛了脚底,但是想通了大脑,值!

结束串联,回到学校已是1967年,61级的学生要毕业分配了。苏岚要重新参加分配,重做毕业鉴定。那天班文革小组通知苏岚到男同学宿舍的会议室开会。参加会议的同学大约有十来位。待文革小组长开口说话,苏岚才知道这是个给她做毕业鉴定的会议。苏岚在提前毕业时做过一个毕业鉴定。但那段生活已经被否定了,现在一切得重新来过。这个毕业鉴定会仿佛事先有所准备,一个个同学的发言都有各自的主题。有的同学说苏岚跟资产阶级家庭划不清界限,是资产阶级的孝子贤孙;有的同学说苏岚只专不红,不关心班级集体,不关心同学;有的同学竟然无中生有说因为班里有了苏岚,所以弄得男同学们都心神不定,情绪混乱;更有甚者说苏岚看不起工农家庭出身的同学,在日记里骂工农子弟的同学。苏岚听到这里实在忍不住了。她向邻座同学借了一枝笔,在手掌里一条一条地记下了有些同学的不实之词。鉴定会结束时,文革小组长说:今天给苏岚做的毕业鉴定到此结束。散会!同学们站起身,转身走向大教室门口。突然苏岚开了口:“请大家等等。鉴定会同学们提了很多意见,最后我也应该发言表个态吧。”同学们一愣,继而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苏岚。苏岚赶快接着说了自己的想法:“同学们对我提了不少我应该注意的问题,但是有些意见我不能接受。我希望毕业鉴定应该有事实的依据,要注意政治,不能无中生有。”苏岚知道她不能针对谁说得具体的的意见,那是会引起更大的麻烦,只能这么抽象地提出,让同学们明白苏岚不同意同学们的意见,苏岚要求大家客观地对待自己的毕业鉴定。

后来,文革小组要苏岚在书面的毕业鉴定上签字。苏岚看到她的鉴定上只有一句话,说她“很迟才回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来”。鉴定会上那些内容都不胫而走,苏岚签字了,但是在个人意见栏上写下:“怎么叫很迟才回到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来?”

那时候的毕业分配权掌握在各班级担任文革小组长同学的手里。不过在分配前,还是有个每个人写分配志愿的伪过程。当苏岚把自己想去哪儿的志愿小条子交上去的时候,那个同学接过条子一看,鼻子了哼出一声:你也配填写这几个城市?苏岚不紧不慢地说:“不是写志愿吗?志愿就是自己的意愿和志向去的地方,至于能不能去,现在不是造反派说了算吗?”

当然,杭州、绍兴、诸暨,这三个城市连造反派都分不过来,怎么轮得到苏岚?苏岚被分到了四川省。其实那时就开始了支内支边。当年有20个同学分配去四川,18个被分配去广西,13个同学被分配去湖南。全年级一百来个人,将近50%去了内地或西南疆。去四川的同学被通知在67年12月20号前报到。苏岚快到20号才告诉父母,要去四川了。母亲对四川毫无感觉,只是担忧要离开杭州去外地了,但也毫无办法。父亲沉默无言,苏岚知道父亲自责尤甚,是他的身份害了苏岚的前程,但说了又能怎样呢?倒是苏岚很奇怪自己的情绪,一点不急、不怨,不紧不慢地等着20号的到来。20号早上,苏岚才想起应该去车站买火车票去了。正要出门,一个也要去四川的同学兴匆匆地来到她家,告诉她四川省来通知,因为那里武斗,延迟分配生去四川报到的日期。苏岚感到冥冥之中仿佛有个无形的力量在暗示着自己:你的问题不用着急。但是会有什么结果?自己该做些什么努力?苏岚不得而知。

苏岚有了一段谁也不会来打扰她的空间和时间。她不想浪费时间,毫无功利地看起了《中医概论》,在自己身上练起了针灸、打针。

一天,苏岚的高中同学来到她家。那些高中同学是另一个大学的工科生,言谈中知道她的又一次毕业分配,极力建议苏岚去省军管会分配工作处反映自己的问题,并愿意陪她立即就去。说走就走,几个人拉着苏岚去了省军管会。

军管会接待的军人倒是耐心地听完了苏岚的讲述。他们说:你反映的情况,我们知道了,但我们要调查,要研究。他们让苏岚回校等待消息。苏岚并不奢望会有什么奇迹出现,没几天就忘了。继续学她的针灸穴位。

不料,一天,学校学生科的郑老师派人叫苏岚去他的办公室。郑老师拿出一份只有一张的军管会文件给苏岚看。文件上说,鉴于苏岚的具体情况,建议:

一、如果她自己愿意去四川,就按照分配去四川。

二、如果苏岚不愿再分配去四川,她的问题待运动后期再作处理。

苏岚没有任何思考,立刻对郑老师说,等到运动后期再做处理吧!其实苏岚心里在说:大不了再让我去四川,这段时间我可以在家陪陪爸妈,可以多学点中医知识。苏岚就这样暂时留在了杭州。

苏岚回到中文系,向系革委会报到,然而革委会领导不冷不热地说,我们要研究研究。好,研究研究吧!等你们研究好通知我。在你们研究期间,我就只参加系举办的大会或其他活动。苏岚已经并不在意别人接受不接受了。

重回中文系时,苏岚又被一个童话般的案件网进了要对她作出是敌我矛盾还是人民内部矛盾性质的辨别漩涡之中。

在领导们辨别苏岚的问题是敌我还是内部矛盾期间,中学界向大学借中文老师。中文系没有老师愿去,苏岚自告奋勇了。苏岚和那群像已经被虫子噬咬了嫩嫩的叶子,却仍然拼力生长小树般的初中生相伴了一个学期。苏岚觉得自己生了锈的心身与比自己小一肖的孩子们一起打球,一起爬蛤蟆峰,一起在翁家山采茶叶,一起被课文中的卓玛感动得留下泪时,重新焕起了青春力量。一个学期结束,苏岚的班成了四好班,苏岚这个可能还是尘埃敌我矛盾的阶级敌人被评了五好老师。

然而回到那个中文系,苏岚就犹如可有可无的一粒尘埃。学校在临县建立了一个五七干校,能去干校被视为是重组的教师队伍。苏岚当然轮不上。学校到中文系要抽个老师到挖防空洞工地搞宣传,没人去,苏岚又毛遂自荐,到工地去了。苏岚在工地要出一块宣传鼓动展开防空工作的黑板报,从绘画到文字编辑书写,苏岚一人全包了。一周一换,余下的时间就和其他老师一起搅拌水泥,制作水泥圆拱,甚至从卡车上卸水泥,100斤一包的水泥在腋下一夹,不输须眉。每天一身大汗,苏岚倒觉得每天都很舒畅。至于今后如何,苏岚已经有了打算,心里踏实了。

工农兵学员进校一年半了,学校各项工作正在走上正规。一天,已经回复工作的原组织部部长来到工地找苏岚,他问苏岚,今后有什么打算。苏岚很高兴,自己的问题终于要解决了。她沉着地说:中文系不回去了。如果学校可以安排别的工作,就安排别的工作,如果安排不了,就请学校让我去中学教书。原组织部长“噢”的一声,“那好,我们再研究研究”。

一个星期不到,组织部部长要苏岚自己决定去政治系、历史系还是外语系?苏岚毫不含糊地说:去外语系。

苏岚就这样仍然留在了这个大学做中文老师。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性格·命运

上一篇文章链接:爱拼才会赢/客家妹(马来西亚)

爱拼才会赢/客家妹(马来西亚)

“我老板很懒,又什么都不会,最会就是把事情丢给我做。”做臣子的心难免会唠叨地在想,大老板是不是盲的,他的主管有那么好吗?还是这小老板太会做戏了,完美掩盖了自己的不足?

“他又固执,脾气又暴躁,只有他老婆制得了他!”我想这主人公和他老婆是最强搭档,有真爱呀!有些燥得连老婆都跑了。

同是人但不同命,这些人的好事为什么没给我遇上?是他们命生得比较好吗?还是我没看到他们闪光发亮的地方?

有句歌词是这样写的:“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说的是行动,拼才是关键!有谁会否认一份耕耘一份收获?甚至有句潮语这样说:“努力不一定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不会成功。”

可事实告诉我们有时候穷拼也是没用的,需要方法,方法对了才能事半功倍。当然还是会有人说:“我也用一样的方法啊!但没用。”看来“爱拼才会赢”不灵验,对症下药也未必可以,那剩下的“人为”可能才是关键。

我们都爱往舒适圈里去,结交臭味相投的朋友,穿我们喜欢的衣服饰物,做自己喜欢的事,去自己喜欢的地方……。总之我们的兴趣和性格间接地决定了我们的气质、人缘、机遇和运气。要知道气质可以培养,人缘可以改善,机遇和运气会随之而来。

很多事情的发生不是命运的安排,而是我们自己在生活里的选择堆砌而成。虽然有人说天性难改,我不否认,但不代表我们不能做与自己性格不符的事。我们的信仰、知识和欲望可以促使我们改变自己的行为。

市面上每年都有不同的出版社、专家和达人发表许多励志和软技能的参考书籍,教我们怎么跳出舒适圈、克服困难、战胜自己等等。看来除了要增加技能,也有许多要和本性对着抗的读者,试图从这些书籍里找些启示来克服生活中的难题,让自己和生活越来越美丽和舒适。

“我没那种命啊,遇不上那种人那种事,我没那机会。”这是给气馁和绝望的人说的。我们改不了性格,但我们可以调整心态,也可以学习要怎么做才能改善人缘,制造机会。跳出舒适圈并不是要埋没自己的天性,有些条件还是必须要学起来让自己成为更好的人。在生命还没结束前,我们都还能选择。

也许所谓的“拼”,不是只有劳力和毅力,也包括了个人的蜕变。即使真有命中注定一说,我也要拼一拼才甘心。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性格·命运

上一篇文章链接:跌落神壇/杨晓红(台湾)

他只是个孩子/陈保伶(马来西亚)

“我的孩子我高兴,我是照顾他的人。愚蠢!我就是喜欢给他他吸电子烟,你们奈我何?我要发布什么随我高兴。如果觉得厌烦,就不要追随我!”

“你身为老师为什么没把我孩子叫醒上网课?那么我为什么每个月还要给你学费?我们父母得上班,你这老师不把孩子叫醒,这还像话吗?”

“我的女儿都已经告诉你们她谎称自己染冠病而辞职,你们还不懂吗?既然她都已经说这是个谎言,你们家商店还要她怎样?”

以上都是最近的新闻,父母都认为孩子没错,自己也没错。错就错在旁人不理解、不迁就和一切都应该是理所当然。说真的,我虽没办法理解这些家长的思维,但得给这些家长的脸皮加分。这些家长到底知道什么是以身作则?什么是子不教,父子过?看来应该是脸皮厚到脑子去而影响到大脑的正常运作。当你在为孩子寻找借口和理由时,你根本就是在栽培一个魔鬼性格的孩子。

当孩子去到别人家时耍了脾气和主人家小孩吵闹了,高声嘶喊、赖死不认输,或要着主人家的玩具,父母依然视而不见,厉害!当孩子在百货公司赖死吵着某些玩具时,家长依然视而不见,当然也厉害!当孩子去到餐馆时像野人乱跑乱扔东西时,隔壁桌的冷冷斜视,家长也冷冷的回答: 他只是个孩子。

这个孩子长大后到底会是怎样的一个人?性格是否能融入社会?当同事和朋友不再像父母一样的迁就,这个孩子的命运又会是如何?若这个孩长大后一直面对差的待遇,或根本不能让身边的人接受,这时父母可能眼眶流泪喊道: 我孩子的命运真苦啊!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性格·命运

上一篇文章链接:只道当时年少/李黎(中国)

性格影响命运/郑嘉诚(新加坡)

这次的主题“性格·命运”似乎就在暗示我们脑补性格是否决定命运。我觉得有影响,但不能用“决定”这么肯定的词汇,或许“影响”更恰当些。

从心理学看,人的本性(Nature)和后天的养育(Nurture)是决定人的发展,也就是命运的两个关键因素。天性是天生设定好和由基因决定及生理特质。养育则是外界的影响,像是之后遇到的各种人事物、人生经历和学习。

但是,父母的社会经济地位 (Socioeconomic Status,SES) 也是预测孩子未来极重要的元素之一。社经地位指的是家庭收入、家庭劳动力的教育程度和劳动力的职业。

我觉得性格是由本性、养育和社经地位这三种元素决定的,而社经地位又在互相影响着本性和养育。首先,原生家庭的环境决定了是否能提供足够安全和营养给胎儿,这间接影响了Nature。

出生后,本性会决定我们的体格或是在任何方面有没有天赋,像是体格特别适合打篮球,或是具有天生的绝对音感,或者天生比较谨慎、外向或内向。接着,即使有天赋,在贫民窟长大的情况下,没有足够营养、安全环境,也不太有可能发挥的机会。但是,有钱、有一定教育程度并且有不错职业的父母,通常都相对有些社会地位,而教育程度让他们更有想法和远见,钱让他们有能力实践他们或孩子的想法,通过职业,可能也能利用人脉帮孩子铺路。

当经历不同本性、养育和父母社经地位影响下,个体就开始渐渐形成稳定的以下五种性格(Personality)。各种个性程度的多寡就看那三种因数的影响。

开放程度(Openness)——它指的是人们自然的好奇心,无论是在接受新经历或是学习新东西等方面。

周到懂事程度(Conscientiousness)——看一个人考虑是否周到或是可信任。

外向度(Extraversion)——性格有多外向、自信以及善于交往?

随和度(Agreeableness)——是否为他人着想、有多少同情心以及周到?

神经质程度(Neuroticism)——指一切情绪不稳、波动、低落、孤独、生气以及悲伤的可能性。

我认为性格之所以有趣,在于小至影响个人每个决定,形成习惯,进而影响命运,大则影响公司的发展。像若是股神巴菲特没有沉着、冷静、睿智的个性,及注重道德感的处世态度,也无法不断买入能够长期持有的优质公司和选中优秀的管理人。

努力或许可以改变命运,但是有很多重要因素是我们无法改变的,譬如天生的基因和成长的环境,毕竟努力逆袭,也要看该国家社会阶级流动性。当结尾还是难免套句老话,努力不一定会成功,但是不努力一定不会成功。不然,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主题:性格·命运

上一篇文章链接:随遇而安/刘明星(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