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多美好的时光!/野子(马来西亚)

有些人认为中华文化有五千年历史,不过要到周朝才开始建立起记录历史的传统。周朝是中国历史上最长的朝代,约八百年,但期间内战不断,民不聊生。摆在历史的长河中,周朝可说就是中国的“小时候”,像极一个莽莽撞撞、不务正业的浑小子。

各诸侯国之间打来打去几百年后,有些头脑比较清楚的人开始想,老百姓没好日子过,社会问题一大堆,有没有应对的办法呢?结果出现了许多思想家提出各自的想法,形成百家争鸣的盛况。可是,民间想归想,君王还是继续互相火拼,弑君的事不时发生,甚至兄弟相杀,父子相残的事也不断发生,真是太不把我们优良的传统文化放在眼里了!

孔子周游列国,推销自己的政治理念不成功后,回到家乡鲁国静下心来做些整理文献的工作。据孟子的说法,“孔子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孟子·滕文公下》)。在一个盛产乱臣贼子的时代,孔子修订的《春秋》让大家心头一震,哎哟!要遗臭万年了呀!

是不是必须弑君、弑父,或者把兄弟当仇敌般赶尽杀绝才能称得上乱臣贼子?应该不是吧?但凡为人君而没为人君的样子,为人臣而没为人臣的样子,为人父而没为人父的样子,为人子而没为人子的样子,就都非常符合乱臣贼子的入选标准。这样的人今天有没有?随意翻开报章看看照片,那些台面上的人物有几个不符入选标准的?

如果今天有人推出一本《今日春秋》,你认为有谁会心头为之一震吗?有谁会担心自己遗臭万年吗?抱歉,我认为这种人不存在。

“孔子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可见春秋时代的乱臣贼子心中还有一把尺,知道标准在哪里,知道自己太过分。这是今天的乱臣贼子所不具备的条件。

连乱臣贼子都清楚道德底线在哪里,我怎能不感叹:春秋,那是多美好的时光啊!

  • 摄影:周丽雯(澳洲)
  • 主题:当时年纪小
  • 上一篇文章链接:他们以为我不懂/咯特佩(马来西亚)

遗憾的充分条件/野子(马来西亚)

生活中总得发生些不如意的衰事,才算满足了遗憾的“必要条件”。凡不满足这个必要条件的遗憾,若不是无病呻吟、寻求关注,大概只是太看不开。

俗话说人生不如意之事七八九,那么有几人还能不坐实遗憾?话虽如此,何以自己至今活得好好的,丝毫不见随时准备撞墙的迹象?看来“必要条件”还构成不了遗憾,此中仍然缺了个“充分条件”。思来想去,这充分条件应该就是“追悔”了。

有些事不尽如人意,但是如果抱着船过水无痕的态度来对待,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不去追悔,也就没什么好遗憾了。那么,有什么事是值得去追悔的吗?有,就是结局还有望改变的事。

譬如说,不小心一脚把鸡蛋踩爆了,你可以骂各式各样的粗话,然后你可以把鞋底的蛋液往草上抹,甚至往墙上抹,但那一颗鸡蛋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恢复原状了。如果为此事耿耿于怀,实际上是于事无补的。当然,如果执意要表现出一副追悔莫及的姿态,那就像执意要用筷子夹榴莲吃一样,没问题!第一不犯法,第二多数人其实也懒得理你。请便!

可是,如果只是把鸡蛋不小心踩脏了,这个事实是完全可以改变的;愿意的话,把蛋捡起来抹一抹,甚至洗一洗,鸡蛋就不脏了。为这样的不如意的事追悔,能够改变结局,追悔有意义。

不尽人意的事情发生了,如果你需要为事情负责,而且还有机会扭转结局,那不妨产生一点后悔的情绪吧!这样的遗憾是推动改变结局的动力,接下来该做的就是看看如何把事情带回正轨,如此而已。倘若结局再不可能改变了,倒也不必感觉遗憾,那是教训,吸取教训以后别犯同样的错误更重要。

生活不是一帆风顺,但云淡风轻地过日子是可能的,只要你不去自寻烦恼即可。

  • 摄影:Nick Wu(台湾)
  • 主题:遗憾
  • 上一篇文章链接:怎么会没遗憾?/陈保伶(马来西亚)

其实,我不是咸鱼/野子(马来西亚)

我做人做事喜欢按计划来,但不对目的地怀有过多幻想。

幻想来做什么呢?还以为这世界真存在着“诗和远方”的美妙乌托邦吗?别傻了!

生而为人却没有理想,那和咸鱼有什么分别?看过周星驰电影的人都会发出这个疑问。有分别的,咸鱼不会游动,而我还在按照计划力争上游。游去哪里?游到哪里算哪里,尽力而为,但求不负如来不负卿,更重要的,不负自己来这世界一趟。

那还不叫理想吗?就我个人的定义,不是。理想是锁定一个目标,而我追求的是开放目标,但凡比昨天的我有点长进,就都可以接受。

做人眼高手低有意思吗?平凡是福啊。

  • 电脑绘图:陈保伶(马来西亚)
  • 主题:诗和远方
  • 上一篇文章链接:我的遗言系列:我的葬礼遗言/周丽雯(澳洲)

选择猪队友/野子(马来西亚)

队友的前提是先要有团队,单打独斗就谈不上什么猪队友、神队友了,对吧?个人赛反正都是后果自负,与人无尤。

猪队友之所以成为队中的猪,无非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能力特别强,尽干些扯后腿、“倒米”的事,让全队人圈定失败的最主要原因就是他。事情就是这样的吗?恐怕还值得再琢磨。

首先,组织团队如果是基于自由选择,那么把猪队友邀请进来,其他人就完全没有责任吗?自己眼睛不瞎就不必付出惨痛代价,这应该是很明白的道理。所以呢,选择队友跟选择朋友的情况一样,不能单凭感觉。臭味相投只适合用在消磨时光,不适用于长期合作。比较靠谱的做法应该是先好好观察,仔细挑三拣四,然后才决定当朋友、队友,别当了朋友、队友后,事后再来嫌弃这个嫌弃那个,那绝对是在自找麻烦。

另一种可能的情况是,万一团队不由得自己选择,而是由别人指派的呢?以伦理学的角度来看,没有选择就不必负责,进入有神一般队友的梦幻队,或者尽是八字不合的猪队友的梦魇队,追根究底都是命运问题而已。这好比有些人以身为华人自豪,实际上那是你的功劳吗?你贡献了什么呢?如果什么都与你无关,那到底在自豪什么?同理可证,如果投胎成为某种特别让世人头痛的物种,譬如新冠病毒,你需要觉得无地自容吗?其实也大可不必,谁想投胎成病毒啊?如果身为新冠病毒是既成事实,那是既不必自豪,也不必感到无地自容的,你的责任就是好好活下去,把基因传递给下一代,如此而已。

碰上命运不好的时候,你可以选择自暴自弃,还可以选择改造猪队友,以及绝对不让自己成为公认的害群之马。在有选择的情况下,没有好好选择,或者没有好好修炼自己,那至少得是要负上一定道德责任的。生活不总是美好,尽力把不好的地方扭转到能够为己所用,也算无负生活了。

时运不济的时候,反求诸己,先把自己修炼得更好一些,争取下一回有机会为团队争光!这是每个人都可以抱有的生活态度,只是在背后骂猪队友,于事无补呢!

  • 摄影:李嘉永(台湾)
  • 主题:猪队友
  • 上一篇文章链接:猪队友会出人命/郑嘉诚(新加坡)

谁理你?/野子(马来西亚)

这是一个没有标准的时代,凡事只要你高兴就行,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没人理你。

不过,新冠病毒的横空出世把地球带入一个崭新时空。世界仿佛瞬间改变了,如今处处有标准,时刻有规定,好像穿越回到中世纪。

出门不戴口罩,罚款。到任何场所没有扫描签到、量体温,罚款。没有保持一米社交距离,罚款。封锁期间跨州、跨县,罚款。封锁期间没有得到批准偷偷工作,罚款。

总之,任何犯规一律罚款,而且数额绝对令工薪阶层对心痛的感觉有深切体会。政府深知罚款乃是国人的罩门,能够起到狠踢脐下三寸之功效,却带有一丝文明的神韵,十分高招。为什么不判坐牢?监狱满座。为什么不打鞭?嗯……,其实可以考虑。

有机会到路上随便望一望,轻易可以发现不少人到今时今日口罩还是只戴个意思,口罩也许拉到下巴,也许露出人中。现在不许群聚,夜店一律关闭,可是三不五时就有人被发现,要不租民宿开party,要不到商场家族团聚,要不躲在办公室庆祝生日,要不夜店开着后门做生意。

他们偷偷摸摸、鬼鬼祟祟游走于法律边缘,这些行为只说明一件事,无非怕罚款而已。至于如今疫情严重到医院ICU爆满、停尸间装不下尸体、每天几千人确诊,好汉们羽扇纶巾,视若无睹。变种病毒四处为虐,可英雄好汉的态度貌似并不在乎死全家,万事只要不被罚款就行了。

疫情之下,多数人自危,少数人却宁可挑战运气,也不愿意随着地球迈入新常态。不过,现在已经不是你爱怎么样就怎样的时代了,只要犯规就等着被举报吧!其实谁也不想理你,可是为了自家安危着想,又怎么能够假装看不见呢?

如果既不想遵从新常态,又不想被罚款,还是有很多不会危害人间的事情可以做的;譬如不妨试试传说中的“食屎屙饭”绝活,看看谁理你?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主题:克制·放纵

上一篇文章链接:放纵或克制都需要有个度/棋子(马来西亚)

落实计划/野子(马来西亚)

从小到大,试问我们有过多少大计?曾经的豪情壮志,如今绝大多数都付诸东流。也许是因为个人执行力欠缺,或者毅力不够,也可能纯粹就是想象力太丰富了。你如果计划内裤外穿当超人去拯救世界,虽然其志可嘉,其情可悯,可是不论怎么看都好,成功的几率都是零。

失败不是值得骄傲的事,但是在经历了如此这般一波接一波的失败事件,又有多少人痛定思痛,认真检讨?这就不好说了,毕竟没有做过任何正式调查。偶尔有人提起这类往事,几无例外都像是白发宫女话天宝,语气中不是没有一丝遗憾,但通常感觉不到太多的反省,如果不是赖墙硬、赖风强,就是一切都要归咎月亮惹的祸。

我们都对自己太宽容,要求别人太苛刻。不照镜子,只怕永远也改不过来坏的习惯、错误的方法,以及发高烧似的自爽大计。一个不照镜子的人,往往除了没有自省能力,却反而有极强的自尊心、防卫心,听不进忠言之余,还老要怀疑所有人都另有用心,甚至居心不良。

大家都知道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实际上这世界也没有多少人负有义务非得叫醒你不可,就祝你好运咯!

追根究底,必须认清一个事实:真正能够解决问题的还是自己。我们首先不应该把失败视为应当,把成功当作偶然。身为如此生命的主人,会不会嫌对自己太过不负责任?任何计划的目的都不是为了失败而启动,一旦失败了,至少检讨一下吧!起码修整一下思维吧!不要一错再错。不觉得计划总是失败,本身就是件很失败的事吗?

人要进步,人要成长,不能因为小时候曾经光着屁股到处跑,几十年后还理直气壮地认为:“我就是这样的人,怎么样?”不要脸,真不是可以自豪的个性啊!

摄影:Kelly Lin(台湾)

主题:计划

上一篇文章链接:见机行事/何奚(马来西亚)

熬/野子(马来西亚)

有人认为,生命就是一场煎熬。所以,古希腊酒神的伴侣西勒诺斯(Silenus)对生命的看法是,最好别出生,万一不幸出生了,补救的办法就是快快死去。

至于该怎么去死比较推荐?希勒诺斯倒没明确说明。不过放眼看去,世上希勒诺斯的信徒应该还是不在少数。大家尽可能地发挥创意,有人酗酒,有人吸毒,有人在新冠病毒方兴未艾之际,听信政府的开放条例进行“报复式”的旅游、聚餐、逛街。虽然嘴里不说,但从行为的本质上来看,我们大致可以说至少在潜意识里,很多人其实都希望自己快快死去。

对于我们这些非希勒诺斯信徒而言,生命既然到头来就是煎熬一场,反正不出生也出生了,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那就熬吧!中华民族是个特别耐熬的族群,从周朝算起的三千年历史,或从夏朝算起的五千年历史,好日子其实没多少,但我们的祖先都熬过来了。耐熬的先决条件就是韧性要好,以至于有种说法,估计假如世界末日到来,地球幸存的生物应该只有蟑螂和华人。

像蟑螂般的生命力或许还值得一提,但我们的生命难道当真就是为了熬而熬吗?

从烹饪的角度来看,煎熬的目的在于溶解,把食材的有益成分慢慢提取出来。这里的关键词是“时间”。不久前去商场购物时突然想起,“知食分子”黄金城曾经提过,他每次去澳门就会到某一家硕果仅存的商店买真正用蚝熬出来的蚝油。在这个什么都追求快熟/快速的时代,我们平时吃的蚝油又是怎么做的呢?好奇心驱使之下,我把架子上各种品牌的蚝油一瓶瓶拿来仔细看成分,厂家也很诚实,原料里根本就没列出蚝啊!哎呀!这个社会真是诙谐!

虽然“伪蚝油”也确实能够达到提味的目的,相信真材实料的蚝油味道只有更好,而不是更差吧?我情不自禁去想象澳门那真正用蚝熬制的蚝油,蚝的精华一点一滴被熬煮出来的过程一定很精彩。

生命就像熬蚝油,需要时间,需要耐性,当然还需要正确的方法。生命的确不是为了熬而熬,孟子早就看穿了这一点,他不是告诉过我们要“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吗?煎熬的过程肯定不好受,但熬着熬着,慢慢熬出了头,生命意义也熬出来了;实际上生命都是在耐心、时间和正确方法的配合下不知不觉中渐入佳境的。

话说回来,生命其实也没那么不好,如果真的有如希勒诺斯所宣扬的那么不堪,怎又不见他自己早早去死呢?让我们且熬且珍惜吧!

附图摘自网络

主题:渐入佳境

上一篇文章链接:故乡·揽胜/奉化·山人(中国)

潮流兴/野子(马来西亚)


曾几何时,潮流一度是推卸责任的最佳借口,如今则演化成不言自明的共识。当人家责问你为何做某一件事时,一句“潮流兴”似乎就足以全身而退,不带走一片云彩飘然离去。法不责众的道理还好懂,从众就不需要对道德负责的概念则有点让人不太容易消化。不过,能不能接受是另一回事,现实情况就是如此,古已有之,于今尤烈!

近年来最潮的社会风气莫过于乱丢垃圾了。国民已经彻底接受了把公共场所当垃圾桶的思维,小至把纸巾、矿泉水瓶、汽水罐随意丢弃,大至把用过的卫生棉、坏掉的电器、未婚生产的婴儿照样往窗外一丢,反正眼不见心不烦,至于别人烦不烦关我什么事?不服气你也可以丢啊!潮流兴嘛!就有如前首相说的名言:apa malu?有什么好丢脸的呢?做人不要脸,哪还怕丢脸,对不对?

潮流正旺时,确实看不出事情有什么问题。譬如当年丘丘合唱团红极一时,那首《就在今夜》多让人激动啊!今天试试去YouTube翻出当年《就在今夜》的MTV再看一次,小心别被自己的假牙呛死!天啊!丘丘团员一直都穿得像Ultraman的吗?

所有问题都会在退潮流时水落石出,只是没人有兴趣继续去关心那码事,好像只是发了一场连自己也记不清楚详情的噩梦。过去排队买葡式蛋挞的盛况还记得吗?今天想想蠢不蠢?当然,正常人不会为葡式蛋挞重犯同样错误,我们只会为其他商品排队,好比新款手机之类。

重复历史只让人怀疑人类的智商。十七世纪荷兰人追捧郁金香,和今天的股民追捧手套股票到底在本质上有什么不同?有时候我也会猜想现代酒鬼、瘾君子,是不是在效法魏晋时期的竹林七贤?大概这是效法不来的吧?人家竹林七贤到底还有点内涵。

潮流的最主要问题除了盲目,应该就数不具备内涵。不具内涵的潮流,有如海水般潮起潮落,就算一度拍出浪花,最后却什么也没留下。印象再好的记忆中的浪花也经不起退潮流后重新审视,了不起只是引起后人好奇,扮Ultraman真的很好玩吗?

摄影:宝棋(马来西亚)

上一篇文章链接:谈潮流/小不点(马来西亚)

老人现象/野子(马来西亚)


人年纪大了有一个特征,就是越亲近的人越不信任,反而越没关系的人越容易相信。

所以,老人总是防着自己的孩子,好像时刻要来谋家产似的。然而,菜市场偶然遇上销售无敌治百病蜈蚣珠的陌生人,却相逢恨晚;网上遇见尼日利亚王子集资复国大业也义不容辞地掏钱相挺。

这真是很奇怪的现象。虽然不肖子可能老早已经被看穿奸计,那还说得过去,但是几十年的生活经验,为什么老来失去判断能力?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的骗局,却经常在报上见到老人家被骗得不名一文的消息。

或许,亲近的人老是在身边转,比较容易做到知人知面又知心?然而,天底下应该不是每个子女都那么阴险狡诈吧?更何况,一般老人距离澳门赌王的身家都还差得十万八千里远,一是实在没那么值得教人抛弃亲情使坏,二是自己子女难道还不清楚老爸老妈的底细吗?当然,世上丧尽天良的子也是会有的,有多少刮多少,刮到多少算多少,但应该还不至于成为普遍现象吧?

至于跳进骗子的圈套又是什么回事?根据报章上的报道,很多时候甚至不是高明的骗局,怎么就上当了呢?好比报上一再报道的蜈蚣珠骗局,怎么还是有人上当?难道现在连老人也不看报了吗?

两种老人现象或许正说明了两代人之间的鸿沟的确存在,由于超越正常逻辑,想解释都困难。既然难以解释就无谓自找麻烦了吧?接受这个事实就好,万一被冤枉成准备去谋算自己老爸老妈家产的小人,也不用太伤心。

摄影:李嘉永(台湾)

上一日文字链接:长生/刘明星(马来西亚)

记出卖劳力/野子(马来西亚)


作为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城市人,出卖劳力的经验曾经也是有过的,但恐怕连副业也算不上,就是偶然碰上而已。

当年留学加拿大,冬天时一下起大雪就是铺天盖地的。有一回放学回家,见到附近邻居正在院子铲雪,有一个黑人学生帮忙,结果把路过的我也叫去帮忙。雪花给热带孩子的印象就是轻飘飘的,很好看,但雪花一落地就开始层层累积重量。铲雪工作可一点不输做“泥水”,既不浪漫也不轻松,不过答应了只好硬着头皮干下去。大概一小时后完成任务,我已是汗流浃背(在摄氏零下五度的天气!),正准备打道回府,邻居塞了两张钞票给我。当时想的只是帮忙邻居,并没想过要收钱,拒绝再三,邻居还是硬把钱塞进我口袋。回到家后全身酸痛,望着那三块钱加币百感交集,发誓一定好好读书,不为三块钱“闪腰”。那一天是1985年3月5日。

如果在大学里打工的话,通常不会有什么好差事,尤其当你只是一名本科生的时候。大一、大二时曾经在农学院的实验室里打工。大学附近的农人每季开耕之前都会把农地的泥土寄到这一间实验室来分析土质,以便决定下一季如何施肥。这一包包的土壤样本都是结结实实的,需要我们这些穿着白袍的本科生出力把它弄松,然后交给教授聘请的研究生去分析。这份兼职无非就是以时间换取零花钱,没什么别的收获。当时有位新加坡同学在另一个实验室打工,负责把人家实验过后的青蛙尸体清理掉,他自称是“抬棺材的”,他们也穿白袍。一直没弄懂为什么要我们这些打零工的穿白袍?这冒充科学家的行为其实让我对科学家的幻想起了相当大的打击。大三以后“改行”去为商学院的学生补习数学,时薪增加三分一,又不费力气,还真是何乐而不为啊!

回国后有次朋友主管的油条店加盟商场的什么活动,找不到人手,临时被拉夫去卖油条。这是很特别的经验,穿上油条店的制服,向各色顾客介绍产品并记录点餐。马来顾客是最让我神经紧张的,一来自己的马来话很破,二来不知道会不会碰上那种既好奇产品又害怕触犯宗教忌讳的顾客。我可真的不知道油条有没有触犯回教的忌讳呀!所幸马来顾客虽然没有特别多,但来者都是跟我一样的干脆人,油条就油条,还什么忌讳不忌讳的?

话说回头,别说当年,至今我也没搞懂五谷指的是哪五谷?网上的解释也没看明白,更别说去分辨了。对我来说,食物只有好吃不好吃的区别,就是这么一个典型的现代城市人。

照片提供:作者
说明:当年铲雪赚来的加币三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