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此一说:环保》 11/8/2015

110815 yishuo (1024x683)
“学校带头的人首先要认同这个理念,否则就像我以前教的学校那样,回收资源搞到半生不死,大家都痛苦,几年后就草草收档。现在这间学校就做得比较好,资源回收既达到教育环保概念的作用,回收报纸得来的钱还可以帮助来自贫困家庭的学生,一举数得,还真是‘垃圾变黄金,黄金变爱心’!最重要的是负责老师很投入,做了十几年毫无怨言,现在可以说已经成为学校的文化之一了。”

Advertisements

《小环保与大环保》/廖天才

SONY DSC
很久前到欧洲旅游,出发前朋友提醒说:“你注意瑞士的清洁程度。”

到了卢塞恩,在湖边静坐,默默观赏卢塞恩自然美景之余,也开始注意湖水和周边的环境。哈,偌大的卢塞恩湖,除了湖边有点天鹅粪,就是找不到一点垃圾。

下午,进入下榻的旅店。“哗,整间旅馆,内内外外,一尘不染!”我不禁惊叫。朋友的话马上浮现脑海:“瑞士的所有旅馆,有贵与便宜之分,没有干净与肮脏的差别。”

是的,无论你在这个国家的何处,到什么餐馆,瑞士总是让你惊喜、感觉舒服,因为它讲究清洁、卫生、整齐。住宅区、公路、街道、公园,无不释放清洁整齐的美感。

去过欧洲的朋友都能告诉你,大多数欧洲国家的餐馆,绝对让你吃得安心,因为他们的餐馆地面干净,碗碟明亮,摆放整齐,厨房没有半点污迹,光线充足。原因是:政府官员不时的上门检查,对卫生的要求水准高、执法严,不符合卫生标准的餐馆,甭想用咖啡钱来打发官员,会受到严厉惩罚的。

网络普及的今天,您不必亲自到过日本,都能知道日本人对卫生、清洁、干净的要求是那么的令人叹为观止。日本不仅是城市的大道,即使是小街小巷,也是干干净净的。日本没有裸露的土地,要么是柏油路,要么就是草地,空气没有半粒灰尘。日本人都习惯坐公共交通工具,马路上行走的汽车,多是营业用车。日本制造精美优良的汽车供给全世界,国家却提倡“无需拥有私家车”之良好政策。

难怪日本人是全世界最长寿的民族,人均寿命超过80岁。

虽然如此,这些富有的国家消费力高,购买力大,若缺乏良好政策,会造成他国环境的破坏。比如,日本对建筑木材需求非常殷切,是木材消费大国。日本对自身的森林有良好政策去保护,其国内的伐木成本高,于是大量进口木材,尤其东马砂拉越州的森林木材。

日本当然也有绿色采购政策,但不够完善,导致砂州的夹板可以通行无阻地进入日本,不论这些夹板来源是否合法。砂州非法砍伐森林,非法输出夹板之数量达到什么程度,政府不会让你轻易掌握到数据,但大家都知道,砂州的原始森林只剩不到10巴仙。

人们常说地球是一个村,全球人民的命运越来越紧密的联系在一起。这个年代,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的划分界线,不再是那么的清晰了。对环境的保护,看近的,也要看远的。

(照片由作者提供)

《节约,环保的起点》/ 野 子

080815 PL Tan 17
假如暂且不去考虑如何减轻沙漠化这种太遥远的难题,能源问题应该是跟我们生活最息息相关的环境问题之一了。发电的方式有很多种,可以划分成两大类:再生能源发电(例如太阳能、风力、水力等),以及不可再生能源发电(例如用石化原料的火力发电、核能)。

在讲究环保的今天,再生能源一般被认为是更好的选择,是“绿色能源”。绿色能源是不是就只有百利而无一弊呢?其实并不是。我们这里不妨逐一来挑骨头:水力发电需要先建水坝,才能取得水的“位能”(potential energy)来发电,而众所周知建造水坝会造成严重的生态破坏。风力发电且不说它的不稳定,以及噪音、视觉污染,一大片风车肯定会影响鸟类的生活环境,这也是生态破坏的一种。太阳能制造的环境问题主要出现在其零件和配件的制造上,太阳能晶片和储存电力的蓄电池,其实都不那么“绿色”。

由此可见,不论是以何种能源来发电,都会产生一定的环境问题,多少的差别而已。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更要意识到使用电流除了需要缴付电费,其实也需要付出破坏环境的无形代价。然而,即便如此,马来西亚人对电力的需求量一直都是有增无减的。

如果从环保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节约用电应该是最自然而然产生的对策。譬如,没人在的空间,随手把灯关掉。购买电器时留意一下耗电量的资讯,没必要去挑个耗电量大的电器跟自己的荷包过不去。

用电量一减少,对发电能源的需求量随着减少。能源的需求减少,对环境产生的后遗症自然也跟着减轻。我一直坚信,除了用电,在其他方面节约、不浪费,对环境都会有好处,而坏处则一时想不到。节约是大家都可以做到的好习惯,除了省钱,也是最简单、根本的环保工作。大家平时就都留意一点自己的生活习惯,别再浪费了!

(摄影:PL Tan)

《澳洲环保一二事》/ 周丽雯(寄自澳洲)

060815 ckh 25
澳洲有个政治团体叫“澳洲绿色” (the Australian Greens)。以环保起家的澳洲绿色在政治上有四项理念,即社会公正、可持续发展、草根民主、非暴力,是个特别注重环保的政党。当在野党和执政党“平分天下”时,就是由绿色决定谁当家了,所以也算是举足轻重的第三大政党。

除了政治,我们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也跟环保分不开。我们家的垃圾桶就分成三种颜色,红色的丢普通垃圾(最小的!我猜是为了鼓励大家好好分类垃圾吧?),黄色的丢可以回收的垃圾(铝罐、纸张、玻璃等),绿色的丢树枝、叶子等。每次我老妈丢垃圾前都得问我究竟该丢哪个桶,虽然是烦了些,可是能为环保出分力,就好像在为我儿子的将来做些好事。在环保团体天天叫温室效应,地球好像明天就会末日似的,把垃圾分分类还不算太难,就花点力气做吧!

除了垃圾分类,澳洲对再生能量也十分看重,有风力发电、水力发电,太阳能发电就更别说了。澳洲的太阳不是开玩笑的,这里的月亮其实没有比较圆,但是这里的太阳一定比较热(夏天时40度摄氏是常有的事)!这里地广人稀,又是半沙漠地,输电成本太高,不用太阳能发电就真太傻了!

虽然前总理推行住家安装太阳能发电机太草率(部分原因是为了缓解澳洲经济不景气),有好几个电工被触电身亡,后来调查出来是政府推出的政策太急,来不及提供适当的专业训练。这可是我们前总理被迫提前下台的原因之一。当时政府为了推行这个计划可是非常大方地提供了很多津贴,如果家里不装太阳能,非但对不起政府,也对不起自己的荷包。撇开这政策的瑕疵,我们这位前老大可是为环保出了好大的力啊!

(摄影:周嘉惠)

《万物有灵且美》/ 李 丽(寄自中国)

050815 Clement 145
收到学文集八月“环保”的主题,就想到大陆这些年为了治理环境污染而扯皮无数,先是某市长立誓治理污染河流,后是关停重污染企业,再是依旧每年超过200天的空气污染,层出不穷的环保新闻和事件,已经把敏感的神经刺激麻木。对于环保,我们已经由上台演戏的主角,变成看戏的观众,旁观各色人士的环保经。环保谈久了也就稀松平常了,习惯成自然。

经常看到电视广告或者街头的广告条上写着“保护环境,人人有责”等标语,可能从席勒开始大家都喜欢用标语囊括时代意志,细小的个体表现如树叶上的细纹容易被忽略。不仅想起另一种环保观念:万物有灵且美。这是博爱之人看待世界的角度,看重的是人与自然平等共存的立场。

最近看了大陆上映的影片《捉妖记》,这似乎也是探讨人与自然如何相处的故事。山雄伟,海辽阔,经奇幻,这是影片预设的背景,讲述的大概是《山海经》之后,人类和妖怪共存的时代。万物有灵,万物的灵我们又称之为妖精,是修炼后的物类,山有山妖,草木有精魂,连风雨雷电都带有神性。也许是人对万物敬畏,赋予了万物灵魂,或者是万物本来就有灵魂,神授使我们感知到。这部电影就假定万物有灵,人妖共存于世。人欲主宰天下,大肆驱逐妖精,妖精不得已隐入山林和大泽,成为被妖王统治的小王国。很久以后的某天,老妖王辞世,妖界大乱,众妖来到人间。人类与妖精之间的矛盾重新被激发,因此如何化解人类和妖精之间的矛盾成为影片的主线。

这里就引出了万物且美的预设,故事里没有黑白分明的绝对立场,妖和人都是善良的,而坏的是欲望。长久以来,人都被赋予过多的欲望,包括权欲、癖好、独占欲等,同时这也成为人类是万物灵长的另类佐证,人是通过欲望和实现欲望的行动力来独占世界的。所以在人与自然相处的过程中,万物和人都是无罪的一方,有罪的是欲望。就如《捉妖记》里妖精可以画皮穿在身上假装成人,也就随之萌生了人的欲望。一旦把欲望抛开,人就是万物的一部分,人与自然成为一体,都是有灵且美的,从而影片展示出万物和平共存的理念。把理念变成世界观,由硬性宣传变成软性植入,也算是近来大陆电影的进步。

万物有灵且美,当这个古老的理念又被重新提起来时,我们很容易会发现,最好的环保就是尊重和敬畏自然,并和平相处,而不是“保护环境,人人有责”一类的宣传口号和以环境为对象的各种自上而下的治理方法。所以我建议,不要空谈环保,不如把自己当做自然的一部分,和其他种群以及自然和平相处,反而是更好的善果。

(摄影:Clement)

《用心休闲》/ 梁山下买豆腐

310715 ckh 17
现代生活太紧张,尤其是智能手机普及之后,每个人都红得24小时被全球盯梢似的,除了影响日常生活,闲暇的时间、心情和素质也同时大打折扣。偶尔获得一时半刻的休闲时间,如果还真有几分闲情,那是应该花点心机好好计划的。

时间这一回事,不论我们以精心规划、漫不经心,乃至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态度对待,其实都是一分一秒的流逝,不快也不慢,但绝不停留。时间一去就像铁了心分手的情人般永不回头,我们即使起初不放在心上,可是却怎能够一辈子都不当它一回事?虽然没人规定时间该怎么分配使用,但在一生中,不给别人,也该给自己留下一些值得回忆的片刻,难道不也是很应分的事吗?而闲暇时分正是为自己创造回忆的时刻,需要认真对待。

我们工作时往往身不由已,休闲时段通常倒还可以事先规划一下。俗话说“计划赶不上变化”,但做好准备总不是什么坏事,有计划就可以随时找机会实行。譬如偶尔别人爽约,把一直没时间看的书掏出来阅读,就比坐在那里生闷气强多了。

智能手机的出现已是一个无法逆转的事实,那要怎么应付这个打开了的潘多拉盒子呢?以个人为例,正常情况下,晚上十点后就直接把手机设为静音,有事明天再说,真等不及的话,请找蜘蛛侠去。

我不是个过分浪漫主义的人,也不是个过分实用主义的人,大概比较趋向于两者之间吧?如何在紧张的现代生活中充分享受一点难得的闲情逸致,才是个人一直念兹在兹的事。

我常怀疑,在这个时代,多数人在临终前回顾自己的一生,得到的回忆是否仅仅为一个电视荧幕或手机屏幕而已?这种情况,以个人角度来看,是绝对要避免的一场潜在悲剧啊!

(摄影:周嘉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