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进取》/林高树(马来西亚)

230316 PL Tan 42
第一眼看到“自我增值”这个主题,马上联想到的是十几年前看过的香港电视剧《谈判专家》,主角欧阳震华在剧中的口头禅正是:“人要自我增值”。印象中那是欧阳震华经常对他剧中弟弟的劝告,当然,弟弟如果不是个不思进取的人,哥哥是不用那么费心费力的。

现代社会并不好混,能力差一点的人很容易就被淘汰出局,还有谁不知道“自我增值”的重要性?那么,《学文集》选择“自我增值”这个主题,会不会是也有着“不思进取”的暗示呢?既然《学文集》是个人文网站,如果从人文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呈现的又会是个什么样的情景?

我们以比较显而易见的现象来说明问题的核心。今天学校教的课程,程度远远超越过去,学生在老师,以及更重要的补习中心调教之下(补习算是自我增值的一种吗?),公共考试成绩也大大超越过去。记得三十年前全国也没几人有本事在SPM(高中会考)考到8科A,今天考获10科A的学生却大有人在。学子们的表现从表面上看似乎是集体增值了,实际上大家却认为现代的草莓年轻人靠不住,既吃不了苦,又没有责任感,那些标青的考试成绩背后如果还有什么人文价值可言,只怕也是正在往贬值的方向贴近。

以前受过教育的人不会随地丢垃圾,今天教育程度提升了,大家却在比赛随地丢垃圾。人人都在忙着以各种方式追求自我增值,实际上我们可能成为职场上一个更好的工具(也只是可能),但并没有迹象将成为更好的人。之所以要思考“自我增值”,原因在于“不思进取”才是真正的普遍现象,当大家对人文的堕落漠不关心、视若无睹、不知不觉,难道有心人不是正应该在这种时刻登高一呼“自我增值”吗?

摄影:PL Tan(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自我修行、自我增值与自我包装》/江扬(中国)

220316 Li Jia Yong 57
传统人文教育的目的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不那么政治正确的说法则是学而优则仕,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锺粟。但无论如何,读书人的底线还是有的。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如果读书带不来权力的话,最起码还能起到增强自我修养的作用。这代表了一种主动寻求超越自身的需要。

然而,在今天这个全球化竞争的时代,自我修行已经渐趋过时,自我增值成为人们接受教育的主要目的。为了简历而奋斗取代了为了意义而努力,成为人生的终极目标。因为在人口前所未有地频繁流动的今天,个人修养是如此内化而让人难以判断的标准。现代人无暇也无心来经营与陌生人的交往,我们对人的认识只能从他或她的简历开始,很多情况下这就是认识的全部。简历决定了个体在等级森严、门户林立的人类社会中的阶级与地位。于是,增加简历上的条码、让简历更具分量成了自我增值最直接的目标。在自我增值的大趋势下,漫漫人生路的修行简化成了简历上增加的一个个头衔、一道道资历。自我增值成了简历增值,“我”变得怎样反倒不再重要。一言以蔽之,“我”与“我的简历”产生了脱节。

更有甚者,早已熟稔资本社会的运行逻辑,既然自我增值不过是账面上的游戏,那么与其事倍功半地为了简历上的一行小字而埋头苦练,不如将资本市场中的行销手段充分利用,用自我包装来代替自我增值,以浑水摸鱼。正如影像与真相不再对等一样,包装后的简历与真人又再一次地脱节,“我”、“我的简历”与“我简历看上去的价值”形成了三重错位。乍一看这似乎惊世骇俗,但久居染缸的我们早已心知肚明,擅于自我包装在今天是再正常不过的经世之学、谋生之道。实打实地让简历增值,与虚打虚地让简历看起来很值,又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呢?归根结底都是关于简历的游戏,与自我修行无关。于是,自我包装与简历造假之间也渐渐暗通了款曲。《围城》中野鸡克莱登大学的毕业生们尚知廉耻,自惭形秽,但对于今天诸如唐骏这样的顶着西太平洋大学的名号招摇过市的人们来说,被拆穿不过是把戏没玩好不小心露出马脚罢了,算不得什么大事。乃至于李开复所吹嘘的与奥巴马的同学关系或者韩寒这样自诩的少年天才纷纷被披露之后,在多数人看来更是不值一提。这个年头,谁都知道包装只是包装而已,总是像方舟子那样撕开包装较真就没趣了不是?英雄莫问出处,好汉别被戳穿。不管好包装坏包装,只要能蒙混过关,有利可图,就是好包装。这就是今天自我增值的实质。

摄影:李嘉永(台湾)

关于方舟子:按这里

《没有AB脸,要有A4腰》/李明遂(中国)

210316 ckh 91 (1024x683)
对于美的追求,仿佛已经进入怪圈。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娱乐圈流行换脸,这股风潮也蔓延到普通人群中,几乎每个人身边都能看到整容的迹象,小到做双眼皮,大到磨腮削骨开眼角,都是对自己容貌的再次加工。

对美的追求,很大一方面来自爱美的天性,四大美人闭月羞花千古传诵,Narcissus被自己的绝世美貌迷醉投入水中化身水仙花,美貌的人更容易让他人产生好感,丑陋如武大郎更容易被人嫌弃。所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青蛙变成王子从本源上都是对容貌的区别对待和对丑陋之人的歧视。

所以人天性爱美就直接导致容貌美成为一种社会资源,拥有美的人相对就有更容易获得利益和他人的关注,更容易获得爱情和别人的好感。因此,变脸就成为一种选择,尤其是想要在阶级越来越固化的社会里上位,除了学历、赚钱之外,变脸就是个更直接的方式。

而从去年开始变脸的流行风潮有所转向。从影视圈明星袁姗姗通过晒马甲线洗白之后,靠运动、瘦身上位又成了新风潮。的确,拼爹拼脸都要看遗传,即使变脸也需要看底子,而身材却是可以重塑的,哪怕你骨架大盆骨宽,也可以在腰腹这块柔软地带练出极细的尺寸,刚好就是最近几天流行的A4腰。

其实从去年到现在瘦身的风潮已经来了好几拨,有反手摸到肚脐眼的,有锁骨养金鱼放硬币的,这次的A4腰也别出心裁,指的是腰部的横向距离小于一张A4纸的宽度(A4纸是由国际标准化组织的ISO 216定义的,规格为21×29.7cm(210mm×297mm)),当然是21cm的纸宽。

爱美的人们纷纷从变脸的风潮中转向健身,即使我们没有AB(女明星Angelababy)的容貌,也要争取有A4的腰,越瘦越美。身边的女性朋友们纷纷办起了健身卡,小公园跑起步,发誓要练出马甲线,练出水蛇腰,练出A4的尺寸。

暂且不说这股健身风潮的根源来自于追求美、攀比、吸引男性的注意,也不说因为过度节食和过度健身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因为已经有人通过抽取身体多余脂肪和手术的方式瘦身,有些人节食过度导致严重的健康问题,甚至患上了厌食症,更甚着通过腰间的绑带全天候挤压腹部试图制造出小细腰。我们暂且不谈论这些,只说,从变脸到现在关注身材所带来的正面的健身潮,其实预示着女人们正朝着更健康的方式在发展。

因为注重身材和健康的风潮与对容貌的过度关注相比,健康很多。虽然出发点没什么区别,但毕竟女人们逐渐改变了完善自己的方式(并不是说变脸整容有多不好,而是手术风险大,整容后大部分人是变美了,但辨识度也真的降低了)。另一角度来讲,这里面还有一些微妙的性别意识在,如果说容貌美更多是为了取悦异性的话,身材好其实更多的是为了取悦自己,女人们逐渐把关注点放在了健康地完善自己身上,而不是为了取悦异性而获得更好的社会资源。

用健康的方式追求美,是更好的发展势头。把关注点放在女性自己身上,在性别意识里也是一种进步。

注:文中提到的袁姗姗、AB,是中国大陆知名女演员。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终身学习,终身教育》/咯特佩(马来西亚)

190316 Clement 159
某日,从WhatsApp群组中收到一友人转发有关慈济社会教育推广中心在近期将会办的一些短期课程表,里面有:瑜伽、摄影、排舞、书法、手语入门、英文基础等。乍看此类课程似乎对职场上的技能提升没什么帮助,但就自我增值而言,或是个人兴趣、或为纾解工作压力、或其他理由等可谓提供了另一类学习的管道。

中国古人云:“活到老,学到老。”古希腊哲人苏格拉底也曾说过:“只要我活着,我就会继续不断地质问与学习。”这些话都在在说明:“学习”不止于儿童及青少年时期,也不局限于学校,它是伴随人从出生到死亡的一生历程。如此的定义,用现在的教育术语即“终身学习”(Lifelong Learning)。从个人以至整个社会、教育机构及国家,“终身教育”(Lifelong Education)理论及原则也就应运而生。

1970年代,法国教育家保罗•朗格朗(Paul Lengrand)就“终身教育”的意义提出以下几点:
1. 教育的意义不在于获得一堆知识,而在于个人的发展,在于作为连续经验的结果得到越来越充分的自我实现。
2. 如果成人要使自己得到别人的听从,如果他要向年轻一代传授所积累的知识和发号施令,那么,他自己就必须不断地学习。
3. 终身教育显然并不是传统教育的简单延伸。它包含着对每个人生活的基本问题采取新的态度、新的观点和新的方法,首先表现在对人的生存的意义问题上。

此外,终身教育既打破了学校教育在时间及空间上的限制,也强调人们应有更多学习的机会,而社会应该为所有想学习的人提供与之相适应的教育。当然,终身教育并不否定学校教育的存在,而是要充分利用学校的各种资源来弥补社会教育资源的不足。除了课堂以外的教学,现在最方便就数网络搜索/教学,其他如图书馆、体育馆、博物馆、电影、电视节目、讲座等等均为自主学习的教育形式。在这瞬息万变的时代,我们应随时准备应对,无论在知识、技术、心理或思想层面上时有更新/调整。

尽管“终身学习” 、“终身教育”对大家来说并非什么新鲜词儿,但现实中我们做了多少?我们有腾出时间再学习吗?举个例子,甲君生了个宝宝后,她从上班族全身而退为全职妈妈,她在学习照顾宝宝的当儿,突然想办个宝宝音乐课(她本身有钢琴考级六级的底子)。于是,她上网搜寻资料、翻阅相关书籍,然后尝试在面书上招募有兴趣,而且有八个月至一岁宝宝的妈妈,并设定一堂课的名额为五对母子/女。后来,反应热烈(可能是因为免费的关系),她的课从一个星期一堂增加至两、三堂课,而她也就从学习者变成了教育者。诚如《礼记·学记》所言:“是故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我们终身学习,同时也在终身“教育”别人。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上网络课程,为兴趣自我增值》/驴子(马来西亚)

180316 驴子
有一位当编辑的朋友,由于工作与生活遇到了瓶颈,故而毅然辞职到台湾进修。我很羡慕她做出的决定,心里也对进修自我增值蠢蠢欲动。然而,经过多番从经济状况、时间安排、选择对事业有帮助的科系,到本身对考试的厌倦,以及不愿意待在沉闷的课堂上等等考量之后,我随即将进修这事搁置一旁。

尽管对课堂上课很提不起劲,但也深明自己学识上的不足局限了自己的事业发展,因此“自我增值”于我而言仍是一件不容放弃之事。去年,我从网络上发现edX和Future Learn的网络课程机构(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简称MOOC)。里头提供了广泛的免费课程,给全球学生提供系统学习的可能–只要能上网,所有人都能注册这些课程。MOOC主要是以课堂演讲视频“上课”。

我先是被MOOC所提供多种学科的课程所吸引。再来,是因MOOC没设下报读的入门槛条件,不管你的年龄,不管你的学历,只要你对某课程感到兴趣,或你想基本/深入认识某门课,或纯粹想上课打发时间等等原因,你都可以注册报读。这对我无疑是很大的鼓舞,因为我可以选择自己想学习的领域,而不像一般正统的学府,我还没决定选哪一科就因不符合报读资格而被拒于门外。国内的哪一所大学不是这样呢?要进入心属的科系谈何容易?至少得先过了成绩那一关,更别说还有大学固打制的阻拦。回顾以前大学选科系,哪敢选冷门或自己读不来的学科?能顺顺利利毕业拿到一纸文凭就求神拜佛了。

于是,我分别在edX和Future Learn注册了我感兴趣的课程。去年上完了“地心科学导论”及“肝病:照顾您的肝”课程;之后,选读了“从大爆炸到黑洞”课程,但因为内容稍艰深难懂,我上至一半只好放弃;上个星期刚刚上完“老年生活的成功规划”(Strategies For Successful Ageing)课程。我选读的课程可说是与我的职业毫无关联,纯粹是自己想对这些课题有更多的认识与了解,可是这些课程内容都可以给我不同的启发,也仿佛开拓了自己的视野。另外,网络课程里也有学生讨论平台,学生可以在留言版针对课程内容提问或分享意见,有时候还正好回答了我的疑问呢!

其实,在“老年生活的成功规划”课程中,内容的核心恰恰便是在传达“活到老,学到老”的讯息--老年生活着重在3个领域:管理健康、个人成长与持续参与。大部分老年人在知道应多关注健康之余,往往忽略了自己的个人成长,并因自觉身体衰老而停止参与原本的社团活动,殊不知后两项的满足度也将决定一个人的生活态度,以致间接影响心理健康。以往,“自我增值”似乎是以年轻人为先的激励口号,可是在这个全球各国老年人人口逐渐增加的世代(根据爱尔兰的一项老年人人口调查,全球老年人口所占比率将从2015年的12%增至2050的22%!),人类的平均寿命已增长,“自我增值”将成为老年生活成功规划的其一关键。因此,莫说年轻人要趁早自我增值提升在职场上的竞争力,即便退休人士也应透过自我增值充实自己让生活过得更精彩有意义。值得一提的是,上网络课程的不乏退休人士,上“老年生活的成功规划”课程的学生有好些已70、80岁了呢!

“自我增值”的途径很多,如多阅读、上一门新课程、学习新乐器/语言/舞蹈、学烹饪烘焙、学习手艺、参与义工活动等等,甚至参观博物馆画廊,都可以借着接触新事物增加自己对掌握新知识的能力。就因为积极尝试、掌握新知识,持续激荡脑力,就算年纪已增长也不会轻易言老。所以,“自我增值”在年龄、领域都不应设限的。

行文至此,不得不赞MOOC网络课程给了我一个自由学习的平台,而且我可按照自己的节奏上课,也没有很大的考试压力(学生在完成课程中的作业、测验后,可选择付费领取课程文凭)。另一方面,我也从各国学生的留言分享中观察到,好些国外学生是为了兴趣参与各种各样的课程,这似乎与我周遭的大部分人倾向于学习对自己工作有利的课程,对与工作不相关的课程多不愿参与的心态很不同。无论如何,要上什么课程毕竟是个人的选择,但我本身会多选读各学科的课程,因为我认为不同领域的学科会让我有更多的新发现,说不定会产生预料之外的乐趣呢!

摄影:驴子(马来西亚)

《克里斯》/廖天才(马来西亚)

170316_liao_tian_cai
他叫克里斯,年前在砂州美里一间廉价旅馆遇到他。当时他同在客厅边低头看书边思考,我好奇的问他来自哪一国,来这儿多久,准备去什么地方玩。

“我来自瑞士,明天去巴南内陆。”

“巴南内陆?”

我好奇得几乎要从椅子跳上来,因为那个我熟悉的名词万不是普通观光客所能随意说得出口的,更何况他说明天就动身去。

你去内陆的那个村落?去做什么?

他迟疑一下,欲言还休。我不得不赶紧自我介绍,让他知道我与执政党或任何政府官员没有挂钩。

“我是去弄沙益(Long Sait),在这个本南村做一座吊桥。”

“那,你之前在另一个本南村叫弄拉芒 (Long Lamam)做了一座吊桥?”

“是的。”

“你是布鲁诺•曼瑟基金会派来建造吊桥的工程师?”

“对,第一座吊桥,用了8个月完成。第二个吊桥,也就是现在正在建的,看来只需3个月就能完工。下个吊桥计划在弄阿真 (Long Ajeng) ,估计一个月就能建好。”

“为何建造速度愈来愈快?”

“经验啊!最初的时候不懂村民的语言,沟通上有些困难,时间上就用长了些。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让我从错误中学习,更改一些方法与技巧,顺利多了。”

“你现在能和本南人沟通了?”

“是的,能勉强听懂及说一些本南话了。”

“强啊你!我到过本南村几次,也只懂一两句而已,你一个欧洲人,竟然可以在本南村‘蜗居’这么久,掌握到一些本南语言。建造费都是布鲁诺•曼瑟基金会支付吗?”

“是的。”

“第一座桥耗时8个月,第二座是3个月,那表示你在本南村落已经超过一年了?”

“是的。”

“深山野岭的村落里,除了本南村人,一些印尼临时工人,你是唯一的欧洲人?”

“对。”

“如何打发工余时间?”

“看书及看电影。我每次出来城市,就要上网下载多部电影拿去村落。我这次出来城市,都是因为在内陆发烧,担心患上骨痛热症(登革热),赶紧出来城市求医,幸好不是骨痛热症。”

“明天如何进入内陆?”

“从这儿(美里)坐(小)飞机去弄阿卡(Long Akah),再看是否有人刚好去这个村落,否则就坐伐木公司的维修队吉普车。”

去年尾我有机会去到弄沙益村,看到克里斯所领导建造的吊桥。走过吊桥,我想像克里斯造桥过程中的种种困难;从城市买原料如洋灰、钢索,安排运输罗里10个小时载到士隆尔镇 (Selongoh),还不算太困难,如何把洋灰、钢索从士隆尔搬运去弄沙益,我就实在无法去想像,因为这段路途,只能靠水路,用小舟运载约2个小时。小舟如何能承载笨重的钢索?

无论如何,克里斯克服了种种的困难,完成了3座吊桥,据说也已经回去了瑞士。

这种吊桥若由政府建造,建造费动辄就是布鲁诺•曼瑟基金会免费兴建给本南村的吊桥的几倍或几十倍。

克里斯一年多的努力与付出,他获得了自我增值了?增值之后能否在未来换取自身的幸福与快乐?他来之前有思考、去问这样的问题吗?我不懂。至少,他勇于接受这个挑战,克服了重重的困难完成了使命,想起这段时期的种种,他应该更能感受生命的踏实。

摄影:廖天才(马来西亚)

照片所示即弄沙益吊桥。

《东家丘,西家愚》 /李名冠(马来西亚)

160316 Clement 154
“自我增值”是个现代说词。至于囊萤映雪之后是否“值”或“不值”,其实,南宋的辛弃疾早有精辟的回答。《鹧鸪天· 壮岁旌旗拥万夫》中幼安先生沉吟道:“追往事,叹今吾,春风不染白髭须。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满腔济世豪情与“壁上龙泉剑”,顿时化作不识金镶玉而满是揶揄的“东家丘”(村东那家有个叫“孔丘”的)。

人文思维领域最担心过度的“量化”框框。凭借疏松的统计数字,不假思索地判别、划分以及贴上标签,进而冒进,采用二分法,非此即彼,舍彼取此,都是荒谬怪诞的。最可爱的,这正是福楼拜所意谓的“现代的愚蠢”之一!

当我们的另一半带着恳切的眼神问我们说“你会爱我多久?”之时,所有量化的回答,包括50年、一生、一万年,或者天长地久及海枯石烂,其实,都是敷衍而不经考验的。来自台湾的宋铠教授建议说,这时候,最妙的回答是“将自己两片红唇贴紧另一半的红唇”,用悸动的心跳和喷薄的激情倾述你对另一半的爱意。

“值”或者“不值”,不是零和概念,虽说“值”却也有其“不值”之处,若说“不值”同时会有其“值得”的因缘。时移世易,切勿刻舟求剑,一时之“值”在这瞬息幻变、价值颠倒混乱以及众口蜩螗而难调的时代,呵呵呵呵呵呵呵,不如“出门一笑大江横”。自我增值了,还需能识和田玉的人,要不然,一句略带偏见或自以为是的评价,我们依旧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处处不遇。当然,若伯乐出现,我们很快就会得到“知遇者”。

纯粹用身价或薪资增长的多寡来衡量“值”或“不值”,那是甚为可怜的。当世的价值体系往往以审丑、喧闹、自大、哗众取宠及个人主义为标杆,人间充斥着昨是而今非,或者今是而来非,魔鬼讲道德,圣贤赞盗跖,婊子立牌坊!

陶渊明《感士不遇赋》序中说,“自真风告逝,大伪斯兴……抚卷踌躇,遂感而赋之”。先生一心“宁固穷以济意,不委曲而累己”,你说他“不值”,别忘了他追求“属己”之“值”。鲍照诗“自古圣贤尽贫贱,何况我辈孤且直”(《拟行路难》)则挣脱了“心为形役”的现实框架,“丈夫生世会几时,安能蹀躞垂羽翼”,一退方能一进,海阔天空任翱翔。

《醒世恒言》中有句开场诗:“荣枯贵贱如转丸,风云变幻诚多端。达人知命总度外,傀儡场中一例看。”这年代,人们很容易区别所谓的“矫情”和“真情”,可是被迫“矫情”的时候越来越多。“自我增值”,若是纯粹为“值”而努力,那是一种“矫情”;设若不为“自我增值”而“自我增值”,那才算是“真情”。“值不值”,不再是看钞票的脸色,不在乎老板的看法或片面判断,不介意众口之怪诞;“值不值”,自己说了算!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